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讲给我的农村老家真实诡异事件

楼主:倦鸟余花1017 时间:2017-12-11 01:04:14 点击:3946 回复:1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开贴讲故事,说到哪算哪。事有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有发生在我妈身上的,也有发生在老家亲戚朋友身上的。真实性可信度还是挺高的,我觉得我妈也不会闲着没事儿给我编故事听。现在废话不多说,开讲。
  一,叫魂
  是我自己的亲身经历,我那时候还小,反正我是不记得了,也是后来听我妈给我说的。每次我跟我妈顶嘴,我妈就说早知道你长大了就知道气我,还不如当初让你成大傻子养你一辈子呢。
  这件事发生在我姥姥家,我姥姥家那个村是个大山沟,她家在大山沟里的一个小沟,还是小沟最里面一家,往里走就是一小段山路,再走就上山了。话说那天我和几个表兄妹一起去那个小山沟里面玩,到沟里啊看就到一颗树上栓根绳子,就是那种用稻草编的草绳。因为前一天下过雨,草绳被淋湿了,加上在树上栓的时间也久了,整个绳子就发黑了,看上去就跟一条长虫(蛇)盘在树上差不多。当时几个小孩都被吓一跳,不过看出来是草绳了,就也没当回事,玩了一会儿,听姥姥大嗓门喊吃饭,几个孩子就从沟里出来回家了。当时我年龄最小,我妈说我到家就开始不停的哭闹,怎么哄也哄不好,眼睛一会会还直愣愣的。我姥姥这人平时挺信这些怪力乱神的东西,就问我哥都去哪玩了,看见啥或者遇见啥了,我哥就把草绳的事儿给说了。我姥姥听说以后就赶紧去村里请大夫,这个大夫姓程,跟我奶奶还是堂叔伯兄妹,我把他叫舅爷。我这个舅爷呢,就是以前农村的老大夫,子承父业那种。他不但会看个发烧感冒一类的小毛病,还会看一些小邪病。他来到我姥姥家后,看了看我,又问了问情况,接着给我开了一副汤药,让我妈把药熬了给我灌下去,灌完以后就哄我睡觉。还吩咐我姥姥和我老姨拿着我的衣服挂在竿子上,去沟里到草绳那就往回走。回来的路上,让我姥姥在前面叫我的名字,问我“回来了么?”我老姨就在后面答“回来了,跟着呢”。得叫到家里,这一路上千万不能回头。等药熬好了我妈就给我灌下去了,灌完以后就抱着我拍我睡觉,我舅爷千叮咛万嘱咐我妈,一定要让我自然醒,不能闹出动静。如果我中途被吵醒了,我就算醒了以后也是个大傻子。家里人就活计也不做了,都守着我。生怕闹出点动静来,再把我吵醒了。我妈说,那是她觉着最难熬最揪心的一后晌。还好,我自然醒了,睡醒了就说饿要吃饭,我老姨还跟我妈说看来这孩子没傻……
  直到现在我有时候都想,到底是那副汤药管事儿了,还是叫魂管事儿了?如果当时我被吵醒了,是不是就真的成大傻子了?
  以上就是叫魂的故事,文笔不好,还请各位看官体谅,么么哒。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5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猴呆的小马甲 时间:2017-12-11 01:07:11
  顶贴!!!
