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庙疑冢》绝对不是盗墓小说!

楼主:醉卧少女峰_骁然 时间:2017-11-04 11:33:41 点击:13848587 回复:814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66 下页  到页 
作者:乡间稗草 时间:2017-12-15 14:36:33
  @醉卧少女峰_骁然 2017-11-04 22:02:35
  第六章 鲲入南海腾巨浪
  1
  南国的海水湛蓝而深邃,辽阔的水面下闪耀着宝石般的光彩。一只白色海鸟倏地穿过云层,拍打着翅膀落在高高的桅杆上。它好奇地打量着人类的一切,特别是眼前攀在桅杆上睡觉的奇怪家伙。
  “水猴子!快醒醒,鲲哥叫你瞭望呢。”
  水手嗓门洪亮,一吼惊醒了瞌睡中的少年。
  少年皮肤黝黑,瘦小敏捷,加之他深谙水性的缘故,大家都叫他“水猴子”。他总是打着赤脚,把两只裤管捲到大腿......
  -----------------------------
  又认真品读一遍,好作品就像好茶,得慢慢的品才有感觉。还是那句话,写得好
作者:乡间稗草 时间:2017-12-15 14:43:32
  @醉卧少女峰_骁然 2017-11-05 08:51:00
  第七章 修我戈矛
  1
  正在大首领犹豫不决的功夫,秀才的一声感叹撕破了沉默。
  “如此甚好!”
  他趁机进言道:“大首领,拙见以为,不妨让子春放胆一试。他若能依计行事,至少能有八成胜算。大首领当知‘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道理,此去一定有惊无险,船队亦可化险为夷。”
  “哦?”大首领面露喜色,“是何妙计?还请贤弟赐教。”
  秀才摆手笑道:“赐教可不敢当,说来倒也简单,只有四个字——步步为营......
  -----------------------------
  当真好看,很有画面感,自己边看边想象,感觉在看电影哈哈
我要评论
作者:乡间稗草 时间:2017-12-15 15:13:05
  @醉卧少女峰_骁然 2017-11-07 17:27:39
  第十三章 黑牙老汉
  1
  读到这里,老俗物捧着古书陷入了沉思。
  严家文的祖先是作者猢狲秀才,难道是秀才严鱔?还是水猴子?他们一个是“猢狲”,一个是“秀才”,总不会是他们两人合著的吧。另外,严鲲和蒲伊鬘成亲没有?蒲伊鬘这个人物交代得很详细,想必后续还有“戏份”。还有她的父亲蒲开宗,老家伙似乎想隐藏什么秘密,难道秘密就装在那个盒子里吗?
  他很想继续往下读,可惜这个时候大巴车抛锚了。
  ......
  -----------------------------
  真的好好看啊,那本《海市遗珠》真的好精彩,骁然你好厉害啊。
我要评论
作者:夏甲乙 时间:2017-12-19 11:44:00
  黑牙老汉,很有画面感!
我要评论
作者:庶民意 时间:2017-12-19 19:05:34
  支持佳作,问好!
我要评论
作者:庶民意 时间:2017-12-19 19:05:42
  @醉卧少女峰_骁然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乡间稗草 时间:2017-12-20 16:19:34
  @醉卧少女峰_骁然 2017-11-08 10:46:52
  第十六章 死我留妻的诅咒
  1
  几分钟之后,老俗物又发现了一个有趣的话题。
  谈话在五个男人之间进行,他们一边喝茶一边交换着有关废墟的见闻。
  其中,有三个是槟城某大学的学生,他们是看了楠少的《废墟诡店》之后,专程过来寻奇探秘的;有一个是满脸横肉的中年人,他从KL过来招财改运,好像是个“捞偏门”的江湖人;此外,还有一个眼神犀利的精瘦男子。几人尊称他为“井SIR”,看着就像一个干练的警务人员。
  ......
  -----------------------------
  才华横溢的楼主,佩服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乡间稗草 时间:2017-12-22 10:25:01
  骁然大大,我们读者欲知后事,该如何做?自己幻想,还是等着被拍成电影?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夏甲乙 时间:2017-12-22 13:21:43
  同问!并让冬至快乐刷屏!
