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捞尸人不打捞女尸的真相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14 11:06:38 点击:18704 回复:26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下页  到页 
  我叫吴安,职业很特殊,是一名长江捞尸人。

  前两天看见某浪和某日头条上又有捞尸人挟尸要价的新闻,引起了社会各界广泛关注,或者说吐槽。

  我心中有些话,不吐不快。

  并不是所有捞尸人都是一样的,市面上经常出现的那些捞尸人,根本就不是我们行内人。因为他们完全不懂得捞尸,也不懂得敬畏。

  有媒体曾经分析过,长江捞尸人打捞一次的价格在五至十万,运气“好”了,甚至能够年薪百万,买车买房。

  对此我表示呵呵。
楼主发言:222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14 11:18:42
  据我师父说,他98年捞了一具尸体,报酬是九十万。

  你没有看错,98年的九十万!

  当时我师父在这一行名气不小,对方是上门求捞的,也就是对方做好一切准备,捞尸人只要在江上把货物捞起来就可以了。

  这种方式的捞尸,一般都十分凶险,九死一生,普通人接不下来。

  还有一种方式是捞尸人根据风水、天象、时机等等,自己主动上河打捞,有点碰运气的成分。
作者:9301785 时间:2017-11-14 11:21:33
  占楼,肯定是好贴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14 11:31:14
  除非急缺钱,不然没人会这么做。

  捞尸和盗墓是一类事,都是损阴德的,不到万不得已,没人会主动去干。何况自己去捞尸,准备的东西多,麻烦得很。

  但货物到手之后,买家倒是不缺。

  只要捞尸捞中了,永远供不应求,需要这些东西的人太多。

  低级点的顶包替罪、别有用意的死亡证明,玄乎点的诸如做法事、养蛊养尸养鬼,哪里都用得上。
我要评论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14 11:45:27
  可惜我师父除了捞尸,诸事不顺。做生意很快就将九十万败光了,不然当时也不可能躲到我们乡下来。

  他说这是我们这一行的报应,捞尸,是个相信玄学的活。

  我也是九年义务教学的合格品,对此是不相信的。

  08年,我初二,跟着师父一起在长江捞尸,又是上门求捞。那年我们捞了一具尸体,尸体本身还有用途都很特殊,对方给了八位数的报酬,我一下子也成为了至少百万级身家的人物。
作者:ty_cathy408 时间:2017-11-14 11:49:29
  哇,沙发,,,楼主加油!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14 13:21:29
  当然,这都是听师父说的,因为钱到账后他就消失了。

  好像是死了,但我觉得应该是拿钱跑路了吧,这样的大单子,听师父说是老天爷给饭吃,十年难得一遇。

  所以不要觉得我在跟你吹牛X,说出来你可能不信,现在跟你聊天的,是一位十几岁时资产就过百万级的青年才俊。

  12年夏,我高中毕业,高考失败。
作者:lcs924 时间:2017-11-14 13:25:46
  肯定是好贴,加油!
作者:岭南公子说 时间:2017-11-14 13:47:42
  现在移动互联网真发达。
  在天涯起码见了几十个长江、黄河的捞尸工了。
我要评论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14 14:22:32
  家里在野鸡大学和复读之间摇摆,但是我都不喜欢,我想创业,自己开公司。可自己创业是需要本金的,我家里在乡下,经济条件就不必说了。

  思来想去,最后决定自己去捞一次尸。

  即便只是普通的单子,也应该够大学四年的学费了。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想碰一碰运气,看能不能接到大单子,像98年或者08年那样的或许夸张,但凭我在师父那里学的几手,百十万的货应该不难。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14 14:40:49
  我也想像小说里写的那样,开着兰博基尼或者帕拉米拉在大学校园低调的找一个并不物质而且长得像网红主播的女朋友。

  ……

  提前和船老大王叔打好了招呼,王叔留给我了一条烂船,这是师父的人脉,我谈不上熟悉,勉强能说上话。

  烂船不是说船是坏的,而是指像我们这种捞尸人用的船。这种船往往要改造,船体比较方,重心特别稳,不容易翻船。
我要评论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15 14:48:21
  工具就是几条尼龙绳或者麻绳。

  报道中的“捞尸人”,要么是用陆顺甲老爷爷发明的钓钩,就是一排大号鱼钩绑在尼龙绳上,只要勾住尸体就会将其紧紧缠住。

  要么就是用什么鱼网啊之类的,这些都和真正的捞尸不同,这样会损坏“货物”,给钱的东家不允许的。

  师父说,我们和他们捞的东西并不一样。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15 15:27:54
  这天晚上风浪很小,看样子不像有我要打捞的东西,但是这种事情急不来,只能慢慢等。

  凌晨两点钟的样子,我很困。好久没有熬夜,基本功都快荒废了。

  突然,江上的声音有些不同,水浪声有些杂乱,在上游靠北的方向。

  这也是基本功,我听力只能说比较好,但是绝对比不上我师父。那老滑头就像是最强大脑里的奇人异士一样,在公交车上都能清晰的听到小偷用刀片划破布包的声音。

  当然,他不会声张,他怕惹事。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15 16:06:19
  我朝着那个方向开去,但不是笔直的过去,要顺流来,老船家应该懂。

  “我靠!”

