锈甲 --------- 一个天下第一剑客的故事

楼主:铁铁铁铁铁鱼 时间:2017-09-02 22:45:40 点击:46091 回复:17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下页  到页 
  1. 北京下过了第一场雪,长安也在下。
  一个抱着剑的少年站在城下,长安隐约广厦千万间,雪落在他的大氅上映的有些发红。也不知道站了多久,他叹了一口气,转身往城外的一座大山走去。

  他是天下第二的剑客,天下第一的诗人。很多人都知道他,他的剑叫青莲。
  山上有一座破烂的小观,一个青衣道人正在做饭,灶上热气腾腾的滚着一锅羊肉,雪花不断的从房顶的破窟窿里飘进来,被热气吹的打着旋,然后变成灶台上的一片水珠。道人看着羊肉差不多了,从身后的柴堆里掏出来两个萝卜。到屋外抓了一把雪擦洗着。他远远看着走过来的少年,笑着招招手。
  “李白,给我你的刀子使一哈。”
  青莲剑削铁如泥,切起萝卜来也很干脆。萝卜与羊肉很配,特别是这个天气。
  这一天,长安城里年轻皇帝睡着了,做了一个梦。梦到一锅羊肉炖萝卜,于是他醒了让厨子开始杀羊。
  城外的小观里的羊肉已经好了,道士喜滋滋的装了满满的两碗肉,两个人吃的一嘴油。
  “再过二十年你才能进去,你太着急了。”道士用袖子擦了擦嘴,有些满意的打了个嗝。
  “长安的羊好像跟江油的羊不一样,膻味儿更大一些。”李白吃的一脸汗珠,“不过也很好吃。”
  ”世间都觉得你是个清澈飘逸的人,怎么这么爱吃膻气?“青衣道士手里拿着一张草纸比划着,”如果你等不及二十年,要不要再折一下?”
  李白摇摇头,“我可以等。免得在很久以后等着的那个人骂我。”
  “没有人在等你。”青衣老道把手里的纸揉皱,扔进灶中灰烬里。本来奄奄一息的灶灰遇到纸,腾地一下又燃起来,转瞬即逝。
  “我知道有。”李白站在风雪里,风快把屋顶吹掉了,雪在观里下的很大。
  “他现在在海上。”
  李白放下碗,捉剑往北。
  是开元七年。

  2.1988年,一列从北京开往一个山东小城的列车到站,从车厢里下来一个年轻人,怀里抱着一个细长的帆布包。外面雪下的正大,他摘下毡帽往天上看了看,然后走出站台。
  车站外面零落的站着几个宾馆拉客的妇女,被雪淋得无精打采的,看到外乡客出来,抄着手上来寒暄。年轻人并不跟他们搭话,站在路边等车。几个妇女看他真不想住店就散开了。冬天很少有从火车上下来的人,这里只有海,吸引人们到这里的只有夏天。
  等了半天车,天要快黑了。雪还不停,旁边一个理发店音箱里放着咿咿呀呀的放着邓丽君,一个穿着喇叭裤的小伙子从屋里出来,准备锁门歇业。看到他站在雪地里,身上已经积雪了,就过来搭话。
  “哥们儿,哥们儿,等车呐?去哪儿?”
  年轻人听到有人喊他,转身看了喇叭裤一眼,点点头。“去两城。”
  “四点半就没车了。一天就跑两趟。”喇叭裤过来递了根烟,“北京来的?”
  他点点头。
  “来做生意还是找朋友啊?”
  “找个人。”
  “两城远着呢。要不你附近住一宿,明天十点半有过去的车。”喇叭裤靠过来,贼眉鼠眼的用下巴指了指那些还在拉客的妇女,压低声音,“你可别跟她们走,尽是他妈的仙人跳。”
  “谢谢。”年轻人伸手扫了扫身上的雪,“劳驾您,两城是往这边走?”他指了指东方。
  “是,沿着这条路往东走,到海边儿再往北。”喇叭裤哈着手给他指了指方向。
  年轻人拎着他的帆布包转身走了。
  雪依然在下,天气寒冷,这座小城商业并不发达,路两旁的店面早早就关了门。地上的雪越来越厚,他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前走着。
  过了一会儿,后面一阵突突的摩托车声音,听到有人叫他。一辆跨子摩托在他身边停了下来,车上有个人穿了个军绿色的棉猴,带了个狗皮帽子,棉猴下摆露出来两截冻得僵硬的喇叭牛仔裤。
  “哥们儿,这样吧,20块钱。我给你送过去。这雪下的。”一说话是刚才那个理发店的喇叭裤。
  20块钱不少,年轻人并没有犹豫,从口袋里拿出来两张大团结递给他。喇叭裤接过去,高兴地用指头弹了两下,新钞票在冷空气里被他弹的嘎嘎直响。
  “得了,上车,上车,走。”他理一个发3毛钱,小孩1毛,今天没开张。小城物价不比北京,20块钱够他一礼拜开销了。
  到了两城,喇叭裤直接把摩托车开进了一个院子。下车,在院子里大喊,“爸,爸。”
  一个老汉披着棉袄从屋里走出来。“狗日的,怎么才回来?这么大的雪,骑个破三轮儿,早晚给你砸了。”
  “我是你日的。”喇叭裤熄了火,嘿嘿嘿的笑。老头一听这话顺手抄起一把笤帚就要打。
  “别别,我这有朋友呢。留点面子。”
  年轻人坐在摩托车挎斗里,哑然失笑。感情是到了喇叭裤的家了,这二十块钱花的冤。
  “什么狐朋狗友。”老汉放下笤帚疙瘩,没好气的看了车里的年轻人一眼。
  “这可不是狐朋狗友,人家北京来的同志,支援咱们镇里建设来啦。”喇叭裤揉了揉一路上被冻的发红的脸,穿着棉猴,丝毫没有先前在理发店的摩登感。
  “北京来的朋友?”老汉愣了一下。
  “大叔,您好。我是北京来的。”年轻人跳下车跟老汉说。
  老汉一听口音,才信了。热情的上来握手,“快快快,屋里坐。”把人让到屋里来,坐到炕上,老汉激动的满脸通红,“小平同志身体可好?”
  年轻人眨了眨眼睛,不知道怎么回答。
  “小平同志好着呢,不劳您操心。这都饿着呢,弄点吃的呗?”喇叭裤接过话茬,给年轻人使了个眼色。年轻人低头捧着茶碗喝了口热水。老汉赶忙去准备吃食了。
  “我要去两城,你怎么把我带你家来了?”他问喇叭裤。
  “这就是两城,两城就是我的家。”年轻人笑嘻嘻的看着他,“哥们儿你可别怪我,我虽然顺路。不过今晚管住,管饭。改革开放的春风吹到两城,全镇的人民都自食其力,我挣你20块钱,保证没有仙人跳。”
  北纬三十五度的两城,海里的出产一种大鲅鱼,如果抹上海盐腌上几天,鱼肉里的蛋白质发酵,会让它的鱼肉变成金黄色,用一点花生油煎一下,铺在米饭上,人间至味。
  老汉是个老渔民,手艺不错。一整条的鲅鱼加上一盆蟹子,还有当地产的一种风蛸用韭菜跟酱油炒了。让这个来自北京的年轻人饱饱的吃了一顿。
  关于老汉不断问及的小平同志的问题,年轻人无法回答,他是来找人的。
  一个在海上的人。

