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人逼着吃了上坟的供品,晚上睡觉梦到有人骂我

楼主:长策V 时间:2017-08-23 15:51:05 点击:221933 回复:118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11 下页  到页 
  以前就听说吃了祭拜死人的东西能招鬼,我以为只是民间迷信,可直到自己也吃了死人的东西后,才知道,有些事真的不是道听途说,死人的东西真的不能吃……
  我叫靳晨,今年十八,刚上大一的新生,父母不祥,小时候被庙里的和尚在河边捡到,后来因为庙里不收女童就被我现在的六叔抱养了。
  因为庙里的方丈说我命格硬,当女孩养多半活不成,所以自小就被我六叔当做男孩养。
  后来养着养着,不但平时衣着打扮与发型也完全按照男孩子的路子来,就是填户口的时候,性别也给填成了男的。
  于是以至于这么多年过去了,所有人都不知道我的真实性别,反而以为我是一个样貌偏女性化、长得比较好看的男生而已。
  至于我自己,习惯成自然,我也从来都没有因为自己的身份感到烦恼过,除了来大姨妈的时候。
  而我被吃下死人饭这事,却正是因为这个不太美丽的‘性别’误会造成的。
  “靳晨,你他妈给老子站住!”
  那天晚上放学,我收拾了东西刚准备离开,同班的一个富二代同学陆烨叫住了我,然后他的一众狗腿子兄弟迅速堵住了我的退路。
  陆烨抱着胸,俊朗的脸笑的流里流气的朝我走过来,186的身高直压我一个头的距离。
  一看这阵势,我不由得绷紧了神经。
  陆烨这富二代平常不干好事,学校好多漂亮女生都被他霍霍了。
  而且大学入校报道的第一天我就已经听说过他的名头,他今年24,不知道什么原因,从上大学以来就一直蹲在大一,每次公布挂科名单的时候也从没见过他的名字,竟然就这么在大一蹲了五年,没想到我跟他做了同学。
楼主发言:540次 发图:1张 | 更多
作者:门窗门窗 时间:2017-08-23 15:52:45
  顶贴
剩余 9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长策V 时间:2017-08-23 15:53:52
  不过都开学俩月了,我因为自己身份的原因一直很低调,在班里也不经常跟人说话,应该没有惹到他的地方。
  “你有事吗?”我看着他问。
  他哼笑一声,说:“小子,听说万瑶给你表白了?”
  万瑶?
  我怔了一下,迅速在脑海里搜寻这人是谁。
  不等我想完,衣领就被人揪住,陆烨放大的脸凑到我面前。
  “就你这小身板也想觊觎万瑶?也不怕干到半道死在床上。”
  “陆烨,我不知道你说的人是谁,请你嘴巴放干净点!”
  “老子说了又怎样?”
  他跟拎小鸡崽一样把我腾空拎了起来,一挥手甩给他兄弟说:“带走,给他长长见识。”
  在学院里,他的霸名早就‘远近闻名’,我被他们拖走,班里的同学没一个吱声的。
  他们拖着我朝校外走,期间我一直挣扎,还曾试图跟校门口的门卫求救。
  但陆烨是谁?校董都要给他面子的人。
剩余 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长策V 时间:2017-08-23 15:56:12
  他们把我拖到学校旁边的街道里,上来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我护着头蜷缩在地上咬紧牙关忍耐,心里恨不得把陆烨这孙子大卸八块!
  这场围殴大概持续了一二十分钟左右,就在我以为自己要被他们打死的时候,陆烨突然喊了停。
  我以为他要放过我了,没想到竟然听到陆烨玩味的说:“听说活人吃了死人的祭品能招鬼,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我睁开眼看过去,就看到不远处的十字路口中央摆了一个香炉,一碗米饭,还有几个水果。
  这明显是哪家人为了送鬼准备的。
  我看过去的时候,陆烨的兄弟已经去把那碗米饭端了过来,而且正朝我走过来。
  我一惊,感觉喉咙都绷紧了。
  他不会是要让我吃吧?!
  陆烨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米饭,随即招招手,他那帮兄弟就又上来摁住我,掰着我的嘴,用手挖着那碗米饭朝我嘴里塞。
  “唔唔……唔……不……”
剩余 10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galenhy 时间:2017-08-23 15:58:04
  养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长策V 时间:2017-08-23 15:59:05
  我被米饭噎的几乎翻白眼,米饭也没嚼,被迫咽下去了几口。
  等到那碗米饭被糟蹋的实在是塞不下去后,这帮人才住手。
  我趴在地上不停的呕吐,嘴里面充斥着一股馊臭的味道。
  陆烨走过来朝我大腿上踹了一脚说:“靳晨,再敢让我看到万瑶去找你,下次就废了你‘小兄弟’。”
  妈的,万瑶万瑶万瑶!万瑶到底是哪根葱?!
  再说了,她要来找我,我还能管得住她的腿?!
  回到租住的地方,洗澡的时候看到自己满脸的伤,我忍住骂娘。
  老娘要是真有‘小黄瓜’,今晚上肯定把那该死的万瑶给办了!
  洗完澡,我没有心思再预习明天的课程,一瘸一拐的爬到床上睡觉。
  就在我准备伸手摁灭床头灯的时候,余光一撇,惊恐的发现床边的桌子上摆放了一只装满米饭的碗,碗里的米饭还冒着热气。
剩余 10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huqun 时间:2017-08-23 16:01:13
  先马再看
楼主长策V 时间:2017-08-23 16:01:53
  而且,那装米饭的碗,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应该就是今天陆烨让人喂我吃死人饭的那只碗!
  盯着那只碗看了一两分钟,我打了个冷颤,鼓起勇气端起那只碗,同时在心里不停的安慰自己,可能是房东太太在我洗澡的时候开门进来端过来的,这世上朗朗乾坤,绝对没有什么鬼怪的东西。
  虽然心里这么安慰自己,可我始终没有胆子找房东太太证实。
  直到把米饭跟碗都处理干净后,我这才放心的关灯睡觉。
  睡到半夜,我被胃里的恶心感给弄醒,大概是吞下去的那几口给死人祭祀米饭的原因,老感觉嘴里面都臭臭的。
  正当我准备起来再刷一遍牙的时候,卧室的门突然‘吱呀’一声响了。
  刹那间,我撑开的手猛地攥成了拳头,整个身体都绷紧了。
  第一个念头,就是家里进贼了!
  大学入学报到前,六叔嘱咐过我,如果晚上睡觉屋子里进了贼,一定不能轻举妄动,能逃就逃,逃不掉就装睡,一般他们拿走了财物就会离开了。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pipipig555 时间:2017-08-23 16:05:32
  鬼故事?
作者:windstvxq 时间:2017-08-23 16:25:51
  顶
楼主长策V 时间:2017-08-23 16:39:14
  我侧卧着身子一动不敢动,支着耳朵听脚步声想要判断来了几个贼。
  就在这时,室内刮起一阵微弱的阴风,我冷的忍不住瑟缩了下身子,然后感觉身后的被子被人掀开了,一团冰冷的气息从身后传过来,我的腰就被人从身后揽住了。
  靠!不会还是个色狼吧?!
  感受到后背贴着的凉意,我紧张的指甲都陷入了掌心。
  要不要反抗?他会不会宰了我?
  就在我犹豫的时候,揽在我腰上的那只手已经慢慢朝我摸了过来。
  呼吸一滞,我下意识屏住了呼吸,心脏跳动的飞快。
  今晚上被陆烨那帮人打的浑身都疼,洗完澡就没弄束胸,只穿了件睡衣,里面空荡荡的,这下肯定完蛋了!
  当那只手快要摸到我胸前的时候,我猛地抓住他的手腕,刚想大声拒绝,一睁眼,就看到一张惨白的脸,披散着头发的女人吊在窗外,双眼翻着白眼,舌头伸的长长的,粘稠的血液滴答滴答的从舌尖低落下去。
  我看向她的时候,她翻着的白眼突然翻了过来,两行血泪嘟嘟的从她眼角滑落下来。
  “妈呀!!”
楼主长策V 时间:2017-08-23 16:39:42
  我惊叫一下,也顾不上躺在我身后的人是色狼还是小偷,转身抱紧了身后的人。
  身后的人似乎早就料到我会有这个动作似的,我转身扑过去时,他适时的松开手,胳膊一揽直接把我捂在了怀里。
  我吓得浑身瑟瑟发抖,闭紧眼睛默念:“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
  这套驱鬼咒语是朋友郁佳人亲口传授给我的,说是用正义之光碾碎一切封建邪恶。
  此刻我不知道这套驱鬼咒语顶不顶用,就觉得抱着我的这个‘色狼’全身冰凉的厉害,冷的我都忍不住打冷战了。
  正在这时,卧室的窗口突然传来一声凄厉的叫声,玻璃被什么东西划拉的滋滋啦啦的响,听着诡异无比。
  我越发的用力抱紧面前的人,听着窗口的声音,尿都快给我吓出来了。
  “咯咯……咯……”
  “呼……呵……”
剩余 5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windstvxq 时间:2017-08-23 16:41:08
  加油^0^~
楼主长策V 时间:2017-08-23 16:41:46
  就在这时,抱着我的男人突然翻身压了下来,我连惊叫声都没来得及喊出来,嘴唇就被堵住,那冰凉而又柔软的触感,像一股电流一般,刺激的我全身的毛孔都张开了。
  我瞪大眼,目光与身上的人的目光对视上,当看到那双在黑暗中泛着血红的瞳孔的时候,嗡的一下,大脑突然变的空白了。
  难道……真的是鬼?!
  突然,他噙住我下嘴唇用力一咬,嘴唇瞬间被咬破,他像是疯了一样噙着我下嘴唇伤口的位置猛吸血,我疼的直皱眉头,眼泪在眼眶里不停的打转。
  我拼劲全力的挣扎推搡他,挣扎中,我错手摁开了床头的台灯,橘黄色的灯光照射在身上男人脸上的那一刻,我感觉到全身的血液都在回转。
  陆烨!
  竟然是陆烨!
  可是看着他血红的双眼,我又有点不敢相信这是他,毕竟晚上睡觉前见到陆烨的时候,他还是好好的一个小流氓。
我要评论
楼主长策V 时间:2017-08-23 16:42:20
  大概是嘴唇的伤口停止了流血,他有些不满足的寻着我的下颚朝我脖子里舔过去。
  我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陆烨,但照着这形式来,今晚上他估计想把我的血吸干。
  人在性命垂危的时候,都会爆发出强大的反抗意识,置之死地而后生。
  当他的牙齿穿透我脖子上的皮肤时,我用尽全力踹开他,疯了一样朝卧室门口跑。
  身后阴风阵阵的从我耳边呼呼的响着,我刚拉开门,陆烨的手就从后面抓住了我睡衣的后衣领。
  我慌乱的扯开衣扣,摆脱了睡衣只穿了件小背心朝客厅跑。
  整个室内,刮起的阴风让我有种身处在荒郊野外的感觉,我拉开公寓的大门,刚抬头,就看到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穿着红裙子,披散着长发,脸色惨白无比,两个眼睛像铜铃一般的,嘴唇血红。
  而她手里,正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米饭,是我丢掉的那碗。
  我感觉脊背猛地一凉,全身的血液都凝聚住了。
  小女孩双手捧着碗伸到我面前,裂开嘴咯咯咯的笑起来,声音喑哑的说:“姐……姐,吃……饭。”
  “啊!!!!!”
作者:wukunju 时间:2017-08-23 16:43:15
  楼主文笔好
楼主长策V 时间:2017-08-23 16:43:32
  我打了个冷战,下意识的摇头拒绝:“我不饿。”
  最后一个‘要’字刚落下,小女孩脸上的笑容突然定格住,双眼变得阴森的看着我,声音保持不变的重复:“姐姐,吃饭。”
  我大力摇头,朝后退了一步:“我……我不饿。”
  “姐姐,吃饭。”
  啪!
  我猛地关山门,手忙脚乱的反锁上,但那喑哑的声音似回音器一般,不停的在耳边回绕:“姐姐,吃饭。”
  “姐姐,吃饭。”
  “姐姐,吃饭……”
  我哆哆嗦嗦的捂住耳朵转身,刚转过身一回头就撞到一堵身子。
  陆烨像个怪物一样,脸色惨白,血红的双眼死死的盯着我,双手的指甲又尖又长,他抬手扣住我双肩,声音低沉沙哑的说:“你是我的,跑不掉。”
  说完,他猛地扑过来,张口要在我脖子的血管上。
作者:缘来一生有福 时间:2017-08-23 16:43:38
  哈哈哈
作者:缘来一生有福 时间:2017-08-23 16:45:02
  楼主,请速度更
我要评论
作者:xxnxxn 时间:2017-08-23 16:45:45
  楼主继续
我要评论
楼主长策V 时间:2017-08-23 16:46:34
  “啊!”
  我惊恐至极的瞪大眼叫出声,身子激烈的战栗起来,全身的血液仿佛都在不停的朝脖颈处汇聚。
  不知道过了多久,双眼一阵恍惚,我感觉手脚都变得虚无无力,耳边嗡嗡作响,大脑空灵的只剩下陆烨埋在我脖颈里粗重的喘息声,然后头一歪,昏了过去。
  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我正躺在卧室的床上,上身只穿了件小背心。
  “嘶……”
  我稍微动了下身子,脖子处就传来撕裂的痛意,眼前还一阵眩晕,明显失血过多的症状。
  我挣扎着捂着脖子从床上起来,走到卫生间一照镜子,吓得差点跳起来。
  镜子里,我的脸白的跟张纸似的,黑眼圈快赶上国宝了,及耳的短发也乱的跟鸡窝一样。
  最恐怖的是嘴唇,下嘴唇肿的简直就是一个活生生的香肠啊!
  等我歪着脖子找脖子上的咬伤的时候,脖子里竟然完好无痕,白皙的皮肤上连个红印都没有。
  这是怎么回事?
  可是昨天晚上的事情,是那么的真实,我就算是做梦也不可能失忆吧?
  我忍不住打了个冷颤,难道吃了死人的东西真的能招鬼?
  再者,如果不是做梦,那昨天晚上的那个‘怪物’到底是不是陆烨?
  • 太子妃甄淼: 举报  2017-08-27 21:32:21  评论

