跪求关注——来自灵界孤儿的呐喊!

楼主:冰山CHZH 时间:2017-11-14 20:46:50 点击:236 回复: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于是他收回棍子,放松一下手脚,重新摆个架式,侧身横棍,棍一头对准那士兵,严阵列以待!
  只见那士兵站定,箭己在弦上,深深吸一口气,鼓足腮帮,拉开弓,箭头直指灵娃脑门,瞄着一只眼,心想,臭小子,俺可是老板亲自指派的,尝尝我的箭法吧!吃我一箭就够了!
  随即左手一松,呼,一箭射出——
  随着那士兵握弓的右手一抖,灵娃就断定箭已放出,立即看到一线黑影朝脑门飞来,只轻轻抬棍一摆,那箭就,呼,一下转弯,反射向旁边的士兵,吓的众人慌忙躲闪!
  那士兵见状,脸一下红到耳根,心想,完了,当着老爷的面,射到自己人了,我的天啊,完后他会怎么处理我啊?哼,都怪你个臭小子,看我第二箭——
  很快,又是,呼的一声,第二箭又很快放出,灵娃见他右手抖动,知道箭来了,又是一线黑影还是朝脑门飞来,
  心想,你个王八蛋,老子跟你素不相识,前世无冤,今世无仇,你苟日的箭箭都想要老子的命啊?呸,老子才没你那么笨呢!他只轻轻一低头,那箭直接射到后面的岩石,咔嚓一声,掉在地上——
  那士兵这下气极了,心里开始慌乱,心想,怎么办?老大就在我后面,如果再射不中,我该怎么办呀?臭小子,你反正是要死的,你不要躲嘛?
  心里紧张,两手开始打哆嗦,又硬着头皮拉开第三箭——
  灵娃这时倒放轻松了,心想,你前两箭最凶猛也不过如此,我可以看见那箭飞来,你再射三箭,四箭,一箭不如一箭,你还好意思不?
  这一箭换了个位置,朝灵娃胸腰部飞来,灵娃看的准,心想我再助你飞的猛些!
  瞬间瞅准发力,一棍打偏箭头,那箭呼的一声,直飞向旁边大堆士兵,其中一个躲闪不及,那箭刺溜一下,钻进他的大腿,疼的其抱腿倒地,哇哇乱叫!
  那士兵见射到自己人了,顿时吓的面如土色,赶紧转身跪地,向黑瘤李磕头大叫,
  “老爷,对不起!小的该死,小的该死!求老爷,饶了我吧——小人不是有意的,老爷,饶了我吧——!”
  灵娃依旧站在石台上,心里一丝窃喜,但表面上还是紧张,警惕,严阵以待!
  只见黑瘤李,白脸转成黑脸,依旧不吭声,从椅子上站起来,大步走上前,先给了士兵啪,啪两记响亮的耳光,然后又朝他当胸一脚,踢的那人在地上滚一圈,那士兵依然赶紧爬起来,痛哭流涕,不停求饶——
  “老爷饶了我吧,我错了老爷,饶了我吧,老爷——”
  黑瘤李打完又走回来,对旁边另一个士兵做了个手势,只见那士兵走上前,卸了刚才士兵的刀箭,对那士兵说道,
  “走吧,老爷叫你走——”
  那士兵一听,吓的狂叫起来,
  “老爷饶命啊,饶命啊老爷——求求你老爷,饶命啊——”边叫边作揖磕头不肯起来,更不敢转身走!
  那士兵把弓箭交到黑瘤李手里,只见他重新紧了一下弓箭的弦,重新抽出一支箭来,但这一箭却对准趴在地上的士兵——
楼主发言:4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楼主冰山CHZH 时间:2017-11-14 20:53:04
  那士兵见到后,一下慌了神,不顾一切起身就跑,发疯一样的往一边跑,从天坑北一直跑到东,看也有六七百米距离,后面还没放箭,天坑是圆的,前面又无跑可跑,赶紧躲在一堆石头后面,紧闭两眼,浑身哆嗦——
  那黑瘤李,只是拉弓,看都不看那士兵,蹲着小马步,两眼微闭,口中念念有词,念了许久不发箭——
  灵娃也看的发呆,心想,神箭?真的要请神出来帮忙吗?他念的是什么经?请的什么神啊?那神为什么要听他的话啊?