作者:ty_桂玄 时间:2017-12-11 01:41:34
  我也发生过类似的事
作者:中道行男 时间:2017-12-11 14:42:56
  程心水
  入不思议解脱境界普贤行愿经
  心水圆人心法
  永远,如梦一样真实;
  永远,可能只是一个梦;
  永远,可能已经过了一个永远;
  永远,命运如此多想。
  永生,心爱,好活,一直都有人在追求,一直都有人在满足;从来都不后悔,从来都不疲倦。
  一线恋人,幻想了太久,不应有恨,也不该有什么多余。
  不应太耿耿于怀了,不该只是春梦一场。 ​​​
  陈人好女生。
楼主倦鸟余花1017 时间:2017-12-11 21:19:27
  二,姥姥
  我的小时候是在姥姥家长大的,直到上小学二年级,姥姥身体不好了,我才回到我自己的家里。在我的记忆里姥姥是个头不太高挺白净的一个小老太太。姥姥那个年代的农村,姑娘还不时兴远嫁,基本上就是镇下属的几个村子来回的通婚,一来二去的每个村里都有熟人亲戚。我们那的农村每五天有一个集,姥姥要去赶个集啊,别人半个小时能到家,姥姥估计得俩小时。为啥呢?净遇到熟人聊天了。用我姥爷的话说就是“你姥姥赶一次集,这一路能下八百回洋车子。”就这么一个爱说、爱笑、热心肠的小老太太,却有着不幸的童年。
  姥姥的童年很苦,六岁就没有了爹妈,跟着哥哥姐姐去我们隔壁的围场县城要饭。姥姥说,数九寒天的,就穿个夹袄。夹袄也是就后背有棉花,胳膊前胸就两层布,小小的年纪冻的直哭,又不敢哭,哭了冻的脸疼。后来姥姥的大姐嫁到姥爷家的村子,生了孩子,姥姥就帮着大姨姥带孩子。12岁以后到姥爷家当童养媳,直到20岁和姥爷结婚。
  姥姥心善,小时候有过要饭的经历,姥姥对要饭的乞丐从来都不看低。有来家里要饭的,赶上饭点就让在家里吃,吃完了还给带干粮。临走时候给要饭的背的口袋里装玉米棒子或者大米小米。那时候的人啊,要饭的也是单纯的要饭,就为了口吃的,不像现在乞丐已经是高收入的一种职业了。
  我十三岁那年的正月十八早晨,我和我哥哥还在懒被窝没起炕。我爸怕我们俩冷就提前起来把炉子生着了,他去外屋倒炉灰的时候就听见哎哟一声,然后我爸就擦着眼泪进屋了。问我爸怎么了,我爸说出去倒炉灰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撞门框上了,也没疼到哪去,就是止不住的流眼泪。当时我和我哥还笑话他,四十几岁的大老爷们挨磕还哭。话音还没落,我二姥爷家的舅舅风风火火的就进屋了,给我们报信,姥姥在正月十七的半夜里走了。
  办完丧事以后听他们大人说话我妈说,我姥姥去世的前一天晚上,她做了个梦。梦见她自己还是小时候,我姥姥赶着一头大青牛(姥姥属牛)往山沟里走,山沟的尽头是个大黑洞,我妈就在后面追我姥姥,大喊着“妈,你干啥去啊?等等我!”喊了好几遍,我姥姥才回头跟我妈说“别追了,妈得走了,叫我报道去呢”接着我妈一着急就醒了。第二天晚上,我大舅到电话亭接了个老家打来的电话,没过一会儿,掉着眼泪回到了他们在北京租的院子里。我妈当时就问“哥哥,你咋了,出啥事了”大舅泣不成声的说“咱妈没了,以后咱再也没有妈了。”我妈说我大舅一个一米八的汉子,当时跟个孩子一样,放声大哭……
  到现在姥姥已经去世十八年了,我对她的记忆并没有因为时间而淡化。现在去姥姥家,每次都会看看埋我姥姥那个山坡,我想我姥姥也会在山坡上望着我。
作者:三丫831030 时间:2017-12-12 11:03:53
  我姥姥也去世七年了,每当想起她还是忍不住哭出来,她也是个善良的人。送她的时候我一边哭一边想:我再也没有姥姥了。
楼主倦鸟余花1017 时间:2017-12-12 22:15:10
  三,诈
  民间关于诈尸的说法是:人死以后口里还残存一口气,如果被猫狗鼠类什么的冲到就会假复活。动物的灵魂附到尸体上,就是俗称的诈尸。但是这口残存的气体不能支撑起生命,只会像野兽那样胡乱撕咬。最后那口气累出来倒地,才算彻底的死了。
