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鬼楼七十有二,那年我闯入最凶的一座

楼主:天赐三千 时间:2017-09-27 15:49:47 点击:160168 回复:112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8 9 10 下页  到页 
楼主天赐三千 时间:2018-03-03 07:40:23
  喜欢本帖的朋友,欢迎顶帖评论~
作者:醉倾城 时间:2018-03-03 09:10:00
  好看,楼主快点更新呀
作者:于我遥 时间:2018-03-03 23:44:33
  好看
楼主天赐三千 时间:2018-03-04 07:24:14
  国宝虽然看着我们往自己随身的包里塞着鬼玺降魔杵啥的表情显得有点疑惑,不过他也没多问啥。收拾期间我留意到老二从他那个印着古怪图案的袋子里掏出两个眼镜盒装进了他的背包里,他的那些眼镜盒里都有一模一样的眼镜,这我是知道的。而且我还记得他上次眼镜摘下来时发狂的样子,这次他额外拿了两个眼镜盒,是准备好有必要的时候就摘掉眼镜?还是他有预感他戴着的眼镜有碎掉的可能?
  我打开储物柜看着我的那把雷劈木剑,想来想去也不知道这跟个小孩玩具似的玩意能派上啥用场,还是让它继续在柜子里沉眠吧。
  收拾好以后我们跟国宝打完招呼就出了门,先坐车到市里吃了点东西,然后一路倒了四趟车,加上堵车,还没到火车站天就黑了。最后一趟倒车时那辆公交车经过了我们好久没见的海上皇宫,远远看去夜色下的海上皇宫灯火通明,却没什么人气,透着一股让人不舒服的感觉。
  在公交车离火车站还有几站地的距离时,老二建议大伙提前下车,因为火车站附近的网吧又贵又乱,要是在那里过夜不太安全。听从老二的建议,我们下车后先吃了点东西就找了家网吧准备过夜。因为考虑到明天还要坐火车,今晚大家都没怎么玩儿,不到后半夜就陆陆续续睡下了。
  第二天天还没亮我就被老二叫醒,大伙睡眼惺忪的结账出门,又坐了三四站的公交车赶到火车站,到时间就检票上车,一切顺利。我们坐的绿皮火车开的很慢,我在车上断断续续的又睡了会儿,一直到五个来小时后终于到达老大家所属于的那个县城的火车站。下车时我还迷迷糊糊的不是太清醒,出火车站时我正在打哈欠,忽然一堆大娘围住我们,有的举着写着“住宿”“旅馆”等字样的牌子,有的没举牌子直接上手拉我们,嘴里一边喊着:“小伙子们住宿吧”“小伙子们来我们家吧,我们家便宜。”这一类的话,一个比一个嗓门大,一个比一个热情。我还是头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加上还在迷糊状态,一下子蒙圈了。就在我觉得我们六个人基本都处于蒙圈状态时,小八忽然从他书包里掏出一副墨镜给自己戴上,然后一边推着我们前进一边阻挡着热情的大娘们,这还不算,他嘴里还在用不亚于这帮大娘的洪亮嗓音嚷着:“让一下!让一下!不要拍照,不要合影!让一让,先不要要签名!等演唱会结束后会统一安排!会统一安排的!粉丝们请让一下!注意我们偶像的安全!”
楼主天赐三千 时间:2018-03-04 13:30:00
  在小八摸不着头脑的肢体加语言攻势下,我们成功突出一帮大娘的包围,冲出来以后我回头一看,那群大娘正目瞪口呆的看着我们,其中有几个嘴里同时说到:“神经病啊!”
  大伙躲开一段距离后,老二问小五:“五儿,你之前查的是几路公交车能到老大他们那儿?”小五回答说:“没有公交车,只有专线小巴,七成都是私人干的黑小巴,大部分票价都和公家小巴相差不大。按咱们的人数,最好的方案是包一辆面包车,最多能贵出十块钱,但是比小巴方便,不用等,咱们上去就能走。”小八摘下墨镜问:“哪儿有拉人的面包车?”小五左右看了看,然后伸手指着一个方向说:“往这边走,现在这些拉人的黑车都不让停在火车站门口,不然刚才拦住咱们的就不光是大娘了。”小八问:“那还有啥?”小五说:“还有大爷,开黑车的司机大爷。”
  说完小五带着我们走了也就十来米距离,拐过一个路口就看到少说十几辆各种型号款式的汽车,还有一堆正在打牌闲聊的司机。其中有一个司机看到我们的样子直接就冲了过来,他一动,其他司机也跟着冲我们这边跑过来,小八一看这阵势都是大老爷们,他“妈呀”一声躲到了小四身后,小四转身拿过小八的墨镜给自己戴上,然后大声的说:“拍照请排队!要合影的站左边,要签名的站右边!啥也不要的站中间!”一群司机大叔愣住了一会儿,都还在我们面前站着。趁着这股安静劲儿,老二大声问到:“六个人!孝贤庄!多少钱?”