    不是陆烨!而是一个吸血鬼僵尸魂吸你精气!你中邪了需要茅山道驱邪,而且那个僵尸魂幻化成陆烨的影子!或者这个东西本就是陆烨身上的东西!你不去化解等待自己被吸干精气那就无力回天了.....
  • 高小满: 举报  2017-10-12 13:04:22  评论

    评论 太子妃甄淼:这么厉害的吗
我要评论
楼主长策V 时间:2017-08-23 16:47:45
  刚才我第一时间检查了门窗,完好无损,根本没有被破坏的迹象,那陆烨昨天晚上是怎么进来的?
  正当我犹豫着要不要去上课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
  接通电话,六叔的声音从那边传了过来。
  “酒酒,上课了吗?”
  “没有,你有事?”
  “你这丫头叫声叔,尊重尊重我能死是不是?”六叔在电话那边不满的说:“你好歹也是老子一把屎一把尿养大的,老子就算不是你亲爹也算半个娘了吧?”
  我倒了杯水喝了一口说:“如果我爸妈是你这智障样,那我就不找了。”
  六叔说:“滚犊子!”
  我笑了笑说:“六叔,大早上打电话到底有什么事?”
  六叔清咳了一声,压低了声音说:“你大叔伯的儿子过世了,两万八弄了个新鲜的干货,说是今晚成婚让我过去帮忙。店里现在离不了人,让其他人来帮忙看店我不放心,你跟你们辅导员请个假回来一趟。”
作者:zggyy 时间:2017-08-23 16:48:48
  灵异小说~
我要评论
楼主长策V 时间:2017-08-23 16:49:10
  新鲜的‘干货’,在老家那边指的是刚死不足三个月的女尸,尸体还没来得及腐化,保存的比较完整,挖出来配阴魂一般能卖一万到三万的价钱。碰到质量上乘的‘货’,说不定能卖到五六万左右。
  倒卖阴尸这个行业,是个暴利又没道德的行业,在老家那延续了上百年了,搁现在就是犯法的行当。
  我六叔是个算卦的,兼卖棺材,平常方圆十里要是有要配阴婚的人家,都会找我六叔去帮帮忙镇镇场子,因为一般人没有胆子大半夜抬着棺材去挖坑下葬,我六叔在老家也算是一个名人。
  六叔店里的地下室里存了几个水晶棺,里面装的都是死了好多年的人了,这些死人定期都会有个人来拉走,然后在某个夜晚再次送来一批死尸。看我六叔那样子,这些尸体似乎挺重要的样子,但是我一直没胆子下去看过。
楼主长策V 时间:2017-08-23 16:49:32
  我当即拒绝:“你放心,除了你那个定期的客人,没人会惦记你那几具死尸。再说,我不是已经把小白给你留下看店了吗?谁还敢偷?”
  六叔嚷嚷道:“别提小白那条死蛇!妈的昨天趁老子不注意,竟然把老子辛辛苦苦养大的鸟儿给吃了!这次回来了你赶紧把它给我带走,不然老子皮给它剥了炖蛇汤喝!”
  小白是从小就跟在我身边一条蛇,打我刚有记忆的时候就一直在我身边,奇怪的是,从我知道它的存在就能通晓它的蛇语。
  我抬眼了眼对面墙上的钟表,时间已经快到上课时间,想了想说道:“知道了,先挂了,我给我们辅导员打个电话请假。”
  请假两天也好,正好可以避免再看到陆烨,而且发生了那样怪异的事情,这间公寓我也不敢住了,回头只能换房子。
  请完假,简单处理了下伤口,我收拾了两件贴身的换洗衣服就去了车站。
  从A市到老家大概需要五六个小时左右的时间,晚上没睡好,坐上车没多久我就睡着了。
作者:有蛀牙的糖果 时间:2017-08-23 16:50:57
  顶起来
楼主长策V 时间:2017-08-23 16:51:48
  不知道睡了多久,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
  我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是陌生号。
  电话刚接通,一声低沉而又嚣张的男声就传了过来:“靳晨,你小子不会是被我打的不敢来上学了吧?”
  听到那声音,我不由得一怔,随即想起来昨天晚上那个双眼血红的陆烨,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战。
  我刚想把电话挂断,电话那边的陆烨仿佛预料到我要做什么似得,威胁道:“你要敢挂电话,明天就脱好裤子等着给你‘小兄弟’送终吧。”
  听完他的话我下意识的夹紧双腿,随即反应过来又松开腿。
  做男生时间久了还真有种自己就是男生的错觉。
  不过,听陆烨这话音,似乎真的不知道昨天晚上的事情,难道昨天晚上那个野兽一样的男人并不是他?
  我清了清嗓子问说:“陆同学,你有事吗?”
  “少给我装蒜,今天为什么没来上课?”
  “……”我暗自翻白眼:“跟你有关系吗?”
楼主长策V 时间:2017-08-23 16:53:11
  他突然笑出声,说:“看来昨天还是没给你长好见识,下手有点轻了。”
  “……”
  我有点心累,实在是搞不懂自己哪里惹到这小流氓了。
  不管昨天晚上的人是不是他,现在还没必要再跟他硬碰硬,毕竟我还要在学校呆三年多,惹了他终归没什么好处。
  深呼吸了口气,我说:“好吧,对不起我错了。”
  小流氓随即受用的嗯了一声,又继续问:“今天为什么没来上课?”
  我随口胡掰了句:“昨天晚上被你的人打断了两根肋骨,现在正在医院躺着。”
  说完,我又咳嗽了两声。
  陆烨沉默了一下,迟疑的问:“真的在医院?”
  “真的,不然我把手机给护士,让她给你说两句?”
  “不用了,老实呆着吧。”
  挂断电话我也没了睡意,就给六叔打了个电话说了自己大概回来的时间。
作者:灰色小筑 时间:2017-08-23 16:54:12
  先马后看好习惯
楼主长策V 时间:2017-08-23 16:54:45
  六叔说给大叔伯儿子配阴婚的‘干货’出了点问题,可能不能来接我,让我自己回家。
  车站到家的距离也不是太远,接不接也都无所谓。
  车到站的时候,已经快下午四点了。
  我拎着行李拦了辆出租车,刚坐上车手机就响了,我看了一眼,还是陆烨的号。
  看着不断响动的手机,我在心里狠狠的呸了一口,小流氓还真是阴魂不散!
  想完,连犹豫都没有,我果断拒听了电话,把手机电池扣了下来。
  六叔在老家的街上有一间门面房,我们家就在门面房的后面,只隔了一道墙的距离。
  后来六叔为了方便照顾店面,就跟人商量后把那道墙打通了弄了个门。
  我提着行李进到店里时,师傅的徒弟小邵正在跟客人介绍A货古董,见我回来,忙朝我招手:“靳晨哥回来了!”
  小邵是我六叔收的学徒,今年十六,初中毕业后就没再上学了,不顾家里阻拦跑到我六叔这一心要学玄学,我六叔不在家的时候他就负责看店预约客人卖货。
我要评论
作者:碰到怪事 时间:2017-08-23 16:56:04
  顶起来,肥了看
楼主长策V 时间:2017-08-23 16:56:47
  小邵朝我看过来的时候,那位客人也跟着看过来。
  那客人年龄看着有四十岁左右,个子不高,穿着一身中山装,面相看着跟普通人无疑。
  唯一让人觉得吓人的就是那双眼睛,眼白非常多,黑眼珠却跟绿豆大小差不多,看着有些吓人。
  我不敢多看,就朝小邵点点头,拎着行李朝后院走。
  走出店之前,我怕朦胧中听到那位客人问了句:“这位就是你师傅的儿子?”
  小邵说:“您误会了,不是我师傅的儿子,是侄子。”
