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片奇谈之千卷卦妖

楼主:爻叔 时间:2017-09-27 10:44:11 点击:5213401 回复:950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53 下页  到页 
  本帖荣获天涯社区2017年度十大作品
前言~
  天下总共有四盏极品宝灯,燃犀、宝莲花、启明、雀尘。
  雀尘排名最未,不过却是最合适普通人开悟的一件宝贝,是四大神兽朱雀本命精火遗落凡间所化。
  普通人得到它,如果使用得当的话,不过一载心智脱颖而出,从而改变命运。这盏灯在凡间最后的主人是明朝的开国皇帝朱元璋,明朝属于火德。清兵入关后,此灯从明太平殿消失,消失的原因据说是起于一次离奇的大火。也有人说是朱雀神收回了这盏灯,因为清朝属于水德,水克火!大明气数尽矣。
  也就是说此灯是开启人心智,照亮人的智慧,凝聚气运的宝贝。
  启明灯,据说和启明星有莫大关系,是盏划分白天和黑夜的灯。白天为阳,夜晚为阴。没有阴阳之前是混沌,而启明灯出可破鸿蒙混沌,分清浊。这盏灯已经涉及到造化,传说中被天庭的玉帝牢牢掌控着,世间根本就没人见过。
  宝莲灯那就更不用说了,最早是神话传说之地昆仑的镇山之宝,集天地灵气,形状就是一座莲台,通体七彩,灯照四方。每个得道成仙的飞升昆仑,都靠这盏明灯指引。这件西王母的宝贝只有在蟠桃盛会上才会请出来,而传说中有次此灯不慎打翻,天火倾泻、山海翻腾造成仙界一场灾难。后经王母修复,就再也不出瑶池。而其碎片制成了小号翻版的莲花灯,因华山圣母镇魔有功,造福一方而得到王母的赏赐,还引发了一段华山救母的故事至今流传在尘世间。
  燃犀灯最牛,《晋书》温峤列传里记载,温峤燃犀牛角照牛渚矶,洞见水底灵异世界。而燃犀灯却是可以照见三千世界的神灯,这盏可以洞悉三千世界的灯据说掌控在燃灯佛手里,它可是看见了一个世界花开,一个世界花灭,早就超越了一般传说的存在。
  梁汗这小子是雀尘灯灵转世,在前两部《碎片奇谈之天棺点灯》、《碎片奇谈之时间沙漏》里,他历经了光离世界,忘川之畔,一连串的诡遇里,接下去他又会遇到啥?

打赏

27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3666次 发图:83张 | 更多 |
楼主爻叔 时间:2017-09-27 10:46:38
  梁汗寒假期间被美少女佘雨燕忽悠,陪她去野狼堡,期间游历了一回忘川之畔,惊险刺激啊荡气回肠,力战赤蛛族、勇闯仙人掌阵、乌鸦城堡、五行大山,对了,差点还在闯乌鸦城堡时被一只老黑花斑大乌鸦给啄了小丁丁,不过吉人自有天相嘛,全身完好回来,回到桃林,想到自己利用时间沙漏将野狼族送回他们的故乡,感觉灰常有成就。不过这都不算什么,关键还是和曼珠沙华的际遇里,梦回唐朝化生为一书生,还和一个小妹妹有点暧昧哈,想想开心啊,太美好了啊。可是美好总是伴随着一点点遗憾,这家伙随身带着的师门重宝时间沙漏却遗失了,连带着自己的异能也在寒假这次诡幻之旅中消失。
  和我们大伙一样,享受美好就要接受失落,就要面对现实里失误带来的后果,在梁汗的忐忑预感里,现报来了。回来休息了几天后,在华二爷严厉的目光里,梁汗乖乖接受铁血训练,并且还要负责寻回被赤蛛门盗走的时间沙漏。
