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灵的妙用---各种超能力原理

楼主:刘龙庆2017 时间:2017-11-07 17:15:34 点击:564 回复: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凭空想像的美女,也是真实存在的,画上下来个美人,千年的幻想成真。
  不知道诸位是否对外星人感兴趣,未来的第四技术革命,全是外星黑技术,像人工智能机器人,时间机器,星际门,水晶发电,魔法的利用,心灵传感,都是我国禁忌的研究。
  月球有外星人20多种簇,又是个禁忌。很少有新闻说的。我认为,我国一蛋载人登月时,绝对会遇到月球的居民,以前的苏联登月时,就遇到袭击。唯美国有跟蜥蜴人的外交关系,相安无事。现代的美国人。秘密在火星频频动作,各种图像显露美国已在火星有人。各国欲称霸地球,不外取得地外文明友谊这种套路。我国就我们民间的跟飞碟接触极快。基本都是心灵传感,隔1万里都能传音。我国欲赶上美欧,过月球人这一关就得道了。像啥天眼的找外星人,用处小。唯心灵传播最快,几千光年,月球太阳系都能收到。我国所说的新时代,就是跟外星人握手的时代。
  以上是用心灵力量吸引外星人的论断,我以前看过杂志,看到有人用心灵传感召唤飞碟的,我也试过,挺灵的,那个是日本的故事,他说就低头不停默念一句话,这一句话真是真理啊,:我是地球的小林光,请回答。大家看看多简单,也很实用,就是心里使劲念。
  我1991年搞这种实验时,真的有飞碟路过,满天的彩云。1993年搞,晚上一个草帽的飞碟突的出现。转了几圈就飞走了。
  这种方法要显灵,基本要一个月的时间,心诚则灵,金石为开。有的人能让月球黑暗区发七彩光。就是沟通了外星月球人。这个太阳系ET还是挺多的,土星,火星,金星,都人烟周密。
  纳粹和美国都搞过心灵的通速,UFO在美国天天常见。纳粹据揭秘说在火星活的好好的。科技最先就是在德国爆发。火星也上过。
  你不知道的奥密还多的很,我就知道一个事实,就是人的想象力真的能造出一个物化的灵体。由此推理别的,象古代的撒豆成兵,剪纸为马,走火入魔都好理解了。懂吗,那些修丹,也就是真的能物化出一个金丹,发挥出强大的特异功能。密宗的观想,念佛,莫不由此原理,诸相非相,即见如来,意思是你想的成真了,也就有超能力了。西方的魔法也是如此。心能转物,即是佛。好多佛典,都是这种意思。
  道家的炼丹,最初就一金丹,金丹再变化,就成一座莲花坐一婴儿,婴儿再用采的月华精气天天喂养,9年扶养。一般20年就长大成人,成为基督教的大天使,道家的身外身。不知道大家注意了没,那些圣徒身边都有光屁股的小孩,那些都是从那来的,不外男儿可怀胎,自己生的,还有就是天国来的灵种子。修炼的都有金光。头上光圈,是智慧的大脑场。神通神通,就是跟鬼神,天神,外星人沟通的意思。炼的好的有天眼,闭上眼,印堂处就象开了电视,天眼临控一样看到外边。
楼主发言:4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作者:gaoxiang2017 时间:2017-11-08 01:19:29
  你知道的太多了,给我变一个金丹我就相信你
楼主刘龙庆2017 时间:2017-11-08 16:42:39
  @gaoxiang2017 2017-11-08 01:19:29
  你知道的太多了,给我变一个金丹我就相信你
  -----------------------------
  如鱼得水,冷热自知。佛让人自修自救,呵呵。你想看到,你就自己修。
作者:烹茶听书 时间:2017-11-08 16:49:24
  星际特工看多了是吗
楼主刘龙庆2017 时间:2017-11-09 05:01:26
  想象力,上天赋予人类其中一件强大的工具,让我们适应变幻莫测的大自然,创作出各种美丽的诗词绘画。但有时候,过强的想象力会变成一件可怕的武器,把尖锐的矛头直接指向使用它的主人,让他看到各种可怕的鬼怪或不存在的敌人。