  妙境禅师捡到我的时候包裹里有张纸条,上面写着我的生辰八字和父姓。
  六叔说,总有一天我会再见到我父母,所以不准我跟他的姓,在外也只说我们是叔侄关系。
  两个多月没回来,我挺想念小白的。
  推开卧室的门我叫了一声小白,然而并没有预期的回应。
  小邵跟在身后走了进来说:“师傅说小白要冬眠了,让我给它放阁楼上了,靳晨哥,你还没吃饭吧?”
楼主长策V 时间:2017-08-23 16:57:14
  我刚想说现在还不到小白冬眠的时间,肚子就叫了起来。
  昨天晚上就被恶心的没有吃饭,今天又坐了一天的车,确实有点饿了。
  我想了想,决定先吃点东西填饱肚子再去找小白。
  小邵一边领着我朝厨房走一边说:“师傅说你晕车一路上肯定没吃饭,让我提前做好了饭等你回来吃,饭菜都在橱柜里,还热着呢。”
  我笑了笑说:“辛苦你了小邵。”
  小邵笑着摸了摸后脑勺,又盯着我的脸问:“靳晨哥你脸上怎么那么多伤?在学校被人欺负了?”
  我从橱柜里端出饭菜说:“没有,洗澡的时候不小心滑倒了。”
  坐下后,我下意识去端米饭,手还没碰到碗,胃里的那股恶心感再次涌了上了。
  我收回手说:“今天不想吃米饭了,有馒头吗?”
  小邵愣了一下:“靳晨哥你不是不喜欢吃馒头吗?”
  我笑了笑说:“今天忽然想吃了。”
  “哦,好,我去帮你拿。”
作者:美杜莎2599 时间:2017-08-23 16:58:22
  不错
楼主长策V 时间:2017-08-23 16:58:43
  接过馒头,我咬了一口又朝嘴里塞了口菜,刚咽下去胃里就一阵翻滚,阵阵馊臭的味道从咽喉里冒出来充斥在整个口腔。
  “唔……!”
  放下筷子,我捂着嘴跑到外面,哇的一声全吐了出来。
  小邵吓了一跳,跟着跑出来急道:“靳晨哥你怎么了?”
  阵阵的恶臭味从嘴里传来,我摇摇头朝卫生间跑。
  在卫生间又吐了一通,吐完后我感觉浑身都虚脱了,两眼发胀。
  漱了口刚准备洗把脸,一抬头就看到自己脸色恐怖的模样,脸色白的有点发灰,眼底的黑眼圈也加重了几分,整个人看着十分的没精神。
  我心里有点胆怯,不由自主的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情,浑身都有点发寒。
作者:美贵 时间:2017-08-23 16:59:50
  文笔可以的
楼主长策V 时间:2017-08-23 17:00:34
  经过这样的事情,我也没有心情再去吃饭,跟小邵说了一声后就回房休息了。
  这一觉睡到晚上八点多,准确来说我是被饿醒的。
  因为失血过多又加上没有吃饭,起来的时候头昏眼胀的。
  摁亮了灯,我刚准备起床,余光一瞥就看到床头的桌子上放了一碗冒着热气米饭。
  阵阵米饭的清香一股一股的朝我扑来,望着那碗米饭,我从来都没觉得自己这么饿过。
  咽了口口水,我走过去,端起那碗米饭,用手挖起来就朝嘴里塞。
  吃完米饭,我蹲在地上享受的舔了舔手指上的残余。
  忽然,门口传来小邵的惊叫声:“靳晨哥!你在做什么?!”
  我怔了一下,回头看过去:“吃饭啊,不是你把饭给我送进来的吗?”
  小邵茫然的摇摇头:“我没有,我刚做好饭来叫你吃饭。”
  “可是我……”话未说完,我下意识回头朝桌子上看过去,却发现桌子上我刚才才放上去的碗已经没了!
  唰的一下,我感觉自己的脸此刻肯定是惨白的,整个人都懵了。
  难道……
作者:菜鸟玩家 时间:2017-08-23 17:01:57
  喜欢的灵异小说
楼主长策V 时间:2017-08-23 17:02:26
  我站起身,拔腿朝卫生间跑,用手扣着喉咙干呕起来,可是呕吐了很久什么都没吐出来。
  小邵走过来急道:“靳晨哥你怎么了?什么饭?”
  只要想到自己可能又吃了鬼送来的米饭,我心里就急的想哭。
  我问道:“我六叔现在在大叔伯家吗?”
  小邵点点头又摇摇头:“师傅说他要先去接配阴婚的干货,现在不知道去了没有。”
  我慌乱的已经六神无主,只知道只要找到六叔我就得救了:“我去找六叔,你在家看着,别忘了去地下室点蜡烛。”
  六叔每天都要去地下室点燃十六支蜡烛,他让我回来的一个原因,也是因为怕地下室没人点蜡烛再出了变故。
  然而,就因为这次的事情,酿成了后面所不能想象的大错。
  小城镇的人晚上休息的都早,店铺也都关门的早,街上又黑又空荡,整个街区只有的我脚步声还有粗喘的气息。
  大叔伯家在街区的最东边,要穿过一个十字路街道,那个十字路有条南北走向的宽道柏油路,平常过的都是大货车。
  也因为这些原因,这些年那条路上死了不少人,连我六叔都说,那条路走向的风水不好,如果不改动,以后死人的事情还会不断。
作者:赵1234567 时间:2017-08-23 17:03:46
  我来啦
楼主长策V 时间:2017-08-23 17:04:38
  以前我从没在意过,可是今天突然就想了起来。
  就在我快要跑到十字路口的时候,突然看到有个人蹲在十字路口在那烧纸,只不过烧纸的火焰是蓝色的,看着有些奇怪。
  正当我迟疑的时候,蹲在那烧纸的人突然站了起来,同时也抬头朝我看过来。
  当我看清楚她的脸的时候,身子一个列跌差点栽倒。
  这不正是昨天晚上在公寓门口的小女孩吗?!
  正在这时,一辆开的飞快的货车突然冲了出来朝她撞了过去。
  砰的一声,她的身体如同一个破败的布娃娃一样被撞飞落在地上,双腿与身子分开掉在路边,血像一条蜿蜒的小溪一样瞬间蔓延到她的周身。
  “姐姐,吃饭……”小女孩趴在血泊里,双手捧着一碗米饭咧着嘴对我笑:“姐姐,吃饭。”
  “啊!!”
作者:门窗门窗 时间:2017-08-23 17:06:34
  我喜欢
作者:缘来一生有福 时间:2017-08-23 17:13:05
  挺好看的
楼主长策V 时间:2017-08-23 18:37:18
  我捂着耳朵惊恐的叫出声,身子激动的战栗着,双腿仿佛被灌了铅一样,定在那不能动分毫。
  小女孩捧着碗,嘴里发出诡异的笑声,只剩下半截的身子不停的朝我爬过来。
  “姐姐,吃饭……”
  “不……不……”
  我想跑,可是不论我怎么动双腿都迈不开。
  冷汗顺着脸颊朝下流,我攥紧双手,手心里全都是冷汗。
  “六叔!六叔救我!”
  我放声叫起来,惊恐的声音在黑漆漆的街道里不停的回荡,但是除了死一般的寂静就剩下小女孩诡异的笑声。
  “咯咯……呵……”
  “姐姐……吃饭……”
  “呵……姐姐,吃饭……”
  随着她朝我的靠近,嘴角裂开的弧度也越发的加大,那恐怖的眼球仿佛随时都要从眼眶里掉出来一样。
  我身子抖得如筛糠一般,整张脸已经汗如雨下,死死的瞪大眼看着近在眼前的那半截身子,但却没有一点办法。
  正在这时,街区的尽头突然传来一阵丧乐声。
  我惊喜的抬起头朝东面的方向看过去,那里是我大叔伯家的方向,这丧乐声一定是堂哥结冥婚的声音!
  正当我准备大声求救的时候,突然看到有个白色的东西正从东面的方向一跳一跳的跑过来。
  我惊喜过头,只当跑过来的白色东西是人,刚张开口说了一个‘救’字,那白色的东西眨眼间已经跳到十字路口中间。
  这时我才看清,那是一顶白色的轿子,上面系着八角铃铛。
  抬轿子的则是四个单腿,身着青黑色衣袍,看不清面容的人。
  唯一的特点就是他们每个人都只有右腿,左腿缺失。
楼主长策V 时间:2017-08-23 18:52:33

