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重回犯罪现场

楼主:风雨如书 时间:2017-12-14 13:13:39 点击:3262110 回复:322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13 下页  到页 
  重回犯罪现场

  人物小传

  姓名:陆远
  年龄:22岁
  职业:南城民安区三路口派出所户籍警
  性格:腼腆内向、细致入微、能观察到别人察觉不到的细节
  兴趣:犯罪心理模拟、心理读人术
  特点:紧张的时候,右手不停的抖动,源于父亲小时候计算数字转移的习惯。
  团队角色:孩子角色,团队成员保护对象。

  心理梦魇:警察学院读书时期遭遇一起凶杀案,罪犯将其最爱的女朋友秦雪杀害,从此改变最初想法,毕业后做了一名户籍警。
  人物详情:出生于书香门第,外婆和外公为龙城师范学院老师,母亲(何敏)是龙城大学心理系老师,父亲(陆天成)为龙城大学高等数学老师。母亲怀孕的时候正处一个犯罪心理学课题中,曾经与多名重型心理罪犯做采访记录。
  六岁的时候,陆远被发现对犯罪案件有着超高的敏锐度和判断能力,最初从刑侦影视剧里猜出凶手是谁,到后来对各类刑侦小说的阅读判断,让他的逻辑思考能力超越成年人。同时因为超高的推理能力,导致心理出现人格障碍,最终衍生出第二人格。经过医生诊断推测,应该是源于母亲怀孕期间接触和参与的犯罪心理学课题有关系。
  十二岁的时候,陆远被神图组织绑架,与他一起被绑的还有另外三名天才少年(米粒,女,十五岁;童穆,男,十二岁;李思念,女,十岁)。神图组织对他们进行各种高智商犯罪培训,最终陆远脱颖而出,成为四人里面能力最强者。但是神图组织忽略了陆远体内的双重人格,导致陆远的正义人格接受了对各种犯罪知识的培训,邪恶人格被正义人格压到,封存。陆远利用自己的能力逃走,但是那段记忆也被封存。
  十年后,陆远从林城刑警学院毕业,因为在学校经历了神图组织害死女友秦雪的事件,陆远选择做了一名户籍警,但是内心却一直向往成为一名刑警。半年后,龙安省刑事侦查局科长杜德坤申请成立一个专门调查陈年旧案的部门,特别调查组,然后找到了陆远,让他成为了一名优秀的刑警。
  与此同时,神图组织对陆远也从来没有放弃。在林城刑警学院害死秦雪,然后又让十年前和陆远一起接受培训的天才伙伴一个一个出现,为的就是将陆远体内的第二邪恶人格孵化苏醒,让他成为一个天才犯罪师。
  经过一系列手段,陆远的第二人格终于被孵化唤醒,但是他却是一个停留在陆远十二岁时期的邪恶人格,面对一个身体两个极端人格的陆远,调查组的成员又该如何帮助他?
  人物命运线:一个身体两个人格,游走在警察与罪犯之间的人物,警方与神图组织都想要的一个人,但是却又是最担心的一个人。如果不能为己所用,只能将其除之。
  人物情感线:前女友秦雪,现女友白淑婷,体内邪恶人格的暗恋者米粒,正义人格的暗恋者李思念和魏如雪,让陆远这个人物的情感线非常突出,正是这些情感线让他的两个人格相互对立,性格鲜明。
  人物世界观:从对前女友秦雪的死到后来对神图组织的仇恨,诱发唤醒体内第二人格,一心破灭神图组织的追求目的。

  姓名:周铁豪
  年龄:38岁
  职业:明城刑警队副队长
  性格:正直仗义、刚正不阿
  兴趣:擒拿格斗、收集糖纸
  特点:面对难题的时候,喜欢将手里的烟来回旋转
  团队角色:父亲角色、负责团队建设,保护其他团员不被伤害,上与领导周旋,下与员工和睦。
  心理梦魇:因为工作原因导致错失女儿最后一面,妻子因此与他分手。收集糖纸的习惯源于对女儿的承诺。对于女童案件尤其看重。
  人物详情
  工作经历:23岁入警队,在明城天花区派出所做了五年基础民警,后来被调入明城公安局做了三年刑警,继而做刑侦队副队长两年,后调入明城公安局禁毒队工作五年,因为私自放走毒贩,被调入明城天花区派出所做基础民警,半年后被杜德坤招入特别调查组,任组长。
  生活经历:25岁与邵美倩结婚,一年后女儿周佳瑶出生,周佳瑶五岁的时候,邵美琪与前男友出轨,然后离婚飞往美国。从此以后,周铁豪与女儿相依为命。周佳瑶七岁那年,周铁豪去云南执行任务,周佳瑶遭遇绑架,对方要挟周铁豪拿毒贩尼克去换人,周铁豪和搭档王耀飞一起过去,遭遇对方埋伏,尼克被救走,周佳瑶失踪,王耀飞遇害。
  人物命运线:婚姻的不幸,妻子的出轨让周铁豪所有的情感都放在了女儿周佳瑶身上。罪犯利用周佳瑶让周铁豪陷入一个万劫不复的状态下,女儿没有救出,私自放走毒贩,最好的搭档牺牲。因为对女儿的爱和对搭档王耀飞的愧疚,导致他被罪犯掌握在手中,成为一个在调查组随时会爆炸的定时炸弹。
  人物情感线:王耀飞在牺牲前曾经推荐自己的表妹王悦然给周铁豪,在后面的案件中,两人相识,源于对王耀飞的愧疚,周铁豪将自己感情分配出来,投入到王悦然身上,然而到最后才知道当初的一切都是王耀飞设下的圈套,这让周铁豪的感情彻底崩溃。周铁豪是形象设计为典型的刑警设计,因为工作缘故,家庭不幸福,他的情感生活全程被虐,与他的硬汉形象形成突出的对比,让读者对其非常敬佩却有非常同情。区别与陆远的另一种魅力。
