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失忆了,恋人被杀了,是上天诅咒于我,还是有小人背后捣鬼?

楼主:林契于宸 时间:2017-11-02 16:43:36 点击:25758 回复:59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 下页  到页 
  我原本是学军事的,后来阴差阳错学上了心理学,学习期间认识了师姐张凯丽。说是师姐,其实算是老师了,叫她老师,她说显老,后来就改称师姐了。她和我不同,从本科开始就是学习心理学的,一直在心理圈子里打滚,见过的案例和奇人奇事,不计其数。她还有个爱好,就是侃,说侃可以让她放松身心,舒解内心的压力,更好的为咨客和病患服务。因为她喜欢侃,而我又喜欢听,无形间就形成了一对“侃搭子”。
  有一次她看我写的心理学体会文章,感觉文笔还能入她的法眼,就鼓动我把她口若悬河说的故事记下来,也算是她为我提供写作素材,支付给我听她侃的费用了。听都听了,我一心血来潮就按她的意思将她经历的一些案例的事情记了下来。当然,事情可以记来下,人的隐私还是要保密的,这是张姐反复叮嘱过的。
楼主发言:378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楼主林契于宸 时间:2017-11-02 16:44:32
  在师姐张凯丽给我讲的故事里,最让我触动的有那么几件,其中关于一个因为失去父母双亲而遭受心理打击,导致失忆的画师与一起凶杀案的故事,给我印象非常深刻。因为故事特别有戏剧性,于是我就照单全收的记了下来。这个青年后来是在张姐的指导下恢复正常记忆能力的,所以一直和她都有联系。我也有幸见过他一次,人很帅,也很和气,艺术家的气质。征求他的同意后,我得以将这个故事公开出来。
剩余 56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林契于宸 时间:2017-11-02 16:55:36
  一开始听这个故事时,我是对男主人公的遭遇深表同情的,也对他遇到的人和事,感到不可思议,总想人还是应该有些悲悯的情怀好,本不相信身边还会有那么冷血的人物存在。在我再三和事件的亲历者核实后,我才相信,有时候,最亲近的人,也是最危险的人,而萍水相逢,并不代表没有情义。所有的关键,还是要看人的本性。可以说,这个故事丰富了我的人生经历,也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我的“三观”。
  下面是我用小说的方式把这位画师的故事讲述出来,算是分享一段奇人异事吧……
我要评论
楼主林契于宸 时间:2017-11-02 16:57:44
  序
  一个人在濒临溺亡时是什么感觉?
  “嘣”的一声之后,他眼前一黑,仿佛被击了一记重拳,脑袋猛的撞到座位的头枕上,在车子完全被水浸没的瞬间,他恍惚间听见一个男人的嘶喊声:“俊儿,快出去。”
  而后耳膜被“咕咕”的水声淹没。他想说话,却发不出声音,嘴巴不停的喝水,像沙漠里的旅人,渴了太久。水进入胃里,进入胸膛,慢慢的胀痛起来。很快,这种痛感消失了,身体也变的轻盈,他感觉自己从车里漂出,大脑里没了痛,甚至还有些愉悦。眼睛由迷离和混沌逐渐变的清晰,他看见一对年过半百的中年夫妻带着已经成为青年的儿子,在水中的车厢里挣扎。看不清父母的脸,却能清楚地看到他们那焦急恐惧的神情。
  儿子无意识的挣扎之后,慢慢晕厥,父亲一只大手,解开了他的安全带,父母用尽最后的力气,协力将他送出副驾驶侧的车窗。儿子的身体沿着气泡升起的方向漂去,车体继续下沉,直至消失在空洞的黑暗中。
  光线射过来的方向,一个身影游过来,接住儿子的身体,向岸边拖去……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林契于宸 时间:2017-11-02 16:58:17
  爆裂似的痛感将他惊醒,他自床上弹起,本能的冲到卫生间的洗手池旁,从哗哗作响的水龙头下,抄起水来,扑到脸上。水的冰冷,帮助他从极度的疼痛中尽快地摆脱出来。两手撑着洗脸池,他大口的喘着气,仿佛每一口呼吸都那么来之不易,弥足珍贵。
  一个人从梦中惊醒的时候,会将梦境清楚的记忆在大脑里。恶梦,更是如此。
  刚才的梦境,还历历在目,疼痛还在继续,只是不在胸膛,而是在脑袋里。
  缓缓地,他抬起头,看见方形的镜子如同一个画框,框里有一位俊朗青年,苍白清秀的面容、过耳的长发、似熟悉又很陌生。
  他向左侧了侧脸,镜中的青年也向左侧了侧脸;他又向右侧了侧脸,镜中的青年也向右侧了侧脸。他向对方伸过手去,手指修长,对方也向他伸过手来,手指同样修长,两手在镜子上相触,再不能穿过。
我要评论
楼主林契于宸 时间:2017-11-02 16:58:41
  不错,这个镜中的青年一定就是自己了,自己就是这个模样了,他肯定的想。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通体光洁白晳的皮肤,略显瘦削的身材。他用手触摸胸腹,感受到强劲并急促的心跳,伴着喘息的胸腹起伏也证实了自己的真实存在。
  我是谁?我在哪里?这两个可怕的问题跳到他的脑海里。除了刚才梦境里的情景,他的脑袋里一片空白。本能的安全感的缺乏,使一种强大的足以使人窒息的恐惧感压迫着他的心脏。
  他冲出卫生间,将屋内的客厅、卧室、厨房,每个房间都匆匆的看了一遍,没有人。至少在这个空间里,自己暂时是安全的,他想。
  心里稍安,微微觉得有些寒意,他才发现自己赤祼着身子,刚才扑在脸上的水,湿了一身,他又返回到卫生间。
  他又站到了洗手池前,再次抬起头来端详镜子里自己的面容,脸上带着颗颗水珠,分不清是梦中惊醒时的汗滴还是扑在面上的水滴。他用慌乱的眼神,在镜面中寻找可以表明自己身份的信息。
楼主林契于宸 时间:2017-11-02 16:59:05
  镜子的右侧,用黑色的记号笔写的两行小字:
  “亲爱的,你叫柯俊南,我是你的女朋友刘子安,这里是我们的家。我会告诉你(你)想知道的一切;如果我不在,写字台中间的抽屉里,有备忘录和其他资料可以帮助你。”
  字的结尾一个鲜红的唇印,表达书写者的爱意。
  “柯俊南”,他在心里默念,刚在梦里有人唤了声“俊儿”,没错,那俊儿就是我了。那柯俊南又是谁?