打赏

12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铁铁铁铁铁鱼 时间:2017-09-02 22:51:44
  “拉了你一路,还没问贵姓啊?哥们。”喇叭裤拿着一瓶地瓜烧,给年轻人满上。
  “王翦。”
  “王翦,秦始皇那个王翦?”老汉在一旁问。
  “秦始皇那个王翦。”王翦点点头。
  “我叫乔小,乔解放的乔,小平同志的小。这是我爹乔解放。”喇叭裤端起酒杯,“干啦。”
  王翦也端着酒杯,看着窗外的大雪。他来的时候,北京也在下雪,跟这里下一般大。
  “你说你是来找人的,找谁啊?哪村儿的啊?明早上我给你送过去。”喇叭裤拿了个煎饼卷着咸鱼。
  王翦看着窗外没说话,这个渔村的小屋离海很近,隐约传来海浪的声音,外面风雪交加。
  “镇上的人我大多数都认识,不认识的我帮你打听打听,好找。”
  “不用了。”王翦把杯里的酒喝完。
  “行,我也不问了。你们北京大学生秘密多,来来来喝酒。祝小平同志身体健康,祝改革开放春风吹遍神州大地。”喇叭裤给王翦倒酒。王翦把手放在身边那个细长的帆布包上,看着窗外的风雪。
  “小,明天潮涨的早,你理发店别开门了,歇一天,跟我出海,合作社今年的任务紧,你叔腿不好,这大雪天的,你来搭把手。快过年了,首都的人民都等着咱的鱼。”乔老汉把一个烫手的蟹子小心翼翼的揭开壳,里面慢慢都是红色的蟹膏。放到王翦面前的盘子里。“首都来的小同志,来尝尝。咱们两城的枪蟹子。”他有些得意的说,“咱们这螃蟹,当年 都吃过。”
  “行啦行啦,知道了。”喇叭裤不耐烦的挥挥手。
  “大叔你有船?”王翦突然问道。
  “有啊,柴油机,120马力的。劲儿大的很,能拉个三五吨呢。”老汉说起渔船红光满面。
  王翦点点头,“挺好的。”
  “以前啊,都是小船,跑不了远海,跟着潮水捞些鱼虾,这两年改革开放好啊,合作社能贷款,弄个柴油船。”
  王翦点点头,“挺好的。”