  而此时,正朝我爬过来的小女孩似乎非常害怕,转眼间那半截身子已经快速长出了双腿。
  只是,还没等她起身逃离,那白色轿子里突然走出来一个古代衣着装扮的老婆婆。
  老婆婆驼着背,手握一把比她高出一半的血红骷髅头拐杖。
  老婆婆步伐非常的快,几乎用我肉眼看不到的速度快步走到小女孩的身边,扬起拐杖打向小女孩,小女孩整个身子快速的扭曲,嘴里发出尖锐凄厉的叫声,眨眼间身子就化作了一道烟雾钻进了拐杖的骷髅头里面。
  望着这诡异的一幕,我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心情并没有因为小女孩的消失而放松。
  果真,老婆婆收回拐杖,转身朝我看过来,那满是皱纹的脸如同沟壑一般,双眼浑浊而又诡异。
  她伸出左手,朝我勾了勾手指,声音沙哑而又苍老:“来,来,到婆婆这里来……”
  听着她的声音,我的双腿不受控制的开始朝前迈,可是我的大脑却很清醒。
  我知道不能跟她走,可是双腿就是不受控制。
  我走到她面前,她伸手抓住我的手腕,声音异常的慈祥:“跟婆婆一起回家。”
  不!不能跟她走!
  我咬紧牙关想要控制自己的肢体动作,可是身子就是不听使唤。
  “来,坐进去。”
  “不……”
  话音落下,一旁的路口突然传来两道刺目的灯光。
  叱……!
  一声急促的刹车声落下,我听到陆烨那急躁而又强势的声音吼道:“妈拉个巴子!靳晨!给老子站住!”
  我惊愕的转动眼珠朝灯光出看过去,还没看到陆烨,抓着我手腕的那只手猛地攥紧,有些强制性的想要把我扯进去。
  身旁一阵皮鞋声快速的走过来,不等那老婆婆把我扯进轿子里,后衣领就被人猛地揪住,紧接着一只穿着西裤的长腿从身侧伸出来,一脚踹向那老婆婆。
  我感觉手腕一松,顷刻间,娇子与老婆婆全都化作一道黑色的烟雾消失了。
  陆烨揪着我的后衣领用力一拽,我的后背贴到了他的胸膛上。
  这一刻,我对陆烨这小流氓之前所有的偏见都没了!
  我激动的哭出声,转身张开胳膊紧紧的抱住了他。
  可不等我说出感谢的话,陆烨就嫌弃的扯开我说:“死娘炮!离老子远点!”
  死娘炮……
  我吸了吸鼻子,擦了擦眼泪退后了一步说:“谢谢你救了我。”
  话音刚落下,耳朵就被揪住。
  “啊啊啊,疼疼疼……嘶”
作者:ectpv2xhelp88 时间:2017-08-23 19:03:24
  半夜看,背后一凉
作者:hnldwxm 时间:2017-08-23 19:06:38
  希望结局作者多写一些!不要草草了事
楼主长策V 时间:2017-08-23 19:07:48

