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重回犯罪现场

楼主:风雨如书 时间:2017-12-14 13:13:39 点击:3303682 回复:327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13 下页  到页 
楼主风雨如书 时间:2017-12-16 14:52:31
  6.
  入组
  会议室一片安静。
  除了白淑婷和杜德坤,其他人睁大了眼镜,尤其是站在一边的安娜,她再三确认自己没有给过陆远结案报告。
  “厉害,厉害啊。”陈枫扶了扶厚厚的眼镜,第一个拍手。
  周铁豪从警多年,破获的案子大大小小也有几百件。每次案件的侦破,大家都是从证据入手,加上调查口供,监控资料,然后再层层筛选,这些工作比较琐碎,但是最让人头疼的便是最终锁定几个嫌疑人后的工作。有的嫌疑人老奸巨猾,即使你抓住了他的罪证,他就是不承认,这就得给罪犯进行长久的心理战。
  之前周铁豪也参加过省厅的一些犯罪心理培训课,不过像他这种在现场多年摸爬打滚出来的老刑警,对这些自然是不屑一顾。今天陆远的表现,让周铁豪着实吃了一惊。要知道这一次去找陆远,周铁豪就拿了一个基本的调查报告和现场照片。但是今天陆远的推测模拟竟然精确到了凶手的年龄,甚至和死者的关系也几乎贴近。这些判断如果让周铁豪带人确定,可能大家加班几天才能搞出来。
  “你的面前有一份这个案子的结案报告,你的模拟推测很准确。凶手是林娇娇以前的一个同性恋人,她的身高,从事的工作以及年龄,都符合你的分析报告。”杜德坤说道。
  陆远愣了愣,拿起面前的档案袋,找到了其中的结案报告,仔细看了起来。
  白淑婷看着陆远,眼神复杂。
  多年前,她在教室第一眼看到这个男生,就被他身上特有的气质吸引了,每次提出的问题,回答的方法,他总是和别人不一样。曾经在班里组织过一次辩论赛,主题是原罪与本罪对罪犯的影响哪个更大?
  几乎所有的学生都选了本罪,但是只要陆远和秦雪选了原罪。
  那一场辩论赛,陆远和秦雪两个人对仗其他二十个人。
  陆远引用了很多国外的犯罪事实以及国内的一些活生生的例子,甚至还提出了一个原罪是所有罪恶源头的概念。
  那一次的辩论赛没有胜负输赢。
  但是陆远却赢得了秦雪的芳心。
  包括白淑婷的青睐。
  如果不是那一场案件,也许现在的陆远和秦雪已经是警队里最优秀的犯罪心理刑警了。可惜造化弄人。
  “嗯,我看完了,我下午还要上班,得赶中午之前的大巴。我,我先走了。”陆远看完后,放下了结案报告说道。
  “你还回去上班?你被调到这里了,我们都调到这里了。”陈枫扑哧一下笑了起来,然后在电脑面前噼里啪啦敲了一下,调出一个界面,扭过来给陆远看了看,“你的资料都已经递上去了,现在系统都已经变了,你还回去干什么?”
  “不是说我要考虑一下的吗?”陆远看着周铁豪。
  周铁豪的脸皮有些颤抖,的确,他答应陆远要他考虑一下,不过这是命令,他嚅嗫地说道,“考虑是考虑,不过上头已经决定了,我们得服从。”
  “好了,以后大家就在这里办公,这是我们的会议室。出入证和证件,安娜会办好给大家。你们的宿舍在隔壁的……。”
  “我觉得我可能不适合这里,我还是回去吧。领导。”陆远打断了杜德坤的话。
  “你哪里不适合?你刚才的表现很好啊。”杜德坤看着他。
  “那,那只是碰巧。我体质差,每次体能训练都不过关,我估计会拖大家的后腿。”陆远不知道该找什么理由。
  “陆远,这么多年了,你还没有放下吗?”这时候白淑婷说话了。
  “白老师。”陆远笑了笑,脸部有些僵硬。
  “你应该放下的,你忘了进入刑警学院的第一天的第一个宣誓是什么吗?”白淑婷继续说道。
  “记得,我是警察。”陆远说。
  “可是你现在在做什么?难道就因为那件事,你这辈子都要窝在三河口做一名户籍警吗?你应该放下那件事情了,秦雪已经不在了,就算你做什么,她都回不来了。你应该完成你最初的梦想。”白淑婷的情绪有些激动。
  “白老师,那你放下了吗?”陆远嘴角微微一动,颤声问道。
  “我想放下,所以我来了,即使这辈子我都放不下,我也不愿意永远活在那些往事里面。因为你不是懦夫,你是男人,你是警察。”白淑婷用力敲了一下桌子。
  陆远沉默了。
  那天晚上,秦歌的眼泪,还有那句话,我们都是懦夫。
  我不是懦夫。
  我是警察。
  是的,我是一名警察,林城警察学校2000级毕业生。
  “我是懦夫,但是我也是一名警察,我用电脑知识和罪犯打战。”对面的陈枫站了起来,言语颤抖地说了一句话。
  “好。”陆远迟疑了几秒,吐出了一个字。
  • CSA橄榄: 举报  2018-01-02 15:27:29  评论

    楼主,小说的时间点有点乱哈。陆远2000年毕业,林娇娇的案子发生是在2016年9月,那陆远现在岂不已经至少是38岁了?怎么可能才22岁?
