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都是看帖,心血来潮也来说说身边真实发生的诡异故事

楼主:孙悟能2017 时间:2018-01-08 14:01:42 点击:3143 回复:6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混迹莲蓬鬼话挺久了,一直看别人写的故事。这些天比较有空,忽然萌生了一个想法:为什么我不去写一下亲身经历的真实故事,或者是从身边人身上听来的奇闻呢?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故事即将奉上,觉得兴趣的同学可以一起交流一下。

  混迹莲蓬鬼话挺久了,一直看别人写的故事。这些天比较有空,忽然萌生了一个想法:为什么我不去写一下亲身经历的真实故事,或者是从身边人身上听来的奇闻呢?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故事即将奉上,觉得兴趣的同学可以一起交流一下。

  混迹莲蓬鬼话挺久了,一直看别人写的故事。这些天比较有空,忽然萌生了一个想法:为什么我不去写一下亲身经历的真实故事,或者是从身边人身上听来的奇闻呢?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故事即将奉上,觉得兴趣的同学可以一起交流一下。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41次 发图:0张 | 更多 |
作者:20170101S 时间:2018-01-08 14:03:02
  加油!
作者:执灯寻影v 时间:2018-01-08 14:42:33
  没啦?
楼主孙悟能2017 时间:2018-01-08 15:57:10
  跛海是我们村子里面的一个孤寡老汉,已经去世几年了。他从小就跛了一条腿,这也是他外号的由来。他不仅跛了一条腿,右眼也瞎了,空洞洞的,看起来很瘆人。不过跛海倒是个随和的人,和村子里的小孩子很玩得来。甚至有时候小孩子调皮叫他跛海,他也只是笑笑。

  跛海没有什么能力营生,一直以来靠着做庙祝来维持生活。我不知道你们各位老家庙祝是怎么样的,在我们这里庙祝就是管理香火,每日上香,重大节日和初一十五还要敲锣打鼓,求神保佑村子平安。

  村民往往在供奉完菩萨之后,给跛海一些糖果饼干。跛海没儿没女,家里一贫如洗,他倒也大方,时不时拿出一些分给村里的小朋友吃。所以小朋友颇为喜欢他。

  跛海的茅屋很简陋,有一张木床,被子到处是补丁;一个水缸,三两个摇摇欲坠的小凳子,几块砖头垒砌而起的土灶。不过我们这些小孩不嫌弃,反而很喜欢到他家听他讲故事,还有东西吃。

  有一次,我们见他卷起裤腿子,露出干瘪的小腿,上面有一道很长的伤疤,像一只大蜈蚣伏在上面一样。一个小朋友好奇地问起来。海伯,你这里是干嘛了?

  跛海似乎不愿提起,叹一句,唉,这个还是不说了,说了怕吓着你们。

  我们的好奇心被吊了起来,这个拉着他手臂,那个抱着他大腿,央求他告诉我们。跛海被拉扯得无奈,便说,我说出来也行,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可以说的。只是以后你们在村子里听到铃铛的声音,要小心一些,然后讲述了一个故事,语气平淡,我们却听得几乎要吓死,有个小孩子还被吓哭了。

  先交代一下。话说我们这古庙历史已经有几百年了,原是附近三村六寨的先祖们为了祭拜菩萨而兴建的。我小时候去过古庙,足足走了一个多钟才到。古庙建在苍茫大山之中,恢宏雄伟,白墙红瓦,很是肃穆庄严,也不知道祖先怎么建起来的。

  故事是这样的。话说跛海呢,每天早晚六点都要上香点蜡烛,因为路途遥远,有时就干脆住在古庙的一个侧室里。有一天凌晨,天还没曚曚亮,跛海便被一阵冷意冻醒了。此时正是寒冬,古庙阴寒得很,跛海想着也差不多到了上香的时辰,便哆哆嗦嗦着起床。

  迷迷蒙蒙之中,脚踩在地上,探索了一阵,却找不到鞋子。跛海明明记得鞋子昨晚就放在床前的呀。“看来真的是老了。”跛海默默想着。跛海点起一只蜡烛,才将这个如同冰窖一般的侧室稍稍照亮,跛海赤脚四处搜索一番,却怎么找都找不到鞋子了。莫不成床下有东西?跛海心里不由得一阵紧张,他慢慢躬下身来,床下黑洞洞的,移来蜡烛一看,床下什么都没有。跛海松了一口气,“可能是老鼠偷走了。”

  看看外面的天,想着差不多可以上香了,便随意找了对草鞋。此时到处一片寂静,黑森森一片,只有古庙发出一丝丝微光。苍山莽莽,雾气萦绕,像是铺了一层白纱。

  跛海一瘸一拐走到庙中,大堂冷寂无声,供桌之上观音法相庄严,身边罗汉或怒睁双目,或张着血盘大口,俱各狰狞无比,甚是可怖。不过跛海已经习惯如常,拿出香钱纸烛,正要点燃,赫然看到在大堂右边角落,一个怒目罗汉脚下,好像有一团黑影,黑乎乎的,一动不动。

  跛海心里咯噔一下,心想莫不是有人一大早过来拜祭?他揉了一下眼睛,定睛细看,却见这个东西满身黑毛,背着身看不清模样,双手捧着一根蜡烛,正慢慢啃食!

  跛海心胆俱寒,头皮一阵发麻,啊地叫了一声,蜡烛纸钱也掉在地上。那怪物听到后面传来叫声,倏地转过来头来。跛海赫然就见到一张凹陷的脸,像是被别人打了一拳以至于憋下去一样。怪物血盆大口还有半截蜡烛,一双空洞的眼睛直勾勾盯着自己,说不出的怨毒。跛海吓得腿肚子发软,跌坐在地上。那怪物深深看了跛海一眼,嗖的一声,跃上墙头,倏忽间便不见了踪影。
作者:你是八五的爱恋 时间:2018-01-08 17:14:34
  然后呢
楼主孙悟能2017 时间:2018-01-08 17:18:20
  跛海全身如坠冰窖,半天才缓过劲来。心中却是惊疑未定。刚才那个是什么东西?是鬼吗?还是什么东西?

