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重回犯罪现场

楼主:风雨如书 时间:2017-12-14 13:13:39 点击:3303682 回复:327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 513 下页  到页 
作者:七根胡 时间:2017-12-18 19:26:48
  胡子帮顶
楼主风雨如书 时间:2017-12-18 20:11:54
  10.
  分析
  这是白淑婷第二次见到陆远的模拟案情表演。
  会议室里的人静悄悄的,甚至都屏住了呼吸,生怕错过陆远说的每一句话。
  “数字六,是最接近数字七的数字。数字七是一个很神奇的东西,比巴伦年代,七代表了权利和容易,西方把七当做幸运数字,一周有七天,音乐有七种音符,颜色有七种,天主教将人的罪恶分为七种,称为七宗罪。
  所以我们在选择的时候,靠近七的时候,往往会选择七,这是一个大众习惯问题。交换俱乐部源自西方,看似是成双成对的交换,其实大家都忘了在这些交换的恋人夫妻之外,还要有一个旁观者。所以在西方,交换俱乐部的人员一般都是由奇数组成,比如五个人,七个人,九个人,而绝非我们看到的四个人、六个人或者八个人。
  其实我们这次的案件交换人是四个人,另外两名不过是他们请过来助兴的嘉宾,所以除去这六人,现场还有另外一个人负责对对他们每一个人的表现进行观赏,甚至打分。
  以上一点是从理论上推测,下面我根据我们调查资料和照片上进行二次论证。三层别墅,每层两个人,形成了互不打扰的三个现场,也形成了三个互不打扰的空间。这样的格局,是和孟海涛夫妇有关系,因为他们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聚会。可以想象下,虽然孟海涛夫妇已经做好了和别人交换伴侣的准备,但是第一次面对这样的场景,我可以和别人的伴侣发生关系,但是却很难在同一个场合看到自己的爱人和别人发生关系。这是人性的底层道德标准,除非是两个以性为生活,早已经放荡的人。很显然,孟海涛和白凤玲是夫妻,那么自然是属于正常类型。正因为这一点,所以他们才选择了两人一层,互不打扰的格局。
  交换俱乐部的主要目的是为了给双方交换对象刺激,得到现实中难以得到的感觉。刺激的感觉来自两种,本身刺激和外部刺激,交换双方如何分享这种刺激,要么是共同交换,显然现场调查没有发现六人共在一层的情况,那么只剩下一种刺激,外部刺激,就是把每一个人的表现记录下来,事后共享。这种方法既可以避免一开始进入交换聚会新人的尴尬,也可以起到延伸交换聚会的作用。所以这个时候,第七个人的出现,正好可以满足这个要求。
  加上前面我说的对数字七的习惯性和交换聚会的基本人数设定,可以推测,参加归元别墅现场的除了六名死者以外,还有第七个人,甚至可能这第七个人就是凶手。”陆远从内到外,从专业知识到现场环境进行了一个完整的推测,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
  “开眼了,这就只是看了这些资料推断出来的?”顾明听完后,禁不住说话了。
  “其实这是事件表面分析法,在古代断案常用的东西,就是观察,加上经验的推测。我的经验不多,之前是正好读过一篇关于国外交换俱乐部的文章,稍微了解了一些内容,没想到今天用上了。”陆远不好意思的说道。
  “可是当初调查的时候,为什么没有发现呢?如果真的有第七个人在,那么一定会留下痕迹的。”周铁豪提出了疑问。
  “这个很简单,如果他们是为了分享这个交换聚会的场面,为了顾忌到每个人在聚会过程中的表现,是不会公开说有其他人要拍摄或者录制画面的。那么最有可能的就是组织者背地找一个人隐藏起来。一个刻意隐藏的人,自然会注意自己的身份痕迹,那么当初在调查的时候,大部分眼光都被眼前的血案吸引,一般人肯定不会注意隐藏在背后那个人的痕迹和信息了。”白淑婷说出了原因。
  “原来是这样啊。”陈枫若有所悟的点了点头。
  “那接下来呢?”顾明问道。
  “接下来按照刚才的分配,我们分头行动吧。陆远,你想调查哪一块?”很显然,刚才陆远的精彩推论已经成功征服了周铁豪。
  “我想去朝阳会所一趟。”陆远说道。
  “朝阳会所?”听到陆远想去的地方,其他人不禁愣住了。
我要评论
楼主风雨如书 时间:2017-12-19 14:43:44
  11.