  小镇上的夜晚无聊,人们早就习惯了早睡。吃完饭,喇叭裤抱了床被子过来,放到炕上。
  “这大炕咱俩一人一边儿。你可别嫌乎,这辈子是俺娘临死前棉下的。新的。”
  “谢谢。”王翦笑了笑。
  喇叭裤喝的有点多了,躺下就打起呼噜。王翦听着海浪声,靠在窗户边上,乔小的喇叭裤搭在炕沿上晾着,原本那两个可笑的裤腿被雪冻住,炕又热,屋里一下子热气腾腾,水汽在玻璃上结出冰花。他的眼神透过窗户,透过风雪与黑暗,一直看着大海的方向。
  但愿那个人,就在他想的那个地方。他把手里那个细长的帆布包横放在腿上,拍了拍。
作者:塔斯特罗夫斯基 时间:2017-09-02 22:52:27
  沙发~坑王开贴,太不容易
作者:谪狂 时间:2017-09-02 22:54:50
  mark
作者:雪冷凝霜 时间:2017-09-02 22:59:52
  来啦来啦,鱼总加油,求么么哒~~
我要评论
作者:蛇从革 时间:2017-09-02 23:04:35
  孩子还好吗,我会每个月给生活费的。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鬼叔 时间:2017-09-02 23:06:17
  可以
我要评论
作者:鬼叔 时间:2017-09-02 23:07:07
  包里是条冻硬了的带鱼
我要评论
楼主铁铁铁铁铁鱼 时间:2017-09-02 23:09:34
  @鬼叔 2017-09-02 23:07:07
  包里是条冻硬了的带鱼
  -----------------------------
  是个长颈鹿的
作者:莲蓬 时间:2017-09-03 08:45:43
  上班第一时间惊见新作。
我要评论
作者:此城yu彼城 时间:2017-09-03 09:00:11
  大神复出,必是佳作!
楼主铁铁铁铁铁鱼 时间:2017-09-03 09:21:50
  凌晨三点半,乔老汉就来他们睡的这个西屋敲门。喇叭裤睡不够,把头蒙在被子里当没听见。
  “乔小,你个小狗日的,快起来。雪停了,下海去。”老汉在门外骂骂咧咧的。敲了几下,可能是突然想起来屋里还有北京来的朋友,就又捂住嘴,小心翼翼的敲门。
  王翦下炕,给乔老汉把门打开。
  “别开别开,我不去,这才几点啊?”喇叭裤在被窝里呜呜的喊。
  “咋把你给吵醒了,哎呀,小王同志你快回去睡,天儿冷,别冻感冒了。”老汉看着王翦有些不好意思,转头又指着被窝里的喇叭裤继续骂,“日你娘,快给我滚起来,不然我砸了你的摩托车。”
  “别砸别砸,我这就来。”喇叭裤轱辘一下从床上跳起来。
  乔老汉哼了一声走了。
  “你敢砸我的车,我就把你船给点了。”喇叭裤嘟嘟囔囔的穿着衣服,拿起晾在炕沿上的喇叭裤刚要穿,又放下,“妈的出海,浪费我这身时髦。”转身掀开一个箱子,从里面胡乱拿出条军绿色的裤子套上。
  “哥们儿,你继续睡吧。明早你起来走的时候把门带上就行。”喇叭裤一边穿衣服一边跟王翦说。
  “我跟你一起去。”王翦拿起帆布包。
  “你跟我去哪儿啊?”喇叭裤乐了,“这天寒地冻的,出海还得大半天,别耽误你找人。”
  王翦没说话,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大团结。
  “嘿,你到底是干什么的啊?你不是来找人的么?怎么?你找的人在海上啊?”喇叭裤看到钱倒没有特别表情,反倒看着王翦有点怀疑。
  王翦点点头。
  “没听说过,找人找到海上去。海上没有人,只有龙王爷。”喇叭裤穿上一身没有领章的旧军装,披了个棉猴,“哥们儿,我劝你一句,我不知道你到底来我们这块干嘛的。你啊,把钱收起来,安稳睡到天亮,走人。”
楼主铁铁铁铁铁鱼 时间:2017-09-03 09:30:28
尽量努力更新。
楼主铁铁铁铁铁鱼 时间:2017-09-03 12:19:57
  王翦点点头,把钱收起来。拎着他手里的细长帆布袋,转身走出房门。这时候雪已经停了,天上挂了一轮明亮的月亮,月光照的雪地仿若白昼。
  乔小看着他走了,后悔的拿手抽了自己两个嘴巴,心里想,那还不得一百多块钱啊?那得理多少个脑袋才能挣到?
  “唉,哥们儿。你听我说。”他赶忙跟了出来。
  王翦在雪地里走着,没有停下。
  “看你这架势,你非去不可?”喇叭裤跟在他身边儿。
  “非去不可,我另找一艘船。不麻烦你们了。”王翦顺着海浪声音往前走着。
  “真他妈奇怪,还有人上赶着当苦力,你要跟着也不是不行。”
  王翦停下来看着他。喇叭裤朝他伸出手来,王翦看着他的手。
  “钱。”喇叭裤压着嗓子。
  王翦伸手把那把大团结拿出来递给他。喇叭裤往手上吐了口唾沫,点了点,一百六十块整。他回头看了看没有人,就把钱仔细的装到内衣的兜里。
  上了船要帮忙干活,不许说犯忌讳的话,不许自作主张,不管找不找得到你找的人还是什么东西,船啥时候回来你就啥时候回来。不许让老汉知道我拿了你的钱。
  乔小一路走一路掰指头。
  到了船厂,一下子人声鼎沸。几十艘渔船正准备出海,大都是木船,结实的松木刷了桐油,上面已经落了厚厚的一层雪。偶尔夹杂着几条铁船,在寒冷的潮水里身上结着薄冰,所有的船都随着潮水的到来在海中微微晃动。乔老汉在自己的船上扫着雪。看到乔小带着王翦来,吃惊道,“小王同志你怎么来了?这天多冷啊?快回家再睡一觉。”
  “爸,王翦同志这次来咱们这,是带着任务来的。”喇叭裤信口开河,“他是来咱们这里看看咱们渔民战天斗地,看看改革开放的春风在海上吹了多远。好回北京给小平同志汇报。”
  “真的假的?别胡说八道。小王同志不是来找人的么?”
  “王翦同志从北京来,带着首都人民跟小平同志的问候,找的就是咱们这些战斗在改革开放前线的劳动人民。爸,我请王翦同志登上咱们的船,让他这个大学生见识见识咱们劳动人民是怎么收获改革开放的果实的。”
  “真的?”乔老汉看着王翦红光满面,仿佛得到了莫大的荣誉。
  王翦摸摸鼻子,不知该如何作答。