  以脑科学为例,人类的大脑本身有辨识熟悉的图案、人物的倾向。这种倾向可以使人类在演化过程上,在茫茫的大草原中,轻易辨识到同伴或捕食者的脸孔,从而作出相应的反应。
  但有时候,这个机制就像坐你旁边的同事般,明明闲来无事干,也要扮OT、强行挤一些功绩出来,好向上司证明自己有用。类似的情况也发生在人脑上,这个机制由于过度活跃,会产生一些不必要的误会和多余的信息。在学术上,我们叫这些误会为「Pareidolia(幻想性错觉)」,例如面包上烘出耶稣的脸、火星上有一颗人头、墙壁上出现鬼脸、灯光出现人影....同样的情况也可适用在你的听觉、触觉等感官上。有时候,这些五官的混合出错足以编制一个惊栗的鬼故事出来。

  但来到都市传说的领域,我们当然不会甘心停留在脑科学这些肤浅的解释,我们想再问得深入一些︰即使那些幻觉是大脑失控的产物,但幻觉会不会有天变成真实呢?如果幻觉可以化为真实,又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出来?

  这就是本系列文章探讨的问题。
  「那个古怪而邪恶的僧人」

  亚历山德拉.戴维.妮尔(Alexandra David-Néel),生于1868年法国圣芒代,卒于1969法国迪涅。妮尔才华洋溢,她是法国著名的探险作家,同时身兼记者、东方神秘学家、歌剧歌手和藏学家等身份。

  妮尔出身于混合宗教的家庭,父亲是名著名的共济会会员,而母亲则是比利时天主教徒。妮尔自15岁起便钻研藏学,并进行苦行、禁食和自我鞭打等修行。21岁便入读法国大学并修读藏文和梵文。

  在毕业后,妮尔先进担任过探险家、歌手和家庭主妇。在40岁时,亦即是1924年,离了婚的妮尔决定远走家乡,走入当时还是谜一存在的秘境,西藏拉萨,和那里的僧人们钻研藏学和法术,并成为首个进入西藏的欧洲女性。

  在学习其间,妮尔由西藏僧人们习得一种闻所未闻的秘术,那种神奇秘术的名称叫「Tulpa」,意指透个强大而持续的想象力,来物化一种理应只存在幻想世界的事物。

  妮尔对这个不曾在欧洲听闻的概念感到万分兴趣,并决心要习得这门技能并带回欧洲。自此之后,妮尔一直跟随西藏僧人们冥想,学习召唤Tulpa的仪式。

  大约数个月后,妮尔终于成功幻化了第一个属于自己的Tulpa,一个拥有中世纪苦行憎外形的守护灵。除了外形外,妮尔还付予了守护灵详细的性格、历史、背景,好深化这个理应不在的幻想。

  起初,妮尔的守护灵只不过是她脑海里一把声音,极其量以朦胧的黑影或浓雾示人,而且只有妮尔才感觉到。但日子久了,妮尔察觉到她这名僧侣外形的守护灵出现一些令人不安的变化。

  首先,妮尔看到它开始出现一些「小动作」,例如走路、停下、左顾右盼、大笑,但妮尔并没有命令它执行这些动作,它理应没有这种自主性。除此之外,随着僧侣的轮廓日渐清晰,所展示出来的却不是妮尔当初想象的脸庞。

  「他变成一个臃肿痴肥、满脸油脂的呕心男人。」妮尔在自己的书中写道︰「他肥软的脸上永远摆住一张嘲讽、恶毒、狡猾的嘴脸。他的行为一日比一日大胆,愈来愈猖狂。简而言之,他想脱离我的控制。」

