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铜(《泰景亨策》一段被掩盖抛弃的历史)

楼主:蛇从革 时间:2017-10-23 10:05:32 点击:237282 回复:749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72 下页  到页 
  楔子


  2013年夏天,我见到了黎江。因为黎江的出现,直接导致了我今天要给大家写的这个故事《三铜》。作为一个作家的基本操守,我觉得我应该把这部小说的由来,向大家交代一下。

  在我之前的小说里,我已经多次的提起我自己的身份。我叫徐玉峰,本来是一个送牛奶的投递员,后来成了一个化工建设公司的材料工程师,人生有很多转折。而我最最重要的一个转折就是我在2008年的9月13日,我在网络上发表了第一段文字。从那一刻开始,我的人生就发生了改变,如果这个世界上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路,那么在这个时间点,我的命运进入到了一条本不该出现的岔路上。

  原本老天给我安排的命运其实很简单,那就是我应该在工地上做一个材料工程师,满世界的修化工厂、炼油厂,在公司里从基层慢慢升职,做到材料控制总管,材料科科长,如果运气好,可能还能凭借资历走得更远一点,然后在五十五岁那年退休……这是一个很普通人的一生。
  可是我在2008年的9月13日,不知天高地厚的在网上开始发表文章,我的人生进入到了另外一条道路。我一直认为这条路我以为是我自己选的,我现在有点犹豫,不太那么的坚信这一点。
  从第一篇杂文开始,我就发现了自己对写作与生俱来的热爱和讲故事的天赋。这个世界对我这么一个平凡的人并没有太多的机缘巧合,但是直到2008年,我31岁开始,当我借用同事的电脑,用U盘开始写作。这些巧合就如同潮水一样,席卷而来,而我在这个命运的倾覆之下,无力反抗,也不愿意反抗。
  很多人都说我的写作之路是一个幸运的偶然,我也曾经一再坚信这一点。但是我现在明白了,这个世界需要有一个人来诠释一个另一种的宇宙和历史——与我们大众熟知的认知不同的世界以及一段不同的历史。
  如果我这个半文盲,不是因为在31岁那年学会用电脑, 学会打字,那么《宜昌鬼事》《八寒地狱》《大宗师》里的那些被认为隐去的事件,都与我毫无关系。我不知道如果没有我的这个机遇,命运会不会寻找另外一个人来完成这一系列的描述和表达。我永远不会知道另外一种可能了。

  我只知道,命运冥冥中既然已经选择了我,我就得继续把我知道的东西写下去。这个可能是我这辈子最重要的使命了吧。

  看过《大宗师》的人都知道,这部小说的前三部《宜昌鬼事》《八寒地狱》和《大宗师》的原始素材是来源于一个叫方浊的女道士,她在我去往巴基斯坦援建之前,把这三本书的原本交给了我。于是我在巴基斯坦写了《宜昌鬼事》,于是我就成为了一个小有名气的网络作家,于是我就能凭借写作安身立命,辞去了化工建设的工作,成为了一个专职写作者,然后写出了《大宗师》。可是事情还没有结束,九天之外,还有九天,深渊之下,还有深渊。《大宗师》里面写出来的另一个属于术士世界和历史上的秘密,仅仅是冰山露出海面的那部分。
  而让我知道这些事情的人,就是黎江。这个叫黎江的人,因为看到了我在网络上发表的文章,也跟方浊这个女道士一样,找到了我,并告诉我,我表达的术士世界其实仅仅是方浊的一面之言,而术士世界的真实历史,并不如我知道的那样单薄片面。我开始是不信的,后来他暗示我,他跟我编写的小说里一个重要人物“古赤萧”有莫大的渊源,并且让我知道了一本叫《泰景亨策》的书之后,于是我就开始发现了一个古老而神秘的术士历史,而这一段历史,是我们所有人的认知里都不存在的,因为这是一段被抹去的历史。

  与常人认知的不同的是,命运无法假设,但是历史是可以被假设的,不仅会被假设,甚至还能被修改,更甚的是不仅会修改,还有可能被完全的抹去,并且重新设定。
  这句话是黎江跟我说的,我也是被他这句话打动了,让我觉得他真的是掌握了某系不为人知的秘密。也就导致了今天我坐在电脑前面,给大家写出这段故事(暂且认为是故事吧)的缘由所在。

  ——我第一次看见黎江,是在2013年的夏天,具体日期是6月28日。为什么我记得这么清楚呢,因为这一天是我在武汉参了湖北文联第十届签约作家的签约仪式。作为一个网络写手被本省的主流文学接纳,在当时对于我来说,是一件很重要的际遇,非常值得留恋。

  签约会议是开放的,很多文学爱好者会进入到会场内,期望与湖北文学界的德高望重的前辈们见一面。这种场合,我这种类型小说的作家基本上是没什么人认识的。结果还真的有一个读者,直接找到了我。
  这个人就是黎江。
  黎江一米八出头,身体健壮,穿着黑色的长裤和白色的衬衣。长了一张国字脸,五官端正,而我第一印象,是他两道浓黑的眉毛,从眉心直插到额角。
  黎江向我简单介绍了一下,然后我们在距离文联不远的东湖里坐了坐,他说他有事情跟我聊。我只要时间允许,不会拒绝读者的这种要求。
  于是我们两人在东湖湖畔的一个亭子里,开始了一段谈话。
  以上的记录,绝无虚假,我徐玉峰以人格担保。

