我的女朋友死了,头被接在一个男人的身上!!

楼主:王大锤子123 时间:2017-08-01 14:34:23 点击:387683 回复:136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10 下页  到页 
  那天晚上十点多钟的时候,突然有人加我qq,我并不喜欢加陌生人,但他的申请理由是:让我来揭穿你女朋友的秘密。所以我还是把他给加上了,哪怕我明知道他是在骗我。
  刚加上我,它就给我发来了一条消息:陈木,你喜欢男人还是女人?
  看到这条消息我就有将他拉黑的冲动,但他一上来就喊出了我的名字,让我又觉得他是哪个熟人在捉弄我,所以我就直接问他是谁,要干嘛,再墨迹我就把他删了。
  很快它就回我了:那我就直说了,你女朋友她不是女人,他是个男人装的。
  见他这么说,我只回了他两个字,傻逼。
  然后我就不理他了,关了窗口准备继续游戏,可是他还在那一个劲的发消息,我没回他,但我看了。他叫我想想我女朋友为什么声音比正常女人粗,为什么她从来都不穿紧身的裤子,又为什么从来不跟我同房,甚至都不让我摸她胸部。
  你还别说,看完他说的这些,我还真愣住了,因为他说的全中了。
  我对象跟我是一个月前在同城群里认识的,她长得很秀气,但声音确实和寻常女人不太一样,有点像周迅,反正挺沙哑的。而她说她是那种保守的女人,想等到结婚后再把身体给我,还说她不喜欢轻浮的男人,所以我一直也没对她动手动脚过,顶多就是拉拉手,亲亲脸蛋啥的。
  现在被这家伙一提醒,虽然我不会相信他吧,但总感觉哪里怪怪的,如果我女朋友现在在我身边,我还真就要扒开她裤子看看了。
  就在这个时候,这人又给我发了一张照片,镜头离得比较远,看的挺模糊,但依稀能看出来是个人在洗澡。
  他说是我女朋友正在洗澡,说如果我不信他的话,现在就立刻赶到我女朋友家,一切就真相大白了。
楼主发言:532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楼主王大锤子123 时间:2017-08-01 14:34:54
  看到这,我二话不说就冲出了家,直接朝我对象家杀了过去。倒不是我信了我女朋友是男儿身,要去揭穿她,而是我看的出来照片中的背景确实是我对象家,她都被人偷拍了,我能不急吗?
  我女朋友家离我也就五分钟的车程,等到了她家小区,我反倒没那么急了,因为我突然觉得会不会是我女朋友用小号跟我聊的,一来是看我对她上不上心,再者,也想通过这个方法让我看到她的身体,然后跟我生米煮成熟饭……想想还蛮激动的。
  很快我就到了我女朋友家门口,她家门并没有关,半遮半掩的,我轻轻的就推开门进去了。
  进去后我就小心翼翼的走向了卫生间,因为她家卫生间的装修和酒店差不多,洗澡的地方是那种玻璃门,所以我离卫生间三四米的时候就看清了里面,真的有个人在洗澡。
  然后我就傻眼了,草,真的是我对象在洗澡,此时她正站在喷头底下冲呢,长发凌乱的散在肩头。而她的胸口……竟然有胸肌!再看她的胯下,真的是带把的!
  看到这一幕,我脑袋翁的一下就炸了,大脑一片空白。
  紧接着我就感觉胃里一阵翻腾,隔夜饭差点给吐出来。尼玛,这些天我竟然一直跟一个男人拉手亲嘴了?
  然后我再也受不了了,都没有力气去揭穿她,跟她说话了。我二话不说,扭头就撒开脚丫子跑了。
  一口气冲到家里,我就趴在床上大口的喘着粗气,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简直就是噩梦。说实话,当我看到她胯下那玩意时,我真感觉那是这世上最恶心的东西。
  我就那样呆滞的趴着,等抽了小半包烟,差不多缓过劲来后,我脑子里就在那想,我在想她既然是个男的,为啥要装成女生来跟我谈恋爱?
  我并不是什么官二代、富二代,她贪图我身上的什么?
剩余 18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王大锤子123 时间:2017-08-01 14:35:31
  最终我觉得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他是个基佬,可能以前见过我,喜欢上了我,然后就通过这法子跟我在一起了,简直是太恶心变态了。
  那晚上我几乎没睡,直到早上四五点的时候才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可刚睡着,就传来了扑通扑通的敲门声。
  等开了门,我就愣住了,门口站了两个警察。我问他们干嘛,他们说我跟一个案子有关,说要带我回去调查。
  我感觉很是莫名其妙,但不得不跟他们走了一趟。
  到了审讯室,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警察简单的问了下我情况后,就给我扔了几张照片,问我认不认识照片上的人。
  拿起照片一看,我就愣住了,因为照片上的人正是我的女朋友方琳,不,应该说是男朋友?
  我跟这警察说认识,然后就继续看照片,等看完这些照片,我彻底傻眼了。
  这些照片都是在方琳家卫生间拍的,都是她的裸照,说实话又看了一遍她的男儿身,我依旧想吐。
  但我吐不出来,更多的则是惊恐,因为照片中的方琳躺在了地上,她披头散发,身体很苍白,看着没有丝毫的血色。
  再看她的脸,苍白的就像一张白纸,而她的双目更是严重的往外凸了出来,一副死不瞑目的模样。
  看到这,我的心猛的咯噔一跳,方琳她死了?
  然后我就明白我为什么被带到警局了,我昨晚去过她家,草,不会把我当做是凶手了吧?
  然后我就急了,不用他开口审问,一股脑就将我和方琳的事,以及昨晚那个加我qq的人的情况,都给这警察交代了。
  等交代完,这国字脸的警察才开口给我讲了方琳的情况,他说第一个发现方琳尸体的是她家楼下的住户。他们听到楼上放了一夜的水,觉得有点不对劲,就上楼去看了,然后就发现了卫生间里的方琳。
  当时方琳还是站着的,用手撑着墙壁。但经过法医侦测,当时的方琳其实早已死了,是凶手故意将她的身体摆成了那个模样,让她撑着墙站着。所以她被楼下的住户轻轻伸手一碰,就倒在了地上。
  也就是说,其实我去看方琳时,她就已经死了!
剩余 6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王大锤子123 时间:2017-08-01 14:37:26
  想想我也是一阵后怕,没想到当时我看到的是一个死人。
  这个时候,那国字脸的中年警察,突然眯着眼看向我,那眼神很犀利,跟要洞穿我似得,同时他还开口问我:“陈木,没有别的什么需要交代的了?”
  我感觉他在怀疑我,但我真的没啥好交代的了,所以就摇了摇头。
  而他则沉声对我继续问道:“陈木,你大晚上去到你女朋友家,看到她变成这幅模样,就真的什么也没干,直接跑回家了?”
  我无奈的看向这国字脸,对他说:“警察大哥,我都说了,我一下子得知我对象是个男人,我哪里还受得了,还能干什么?我当时真没看出来她已经死了,要是看出来了,我肯定也会报警的。”
  国字脸继续眯着眼看我,突然,他提高了音量,对我说:“陈木,要么是你太单纯,和方琳真的保持着纯洁的关系。要么就是你在撒谎,而你最好别露出破绽。”
  我不知道国字脸为什么觉得我在撒谎,而他却突然指了指照片,叫我仔细看看方琳的脖子。
  然后我就看了,很快我就发现方琳的脖子上似乎有一圈疤,不是特别明显,但仔细看就能看出来,像是一圈肉色的线给缠着。
  紧接着,国字脸就说了一句很是莫名其妙的话,他说:“你的女朋友并不是男人装的,她确实是个女人,而她的身体,是别人的身体。”
  刚开始我弄不明白国字脸的话,但很快我就反应了过来,然后我头皮一阵发麻,脊背更是发凉,感觉身体的每一根汗毛都竖了起来。
  我被骗了,方琳不是男人,她被杀了,而同时被杀的还有另一个和方琳身型相仿的男人。
  方琳的头颅被割了,缝到了这个男人的脖子上!
  • 寒月军刀2: 举报  2017-08-08 15:41:24  评论

    换头术现在仍属于世界难题,前几天,德国科学家要和中国科学家一起,在中国实施人类换头第一例手术,最后,由于伦理方面和几个技术方面没把握而放弃了。所以,你就别在这里胡扯蛋了!
  • ty_131458135: 举报  2017-08-08 16:01:33  评论