  “看看,看看,居然把那么重要的宝贝给带出去弄丢了,还招引来赤蛛门的人上门偷走我们的师门宝贝千卷卦画,这一定是你不知道做了啥事弄的,为师觉得肯定是因为你的贪财好色,哼!这账要好好算算。”华二爷哼了句后,没理会梁汗红脸讪讪然欲辩解的扭捏态,很直接的,“根据师门律条,这两样宝贝得你自己亲手拿回来,今日起,特训开始。”不由分说,华二爷变得严厉开来。
  就这样,梁汗从忘川之畔回到桃林,日子就不复从前的舒坦了,好日子到头了!因为遗失了时间沙漏,连带自身的能力都莫名消失,自个都觉得小脸面无光于是接受特训,华二爷也不客气,每天提着一条鞭子鞭策梁汗,乔婆婆每次看见梁汗受训时狼狈的样子,目光里就有慈祥的勉意,而山地貂小虎一副幸灾乐祸,就它没事,梁汗在那忍受鞭策之苦时,它在享受悠哉之乐。也是!谁叫梁汗那些能力消失殆尽的,不吃苦受累怎么能快速恢复好能力去夺回宝贝呢。
  如此三月过去,时间好快,转眼便是初夏时节了,梁汗总算在瘦了一圈后精壮了小身板,渐渐恢复了原来的能力。
  闭目冥想,脑门额头里那“天眼”不但修炼回来,还增多了许多金灿灿的星点,还有脑海里符文组合的莲花又回来,失而复得,这次那些符文还自带光环,似乎更加洗练一般,这让梁汗欣慰,这苦没白吃,和小虎没白吃大鱼大肉一样,这貂也肥硕滚圆了一圈。
  梁汗每次训练得挥汗如雨,望着从水池里出来挂满水珠的小虎,就有咬牙切齿之恨,感情俺在烈日下受苦,你在泳池里捞鱼捕虾嬉戏游耍,太不公平了吧!梁汗开动贼脑子,几次想拖山地貂下水,明里暗里提示乔婆婆该给小虎也来点运动,最好来个加强版减肥训练,不然山地貂小虎很快要从威虎貂变成肥猫了,真的,现在那已经是肥猫小虎了。奈何乔婆婆不为梁汗的“好心”提醒所动,如同华二爷不为梁汗强训练时,嗷嗷杀猪叫的夸张叫唤所动一般,直接忽视了梁汗的不公平抱怨,反而更加严格的训练梁汗。
  “生活变的好没意义了啊,不是这样让俺喝一壶的吧,俺都恢复了能力了,还要天天训练啊~”这天放学后,躺在操场草坪边上,梁汗嘴里嚼着随手拨的一根草根,喃喃自语的望着蓝天,蓝天好美,日子好苦,实在不想那么早回去接受鞭策。
剩余 9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爻叔 时间:2017-09-27 14:00:11
  坚定不移每日更新哈??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爻叔 时间:2017-09-28 10:52:55
  这三个月,梁汗算是真正领略到师傅华二爷的严苟,华二爷一改从前教导梁汗的随意状态,每回咪上一口美酒红尘大爱后,捋捋下巴那撮小山羊胡,一副痛心疾首状,怪自己以前没认真教育梁汗,以致于梁汗丢了师门宝贝时间沙漏,只要梁汗训练微微有些不自觉,鞭子随时就落到他身板上。
  挨过华二爷几次鞭子后,弄的这家伙去上课都忒老实,条件反射啊!看到课堂上老师晃动的教鞭,就不由联想起华二爷手里的鞭子,由此不明缘由的老师都大赞,这梁同学学习态度比以前端正了许多嘛。的确,能让一个嘻哈的学生望见教鞭就紧张,确实让每个上课的老师心里小有成就。
  尤其是梁汗这种嘻哈顽皮有些让人头痛,大过不犯小错不断的,却又每回大考成绩都不错的学生,居然痛改前非,这让带课的老师着实满意不已。
  梁汗可是很不爽!