  人物世界观:一心寻找女儿下落,破解昔日搭档被害真相。


  姓名:白淑婷
  年龄:27岁
  职业:林城警察学校犯罪心理老师、林城刑警队犯罪心理指导员
  性格:雷厉风行、心思缜密
  兴趣:跆拳道、笛子
  特点:动不动就翻白眼
  团队角色:姐姐角色、拥有丰富的犯罪心理知识,是陆远刑警学院的老师。
  心理梦魇:深爱陆远,因为自己错误的评估,导致秦雪案件中秦雪被害,心里愧对陆远,只好把对陆远的爱深藏在心底。
  人物详情
  家庭关系:
  出生警察世家,父亲白林(龙安省犯罪心理模拟画像专家),哥哥白晓天(豫省公安厅刑事科专员)。警校的时候经过哥哥介绍,与白晓天同学方青明(缉毒警察)相恋。警校毕业的时候,方青明因为救一个吸毒人员发生意外。
  社会经历
  高二那年,一名被父亲抓获的罪犯出狱,为了报复,将白淑婷绑架,并且找到一个男孩对她进行了性侵害。从那一刻起,白淑婷开始对警察这个职业产生巨大兴趣,一年后考入了警校,并且成绩优良。但是高二那年的绑架事件让她对性产生恐惧,并且成为她无法跨过去的噩梦。这个梦魇造她偷偷寻找此类案件,并且私底下查找凶手,然后对其惩罚,逼迫他们主动投案。
  生活经历:爱上陆远,却因为内心的梦魇,总是在身体上与陆远保持距离。在陆远的帮助下,解开心扉。
  人物命运线:因为高二那年的绑架事情,让她陷入了无法控制的噩梦中。利用工作之余,扮演黑夜上帝,专门调查惩罚那些性侵女孩的罪犯。主要为调查当年被那个罪犯威胁性侵自己的男孩。
  人物情感线:对方青明的爱转移到陆远身上,但是却无法正视内心的情感。尤其是曾经的绑架性侵让她陷入痛苦的矛盾中。
  人物世界观:寻找高二那年对她进行绑架性侵的罪犯。

  姓名:陈枫
  年龄:24岁
  职业:安城治安大队民警
  性格:极度宅男、胆小懦弱
  兴趣:各种电子设备计算机知识
  特点:紧张的时候扶眼镜框
  团队角色:负责团队后盾的各种资料配备,利用专业非专业各种知识配合特别组调查案件。
  心理梦魇:小时候父母离婚,造就性格懦弱缺陷,标准的天才,有着缺失的翅膀,同时拥有特殊的技能。
  人物详情
  一岁的时候母亲离世,父亲整日酗酒,对他大打出手。因为家庭缘故,在学校的陈枫也经常成为学生们欺负的对象。甚至遭到女同学的欺骗打骂。
  初中的时候,经常被同学虐待,打骂。性情懦弱的陈枫全然不敢反抗。
  对于外人的嘲讽,身体的疼痛都无法阻断他对电脑网络的热爱。尤其是在利用网络将三名罪犯抓住的时候,让他对这个能除暴安良的工种产生了很大的兴趣,最终经过努力,他考到了安城治安大队。
  因为过度在电脑面前坐着,所以陈枫很胖,看上去憨憨乎乎的,但是在电脑网络世界里却是数一数二的高手。
  人物情感线:因为在学校被虐打的情况,导致对女人有一种恐惧。在破案过程中,认识受害人林娇娜,情感窗口刚刚释放,林娇娜却遭人杀害。
  人物命运线:封闭有缺陷的情感世界刚刚被林娇娜打开,林娇娜却遭遇杀害。为此陈枫陷入巨大的悲痛中,甚至产生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寻找杀害林娇娜的凶手。
  人物世界观:寻找杀死林娇娜的人。

  姓名:杜德坤
  年龄:48岁
  职业:龙安省公安厅刑事科科长
  性格:沉稳老练
  角色介绍:破罪特别组号召者,周铁豪的支持者

  姓名:安娜
  年龄:25岁
  职业:龙安省公安厅资料员
  性格:自恋十足的OL
  角色介绍:特别组信息传达者,偶尔负责对付媒体和上级对特别组的压力。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43次 发图:0张 | 更多
楼主风雨如书 时间:2017-12-14 13:59:42
  背景介绍
  龙安省公安厅刑事科科长杜德坤接到上级指令,重新对龙安省遗留下来的要案、遗案进行二次侦破。
  面对资料员安娜整理出来的档案,杜德坤决定启用自己之前打算已久的一个计划,从龙安省各个警队抽调出四名优秀的警员,组成一个特别调查组,专门负责调查这些遗案要案。
  四个职位不同,年龄不一的警察在杜德坤的安排下走到了一起,组成一个团队,一起侦破龙安省五市六县各个地区五年内的所有遗案。
  面对性格不同,方法不一的伙伴,特别调查组在开始遇到了很多问题。尤其是成员陆远,因为在刑警学院上学的时候参与侦破一起案件,导致女友秦雪被杀,从此以后心灰意冷,排斥查案,甚至抛弃了刑警的梦想,做了一名户籍警。
  任职林城刑警队犯罪心理指导员的白淑婷,曾经是林城警察学校的犯罪心理老师,也是陆远的老师,因为同样参与陆远女友被杀案件,并且因为自己的错误评估导致秦雪被杀深感愧疚。在特别调查组的相遇,他们又该何去何从?
  特别组组长周铁豪因为查案,导致错失年幼女儿最后一面,妻子因此与他分手。对于老领导杜德坤的信任委托,他该如何承担特别调查组的重担?曾经承诺给女儿用犯罪凶手名字折腾的糖纸天堂,是否又真的能实现?
  从小被遗弃的成员陈枫,因为过人的计算机天赋被招进警队,但是因为性格问题被遗忘一边。在特别调查组的信任下,他的天赋一一展开,面对自己的能力,他的性格是否可以重新修复?