    这是小说,又不是真的,何必扯淡
剩余 19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王大锤子123 时间:2017-08-01 14:37:50
  将一个人的脑袋给割了,然后缝到另一具尸体的头上。我不知道一个多么冷血的人才能做出来如此残忍的事情,我只知道当时的我大脑一片空白,嗡嗡作响,我感觉整个世界一下子就塌了。
  方琳并不是一个社会关系很复杂的女孩,怎么会有人用如此变态的手段来害她?割头换身的目的又是什么?
  然后我脑子里瞬间就出现了昨晚加我qq,告诉我方琳是男人的那个家伙,那个网名叫‘偷窥者’的奇怪分子。
  我想,这个偷窥者就算不是凶手,也是帮凶,至少他知道事情的真相。
  于是我就想将自己的想法给眼前这国字脸警察讲出来,可是当我看到他那冰冷的目光后,我就闭嘴了。我知道他在怀疑我,所谓言多必失,我之前已经把‘偷窥者’的事情给他讲了,我要是再强调这个,就有点多此一举了,我怕他越发的怀疑我在掩饰什么。
  这个时候国字脸的手机突然响了,然后他就出去接电话了。没一会儿工夫他就回来了,出乎我意料的是,他回来的第一句话就是说我可以走了。
  我寻思可能是他们调了监控录像之类的,确定了方琳死时我有不在场证明,所以就把我放了吧。
  在临走的时候国字脸给了我一张他的名片,他叫我有情况第一时间和他联系。
  国字脸叫何平,令我意外的是他并不是普通民警,而是刑警,要知道发生了案子啥的一般都是辖区民警先来查,这一上来就动用刑警,显然方琳的案子没那么简单。
  等到家了之后,浑浑噩噩的我就想趴在床上睡一会,可是方琳脑袋被缝在男人身上的照片一直在我脑子里挥之不去,我压根不可能睡得着。
  最终我还是打开了笔记本电脑,我想点开那个偷窥者的资料再看看,看能不能找到点什么线索,也算是为方琳报仇吧。
  我失望了,对方是个心思缜密的家伙,他的qq是刚注册的小号,也没有什么有用的资料,只有一句qq签名:喜欢你的秘密。
剩余 7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王大锤子123 时间:2017-08-01 14:40:03
  喜欢你的秘密,这句话看似简单,其实有很多层面的解读,是喜欢一个人,还是喜欢一个秘密,我不知道对方是谁,也没法猜测。
  于是我就有点无奈的关掉了他的资料,就在我打算关机的时候,吓了我一跳的是,偷窥者的头像突然晃动了起来,他给我发消息来了!
  我摒着呼吸点开了对话框,他说:陈木,现在相信我了吗,你女朋友是个男人。
  一时间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我只是气的浑身颤抖,原来这就是他所谓的男人,有这样用人的生命开玩笑的吗?
  我颤抖着手指给他发去了一段消息:你到底是谁,想干什么?我已经知道真相了,我女朋友就是女的,她是不是你杀死的?
  很快他就回我了,他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而是说:我会让你相信的,这还只是个开始。
  我的心顿时就咯噔一跳,什么叫这只是个开始?难道他还要继续杀人?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手机突然一下子就响了,是个有点陌生的电话,等我接了才知道,居然是国字脸刑警何平打过来的。
  何平问我现在在哪呢,我说在家。他叫我哪也别去,就呆在家,他马上就到。
  我有点莫名其妙,而他很快又给我强调道:“你现在是在自己房间吧,就呆在原地,哪也别走动!”
  这下我就忍不住了,我问他为啥,他沉默了数秒后,还是用快速的语气给我讲了原因,而我在听了何平的话之后,整个人都懵了,吓得全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何平说之前在警局我讲了偷窥者的事后,他们就实时追踪这个qq了,刚才他们发现这个qq登陆了,而登陆的ip竟然是我家!
  我家有两台电脑,一台是书房的台式机,还有一台就是我身边这笔记本了。如果说偷窥者在我家登陆了qq,那么他此时就一定在书房!
  想到这,我的心瞬间就提到了嗓子眼上。可能的凶手就在我家,跟我一墙之隔,我该怎么办?
  说实话,当时我心里真的很害怕,因为这肯定是一个嗜血的变态。所以我很想听何平的,老实躲在房间等他来。
剩余 7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王大锤子123 时间:2017-08-01 14:40:57
  就在这个时候,我家大门传来了咚咚咚的敲门声。
  我以为是何平到了,就过去准备开门,不过我留了个心眼,我喊了两声何平,没人回应我,然后我又从猫眼里往外看了看,门外依旧没有人。
  这让我有点奇怪,但我还是把门给打开了,然后我就发现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放了个半米高的盒子,应该是刚才那人送来东西就走了。
  我没敢把这盒子拿回家,就这样在门口一直等,好在几分钟后何平就到了。
  他看到我在门口时挺生气的,他问我为什么不听从他的呆在房间里。我也没隐瞒什么,我说我不想被当成是人格分裂的患者,我想找到那个藏在我家的人,只不过我没成功。
  当我说完,何平就那样盯着我看,我被他盯得挺不舒服的,所以就将脑袋扭到了一旁。顿了顿,他才对我说:“陈木,你比我想象中的要冷静的多。”
  我当时心中有一万头草泥马在奔腾,我心说冷静你大爷啊,刚才我尿都要吓出来了,可是这凶手杀了我女朋友不说,还躲在我家,这明显是要骑到我头上拉屎了啊,我能不去找他嘛,我虽然不是个狠人,但还不至于这么怂。
  而何平也没再说什么,于是我两就将这盒子给搬进了家里。
  是何平帮我打开的盒子,撕开了外面的纸皮,里面是一个小型的冷藏柜。看到这我的心就揪了起来,直觉告诉我这里面绝对不是啥好东西,可能是人的残肢。
  何平很快就打开了冷藏柜,出乎我意料的是,柜子里面并没有残肢,里面是空的。
  不过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陈木,将你家冰箱最底下一层的那个东西放进这冷藏柜,然后以你的名义寄到这个地址XXXX。
  • 有蛀牙的糖果: 举报  2017-08-01 14:53:00  评论

    想想好可怕!!
  • 粉色伤感: 举报  2017-08-01 15:04:52  评论

    楼主加油,好看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龙之无涯 时间:2017-08-01 14:42:47
  留名
  
我要评论
作者:庙坡山人 时间:2017-08-01 14:48:34
  哇,吊人口味
  
我要评论
作者:囡囡是太阳花 时间:2017-08-01 14:49:59
  占坑
我要评论
作者:at_7 时间:2017-08-01 14:55:17
  继续!
我要评论
作者:wyf850311 时间:2017-08-01 14:56:55
  没了吗?!!今天还有吗?
  
我要评论
作者:畅想三国 时间:2017-08-01 15:51:11
  顶一个,楼主厉害
我要评论
楼主王大锤子123 时间:2017-08-01 15:51:18
  看着这张让我将冰箱里的东西放进冷藏柜的纸条,我整个人处于迷茫的状态,我家冰箱最底下一层有什么?
  因为我这人肠胃不怎么好,所以没有吃冷饮的习惯,冰箱的冷冻层基本上一直是空的,所以我也很好奇那里有什么,然后我就一步步走向了冰箱。
  等我准备打开冰箱的时候,何平拦住了我,他示意我退到一旁,然后戴上了白手套去帮我开冰箱,估摸着是怕我破坏了可能存在的线索,留下了指纹啥的。
  当他打开冰箱,抽开最底下一层的抽屉,伴随着一阵寒气散发出来,我总算是看清了里面的东西。
  而当我看清这玩意,我立刻吓得双腿打起了摆子,感觉全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每一个毛孔都在往外冒着寒气。
  那是一个人头,这颗头颅就这样突兀的出现在了抽屉里。由于被冷冻了的缘故,他的头发和眉毛都已经结了霜,而他的脸也被冻得乌青,更惊悚的是他那双眼睛还是睁着的,正死死的往外看。
  我吓傻了,下意识的就往后退了一步,而这颗头颅嘴里还往外冒着寒气,这让我忍不住就想到了港片里的僵尸,那是我小时候最害怕的玩意。
  何平则没像我这样慌乱,他只是低头看了眼这颗人头,嘀咕了句:“果然是他。”
  何平似乎认识这颗人头的主人,逐渐缓过神来的我忙问他,这是谁。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ts1853 时间:2017-08-01 15:55:05
  马克
作者:An_Yin 时间:2017-08-01 16:02:32
  留名,回头看
我要评论
作者:俞格格 时间:2017-08-01 16:06:26
  顶
楼主王大锤子123 时间:2017-08-01 16:06:34

  他说昨晚发现我女朋友那诡异尸体后,他们就着手去查那缝了我女朋友脑袋的无头尸的身份了。他们提取了其指纹,然后在指纹库里刚好搜到了他,这人叫刘洋,五年前有过入室盗窃的案底,现在是一个小的化妆品制造商。
  而我家冰箱里这颗人头正是刘洋的。
  也就是说凶手杀了刘洋后,将他的脑袋放进了我家冰箱。我不知道他为何要这么做,更不知道他为什么让我将刘洋的脑袋,以我的名义寄到那个地址。
  于是我就朝何平投去了求助的目光,想征求他的意见,要不要听从这张纸条的要求去做。
  何平冲我点了点头,叫我把这颗人头寄出去。然后他就帮我将刘洋的头颅给包裹好了,我们一起去了快递公司,当时还是何平特别托人打了招呼,这快递才顺利寄出去的。
  我知道他让我这样做的目的,应该是要顺藤摸瓜,将收件人给抓住了,不过我总感觉事情没这么简单。
  等将这颗头颅寄出去,我整个人还有点恍恍惚惚的,我甚至有点不敢回家,我感觉那偷窥者一定还躲在我家的某个角落。
  这个时候何平接了一个电话,他看起来挺严肃的,挂了电话后立即就让我跟他走一趟。
  路上我才知道发生了什么,那个帮刘洋和方琳组合起来的尸体验尸的法医死了,就在不久前我们看到刘洋的脑袋时,他死在了解剖室里。
  我知道这绝非是偶然,这应该是一连串的凶杀,但让我好奇的是,何平为什么要带我去解剖室看现场。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我要110 时间:2017-08-01 16:10:21
  楼主写的挺好的,加油!
我要评论
作者:缥缈云山 时间:2017-08-01 16:17:48
  顶起
我要评论
作者:游龙中国 时间:2017-08-01 16:21:42
  打个酱油,楼主快更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王大锤子123 时间:2017-08-01 16:21:49

  等到了解剖室,我看到那里并没有拉警戒线,应该是这里隶属警局的缘故,不会有闲杂的看热闹的人。解剖室里有一张用来解剖尸体的病床,病床上躺着一具尸体。一个赤身裸体的男儿身,却拥有着一颗漂亮的美女头颅。
  病床上的这具尸体正是我女朋友方琳和刘洋组合而成的那具尸体,虽然我从照片上见过一次,但当我亲眼目睹它,我依旧倒吸了一口冷气。
  不过令我震惊的是,哪怕如此近距离看这具尸体,我都没觉得有什么诡异的地方,要不是我认识方琳,知道这是组合起来的尸体,我甚至不会觉得它有什么突兀的地方。
  方琳的头颅和刘洋的身体完美的结合到了一起,就像是一件艺术品。
  想到这,我忙狠狠的咬了下自己的舌尖,让自己冷静下来,我不该有如此变态的想法,不能被凶手影响了自己的情绪。
  然后我才发现在地上还躺着一具尸体,这是一个三十来岁的中年男人,身形微微发福,他穿着一件白大褂,应该就是死去的法医。
  在这个法医的尸体旁还蹲着一个女人,她背对着我,我能看到她那挺翘浑圆的臀部。我下意识的就看向了她的脸,虽然只能看到侧脸,但我看得出来这绝对是个美人胚子。要不是看到她穿着白大褂,我真很难想象这样一个美女竟然是个法医。
  在我寻思间,她已经开口说话了,她声音很甜美,却又有点冷,她直接说:“死者郑伟,死亡时间大概是一个小时前,死亡原因是被掐住了脖子后窒息而亡,身上没有其他伤痕。”
  然后何平直接就开口问:“监控调了看没有,是他杀还是自杀。”
  这个时候解剖室里另外一个男人才第一次说话,这是一个比我大不了几岁的男人,说实话长得很帅,也没有穿制服,给我的感觉不像是警察,更像是一个明星。
  他直接对何平说:“解剖室里的监控很巧合的坏了,应该是被破坏了。至于解剖室附近的监控已经调看过了,并没有发现除了郑伟之外的第二个人进入过解剖室。”
剩余 7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61669504 时间:2017-08-01 16:25:36
  这个故事不错!
我要评论
作者:六月隐者 时间:2017-08-01 16:33:03
  顶起,写的不错
我要评论
作者:candy02215 时间:2017-08-01 16:36:57
  楼主加油,我会追下去的
我要评论
楼主王大锤子123 时间:2017-08-01 16:37:04