  黎江不断的向我诉说一个大人物的生平,这个大人物就是我小说里提起过的重要角色。这个人物,就是《大宗师》里身份神秘莫测的古赤萧。
  是的,就是古赤萧。

  而黎江之所以让我不能作为一般读者对待的地方在于,他不用我过多的解释,就能理解一个人被神秘力量抹去的设定。简单介绍一下这个设定,因为可能还有读者没有看过《八寒地狱》和《大宗师》,不知道一个人在世界上,突然就被所有人遗忘,取而代之了另外一个来填补的诡异事情。
  当时这个问题,一直在困扰我。
  黎江的答复是:一个人被抹去,在我们的世界里,根本就不足为奇。如果一段连绵四百年的历史被人为的抹去,又被一段历史取而代之,你是否觉得更加的不可思议。
  我当然是觉得不可思议,认为这个叫黎江的人是一个胡言乱语的妄人。

  我心里颇不以为然,出于礼貌,仅仅是微笑了一下。我当时已经得到了女道士方浊给我的三本书,甚至跟他们面对过一段真假难辨的经历。但是仍然不能相信黎江这种危言耸听的话。
  那个时候,我已经开始酝酿《大宗师》了,因为我收集的素材已经足够。于是我把我要写的故事,古赤萧和徐云风、王鲲鹏、方浊、张元天的恩怨,以及徐云风被孙拂尘抹去的故事,大致说了一遍。
  黎江仍旧是一副不以为然的表情,我有点失望,因为我觉得一个人被抹去的事件,是非常匪夷所思的,而且这件事情,就落实在我的身上。我暗示,那个取代徐云风而存在的人,就是我自己:徐玉峰。
  可是扔出了这么一个大的包袱,黎江仍旧只是淡定的微笑。就跟我刚才表现出的不以为然一样。可见他的内心,也是对我一样的不以为然吧。
  我决定结束跟黎江的对话。
  可是黎江似乎能够看到我的内心,对我说:“老蛇,我问你一件事情。”
  我按捺住告辞的冲动,等着他问,“你说。”
  “你说的故事里,”黎江开始问了,“里面见识最高的人是谁?”
  我想了想,“应该是古赤萧,他几乎掌握了所有的局面,即便是他去世了,仍旧摆布了一场巨大的棋局,让我故事里所有的角色都无法摆脱。”
  “你故事里的世界观设定,那个梵天的设定,是谁的视角?”
  “分别是王鲲鹏、徐云风、方浊三个人的理解。”我诚实的告诉他,很想把我得到的三本书拿出来给他印证,只是我觉得方浊赠书与我,事关重大,就压抑了这个想法。
  “古赤萧的地位和见识都远远超过了你说的三人。对不对?”黎江问。
  “对。”
  “好吧,”黎江告诉我,“那么古赤萧掌握了比他们三人更秘密的真相,是不是也合乎道理?”

  “逻辑上,没有问题,”我犹豫一会,“而且古赤萧之所以能够这么厉害,的确应该是掌握了巨大的秘密。”

  “好,”黎江开始拿出他的杀手锏了,的确是杀手锏,让我猝不及防,“从公元184年到公元626年之间的这段历史,就跟你说的那个徐云风一样,被人为的抹去。不见于任何正史、野史和稗史,连小说、杂言、戏曲都不没有任何的体现。”
  “你这不是在说瞎话吗?”我终于认定黎江是一个被网络小说荼毒甚深的读者了,“《三国演义》、《三国志》、《晋书》、《南史》、《北史》、《隋史》、《新旧唐史》那里被抹去了。特别是《三国演义》,只要是中国人,谁不知道刘关张、谁不知道曹孟德、谁不知道卧龙凤雏周公瑾……”
  我的话停住了,因为我看到黎江在微笑,那个不以为然的微笑。我的身体立即僵硬了,浑身的血液滞留在四肢百骸的血管里,心脏也似乎停止了跳动。我隐隐明白了什么,明白了黎江要对我说的秘密。
  “你跟古赤萧到底是什么关系?”我脑袋开始清醒,不断的看着黎江的脸庞。
  “中国术士,一直认为天下分为天治、人治、鬼治三个时期。”黎江避开了我的提问,“而公元437年到626年,就是一个鬼治的循环,而中国传统史官,抹去了这段历史,并且追溯到184年跟鬼治有关的历史一并抹去。”


  黎江这个神秘的人物,在武汉跟我短短的见了一面之后,就消失了。接着我从云南到了北京,在北京开始了我现在的作者、编剧工作,我酝酿了一年之后,在2015年开始创作《大宗师》,写到2016年六月份结束。这个时候,已经距离黎江第一次跟我见面,过去了三年。
  当我《大宗师》在网络上连载完毕之后,觉得卸下了一副重担的时候,黎江出现了。黎江的再次出现,让我猝不及防。因为他告诉我:老蛇,你写的故事我看了,很欣慰你没有偏差太远,虽然我不知道你从哪里得来的故事素材,但是我要告诉你的是,还有很多往事,你不知道。
  我的好奇心被勾起来了,我本来已经觉得应该结束的故事,彻底从我写作生涯里放弃的故事,已经在《大宗师》里全部结束了,可是现在才发现还不能结束,因为黎江他给了我无法拒绝的秘密。