  跛海恍恍惚惚,心里实在害怕,白天还好一点,晚上却是怎么都睡不着了。

  那个怪物会不会再来?会不会吃人?

  又想起昨晚不见了的鞋子,顿时感觉那东西或许就在侧室里面,说不定正流着口水直勾勾看着自己呢。跛海想到这里吓了一跳,手忙脚乱地用那破被子蒙着头。窗外寒风呜咽,树影婆娑,平时跛海丝毫不会害怕,此刻却只感觉厉鬼将要来临一般。

  战战兢兢,一夜无眠。

  待到天曚曚亮,跛海睁着充满血丝的双眼,不由得自嘲起来。他想道,自己一个无儿无女的老汉,有什么好怕的?虽是如此安慰自己,但跛海仍是颤抖不已。要不是不做庙祝会让他的生活难以为继,他就想干脆不干了。

  他爬起床来,在角落里找了一根结实的木棍,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上,在庙外听了好一会,见里面没有任何声响,才警惕地进去。

  跛海进到大堂,见昨天那尊罗汉脚下空空如也,才真正松了一口气。咦,怎么有蜡烛碎屑掉下来?他抬头一看,吓得魂飞魄散。只见那个怪物此刻正挂在大堂屋顶的横梁上,呲着一口尖利的獠牙,正欲扑将下来。跛海惊乱之中,举着木棍乱挥一通,那怪物在落地的瞬间,利爪嗤的一声在他小腿上划开一道口子,血液瞬间喷了出来。跛海的木棍也挥中了怪物,扑的一声将他打到一旁。那怪物被激怒了,那张凹陷的脸变得又狰狞了几分,张牙舞爪,嗤嗤怪叫,像地狱的恶鬼一样。跛海吃痛之下,心底清明了几分,心想这次估计凶多吉少了,也无暇理会伤口,举着木棍全神贯注盯着那怪物。

  怪物眼看又要扑过来,却突然听到一阵“铃铃铃”“铃铃铃”的铃铛之声,从远处苍山之中传来,在这莽莽群山之中显得格外响亮。那怪物似乎很害怕这个铃铛声,停下想要前扑的利爪,死死地盯了跛海一眼,铃声又一阵想起,怪物嗖地急促掠过墙头,兔起鹘落便消失在群山之中。

  跛海又是害怕,又是疑惑。但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小腿上的伤口正往外汩汩流着血,跛海赶紧抓了一把香灰捂住伤口…

  之后跛海休养了一个多月伤口才好。这一月来,那怪物再也没有来过,似乎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件事让他难以置信,仿佛是一个噩梦。但腿上的伤口,告诉他这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跛海心中疑问重重,那怪物是什么?那铃铛声从何而来?这个怪物是不是有人供养的?但这一切都找不到答案了。
楼主孙悟能2017 时间:2018-01-08 17:45:37
  跛海当时讲的这个故事有点离奇,吓得我们当时不敢再听了。这个故事还有后续发生,不过那又牵涉到另一个诡异故事了。当然如果有人喜欢的话,我之后再继续讲。

  我现在先讲一个我六叔亲身经历的真实故事。

  我六叔从小胆子很大,胆子大到什么程度呢?十五岁就敢一个人去守鱼塘。这个鱼塘可不是在屋前屋后那种,而是在莽莽群山之中,山涧筑水而成,人迹罕至。我们称呼为山塘。曾经有人吓唬他:“大军,你一个人不怕啊?小心半夜有东西敲门哦。”我六叔名叫大军,那时他不屑一顾道:“怕个鬼哦,难不成真有鬼,能把我丢进鱼塘里面去?”说完哈哈大笑。
  就是这样一个人,却经历了一件诡事,吓得他失魂落魄了一个月,从此独自一个人睡觉都害怕。
楼主孙悟能2017 时间:2018-01-08 18:10:26
  @20170101S 2018-01-08 14:03:02
  加油!
  -----------------------------
  谢谢支持亲
楼主孙悟能2017 时间:2018-01-08 19:00:27
  @执灯寻影v 2018-01-08 14:42:33
  没啦?
  -----------------------------
  有的,在慢慢写
楼主孙悟能2017 时间:2018-01-08 19:00:53
  @你是八五的爱恋 2018-01-08 17:14:34
  然后呢
  -----------------------------
  已经写完这个故事
楼主孙悟能2017 时间:2018-01-08 21:06:28
  我们村那里有座高山,巍峨屹立,如刀削斧砍一般,叫做石雁山。话说我叔年轻那时山上野鸡猛兽还挺多,不像现在,想听个鸟鸣都困难。而且那时村民手中的火药枪还没有被收缴,所以村民常上山打猎。

  我六叔大军尤其喜欢打猎,经常一个扛着一把火药枪上山,威武得很,俨然是一枪在手,天下我有的气势。暮秋的一天,六叔白天看到了一群斑鸠在石雁山山谷地觅食,心中大喜,心想这群斑鸠晚上肯定在石雁山一带的大树上栖息。“兄弟们常说我不会玩枪,还嘲笑我为炸膛手,呵呵。我今晚就一个人去打了这十来只斑鸠下来,还要走到他们面前炫耀一番,让他们瞧瞧我的本事。”六叔平时正憋着一股气呢,此时正洋洋自得想着,仿佛那些斑鸠已经到手一般。