  听到这,我的心就是咯噔一跳,而何平立刻就分析道:“如果真没人进来过,难道是自杀?死者脖子上有没有可以提取的指纹?”
  于是那有着挺翘屁股的美女就回道:“确实有指纹,已经提取了交给化验科了。”
  这个时候,那帅帅的男人直接对何平说:“老何,这件案子和我们悬案组最近侦破的一件案子有很多共通之处,我们已经并案调查,现在我已经接手了,你们刑警队有什么问题没?”
  见他这么说,我愣了一下,听他口气貌似还挺有地位的,不比何平职位低。
  何平也没意见,他点了点头说:“由国内最年轻的犯罪心理学专家金泽接手调查,我自然会全力配合,只是希望能早点将凶手绳之以法。”
  原来这个美男还是个厉害的心理学专家,真他妈是好事全被他占了啊,长得帅还懂心理学,估计有很多女人对他趋之若鹜吧。
  正寻思呢,金泽突然扭头看向了我,用他那冷冷的口气对我说:“陈木,男,二十四岁,性格内向,现实中不喜与人交流,在网络上却是个活跃分子。非著名网络作家,著有多部小说,并以此为生。内心里有颗激情的种子,现实里却是个闷骚的屌丝。渴望成功并被认可,却一直碌碌无为。我读过你的小说,你有着很强的逻辑思维能力,想象力也极其丰富,如果将其用在犯罪上,将是个极其难缠的对手。”
  见金泽这么说,我顿时就不爽了,草,这家伙在调查我,而且这口气分明就是在诬陷我。
  所以我立刻就对他反驳道:“你啥意思啊,有你这样分析人的吗?”
  他只是平淡的笑了笑,然后对我说:“你别误会,凡事有其弊就有其利,你的思维如果用在正道上,将是个不错的助力,我只是想请你帮我分析分析这个案件。”
  我知道事情绝对没有这么简单,他堂堂一个心理学专家,怎么可能需要我这屌丝帮他分析案件。
我要评论
作者:儿子威廉 时间:2017-08-01 16:40:51
  顶一顶,继续
作者:herz1413 时间:2017-08-01 16:48:18
  顶顶楼主
我要评论
作者:晕刀刀 时间:2017-08-01 16:48:59
  顶一个
  
我要评论
作者:tvbying 时间:2017-08-01 16:52:12
  马克
楼主王大锤子123 时间:2017-08-01 16:52:19

  于是我就对他说:“我不懂什么分析不分析的,这是你们警察的事,我无权干涉。”
  而他却笑着继续说:“你随便说说就行了,随便说说关于这个案子你的想法。”
  我问他:“哪个案子。”
  他说:“郑伟法医为何独自一人死在解剖室。”
  我觉得自己反正身正不怕影子歪,于是就直接分析道:“如果真的没其他人进来过,郑伟是自杀的话。那么可能就是郑伟看到了某个触动他的画面,或者说收到了某个让他死亡的讯号。也许是郑伟知道这女头男身尸体的意义,必须以死亡来化解某个危机。”
  当我讲话的时候,金泽一直盯着我看,似乎是不想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而就在这个时候,解剖室的门被推开了,走来了一个警察,他手中拿着一张纸,他把纸交给了那浑圆屁股的美女法医,同时开口说了一句让我整个人毛骨悚然的话。
  他说:“苗苗,郑法医脖子上的指纹鉴定出来了,不是他自己的,通过数据库比对,是刘洋的。”
  04 冷静
  郑伟脖子上的指纹是刘洋的,而刘洋的身体明明缝了方琳的脑袋,正躺在解剖床上呢!
  这是怎么一回事?难道他诈尸了,掐死了郑伟?
  刚升起这荒诞的念头,我的心一下子就揪了起来。我下意识的就想到了我家里那鬼魅般的偷窥者,之前在某个瞬间我曾绝望的觉得那根本就不是人。现在又发生了诈尸杀人的案件,让我科学的世界观瞬间有点崩溃。
  不过很快我就释然了,刘洋这个名字这么普通,不一定是同一个人。
  于是我就将视线投向了那叫苗苗的大屁股法医,当她看了眼手中的鉴定结果,也皱起了眉头,然后开口说:“郑伟脖子上的指纹就是解剖床上这具尸体的。”
  当这句话从苗苗嘴里说出来,解剖室瞬间就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所有人都看向了病床上的尸体,心里想的肯定也都跟我一样,好奇它是如何诈尸掐死郑伟的。
  • 牧野凌风: 举报  2017-08-10 17:59:36  评论

    评论 王大锤子123:主角其实影射的是作者自己吧,写小说逻辑强,各种赞美。那你女朋友知道你把她写死了还写成男人那么惨吗?会注孤生的。
  • 恁恒: 举报  2017-08-11 19:10:11  评论

    评论 王大锤子123:看到这里,没意思了,男主的想法居然是自杀,自己掐死自己,你可以搜一下有成功案例吗?搞笑。
我要评论
楼主王大锤子123 时间:2017-08-01 17:07:34

  就在这个时候,金泽突然扭头看向了我,他嘴角微微上扬,笑容挺玩味的,他笑着问我:“陈木,你怎么看?”
  被他这么猝不及防的问了一句,我吓了一跳,不过很快我就缓过了神来,这一次我一点也不心虚,因为郑伟死的时候,我跟何平是在一起的,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这事压根和我没半点关系,他也没理由怀疑我。
  于是我就没好气的对金泽说:“诈尸这种事你问我干嘛,你该请个道士来做法啊。”
  我刚说完,何平就冷冷的看了我一眼,对我说:“陈木,严肃点,这里是警局。”
  我对他回道:“我很严肃啊,你们自己也说了,监控里没发现有人进来过,现在郑伟脖子上又有刘洋的指纹,那不就是诈尸嘛,难道郑伟还自己拿着尸体的手掐死自己?有那必要?那不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嘛。”
  我正说着呢,那大屁股的苗苗法医就瞥了我一眼,那眼神看起来对我挺厌恶的,这让我一阵尴尬,我的话确实有点粗俗,在美女面前丢丑了。
  而金泽却只是淡淡的笑了笑,然后走到解剖床前低头在刘洋及方琳的组合尸体上扫了两眼,就开口说:“陈木说的是对的,郑伟确实是被刘洋的手掐死的,不过是有人拿着刘洋的手掐死了他。至于杀人的动机,很简单,郑伟在解剖尸体时应该是有了什么发现,凶手杀了他拿走了证据,这是一个异常冷静的凶手,在离开前还不忘一针一线的将这颗头颅重新缝在了身体上。”
  顿了顿,金泽继续说:“监控里没有找到凶手,那是因为他早就等在了这里,而他破坏了这一层的监控,也让他有足够的办法悄悄离开而不被发现。现在我们要做的有两点,一,苗苗你立刻对刘洋的变性尸体进行重新解剖,看凶手有没有可能遗留下什么线索。二,老何你立刻带人搜索这一层,凶手可能还隐匿在某个角落,虽然这个可能性很小。”
  何平在离开前问金泽:“既然凶手的目的是拿走什么证据,他为何要借刘洋的手掐死郑伟?”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王大锤子123 时间:2017-08-01 17:22:49

  金泽说:“在我研究过的罪犯中,越变态的罪犯越喜欢给警察留下种种线索,有时候是一种挑衅,有时候是干扰警察办案。而这个凶手显然是要干扰我们办案,给我们造成压力,毕竟这世上不是每个人都是无神论者,某些因为对未知事物的恐惧,办案人员匆匆结案的案件并不少见。”
  关于金泽所说的这一点我很认可,像我就听说过红衣男孩案、挖眼男童案、717水库案,这些案件都是带点灵异色彩,让人恐惧的,而结果似乎都不了了之。
  然后何平就出去搜查了,而美女法医则拿着解剖工具来到了解剖床旁,她对这具尸体并没有任何的恐惧,就像是在拆卸一个稀松平常的玩具,这让我对她产生了一丝距离感。真是一个非同寻常的女人,像她这种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材有身材的女神级别美女什么样的工作找不到,要不是真心喜欢这一行,怎么可能干这差事。真不知道什么样的男人才能征服她,是不是男人跟她干那事时,她也是如此的平淡,就像是例行公事。
  很快她就用一根镊子将变性尸脖子上的线头给挑开了,然后熟练的抽起了那缝脑袋的线。
  当她抽线的时候,我也壮着胆子看向了方琳的脸,也许是刚从福尔马林里拿出来,或者说涂了特殊的防腐剂的缘故,她的脸并没有丝毫的腐烂,但有点浮肿,让她看起来没那么美了,头发凌乱的散在了她的脸颊上,看起来十分的凄凉,尤其是那对原本很水灵的大眼睛死死的往外凸着,就好似死不瞑目的问我为什么不能保护她。
  那一刻,我心如刀割,真恨自己的无能。
  而这个时候苗苗已经将缝尸的线完全拆开了,她就那样将方琳的脑袋给搬了起来。当她搬起头颅时,她那坚挺的酥胸依旧平缓的呼吸着,没有受到半点影响。
  紧接着她就将方琳的脑袋放到了一旁,然后就拿起手术刀准备沿着刘洋的脖子往下检查并解剖。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苗苗的身子突然一僵,与此同时她浑圆的胸部也是一晃,她显然是受到了什么惊吓。
  我很好奇到底是什么画面能够令苗苗震惊,而金泽显然也瞧出了不对劲,立刻就上前走了一步,开口问:“苗苗,有什么发现?”
剩余 9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王大锤子123 时间:2017-08-01 17:38:04