  原来先前是故意给俺点甜头,现在连本带利的都收回去哈。”梁汗想到以前疲懒嘻哈散漫,如今回到桃林后,都得严格按照华二爷制定的时间表来生活,想想就觉得苦,感觉生活都没了趣味了,顿时心里就有了不满的揣测。觉得自己便是马戏团的猴子,先前被华二爷的甜蜜给骗了,现在的痛苦训练完全就像在钻火圈。
  正百无聊赖胡想着这些,就听见身边传来声音:“不玩了不玩了,我们快走,去看马戏表演去,顺便听下戏班班主讲的那个雀尘灵灯的故事,要去晚了,就怕接不上上次的内容了。”
  “是啊,要是万一这马戏班走了,就再看不到这么精彩的表演。”
  操场上,有几个女生忙着收拾好跳绳,匆匆从梁汗身边掠过,看起来是赶场去看镇上那马戏团的精彩节目去了。原来是班上的女同学哈,这些家伙为了赶上马戏开台表演的时间,招呼都不和梁汗打,直接掠过~哼!梁汗鼻孔没来由的哼了一声:“啥雀尘灯灵,在这呢,你们那是有眼不识金镶玉!”
  坐起身子,望望四周,没人理会他这块金镶玉,不禁又有些哀怨起来:“可怜,连去看个马戏的时间都没了。”
  日头渐暗了下来,操场上人影渐渐稀落,眼看着空空如也里,就剩下一个足球校队队员还在练习着盘球射门,大汗淋漓激情四溢的就似在热舞。
我要评论
楼主爻叔 时间:2017-09-28 10:53:18
  @oecaau744476 2017-09-28 10:05:23
  快更啊
  -----------------------------
  更了~欢迎提意见哈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爻叔 时间:2017-09-28 10:53:49
  @稻穗稻土 2017-09-28 10:32:00
  顶一下子咯
  -----------------------------
  顶顶不需要撸了,哈哈,赞
楼主爻叔 时间:2017-09-28 10:54:08
  @ammqci9882866 2017-09-28 09:17:17
  再顶,楼主加紧挤呀!
  -----------------------------
  恩恩,顶
楼主爻叔 时间:2017-09-28 10:54:41
  @红颜知己知纸 2017-09-28 09:14:14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
  恩恩,是的,东风~
我要评论
楼主爻叔 时间:2017-09-28 11:00:12
  @逝水流年水口 2017-09-28 10:56:37
  坐等更新
  -----------------------------
  汗死~太急了
我要评论
楼主爻叔 时间:2017-09-28 11:30:44
  @拒绝了我我故 2017-09-28 11:24:53
  真没有想到楼主又更新了一段,看得我心里只痒痒。 谢谢楼主呀……
  -----------------------------
  哈哈,加紧更新~
作者:再痛也没有关毓 时间:2017-09-28 20:35:23
  热火朝天的
我要评论
楼主爻叔 时间:2017-09-28 22:40:13
  忽然,咣当~”一声,那家伙射门一脚歪了准星,球撞击在门框后子弹般射向梁汗,“啪”梁汗下意识手一挡,“哎呦”一声惊叫,梁汗一怔,身后有个声音响起,传入了他的耳中。
  “我去,俺都没叫,你鬼叫啥子啊!”不满的嘟囔一声,梁汗扭头,他以为又是好友二毛偷摸了过来准备吓他。“什么?”居然不是,出现在梁汗身后的是个古怪老头。梁汗揉揉眼,“俺眼花了吧”,古怪老头身穿红色古代戏服,脸上皮肤褶皱的跟树皮一般,双眼透着丝丝莫名的黄光,盯着梁汗,满口黄牙在咧开的笑容里露出了个参差不齐,五官都挤在一堆,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可是现在此人整副形象配合一起,却是让人感觉不到一点难看,反而觉得诙谐里有种亲切和蔼的感觉。
  妈呀!