  重压之下组成的特别调查组,每个人都带着心理梦魇,同时也带有不可小觑的能力。面对杜德坤的信任,遗案家属的哀求,逍遥法外的罪犯,特别调查组四个人的个人情感和心理梦魇最终一一破解,成功侦破各种遗案。
我要评论
楼主风雨如书 时间:2017-12-14 14:00:23
  第一卷
  六人晚餐篇
  2014年,林城照河路归元别墅207号发生一起恶性凶杀案,六名死者,三男三女死在207号别墅上下三层。其中包括别墅的主人夫妇。
  归元别墅是林城价格不菲的高档住宅区,别墅主人夫妇也是林城有头有脸的人物,但是和他们死在一起的另外四个人却是职业不同,甚至有一男一女从事性行业。
  根据现场勘查,六个死者应该是在玩一种名为六人晚餐的游戏,这种从国外流传过来的聚会其实是聚众淫乱的一种,不过在现场并没有发现六人中间有性行为发生。
  因为案子的影响力,直接交给了省公安厅。省公安厅派出一支调查组入驻林城,经过各种调查,最终也没有找到有效线索。
  死者家属为了遮丑以及其他原因,最终让案子不了而了。这也成了龙安省近几年发生的重大凶杀案之一。
  特别调查组接手的第一个案子就是这个案子,两年前的案子,虽然时间比较长,但是在杜德坤的安排下,所有部门积极配合,让特别调查组的成员畅通无阻,重新进入了当时的案发现场,并且找到了所有和案子相关的人员。
  经过调查,陆远根据现场模拟,加上白淑婷的犯罪心理知识配合,敏锐的判断出隐藏在现场背后的第七个人,一张网的缺口被打开,很快拉开了更多的真相。归元别墅的案件不过是冰山一角,在背后还有更大的阴谋。
  案件尘埃落定,特别调查组因此一炮而红。他们面对的除了上级的赞誉,更多的是隐藏在人群背后罪犯的仇视……

  第二卷
  血魔附身篇
  2013年6月,安城一个小县城一个农家小孩突然发了疯,最先是吸食家里的牲畜的血,后来开始攻击身边的人。
  这个事情引得很多媒体关注,专家给出各种解释,有的说是吸血癖,有的说是卟啉症,有的说是小孩子看了僵尸片不自觉的惯性行为,说法不一,没一个解释清楚的。
  一个月后,小男孩突然在家自杀,死相恐怖。
  小男孩死后的第二天,之前被小男孩咬伤的人开始发疯,行为动作和小男孩之前发疯的状态一样,先是吸食家里牲畜的血,然后开始咬伤身边的人,一个月后,被小男孩咬伤的人在家自杀,和小男孩一样,死相恐怖。
  诡异的传说开始四处流传,有人说小男孩是血魔附身,被他咬伤的人会跟他一样,最后吸食人血,惨死家中。
  这样的事情发生了三起,第三个小男孩在咬别人的时候被成功拦住,所以后面没有人再出现这种情况。
  这个案子,安城刑警队侦破了好久,他们一开始以为是有人人为杀害这些孩子,可是调查良久,最终也没有找到其他证据。这个案子发生在农村,当事人父母都是思想比较传统的,他们认为孩子是被血魔附身了,所以也不让警察多加查看,免得祸害家人。
  特别调查组要侦破的第二个案子,就是这个血魔的案子。如同之前一样,当地警方无条件配合他们查案。
  重回现场,经过对死者家属调查,白淑婷发现三个小孩都曾经被人催眠过。如此看来,在三个小孩死亡的背后,还有一个催眠高手。
  为了引出背后的凶手,调查组成员引蛇出洞,根据对方心理知识的渊博,白淑婷制造了一个反催眠的圈套,最终将背后的始作俑者拉到了舞台中央,揭开了他罪恶的画皮……
楼主风雨如书 时间:2017-12-14 14:00:54
  楔子
  警校毕业那个晚上,我坐在操场喝酒,一个人。
  星光很美,像是你的眼睛。
  隔壁有情侣分手,一会抱头痛哭,一会亲吻傻笑,磨磨唧唧,却是恩爱不停。
  期间,他们问我该不该分手?
  我说,只要人还在,分手不分手都是幸福的。
  女孩惊叫,哦,你是那个……。
  男孩慌忙拉着女孩走开了。
  我盯着前面,对面就是实验楼,黑漆漆的,像是一个沉默的老人。
  沉默的,还有你和我的理想。
  林城警察学校2000级1班,全班二十二个人,一人过世,一人选择了户籍警察,其余全部对口公安系统高配工作。
  这是刑警学院少有的情况,毕业后有人去做了一名户籍警察。
  很多人不明白,也有很多人明白。
  据说我坐上车离开的时候,白老师在后面追了很久,高跟鞋都断了,最后她坐在地上哭了很久。
  如果你们再见到我,一定会觉得我变了很多。
  我每天穿着制服,穿走在大街小巷,有时候为了帮助老人查找一个户口所在地,要骑着车奔忙一个上午。
  有时候在街上看到小偷,我也会去追,虽然每次都被打的鼻青脸肿,就连随后赶过来的110警员都劝我,你这小身板,也不说让旁边的群众一起帮忙?
  人群中,我永远是那个最平凡的一个,孤独地躲在一边。
  我的单位在龙安省民安区三路口派出所,我有三个同事,其中两个是三十多岁的大姐,她们已经做了十几年的户籍警,现在最大的娱乐是帮我介绍对象。另外一个同事叫秦歌,跟我年龄相仿,我们住在一个宿舍,但是几乎不说话。
  偶尔,我会拿起毕业照看一看,二十一个同学,四名老师,我的旁边还空着一个位置。这个顺序排列像极了我们入校军训时的第一张合影。
  “进入这里的第一步,你的人生就已经不再属于你自己,你们属于国家,属于人民,属于责任。”
  这些话近在耳边,却又觉得远在云端。
  最近两天,秦歌情绪有些失常,经常一个人发呆,甚至暗自流泪。就连单位的两个大姐也私底下问我,让我劝劝秦歌,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难事?