  柯俊南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努力记住自己的模样。刚才的慌乱和恐惧,逐渐被理性的思考代替。
  他左右看了看,洗脸池旁的支架上,摆了几件叠放整齐的衣服,自上而下分别是内裤、天蓝色衬衫、深色西裤,连短袜子也摆在一边。可见准备衣物人的细心。衣物边的墙上贴了一张绿色便条,写着:“柯俊南的衣服,穿上吧”尾部画了个心形图案和一个微笑。
楼主林契于宸 时间:2017-11-02 16:59:43
  柯俊南心里不禁泛起一丝温暖的感觉,冲着镜子里的自己,微微笑了笑。他拿起衣物一件件穿在身上,贴身、舒适、温暖,还带着点洗衣液淡淡的香味。这种细心的呵护与照顾,慢慢抚平了他刚才的慌乱,给了他些许的安全感。头还是有些痛,但已经比刚醒时好了许多。
  洗脸池边整齐的摆着两套洗漱用品,清楚的表明,这是一个两人生活的空间,蓝色的一套上写着柯俊南的名字,粉色的一套边上贴着刘子安的标签。他微笑着,剃了胡须,洗漱完毕,又理了理自己的松软、零乱,被水打湿了的长发,从洗手台上拿了一个皮筋,扎了半个马尾。一张本就清秀的脸,显得更加干净,俊朗。
  刘子安,女朋友,她是谁?柯俊南嘴巴带着点幸福的味道,念叨着。但从她为自己细心准备的一切,他直觉的认为,这个刘子安是值得信任的人,一定可以解答他所有疑问。
楼主林契于宸 时间:2017-11-02 17:02:24
  他走出卫生间,刚才怎么冲进卫生间的,他已经没有印象,那只是凭着一种本能的意识。现在他要知道自己在哪里?
  这是套一居室设计的屋子。南北通透的起居室大约有五十平方的样子,门开在南面,进门的左手自南向北,依次是厨房、卫生间和卧室。南北各有一扇窗,淡蓝色的窗帘掩着,但并不是遮光布的材质,从窗帘缝隙里,射进来的阳光,依然能照亮整个屋子。起居室的摆设自然的将空间分成两片区域。进门是一个接待区,暗红色的一张双人,两张单人的皮质沙发,围着木制同色调的茶几。靠近北边窗户,面南背北的摆了一张写字桌,桌上放着画笔,画刀、调色盘等绘画工具,靠墙的一侧,摆了一台笔记本电脑。写字桌前的空地上,摆了些画架,有空着的,也有画好的。大大小小的油画,挂满了墙。看起来这里俨然是一个画师的工作室。
楼主林契于宸 时间:2017-11-02 17:02:54
  柯俊南站在洗手间门口,看了看室内的陈设,也许我是名画师,他想。
  挂在墙上的挂钟显示,现在是七点三十分。他走向写字桌,坐到写字桌后的扶手椅内,既然刘子安不在,那他要找到刘子安说的备忘录,弄清楚自己是谁。
  木制的宽大抽屉显得有些厚重,没有上锁,柯俊南闭上眼睛,做了两次深呼吸,待心绪稍稍平复之后,轻轻拉开抽屉。
  柯俊南首先看到的是一张六寸大小的照片。照片上两个人相拥着,在一幢人字顶的木屋前,扶着屋前的栏杆。男人是自己,柯俊南认出来,和刚才镜子里的样子一样。女生应该是刘子安吧,他想。
  他翻过照片,照片后面写着:
  “柯俊南、刘子安和他们的小屋。”
  日期写 2014年2月14日。字迹清秀,带着一点点飘逸。
  哦,那天是情人节,柯俊南想,那今天是什么日子?他抬起头,视线在房间里搜寻能够确认日期的信息。正门与窗户之间,一个自然风光的挂历,日期的字够大,远远的看过去,显示是的2015年4月,在1号,星期三那天被用笔圈过。今天是不是4月1号?,他想,这样算来,照片拍过差不多一年了。
楼主林契于宸 时间:2017-11-02 17:08:31
  他又将照片翻过来,照片上女孩的样子很清新,黑色的长发过肩,紧紧的偎依在他的怀里,嘴角两边露出浅浅甜甜的酒窝,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照片上的他,很静,左手揽着刘子安,右手扶着栏杆,嘴角轻轻抿着,似笑非笑,眼睛望着前方,带着一丝丝的忧郁。
  这个女孩是他除自己以外,看到的第一个人,而且是自己的恋人。柯俊南对着照片微微一笑,心里也泛起点点甜蜜的感觉。
  他把照片放在桌子上。照片下面是一页用塑封膜封好的信纸,标题位置写着:“柯俊南每天必读的一封信。”信的全文如下:
楼主林契于宸 时间:2017-11-02 17:08:58
  亲爱的俊:
  我是你的女朋友,也是你生命的守护神。所以你一定要记住,刘子安是最爱你的人。就是你刚才看到的那张照片上小鸟依人的美女。长相还配得上你吧!嘿嘿!
