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犯临终遗言吐露出惊天罪孽,隐藏在国际歌中的杀人疑团

楼主:yfmilan 时间:2017-09-08 12:55:22 点击:81234 回复:20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下页  到页 
  2017年5月6日下午19:00 南昌市凤凰洲音乐餐厅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在赣江江畔的凤凰洲音乐餐厅内,一个体态微胖的男子正瘫坐在包厢的卡座上,百无聊赖地嗑着瓜子翻着书本。他叫何凯峰,是南昌某高校水利系的教师。而他所等待的对象,则是南都市公安局的女法医林瑛格。
  “唔……不会又放我鸽子吧!”何凯峰看了看手上的山寨版劳力士手表,发现离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不过转念一想,自己也没什么好抱怨的。毕竟要不是女神因公出差到此,自己还指不定啥时候才能见到她呢。想到这里,何凯峰又低下头,继续翻起了手中的《福尔摩斯探案集》。
  5分钟之后,一个银铃般的女声传来:“凯峰,让你久等了。”
  何凯峰抬起头来,发现林瑛格正笑盈盈地站在自己面前,他连忙站起身来,摆了摆手:“哦……没有没有,我也是刚到!”
  “呵呵,谎都不会撒,桌子上的瓜子壳都堆成小山了,还说自己刚到。”林瑛格笑道。
  “哦……呵呵,小林姐的眼光依旧那么犀利,嘿嘿。”何凯峰挠了挠头。
  “呃……话说你在看什么呢?”林瑛格又把视线转向了何凯峰手中的书本。
  “《临终的侦探》,就是《福尔摩斯探案集》的最后一个故事,你看过吗?”何凯峰举着书本问。
  “呵呵,我没看过‘临终的侦探’,不过我倒是见过很多‘临终的罪犯’。”林瑛格微笑着说。
  “哦?临终的罪犯是什么样的?是不是浑身发抖,大喊爹妈,面如死灰,四肢僵硬,屎尿齐流?”何凯峰放下书本,饶有兴趣地问。
  “大部分是这样,不过也有更恐怖的。”林瑛格的表情突然变得很复杂。
  “哦?更恐怖?”何凯峰不禁楞了一下。
  “对!他们供认不讳,视死如归,谈笑风生。但就在死神降临的前一分钟,他们突然说了句:‘真相,我也不知道!’”林瑛格眺望着远方,陷入了回忆…….
楼主发言:65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楼主yfmilan 时间:2017-09-08 12:56:02
  2008年11月30日下午14:30 长谷县火车站出站口
  十一月的黄土高坡,秋风如刀割。望着漫天起舞的黄叶,林瑛格下意识地裹紧了大衣。对于一个在温婉的江南水乡生活了十八年的小女生而言,这种肃杀而寂寥的秋景委实不多见。看了看手中的复旦大学行李箱,又瞟了瞟残破的站前广场以及周边低矮的商户,林瑛格的心里不禁打起了退堂鼓:“哎……选择这种地方进行法医实习,我的脑子是不是瓦特啦?”
  “小林,上车啦!”
  一个浑厚的男声传来,打断了林瑛格的思绪。她循声望去,只见站前路上停着一辆桑塔纳警车,副驾驶位置上还有一个中年男子正在朝自己招手。
  “哦,来啦!”林瑛格连忙拎起行李箱,快步向前走去。而三个裹得严严实实的警察也钻出警车,朝她迎了过来。
  “您是吕局对吧?”林瑛格中年男子彬彬有礼地伸出了右手。
  “没错,我就是吕晨,长谷县公安局副局长。当然……其实只是从县委派下来挂职锻炼而已,刑侦方面的东西我也不懂,呵呵。”中年男子并没有与林瑛格握手,他只是上下打量着对方。不过林瑛格很快便意识到了吕晨拒绝握手的缘由,因为他右手的大拇指不见了。
  “上车啦,天这么冷,别站在外面。”一个四十岁左右的警察拎起林瑛格的行李,放进了后备箱。
  “您是……肖队……没错吧?”林瑛格的语气有些忐忑,因为她已经忘记对方的名字了。
  “没错,肖弘毅,长谷县公安局刑警队代理队长。”肖弘毅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不过林瑛格依旧能感觉到他眉宇间散发的英气。
  “肖队,天这么冷,要不先送小林回住处吧?”旁边的女警察热情地将一条围巾围在了林瑛格的脖子上,她的胸牌上写着“罗映寒”。
  “罗姐……我自己来……自己来……”林瑛格不好意思地说,不过转瞬之间她又意识到了一个问题:“先送我回住处?难道他们有什么任务要处理吗?”
  果不其然,肖弘毅犹豫了一下,用征求意见的口吻说道:“要不还是先去现场吧,现在是秋天,天黑的早。”
  “哦……没关系……我不累……”林瑛格连忙点了点头。2.4秒之后,她又低声朝罗映寒问道:“罗姐,有什么任务要处理吗?”