  下班回到宿舍的时候,秦歌一个人在喝闷酒,看到我,主动扬了扬酒瓶子。
  说起来,这还是我和秦歌第一次喝酒,虽然住在一起大半年了。
  烈酒入喉,入火滑过。
  没有等我问,秦歌自己说了起来。
  “我一个战友,之前离开了部队。后来才知道去了毒贩身边当卧底。刚开始还和上级联系,后来就断了联系,托人打听,说是他反了水,和毒贩头子混到了一起。这让上级很生气,觉得自己有眼无珠,选错了人。
  直到前几天,缉毒队抓住一个毒贩。那个毒贩说最佩服的就是那个做卧底的警察,当时无论毒贩头子怎么打他,他都是宁死不屈,后来毒贩头子让他处死那个警察。临死的时候,那个警察说自己早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只是苦了家里的孩子和老婆。早知道有这一天,还不如不结婚,一个人也无牵无挂了。”
  秦歌说到这里,泪流满面。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其实是个逃兵,当初我的战友都选择奔赴前线,我却来这个小地方做了个户籍警。比起他们,我觉得自己都不像个警察。”秦歌说道。
  我站起来,拿起了毕业照。
  “全班二十二个人,一个人过世,一个人选择了户籍警察。其余的全部去了公安系统高配工作。”
  秦歌看着我,眼里充满了意外。
  “我们都是懦夫。”我笑笑说道。
  “我不想做懦夫。”秦歌喃喃地说着,趴在了桌子上。
  窗外夜色深沉,我望着外面,眼泪流了下来。
  我不想做懦夫。
  我不是懦夫。
  我是警察。
  我是陆远,林城警察学校2000级1班毕业生,林城警察学校综合成绩全校第一高材生,两年前发生在林城警察学校骇人听闻的小丑谋杀案的破获者


  第一卷
  六人晚餐篇
  1.
  组队
  周铁豪已经等了两个多小时,办公室里面进进出出不少人,唯独不见安娜出来。昨天晚上他和刑警队的队员整晚蹲点,早上刚睡了十几分钟就被电话喊到了省厅。也不知道省厅刑事科的杜德坤科长有什么急事,非要让自己火速赶过来。等他赶过来了,资料员安娜留给他一句稍等,便再也没出来过。
  靠在外面的椅子上,周铁豪的两个眼皮开始打架,实在招架不住,睡着了。
  这一觉周铁豪睡得特别难受,他又梦到了女儿小花草。
  这是第几次梦到同样的情景,周铁豪已经记不清楚了,他的眼前是一个巨大的白色笼子,小花草坐在笼子里玩耍。
  接下来,四周突然出现了黑色的水一样的东西,从四面八方涌出来,将那个白色的笼子染成了黑色。
  “周队长,醒醒,醒一下。”这时候,有人拍了拍周铁豪,叫醒了他。
  “可以了吗?”周铁豪坐正了身体。
  “科长在里面,你们一起过去吧。”安娜说着对着后面一个女人一并点了点头。
  周铁豪回头看了一眼,后面的女人大约二十多岁,穿着标准的制服,眉清目秀的,就是眼神里闪着鹰一样的目光,盯着人不舒服。
  “这是林城来的警员白淑婷,她也是林城警察学校的犯罪心理指导老师。”安娜介绍了一下。
  “哦,你好。”周铁豪点了点头。
  “周队长刚才梦到什么了?”白淑婷笑了笑问道。
  “就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没什么的。”周铁豪摆了摆手。
  “白色的笼子代表医院,黑色的水是病魔,想必周队长对那个逝去的人久久不能释怀吧。”白淑婷抿了抿嘴唇说道。
  “你怎么知道?”周铁傲顿时惊呆了。
  白淑婷拿出手机,找到一个视频文件,播放了一下,递给了周傲铁。
  只见手机视频里,周铁豪的身体微微颤抖,两只手紧握在一起,嘴里时不时冒出几个词语来。
  白笼子,黑色水。
  “心理学老师?这么厉害?”周铁豪半信半疑的将手机递给了白淑婷。
  “偶尔。”白淑婷笑了笑,然后和周铁豪一起走进了杜德坤的办公室。
  杜德坤今天四十八岁,但是却是一名老公安。周铁豪刚做警察的时候,杜德坤还在明城公安局做过分局长,当时周铁豪还跟着他一起破获了几个案子。后来杜德坤调到了省厅,周铁豪也从一个小警察做到了刑警队长,偶尔两人还会约见一下。
  “小周,我给你介绍下,这位是来自林城的白老师,还是林城警察学校的老师。”杜德坤笑咪咪地看着他们两个。
  “刚才已经领教了,有机会还要请白老师多多帮忙。”周铁豪笑了笑说道。
  “周队长不用客气,做刑侦工作的,哪个没有秘密藏在心底,香港警队有专门设置心理审核的部门,毕竟警察面临的压力要比其他行业大的多。经过不完全统计,十名刑警里面,至少有三名刑警内心有无法释怀的梦魇。”白淑婷说道。
  “请你们来是有事和你们商量。你们看这些档案,是我和安娜辛苦了半个月整理的。”杜德坤说着指了指前面桌子,只见上面密密麻麻堆积了一桌子的档案盒子。
  “卷宗?”周铁豪脱口说道。
  “确切的说是遗留的卷宗,这些是近五年来龙安省五市六县遗留下来的疑案要案。很多案子当时也花费了不少人力财力,可是却没有找到凶手。这次省厅开会,我特意提出来之前我和你聊过的那个事情。”杜德坤看着周铁豪说道。
  “特别调查组?”周铁豪一下子想了起来,这个想法当初杜德坤在明城做分局长的时候就跟周铁豪说过,他希望能组建一个特别调查组,调查组里的每个人都身怀绝技,可以将很多遗案旧案全部破获。
  “对,现在上级也批准了我的提议。我也找到了几个合适的人选,当然从各方面来讲,你是最适合做这个调查组的组长,而白老师又是从事犯罪心理指导工作多年,也是这个特别调查组里不可或缺的一员。”杜德坤说道。
