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路口的亡灵》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恐怖故事,还记得你那里的么

楼主:拉车的兔子 时间:2017-08-31 01:20:37 点击:124518 回复:87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8 下页  到页 
  序幕


  每个城市都有属于自己的恐怖故事,比如革安。如果九十年代你在那里生活过,肯定有听说那个烂尾楼的传闻……
  不知从何时起,烂尾楼像一块块恶心的疮癣,突兀地冒出了城市的地表。锈迹斑斑的钢筋、残破不全的砖块、陈年积压的臭水,这些无一不让人厌恶,可却成了孩子们的冒险乐园。
  “你要是怕就别进去!”胖子很不耐烦,朝有点退缩的平头嚷嚷。
  面前是栋只建了两层半的烂尾楼,在朦胧的夜雾里像是一条巨大的怪船,而胖子吼完就跳上了甲板。“你才怕呢。”平头嘴硬地跟了上去。两个孩子下午就回了到市区,本该直接回家的他们,却骗家里说夏令营明天才会结束,这一切都是为了此刻的“胆量计划”——要是能在闹鬼的楼里住上一晚,一定会被学校里的人崇拜死的。

打赏

17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300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拉车的兔子 时间:2017-08-31 01:21:59
  进楼的一瞬间,小平头感觉浑身就是一凉,吓得他赶紧追上了几步外的胖子。胖子手里的打火机是他们唯一的光源,策划了两个月却忘了带手电筒,打火机还是在刚才打发时间的录像厅里买的。几百平米的空旷楼层里,几根水泥立柱影影绰绰地站着,东边和中央都有楼梯,连接着通往上一层的正方形出口。
  打火机的光亮照不太远,胖子不断地向四下张望,生怕几米外的模糊世界里突然蹿出什么。平头更是心神不宁,因为脚下沙石被踩压的声音,让他感觉这里仿佛还有第三个人。
楼主拉车的兔子 时间:2017-08-31 01:22:53
  到了中央的楼梯前,平头突然戳了胖子一下。胖子身子一抖,随着他的闷哼,手里的光亮也消失了。“你傻啊!”胖子哑着嗓子低吼,“打火机把我手烫了。”
  “你听见没?”盛夏夜,平头的声音却冷得打颤,“那是啥声……”
  胖子的大拇指刚刚叩上打火机的转轮,但再也不敢用力,他也听见空气里飘荡着女人的呢喃。声音搔得胖子的背很痒,像有虫子在爬。用手抓了一把,却都是冰凉的汗水。
  “别过去。”平头一把抓住了向前走的胖子,声音是在东侧楼梯那里传过来的,“咱们走吧。”平头的声音已带了哭腔。
  “我过去看看,你在这儿等我。”胖子甩开平头的手,咽了口吐沫,口水滚下喉咙的声音大得能在楼层里回响。
楼主拉车的兔子 时间:2017-08-31 01:24:26
  两个楼梯的距离并不远,可却像走着悬空的索桥,每一步都踩在胃里那么难受。一步,两步,三步……胖子的身体突然僵住,大张着嘴,无声地吞吐空气。他已到了楼梯前,但声音却消失了!安静得像从未出现过,胖子一动也不敢动,也没注意到悄悄跟上来的平头,所以余光扫到身边的人影把他吓了一跳。然后,那声音又出现了。
  这次听得清楚,是从上面传下来的,但不是在二楼,而是楼顶,女人在说着什么事。平头手腕上的夜光表上显示着时间:0点27。多年后,当警察再问起这件事,他们仍不确定之后听见的、看见的都是真实的,也不清楚自己为何要走上了那条残破的楼梯。楼梯很陡,而且两侧没有扶手,有些地方是镂空的,扭曲的钢筋张牙舞爪地拱出来,像是妖怪的触手在脚底生硬地抚摸。每次踩到钢筋,平头都感觉自己要憋不住尿了。
楼主拉车的兔子 时间:2017-08-31 01:25:23
  二楼就像一楼的复制品,唯一的不同是,上面的出口可以看得见天。但没了月亮,天也是黑的。北侧窗外,离着几十米的路灯是全世界唯一的光亮,胖子突然想到了评书里讲的守魂灯,不禁打了个寒颤,不敢再看。在二楼的楼梯上,那个声音变得愈加清晰——
  “我好痛啊!为什么是我?为什么!”女人的声音猛地大起来,吓得胖子腿一软,差点没在楼梯上栽下去,用力挥舞双手才保持住了平衡,惊魂未定的他却发现有点不对劲。平头呢!?
楼主拉车的兔子 时间:2017-08-31 01:26:19
  回头看去,漂浮在黑暗里的楼梯上,只有自己!平头什么时候不见的?刚刚他还拉着自己的袖子啊!惊慌的胖子一屁股坐在了台阶上。
  咔!声音清脆又细微,胖子急得想哭,因为——啪!砖块摔碎的声音简直震耳欲聋。台阶里松动的砖被他坐得掉了下去!楼顶的话语声戛然而止。“完了!”胖子情不自禁地说出了口。
楼主拉车的兔子 时间:2017-08-31 01:28:12
  中了魔一样,胖子慢慢举起僵硬的手臂,嚓!嚓!火苗像受惊了一样,从他的手中猛然跃起。如同被生硬减掉某段剧情的电影,头上的方形出口中,突兀地多出了一张脸。一张小女孩的脸,正死死地盯着胖子。突然,她张大了嘴,让整张脸就像被咬掉了一块的苹果。
楼主拉车的兔子 时间:2017-08-31 01:28:56
  啊!
  刺耳的嚎叫在她的口中响起,但是,怎么会是一个成年女人的声音!难道……一直说话的人就是她!?
楼主拉车的兔子 时间:2017-08-31 01:29:49
  胖子记不清自己是怎么逃出那栋烂尾楼的,他只是疯狂地叫着平头,疯狂地跑。不知跑了多久,当他停下来,再转头看时,身后的烂尾楼已在雾中影影绰绰,离得很远了。这时他才发现,自己正站在一个十字路口上,而平头,真的不见了……
楼主拉车的兔子 时间:2017-08-31 01:32:12
  八年后,改革开放的红利终于派发到了这座小城市,高速发展的时代来临了。挖掘机不停地在老城的脸上动着大型手术,一切都在发生着改变,包括那栋闹鬼的烂尾楼。
  十三年后,老城消失了,被一座新城所取代。但,老城里的记忆呢?
我要评论
楼主拉车的兔子 时间:2017-08-31 11:25:13
  第一章 冬至

  1.灰烬

  冬日无风,但天气冷得像是把云都冻住了。
  秦天一路上都在寻找卖煎饼果子的,可这平日里到处都是的摊子,现在却一个也见不到。烦躁的他在车里自言自语地骂:创城创城,都他妈是扯犊子糊弄鬼。革安在创建文明城市,正好近几天有省领导下来检查工作,城管们就加班加点把城里的小摊贩们撵了个鸡飞狗跳。
  今儿是周六,本不该秦天值班。头天晚上上网斗地主玩得太晚,他一口气睡到下午,直到被局里的电话吵醒。然后他就急三
  在园林路的一个小街口里,他终于发现了一个煎饼摊。这里已离着案发现场不远了,抬眼就能看得见那栋楼。他把他的破吉普在路边停好,下了车。
楼主拉车的兔子 时间:2017-08-31 11:28:27
  “俩鸡蛋一个肠,多放香菜多加辣。”秦天边掏钱边跟煎饼摊的老板说。
  煎饼摊老板瞄了眼秦天身后的警车,手上摊着煎饼,嘴上好事儿地问:“那边咋啦?出啥事儿了?”同时头向西边摆了摆。
  秦天瘪了瘪嘴,耐着性子说:“你没看我也是刚到吗?快点给我做吧,我这急着呢。”他搓着手,天气太冷了。
  “不说就不说呗,嘚瑟啥啊……”老板有点不乐意,小声嘟囔。秦天全当没听见,他现在可没工夫去理这些鸡毛蒜皮的事儿。正赶上省里领导下来检查时出了人命案,虽然还没定性是否为刑事案,可他还是感到压力大山。但更重要的是,他之前听先赶到的同事描述,这案子离奇的很——一个人在自己家里被烧成了灰烬。
楼主拉车的兔子 时间:2017-08-31 11:30:53
  没错,说是连骨头渣都没剩,完全烧成了灰!