  等到晚上十点,六叔静悄悄起了床,捎上抢,拿了手电筒,为了防止有灯胆坏了,还特意多抓了一把放入袋中,然后蹑手蹑脚出了门,快步向石雁山走去。

  大约跋涉了一个时辰,六叔终于到了山谷地。饶是六叔年轻力壮,也是累得气喘吁吁。他靠着一棵大叔坐下来,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丝,用一张纸卷好,默默抽起来。“现在大约是十一点,再等一个多时辰,这十来只斑鸠就会全部上树憩息了。”

  此时山谷中一片静寂,只有偶尔传来的鸟儿咕咕的叫声,以及一些小动物穿过落叶、草丛时的沙沙声。到处一片黑暗,月儿被黑云遮住了大半,只有微光透过树顶照射下来,树影斑驳。六叔靠在树下,烟头的红光忽明忽灭。六叔紧了紧衣服,夜深之后,山上雾水集中,他感觉有点寒冷。

  抽完几根烟,山谷地越来越静悄悄,落针可闻。六叔心想是时候了,斑鸠估计已经全部上树了。他掏出手电筒,往树上一照,咦,不在这。又连续走去照了几棵树,还是没有。直到第八棵大树,才发现一群斑鸠并排站在树枝上,将头插入翅膀中,正睡得香甜呢。六叔放慢脚步,心花怒放地数了数,一共六只。“还有几只不见了。不管了,先打了这几只再说。”他从肩上取下火药枪,上好火药,举枪瞄准树枝上六只鸟。

  “砰!”火药枪喷出火舌,一个惊雷一般的声音在寂静的山林之中炸开。

  六叔一枪打出,便听见扑扑猛扇翅膀的声音,却只有一只斑鸠扑腾着掉下树来,其他的几只都惊慌失措飞走了。只打中一只,六叔心中遗憾得很,拍着大腿。但也总好过没有,他见那只斑鸠掉落树根下,扑腾着翅膀钻进草丛之中。六叔赶忙追过去,见斑鸠耷拉着一只翅膀,露出两条伶仃的脚。他猫着身子,猛地扑过去。这只斑鸠也是机灵得很,闪到到了旁边的空地上,然后竟然没有逃跑,而是站在那里。

  六叔扑了个空,见斑鸠立在空地上,似乎挑衅一般,丢下枪,飞身一扑,又被它躲开来。斑鸠跳到一旁,在一块石壁之前,又停了下来,似乎是在引诱他。

  六叔虽然感觉这只斑鸠有点诡异,但又一想可能是它被枪打中之后吓傻了。他站起身,蹑手蹑脚靠近斑鸠,刚想扑过去,手电筒的灯胆“啪”的一声,灯胆烧了。
作者:ty_水风井 时间:2018-01-09 01:43:30
  很精彩,收藏了!
我要评论
楼主孙悟能2017 时间:2018-01-09 10:09:40
  六叔心里着急,差点就骂娘了。慌忙往袋里一淘,又拿出一个灯胆来。将它扭好,光线又重新点亮这片空间。

  六叔循着电筒亮光看去,却是吓得汗毛倒竖,几乎要叫出声来。原来这斑鸠哪里还像刚才那个样子?只见它脖子好像被活生生拗断,伤口汩汩流血,头颅却倒垂在地面上,一双眼睛几乎睁破眼眶,死死地盯着他。

  饶是六叔胆大包天,此刻慌乱异常。斑鸠一开始的时候脖子是断的吗?他没细看。如果是,它怎么能跑跑跑停停这么久?如果不是,那又是什么东西,硬生生拗断了它的脖子?六叔越想越慌乱,刚欲动作,啪的一声,灯胆又烧了。

  四周又陷入一片黑暗。

  就连刚才那丝月光,也被黑云遮住,伸手不见五指。

  “妈的!”

  六叔声音急促地骂了一声,一边掏出另一颗灯胆来。安上去,连忙往前面石壁处一照,却哪里还有斑鸠的踪影?六叔心慌意乱,冷汗直冒,心里不断告诫自己不要着急。他收敛心神,再看地上,没有丝毫血迹。向四周也照了一圈,仍是没有任何发现,就像它凭空消失了一样。

  六叔心中疑虑重重,已经心生退意。

  周围死一般的静谧,树影张牙舞爪。

  他见火药杆枪躺在另一头,疾步过去,弯下腰,刚想捡起,灯胆又是啪的一声,又灭了。

  就在灯灭前的一瞬间,六叔无意中看到前方树木之中,隐约站着一个人,一身白衣,黑色如瀑的长发遮住了脸,看不到脚,飘在那里,一动不动……
楼主孙悟能2017 时间:2018-01-09 22:59:40
  有人看不?有人看我继续更新
作者:u_113972672 时间:2018-01-10 01:04:05
  楼主快更,好看
我要评论
作者:ty_水风井 时间:2018-01-10 02:20:35
  顶!
我要评论
作者:captaincasino 时间:2018-01-10 02:33:41
  瞎写,谁出门带那么多灯泡
我要评论
楼主孙悟能2017 时间:2018-01-10 10:13:05
  六叔心里害怕到了极点,手往袋子里乱掏,终于又掏出一颗灯胆。但他手颤抖得厉害,怎么安都安不上去。

  “曹你娘!”六叔急的大骂了一句。等他满头大汗安上去之后,手电筒却没有亮。周围冷寂无声,连小动物发出的沙沙声也彻底消失了。六叔又急又气,一把将手电筒摔在地上,哆哆嗦嗦往怀里一掏,拿出一个打火机来,打火机的电石擦出火星,火机终于亮起来了。

  六叔欣喜欲狂,再往前一看。却见那个白影此刻漂浮在面前,脖子似乎别人拗断了一样,倾在一边,像是平放在肩头一样。脖子上伤口正喷着黑色血液。它机械地抬手,慢慢拔掉一绺一绺的黑发,露出血肉模糊的头皮,那血水正从额头上缓慢流入空洞的眼眶。腐烂的下巴耷拉着,几乎要随时掉落下来...