  “那剩下的成员是谁?”周铁豪问道。
  “档案资料都在这里。”杜德坤说着从后面的桌子上拿出两份档案,放到了桌子上,“这两个人可不像你们这么好请,尤其是他。”
  杜德坤打开了其中一份档案,里面的内容资料上有一张照片,是一个面容清秀,嘴角微微上扬的男孩,看起来文文弱弱的,跟一个稚气未脱的大学生一样。
  “陆远?”白淑婷看到照片,脱口喊出了他的名字。
  “认识?”杜德坤一愣,“对了,他应该是你教过的学生。”
  “可是他现在……。”白淑婷欲言又止。
  “他怎么了?”周铁豪问道。
  “他放弃了自己的天赋,跑到三路口派出所做了一名户籍警。”杜德坤说道。
  “户籍警?”周铁豪怎么也没想到,从林城警察学校出来的毕业生竟然去做了一名户籍警,那真的是有点大材小用了。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所以你们想办法给我把他拉过来,不然这孩子的天赋算是白瞎了。”杜德坤叹了口气说道。
  周铁豪没有说话,只是低头看了看资料上陆远的照片,他实在搞不清楚,这样一个稚气未脱的奶油小生,究竟有什么天赋,能够让杜德坤从龙安省上万号警察里面筛选出来,并且看起来还很重视的样子。
楼主风雨如书 时间:2017-12-14 14:08:49
  2.
  血案
  龙安省民安区三路口派出所。
  周铁豪用力捏了捏手里的档案袋,最终走了进去。
  大厅人很多,都是在办理户口问题的人。
  “先拿个号吧。”旁边的保安对周铁豪说道。
  “我找个人。”周铁豪说。
  “找谁都得按照号来。”那个保安说着替周铁豪拿了一张号单。
  “我不是来办业务的,我找人的。陆远,你知道他在哪个办公室吗?”周铁豪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三楼,那不用排队。”保安收起了号单。
  周铁豪来到了三楼,就像那个保安说的一样,根本不用排队。三楼空荡荡的,偌大的办公室只有几个人在工作。他一眼就看到了陆远。
  陆远正在看一本小说,所以根本没察觉到有人走过来。
  周铁豪坐下来,轻轻敲了敲桌子。
  “你好,有什么需要?”陆远立刻放下了那本书,坐直了身体。
  “我找你有点私事。”周铁豪说道。
  “什么?”陆远皱了皱眉头。
  “我是林城刑警队的副队长,我的名字叫周铁豪。”周铁豪说着,从提包里拿出一卷案宗,放到了桌子上,“是刑事科的杜德坤介绍你的,这里有一个案子,麻烦你帮我看一下吧?”
  “周队长,你找错人了吧。我们这主要是管理户籍之类的,你要是拖我们找一个人户口查询,我们倒是很乐意帮忙的,其他事情,我们怕是爱莫能啊。”坐在陆远旁边的一个女警说道。
  “或者你先看看,有兴趣了,跟我联系。”周铁豪说着将那个案宗放到了陆远的面前,然后站起来走了。
  “等一下。”陆远拿着那个案宗慌忙从里面追了过来,可惜周铁豪已经开着车走远了。
  回到局里,陆远坐了下来。
  “小陆,姐姐家有点事,先走了,你记得有事帮我顶一下。”坐在陆远旁边的大姐开始收拾东西,准备下班。
  这半年来,陆远早已经习惯了这些东西。
  他扫了一眼那个周铁豪送来的卷宗,心里不禁有些动容。脑子里出现两个小人在打架,一个坚持自己之前的决定,另一个则全盘否决对方的提议。最终,陆远一咬牙,拿起那个档案,打开了上面的封线扣,看到了整个案宗的内容。
  2016年9月12日,龙安省人民路21号龙安大酒店发生一起恶性凶杀案。死者林娇娇、女,汉族,身高1米64,死亡时间为9月12日中午一点半。当天为死者和李木的结婚日。根据现场调查,死者与中午十二点二十开始给所有来宾敬酒,然后回到龙安大酒店五楼第四房间更换礼服,然后一直没有再出来,等不及的新郎李木和其他几个宾客一起找人打开了房门,然后看见林娇娇死在了房间里面,惊慌失措后,旁边有人立刻拨打了报警电话。
  接到报警电话,刑警队以及法医立刻赶到了现场。根据法医现场鉴定,死者林娇娇的致命伤口为胸前的一刀,刺入心口,当场毙命。
  警察调查了龙安大酒店的监控资料,发现在死者被害时段,附近的三个摄像头都被人为遮挡,并没有拍下来有效画面。
  可以确定的是,这是一起有计划的谋杀案。凶手的目标很明确,并且下手非常利索,反侦察里也特别强,几乎掐断了警察查案的所有桥梁。
  接下来几天,刑警队投入诸多警力,从酒店到所有参加婚礼的人,进行逐一排查,仔细询问,最终还是一无所获。
  案宗的袋子里面资料非常丰富,还有现场的照片,以及部分可疑对象的询问音频。
  看到那些照片,陆远感觉浑身一震,仿佛自己的心要燃烧起来。
  上一次看现场的照片还是在一年半以前,负责现场分析的老师给他们看了很多重大要案的照片,有的同学看到当场受不了呕吐的,也有的头晕摆不的。只有陆远看的津津有味,恨不得自己把那些照片全部放到自己手里。
  老师说过,现场是受害者留给警察的第一个线索。只有顺着这个线索,才能解开隐藏在背后的真相谜团。
  陆远一张一张翻看着手里的照片,这些照片仿佛让他回到了现场。当李木推门进去房间以后,发现新娘林娇娇身体靠在床边,身上还穿着敬酒的红色喜服,只是在她的胸口有一大片然开的暗红色血迹,中间还插着一把尖刀。
  所有人都惊呆了。
  很快有人反应过来,打电话报警。
  李木悲伤过度,瘫在一边。
  凶手是如何杀死林娇娇的?