  梁汗鬼叫一下就从草地上翻身爬了起来,打了个寒颤,退后两三步。
  开玩笑,经历了那么多,再慈爱相的陌生人接近了也得提放点。可不是嘛,那些奇怪的家伙见到梁汗,总是有个看见好吃的东东一样的眼光,并且还会贪婪的吞咽下口水,正是这怪老头刚才吞咽一下口水的动作,让揉眼惊奇的梁汗下意识怪叫着跳起来退了几步。

  “喂!鬼叫啥?”这时一个声音传了过来。
  梁汗回头,看见那练球的校队同学抱着足球,惊奇的望着他。
  “我说这同学,你反应好快啊,刚才一下就挡开了来球,怎么样,没事吧!”那家伙本来想和梁汗道歉,看见梁汗刚才很奇怪的动作却是好奇了起来,神经兮兮的家伙,那人想到,不过嘴里却说,“你刚才反应的挺快的,有当守门员的天赋,要不明天过来校队试训下。”
  梁汗心不再焉,“恩恩,功课紧,再说吧。”回头望了望身后,空无一人,傍晚的风还是热的,梁汗心却是起了一片凉意,忍不住抖抖肩膀,作了个轻松表情,回头问那位同学,“你就自己一个人啊,没见其他人?”梁汗指指周围和自己后面,意思明显,刚才你就没看见过我身后有人?
  看见梁汗这举动怪异所问还忒不正常,那个同学有些发愣,球又没打着梁汗要害,没被震傻吧,现在这里除了他和梁汗,鬼影都没一个啊。
  “神经兮兮的你”那家伙心里有些发毛起来——要是梁汗被球撞傻那还得了,不是撞傻那就是撞邪,反正此地不易久留。抱紧球,那个同学脸上挤出笑容,“这个时候不早,我先回去了。”答非所问回了句转身作势准备开溜。
  “等等、等等”梁汗出声喊住那人,郁闷了几个月了哇,好不容易啊,好不容易才把那些异能补了回来,还天天被华二爷训练得象条听话的狗。嘿嘿,梁汗小恶作剧的心思此刻泛了起来,眼前那么强壮大块的人吓唬起来才有味道嘛,舔舔嘴唇,哼!哪能这么便宜的被你跑了哈。
  “最近你没去镇上那通济桥边看魔术看马戏表演?”梁汗脸上浮起了一丝古怪的神情,半眯眼诡异的似笑非笑盯着那同学。这表情可更古怪了,那同学于是不由自主的踢踢腿,换了个动作,一手抱球另一手有力的作了个健身的举肱二肌肉的动作,下意识告诉梁汗,不要惹我!俺可是校队的主力,强壮如牛的主力。
  脸上挤出一副轻松的表情,那同学有些不屑一顾:“没有,那有什么意思,魔术嘛骗人的玩意,不如强身健体来的实在。”摆摆手,他根本就没意识到此刻不经意间自己的动作有些不对头:“怎么,这位同学,你感兴趣那些?有去看吗?”,顺口问了句,身子却是又侧了侧,只等梁汗回句话便闪人。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爻叔 时间:2017-09-28 22:40:59
  更新
作者:胡老大大稚 时间:2017-09-29 08:59:09
  好文,再顶
我要评论
楼主爻叔 时间:2017-09-29 09:09:04
  近些天,乌镇来了一对马戏班,好家伙,那演出几乎吸引了镇子里所有人的目光。据班上同学议论,这戏班不但班主讲的故事好听,而且表演的杂耍活儿那叫精彩绝伦,比如猴子钻火圈,人脸百变,悬空上云梯等奇门幻术煞是好看。其中人脸百变和悬空上云梯尤其奇特,那百变人脸的表演者眼一眨,刹那就幻变成另一幅完全不同的脸型。而更神奇的则当属悬空上云梯了,表演者仅凭一根细绳便可以纵身上半空,表演时表演者将绳抛上半空不落下,人却能如猴般循绳而上丈许后再轻轻跃下。这确实太精彩,这不,刚才班上的女生还不都叽叽咋咋的忍不住追戏去了,可怜梁汗因为训练之故,一次都没看过。
  想到这梁汗心就不爽起来,眼珠咕噜转了下,摸了摸怀里,一张人皮面具此刻安静躺在那里,嘿嘿,瞧好了~