楼主天赐三千 时间:2018-03-06 09:05:45
  本来我们以为按他们刚刚冲过来的阵势,那报价肯定是蜂拥而上才对,结果老二一说完这话,这些司机全都一脸失望的走开了。
  什么情况?孝贤庄的名声这么差么?老大他们庄上人是不是坐车从来不给钱?
  我们面面相觑的呆了一阵,老二说:“等我问问。”说完老二就走到一个看起来很面善的司机面前,递给人家一根烟就和对方聊了起来。大概十分钟,老二走回我们身边告诉了我们是怎么回事。原来这里通往孝贤庄还没有修柏油或者水泥路,去孝贤庄的方向一出了县城就是坑洼的土路,现在有好些地方的积雪都半化不化的,泥泞又打滑。车子在那种路上不敢跑快了,容易颠散架。而且按现在这个时间,等到了孝贤庄天就黑了,他们晚上从那边返回更是风险多多:一是晚上返回肯定是空车,拉不到客,这就少赚一份钱,二是这种路晚上更难跑,夜里气温一降下来白天融化的雪水都会重新结冰,路面随处都跟溜冰场似的,三是那边晚上还有些车匪路霸,经常有劫车的事发生,四是……当地人有些迷信,他们都知道去孝贤庄的路有点邪,尤其是夜里,不止一个人在哪里遇到过鬼打墙,黄鼠狼拦路之类的事。
  所以现在即使加倍给钱也没人会拉我们过去。
  得,刚下火车就遇到了计划外的事,这方面我们还真没考虑到。小五举手说:“对不起,我的疏忽,查的信息还不够精确。”大伙都说这事儿不怪他,本来嘛,我们也是只能从网上查阅有限的资料,这边的路况信息也没说过必须小五承包,不能因为他最聪明反倒什么事出了偏差都让他来担责,这不公平。
作者:Sss_777 时间:2018-03-06 14:55:08
  小七七
作者:曾经a11 时间:2018-03-06 16:37:34
  顶
楼主天赐三千 时间:2018-03-06 21:25:20





  接着在小五的带领下我们步行到当地的长途汽车站,看看还有没有去孝贤庄的小巴车。汽车站离火车站不远,步行了大概十五分钟,结果我们找到工作人员一问之下才得知,小巴车也只有每天早上有一班车通往孝贤庄,另外还有两班车是经过那里,但是也是在中午之前,下午就没车了。
  这样一来,今天恐怕我们去不了老大他们庄上了,那今夜怎么办?昨晚网吧通宵就没睡好,今天又在火车上颠簸了一上午,今晚要是还网吧通宵估计明天我们就都虚了。
  大伙思来想去决定今晚找个便宜旅馆先住下,明天一早走。决定好之后小八大手一挥说:“走!回去找刚才那帮老娘们!”
作者:于我遥 时间:2018-03-06 23:49:58
  更新的好少
作者:于我遥 时间:2018-03-10 16:58:37
  经更吗?
作者:曾经a11 时间:2018-03-11 14:57:06
  不更了吗?
作者:冬虫v夏草 时间:2018-03-15 01:57:47
  好看是好看,就是更新太慢了。。
作者:醉倾城 时间:2018-03-16 12:43:58
  怎么不更了?
作者:曾经a11 时间:2018-03-18 11:40:03
  断更了,逼我花钱看?