  换衣服的房间门口一共有三个摄像头,凶手在行凶前将三个摄像头做了手脚。所以保安室的监控人员并没有发现那三个摄像头有问题。
  没有了监控,凶手自然可以大摇大摆的走进房间,然后对新娘进行杀害。然后再轻轻松松的离开。
  林娇娇的现场死亡照片特写上可以看出来,林娇娇胸前中刀,表情带着一丝惊讶,这说明凶手对她的杀害是她没有想到的。
  “看什么呢?”这时候,秦歌走了过来。
  “哦,没什么。”陆远立刻收起了资料,慌乱中,一张照片掉到了地上。
  “毛手毛脚的。”秦歌帮忙伸手捡到那张照片,刚准备递给陆远,却正好看到了照片上的内容,上面是林娇娇的胃部解剖片,这下秦歌顿时呆住了。
  “不好意思,你还是当做没看吧。”陆远一把夺走了照片,尴尬地笑了笑。
楼主风雨如书 时间:2017-12-14 16:46:59
  3.
  高手
  1997年,香港回归祖国,离开多年的孩子终于回到了母亲的怀抱。
  1997年,陈枫14岁,距离和母亲分开十三年。
  街头的音乐全部是关于母亲、拥抱、血浓于水的旋律。
  陈枫已经没有爱太久,像一条干涸的小河,土地都裂开了缝隙,深入骨髓。
  每天放学,陈枫都会去网吧。没有钱,只能站在一边看别人打游戏或者上网。偶尔,遇到那台电脑出问题了,他趁机摸索一番,有时候,在他的帮忙下,对于网络知识匮乏的老板都心存感激。再后来,陈枫成了网吧里的兼职网管。
  一个天才需要怎样养成?
  答案是给他足够的土地。
  可以有机会接触计算机后,陈枫的IT技术有了飞一般的提升,他在网上找到了各种各样的教程,进入了越来越高层次的IT圈子,甚至还学到了一些国外先进的基础知识。
  十六岁那年,陈枫退学,应聘到一家网络公司,负责网络安全维护。
  父亲每日酗酒,偶又不快便对他大打出手。
  十六岁的他身体已经不再孱弱,几次都想还手,最终却忍了下来。
  无数个夜里,他把所有的悲伤与痛苦全部释放在电脑里,在0与1的字符里,他得到了从来没有过的高度。
  英雄,从来都是一个人的事。
  通过电脑技术,他挣得了人生第一笔钱。
  可惜拿到钱的那天晚上,他被三个男人堵到了一个小巷里面。
  钱自然被搜刮一空,然后还遭到了一顿毒打。
  带着伤痛回到家里,得到的是父亲冷漠的目光。
  夜里,躲在被窝里,他禁不住的哭泣。
  第二天,他利用网络找到了抢劫他的那三个人的资料,信息,并且通过技术视频截图,图片截图把那三个人近几年做的各种坏事全部整合到了一起,然后发给了公安局的报案邮箱。
  那三个人很快被抓了起来。
  新闻媒体铺天盖地宣传,城市出现了一个无名英雄,通过网络技术搜集了很多连警察都找不到的罪犯信息。
  无名英雄。
  他喜欢这个称呼,就像他一样,站在人群中,低到尘埃里,没有人能注意到他。
  他开始喜欢上这个做法。
  越来越多的罪犯信息被一一曝光。
  安城从最初的拥护变成了恐惧。
  每个人心里都有秘密,一旦秘密被泄露,整个后果没人能够控制。
  于是,有人找到了他。
  希望他停手,换来的是一份安稳的工作。
  他不知道对方是谁,但是他肯定觉得对方有问题。
  “这世上不是一加一等于二这么简单的,是需要通过论证的。我看得到你身上的天赋,所以,你跟我走,没有问题。”来人对他很是欣赏。
  最终,他选择了点头。
  他跟着那个人来到了派出所,做了一名警察。
  后来他知道,如果当初他选择拒绝,那么迎接他的后果便是悄无声息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很庆幸,他做了正确的选择。
  可是,他的天赋并没有被发挥出来。
  他和一名只会用一指禅的老警察坐在一个办公室,每天维护局里几乎只是用来看新闻上网的网络。这些东西,他闭着眼都能操作。
  有时候,他会靠在墙角眯一会,在梦里,他仿佛又回到了那些让他兴奋的状态里面。不过,梦醒了,他要面对的依然是眼前简单到死的网络维护。
  他在等。
  藏在剑鞘里的剑每天被磨得发亮,却无法出鞘。
  电视荧幕上,那些利用网络知识擒凶抓获罪犯的情节故事深深吸引着他。
  他只能等。
  等待命运的呼唤。
  “陈枫,有人找你。”门外传来了老警察的喊声,带着疑惑。
  确实,来着工作几年了,第一次有人在上班时间找他,就连他自己都觉得奇怪。
  他推了推厚厚的眼镜,走了出去。
  门外站着一个男人,三十多岁,头发细短,眼神敏锐,手里拿着一个文件档案袋。
  “陈枫?”男人扫了他一眼问。
  “是,是我。”他点头,不知道对方要做什么。
  “周队长,怎么来这里了?”有其他警察路过,认出了男人的身份,跟他打招呼。
  “见个朋友。”男人微笑着说。
  朋友?可是他们根本不认识。
  “有个事情要跟你商量一下,哦,对了,正好,我们去人事科秦科长那里,他负责你的调令安排。”被喊做周队长的男人拍了拍他的肩膀,连拥带走的带着他向前走去。
作者:莲蓬 时间:2017-12-14 18:55:42
  过来支持如书!