  我疼的龇牙咧嘴的捂住耳朵,陆烨怒气冲冲的吼道:“你小子胆子肥了!竟然敢骗老子!知道不知道老子为了找你把A市的医院都翻遍了!你还敢挂老子电话!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
  我惊讶的看着他问:“你找我干什么?”
  陆烨俊朗的面容有点扭曲,我这才注意到他湿漉漉的黑发下,深邃的双眸布满了血丝,脸上的虚汗不比我脸上的少。
  “我……”
  陆烨的话还未说出口,东面的方向就传来我六叔急促的声音:“酒酒!”
  “哎!”
  我下意识的应了一声回头看,忘了陆烨还揪着我的耳朵,动作太猛扯得我疼的忍不住龇牙。
  “好疼,你先放手好不好?”我拽着他的袖子小声商量。
  “疼死你算了!”
  话虽这么说,六叔走到我们跟前的时候,陆烨还是放开了手。
  “酒酒,你怎么在这?”六叔喘着粗气问道。
  六叔身上还穿着一身黄衣道袍,连帽子都没摘,显然是从大叔伯家急匆匆赶回来的。
  我刚想说自己可能被人缠身了,六叔就抬眼看向陆烨,皱着眉问:“他又是谁?”
  我急忙解释:“我同学,来这玩的。”
  陆烨看了我一眼,薄唇微微抿着难得没有开口骂我。
  六叔似乎有急事,没有再深究陆烨的身份,拽着我朝家的方向走说:“我不是让你留在家里吗?你怎么出来了?地下室的蜡烛点了吗?”
  我说:“我有急事想跟六叔说,蜡烛我已经嘱咐小邵去点了,六叔你怎么现在回来了?”
  没想到我话音刚落下,六叔身子就僵住了。
  “怎么了六叔?”我看着六叔问。
  六叔有些激动的转身大声叱道:“你这孩子怎么不听话!六叔以前怎么嘱咐你的你忘了?!谁让你去让小邵点蜡烛的!”
  “我……”我傻愣在哪,突然想起来很小的时候六叔就告诉过我,家里的地下室,除了他跟我之外,谁也不能进,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可是今天我被吓坏了,根本就把这茬事给忘了。
  “你……!”六叔气急,扬起胳膊准备揍我。
  我下意识闭上眼,陆烨突然伸手把我拽到身后,冷声说:“伯父,你现在有空揍他,不如先回家看看损失有多大。”
  陆烨这句话成功阻止了六叔的动作,六叔急匆匆的朝家赶:“你们两个等会儿再回去,我先回去看看。”
  我想问六叔到底会有什么后果,还没张口陆烨就拽着我的后衣领朝他车的方向走去。
  走近了,才看到陆烨开的是一辆比较粗狂的黑色悍马。
  不得不说,还真跟他本人的暴脾气挺配。
作者:月精是子宫的眼泪 时间:2017-08-23 19:09:52
  好看,好看。虽然是灵异文,
  一点都不浮夸
作者:火舌 时间:2017-08-23 19:13:07
  鬼怪的故事还是很吸引人的,我也是刚看,有的暗线还不错的,很贯穿故事,很想让大家知道后续是怎么样
作者:昔日能否重来 时间:2017-08-23 19:18:40
   这文不错 构思啦 情节啥的 大神咯 不知道你啥时候更完 更完这篇 估计下一篇又将继续了
作者:tenacy1984 时间:2017-08-23 19:21:54
  留名
楼主长策V 时间:2017-08-23 19:23:04

  陆烨打开副驾驶的车门把我塞进去,然后自己也钻进来一边发动汽车一边问:“带路。”
  我愣了一下问:“带什么路?”
  陆烨抬手给了我后脑勺一巴掌:“笨蛋!当然去你家啊!”
  我欲哭无泪的揉了揉后脑勺小声抱怨:“去我家就去我家,你好好说话能死是不是……”
  “小声说什么呢?”
  “啊,没有。”我直起身子伸手指路:“拐弯直走就行了。”
  陆烨的车停在店门口的不远处,六叔刚好也进门。
  六叔嘱咐了让我们等会儿再进去,陆烨也没要求我下车。
  陆烨降下车窗一只胳膊随意的搭在车窗上,线条立体的侧脸在车里的灯光下衬托下越发的好看。
  陆烨除了脾气不好人流氓了点,不得不说,真的是不可多得的帅哥。
  我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陆烨回头嫌弃的看了我一眼:“看你死了没有。”
  “……”
  我忽略他的话继续问:“你是不是提前就知道了我今天晚上会出事?”
  “呵,”他冷哼一声:“你当我活神仙啊,你小子今天是走了狗屎运了。”
  “那为什么你去踹那老太太的时候,她就消失了?”
  “你问我我问谁?!”
  看着他的脸,我莫名的不相信他说的话。
  从昨天到现在,所有的事情都跟他有关,就算我脖子里的咬伤已经消失了,可我也没忘记昨天晚上那真实的感觉。
  陆烨,他到底想做什么?
  在车里等了有十分钟左右,我跟陆烨一起下车朝店里走。
  还没走进店里,我就闻到一股浓浓的血腥味。
  心下一沉,我急忙朝店里走,陆烨扯住我说:“跟在我身后。”
  我说:“这是我家,我比你熟悉。”
  “找打是不是!”
  “……好吧,你先走。”
  陆烨先我一步走进去,我紧在他身后,店里灯光明亮,我看到店里的地上碎裂了许多高仿的古董,连桌椅都翻滚在地上。
  我有些紧张的伸手给陆烨指:“左拐,那里是通往地下室的通道,我六叔应该在里面。”
  陆烨点点头,迈着长腿朝里面走,我小跑着紧跟上去。
作者:璐巫 时间:2017-08-23 19:25:08
  万事开头难,作者加油
作者:百合萍子 时间:2017-08-23 19:28:21
  大半夜读着感觉身后有凉风
作者:万年潜水员 时间:2017-08-23 19:33:55
  最近老是做恶梦
作者:八月春天 时间:2017-08-23 19:37:09
  看评论感觉不错,准备入坑
楼主长策V 时间:2017-08-23 19:38:19

  到地下室的通道口的时候,我拉住陆烨说:“你别下去了,我自己下去,我六叔不让外人进去。”
  陆烨回头看我,揪着我坐在一旁的椅子上说:“在这等着!”
  “可是我六叔还在下面。”
  “你这娘娘腔下去了也帮不上忙!”
  “陆烨,麻烦你尊重一下我行吗?”
  从小到大我听过不少类似娘炮、娘娘腔之类侮辱的字眼,以前没在意过,可今天听着异常的不顺耳。
  陆烨走到地下室通道入口时,回头看了我一眼,面无表情的说:“等你哪天打得过我再来谈尊重。”
  听完他的话,我嘴角忍不住一抽。
  就他那个头跟体力,等打得过他,我也练成金刚芭比了。
  陆烨下去后,我坐在那望着地下室通道入口越发的不安。
  六叔虽然在街上给人算卦,可听街上的邻居说,他年轻时确实经历了不少事。
  地下室的事情,虽然六叔给我说过,但是我从来都没下去过,一是因为胆子小不敢看死人,二是因为我真的对这方面的兴趣一点都没有。
  小时候除了跟郁佳人、老谢疯着玩就是一心学习了,压根就没听过他的话。
  不知道过了多久,下面突然传来一声轰隆的巨响,我惊得从椅子上站起身快步走到通道口。
  地下室里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到,我蹲在那朝下面叫了声:“六叔!陆烨!你们怎么样了?”
  “咯咯咯咯……呵……”
  “呼……呵……”
  黑漆漆的地下室里突然传来一阵诡异的类似动物的怪叫声,听得我头皮发麻,两个腿都发软。
  正当我准备再开口的时候,下面突然传来六叔的吼声:“酒酒!快闪开!”
  听到六叔的声音,我愣了一下,急忙站起身朝一边跑。
作者:yanjiuwang 时间:2017-08-23 19:43:37
  楼主加油,收藏了
作者:失落的鸭子 时间:2017-08-23 19:49:10
  等得花儿都谢了,楼楼快更
作者:爱你的太累 时间:2017-08-23 19:52:24
  写的真的很好
作者:缘来一生有福 时间:2017-08-23 19:52:30
  哎呀,我又来了,楼主快更,哈哈哈
楼主长策V 时间:2017-08-23 19:53:34