  秦天也很难相信这是真的。尤其是,事发的房间却并没有失火。
楼主拉车的兔子 时间:2017-08-31 11:33:48
  案发现场在一栋10层的老式楼房里,很明显的上世纪90年代的建筑风格。六单元的楼门前停了四辆警车,其中有一辆是旅行车,秦天把他的吉普停在了旅行车的后面。他没急着下去,而从副驾驶的座位上拿起刚才买的煎饼吃了起来。都已经到了,上楼也不急在一时。不过旅行车里倒是出来了一个人,他走到秦天的车旁,用手挡着阳光,眼睛贴着玻璃往里面瞄。
  秦天见状摇下车窗,喝道:“看啥!”他吐字不清,因为嘴里一口煎饼还没咽下去。
楼主拉车的兔子 时间:2017-08-31 11:37:52
  “我寻思您来咋不下车呢,就过来瞅瞅呗。”
  “我吃完再上去。”秦天终于咽下去了,清了清喉咙,问:“你们车里几个人?”
  “算我,三个。沈果果也在,还有报案人。”
  “报案人谁啊?”
  “死者还没确定身份,但案发现场就是报案人的家。她家三口人,儿子在医院,老公联系不上。所以目前推测死的就是她老公。”
楼主拉车的兔子 时间:2017-08-31 11:55:45
  “孩子受伤了?”
  “没,她儿子一直住院来着,身体不好。”
  “哦。”秦天三口两口快速解决了煎饼,又拿出水瓶喝了口水,然后开门下车。“你和沈果果好好陪着报案人吧,她应该情绪波动很大吧?你们要安抚好。我先去现场看看。几楼?”
  “六楼,605。”
楼主拉车的兔子 时间:2017-08-31 13:46:33
  下了车的秦天向四下看了看。天气冷,他在车里就注意到了没有人围观,但现在他发现楼上和对面楼的各个窗户里,倒有不少张脸在观望。他向楼门里走去。虽说是上世纪的老式建筑,可也有电梯,但是已经坏了,电都没通。又向棚顶看了一圈——看来是没有监控可以调了,他想。转弯到后面是楼梯,他拾阶而上。
  楼道里从四层开始就有人聚集,都是看热闹的邻居,三三两两地在议论着楼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605的门口拉着隔离带,还有几个警察在门外徘徊,偶尔互相小声说着话。大家见到秦天上来都赶紧打招呼。秦天摆手示意不要喧闹,又指了指屋里:“里面什么情况了?”
  “萧主任带人在里面呢。”警察中的一个回答。
  秦天点点头,挑起隔离带钻了进去。
楼主拉车的兔子 时间:2017-08-31 14:00:00
  萧鸣风跟秦天同年,生日只小一个月,已经做了快十年的鉴定工作,经验丰富技术老道。他听见门口有人进来,回头去看,看见是秦天点头打招呼:“来啦。”说着话起身。他已经蹲了好久,起来时才发现脚麻了,身子不由得一晃,不由得在地上使劲跺了跺脚。“大概情况了解了吧?那里是起火点。”他给秦天指着。
  屋子不大,小格局的两室一厅,阳台就是厨房。客厅与阳台的隔断墙上有扇窗户,旁边是门。门和窗户上的玻璃都很脏。客厅东南犄角明显被烧烤过,本是白色的墙体上有一大片黑乎乎印记,周围还泛着暗黄。贴墙靠着个半人高的铁架子,秃愣愣的,看形状之前应该是把椅子。萧鸣风手指的位置就是那儿。
我要评论
作者:水静月O 时间:2017-08-31 17:11:59
  楼主又开始写书了,先做个记号!
我要评论
作者:念鱼玄机 时间:2017-09-01 08:12:33
  顶顶
作者:念鱼玄机 时间:2017-09-01 08:14:06
  ????????
我要评论
作者:fieldwithbirds 时间:2017-09-01 11:50:28
  顶顶
作者:冥月倾城 时间:2017-09-01 15:38:08
  这次是灵异啊,期待下文
楼主拉车的兔子 时间:2017-09-02 01:09:09
  满屋子都是淡淡的烤猪蹄的气味。这是秦天进来之后的第一感觉。
  “真烧得一点不剩?”秦天看着那“椅子”下面的一滩灰烬,还是难以置信,“能确定是人?”
  萧鸣风点点头,说:“彻底烧没了,但也不是啥都没剩下。我刚才找到一小截几乎碳化了的小指骨,肯定是人类的,只是能不能做DNA鉴定现在不清楚。具体还得等回局里做进一步鉴定才知道。”
  “屋里都没起火,咋还能把人烧成这样呢?”
  “是自燃,而且周围没什么易燃的物件,所以没有引起火灾。烧掉的只有那把椅子。”
  “自燃?”秦天想起之前在小外甥的科普读物上看到的东西,“未解之谜?”
楼主拉车的兔子 时间:2017-09-02 01:12:49
  萧鸣风不禁笑了,摇摇头:“不是你想的那种,常见的自燃都是人为意外而造成的,就像这种。你看——”他指了指靠着墙根儿码着的一排空酒瓶,都是白酒的瓶子,“死者应该是个酒鬼,喝醉之后,手里的烟头掉到了身上,衣服就燃烧了起来。因为他体内的酒精含量很高,所以片刻之后火就会在身体内外一同烧起来,温度会达到一个极高的程度。燃烧会进行得很缓慢,也很彻底。因为他被过量酒精麻痹,身体各方面反应都很迟钝,所以死亡前有没有神智也不好说。你可以理解为一个人形的蜡烛被点燃了。”
我要评论
楼主拉车的兔子 时间:2017-09-02 01:15:13
  秦天顺着萧鸣风手指的方向走了过去,在墙边蹲下去看那些酒瓶子,那都是一斤装的红星二锅头的酒瓶,有两个下面还压着一个塑料袋。“可以确定这是第一现场么?”问话的同时,他向萧主任要了只橡胶手套,带上后拿开了酒瓶,把压着的塑料袋捡了起来。展开,“家来福超市”五个字红色的楷书字体印在上面。他简单的叠了四五下,把塑料袋揣进羽绒服的兜里。
  “可以确定,这里就是第一现场。我刚才在那个隔断窗的窗台上找到了四个酒瓶,应该就是死者之前喝掉的,已经作为证物收集起来。” 萧鸣风应声。接着,他放下隔断窗上的窗帘,又将卧室的门关好,客厅里瞬间暗了下来。最后,他打开了客厅的灯。“你发现什么问题了么?”