作者:淘淘123TY 时间:2018-03-20 13:54:35
  写的不错,谢谢!麻里麻里哄.xyz
楼主天赐三千 时间:2018-03-21 21:16:43
  重新回到火车站门口,一帮大娘还在望眼欲穿的盯着车站大门方向,仿佛盼着情郎归来的新婚小媳妇一般,这就导致当我们从反方向走回火车站时没人注意到我们。
  小八戴着墨镜走向其中一个大娘,他拍拍大娘的肩膀,大娘转过身看看小八,然后说了句:“不跟你合影,一边儿玩去,别耽误老娘做生意。”说完翻了个白眼继续扭过头盯着车站大门。小八说:“我住店。”大娘重新转过脸时就跟换了个人似的,和刚才完全不一样了,笑的像是丈母娘看见新姑爷似的。小八被大娘吓了一跳,大娘趁着她的战友兼竞争对手们还没注意到我们这边,很有经验的一声不吭把小八拉到一边,我们也跟着走过去,大娘拉着小八的手说:“小伙子呀,好眼光!一看你仪表堂堂的样子就知道,大学生吧?学画画的?来我们这边采…采风是吧?走,跟姐姐走,姐姐家保证便宜又干净,还有暖气呢。”小八说:“好的大娘。”大娘说:“客气啥,叫姐姐就行。”小八说:“不客气,大娘。”大娘拍了小八肩膀一下,说了声“调皮”然后捂着嘴边笑边带着我们往她家走去。
  这是一家普普通通的小旅馆,像是居家改造而成的,我们要了三个简装标准间,就是除了两张单人床其他基本啥也没有的那种,平均一人一天十五块钱。住下以后大伙儿找地方吃饭,吃完饭回旅馆,我和小五老二去向老板打听关于去孝贤庄的事,其余那仨货在屋里斗地主。带我们过来的大娘就是老板娘,老板和老板娘性格一样,也是个挺热心肠的汉子。他听到我们是打听去孝贤庄的路,就打开了话匣子介绍起来。
作者:苏城以南丶 时间:2018-03-27 08:24:18
  还更吗?? 顶
楼主天赐三千 时间:2018-03-27 12:39:53
  孝贤庄是个不大的庄,说是庄,其实就是个小村子,几十户人家,好像是建国以后由外地逃荒过来的人口形成的自然村。那里原先叫韩家店,因为最早在那边扎根的人姓韩,穷乡僻壤的,一开始没几个人,平时只有些赶路的人会经过那里,最早的韩姓人家就干脆在那个位置开了个可以连吃带住的客店用以谋生。渐渐的韩家开的客店成了规模,也有了别的人家在那里附近驻扎,比如一些茶摊,馄饨铺啥的,就这么着又过了几年几户人家就形成了一个村子,刚成型时就按口口相传的称之为韩家店,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把名字改了,改成了现在的孝贤庄,有一种说法是韩家店那片地方只有一户姓韩的,所以村民都觉得再叫韩家店不合适。还别说,自从改了这个名字,整个庄上都普及了孝道文化,人人都称得上大孝子,好多年都没听说过那里有孩子对家里大人不好。
楼主天赐三千 时间:2018-04-01 13:02:13
  不过近些年高速公路和铁路修的越来越发达,而这些新的交通路线碰巧都不经过孝贤庄,于是原来经过孝贤庄的土路就成了最难走的路,现在的孝贤庄渐渐的几乎就成了个有些与世隔绝的村子。韩家店的生意也没有了早些年的辉煌,听说韩家人好多都干起了别的营生,不再依靠没什么生意的客店谋生。最近几年听说当地在宣传一个早些年的抗日英雄,可能是要开发主题旅游项目,就是孝贤庄最早的那位韩姓住户,据说抗日时做过很多了不起的事,打完仗决心归隐才跑到了如今的孝贤庄。
  我们听的挺有趣,看来老大家还挺有产业的,韩家店,那不就是我们老大祖上开的店嘛?他祖上是抗日英雄?没听老大提起过啊。
  店老板把知道的情况都告诉了我们,最后还告诉了我们去孝贤庄的走法,并且主动说明天一早到时间就叫我们起床,让我们坐小巴去。
楼主天赐三千 时间:2018-04-06 14:22:15
  谢过老板后回到我们自己房间,离睡觉时间还早,我们六个人挤在一个屋里聊天打牌打发时间。