  • 风雨如书: 举报  2018-01-02 17:56:08  评论

    评论 CSA橄榄这个时间内修改,可能发的是没修改的版本弱智。
我要评论
楼主风雨如书 时间:2017-12-16 14:53:39
  7.
  使命
  顾明做了三十年法医,大大小小现场经过见过上千个,恐怖离奇血腥的现场也见过不少,可是唯独他忘不了归元别墅的现场。这不仅仅是因为归元别墅的案子到现在还没有破获,从法医角度来讲,他觉得那样的现场是完全不符合常理的。
  2014年到现在,已经两年多了,但是那个现场的情景却从来没有从他脑海里出去过。他清晰的记得每一个场景,甚至每一个镜头。
  他没想到在自己退休之前,还能重新投入到这个案子里来。
  坐在会议室,他看着眼前的其他人,除了杜德坤,其余的都是陌生的脸孔。从他们眼里的平静目光可以看出来,他们还不了解这个案子的内情。
  归元别墅案是特别调查组接手的第一个案子,这个也是龙安省最近几年来少有的大案。当初为了破获这个案子,龙安省公安厅投入的警力高达三百人,走访群众上千人,排查嫌疑人五十多个人,最终却还是没有找到凶手。
  “这个案子是我亲身经历的,当时压力很大,除了案件的性质恶劣,更主要的是案件中有一对被害人夫妇是龙安省有头有脸的大人物。所以你们第一个要面对的遗案就是这个案件。”杜德坤拍着桌子说道。
  “我们一定完成任务。”周铁豪大声说道。
  “这位是顾明,当时负责案件的法医工作,我专门请他过来协助你们重返现场。这一次省厅对我们重启归元别墅的案子也非常重视,让所有部门给我们第一时间配合工作。这是特别调查组能否成功的第一棒,你们一定要打响它。不要让领导失望。”杜德坤介绍了一下顾明。
  “报告。”旁边的陆远喊了一句。
  “讲。”杜德坤看了看他。
  “这个案子我当时也了解了下,后来之所以停下来好像是因为死者的身份,六名死者里面有性行业从业人员,为了名誉,所以其他死者的家属便主动让案子缓了下来。如果我们现在重新调查,肯定还会遇到同样的情况,这个可以坚持吗?”陆远问道。
  “给你们的工作证就是告诉你们,只要是和犯罪有关的东西,你们都有权利去管。没有人能有阻挡你们伸张正义的权利。”杜德坤说道。
  “明白。”陆远听完,坐了下去。
  “好,安娜,现在把案件的详细情况给大家发一下,然后期待你们的胜利。”杜德坤说完,站起来走了。
  安娜拿着准备好的资料一人发了一份,发到顾明旁边的时候,顾明摆了摆手,说,“这个案子的所有信息我都记得一清二楚。”
  “顾老,我在明城的时候参加过一次你的法医课。这个案子你这么重视,我们这一次一定要完成任务。”周铁豪对顾明说道。
  “好,大家一起努力。”顾明点点头,“案子的情况就由我来讲吧。”
  这时候,安娜在投影仪上放出了归元别墅的案件资料,顾明看着这些资料,也讲起了案子的详细情况。
楼主风雨如书 时间:2017-12-16 14:54:37
  8.