  在那堆酒瓶旁站起身,秦天环顾了客厅两圈,最后抬手向头上的吊灯指去:“灯光的颜色有点怪。”
作者:潭州居士 时间:2017-09-02 01:26:58
  看来有的等了
楼主拉车的兔子 时间:2017-09-02 01:29:19
  萧鸣风点头:“没错,这灯光的颜色是略偏棕色的苍白,就算是长久不清洗也不该是这个颜色。而原因,就是上面粘满着凝固油脂。这里是客厅,厨房在阳台,正常来说是不该有这么多油脂存在的。”
  “都是死者烧出来的?”这是句废话。但秦天想到这屋子到处都挂满人油,或许还有些漂浮在空气里被自己吸入了,也是感到一阵恶寒。
楼主拉车的兔子 时间:2017-09-02 01:33:47
  “以目前的情况看,当然都是。隔断窗的玻璃上也粘着不少,我都已经取样了,回去会做进一步的鉴定。”
  “你觉着这事……”
  “我觉得是意外。” 萧鸣风明白秦天的意思,“死者实在是倒霉,应该不是刑事案,毕竟这么杀人太费劲了点。不过倘若……我是说倘若,”他强调了一下,“倘若这是刑事案,那这堪称完美的杀人毁尸。作案者就太不简单了。”虽说语气加重了,但脸上的表情却明显没有在意。
  秦天没赞同,也没反驳,只在那里“嗯嗯”了两声。他一手拍拍萧鸣风的肩,一手向着四下来回比划着:“你这都完了么?”
  “还没,但也快了。”
  “那行,我出去调查点事儿。你先忙着。”
  “好。”
楼主拉车的兔子 时间:2017-09-02 02:15:16
  从屋里出来,秦天跟门口的警员大概了解了一下情况。
  报案人叫魏虹,就是这家的女主人。她是以为自己家遭了贼才报警的,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告诉她这间屋子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之前,警员们不知道怎么说,也不知道该不该说,都在等秦天来了拿主意。秦天告诉他们继续守好门,别让闲杂人员溜进去,也别把屋里发生的事传出去,然后下了楼。
  进旅行车前,秦天也有些犹豫,思考着该怎么样跟那个女事主说她家里发生的事。毕竟以现在的情况来看,死者是她老公的可能性很大,而且是以这种耸人听闻的死法离世。所以在上车前,他使劲揉了揉自己满是胡茬的脸,希望自己面部肌肉尽量地放松,不要在事主的情绪上火上浇油。
  “你好,我是市刑警队队长秦天。”上了旅行车,当车门关闭后,秦天向面前的女人介绍自己。
楼主拉车的兔子 时间:2017-09-02 02:20:05
  之前与秦天打过招呼的男警察坐在驾驶位上,另一位女警陪魏虹侧坐在后面的座位上,面对秦天。魏虹四十多岁的年纪,穿着件印着xx矿山字样的蓝色工作服,带着灰色的套袖,怀里抱着一件叠得很规整的暗红色的羽绒服。她张张嘴,但并没有说出什么,可能是有些紧张。
  “这是我们队长,人很好,您有什么想问的他能回答您。”女警轻声对魏虹说。
  魏虹点点头,顿了顿,才说:“我家里到底是出什么事啦?我问你们这些警察,可你们也不和我讲。是遭贼了吗?可是你们来前我也大概检查了,啥也没丢啊。再说了,就是招贼了,咋还把家里墙给烧成那样儿了呢。这到底都是咋回事儿啊?”
  “应该说,您家里是失火了。”秦天也找不出太好的措辞,只能先这么说。
  “失火了?不能啊,那个墙角啥也没有啊。没电线也没煤气啥的,连啥易燃的东西都没堆在那过儿。那个椅子也不能自个着起来吧?”
  “我先问您个事儿。从您报案到现在,您和家里人联系过没?”
  “我家里也没谁,就三口人,之前都和你同事说过了。我儿子身体有点情况,一直在住院,我报案前就是刚从医院回来。我男人今天不上班,可不知道人哪去了,手机也不接,我现在找不到他。”
  虽然在意料之中,但秦天心里还是一沉——看来死的就是这家的男人了。这事也没法瞒着,他只能直说:“您不是想知道家里到底是怎么了吗。我现在可以给您说一下我们目前得出的一些结论,当然了,很多事还需要进一步确认才行,目前也还不能下定论。”
我要评论
作者:冥月倾城 时间:2017-09-02 20:24:12
  写得好棒!兔子越来越棒了!
我要评论
楼主拉车的兔子 时间:2017-09-03 00:02:59
  “您就快说吧,到底是咋啦?”
  “现在能确定的是,您家里烧死了个人。就是在墙角的那个椅子上烧死的。但死者身份和引发起火的具体因由目前还不能确定。”
  “烧死人?您说笑吧。那屋里哪有死人啊!”
  “人已经烧没了。这个事我们已经确定了,您不用怀疑。”
  “烧没了?人咋还能烧没了呢?又不是炼人炉。”魏虹依然难以相信,不停地在嘟囔,“烧死人,那能是谁呢,谁能烧死在我家里……”她突然顿住,愣愣地看着秦天。“你……,我……”她浑身颤抖起来,哆哆嗦嗦地在身上摸索起来,最后终于在裤兜里翻出了手机。那是个老式的翻盖手机,她颤巍巍地掀开盖子,手指在键盘上用力地不停地按,再拿起贴在耳朵上听,十几二十秒后,她又放下手机,重复之前按键动作。然后再去听再放下……,翻来覆去好多次。秦天知道,她一定是在给她丈夫打电话,而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我要评论
楼主拉车的兔子 时间:2017-09-03 00:06:01
  女警看魏虹情绪太过紧张,想伸手过去安抚一下,可她的手刚碰到魏虹的胳膊,魏虹就神经质地一闪,然后抬头去死死地盯着秦天。她什么不说,只是用力地呼吸,拼了命一样。
  “现在还不能下任何定论,死的人到底是谁,我们还得等一下鉴定才能确定。所以说,您……”秦天话还没说完,魏虹的眼睛一翻,身子歪着向地上栽过去。
  车里好一顿忙活,才让魏虹清醒过来。秦天赶紧劝:“大姐,咱先往好处想啊。我不是说了嘛,很多事现在都还下不了定论。”
  “肯定是他了。我知道。我就知道。”瘫在座位上的魏虹好似在自言自语。
  “你知道?”秦天觉着这话里有蹊跷。但魏虹已萎靡地阖上双目,卷曲地躺在座椅上,不再言声。秦天想了想,没再继续追问,转脸对女警说:“果果,你照看好她,可别让她再出什么事。我还要出去查点事。”
  “你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楼主拉车的兔子 时间:2017-09-03 00:07:17
  从车里出来,秦天先绕着这事发的楼走了一圈,然后就奔着东边过去了。走了大概二百米,越过两栋楼后,他停下了脚步。面前是个用一楼民居私改的门市,门前有三阶水泥砌的台阶,铝合金拉门的旁边立着个旧旧的霓虹灯箱,上面五个字——家来福超市。
  秦天走上台阶,拉门进去,挂在门上的铃铛随之叮当响起。超市的营业面前很小,二十平米左右的样子,只有三个货架。老板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在收银台的后面低头玩着手机,也不招呼进来的客人。
  秦天看了老板一眼,也没吱声,径直向里走去,眼睛不停地在货架上扫动。最终,在最里面的货架,他找到了与605屋里一样的酒,绿色玻璃瓶的一斤装二锅头。
  “有没有人经常来买这个酒?”秦天拿着一瓶酒到了收银台,问还在玩手机的老板。
  年轻老板忙里偷闲地瞄了一眼,说:“8块5。”
  秦天无奈地摇摇头,掏出警官证递过去:“给。”
  “放那就行了。”
  秦天只好把警官证再向前推了推,到了年轻老板的眼前。
楼主拉车的兔子 时间:2017-09-03 00:08:39
  年轻老板嘴里发出不耐的吸气声,但当看清了证件,他赶忙把手机丢在了一旁,眼睛在证件和秦天的脸上来回游移了两次,问:“您有事?”眼里闪着一丝狡猾。
  秦天揣起警官证,然后晃了晃手里的酒,再次问:“有没有人经常来买这个吗?”