  正惊奇间,只听“咻”的一声,箭己放出,众人似乎看到黑瘤李弓上还弹起一阵轻烟,只见那箭闪电一般,沿着刚才那士兵的路线,长了眼睛似的,转着弯的去找他——
  简直就象今天的火箭,导弹!最后找到,直接射入那士兵胸膛,只听石堆里,发出,啊,的一声惨叫——
  在场所有劳工们都不敢看,个个心里胆颤,假装什么也没看到,各行其事,天坑里始终都有叮叮噹噹的敲打声——
  射死那士兵,这下所有的目光又重新回到灵娃身上!
  黑瘤李看了石台上的灵娃一看,突然向他伸出一个拇指,然后,又往前走去,大概距灵娃有二十步时,停下——
  灵娃一看,心里明白,心想,天啊,这绝命三箭,让我第一个尝试啊?你是有神附体,而我凡人小生,我拿什么跟你比啊?明显不公平啊?
  想我要不要服软下来呢?师傅说以柔克刚是不是可以求他放过我呢?但刚才那士兵求他都没放过,还他们自己人呢?这些魔头,杀人不眨眼,求他有用吗?
  可心里又想,不求他我又怎么办呢?活活射死我了——想我还是求求他吧,至少他不会那么生气!至少他觉得有面子,可以放松警惕吧?场面没有这么紧张吧——
  黑瘤李又开始调整弓箭,又开始蹲下马步,闭目,念咒,然后慢慢拉开弓箭,对准灵娃,一边念咒,一边腰身左晃右晃,象要准备决斗的高手,临场热身一样——
  慢慢又看到一团雾气在他两手间生成,围着拉满的弓箭旋转,还是彩色的雾气,红橙黄绿都有,象漂移的小彩虹!
  灵娃一看这是要动真格的了,从没见过这种功力,想我还不服软更待何时?突然一下扔掉棍子,趴在地上,失声大叫,
  “老爷饶命,饶命啊——老爷——”
  就在他突然趴下那一刻,黑瘤李的箭已放出,只听,嗖,一声,紧擦着灵娃头皮飞过,直接射进身后那坚硬的岩石里——
楼主冰山CHZH 时间:2017-11-14 21:11:17
  灵娃听到声响,忍不住扭头看时,只见三尺长的一支普通竹箭,深深钻进那岩石里面,好深哦,只留一小节箭尾在外面!
  不由心寒胆战,想这箭要射中我,还不象射棵白菜一样,一下就穿透了啊?
  知道自己侥幸躲过一箭,但丝毫没一点高兴,后面还有第二箭,第三箭,第四箭呢、、、、、、继续求饶,
  “老爷,老爷,小人错了,饶了我吧,求你饶了我吧!我是被人冤枉的啊,我是来投奔你的啊——我愿意听你指挥,好好伺候你老人家啊——求你了,老爷——”
  他不知道,他高兴不起来,旁边的人也同亲高兴不起来,个个都目瞪口呆!想我家老爷的神箭,自打出世以来,从未放空过!自古有的放矢,百发百中——
  无的放矢,这还是头一回啊?
  等烟雾一过,黑瘤李睁眼一看也傻了!
  见那小子趴在地上没死?还在大叫求饶?心里咯噔一下,但在众士兵面前又故作镇定,脑子里依然翻腾开了,不可思议?
  心想,老子这“搜魂神箭”就算你躲闪也会追着你扎啊,今儿怎么会射进岩石里呢?难道老子口诀念错了?老子这幻世绝学的功夫失灵了?这小子倒底是什么人?莫非他有穿越灵界之术?知道老子的前世今生,特意找麻烦来了——?
  边想,边又抽出第二箭来,在全场数百士兵的惊愕眼神下,闭目,念咒,再次两脚划出一个大马步,再搭箭,拉弓,又看到一团雾气绕着弓箭旋转——
  灵娃一见又要来了,心想,我的妈呀,这下死定了!
  刚才是侥幸卧倒,这下趴在地上往哪儿移呀?哎,我命休矣,我命休矣?!干脆双手抱头,看都不看,两眼一黑,趴在地上,只等那箭飞来——
  突然,嗖!接着又是一声,嚓——
  只见一箭射进灵娃头前的岩石,同样深深的钻了进去,只剩一点箭尾!与灵娃头皮就只相隔一指之宽——
  灵娃听到响声,抬头一看,就射进手边的石头里,几乎全钻进去了,剩一点点尾巴!心想,我还没事?我的天,这得要多大的劲?多么神奇的弓箭啊?肯定是他故意吓唬我的,想饶我一命吧,于是赶紧再磕头,再求饶,
  “我的爷啊,求你别在吓唬我了!我真的是来投奔你的,我是被人冤枉的啊——求爷爷放过我吧,我求求你了,我给老爷你磕头了——”
  众士兵又是大为惊讶!纷纷看着黑瘤李,不知他葫芦里装的什么药?