我要评论
楼主醉卧少女峰_骁然 时间:2017-12-22 16:51:36
  第二十一章 蒲守纲的妙计
  1
  商议停当之后,蒲守纲便带严鲲、严鰆返回自己的住处。几人一路谈笑风生,后面跟着四个神色窃喜的轿夫。奴才们不知何故挨揍,但是数目可观的“压惊银子”足以叫他们心花怒放,甚至恨不得天天有此荣幸。
  回到客栈之后,蒲守纲命人套好四架骡车,装上了礼物和三位波斯美人,然后在曾府轻飘飘的小轿引领下,浩浩荡荡地朝着城南进发。不一会儿功夫,车队驶出嘉会门,走上南郊宽阔笔直的官道。
  严鲲对这条路再熟悉不过了。作为南宋最重要的官道,赶路的、送货的、骑马的、挑担的几乎昼夜不停。严鲲觉得十分奇怪,不是去拜访曾老狗么?怎么出城要走这么远?眼看就要到皇帝祭天的圜丘,曾老狗住着这么远?
  “守纲兄,咱们这是要去……”
  严鲲话未说完,蒲守纲便心领神会解释道:“由于事关机密,曾大人难免会有安排,我们只管随轿夫前去便是,难道还怕曾良才拒收金银美色不成?哈哈哈,他啊,他可不舍得呢!鹏生勿疑,等一下你便什么都知道了。”
  说话的功夫,车队下了官道,三拐两绕来到一片风景迤逦的庄园。此处依山傍水,清净恬淡,比起人喧马噪的街市仿佛一片世外桃源。
  四人抬的小轿在一座阔气的府邸门前停了下来。轿夫上前叩打门环,来人见是曾大人的轿子,马上打开大门将蒲守纲一行人迎入府内。骡车上的奴婢、礼物各有妥善安置,看管家娴熟干练的程度,想必平日里没少张罗类似的事情。
楼主醉卧少女峰_骁然 时间:2017-12-22 16:52:23
  第二十一章 蒲守纲的妙计
  1
  商议停当之后,蒲守纲便带严鲲、严鰆返回自己的住处。几人一路谈笑风生,后面跟着四个神色窃喜的轿夫。奴才们不知何故挨揍,但是数目可观的“压惊银子”足以叫他们心花怒放,甚至恨不得天天有此荣幸。
  回到客栈之后,蒲守纲命人套好四架骡车,装上了礼物和三位波斯美人,然后在曾府轻飘飘的小轿引领下,浩浩荡荡地朝着城南进发。不一会儿功夫,车队驶出嘉会门,走上南郊宽阔笔直的官道。
  严鲲对这条路再熟悉不过了。作为南宋最重要的官道,赶路的、送货的、骑马的、挑担的几乎昼夜不停。严鲲觉得十分奇怪,不是去拜访曾老狗么?怎么出城要走这么远?眼看就要到皇帝祭天的圜丘,曾老狗住着这么远?
  “守纲兄,咱们这是要去……”
  严鲲话未说完,蒲守纲便心领神会解释道:“由于事关机密,曾大人难免会有安排,我们只管随轿夫前去便是,难道还怕曾良才拒收金银美色不成?哈哈哈,他啊,他可不舍得呢!鹏生勿疑,等一下你便什么都知道了。”
  说话的功夫,车队下了官道,三拐两绕来到一片风景迤逦的庄园。此处依山傍水,清净恬淡,比起人喧马噪的街市仿佛一片世外桃源。
  四人抬的小轿在一座阔气的府邸门前停了下来。轿夫上前叩打门环,来人见是曾大人的轿子,马上打开大门将蒲守纲一行人迎入府内。骡车上的奴婢、礼物各有妥善安置,看管家娴熟干练的程度,想必平日里没少张罗类似的事情。
楼主醉卧少女峰_骁然 时间:2017-12-22 16:56:01
  未完待续……
楼主醉卧少女峰_骁然 时间:2017-12-22 16:58:54
  进门的时候,严鲲抬头一瞥发现门匾上写的不是“曾府”而是“梁宅”——水泊梁山的梁,难道是一个贼窝么?严鲲暗自紧握剑柄并低声吩咐严䲠提高戒备。严䲠则用食指摸了摸脸上的伤疤,准备着随时大开杀戒。
  片刻之后,一个员外模样的男子匆匆赶来,嘴里说着客套话,恭恭敬敬与蒲守纲见过行礼。此人姓梁,名蝉,字鸣之,正是这庄园的主人。刚过而立之年的他,便坐拥家资数十万贯,让人不得不浮想联翩。另外他还有一个特别的身份——曾贤母亲的亲外甥,也就是曾贤的表弟。
  梁蝉拜道:“刺桐来的蒲大官人今日驾临寒舍,梁府真是蓬荜生辉!寒舍简陋还望蒲大官人切莫见笑,大官人里边请吧。”
  “梁兄先请!”蒲守纲还礼。
  梁蝉走在前面引路,蒲守纲则紧随其后,后面依次跟着严鲲、严䲠、六个抬箱子的家丁,以及三个步态婀娜的波斯美女。话说梁府占地极广,府中花园环绕,小桥流水,回廊曲折,更有八进豪华院落,堪称民间的顶级宅邸。两位跑船的粗人大开眼界,他们从未想过世间还有这种地方——这真的不是仙境么?
