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山归藏:不死传说》揭战国悬疑谜案,探寻最古老忍者团体的前世今生

楼主:十四001 时间:2017-11-27 12:37:27 点击:3522451 回复:592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40 下页  到页 
  注:本故事非鬼神、非玄幻,不喜请拔电源;

  公元前286年,秦昭王起兵伐赵,大将公孙哲率精兵四万,入侵赵国光狼城。

  为了这场战役,秦国可谓准备充分,军马、甲胄、粮草、器械一应俱全。交战之日,秦军排兵布阵,擂鼓鸣号,派出先锋战将城外叫阵,大有一鼓作气拿下光狼城的气势。

  但令人不解的是,奈何秦军连续叫阵三日,光狼城守军却只是高挂免战牌,不降也不战。

  公孙哲推测这是光狼城守将徐广的御敌策略,目的就是为了消耗秦军士气,怎肯吃这一套,于是派出使者对徐广发出最后通牒:两日之内,若赵军不应战也不投降,秦军则会直接攻城,破城之日定是鸡犬不留。

  赵国守将徐广对来使言道:“回去告诉你们公孙将军,两日内我必迎战。”

  使者回去把徐广的话原封不动汇报给了公孙哲,并说还是要小心防备赵军使诈,根据他的观察,光狼城虽然城门紧闭,可城内却一点临战的迹象都没有。赵军好像并不惧怕秦军来犯,也没有调兵遣将的动作,这实在是古怪到了极点。

  要知道,还没有哪个国家的将领敢在秦军面前如此淡定清闲,因为秦军考量军功,都是以斩获敌方首级数量为核心标准的,破城之日,基本意味着残酷的屠杀。

  公孙哲却不以为然,说徐广的这种小伎俩自己早已看穿,不必多虑。

  当夜,光狼城十里外一条幽暗的山道上,百余名赵国兵甲押送着一十八尊青铜方鼎偷偷使近了城门口方向。

  这支押运车队夜不挑灯,队伍里也没有人说话,所有的交流都是用手语,一路走来全是行驶的偏远路线,甚是隐秘。偶尔在山里有普通的山民樵夫看到,也立即被灭了口,唯一留下的痕迹,则是车队过去之后,可在地上看到深深的车印。

  青铜鼎分别被装在十八驾马车之上,每一尊都有一丈余高,另有千斤之重。鼎口被一张张青牛皮封死,但又分别留有一个孔洞,不时会有押运兵手持竹筒顺着那些孔洞往青铜鼎内灌进一些粘稠的血浆,场面甚是诡异。

  出了深山,前方便是光狼城门,可在青铜鼎车队和城门之间,是四万蠢蠢欲动的秦国兵甲,就凭这百十号赵国押运兵是无论如何也过不去的。但是再看这支押运车队,却没有要停下来的迹象,只见为首的押运官忽然打出一面画有古怪符文的锦旗。

  紧接着,最前排的两名赵国士兵便提起挂在腰间的号角吹了起来,而其他的士兵则忽然点亮了几十只白色灯笼,里面亮起了绿幽幽的荧光,犹如一团团鬼火,而每一只灯笼上,又都写一个醒目血红大字:亡。

  霎时间,在绿色荧光的照应下,整个押运车队的四周地面上,顿时涌出阵阵青烟,仿佛一片云海幻境,与此同时,在这些青烟当中,竟忽然显现出了数不清的士兵和战马,俨然一支数以万计的幽灵军队跃然出现于秦军背后。

  秦军自然已是听到悠扬空灵的号角声,以为赵国来了援军,想从背后突袭。但公孙哲早有防备,他早就料到知道徐广拖延战局的另外一个原因很可能就是在等待援军,于是立即下令擂鼓列阵,使整个围城军队一分为二,前可战徐广的守城部队,后可敌光狼城的援军,丝毫没有惧怕之意,一场拖延了多日的大战一触即发。
楼主发言:219次 发图:0张 | 更多
楼主十四001 时间:2017-11-27 12:38:25
  公孙哲身披战甲骑于马上,看着浩荡而来的赵国援军,目测至少两万有余,但他料定赵国援军属于长途奔袭,兵马劳顿的情况下并没有多少战力,于是想一鼓作气灭掉这支援军。