  六叔感觉整个头像要炸开,心好像被一条毒蛇紧紧缠绕着,透不过气来。六叔想逃,却腿肚子发软,几乎要瘫软在地上。阴风袭来,打火机的火苗倏忽被吹灭,咔嚓一声,一阵剧烈到无以复加的疼痛从左前臂传来,六叔几乎要晕过去。他伸出右手一摸,发现左前臂已经不翼而飞。六叔被剧痛一刺激,头脑反而清醒许多。心知此刻再不走,就要葬身在这里了。急忙捂着左手前臂,撒腿就跑。

  六叔边跑边喊救命,也不知道跑了多久,身上被树枝杂草刮得伤痕累累。而左手还在流血,他也变得越来越虚弱。也是他命大,就要他要失血过多而晕倒的时候,忽然听到远处有几人在喊:“大军!大军!”六叔听出了那是他几个兄弟的声音,欢喜得掉下泪来,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大喊道:“阿哥,我在这里!”...

  六叔的哥哥们帮六叔包扎伤口。他已经没有丝毫力气了,兄弟几个就抬着他回家。六叔全程不作声,就看着各位兄弟默默流眼泪。之后六叔在家养伤,期间还生了一场大病,好险才捡回一条命,但整个人瘦了十多斤,形销骨立,足足休养了一年才有所好转。六叔也曾想让几个兄弟帮忙找回他的手臂,但按照六叔所描述的情况去寻找,甚至后来六叔一起同去,却是如何都找不到这棵大树,石壁,以及空地了...
楼主孙悟能2017 时间:2018-01-10 11:15:39
  六叔的故事说完了。接下来要说一个亲身经历的故事了。虽然我不是故事主角,但至今思来,仍然觉得这件事太过诡异。

  我以前读的镇初中是个寄宿学校。学校不大,一共有三个年级,每个年级大约有五六个班,全校师生大约一千人左右吧。学校比较陈旧,有些教室和宿舍用的还是以前集体公社的瓦房,下雨天会漏水,要用桶在下面盛着。就算有一两间水泥房,也是年久失修,墙壁上长满青苔,一道道裂痕纵横交错。学校里种满参天的苍松古柏,就算是阳光灿烂的夏日,也会显得颇为阴暗,白天教室里上课都是要开灯的。

  故事发生在我初三最后一个学期,时间大约是五月份吧。我们这南方的天气已经挺暖和了。当时我记得连续下了一个星期的暴雨,学校前面的鸳江已经变得洪水滔滔。学校洗澡房很少,很多学生等得不耐烦,会选择去江边洗澡。当然,学校为了防止学生出意外,会派一两个老师监督,警告学生不能离开岸边太远。

  学校小有个特点,一旦发生什么事情,很快就会全校皆知。课间时,我同桌刘建东转过头来,神神秘秘地对我说:“全啊,别看书了。学校发生大事了你知道吗?”

  准备初升高了,我的压力倍增,当时正啃着最难的英语呢,听到他这么一说,我浑不在意,随口答道:“哦,什么大事啊?”这家伙平时就喜欢哇众取宠,我都见惯不惯了。

  “隔壁一班的一个女同学疯了,被学校遣送回家了呢。”刘建东压低声音,继续道。

  我的眼神从书本上移开,看着他,有点好奇地问:“谁啊?怎么会疯了?”

  刘建东一副我就知道你感兴趣的得意神色,低声道:“李玲啊,就是蛮漂亮的那个。可惜了一个漂亮的妞了。她呀,在宿舍整晚都发狂呢。”,末了又加一句,“别人都还不知道呢,但这个学校里就没有我不知道的事。”

  我不理会他的臭屁,问道:“学校怎么说?”

  “学校的领导说她是学习压力过大,所以精神出现异常呢。”说完却撇撇嘴,一副不屑的样子。

  我点点头。这个我倒是有同感,压力的确挺大,我最近都睡不好,但好在家里人也没有给我压力。

  “诶,你不会真相信了吧?如果事情这么简单,我就懒得跟你说了。其实李玲不是压力过大,她也没疯,她被遣送回家另有原因!”

  “什么原因?”

  “我可是各方打探来的,她是自己不愿读了!她晚上的时候的确会发狂,但你知道她喊的是什么吗?”

  “别磨磨蹭蹭了,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你这人急什么。她呀,一到晚上就躲在被窝里面瑟瑟发抖,拼命大喊

  ‘救命啊,救命啊!你别过来!你别找我陪你啊’!”
我要评论
楼主孙悟能2017 时间:2018-01-10 19:00:29
  我来了,继续更新,有人在看不?给点动力我啊
楼主孙悟能2017 时间:2018-01-10 22:30:41
  我心里有点疑惑,问道:“她是遇到了什么事情吗?”刘建东摇摇头,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听说她跟领导交代了事情原委,然后请求休学,领导还劝导了一番。但李玲怎么说都不听,领导拗不过她,只得对外说是她学习压力大,回家休养。”

  我倒是觉得这件事情颇为蹊跷。李玲这个女同学我也略有了解,知道她家境一般,但学习认真,努力上进,成绩很好,而且面临中考,按理说不会轻易休学,肯定是遇到了什么大事。但我没把这件事太放心上,毕竟我自己有很多学业要完成。