  怪怪的瞅了眼那同学,梁汗眼睛转而盯住那家伙手里的球,接上话,道:“没去,不过那些魔术,我也会些哦,比如~”梁汗指指那球,“我能让他它消失不见,你信吗?”梁汗恶作剧的小邪恶在心里冒了个芽芽,也是,压抑许久总要个发泄嘛。
  “不可能,给你试试,我就不信,这硕大的球还能在我眼皮底下消失!”既好奇又好气,注意力被吸引住的那同学,一下忘记了刚才心生诡异准备闪人的念头,转而有些生气。
  他可是学校球队的主力中锋,平时球场冲锋陷阵引得校女粉阵阵惊叹的主,居然遇到梁汗这说不出味道的奇葩,看梁汗这样的表现,貌似挑衅,哼,要是敢玩我你就等死,心里恶狠狠的说了一句,顺手把球抛给梁汗。
  “看,这球——”梁汗从同学手里接过的球,然后大力的抛向空中,眼神有些恶作剧的盯着那同学。
  “咦!”不可置信!那同学直勾勾的望着天空满脸震惊,球真的凭空消失了,消失了,就像去了另外一个世界,“好厉害的魔术啊!”喃喃自语里那同学的嘴张成个鸡蛋。
  梁汗却于此时邪邪盯着那家伙,右手摸向怀里,掏出面具轻轻往面上一抹,一个半黑半白的鬼脸就附在了面上,那嘴角一左一右还有两个红点似乎是血,艳红艳红的。
  “怎么回事?回过神来那同学回头一望——
  “嘿嘿!”梁汗这时坏坏的发出了一声诡异的干笑,这笑声充满了阴森和奸诈的味道,回荡在空空如也的操场上。
  “我的妈呀!”不愧是校队主力,平时球场上突破的速度绝对没这时快,转瞬那家伙人影就不见了。
  “哈哈哈”看着那校队主力中锋落荒而逃的狼狈样,梁汗笑的欢畅,那得意的样子让人看了恨不得在他脸上开个灿烂之花。
  “开心吗?好玩吗?”沙哑沙哑的声音陡然响在耳边,就像条小虫钻入梁汗的心里,随即一条油腻腻的舌头还舔了梁汗脖颈一下。
  麻痒麻痒的,呀,恶心至极的哇,一股凉意瞬间就从梁汗的脚底串上脑门!
  “妈呀”梁汗吓得整个人炸起,鬼脸都变得五彩斑斓的,他如炸了毛的猴子般敏捷,好快的动作,只见这家伙从怀里摸出桃木剑,转身对着一个古怪的虚影咬牙乱捅,完全没有章法。
  噗噗噗几下,梁汗觉得刺在一个烂桃子上,彭!噗!烂桃子在梁汗那几下乱捅里炸开,一声巨响后,梁汗的脸面就是一阵刺痛,痛的就像被鞭子抽到脸上,他闭眼咧嘴往后退了几步,睁眼一望,啊~一个人都没有,整个操场空荡荡,
  唯有半空飘荡着破絮片,分明就是刚才那球被刺破炸裂成的,那球不是被自己抛入异维空间了吗?怎么会这样,谁在戏弄自己?
  好诡异!有人在盯着自己的举动!梁汗意识到这点,心里狐疑不定。
作者:筱宇宇寐 时间:2017-09-29 09:41:51
  再来顶一下,刷新了好多遍,还没有
我要评论
作者:再痛也没有关毓 时间:2017-09-29 10:46:04
  支持此楼,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带着一颗包容心的人才是美的。
我要评论
作者:流採覆盖盖挂 时间:2017-09-29 11:19:05
  果断回复,很好看
我要评论
作者:切米羔坟tj 时间:2017-09-29 11:23:20
  再顶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桃枝灼灼GZ 时间:2017-09-29 11:24:41
  点赞
我要评论
作者:全是已注册已踩 时间:2017-09-29 11:29:27
  这个有点意思
我要评论
作者:影子戀人谪 时间:2017-09-29 11:35:40
  楼主!那么多存货,跟到这边了!多放点啊!
我要评论
楼主爻叔 时间:2017-09-29 11:42:38
  是谁,是那莫名消失的戏服老头,还是纠缠自己的赤蛛族找上门来了呢?