  可不等我抬脚,一张青灰色发白的脸就朝上面飞了出来。
  紧接着,一双布满尸斑的双手死死的掐住我的脖子,嘭的一声,我被摁在地上。
  那双掐着我脖子的手冰凉无比,仿佛从冰窖里面才拿出来的一样。
  而这时我也看清楚了他的脸,整张脸到脖子处全都是密密麻麻的尸斑,一双眼睛凶恶泛红,嘴唇发乌发黑,看着恐怖至极。
  “……咳……六……六叔……”
  我被他掐的憋红了脸,嗓音几乎发不出来,双手根本使不上力气。
  正在这时,身后突然传来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一双手在身后勾着掐着我的男人的脖子,但是眼前的男人仿佛僵尸一般,死死的掐着我根本不能动分毫。
  我被他掐的呼吸越来越困难,满脸涨红,双眼已经渐渐泛起了眼白。
  快要昏过去的时候,我听到陆烨冲我叫了句:“靳晨!你特么的给我坚持住!”
  我泛着眼白看过去,朦胧中看到陆烨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三根银针夹在指缝中。
  然后一手死死的勾住身上男人的脖子,一边扬起手把三根银针插入到男人的天灵盖。
  “呃……呃……呵……”
  银针插入男人的天灵盖后,男人立刻翻了白眼,嘴巴大张,喉咙里发出诡异的叫声。
  也在那瞬间,掐着我脖子的双手松开了。
  “咳咳!咳咳……”
  我捂住脖子趴在那不停的咳起来,陆烨揪着男人身上衣服一挥手扔到一边,然后伸手扯着我的胳膊把我从地上扯起来说:“老子不是说了让你坐那等着吗?没长耳朵吗?!”
  我没好气的翻了他一眼。
  下去是一手把我抚养长大的六叔,就算我不担心他的死活也不可能不担心我六叔,让我坐在那等着可能吗?
  “你还敢朝我翻白眼!”他抬手准备打我后脑勺,我下意识退后了几步说:“我六叔呢?他在下面没事吧?”
  陆烨看着我说:“受了点伤,没什么大碍。”
  我怔了一下,忙指着一旁的男人问:“怎么伤了?是不是被他伤的?”
  陆烨点点头:“算是吧。”
  说完,陆烨走到一旁的案子上拿了支蜡烛,又从口袋里摸出打火机点着说:“跟我下去搭把手。”
  我点点头,跟着他朝地下室走。
  在此之前,我从来没来过地下室,这是第一次。
  还没走到下面,我就感觉一团冰凉的冷意迎面扑来,冷的我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
  微弱的烛光照亮我与陆烨的周身,我跟在陆烨的身后,只觉得他的背影在烛光下显得更加的宽厚了,莫名的有股安全感。
  我小声问:“我六叔在哪?”
  陆烨说:“前面。”
作者:open_e 时间:2017-08-23 19:55:38
  可以可以
作者:hujie20082009 时间:2017-08-23 19:58:52
  感觉真的不够看………
作者:木笃猪 时间:2017-08-23 20:04:25
  lz在哪可以看更多的
作者:痛苦浪漫鱼 时间:2017-08-23 20:07:39
  马克
楼主长策V 时间:2017-08-23 20:08:49

  四周黑漆漆的只有陆烨手里的一点烛光,我看了一圈依旧没看清,只听到我六叔的喘息声。
  “六叔!”我朝喘息的方向叫了声说:“你怎么样了?”
  六叔咳嗽了一声,在我正前方的方向回了句:“我还好,你们过来把小邵先抬上去。”
  听六叔这么说,我心里不由得产生了一抹不安。
  怕是小邵已经出事了。
  我跟陆烨走到六叔跟小邵跟前,微弱的烛光下,我依稀看到六叔胸前有一大块血迹,小邵就躺在他怀里,略黑的小脸上满是伤痕。
  看的我心里一阵发酸。
  如果我当时没有惊慌过头,想起来六叔的嘱咐,也不会有现在的事情了。
  陆烨把蜡烛递给我,高挺的身子蹲下,从六叔怀里把小邵背到了背上说:“你扶着你六叔。”
  我说:“光线这么暗,你看得到吗?”
  陆烨突然沉默了一下,半天才说:“不用管我,照顾好你六叔。”
  听他这么说,我没有再继续问,扶起我六叔跟着他朝地下室上面走。
  到了上面后,我才看清楚小邵那惊恐的模样。
  从脸到脖子上的皮肉几乎看不到一块好的,像是被野兽撕咬过的一样,身上的衣服也被撕扯的乱七八糟,右手的整只手几乎都没了,血不停的流。
  六叔急忙去后院取了紧急医疗箱,抽出银针在小邵手臂上几个穴位扎了一针,然后撒了点药包裹住。
  “小邵得先送医院,不然今晚上就没命了。”六叔说:“酒酒,你们在家看家,我送小邵去医院。”
  我心里内疚不已,说:“六叔,我陪你去,今天晚上都怪我……”
  话未说完,六叔就摆摆手说:“我早就算到会有这么一劫了,所以再三谨慎让你回来。但是今天晚上情况特殊,如果是你下去,估计情况也不会比小邵好多少。”
  说完,六叔脸色凝重无比:“看来,某些人真是越来越不安稳了!”
  六叔这句话说的莫名其妙,不过他的脾气向来无常,他不想说我也问不出来。
  六叔送小邵去医院后,陆烨还没有要走的迹象。
  我突然想起来,他今天晚上就是为了找我而来,就问道:“你找到有什么事吗?如果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说。”
  陆烨却不理我,走到那个男人面前,用食指跟中指在男人的大动脉处探了探,然后又撕开男人胸前的衣服。
  衣服撕开的那一刻,一个血红的巴掌印出现在男人的胸口处,看着十分的吓人。
  我倒抽了口气,问:“这是什么?”
  陆烨站起身,骨节分明的大手拍了拍说:“活死人的血印。”
作者:九龍 时间:2017-08-23 20:10:53
  MA一下
作者:霓裳精灵 时间:2017-08-23 20:14:07
  撸主加油,可以拍成电视或是电影。
作者:dvianyu 时间:2017-08-23 20:19:40
  同楼上
作者:10月桂花将飘零 时间:2017-08-23 20:22:54
  友情帮顶贴,楼主加油
楼主长策V 时间:2017-08-23 20:24:04