  我以为这件事很快就会过去了,但事情的发展出乎我意料。隔天晨读之后的课间,堂弟金水步履匆忙来找我。“堂哥,我妹她说不想读书了,想回家。”他妹妹也就是我堂妹,名叫金玲。金水初二,金玲当时在读初一。“为什么不想读?你们爷爷奶奶送你们读书可不容易。”堂弟表情懊恼,粗声粗气道:“我怎么知道这个家伙,问了就知道哭。爷爷奶奶知道了,肯定伤心得不得了。”他们俩父母早逝,爷爷奶奶把他们养大成人,供他们读书,起早摸黑的,辛苦得很,可说是呕心沥血了。

  他看着我,眼里闪过一丝希冀,“堂哥,我妹她最听你的话了,你来劝劝她吧。”我们两家比邻而居,小时候他们爷爷奶奶出去工作,有时也会叫稍大一点的我帮忙照看一下。我道了一声好,便跟堂弟匆匆而去。

  到了堂妹班上,见她趴在课桌上,肩膀一耸一耸的,正在啜泣。堂弟喊道:“老妹,堂哥来了,你告诉堂哥为何不想读书了。”我示意堂弟不要说话,我走过去拍拍她的肩膀,问道:“金玲,你怎么啦?”堂妹听到我的声音,猛地站起来,转身扑进我怀里,嚎啕大哭。“堂哥,呜呜呜……我不想读书了,我想离开这个地方!”我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头发,柔声道:“为什么不想读书了?你爷爷奶奶会伤心的。”堂妹抬起头,一双眼睛都哭的肿起来,像金鱼眼一样。似乎是又想到了什么,她身体瑟瑟发抖,颤声道:“堂哥,我怕!我不想死啊!”

  我当时第一个念头是难道有人欺负堂妹,于是厉声说:“金玲你别怕,如果有人欺负你,堂哥饶不了他!”

  堂妹哭得更厉害了,“堂哥,你奈何不了她。她不是人,是鬼啊!”
我要评论
楼主孙悟能2017 时间:2018-01-11 00:00:33
  是不是写得不好?感觉没什么人……
我要评论
楼主孙悟能2017 时间:2018-01-11 23:45:52
  我见堂妹班上同学的目光都落在我们三人身上,便拉了堂妹出来,找了一处宁静的角落,悄悄问她:“怎么回事?什么鬼不鬼的?”

  我心里觉得表妹肯定是想太多了,疑神疑鬼的。堂妹一边抽泣,一边给我们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昨天下午放学后,堂妹就冲去食堂吃饭,之后就赶着去洗澡,但女生澡堂前已经排起了长龙。她心想等排完队洗完澡,晚自修肯定会迟到,就对她的好友兼闺蜜小玉说:“小玉,不如我们去江边洗澡吧。”

  小玉不会游泳,现在鸳江发大水,汪洋大海一般,已经涨到澡堂下面了,心里自然害怕。她嗫嚅道:“我们还是排队吧,水涨得这么厉害,俺有点怕。”

  堂妹像个男生一样勾着她的肩膀,豪气十足地说:“放心,姐会游泳,姐保护你。嘻嘻!你看,老师也在旁边巡逻呢,怕什么?”

  于是二人来到江边,只见洪水滔滔,像一条奔腾着的黄色巨龙。堂妹毫不在意,把衣物放在岸边,欢呼一声,然后冲到岸边,一个猛子扎了下去。一会儿,远处就钻出一个头来,嘻嘻笑着,“好凉爽啊,快下来啊。”

  小玉水性太差,连连摆手道:“不了,不了,我在岸边就可以了。你也别游太远了。”

  此时江边正是最热闹的时候,三三两两的男女同学在相互嬉戏。堂妹见小玉不敢游过来,而自己水性极佳,有心卖弄一下,于是对岸边的小玉喊道:“小玉,你看看我能潜多久。”小玉急忙摆手,似乎在叫她不要潜水,但堂妹没听清楚,就已经像一条滑溜的小鱼一样,扎入水中。

  江水有点浑浊,堂妹屏着气息,慢慢下潜,陡然脚下感到一阵异样,好像踩到了一个柔软的东西,黏黏腻腻的,冰冷刺骨。堂妹觉得脚上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忙把脚抽了回来。“该不会是踩到什么鱼了吧?”她心里有点害怕,赶忙浮上水面来,大口喘气。

  这时旁边游来一个女同学,肌肤胜雪,俏丽异常。表妹正在想我们学校什么时候来了这么漂亮的一个女生,那女生就露出两个小酒窝,笑盈盈地说,“同学,我们一起游泳吧。”

  堂妹当时也不知道怎么,迷迷糊糊的,身体不由自主,被她拉着手一起向鸳江中央游去。小玉在旁边见到堂妹一个人越游越远,不由得着急起来,连忙大喊:“金玲,回来!金玲,别游出去了!”值勤老师也注意到这边的异常情况,急忙跑过来,厉声喝道:“那位女同学,赶紧回来!”岸边的学生也停止了打闹,目光都聚集了过来。

  堂妹却是听不见众人的吆喝声,浑浑噩噩的,只隐约听到好像有人在喊自己,却不知道声音从哪里来,而前面那个漂亮女生还在回头看着自己。但堂妹发现了不对劲,这位女同学,却不是转头,而是把头直愣愣转了一百八十度,她脸上的甜美笑容也消失了,变成阴惨惨的冷笑。

  堂妹看到这,脑袋嗡的一声就炸了,脑子一片空白,连续被呛了好几口水。她挣扎一番,把水咳了出来,呆滞的头脑终于有了一丝清明,再往前看去,却被吓得几乎要背过气去。

  原来她拉着的,哪里是个漂亮女生,分明是一具被泡得浮肿,面目溃烂,全身惨白惨白的浮尸!
我要评论
楼主孙悟能2017 时间:2018-01-11 23:54:04
  我想问问,你们是不是不喜欢初中的这个故事?
作者:qiang353 时间:2018-01-12 00:32:02
  继续啊,喜欢
我要评论
作者:袭月兮 时间:2018-01-12 23:06:31
  楼主继续啊!
我要评论
楼主孙悟能2017 时间:2018-01-13 17:43:55

  浮尸被泡得全身肿胀,腐烂的嘴巴中可以看到有米粒大小的白色蛆虫在爬进爬出。那嘴巴犹自开合,发出的声音阴森冰冷,“你陪陪我啊!陪陪我啊!”