  我和老二把打听来的信息又整理了一下,顺便普及给一直在打牌没出屋的那三个懒人。一直到晚上十点左右我们各回各屋上床睡觉,准备养精蓄锐面对明天。
  第二天一早老板拍门叫醒我们,告诉我们去长途汽车站坐车,原来这里最早一班能到孝贤庄的长途小巴是辆过路车,就是不进入孝贤庄范围,只经过靠近那里的高速路。按老板的意思,这是最好的路线方案,因为如果我们包车或者坐只到孝贤庄的专线小巴,那就要走那条路况十分精彩的土路。而坐过路长途车的话,虽然下车地点距离孝贤庄还有一点距离,但是一路跑高速路,绝对速度快而且坐着舒服。
  老板叫醒我们时距离发车时间还很富裕,大伙收拾完吃完早饭就赶去买票坐车。我们上车后车里座位正好刚完全坐满,所以司机也没等到点就直接发车出发了。一路颠簸,刚过完年的天气还很冷,沿途好多平原和山川还有未化的积雪,坐在车里看着窗外的风景颇有几分银装素裹的波澜壮阔。
楼主天赐三千 时间:2018-04-08 10:17:23
  路上渐渐开始起雾,车子越开越慢,没多久就看不到窗外的山峰平原了。大概两个多小时后,跟车的售票员大声的说:“孝贤庄!到孝贤庄的往前走准备下车!”我们六个起身离座往车门走去,五分钟后车子停了下来,这里还是在高速路上,我们边往外走售票员边指着外面对我们说:“你们看地上被人踩出来的那条小路!沿着一直走就到了!”“大概要走多久啊?”我问售票员,售票员答到:“这路况,你们溜达着走大概半个小时吧!”半个小时?那可不近啊。说着话我们就下了车,六个人全下来后小巴车门关上开走了,我看着高速路外的积雪平原上被人踩出来的那条笔直的小路,这会儿雾更重了,可视距离也就十米左右吧,这条路也只能看出去很短的一段。这时我身旁的小八说到:“这路…这雾…看着怪诡异的啊。”老二说:“有啥诡不诡异的?走吧,半个钟头就到了。”小六有些兴奋的说:“嘿嘿,这玩意儿看着真带劲,跟国产恐怖片现场似的。”我说:“带劲个毛线,走吧,先赶去老大他们庄上再说。”
作者:苏城以南丶 时间:2018-04-08 10:59:28
  楼主加油,,我一直等着你更新看呢
我要评论
楼主天赐三千 时间:2018-04-09 08:07:14
  大伙翻过高速路边的护栏,从护栏外的斜坡下去,一起沿着小路准备往前走,这时小五开口说:“看来去孝贤庄的人不多啊,一车人就咱们几个在这里下车。”老二说:“是啊,这荒山野岭的,跟咱们学校有一拼。”小八掏出自己的罗盘说:“可拉倒吧,咱们学校比这里热闹多了,你们听,这边安静的跟坟场似的,待本大师用罗盘测测方向。”
  小八说的没错,这里安静的有些吓人,刚才在车上因为一直有发动机的轰鸣声加上车载电视的声音,还不觉得多安静。现在下了车,我竖起耳朵仔细听了听,除了身后隐约有一些汽车路过的声音,再就没有任何声响了,连风声都没有。这时小八忽然又说:“哎?奇了怪了,真有灵异事件啊?”我看向他,他正在晃自己手里的罗盘,我问他怎么了?小八指着罗盘正中心说:“你们过来看,指南针失灵了,不指南了。”我们过去围住他看着他手里的罗盘,小八把罗盘换了几个方位,罗盘中心的指南针随意的转动着,毫无规律,就跟一根普通的针一样。
楼主天赐三千 时间:2018-04-10 09:56:36
  小五看着指南针说:“看来这里有磁场干扰,不一定是什么灵异事件,这里这么荒芜,地下有矿也说不定,那就容易干扰指南针的正常工作。”老二也说:“就是,国宝之前不是也说过嘛,要是真有啥灵异事件,指南针应该是疯转才对,你这只是不指南了,不要紧,反正咱们沿着路走就是了。”
  我觉得老二跟小五说的话,与其说是在解释给小八听,倒不如说是在安慰我们所有人。毕竟这里环境本身就透着诡异,我们又是第一次来这里,人生地不熟,浓雾之下又看不到周围是什么环境情况,确实有点慎得慌。老二小五说的话还是挺有效果的,他俩刚说完,刚才有些惊慌的小八明显平静了下来,他把罗盘重新放回背包说:“得,那咱们就沿着路走吧,也别看方向了,管他路向何方。”他说完我们都嗯了一声,然后大伙就沿着这条小路开始往浓雾深处走去。