  看到这封信,一定是因为我不在家(基本可以肯定我是去买早餐去了)。不然就不用你自己看了,我会亲口告诉你一切的。即使我不在,也不用担心,这里是我们安全的小屋,可靠的港湾。你可以通过这封信,完成一次自我认识的过程。
  你是一名画师,大约两年前在一次事故中患上了记忆失调症,从那时起,每天早晨醒来,你就会忘记你入睡前所有的人和事。也就是说,每天早晨,你的世界都是全新的。(这里画了一个笑脸)
  不过没关系啦,我会帮你记住所有的东西,然后一点点告诉你的。当然,最重要的当然是我自己的,还有我们的爱情。
楼主林契于宸 时间:2017-11-02 17:09:19
  我们住在S市的西郊,淀湖湖畔,这个小木屋,是属于我们自己的。如果天气好你可以开门在外面的小露台上透透气,但记住不要走太远,我不在的时候,找回这里对你可是有难度的哦。
  如果读到这里我还没有回来,你可以看看下面的一个纸袋,里面有我们和朋友们的照片,每一张照片背面都有详细的介绍。还有,照片袋子下面有一个备忘录,那里记着我们生活中重要的人和事,你要是闲得无聊,可以翻出来看。不过很无趣,象流水账一般,没有我说的那么生动。如果你不着急的话,就等我回来给你绘声绘色吧。
  哦,还有关于时间,在门口的那个挂历上,我出门前会把今天的日期圈出来,那就是今天的日子了,时间你看墙上的挂钟吧。
  这样可以OK了吧。时间、空间、人物,全了。
  乖乖在家等我回来吧!要是饿了,去厨房觅食去,我的小白鼠。

  爱你的子安 吻你
  每一天
楼主林契于宸 时间:2017-11-02 17:10:55
  对了,抽屉里有一台数码相机,要是有人来,你就拍他一张照片,回来我告诉你他是谁。检查一下有没有电,没电的话,先充起来……

  读完信,柯俊南又把放在桌上的照片拿到手里,看了看,他会心的对着照片一笑,照片里的子安如同活了一般,嘴角仿佛也微微动了一下,回给了他一个甜甜的笑。柯俊南刚才还有些微微发紧的后脑,现在也完全放松下来,那凝在脑袋里的疼痛不知不觉中已经消失了。
  直到现在,他才明白,自己每天的生活都是从那水中濒死的感觉开始,那也成了他每天脑海中记忆的起点,唯一的内容。
  这封被塑封起来的信笺看来是长期有效的了,他把信放到桌上,心里想。
  信笺的下面是一个黄色的A4纸大小的牛皮文件袋,里面被什么东西装的鼓鼓的。这里应该是子安说的沓照片吧。文件袋的旁边,一台银灰色卡片式数码相机,相机旁边就是配套的充电器。柯俊南拿起相机,打开,电量还有百分之七十五,看来暂时还不需要充电。
楼主林契于宸 时间:2017-11-02 17:12:00
  柯俊南突然觉得有点口渴,在开始一点点认识自己身边的人之前,他想先喝口水。
  厨房在接待区的右边,柯俊南从写字桌边站起身,穿过散放的画架,经过双人沙发的后面,走进厨房。
  厨房不大,但收拾的非常整洁,从厨房可以看出女主人的勤快与否。柯俊南对厨房里的用品没有像画架等绘画用品的亲切感,看来平时他是很少进入这片区域的。对的,这是属于女人的地盘。
  灶台在厨房拉门的右手位置,流理台在左手,对着南面开着一扇窗。这样的设计,方便女主人在准备食物的时候,欣赏窗外的风景。
  柯俊南在厨房里转了一圈,找到一支电水壶,里面是空的,水壶旁边也有一蓝一粉两支带把手的瓷杯,杯里也是空的。看来这屋子里,粉色是子安,蓝色就是属于他的了。
楼主林契于宸 时间:2017-11-02 17:12:33
  没找到水,也没看到食物,柯俊南看了看窗外,他被外面的风景吸引了。
  子安在信里说,小屋在淀湖湖畔,没想到就临着水。从百叶窗望出去,在早晨八点多阳光照射下,湖水泛着鳞光,微风轻抚,一层层的鳞光向远方传递过去。湖很大,远方的岸看不清楚。
  柯俊南有一股想融入这湖光美景中的冲动,这是他骨子里对美好景色的一种痴迷,那是画师的血液在涌动。
  他忘了渴,转身出了厨房,劲直向正门走去,伸手拉门,门把手边一个小牌子上写着:“现在是初春,出门穿外套。”一个箭头指向门后靠墙的衣帽架。
  顺着箭头,柯俊南看过去,一件浅粽色的立领夹克,挂在圆形的衣帽架上,他微微一笑,伸手取下衣服,穿在身上,整理一下衣领与衣襟,贴身又温暖。
  开门前,柯俊南先将南窗的窗帘拉开,室内的亮度骤增,有点晃眼。不过屋外的风景可以无遮掩的从窗户尽览了。他使劲眨了眨眼睛,准备好欣赏这湖面的秀丽旖旎的风光。
楼主林契于宸 时间:2017-11-02 18:05:30
  门外是一个十平方米左右的露台,防腐木的地板,不锈钢架下嵌着玻璃的转栏,正是柯俊南与刘子安拍摄那张照片的地方。门外,窗台下,一张双人秋千藤椅,在微风下轻微的摇晃。
  外面的空气还有些凉意,柯俊南被微风一吹,不禁打了寒颤。站在露台上,凭栏远眺,露台与湖的距离不到一百米,远处的湖光和近处的绿地,尽收眼底。带着春天泥土气息的清新空气,抚摸着每个嗅觉细胞。柯俊南微闭上眼睛,沐浴在这春光里,享受这大自然的款待。
  “柯先生早!”
  柯俊南被一声清脆的问候声,从陶醉中被拉了出来。他睁开眼睛,见一名二十岁出头的小伙子,骑着电动单车,停在小院门口。小伙身上穿着明光牛奶的广告马夹,正从单车的后货架中取出两瓶鲜奶,放到院门口的木箱中。
楼主林契于宸 时间:2017-11-02 18:10:17
  原来是送奶工人,柯俊南想。他机械地向送奶工笑了笑。送奶工放好牛奶,向柯俊南的方向张望了一下,张了张嘴,仿佛要说什么,最后还是没有说,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在犹豫片刻之后,他跨上单车,向柯俊南一挥手,沿来时的路离去了。
  望着送奶工远去的背影,柯俊南才注意到这是一个由一幢幢独立的木屋组成的小区。与其说是住宅小区,不如说是主要用于休闲度假的地方。方形的木屋造型统一,东西成排,面南背北。可能是为了防潮,木屋的底基筑得离地面约一米高。
  每幢木屋自带小院,由白色的木栅栏围起,南北长,东西窄,栅栏边种植着长青的灌木。小院里东、南、西三面各家种植着自己喜欢爱的花草,北面临着可容两辆轿车并行的水泥路,在木屋与车行路间,由一块硬化的地面相接,供停车使用。
楼主林契于宸 时间:2017-11-02 18:16:29
  柯俊南的小屋,处在小区的西边突出的,最临近淀湖湖岸的位置,正南和正西两面都临着湖岸。与东边的木屋隔着花圃与一米左右高的白色木栅栏。柯俊南站在露台上,向西南可以看到湖面,向东南隔着一条水泥路,可以看到前排木屋车位上停着的轿车。
  柯俊南转过身,依在栏杆上,回头看自己的小屋,这是个人字顶的方形木屋,外面的墙做成圆木拼接的模样,刷成浅浅的黄绿色,与周围的绿色相融。正是与刘子安合影上的那个小屋的模样。
  对了,刚才忘了给送奶工拍照,柯俊南想起了刘子安在信中的嘱咐,不过自己已经知道那是送奶工了,想到这里,柯俊南孩子般的一笑。然后走进屋,他要拿着相机,在自家小院里走一走,万一再来什么人,也好拍下来。
楼主林契于宸 时间:2017-11-02 18:17:20
  从屋内拿出数码相机,看了下开关的位置,打开,试着在小屋前拍了一张,光线自动调节的正好,显示在取景屏上的照片,效果还算让柯俊南满意。