  “那我上哪记着去,我这超市是小点,可一天来的人也不少。”
  秦天又从兜里掏出在魏虹家拿到的那个塑料袋,展开,平放在收银台上。“这袋子是你家的吧?”他看出面前这年轻人是想一问三不知,尽量避免惹麻烦的路子,所以他准备唬唬人,“要么你这就好好想,给我个话;要么就得请你跟我回去想了。我也不瞒你,现在有一案子的线索就指向你这超市,弄不明白肯定是没完。”
  “哦,这样啊,那我再想想。”年轻老板有点紧张了,皱着眉头合计了一会儿,他说:“我想起来了,你要说经常买这个的吧,那可有老多人了。不过呢,最近倒是有个大哥给我挺深印象。”
楼主拉车的兔子 时间:2017-09-03 00:10:34
  “为啥?”
  “他买的太勤快了,几乎天天都来买,有时候还一天两三瓶。好喝的人不少,但这么喝的还真就不多见,你说是不。”
  秦天没说话,寻思了一会儿,问:“你刚才说‘最近’是吧,难道他以前不常来?”
  “对啊,就这两个月的事,要不我咋有印象呢。之前我也见过他,应该也是住这儿附近的,但印象里好像没这么买过酒。”
  “你门上这监控好使么?”秦天向上指了指摄像头。
  “那是假的,吓唬人的玩意儿,都不连电。不信您仔细瞅瞅。”
  秦天仔细一看,还真是,那就是个黏在墙上的塑料模型。“那个人长什么样你能给我描述下么?”他从怀里掏出笔记本。
  “这个啊……”年轻老板现出有些为难的样子,但还是答应了,“那我尽量吧。你刚才也看见了,我这一天也不咋注意顾客。唉,我试着想想吧。”
  秦天开始按照年轻老板的描述做记录——四十多岁、175左右的身高、挺健壮、下巴上有胡子……。笔记本只巴掌大小,但写了满满一页也不算少了,这时年轻老板停了停,说:“大概就这些吧,其它的我也想不起来了。”
楼主拉车的兔子 时间:2017-09-03 00:22:18
  “这描述已经很详细了,还叫不咋注意顾客啊?”秦天笑笑,合上了笔记本,“我再问个事,这个人今天上午来过么?”
  “没啊,肯定没。”年轻老板又指了指秦天放在收银台上的酒,“不过昨天倒是来过,买了三瓶这个。”
  “他一般是自己来,还是和别人一起?”
  “自己,反正我印象里他从来都是一个人。”
  “那行,暂时也没什么要了解的了。谢谢你配合。”
  “都是应该的。”年轻老板满面陪笑,见秦天要走,他赶紧又问:“你调查这人是不是啥危险人物啊,他再来的话,我是不是得小心点?”
  “没必要。”风铃声里夹着秦天的回答。
楼主拉车的兔子 时间:2017-09-03 00:27:09
  回到案发楼那儿,秦天没上楼,而是进了旅行车。
  半小时过去了,车里还是三个人,但魏虹已经坐了起来,精神状态明显比之前好了很多。她靠左侧的车窗坐着,歪头看着外面,脸上有泪痕,不知在想些什么。秦天朝女警沈果果看一眼。坐在魏虹旁边的沈果果微微颔首,示意应该可以问问题。秦天轻咳了一声,叫魏虹:“大姐?”他今年三十五,但不修边幅,看起来也没比四十多的魏虹年轻多少,不过嘴角上却总是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与年龄不符的玩世不恭。
  叫了一声没反应,秦天又叫了一声,魏虹才如梦初醒似的“啊”了一声,抬手抹了抹泪痕,转过脸问:“叫我?”
楼主拉车的兔子 时间:2017-09-03 00:29:49
  “是啊,大姐。我合计再问您点事,您看方便不?”
  “说吧。”魏虹的情绪看起来真的平稳了很多。
  “您先生怎么称呼?”
  “乔伍。队伍的伍。”
  “哦。我想问一下,他喜欢喝酒?”
  “嗯。”
  “那他最近是不是喝得比平时多些?”
  魏虹散乱的目光慢慢聚在了秦天的脸上,问:“你怎么知道?”
  秦天掏出他的笔记本,翻到刚才记录的那页,给魏虹递了过去。他说:“你看看,我写的这些特点与您丈夫乔伍相符么?”
  “嗯,是,就是他。”魏虹边看边点头。
楼主拉车的兔子 时间:2017-09-03 00:31:32
  “我这是在那边那个小超市打听到的,店老板说您丈夫就是近两个月开始大量饮酒的,您知道是什么原因么。”
  魏虹没有回答秦天问题,而是反问:“你说我男人被烧没了,这怎么可能呢?”
  “还没确定是您丈夫呢。”秦天更正,“这个事情我也不是很能解释清楚,就按我们鉴定科主任给我说的,我给你重复一下吧。”说着,他就把萧主任跟他说的自燃的原理,给魏虹又讲了一遍。
  魏虹咬着嘴唇,顿了一顿,好像鼓起勇气一样的问:“哦。那就是说,他这个属于意外死亡是吧?”
  “这个目前还说不好。您能先回答一下我的问题么,您丈夫近期开始大量饮酒是有什么原因么?”秦天感觉魏虹的情绪好像有了些变化。
  “不,不是。他一直酗酒,总喝得挺多的,我说他,他也不听。”
  “可是超市老板说之前没怎么见过他去买啊。”
  “那我不清楚,可能他去别的地方买吧。谁喝酒还非得一定去哪家买啊。”魏虹语速很快,透着些许不耐烦。
我要评论
楼主拉车的兔子 时间:2017-09-03 00:36:18
  “您儿子身体是怎么了,之前您说他一直在住院。”
  “没啥,他身体弱。”话简单得如同敷衍。
  “那行,我上楼去看看,您要是有啥需要的,就跟我这俩同事讲。”
  魏虹点头,没说话。
  秦天朝沈果果和在驾驶位上的男警察各使了眼色,然后下了车。
楼主拉车的兔子 时间:2017-09-03 00:52:08
  这次再上楼已有邻居能认出穿着便衣的秦天是警察了,这人人开始向他打听605到底是啥事儿。秦天一概没给好脸色。首先他本就是烦这帮人穷打听的劲儿,其次他现在心里正乱着呢——这魏虹咋就是认定死的是她男人呢?一般死者家属都会抱些所谓不切实际的希望,不相信死的是自己的亲人,这才是人之常情。可魏虹刚才的语气仿佛是在想到了什么后,完全确定了一样。她是想到了什么呢?!
  “天儿,上来啦。”萧鸣风打招呼。
  “你们这里里外外的转悠,有看到手机没?不至于也烧没了吧。”
  “手机?”萧鸣风立刻明白了秦天的意思,“那有一个。”他抬手指向靠着卧室的一个半人高的柜子。
楼主拉车的兔子 时间:2017-09-03 00:56:54
  柜子是铁皮做的,刷了白油漆,但明显用过很久了,有的地方白漆已经脱落。柜门开着,里面是些杂物,柜顶放着暖壶、茶盘、杯子等器物。“暖壶后面,刚拍完照,还没收检呢。”萧鸣风说。
  秦天过去看。果然,一个手机就在暖壶后面,被挡得严严实实,不走近根本发现不了。他再次戴上白橡胶手套,探手绕过暖壶,将手机拿了起来。但当他手缩回了一半时,却猛地定停了,目光死死的定在那个倒扣着很多杯子的茶盘上。
作者:fieldwithbirds 时间:2017-09-03 00:59:51
楼主拉车的兔子 时间:2017-09-03 01:01:52
  “老萧,这柜子上的东西你们动过没?”