楼主醉卧少女峰_骁然 时间:2017-12-22 17:02:36
  下面是第二十一章第二节
楼主醉卧少女峰_骁然 时间:2017-12-22 17:04:02
  2
  走进宽敞的厅堂,宾主们各自落座。蒲守纲坐在主人右手,严鲲坐在他的身旁,两人身后戳着一个面貌凶恶的疤脸壮汉,短衣披发,扶刀而立,眼中涌动着凛然肃杀之气。
  看到严鲲与蒲守纲平起平坐,梁蝉马上意识到怠慢了这位素袍简冠的男子。
  “蒲大官人,还未请教身旁这位英雄是……”梁蝉讪笑着问道。
  蒲守纲笑道:“怪我,全都怪我!差点儿忘了引荐,这位是大名鼎鼎的严家船队大首领——严鲲,严鹏生。曾大人上次出海,鹏生在大人跟前效力,也算曾大人的故旧了。实不相瞒,今日求见大人是为严家之事,因此我便自作主张把鹏生也给带上了,还望曾大人和梁兄不要见怪才是。”
  “蒲大官人言重啦。大首领英勇盖世,在下素有耳闻,今日得见真乃三生有幸!若有怠慢之处,还望大首领多多海涵。”梁蝉一边说一边连连对严鲲拱手。
  严鲲只好不停还礼道:“不敢当,不敢当。”
  几人正在寒暄,猛听堂外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难道是曾老狗回来了?严鲲转头向门外望去,严鰆则攥紧了怀里的匕首。接着,他们便见到曾老狗一摇三晃地走进院子,在众人簇拥下好不得意。
楼主醉卧少女峰_骁然 时间:2017-12-22 17:04:35
  未完待续……
楼主醉卧少女峰_骁然 时间:2017-12-22 17:07:22
  曾贤一边走一边呼唤着:“守纲来了么?守纲,守……呦!严鹏生?!你怎么……你怎么也在?!”他惊讶地望着严鲲,双脚不自觉地后退了两步。
  蒲守纲急忙起身行礼:“刺桐蒲守纲见过曾大人!哈哈哈,大人请看,我把苦主严鹏生也给您带来了。”说着他顺手一指,同时也给严鲲使了一个眼色。严鲲马上按照商量好的计划“扑通”一声拜倒在曾老狗脚前。
  “请大人救我!恳请曾大人救救严家吧。”严鲲不顾尊严大声哀求。
  众所周知,他是一个纵横七海的海师,是一名英武的勇士,更是一个骄傲热血的严家男儿,如今这样低三下四地摇尾乞怜,无非是想为族中老少讨口饭吃。族人的性命全在曾狗官一句话,他说能活便能活,否则只有死路一条。在权利和尊严之间,道德的天平总是倒向权利一边。在权利践踏尊严之后,道德会为权利披上一件华丽的外衣——这件外衣的名字有时叫仁爱,有时叫慈悲。
楼主醉卧少女峰_骁然 时间:2017-12-22 17:08:40
  蒲守纲也趁机说道:“请曾大人费心上下打点一下,要用的银子和礼物全准备好了,您看看够不够?”说完,他便命仆人抬来三口大箱子并逐一打开解释。“大人请看,这箱装的是犀角和象牙,看似粗鄙之物,到了临安的能工巧匠手里便是犀角杯、象牙簪、各种价值不菲的珍玩;大人再来看这一箱,一打开便奇香扑鼻,别看东西其貌不扬却是南海悬崖上采回的顶级燕窝,不但能入膳滋补,还可以制作成高级的美颜凝脂。至于这最后一箱嘛,我便不用多作解释了,嘿嘿嘿……”
  打开最后一箱时,曾贤满眼是白花花的银子和堆成小山的“会子”,一张会子便是一贯钱(一千文),箱子里少说也有数万张。若是用来买曾大人表弟的院子,买上两三个恐怕还有富余。
  曾贤不由感叹道:“没想到啊!曾某真是没想到,原来蒲相公出手如此阔绰,真是大手笔啊!原来以为海市厚利,蕃商多财,但未必可比大宋的富户,如今看来曾某真是坐井观天了!唉,曾某烧了一辈子香,总算见到一回真菩萨!蒲相公您这一出手,可真是……可真是让曾某惶恐莫名啊。”
  难怪曾贤要惶恐,区区三口木箱便远胜他贪赃半生的积蓄。如此一来,他对蒲守纲的态度就变得十分恭敬,不摆官威,甚至连称呼都变了。以前他一向直呼其名“守纲”,但经此一事他开口必称“相公”以示内心的尊重。
楼主醉卧少女峰_骁然 时间:2017-12-22 17:10:22
  注释:
  【会子】南宋发行的一种纸币
楼主醉卧少女峰_骁然 时间:2017-12-22 17:18:55
  更多精彩内容,两小时后奉上。现在是广告时间,请大家自觉打开电视,手机,电脑,观看自己喜欢的广告。
作者:雪花与火花 时间:2017-12-22 20:20:03
  哇,惊叹,如此有钱!