  除了丑陋的外表外,这个苦行憎灵体也愈来愈「物化」,可以推倒一些较轻的物品,或踢走路上的石子,最后甚至可以在妮尔身上留下深深的伤痕。但讲到底,这个灵体是妮尔数个月来的心血,所以一直不忍心蓦然把这个守护灵丢掉,纵使它已经变了质。

  直到一次朋友聚会上,妮尔终于认清眼前情况的严重性。

  在西藏期间,妮尔和她的同伴过着半游牧的生活。在路途上,不时会遇上别的旅人或部落,然后大家会举行一些营火聚会。在一次聚会上,妮尔发现那个苦行僧竟然以「完全物化」的姿势示人,在营地大摇大摆地出现。

  这一次,他不再是虚幻的产物,而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个体,拥有固定的外形,完全的物理性,能拿起东西、能被物质阻挡。

  更加恐怖的是,她的同伴完全认知到他的存在。那个外貌仍然充满邪气的苦行憎擅自走进人群的中央,和妮尔的朋友聊天跳舞,甚至可以大吃大喝,仿佛是他们的一份子。

  那一刻,妮尔意识自己创造的再不是一个概念或脑海的幻觉,而是一个完全物质化的怪物。

  在其他僧人一致同意下,妮尔决定要把这个灵体「回收」。之后半年,妮尔用了大半年时间,一步一步冥想,才把这个苦行僧灵由完全物质化倒退回三维立体影像、之后平面图片、浓雾、脑海的声音….直到它被打回幻想世界,完全消失为止。

  究竟这个叫Tupla的秘术是什么来?它真的物化想象物?更加重要的问题是,它和我们一直以来讨论的都市传说有什么惊人关系?
  「TULPA:让幻想成真」

  Tulpa(梵文为 ???????)原意指「去建造」,属于藏传佛教其中一个教义或修行课题,记录在西藏死者之书中(Tibetan Book of the Dead)。据说在较古旧的印度佛教已经有Tulpa的概念,但那时指的只不过是「虚幻、不真实、局限于脑袋内的想法」。

  除此之外,在古希腊的「恶魔学派(Daemonism,如果想采用较小误导成分的名字,又可叫作灵鬼学)」,有一部份哲学家相信在人和神之间有一种叫Daemon的幻想生物存在,它们负责去指导人类,其召唤方法也和西藏的Tulpa相似。

  顺带一提,那时候Daemon这个字和现今基督教指的邪魔大不同,而是一些智能的指导者或精灵。但直到1930s,当妮尔由西藏回国后,Tulpa这一魔法概念在欧洲发扬光大。到了现在,Tulpa一般解释为「透过强大的意念去物理化一件幻想事物」,其召唤过程可以是个人,也可以是集体创造。

  在创造Tulpa前,其外形、个性和背景等一切也可由主人选择和设计。在创造初期,主人可以在「梦幻地(Wonderland)」和自己的Tulpa交流,梦幻地指主人幻想出来的地方,可以是白日梦,也可以是冥想。透过在这里的交流,主人可以深化Tulpa的形象,从而获得更强的物化效果。

  但唯一最让人担忧的地方是,Tulpa在成熟后,不会再受控于主人,会产生自我意识,在某些特殊情况下,甚至会自己再创造一些Tulpa出来。曾经饱受Tulpa折磨的妮尔在书中最后也有提到︰「一旦Tulpa被赋予了足够的活力和真实感,它们就会脱离创造者的控制,就像胎儿由母亲的子宫挣扎爬出。」

  根据网上某些成功人士说即使不受控制的Tulpa其实不坏,它们反而能带给你从未发现的知识和觉悟,但在某些情况,不受控制的Tulpa可以为主人带来非常严重的后果….