  时间到了2016年的夏末,我要回宜昌陪陪家人,在回家的高铁上,我发现坐在我身边的竟然是三年前在武汉有过一面之缘的人——黎江。
  黎江就给我说出了上面一段话,他要告诉我我一段被抹去的历史。因为他知道仅凭口述,我不会相信,因此他要带我去一个地方,让我看一些事情。
  我当时问黎江,是一件什么样的事情,黎江告诉我:是一个婚礼。

  我就以这个婚礼,作为《三铜》的开始吧。


  2016年的夏末,我回家呆了五天,但是我在宜昌这五天心不在焉,因为这个叫黎江的人,告诉我,五天后,他在宜昌西陵二路的速八酒店等我。我潜意识的觉得这个叫黎江的人,告诉我的东西,一定对于我非常重要。
  其实我开始对黎江这个人的身份有所质疑,因为他看起来是一个生活优裕的人,为什么不去住星级酒店,而选择了一个快捷酒店。当我在五天后,看见他在酒店退房,发现他用的是加拿大的护照,而非中国的身份证订房,才觉得这人似乎在有意的隐瞒自己的身份。

  黎江不是中国籍,他是一个加拿大人。这让我隐隐觉得他跟古赤萧之间的关系,有了一些因果关系。这一点我就不多说了。我得保护黎江的身世。


  黎江退了房间,我才发现有一辆车已经等在了酒店的门口,车上下来一个中年人,替黎江拉了行李箱上车。我走到了车跟前,是一辆别克,车牌号是恩施的。

  我们上车,中年人开车出了市内,上了宜万高速公路,车到了野三关,就下了高速,然后一路进入了老盘山公路。根据我对恩施的地理认知,我觉得这辆车的目的地是野三关和巴东之间的某个地方。