  罗映寒的脸上写满歉意:“哎呀……小林,实在抱歉。苏家村的村名报警,说村里很多女眷的尸体凭空消失,怀疑是被人偷去搞冥婚了。”
  林瑛格听到这里,只感觉浑身毛骨悚然:“啊?冥婚?”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yfmilan 时间:2017-09-08 12:56:24
  2008年11月30日下午15:11 长谷县苏家村
  在前往苏家村的路上,罗映寒向林瑛格科普了冥婚的知识。原来冥婚是我国自古就有的一种陋习,古人认为灵魂不死,当单身的男女夭亡时,由于在阴间没有配偶,这些孤魂野鬼便会出来作祟使得家宅不安。所以当未成家的儿女过世后,父母便会通过中间人购买异性尸体,将其与自己的儿女合葬,这就是所谓的冥婚。而这个中间人,便是所谓的“鬼媒人”。
  在科学不发达的古代,这种行为是人的感情寄托所至,倒也无可厚非。然而随着科学的普及,冥婚在我国的大部分地区已经消失。不过在一些偏远的农村,这种陋习依然存在。而且由于农村重男轻女之风盛行,男女比例失调,所以对女尸的需求程度远多于男尸。所以买卖尸体的行情水涨船高,新鲜女尸的价格都在十万元以上,而即使是一副女性的白骨也能卖到二至三万元,这就催生了大批偷盗尸体的违法犯罪行。而更为恐怖的是,在利益的驱动下,一些“鬼媒人”甚至不惜杀人卖尸。仅在长谷县一地,每年都有好几位少女因此命丧黄泉。
  “唔……天呐……还有这种事!”听完罗映寒的介绍,林瑛格的眼睛与嘴巴不禁张成了三个“O”字。
  “没错,在苏家村,就有这么一个鬼媒人。不过他有没有杀过人,我就不知道了。”罗映寒的语气显得有些刻薄,而且林瑛格注意到她说完这句话时候,眼睛还瞟了一眼肖弘毅。而肖弘毅虽然没有回应,但那青筋毕露的额头依然出卖了他的内心。
  “呵呵,小罗你真是的,小林刚来你就拿这种事吓唬人家。”察觉到车内的气氛有些异样,吕晨连忙转移话题,“小林呀,话说你这复旦大学的高材生,怎么来我们山沟沟实习啦?在包邮区找个单位多好!”
  “呃……我们学校说要相应国家关于‘中部崛起’的号召,所以鼓励我们来中部地区实习。”林瑛格一本正经地回应道。
  “噗……‘中部崛起’……”吕晨不禁笑出了声。
  “哎呀,来的正好,我们长谷县公安局都十三年没有专职法医了,一直是我这个卫生室医生在代行其职。”罗映寒也笑了起来,她再次瞟了一眼肖弘毅,而对方的面部肌肉只是在不停抽搐。
  “呃……我只是实习三个月而已……”林瑛格脸上写满尴尬。
  “哦……我还以为你以后就来长谷县工作了呢,原来是在实习呀!”罗映寒的表情显得很复杂,似乎是庆幸与遗憾的混合体。
  “好呀,实习完就走吧!什么‘中部崛起’,只是说说而已,别当真!前两年还喊什么‘绿色崛起’呢,可是到头来‘绿色’在哪儿?你看看周围的山,哪座不是光秃秃的?你看看周围的河,哪条不是黄泥汤?你看看周围的路,哪条没有拉煤的大车?”肖弘毅忿忿地说。
  车内的氛围再次变得很沉闷,林瑛格只好靠向椅背,凭窗远望。黄土、黄叶、黄水,还有过往车辆扬起的粉尘混色在一起,将高原上的深秋染得浑黄一片……
楼主yfmilan 时间:2017-09-08 12:57:32
  6分钟之后,车辆停住了,罗映寒拍了拍林瑛格的肩膀:“小林,下车啦!”
  林瑛格机械地点了点头,推开了车门。然而就在踏出桑塔纳的一刻,迎面而来的二氧化硫气味几乎将她熏晕了过去。缓了很久之后,林瑛格定睛望去,只见地上有一个捆着的老汉,还有一个哭泣的老太太,旁边站满了乌压压的村民,而远处则是若干烟囱,正忘乎所以地吐着黄烟……


  2008年11月30日下午15:43 长谷县苏家村
  “苏大壮,这是怎么回事呀?”吕晨对着一个五大六粗的村民问道。
  “吕叔,你可得给俺们做主呀,苏良民这个鬼媒人偷了俺们村八口老太婆的死尸。”苏大壮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
  “领导,不是俺偷的,不是俺偷的!”被捆作一团的苏良民反驳道。
  “就是他!打死他!”周边的村民一齐起哄道,而老太太则拼命护住苏良民免遭棍棒袭击。
  “住手!有事说事!”肖弘毅不怒自威地说。
  “哎呀,肖叔,是这样的……”苏大壮稍稍平复了下情绪,解释道,“前两天长谷发电厂要扩建,准备向俺们村征地,坟地也在征地范围之中。所以呢,为了支持‘中部崛起’,俺们就打算迁坟。哎呀,结果起开坟一看呀,俺奶奶、太奶奶、二奶奶、三姨娘,还有柱子他姥姥,刚子他娘,翠花她婶子,小宝他大姑的骨头就全没了。你说她们到哪里去了,还不是被田良民那个鬼媒人偷去卖给别处配冥婚了。”
  “小毅,不是俺偷的,不是俺偷的!”苏良民再次嚎叫道。
  “把他解开,我们到坟地去勘查一下。”肖弘毅只是轻蔑地瞟了一眼对方,随后便大步流星地走开了。
  然而10秒钟过去了,并没有人在意苏良民,林瑛格只好蹲下来同老太太一起解绳子,还给苏良民擦了擦了擦伤口。
  “闺女,你叫啥名字呀?是从哪来的呀?”老太太突然一把抓住了林瑛格的手,用含混不清的长谷口音问道。