我要评论
作者:大巫 时间:2017-12-14 20:47:02
  养养再看
作者:苟且偷生的活着 时间:2017-12-14 21:44:26
  好看
楼主风雨如书 时间:2017-12-15 10:35:11
  4.
  初见
  龙安省公安厅会议室。
  安娜将资料分成五份,逐一分配好,然后每份资料旁边都放了一杯水,一根笔和一个档案袋。
  会议桌中间那一份是杜德坤的,他的杯子是自己经常用的玻璃杯。其余四个位置两人并排,两两相对。
  上午九点半,周铁豪和白淑婷走进了会议室,他们坐到了左边,并排挨着。
  进来的时候,白淑婷曾经想询问一下关于陆远的事情,但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她了解周铁豪这样的心理类型,不问好过追问。
  对面两个空着的位置应该是陈枫和陆远的位置。
  看来周铁豪已经说动了陆远,让他加入特别调查组。
  砰,会议室的门被撞开了,陈枫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背着一台笔记本电脑走了进来,他穿着一条发白的牛仔裤,一件黑色的上衣,他挠了挠头,坐到了周铁豪的对面。
  九点五十,杜德坤走进了会议室。
  下面四个空位置,只来了三个。
  看到中间空了一个位置,杜德坤皱了皱眉头,坐到了会议室中间,准备开会。
  这是龙安省公安厅成立的特别调查组的第一天会议,虽然料到陆远可能会拒绝加入特别调查组,但是看到陆远真的没来,杜德坤心里还是有些失望的。
  “那个案宗给了他了吗?”杜德坤不禁问了一句。
  “给了。”周铁豪说。
  “这边的情况讲了吗?”杜德坤问道。
  “讲了很清楚,他说如果来会带着答案来,如果不来的话,就不入组了。”周铁豪说道。
  正说着,会议室的门响了。
  “进来。”杜德坤和周铁豪几乎同时喊道。
  陆远抱着两本书走了进来,穿着随意,上衣是一件格子衬衫,下身穿着一条休闲裤,背着一个帆布包,眼神怯怯地站在门口。
  “陆远,来,进来坐吧。”杜德坤对着前面的空位置说道。
  陆远点了点头,走过去坐到了陈枫的旁边,抬起头他看到对面坐着的白淑婷,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个意外的表情。
  白淑婷对他微微点了点头,笑了笑。
  “今天是我们特别调查组成立的第一天,大家估计有的还不认识,先熟悉下,做下自我介绍。”杜德坤说着先介绍了一下自己,“想必大家对我应该不陌生吧。我是省公安厅的刑事科科长杜德坤,这个调查特别组就是我申请上级批准的,你们的职位和薪资都还在原单位系统,但是从你们入职到这边的话,我这边会负责你们一切工作和开支。”
  “报告。”这时候陆远举了举手,“杜科长,我能说个事情吗?”
  “可以。”杜德坤饶有兴趣地看着他。
  “其实我来是给周队长送案宗报告的,顺便讲下这个案子之前错定的嫌疑人画像和社会类型。关于特别调查组的事情,我还没有考虑清楚。”陆远不好意思地说道。
  “行,正好大家都在,你讲下婚礼血案的嫌疑人画像和社会类型,我们都听听。”杜德坤低头从档案袋里拿出了一个文件,那正是婚礼血案的结案报告。
楼主风雨如书 时间:2017-12-15 10:35:46
  4.
  初见
  龙安省公安厅会议室。
  安娜将资料分成五份,逐一分配好,然后每份资料旁边都放了一杯水,一根笔和一个档案袋。
  会议桌中间那一份是杜德坤的,他的杯子是自己经常用的玻璃杯。其余四个位置两人并排,两两相对。
  上午九点半,周铁豪和白淑婷走进了会议室,他们坐到了左边,并排挨着。
  进来的时候,白淑婷曾经想询问一下关于陆远的事情,但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她了解周铁豪这样的心理类型,不问好过追问。
  对面两个空着的位置应该是陈枫和陆远的位置。
  看来周铁豪已经说动了陆远,让他加入特别调查组。
  砰,会议室的门被撞开了,陈枫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背着一台笔记本电脑走了进来,他穿着一条发白的牛仔裤,一件黑色的上衣,他挠了挠头,坐到了周铁豪的对面。
  九点五十,杜德坤走进了会议室。
  下面四个空位置,只来了三个。
  看到中间空了一个位置,杜德坤皱了皱眉头,坐到了会议室中间,准备开会。
  这是龙安省公安厅成立的特别调查组的第一天会议,虽然料到陆远可能会拒绝加入特别调查组,但是看到陆远真的没来,杜德坤心里还是有些失望的。
  “那个案宗给了他了吗?”杜德坤不禁问了一句。
  “给了。”周铁豪说。
  “这边的情况讲了吗?”杜德坤问道。
  “讲了很清楚,他说如果来会带着答案来,如果不来的话,就不入组了。”周铁豪说道。
  正说着,会议室的门响了。
  “进来。”杜德坤和周铁豪几乎同时喊道。
  陆远抱着两本书走了进来,穿着随意,上衣是一件格子衬衫,下身穿着一条休闲裤,背着一个帆布包,眼神怯怯地站在门口。
  “陆远,来,进来坐吧。”杜德坤对着前面的空位置说道。
  陆远点了点头,走过去坐到了陈枫的旁边,抬起头他看到对面坐着的白淑婷,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个意外的表情。
  白淑婷对他微微点了点头,笑了笑。
  “今天是我们特别调查组成立的第一天,大家估计有的还不认识,先熟悉下,做下自我介绍。”杜德坤说着先介绍了一下自己,“想必大家对我应该不陌生吧。我是省公安厅的刑事科科长杜德坤,这个调查特别组就是我申请上级批准的,你们的职位和薪资都还在原单位系统,但是从你们入职到这边的话,我这边会负责你们一切工作和开支。”
  “报告。”这时候陆远举了举手,“杜科长,我能说个事情吗?”