  苗苗已经缓过了神来,她又低头看了眼刘洋无头尸的脖颈处,然后才开口说:“尸体没有内脏。”
  听到这我的心顿时就咯噔一跳,我见金泽已经探头朝尸体看了,所以我也出于好奇走了过去。
  来到解剖床旁后,我就猫着腰朝刘洋的脖子那看了过去,这一看我就倒吸了一口冷气。只见刘洋的脖子那就是一个血肉模糊的黑洞,沿着这血洞往里看,里面空荡荡的,就好似有虫子钻进去将他的五脏六腑给吞食了,把他的身体给掏空了一样。
  这个时候苗苗拿手电筒往他脖子里照了一下,于是我看的就更清楚了,里面真的被掏空了,而且非常的规则,他的肚子里还剩下了不少残渣,虽算不上鲜血淋漓,但看情况应该是不久前刚掏空的。
  很快,金泽就用很自信的口吻开口说:“果然如推测的一样,凶手来这里是为了拿走某些对他不利的证据。而这证据就在刘洋的肚子里,我想刘洋临死前应该是吃下了什么证据,凶手也是今早刚知道的,所以过来取走了它。这证据应该是在刘洋的肠胃里,不过要想完全取出来也没那么容易,所以凶手掏空了他的内脏,这样也更能满足他杀戮的快感。”
  然后苗苗就开口说:“要想拿走胃里的东西,这里刀具齐全,完全可以剖膛划肚,那样更方便简单,凶手为何要那么麻烦。”
  金泽微眯着他那深邃的眼眸,说:“你不是凶手,永远不知道凶手在想什么。刚才我就说过,这是一个极其冷静的变态凶手。他造出来这么一件看似完美的变性尸体,这对他来说就是一件艺术品,倘若剖膛划肚,那就破坏了这艺术品了,而这也是为什么他在离开前,还要擦拭了尸体周围的血迹,将头颅重新缝上的原因。这个凶手冷静得令人发指,我猜他做这一切时心跳频率也不会超过八十。”
剩余 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王大锤子123 时间:2017-08-01 17:53:19

  听了金泽的分析,说实话我挺佩服他的,心理学专家就是专家,可以从罪犯的心理去揣摩案件。
  这个时候何平进来了,自然是没有找到凶手,然后他还小声跟金泽说了些什么,我没有听清,应该是刻意避开我的。
  而我也乐得不趟这浑水,忙开口说:“既然你们要办案子,那我这外人就不掺和了,我先走了,如果有什么关于我女朋友案子的消息,我一定会上报的。”
  说完,我就准备动身离开,还没来得及迈动步子,金泽就突然开口喊住了我:“慢着,跟我去一个地方。”
  05 自杀
  金泽让我跟他去一个地方,直觉告诉我这肯定不是啥好事,如果可以的话,我肯定选择不去。
  所以我就问他去哪,可不可以不去,我说我就一个老实人,也没有干坏事,他们没有权力对我呼来喝去的。
  金泽确实是个心理学的高手,他如果强硬的命令我,以我的脾气肯定有逆反心理,就算跟他去了,也是不情愿的。他只是说了一句话,他问我想不想尽快破了方琳的案子,于是我就跟他走了。
  我是坐的他的车离开的,不是警车,而是一辆白色的cc,线条很帅,很配金泽的气质。
  不过等到了目的地,我就没任何心思去羡慕金泽的车子了,我的心一下子就揪了起来,心底莫名的就升起一丝恐慌。
  金泽带我来的这个地方对我来说挺陌生的,但这地方的字我是认识的,殡仪馆,也就是我们俗称的火葬场。
  我们没有下去,就坐在他的车里,他指了指火葬场的大门,问我:“陈木,对于这里印象挺深刻的吧?”
  说完,他就侧着脸看我。
楼主王大锤子123 时间:2017-08-01 18:08:34

  我被金泽看的很不舒服,于是直接就对他说:“你什么意思啊?咒我死呢?我对这火葬场怎么会印象深刻?”
  金泽笑了笑,嘴角微微上扬,勾勒出一丝淡淡的弧度,说:“别激动,我就是问问你对这里了解不了解,有没有什么记忆,来没来过这里。”
  我摇了摇头,说我压根没来过这里,我好好一大活人没事来火葬场干啥,找晦气呢。
  我还问他为什么这样问我,他没正面回答我,而是跟我说之前我家那张纸条上所说的地址就是这里,也就是说我把刘洋的人头寄到了这里。
  我本想问问金泽有没有查到是谁收了快递的,不过最终我也没问,因为一来快递没这么快,再者如果有可以告诉我的内容,金泽肯定已经讲了,他要是没讲,我问了也没用。
  于是我就沉默着不说话,而他则突然跟我说:“陈木,你再好好想想,你真的没来过这里吗。我现在是以警察的身份问你,你要为你说的话负责。”
  我很干脆的摇了摇头,说没有。
  然后他就说了一句很奇怪的话,他说:“好吧,白天不懂夜的黑。”
  白天不懂夜的黑,金泽的话很莫名其妙,这不是一句歌词么。
  我正要问他是啥意思,是不是嘲笑我呢,他的手机突然响了。金泽接起电话后面色凝重,他说了几句话,问了地址后就发动车子走了。
  路上我就预感不好,可能又出什么事了。约莫小半个钟头后,我们就到了目的地,出乎我意料的是,竟然是我家所在的小区。
  我看到我家那栋楼楼下下停了两辆警车,这让我的心猛然就咯噔跳了一下,难道警察在我家发现了什么线索?
剩余 5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klez07 时间:2017-08-01 18:12:21
  楼主文笔不错,故事内容也精彩,继续加油
我要评论
作者:幽兰呢喃 时间:2017-08-01 18:19:49
  楼主更新呀,不错
我要评论
作者:今夜爱无限 时间:2017-08-01 18:23:43
  顶起
楼主王大锤子123 时间:2017-08-01 18:23:50

  然后事实就再一次出乎了我的意料,金泽并没有带我去我家,我们去了五楼,而我家是在四楼404。
  五楼的504门口拉了警戒线,似乎是发生了命案。直觉告诉我这案子跟前两起应该有关,要不然金泽也不会带我过来,而且事情就发生在我家正楼上,这让我无比的压抑。
  一进入504,我就闻到一股刺鼻的味道,还有一股子焦味,然后我发现何平和苗苗都在现场,另外还有几个干警在勘察着什么。
  然后我就将视线在房间里扫了一圈,只见在客厅的沙发前半躺着一具尸体,这是一具女尸,赤身裸体的,没穿任何衣服,但是她全身的皮肤都已经发焦发黑,像是被烫过烧过一样。
  可是再看家里其它地方,却又没有着火的痕迹。
  在这具女尸的身旁,放着一很大的不锈钢桶,里面有小半桶不明液体,散发着刺鼻的酸味,另外还有一个刷油漆的刷子。
  苗苗此时还蹲在那女尸旁,她捏开了那女尸的嘴巴,然后用一根很长的导管插进了她的嘴里,同时还用手电筒往里面照。
  金泽直接朝苗苗走了过去,然后问她:“什么情况,死因是什么。”
  苗苗嗅了嗅鼻子,站起了身说道:“初步判断是自杀,死亡时间应该是两个小时前。死者周身的皮肤擦拭了大量的浓硫酸,导致皮肤严重烧伤,表皮脱落。另外死者应该还饮用了大量浓硫酸,她的口腔及食道有明显的灼伤痕迹,舌头已经腐坏,怀疑其胃部也已经完全坏死,具体情况还得解剖后得出细致的尸检报告。”
我要评论
作者:oscardchen 时间:2017-08-01 18:27:36
  顶一个
作者:冷雨LWW 时间:2017-08-01 18:35:04
  好贴
我要评论
作者:花开半窗 时间:2017-08-01 18:38:58
  顶
楼主王大锤子123 时间:2017-08-01 18:39:05

  听到这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第一反应就是变态,如果真是自杀的话,这个女人得多么疯狂啊,自己往自己的身上涂浓硫酸?还喝浓硫酸?看尸体的情况,她几乎身上的每一处皮肤都涂到了,要知道要想做到这点,那得忍受多大的痛苦啊!因为在涂抹其它部位皮肤时,之前擦过浓硫酸的部位就会开始反应了,会氧化放出大量热量,烧毁她的皮肤,这种痛楚就好似在身上涂了蜂蜜,让蚂蚁来撕咬一般。
  金泽显然也觉得有点不可思议,所以他直接开口问道:“如何得出自杀的推断的?”
  这个时候何平走了过来,他对金泽说道:“现场已经初步勘察过了,没有发现其他人的任何踪迹,至于导致死者死亡的刷子以及浓硫酸瓶子也已经取证,不过上面的指纹需要回去交给化验科化验。”
  我觉得何平说的这些并不能证明什么,就像是之前郑伟法医的死亡,同样没查到其他人作案的线索。
  不过何平很快继续说道:“当然,这些并不足以排除他杀的可能,也可能是一个反侦察能力极强的罪犯。而我们之所以得出自杀的结论,是因为一段录像。”
  说完,何平就从身旁一干警手中接过了一手提式的摄像机,调到了一个画面播放了起来,同时开口说:“我们到达现场时,这台dv就放在桌上,正对着死者,拍下了她死亡的全过程。”
  听到这,我忙悄悄走过去,好奇的看了起来。
  只见,画面中出现了一个女人,三十来岁,一丝不挂,她有着丰腴性感的身材,走起路来鼓鼓的胸部都在颤抖,她还刻意来到了dv前,调整了一下镜头,似乎是要留下自己死亡的影像。
  然后她就来到了沙发前半坐在了地上,她拿起那把刷子,蘸上了浓硫酸就往自己的身上刷了过去。
我要评论
作者:王早春 时间:2017-08-01 18:42:52
  楼主写的挺好的,加油!
我要评论
作者:麦芽糖团团 时间:2017-08-01 18:50:19
  这个故事不错!
作者:super游侠 时间:2017-08-01 18:54:13
  文笔不
我要评论
楼主王大锤子123 时间:2017-08-01 18:54:20