  会所
  朝阳会所位于龙安省市中心,前身是一家五星级酒店,后来建成了一个私人会所,是整个龙安省价格最贵的娱乐会所。
  陆远站在朝阳会所门口,仰望着这座金碧辉煌,装修奢华的十六层高楼。这里曾经是龙安省最豪华的酒店,但是盈利却很差,老板很快更换了运转思路,变成了现在的娱乐会所。从门口停满的豪车来看,陆远已经感觉到了人民币在这里犹如小河流水哗啦啦一样的响声。
  “走,进去吧。”白淑婷看了他一眼。
  调查朝阳会所的请求,周铁豪同意了,不过通常警察调查工作都是要两个人一起,第一是方便遇到紧急突发事件有人照应,第二是对调查对象口供的真实性负责。
  白淑婷主动提出和陆远一起来朝阳会所调查。
  面对安排,陆远没有反对。
  一路上,陆远和白淑婷都没有说话。
  陆远知道,如果不是在学校时那段往事,可能现在白淑婷还在学校做老师,自己也许已经成了一名优秀的刑警。秦雪,还会呆在自己身边。
  不过现在既然在一起工作了,有些事自然是要放下的,作为警察,尤其是参与直接刑事案件的,自然要同心协力,暂时忘掉以前的东西。
  陆远和白淑婷一前一后走进了朝阳会所。
  “两位好,欢迎光临朝阳会所。”两名身穿黑色短裙,低胸衬衣的女孩热情的迎了过来。
  “你好,我们是公安局特别调查组的。”白淑婷拿出证件,递给了对方。
  接过白淑婷的证件,反复看完后,女孩带着两个人走到了前面的经理办公室。
  “两位警察同志,不知道今天来朝阳会所有什么事?”接待他们的经理姓苏,是一个三十岁的男人,头发通亮,皮肤细腻,看上去很清爽。
  “哦,其实是两年前荣飞夫妇的案子现在被重新启动了,因为当初在别墅里死亡的也有朝阳会所两名员工,所以需要这边再配合下,调查一些情况。”陆远说道。
  “你说归元别墅的案子,要重新调查了?”苏经理长大了嘴巴。
  “对,所以需要重新整理下之前的证据。”白淑婷点点头。
  “那需要我们怎么帮忙?关于余刚和杨晓萝的事情,因为时间有点长,我怕可能帮不了你们太多。”苏经理问道。
  “不,苏经理,我们这次来不是找杨晓萝和余刚的事情。我们想见一下你们在会所里超过两年以上的陪酒员工。”陆远说道。
  “超过两年的陪酒员工?好,好,你们稍等一下,给你们找一下。”苏经理点点头,站了起来走了出去。
  “你怎么找两年以上的陪酒员工呢?”白淑婷不太明白陆远的意思。
  “如果直接找陪酒员工,调查荣飞找他们去参加性聚会的事情,你觉得朝阳会所会让我们得逞吗?”陆远看了白淑婷一眼。
  “哦,原来是这样。”白淑婷顿时明白了过来。
  “并且他一定会给我们找重书的人,所以一会要仔细听。别被他们忽悠了。”陆远说道。
  十分钟后,苏经理带着四个人走了进来,三女一男。
  “这四个可能就是现在陪酒业务里超过两年的员工了。”苏经理说道。
  “苏经理,我们想和他们单独聊聊,你可以先忙其他事吗?”陆远看了看苏经理说道。
  “好,好的。”苏经理连连点头,走的时候,他指着那四个人说,“你们好好配合警察工作,不要胡说八道,知道吗?”