  而我要去的这个地方,是要去参观一场婚礼。

  别克轿车在鄂西的丛山峻岭里行驶,我看到的最后的一个地名是庙坪,然后轿车进入了公路旁的一个碎石小路。路很窄,在森林里穿行一段之后,就在悬崖上行驶。

  翻越了两个山头,道路进入到山腰上的一片平地。这里有大片的土家吊脚楼,保持着古旧的原始形态。
  当我们下车之后,我打量四周,发现这里就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土家族山村。
  然后我知道了这个山村的名字,名字很古怪,叫坟趟坪。
楼主发言:84次 发图:0张 | 更多
作者:Yorke13 时间:2017-10-23 10:14:33
  沙发?
  老蛇新文,支持!!!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闲石斋 时间:2017-10-23 10:22:03
  支持老蛇
我要评论
作者:江左辉哥 时间:2017-10-23 10:33:33
  又是一部大场面、大制作、大手笔的精彩小说!
作者:牛肉和米线 时间:2017-10-23 10:35:09
  赶快占楼~蛇哥总算能继续看疯子和王八了!!!
作者:蛇锅御用钱多多 时间:2017-10-23 10:37:19
  一环留名!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蛇锅御用钱多多 时间:2017-10-23 10:38:17
  赶上了前五嘎嘎嘎嘎嘎嘎~
我要评论
作者:ty_131010352 时间:2017-10-23 10:47:37
  又开了新帖,祝贺祝贺
作者:mwander 时间:2017-10-23 11:07:10
  mark
作者:膝前着彩衣 时间:2017-10-23 11:07:54
  昔年鬼治,天师迎战籛铿,成就华夏数千年来昙花一现的术士巅峰时刻。然鬼治为正史所不容,杜撰史实以假乱真。明后期潜虚子以这数百年鬼治为背景,演绎了雄篇《武王伐纣外史》让人了解了华夏术士的辉煌。今蛇子捉笔,从另一个角度,在现鬼治时刻。
  惊奇耶,等你来看。
  彩衣。
我要评论
作者:gaofengpeng 时间:2017-10-23 11:08:02
  记号
作者:回眸一笑白闻声 时间:2017-10-23 12:17:11
  二环内站位 。老蛇回归。天涯必火
作者:赵狂钻 时间:2017-10-23 12:17:40
  老蛇新坑,支持!
作者:社会主义大旗手 时间:2017-10-23 12:19:49
  前排占位 老蛇和我第一个合影吧
作者:风逝花歌 时间:2017-10-23 12:47:09
  老蛇超级巨作啊,多视角宏伟场面,震撼!!!
楼主蛇从革 时间:2017-10-23 12:47:35
  @社会主义大旗手 2017-10-23 12:19:49
  前排占位 老蛇和我第一个合影吧
  -----------------------------
  茄子
作者:ty_131010352 时间:2017-10-23 13:08:14
  蛇哥加油^0^~
作者:ty_131010352 时间:2017-10-23 13:08:49
  欢迎关注老蛇公号 shecongge
作者:ty_131010352 时间:2017-10-23 13:09:20
  每日同步更新
作者:sjb_0620 时间:2017-10-23 13:13:59
  留名!
作者:心酸的柠檬啊 时间:2017-10-23 13:33:33
  前排留名
作者:檀清 时间:2017-10-23 14:18:25
  @蛇从革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点赞是风气,越赞越大气【我也要打赏
作者:潇鑫江 时间:2017-10-23 14:38:04
  天涯终于更新了,精彩好看的一段被消失的历史,又将怎样在蛇哥笔下神现,强烈期待中!
作者:潇鑫江 时间:2017-10-23 14:49:43
  @膝前着彩衣 2017-10-23 11:07:54
  昔年鬼治,天师迎战籛铿,成就华夏数千年来昙花一现的术士巅峰时刻。然鬼治为正史所不容,杜撰史实以假乱真。明后期潜虚子以这数百年鬼治为背景,演绎了雄篇《武王伐纣外史》让人了解了华夏术士的辉煌。今蛇子捉笔,从另一个角度,在现鬼治时刻。
  惊奇耶,等你来看。
  彩衣。
  -----------------------------
  点赞~~~~
我要评论
作者:ty_131010352 时间:2017-10-23 15:07:22
  @蛇从革 :本土豪赏8个(800赏金)聊表敬意,点赞是风气,越赞越大气【我也要打赏
作者:jiu1860 时间:2017-10-23 15:16:09
  刘明
作者:膝前着彩衣 时间:2017-10-23 15:22:05
  @社会主义大旗手 2017-10-23 12:19:49
  前排占位 老蛇和我第一个合影吧
  -----------------------------
  @蛇从革 2017-10-23 12:47:35
  茄子
  -----------------------------
  都不跟我合影,伤心啊
楼主蛇从革 时间:2017-10-23 15:30:55
  @膝前着彩衣 2017-10-23 11:07:54
  昔年鬼治,天师迎战籛铿,成就华夏数千年来昙花一现的术士巅峰时刻。然鬼治为正史所不容,杜撰史实以假乱真。明后期潜虚子以这数百年鬼治为背景,演绎了雄篇《武王伐纣外史》让人了解了华夏术士的辉煌。今蛇子捉笔,从另一个角度,在现鬼治时刻。
  惊奇耶,等你来看。
  彩衣。
  -----------------------------
  茄子
作者:膝前着彩衣 时间:2017-10-23 15:44:26
  @膝前着彩衣 2017-10-23 11:07:54
  昔年鬼治,天师迎战籛铿,成就华夏数千年来昙花一现的术士巅峰时刻。然鬼治为正史所不容,杜撰史实以假乱真。明后期潜虚子以这数百年鬼治为背景,演绎了雄篇《武王伐纣外史》让人了解了华夏术士的辉煌。今蛇子捉笔,从另一个角度,在现鬼治时刻。
  惊奇耶,等你来看。
  彩衣。
  -----------------------------
  @蛇从革 2017-10-23 15:30:55
  茄子
  -----------------------------
  哈哈
作者:蓝月绘 时间:2017-10-23 15:47:57
  蛇哥,加油!
作者:ty_小屋 时间:2017-10-23 16:46:00
  前排留名!
作者:痒痒挠516 时间:2017-10-23 17:03:44
  前排占位,求合影~
楼主蛇从革 时间:2017-10-23 17:36:00
  @痒痒挠516 2017-10-23 17:03:44
  前排占位,求合影~
  -----------------------------
  茄子
楼主蛇从革 时间:2017-10-23 17:46:36
  @痒痒挠516 2017-10-23 17:03:44
  前排占位,求合影~
  -----------------------------
  田七
作者:heham 时间:2017-10-23 17:55:51
  这里也开坑了!前排占个座
作者:替原叁郎 时间:2017-10-23 19:03:37
  支持
作者:在路上000 时间:2017-10-23 21:23:13
  顶
作者:春风吹想起谁 时间:2017-10-23 23:16:33
  我就在恩施读书而且还是个荆州人 ??
作者:ty_131010352 时间:2017-10-24 07:37:08
  蛇哥早啊,赶紧更新
作者:小笨不太乖 时间:2017-10-24 08:17:36
  看到微信里面的,赶紧来天涯搜了下,果然有,又可以慢慢追求了
作者:膝前着彩衣 时间:2017-10-24 08:44:45
  催更!再不更的话,我更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要评论
作者:夏久久 时间:2017-10-24 08:58:03
  盖楼的来了
作者:夏久久 时间:2017-10-24 08:59:23
  昔年鬼治,天师迎战籛铿,成就华夏数千年来昙花一现的术士巅峰时刻。然鬼治为正史所不容,杜撰史实以假乱真。明后期潜虚子以这数百年鬼治为背景,演绎了雄篇《武王伐纣外史》让人了解了华夏术士的辉煌。今蛇子捉笔,从另一个角度,在现鬼治时刻。
作者:社会主义大旗手 时间:2017-10-24 09:08:34
  蛇哥 再和我合影
作者:故人西风见冷 时间:2017-10-24 09:14:18
  你的人品比铁鱼好多啦!赞一个。从宜昌鬼事就开始追了,目前最想看的是翡翠帝国第二部,虫城下部。还有,蜿蜒什么时候接着写?
作者:ty_131010352 时间:2017-10-24 09:15:13
  欢迎关注蛇从革官方公号 shecongge ,比这里更的快一点
我要评论
楼主蛇从革 时间:2017-10-24 09:57:03
  我是一个这个好奇心很重的人,但是仍然保持着一定的理性。我对黎江毕竟不熟,之所以答应他来到这个鄂西大山里的偏僻地方,只是从各种因素来分析,黎江对我没有任何的恶意。我就是一个写作者,没有任何的理由,觉得黎江会对我有什么不利的行为。并且很明显的,黎江是要急于想向我展示一些事情。