  “大妈……我叫林瑛格,是从上海来的……”看着对方满是污垢的双手,林瑛格有种反胃的感觉。
  “那你有木有看见过俺家芸芸?”老太太似乎又燃起了希望。
  “我……我不认识什么芸芸…….”林瑛格再次尴尬起来。
  “她跟你一般高,扎着个马尾辫,还戴着个铜的蝴蝶发卡。”老太太似乎没听到林瑛格的话。
  “苏秀菊!松开!”罗映寒使劲拍了一下老太太的胳膊,企图为林瑛格解围。
  苏秀菊知趣地松了手,但她依旧不依不挠地喊着:“闺女,你要是看见俺家芸芸,一定让她快回家,俺们再也不吵她了。”
  林瑛格一时间只感觉手足无措,罗映寒见状连忙拉起她的胳膊向大部队走去。而就在转身一刹那,林瑛格分明看到苏秀菊的眸子里有浑黄的泪水流出……
  15分钟之后,大伙都来到了坟场。林瑛格一眼望去,只见几口棺材横七竖八地放置在砂地上。其中大部分木棺已经腐朽不堪,另外几具石棺上也满是斑驳的印记。
  “罗姐,这个苏家村为什么会把墓地选在砂地上?这个……怎么起坟头呀?”林瑛格下意识地问。
  “呵呵,小林,这你就不懂了。要是把坟建在土地上,那外人很容易挖洞盗尸。但是建在砂地上,就不容易挖洞了,古代的流沙墓用的就是这个原理。”罗映寒解释道。
楼主yfmilan 时间:2017-09-08 12:58:08
  “哦……那……这个苏良民是怎么偷尸体的呢?”林瑛格又问。
  “哼哼,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呀!”罗映寒一脸不屑地说。
  1分钟之后,林瑛格又问道:“罗姐,为什么有的是石棺,有的是木棺呢?”
  “男尊女卑呗,只有男人能用石棺,女人只能配木棺!”罗映寒忿忿地说。
  林瑛格原本还想问第三个问题,但这时突然听到肖弘毅的喊声:“小林,过来勘查一下!”
  林瑛格一边做好呕吐的准备,一边亦步亦趋地跑了过去。然而跑到跟前,林瑛格不禁愣住了:
  木棺中确实空无一物……
  2008年11月30日下午16:06 长谷县苏家村
  “怎么样!吕叔,肖叔,你们看看,肯定是苏良民那个鬼媒人偷去卖钱啦!”苏大壮忿忿地说。
  “呃……会不会是时间长了,所以骨头糟掉了?”吕晨也愣住了。
  “肯定不会!97年的时候为了防止盗墓,俺们把祖坟从黄土岭迁到了这里。当时俺太奶奶都死了三十年了,棺材都烂的剩不下几块板了,照样一块骨头都不少。俺奶奶八年前才过世,刚子他娘五年前才过世,怎么可能现在一块骨头都不见了?更何况大同的万人坑俺也去看过,那些劳工抗战期间就去世了,骨头都能保存到现在,那俺们这儿的尸体咋就不见了?”苏大壮反驳道。
  “就是苏良民那个鬼媒人偷去卖钱啦!”村民们又起哄起来。
  “等一下,你刚才说丢失尸体的全是老人?”林瑛格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没错,俺奶奶、太奶奶、二奶奶、三姨娘,还有……”苏大壮又掰着手指数起来。
  “你们村有没有最近过世的女性?”林瑛格显然不想再把那七大姑八大姨重新听一遍。
  “呃……栓子他媳妇,今年夏天过世的……”苏大壮不禁愣了一下。
  “尸体还在不在?”林瑛格又问道。
  “在!在!在!”苏大壮挠了挠后脑勺。
  “丢失尸体的几个老人,最晚是哪年去世的?”林瑛格追问道。
  “呃……翠花她婶子,三年前过世。”苏大壮回答。
  “那么……如果是有人要偷尸体配冥婚,那么他为什么不偷最近过世的女尸,而非要去偷那些枯骨呢?要知道新鲜女尸的价格远比骨头高!”林瑛格做了一个思考的手势。
  “呃……”苏大壮不禁一时语塞。
  “小林,你是说……盗尸案有可能是三年前发生的?”肖弘毅也意识到了什么不对。
  “不可能!两年前翠花他叔过世,俺们起过一次坟,当时她婶子还躺在旁边。”苏大壮反驳道。
  “小林,这些老太太……还能诈尸了不成?”罗映寒的脸上写着大大的囧字。
  “罗姐,这座火力发电厂是哪年建的?”林瑛格指着远处的大烟囱问。
  “呃……”罗映寒把头转向吕晨,面露难色。
  “1995年。”吕晨不明就里地回答。
  “这就对了!根本没人偷尸体!”林瑛格的脸上浮现起一丝微笑。
  “啊?”周围不禁一片哗然,群众们开始交头接耳起来,而苏良民与苏秀菊的眼中则闪烁起希望。
  “不可能!那俺奶奶、太奶奶她们到哪去啦?”苏大壮的声音提高了八度。
  “问题就出在发电厂身上!”林瑛格的声音显得很有自信。
楼主yfmilan 时间:2017-09-08 12:58:54
  2008年11月30日下午16:28 长谷县苏家村
  “小林,解释一下!”吕晨的面部肌肉在不停抽搐。
  “大家仔细闻一闻,空气中是不是有股刺鼻的气味,那是二氧化硫的味道。这些二氧化硫是哪里来的呢?就是那座火力发电厂,因为它没有安装煤炭脱硫装置。”林瑛格指着远处的烟囱解释道,“二氧化硫排放到大气中后,会被氧气氧化为三氧化硫,而三氧化硫与空气中的水蒸气结合,就形成了硫酸。这部分硫酸会随降雨落到地面,就是所谓的酸雨。”
  “哦……怪不得我总觉得咱们县的水有股怪味……”罗映寒若有所思地说。
  “酸雨能腐蚀人体吗?”肖弘毅也意识到了问题。