  一想到近几日夜里的梦中,忽然出现了只金色的小蜘蛛,很类似他见过的蛛媚儿身边的那只,梁汗又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看似可爱的金色蜘蛛,在梦里变得巨大而邪恶,丈许高大,一直用一双诡异的妖眼盯着他,那眼半只红半只绿的,一副当他可口点心的模样死死盯着他,放射着邪光。呼呼,就像一只母蜘蛛百里挑一,挑选中了一只精力充沛的公蜘蛛,想要和他交配,然后吃掉他一般的邪恶淫荡的眼光啊。
  虽然现在四周真的空空如也了,可万一……恩恩!梁汗眼珠咕噜飞快转了转,顾不得许多,逃跑才是正路。梁汗从不自诩标榜英勇,傻子才逞强哈,这一贯都是梁汗的风格,现在觉得不妙,开溜为上。
  可怕,快逃~
  梁汗摸了一下起鸡皮疙瘩的手臂,这家伙决定逃跑的时候,速度一点也不慢,瞬间便以超过先前那位校队主力的速度,风一般的往桃林飞跑。
  这一幕,此刻都落入了一双古怪的眼睛里,这双眼睛远远的,在凝视着梁汗,像一对暗夜里的蜡烛闪着橘光阴晴不定。梁汗可不知道,镇上每次戏班开台表演,这双眼睛也都隐在台下某个阴暗角落里静静凝视,观察着,捕捉着戏班,像是搜寻某个人或某样重要的东西一般,只是表演快要结束前几分钟,这眼通常便悄悄泯然人群里,然而今天却出现在这里,暗暗凝视着发生的一幕,诡异异常。
  “吓死俺了”接近桃林转角处,梁汗扶着墙大口喘着粗气,吐着舌头,他脸上还戴着人皮面具,光顾逃跑忘记扯下来,此刻这幅样子就像个吊死鬼的模样。
  要是身边有小虎在那该多好,最好就是乔婆婆或华二爷也出现,梁汗这时别提多想念提鞭的华二爷了,感慨的都有些唏嘘。
  被梁汗惦记可不是件好事!这不,院子里那棵桃树上,正打盹的山地貂小虎,一滴口水还挂在嘴边垂成丝就快滴落,睡梦里呢喃着貂语,全身卷成一团好像一只可爱的松鼠一般。如果梁汗此际在此,一定听得到这家伙说啥:哇,好邪恶的鱼哇,还想逃出俺的魔口。
  喳喳~半酣睡状的小虎咂吧咂巴了下,一副美食得逞的样子,这下不幸撞上了梁汗此际对他的念想,忽然就咕咚一下 ,就从桃树枝上摔了下去,跌了个眼冒金星。
  而华二爷忍不住打了个大大喷嚏,阿戚~手一震,端着的那杯美酒红尘大爱差点洒出来。“梁汗!”华二爷这个喷嚏后就是一怔,抬眼和乔婆婆对望了一下,乔婆婆停下手里在折叠的纸钱,道:“小虎,去看看去,梁汗这小子又闹腾出什么事出来了。”
  看着小虎消失的身影,乔婆婆脸上浮起了一丝褶皱,这是往常少见的。
  他们的师尊鬼谷子来过!
  瞄了眼屋里那口摆钟,时间已是七点整,在当当当的钟声里,乔婆婆放下手里的活,拿起了烟杆抽起烟,而华二爷亦是又盛满一杯美酒,俩人就坐在院里的八仙桌旁,静静的没有说话,好像在等待什么。
  一只金色的小蜘蛛此刻正结网,垂吊在院子外那桃树上的一根分叉树枝上,忽然就此不动,风吹过时就像钟摆在晃动,透过密密麻麻的树叶,凝神望着乔婆婆和华二爷的一举一动。
作者:蒙古图腾什 时间:2017-09-29 11:52:22
  哈哈
我要评论
作者:切米羔坟tj 时间:2017-09-29 12:35:06
  果断顶
我要评论
作者:蒙古图腾什 时间:2017-09-29 12:49:28
  楼主加油!加油!