  我真的无语,这不是我要捞的东西,但居然也是一具尸体,还是女尸。

  不管了,干这行就是要承担这种风险,我不能不捞,总不能看人家尸沉大海吧。捞起来后报警,又是一身麻烦,没有师父,我根本处理不来这些事。

  这个时候我已经很后悔了,捞尸这份钱的确不好挣。

  噗!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15 16:45:01
  女尸陡然摆动了几下身体,像是溺水者昏迷之后,躯体最后的挣扎。

  我腿一抖,差点没立住。

  难不成是碰到脏东西了?捞尸会遇到这种事的,别不信。

  稍微愣了愣,我觉得不对啊,这个反应不太像是不干净的东西。干脆大着胆子趴下一把抓住女尸的手腕。

  热的!

  活人?
作者:蒙自刀 时间:2017-11-15 17:01:47
  快更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15 18:16:39
  一个激动,加上刚好有风浪过去,我就像是被女子拖下去了一样,滚进了江中。尼龙绳在我身上缠绕了几转,我居然不太能动了!

  身子开始往下沉,越是这样就越慌,越慌尼龙绳就缠得越紧。

  我屁股后面挂了一串钥匙,上面有一把水果刀。差不多就在我觉得脑袋昏沉沉的时候,水果刀终于把尼龙绳割断了。

  冲出江面,我大口呼吸,在心中发誓,以后一个人再也不出来捞尸了。没被老天爷玩死,差点被自己玩死了。
作者:mp2oo301 时间:2017-11-15 21:11:23
  不知道经常以诚敬之心行善,念佛。会不会遇到这事的时候好很多。
作者:tensn168 时间:2017-11-15 22:58:32
  楼主继续!
作者:楊大牌nnn 时间:2017-11-16 10:04:59
  不会就这样结束了???
作者:吆帝人 时间:2017-11-18 11:26:50
  记号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20 16:51:05
  @tensn168 2017-11-15 22:58:32
  楼主继续!
  -----------------------------
  更了哦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20 16:51:26
  @楊大牌nnn 2017-11-16 10:04:59
  不会就这样结束了???
  -----------------------------
  肯定不会涩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20 16:52:16
  @蒙自刀 2017-11-15 17:01:47
  快更
  -----------------------------
  来了来了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20 16:53:07
  撑着女子,把她的一只脚放在了船上,然后用力一顶,将她整个人翻了个面,最后滚到了船板上,发出咚的一声。

  船板上面有一层厚厚的软板,就连两边都是如此。以前捞尸,货物上是不能有伤口的,就算是一些淤青,都会大大的影响价格。

  女子的身体还是温热的,昏厥也没多久,这个时候抢救,生还几率很高。

  我跟着师父捞尸了好几次,也算见过世面了,可急救是真的不会。
我要评论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20 17:06:49
  曾经看过很多次心肺复苏的教学,隐约能记起什么一分钟一百次按压,每十五次按压亲一口之类的。

  我只能照做。

  而这个时候也才有空打量一下眼前的女子。

  超短裤,两条雪白的铅笔腿因为泡过水,显得更加白嫩。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20 17:22:57
  臀部十分饱满,大腿看起来严丝合缝,将牛仔超短裤微微撑起,饱满圆润而不过分,还有致命诱惑的三角区域,身材极其惹火。

  上身穿了一件很宽松的白色T恤,就是女生喜欢穿的那种空荡荡的、被胸部撑起来的话就不会贴身、能从下把上面看个通透的T恤。

  不过已经湿了,所以紧贴肉体,露出了两颗浑圆。透过T恤能看到里面还有一层薄薄的紫色半球蕾丝内衣。

  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下手,心肺复苏是按胸。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20 17:40:26
  可这个女子的胸部,原谅我不懂CDEF这些罩杯的概念,但是我想要给他做胸部按压急救的话,是不可能越过那对浑圆而直接按下去的。

  尤其是当她躺下之后,在重力的影响下,胸部有些朝四周微微的溢出,让人更难下手。

  “美女,我是个正派的人。”我一个深呼吸,然后双手狠狠的按压了下去。只是轻轻触碰到那抹柔软,立刻就是一激灵,浑身发麻。

  真的软,比棉花还软得多,谁说的像棉花一样?
作者:爸爸菜 时间:2017-11-20 17:48:17
  快快更新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20 18:21:29
  十五次按压,吹一口气!