  自露台至小院的南门,大概有十米左右的距离,由一条约一米宽的鹅卵石小径相连。
  柯俊南走下露台,沿小径走到院外,自小院的门口,对着自己家的小屋拍了一张全景的照片,小屋在深蓝色天空背景的衬映下,更显得静谧,安详,温馨。
  他看着相机显示屏,回播了照片,满意的笑了笑。
  刚才送奶工送的两瓶奶还放在奶箱里,他把相机揣到夹克的口袋里,然后双手各拿了一瓶奶,感觉还有些冰手。走回露台边,先将奶摆在露台上,之后沿着木屋的西檐向北走,他想在刘子安回来之前,先全面了解一下他们的爱巢。
楼主林契于宸 时间:2017-11-02 18:17:59
  沿着木屋边延伸的一米宽的硬化地面,柯俊南绕到了小屋的北面,一辆红色的两厢轿车停在车位上。
  这一定是子安的车,与她的气质倒是挺配,也许还是我为她选的吧,柯俊南想,他拿出相机,为车子拍了一张,感觉就像是为女朋友拍照一样。不过车子在木屋的阴影下,拍出的效果并不理想,他不禁摇了摇头,将刚拍的照片删了去,重新调整了环境光设置,换了个顺光的角度,又将相机镜头对准红色的轿车。
  取景显示屏上出现了一位中年女士,正在侍弄自家的园圃,她提着浇花的水管,戴着宽沿帽,正对着自己微笑,微笑中似乎带着点诡异。
楼主林契于宸 时间:2017-11-02 18:18:34
  这是邻居吧,柯俊南想,他放下相机,回给那位女士一个笑脸。送出笑脸之后,没有忘记给她拍张照片。
  “小柯怎么一个人,子安还没起床啊,这可少见的很。”那女士隔着行车道,一面浇花,一面笑着对柯俊南说。
  “嗯,她——”柯俊南刚想说子安去买早点了,可又觉得不对。
  突然,一个念头跳到他的脑袋里,子安既然出门去了,为什么她的车子还在?而且现在早过了早餐时间,一种莫名的不安和恐惧又重新向柯俊南的心头袭来,他慌乱的转过身,向木屋的正门跑去。
作者:小黑娃9527 时间:2017-11-02 22:25:48
  我来了
作者:小黑娃9527 时间:2017-11-03 06:53:59
  顶
楼主林契于宸 时间:2017-11-03 08:30:38
  早
作者:朴素 时间:2017-11-03 10:02:19
  天涯聚焦推荐。
我要评论
作者:傅红雪 时间:2017-11-03 10:10:18
  不错。
作者:三尺剑之父 时间:2017-11-03 11:24:16
  看了几行觉得不错,先做记号,哈哈
楼主林契于宸 时间:2017-11-03 11:59:50
  @傅红雪 2017-11-03 10:10:18
  不错。
  -----------------------------
  继续支持,你名字好酷
楼主林契于宸 时间:2017-11-03 12:00:21
  @三尺剑之父 2017-11-03 11:24:16
  看了几行觉得不错,先做记号,哈哈
  -----------------------------
  手提三尺剑的感觉象是刘邦吗?
楼主林契于宸 时间:2017-11-03 12:03:45
  2 子安
  柯俊南慌乱着脚步爬上露台,脚边带翻了一瓶鲜奶,玻璃奶瓶在露台上滚动了两下,掉到了地面上,“哗”的一声,碎了一地。
  他看了一眼流在地上的白色的牛奶,顾不得收拾,他最急切想做的,是确认子安的存在。
  开门,进屋,起居室一眼望尽,没有人影,厨房里没有,卫生间里也没有。卧室。柯俊南最后冲进卧室。
  卧室的窗帘还掩着,遮光的材料,密不透光。他伸手打开顶灯,卧室内简单的陈设,一张双人床摆在房间的中央,床头靠西侧墙,进门左手贴墙放置的衣柜,右手的电视墙,床边的床头柜加梳妆台,一目了然。
  床上和地上有些零乱,被子翻起,盖住了靠北边的半面。可能是早晨他自床上弹起时,掀起的被子,翻盖住了床的另一侧吧,柯俊南想。在床与门之间的木地板上,两只女士塑料拖鞋,不规则的散落在地上,床尾的地上,一块橙色条纹的浴巾堆着,仿佛是从床上滑落的样子。浴巾的旁边,还有一件黑色蕾丝的薄纱睡衣。

楼主林契于宸 时间:2017-11-03 12:04:29
  柯俊南记起早晨醒来自身赤身祼体的模样,昨晚和子安一定是……,一丝甜蜜在他的心中漾起,嘴角也泛起了微笑。
  可子安人呢?还在沉睡?被子里的一定是她。
  柯俊南仿佛看见在揭开那屋薄被之后,展现在他面前的刘子安的美丽胴体,脸上一定还带着幸福的微笑。
  他蹑手蹑脚的向床边走去,深怕一不小心惊醒梦中的她。他只是想看看睡梦中的子安是怎么个模样。
  转到床尾,柯俊南看见一只瘦而白的脚微微的露在被角的外面,趾甲涂成淡淡的粉色,对的,那是刘子安的颜色。他绕到床的内侧,立在床与窗户之间,犹豫着要不要揭开薄被。床头的方向,被角外,已经可以看到散乱的青丝。
  柯俊南终是忍不住要见到自己爱人的渴望,他坐到床边,低着头,左手轻抓被,缓缓的将盖在刘子安头部的被子拉开,他想哪怕是拉开一点,让自己看到爱人的模样就可以了。
楼主林契于宸 时间:2017-11-03 12:05:06
  被角缓缓的向左侧抛起,一头乌发映入柯俊南的眼帘,然后是饱满的额头,清秀的眉毛,都是照片中那位刘子安应有的样子。
  再向下看,柯俊南如同被电击一般,甩开被角,跳了起来,僵立在床前。
  床上的女人双眼上翻,凸起,充血,嘴巴微张,脸色发青。
  柯俊南完全被眼前的一幕,惊懵了。他听见自己“咚、咚”的心跳声;喉咙一阵阵发紧,如同被人扼住了脖子,喘不过气来;脑袋里“嗡嗡作响”,丧失了思考的能力;全身的血液如同被冻在血管里一般,身体动弹不得。他感觉自己又一次被推向了深渊。
  几分钟后,僵立在床前的柯俊南才回过神来,也慢慢了恢复了理智。
作者:傅红雪 时间:2017-11-03 13:40:08
  @傅红雪 2017-11-03 10:10:18
  不错。
  -----------------------------
  @林契于宸 2017-11-03 11:59:50
  继续支持,你名字好酷
  -----------------------------
  写的很好,理当支持。
作者:全智能者 时间:2017-11-03 14:39:00
  追看。
我要评论
作者:填鸭龙人 时间:2017-11-03 17:07:58
  喜欢这种小说。楼主多更新。
我要评论
作者:小黑娃9527 时间:2017-11-03 18:39:38
  顶
楼主林契于宸 时间:2017-11-03 22:27:35
  @全智能者 2017-11-03 14:39:00
  追看。
  -----------------------------
  每天会有更新
楼主林契于宸 时间:2017-11-03 22:40:18
  @装山啊农 2017-11-03 22:35:42
  有意思
  -----------------------------
  有意思就坚持看吧,希望不让您失望
作者:小黑娃9527 时间:2017-11-03 23:19:19
  顶
我要评论
楼主林契于宸 时间:2017-11-03 23:27:12
  @子先生党cu57 2017-11-03 23:14:32
  帮忙盖楼