  她第一次触碰的部位是自己的胸部,她甚至还在自己的乳tou上多刷了两遍,数秒之后,她嘴里就发出了刺激的哼声,听着很痛苦,而她的表情也变得狰狞了起来,不过痛苦之余,我觉得她似乎还有一丝享受,这让我觉得这是不是一个变态自虐狂。
  涂完自己的胸部后,她就沿着自己的脚开始自下往上的刷了起来,当她刷着自己的皮肤时,我从她的眼神里看出了一丝厌恶,她好像很讨厌自己的肌肤,而涂抹过后,哪怕无比的痛苦,她脸上反倒露出了一丝如释重负的神情。
  最令我毛骨悚然的是,她涂抹自己的脸时,也许是因为过于的疼痛,她张大了自己的嘴巴,她的脸部完全的扭曲了,但是她却突然咧嘴笑了,那个笑容是那样的诡异,她就那样冲着镜头诡谲的笑了起来,笑的我浑身发麻。
  紧接着她就端起了身旁一瓶浓硫酸,一饮而尽,然后她很快就在地上打起了滚,当时她那丰腴的身体在地上拼命的扭动着,她的皮肤逐渐由白变黑,就像是一只变异的蛆虫。
  然后画面就结束了,我全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在我家正楼上发生了这样的事,我觉得我三天别想睡觉了。
  我有点没法在这里呆下去了,于是我就准备离开,不过金泽却把我喊到了一旁。
  他直接对我说:“知道我为什么带你来看这现场吗?”
  我摇了摇头,然后疑惑的问他:“难道这案子跟我女朋友的案子有什么联系?除了它发生在我家楼上,我找不到其它任何联系了。”
  而金泽却直接说:“联系大着呢,这个女人叫陈静,而她正是郑伟法医的老婆。”
作者:like_zoudan 时间:2017-08-01 18:58:07
  ma
作者:521huihui 时间:2017-08-01 19:05:34
  马一个
作者:逸然天空 时间:2017-08-01 19:09:28
  还有吗?
楼主王大锤子123 时间:2017-08-01 19:09:35

  06 人皮清单
  这个用浓硫酸自杀的女人是郑伟法医的老婆,当我从金泽口中得知这个消息,我的心瞬间就揪了起来。
  说实话,我当时真的懵了,不单是因为郑伟夫妇死了,更是因为她们居然是我邻居,就住在我家楼上,这让这一系列命案跟我的联系越发的密切了。
  然后我就问金泽这些案子到底有啥联系,我说我跟郑伟夫妇两以前连面都没见过,如果说凶手干这些是冲着我来的话,显然是说不通的。但那可能的凶手杀了我女朋友后,确实在联系我,把我往那案子上引。这看似不相干的几条人命,到底有什么联系?
  金泽在听了我的话后,眯着眼思索了会儿,突然开口说:“陈木,你之前在解剖室说的也许是对的,郑伟之所以被杀,可能不单是因为发现了什么证据。可能还有别的某些原因,他甚至原本就是被猎杀的目标之一。他跟方琳或者刘洋应该有某种联系,甚至认识。”
  说完,金泽又瞥了眼不远处陈静的尸体,然后自顾自的说:“刚好发生了自杀案,也省了搜查令了,我要搜一搜郑伟家。”
  然后金泽就离开客厅去其他房间了,我出于好奇也跟了上去,而他们也没人拦我,真是奇怪了,就好似我真的能帮到金泽一样。
  不过搜了一圈,金泽也没找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包括书房、卫生间甚至冰箱什么的,都跟正常家庭没什么两样。
  就在我们准备离开郑伟家卧室的时候,金泽突然停下了脚步,将视线投向了梳妆台上的那些化妆品。
  只见梳妆桌上放着不少化妆品瓶子,有大有小,这对于女人来说是稀松平常的事儿。不过眼前这些化妆品又有点不太一样,它们的瓶子看起来虽然还算精致,但是上面都没有贴什么标签,看不出来是什么品牌的。
作者:chengfeng1 时间:2017-08-01 19:13:22
  可以的
楼主王大锤子123 时间:2017-08-01 19:24:50

  我觉得以郑伟家的条件还不至于让老婆用二手的化妆品,突然我脑子里灵光一现。记得之前何平跟我提过,刘洋是一个小型的化妆品制造商,那么这些化妆品会不会就是郑伟夫妇与刘洋之间的联系呢?
  正寻思呢,金泽已经拿起了一瓶应该是香水的瓶子在空中喷了一下,淡淡的幽香,十分的迷人,一点也不刺鼻,想必肯定是高档货,不是那种几十块钱一瓶的劣质品。
  突然,他又拿起了一瓶乳霜,挤出了一小截,然后趁我愣神间居然一下子朝我的手臂上涂了过去。
  金泽的手指很细长,跟个女人的手似得,温润如玉。当他往我手上涂乳乳霜时,我整个人都打了个激灵,恍惚了一下。
  然后我立刻就将胳膊抽了回来,狐疑的看向了他,当时我潜意识里突然觉得这金泽是不是个基佬,或者变态啊。
  于是我立刻就开口问他:“你干嘛啊,摸我弄啥?”
  金泽只是冲我笑了笑,然后说:“陈木,觉得这化妆品怎么样?”
  我说:“应该是高档货吧,不过我又不懂。你怎么不自己抹了试试啊,往我手上擦,恶心人呢。”
  而他却突然收敛起笑容,提高了音量对我说:“陈木,要是这抹在你身上的乳液是用人肉做的,你觉得如何?”
  见陈木这么说,我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就甩起了自己的胳膊,想将这乳液给甩了,同时伸手使命的擦它。
  边擦我边对金泽说:“你别吓我啊,怎么可能啊,那多恶心。”
  而金泽则看着我,继续说:“对,就是这个反应,倘若正常人得知自己一直使用的化妆品是人肉做的,自己天天往身上抹的东西来源于尸体,那肯定受不了,会对自己的皮肤产生厌恶、恶心的情绪,有心里疾病的人甚至会毁灭它。”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王大锤子123 时间:2017-08-01 19:40:05

  刚开始我还没整明白金泽啥意思,不过很快我就反应了过来。他意思是这些化妆品是尸体做的,陈静今天刚得知这消息,而她又有心理疾病,所以就干出了这样变态的傻事,毁掉了自己的皮肤后自杀。
  说实话,金泽的分析很大胆,不过也真有点道理,但我还是觉得不太可能,这化妆品怎么可能是人肉做的。
  很快金泽就喊来了苗苗,让她将这些化妆品给收集了回去化验。
  然后金泽又说既然陈静选择今天自杀,应该就是今天才发现不对劲的,所以一定还有什么他遗漏了的细节没有找到,于是他就再一次在房间里搜索了起来。
  这一次他钻进了床底下,很快他好像发现了什么,在床底下动了好久,像是在拆卸什么东西。
  几分钟后,金泽真的从床底下拖出来一大铁盒子,我们刚才搜床底的时候,并没有看到这个,所以这铁盒子肯定是嵌在床板底下的。
  金泽直接打开了铁盒子,我也好奇的看了过去,这一看我就倒吸了一口冷气。
  铁盒子里是一块很大的骨头,还有一件折叠起来的皮衣。
  因为苗苗已经被喊到房间了,所以金泽直接就让苗苗检查一下这盒子里的骨头啥的是什么情况。
楼主王大锤子123 时间:2017-08-01 19:55:20

  苗苗带着白手套将那块骨头给拿了起来,这块骨头大概有小半米长,而且不细,还挺粗的,我觉得不是一般动物的骨头。
  很快苗苗就开口说:“这是人的大腿骨。”
  我的心一下子悬了起来,看来这郑伟还是个变态啊,居然在自己家的床底下藏了人的大腿骨,也不知道是不是利用自己的职务偷的。
  而更令我惊悚的是,很快苗苗就拿起了那件我以为的皮衣,当她将那玩意给撑开了,我才发现这真的是皮,不过不是皮衣,似乎就是完整的人皮。
  苗苗作为一个处变不惊的冰冷法医,这一次都出现了短暂的慌神,她的手抖了一下,不过很快她就回过了神来,开口对金泽说:“这应该是一张人皮,是从尸体上完整的扒下来后,经过风干处理而成的。”
  说完,苗苗就将这人皮给反过来了,很快我就发现应该是人皮的背部还有几行血字。
  我忙跟着金泽凑过去看了,看完我整个头皮都麻了,忍不住打起了寒颤,这是一张人皮清单。
  上面写着尸油横杠爽肤精华,骨髓横杠香水,肝脏横杠肝油,ru房横杠润肤乳……这是一张记录用人体的哪些部位制造化妆品的人皮清单……
  当时我就感觉胃里一阵翻滚,差点就要吐了,金泽说对了,这些化妆品真的是用尸体制造的!
  我终于明白陈静为何要那样对自己自虐了,她一时间肯定也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不过陈静显然也不是正常人,如果是正常人也就是吐啊啥的,不至于这么变态,甚至还录下自己的死亡过程。
  当然,陈静也许有什么难言之隐,她没法报警,只得用留下死亡录像的方式来提醒警察什么线索。
我要评论
楼主王大锤子123 时间:2017-08-01 20:10:35