楼主天赐三千 时间:2018-04-11 08:44:29
  这里的地面都是土路,路面高低不平,积雪也不平,我们踩过的路上积雪厚的地方有差不多三十厘米深,浅的也有十厘米左右。走了大概十分钟时,已经真的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了,这时的雾气似乎又大了一些,可视距离不超过五米的样子,这样的浓雾下目力所及全是灰蒙蒙的,明明是不到中午的时间看上去就跟傍晚似的。而且周围除了雪就是脚下那条路,其他什么也看不到,不知道是不是受这种环境的感染,大家好半天都没说话,忽然老二说到:“大伙跟紧点,别走散了,在这种地方掉了队可不好找回来。”
  我们答应了一声继续走,没多大会儿,雾已经大的有些吓人了,可视距离已经缩减到了两三米的样子,大伙稍微拉开一点距离就会看不清。老二这时又说:“妈的,这雾怎么变这么大?”我附和着说到:“是啊,大伙可千万别走丢了。”小八说:“还真是,咱们靠这么近都有点看不清,要不还跟以前似的,咱们随时报报数吧?”老二说:“也好,报报数心里踏实,先来一遍吧,预备,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楼主天赐三千 时间:2018-04-12 14:00:40



  报数完毕,老二呼了口气说:“还好,大伙都在,来,为了以防万一,大家手拉手走吧,千万别散了。”小八说:“拉什么手?多肉麻?”小五声音好像透着恐惧似的说:“拉…拉住吧,确实拉住手比较保险。”我也说:“对,先拉住吧,千万别有人掉队。”
  小八只好随大流,大伙一个拉一个的全把手拉在了一起,然后老二说:“再报一遍数。预备,一!”
  小八打断老二说:“刚报完还报什么报?过会儿再报吧。”老二语气不容拒绝的说:“让你报你就报,听我的!一!”我跟着报:“二!”其他人依次“三!”“四!”“五!”“六!”“七!”
  报完小八有些不屑的说:“看,大伙都在吧?老二你就是瞎紧张,啥事都没有。”老二用压抑着愤怒和恐惧的声音说:“啥事都没有?那你倒是说说是谁在你报完数以后报的七?咱们可一共六个人!”接着老二大声吼到:“谁?!谁在跟着我们?!你大爷的滚出来!”
楼主天赐三千 时间:2018-04-14 08:32:14
  宿舍从最初的八个人到小七离开再到国宝到来恢复成八个人,大伙平时一般都是一起行动,这次国宝老大都不在,小八可能一下子脑子没转过弯,还以为我们是七个人。此刻被老二说破我们是六个人,他也才明白不对,被吓了一跳的他赶紧抱紧了还拉着他手的小六。刚才小五说话时语气就带着恐惧,想必他和我一样在我们第一次报数时就发现了问题。
  老二喊完那声,除了小八尖叫了一小下我们其他人都没发出任何声音,现在这个环境下眼睛的用途太有限,我们都明白更应该依赖耳朵。
  停了一会没再听到任何声音,老二说到:“背靠背,围成圈。”大伙立刻会意的背靠着背手拉着手围成一个圆圈盯着周围,不过四周再也没传出任何的动静。过了一会儿老二忽然说:“一!”我愣了愣明白他想再次报数试试看,于是我跟着说:“二!”然后是其他人,这次只到小八报完“六”声音就停止了,没人报“七”。不甘心的我们又静等了两三分钟,既不说话也不做任何动作,连呼吸都刻意放的很轻很轻,生怕错过一点声响。
楼主天赐三千 时间:2018-04-14 18:44:06
  只是这次真的没再有任何动静发出,确定没动静以后老二说:“走吧,大伙加快步伐,尽快离开这个鬼地方。”大伙答应了一声解散圆圈队形开始看着地上的路准备重新前进,小六说:“你们先走,我殿后!”老二说:“殿个屁后,抗日片看多了你?没人需要殿后,一起!”