  “只要没收检,就不会有人动过。”萧鸣风又问其他队员:“是吧?”之后,得到大家一致的回答——没动过。
  “那你过来看看。”
  等萧鸣风走过来,秦天指着茶盘,语带神秘地问:“发现什么没?”
  萧鸣风扶扶眼镜,仔细去看了看,恍然大悟:“你是觉得死者死时,身边可能还有其他人,是吧?”
作者:fieldwithbirds 时间:2017-09-03 05:12:45
作者:fieldwithbirds 时间:2017-09-03 12:48:14
楼主拉车的兔子 时间:2017-09-03 15:42:56
  2.档案袋

  是印记。
  萧鸣风很快就明白了秦天让他看什么。
  魏虹家可能是不经常来客人,那个淡红色的茶盘内,没有倒扣杯子的地方都明显落了不算薄的一层灰尘。而仔细看,就会发现有两个杯子虽然杯口与印记也大致吻合,但明显有被移动过痕迹。也只有那两个杯子。
  “喝得没知觉的人,绝没法再把杯子放归原位吧,还明显是有意在与之前的印记重合。而且看灰尘印记的情形,杯子的移动应该就是发生在不久之前。当然了,”秦天又对自己的发现提出了质疑,“也不能排除是这家人中的谁,之前移动过,是吧?”
楼主拉车的兔子 时间:2017-09-03 15:46:19
  萧鸣风低头观察了一会儿,再从其他队员要过刚才拍的照片看了看,然后才拿起其中一个杯子。“看见没,上面有水汽。这是明显不久前使用过,而不是简单的移动过。再看另一只也是。你再仔细对比这个两个杯子与其他杯子的杯底,”萧鸣风挨个举起不同的杯子,向着从卧室穿过来的阳光,“它俩的明显更干净,很干净。”其它倒扣着的杯子底上,不仔细看,也能发现明显的积尘。说话的同时,萧鸣风把两个杯子封装起来。“我拿回去看验验,但倘若我们的猜想没错,那上面还留有指纹的可能性就不大,十有八九被抹干净了。如果这个未知嫌疑人真的存在,那他明显很细心。从进来到现在,我一直都没发现脚印之类能证明还有他人在场的线索。嗯对,我回去再验一下在桌上拿到的酒瓶的瓶口,如果上面没有DNA,也能从侧面支撑我们的推断。如果不是对瓶吹,那总该会用到杯子。”
  “嗯,总之你回去后要好好检验从这屋里采集到的物品。也可能就是咱们想多了。”
  “那我继续工作了。”
  “行,我也趁这功夫去走访下邻居。”但秦天没立刻走,而是一边摁亮刚才拿到的手机,一边掏出笔记本按照抄录,完了把手机递给萧主任:“这个你也给收起来吧。”
楼主拉车的兔子 时间:2017-09-03 15:54:14
  秦天再次从605出来,心情已与之前大不相同。
  这个本以为是意外的离奇死亡,但转瞬间,已很有可能被定性为刑事案了。而倘若真的是谋杀,那这个隐藏着的嫌疑人明显是有预谋有计划地作案,也有相当的反侦察能力。他感到了些许压力,毕竟这会儿正赶上省里领导下来检查工作,但他也有那么一丝兴奋。
  先在本楼层,又楼上楼下地挨家敲门走访。秦天知道不能把605发生的事具体透漏出去,不然这么离奇的事,肯定会很快传遍全城。所以他只是旁敲侧击地询问是不是有人看见,或者听见早上605家里有人来访之类的。但很可惜,这个楼是属于老旧建筑,大部分住户都是租客,互相间没有交往,别看一个个好事儿八婆得厉害,可实际上却毫不关心其他人家的事,都只是闲的无聊罢了。在秦天走访时,大部分人根本无法提供有用线索,但也忘不了打听605到底发生了什么,真是把秦天烦得够呛。
  不过也不是全无收获。
  虽然最重要的楼下房间没人住,而且没有邻居注意到605上午之前有没有来访,但楼上的住户却提供了一个很重要的线索——大概中午12点左右,他家闻到了一股子烧猪蹄的味儿。而且这家人对他们所说的这个大概的时间点,表示很确定。因为他们以为是自己家的什么烧着了,当时还在屋里查找了一下。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秦天心中暗道:看来对时间线能有个大概的推算了!


  ==========================

  非灵异文,惊悚高逻辑推理小说。本人新浪微博:闫达_
楼主拉车的兔子 时间:2017-09-03 16:05:57
  因为觉得再难发现线索,而且萧鸣风也表示他的采集搜索工作已经完成,所以秦天再次下楼,进了旅行车。在离开前,他还要再询问,同时也要告知魏虹一些事。
  魏虹此时的状态比之前更好了一些,也不再哭泣了,她看见秦天先开口问:“你们啥时候能弄完啊?我不能回家吗?”
  “我正要跟您说这个事儿呢。”秦天掏出笔记本,打开递给魏虹,“但是您看看,第一行写的那个电话号码是您的么?”
  “是啊,你咋知道的?”
  “我们找到您丈夫的手机了,就在那个白漆铁皮柜上,暖壶的后面。”
  魏虹愣了愣,眼神又是一阵恍惚,嘴唇微动,但却无声,不知在自语些什么。
楼主拉车的兔子 时间:2017-09-03 16:08:13
  “您今天是什么时候离开家的?”
  魏虹回过神儿来,回答道:“八点左右吧。我工作是单休,去了单位。怎么了?”。
  “您不是说报案前是从医院刚回来吗?”
  “是啊,我中午在单位食堂打完饭,就去医院看孩子啦。”
  “那您大概什么时间到医院的?”
  “不到十二点!我每天都得给孩子送饭,都是大概那个时间。”
  “中间没回过家?”
  “你什么意思!为什么在盘问我?”本来神志都很恍惚的魏虹突然变得十分机警。
  “我们回去得写报告啊,这就是走个形式。大姐您帮帮忙,好不?”
  “我得给孩子送饭好不好!十一点多才从单位提前出来,哪有功夫回家。”
  “您儿子在什么医院?”
  “市第三医院。”
  “那您家是在医院与单位之间吧?”秦天指了指魏虹制服上缝着的标识。
  魏虹没说话,但脸色逐渐变得苍白,胸口剧烈起伏。良久,她骂道:“什么东西!”起身就要下车。
楼主拉车的兔子 时间:2017-09-03 16:16:55
  沈果果赶紧也跟着起身去拦:“魏大姐,你要干吗去?”
  “我回家!我要休息!你们还不让人回家啊!”
  沈果果不知所措地看向秦天,见秦天点头,她才放下拉着魏虹胳膊的手。在魏虹下车后,秦天也起了身,对驾驶位上的男警察说:“你留这儿。”又指了下沈果果:“你跟我走。”说完下车,紧随魏虹也进了楼。沈果果连跑带颠地跟了上去。
楼主拉车的兔子 时间:2017-09-03 16:23:31
  秦天和沈果果比魏虹慢了几步,所以还没到六层就听见了魏虹与警员们的争吵:“我自己家还不能进吗?你们是土匪啊!一帮瘪犊子玩意儿!”看热闹的邻居们议论纷纷,而在看到秦天和沈果果时,更是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目光中大多透出幸灾乐祸的戏谑。
  快步上楼,秦天摆手阻止正在和魏虹争论的警员。他走到近前,说:“大姐,这案子是不是意外,我们还没有最后的结论,所以这个屋子我们需要封锁几天。希望您能配合一下,刚才也跟您说了,这都是必要的程序。”
  “封锁?那我住哪?你们到底想怎么地!”
  “您要是有亲戚或者朋友家可以借住,那是最好,实在不行,我们也可以帮您开间宾馆去住。您感觉可以么?我们会尽快结束所有工作,尽量少的给您添麻烦,好不好?”