  当你抱着救人的心态做事的时候,什么杂念都会消失,面对这具湿透了的玉体,经过了最初的激动之后,我内心逐渐趋于平缓。

  “大姐,你快醒醒啊,我真的不想进局子!”我不断的喃喃自语,说的都是肺腑之言,家里爹妈知道我还在捞尸的话,绝对是能动手不动嘴。

  我爸那么温和的一个人,当年能拿起菜刀追了我师父十几片田野,我家对捞尸这件事有多深恶痛绝,可见一斑。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20 18:36:25
  可能是我的手法的确专业,差不多一两分钟之后,女子一口水“喷”在我脸上。

  终于救活了!

  短短两分钟,我整个人就像是耗尽了所有力量,终于瘫了下来。

  女子很镇静,比我都镇静。

  后来我才知道,她叫李玮玮。
作者:爸爸菜 时间:2017-11-20 19:03:09
  顶贴,太慢了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21 18:36:49
  “你救了我?”李玮玮干呕了一会儿,开始跟我说话。

  她的声音非常好听,有些沙哑,性感无比。总听人说有些女人,只是声音就能让人亢奋,我现在信了。

  “嗯。”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李玮玮瞥了我一眼,然后盯着自己高耸的胸部说:“那麻烦把手放下来吧。”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21 18:45:44
  我脸一红,这才发现自己的手一直放在人家胸口上,难怪觉得那么舒适。

  可能是不由自主,拿开手之前,我竟然鬼使神差的轻捏了一下。

  别问我在想什么,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当时在想些什么。

  之前再怎么接触李玮玮身体都古井不波的心一下子乱了,我家小兄弟应景的抬起了头,本来就湿了的沙滩裤,没有任何遮掩的作用。
作者:云想容I 时间:2017-11-21 21:04:20
  楼主加油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22 10:13:34
  麻雀虽小,但也能大!此中尴尬,文字很难尽述,相信大家都有这种体会。

  李玮玮风情万种的笑了笑,那一刻她似乎也很享受。

  大家都是湿的,湿了就比较透,尤其是白衣服。

  我能看见她的胸口,那两团浑圆之上,鼓起了两个小点,你说那是什么?这一幕严重刺激了我,我的呼吸都变得重了很多。
作者:gigantic_0 时间:2017-11-22 10:20:16
  马克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22 10:28:54
  “我叫李玮玮,以后有事可以找我。”李玮玮的语气,让我知道了她和我不是一路人。

  我是个捞尸人,也是个老实人,不喜欢和社会人打交道。

  “吴安,口天吴,好人一生平安的安。”我和李玮玮认识了一下,之后再没有说话,开始开船回小码头。

  捞尸人用完烂船之后,自己开到小码头放着就行了。第二天正午王叔会派人去拉船,不能去早了。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22 10:47:42
  烂船也没人敢偷,一个是船不好处理,另一个就是长江边上的都知道,烂船不能偷。

  “你是捞尸的?”下穿之后,李玮玮估计也猜出了我的职业。

  半夜三更,在长江上游荡,不是客船也不是货船,还能是什么?

  “嗯。”我不知道李玮玮为何会出现在长江中,是自己跳的还是别人扔的?我不想牵扯进任何麻烦中。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22 11:15:05
  “开个价。”李玮玮和我一边走一边说道,我们这一行是要收钱的这个概念,已经被广泛普及了,“你要多少,或者说你觉得我值多少?”

  我的内心在挣扎,这一单我一分钱都不想要,我还要去上学或者打工,不想跟不三不四的人有联系。

  可是师父说过,只要是出来捞尸,不管是什么货,都必须要收钱。而且价格必须是对方亲口报价的第一个价格,这是规矩,不遵守,会有麻烦的。

  我不敢坏了规矩。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22 11:40:26
  新闻上,有些捞尸人帮忙捞了尸体之后,非要收个十多二十万。大部分是贪财,但未必就没有我这种传统的捞尸人,他们的无奈,我懂。

  当着媒体的面,拿那么点钱,然后被十三四亿人唾骂!这样的傻子不多!

  “你说吧,这是规矩,随便给点就行了。”我暗示李玮玮少说一点,这事就算结了。

  “怎么,待价而沽?你想要多少,五百万,还是一千万?”李玮玮心情可能好了些,跟我打趣,口气大得很。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22 11:56:16
  我哭丧着脸,无话可说,只是看着李玮玮。

  李玮玮的面色渐渐变冷,跟我有了距离感,问道:“你还真想靠这个致富?”

  “五百万吧,有了你再给我。”我哭笑不得。

  李玮玮没有回话,四周的气氛有点僵,但她突然回眸一笑,似乎又不太在意这些了。态度变化的很奇怪,让我搞不清楚她的真实想法。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22 14:00:34
  “用下你手机。”我们两个走了可能有半个小时,走到了河堤边,看着繁华的江城逐渐陷入沉寂。

  将近三点,什么地方基本上都停止营业了,哪怕是夜店。

  我上船前将东西放在一个包里,并且没有把包带上船。捞尸的时候,不能带手机的,一个是信号不好,另一个是令人分神,容易出意外。

  我把手机递给李玮玮,不经意触碰到了她的手指……冰凉。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22 14:41:55
  想起师父说他98年在长江上遇到了杜十娘,还和对方一夜春宵,然后凭空老了三十岁,明明是我爸的年纪却比我爷爷还老。