  -----------------------------
  给力
楼主林契于宸 时间:2017-11-03 23:27:33
  @子甜小乖子甜小0 2017-11-03 23:23:55
  有意思
  -----------------------------
  多来指教啊
楼主林契于宸 时间:2017-11-03 23:39:58
  @紫婵雅琴冷66 2017-11-03 23:34:24
  有意思
  -----------------------------
  好吧,那就有意思吧
我要评论
楼主林契于宸 时间:2017-11-04 00:21:48
  @紫婵雅琴冷66 2017-11-03 23:50:57
  顶楼主
  -----------------------------
  谢顶,是谢谢,顶
作者:小黑娃9527 时间:2017-11-04 10:20:56
  顶
我要评论
楼主林契于宸 时间:2017-11-04 21:07:13
  他伸手触摸了一下床上女子的脸,虽然还没有变的僵硬,但早已冰冷,没有丝毫生气。在确认女子已经死亡之后,报警,这是第一个闪现在柯俊南脑袋里的念头。
  电话在哪?柯俊南的眼睛在卧室可能放电话和手机的位置搜寻,没有,连包也没有。他冲进起居室,在视线在起居室里扫视一圈,发现一只女式挎包丢在双人沙发上。他冲到沙发边,打开包,从里面摸索出一只粉色手机。粉色,又是刘子安的颜色。
  打开手机,看着屏幕,但却怎么也想不起报警的电话号码。他打开手机浏览器,输入了“报警电话”四个字,页面上跳出了“110”。
  1——1——0,柯俊南键入手机,按下绿色的拔号键。
  “您好,这里是S市警察局报警台,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您。”三声呼叫声过后,听筒里传来接线小姐温和清晰的声音。
楼主林契于宸 时间:2017-11-04 21:07:35
  “我,我,我家床上出现了一具女尸。”柯俊南有结巴的说。
  “请问你家在哪里,地址。报案人姓名。”接线小姐听说发生命案,语速不免因紧张而稍稍加快了些。
  柯俊南经接线小姐这么一问,大脑里又空白了,是啊,这里是哪里,地址是什么,自己谁,昨天发生了什么事,那女人是谁,怎么死的,和自己是什么关系?这一切的一切,谁能说的清楚。
  “喂——喂——,先生,您还在听吗?先生您没事吧?”接线小姐见电话里没人应答,不停的追问。
  “喂、喂……”接线小姐还在努力恢复与柯俊南的对话,柯俊南的手指轻轻的按在了红色的挂断键上。也许在警方的记录里,这只不过又是一次无聊的报警骚扰电话吧。
  子安,子安在哪里?这位他唯一知道的可以依靠、可以信赖,知道他全部的人在哪里?柯俊南疯也似的想。
楼主林契于宸 时间:2017-11-04 21:07:58
  他急急地锁上前门,拉上南窗的窗帘,再走到写字桌后,打开那个装着他记忆的抽屉。照片还是第一页,那位偎依在他怀里的女生,笑的那是那么甜蜜,眉眼间透着幸福。
  拿着照片,柯俊南重新走进卧室,走近躺在床上的女尸。对照着相片,比对那具尸体的脸,虽然有些变形,但在他画师的眼睛里,并不影响细节的比对。
  不错,床上的这具女尸,就是给他留言,为他指引,帮他记忆的女生,刘子安,那个自称是自己生命守护神的人。柯俊南感觉头有点晕,心往下沉,刚刚建立的心理世界,仿佛随着刘子安的死去,又坍塌了。
  一种孤独感,紧紧包裹着他,在无所依靠的情况下,他必须要独立面对所有的问题。这一刻,他来不及悲痛,他需要的是理智与冷静。
  他上前一步,将还盖住床上女人下半身的被子全部撩开。女人如他一样,全身赤裸,一丝不挂,脖颈处有一处环形的紫色的淤痕,已成紫色。两手张开,一膝微屈,一腿伸直,似乎在死前有挣扎的迹象。
楼主林契于宸 时间:2017-11-04 21:08:32
  明显的被人掐脖窒息而死的样子,柯梭南想,他不自觉看看自己的双手,不禁打了个寒颤。
  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子安怎么会死在自己的床上?假如这真是自己的床的话,柯俊南想。刚才根据镜子上的指引和那封信的说明,这应该就是自己的家了。送奶工和邻居的热情招呼,也证实了信中所说,起码自己住在这里有段时间是可以肯定的。
  他拿出相机,从现在起,他清楚的知道,这台数码相机将成为他对于形象的记忆体。对着刘子安的尸体拍了一张照片之后,柯俊南再次回到起居室的写字桌前,他要细细拾起自己的记忆,再也不能等子安来告诉他一切了。
  那封塑封好的信笺下面,牛皮信封内的相片,被他倒在桌子上。最上面的一张是四个人的合影。他和一名与自己年龄相仿男子居于照片中间,刘子安和另外一名女生分居两侧。刘子安挽着他的臂弯,男子揽着他的女生,看起来也是情侣的样子。男子看起来身高和自己差不多,梳着整齐的三七分的发型,戴着无框的眼镜,一身板正的西装,显得既斯文又干练;女生圆脸,扎着条马尾,紧紧依在男人的怀里。
楼主林契于宸 时间:2017-11-04 21:37:00
  相片后面写着:“左起:刘子安和柯俊南、朱思异和洛菲。两对恩爱的情侣。”
  “朱思异、洛菲。”柯俊南一面打量这两个人的样子,一面默念。既然子安将这张照片放在第一张,足见这两人,对自己的重要。
  急急地一张张看过去,每一张背后都写着相片中的人物姓名,拍摄时间和地点。最早的一张是两年前,最近的一张就是这个月。拍摄的时间和地点不同,但总是这四个人的照片。
  柯俊南翻到一张自己与朱思异单独合影的相片,后面写着:“朱思异,你的大学同学,多年的好友,绘画作品的经纪人。”
  “好友,经纪人。”柯俊南重复着相片后面的文字,把这张照片单独放在一边。
  照片看完,除了认识了两位新人之外,对搞清刘子安的死,没有获得什么有用的信息。刘子安说有一本每天记录的备忘录,在那里应该记有昨天发生的事情,他想。
作者:小黑娃9527 时间:2017-11-04 22:01:36
  很热的帖呀
楼主林契于宸 时间:2017-11-04 22:03:57
  @小黑娃9527 2017-11-04 22:01:36
  很热的帖呀
  -----------------------------
  朋友们支持
楼主林契于宸 时间:2017-11-05 00:13:00
  朋友们,晚安
楼主林契于宸 时间:2017-11-05 08:29:00
  早
作者:小黑娃9527 时间:2017-11-05 08:49:58
  顶
楼主林契于宸 时间:2017-11-05 13:48:15
  柯俊南继续向下找,中间的抽屉里并没有找到所谓的备忘录,他又在左右的抽屉翻了一遍,依然没有。
  “也许在她的包里。”他想。他走到沙发前,打开那款女式挎包,将里面的东西全部倒在茶几上,除了女人用的零碎和汽车钥匙,还有一个皮夹了,根本不见备忘录的踪迹。
  他打开皮夹,皮夹里有刘子安的身份证、驾驶证、银行卡以及各种会员卡,还有部分现金。这些足以证明,刘子安的身份是真实的。
  那他柯俊南的证件呢?子安为什么没有说?