楼主铁铁铁铁铁鱼 时间:2017-09-03 19:36:14
  真在数九寒天出了海,才知道海上讨生活是多么不易。两城镇这几年成立了渔民合作社,有专门的车队一车车的把海货拉到济南,北京。这里是北纬三十五度,四季分明,冷暖洋流交汇,出产的鱼蟹特殊的肥美。
  吃了半辈子大锅饭的乔解放,这几年赶上了时候。贷款造了船,干多少就得到多少。没了工分儿的计较,他觉得干劲十足。再过两年,还了贷款,给乔小娶个媳妇儿,生个孙子,也算是给早死的老伴儿有个交代。
  自己要不要再娶个后老伴儿?他认真的想了想,脑中过了几个人选,嘿嘿的握着舵轮子笑出声来。
  几十艘渔船一起出来,一直航行了一个多小时才在海上各自散开。喇叭裤迷迷瞪瞪的坐在船舱里打盹儿,脸上扣了个狗皮帽子,他这个年纪有永远睡不够的觉。

  王翦从上船开始,就一直站在船头甲板。再没有说过一句话。乔解放在驾驶舱喊他,“小王同志,外面风冷。进来暖和,你们北京知识青年身体扛不住。”
  王翦耸动了一下肩膀,一下子用手捂住了嘴巴,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他晕船。
  “乔小,乔小,别睡了。快起来把小王同志扶进来。”乔解放踢了还在迷瞪的喇叭裤一脚。
  “扶什么啊扶?他自己没腿吗?” 乔小被踢醒,有些不高兴,睡眼惺忪的走出来,看到正在吐的王翦,乐不可支。
  “哥们儿,你还晕船啊?不让你来你非来。跟着我们劳动人民受这份儿他妈的洋罪。”他把头上的狗皮帽子扶了扶,伸手要过来搀王翦。王翦摆摆手,示意他不要过来。
  “我没事。”
  “没事儿你吐啥,你这擦粉上吊死要面子啊?”喇叭裤一边嘲笑他一边伸手扶住他,“一会儿到了地方,你还得晕,早知道晕船拿两片儿药啊。”
  王翦摇摇头,“真没事,咱们出来多远了?”
  “咱们这船,速度9节,约么着出来一个来小时了。离岸可是有点距离了,怎么着哥们儿,你想回去了?钱可不退啊。”
  这时候天边已经微微发白,海面上变得明亮了许多。回头早已看不到村庄,四下茫茫,潮水已经快涨到最大,海面下的鱼群随着寒冷的洋流游动。它们即将成为人类文明的养料,在渔夫的眼里,它们是可以换取女人与孩子的财富,就这样唾手可得。王翦吐干净了肚子,感觉并没有好。有的吐还好,没得吐那就是真的难受了。乔解放有几次想把船开回去,把这位北京同志送回陆地。可又实在舍不得这一趟出船的挑费,跟即得到的鱼获。
喇叭裤看着王翦坚持,也毫无办法。闹了一阵他倒是不困了,坐在甲板上抽烟,看着海水起伏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到了作业的渔场,有几艘船已经早到了。船长们在无线电里呼应,放下渔网。乔解放把船停下喊喇叭裤帮忙,把堆在船上几百米的刺流网放到海里。放完了渔网,扔下浮标。再转战到下一个地方。
一连下了几张网,船才真正停了下来。乔解放拿出一根长绳子,绳子上栓了一串李子大小的小陶罐,陶罐里挂上一点虾肉。扔到海里。
他在钓他们今天早上的早饭,这片海域特产的风蛸。昨晚王翦在饭桌上已经吃过,的确味道鲜美,一肚子的白卵,晶莹的像是饭粒儿。
船停下之后,越发晃动的厉害。王翦什么都没吃,一直等到返航的时候。今天乔解放收获不少,三五吨莽撞的鲈鱼被捕捞上来,大的竟是有一米多长,三四十斤的样子。
王翦第二天在乔家的大炕上睡了整整一天。到了傍晚才醒过来,院子里只有他一个人。喇叭裤的跨子摩托也不在家,想必是去理发店了。他从乔家院子里走出来,渔村里并没有太多的人。路上偶有几个渔民朝他打量,他也毫不在意。一直来到海边,海面上一片霞光,潮水把滩涂上的积雪冲的七零八落,虽然晕船,也没有什么他想要的收获,但是他依然坚信,那个人一定就在那里。
第三天,王翦依旧选择了跟乔解放出海,喇叭裤起初不同意,可是大团结就能很好的解决这个问题。他这钱赚的容易,索性理发店的事儿他就扔到了一边儿。
一连十七天。
王翦也吐了十七天。依旧一无所获。乔解放爷俩劝不住,后来也习惯了,只是每次上船之前给他喂两片儿晕车药。
第十八天的时候,他们在海上发现了一个怪事。
起初是喇叭裤发现的,他发现一连放下去的几张大网,拉起来的时候网里连个海米都没有。他感到很奇怪,这是从没有过的事儿。