  “酸雨确实对健康有害,不过其中硫酸的浓度还远远达不到直接腐蚀人体的程度。但是,人死亡之后,在细菌的作用下,皮肤、肌肉与内部器官会逐渐腐败、软化、液化,直至完全消失,最后仅剩下骨骼,这称为白骨化。而老年人骨骼的主要成分是磷酸钙和碳酸钙,有机质含量并不高,而且这部分有机质也会随尸体的腐败逐渐减少乃至消失。磷酸钙和碳酸钙都可以与稀硫酸产生化学反应,生成硫酸钙。由于坟地建在砂地上,土壤的透水性能极好,而且女尸都被保存在密封性很差的木棺中,所以雨水会不断渗入棺材,与骨骼发生反应。即便硫酸钙的溶解度并不高,但是假以时日,它们依然会被下渗的雨水带走,于是骨头就完全消失了。”林瑛格继续说道。
  “啊?吕叔……”苏大壮把视线转向吕晨,他的眼神里满是怒火,而人群也再次骚动起来。
  “喔…….原来是这样子……”吕晨的神情反而显得很镇定,“那我马上通知工人加装脱硫装置,而且所有的村民都会得到补偿,绝对让大家满意!”
  “好!好!好!吕叔真是豪爽!”苏大壮的愤怒被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贪婪的笑容。
  “吕局……厂子……是…….”林瑛格这才发现自己捅了一个大篓子。
  “没错,发电厂就是我家开的,为中部崛起而奋斗嘛,哈哈!小林不要紧张,你也算是给我上了一堂环保课。所以我们要和谐发展,绿色崛起,对吧!哈哈!”吕晨笑着拍了拍林瑛格的肩膀,但他的眼神却显得无比空洞。
  “对对对,吕叔所言极是!我们村也要和谐发展,绿色崛起!”苏大壮皮笑肉不笑地重复着吕晨的话。
  “好,既然这样,那就散了吧。”眼见天色已晚,肖弘毅摆了摆手示意道。
  “呃……警察同志……那你看……我们的祖宗们……还有没有别的补救措施?”苏大壮又走了过来,一脸恭敬地盯着林瑛格。
  “呵呵,把所有的木棺都换成石棺,最好是花岗岩材质的,男女平等!”林瑛格的嘴角挂着狡黠的微笑。
  8分钟之后,村民们都兴高采烈地回家了,苏大壮则被吕晨拉到一旁讨论补偿款的问题。苏秀菊见状则又跑了上来,紧紧握住林瑛格的手,一脸激动地说:“小林同志,你一定认识俺家芸芸!她大名叫苏晓芸,也说过‘酸雨’的事。”
  “呃……苏阿姨……我真不认识这个苏晓芸……”林瑛格再次有种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感觉。
  “那您帮帮俺,帮帮俺们找找她!您这么聪明,一定有办法的!”苏良民也跪倒在林瑛格面前。
  “大叔、大妈……我也想帮你们……可我只是个法医……还是个实习的……所以真的是‘爱莫能助’……”林瑛格的语气里充满无奈。
  5秒之后,苏大壮跑了过来,粗暴地将苏良民与苏秀菊向村里拖去,而这对老夫妻眸子里的希望之火,正在一点点幻灭……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太烦了吧 时间:2017-09-08 15:00:23
  万事开头难,作者加油
我要评论
作者:宝宝祭司 时间:2017-09-08 15:15:38
  马一个
作者:woai13 时间:2017-09-08 15:30:53
  最近老是做恶梦
作者:yuditang 时间:2017-09-08 15:46:09
  看评论感觉不错,准备入坑
作者:hlp_780319 时间:2017-09-08 15:52:41
  好看
作者:lyman_lau 时间:2017-09-08 15:55:57
  顶
作者:歌德巴 时间:2017-09-08 16:01:24
  作者应该在中间插点其他东西
作者:sherryadonar 时间:2017-09-08 16:07:54
  还有吗?
作者:sslp1111 时间:2017-09-08 16:13:23
  楼主今天的更完了吗,明天什么时候会更啊
作者:相思菲雨 时间:2017-09-08 16:16:39
  这本书写的真的好
楼主yfmilan 时间:2017-09-08 16:19:58
  @宝宝祭司 2017-09-08 15:15:38
  马一个
  -----------------------------
  感谢支持呢!
作者:sunny209 时间:2017-09-08 16:20:46
  这是一个一个故事吗
楼主yfmilan 时间:2017-09-08 16:20:47
  @woai13 2017-09-08 15:30:53
  最近老是做恶梦
  -----------------------------
  放心好了,虽然发在“莲蓬鬼话”,但这绝对不是一部灵异小说,而是实打实的硬推理作品!
作者:骑摩托车的活佛 时间:2017-09-08 16:22:28
  就这么完了?
楼主yfmilan 时间:2017-09-08 16:22:31
  @yuditang 2017-09-08 15:46:09
  看评论感觉不错,准备入坑
  -----------------------------
  感谢支持,后面更精彩!