  目前地上被别人踩出来的路和我们刚刚走过的脚印是唯一能让我们拿来做路标的东西,大伙时不时的低头看一眼地面,都用慢跑的速度前进着。为了以防万一,我们还互相拉着对方的衣服或者手,每过两分钟左右就报一下数,就这么着跑了大概有十多分钟,雾似乎渐渐变淡了一些,也能看到一些树木之类的东西。
  眼睛能看到的距离越来越远之后,我们也放慢了脚步,这条路还在向雾里延伸着,看不到尽头。又走了大概十分钟,终于雾气越来越淡,周围环境渐渐清晰,目力所及是一片平原,这里的积雪上已经有不少被人踩出来的脚印和车轮驶过的痕迹,看到有了活人的迹象我们的紧张也渐渐褪去,看起来终于是到了一条正经的土路上,而不是被人生生踩出来的野路。
楼主天赐三千 时间:2018-04-14 23:15:32
  又走了没多远,雾气也消散的差不多时,我们忽然远远的看到路边竖着个一人来高的大石头,石头上仿佛有字。走近一看,石头上刻着“孝贤庄”三个大字,大家终于都长舒了一口气,可算到了。
  大概是紧张导致的,刚刚赶路弄的大伙都很疲惫,我和小五倚着那块大石头站着,小八干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的雪里。大伙休息了会儿老二说到:“走吧,终于到了,赶紧找老大去。”我把小八从地上拽起来,拍拍他身上的雪,大伙一起沿着脚下的路往孝贤庄的方向走去。边走我边问大伙:“你们说,这雾是随着时间推移整体越来越淡了呢,还是越靠近老大他们村子所在的位置就越淡了呢?”
楼主天赐三千 时间:2018-04-15 09:03:38
  小八说:“要想知道这个那还不简单,你自己再回去看看不就行了。”小五说:“三哥你的意思是…结界?”我点点头冲小八说:“你看看人家,你再看看你,整天不看点正经书,连我在说啥都不知道。”小八不屑的说:“拉倒吧,哪本正经书会讲结界?老五你是不是想说那雾气是隔绝这村子和外界的结界?”小五点点头说:“三哥刚才说的是这意思吧?”我说:“嗯,反正我觉得这雾挺奇怪的,你们看咱们身后,还是雾气蒙蒙的,但是往前呢?都能看到他们村子的轮廓,基本没雾了。还有雾里刚才跟咱们一块报数那人,你们不觉得也很奇怪么?”这时小六说:“谁说那就是人了?说不定是鬼呢。”小四说:“也可能是怪兽。”小五说:“我觉得与其说那个声音的来源奇怪,倒不如说它发出的时间很奇怪。”小八问:“什么意思?”小五答到:“你们仔细回忆一下刚才,他发出声音那两次,是不是每次都是小八一报完‘六’他就跟着报了‘七’?”小八说:“对啊,怎么了?他肯定是报七啊,咱们只有六个人,他不报七报几?”
作者:放空空啦 时间:2018-04-16 10:11:46
  楼主上班啦!ヘ( ^o^)ノ
我要评论
楼主天赐三千 时间:2018-04-17 09:17:14
  小五说:“问题就在这儿,他明显是知道咱们报数报到六就会停下,所以每次都是小八一报完他就报了七,都没有停顿。可他是怎么知道我们的人数的呢?这个雾气下不可能是看到的吧?而且,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如果是从咱们下车后就在跟踪我们,那他跟着报数不是就把自己暴露了么?他要是没报数的话,咱们谁能发现他?”
  小五的话把我说的有些不寒而栗,对啊,那声音怎么知道我们是六个人?看见的?不可能,就算那声音的主人有夜视功能,可那是雾又不是黑暗,莫非是有人一直在跟踪我们?那他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暴露自己呢?
楼主天赐三千 时间:2018-04-18 21:06:47
  大伙又讨论了一阵,每种猜测结果似乎都不太合理,还没聊出个所以然来时,我们就已经走到了孝贤庄里。从那块界碑到正式进入庄子之间的路大概有五六百米吧,好像好多村子都是如此,界碑距离村子都还保持着一段距离。
  孝贤庄看起来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北方农村,路还是土路,房子大部分还是七八十年代的建筑风格,有些破旧,平房居多,也有二层小楼。还没太进到庄子里也不好推测这庄子具体有多大,有多少户人家。小五戴了个手表,他看看表说:“中午了。”小八恍然大悟的说:“噢,难怪街上没有人,都回家吃午饭去了啊?”