最富饶的渔场没有鱼了。
其它的渔船也一样,整个海面几十艘渔船的无线电里乱作一团。说什么的都有。什么龙王爷没收到供啦,什么骂哪个狗圌操的下的绝户网啦……
乔解放也犯愁,不过倒是没说什么,只是吧嗒吧嗒的抽烟。喇叭裤一脸的幸灾乐祸,拿着个望远镜四处看,“瞧瞧,瞧瞧,嘿哟,真热闹。嘿,乔老三磕头呢,你这会儿磕头有什么用啊?就你狗圌日的网眼儿最小……”突然他不说话了。
他把望远镜递给了乔解放,“哎哎,老汉,你看看那是什么。”他伸手指着一个方向。
天海交接的地方出现了一道白线,乔解放脸上有些凝重。
那天边泛起一道潮水,看起来无边无际甚是壮观。
这就有些稀奇,有一年日本地圌震,引起了个小型海啸,海上也来了这么一道潮水。 轰隆隆的声音由远及近,所有的船长都发现了那条白线。各自都确认了一下,那道潮水可能并不能够影响到渔船的安全。
王翦依然站在船头,看着那道潮水翻滚而来,由于吃了药,加上这半个多月的连续颠簸,晕船已经好了很多。
“咦?”喇叭裤歪着头,一伸手指向拿到潮水,”那上面还有东西。”
翻滚的白线上面出现了几个黑点,随着海浪在翻滚。
“真是龙王爷显灵了,好嘛,俩大海豚。”喇叭裤激动的比划着手,狗皮帽子在他脑袋上一晃一晃的。“怪不得他圌妈圌的没鱼了,都被它们撵跑了。”
潮水很快就到了跟前,虽然不是很大,但还是冲的船晃了一阵。而在那浪上翻滚的几个黑点儿,或许是发现了这边这么多船,没有跟过来。
“乔小。”王翦回过头来。“我要过去看看。”
“你想去看看,我也想去啊。主要是他开船,得听他的。”喇叭裤偷偷指了指驾驶舱的乔解放。
“你去跟他说,我要过去看看。”
“你咋不说去?”喇叭裤撇了撇嘴,“咱们还是老实在这待着,一会儿就返航了。今天毛也没弄着,烧了不少柴油。赔了,我可不敢去。”
王翦没等他说完,自己径自走进驾驶舱,跟正在开船的乔解放说了几句话。乔解放看着他点点头。转了一把舵轮子,船拐了一个弯儿,朝着潮水来的方向开过去。
“你咋跟他说的?”
“柴油,我报销。”王翦说。
其实这种渔船的续航能力很好,甚至能跑出去远洋作业。只是两城的鱼把头们守着的这片海域实在丰饶,不必跑出去那么远。
王翦一直站在船头,任喇叭裤怎么逗,他也不再说话。看着他的眼色,喇叭裤才突然想起来,这位北京来的同志,好像是来海上找人的。
乔解放也大体知道王翦的意思,只是这半个多月了,他也想不通这位北京来的同志到底是来干嘛的。只是偶尔听他儿子跟他说话,停个一嘴半句的。海上找人?找什么人?海漂子吗?只是他既然报销油钱,他也决定了这位小同志一个心愿,让他死了心。
顺着潮水的方向一直又开了几个小时,已经快到公海。即便是乔解放,也从来没来过这么远的海域。先前消失在海浪间的那几只海豚,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出现了。
乔老汉一直连续开了几个小时的船,有点撑不住了。喇叭裤接替了他,喇叭裤一时兴起,开始开着船追逐海豚。
喇叭裤从来没有相信过王翦,只是王翦虽然沉默寡语,却看起来并不像是个坏人,只是有点脑子不好。加上能在他身上挣到钱,在海上还能怎么样?远离了文明的船,飘荡在一片从来没有人来过的海上。
已经入夜,此刻回去已经是不太可能,开船的坐船的都累了。喇叭裤拿了一包煎饼,半盆子油煎的咸鱼,卷了一棵葱。嘎吱嘎吱的吃着。海风起来尤其冷,甲板上结了冰,溜光水滑。
“你知道吗?这个世界上有一种生物,叫阿米巴虫,在这个世界上无处不在,你却看不到它。”王翦看着正在吃煎饼的喇叭裤突然说道。
“什么虫?”喇叭裤嘴巴里塞满了煎饼,支支吾吾的。
“阿米巴虫。”王翦看着他继续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这种虫子很奇怪,甚至严格意义上讲它都不算是虫子。是一种原生动物,它们的身体结构非常简单,只有组成生命的基本结构,运动,呼吸,消化。”
“可是它们却没有生圌殖系统。”
“什么系统?”喇叭裤继续吃煎饼。
“生圌殖,就是性圌器官。”
“就是干那事儿的那玩意儿呗?男的有鸡圌巴,女的……”喇叭裤嚼着煎饼嘿嘿的笑了,性永远是最能引起人类兴趣的话题。