  我判断没有错。坟趟坪这个地方,即将要举行一个婚礼。这婚礼,与我平时参加的婚礼不同,婚礼在晚上进行。

  我们达到坟趟坪的时候是下午,距离太阳落山还有几个小时,在这几个小时里,我跟着黎江在村寨里转悠了一遍。坟趟坪虽然是一个十分偏僻的地方,但还是通了电,只是没有手机信号。
  村寨里的建筑都是木质的吊脚楼,家家户户都敞开着大门,看来这里每一家,每一个人都相互认识,与外界极少沟通。我留意到,坟趟坪里的人户,几乎都没有家用电器,想了想也是,可能这里接受不到电视信号,因此电视机就没有必要了。至于其他的各种家用电器,就更加没有存在的必要。

  坟趟坪的村民的穿着都还是八十年代的样式,大人都穿着解放鞋,小孩都穿着胶鞋。每个人看见我都有点意外,但是他们对黎江却并不陌生。
  黎江来过这里不止一次了,我意识到这一点。
  带我们来的那个中年男人,把我们送到之后,就立即开车离开了,我不知道这个人的身份姓名,到现在也不知道。因为两天来把我和黎江接出去的人,换成了一个年轻人,车倒还是送我们来的那辆车。这个就不多提了,我要讲的事情,是坟趟坪的这个婚礼。

  在黑夜来临之前的几个小时,我一直没有看到结婚的新人,这个我也没有太介意,毕竟我是一个外来者,见不到新人并不奇怪。到了傍晚的时候,坟趟坪村寨里的每一个吊脚楼的门口都挂上了灯笼,吊脚楼的雨檐之下,都拉起了红布。

  看来是一场热闹的婚礼。
  我和黎江在一个端公家里吃的饭,端公姓谭,叫谭世熊。谭世熊的个子不高,一米六左右,但是很结实,年纪应该跟我相仿,三十多岁,四十不到的样子。


  吃了饭之后,天就黑了,我和谭世熊也相互介绍了自己,算是认识了。
  我一直在等待黎江所说的那个婚礼,于是就向谭端公询问,婚礼什么时候开始。谭端公告诉我,晚上十一点。
  我就心里就开始纳闷,晚上结婚的习俗到不奇怪,可是晚上十一点开始婚礼,这个就有点诡异了。我还想继续追问,黎江在一旁慢慢的向我摇头,示意我作为旁观者来见识一下的,不要询问太多的问题。
  黎江和这个坟趟坪的村民之间,是达成了某种协议的。而这个叫谭世熊的端公,我也大致看明白了,他是这个村寨很重要的人物。我没有猜错,谭端公就是坟趟坪的村长。

  从天黑到晚上十一点的这段时间,坟趟坪杀了一头牛,谭端公亲手杀的。他杀牛的方式我闻所未闻,他在晚上八点半左右的时候,把一头牛牵到了坟趟坪最大的空地上,捧着牛头,嘴里唠叨了几分钟。接下来,我看到了谭端公双手把牛头从牛脖子上揭下来,没有了头颅的牛身还在原地站立。谭端公把牛头搁在了早已经准备好的案几上,山里夜间的气温下降,我看到了搁在案几上的牛头鼻孔里喷出了白色的雾气。
  谭端公转身走回牛身,一个打下手的汉子,递给了谭端公一碗水,谭端公对着水又念叨了一段咒语,然后把水喝了,走到牛身前,把刚才喝进去的水,喷到牛脖子的断口位置,牛身轰然倒下,打下手的汉子,立即用一个木盆,对着牛脖的地方,被喷涌而出的鲜血接在木盆里。

  我被这种诡异的杀牛方式惊呆了,当我缓过神的时候,空地上站了百十号人,这些都是坟趟坪的村民,他们已经都聚集过来。

  我问身边的黎江:“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婚礼?我怎么到现在还没有看到新郎和新娘?”
  “其实婚礼不重要。”黎江说了实话,“我想让你看看他们在婚礼上的仪式。”
  “跟你要告诉我的秘密有关?”
  “是的。”黎江说,“我得让你先看到一些事情。”
  我在那个时候明白,黎江嘴里说的婚礼,其实并不是真正意识上的婚礼,而是坟趟坪这个闭塞的村寨里的某种仪式,而这个仪式,是我之前从来没有听说过的。
  我想知道更多的细节。

  “时间还早,”黎江看了看表,“我先告诉你他们是什么人。”
  “土家族的村民啊。”我不明白黎江为什么要这么说,鄂西的山小区,特别是恩施北部,都是土家族聚居的范围。
  “他们不是土家族,”黎江缓了缓,又说,“当然也不是汉族。他们是一支北方游牧民族的后裔。”
  “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因为我这些年,一直在找他们。”黎江说,“还记得三年前我找你的那次吗,那时候我刚刚找到这个叫坟趟坪的地方。”
  “这个谭端公的法术不是觋术。”
  我看到了谭端公拿了一个狰狞面具戴在自己的头顶,又戴了一个狐狸皮帽子,帽子下方飘着五彩的流苏,接下来,他从地上拿起了一个皮鼓,身体旋转,开始舞蹈。
  当鼓声在这个茫茫群山里的咚咚作响的时候,村民全部都用一种没有语言的歌声随着鼓点,慢慢的吟唱,这个声音是从咽喉里舒缓的发出。这种歌唱的形式,我曾经见过,在一个宴席上,一个蒙古民俗学者表演过。这种歌唱形式叫做“呼麦”。