  确实,街道上一个人都没有,而且看起来这里也不像有饭店或者小卖铺的样子,想找个人打听打听路都找不到。不过空气中隐约飘着饭香,偶尔还会响起一两声狗叫,一切就跟个普通的村子没有区别。
作者:放空空啦 时间:2018-04-26 15:55:59
  不更了吗
楼主天赐三千 时间:2018-04-28 09:36:38
  “咱们先四处逛逛吧,看看风景。”老二提议到,我点点头说:“对,四处溜达溜达吧,说不定有啥收获。”小八说:“对,熟悉熟悉路线,方便咱们逃命。”小五面无表情的说:“小八,你说话真吉利。”小六在小八后脑勺上拍了一下说:“你别跟老大似的行不?你这嘴咋自从今年回来就跟个破裤衩子似的啥都敢往外蹦?”小八反驳说:“你那嘴才跟个开裆裤似的,我这不是有备无患嘛。”小六还没说话,老二说:“唉,让你们说的我都想老大了,你们不想他吗?别闹了,走吧,先四处遛遛去,说不定能找到吃饭的地方呢,我都有点饿了。”
  老二说完我也觉得确实到吃饭时间了,有点饿,招呼了一声大伙一起往庄子里走去。
楼主天赐三千 时间:2018-05-03 14:04:16
  走了一阵全是民居,这里的街道都很窄,土路居多,偶尔会有青石板或者红砖铺的路。依着地势路面高低不平,也不全是正向的路,上下坡,斜路,拐弯的路,都有。房子除了大部分是七八十年代风格的建筑外,偶尔也有像是刚盖起来的新房,红砖平顶,朱漆大铁门,看着也挺阔气。
  有的房顶上还有烟筒正在飘出袅袅的炊烟,偶尔有一两条不怎么怕人的土狗野猫慢悠悠的从我们身边经过时还会抬头看看我们,仿佛它们也明白我们是初次来这个庄子的外来人员似的。
  说真的,如果不是一直担心着老大的安危,偶尔来这种小村子欣赏一下原生态的风景真的别有一番韵味,难怪昨晚小旅馆的老板说有人想把这里发展成什么主题旅游项目,很有潜力啊。老二很兴奋,而且越走越兴奋,我问他这是中什么毒了?他解释说,他从小就在城市里长大,这么美的原生态风光只在电视里见到过,连路边覆盖着白雪的动物粪便都有一股别样的美感。
楼主天赐三千 时间:2018-05-03 20:24:01
  我不屑的跟老二说:“你们这些城里孩子真是少见多怪,吃过猪肉吗?”老二说:“当然吃过啊,我又不是回民。”我再问他:“见过猪跑吗?”老二仔细想了想才回答我说:“老三你别说,我还真没在现实里见过猪跑。”小八凑上来说:“没在现实里见过,那你是在梦里见过啊?老二你梦中情人是二师兄啊?”老二踢了小八一脚说:“滚蛋,我是说我只在电视和网上见过,在现实生活里没见过。”小八也不屑的说:“切,不是瞧不起你们这些城里孩子,真没见识。”
  老二被我跟小八逗的有些无语,他叹了口气说:“唉,还是专心找老大吧。”
  又逛了一会儿小五说:“你们看这村子…你们说老大家是不是真的挺穷的啊?”
  小五这话是真把我们问住了,老大平时抠门、爱沾小便宜,还老爱哭穷。但是他的钱包一直是我们所有人里最鼓的,永远是现金满满。所以我们老觉得他是在装穷,可是如今看这村子的样子,莫非老大家真的如他所说的那样穷?那他怎么能钱包里老是装着比我们谁都多的钱?
楼主天赐三千 时间:2018-05-13 08:20:42
  一边聊着老大,我们一边继续走着。随着往庄子深处的前进,周围的建筑也渐渐有所不同,一直到我们终于走到一个类似于菜市场的地方终于看到了活人。
作者:决不做包子 时间:2018-05-13 08:58:03
  哎呀,终于更了,把这几天的补一补,多更点呗
楼主天赐三千 时间:2018-05-22 09:50:43
  这里说是菜市场,其实还是一条小路,路两旁稀稀拉拉的摆着几个地摊,这条街只有一排沿街房有类似门市的门面,不过大部分都还上着门板,另一边是一排房子的后墙,看起来很萧条。我们一踏入这条街,所有摆摊的人还有三三两两的行人全都停下了手头正在忙着的事,一起齐刷刷的盯着我们看。
楼主天赐三千 时间:2019-02-04 20:13:50
  祝大家新年快乐~
作者:天牙涨号 时间:2019-09-27 10:38:48
  @天赐三千
  -----------------------------
  楼主为什么不更了,很好看呀
作者:ty_141833786 时间:2020-01-19 16:57:52
  好看
我要评论
作者:小肥羊F 时间:2020-02-03 22:25:10
  还有下文吗?
作者:远胖子 时间:2020-06-03 15:14:42
  楼主文章写的真好,就是发一篇太监一篇…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8 9 10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