  可是随着号角声越来越近,公孙哲和一众秦国将士却发现身后出现的这支赵国援军似乎有些异样。

  一般来说,数以万计的军马列阵前行,一定会是一种声势浩荡的场面,而眼前的这支赵国援军最然人数众多,但除了那一阵阵悠扬的号角声之外,秦军竟没有听到任何其他的声音,比如行军声、马嘶声、擂鼓声和临战前鼓舞士气的口号声等;

  其次是赵国援军的穿着打扮甚是诡异,公孙哲与赵国交战多次,对于赵国士兵的铠甲样式和兵器种类早就了然于胸,可是他这次看到的赵国士兵却跟往日大不相同。

  那些士兵没有发髻,全部披散着头发,身上也没有铠甲,全部是统一的黑色长袍,他们手持看上去十分古老的长矛和弓箭,悄无声气由远而近,怎么看都不像是一支真实存在的军队。

  最关键的是,这支援军似乎只是在行军,而没有要展开进攻的意味。这种诡异的场面,就连身经百战的公孙哲也是第一次见,当下失去了主意,急忙喊来随军出征的军师询问这是怎么一回事。

  岂料军师看到对面的场景之后,顿时脸色大变,一时间连话都说不清楚了,似乎受到了极度的惊吓。

  公孙哲在一旁急忙问道:“军师可看出什么没有?要不要发起进攻?”

  军师好不容易缓了过来,摇头道:“将军莫要轻举妄动……”非但让公孙起立即停止攻击,而且还要让军阵变化队形,给越来越近的赵国援军让出了一条百米宽的大道,并当下命令全军禁言,所有骑兵统统下马,放弃所有进攻性行为,所有人还要全部闭上眼睛,就连战马也要把嘴巴和眼睛封死。

  公孙哲大为不解,问其原因,军师却慌乱道:“来不及解释了,这是鬼行军,乃大凶之兆,先别急着问了,保命要紧,一切都要等那支军幽灵军队过去了再说!”

  公孙哲听后大惊,虽不知这鬼行军是怎么一回事,但仅听军师这般说辞就已经冒起了冷汗,于是听了军师的话,紧闭双目,大气不敢出一口。

  一排排的黑衣人在公孙哲面前幽幽而过,一丁点儿的声音都没有,十八只青铜鼎混在队列里,在这种局面下如入无人之境,此时距离光狼城门已近在咫尺。

  期间公孙哲多次想睁开眼睛看看这所谓的鬼行军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总觉得发生此等怪异之事其中必有文章,可是想起军师所言那鬼行军乃是大凶之兆,因此也不敢拿着自身性命和几万军队做赌注,于是也就忍下了。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之后,远处的大羌城门传来了吱呀一声响,然后鬼行军的号角声就突然消失了,直到这时候公孙哲才睁开眼睛,却看到原本站在身边的军师早已躺在了地上,七窍不断有鲜血冒出,张目瞪眼,嘴斜耳吊,表情十分骇人。
我要评论
楼主十四001 时间:2017-11-27 12:39:29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秦军内部各种流言霎时四起,有了大乱军心的兆头,这让秦军内部开始出现一些反战情绪。当夜就有各部将领来到公孙哲帐下,讨论暂时退兵的事情,可是公孙哲一想秦国为了这场战役足足准备了三年,现在已经兵临城下,如果就这么回去了,会否贻误了战机先不说,单凭秦王那一关就不好过,难道就跟大王说遇到鬼了?

  想来想去,公孙哲也拿不定主意,心烦意乱之下就跟众人讲:“容我想一下,天亮后我自有决断。”

  然而到了第二天黎明时分,东方的天空还灰蒙蒙的时候,刚要有点睡意的公孙哲却忽然听到大帐外面内似乎生起了混乱,而且很快就有快兵来报,说赵军派军队来突袭秦军大营了。

  公孙哲闻声而起,当即问道:“来了多少人马?”