  我顿时汗毛炸立,身子一抖。

  “怎么了?”李玮玮盯着我,眼神有些空洞。

  “没事,冷。”我和李玮玮对视,不敢松懈,心里紧绷到了极致。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22 18:29:28
  “接我,桥下面。”李玮玮拨通了手机,说完这句话之后将手机递给我,但是我没有接,因为不敢。

  李玮玮也没有计较。

  不一会儿,李玮玮双手环抱自己,在风中瑟瑟发抖。

  夜晚的江边,有些凉。
作者:bufupkk 时间:2017-11-22 19:40:56
  养肥再看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23 12:06:40
  “抱着我。”二十分钟后,李玮玮估计实在是冷的没办法了,突然朝我靠了过来,我都来不及反应就被她拥入怀中。

  我浑身颤栗,精神一直高度紧张中,一个不察,被李玮玮抱了个正着。

  我心中暗道这次完了,早知道就不出来了,真的被我捞到又一个杜十娘了?

  死老头子,你教了我捞尸和画符,却没有教我后面的步骤,你死得早了些啊!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23 12:39:04
  “让你抱我!”李玮玮在我耳边大声说话。

  我被她抱住之后整个人都要瘫了,双手下垂。

  她这么大声的让我抱住她,我下意识的就真的抱紧了……只不过由于位置的原因,一双大手放在了她的翘臀上。

  又是热的了?不对啊!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23 13:14:08
  我这次很认真的捏了捏,真的是温热的,36.7摄氏度,很标准。

  脏东西,不会有温度。

  “弹吗?”李玮玮的声音依旧那么镇定。

  “弹!”我情不自禁的道。

  “蜜桃臀,你以为白练的哦!”李玮玮在我耳边轻声低语,舌头还俏皮的在我耳垂舔了舔。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23 14:32:23

  我堂堂七尺男儿,一身热血当时就澎湃了,小弟再次抬头,坚硬如铁。

  李玮玮感觉到了我的反应,身体也微微一颤,竟然主动朝我靠拢,大腿在我下面摩擦。她胸口的两团软玉压在我胸膛上,慢慢的竟然多了一股力量。

  原来是36D也挺拔的硬了!

  我喉中低吼,这个时候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管她是人是鬼,管她河边野外,此时此刻我必须发泄!这是一种本能,无法压抑!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23 14:49:09
  嘀嘀嘀!

  千钧一发之际,发动机的轰鸣和喇叭声不合时宜的声音传出来,我只觉得万念俱灰,身子一抖,顿时索然无味。

  “卧槽!”我平日不怎么说粗话,但这一次真的忍无可忍,一手扯开李玮玮,就要朝声音的来源走去,“谁特么……”

  然而河堤上面空无一人,或者说只有一辆空车。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23 15:00:36
  一辆骚蓝色的保时捷轿跑——帕拉米拉开着灯停在河堤上,我梦想中的第一款豪车,顶配两百八十万左右,如果师父没有卷款跑走的话,我现在应该也正开着这种车。

  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车子,是怎么来的?

  这是空车啊,保时捷怕是还没有这么先进的自动驾驶技术吧。而且李玮玮刚刚明明打了个电话,总不可能是打给车的吧。

  师父和杜十娘的故事又在我脑海中回荡起来。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23 15:19:41
  那时候似乎也是凭空出现了一座巨大的奢华花船,师父上去了,然后和杜十娘一夜春宵。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凭空衰老几十岁不说,他躺的地方,居然是一艘小破船。

  小破船顺流而下,而前面则是一条二十米高的大瀑布,那一次,师父差点死在河中。

  这辆帕拉米拉会不会也是……

  扑哧!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23 15:26:28
  李玮玮看见我的囧样忍不住笑了出来,胸口的雪白一颤一颤,我的眼珠根本不受控制。

  “你在怕什么?”李玮玮挽着我的手,朝车子走去。

  我内心是拒绝的,但是她的柔软不断的摩擦着我的手臂,一时间,我又有些舍不得挣开了。

  “车子,怎么突然……”我站在车门前,陡然停住,坚决不上车。

作者:漂流在京城 时间:2017-11-23 15:38:07
  居然刚开始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23 17:52:54
  “哈哈哈。”李玮玮大笑,“原来你真是被吓着了啊。这是我朋友开过来了,他们应该是两人两车,车子送过来后就走了。”

  “可我怎么不知道?”我不太相信。

  “你当时可是很投入哦。”李玮玮扭了扭自己的屁股,媚眼一抛,我差点又起了反应。

  “年轻人,这就禁不住撩了?”李玮玮解释完后,把我推上了副驾,自己从前面饶了半圈,臀部扭动的幅度并不大,但就是充满了诱惑力。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24 12:37:48
  “你的手,之前怎么那么凉?”车子起步,我还在回想方才的不堪。

  “你都说冷,那你觉得我一个女人浑身湿透了在河堤边吹着江风,应该有多热呢?”李玮玮系好安全带。

  这么说似乎也很有道理,我偏过头打量着李玮玮,却发现从侧面看,她胸部的峰峦更加夸张,湿透了的bra根本管不住那对玉兔。

  “很喜欢?”李玮玮发动车子后盯着我。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24 13:20:31
  我心中一虚,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种偷窥别人隐秘部位被发现的感觉实在是难受。

  轰!