  上一个故事说到我姥姥六岁就没爹没妈,这第三个事就讲讲我姥姥的妈妈,也就是我太姥姥诈尸的事。
  一九三几年的时候医疗技术也不发达,尤其是偏远的农村,有病只能请行脚大夫给开药喝,治不好那就只能回家等死。好多人年纪轻轻的可能由于点小病就去世了,这也是那个年代的一种悲哀。话说我姥姥六岁那年,我太姥姥已经病的起不来炕了,只靠那一口气吊着,说白了其实就是躺着等死。虽说是重病脸色本来就不会好看到哪去,我太姥姥那两天脸色尤其不正常,就是没有一丁点儿的活人气。北方农村的屋子,炕挨着窗子,如果夏天的时候把窗子打开,人就可以直接从院里上炕,不用走门。那天下午,我太姥爷和大舅爷在院子里干活,我大舅爷就看见我太姥姥一下子就从屋里的炕上穿过窗子跳到了院子里,直直的扑向了我他。当时我大舅爷躲过去了,就赶紧叫我太姥爷。我大舅爷和我太姥爷两个人费了好大的劲儿,才用皮绳把我太姥姥给捆上了。捆上以后我太姥姥就特别用劲儿的挣扎,那种男的大拇哥粗细的四楞儿皮绳,生生的被她挣断成几节。摆脱绳子的束缚以后,就继续借着那股牛劲儿继续追人。后来追到门外一棵树旁边,准备扑人的时候抱住了树,这口气才算出来,人就直挺挺的躺下不动了。
  农村那时候办丧事都要请阴阳先生,阴阳看了我太姥姥的遗体,就说不对呀,不应该这样啊。问我太姥爷我太姥姥死之前出啥邪乎事儿没有,太姥爷就把这件事一五一十的跟阴阳说了。阴阳算了算,然后跟我太姥爷说,我太姥姥不是今天才死的,人其实已经死了两三天了。
作者:寂聊一生 时间:2017-12-17 23:38:32
  这么好的帖子,大家一起顶,楼主继续更新!
作者:Cherry老杨 时间:2017-12-18 16:21:36
  @倦鸟余花1017 2017-12-11 21:19:27
  二,姥姥
  我的小时候是在姥姥家长大的,直到上小学二年级,姥姥身体不好了,我才回到我自己的家里。在我的记忆里姥姥是个头不太高挺白净的一个小老太太。姥姥那个年代的农村,姑娘还不时兴远嫁,基本上就是镇下属的几个村子来回的通婚,一来二去的每个村里都有熟人亲戚。我们那的农村每五天有一个集,姥姥要去赶个集啊,别人半个小时能到家,姥姥估计得俩小时。为啥呢?净遇到熟人聊天了。用我姥爷的话说就是“你姥姥赶......
  -----------------------------
  楼主是承德人吗?
我要评论
楼主倦鸟余花1017 时间:2017-12-27 23:08:35
  四、活见鬼
  我太姥姥去世的那一年没多久,我太姥爷得风寒,也去世了。那时候岁数最大的也就是我大舅姥爷,十八九岁的样子。家里就剩下几个孩子了,可是不管怎么样,活着的人还得继续生活呀。
  北方的十月已经冷了,收完秋的地里,更突显秋天的萧瑟。二舅姥爷每天麻麻亮就到地里捡柴禾,回家生火做饭。那天刚到地里没一会儿,抬头就看到一个人,在不远处的田梗上放毛驴。那个人穿着一身青衣服,怎么看怎么眼熟,好像是已经去世了的太姥爷。二舅姥爷还是不太确定,人就往前走了几步。这回是彻底的看清楚了,那个人就是自己的爹啊!吓得他也顾不得自己的柴禾了,撒丫子就往家里跑。到家呼哧带喘的跟大舅姥爷说,看到爸爸了,穿着一身青衣服,就在田梗上放毛驴呢。大舅姥爷不相信,说他眼花了,肯定是看错了。二舅姥爷见自己哥哥不相信,就连拉带拽的把大舅姥爷领到地头上去看。到了那里以后,哪里还有什么太姥爷的影子,只剩下一堆散乱的柴禾扔在那。这件事过去没几天,二舅姥爷也生病了。小小的孩子连病带吓的,没拖多久,也跟着父母走了。
  一年的时间,不到百天,家里一下子死了三个人。剩下的都是孩子,也没了主要劳力。本来还算殷实的家,就这么的败了。
作者:weinixiaotutu 时间:2017-12-28 07:05:54
  好帖不要沉下去
作者:清明梦出体真修者 时间:2020-10-27 17:56:03
  好文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