  传话的士兵回道:“回将军,目测只有十八个骑兵。”

  公孙哲大惊,心说徐广是疯了吗?十八个骑兵怎么敢来挑战自己的几万人马?就算偷袭也是毫无胜算,于是回道:“区区十八骑兵何以畏惧,就地解决掉他们便是了。”

  可是士兵却惊恐的回道:“那十八个赵国骑兵凶猛异常,一路冲过来已杀我将士不下百人,估计很快就要杀到将军的大帐来了,将军还是暂是躲避一下为好……”

  “什么?”公孙哲大怒,把传话的士兵一脚踢开,亲自披甲提刀冲出大帐,便看到在不远处,数不清的秦国将士正在围攻十八个脸上戴着奇怪黑色面具的赵国骑兵。但奇怪的是,似乎无论秦军怎么进攻,都无法将敌人从战马上斩落,偶尔看到有士兵成功将赵国骑兵刺伤,却发现对方根本没有反应,依旧顽固如初。

  公孙哲看在眼里,知道赵国这是派出了高手,于是侧身跨上战马,挥舞战刀驰鞭而上。待他冲进包围圈,只听胯下的战马猛然一声嘶吼,紧接着马前蹄高高跃起两丈有余,一道寒光闪过,公孙哲以千斤压顶之势,将手里的八十一斤虎头大刀砍向了其中一个战国骑兵。

  公孙哲的这一击,被称作千钧之势,战场决斗当中从未失过手,以往这一刀下去,敌方基本都会人仰马翻。但是这一次,让公孙哲没有想到的是,他的刀锋眼看着就要落到赵国骑兵脖子上的时候,却忽然被对方轻轻一挥刀给挡了回去。然而就是这轻轻一下,公孙哲却感受到了一股巨大力量通过大刀传遍了他的全身,提刀的右手虎口都被震裂了,而且还差一点就摔落马下。

  公孙哲吃了一惊,单凭力量来说就知道自己不是对手,慌乱之下只好迅速退出了包围圈,开始筹划其他杀敌计策。

  此时公孙哲突然想起昨晚遇到的鬼行军,心说莫非这些赵国骑兵不是普通人,而是一众鬼兵不成?但转念一想,此时也顾不上那么多了,不管是人是鬼,如今既然已经打了起来,就只能遇人杀人,见鬼杀鬼了。

  这样想着,便心生一计,大喝一声:“拿我的藏龙弓和火龙箭来,弓箭手亦准备火攻!”
楼主十四001 时间:2017-11-27 12:39:58
  弓箭取来,公孙哲开始搭弓引箭,一道道火龙对着被包围的赵国骑兵疾驰而去,可谁知那些骑兵在被火箭射中之后,竟然没有丝毫的反应。中箭的骑兵把燃烧的箭头拔出来之后顺手一扔,然后继续肆意砍杀秦军的士兵,好像永远有使不完的力气,而且怎么杀也杀不死。

  慢慢的,秦国士兵就开始有些胆怯了,主动上去进攻赵国骑兵的人越来越少,甚至还有很多士兵弃械而逃,嘴里大喊大叫:“那是鬼军,大家赶紧逃命……”

  公孙哲也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焦虑当中,眼看着就要控制不住场面。正在想办法的时候,却忽然听到远处的大羌城内传来几声鸡鸣,东方的太阳也开始冒出山头,天越来越亮了。

  令人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本来还在不停砍杀秦军的十八个骑兵,在听到鸡鸣之后,却一下子全部停止了厮杀,紧随而来的场面更是让人浑身颤栗,只见十八骑兵忽然丢掉了手中的兵器,不知为何,竟然仰天发出一阵阵野兽般的嘶吼,同时伴随的,是每个骑兵浑浊的双目中流出了两行血泪。

  此时秦军已经没有人敢继续上前攻击,忽听不远处的光狼城头传来三声沉闷的鼓声,还没等所有人来得及反应,十八骑兵却在众目睽睽之下忽然化作了一阵青烟,随风消失在了空气当中。他们身披的战甲散落了一地,只剩下十八匹伤痕累累的战马漠然看着四周一双双布满惊恐的眼睛。
楼主十四001 时间:2017-11-27 12:41:59
  几日后,公孙哲退兵回国,将光狼城之战的所有经过上奏了秦王。

  秦王闻后大惊,为了稳固军心,立即下了禁言令,任何人不许传播关于光狼城鬼行军和十八骑兵突袭秦军大营的事情,违令者格杀勿论。同时,鉴于光狼城事件的特殊性,秦王召来天师府的大巫师,命天师府限期查明光狼城事件真相。

  大巫师领命回府之后,针对光狼城发生的怪事,却也百思不得其解,顿时陷入了困境。他连夜翻读巫门古籍查阅线索,最终在一卷叫做《玄女遗卷》的巫门典籍当中,找到了一则跟光狼城之战十分相似的战争记载。