  “你们到底想查出点什么啊!不是意外还能是啥。这是我家的事,我都认倒霉了,你们还没完没了个啥。”
  秦天回头看了看那些探头探脑看热闹的人,转回脸对魏虹说:“咱们进去说吧,正好您也进去看看有啥必须要带着的东西。”说着,他让挡在门口的警员们让开,带着魏虹进了屋。进了门,他回头叫沈果果也跟进来。
楼主拉车的兔子 时间:2017-09-03 16:44:03
  “现在当着您面儿说这话或许不太妥当,其实我们也愿意是意外,赶紧结案就完了。所以真的希望您能配合我们工作。”秦天越发觉得魏虹有问题,故此就顺着她讲,想看她的反应。
  果然,魏虹虽然脸上现出不满,但却没说什么,只是点点头,往卧室走去。秦天给沈果果使了个眼色,让她跟过去。这时萧鸣风追了过去,把一张纸递给魏虹:“这些是我们要带走的证物,您核对一下,也看看家里少没少啥东西。”
  魏虹接过看看,点点头,没说什么。
楼主拉车的兔子 时间:2017-09-03 18:22:19
  时间不长,魏虹已经收拾好了东西——除了一个手提的大行李包外,还有几个印着各种商场或者补课班的布袋子,沈果果在帮忙提着。
  “家里东西核对了吗?”
  “没少啥,再说我家也没啥值钱的东西。”
  “那您是去亲戚朋友那?我们可以派车送您。”
  “我去医院陪儿子,那有陪护床。”
  “那行。果果,你陪着去,看有啥需要帮忙的勤快点。”
  沈果果点头:“知道了,放心吧。”
  “你还有啥要问的没?”魏虹面无表情地看着秦天。
  “您这一说,我还真想起个事。”秦天指了指那个柜子上的茶盘,但脸却没转,眼睛紧紧盯着魏虹:“我看那茶盘和杯子都落了不少灰,你家平时不用么?喝水喝酒啥的?”
  “用那干啥,家里也没人来。喝水用不锈钢茶缸,喝酒用碗。还有事儿吗?”
  “暂时没什么要了解的了,我们这也准备撤了。您有什么需要就跟果果说,我们都会尽力帮忙处理。”
  魏虹冷着脸没说话,拎包径自出了门。沈果果故意落后了几步。
楼主拉车的兔子 时间:2017-09-03 18:26:17
  看魏虹出门了,秦天问沈果果:“你帮她收拾东西时发现什么异常没?”
  沈果果回答:“没什么太异常的,就是她在衣柜里翻了半天,然后拿出来一个档案袋。也不知是不是有意在避着我,反正被她用身子挡着,我啥也没看清。”
  “东西呢?没在你这些袋子里?”
  “没啊,在她拎的那个行李包里。我刚才想帮她提,她好像很抵触,不让我碰。”
  “行,我知道了。你快跟上去吧。有什么情况随时给我打电话。”
  “好。”说完,沈果果快步出门去追魏虹。
楼主拉车的兔子 时间:2017-09-03 18:33:49
  很快,秦天和萧主任他们也一同离开了605。等他们到楼下时,魏虹和沈果果已经离开了,是一个男警察开车送地她们。
  “你们先回去吧,我在周围再转转。”秦天对萧鸣风和其他的警员们说。大家点头,相继上车离开。
  秦天登上他那辆破吉普,打着火,开始在以事发楼为圆心,四五百米的距离为半径来回转悠。他希望能逮住个摄像头,但不出他所料,一个都没找到。这是老楼区,就算是商铺也都是由一楼自改的门市,小本经营,都没在门外安监控。倒是有个路灯上有,但仔细一看,虽说不像家来福超市是假的,但镜头拉耸着,明显已经坏掉。
  看来想找出点确切的线索,只能寄希望在老萧他们那儿了,秦天暗叹。
楼主拉车的兔子 时间:2017-09-03 18:54:59
  3.案与案

  从事发楼的住宅区拐出来,秦天没回家,而是驱车直奔市局。忙乱了一下午,召集大家开个案情分析会是一定的,还有就是,他觉着今天白天有点睡多了,晚上十有八九会失眠,不如去局里整理案子。
  进了市局大院,秦天瞄了眼院里停着的车,发现刚才出现场的车此时都已经回来了,包括去送沈果果和魏虹那辆。
  会议室在三楼,秦天刚才在车上已打电话通知所有人去那儿等着了。上楼时,他正好与一身白大褂的萧主任走了个对头。“老萧,咋样?查出什么新线索没?”他兴致勃勃。
  萧鸣风用手指点着秦天,笑道:“一有案子你这家伙就催个没完。我这跟你前后脚回来的,都没早得上半小时,能干个啥。再说这都几点了,还不让人吃个饭啊。”
  “我这不是心急就口快了嘛,咋还挑上理了。”秦天也笑了,“走走,叫你的组员都到会议室,我请大家吃外卖。”
  “要等你都得饿死。快走吧,果果叫的饺子都已经送来了。今儿冬至,你不知道吧。”
  “哟,这小丫头还挺细心嘛。她咋回来这么快呢?”
  两人聊着向会议室走去。
作者:兔子的小号 时间:2017-09-03 19:41:24
  顶顶
作者:fieldwithbirds 时间:2017-09-03 19:59:00
楼主拉车的兔子 时间:2017-09-03 22:01:50
  会议室里已经坐满了人,众人见到秦天和萧主任进来都起立打招呼。秦天挥挥手:“坐下坐下。都吃上了啊?”
  “你那份给你留着呢,队长。”一个警员手里还捧着快餐盒,往主座的方向一指。
  但秦天皱皱眉:“那谁警服啊,咋还扔我桌子上了?”说着,走过去。
  “谁知道你几点回来,怕凉了,用警服给你盖着。好心当成驴肝肺。”沈果果抢先一步拿走了警服。很明显,那件警服就是没穿着警服的她的。
  秦天有点尴尬,赶紧转换话题:“你咋回来这么快呢?”
  “我到医院就回来了啊,又不远。”
  “我不是让你多留意多观察她吗!”
  “人家对我鼻子不鼻子脸不是脸的,就差张嘴撵我走了,我还怎么观察。再说了,她到了就去照顾孩子了,也没啥可观察的啊。”
  “那档案袋你又见到没?”
  “没。她进屋就把那个行李袋放她儿子病床下面了,根本没开过。”
  “她儿子是啥病啊?不是说一直住院来着吗?”
  “这我倒是打听了。她儿子是白血病,发现一年多了。现在等着换骨髓呢。”
  “换骨髓不少钱啊,看她家的情况,能出得起么。”萧鸣风插嘴道。
  沈果果叹了口气,说:“出不出得起不也得想办法出啊。那孩子挺可爱的,看见我就打招呼叫姐姐。他还不知道家里出啥事了呢,真可怜。”她突然挺直腰,抬起右手食指虚空点动,“那档案袋里肯定是她家的存折银行卡啥的,不然不会那么小心。你说是不,秦队?”
