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诡异的群居民族,传承数千年守护秦始皇陵

楼主:七月守门人 时间:2017-08-25 15:11:42 点击:201218 回复:89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9 下页  到页 
  我叫王铮,今年二十八岁。
  年轻的时候,我当过兵、打过仗,现在退役回家,在清水塘经营着祖传的古董店。
  说起古董,那可不是吹的!我说它是唐初的,就绝对不会是隋末的。
  可以这样讲,咱还从来没看走眼过。
  这就象从我的枪口里射出去的子弹,从来都没有脱过靶。要不是这样,特种部队的战友也不会把咱叫做鹰眼了。
  这天外面下着雨,我一个人在店里。
  百无聊赖之际,我找了本有关古董的杂志随意地翻看着。别看咱是鉴宝的高手,可这些杂志上面偶尔也会有些好东西出现。咱做古董这一行的,信息可是最重要的。
  就在这时,店里的电话却响了起来。
  我见上面显示的是麦建国的号码,就大大咧咧得将它接了起来,“喂!老麦啊,这大下雨天的,你也不消停?难不成你又跑到荒山野岭的刨地去了?”
  “刨个屁地!盗墓那种勾当,咱可不干。”
  我听得出来,麦建国是吐着唾沫反驳的。他约莫能有四十六、七岁的年纪,为人有些呆板,性格却还温和。他最让人眼热的地方,就是他的好运气。
  打个比方吧!马路上有坨黄灿灿的东西,这要是别人看到就是一坨儿粑粑,而他看到就可能是块儿金子。
  按着这老小子的习惯,这么说就表示手上又有好货了。
  当然,我说麦建国盗墓的确是挤兑他。
  这老小子有钱,也很喜欢收藏古董。之前,他在我的店里就没少淘换好东西。
  时间久了,我俩也就混得熟了。
  后来,不知他从哪里打听到我当过兵,又发现我对古董拿捏得准,就更愿意跟我接近了。
  实际上,我有个秘密一直没跟外人说。
楼主发言:562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楼主七月守门人 时间:2017-08-25 15:13:52
  除了古玩店的小老板之外,我还有个鲜为人知的身份,就是秦始皇陵护陵人大首领的后裔。
  掘骊山三百余里,以不亚于修建万里长城的气魄,修建的那座千古第一皇陵,世代由八大护陵家族负责守卫。
  如今这八大家族的后人却散落各处,而护陵人大首领的后裔也只剩下了我一个。
  这个身份曾经给我带来了许多困扰。
  小时候,别的同学写完作业看动画片时,我却要接受老老爸的“护陵教育”。
  直到现在,我还记得当老师让我说出自己的理想时,不谙世事的我一脸豪气地说:“我要挖秦始皇陵,把里面的东西全都上交给国家。谁爱守护皇陵谁去守,我不玩儿了!凭什么发一代人的钱,就让我们世代给这个封建余孽义务打工?”
  同学的哄笑声和老师诧异的眼神让我刻骨难忘。
  这件事的结局以我挨了一顿竹板炖肉而告终。可它却为我的童年留下了严重的阴影,让我抗拒这份责任的想法更加坚定。
  这个秘密深埋在我心里,就算很早以前就跟着我老爸的老掌柜席蒙也不知情。
  麦建国在电话里嘚吧嘚吧地说了一通后,果然告诉我,“兄弟,我前些时候从乡下收了一面镜子上来。单看这镜子的做工、花纹,那可就别致得很。你不过来帮我瞅瞅?”
  “镜子?玻璃的吧?”
  “你小子咋说话呢?琉璃的!这可是正宗的七彩琉璃。”麦建国忙不迭地反驳。别看我看不到他的脸,却能想象到他在电话那边一定是唾沫星子横飞的模样。
  “哎呀!老兄,你也知道玻璃镜子不是古董了?成,我这就到你那里去看看。”我拖着长腔应下了麦建国的话。我俩都这么熟了,当然得去帮他这个忙。
  再说了,古董行有古董行的规矩!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菜鸟玩家 时间:2017-08-25 15:17:03
  还不错,顶
我要评论
楼主七月守门人 时间:2017-08-25 15:18:37
  就算关系再好,我跑这趟腿儿,他也要分些油水出来。不光如此,他拿出来的古董越值钱,我分到的油水也就越多。按着外行人的说法,这就叫古董鉴定费。
  对我而言,这可是无本万利的买卖,我当然没有理由不去干。
  麦建国的家在清水塘中学的宿舍区里。
  据说,他曾是清水塘中学的教导主任,后来因为某些不便告人的原因从那里离职了。不过,他的老婆吕萍依然在清水塘中学教书。
  “嫂子好!”我一进门,就大声招呼。
  麦建国的老婆吕萍比他小很多,可是个大美人,这在整个清水塘都是出名的。别看清水塘地方不大,可是出美女啊!