  古籍中言:当年黄帝和蚩尤决战,蚩尤门下大巫师穷乙假用巫门禁术炼出九九八十一金甲武士,大败黄帝五万军队。黄帝无奈,只好求助于巫门始祖西王母,西王母命大弟子玄女携奇门兵书一卷前来助阵。黄帝在玄女的指导下深谙奇门兵法奥妙,成立了一支叫做“连山军”的特殊部队,连山军的每一个士兵都被传授奇门兵法,虽然人数不多,但却个个身怀绝技,不但克服了蚩尤的金甲军,而且还擒杀了不可一世的蚩尤以及大巫师穷乙,黄帝因此得以成就千秋大业。

  大巫师暗自思忖,心说莫非赵国天机处的巫师使用了炼兵邪术?可是根据《玄女遗卷》记载,那种邪术早在黄帝时期就已经被毁失传,赵国巫师又怎么可能知晓这种邪术呢?
  更为严重的是,如果真是那样,那光狼城事件就不能单纯以一桩行军悬案来对待了。

  首先按照巫门规矩,虽然各派巫师服务的对象不同,但总的规却是几乎一样的,那就是不能越过巫术八门使用和传播巫术。特别是不能使用和传播巫门禁术,否则巫门里的正派人士,肯定会挺身而出,清理掉任何使用巫门禁术制造出来的邪物,而且还要清理门户,除掉擅用禁术的巫师。

  这是当年的巫门始祖西王母定下的规矩,门规使然,千百年来已经少有人胆敢逾越。

  这一晚,秦国王城内风雨飘摇,天师府藏书阁内,大巫师手握古卷百思交集。他铺好竹简,准备将自己从古籍中查阅到的一些线索整理成案,以备日后彻查光狼城事件时使用。

  这时候,一道闪电在天师府上空划过,大巫师抬头,看到藏书阁门外似有人影闪动。

  天师府守卫森严,而今夜自己并未安排仆人门外守夜,大巫师暗自思忖,此人能够悄无声息站在门外,却没有惊动守卫,想必来着不善。

  大巫师放下笔墨,整理衣冠,端正而座,对着门外言道:“既然来了,就进来吧。”
楼主十四001 时间:2017-11-27 12:43:03
  藏书阁的门被推开,一个身披黑色斗篷的人走了进来,那人手里拿着一支樱花袖珍弩,内藏五步毒针,此时,毒针已在弦上。

  “是你?”大巫师看到此人穿的斗篷上绣着金丝凤凰图案,心头不由一动,语气中透出一种不祥的气息。

  “大师兄别来无恙。”斗篷人揭开遮住脸颊的衣帽,露出了自己的脸。

  可是大巫师在看到那张脸后却露出了惊讶的神色,说道:“你的脸……你终究还是踏出这一步了……”

  “换了张皮而已。”斗篷人打断道,“当年你们把我逐出玄女门,害得我就像丧家之犬一样,我不换张脸,这天下哪里还容得下我?”

  “师父把你逐出师门,是因为你擅自修炼巫门邪术,早晚害人害己,这是门规使然,谁知你竟不知悔过,居然还使用禁术换了脸……”大巫师说着忽然想到了什么,继续说道:“如此说来,光狼城事件也是你在从中作梗了!”

  “看来你已经查到些什么了。”斗篷人道,“不过话说回来,如今这天下巫门当中,也只有你齐真大巫师手里有《玄女遗卷》这卷古籍了,只要你活着,早晚都会查得到光狼城之战有人使用了炼兵邪术。”

  “那么你是来杀我的了?”大巫师看着斗篷人手里的樱花弩说道,表情中并未表现出一丝恐惧。
楼主十四001 时间:2017-11-27 12:44:02
  “说对了一半。”斗篷人说着把樱花弩对准了大巫师,“杀了你只是其一,我还要毁掉你手里的《玄女遗卷》,然后在这个世界上,就再也没炼兵术这个概念了,当然也就不会有人想要找到我清理门户了。”

  “我在这里,古卷也在这里,一命一书,想要尽管拿去!但是念在你我师出同门,我最后警告你一句,天网恢恢,因果有报,今日我死,明日他生,不管你有什么阴谋,还是提早收手吧……”大巫师说完把《玄女遗卷》扔在了斗篷人面前,然后默默闭上了眼睛。