楼主yfmilan 时间:2017-09-08 16:22:53
  @hlp_780319 2017-09-08 15:52:41
  好看
  -----------------------------
  谢谢呢,后面还有更精彩的剧情哦!
楼主yfmilan 时间:2017-09-08 16:23:29
  @lyman_lau 2017-09-08 15:55:57
  顶
  -----------------------------
  首部作品,感谢支持呢!
楼主yfmilan 时间:2017-09-08 16:25:42
  @歌德巴 2017-09-08 16:01:24
  作者应该在中间插点其他东西
  -----------------------------
  预告一下,整部小说预计有26万字左右:分别是《临终的罪犯》(2万字)+《钟山悲歌》(18万字)+更深的蓝(6万字)。目前这个《临终的罪犯》故事只是开篇的小试牛刀制作,开胃大餐还在后面!
我要评论
作者:cntm1 时间:2017-09-08 16:31:54
  看了下,人物描写精彩
楼主yfmilan 时间:2017-09-08 16:36:50
  @sherryadonar 2017-09-08 16:07:54
  还有吗?
  -----------------------------
  每日更新哦,后面还有二十几万的饕餮推理盛宴呢!
楼主yfmilan 时间:2017-09-08 16:37:55
  @sslp1111 2017-09-08 16:13:23
  楼主今天的更完了吗,明天什么时候会更啊
  -----------------------------
  每日更新,今日暂告一段落,明天的修改完毕便会及时更新!
作者:滹沱河 时间:2017-09-08 16:47:09
  妈个鸡,好棒的书,要不要鼎力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夜黑了夜 时间:2017-09-08 16:50:27
  @yfmilan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点赞是风气,越赞越大气【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武汉糊涂虫 时间:2017-09-08 17:02:24
  好看是好看,就是新帖更的太少
  • yfmilan: 举报  2017-09-08 22:07:21  评论

    慢工出细活,楼主要算计着怎么将伏笔埋好,解谜时才不至于过于突兀哦!
我要评论
作者:夜黑了夜 时间:2017-09-08 17:04:30
  @滹沱河 2017-09-08 16:47:09
  妈个鸡,好棒的书,要不要鼎力支持
  -----------------------------
  还用说么,肯定支持啊!
作者:爱情10折 时间:2017-09-08 17:17:39
  在看,先留个名
我要评论
楼主yfmilan 时间:2017-09-08 17:27:59
  @相思菲雨 2017-09-08 16:16:39
  这本书写的真的好
  -----------------------------
  感谢支持,后面的更精彩哦!
楼主yfmilan 时间:2017-09-08 17:29:43
  @sunny209 2017-09-08 16:20:46
  这是一个一个故事吗
  -----------------------------
  长篇小说,约26万字~~当然,本小说的诡计密度非常高,不停设局又不停解谜,所以节奏很快,看起来像是一个一个的故事
作者:房寻 时间:2017-09-08 17:32:54
  感觉故事还会更加精彩
  • yfmilan: 举报  2017-09-08 22:10:23  评论

    楼主绝对不会辜负坛友厚爱的,一定会写出一部够硬的推理小说
我要评论
楼主yfmilan 时间:2017-09-08 17:45:27
  @骑摩托车的活佛 2017-09-08 16:22:28
  就这么完了?
  -----------------------------
  每日更新哦,全文二十六万字左右
我要评论
楼主yfmilan 时间:2017-09-08 17:45:50
  @cntm1 2017-09-08 16:31:54
  看了下,人物描写精彩
  -----------------------------
  感谢支持,楼主当再接再厉!
作者:大涯拍拍乐 时间:2017-09-08 17:48:10
  加油,会一直看下去
作者:aimar99 时间:2017-09-08 18:03:25
  马克
作者:掬水成渊 时间:2017-09-08 18:18:40
  怎么不更新了
作者:lian1105 时间:2017-09-08 18:33:55
  书很赞
作者:飘零无归路 时间:2017-09-08 18:49:10
  希望节奏能快点,有点慢了
作者:illumilarti 时间:2017-09-08 19:19:40
  速速更新,不得有误
作者:国善政善 时间:2017-09-08 19:21:13
  太监回密。。。。。
作者:zwt790422 时间:2017-09-08 19:34:56
  快点,更新啊
作者:fdjj123456 时间:2017-09-08 19:50:10
  故事很有趣
作者:kathy0 时间:2017-09-08 20:05:26
  这本书不错,推荐看
作者:koala1106 时间:2017-09-08 20:20:41
  慢慢看吧,毕竟不知道最后会发生什么
作者:rong_978 时间:2017-09-08 20:35:56
  写的不错,众口难调
作者:Lucia321 时间:2017-09-08 20:51:11
  我觉得有生有死才是好书
作者:wangyongsis 时间:2017-09-08 21:06:26
  大神顶你
作者:sulay 时间:2017-09-08 21:21:41
  很好
作者:25367503 时间:2017-09-08 21:36:56
  好看好看好看
作者:涯口妩烟 时间:2017-09-08 21:37:37
  咋没了???坐等更新
作者:cherry060 时间:2017-09-08 21:52:11
  啊,过瘾
作者:radioshack 时间:2017-09-08 22:07:27
  还行,要坚持啊
作者:孙士平 时间:2017-09-08 22:22:42
  万事开头难,作者加油
作者:日光灯01 时间:2017-09-08 22:37:57
  大半夜读着感觉身后有凉风
作者:1074 时间:2017-09-08 22:53:12
  最近老是做恶梦
作者:zhenxinwunai1234 时间:2017-09-08 23:08:27
  看评论感觉不错,准备入坑
作者:ee大头 时间:2017-09-08 23:23:42
  作者应该在中间插点其他东西
作者:hongxing958 时间:2017-09-08 23:38:57
  这本书写的真的好
作者:wujialimn77 时间:2017-09-08 23:54:12
  看了下,人物描写精彩
作者:幸运先生 时间:2017-09-09 00:09:28
  妈个鸡,好棒的书,要不要鼎力支持
作者:行善积德640 时间:2017-09-09 11:45:15

  
作者:1丑2016 时间:2017-09-09 13:59:52
  做个记号,故事发生在江西?据我所知冥婚北方更盛行,尤其是山西
  • yfmilan: 举报  2017-09-09 16:53:23  评论

    看清时间和地点哦,冥婚的故事发生在黄土高坡上的长谷县,和最开始聊天的时间地点都不一样哦
我要评论
作者:鸥鹭u 时间:2017-09-09 15:42:56
  那闺女是被灭口了吧
作者:xuanbai 时间:2017-09-09 21:31:39
  喜欢看这种推理啊破案的小说,楼主加油!