“嗯。”王翦点点头,“它们没有生圌殖系统,却在个世界上无处不在,从几十亿年前地球刚刚开始出现生命的时候,它们就已经无处不在了。它们也是这个星球上的最开始的第一批有机生命之一。一直到现在,它甚至跟几十亿年前的形态是一样的,并没有向其它生命一样选择进行进化。”
“而它可以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每一粒微尘,水珠之中。已经不能用数字计算它们的数量。”
“可是你知道吗?它们放弃了性繁殖,而是选择了分裂繁殖。现在这个世界上的所有的阿米巴虫,都来源于一个几十亿年前个体。没有进化,没有基因爆炸,一直稳定的分裂。”
“它们,不,是它,它从几十亿年前就一直活着,活成了千百万亿兆个个体。而这千百万亿兆个阿米巴虫,其实就是一个。”
“它是永生的。”
“这是最开始的时候,生命的样子。”
“这么厉害?”喇叭裤咽下去一口煎饼,似懂非懂,“照你这么说,那个什么虫……”
“阿米巴虫。”
“那个阿米巴虫就是跟如来佛一样化身万千呗?有啥用呢?”
“它在等待。”
“等待什么?”
王翦摇摇头,站起身来,拿着他手里的帆布包,走到甲板上。
今日十五,海上大潮,皓月当空,远处的海面上出现了一片黑压压的影子。
我要评论
作者:杨三雪 时间:2017-09-04 09:37:10
  留爪~
作者:栗山派掌门人 时间:2017-09-04 09:49:35
  捉鱼~
作者:栗山派掌门人 时间:2017-09-04 09:53:02
  太好看了,请继续啊~~~
作者:塔斯密 时间:2017-09-04 11:22:49
  好多大v
作者:木木_CK 时间:2017-09-04 11:38:29
  剑客呢?
楼主铁铁铁铁铁鱼 时间:2017-09-04 11:40:41
  等待什么?等待李白成为天下第一的剑客,等待皇帝吃完手上那一碗羊肉炖萝卜。
  年轻的李隆基吃了几口萝卜,萝卜被肉汁炖的软糯,吃起来异常的可口。在他小时候,还是临淄王的时候,有个安金藏的人也是喜欢萝卜炖羊肉。后来李隆基看到了他自剖出来的心肝。
  他当时用了一把金色的匕首,扎入胸腹间,鲜血汩汩的冒出来。他大喊,“熵。” 把武曌下了一跳,忘记了本来要做的事,免了太子李显的罪。
  后来大夫把他的心肝肠子缝回去,竟然没死。 过了没几天就活蹦乱跳了。满朝文武都记住了这个狠人,不敢招惹。
  这个人一直活到现在还好好的,除了肚子上有一条长长的疤。
  “国公。姚崇说现在长安的和尚实在是太多了点,你怎么看?”年轻的皇帝终于吃完了碗里的萝卜羊肉,汤也喝的干净。把空碗随手给了高力士。
  “臣在太常寺的时候,曾经为天后做过一些曲子,天后是弥勒转世,洛阳那时候连勾栏妓院里也弹得是那些曲子,佛音了了,世人信佛,求佛,其实信的是天后。敢问皇帝也是佛祖转世吗?”
  “你个老东西,我可不是什么佛。”
  “丞相三朝老臣,天后的时候他也信,后来太上皇登基,信得便少了些,到现在,他是一点儿也不信了。”
  “那他信什么?”
  “老臣不知。”
  “那你信什么?”
  “老臣信秩序。”
  “什么秩序?”
  “明政,即是秩序。”
  “哦?何讲?”
  “人民富足,人口增长,社会安定,少天灾,无人祸。”
  “你剖出心肝那日喊得是什么?”
  “熵。”
  “熵是什么?”
  “是秩序啊,陛下。”
  “怎么写?”
  安金藏手指在碗里蘸了一点羊汤,在大明宫里写了一个“熵”字。年轻的皇帝坐在地上看了三天。
  然后开始娶妃子,生孩子。
我要评论
作者:ty_124019007 时间:2017-09-04 11:46:53
  这个鱼不乖。
作者:猪头大拿 时间:2017-09-04 11:50:00
  太监复活了!
楼主铁铁铁铁铁鱼 时间:2017-09-04 11:52:27
  @猪头大拿 2017-09-04 11:50:00
  太监复活了!
  -----------------------------
  有脸?
作者:ty_124019007 时间:2017-09-04 11:54:53
  这个鱼不乖。
作者:贝克唐僧 时间:2017-09-04 12:10:22
  有点乱
我要评论
作者:此城yu彼城 时间:2017-09-04 12:23:57
  @猪头大拿 2017-09-04 11:50:00