我要评论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12-22 20:42:27

  
我要评论
楼主醉卧少女峰_骁然 时间:2017-12-22 21:27:47
  第二十一章第三节
楼主醉卧少女峰_骁然 时间:2017-12-22 21:28:08

  3
  蒲相公招招手,唤来三名娇艳动人的妙龄少女。
  “她们是我从西域买回来的奴婢,个个能歌善舞,可为大人解忧,若是大人不嫌弃还请大人一并笑纳。”蒲守纲一边说一边把女孩们推向曾贤。波斯少女们轻纱覆体,玲珑多娇的曲线在薄纱下若隐若现,呼出的气息带着甜甜的香气——尤物,天生的尤物!曾贤不停吞咽着口水,嘴里支支吾吾地假意推辞:“这个恐怕……恐怕不妥吧?君子不夺人所爱,哪怕再喜欢也不能接受啊……”
  “大人喜欢便收下!比起解救严家全族的大恩,区区一点谢礼实在不足挂齿。”蒲守纲趁机开出条件。
  “唉!可是……可我还没想好要怎么救啊。”曾贤望着跪在地上的严鲲,似乎没有想让他起来的意思,“鹏生啊鹏生,上次本大人救过你一命,可惜这一次真是皇命难为!这个纲首恐怕你是做不成了,不过你们严家船队嘛,本大人倒可以想想办法为他们仔细谋划一番,或许将来还有出海的机会。”
  “狗屁!”疤脸严鰆忍不住怒叱,“船队没有了大首领还出个屁海!你这曾老……大人好生奇怪。”
  曾老大人?曾贤不知“曾老狗”的典故自然是一头雾水——难道我四十二岁就老了?他正纳闷的功夫,蒲守纲上前一步轻轻说道:“曾大人多虑了!守纲既然不揣冒昧前来拜访,自然不会让大家空手而归,其实我有一个锦囊妙计,我们不妨一起参详参详。”
楼主醉卧少女峰_骁然 时间:2017-12-22 21:29:24
  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一只绣着金色图案的红色锦囊,接着便讲起在临安码头遇见的一桩怪事。
  “那天我在码头上遇到一个老乞丐,瘸腿,瞎眼,破衣烂衫,身上有股怪味儿。他问我是否有不决之事?我说有,他便向我讨要十两纹银,说是这样便能解决难题。十两银子!换成铜钱足够活埋他了。老乞丐的眼睛一黑一白十分诡异,或许有让人鬼使神差的能力,我不知怎么就真给了他十两银子,然后他就给我这个锦囊。上面的图案是金线缝制,绣工也精妙绝伦,怎么看也不像一个乞丐之物。谁知我低头一看的功夫,那老乞丐竟化为一缕青烟消失在我的面前。仙人!我想我一定遇到了仙人。哦,对了,他还说锦囊只能使用一次,时机不对则打不开。”
  “哦?世间还有此等奇事?”曾贤半信半疑地凑过来。
  蒲守纲轻松地打开锦囊,然后从里面取出一枚小纸片。纸上有几行“鬼画符”一样古怪的文字,写着:
  天命暨皇命,
  首代守纲名,
  此去归大海,
  鲲鹏千里行。
楼主醉卧少女峰_骁然 时间:2017-12-22 21:31:07
  晦涩的寓意似乎暗藏玄机,曾贤和严鲲不禁暗自沉吟起来。片刻之后,蒲守纲忽然击掌大笑起来:“哈哈,我知道了!天命,看来真是天命啊!”