  “可以。”杜德坤饶有兴趣地看着他。
  “其实我来是给周队长送案宗报告的,顺便讲下这个案子之前错定的嫌疑人画像和社会类型。关于特别调查组的事情,我还没有考虑清楚。”陆远不好意思地说道。
  “行,正好大家都在,你讲下婚礼血案的嫌疑人画像和社会类型,我们都听听。”杜德坤低头从档案袋里拿出了一个文件,那正是婚礼血案的结案报告。
楼主风雨如书 时间:2017-12-15 10:38:18
  5.
  百合
  时间:2016年9月12日。
  地点:龙安省人民路21号龙安大酒店
  死者资料:林娇娇、女,汉族,身高1米64,生前系龙安省明丽美容中心工作人员。
  死亡时间:2016年9月12日中午一点半左右。
  案情经过:201年9月12日为林娇娇和李木的结婚日。根据现场调查,林娇娇和李木与中午十二点二十开始给所有来宾敬酒,然后回到龙安大酒店五楼502房间更换礼服,然后一直没有再出来,在外面等不及的新郎李木和其他几个宾客一起找人打开了房门,然后看见林娇娇死在了房间里面,惊慌失措后,旁边有人立刻拨打了报警电话。
  法医和出警人员分别对现场和尸体进行了勘验,经过检验确定龙安大酒店502房间为第一现场,凶手就是趁着林娇娇换衣服的时候,进入房间,然后将其杀害。
  案件调查:根据林娇娇死亡时已经换上了礼服,所以凶手应该是她很熟悉的人。并且警方在调查的时候发现504房间附近的三个摄像头被破坏,说明对方有一定的反侦察能力。对方蓄意谋杀林娇娇,并且选在她敬酒后,处理现场的手段也比较高明。
  参加婚礼的亲朋好友加上酒店工作人员以及外来人一共764个人,警方排除掉没有可能性的645个人,再排除掉林娇娇更换衣服有充足不在场证明的67个人,最终锁定12个嫌疑人。
  经过审讯和进一步调查,凶手曹芳浮出水面,承认了杀死林娇娇的事实。曹芳和林娇娇原本是一对百合恋人,后来林娇娇渐渐脱离了同性相爱的圈子,后来认识了李木,彻底喜欢上了男孩,对于曾经深爱的女子就这样离开了自己,曹芳不甘心,她私底下好过几次,可是林娇娇不但没有接受,反而劝她调整感情价值观。
  无望之下,曹芳策划了在林娇娇的婚礼上杀人的计划。曹芳的工作是在一家计算机服务公司,负责监控安装工作,所以她提前将林娇娇要换衣服的房间附近的摄像头做了手脚,为的就是方便自己避开被摄像头拍到。
  对于自己做的一切,曹芳供认不讳,已经被公安局收押,进入司法程序。

  陆远在没有看到结案报告的情况下是从现场照片和调查资料分析的。他先从死者林娇娇的照片上进行了行为模拟。
  林娇娇是穿着礼服被杀死的。
  在结婚的时候更换礼服,她要在第一时间展示给心爱的人看自己穿上礼服的样子。丈夫李木在下面等她,这时候如果有人进来,如果不是特别熟悉的人,那么她肯定不会让对方进来。
  只有一种人她会特别希望对方留下来看看自己穿上礼服的样子漂亮不漂亮,那就是同性,比如伴娘,或者自己的闺蜜,或者百合恋人(如果有的话)。
  照片上林娇娇的死亡位置是在床边,并且她是仰视倒地,加上在调查报告上的伤口方向确定,凶手是从正面刺入她的心口。那么可以确定凶手最初和林娇娇是在床边坐着,然后对方在林娇娇没有防备的情况下,突然下了杀手,形成了林娇娇死在床边的死亡现场。
  本来林娇娇和凶手在房间开心的交谈着,是什么原因让她们到了床边,然后又是什么原因刺激到了凶手,让她(他)选择在床边动手杀死林娇娇。这一点说明,凶手和林娇娇的关系比较亲密,超出了普通朋友的关系。
  这是陆远对死者林娇娇的现场照片进行的分析,接下来他通过警察的调查进行了犯罪心理推测。
  警察首先确定了房间外面的三个摄像头被破坏,不是被暴力打碎,而是有人蓄意破坏。龙安大酒店的监控室是半个小时刷新一次监控记录,如果三个摄像头被破坏,值班的保安肯定会发现有异常。所以凶手应该是用一种特殊的方法掩盖了摄像头有问题的情况,躲过了值班保安的眼睛。
  这一点凶手应该是在之前就做好了这些工作,凶手一定是利用维修监控设备或者查看线路障碍等理由进行安装。
  案发后,警察立刻对现场来宾进行了调查,但是并没有任何有效线索。因为出了这样的事情,很多宾客已经离开了,所以没有做到第一时间的有效调查。
  根据以上几点,陆远得出的初步犯罪嫌疑人画像以及心理特点如下,凶手,女,21岁到25岁之间,身高163—167之间,凶手从事过监控安装,调试工作,先前可能和团队为龙安大酒店进行过监控工作。凶手和林娇娇关系密切,可以从林娇娇的情史,然后从伴娘,闺蜜等关系密切的同性开始查起。
  “资料和照片有限,一些报告也没有,所以只能得出这几个结论。”陆远说完这一切,又恢复了之前的腼腆状态。
作者:我是无聊大人 时间:2017-12-15 15:42:29
  支持
作者:我是无聊大人 时间:2017-12-15 15:42:56
  支持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13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