  太监复活了!


  —————————————————
  @铁铁铁铁铁鱼 28楼 2017-09-04 11:52:00

  有脸?
  —————————————————
  加油!
作者:飞翔的自由者66 时间:2017-09-04 12:52:26
  山泉水,姜,花椒,胡椒粉,小葱,大酱,铁锅炖鱼,
作者:腹黑傲娇炸毛兽 时间:2017-09-04 13:44:39
  文不错先马着再说(o°v°)ノ
作者:塔斯密 时间:2017-09-04 13:56:21
  @猪头大拿 2017-09-04 11:50:00
  太监复活了!
  -----------------------------
  @铁铁铁铁铁鱼 2017-09-04 11:52:27
  有脸?
  -----------------------------
  搬个板凳看热闹
作者:塔斯密 时间:2017-09-04 13:58:41
  矮油,赶紧更啊
作者:油焖小鳄鱼 时间:2017-09-04 14:29:11
  我要是你就偷偷写,绝对不发出来,太监名字太响亮了
作者:不如去饮茶 时间:2017-09-04 14:31:49
  楼主的贴要追的
楼主铁铁铁铁铁鱼 时间:2017-09-04 15:28:19
  又被吞了一楼?
作者:loooovelei 时间:2017-09-04 15:36:17
  马克
作者:我的老婆是右手 时间:2017-09-04 15:40:20
  一直觉得后人应该为李太白的游侠生涯创作一些作品,可惜没有,今天见到了,期待楼主能够写出高度!

作者:大风012 时间:2017-09-04 15:51:57
  MARK
作者:liaa8435 时间:2017-09-04 15:52:43
  mark
作者:油焖小鳄鱼 时间:2017-09-04 17:22:46


  催更


  为了梦想



  更新吧大佬

楼主铁铁铁铁铁鱼 时间:2017-09-04 22:48:23
  @油焖小鳄鱼 2017-09-04 17:22:46
  催更
  为了梦想
  更新吧大佬
  -----------------------------
  催肥
作者:foxfoxbee 时间:2017-09-05 00:50:46
  我的熊猫!我来看你啦!么么哒!!!
作者:飞翔的自由者66 时间:2017-09-05 11:13:10
  @铁铁铁铁铁鱼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点赞是风气,越赞越大气【我也要打赏
作者:北斗沙罗 时间:2017-09-07 08:28:53
  完了,有好几个说太监。。。要坑了。。。
作者:人不再是人 时间:2017-09-07 23:23:04
  更新记得艾特寡人
作者:故人西风见冷 时间:2017-09-08 09:28:38
  九千岁?大总管?
作者:秃驴a 时间:2017-09-08 23:07:35
  留名留名支持支持
作者:飞翔的自由者66 时间:2017-09-09 12:12:38
  顶贴
作者:WindowsPhone9 时间:2017-09-10 01:21:40
作者:woni1188 时间:2017-09-10 02:01:59
  雁北堂大内总管铁公公
作者:竹子和竹笋 时间:2017-09-10 06:29:17
  楼主,今天九月十号了!你在哪???不要坑啊啊啊啊!
作者:竹子和竹笋 时间:2017-09-11 10:46:11
  好了,楼主还没来
作者:heham 时间:2017-09-11 13:41:18
  一个星期没更了。
  之前突然想到过CPU的运算与发热问题,查过网络,与熵有关,不知道和这里有关系么
楼主铁铁铁铁铁鱼 时间:2017-09-12 10:13:58