  没有更多的时间尴尬,李玮玮油门一轰,帕拉米拉直接弹射起步,我几乎是撞在了座椅靠背上,脖子都差点甩断。

  “我送你。”车子速度起码一百五以上,李玮玮猛扳方向盘,连续两个漂移过弯,冲上了主干道。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24 13:29:27
  这一刻,我真的想回家,但李玮玮开的方向,并不是我家的方向……

  “你不是送我吗?”我小声问道。

  李玮玮没有理我,一路开出了城,进入了河西地界,最后来到了一座孤悬于河中的岛上。

  太阳岛,江城未来最高端奢侈的别墅住宅区。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24 13:51:16
  这上面的别墅已经修好了,但是还没开始装修,李玮玮应该在这里有套房产,背阴临河的那一套。

  别墅后面的草地花园,就是河岸。

  因为帕拉米拉停在了这幢别墅门口,而李玮玮打开别墅大门,我们俩从前面穿到后花园。

  和普通清水房没什么两样的别墅门口开着灯,看起来并不比黑黢黢的样子好,墙面灰麻,看着都渗人得慌。

  唯一的作用,就是给花园了一点余光。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24 13:59:26
  “陪我喝一瓶。”李玮玮从轿跑后备箱中拿出两瓶红酒,打开后递给我。

  我们俩在草坪上边喝边聊。

  主要都是李玮玮说,而我听。因为我必须保持清醒,我不知道此刻眼前哭着笑着的女人,到底是不是……那个。

  这环境太诡异了,我胆子一向不大,夜深人静,流水潺潺,但我总觉得能听到其他的动静。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24 14:13:14
  以前我和师父捞尸的时候,他说过,尽量不要来河西,尤其是靠水。因为河西的水,是死水。

  活水养活人,你说死水呢?

  当时我还不懂,查了之后问师父说,河西的水,有进有出,是活水。

  师父解释道,这个死水,不是常识上的那个死水。

作者:听他们说我是仙女 时间:2017-11-24 14:19:52
  @云胡不喜w 2017-11-24 14:13:14
  以前我和师父捞尸的时候,他说过,尽量不要来河西,尤其是靠水。因为河西的水,是死水。
  活水养活人,你说死水呢?
  当时我还不懂,查了之后问师父说,河西的水,有进有出,是活水。
  师父解释道,这个死水,不是常识上的那个死水。
  -----------------------------
  第一次离楼主这么近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24 14:22:24
  我似动非懂,可现在仿佛有些明白了。

  一个女人,深夜出现在江中,被我打捞起来之后竟然引诱我和她发生关系。之后带着我来到了河西还未建成的别墅群中,临河饮酒。

  这一切光怪陆离,我都不知道是梦境还是真实的。

  河风一吹,我脑子骤然清醒,抬头一看,魂都惊飞了。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24 14:32:24
  只见李玮玮嘴角带有一丝血迹,看着我痴痴的笑着,然后迈出令人血脉膨胀的嫩白大腿,朝我走过来了!

  “你别过来!”我连连后退,这一声如同尖叫。

  地面并不平整,我一时不察,跌倒在草地上,脚一撩,同样绊倒了李玮玮。

  李玮玮眼中媚意十足,跌在我身上,双手下意识的扶着我的大腿,脑袋好巧不巧,撞在了我的小腹之下。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24 14:55:16
  我感觉胯下一阵温热——两朵厚厚的花瓣隔着轻薄透气的沙滩裤,贴在了我的小兄弟上。

  我懵了,这是口……误吗?

  李玮玮到底是人是鬼?

  这个问题已经被我抛之脑后,即便她真的“不干净”,即便和她发生关系之后我会变成一个糟老头子,我也要上,忍不住了!

  男人,此时不搏何时搏!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24 15:05:06
  我翻身压住李玮玮,双手从她衣服下面摸了进去,使劲揉搓着。

  她的体温在飙升,我同样如此。

  扯开T恤,我在余光下欣赏李玮玮的雄伟,紫色蕾丝bra已经快要束缚不住那对饱满。目光往下游走,我瞳孔一缩。

  低腰牛仔裤上方,一条紫色的细带在李玮玮胯骨上紧紧勒着,扣入肉肉的腰臀,微微凹陷,随后没入了翘挺的蜜桃臀中。

  紫色蕾丝,丁字裤!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24 15:19:44
  丁字裤的性感诱惑,只有亲眼所见,才觉得不可抵挡。

  我呼吸更为急促,双手慌里慌张的滑到了李玮玮腰间,几秒钟后,那条牛仔短裤已经被我脱至她两膝之间。

  白嫩的大腿更加一览无余,蕾丝丁字裤真的小,哪能一丝不漏?