楼主拉车的兔子 时间:2017-09-03 23:40:05
  “可能性不大。如果是那些东西,我们到达前她应该就已经带在身上了。怕人多手杂是人之常情。”秦天若有所思。
  “你要这么说,那可就不好猜档案袋里面是啥了。”
  “的确,是啥都有可能。但不可否认,那一定是对她很重要的东西,而你说她取东西时有意在避开你,也很抵触你去碰她的包,所以……我有个可能大胆点的猜测。”
  萧鸣风筷子上夹着饺子正往嘴里送呢,听秦天这么一说,他停了下来,催促道:“有啥你就赶紧说呗,咋还卖上关子了。”
  “会不会是保险单呢?她老公乔伍的意外险保单。”
  “你咋想到这上去的?再说,这种事儿在理赔范围么。”
  “这个我知道,”一个之前从经侦科转过的男警接话,“具体能不能赔得看签订的条款里有没有免除这种事,不然就是该赔的。而如果是谋杀,刑事案,那就更该给赔偿了。”
  秦天又开口了:“我的怀疑也不是乱猜。在跟魏虹接触的过程中,后期的她一直想让我们快点结案,这与她最开始的情绪反差很大。我一直在想她情绪变化的诱因,直到你给我说起了档案袋,又说起了她孩子的病。东西在袋子里,就算她不故意避着你,你也看不出是什么,对吧。所以她如此行为,正表明了是她内心紧张的外显。是她心里有鬼!而这个鬼是什么,我想最靠谱的猜测就是保险单了吧。不过这也只是可能性之一,大家也不能被我的想法局限了思路。”他想了想,又说:“不过就算是保险单,我也不认为是魏虹想杀夫骗保。”
  “对啊!为了孩子杀了老公?怎么可能啊。”
  “我倒不是说这个不可能。我的意思是——你之前和我说魏虹是在柜子里翻出档案袋的吧?”
  “是啊,她好一顿找呢。”
  “这就对咯。如果在我告知她前,她就知道屋里死了人,换句话说,是她杀了人的话,那一切就是有预谋的,还有必要去‘翻找’么?”
  “有道理!”
楼主拉车的兔子 时间:2017-09-03 23:59:54
  “但有一点非常可疑。果果你还记得么,我在事发楼下第一次见到魏虹,对其告知家里死人时,她就很确定死的是她的丈夫。”
  “也没有吧,她是打电话找不到丈夫才那样的。”
  “那你没注意到她整个人仿佛连丁点儿的希望都没抱么。没错,死者在她家里因为,”秦天顿了顿,“目前看,因为饮酒过量导致的意外身亡,谁都会认为死的一定是乔伍,这是常情也是常理,但不应该包括她。因为身为死者的配偶,遇到这种事儿,总会抱着一些不切实际的希望。你也不是第一天上班,难道没有这经验么?好吧,我知道这也不是必须或者必然的事情,有例外也不足为奇,但重要的是——魏虹当时的口气,让我有种她比我还确定的死者是乔伍的感觉。这就不大正常了。我觉得她或许知道点什么,但却在对我们隐瞒。”
作者:fieldwithbirds 时间:2017-09-04 00:02:32
作者:fieldwithbirds 时间:2017-09-04 00:10:35
楼主拉车的兔子 时间:2017-09-04 00:44:27
  “唉。你也说了,这都是你的感觉嘛,我当时也在,就没这些感觉。史冰!”沈果果招呼白天跟她一起在旅行车里陪魏虹的男警,“你也在,你说呢?”
  史冰正往嘴里塞饺子呢,听到沈果果叫他,赶紧咽下去,讪笑着答话:“我玩手机来着,还真没注意。不是合计你和队长都在嘛。”
  沈果果气得白了史冰一眼,转头继续对秦天说:“秦队,如果这压根就不是刑事案呢?毕竟你这么多怀疑,主要都是因为那个灰尘印记而起。我觉得这事本身就有点不靠谱。”
  “所以才要查嘛。我们做刑侦不就要去发现疑点,然后寻找真相么,不然大家都是白吃饭的啊。就算这事儿真是意外,我们也要排除所有可能后,才能下结论,不是吗?”秦天转而对众人说,“我刚才也是说了,大家千万别被我的想法局限了思路。不过灰尘印记的事萧主任是和我一个看法。再有,我当时还有意地跟魏虹提到这个事儿,但她的反应并没有什么异常,完全不明白我在说什么。”
  “那没有异常,也可能是装的!”
  “果果,你是故意跟我抬杠还是怎么地。”秦天朝沈果果一瞪眼,见沈果果要回嘴,他赶紧冲大家说:“快吃饭快吃饭,吃完咱们再研究。”
  沈果果气得跺脚,众人大笑。
作者:fieldwithbirds 时间:2017-09-04 03:22:17
作者:fieldwithbirds 时间:2017-09-04 09:36:52
作者:冥月倾城 时间:2017-09-04 12:36:44
  不是灵异文吗?看开头还以为是灵异,我还没看完,最喜欢高逻辑推理了!
我要评论
楼主拉车的兔子 时间:2017-09-04 12:54:12
  食毕,大家把快餐盒与方便筷子等垃圾杂物收拾干净后,开始进入正题。
  首先秦天又再次,也更仔细地总结了今天的所有客观事实,萧鸣风在旁边做了补充。之后,他对警员们说:“这到底是不是刑事案,就是我们目前最先也是最主要认定的事,不过现在时间也太晚了点,很多调查工作没法进行。所以大部分人今天先回家休息就可以了,而分配到工作的同事也不要心里有怨言。”
  “一切听队长安排。”众人皆开口道。
  “萧主任那儿有个手机,是疑似死者乔伍的。我已经看了,手机里没有通话记录,,肯定是被删掉了,所以这个需要去通讯公司查一下。史冰,你去萧主任那儿拿手机号,明天早上直接去查,查完了再到局里报道。”
  “放心吧秦队,一定查明白。”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拉车的兔子 时间:2017-09-04 13:03:21
  “魏虹那边也需要人盯着点,不管是出于对她的怀疑,还是对她的安全考虑,在目前情况不明朗的形势下都有必要。所以,”秦天抬手点了三个警员,“你们仨儿今晚就辛苦点,去盯着,明天我再找人替你们。魏虹在哪个病房你们一会去问果果。对了,你们到医院后也找院方帮忙,核实一下魏虹今天是什么时间到医院,又是什么时间离开的。暂时也没有什么别的突破口,就从魏虹的不在场证明开始调查吧。”
  “好,保证完成任务!”
  秦天看向萧鸣风:“老萧,今天你肯定得辛苦点了。”
  萧鸣风一笑:“你就别跟我瞎客气了,我今天带组员开夜车,怎么也要尽快把带回来的证物都鉴定一下。你就放心吧,有什么发现立刻通知你。”
  “那行,其他人没啥事就可以回家了。明天都尽量早点到,还有的是事儿呢。”
  众人先后出了会议室,各奔东西。秦天则上了楼,他的办公室在楼上。他准备去系统里查一查乔伍的档案,毕竟从开始到现在,他对这个人还一无所知呢。
作者:兔子的小号 时间:2017-09-04 13:27:48
  顶顶
楼主拉车的兔子 时间:2017-09-04 13:39:49
  进了办公室,刚把电脑开机,门就又被推开了。秦天抬头一看,是沈果果。他边插电暖气,边问:“还不回家磨叽啥呢?”
  沈果果一脸无辜状:“家里暖气不热。再说,你不也没回吗?”
  “不热也比这暖和吧……。我能回吗?有蹲坑的、有干活儿的,我这队长好意思闲着吗?去去,赶紧回家,不然你爸妈该着急了。”秦天故作不耐烦。沈果果是年初新来的,大学刚毕业不久,有事没事总爱粘着秦天。
  “那我也不能回去啊,得向队长学习!我这就告诉家里一声,晚上要跟您一起奋斗在岗位上。”说着就掏出电话,拨了出去。
  “喂!你……”,秦天想拦已经晚了,沈果果那边已经接通了电话。他只好等沈果果挂断后,才绷着脸说:“你这孩子是吃撑了还是怎么着,爱没事找事呢。”说完他自己也觉着有点过了,尤其一看姑娘咧嘴要哭,他赶紧打岔:“既然留下了,那赶紧帮我查资料,快!”