  四个人点了点头。
  “不用紧张,大家坐吧。”陆远指了指前面的凳子。
  四个人相互看了看,然后坐了下来。
  “今天来是想了解下关于之前余刚和杨晓萝的案子情况,你们都是超过两年的老员工,应该都认识他们两个吧。”陆远开门见山,直接提了起来。
  “认识。”四个人彼此看了看,说道。
  “那简单说说你们对他们的了解吧。”陆远拿出了记录本和笔,开始做笔供。
楼主风雨如书 时间:2017-12-19 14:48:07
  12.
  视频
  归元别墅207号。
  自从血案发生后,这里边被封存起来,旁边的两户人家因为忌讳也搬走了。整个别墅2区成了一个无人区,每天就连保安巡逻都战战兢兢。因为凶手还没有抓到,各种传言在人们口中相传,有人说杀死那六个人的凶手其实从来没有离开过别墅,他隐藏在别墅的某个角落,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便会出来在别墅里面游荡,回味他杀人的经过,也有人说凶手就是六人当中的某一个,之所以杀人是因为被鬼魂附身,因为归元别墅在修建的时候曾经挖出过六具骸骨,当时的位置正好就是207号的下面。
  周铁豪和顾明来到归元别墅的时候,门口的保安立刻冲了进来。
  “顾法医,是不是又出什么事情了?”
  “你是?”顾明有些意外地看着那个保安。
  “我是小刘,之前207号命案现场是我维持的,当时你带着那个女法医在看现场的。临走的时候你还说我表现的不错。”小刘说着之前和顾明的相遇情景。
  “哦,是你啊,想起来了。”顾明的印象里出现了一个保安,仔细想下,就是眼前这个小刘。
  这个时候,一辆警车开了过来,一名警察和一个穿着法医制服的女人从车上走了下来。
  “师傅。”女法医对着顾明喊了一下。
  周铁豪知道这个女法医正是当时现场的法医谢小梅,后面的警察则是第一个赶到现场的民警崔浩。
  “既然要重回现场,那么我们就全面点。我把当时最早赶到现场的民警和法医喊来了,咱们这次好好回忆下。”顾明看着周铁豪说道。
  “顾老,你想的真是周全。”周铁豪不禁竖起了大拇指。
  四个人在保安小刘的带领下,一起走进了归元别墅里面。
  两年没有打开的别墅房门,推开后,一股浓重的灰尘味道扑面而来,夹杂的还有一种血腥风干的味道,让人一下子就想起昔日的命案。
  除了周铁豪,其他人都是当时命案的见证人。即使过了两年,但是当时现场的血腥恐怖依然让他们心有余悸,仿佛就在眼前。
  虽然是大白天,但是别墅里感觉阴森森的,有种异样的恐怖感觉。
  “当时,当时荣飞和白凤玲的尸体就在那。”顾明轻咳了一下,打破了眼前的沉默,他指着前面不远处的沙发。
  周铁豪已经在照片上看过了眼前的照片,真的见到实景,还是有一点点的震撼,他能想象出,当时看到命案现场人的震惊。
  枣红色的真皮沙发,上面覆满了灰尘,沙发上甚至还有警察画下的尸位线,荣飞和白凤玲的尸体照片特写套上去,可以还原当时的现场。
  别墅的一楼是客厅和厨房,客厅占了一大半,家具除了沙发还有一些艺术品,沙发对面是一台挂起来的五十五寸液晶电视,旁边还有一套音响。