  然后我就想到了郑伟,我想这就是郑伟和刘洋的联系。
  郑伟跟刘洋应该是一伙的,郑伟帮助刘洋制造了这些人体化妆品。
  而倘若这些化妆品要量造的话,那得杀多少人啊?
  真是一群变态,人以群分物以类聚,还真他妈颠簸不破的真理。
  如果接下去想的话,那么凶手很有可能就是使用过刘洋的化妆品,知道了真相后产生了报复。不过单纯因为这个就去报复,我觉得动机不够强烈。
  更大的可能是刘洋和郑伟可能杀害过凶手的某个亲人,这一连串的命案可能是一场复仇。
  但很快我又觉得这推理也不怎么站得住脚,因为方琳跟他们并没什么关系,据我所知方琳并不怎么化妆,而她的化妆品也是正常的牌子,而她同样被杀了。
  更重要的一点是,那个偷窥者制造了变性尸却是为了给我恶作剧,但我显然跟刘洋以及郑伟没屁的联系。
  于是凶手的动机就变得越发的扑朔迷离起来,而我的脑袋更是浑浑噩噩的,感觉整个人都快崩溃了,思绪如乱麻,剪不断理还乱。
  这个时候金泽突然跟我说:“陈木,这里没你什么事了,你先回去休息吧,好好睡一觉,然后哪也别去,晚上我会去找你的,我要带你去一个地方,给你看一个让你震惊的东西。”
  07 偷窥者
  金泽说晚上要带我去一个地方,给我看一个让我震惊的东西。
  我立刻就很好奇他又要干嘛,不过他不说我也没问,然后我就离开了郑伟家。
  下了一层楼,就到了自己家,当时就感觉挺恍惚的,跟做梦似的,放在以前我宁愿相信自己吃屎,也不相信身边会发生这种事。
我要评论
作者:cpp19891028 时间:2017-08-01 20:17:21
  更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要评论
楼主王大锤子123 时间:2017-08-01 20:25:50

  因为确实太疲劳了,我连午饭都没吃就躺床上睡觉了,虽然心一直悬着,但等楼上安静了后,我很快就入睡了。
  这一觉我睡得很久,最终我是被一阵敲门声给吵醒的。咚咚咚,很有节奏的敲门声,像是暗号一样。
  我一下子就醒了,然后就发现已经是下午四五点了,我以为是金泽来了,直接就走向了门口,但我这次长心眼了,我没有发出声音,而是悄悄来到了门口,然后就透过猫眼往外看。
  可是外面却黑乎乎的,这让我有点纳闷,因为天色还没暗呢,不过很快我就反应了过来,肯定是有人用手捂住了猫眼不让我看,于是我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上。
  我吓得大气不敢喘,就那样屏住呼吸,一动不动的躲在门后。
  过了两三分钟后,我才再次从猫眼往外看,然后我就发现那双堵住猫眼的手已经移开了,外面的走廊空荡荡的,没半个人影。
  那个人走了,我寻思可能跟早上一样,是那个凶手送来了什么快递啥的。虽然害怕,但出于好奇我还是把门给打开了。
  然而门口什么也没有,并没有想象中的快递盒子,这让我很疑惑刚才那人来我家门口是搞什么鬼。不过当我打算将门给关上的时候,我发现门上贴了张纸条。
  纸条上写着:将桌上的晚餐放冰箱吧,要不然就坏了。
  说实话,看到这张纸条,我的心下意识的就暖了一下,因为这纸条上的字体很娟秀,像个女人写的,让我忍不住就想到了方琳对我的关心。
  不过很快我就调整了过来,我要面对现实,方琳已经死了。
  那么是谁给我送晚餐来了?
  突然我的心就咯噔一跳,因为我睡觉时候门肯定是锁着的,怎么可能有人把晚餐送到我家桌子上?
  于是我立刻就关上了门,朝客厅的桌子跑了过去,然后我就看到桌子上确实放了个塑料袋子。我直接打开了袋子,然后我整个人都毛骨悚然了起来。
  草,袋子里是一颗心脏,还有一块肝,一看就不是动物内脏,应该是人的,血肉模糊的,还散发着一股子淡淡的腥臭味。
作者:晚眸 时间:2017-08-01 20:26:14
  更新啊我等着呢

  
楼主王大锤子123 时间:2017-08-01 20:41:06

  我一下子就想到了早上那失去了内脏的刘洋,我觉得这些器官肯定是刘洋的。
  当时我差点吐了,但我强忍着冷静了下来。然后我就准备给金泽打电话,但我忍住了,我觉得要是让金泽知道了我家里又出现了刘洋的器官,那简直就太巧合了。先是头颅,然后就是器官,就这样放在了我家里,而且我人还在家,却什么也没发现,这听起来似乎有点假。我甚至产生了将这器官给销毁了,或者出去扔进垃圾桶的冲动,就当做什么也没发生过。
  不过好好寻思了一番之后,我还是给金泽打了电话,因为我怕由于自己的隐瞒惹出大祸来,我只能希望金泽他们能够相信我。
  金泽叫我把这些内脏保存好了,他说他很快就会过来,于是我就壮着胆子将这袋子给放进了冰箱。
  放好内脏后,我也没敢出去吃晚饭,我整个神经一直是绷着的,因为我睡觉的时候这些东西还没出现,一觉醒来它就在了。这说明对方是在我睡着的时候送进来的,他居然能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我家,而不被发现,这简直太可怕了。
  最终我决定再仔细搜寻一下家里,倒不是我觉得那家伙还藏在这里,我只是想好好看看家里的每一个细节,看看哪里可以藏人,要是再有类似的情况发生,我也好第一时间找到他。
  因为我这房子是家里支援的首付买的,也不大,就八十多平方,所以很容易就可以搜查一遍,从卫生间到书房再到客厅,我每一个角落都找了,我甚至将牙膏牙刷放在哪里这样的细节都好好记了一遍,今后这些东西一旦被动过,那我就能发现。
  而就在我趴到客厅的沙发底下的时候,我突然听到一阵滴答的声响,就像是那种鬼故事里最常出现的弹珠的声音。
楼主王大锤子123 时间:2017-08-01 20:56:21

  这声音是从我房间里发出来的,滴答一声脆响后,还有一阵咕噜噜的声音,像是有个玻璃弹珠在我房间里滚动。
  出于好奇,我做了个深呼吸后就朝我房间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
  不过我并没找到这颗弹珠,我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但也有可能滚到床底下去了,于是我就趴在了地上,探着脑袋朝床底下看。
  很快我真的看到一颗玻璃弹珠在床底下滚呢,慢慢的它就安静了下来,一动不动的躺在那。
  当我亲眼看到它,我的身体一下子就僵住了。
  我意识到我可能上当了,对方估计就在我的房间里,他用这弹珠把我引过来,可能想杀我。
  于是我猛的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可房间里却只有我一个人。
  我拉开了每一个衣橱的门,依旧没看到半个人影。但我的心却越发的躁动不安了起来,也不知怎的,我觉得这人一定躲在哪个角落在看我,这种感觉特别的强烈。
  突然我想到了什么,然后猛的抬起了头,当我看到天花板的瞬间,我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我大脑一黑,整个人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只见我家天花板不知道什么时候凿出了一个小小的洞,此时正有一只眼睛透过这个洞,死死的盯着我看呢。
  当我看向它,它还眨了一下,把我的魂都给吓了出来,我啊的发出了一声尖叫。
  而这只眼睛在我尖叫之后就消失了,天花板上只留下了一个洞,而这个洞上面自然就是郑伟家的床底了。
楼主王大锤子123 时间:2017-08-01 21:11:36

  我就那样傻傻的坐在地上,过了十几秒钟后才回过神来。
  说实话,当时我真的是吓傻了,而且无比的后怕,因为我感觉我睡觉的时候,这只眼睛肯定就这样趴在天花板上,一直盯着我看。
  偷窥者,他一定就是那个偷窥者,而这也实在是当之无愧的偷窥者,让人胆寒。
  害怕之余,我心里更是无比的好奇。他是如何做到在我睡觉的时候,从郑伟家往我家天花板上凿了个洞,而不被我发现的?我觉得偷进我家不被发现还有可能,但这凿洞的动静我是不可能不知道啊。除非是对方趁我睡着的时候把我给迷晕了,我觉得很有这个可能,难怪我一觉睡这么久,但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点印象也没有。
  还有一点让我不解的是,对方为什么要凿个洞来看我,如果要观察我,完全可以在我房间装个小摄像头,那还不会被发现,而这个洞实在是太容易发现了。
  我觉得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他故意让我发现的,他就是要让我源于灵魂深处的对他恐惧。
  这个时候,我家大门再次传来了敲门声,这一次是金泽,他的出现也让我心安了不少。
  我把刚才发生的事给金泽讲了,金泽也觉得不可思议,他看了眼我房间天花板上的洞后,立刻就冲出了我家往楼上跑,应该是想看看那人还在不在,或者想找到什么线索。
  金泽居然配了郑伟家钥匙,不过进去搜了一圈,一无所获,除了床底下的地板上多了个那监视我的洞,其它没任何发现。
  然后我们就重新回到了我家,金泽看完冰箱里的内脏后,对我说:“陈木,你还真是不简单啊。”
作者:抑郁的女青年 时间:2017-08-01 21:12:52
  很久没看到天涯有这么好看的文章了。加油楼主。快更。粉你。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王大锤子123 时间:2017-08-01 21:26:51

  见陈木这么说,我忙开口说:“你什么意思啊,怀疑我还是怎的,这些真是别人送过来的,要不然我也不会告诉你啊,你要相信我。”
  金泽笑了笑,说:“你不要乱想,我意思是你一个普通人,却害得凶手在你身上花这么多心思,你身上肯定有不简单的地方。”
  我立刻回道:“那我就不知道了,也可能凶手是在利用我,分散你们警方的注意力呢。”
  而金泽却突然脸色一沉,对我说:“走吧,我说过要让你看个东西的,等会你就知道自己为什么不简单了。”
  

  今天就更到这里了,要是还想看,明天再来啊,也可以关注微信公众号【右手灵异】回复【75141】就可以直接看了,从第8章看起就好
作者:小树妈妈1982 时间:2017-08-01 23:29:07
  标记
  
作者:心中的悲伤2017 时间:2017-08-02 00:32:12
  吓死我了,继续更,不要弃楼呀
  
我要评论
作者:兄台你命中缺我 时间:2017-08-02 01:26:18
  这篇在贴吧看过(´゚ω゚`)
作者:专怼各种婊 时间:2017-08-02 03:20:43
  太监了?
  