  堂妹心里大骇,嘴里发出歇斯底里的大喊:“鬼啊!”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脚蹬在浮尸的手臂上,然后浮尸的整个手臂像豆腐一般,从肩胛骨处轻而易举地撕裂开来,扑通一声滑入水中,不知去向。浮尸也被这股力量蹬得连连后退。

  堂妹脱离控制,连忙手脚并用,向岸边划去。身后那浮尸犹不死心,用一条手臂划着水,一边发出凄厉叫声:“陪陪我!陪陪我!”一边向堂妹扑来。

  堂妹力气渐渐衰竭,游得越来越慢,见身后浮尸在飞快追赶,不由得焦急万分,流下泪来。不多时,浮尸在身后划水的声音已经越来越清晰,桀桀的怪叫声在耳边炸响,几乎要刺穿耳膜。

  就在堂妹以为自己要命丧于此,浑身如坠冰窖的时候,旁边陡然伸出一只宽厚的手掌,强有力地拉住了她,威严的声音瞬间响起:“你这个同学,怎么这么不听话?你不想要命了是吗?”

  原来是值勤老师见她在江水中打转,担心她的安危,跳下水来游到她身边,拉了她一把。堂妹平时听到老师的责备的声音就害怕,但此刻听来却如同天籁,心里欣喜之下,眼泪已经模糊了眼眶,像决堤一般流淌。她嘴里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知道死死地拉住老师的手。

  等堂妹收敛心神,再向后看去,只见江水滔滔,哪里还有浮尸的影子?

楼主孙悟能2017 时间:2018-01-13 19:01:55
  之后堂妹被值勤老师批评了一番。她心神不宁,时不时瞟向身后江面,老师说了什么是完全不记得。之后的整个晚自修她也是六神无主,总觉得浮尸好像就在身边,那惨白的眼球死死盯着自己。

  小玉见她心不在焉,拉了拉她的衣服,问她怎么了。堂妹也不知道怎么跟她说,心里也是怕吓到了她,勉强笑笑,示意自己没事。晚自修之后堂妹就回去休息了。她当时还觉得发生的所有事情都是在做噩梦,睡一觉醒来就会一切如常了。

  半夜,堂妹被一阵寒冷给惊醒了,她摸了摸脸上,发现竟然是湿的,然后发现枕头和被单也湿了一大片。

  “滴答。”

  滴水又滴落在她的脸上。堂妹心里疑惑,难道是下雨了,瓦房漏水?堂妹撑起半截身子,想探个究竟。

  借着窗外照射进来的微弱月光,堂妹隐隐约约看到,床前竟然矗着一个人影,模模糊糊看不清脸,一边的手臂却是明显不见了,人影身上的水正在滴答滴答往地上滴落,已经在地上形成了一小滩,在月光照射下发着微微反光。

  堂妹头皮都要炸了,赶紧死死捂住嘴巴,不让自己发出声来。此时整个宿舍死一般的寂静,就连平时爱说梦话、磨牙的同学也睡得死沉死沉的。那阴影慢慢飘过来,竟然坐在了床尾,抬起了唯一的手臂。

  堂妹全身僵硬,轻轻发起抖来。她感觉有一只手,正在掀开被子,慢慢伸了进来,却猛地抓住了自己的脚,那手指冷得就像冰块。一阵声音缓缓传来,声音很轻,就像情人之间哝哝细语一样:“陪陪我吧,我好冷...”

  堂妹却再也忍受不了,啊地一声哭嚎起来。

  “鬼啊!!救命啊!你别找我陪你啊!”....


  堂妹叙述到这里,整个身体像筛糠一样发抖起来,压抑的情绪彻底爆发,扑到我怀里放声大哭,衣服都湿了小半。堂弟脸色发白,我也是听得身体发冷。我知道以堂妹大大咧咧的性子不会编造这样的故事,哭得这般伤心也不可能作假。那么这件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是堂妹看错了,还是堂妹真的招惹到了一个可怕的东西?

  我此时完全没有注意,便跟堂妹说:“你告诉老师了吗?”

  堂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哽咽道:“我还没说,呜呜呜...老师不会相信的。我想回家。”

  我只能安慰她道:“堂妹,不要着急,我们可以问问老师,堂哥也会帮你想想主意,好不好?你先回去上课,别辜负你爷爷奶奶的期望哦。”

  堂妹许是想到了爷爷奶奶,哭声渐渐小了,过了一会方道:“恩,我听堂哥的。堂哥,你记得要帮我啊。”

  我交代堂弟带堂妹回去上课,堂弟似乎也被吓到了,只诺诺应是。

  我回到教室之后,心里还在想着这件事该怎么解决。刘建东又探过来,他的脸色苍白,或许是被这些天发生的事情吓着了吧。

  他鬼鬼祟祟地道:“全,你知道那个李玲怎么样了吗?”

  “她不是回家了吗?她怎么样啦?”