  周铁豪走到电视面前,拿起了旁边的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电视进入了其他播放状态模式。
  周铁豪低头看了看旁边电视的连接线,发现一根高接线插在上面,另一头却是空的。
  “我第一个进入现场的,当时注意到了这一点。不过电视确实没有开,这头也没查任何设备。我问了李彩英,他们说荣飞夫妇其实并没有看电视的习惯。”崔浩看到周铁豪在看电视的线头,于是说话了。
  “电视的播放状态是其他状态模式,两年前的电视播放状态能够播放U盘或者第三方的状态全部是在这个其他播放状态模式里,不像现在分的比较清楚,有高清播放模式,有USB播放模式。虽然有一根高清线接在上面,也可能电视最后播放的视频是来自U盘或者移动硬盘,因为这两个同样也是其他播放状态模式里面的。所以说荣飞和白凤玲在一楼的时候,播放过视频。只不过视频源被人拿走,也许就是存在的第七个人。”周铁豪分析道。
  “怎么能这么肯定呢?为什么不是他们六人在一起看呢?”顾明问道。
  “崔浩问过李彩英,荣飞夫妇没有看电视的习惯。电视之前播放的东西又是来自移动硬盘或者U盘,说明不是荣飞家里的东西,那么这个一定是别人拍摄或者带来的东西。这种东西能让荣飞他们看,相信只有一种,那就是关于交换聚会上的画面。之前陆远分析过,他们之所以在每个别墅有两个人在一起,形成互不打扰的三个现场,就是因为孟海涛夫妇是第一次参加聚会,所以荣飞不可能让在他们聚会还没结束就拿出现场视频让所有人看。唯一能解释的就是荣飞让第七个人单独放出来,给自己和白凤玲看。”周铁豪说道。
  “有道理。”小刘拍了拍手,对周铁豪的分析非常敬佩。
  “有一点当时我们一直没想明白,白凤玲穿着胡雅丽的睡裙,我们在他们的行李中找到白凤玲自己带着性感内衣,睡裙的。”谢小梅提出了一个意见。
  “这点我们组员陆远分析过,那是因为荣飞的道德感还是比较约束,对交换聚会还有一点抵触,对于和他发生关系的女人,还是希望有妻子的影子。”周铁豪说道。
  “领导,这点不太对啊。我曾经在地下车库见到荣先生和好几个女孩在车里搞,那可不一定非得有他妻子的影子啊。”小刘举了举手,轻声说道。
楼主风雨如书 时间:2017-12-19 14:48:33
  13.
  回忆
  四个人,三男一女,一共有两个参加过荣飞之前组织的交换聚会。陆远让那两个没有参加过荣飞交换聚会的人离开了。
  剩下的两个人,男的叫的锤子,女的叫香草。不用说,名字都是艺名,在这种场合,大家几乎用的都是艺名。
  在陆远的请求下,锤子和香草回忆起了当时的情况。
  锤子和香草是当时一起去的,两人也记得比较清。那天最开始是五个人,除了荣飞夫妇,还有一个小男孩,大约十七八岁,五个人坐在一起先吃饭,看起来其乐融融,跟一家人一样。吃晚饭后,荣飞的妻子带着香草去整理厨房,做了一些简单的饭后甜点。
  吃甜点的时候,胡雅丽回到卧室换了一件低胸睡衣出来了。锤子和香草一下子就知道,下面要进行其他节目了,因为胡雅丽的大半个胸都露了出来,并且坐在那个小男孩旁边,不时的挑逗那个男孩。