  沈果果嘟着嘴,但没哭出来。
作者:fieldwithbirds 时间:2017-09-04 13:47:58
作者:冥月倾城 时间:2017-09-04 15:33:51
作者:冥月倾城 时间:2017-09-04 15:35:08
楼主拉车的兔子 时间:2017-09-04 18:01:24
  觉着气氛有点尴尬,秦天把注意力全都集中在电脑屏幕上,以此来逃避沈果果满是怨念的目光。但时间长了,沈果果倒是先受不了了,开始没话找话:“队长,最近咱们市咋总出这种吓人的事儿啊?”
  “啊?”秦天刚开始看乔伍的资料。他转脸看了眼坐在一旁,受托下巴的沈果果,问:“啥时候总有吓人事儿了?我一刑警队长咋都不知道呢。”
  “您忘啦?就上个月,河西区那个养老院不是死了个人吗。从楼上摔下来,被楼下的铁杆子穿膛破肚的那个。”沈果果瞪圆了大眼睛。
楼主拉车的兔子 时间:2017-09-04 18:52:09
  “哦。那件事可真是个意外,再说,又有什么好吓人的。一惊一乍。”
  “意外咋了!那人插在铁杆子上,肠子都流出来了,还不吓人呐。多惨啊。”沈果果不乐意了,哼了一声,不再理秦天。
  秦天倒乐得清静,开始认真看乔伍的档案:1973年生人,初中文化程度。少年时劣迹斑斑,曾多次因打架斗殴被治安拘留。顺着页面继续往下翻,他不禁“咦”了一声,弄得沈果果忘了自己应该还在生气,也好奇地站起身,探头过去。屏幕上显示——
楼主拉车的兔子 时间:2017-09-04 19:05:37
  1989年,乔伍与其他两人因涉嫌对一名少女(苏蓁)非法拘禁、轮奸,而被批准逮捕。后经法院调查核实,当庭只确认了非法拘禁属实,但因乔伍与其中一名嫌疑人未年满16周岁,故不承担刑事责任,只责令其监护人严加管教。而另一名17岁嫌疑人(毕华)则被判处6个月拘役。
  “真是报应啊!”
  “乱说什么呢!”秦天皱眉向沈果果看去,“查案不能带情绪,不知道吗。”
  “不就是随口说说嘛。”沈果果白了秦天一眼,坐回座位,双手托着下巴嘟囔:“我咋觉着‘苏蓁’这名字这么熟呢?”
  “熟什么熟,1989年的时候您沈小姐才刚出生。”说着话,秦天又打开了当年那个“非法拘禁”的案卷记录,看着看着,他发现了一个问题——怎么乔伍的档案和当年的案卷记录里,都没有显示三个嫌疑人中,另一个未满16周岁的嫌疑人的名字呢?!
楼主拉车的兔子 时间:2017-09-04 19:37:34
  秦天满是疑虑地又去调出了毕华的档案,打开后,不由得瘪了瘪嘴。这毕华的档案可要比乔伍“丰富多彩”得多——乔伍的不良记录都在二十岁前,而且几乎都是打架,而毕华就不同了。毕华最近一次的违法记录是上个月因盗窃未遂,被拘留十五天。再往前翻,他的违法记录简直不胜枚举,种类更是五花八门——打架、盗窃、诈骗、恐吓……。不过秦天也注意到了一个有点好笑的细节,毕华的很多违法行为记录都有一个后缀:未遂。他继续查看,果然发现,在毕华89年的那个案子的记录里,也没有出现另一个嫌疑人的名字。
  那个嫌疑人到底是谁呢?
我要评论
作者:fieldwithbirds 时间:2017-09-04 19:39:07
作者:大耸 时间:2017-09-04 20:29:38
  兔子又开新帖啦,我来占个地
我要评论
楼主拉车的兔子 时间:2017-09-04 22:05:31
  秦天心里嘀咕着,正准备再去看看被害人的记录,却没想被沈果果吓了一跳——这姑娘突然大叫:“啊!我想起来了!”
  “想起来啥了?你这孩子怎么又一惊一乍的呢!”秦天被这突然的一声惊得浑身一哆嗦,真是有点生气了,“你要是不能老实待着,就赶紧给我回家去。”
  沈果果可能是太兴奋了,好像根本没注意到秦天态度,她急着说道:“上个月在养老院被开膛破肚的那个人就是叫苏蓁嘛!”
  说话时手上一直没停的秦天,此时正好点开了苏蓁的档案。上面清晰显示着:已死亡。
作者:被时光遗忘的思念 时间:2017-09-04 22:14:22
  是兔子,先马为敬!!
我要评论
作者:fieldwithbirds 时间:2017-09-04 22:15:24
作者:fieldwithbirds 时间:2017-09-04 22:15:47
作者:fieldwithbirds 时间:2017-09-04 22:16:58
作者:既诺 时间:2017-09-04 22:30:43
  呵呵,不错,占个地
作者:fieldwithbirds 时间:2017-09-05 00:21:34
作者:fieldwithbirds 时间:2017-09-05 00:25:55
作者:兔子的小号 时间:2017-09-05 01:41:40
  顶顶
作者:兔子的小号 时间:2017-09-05 10:00:44
  顶顶
作者:兔子的小号 时间:2017-09-05 12:57:05
  顶顶
作者:兔子的小号 时间:2017-09-05 16:05:53
  顶顶
楼主拉车的兔子 时间:2017-09-05 21:10:17
  4.回忆

  坐在电脑屏幕前,秦天回忆起一个月前,发生在河西区一个叫“众福”的养老院里的那个触目惊心的事儿。那天他赶到事发现场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因为白天下了极少见的冻雨,这让初冬的寒夜更是冷得刺骨——

  “你这是咋啦?这么晚了,身体不好还来啥?”秦天还没进养老院,就看见沈果果蹲在大门口呕吐。他快走两步过去,轻拍着沈果果的背:“不行就快回家吧,这么多人也不少你一个。”
  “我没事。”呕不出来了的沈果果直起腰,边掏纸巾插嘴边说。
  “没事你这是干吗啊?”
  “你就去看看就知道了,太……太……”
  “太啥啊?”
  “你进去,自己看去。”沈果果推着秦天进了大门。
楼主拉车的兔子 时间:2017-09-05 21:32:06
  院子里有很多人,多数是警察。今年气候反常得很,在秦天的记忆里,这个时节好像从没这么冷过,在院子当中停下脚步后,他不由得跺了跺脚。从下车到这时也没有三五分钟,但脚被冻得已经有些麻了,所以他奇怪地看着在自己十几步之外的一个年轻姑娘——这么冷的天,她居然穿着身白色的连衣裙,脚下踩着双矮绕的小皮靴,露出的雪白脚踝在昏暗光线下很是显眼。虽然她上身披了件皮草,但在这种气温下,真是没法不让人惊奇。
  “队长来啦?这道太不好走了,白天一直下小雨,现在哪哪儿都是一层冰,溜溜滑!您这速度还真挺快。”一个警员过来打招呼。
  “不说死人了么?在哪呢?”
  “就那儿啊。”警员朝着那个穿着连衣裙的姑娘的方向一指,“杆子上。”
楼主拉车的兔子 时间:2017-09-05 21:42:38
  秦天这才注意到,在离那个姑娘不远的一块昏暗的空地上,戳着几个铁杆。这些空心的直径两厘米的铁杆子在居民区很常见,在夏秋时,居民们用绳子或铁丝于顶端缠绕连起来,用以在户外晾晒衣服。而此时,一根铁杆的顶端正挂着一团如破败风车似的“东西”,仔细看,才能看出那是个身体扭曲成诡异角度的人!
  “那是……人?”秦天不敢置信的自语。他转头见身旁的警员点头,当即发飙:“那咋不弄下啊?”说着话,脚下已奔了出去。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8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