  别的不说,就说非诚勿扰吧!
  这节目在全国收视率都很高,可到了清水塘就不行。为什么?看它真不如上街看美女啊。
  吕萍面带着笑容将我请到了客厅里面。
  我一进门,就感到麦建国的家里有股子诡异的味道,可一时又说不出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
  “老王,你来了!”
  虽然麦建国比我大了不少,可出于尊重,他依然喊我一个老字。只是,随着这话出口,我却听到一连串的咳嗽。
  我寻着声音,目光向着卧室那边看去。
  麦建国一边咳嗽着,一边从卧室里走出来,身上隐约萦绕着一层瘴气。看到它,我的眉头当时就微皱了起来。这东西根本就不应该出现在活人住的地方,它出现的地方应该是……坟冢。
楼主七月守门人 时间:2017-08-25 15:22:48
  不过,有些话我不方便直接跟麦建国去讲的。
  这里毕竟是麦建国的家,我总不好说,兄弟、你在棺材里面睡得挺好的?
  “哈哈!老哥,你这气色、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事啊?”
  “咳咳,不瞒你说!我老娘前些时候病了,这可把我折腾得够呛。”麦建国说着指了指沙发,示意我坐下。
  我冲着麦建国礼貌的一笑,便转身向沙发走去,在看到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瘴气后,我心里就存了几分提防。
  果不其然,就在我迈腿的瞬间,一股青烟从地上涌起,想要缠住我的脚。
  好在咱不光是护陵人之后,还是当过兵的人。
  我的双肩一晃,重心迅速转移到另一只脚上,正要被缠住的脚轻快地一提,就越过了青烟,一屁股坐进沙发里。
  只是,我的屁股还没坐稳,惊叫声就从茶几对面传来。
  我抬头一看,吕萍整个人正冲着茶几摔下来。
  这茶几是玻璃的,这要是摔正了,可不是什么小事情,我来不及多想,连忙纵身起来,赶在吕萍撞上茶几的前一刻,稳稳地把她托住了。
  “嫂子,你这是怎么了?”
  “我,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莫名其妙摔倒,明明没东西啊?”吕萍一脸疑惑地看着地面,目光在自己的脚边上转了好几圈,不过什么都没有发现。
  她跟我不同,只是一个普通人,根本看不到那股作祟的诡异青烟。
  “你看你!真是越老越没用了。幸亏老王当过兵,要不你还不把人家撞出个好歹来?”麦建国少不了要指责上几句。
我要评论
作者:灰色小筑 时间:2017-08-25 15:23:49
  好看
楼主七月守门人 时间:2017-08-25 15:26:57
  “哈哈!老哥,这才到哪儿呢?嫂子不小心摔跤,做兄弟的扶一把还不应该?”我这么说着,自然而然的把手从吕萍的肩膀上挪开。
  我挪了挪脚,重新坐回沙发,目光则警惕地观察着四周的动静,看这股诡异青烟的架势,似乎并不怎么欢迎我的到来。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轻微的振动引起了我的注意,我不动声色的拿眼角瞥去,正看到那股不死心的青烟绕着茶几上的水果刀转了几圈,就整个没入刀身内。
  “老王啊,真不好意思!刚才把你吓到了吧?你看,这大下雨天的,我还把你找来,让你帮我鉴宝。要是你在我这里再受了惊吓,那我可吃罪不起啊。”
  麦建国完全没注意到水果刀的异常,还拉着我说话。
  我不露声色地冲麦建国笑笑,右手从腿上微微抬起。
  水果刀透着青色,悄然无声地从茶几上立了起来,刀头还来回摆动了一下,似乎在调整方向。
  很快,刀子口就对准了坐在沙发上的我,没有片刻的停留,寒光一闪,“嗖”的一声,就冲着我的心脏位置径直刺了过来。
  不过我早有准备,伸出两个手指,“咔嚓”一下轻松地夹住了刀身。
  正在和我说话的麦建国看到水果刀突然跑到我的手上,脸上当即露出错愕的表情。
  “老哥,我的身手还不错吧?你放心,我不会受到惊吓的。你赶紧把宝贝拿出来吧?我在这里都等不及了。”我笑着拿着水果刀把玩了一下,随手将它扎到了一个苹果上。