  “活死人的血印?”我头一次听说这么怪的名字,指着地上的男人说:“这个是不是我六叔地下室棺材里面跑出来的尸体?”
  陆烨走到前厅,大爷似的坐在主位,抬腿搭在桌子上说:“给爷先倒杯水过来。”
  我嘴角一阵抽搐。
  陆烨嗯的一声,深邃的眼眸瞥向我,嚣张的说:“怎么?老子一晚上救了你两次喝不起你这杯水?”
  我嘴角抽搐的更加厉害,但还是走过去给他倒了杯水递过去。
  他抿了口水,眉头突然皱了起来,然后目不转定的盯着手里的水杯看,跟要看出一朵花来似得。
  我走过去坐在一旁问:“怎么了?不对口味?”
  应该不会,毕竟我六叔这人特爱装逼,前厅供的茶叶要么的铁观音要么是毛尖,再不济也是碧螺春。
  只要不是不爱喝茶的人,应该都能接受。
  陆烨掀着眼皮朝我看了一眼,灯光下,那双深邃的眼眸莫名的发亮,亮的我心里一颤。
  仔细观察观察,才感觉陆烨五官有点像混血儿,五官跟普通人比着特别的深邃立体。
  不等我打量完他,陆烨突然仰起脖子把手中杯子里的水全喝了,然后自己又倒了一杯抿了一小口。
  这下,他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我问:“到底怎么了?”
  陆烨抬手把杯子里的水全都泼到了地上,然后又递给我说:“你再给我倒杯水。”
  我诧异的看了他一眼,接过杯子倒了杯水递给他。
  他这次有些小心翼翼的把杯子递到嘴边,然后停顿了许久才张口喝了一口。
  喝完后,他怔了一下,然后放下杯子站起身说:“去给我收拾房间,我今晚不走了。”
  这次轮到我怔住了。
  我站起身说:“我家没空房,再说你这身份估计也住不习惯,反正你也没什么事,就回去吧,今晚上辛苦……苦……”
  话未说完,我人已经被他提了起来:“再瞎比比,老子把蛋给你捏碎。”
  我欲哭无泪的捂着裤裆,说:“好,好,我去给你收拾房间,你先放开我。”
  陆烨把车开到了六叔的车库,我问他那具尸体怎么办,陆烨说有银针封着不用管他。
  不过我不太放心,还是冒着被揍的危险让陆烨把尸体搬到仓库里的棺材里面。
  关好店门,陆烨去了我房里洗澡,我把许久没住人的客房收拾了出来。
  等我收拾好客房回到卧室,陆烨已经穿着六叔的衣服躺到了我床上,手里拿着我‘分家’的手机看。
  “好你个靳晨,老子说怎么打电话都打不通,原来是被你故意扣下了电池!”
  “我……”
作者:pdong 时间:2017-08-23 20:26:08
  马克一个,肥了再看
作者:liang_梁 时间:2017-08-23 20:29:22
  友情帮顶贴,楼主加油
作者:ssantino 时间:2017-08-23 20:34:55
  顶起
作者:窐冢洋介 时间:2017-08-23 20:38:09
  打个酱油,楼主快更
作者:行善积德640 时间:2017-08-23 20:38:36

  
楼主长策V 时间:2017-08-23 20:39:19

  我刚准备解释,陆烨就快速把电池装好开了机说:“你个小骗子!别想再骗老子说什么没电了,不然老子打死你!”
  ……好吧,我确实想骗他手机没电来着。
  我打哈哈笑了笑说:“陆同学,你的房间我已经帮你收拾好了,辛苦一晚上了,快去休息吧。”
  陆烨抬手把手机扔给我,掀开我的被子躺了进去说:“自己滚出去别打扰我休息。”
  看着他无赖的样子,我气的简直想抱着炸弹跟他同归于尽。
  这是我家!这是我的房间哎!
  客房的床并不是很舒服,一晚上我睡的不是很安稳,刚睡过去还做了噩梦。
  因为担心小邵跟六叔,早上很早就醒了过来。
  由于衣服都在卧室,我以为像陆烨这样的富二代早上肯定比我还喜欢赖床,所以就像悄悄进去拿了衣服就走。
  没想到刚推开门,就看到陆烨光着脚站在地板上,手中拿着衬衫,身上只穿了件四角裤,脊背宽厚穹劲,腰身紧窄,双腿笔直又紧绷。
  大早上看着这么火辣的一幕,真特么的想犯罪。
  我咽了口口水,屏住呼吸准备关上门离开,还没付诸行动就听到陆烨说:“想拿衣服就滚进来。”
  我尴尬的揉了揉头发,目不斜视的进去:“哦……你起的这么早啊。”
  陆烨哼了一声没有理我,我拿着衣服准备出去,他突然开口说:“给我做点早餐。”
  我说:“我不会做饭。”
  这话没说话,我确实不会做饭,从小到大都是六叔来,记得十二岁那年,六叔生日,我问老谢男人生日要送什么礼物,老谢说让我做顿饭给六叔。
  结果那天,差点没把厨房给弄炸,做成的咖喱还被六叔当成我故意恶作剧弄的屎……然后挨了顿揍。
  陆烨回头朝我竖起眉头,我立刻回答:“我还要去医院看小邵跟六叔,真的没空。”
  昨天晚上的事情陆烨知道,小邵的伤势确实很重,于是就没再要求我。
  没等我去医院,六叔就自己回来了,整个人看着有点萎靡。
作者:终于有一天感动你 时间:2017-08-23 20:41:23
  天,赶上直播了,好激动!
作者:jsdfdxj 时间:2017-08-23 20:44:37
  顶两下,楼主快更
作者:啦啦10 时间:2017-08-23 20:50:10
  记号
楼主长策V 时间:2017-08-23 20:54:34

  “六叔,小邵怎么样了?”我倒了杯水给六叔说。
  六叔接过水杯说:“人救回来了,手估计保不住了。”
  我攥紧衣摆,心里难受的厉害。
  小邵比我年纪还小,平常做事也全心全意,平白无故遭了这样的罪。
  六叔抬眼看了我一眼说:“你不用内疚,昨天晚上是有人故意算计,虽然小邵出事了我心里不好受,但如果昨天晚上出事的是你,六叔就是当场死在那也没法赎罪。”
  说完,六叔又看了看我又看向陆烨问:“昨天晚上的死尸你们弄哪了?”
  我说:“在仓库里面的棺材里。”
  六叔搁下杯子起身:“我去检查检查。”
  “不用去看了。”陆烨在一旁说:“尸体的胸前有活死人血印,促发他们集体尸变的应该就是这个原因。”
  活死人血印……
  六叔脸色微变,整个人变得凝重许多。
  陆烨又道:“您那小徒弟估计也中了尸毒了,就算被抢救回来,估计也活不长。”
  “什么?!”我惊道:“这世上真的有尸毒?!”
  陆烨瞥了我一眼,说:“不光有,昨天晚上掐着你脖子那个全身都是尸毒,如果昨天你被他咬了,同样活不成。”
  听完陆烨的话,我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
  昨天晚上那人几乎全身上下全都是尸斑,还有那双眼睛,实在是吓人。
  我朝六叔道:“六叔,如果小邵真的中了师傅怎么办?”
  六叔拧着眉头又坐回椅子里,沉默良久才说:“等小邵病情稳住,我带他去趟妙境禅师那,你暂时先跟你同学回学校。”
  我担心道:“昨天晚上你不是去帮大叔伯的儿子结冥婚了吗?事情怎样了?”
  六叔站起身说:“结不成了,你大叔伯被人举报,尸体已经被人家家人追走了。”
  说完,六叔扫了我一眼说:“酒酒,你过来。”
  我迟疑的看了六叔一眼,走了过去。
  “把右手伸过来。”
  “六叔怎么……啊……!疼!”
  六叔大拇指轻轻在我虎口捏了一下,登时身上所有的关节都像是被人钻了个洞一样,胃里也一阵翻滚。
  六叔眉头皱的越发的紧,抬眼看着我的脸说:“第几天了?”
  我愣了一下问:“什么?”
作者:特摄影像工作室 时间:2017-08-23 20:56:38
  每日一顶,浑身舒坦
作者:sure2000 时间:2017-08-23 20:59:52
  感觉今天又要熬夜了
作者:拥有无求 时间:2017-08-23 21:05:25
  楼主快更,求爆发
作者:ld0001 时间:2017-08-23 21:08:39
  顶起,写的不错
楼主长策V 时间:2017-08-23 21:09:49