  斗篷人捡起古卷,翻动了几下,脸上露出了阴冷得意的笑容。

  突然,他脸上的阴笑凝固了,眼睛里露出了凶光,手指瞬间扣动了樱花弩的扳机,一枚经过剧毒炼制的毒针直直飞向大巫师面门。

  斗篷人最后看了大巫师一眼,那枚毒针已经在大巫师的额头入骨三分,随即他转身离去,等他迈出第五步的时候,身后传来了大巫师摔倒在地气绝身亡的响动。

  “我说过,我受过的屈辱,一定会还给你们的……”斗篷人重新把衣帽合上,挡住了自己的脸,然后纵身一跃翻上了藏书阁的屋顶,消失在茫茫雷雨当中。

  第二天,仆人发现大巫师躺在地上,他七窍流血,面色铁青,俨然已死亡多时。
楼主十四001 时间:2017-11-28 13:59:26
  秦王听闻大巫师死亡的讯息,不由大惊大怒,下令廷尉机关立即彻查此案并限期缉拿真凶,决不能让大巫师枉死。但奈何廷尉机关一脸查了多日,除了能够知道大巫师是被人用毒针射死的,其他的却一无所获。

  从秦王的角度而言,这已经是继光狼城事件之后秦国发生的第二件大事了,而且两件事情都发生的十分诡异和蹊跷,似乎都成了无头悬案。一方面是军队的百万官兵,另一方面是整个天师府,如果不能尽快给众人一个说法,在这烽火狼烟的时刻,恐怕会对局势不利。

  而就在王室一筹莫展的时候,天师府却陷入了内乱。

  大巫师一共有十七个徒弟,虽然平日里都各司其职相安无事,但大巫师突然被害而死,谁来继任大巫师职位这件事突然摆在了明面上,因此天师府内出现了不同的职位争夺势力,三三两两分成了好几伙,明争暗斗的事情时有发生。

  在这种局面里,只有一个人没有介入大巫师职位争夺战,他是大巫师生前的第九个徒弟,族姓白,单名一个斩字,他看着躺在棺椁中的大巫师,独有心事。
我要评论
楼主十四001 时间:2017-11-28 14:00:03
  白斩是在接到大巫师死讯后的第七日赶回天师府的,之前他受大巫师之命随军出征,行军途中却听到师父被人谋害的消息,悲痛之际,只好告假回府吊丧。

  等他终于回到天师府,却看到往日的师兄弟早已陷入职位之争,大巫师躺在冰冷的棺椁中几乎无人理会,而廷尉机关又对案件的侦破没有丝毫进展,不由万念俱焚。

  白斩十岁开始跟随大巫师修习巫门奇术,虽不算众多师兄弟中的上等资质,却为人正直刚烈,他从大巫师那里得到了奇门兵法的真传,常年随军出征,虽然只有三七之岁,却时常能够运筹帷幄决胜于千里之外。

  等到大巫师下葬之后,白斩上奏秦王,以服孝为由请求暂别军营,其真实目的是为了能够有充足的时间追查杀害大巫师的凶手。

  白斩已经听说了光狼城事件,也知道秦王把彻查光狼城事件的任务交给了大巫师,而大巫师偏偏就在受命的当晚被人杀害,这一定不会是巧合——他隐约觉得这两件事情之间绝对有着某种不为人知的联系。

  而秦王此时正在想方设法安抚天师府,自然也就答应了。

  大巫师待己如子,若不能追查到凶手为师父报仇,岂对得住大巫师这十多年以来的教养之恩!丧期一过,白斩就来到了廷尉机关,索要了关于大巫师遇害的所有卷宗进行翻阅。他没有亲眼见过大巫师遇害的现场,所以只能叫来负责勘察现场的廷尉官问话。
楼主十四001 时间:2017-11-28 14:00:33
  廷尉官叫卯寺,官职不大,但与白斩早就相识,他见白斩在卷宗里没有查出什么,就对其说道:“白兄,真的不是我们廷尉办案不利,大巫师死亡的现场没有任何打斗的痕迹,而凶手也没有留下什么线索,那天晚上雷雨交加,天师府周围连个脚印都没留下,实在是无从查起啊!”
  白斩查阅卷宗后知道卯寺没有推脱干系的意思,让大巫师毙命的仅仅是一枚毒针,经过检验,毒针上的毒源来自五步蛇,只要是善于制毒用毒的人,都有可能从五步蛇体内提炼出这种毒素,所以想通过毒源查找线索,无异于大海捞针。