  黑瘤李在众目睽睽下,心想,这小子肯定有来头?肯定有高人在背后相助?看来我不能再射了?再射说不准反对我不利?到时这丑就出大了,往后还怎么统治这“黄金宝地”?还怎么享受女人,美酒?一定要弄清楚再说——
  黑瘤李不慌不忙,突然面露微笑,一副和蔼的样子!
  众人见了,只感觉这天坑仿佛一下亮堂了好多!他把弓箭轻轻交给旁边一士兵,小声交待几句,说,
  “回头把这小子关到地牢里!把半坡上的黑麻子给我叫下来!”
  士兵领命,赶紧带着周围二三十人,一起冲上石台——灵娃这时没有反抗,任他们扑上来,给自己来个五花大绑!
  黑瘤李看都没看他,一边心里嘀咕着,背后是谁?背后有谁?一边轻轻走回那四乘大椅旁,坐上去,四人抬起来,颤颤悠悠的回洞去了。
  其他士兵也都纷纷散去,一群士兵直押着灵娃跟着向峡谷口的地牢走去。
楼主冰山CHZH 时间:2017-11-15 15:12:36
  第五十九章 奖 励 二 十 大 板



  黑瘤李进到洞内,坐立不安!心里烦燥,看什么都不顺眼,看到伺候的漂亮丫头端茶送水,服服贴帖的叫老爷,老爷用茶,老爷用善!似乎没听见一样?坐在茶桌旁边,茶碗端起又放下,放下又端起。
  睡到中午的,从遥远海上用黄金换回的,被他锁定灵魂的女人们,一个一个起床,走到大堂外,围着他亲亲我我,百般缠绵,三四个裹着丝绸的的性感东方女人,几乎每天习惯的动作,这一会儿反而越发让他火上浇油——
  大手一拍桌子,
  “哎呀,别摸到了,都给我退下!”
  美人们难得见他一怒,一时间个个花容失色,象摸到了老虎屁股,老虎发威要吃人一样,吓的赶紧退回洞房里。
  点着十多盏大盘的酥油灯,宽大的岩洞照的红堂堂,润光光,各种精美家具,应有尽有,仿佛都镀了黄金,处处散发着金光!
  好想发火,却又不知对谁发?找谁发?从哪儿发?所有人都不知道,外面那个刚来没两天的混小子,一下给他带来数不尽,摸不透的烦恼——
  但又绝不可以让手下几百号人知道?他估计手下人还以为是他故意放过那小子,故意不射杀他呢?
  黑瘤李在洞内走来走去,百思不解?
  心想,据本人所知,阳界之内能降住我“搜魂神箭”的,讫今只有一人,那就是——瘸子张!
  难道那家伙果然没死?借尸还魂找到我了?那小子就是他灵魂附体?难怪那小子年龄不大,超乎寻常的镇定,还使得一手“浑元棍法”——这种暗中动用灵气发力的功夫,不是他教的,还有谁教?
  想到这里,黑瘤李更是心急火燎,惶惶不安!来回走着走着,思绪却随着灵魂飞出洞外,飞上九宵——
  想我本是灵界之人啊,一百年前,我还在助虎王讨伐豹王,争夺灵王之位!
  当我率领数万野鬼邪神攻城夺地,步步为营,打的豹王一退再退,最后困守城堡,眼看大功告成,胜利在望——
  突然一天,豹王城里大军杀出,为首一员正是瘸子张,在他的带领下,数万兽族官兵,积恶如仇,士气高涨,一举打破我的包围,冲破我阵,我很快就和瘸子张交上手了——
  我用大刀,他用棍子,可谁知数年不见,瘸子功力大涨,交战几十回合下来,他明显占了上风,处处逼我下马——
  我自知难以取胜,不可恋战,故拍马溜逃,企图和他斗法——互射弓箭!
  我在前面拼命的跑,他在后面拼命的追,跑了好远好远,远远跑离了战场!
  一边飞快的跑,一边对射!当我回身一射,不料他也朝我背后放箭,两箭相碰,尤如裂空闪电,我的箭瞬间劈为两半,往两边分去,他那箭却还在追我,幸好我躲避及时,逃过一劫,
  正当我们准备射第二箭时,突然间一阵大风,吹的地上飞沙走石,天晕地暗,什么都看不清楚,我们的马碰到一起,于是我俩就扭打在一起——
  最后,在晕天黑地中,打到了灵界边缘,不小心从悬崖上一起掉落下来,什么也不知道,脑子一片乌黑空白——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