  门口的衣帽架上挂着一个男式的单肩挎包,他取下挎包,将里的的东西,倒到茶几上,一支笔,一本空白的记事本,一小包面巾纸。除此别无他物。
楼主林契于宸 时间:2017-11-05 13:48:40
  他从门口的衣帽架上的衣服开始,到衣柜里的每一件他的衣服,每个口袋摸遍,在一件休闲西装的上装内衣袋里,终于找到了一张收银小票和一张POS刷卡单据的客户联,POS票据上面签了一个“柯”字。
  他将这两张票据夹到记事本里,放进自己的挎包。他不知道这有没有用,但这张票据无疑把他与外面的世界联系起来。他没能找到可以证明自己身份的东西,也许这两张小票可以,他想。
  在极大的恐惧之下,柯俊南本能的想逃离这个他刚刚熟悉起来的木屋。他将写字桌抽屉里刘子安的信,所有的照片,相机充电器全部装到包里。还有刘子安的皮夹和手机,他也装进包里。她是目前他唯一认识的人,虽然她已经死了。
  下一步,要去哪?在做好出门的准备之后,他立在了门前,他不知道自己出门之后要去哪里?木屋之外,他一无所知。没有证件,没有备忘录的帮忙,他将寸步难行。
楼主林契于宸 时间:2017-11-05 13:49:06
  他返回卧室,翻箱倒柜,犹如一头困在笼中的野兽。经过又一轮的疯狂寻觅之后,他放弃了能找到证明自己身份的物品的打算。
  柯俊南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即使要走,也要将这木屋的情形记录清楚。没有了刘子安,他的记忆只能从这里开始了。
  他从包里拿出相机,在木屋的各个房间拍了相片。在记事本上记录了上午发的事情。这样的话,哪怕到第二天,他也可以从记事本上知道今天发生的事情。他告诉自己,从现在开始,每晚睡觉前都要将一天发生的事情记在本子上。
  记述本身,逐渐让柯俊南冷静下来,使他能更加理性的认识当前发生的事:单凭他自己,已经没有处理当前问题的能力了,他必须寻外界的帮忙。
  摆在他面前的选择并不多,要么报警,要么找朋友。报警他将丧失对事情发展的控制,完全听命于警方了,接下来将面临什么样的结果,他不知道。找朋友,那还能找谁呢?
楼主林契于宸 时间:2017-11-05 13:49:32
  他翻出那张四个人的合影,盯着那个叫朱思异的男人半晌。按照刘子安给出的信息,朱思异既是生活中过往甚密的朋友,也是工作的搭档和伙伴。
  要想弄明白自己的问题,除了刘子安之外,恐怕也只有朱思异了,柯俊南想,既然刘子安选择信任他,那应该可靠吧。
  看着看着,柯俊南犹豫着将手伸进挎包,摸出刘子安的粉色手机,点开通信录,翻出朱思异的电话,拔了出去。
  电话在长时的呼叫声中等待,这几十秒的时间,柯俊南的心经受着煎熬,听呼叫声的同时,他按下录音键,忐忑中他对这个男人的信任并没有底气。
  “喂,”对方终于接起了电话,听筒里传来温和的富有磁性的男声。
  柯俊南没有说话,握着手机的手,微微有些发抖,一时间,他不知道怎么开始与对方的沟通。静寂中,他似乎可以听到对方和自己的呼吸的声音。
  “是阿俊吗?”大约几秒之后,对方又说,“我是老朱,你亲哥们儿,怎么了你?”
  声音关切,一副老朋友的腔调。
楼主林契于宸 时间:2017-11-05 13:49:51
  “嗯,是我。”何俊南小心翼翼的说。
  “搞什么,这么神秘。没事我挂了啊,正准备出门呢?”对方有点嗔怪的意思,也有点半开玩笑的样子。
  “您能来我这里一下吗?”柯俊南的语气小心又恭敬,在他心里,对方完全是一位陌生人。
  “出什么事了,子安呢?你叫她接电话。”对方应该听出柯俊南语气中的陌生感,知道每天早晨发生在柯俊南身上的情况。
  “她——,她出了点事,现不方便接电话,我想请您过来一下,来了自然就知道了。”柯俊南差点就说出刘子安已经死了,可转念一想,如果对方知道这里死了人,是不是会直接报警,那接下来,一切又混乱了。
  对方可能听出异样来,沉默了几秒说:“阿俊,你在屋里等着,哪也别去,什么也别做。听见没有?”
  “嗯,听到了。”柯俊南小声应道。
  对方关切,热忱的声音,让柯俊南感到有一点点安心,他能感受到对方对自己的关心。这对现在灵魂完全孤独的他来说,是多么重要啊。
楼主林契于宸 时间:2017-11-05 13:50:15
  柯俊南坐在椅子里,用双肘支在桌上,傻傻了看着眼前的一堆照片。里面有自己,有刘子安,有朱思异,有朱思异的女朋友洛菲,仿佛这就是他全部的世界。
  刘子安还在照片中对着他微笑,这是早晨醒来后,第一个让他觉得可信赖、可依靠的人,但她已经死了,而且是死在自己的床上。无疑地,自己将成为杀害她的第一嫌疑人,就连他自己也是这样认为。
  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是谁杀害了自己的爱人,是别人,抑或是自己?柯俊南举起拳头,用力的砸向自已的脑袋,为什么自己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记不起?他问自己,甚至于恨自己,一种强烈的挫败感甚至超过了恐惧,占据了他的内心。他双手用力挠了挠头,然后将头深深的埋入两臂之中。
作者:无言的痛来自失去 时间:2017-11-05 17:17:08
  ……
我要评论
作者:孟婆汤凉了 时间:2017-11-05 19:09:05
  快更啦,好看,呵呵
我要评论
作者:倍儿傻的一个人儿 时间:2017-11-05 20:43:09
  是他父母杀死了他的女友,还是他杀死了女友选择性的失忆了。如果真正的失忆那他连“报警电话”这几个字都不会打吧??