  非常非常严重那种。
  千万不要接触TUPLA」

  以下的故事是美国一名曾经接触Tulpa的网民HunterM的亲身经历:

  我要和大家说一下我创造Tulpa的经历。纵使事隔数年,但当时每一幕可怕的画面仍然在我脑海里历历在目。

  如果你们当中有任何人想创造Tulpa,或者已经进行中,我强烈建议你们立即停止任何冥想或召唤仪式,原因我会在下面详述。对于未曾听过Tulpa的读者,让我介绍一下。Tulpa是一种类似魔法的东西,透过强大而专注的想象力,可以把任何想象的产物带到现实世界,无论是人、动物、或者是更特别的东西。Tulpa绝对不是都市传说,而是一些恐怖而真实的禁忌。

  三年前,我仍然是一名超自然爱好者,经常在各大超自然讨论区流连打滚。那些年,凭借一颗单纯的好奇心,我作过无数次的超自然实验,什么魔法仪式、时间包、在镜子前召唤亡灵,但几乎所有的都是骗人的玩意,让我失望透顶。

  直到我开始创造Tulpa,

  Tulpa是我试过众多实验中,唯一真实可行的超自然实验,但其后果却恐怖得几乎让我掉了小命。

  我不会在这里教大家说如何创造Tulpa,这不是我写下这篇文章的原意,我不想那个逞英雄的傻蛋在看过我的文章后莫名其妙地死掉。我明白Tulpa理论听起来是非常吸引,但千万不要尝试,稍有差池,你下辈子真的会在精神病院渡过。

  要制造一个完全成熟的Tulpa,大约需要200至500小时的冥想或召唤仪式,视乎召唤者的能力而定,我的故事在百多小时的阶段便完结。我当初选择了自己的镜像作为Tulpa,纯粹因为那是最简单、最快捷的模块。

  在开始数星期,主要是一些基本的冥想练习,例如你明明是坐在房间,却想象自己走出房外,在别的地方办事,又或者自己和自己对话。那种感觉很奇妙,很难解释,仿佛你在全神贯注地忘我工作,但事实上你只是像傻子般望着墙壁发呆。

  一个月后,我开始增加冥想的困难度,在吵杂的街道上冥想,或听着重金属音乐冥想。除此之外,我还把Tulpa设定了一些较复杂的情景,例如下象棋、跳舞、跑步等。直到这阶段,一切还很顺利,Tulpa的形象不再只局限于我的脑袋,而是像投影像般活现在我面前。

  起初,他的外形像小学生的美劳作品般粗糙,但我像设计师般一点一点把他的外形修改。直到二个月后,他已经完全成形,几乎和我长得一模一样。我用好奇的眼光望着他,他也投回一个狐疑的目光,仿佛看到刚刚剪完头发的自己。

  其实到了这个阶段,按照常例,我应该赋予他说话的能力,但可惜我为人有项怪癖,不太喜欢说话,也讨厌别人说话,所以一直迟迟没有教他。直到现在,我很庆幸这个怪异的怪癖救了自己一命。

  雕琢完外形后,我开始容许自己的分身介入自己的日常生活。宛如一个隐形的好友般,我会带他上班、和女孩约会、探望母亲、参加朋友的派对…到了最后,我几乎一无聊便会召唤他出来。

  在某程度上,长得和我一模一样的分身在三个月后已经有了自己的意志。他开始指导我的生活(或者说对我的生活指手划脚),例如提醒我上班忘记带什么、和女孩出街要注意的事项等等。如果根据网上的教学,来自Tulpa善意的提醒是正常的,这也是Tulpa存在的目的,所以当时我也不以为然。

  万物的腐坏总是在不知不觉间进行,并不会大锣大鼓地宣扬。假如你有天无聊得很,尝试把切好的苹果放在桌上,然后牢牢盯着它,你不会指出它在那一刻变成又黄又黑的烂苹果。但当你蓦然回首时,才察觉到它已经败坏到骨子里。万物如此,Tulpa也不会例外。

  首先,勾起我注意的是它的小动作。

  咬手指甲、盘膝而坐、吐舌、举中指....这些我未输入的小动作开始在他身上出现,而这些动作的出现令我有种莫名其妙的厌恶,一来我本身有的小动作不多,二来它是由那里学会这些小动作?我感觉到我们之间的距离愈来愈,一步一步逼近悬崖。