  我激动的对黎江说:“这是萨满教的请神祭祀!”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蛇从革 时间:2017-10-24 09:58:08
  在鄂西的土家族传统的聚居地里,我竟然看到了北方游牧民族萨满教的仪式。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怎么可能会相信这样的事情发生呢。
  “在历史上有一段时期,”黎江看来是研究了很久了,“匈奴被中原政权击溃,分为南匈奴和北匈奴,而南匈奴归顺了中原帝国……”
  “这段历史我知道。”我觉得黎江说的没有什么说服力,“当年这些归顺的匈奴民族,被安置在如今的山西北方一代,后来成为了五胡乱华的一支重要少数民族力量。”
  “坟趟坪的村民,不是那一支后裔。”黎江辩驳,“他们的祖先归顺的也不是汉朝。”
  “更早或者靠后的历史?”
  “他们是当年北匈奴右贤王须不智牙部,战败后,归顺了泰武底。被泰武帝迁徙到了南方巫郡,也就是如今恩施巴东这个地方。”
  “等等,”我连忙问黎江,“泰武帝?这是什么皇帝?泰朝?我从来没有听说过。”
  “这就是我带你来的目的。”黎江脸上又开始挂着那种不以为然的神秘微笑,“我还是那句话,你得先看,看了之后,才能信服我告诉你的一切。”

  黎江不再向我解释了。
  我只能在坟趟坪的这个空地上,看着这些北方游牧民族的后裔,在进行他们的祭祀。虽然我在小说里描写过萨满巫师的敬神仪式,可是我从来没有真实的看见过。现在我看见了,却在距离我老家几百公里的地方,这种强烈的反差,让我感觉到了巨大的恐惧,心里空落落的,我知道一定还会有我不能理解的事情要发生,这是必然的,不然黎江不会巴巴的把我从宜昌带到这里来。

  其实呼麦的歌声,我之前听见的时候,就内心里有一些不自在,当时以为自己的无法接受这种古怪的歌唱形式,现在我明确了,我对这种来源于咽喉声带的单调发音,报以巨大的恐惧。
  这是对大自然神秘力量的应和,本身就是萨满教的群体力量显现。更何况,那个谭端公,不谭巫师,抬起一条腿,脑袋摇晃,右手持鼓,左手不停的敲打,在空地上不停地转圈,然后一个四十多岁的汉子,脱光了上身的衣物,走到了空地上的案几之前,捧起了牛头。
  村民的呼麦声音,开始变得更加低沉,放佛整个大山都在发出喘息。这个汉子的头部慢慢在向后仰去,我看到了他的脖子向后扭曲,与身体形成了九十度的弯角,已经看不到他的脸庞,只有长满胡须的下巴,还有一颗在脖子上上下滑动的巨大喉结。
  接着这个汉子的双手,把牛头放在了自己两肩之间,变成了一个牛首人身的模样。我看得肝胆俱裂。

  随即,我又意识到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光。现在整个坟趟坪都没有点亮任何一盏电灯,或者有哪怕一根蜡烛被点燃。我抬头看了看天空,天空上一轮橙红色的月莲,就挂在山头,比我平时看到的月亮,大了一圈。
  “每三年的农历七月二十一,”黎江看见我陷入惊恐,“是他们迎接女神布卡赫从阴木堪回到阳世的日子。”
  “什么布卡赫?什么阴木堪?”我连续追问,“这牛头人又是什么讲究?”
  其实不用黎江解释了,我心里已经明白,黎江说的很清楚,布卡赫是坟趟坪这些村民的敬奉的女神,而阴木堪,就是汉语中冥府的意思。我现在懂了,这真的是一场婚礼,新郎已经出来了,在等待新娘布卡赫。
  新郎就是这个牛头人。而新娘布卡赫,马上就要出来了。

  我还想问黎江这个萨满教的诡异婚礼的到底是什么渊源,黎江把食指竖在他的嘴唇前,我不敢再问。呼麦的声音更加的低沉,与山林里的风声慢慢融合。而在风声之中,我隐约听见了铃铛的声音,还有树叶哗啦啦响动。
  听到了这个声音,我的后背寒毛根根耸立。
  谭巫师现在舞蹈的节奏也开始变慢,现在空地上的焦点是哪个牛头人,那个新郎。牛头人开始在空地上行走,走到了盛着牛血的木盆前,用手捞了一把牛血,然后依次走到空地边缘每一个人的面前,用手上的牛血去沾染每一个人的双眼。
  我本来我不是牛头人的行为中一员,可是我错了。牛头人走到了我和黎江面前,用鲜血淋漓的手指把牛血涂抹在黎江的双眼上,接下来走到我的跟前。
  我鼻孔充斥着血腥味,强忍着恐惧和呕吐,尽量不去看在我面前的牛头。我闭上了双眼,感觉到坚硬的手指在我的眼皮上划过,血腥味更浓烈了。粘稠的牛血糊满了我我的眼睛,当我把眼睛睁开的时候。我发现我看到的所有一切,都变成了血红色。
  是的,全部都是红色,在我的眼睛里,整个世界之后深浅不一的红色。
  我还是忍不住看了一下从我面前走过的牛头人,现在他已经背对着我,用手里的牛血去涂抹对面的村民。我看见了牛头人背后那个已经完全翻转的人头,眼睛在最下方,嘴巴在上方,鼻孔朝天。那一张脸孔,正在露出狂喜的笑容。