  男孩正是热火阳刚的年纪,只不过因为荣飞在一边,他还是有些矜持。荣飞看到这个情景后,把锤子喊到了卧室。
  “你今天的工作并不是性工作,而是一个观赏家。对于今天我和香草在一起的表现,你要仔细录制下来,并且看清楚每一个细节。同样,那个男孩和我妻子的表现你也要录下来。明白吗?当然,这一切你都要偷偷进行,不能让其他人发现。这是一个可以录制视频的手表,你可以带上,调整好就可以了。”荣飞对锤子说道。
  锤子浸淫性行业多年,什么样的变态客人都见过,这种喜欢录下来事后给自己欣赏的客人不在少数,这种工作反而比较轻松。
  一切安排妥当后,荣飞带着锤子走出了卧室。
  接下来,荣飞带着香草上了二楼。
  别墅一层只剩下男孩、锤子和胡雅丽。锤子走过去坐到了胡雅丽身边,然后开始摸索她的身体,胡雅丽早已经受不了,立刻抱住了旁边的男孩,疯狂的亲吻起来。
  按照荣飞的指示,锤子将手表上的镜头调整对准了胡雅丽和那个男孩,作为旁边的第三者,他只是偶尔配合一下胡雅丽。胡雅丽的心思全在那个男孩身上,所以对于锤子没有过多在意。
  在胡雅丽和男孩兴致勃勃的时候,锤子悄无声息的去了二楼。二楼的地毯上,荣飞和香草正搞的热火朝天,锤子立刻开始录制画面,并且按照荣飞的要求,对画面进行近距离的欣赏与录制。
  等到一切结束后,大家又坐到了一起。除了锤子,每个人都很满足。本以为事情已经结束了,没想到接下来胡雅丽拉着锤子上了二楼,然后开始了第二次游戏。在锤子和胡雅丽在一起的时候,锤子明显感觉到有人在旁边偷窥,并且还在录制。锤子晃眼看了几次,终于看清楚那个人竟然就是荣飞。
  “荣飞?”听到这里,白淑婷叫了起来。
  “是他,我确定。”锤子点点头。
  “对的,我也记得那天后半夜的时候,荣飞让我跟着他去卫生间。在卫生间里,他站在我后面,也拿了一个摄像机在拍我们做爱的过程。有很多客人是喜欢这样的,一般的人我们肯定不同意,但是荣飞给的钱多,也就忍了。”香草跟着说道。
  “杨晓萝和余刚之前去过荣飞的别墅没?”陆远沉思了片刻问道。
  “没有,他们是新来的。一般荣飞喜欢找新人,苏经理和荣飞比较熟,有新人来了,他会主动和荣飞介绍。”锤子说道。
  “那关于余刚和杨晓萝,你们之前关系怎么样?”陆远问道。
  “余刚比较清高,其实就是装逼。他刚进这场子,觉得自己很受欢迎,会所里的人都不太喜欢他。杨晓萝倒是挺受人喜欢的,她性格比较好,乐于助人。对了,杨晓萝之前有个男朋友,一直跟着她。杨晓萝据说每次出去都要跟男朋友请假,自从杨晓萝出事后,他男朋友也不见了。”锤子想了想说道。
  “对对对,杨晓萝挣的钱都给她男朋友花了,那时候她男朋友几乎每天都来找她要钱花,后来杨晓萝出事后,她男朋友就再也没出现过。想想杨晓萝真是找了一个渣男。”香草也想起了这一点。
  “杨晓萝的男朋友叫刚子,是一个小混混。我记得调查报告里提过。”白淑婷看了看陆远说道。

楼主风雨如书 时间:2017-12-19 14:51:43
  13.