  另外,Tulpa的移动也不再受我控制。从前,我可以命令他站在任何一个位置,然后隔好几小时回来时,他仍然呆在原地。现在,我渐渐丧失了这个权力,他时常跟随在我的身后,形影不离,在背后散发出一阵莫名其妙的压迫感。

  还记得有次在浴室洗脸,当我抬起头来,镜子照出Tulpa突然出现在我的身后。用我的样子冷冷地瞪着我,毫无感情,你试想下照镜时,突然看到身后多了一个目无表情的自己,那是多么令人鸡皮疙瘩的事情?那次我吓得在独自在空荡荡的屋子尖叫。直到我鼓起勇气,把手伸进Tulpa到,才提醒自己它只不过是影像罢了。

  至少暂时如此。

  直到那时候,我才认知到Tulpa的外表已经不是我当初规划般那么精美。它的脸部变得瘦长,脸颊凹陷。牙齿变得像野兽般尖长,犬齿由嘴巴凸出,青面獠牙。手脚也长得不成比例,像个濒死的老人般。最让我不安的是,当他望着我的时候,眼神总是散发出一种渴望,虎视眈眈的样子,它究竟在渴望什么?我的人?还是我的灵魂?

  在一天晚上,我决定放弃这个该死的Tulpa计划,但已经太迟了。

  我没有做什么特别的东西,只是不再理会它,希望它自然消失。好一段时间,这一招好像颇有效,那只邪灵真的会消失数小时,但不出五小时,它便会回来。更糟糕的一点是,它的外形在每次回来后,伴随着更恐怖的变化。身高一次比一次高大,最后它的头已经贴住天花板。它的牙齿愈来愈尖利,肤色也变成一种古怪的铁青色,想要害人的恶毒模样。

  直到最后,我已经完全失去了召唤权,Tulpa开始无时无刻在跟在我身后,永远像厉鬼般紧贴着我背脊。即使我入睡,它也会出现在我的梦境中,陪伴它出现的是很多畸形呕心的怪物,和无数至亲被虐杀的画面。

  我身边的人也察觉到我的异样,朋友开始疏离我,我的上司甚至要求我做验毒测试。

  我想不出来我的分身究竟何时消失,正如我说不出它何时变质。如果真的要划出一个转折点,我会说在事件最后一星期的某天晚上。

  那天晚上,我由睡梦中惊醒过来,发现全身都被汗水湿透。逼使我由恶梦中惊醒过来,是一阵呕心透琪的硫黄味,那阵硫磺味攻入我的鼻子,炙热的感觉由鼻腔蔓延至肺部,一时间我透不气过来,胸口像压上千斤顶般沉重

  然后我看到它。

  我的分身以某种畸形的角度悬挂在天花版上。他的头像吊灯般在我头顶上下摇晃,四肢像蜘蛛般紧贴着我的墙壁。它仍然目无表情地注视着我,长长的犬齿插进下颚的肉里,脸部和我只有十多厘米的距离。

  我理应尖叫出来,但可惜没有。过大的恐惧使我变得麻木,肌肉明明还可以移动,但却因为过激的抖颤,反而最后什么也做不了,像瘫痪般任人宰割。我张开空洞的嘴巴,傻傻地看着眼前长得和自己一模一样的怪物。

  然后,那只怪物开口说话。

  那一刻,我很庆幸自己没有给予他说话的能力。它扭曲的嘴唇像两条蠕虫般开合,像黑洞般的口腔传来一阵恶臭,我听不到他在说什么,而且我也永远不想知道。

  在抛下那句无声的话语后,他突然吐出长长的舌头,像狗只般在我的面上。虽然它还没有物化,但呕心的感觉像电流般在我的面额扩散,全身像被电流般抽动了一下。然后那只怪物便由天花板快速走爬了,留下我一人僵硬在床上,动弹不能。