  一切都是红色的。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莲蓬 时间:2017-10-24 10:01:31
  欢迎新作。
我要评论
楼主蛇从革 时间:2017-10-24 10:01:39
  @社会主义大旗手 2017-10-24 09:08:34
  蛇哥 再和我合影
  -----------------------------
  茄子
我要评论
作者:膝前着彩衣 时间:2017-10-24 10:40:29
  @春风吹想起谁 2017-10-23 23:16:33
  我就在恩施读书而且还是个荆州人 ??
  -----------------------------
  你在我的家乡,我在你的他乡。
作者:膝前着彩衣 时间:2017-10-24 10:41:14
  @夏久久 2017-10-24 08:59:23
  昔年鬼治,天师迎战籛铿,成就华夏数千年来昙花一现的术士巅峰时刻。然鬼治为正史所不容,杜撰史实以假乱真。明后期潜虚子以这数百年鬼治为背景,演绎了雄篇《武王伐纣外史》让人了解了华夏术士的辉煌。今蛇子捉笔,从另一个角度,在现鬼治时刻。
  -----------------------------
  打击盗版!人人有责!
作者:膝前着彩衣 时间:2017-10-24 10:41:56
  @莲蓬 2017-10-24 10:01:31
  欢迎新作。
  -----------------------------
  下愚彩衣,参见斑竹大人!
作者:ty_131010352 时间:2017-10-24 11:02:04
  @蛇从革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点赞是风气,越赞越大气【我也要打赏
作者:痒痒挠516 时间:2017-10-24 12:16:47
  关于“宜昌鬼事-大宗师-三铜”这个系列的世界观设定,从八寒地狱以来感觉一直是唯心的:意识第一性,物质第二性,世界就是个大网游,梵天这个组织类似系统,孙拂尘这一茬接一茬的其实都是高玩升级到管理员账号。所以疯子张天然他们领悟到八寒地狱后那种视苍生如刍狗的感觉,就好比意识到自己是玩家而周围的人都是Npc一样,蛇哥可以这么理解么?所以那些因为觉醒而被梵天抹去的人就好比是系统清除的bug or 病毒,那整整被抹去/替换的几百年又会是什么故事?阐教(联盟)和截教(部落)大火拼服务器崩溃了?
作者:阳光下的花静静开 时间:2017-10-24 12:22:52
  恭贺老蛇开新帖!一环留名
作者:不如去饮茶 时间:2017-10-24 12:39:57
  老蛇出山了,顶,应该是精品
作者:东大小强 时间:2017-10-24 12:46:05
  来自潜江的湖北老乡和蛇哥合影!
楼主蛇从革 时间:2017-10-24 12:53:00
  @东大小强 2017-10-24 12:46:05
  来自潜江的湖北老乡和蛇哥合影!
  -----------------------------
  茄子
我要评论
作者:爱吃鱼的表哥 时间:2017-10-24 13:31:08
  欢迎回来!
作者:风一样的袍哥 时间:2017-10-24 13:52:32
  看到天涯主页推荐的文章“三铜”二字 我潜意识就认为是老蛇的作品

  点进来一看 果然是!