  “被鬼缠身第几天了?”
  “啊?”我迅速明白过来六叔的意思,忙说:“就前天晚上跟昨天晚上两个晚上,六叔,我还看到……”
  话还未说完,陆烨就突然出声打断说:“班里组织旅游,靳晨因为肚子饿不小心吃了祭祀给死人的饭,得罪了那鬼才被缠身的,昨天晚上我来就是为了告诉她不要乱吃东西的,没想到她还是吃了。”
  说完,他黑漆漆的双眸朝我瞟过来,眼底是赤裸裸的威胁与暗示。
  陆烨的话成功转移六叔的关注点,六叔冲我怒道:“你这丫……的!六叔平常嘱咐你的那些禁忌你都当耳旁风了是不是?!”
  我哭丧着脸,咬碎牙,心里把陆烨诅咒一千次:“六叔我错了……”
  六叔松开我的手,灌了口水说:“真是没有一件事让老子省心的。”
  “六叔,我会死吗?”我问。
  六叔叹了口气说:“幸好让你回来了,不然过了七天,就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你。”
  六叔说:“你吃的死人饭跟别的不同,看你现在的面相,应该是被怨鬼缠身。她本来就死的憋屈,好不容易被人要送走了你又吃了她的饭,估计她是想带你一起走。”
  我打了个冷颤,想到那小女孩的样子就觉得吓人,不过昨天晚上那女鬼已经被那老婆婆收了,应该不会再来找我麻烦了吧。
  不等我想完,六叔就问:“你现在是不是吃不下饭?”
  我点点头:“昨天吃了一口全吐了。”
  “这就对了。”六叔说:“吃了鬼的东西,整个人也有半个身子踏入了阴间,所以吃阳间的饭会恶心,吃烧给死人的就没事。”
  我冷汗直冒,如果照这个形式来,就算我不被女鬼缠身也会被活活的饿死。
  “但是如果一直吃死人的东西,七天之后,你整个人的精气就全部被败尽,最后枯竭而死,就是死了也是个没出息的饿死鬼。”
  “六叔,你别吓我了……到底要怎么办?”
  “好办。”
  六叔转身走到偏厅,不知道进去干什么去了,陆烨翘着二郎腿坐在那斜了我一眼说:“你六叔有点本事。”
  提到他我就来气,昨天晚上那老婆婆的话为什么不让我给六叔说?
  陆烨似乎看透了我的想法,悠悠道:“你要是还想继续上学嘴巴就闭紧,不然别怪我没警告你。”
作者:looyoo_010 时间:2017-08-23 21:11:53
  楼主为了看你的书我饭都不做了,今天顶着黑眼圈上班
作者:88493276 时间:2017-08-23 21:15:07
  楼主快点更啊,今天的都看完啦
作者:有心人来了 时间:2017-08-23 21:20:41
  h这个故事不错!
作者:zhanjiajia 时间:2017-08-23 21:23:55
  先顶再看是个好习惯
楼主长策V 时间:2017-08-23 21:25:05

  我攥紧拳头,有些生气的冲他道:“陆烨,虽然我打不过你,可你也不能拿我的命开玩笑!”
  “老子说拿你的命开玩笑了吗?”他看着我,语气异常的狂放:“老子要的人,就是阎王爷来了也带不走。放心吧,你死不了。”
  没一会儿,六叔拿了一个用黄纸包裹住的东西从偏厅出来。
  “酒酒,把这个贴身带着,除了洗澡其他时间都不要拿下来。”
  我接过黄纸包看了看,三角形状,不太大,比较容易携带。
  “就这样就好了吗?”我问。
  六叔坐在一旁说:“你回到学校后,买点贡品去到你拿死人饭的地方,晚上十二点的时候烧给她,连烧七天。等会儿回学校的时候,六叔给你包点香火灰,每天洗澡的时候,你撒进去一点,泡足两个时辰再出来。七天后,如果她还来纠缠你,你就给我打电话,六叔亲自收了她。至于吃饭,这几天尽量吃流质的食物。”
  听到这么麻烦,我差点就忍不住把女鬼已经被那老婆婆收走的事情说出来了,一想到陆烨的话就又忍了下来。
  嘱咐完,六叔催促我赶紧跟陆烨一起回学校,说他要先跟朋友联系一下尸体的事情,实在不行还要找赶尸人帮他去找回,不然被人控制了后果不堪设想。
  这个时候,我才知道,昨天晚上,地下室的尸体全都尸变逃跑了,只剩下那一个,被六叔及时回来给控制住了。
  六叔说,这次的事情是有人预谋好的,因为地下室的尸体,只有我跟六叔还有小邵知道,当初告诉小邵,也只是为了怕他误事。
  而且,再过几个月,那些拉尸体的客人就要来了,尸体丢了非同小可。
  不知道为什么,听六叔这么说,我突然就想起来昨天回来时,在店里看到的那个黑眼珠非常小的中年男人了。
  总觉得这事应该跟他有关系。
  经过昨天晚上的事情,六叔似乎对陆烨挺看好的,送我跟陆烨走的时候,不停的嘱咐陆烨对我多多照顾。
  陆烨人模狗样的点头说他会的,估计是一定会揍死我吧?
  正当陆烨准备发动车走的时候,六叔突然说等一下,他去取个东西。
  没一会儿,六叔气喘吁吁的从家里跑出来,手里拎着一个加强版鸟笼,而鸟笼里面窝的正是小白!
作者:话多没人爱 时间:2017-08-23 21:27:08
  昨天为了看帖,熬夜了,楼主早点更撒!!
作者:85208520 时间:2017-08-23 21:30:22
  楼主你终于回来了啊!还以为你断了!
作者:燕舞狂澜 时间:2017-08-23 21:35:56
  哦有,失踪人口回归啊。妈个鸡,好棒的书,要不要鼎力支持
作者:kjcaibo 时间:2017-08-23 21:39:10
  好看是好看,就是看后后背凉嗖嗖的害怕
楼主长策V 时间:2017-08-23 21:40:20

  小白整个蛇毫无生气的趴在那,蔫蔫的,通身的白色也有点发灰。
  “小白!”我忙推开车门下车接过去,忍不住抱怨:“六叔你怎么这样!不就吃你一只鸟吗?你怎么能把小白虐待成这个样子!”
  “什么叫不就一只鸟?那是老子辛辛苦苦花了一两千大洋买的!”
  “好了好了,知道你有钱,我走了,你自己保重。”
  “小没良心的。”
  我抱着鸟笼子上车,陆烨整个人明显都有点紧张,握着方向盘的手青筋都蹦了起来。
  我刚准备把小白放出来放松放松身子,陆烨就冷飕飕的说:“放出来,我就连你也一起扔下去。”
  “——!”
  一晚上没睡好,又加上晕车,一路上我都抱着小白处在昏睡的状态。
  路过服务区,陆烨粗鲁的把我推醒,问我要不要上厕所,我其实很想去,但还是忍住说太困了不想去。
  等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陆烨的车刚好停下。
  可当我看到眼前的景象的时候忍不住惊了一下,问:“这里是哪里?我们不是要回学校吗?”
  “下车!”
  眼前,高大的古罗马风格建筑的别墅氤氲在枝叶茂密的树荫下,别墅的院子与道路两旁的梧桐树粗壮的吓人。
  现在已经是十一月份的天气了,其他道路两旁的梧桐树叶其实已经落的差不多了,但这里的却十分的诡异茂盛。
  我心里莫名的升起一抹不安,而沉默了一路都没开口的小白突然扬起蛇头朝车窗外看了一眼,然后发出只有我能听懂的蛇信子的声音。
  “酒酒,小心点,这里有点不对劲。”
  我抱紧笼子,点了点头。
  这时,陆烨已经绕过来拉开副驾驶座的车门,拽着我的胳膊把我扯了下去。
  我还是忍不住问了一遍:“陆烨,不是要回学校吗?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
  陆烨松开手,双手揣在裤子口袋里走在前面:“放心,不是要你的命。”
  我当然相信他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杀了我,可做点其他的总还是可以的吧?
  我磨磨蹭蹭的跟着他走到门口,没见到陆烨敲门屋子里的门就被打开了。
  一个管家模样的中年男人毕恭毕敬的朝陆烨鞠了一躬:“二少,您回来了。”
  陆烨敷衍的嗯了一声,没有转身,伸手拽着我的手腕扯着我朝里面走。
  这个时候,我微微感觉到陆烨的手有点凉,不同于人的正常体温的凉。
我要评论
作者:wuli139 时间:2017-08-23 21:42:24
  虽然些许毒点,但是在灵异类算拔尖的了
作者:BAI0527BAI 时间:2017-08-23 21:45:38
  不着急慢慢写,我一点都不想看,一点都不想看……你难道看不出来我在催更吗!!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11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