  我的故事来到这里便完结。在次后数个月,曾经有居住在远方的朋友说在自家门口前,看到和我长得差不多的人站在那儿,我也曾经看过一些和我长相很相似的通缉犯照片。我不确定这些事件和Tupla有没有关系。但无论如何,我都很庆幸自己可以全身而退,因为在之后的研究发生,有些Tupla初学者的运气明显比我差。所以拜托大家,真的不要招惹那些Tulpa,特别是那些内心充满黑暗和悔恨的人,因为Tulpa很讲究召唤者的心力。

  如果大家不相信我的故事,你可以查一下威斯康星学校那两个女孩的案件,又或者在纽约发生那一连申恐怖的事件,你便会知道我所言不虚,Tulpa真的不是我们这些平常人能招惹。

  「结语︰灵界的大门?或是精神病?」
  曾经有人把这段经历上载到外国一些研究Tulpa的论坛,他们的建议是︰不论或真或假,千万不要用自己的外貌做Tulpa,除了心理压力外,还很容易把内心的黑暗一并带出来,极之容易失控。他们说动物,特别是弱小那些,会更适合初学者。

  至于小编的个人看法,说起来有点尴尬,因为自己在写这篇文章时,心里不断有把声音喊道「这摆明是精神分裂(schizophrenia)的病症!」事实上,Tulpa令人产生幻觉、感官错乱、像发清醒梦的感觉的确是精神分裂的主要症状。但究竟Tulpa是否一种精神病呢?

  关键在于Tulpa是否真的能「物化幻想」。

  如果Tulpa真的能如妮尔的经历般,由幻想化为实在的个体,那么Tulpa就不再是心理病,而是一种真正的禁术。在接下来的篇章,我们会由都市传说的重大事件中,试图找出都市传说和Tulpa的关联性,当中有你们熟悉的人物,例如slender man,也有一些你们未曾听过的传说,所以大家敬请留意,让我们一起来看看都市传说的真面目。
楼主刘龙庆2017 时间:2017-11-09 13:28:50
  我还会呼风唤雨。也是学的,都27年了。初中看了一本杂书,大气功师严新降雨灭大兴安岭的火,就好奇了。张宝胜的特异功能,会大搬运术,一桌酒菜凭空出现。这种我就没学会,现代看来,是要练的,起码得神仙的功力才会成。特斯拉也有这种思考就成像的超能力。睡仙的咒音修,也是好玩的事,治好了病,也让我傲慢,树敌多。佛教的念佛,据说天天念,不断三年,身上会有金光,鬼都怕。请过笔仙,也有鬼压床的事。说来奇怪,我那时就是害怕不明事物,地摊买了本金刚经看看,看不懂的,也有用,发现鬼压床消失了。练过功,打坐时,忽的发现一黑影抓我二手,我疯了,洗了一晚的手,就天亮了,看事物都迷糊糊的。这种就是说的走火入魔吧,体会出只要没鬼,人就正常,不会有精神病的事。还有辟谷的事儿,说的是能不吃饭八天,人快活的就像神仙,百病不生,轻松走百里不累。
作者:huanghongwei 时间:2017-11-10 15:44:16
  @刘龙庆2017 2017-11-09 13:28:50
  我还会呼风唤雨。也是学的,都27年了。初中看了一本杂书,大气功师严新降雨灭大兴安岭的火,就好奇了。张宝胜的特异功能,会大搬运术,一桌酒菜凭空出现。这种我就没学会,现代看来,是要练的,起码得神仙的功力才会成。特斯拉也有这种思考就成像的超能力。睡仙的咒音修,也是好玩的事,治好了病,也让我傲慢,树敌多。佛教的念佛,据说天天念,不断三年,身上会有金光,鬼都怕。请过笔仙,也有鬼压床的事。说来奇怪,我那时......
  -----------------------------
  严新大师早已承认作伪,楼主这点常识都没有还来谈经论道?可悲可叹!
作者:u_113443327 时间:2017-11-15 15:02:03
  楼主威武,求赐教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