我要评论
作者:束绮烟 时间:2017-08-02 11:07:28
  会不会是人格分裂型犯罪。。。
  
我要评论
作者:u_108829934 时间:2017-08-02 13:05:49
  我就知道是小说!
我要评论
作者:秀秀秀秀530 时间:2017-08-02 22:21:29
  怎么不更了
  
我要评论
作者:茉丫丫 时间:2017-08-02 23:04:13
  没了?楼主快更!
  
我要评论
楼主王大锤子123 时间:2017-08-03 09:41:33
  等会我就知道自己为什么不简单了,听了金泽的这句话,我感觉很不好,他像是知道了什么。
  我心里很紧张,倒不是我怕自己犯了什么罪,毕竟我没做过的事,身正不怕影子歪。我是怕被人给嫁祸了,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不过我也没急着问金泽,只是锁了门跟他一起出去了。
  金泽还挺人性的,知道我没吃晚饭,还带我去回民街吃了碗羊肉泡馍,等天色都暗了下来,他才带我赶往目的地。
  没想到目的地还是殡仪馆,就是早上我们来过一次的火葬场。
  他把车子停在了和早上一样的位置,我们依旧没有下车,而我的脑子里突然就想起了早上金泽跟我说的那句话。他说白天不懂夜的黑,当时我不知道这是啥意思,现在我似乎明白了过来。有些事白天是看不透的,需要晚上来看,而现在刚好是晚上。
  那么是什么事?
  我正寻思呢,金泽突然开口对我说:“陈木,我再问你一遍,你来没来过这里。”
  我感觉金泽像是在审问我一样,而倘若我不承认来过的话就像是撒谎,可没做过的事我肯定不能承认,于是我很果决的摇了摇头,说肯定没有。
  然后金泽也没再多问,而是继续对我说:“好,那我们换个话题,还记得我之前说过你女朋友这个案子,和我们正在调查的一个案子并案调查了吧?”
楼主王大锤子123 时间:2017-08-03 09:42:32
  等会我就知道自己为什么不简单了,听了金泽的这句话,我感觉很不好,他像是知道了什么。
  我心里很紧张,倒不是我怕自己犯了什么罪,毕竟我没做过的事,身正不怕影子歪。我是怕被人给嫁祸了,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不过我也没急着问金泽,只是锁了门跟他一起出去了。
  金泽还挺人性的,知道我没吃晚饭,还带我去回民街吃了碗羊肉泡馍,等天色都暗了下来,他才带我赶往目的地。
  没想到目的地还是殡仪馆,就是早上我们来过一次的火葬场。
  他把车子停在了和早上一样的位置,我们依旧没有下车,而我的脑子里突然就想起了早上金泽跟我说的那句话。他说白天不懂夜的黑,当时我不知道这是啥意思,现在我似乎明白了过来。有些事白天是看不透的,需要晚上来看,而现在刚好是晚上。
  那么是什么事?
  我正寻思呢,金泽突然开口对我说:“陈木,我再问你一遍,你来没来过这里。”
  我感觉金泽像是在审问我一样,而倘若我不承认来过的话就像是撒谎,可没做过的事我肯定不能承认,于是我很果决的摇了摇头,说肯定没有。
  然后金泽也没再多问,而是继续对我说:“好,那我们换个话题,还记得我之前说过你女朋友这个案子,和我们正在调查的一个案子并案调查了吧?”
我要评论
楼主王大锤子123 时间:2017-08-03 09:44:07
  我点了点头,这个我早上听金泽和何平说过,好像是金泽他们悬案组接手了。
  可这跟我有屁的关系?于是我直接开口对他说:“我知道你是心理学的专家,懂得如何打破人的心理防线。可我毕竟不是罪犯,你要弄清楚一点,我现在是配合你们办案,我是在帮你们,所以我希望你对我也真诚一点,不要拐弯抹角的,有什么话就直说,你到底想表达什么?”
  金泽轻轻一笑,也不生气,而是伸手从遮阳镜那取出来一张碟片,然后将碟片放进了车载dv里播放了起来。
  我狐疑的看了起来,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不过很快我就被播放的画面给吸引了,这应该是刻录的一段手机录像,而拍摄的地点正是眼前的火葬场。
  视频是从火葬场的值班大门开始录的,当时应该是深夜了,天色很暗,只有火葬场门口有昏暗的灯光,突然画面一晃,出现了一行人,排成一队,刚好七个人。
  这七个人看起来很怪异,他们笔直的排成了一行,而且穿着很宽松的青色袍子。尤其是为首的那个人和队伍最后面那个人,他两不仅穿着宽大的袍子,还戴着连衣的帽子,挡住了脸,根本看不清长相。
  至于队伍中间的那五个人,他们都是露着脑袋的,我能看清他们的脸,他们看起来很是阴沉,无精打采的,甚至有两个人还闭着眼睛,跟梦游似的。
  更诡异的是,中间这五个人都笔直的伸着自己的双臂,而且他们走路的样子跟普通人也不太一样,他们的双腿一直没有弯曲,整个身子一直是拖着往前走的,就好似有根线将他们拖着往前走一样,死气沉沉的,时不时的还要一跳一蹦的往前走,看起来就像是港片里的僵尸。
楼主王大锤子123 时间:2017-08-03 09:44:36
  我前面就提到过,由于童年的阴影,我对僵尸有着一种本能的恐惧,所以看到这一幕,我下意识就缩了缩脖子,有点不敢看了。
  而这个时候,金泽突然开口说:“好好看看这几个人,他们好些天前就已经死了。”
  听了金泽的这句话,我倒吸了一口冷气,膀胱都急剧收缩了一下,尿差点崩出来。
  我一脸不可思议的看向金泽,有点没整明白他的意思,难道这一行人已经死了?死人怎么还能走路?
  而金泽则继续对我说:“没错,这是几个死人,他们死后被运到殡仪馆,但因为某些特殊原因,还没有火化,原本是放在殡仪馆的冷尸库的,不过在一星期前他们一起走出了火葬场,这就是我所说的和方琳变性尸等一系列案件并案调查的那件悬案。”
  见金泽这么说,我有点不敢说话了,就是感觉不可思议,难怪被称为悬案,这死人走路,能不悬吗?
  突然我脑袋里就冒出来两个字,赶尸,我想眼前这画面肯定就是电影小说中才出现过的赶尸吧。
  于是我立刻就开口问金泽:“没想到世界上真的有赶尸之术,可是这赶尸的案子跟我女朋友那案子怎么会并案调查呢,它们有什么联系不成?”
  金泽却笑了笑,对我说:“这世上并没有鬼神之力,再诡异惊悚的案件都是人为操控的,所以根本不存在赶尸之术,这就是一起偷尸的刑事案件。”
楼主王大锤子123 时间:2017-08-03 09:45:19
  我前面就提到过,由于童年的阴影,我对僵尸有着一种本能的恐惧,所以看到这一幕,我下意识就缩了缩脖子,有点不敢看了。
  而这个时候,金泽突然开口说:“好好看看这几个人,他们好些天前就已经死了。”
  听了金泽的这句话,我倒吸了一口冷气,膀胱都急剧收缩了一下,尿差点崩出来。
  我一脸不可思议的看向金泽,有点没整明白他的意思,难道这一行人已经死了?死人怎么还能走路?
  而金泽则继续对我说:“没错,这是几个死人,他们死后被运到殡仪馆,但因为某些特殊原因,还没有火化,原本是放在殡仪馆的冷尸库的,不过在一星期前他们一起走出了火葬场,这就是我所说的和方琳变性尸等一系列案件并案调查的那件悬案。”
  见金泽这么说,我有点不敢说话了,就是感觉不可思议,难怪被称为悬案,这死人走路,能不悬吗?
  突然我脑袋里就冒出来两个字,赶尸,我想眼前这画面肯定就是电影小说中才出现过的赶尸吧。
  于是我立刻就开口问金泽:“没想到世界上真的有赶尸之术,可是这赶尸的案子跟我女朋友那案子怎么会并案调查呢,它们有什么联系不成?”
  金泽却笑了笑,对我说:“这世上并没有鬼神之力,再诡异惊悚的案件都是人为操控的,所以根本不存在赶尸之术,这就是一起偷尸的刑事案件。”
楼主王大锤子123 时间:2017-08-03 09:45:58
  金泽突然扭头看向了我,眼眸深邃,目光如炬,他一字一句的说:“因为你。”
  我没明白他的意思,而他则将录像画面又往前调了约莫半分钟,然后让画面定格,叫我看。
  这画面是火葬场外面几十米处,那里有一片小树林,偷尸贼此时刚好将尸体运到了那里。而由于画面定格了,我这才发现小树林里还站着一个人,这个人此时猫着腰,正偷偷的看着这群‘行尸走肉’。
  他看起来就像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幕后指使人。
  而当我看到这个人的脸,虽然画面稍稍有些模糊,但我整个人还是僵硬了,我脊背一阵发凉,头皮彻底麻了。
  这个躲在小树林里的人居然是我!
  我瞬间就傻了,我张大了嘴,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大脑一片空白。
  而金泽却突然掏出来两样东西,一副冰冷的手铐,还有一张精神病院鉴定卡片。
  他将这两样东西放在我的身旁,开口对我说:“陈木,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来回答我。根据你的回答,我会做出判断,是抓捕你,还是带你去做精神鉴定。陈木,你到底来没来过这里?”
楼主王大锤子123 时间:2017-08-03 09:46:26
  我到底来没来过这里?
  这是金泽第三次这样问我,不过这一次我没能像前两次那样果决的摇头。
  我愣愣的看着定格了的画面,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我甚至在心中质疑自己,我真的没来过这里吗?可是视频里那躲在树林里的人是谁?
  而我也总算明白金泽为何要将那两件案子并案调查,还说是因为我了,因为我是这两起案件中共同出现的人物!
  金泽见我没说话,伸手动了动那幅手铐,于是我忙开口说:“我知道你肯定不信,但我真的不记得自己来过这里,我一点印象也没有!”
  然后他就指了指视频,又指了指不远处那片树林,对我说:“你再好好想想,要不要去那片树林转转,看能不能想起来些什么。”