作者:棱角2016H 时间:2017-11-05 21:13:45
  马一个
楼主林契于宸 时间:2017-11-05 21:21:10
  @孟婆汤凉了 2017-11-05 19:09:05
  快更啦,好看,呵呵
  -----------------------------
  每天都会更的哦,
楼主林契于宸 时间:2017-11-05 21:22:12
  @倍儿傻的一个人儿 2017-11-05 20:43:09
  是他父母杀死了他的 女友 ,还是他杀死了 女友 选择性的失忆了。如果真正的失忆那他连“报警电话”这几个字都不会打吧??
  -----------------------------
  失忆是对人身份与事件的记忆障碍,并不是对生活中的常识失去记忆
楼主林契于宸 时间:2017-11-05 21:22:53
  @棱角2016H 2017-11-05 21:13:45
  马一个
  -----------------------------
  谢
楼主林契于宸 时间:2017-11-05 21:30:23
  朱思异是柯俊南大学的同学,多年的好友。
  早先朱思异在学校也和柯俊南一样学画,后来觉得自己的天份不够,遂由一名画画的,转为一名倒画的。在绘画界混了这许多年,画画的技艺不但没得到提高,反而有下降的趋势,但识画卖画的能力却见长。他又善于在市场上打滚,于是成了好些个老师和同学的经纪人。七、八年下来,他这个经纪人也混的风声水起了。
  在这些同学之中,朱思异最看中的就是柯俊南了,他有天分,有专注力,天生画画的料,而且不求功利,完全是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秉性。在大学时代,他们俩相处的也最融洽。一个沉迷于艺术,一个周旋于各种复杂关系之中,别人看不懂他俩怎么会弄到一起的,但他们倒是相得益彰。
  相比较起来,做一名画商比画画的收入要高许多,在那些画画的同学还在租民房埋头创作的时候,他已经把家安在了S市的中心市区。这样谈生意和接触最新的资讯都比较方便。
楼主林契于宸 时间:2017-11-05 21:30:49
  早饭之后,他就躲在书房,找了一本侦探小说,泡了杯茶,点上一支雪茄,悠闲度日。中午他约了客户一起吃饭,上午便无事可做。读侦探小说,是朱思异工作之外的一大爱好。
  朱思异接到柯俊南电话的时候,正坐在自家宽大的书房里那张舒适的阅读椅中。挂了柯俊南的电话,他看了眼手机的时间显示,现在是上午九点。从朱思异所住的小区到柯俊南的小屋,有将近五十公里的距离,而且要穿过半个S市的中心市区。在上午九点这个早高峰时段,开出市区也要将近一个小时。
  穿上外套,朱思异匆匆出门。乘电梯直达地下停车库,发动汽车直奔S市西郊淀湖湖畔。
  朱思异到达柯俊南小屋后面停车位的时候,时间已经十点四十分了。他下了车,看了眼木屋的窗户,北面的两扇窗的窗帘还紧闭着。他沿着木屋边绕到前门,登上露台,露台的阶梯边还放着一瓶牛奶,另一瓶已经摔碎在露台下。他拿起奶瓶,走近前门,按下门铃。他看见南面的窗帘也紧闭着。
楼主林契于宸 时间:2017-11-05 21:31:10
  木屋里传来门铃的“叮咚”声。紧接着“咣”的一声,仿佛什么东西落在地上。
  朱思异耳朵轻贴前门,隐约听见脚步声向门靠近。他后撤半步,再次按响门铃。
  “吱哑”,门开了一条缝,探出半张脸来,惊恐戒备的眼睛向外张望。那脸色白的有点吓人,除了眼睛里的血丝,没有半点血色,眼前还飘着几缕零乱的头发。
  “阿俊,是我,看什么看?”朱思异一面说,一面大大咧咧地推门,走进小屋,“快中午了,你小两口不是还在睡觉吧!屋里搞这么黑。”
  也许是因为门突然打开,柯俊南的眼睛还没有适应过来这强烈的光线,他用手轻轻遮在眼前,但眼睛在手下,打量着朱思异。一副神经质和胆怯的模样。
楼主林契于宸 时间:2017-11-05 21:31:36
  朱思异进门,一伸手将南面的窗帘打开,屋内的光线变的充足,然后走到接待区的沙发边,一面落坐,一面笑着对柯俊南说:
  “怎么,小两口还没和好呢?”随手将奶瓶放到了茶几上。
  柯俊南自朱思异进门后,一直站在一边,不停的打量他。在脑海中对比眼前的这个人,与照片中那位站在他身边男子的模样。
  “我明白了,”朱思异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一定是子安早晨的功课没有做好,你又把我给忘了。”
  说完,他站起身,向写字桌走去。桌子上一堆照片散放着,看起来有些混乱。
  朱思异在照片堆里,翻出一张四人的合影,一张他与柯俊南的合影,拿着照片,走到还站在双人沙发后面的柯俊南身边,然后一手拿一张照片,放在脸的两边,微笑着说:
  “阿俊,看看,我长变了没有。”
楼主林契于宸 时间:2017-11-05 21:32:16
  柯俊南还是一脸的不确定,一脸的狐疑。他不是怀疑面前的这个男人是不是同学、好友兼经纪人,而是怀疑自己能不能依赖他。尽管这样,他还是点了点头。因为他清楚,自己别无选择。
  “嗯,”柯俊南小声说,“你是朱思异,我的大学同学,经纪人。”
  “这就对了,”朱思异将照片交于左手,用他结实的胸膛向前贴住柯俊南胸膛,右手作了个大抱的动作,拍了拍柯俊南的后背,“哥们,是不是又把子安得罪了,早上不管你了。”
  朱思异的拥抱,让柯俊南感受到了他的热情,也不自觉得增加了对他的信任。
  “出事了。”柯俊南小声说,脸色惨白。
  “什么事?”朱思异现在才感觉出事情的严重,语气由刚才的调侃,变的慎重,他看着柯俊南的眼睛问,“子安在哪里?”