  巫术里面也有炼毒这一说法,但被巫门正派认为是旁门左道,所以在白斩的众多师兄弟中,并没有人懂得炼毒术。起初他也怀疑过会不会是有人为了觊觎大巫师职位偷偷学会了炼毒术,但是事发当夜,十七弟子均有不在场的证据。而且根据白斩对他们的了解,他的那些师兄弟里面还没有人能够做到来无影去无踪,所以凶手不可能在他们其中。

  “卯兄办案向来心思细腻,推理能力在秦国范围内无人可比,你说没有多余线索,我便相信,只是我视大巫师如父,案子我一定要查下去。”白斩在说这番话的时候,表情坚毅。

  卯寺叹了一口气,说道:“如果不能通过正常途径追查凶手,那就得想想别的办法了。”

  “卯兄有何高见?”白斩听得出对方话中有话,急切问道。
楼主十四001 时间:2017-11-28 14:01:09
  卯寺没有急着回复白斩的问题,而是先提出了一个问题:“白兄,你可知道在什么样的情况下能够在十步之外把一枚绣花针打进一个人的头骨里面?”

  白斩疑惑了一下,回道:“如果说到功夫的话,自然是内家功法到达了一定程度的人才能做到飞针入木,但是这种人极少。还有一种情况是依靠弓弩机关射出飞针,弓弩力道够大的话也能够做到你说的那种情况。”

  “我给你看样东西。”卯寺说完命人取来了一个木匣,里面是从大巫师额头取下来的毒针。

  白斩看着毒针,疑惑道:“这就是杀死大巫师的那枚毒针?”

  卯寺回道:“我检查了这枚毒针,尾端有被机括激发的印记,如果有用,白兄可以将此物拿去,看看能否从江湖上找到与之吻合的弓弩暗器。”

  白斩在廷尉机关再无所获,谢过卯寺之后,只得带着那枚毒针离开。

  他在脑海中思索着自己认识的所有人,他想找出一个熟悉机关暗器的人,他承认卯寺的说法是有一定道理的,毒针虽然普通,但是能够激发毒针的机关暗器却不会经常见。廷尉机关是官方机构,而机关暗器大多出自民间和江湖,官方要想查江湖的事情,具有先天性阻力,所以卯寺提出是否可以借助江湖力量寻找线索的可能。

  白斩很快想起了一个人,那是城西铁匠铺子的主人张令,此人善于锻造兵器,特别是对各类机关暗器研究颇深,白斩腰间的流云刀便是出自此人之手。

  但张令是个怪人,整个秦国王城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个专门为贵族人士打造兵器的民间高手,却始终以铁匠自居,平时只爱酒肉,不爱名利,这也是白斩能够与之相识的一种契机,两个人在某些方面确实有些相似之处。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十四001 时间:2017-11-28 14:01:32
  白斩提着米酒与牛肉出现在张令的铺子里,对方先看到酒肉,后看到白斩。但他对近来秦国发生的事情略有耳闻,忍住了直扑酒肉的冲动,把白斩请进屋内,问道:“白斩兄,你这是?”

  “有事找你。”白斩把酒肉放在桌子上,随即从袖口里掏出一只锦囊,里面是那枚毒针。他把毒针交给张令,说道:“酒肉是给你买的,我想知道能够发射这种毒针的暗器,别糊弄我,这是害死大巫师的凶器。”

  张令原本已经把手按在了酒肉之上,但是听到白斩一通言语,硬是把手缩了回去,随即十分恭敬的接过毒针看了一眼,然后小心摆放在了桌子上,说道:“大巫师我也相识,何况你我有兄弟之情,我自会仔细查阅,三日内定给白斩兄一个交代。”

  白斩点头:“大巫师下葬不久,我忌酒忌肉,这次就不陪你喝了。时候不早了,我得赶回天师府焚香了。”

  白斩说完就离开了张令的铺子。而张令目送白斩走远之后,立即转身把门关上,一把抓起酒坛子灌了几口,随即撕下一大片熟肉放进嘴里嚼了起来,而那枚毒针就被摆在一旁,早就被他给忘记了。

  不到一会儿工夫,半坛子酒下去了一半,张令心满意足的打着饱嗝,决定酒肉不过夜。但是鬼使神差一般,在他重新举起酒坛的某一个瞬间,他用眼睛的余光不自觉看了那枚毒针一眼,脑子里却忽然灵光一闪,猛然放下了手中的酒坛子。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40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