  天命?严鲲和曾贤一起望向须发卷曲的波斯商人。
  试问谁不想一窥天命的玄机?更何况神谕里还有严鲲的名字,他比谁都想知道“鲲鹏千里行”究竟是什么意思。曾贤一心想得到不违抗皇命就能发财的妙计,而其中的关键在“天命暨皇命”这句话。为什么说天命就是皇命呢?两人对于“神仙之策”翘首以盼,只等蒲守纲为他们揭开锦囊中的奥秘了。
  蒲守纲对他们的心思了如指掌,他一步步控制并且带领着他们的情绪,从而进一步找空他们的思想和行为。
  蒲守纲如此费尽心机,当然有他自己的打算。别忘了,他是一个优秀的商人,不会平白无故把妹妹嫁给一个破落户,更不可能倾囊相助一个素昧平生的人。如果他不疯不傻的话,那就一定是有什么其他目的。
楼主醉卧少女峰_骁然 时间:2017-12-22 22:20:05
  明天继续更……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7-12-23 05:46:59
  一部新作品,一个新世界。
我要评论
作者:吴乾文 时间:2017-12-23 05:53:21
  支持佳作
我要评论
楼主醉卧少女峰_骁然 时间:2017-12-23 07:14:32
  第二十二章 摇钱树
  1
  蒲守纲深谙权谋之术,几个回合便夺得话语权。他故意在厅堂里来回踱步,装出一副冥思苦想的样子。让曾贤的脑袋像拨浪鼓一样随着他左右摆动,而严鲲还跪在地上一声不吭,仿佛天生就是一个该跪着的人。
  过了一会儿,蒲守纲终于停下脚步。
  他捻着卷曲的胡须沉吟道:“莫非天意让我来做这个纲首吗?”
  什么意思?天意让他做纲首?
  严鲲不禁暗自吃了一惊,蒲守纲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这时蒲守纲继续说道:“曾大人不是担心‘皇命难违’吗?我看大人不必担忧,神谕第一句便告诉我们:天命即是皇命,大人尊天命如同奉皇命。既然大宋皇帝自称天子,那便是上天的儿子。作为儿子是不能忤逆父亲的,不是吗?”
  曾贤露出一脸为难表情:“话虽如此,只不过……我一个堂堂的朝廷命官,三品礼部侍郎,总不能指着一张破纸对皇上说“此乃天命”吧?让群臣笑掉大牙倒不要紧,如果龙颜大怒可是不好收场。除非谁能证明蒲相公的奇遇真有其事,否则我定会落一个妖言乱国的罪名!”
楼主醉卧少女峰_骁然 时间:2017-12-23 07:15:11
  蒲守纲摆手一笑:“曾大人您多虑了!此事何须禀明圣上?只要曾大人点头则大事可成矣!神谕第二句讲得好:守纲便是‘首’纲啊!看来一切在冥冥之中早有注定,看名字便知我生来便是要做纲首的——天命不可违啊!可我一不会牵星定位,二不识潮流风向,三不善操帆掌舵,又如何能率船队出海呢?”
  “是啊,是啊,别做了!真不是什么好差事!风里来浪里去,餐风露宿不说,稍有不慎便会葬身大海,很可能连尸首也找不回。蒲相公的身份尊贵,哪能去当船夫头儿啊!”曾贤陪着笑脸劝道。
  “非也!非也!”蒲守纲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此去归大海,鲲鹏千里行。两句话讲得明明白白——出海不能没有严鹏生!鲲鹏指的就是严鲲严鹏生嘛!难道不是么?守纲只能守一个名分,而鹏生却可以扬帆万里,纵横七海,重振南海船队的威名。诶?鹏生老弟!你怎么还跪着?快起来,快起来,男儿膝下有黄金。”
  蒲守纲顺手扶起严鲲,同时用一种埋怨的口吻说:“鹏生怎么还跪着?即便曾大人忘了让你起来,你也可以自己起来嘛……”
  严鲲苦笑:“嗐!跪久了反倒忘了还跪着。”
楼主醉卧少女峰_骁然 时间:2017-12-23 07:16:46
  听完蒲守纲的一番谬论,曾贤不禁失神地思索起来。皇上说过“严鲲永不叙用”,可是没说免职之后,严鲲还能不能做回一个普通的水手?还是说根本不许再上船?伴君如伴虎,皇上的想法不能瞎揣测。如果猜错了圣意,那不成故意抗旨了吗?况且蒲守纲出身蕃籍,蒲家投宋也不足五世——还不能算大宋子民,推荐蒲守纲岂不是欺君?哎呀呀,又是欺君,又是抗旨,也许会掉脑袋吧……
  可是,只要稍微“配合”一下蒲相公,眼前的珍宝、香料、美女、白银便可统统收入囊中,将来还能买更大的官,赚更多的银子。更重要的是,蒲、曾两家能互相提携,蒲家用钱打通仕途,曾贤用权照顾生意,想来倒是值得一搏!