  血案
  2014年6月13日,林城照河路归元别墅207号发生一起恶性凶杀案,六名死者,三男三女死在207号别墅上下三层。
  报案人员李彩英,女,48岁,系归元别墅207号家政工。2014年6月12日,接到别墅主人荣飞电话,让他第二天十一点来家里打扫卫生,并且负责中午六人餐。13日上午,李彩英去菜市场买好所需菜品,于上午11点07分到达归元别墅207号。通过敲门,打电话等方式没有反应的情况下,她拿出钥匙开门,走进别墅,发现了死在客厅沙发上的别墅主人荣飞。于是立刻拨打报警电话,并且联系物业保安人员。
  五分钟后,照河路派出所崔浩第一个赶到现场,他立刻安排现场保安人员将围观的人群驱逐,将现场第一时间保护起来。随之赶来的是当时值班的法医谢小梅,谢小梅和崔浩进入现场后,看到现场的人员死亡状况,立刻向上级拨打了求助电话。
  十五分钟后,省公安厅刑事侦查局局长田伟、副局长唐建设和科长杜德坤、龙安省市公安局局长、刑侦队队长等各级领导赶到现场,闻讯而来的还有听到风声的各大媒体以及荣信集团董事长荣天来和他的随行助理人员。
  因为别墅的主人荣飞和妻子胡雅丽的身份关系,所以在进入现场,杜德坤和上级领导汇报后与荣欣集团一方沟通,最终达成秘密侦破的约定。
  2014年6月13日上午11点45分,侦破工作正式开始。当时顾明也赶到了现场,对于整个现场亲自勘查,谢小梅作为他的助手负责记录。
  死者一共六名,别墅一层有两名死者,1号死者荣飞、男、28岁、生前系荣信集团总经理、死者死于别墅客厅沙发上,浑身赤裸,身上一共有三处伤口,致命伤口为心口的刀伤;二号死者白凤玲、女、21岁、生前系龙安省四特广告公司职员,与死者孟海涛为夫妇关系、二号死者死于别墅客厅沙发上,下身赤裸,上身着一睡裙(经鉴定为胡雅丽的睡裙),身上一共有两处伤口,致命的原因是机械性窒息,凶器为一根棉麻绳子(经鉴定,绳子为荣飞家所物)。
  别墅二层有死者两名,依次为3号死者和4号死者。3号死者孟海涛(白凤玲丈夫)、24岁、生前系龙安省飞跃网络公司职员、死者死于二层别墅健身房内,死者衣着完整,双手被绑在一起,整个人跪在4号死者面前,脑袋下垂,经鉴定3号死者眼睛暴睁、嘴唇乌青,明显是中毒而亡;四号死者杨晓萝,女,19岁,生前系龙安省朝阳会所陪酒小姐、死者上身赤裸,下身只穿着一只丝袜,斜靠在跑步机上,同样是死于中毒。
  别墅三层同样也是两名死者,分别为5号死者和6号死者。5号死者胡雅丽(荣飞妻子)、29岁,生前系荣信集团财务总监;6号死者余刚、男、21岁、生前系朝阳会所陪酒服务生,5号死者与6号死者浑身赤裸,两人抱在一起,一把长矛穿过两人身体,将两人钉在床上。
  现场照片一共拍了九百多张,别墅三层,每层两名死者,正好形成了三个现场。刑侦队以及法医,包括来帮忙的各区刑警一直从上午11点40忙到晚上10点,才把整个现场清理完毕。
  “一直到现在,我都忘不了那个场景。我相信那天所有参与现场清理的人,都不会忘记。那不是战场,但是比战场带给的心理冲击力要大很多。”顾明说完,长长地舒了口气。
  “这个案子之前保密工作做的很好,我只知道是死了几个人,其中有荣信集团的接班人荣飞,其余的就不清楚了。真没想到,真实现场这么惨。”白淑婷听完顾明的讲述,脸色有些苍白,她可以想象现场的惨烈。
  “因为荣信集团在龙安省的地位,加上荣信集团当时刚刚上市,如果知道荣飞带着性从业者来家里,并且死在了家里,那么对荣信集团的影响太大。要知道,龙安省的整个经济大头都是荣信集团带领。所以那个时候,所有关于归元别墅的信息一律不让放出去。”顾明说道。
  陆远在听顾明讲述的时候已经把整个案宗看完了,当时负责这个案子的是龙安省刑侦处处长邓志华,对于案子的刑侦方向在案宗里写的很清楚,也很合理。他们第一时间将死者的所有社会关系综合到一起,经过调查和取证确定了荣飞夫妇为什么会让孟海涛夫妇和杨晓萝与余刚来自己家里。
  他们组织了一次六人晚餐的活动,组织者自然是荣飞夫妇,而参加者则是孟海涛夫妇,至于杨晓萝和余刚则是荣飞夫妇喊过来助兴的。
  根据荣飞夫妇的家政工李彩英口供,荣飞夫妇每一个月都会邀请朋友来家里聚会,只要他们开聚会,李彩英就会被打发走,第二天便会接到荣飞的电话,让她负责中午的饭菜。
  对于朝阳会所老板的走访,荣飞是这里的金牌VIP,每个月都会挑一个陪酒小姐和服务生去他的别墅参加聚会。没想到这一次出了这样的事情。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13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