  几株黑丝散落在外面,我再也无法忍受,扑了上去。

  色字当头,香艳一触即发……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24 15:26:22
  “明宝,明宝,我好想你!”

  李玮玮嘴里喃喃,目光迷离。

  我在李玮玮身上僵住了,欲望之火瞬间熄灭。当一个人兴致高昂的时候,对方却喊着另一个人的名字,那种打击是致命的。

  没体会过这种感觉的人,值得庆幸。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24 15:44:42
  明宝,怕是李玮玮的男人吧?

  我嘴角有些酸涩回甜,想起来,刚刚李玮玮嘴角的“血迹”,是红酒啊!

  我知道红酒,但是自己本身没喝过,不爱这玩意儿。也就更不知道喝完红酒之后,酒滴挂在嘴角的效果。

  一切,都是误会?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24 15:58:42
  这世上,根本就没有鬼,比鬼可怕的,是人心。

  李玮玮显然已经醉了,我不是正人君子,但也绝不会上一个正在喊男友名字的醉酒女……我没有这种变态的怪癖。

  忍住下面的澎湃,把裤子重新给李玮玮拉了上去。她的衣服已经被我撕坏了,我只能将自己的衣服脱下来给她套着。

  但这个时候,李玮玮和我四目相对,眸子里恢复了清明。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24 16:18:08
  “你……为什么没有……”李玮玮看着我,眼中有泪光泛起。

  我措手不及,李玮玮到底醉没醉?她到底是什么意思?我该不该继续?

  “明宝是谁?”我背对着李玮玮,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她。一方面是侵犯对方之后心里的愧疚,另一方面则是莫名其妙的赌气。

  “明宝是我养的拉布拉多。”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24 16:37:00
  拉布拉多,什么国家的人?

  不对,拉布拉多是——狗?

  我脑子里炸响,老天爷非要跟我开这种玩笑?

  转过身,看着抱着膝盖蜷坐在草地上的李玮玮,我无言以对,问道:“那怎么没看见它,是还没有搬过来吗?”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24 16:52:24
  “死了。”李玮玮抽泣起来,“就是在这里,三年前。”

  “你是捞尸人对吗?你能帮我找到明宝的尸体吗?”李玮玮指着水潭,或许这就是她买下这栋位置并不算好的别墅的原因。

  三年了,傻吧!尸体早就腐坏了!

  “帮帮我,你要是能找到,五百万我一定给你。”李玮玮有些认真,似乎五百万并不是难事。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24 17:22:28
  “我试一试。”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答应李玮玮,是为了钱还是说想……

  李玮玮站起来很兴奋的抱了我一下,然后走到河边,指着中间那个位置说:“就是那里,当年明宝就是落在了那个位置,可是我怎么都找不到它,连尸体都找不到。”

  我渐渐觉得不对劲起来。

  周遭的虫鸣蛙叫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退去,水流声也消失不见。

  这可是地理意义上的活水啊,刚才我们还伴着流水之音饮酒作乐,怎么可能突然就没声了!这又不是CD,还能暂停和静音!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24 17:41:42
  我看向李玮玮,发现她的面色十分晦暗,之前还以为是背光或者灯光昏暗,可这一刻才觉得,那更像是一种铁青!

  相信很多人都知道,人死之前,会有回光返照,使人精力旺盛达到生平巅峰状态。

  但同样的,人死之前,其实也会有心血来潮和预警。

  突如其来的心慌意乱、莫名其妙的毛手毛脚、无缘无故的精神不振,之后往往都会接上一些霉运坏事,甚至是……死亡!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24 17:50:11
  有因有果,有迹可循。

  只见李玮玮面色突然一紧,呼吸骤然变得困难。她伸手在脖子边乱拽,像是在掰开什么,可那里从头到尾都只有她一个人。

  噗通!

  脚一滑,李玮玮滚进了河中。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24 18:12:10
  准确的说,那不是脚滑,更像是被“拖”下去的!

  “救我!”

  李玮玮凄厉的呼救声,让我从恐惧中醒来。

  我……该去救她吗?

  这一刻,我终于明白家里不让我学捞尸的原因了。当有一天,我捞起来的尸体是自己的亲人或者女人,我还能笑纳那份巨款吗?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24 18:15:24
  “玮玮!”我大喊,心中有点痛,这个撩我的女人,让我舍不得。

  李玮玮在河边继续扑腾,但是越翻腾却离河岸越远,而她的挣扎就越发激烈。

  我在岸边疯狂的找我的包,刚才喝酒的时候扔在地面。里面的东西很重要,那是真正捞尸需要的,如果遇到脏东西了的话,那就只有包里的东西才能救玮玮。

  或许只有几秒,包找到了,再几秒,几张纹身贴出现在我手中。

  没错,就是纹身贴!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24 18:26:37
  不够狠、没胆纹身的街头混混,在自己胳膊胸口上贴的那些花花绿绿的纹身贴!