  曾贤摇头晃脑地思索了半天,最后装作勉为其难的样子说:“也罢!也罢!曾某便认下蒲相公这个朋友,赴汤蹈火,责无旁贷。那么明日一早我便去推荐新纲首。将来蒲相公坐镇刺桐,严鹏生扬帆远航,本官在临安保驾护航。只要咱们差事办得好,至于谁来纵帆,谁来掌舵,朝廷一般不会过问。不过我有一个要求,船队不能再打严家的旗号,出海时要一律挂上蒲家的旗帜。鹏生,你可同意?”
  “同意,同意,大人说什么是什么。”严鲲连忙答道。
  曾贤在连说三声“好”之后,便吩咐设宴款待两位贵宾。
  觥筹交错之间,严鲲拉着曾贤窃窃私语,蒲守纲和严鰆划拳行令,梁蝉一边斟酒逗趣,一边将饮宴打理得井井有条。一场本该血溅五步的仇杀,瞬间变成歌舞升平的彻夜狂欢,宾主豪饮直至天亮。
作者:洛塔锁姑娘 时间:2017-12-23 08:30:35
  支持少女峰佳作!亲不要再顶参赛贴,可以去我的主贴互动http://bbs.tianya.cn/m/post_share_weilun.jsp?id=5682675&item=free&f=a
作者:世说三衡 时间:2017-12-23 08:47:58
  祝贺新作
楼主醉卧少女峰_骁然 时间:2017-12-23 10:10:13
  第二十二章 第二节
楼主醉卧少女峰_骁然 时间:2017-12-23 10:10:50
  2
  回家的路上,严鰆一脸疑惑地问大首领:“我们真要换别家旗帜么?我觉得此事有蹊跷,可我又说不出来。唉!如果秀才在就好了,秀才一定知道为什么。他一定可以说出一个子丑寅卯。”
  严鲲口气敷衍:“有什么蹊跷的?出海嘛,不过行船而已,况且蕃人又不识字,打谁家旗号还不都一样么?再说,蒲家也不算是外人,将来等我娶了蒲伊鬘就是一家人了。今天打打他们的旗号,明天打打我们的旗号,一家人好说好商量嘛。”虽然他嘴上这么说,其实心里也很难过,毕竟改旗易帜象征着归附。
  不过他有什么办法呢?毕竟船队又能出海了,毕竟水手又能养家了,毕竟村里老少不会挨饿了,他还想怎么样?至于否能娶到蒲伊鬘,严鲲心里没有一点儿把握。蒲守纲一出手就是几十万贯,而几十万贯能买下十个严家村。
  从前他接受这门亲事,因为他是大首领,而对方只是“逃难者”的女儿。可是如今嘛……唉!蒲家是严家的衣食父母,他哪能为了一己之私得罪蒲家?如果蒲家继续装傻充楞,他也只能选择忍气吞声。不娶蒲伊鬘还有别的女人,但是严家人只有出海一条生路。
楼主醉卧少女峰_骁然 时间:2017-12-23 10:11:26
  “子春啊,你是不是想太多了?蒲相公给曾老狗多少钱你也看到了,几十万贯啊!还不算美女和珍玩。蒲家待我们不薄啊!我们一定要好好做事,哦!还有啊,你见到蒲相公要恭敬,不能像以前一样咋咋呼呼了。”
  “好好好,知道啦!不过我还是想不通,咱严家本来是给皇上办差的,怎么一来二去变成给蒲家当差了呢?反正我就是不舒服!蒲守纲是一个蕃子,咱们大宋的人怎么能给蕃人当差呢?说出去脸上也无光啊!”疤脸大汉咬牙切齿地说着,每个字都像一把刀子狠狠插入严鲲的心窝。
  严鲲长叹一声道:“唉!蒲家有钱,我们缺钱,也只能先这样了!皇差还是皇差,只不过拐了一个弯子,最终还是落在咱们头上。严家办的还是皇差!船队不是还挂皇旗么?蒲家的旗子只是掩人耳目……”
  两人回到严家村以后,便立刻开始准备下一次的航行。
楼主醉卧少女峰_骁然 时间:2017-12-23 16:16:22
  第二十二章 第三节
楼主醉卧少女峰_骁然 时间:2017-12-23 16:23:39
  3
  回到刺桐之后,蒲守纲筹集了一百五十万两银子,广招天下工匠大造舟舶。
  消息传出之后,各地工匠蜂拥而至,很快挤满了刺桐的大小船坞。蒲家要求五个月内造出五十艘和严家那种一模一样的巨型海舶。工期那么短?数量那么大?难道蒲家要转行做船舶买卖?