  看了老蛇的作品好几年了 第一次回帖 恭喜老蛇!
我要评论
作者:青胡子zy 时间:2017-10-24 14:44:01
  顶
作者:sgz1208 时间:2017-10-24 15:00:02
  顶个
作者:白夜非天 时间:2017-10-24 15:05:18
  赶上前排!加油啊!
作者:白夜非天 时间:2017-10-24 15:06:45
  刚刚重看完鬼事系列,居然发现开新篇了!激动!
作者:牧师不唱歌 时间:2017-10-24 15:12:02
  前排打卡就坐
作者:膝前着彩衣 时间:2017-10-24 15:12:27
  泰景亨策
  楔子1
  蛇子诸多书卷,其内自白己身,自谓曰夷陵人氏,姓徐,名玉峰,于坊间贩牛乳以为生计。其人好学而善文,而后左迁工部丹汞司,筑路于莫卧儿。其时远离故土,无事而捉笔,于戊子年初发文字于天涯,谓之《宜昌鬼事》。至此,前路变而身份换,工匠退而文人出。
  越明年,文思泉涌,有如神助。仅数载之功,《宜昌鬼事》、《八寒地狱》、《大宗师》携风雷之势,蜚声环宇。笔下鬼事传奇,八寒孤寂,宗师恢弘。何也?皆因术士方浊之三册残卷。然,宗师既成,蛇子虑深,而后知九天之外,九天又其上也。由此上,为探秘术士及术士秘辛而黎江现。
  黎江者,赤霄之幼子也,蛇子《三铜》诱因。其人身高七尺,身体健壮,国字脸,剑眉深深,喜着玄色服饰。癸巳年仲夏,蛇子于黄鹤楼下出席楚地作家签约。黎江谓蛇子曰:君之所述,起于方浊。方浊之言,半面之相。术界真容,君所述不及冰山浮于海面。既与君有缘,当让君知晓《泰景亨策》,此册所记,乃华夏术士为之痴狂的真实史实,正史伪造而覆其真也。初闻黎江之言,蛇子以为妄语而耸听,故婉述《大宗师》脉络,细说古赤霄、云风、鲲鹏、方浊、元天恩怨,及云风被孙梵天抹除而另着人以替之。黎江听后,默坐而无状,不以为然。蛇子自郁之,又暗示曰:替云风者,玉峰也。
  黎江仍不以为意,问曰:“君之故事,所识最高者谁?”
  蛇子对曰:“赤霄也。其生能布局,逝后亦能着子,余之所述,无能脱其羁绊。”
  黎江又问:“梵天设定,谁之视角?”
  蛇子对曰:“鲲鹏、云风、方浊也。”
  黎江又曰:” 赤霄之能远过三人耶?对否?”
  蛇子对曰:“然。”
  黎江曰:“若赤霄之所知,而胜于三人,合理乎?”
  蛇子心生犹豫,戚戚然而对曰:“逻辑明而理顺,当乎是。”
  黎江听之,正坐而朗声:“若公元184年至公元626年间数百年,如君之笔下云风,被人抹除而不见于正史、野史和稗史,连小说、杂言、戏曲亦无蛛丝马迹可寻,君可信乎?。”
  “君言鬼话耶?”蛇子讶然曰:“《三国演义》、《三国志》、《晋书》、《南史》、《北史》、《隋史》、《新旧唐史》全然抹除,能否?炎黄子孙,谁人不晓刘关张?谁人不识曹孟德?卧龙凤雏,妇孺皆知……”蛇子语未完而骤停,见黎江漠视而淡然,蛇子身僵而血滞,忽而醐醍灌顶,心有明悟。
  “华夏术士,分天下为三治,天治、人治、鬼治也。”黎江避答而言其他,“公元437年至626年,是为鬼治。华夏正史,抹除设伪以覆之,以含可追溯之鬼治相关184载。”
  又三年,蛇子《大宗师》完结。若神龙不见首尾之黎江又现于夷陵,带蛇子赴施南坟趟坪恭贺新人百年,《三铜》大幕拉开。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吾头不出如苍生何 时间:2017-10-24 15:18:11
  就坐
作者:行善积德640 时间:2017-10-24 15:33:31

  
作者:安知鱼之苦 时间:2017-10-24 16:23:27
  专门来顶!
作者:社会主义大旗手 时间:2017-10-24 16:52:38
  顶蛇
楼主蛇从革 时间:2017-10-24 16:55:09
  @社会主义大旗手 2017-10-24 16:52:38
  顶蛇
  -----------------------------
  谢谢
作者:把梦想砸碎 时间:2017-10-24 16:55:26
  留言,标记开追
作者:跳舞的魑魅 时间:2017-10-24 17:16:54
  蛇哥,追了好多年你的大作,全部看完了,新作必须求合影~
作者:寂寞沙袋 时间:2017-10-24 17:20:22
  是老蛇的忠实读者了 养肥了看
楼主蛇从革 时间:2017-10-24 17:27:19
  @跳舞的魑魅 2017-10-24 17:16:54
  蛇哥,追了好多年你的大作,全部看完了,新作必须求合影~
  -----------------------------
  田七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起个名字真NM难 时间:2017-10-24 17:40:14
  前排 招租 另售瓜子啤酒小板凳
作者:酱鸡腊肉松花小肚 时间:2017-10-24 17:58:58
  老蛇又要出力作了!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10-24 18:22:55
  

  
作者:风细雨 时间:2017-10-24 18:35:59
  一进天涯就被置顶推荐,果然是老蛇再战江湖。终于又有好书看了
作者:农村二愣子 时间:2017-10-24 18:52:07
  恭喜蛇哥开新帖,宜昌的后辈前来支持!
作者:社会主义大旗手 时间:2017-10-24 19:31:19
  吃完饭来顶顶
作者:社会主义大旗手 时间:2017-10-24 20:21:57
  q群的假蛇粉来盖楼啊
作者:鬼话评论员 时间:2017-10-24 20:24:15
  蛇哥新作
作者:sjnyue5 时间:2017-10-24 21:38:19
  开新贴了!已经在微信看见了
作者:风吹的样子 时间:2017-10-24 21:46:11
  啊啊开帖不吱声!来得还在头页吧……嘿嘿嘿嘿
作者:夏久久 时间:2017-10-24 22:04:47
  蛇从革全国后援会为老蛇打call 武汉人民打call 最疯狂
作者:夏久久 时间:2017-10-24 22:07:04
  混天涯的日子又来了。疯狂呼唤昔日的小伙伴们,来呀来呀,水起来呀
作者:豹子血 时间:2017-10-24 22:08:01
  蛇从革全国后援会为老蛇打call !兰州悍匪打call 最疯狂
作者:ty_131010352 时间:2017-10-24 22:12:06
  蛇从革全国后援会为老蛇打call 宜昌人民打call 最疯狂
作者:风吹的样子 时间:2017-10-24 22:12:21
  宜昌老乡疯狂打call!加油蛇哥!
作者:小世上 时间:2017-10-24 22:15:28
  给蛇哥顶贴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72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