  回忆
  四个人,三男一女,一共有两个参加过荣飞之前组织的交换聚会。陆远让那两个没有参加过荣飞交换聚会的人离开了。
  剩下的两个人,男的叫的锤子,女的叫香草。不用说,名字都是艺名,在这种场合,大家几乎用的都是艺名。
  在陆远的请求下,锤子和香草回忆起了当时的情况。
  锤子和香草是当时一起去的,两人也记得比较清。那天最开始是五个人,除了荣飞夫妇,还有一个小男孩,大约十七八岁,五个人坐在一起先吃饭,看起来其乐融融,跟一家人一样。吃晚饭后,荣飞的妻子带着香草去整理厨房,做了一些简单的饭后甜点。
  吃甜点的时候,胡雅丽回到卧室换了一件低胸睡衣出来了。锤子和香草一下子就知道,下面要进行其他节目了,因为胡雅丽的大半个胸都露了出来,并且坐在那个小男孩旁边,不时的挑逗那个男孩。
  男孩正是热火阳刚的年纪,只不过因为荣飞在一边,他还是有些矜持。荣飞看到这个情景后,把锤子喊到了卧室。
  “你今天的工作并不是性工作,而是一个观赏家。对于今天我和香草在一起的表现,你要仔细录制下来,并且看清楚每一个细节。同样,那个男孩和我妻子的表现你也要录下来。明白吗?当然,这一切你都要偷偷进行,不能让其他人发现。这是一个可以录制视频的手表,你可以带上,调整好就可以了。”荣飞对锤子说道。
  锤子浸淫性行业多年,什么样的变态客人都见过,这种喜欢录下来事后给自己欣赏的客人不在少数,这种工作反而比较轻松。
  一切安排妥当后,荣飞带着锤子走出了卧室。
  接下来,荣飞带着香草上了二楼。
  别墅一层只剩下男孩、锤子和胡雅丽。锤子走过去坐到了胡雅丽身边,然后开始摸索她的身体,胡雅丽早已经受不了,立刻抱住了旁边的男孩,疯狂的亲吻起来。
  按照荣飞的指示,锤子将手表上的镜头调整对准了胡雅丽和那个男孩,作为旁边的第三者,他只是偶尔配合一下胡雅丽。胡雅丽的心思全在那个男孩身上,所以对于锤子没有过多在意。
  在胡雅丽和男孩兴致勃勃的时候,锤子悄无声息的去了二楼。二楼的地毯上,荣飞和香草正搞的热火朝天,锤子立刻开始录制画面,并且按照荣飞的要求,对画面进行近距离的欣赏与录制。
  等到一切结束后,大家又坐到了一起。除了锤子,每个人都很满足。本以为事情已经结束了,没想到接下来胡雅丽拉着锤子上了二楼,然后开始了第二次游戏。在锤子和胡雅丽在一起的时候,锤子明显感觉到有人在旁边偷窥,并且还在录制。锤子晃眼看了几次,终于看清楚那个人竟然就是荣飞。
  “荣飞?”听到这里,白淑婷叫了起来。
  “是他,我确定。”锤子点点头。
  “对的,我也记得那天后半夜的时候,荣飞让我跟着他去卫生间。在卫生间里,他站在我后面,也拿了一个摄像机在拍我们做爱的过程。有很多客人是喜欢这样的,一般的人我们肯定不同意,但是荣飞给的钱多,也就忍了。”香草跟着说道。
  “杨晓萝和余刚之前去过荣飞的别墅没?”陆远沉思了片刻问道。
  “没有,他们是新来的。一般荣飞喜欢找新人,苏经理和荣飞比较熟,有新人来了,他会主动和荣飞介绍。”锤子说道。
  “那关于余刚和杨晓萝,你们之前关系怎么样?”陆远问道。
  “余刚比较清高,其实就是装逼。他刚进这场子,觉得自己很受欢迎,会所里的人都不太喜欢他。杨晓萝倒是挺受人喜欢的,她性格比较好,乐于助人。对了,杨晓萝之前有个男朋友,一直跟着她。杨晓萝据说每次出去都要跟男朋友请假,自从杨晓萝出事后,他男朋友也不见了。”锤子想了想说道。
  “对对对,杨晓萝挣的钱都给她男朋友花了,那时候她男朋友几乎每天都来找她要钱花,后来杨晓萝出事后,她男朋友就再也没出现过。想想杨晓萝真是找了一个渣男。”香草也想起了这一点。
  “杨晓萝的男朋友叫刚子,是一个小混混。我记得调查报告里提过。”白淑婷看了看陆远说道。

作者:唯美小星踊 时间:2017-12-20 11:35:26
  写的真好
作者:梦丽思君亮 时间:2017-12-20 12:56:35
  楼主一天几更?
作者:凌云潇佬 时间:2017-12-20 15:10:06
  马克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 513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