  正在大家议论纷纷的时候,蒲守纲又做出一件惊人之举。
  首先,他从沿海各地招来数千男子,日日操练,然而经过层层筛选,最后留下一千人编入舰队。当然这样还不算完,接着他又选出三百名蒲家子弟去舰队效力。每艘船配六个蒲家人,负责各项要务,再配二十名普通水手担当杂役。随着海舶的陆续完工,蒲家终于有自己的舰队了!
  后来,城中百姓便经常看见一支神秘舰队进出港口。
  那支舰队靠港的时候,帆桅林立,旌旗连天,壮观的画面令人终生难忘。舰队从不装船,也从不卸货。没见运送过一个旅客,也没见经营过什么生意。水手们几乎不上岸,除了偶尔在三洲岛停靠几日之外,大部分时间都在海上飘着。
  在招怀使船队出洋期间,神秘舰队也会跟着一起消失。来路不明的茶叶、彩绢、瓷器、漆器塞满船舱。高高的主桅上会挂起“皇差”的旗帜,其他桅杆也一律绑上印有蒲氏族徽的黑色三角旗——看上去和招怀使船队一般无二。
  舰队每到一个地方,蒲家的私货便会混同官货一起流入榷场。朝廷每销售一份货品,蒲家便要卖出三四份!朝廷每采办一份货品,蒲家便会买进三四份!天下的银钱再多,恐怕也不够蒲家赚的。
  在舰队返航的时候,各舰会换上五花八门的蕃旗。水手们先在瞎子岛卸货,然后再堂而皇之地空船进港。如此一来,蒲家不仅省下数目可观的“碇税”银子,更绕开了官府的舶来品专卖制度,使贸易利润成倍增加。
  八个月的海上漂泊,让蒲家赚了个盆满钵盈。除去造船的费用,水手的饷钱,官府的孝敬,蒲家还能净赚了四十万贯!贩卖私货的利润之大,绝非普通生意可比。
  蒲家很快发了大财,金银满仓,富可敌国。
  坊间传言,蒲家后院种着一棵摇钱树,摇一摇便会“哗啦啦啦”下起铜钱雨。也有人说,蒲家藏有聚宝盆,每天晚上会闪着金光“呼呼呼”往外飞宝贝。更多的人相信,蒲家在海上找到了一座大金山。
作者:菱花舞 时间:2017-12-23 21:59:22
  太棒了,赞o(* ̄︶ ̄*)o
作者:雪花与火花 时间:2017-12-23 22:21:45
  欣赏,继续支持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行善积德640 时间:2017-12-24 08:26:34

  
我要评论
作者:洛塔锁姑娘 时间:2017-12-24 13:30:25
  来顶佳作!支持楼主!
我要评论
作者:海上的一滴水 时间:2017-12-25 08:44:41

  
我要评论
作者:夏甲乙 时间:2017-12-25 15:19:48
  舰队从不装船,也从不卸货。没见运送过一个旅客,也没见经营过什么生意。水手们几乎不上岸,除了偶尔在三洲岛停靠几日之外,大部分时间都在海上飘着。
  听着像鬼船……
我要评论
作者:雪花与火花 时间:2017-12-25 22:38:15
  圣诞快乐,继续支持佳作!
作者:洛塔锁姑娘 时间:2017-12-25 23:40:57
  支持!
作者:海上的一滴水 时间:2017-12-26 11:12:43
  支持佳作
作者:菱花舞 时间:2017-12-26 15:49:23
作者:洛塔锁姑娘 时间:2017-12-26 22:31:54
  好文支持!
作者:鸟山居士 时间:2017-12-27 09:46:37
  不错!支持!!!
作者:鸟山居士 时间:2017-12-27 09:47:04
  写的真心好,支持!!
作者:菱花舞 时间:2017-12-27 16:26:59
作者:洛塔锁姑娘 时间:2017-12-27 22:00:48
  真是神作啊!顶起来!