  我知道金泽这是在给我机会,他肯定不相信一个正常人失忆啊什么的,他肯定觉得我还在嘴硬,想让我承认。
  可我真的没法承认,于是我就盯着那视频画面看,我想找出点不对劲的地方来,我就是想确定这个人到底是不是我,或者说看看这视频是不是合成的。
  突然我脑子像是被撞击了一下,我真的找到了对我有利的地方,于是我立刻就激动的对金泽说:“这,这人不是我,他冒充我!”
  金泽看着我没说话,意思叫我说说我的发现。
  于是我就指着视频画面对他说:“你看小树林里这个人,虽然他一看就像我吧,但因为光线的缘故,还有他并没有完全露出正脸,其实只能说他跟我很像。”
楼主王大锤子123 时间:2017-08-03 09:47:02
  顿了顿,我继续说:“这世上想找两个相像的人说难很难,但说容易其实也蛮容易的。而更重要的一点是,我之所以说这人不是我,那是因为他身上这衣服,我没有!”
  是的,他身上这件衣服我从没穿过,那是一件青色的唐装,上面还有很多白色的斑点,看起来很古朴,反正我是不可能穿这么老土的衣服的。
  突然,我想到了什么,于是我的心咯噔一跳,然后我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后背阴风阵阵。
  因为我想起来这并不是唐装,这是寿衣!这个长得跟我很像的家伙,他身上穿着的是寿衣。
  然后我就有点不知道说什么了,而金泽则打破了沉默,他说:“然后呢?如果你真确定自己没来过这里,那要么就是如你所说,有人冒充你,否则就是你忘记了,而倘若是你忘记了,你又怎么能确定自己没有穿过这件寿衣?”
  被金泽这么一说,我竟无言以对,他的逻辑确实是正确的。
  然后他就继续对我说:“所以我要带你去做一下精神方面的鉴定,精神疾病方面的医生我已经帮你约好了,你有什么异议没?”
  我当时整个人都是浑浑噩噩的,能有什么异议,于是我就摇了摇头。
  然后金泽就发动了车子,我们离开了火葬场,一直开,开了大概大半个钟头,才到了目的地,我们这里的精神病院,站在精神病院门口我整个人突然有点抵触起来,说实话我不想进去,我内心里很害怕,我真怕自己莫名其妙的就变成了一个人格分裂的精神病患者。
楼主王大锤子123 时间:2017-08-03 09:47:30
  但我不得不面对这些,于是我就跟着金泽进去了,我们没去精神病患者区,而是去了诊断室,见了一个叫张文通的专家。
  张文通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体型发福,脸上始终挂着和蔼的笑容,跟个弥勒佛似得。也不知怎的,当他看我的时候,我心里突然就很不舒服,我感觉他的眼神怪怪的,就像是认识我一样。
  金泽将我给张文通介绍了一下,大概说了下我可能存在的情况,让张文通对我做一个细致的精神鉴定。
  然后张文通就带我去了另一个房间,这里还有一些我没见过的仪器,应该是要借助这些仪器来鉴定,而这也让结果更有说服力。
  可等我两坐定后,张文通一上来就说了句莫名其妙,却让我惊骇莫名的话。
  他说:“陈木,还记得我吗,还想变回从前的样子吗?”
  听了他的话,我张大了嘴,目瞪口呆,我问他什么意思,是不是认识我。
  而他却张开嘴哈哈大笑了起来,笑的肆无忌惮的,像是在嘲讽我一样。
  就在我感觉很不舒服,快受不了的时候,他突然就收敛起了笑容,说:“好了,这是我的开场白,你不要紧张,我们现在正式开始。”
  见他这么说我才松了口气,原来是在故意挑动我的情绪,让我更快的进入鉴定的状态,吓了我一跳,真以为他跟我有啥不可告人的秘密呢。
  然后我们就开始了,他问了我一些问题,各种问题都有,我都如实回答他了,以前我并不相信这世上有催眠的说法,但在回答他的问题时,有几个瞬间我确实感觉自己精神很恍惚,脑袋昏昏沉沉,像是被他控制了一般。
楼主王大锤子123 时间:2017-08-03 09:48:43
  等问完了一些问题,他还给我戴了一个类似头盔的东西,这东西上面有很多线,应该是监控我大脑皮层的活动的。
  戴上它后,张文通就让我闭上眼睛,叫我闭目养神,就当是在睡觉,我照做了,但我并没有睡着,不过整个人放松了不少。
  等做完这项测试,金泽就被张文通喊进来了,我们做了最后一项测试,测谎。
  这一次是金泽对我进行的测试,我戴上了测谎帽,手指上还夹着仪器,金泽依旧问了一些熟悉的问题,譬如我去没去过殡仪馆之类的。而我自然是遵从了自己的内心,我说没有。
  然后测试就结束了,我像一个等待考试成绩的孩子一样,等待着张文通医生给出结果。
  最后我松了口气,张文通说我是一个正常人,并没有精神病,也没有人格分裂,更没有说谎。不过他说我有边缘性人格缺失,这只是轻微的精神疾病倾向,在我们这个充满压力的社会,相当一部分人有这方面倾向,而我作为一个网络作家,因为长期对着电脑,还要构思属于自己的世界,有这方面倾向很正常。
  但我这边缘性人格缺失又不太正常,张文通说我稍微有些癔症,说白了就是我可能有梦游症。梦游症我们经常听说,偶尔也听说身边有过人梦游。但张文通说其实梦游症一般只发生在6到12岁的儿童身上,成年人就算梦游也不会上升到癔症的级别,顶多就是说说梦话,或者从床上坐起来之类的。不过我不太一样,我的梦游症和儿童差不多。
楼主王大锤子123 时间:2017-08-03 09:49:35
  这让我很害怕,因为我听我爸以前跟我说过,我小时候就梦游,他们说小时候有一次夜里找不到我,最后是在猪圈门口找到的,那时候我就站在猪圈门口对着猪傻笑,把他们吓了一跳。
  不过等我长大了,就没再出现过那么夸张的梦游情况了,我一直以为自己好了,但现在想想,很有可能是因为我一个人住,而方琳又不和我同居,所以并没有人发现过我还会梦游。
  于是我的心彻底的悬了起来,难道金泽给我看的视频画面里那个人真的是我,我梦游了?
  那么其他的一些案件会不会也跟我的梦游有关?
  我很紧张害怕,手心里全是汗,而金泽显然对这些问题也很感兴趣,他问张文通:“张医生,如果一个成年人梦游,他有没有可能在梦里杀人?”
  张文通突然抬头看向了我,他依旧在笑,他笑着说:“这不太可能,杀人这是个体力活,被害人只要一反抗,梦游的人应该就会被惊醒的。而且杀人的时候人的情绪波动是非常大的,这么大的情绪波动,人早就从梦游中醒过来了。”
  张文通的回答让我松了口气,我就算真的梦游,也不至于在梦里就莫名其妙的成了罪犯。
我要评论
楼主王大锤子123 时间:2017-08-03 09:50:12
  最终我们就这样离开了精神病院,金泽将我送回了家,路上他跟我说,虽然我排除了人格分裂的情况,但如果我真有梦游症的话,那么视频里的那个人肯定就是我,我就算不是嫌疑犯,跟这案子肯定有关联,所以他叫我时刻开机,一有情况第一时间就通知他。
  然后金泽就走了,而我则一个人回了家,我当时的心情很复杂,一半后怕一半如释重负,我不知道我自己当时是个什么状态,反正就感觉这一切就像梦一样,我突然觉得我自己似乎都不够了解自己。
  我就那样躺在床上,因为天花板上的那个洞已经被金泽帮我堵起来了,所以我也没那么怕,我虽然不怎么敢睡觉,但很快我还是睡着了。
  睡着之后,可能由于这一天发生的事太多,我太紧张了,所以我做了噩梦,我梦见自己在梦里跟方琳争吵,争吵的理由是她不肯跟我亲热,由于太激动了,我一失手就掐死了她。
  我被自己做的这个可怕的梦给吓醒了,醒来之后我额头上全是汗珠,整个身体都湿透了,全身出了一层冷汗。
  于是我打算去洗个澡,可当我打开衣橱拿衣服的时候,发生了一件让我毛骨悚然的事。
  我打开了衣橱,从里面掉落出一件衣服。
  一件青色的寿衣,寿衣上还有血。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王大锤子123 时间:2017-08-03 09:51:19
  @心中的悲伤2017 2017-08-02 00:32:12
  吓死我了,继续更,不要弃楼呀
  -----------------------------
  不会弃,你多来支持啊
楼主王大锤子123 时间:2017-08-03 09:52:05
  @wu64292851 2017-08-01 23:26:50
  !!!!!
  -----------------------------
  ???
楼主王大锤子123 时间:2017-08-03 09:53:36
  @茉丫丫 2017-08-02 23:04:13
  没了?楼主快更!
  -----------------------------
  好的,这就更了
作者:卷儿33333 时间:2017-08-03 10:09:40
  楼楼怎么不更了
  
作者:beast噢 时间:2017-08-03 10:59:10
  很精彩,希望lz早点更新
  
我要评论
作者:chy1420 时间:2017-08-03 11:21:34
  楼主快更吧
我要评论
作者:chy1420 时间:2017-08-03 11:22:31
  楼主快更吧
我要评论
作者:简聆一 时间:2017-08-03 11:47:34
  顶。
  
作者:秀秀秀秀530 时间:2017-08-03 12:32:23
  写的很好!
  
我要评论
作者:专怼各种婊 时间:2017-08-03 12:56:51
  等你哦
  
作者:啥都不懂2017 时间:2017-08-03 16:30:39
  太监了吗
  
我要评论
作者:u_113727810 时间:2017-08-03 17:39:53
  继续加油
我要评论
作者:小彩色铅笔 时间:2017-08-03 17:58:54
  这标题吸引眼球
我要评论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10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