  2.洛阳城外有一座小庙,一个老僧挽着袖子正在劈柴。前天夜里,他梦到庙里的池水着了一场大火,火焰中开出一朵牡丹,上面有一只极小的狐狸。狐狸指着东方,口中发出凤凰一般的鸣叫。一共叫了三声,双爪合十,从花中跳入着火的池水。
  他醒来之后,发现那个梨树下那小池子干涸了,落满了飞灰,就像是积雪一般。他在禅房中不饮不食,坐禅七日,第八日早上,他就开始劈柴,在那池中堆柴七尺九寸。
  李白在早上走进这里,看到这个景象,歪着头看着劈柴的老僧。
  “和尚你这是在干嘛?”他忍不住问。
  “我要死了。这些柴火是用来烧我的尸体的。”
  “你不过五十,是得了什么病症吗?”
  “我朝夕念佛,身体康健,并没有生病。”
  “是有人逼你去死?”
  “我与人为善,普度众生,没有仇家。”
  “那你为什么要死?”
  “有件事,我想不明白,想去找佛祖问问。”
  “什么事想不明白?”
  老和尚摇摇头不说话,指着东方。
  李白顺着他的指头往东看,看过庙门,看过洛阳城里的一树梅花,梅花下面一个妓院,妓院里有一对男女正在云雨,再看过去,城外农家,被大雪压住的麦苗,一只狐狸正在奔跑,跑过山东,一片海面雾蒙蒙的。
  “我什么也没看到,空无一物。”李白叹了一口气。
  “我师兄死的时候跟我说,世上无一物,只有佛。花草鱼虫,猛虎熊罴,妓女嫖客,都是佛。我问他,那我是什么?他说是佛。我又问他,你又是什么。他哈哈大笑,也是佛。我指着大殿里的佛祖问他,那他是什么?他说,是泥土。”
  “我百思不得其解,那我们修佛,每天参拜一些泥土有什么用?他说,你参拜是自身,是自观,是自在,是自我,是我佛。”
  “我问他,你是佛不是泥土,可那些善男信女拜你,是拜谁?”
  “我也回拜了啊?还是自身,是自观,是自我,是我佛。他们拜我与我拜他们,都是。我们都是一样的,是佛。”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李白把剑摆成一个一字。“我也不懂,所以我要去长安城里看个明白。可是现在又不能去。”
  “听说这里有个六祖慧能的师弟,就是你吧?”
  “是我。”
楼主铁铁铁铁铁鱼 时间:2017-09-12 10:16:01
  @竹子和竹笋 2017-09-11 10:46:11
  好了,楼主还没来
  -----------------------------
  最近公司事情太多。
  • 竹子和竹笋: 举报  2017-09-12 11:49:13  评论

    多没事,我们可以等,只要你时不时来冒个泡说你还在也好啊!给点希望咯………
我要评论
楼主铁铁铁铁铁鱼 时间:2017-09-12 11:16:40
  @heham 2017-09-11 13:41:18
  一个星期没更了。
  之前突然想到过CPU的运算与发热问题,查过网络,与熵有关,不知道和这里有关系么
  -----------------------------
  [d:抠鼻]
作者:不如去饮茶 时间:2017-09-12 22:25:41
作者:平静地看着世界 时间:2017-09-13 14:52:34
  点赞,期待更新
楼主铁铁铁铁铁鱼 时间:2017-09-13 19:30:50
  非常非常忙 我只能抽空写
我要评论
作者:伤心没人爱的心 时间:2017-09-14 01:19:27
  @铁铁铁铁铁鱼 :本土豪赏1个比心(20赏金)聊表敬意,对你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作者:宁宁770 时间:2017-09-14 12:11:57
  感觉就是学生和老师开学了忙
作者:金笔书生吕秀才 时间:2017-09-16 21:07:25
  熵是热力学第二定律里定义的物理量,表征物质世界无序度的,自然界一切自发的过程都是往熵增的方向发展的,最终熵增到一个最大值,宇宙一切变得完全无序,进入热寂状态,宇宙灭亡
作者:流氓CEO 时间:2017-09-18 17:47:58
  老太监,没有几部不太监的
作者:豹子血 时间:2017-09-20 22:21:26
  铁大,你敢写我就敢追
作者:豹子血 时间:2017-09-20 22:24:08
  发布了图片
  
作者:月影紫轩 时间:2017-09-23 10:50:26
  慢慢等
作者:往事飘漂 时间:2017-09-25 18:27:11
  N年前在天涯看的封魂罐,没想到现在居然开新贴了
  不过不敢报太大希望,铁鱼是个坑王
我要评论
作者:秃驴a 时间:2017-09-29 13:00:25
  唉!
作者:啊夏天的西瓜皮 时间:2017-10-01 02:37:49
  什么鬼,时空错乱
作者:懒死猫 时间:2017-10-02 16:40:31
  好多年没追大侠的帖子了
作者:马甲马甲马马甲TY 时间:2017-10-02 20:53:09
  3分
作者:fourteen 时间:2017-10-04 20:52:01
  竟然
作者:啊夏天的西瓜皮 时间:2017-10-06 00:31:14
  一个月了还不更新
作者:土豆西红柿_ 时间:2017-10-10 10:43:51
  果然
作者:敏岳儿 时间:2017-10-10 18:17:28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作者:empmitu 时间:2017-10-12 18:49:43
作者:王革天下 时间:2017-10-13 11:20:39
  来,等更。
作者:王革天下 时间:2017-10-13 11:25:44
  来,等更,我的第一次
作者:IT小码农呀 时间:2017-10-15 21:40:46
  ???
作者:弓长士心 时间:2017-10-21 16:37:20
作者:白羊座张文君 时间:2017-10-27 01:02:41
  南派四叔
作者:树犹如此啊 时间:2017-10-28 07:52:45
  顶,好。
作者:魑魅魍魉G7 时间:2017-11-01 00:11:58
  刷三铜,看到大王的。打个卡
作者:豹子血 时间:2017-11-07 21:54:27
  你倒是写呀
作者:豹子血 时间:2017-11-07 21:56:02
  不喜欢你把小说写的跟诗似的。我想评论无处下嘴呀……显得我很没有文化的样子。豹怒
作者:一山唯白晓 时间:2017-11-22 16:49:18
  顶一顶
作者:玄俗 时间:2017-11-27 21:56:03
  一听王翦我就想到了这也是古代的那个王翦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