我要评论
作者:鸟山居士 时间:2017-12-28 08:35:39
  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菱花舞 时间:2017-12-28 14:16:43
  支持o(* ̄︶ ̄*)o
  
作者:洛塔锁姑娘 时间:2017-12-28 23:58:05
  来支持楼主大作!
作者:鸟山居士 时间:2017-12-29 08:14:34
  顶一顶,更健康
我要评论
作者:夏甲乙 时间:2017-12-29 09:47:21
  舰队每到一个地方,蒲家的私货便会混同官货一起流入榷场。朝廷每销售一份货品,蒲家便要卖出三四份!朝廷每采办一份货品,蒲家便会买进三四份!天下的银钱再多,恐怕也不够蒲家赚的。

  蒲家够黑的,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醉卧少女峰_骁然 时间:2017-12-29 10:58:44
  第二十三章 蕃坊豪强
  1
  依据王法的规定,侨居蕃商不得入城与宋人杂居。朝廷会在商港划出一片区域,让侨蕃们聚族而居,这样的地方便称为——蕃坊。通常朝廷会设置蕃长一名,由侨蕃中德高望重者担任(通常为宗教领袖),以处置坊中大小事务。蕃人犯罪交由“蕃坊法官”各依本俗法处置,只要他们不与宋人相犯,官府衙门也懒得多过问。所以某种程度上来说,蕃坊是一片不受王法约束的化外之地。
  刺桐城南就有一个蕃坊,毗邻晋江,通航便利,蕃客云集达数万之众。坊中楼阁花样繁多,有色彩丰富的圆顶,也有高耸入云的尖塔,甚者还有一个酷似包子的圆顶,上面插着一只黄金打造的月牙。西域人喜欢圆形,尤其喜欢给圆形加一个尖儿,所以蕃坊里的门窗、屋檐、墙饰都采用了“包子”造型。神秘的异域风情无处不在,无论是巷子里飘着的奶茶香,还是祭司诵经的低吟浅唱,又或者缨絡绕身的波斯美妇,总让人感觉走进一个天方夜谭的世界。
  蕃坊内有三个区域,分为北坊、中坊和南坊。北坊的位置靠北,住的是“炫奴派”的摩苏教徒。南坊则在最南边,住的是“书仪派”的摩苏教徒。虽然上述两派都虔诚地信奉着摩苏真神,可是教义的分歧使他们势不两立。他们相互痛恨,相互排斥,相互指责是妖言惑众的异端。久而久之,南北坊中间便出现了一个缓冲地带——中坊。
楼主醉卧少女峰_骁然 时间:2017-12-29 11:17:38
  中坊里一共八条巷子,其中的五条被蒲家买下了,他们在那里建了一座富丽堂皇的波斯宫殿,因此人们也经常把中坊称为“蒲家坊”或者“小王宫”。由此可见,蒲家“土皇帝”的地位是公认的,只可惜还不是朝廷册封的蕃长。
  由于“炫奴派”和“书仪派”互不相让,刺桐蕃坊已经几十年没有蕃长了。南坊、北坊长期各自为政,表面上倒也秩序井然,商船往来,互市抽税,蕃商与宋人秋毫无犯。官府便也默许“暂时”不设蕃长。
  可是,南北两派的争斗一刻也没停过。今天你烧我一艘船,明天我毁你一家店,仿佛两个在悬崖边扭打的蛮子,即使同归于尽也不放过对手。这个时候蒲守纲出现了,他伸出戴满各色宝石戒指的大手,对他们说:“来吧!让我们来共享富贵!”
我要评论
作者:菱花舞 时间:2017-12-29 18:28:12
作者:雪花与火花 时间:2017-12-29 22:00:41
  欣赏佳作,继续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鸟山居士 时间:2017-12-30 09:13:29
  必须支持!支持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洛塔锁姑娘 时间:2017-12-30 15:12:56
  写的精彩!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雪花与火花 时间:2017-12-31 20:06:31
  预祝元旦快乐,继续支持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洛塔锁姑娘 时间:2017-12-31 21:29:36
  少女峰元旦快乐!幸福安康!
作者:鸟山居士 时间:2018-01-01 08:09:08
  楼主新年快乐
作者:菱花舞 时间:2018-01-01 15:14:56



  元旦快乐o(* ̄︶ ̄*)o




作者:洛塔锁姑娘 时间:2018-01-01 21:15:07
  楼主元旦快乐!美梦成真!
作者:雪花与火花 时间:2018-01-01 22:14:51
  元旦快乐,万事如意,继续支持佳作!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66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