  我的和他们稍微有些不一样,我的只有黑色,偶尔会有一点朱砂红。

  这是纹身贴,但这也是符箓——至少老头子是这么跟我说的。

  纹身在西方,是家族凭证,是一种荣誉和象征。东方不流行这一套,只有古代的犯人才会被刻上这种刺青。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28 10:56:31
  但对于我们捞尸人来说,符箓纹身贴作用巨大。

  据说贴在身上之后,水鬼难侵,而且还能够抓住一些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所谓捞尸,其实更多的就是贴了符箓纹身,在水中捞起了一切匪夷所思的东西。

  零八年,我和老头子捞起来了一条发光的水蛇,头上鼓了两个包。

  老头子说是龙,还说不贴那符箓根本捞不起来这东西。
作者:一头倔驴 时间:2017-11-28 13:01:33
  竟是新帖,顶贴
作者:qiu7064 时间:2017-11-28 17:23:27
  等更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28 17:25:09
  可我觉得应该是某种变异的蛇类或者淡水电鳗之类的,体表那么滑,第一把抓不住很正常。

  符箓纹身,可能更多的是一种信仰和行业习俗罢了。

  将一张纹身符箓贴在右手手背,我也来及看到底是哪一张了,因为这时河中的挣扎已经停止了。

  转过头,我看见李玮玮的脑袋淹没在河水中,很快就消失不见。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28 18:06:16
  “不!”我朝河边冲去,纵身跳进河水中。

  诡异或者说感人的一幕发生了。

  当我浮出水面的时候,竟然看见李玮玮又浮出了水面,就像是下面有东西将她托举起来一样。

  根本没有时间思考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左手搂住李玮玮,右手疯狂的划水。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28 18:11:02
  我很慌张,因为感觉到水下有异物。

  腿上似乎缀了很重的东西,越来越难以摆动,我和李玮玮眼看着就要沉下去了。

  “滚远点,我可是捞尸的!”

  关键时刻,我右手狠狠的拍在水面上,口中诵念师父传授的所谓咒语,天干地支、子丑寅卯什么的。

  右手手背上的纹身在月光下看起来熠熠生辉。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28 18:26:52
  突然,我左手吃痛,似乎被什么咬住了,痛得我想要放开李玮玮。

  汪!

  我右手在水中可能是抓住了一颗被李玮玮的翻腾搅起来的石子,随后耳中嗡鸣,可能是幻听了,因为听到了一只狗叫。

  狗叫之后,压力骤减,我双腿一轻,左手的疼痛感也消失。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28 18:32:27
  趁此机会,我用右手奋力划水,带着李玮玮游到了岸边。

  当我把李玮玮拖上岸后,不敢留在岸边,背着她跑了两步,然后瘫倒在别墅门口才敢松一口气。

  “明宝!”

  李玮玮并未昏厥,呛水之后突然哭了起来,死死的抓住我的右手。
作者:Shao1994 时间:2017-11-29 00:06:10
  标记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29 14:54:47
  在门口的灯光下我摊开手心,发现了手中竟然有一枚尖长的犬齿!

  “我看到明宝了,它救了我,它一直在这里!”李玮玮痛哭流涕,脸上既有劫后余生的惊慌,也有好久不见的欣慰。

  “有东西抓住了我,我沉了下去,但是明宝又把我托了上来。之后你来救我,那东西就又抓住了你的脚,还在咬你左手。但是它不敢碰你的右手,好像有点怕。”

  “明宝想帮我,但是他没有力气了,直到被你捞起来。”李玮玮可能是吓坏了,坚持的道,“然后明宝赶走了它,明宝……”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29 15:33:27
  李玮玮拿过那枚犬齿,捧在手心,泪珠不停的掉落。

  “疯了,哪有那么多有的没的。”我心中是不相信这些的,我还坚守着无产阶级的……

  一切想法戛然而止,我看着自己的左手右手手背,呆住了。

  左手手背靠近小指那一块上,有一排牙齿印。

  右手手背上,贴的符箓纹身,是一个狼头,或者说……狗头。但我清楚的记得,师父留给我为数不多的符箓纹身里,绝对没有这个图案,因为——符箓纹身,都是字符!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29 15:49:49
  鬼怪,灵异?

  我搞不清了!

  看着手心中的犬齿,我不禁想到难道我这次捞尸成功了?

  李玮玮失足掉进水中,脚在挣扎中踢到河岸,所以离河岸越来越远。沉入水中之后,求生意识令她下意识的上浮。水下连犬齿都有,说不定真是明宝的头骨被搅了起来,磕着我的手了。

  符箓纹身也有可能是忙中出错,五年了,谁知道师父当初会不会跟我开玩笑,放一张图形纹身贴?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29 16:05:32
  这些事都是可以说得通的,我并不愿意朝其他方向想。

  “咳咳!”