作者:恬恬喵喵 时间:2017-09-10 00:45:46
  好吓人啊,但是又很想看
作者:锡麟 时间:2017-09-10 06:02:20
  刘明
作者:游泳啊游泳 时间:2017-09-10 11:05:09
  马克
作者:2017大宝 时间:2017-09-10 11:31:58
  回个复,一会儿再看。
作者:漂白的红 时间:2017-09-10 12:10:19
  楼主下面没了???
作者:佳佳的花花 时间:2017-09-10 13:41:58
  楼主不要把精力用在回帖上啊
作者:无言无心的幸福 时间:2017-09-10 18:32:01
  顶!!!!!!!!!!!!!!!!!!!!!
作者:anqier1217 时间:2017-09-10 21:58:48
  不更了吗?
作者:非同凡响j 时间:2017-09-11 12:40:21
  怎么开了个头就没有了
作者:巴斯光年环游世界 时间:2017-09-11 13:31:04
  楼主继续啊
作者:清新寡欲M 时间:2017-09-11 13:31:11
  一脸懵逼进来,一脸懵逼离开
作者:芳草悠悠NN 时间:2017-09-11 16:22:58
  精彩故事演绎
楼主yfmilan 时间:2017-09-11 16:38:58

  2008年11月30日晚上19:45 长谷县公安局招待所
  回到长谷县城,吕晨借口晚上有会,皮笑肉不笑地离开了。而肖弘毅则更是懒得找任何借口,径直回了刑警队宿舍。房间里只剩下收拾行李的林瑛格,以及帮她煮面的罗映寒。
  “罗姐……我今天是不是惹怒吕局了……”林瑛格忐忑不安地问。
  “放心吧,吕局大风大浪见过了,不会在乎你这点事的。”罗映寒摆摆手说。
  “哦……真的吗?”林瑛格的声音依旧显得很局促。
  “呵呵,小林,其实吕局这个人也算是个人物。”罗映寒盖上锅盖,似乎陷入了回忆,“吕局出身贫寒,小时候穷的连裤子都买不起,但他读书非常刻苦,1994年的时候以我们长谷县理科状元的身份考上了清华大学的电气工程专业。然而天不遂人愿,也是从那年开始,咱们中国的大学开始逐渐收取学费。当然,这点钱可能对于城市工薪阶层算不了什么,不过对于我们长谷县的农民来说,那就是一笔天文数字了。为了供吕局上大学,他的父母都去了一个小煤矿工作,而妹妹吕蓉则去了深圳打工。不过那时安监制度还不完善,加上这个小煤矿又是一个名叫张志强的黑龙江老板投资的,而逐利又是商人的天性。到了1995年初的时候,矿难发生,吕局的父母双双身亡。”
  “啊?那……有没有得到赔偿呀?”林瑛格的同情心又泛滥起来。
  “张志强的老婆是刘明洁是黑龙江省的某个领导,和中央的某位高官私交甚好,于是此事就不了了之了。”罗映寒摇了摇头。
  “啊?还有天理吗?”林瑛格忿忿地说。
  “天理天理,谁是天,谁就有理!虽然吕局和妹妹吕蓉多方投诉,不过结果都是泥牛入海无消息。更狗血的是张志强这个老色鬼,居然还阴差阳错地看上了吕蓉。”罗映寒的语气显得很无奈。
  “那……后来呢?”林瑛格迫不及待地问道。
  “胳膊拗不过大腿呀!吕蓉只好与当时的男朋友分手,给张志强当了所谓的‘秘书’,不过通过这层关系,吕家也拿到了赔偿金,虽然这原本就是他们应得的。看透了这个社会的吕局当即决定从清华退学,用这笔赔偿金外加银行贷款,回到家乡开办了发电厂。然后呢,商而优则仕,一步步走到了今天。”罗映寒一脸钦佩地说。
楼主yfmilan 时间:2017-09-11 16:39:24

  “哦!果然是个人才!”林瑛格也不禁翘起了大拇指。
  “今年年初,县委组织部安排吕局来我们公安局挂职锻炼的,不出意外的话他半年之后就会高升到副县长的位子,所以不会跟你一个大学生斤斤计较什么。”罗映寒又说道,“更何况,吕局这个人拿得起放得下,该计较的计较,不该计较的从不计较,所以才能从一个小小的发电厂厂长一路走到今天。不像某些人,一个心结十年都解不开。”
  “罗姐……您是说肖队吗?”林瑛格显然听出了罗映寒的弦外之音。
  “没错!小林,你知道这个苏晓芸是谁吗?她曾是我们长谷县公安局的法医,也是肖队的女朋友,不过她在十三年前失踪了。”罗映寒面无表情地说。
  “啊……一点线索都没有吗?”林瑛格感觉整个人都惊呆了。
  “没错,那个时候监控网不发达,乘火车住宾馆也不需要登记身份证,所以苏晓芸这个人…….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罗映寒轻轻摇了摇头。
  “可以给我讲一讲吗?”林瑛格追问道。