  可令人尴尬得是,一股泛黄的液体却从苹果中流淌了出来。
  麦建国看到后,有些发窘:“天热,水果爱坏。老王,你等我一会,我这就去把古镜拿来给你看看。”
  我没去反诘麦建国的话,将水果刀放回到茶几上。
我要评论
作者:xxnxxn 时间:2017-08-25 15:29:52
  来捧场
我要评论
楼主七月守门人 时间:2017-08-25 15:34:26
  只是那苹果上的黄水,怎么看怎么像是从尸体中流出来的尸液一样,甚至还隐隐散发出一股难闻的臭味。
  看着麦建国走进卧室,我一边留意着水果刀的动静,一边努力地回忆着儿时学过的那些符咒的模样,伸手在茶几上画了起来。
  别看我这符画的不怎么美观,但这可我死去的老爸传授的护身之法。
  这件事说来有些惭愧!别看我是护陵人的大首领,可我父母过世得早,再加上儿时的叛逆,我虽然被强塞了不少理论知识,却从来没有实践过。就这护身的定魂符,还是当年因为一些事情经历,我才记在了脑袋里。
  不过还别说,这定魂符刚现出些雏形,躲在水果刀里的青烟立马消停了许多。
  “王铮兄弟,你抽烟吗?”就在这时,吕萍从厨房里探出半个身子问道,手上还拿着一个烟灰缸。
  我知道麦建国并没有抽烟的癖好,而吕萍也很厌恶别人在她的家里抽烟。
  现在她这样问,多半是在为方才的事情感到歉疚,这不,连烟灰缸都找出来了。咱毕竟是当兵出身,在军队里面待过的人,能有几个是不抽烟的?
  只是,我正在集中精神画着这不怎么熟悉的定魂符,怎好去回应她的问话?
  吕萍见过我没有回答,就误以为我默认了她的提议,拿着烟灰缸就走了过来。
  就在我分心的片刻,那股刚刚被压制住的青烟猛地从水果刀中飞蹿出来,一头撞在房梁上,随即就冲着吕萍直射过去。
  我觉察到烟气的异动,连忙冲着吕萍叫喊:“嫂子,小心!”
  我的反应虽快,可还是慢了一步。
我要评论
楼主七月守门人 时间:2017-08-25 15:34:57
  不等我的话音落地,青烟就径直撞到了烟灰缸上。随着咔嚓一声脆响,烟灰缸从吕萍手里滑落,裂成了数块,碎片从半空中掉落,锋利的边缘顿时划伤了吕萍的脚背。
  随着殷红的鲜血从吕萍脚背的伤口处汩汩流出,我似乎觉得,房间里面又阴冷了几分。

  “老婆,出啥事了?”
  麦建国拿着一个红布口袋从卧室走了出来,脸上有些焦急,他显然听到了吕萍方才发出的那声惨叫。
  别看麦建国有时候嘴上喜欢冲他老婆嚷嚷,骨子里其实疼爱得很,毕竟是老夫少妻嘛。
  “没事儿!我想招呼王铮兄弟抽烟,没想到烟灰缸突然碎了,把脚给划伤了。”吕萍颇有些愧疚地回答。她不知道是青烟作祟,还以为是自己手滑,不小心砸了老麦的心爱之物。
  “烟灰缸?”
  麦建国一个箭步冲到这边,一看满地的碎片,俩眼珠子顿时瞪得老大。
  “老哥,你喊什么?你那个宝贝烟灰缸是个赝品,我早就跟你说过了,现在你总该信了吧?”
  我看到麦建国一脸心疼的模样,便在一旁笑着调侃道。
  “砸、砸得好!”
我要评论
作者:windstvxq 时间:2017-08-25 15:36:07
  好看
作者:sunny209 时间:2017-08-25 16:17:19
  没了?
作者:hlp_780319 时间:2017-08-25 16:28:08
  待更
作者:ezd9j7yhelp88 时间:2017-08-25 20:57:53
  看评论感觉不错,准备入坑
作者:昔日能否重来 时间:2017-08-25 21:28:23
  在看,先留个名
作者:tenacy1984 时间:2017-08-25 21:32:32
  感觉故事还会更加精彩
作者:万年潜水员 时间:2017-08-25 21:47:47
  怎么不更新了
作者:素影寒 时间:2017-08-25 21:58:53
  希望节奏能快点,有点慢了
作者:yanjiuwang 时间:2017-08-25 22:03:02
  作者,读者喊你更新了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9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