  刘建东脸上浮现出似笑非笑的奇怪表情,“她呀,自己偷偷跳进池塘淹死啦!”
楼主孙悟能2017 时间:2018-01-13 19:57:28
  原来,李玲回去后,头一两天还好。

  第三天开始竟然出现浑身酸痛麻痒,身上出现一片片手掌大的红斑,如同火烧,必须要泡进水中,才能有所缓解。但是李玲家人却不敢让她泡澡,因为李玲不在水中精神如常,但在水中时,就会自言自语,桀桀怪笑,披头散发,状如疯癫。到了后面,这些情况越来越严重,李玲父亲无奈,只得含泪把她绑起来,关进房中。任由李玲怎么嘶喊,也不敢放出来。

  李玲母亲更是心痛,她就这么一个女儿,此刻见到女儿这般痛苦,心如刀绞,日日以泪洗面。她不敢拂逆丈夫,又不忍看到女儿撕心裂肺般大喊大叫,于是偷偷给李玲松了绑,但仍然锁在房中。当晚李玲叫声终于消停了,夫妻俩心中也松了一口气。

  但隔天一早,他们傻眼了,李玲不见了!

  房门外面的锁头完好,只有窗户打开,但是,窗户上面有一根根铁条,铁条之间的距离比手掌还小,根本逃不出去。二人在房中又到处搜索一番,什么都找不见。只在原先绑着李玲的地方,找到一滩水迹,水迹蔓延到窗台边。

  夫妻俩找不到女儿,正心里着急,这时听到外面有人大喊:“有人溺水啦!”二人心中一紧,赶忙跟着跑过去一看,只见池塘上面浮着一具女尸,看衣服身形,不是他们女儿还能是谁?李玲母亲晕了过去,倒在地上。而李玲父亲已经大哭着跳下池塘,把女儿抱起来,大喊着女儿醒醒。

  怀中的李玲面色惨白如纸,脸上却挂着满足的笑意...

  我听刘建东说完,心中又惊又怕。惊的是离开学校之后,李玲仍然会遭遇不测;怕的是,我的堂妹可怎么办啊。刘建东说完,也不理会我,径自看书去了。这时老师来了,我打开课桌抽屉,拿出书来。刚翻到今天要学的内容,却赫然见到书页中夹着一个小纸条,小纸条上面写着歪歪斜斜的一行字:小心你的同桌刘建东!

  我赶紧把纸条收起来,瞟了一眼身边的刘建东,发现他正全神贯注地盯着课本,仿佛要把课本看出一朵花来,但嘴边却噙着一丝冷笑...
我要评论
楼主孙悟能2017 时间:2018-01-14 13:22:03
  还有人在看吗?看的话我继续更新
我要评论
作者:ty_水风井 时间:2018-01-16 22:46:23
  继续
我要评论
楼主孙悟能2017 时间:2018-01-18 15:45:12
  我斜眼偷偷观察他,无意中发现他的衣服裤子在缓缓地滴水,教室的地板上已经汇成了一小滩。我心头震动,头脑一片混乱,已经弄不清楚刘建东有没有问题了,就感觉到好像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背后操纵着,推动着这一切。而刘建东,到底是幕后的主使,还是被操纵的一个木偶,我无从得知。

  整节课我都听不进去,满脑子都是这件事情。思前想后,我还是决定让堂妹先回家,然后向问米婆询问一番。问米婆也就是大家平常所说的灵媒,能够沟通阴阳的人。

  课间我把堂弟堂妹叫出来,告诉他们我的想法。堂妹此时也平息了自己的情绪,就是精神有点萎靡。当然我没把李玲的事情告诉他们,怕引起他们的恐慌。堂弟堂妹欣然同意。我又嘱咐他们一定要去拜访村里的问米婆,询问解救的方法。然后我又拉过堂弟,嘱咐他好好注意堂妹。我课程比较紧,回去帮不上什么忙,就留下来继续上课。堂弟堂妹二人收拾一番,向老师请假,老师倒也通融,其实也是害怕学生在学校出事,批了他们三天假期,二人就回家去了。

  我一天都在忐忑不安中度过,复习的效率很差。晚自修之后,我一边想着事情,一边慢慢走回宿舍。走过一个小花坛的阴暗角落时,突然从里面伸出一只手来,猛地把我拉了进去。

  我吓得正要大叫,那只手死死捂住了我的嘴巴,力气大得吓人。

  “不要出声,是我。”

  我听出了是刘建东的声音,夜色中定睛望去,果然在微弱光线中见到一张惨白的脸,豁然就是刘建东。我示意他放开我,见他松开捂住我嘴巴的手,我此刻也忘记了紧张,心中无来由升起一股怒气,压低声音,恶声恶气道:“刘建东,你干什么鬼?”

  刘建东的脸色似乎又苍白了几分,眼中竟然闪过一丝哀伤神色。“全,我估计活不成了。”我正要说话,他挥手打断了我,“我本来想约你去游泳的,但是,我狠不下这个心。不过学校里面还有其他代言人在,可不会像我这么好心。我也不敢告诉我的父母,如果我死了,请你告诉他们,我谢谢他们,也对不起他们。”

  我听得满头雾水,也不敢完全相信他。但他语气中的哀伤,我能感受得到,倒也不好再他生气。“约去游泳有什么狠心的?还有什么是代言人?还有你怎么会死,不要开这种玩笑。”

  “全,我没开玩笑。没有时间说太多了,总之如果有人跟你说起浮尸,约你去游泳你就要小心了,千万别去。”

  告别刘建东,回到宿舍,我越想越不对。刚才刘建东说完话就要走,我拉住他,想继续询问这些事情,他一把挣开,闪过一旁轻飘飘走了。我低头看看自己手上残余的一片水迹,心里一片茫然。当晚我睡得迷迷糊糊,还做了噩梦。天蒙蒙亮,就被一阵吵闹声惊醒了。

  我揉着又酸又涨的眼睛,却见是舍友大良。大良面色惊恐,结结巴巴,“厕、厕所那里、吊、吊死了一个人.。。。”