  李玮玮打了个喷嚏,然后咳嗽起来。

  感冒了。

  一晚上落了两次水,然后又被我扒光了一次,受凉感冒,很正常。

  “咱们去车里吧。”外面确实挺冷。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29 16:31:53
  李玮玮点点头,我们一起绕到了别墅正门,帕拉米拉静静的停驻在大门前。但车门上似乎有一些怪怪的纹路。

  我很熟悉这种纹路,但是一时想不起了。

  打开车门,我坐在了副驾,可李玮玮却在后备箱拿了一个纸袋后,坐在了后排。

  “转过去。”

  我一开始没搞懂李玮玮的意思,现在才发现,她又一次浑身湿透了。那纸袋里,是换的衣物。

  很多人都在车中备有衣物和鞋袜,因为经常需要在车里换装,尤其是女性。

  水珠从李玮玮的发梢滴下,落在骨感的锁骨边上,流过雪白的胸口,最后流淌进了她胸前峰峦之间的深沟中。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29 16:55:27
  我浑身燥热,深吸一口气,转过头去。

  后面响起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我和一个女人,在同一辆车中,而她正准备脱衣换装,这场景想想都令人亢奋。

  脱掉我的T恤、脱掉超短裤,李玮玮抬起双手,越过后脑,开始解开背后bra的卡扣。这个动作令她不得不挺胸,那对圆润汹涌澎湃,紫色蕾丝bra实在是包不住了。

  一点殷红露了出来,被bra边线半压,最后完全解脱,弹了出来,在空中微微震颤摇晃。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29 17:18:04
  我甚至能够听见那个小可爱在空气中抖动的声音。

  我的眼睛悄悄的瞟向后视镜……角度刚刚好。

  李玮玮并没有发现我通过后视镜正注视着这一切,她靠在后座上,微微用力,小腹往前一挺,抬起了弹力惊人的臀部。

  因为有些湿,所以和真皮座椅分离时,发出了“啪”的一声,就像是一个手掌,轻轻的拍在了李玮玮的蜜桃臀瓣上。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29 17:32:52
  她似乎也觉得有些尴尬,身体僵直了片刻,面色愈发红润。

  李玮玮双手牵住那根丁字裤的丝带,从腰际滑到脚踝,整个身子向前倾斜,取下了潮湿的丁字裤,准备换上纸袋中新的内衣。

  当她抬起头后,她的坐姿,让我一览无余。

  我看见了幽暗密林和微鼓的……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29 17:59:07
  “啊!”

  后视镜上,我们再一次四目相对,时间似乎停滞。

  反应过来的李玮玮将手中的衣物扔到我头上,一手搂胸,一手遮掩着下面。可她小手小脚的,嫩白纤细的手臂,堪堪挡住了两点而已。

  我自知理亏,连忙转过头,顺手抓下头上的衣物。

  有我的T恤,还有那两股筋一样的丝带,这是……李玮玮穿的紫色蕾丝丁字裤!

  血气上涌,我不由得回味刚才那味道,似乎……不太一样。

  “吼!”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29 18:16:31
  我口中不自觉的低吼,起身转过头,盯着一丝不挂的李玮玮,内心和下面的猛兽,蠢蠢欲动!

  砰!

  后面的座位突然放倒了下去,平摊开来。李玮玮原本靠在后座,一下子就躺了下去,就像躺在床上。

  一片雪白的波涛起伏,李玮玮光洁的小腹上还有一两滴水珠倒流,仿佛任君采摘。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29 18:20:35
  “啊!”李玮玮销魂了叫了一声,好像磕着了,伸手捂着后脑勺。

  这动作,和搔首弄姿有什么区别?对我来说,反倒更像是一种暗示。

  我从前座的空档中翻了过去,炽热的目光死死的盯着李玮玮,毫不掩饰内心的欲望。

  李玮玮这时候不过是仓促笼了一件纱衣,什么都遮不住那种,朦朦胧胧,两点若隐若现的。

  我弓着腰,站在后排,李玮玮看见我的样子不仅不反感,竟然还将脚在我小腿上来回摩擦。

  她是故意放倒后排座位的?
楼主云胡不喜w 时间:2017-11-29 18:34:01
  我脑子一懵,这都想不明白,岂不是屌注孤加万年单身狗?

  没有任何犹豫,我猛地扑了上去,就像扑倒一团软玉上,肆意蹂躏。轻咬她的红唇,本能的伸出舌头撬开她的贝齿。

  裤子也渐渐褪去,摸索到了神秘地带,眼看着就要进行最后一步……

  汪汪汪!

  地盘如此稳重的帕拉米拉竟然摇晃起来,车门外一头大型犬疯狂的扑打着汽车,就像跟我有仇一样,让我在关键时刻再次刹车。

  我差点吐血,再也没有任何想法。

  只能叹了口气,也不管这头狗到底是发了什么疯了,躺在后座上,双目无神。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