  柯俊南目光闪烁,岔开朱思异的视线,没有说话,轻轻用手指了指卧室的方向。
作者:豆瓜宝贝 时间:2017-11-05 22:37:03
  好看,收藏
我要评论
作者:小黑娃9527 时间:2017-11-05 22:48:14
  顶
作者:小黑娃9527 时间:2017-11-05 22:49:54
  很热闹呀
作者:欣然自喜独一无二 时间:2017-11-05 23:17:43
  收藏,
我要评论
作者:ty_133835610 时间:2017-11-06 00:42:10
  记号
作者:无言的痛来自失去 时间:2017-11-06 01:14:03
  ……
作者:白月光少年 时间:2017-11-06 03:16:54
  快更新,以收藏。????
我要评论
作者:苏沫1993 时间:2017-11-06 04:45:37
  标题党神烦,小号水军能不能专业点?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小黑娃9527 时间:2017-11-06 07:06:40
  顶
我要评论
作者:你的名字妳的姓氏 时间:2017-11-06 09:29:08
  《别相信任何人》S.J.沃森的小说既视感,但是内容没那么压抑
  • 林契于宸: 举报  2017-11-06 13:03:44  评论

    写的时候没看到这部小说,后来有人告诉我,不过也许有不一样的地方吧
我要评论
作者:驾驴旅行 时间:2017-11-06 10:07:21
  @林契于宸 2017-11-02 16:44:32
  在师姐张凯丽给我讲的故事里,最让我触动的有那么几件,其中关于一个因为失去父母双亲而遭受心理打击,导致失忆的画师与一起凶杀案的故事,给我印象非常深刻。因为故事特别有戏剧性,于是我就照单全收的记了下来。这个青年后来是在张姐的指导下恢复正常记忆能力的,所以一直和她都有联系。我也有幸见过他一次,人很帅,也很和气,艺术家的气质。征求他的同意后,我得以将这个故事公开出来。
  -----------------------------
  走过路过
我要评论
作者:32号离婚了 时间:2017-11-06 10:26:36
  她不是天天在卖足力键吗?啥时候教心理学啦?
我要评论
作者:降龙摆尾 时间:2017-11-06 11:45:41
  mark
我要评论
作者:当然是当 时间:2017-11-06 11:56:39
  马克一下
我要评论
作者:孟婆汤凉了 时间:2017-11-06 13:09:57
  楼主多更点
我要评论
楼主林契于宸 时间:2017-11-06 13:12:23
  朱思异看了一眼柯俊南,然后向卧室走去,卧室的门虚掩着,他推门而入,早晨柯俊南看到的一幕,呈现在他面前。他如被锥子钉在了卧室的地面,愣在了当场。
  柯俊南跟在他后面,只能看到他微微颤抖的背影,看不到他的脸。但能想象出朱思异突然看到刘子安尸体的惊恐表情。
  “怎么会这样,”大约半分钟后,朱思异低声嘟囔,然后他猛地转过身来,冲到柯俊南面前,用结实的双手,抓住柯俊南的两臂,一面使劲摇晃,一面恨恨的盯着他的眼睛说,“你怎么能这样对待子安。”
  柯俊南被朱思异突然的举动吓懵了,他不敢看朱思异因愤怒抑或是惊愕而扭曲变形的脸,脑袋因强烈的晃动而微微发晕,但心里如同被人紧紧攥住,一阵阵发紧,一种罪恶羞愧的情绪,完全占据了他的内心。看来真得是自己杀了她,自己的爱人,他想。
楼主林契于宸 时间:2017-11-06 13:12:46
  朱思异双手松开柯俊南,脸上愤怒的表情逐渐被慌恐所替代。
  “不要说你给我打过电话,也不要说今天见过我。”
  他丢下柯俊南,走出卧室,径直向前门走去,完全不愿插手这件事的样子,谁愿意和杀人案挂上钩呢?
  “兄弟,你帮帮我。”就在朱思异拉开前门,准备迈出门去的时候,柯俊南用低沉但有力的声音,喊了一声。
  朱思异收住脚步,站在门前,半晌未动。在一声长叹之后,他轻轻一跺脚,仿佛做出什么艰难决定一样。他缓缓地转过身来,看见柯俊南正用求助的目光望着他。
  “好吧,”朱思异锁上门,走回到沙发边,重新落坐后,指了指身边的沙发,示意已经失魂落魄的柯俊南坐下,然后看着他说,“你准备怎么办?”
  柯俊南没有动,抿了抿已经干渴起皮的嘴唇,说:“我想知道,她是不是我杀的。”
楼主林契于宸 时间:2017-11-06 13:13:09
  朱思异摇着头笑了笑,说:“你觉得的呢?”一脸不言自名的表情,“这屋里就你们两人,她死在你床上,不是你还能有谁?”
  柯俊南知道朱思异所说也是实情,默默地低下了头。
  “现在要考虑的,不是凶手是谁,而是你是准备投案还是逃亡。”朱思异说的直截了当,“你想知道真相,我可以告诉你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柯俊南抬起头来,用询问的目光望着朱思异,心想,他知道昨天晚上发生的事?
  “嗯,昨晚我在你家,就是这个木屋,呆到很晚才走。”朱思异看着被这突发情况折磨的面容变型扭曲的柯俊南,不禁有些心疼,往昔那张英俊的面孔,飘逸的神彩,都不知所踪。
  “来,阿俊,你先坐下,先把这奶喝了,我再慢慢给你说。”
楼主林契于宸 时间:2017-11-06 13:13:31
  朱思异这么一说,柯俊南突然觉出自己的确很渴,于是绕过沙发,坐了下去,打开奶瓶盖,没有用吸管,直接将奶倒进嘴里,两三口,一瓶奶已经见底了。
  伴着喝奶时吞咽的动作,柯俊南大口的呼吸,表情和身体较刚才要放松一些。一个人紧张的时候,吃东西、饮水或者深呼吸都可以缓解紧张情绪。
  他一面喘气,一面急切地看着朱思异,期待能得到一个答案,了解他今晨记忆起点之前的事情。
  “嗯——”朱思异岔开何俊南的目光,仿佛一面回忆一面说,“昨晚你们又吵架了,我呆了很晚也是因为要劝你们俩,没想到最后还是弄成这样。”说着,他摇了摇头,长叹一声。
  “为什么?”柯俊南说了朱思异进门后的第二句话,声音带着嘶哑。
  “什么为什么?”
  “我说我和她为什么争吵?”
  “不是什么大事,都是生活中琐碎的小事,只是你的情绪最近不是很稳定。我们也很为你担心。”朱思异关切的看着柯俊南说,“这和你之前的事故和失忆症有关。”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