  “啊,真的假的?那么恐怖。”

  “你不会开玩笑吧?如果一大早跟大家开这种玩笑等下你就知道错。”

  舍友们七嘴八舌,气氛紧张。班长倒是颇为镇定,“我们宿舍所有人一起去看看,如果真的是,就报告老师。”这年龄正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时候,有舍友就响应了,“对,去看看。那么多人怕他个鸟。”于是在这几个人的怂恿之下,大家紧张兮兮地紧挨在一起向厕所走去。
楼主孙悟能2017 时间:2018-01-18 16:18:11
  远远望去,见厕所前面那棵树干有饭桌一般大的参天古树之上,参差的枝丫之间,果然吊着一个人,身着白色校服,低着头,正随风飘荡。

  一个舍友见此,死死抱住我,哇哇大叫。一群人心里大骇,不自觉停了下来。“不要怕,我们去、去看看。”班长努力保持镇定,但话语中的颤音显示他内心也是惊恐无比。我头皮发麻,“班长,别去看了,回去吧。”

  其他舍友帮腔,“是呀,快走,班长你不走我们走!”

  “班长我怕!”

  班长反而被激起斗志,大喝一声,“怕什么,我走在前面,你们跟着我。”

  我们只得战战兢兢跟在班长后面,简直走得比乌龟还慢。待来到树下,只见那吊着的人,面部稀烂,似乎死前被车碾过一般。两只圆突的眼珠好像要跳将出来,伸着长长的舌头,一条粗长的绳索死死勒在脖子上,深深陷进去,几乎勒断了半截脖子,血水正从脸上、脖子上汩汩而流,滴滴答答滴落在地上。

  我感觉头都要炸了,其他人也是两腿发抖,这下也不等班长号令了,大家一哄而散。但我残余的意识中,隐隐觉得这个吊死的人很熟悉,看身形,好像是刘建东。
楼主孙悟能2017 时间:2018-01-18 17:49:17
  班长跑去报告老师,很快学校领导下命令,全体学生留在宿舍待命,不允许走动。不多时学校来了一队警察,把古树周围封锁住。直到九点多我们才被允许去吃早餐。领导还专门找了我们宿舍安慰一番。

  之后上课刘建东都没有来,我看着他的座位默默发呆。中午的时候,有同学通知我到小卖部听电话,我过去一听,原来是堂弟打来的。堂弟支支吾吾,想说似乎又不好说出来的样子,但我还是从他断断续续的话语中拼凑出了事情的经过。原来堂妹回去后,她爷爷奶奶一听叙述,赶紧拉着他们往问米婆家直走。问米婆问清事情经过,祭祀一番之后,慢慢躺在床上,一阵颤抖,一个沙哑尖锐透着阴毒的声音响了起来,听得人头皮发麻。“桀桀!这个小女娃冒犯了我,必须死!我要她下来陪我!”爷爷奶奶连连告饶,说小女孩不懂事,希望能够放过她。这道恶毒的声音又道:“桀桀。。。放过小女娃可以,但她必须听从我的两个条件。完成不了就要死。”堂弟讲到这里,沉默了起来。我赶紧问他,那鬼物提了什么条件。堂弟支支吾吾道,厉鬼提的条件是,第一是帮忙制造恐慌,第二,是拉一个火命忌水之人去游泳,并念一段咒语。

  堂弟最后说,堂妹已经知道了她在江中准备潜水时,小玉说的不是阻止堂妹潜水,看嘴型她念的就是这段咒语。堂妹能感觉到小玉一开始并不想伤害自己,但或许就是到了江边时,她改变了注意。

  很快堂弟挂了电话。我突然想起忘记了问堂弟,堂妹打算怎么办。心神不宁地上了两天课,我始终没见到刘建东。第三天早上,有人传出消息说刘建东自杀了,警察根据现场以及同学、老师们的证言,确认他是自杀。但我心里却不愿意相信,刘建东不可能是自杀,他不可能把自己脸砸烂再上吊,或者上吊之后再砸烂脸。但我已经不敢再问这个事情,知道这件事情原委的人,如刘建东,都没有落下好下场。

  下午放学去食堂领饭完准备去洗澡的时候,我见到了堂妹。堂妹脸色苍白,和一个女同学在一起,拿着桶正要去江边游泳。我想叫住她,堂妹忽然转过头来,脸色阴沉,举起食指放在嘴上做了一个嘘的动作。我沉默了下来,心里有种异样的感觉升起来。这时,舍友大良见到我,就走过来偷偷跟我说:“阿全,看到那张纸条了吗?是我写的。”我吃惊地说,“原来是你!”大良笑笑,又悄悄道:“我早知道刘建东有问题了,现在你知道了吧?要不是我提醒你,你说不定就危险了。”我心里又是一阵异样,道:“谢谢你啦。”大良爽朗一笑,“不用客气,同学嘛,自然要互相帮助。话说天气越来越热了,我们一起去江边游泳洗澡吧。不然那么多人排队等洗澡房,都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他顿了顿,“你看,现在江水还在涨,正是游泳的大好时机啊。”

  我向江边望去,三三两两的男女同学玩得正欢,边上一个棚子里,值勤老师,也就是那天救我堂妹的那个老师,此刻正一动不动地看着这些学生,他所站的干燥地面上,有一摊水迹,正扩散得越来越大…
楼主孙悟能2017 时间:2018-01-18 23:15:06
  这个校园故事写完了。这个篇章算是有了个终结。
作者:袭月兮 时间:2018-01-21 22:58:30
  幻觉
我要评论
楼主孙悟能2017 时间:2018-01-21 23:44:00
  看来大家比较喜欢真实一点的故事啊。接下来想写我们村子里面一座古宅发生的故事。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