  “这个……就说来话长了……”罗映寒望着窗外,似乎陷入了沉思,“其实,晓芸并不是苏良民与苏秀菊的亲生女儿,而是他们捡来的弃婴。至于苏良民呢,他们家是仵作出身,也就是古代的法医,在当地小有名气,也算是富农阶层了。然而咱们国家走弯路的时候,这些人就被整惨啦。苏良民虽然当时还小,但是免不了被各种陪绑游街,耽误了学习,还落下一身病。后来为了维持生计,就干起了鬼媒人这一行。反正介绍将死之人配姻亲的事干了不少,而至于他有没有偷过尸体甚至杀过人,那我就不知道了。据我了解,苏良民夫妇和晓芸的关系刚开始还不错。不过可能是受过创伤的缘故吧,他们坚决反对晓芸从事法医行业,一家人的关系就此破裂。1994年初,晓芸和肖队谈了恋爱。可是当肖队去苏家提亲的时候,苏良民开口就要一万彩礼,还假惺惺地表示会返给他五千的回礼。要知道在那个年代,一万块钱可是肖队月薪的两百多倍呀,所以此事就不欢而散。肖队当年就去公安大学进修了,而晓芸也报考了南都医科大学的成人教育学院,准备永久离开长谷县。”
  “哦……然后呢?”林瑛格预感到快要到悲剧的节点了。
  “1995年9月,晓芸不顾家人反对,执意要去南都上学。出门后就失踪了,学校方面表示她从没来报道过。而且由于当时监控不普及,火车站人员也很混乱,而且火车票又不是实名制,所以我们也无从查验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差错。再加上1996年1月的时候,南都发生了碎尸案,当地警方也没法给我们更多支援,所以此案就这么悬了起来。”罗映寒的语气显得很无奈。
  “嗯……没错!我小时候也是在南都长大的,南都大学碎尸案发生之后,全城戒严,人心惶惶。”林瑛格机械地点了点头。
楼主yfmilan 时间:2017-09-11 16:39:49

  “后来呢,赶上了国家的第二次严打。苏大壮举报苏良民夫妇有把女儿杀死后卖到外地配冥婚的嫌疑,于是两人就被抓进了监狱。不过呢,由于冥婚这件事情,尸体一经转卖就很难找到下落,所以我们也没有苏良民夫妇杀人的确凿证据。关了十年之后,还是把他们给放了。不过现在仍然有村委会的人监视着他们,据我所知苏大壮每天至少要查三次门,以防他们逃跑。”罗映寒继续说道。
  “那……肖队是什么看法?”林瑛格又问。
  “苏良民夫妇后来承认自己杀了苏晓芸,不过肖队坚持认为单靠口供不能定罪。小林,你知道吗?在那个时候能做到这一点,真的是难能可贵,尤其是在受害人还是自己前女友的情况下。”罗映寒的眼睛里闪烁着钦佩的目光。
  “嗯!我老师也说过,那个年代屈打成招导致的冤案实在是太多了。”林瑛格使劲点了点头。
  “但这并不代表肖队不怀疑苏良民,毕竟在长谷县,鬼媒人故意杀人的案子屡见不鲜,而且他们父女俩的关系又如此恶劣。”罗映寒苦笑着说。
  “嗯!而且苏晓芸也有可能是在路上被其他鬼媒人杀害,然后卖到外地配冥婚了。但即使如此,苏良民或多或少也要付一些道义上的责任。”林瑛格分析道。
  “没错,我也是这么想的,而且估计阎王爷也是这么想的,所以苏良民一年前被查出了癌症。俗话说得好,抬头三尺有神明。有些事情,虽然我们没有证据,但不代表阎王也没有证据。”罗映寒冷笑着说。
  ————
  2009年1月24日上午8:18 长谷县公安局
  接下来的两个月,日子过得异乎寻常的顺利。果然如罗映寒所料,吕晨丝毫没有记仇,肖弘毅每天依旧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而至于苏良民与苏秀菊,他们倒是没来登门拜访,不过林瑛格知道那是因为苏大壮盯得太紧了。
  日子就这么平平淡淡地来到了2009年1月24日,鹅毛大雪从天而降。对于成长于江南水乡的林瑛格而言,没有什么比一个飘着雪花的新年更让她欣喜了。然而就在她一脸童趣地蹲在院子里堆雪人的时候,苏大壮突然冲了进来,哭丧着脸喊道:“吕叔,肖叔,出事了……”
楼主yfmilan 时间:2017-09-11 16:40:19

  2009年1月24日上午10:18 长谷县苏家村苏良民家
  院子里的积雪已经深达35.6公分,但是经过一番清理,大片的血迹依旧展现在大家面前。
  “小林,你有什么看法?”肖弘毅问道。
  “从血迹的颜色来看,案发时间应该是在近12个小时之内,而且结合积雪的厚度分析,应该是在今天凌晨3:00-5:00之间。但是由于上层积雪的压力,下层积雪已经发生了融冻,案发当时的血迹和足迹都已经受到了很大破坏。从现在能掌握的情况来看,血迹的形状已经无法判断,但其中的新鲜血液不少于2000毫升。如果它们被证明是属于苏秀菊的话,以她的体重,一次性失血达到这个级数,肯定没有生还的可能。”林瑛格分析道。
  “小林,你说死者是苏秀菊?”吕晨用不确定的口吻问道。