我要评论
楼主爻叔 时间:2017-09-29 13:21:14
  乔婆婆手里的烟杆烟雾缭绕,烟火明灭不定的,天色已是暗下去,八仙桌上,雀尘灯的灯焰散发着柔和的光芒,此时有了妖异迷离的色彩。
  “那张人皮面具还在梁汗手上?”乔婆婆打破沉默随意的问了句,深深吐了口烟,“那玩意招邪,不过赤霞子送给梁汗,想必有他自己的主意,只是……”乔婆婆话锋忽然一转,“但不知这面具在这娃手里会捣鼓出啥事出来”这随意的语气里,隐隐有温热的关心和一丝疑虑,分明,现在梁汗于墙角处的熊样没能逃出乔婆婆的法眼。
  “那是赤蛛门姬忘尘掩饰身份的道具,戴上它可以变换无穷的脸面,梁汗要是学会如何运用,遇事或许会派上大用场的,”华二爷低低回答打消了乔婆婆的疑虑。
  桃林里知了叫的欢,而此时气氛颇有些沉郁。院子外,一棵桃树上一片桃叶忽然打了个转飘了进来~
  赤蛛门?华二爷身子一顿!
  院外桃树上,那垂吊着的金色小蜘蛛忽然眼珠转了一下,八只蛛爪子颇有些兴奋的挠了挠,风微微吹过,华二爷有意无意的就轻轻看了过去,目光好像能穿透那些枝茬交错的树枝,直望至这蜘蛛身上,就在华二爷锋锐的眼神掠到时,那蜘蛛团成一团动也不动,而浑身金色刹那变换成了土灰,完全和桃树干消融一体。
  华二爷收回目光,在盎盎雾气里和乔婆婆不知嘀咕些什么,而就在乔婆婆吞吐的烟气里,那土灰色的蜘蛛,只觉得这时有种天旋地卷的错乱,错乱里是华二爷和乔婆婆在极速的窃窃私语。
  可怕!院子的一切不真实了,就像一副扭曲在迷雾里的画卷一般,蜘蛛此刻有了浸入半梦半醒的状态,迷糊里还隐约能听到的乔婆婆和华二爷的对话,只言片语好像提到了什么,布达拉姆,曼珠沙华,千卷卦画,卦妖、天轨、天意的意志……
  土灰蜘蛛晃了晃,八爪有些狰狞的抖动,在将要沦陷进这可怕的梦境时,它忽然一个怪异的挣扎后嘶鸣了一声,猛一闪,留下一副蜕皮的蛛壳垂挂在树干上,那本体一个弹射已然消失在空气里。
  桃树的几片落叶悠悠荡荡,打了转落下,桌面上的雀尘灯闪了闪,乔婆婆和华二爷会意的对望了下,两人止住话。
  恩恩!我们的鱼饵回家了。
  “俺回来了~”而这时梁汗的声音好夸张哈,似乎生怕院子里的人听不到,就在蜘蛛刚消失的时候飘了进来。声音顽皮却是纯净,听到这声音,乔婆婆脸上忽地莞尔一笑,低头平和的继续折叠着之前的纸钱,华二爷摸摸酒糟鼻后舔了口酒,半眯起眼一副在舒心的品鉴美酒的样子。
  “咦!”跨入院门,梁汗眼睛猛眨,狐疑浮在脸上,本来以为乔婆婆和华二爷会关心相询,自己为何回来的那么晚的,可是这两位一脸淡然,华二爷喝酒乔婆婆抽烟折纸钱,怡然自得的都不当梁汗迟回来的挺不正常,小虎更是如此,从墙角陪梁汗进入院子后,直接串上桃树继续它的春秋大梦。
  哇哇,这下梁汗真心受不了,心里好像有只蚂蚁在挠痒痒的,今天遇到这般诡事你们不关心下啊,华二爷你也不苟严责问俺为何迟回啊!你们就不想知道俺遇到啥!梁汗傻眼了,可院子很静逸,雀尘灯下一切如常。
  转了几下眼珠,好吧,心定自然安稳嘛。见乔婆婆和华二爷安稳如泰山,梁汗吐了口气走进开间洗涮去了。隐隐约约,心里这几日莫名的一种紧张忽然奇怪的消失了。
我要评论
作者:胡老大大稚 时间:2017-09-29 13:25:12
  再顶
我要评论
作者:再痛也没有关毓 时间:2017-09-29 13:31:18
  楼主啊,期待你的更新啊,我中午一会都刷了好几遍,赞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53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