  “从血迹相对于足迹的位置来看,似乎是她。不过由于下层积雪已经发生了融冻,所以我目前无法确定这一点,必须要结合DNA鉴定才能得出更确切的结论。”林瑛格回答。
  而就在这个时候,罗映寒也有了新的发现:“吕局,肖队,我在村头柴草堆中发现了一把剔骨刀。经苏大壮辨识,这应该是属于苏良民的物品,而且我在上面也提取到了指纹和血迹。而且根据苏大壮的回忆,自从去年12月1日开始,也就是那次坟地事件之后,苏秀菊与苏良民之间就产生了分歧。苏秀菊坚持要继续查找女儿的下落,苏良民则表示反对,两人因此经常大打出手。”
  “嗯……哼哼,可以理解!”吕晨的嘴角轻轻抽搐了一下。
  “映寒,你的看法是?”肖弘毅问道。
楼主yfmilan 时间:2017-09-11 16:40:45

  “我推测是苏良民杀了老婆,而后卖给别人配冥婚,然后拿着那笔钱找个地方治病去了。”罗映寒分析道。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吕晨点了点头。
  “小林,你怎么看?”肖弘毅把视线又转向林瑛格。
  “呃……我也找不到更好地解释。”林瑛格把声音压得很低。
  “好吧,吕局,那我建议联系兄弟单位,在各个医院布点,查找苏良民的下落。”。肖弘毅提议道。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吕晨自信地说。
  ————
  2009年1月25日上午11:10 长谷县公安局
楼主yfmilan 时间:2017-09-11 16:41:10

  第二天,苏良民便在长谷县市立医院被抓捕归案,他随身还携带着4600元的现金。血液DNA鉴定结果也出来了,尖刀与院子里的血迹均属于苏秀菊本人,而且在尖刀上也检出了苏良民的指纹。面对大量的证据,苏良民很快便坦诚了自己杀死妻女后卖尸的事实。
  “好了,现在人证物证具在,可以结案了,大家签名吧!”吕晨拿着一摞卷宗,满脸笑意地走了进来。
  “嗯……”肖弘毅犹豫了一下,还是在“吕晨”的下面签下了“肖弘毅”三个字。
  “小罗,你的!”吕晨将卷宗和钢笔推到了罗映寒面前。
  “嗯,十几年的悬案,终于结了,可以过个好年啦!”罗映寒也迫不及待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好!小林,你的!”吕晨又将卷宗拿给了林瑛格。
  “唔……苏姐姐……你可以安息了……”林瑛格掏出签字笔,准备署名。然而就在她即将划下第一横的那刻,肖弘毅突然开口了:
  “等一下,小林不能签!”
楼主yfmilan 时间:2017-09-11 16:48:26

  2009年1月25日上午11:21 长谷县公安局
  “啊?什么情况?”吕晨的右手下意识地抖了一下。
  “哦……没什么……”肖弘毅换了一种极为舒缓的语气说道,“吕局,小林只是个实习法医,并不是正式的警察,所以并不具有在卷宗上署名的权利。我怕回头被人抓住把柄,说我们办事不正规,影响大家的前途。”
  “嗯…….有道理……那好吧,就我们三个人签字!”吕晨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卷宗从林瑛格面前拿走了。
  吕晨离开后,林瑛格满腹狐疑地问道:“肖队,您刚才不让我签字,恐怕还有别的原因吧!”
  “呃……小林,我觉得这起案子还有隐情。万一出了事,搞不好会影响到你以后的前途。”肖弘毅若有所思地说。
  “哦?”林瑛格不禁愣了一下。
  “小林,虽然我们还没找到苏秀菊和苏晓芸的尸体,但从某种意义上讲,这并不重要。毕竟对于冥婚案件,由于鬼媒人之间多次倒卖,找不到尸体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更何况以苏秀菊的体重,一次性失血2000ml以上,断无生还的可能。苏晓芸失踪了十三年,也可以被认定为死亡。苏良民的那4600块钱,除了倒卖尸体之外,也没有别的解释。更何况尖刀上也有他的指纹,这些都是铁证,可以与苏良民的口供吻合起来。所以说,这起案子的间接证据和口供是一致,法院一定可以判决苏良民有罪。”肖弘毅说道。
  “呃…….不好意思…….我好像没听懂您的意思……”林瑛格感觉更糊涂了。
  “但是,这并不代表案子没有疑点!”肖弘毅站起身来,面色凝重地说,“咱们长谷县冬天的温度在零下十五摄氏度以下,更何况当时又是下雪天。那么不管是吵架也好,杀人也罢,不应该是在屋内进行吗?可为什么现场却会是在院子里?难道……凶手不觉得太冷了吗?”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