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祖坟里扒出一具空棺材,每个墓碑上都写着我们的名字

楼主:金武哥哥 时间:2018-01-12 14:49:59 点击:10302 回复:26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下页  到页 
  人,都逃脱不了一个“死”字。
  有一种秘术,能令人长生不死。
  但是,这又需要为之付出沉重的代价!
  不要问我怎么知道这一切的
  因为我曾经亲自经历过这些事情。
  我家祖坟被村里的恶霸霸占,我的母亲却阻挠我复仇,父亲尸骨未寒,坟墓里就出现尸体长毛、毒虫咬人的事情。
  我曾经不明白,为什么棺材下葬后会竟然会引发风云变色,为什么珍格格村子都仿佛知道一个秘密,只有我被排除在外?
  我在这件事的背后,到底承担了怎样的角色?
  我经常做着同一个梦,阴暗的天空,成堆的坟墓,每个墓碑上都写着我们的名字……
  故事,就从这里开始吧
楼主发言:25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楼主金武哥哥 时间:2018-01-12 15:24:35
  我叫梁栋,毕业于北京一所重点大学,但我没像其他同学那样留在大城市工作,而是回到家乡小村,放羊为生。当地的电视台甚至做了报道,把我吹得各种高大上,但真正的原因,是埋藏在我心里的一个秘密。
  很不幸,我爸早逝,我妈每年每月甚至是每日都会去我爸坟前看一看,像是去跟爱人约会。我妈曾不止一两次暗示我,如果有一天,她不在了,我一定要守好自家的祖坟。开始,我对此并没有放在身上,直到有一天……
  钱家人回来了!不过,随他们一同回来的,还有一具尸体,是钱穷的大儿子钱无命。
  当我听到这个消息时,我还在山上放羊。这事对我来说,我是一点兴趣也没有。钱家,曾经是我们村子里最有钱的人家,现在,他们家的财富,可在全世界称霸。但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呢?
  不过,当听到另一个消息时,我立即从所坐的这块足有一丈来宽的大青石跳了起来。钱家,要将钱无命的尸体,埋在我父亲的坟地里!
  他们要把我父亲的坟挖开,把我父亲的棺材拿出来,然后,把钱无命的尸体埋进去!
  我夹着满腔怒火,以最快的速度向家里跑去。有钱又怎么样?有钱就能霸占别人家的坟地了吗?有钱就能无法无天了?要是他们敢这么做,我就会跟他们拼命。
  当我跑到家里时,见家里来了一个男人。这人看起来四十来岁,阔脸高鼻,大腹便便,还梳了一个大背头。
  而这时,他正搂着我的母亲!
  一见其状,我心一震,愤怒地叫道:“妈!”
  我妈看到我,触电一般猛地将那男人给推开了,面红耳赤,伸手弄了弄头发,尴尬地说:“小栋,你怎么就回来了?”
  那男人这时面带微笑望着我,张口想说话,我瞪了他一眼,狗日的,趁我不在家,敢搂我妈,岂有此理!待会儿再找你算帐!我生气朝我妈问道:“妈,你不晓得,钱家人要挖爸的坟吗?”
  我妈并没有回答我,而是朝身旁的男人看了看,“这位是——钱——叔叔……”
  我怔住了,他姓钱,难道,他就是钱家人?
  钱家的人,我们村子里每个人都知道他们的名字。当然,不仅是因为他们有钱,曾给我们村子捐了一百万修马路,他们家族人的名字刻在了功德碑上,而是,他们的名字很奇葩。钱家年纪最大的那个人叫钱穷。钱穷有两个儿子,分别叫钱无命和钱无银。还有一个女儿,叫钱无颜。
  看眼前这人,想必就是钱穷。
  钱穷看着我,笑呵呵地说:“你就是小栋吧……”
  我打断了他的话,狠狠地说:“我警告你,你们要是敢动我爸的坟,我跟你们势不两立!”
  钱穷淡淡地说道:“你爸——的坟已经挖开了。”
  “什么!”我怒火中烧,一把揪住钱穷的衣领,握拳就要打他,我妈一把抓住我的手,朝我瞪眼骂道:“小栋,你干什么?快放手!”
  钱穷并没有动,只是以一双充满戏谑般的眼睛似笑非笑地望着我。
楼主金武哥哥 时间:2018-01-12 16:14:40
  那几名男子见我这阵势,没有再去碰棺材,面面相觑了一番后,齐望向钱无银。
  钱无银将头转了一圈,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大吼道:“龙九!你他妈的连一个乡巴佬土包子都看不住吗?把他给我拿开!”
  我愤怒到了极点,狗日的,称老子是乡巴佬土包子,还叫那姓龙的把我拿开,当老子是什么了?我举起铁铲便朝钱无银劈头盖脸地打去。
  钱无银脸色大变,吓得直往后退,未料他脚后跟有一个坑,他踩了个空,整个人一屁股直接坐到了地上。
  “小栋!”
  “别打!”
  我妈跟钱穷的声音几乎是同时响起。我知道,我妈胆小怕事,不敢得罪钱家,所以不让我打钱无银。但是,我爸的坟都被人给刨了,我若不打死这人,我还是人吗?
  但是,我手中的铁铲还没有打下去,手腕被便一只手给抓住了。接而,我只感觉后肩一痛,眼前一黑,一头栽倒在地。
  我被龙九给打昏了。
  当我醒来时,发现我躺在家里的床上,后肩处隐隐作痛。想起我爸的棺材已从坟里给吊了出来,心急如焚,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才下床,便看见我妈走了进来。
  “小栋,你醒了,身上还疼吗?”我妈关切地问。
  我这时哪顾得自己身上疼不疼?径直问我妈:“爸的棺材呢?他们弄哪去了?”我妈轻轻叹了一声,“移的别的地方去了,准备明天就下葬。”
  “什么?”我望着我妈,感觉有点不认识她了,淌着泪道:“妈,爸的坟被人挖了,要被人占了,你怎么一点也不焦急?你就让他们钱家这么欺负人?”
  “唉!”我妈又是轻叹一声,无奈地说:“小栋,有些事你不懂。你爸这坟——反正钱家会将它重新下葬,这事就算了吧,你也别去找他们麻烦了。”
  “我找他们麻烦?”我瞪大了眼睛,我以为我的耳朵听错了。这是我妈所说的话吗?
  我妈又说:“小栋,你还没有生下来,你爸就死了。这些年来,是我把你带大。你连你爸是什么样子都没有看到过,跟他也没有感情,你就不用这么固执了。钱家要那块坟,就给他们吧。”
  “不行!”我大声叫道:“虽然我没有见过我爸,但是,他始终是我爸。那是我爸的坟,谁也不能动!谁也不能这么欺负人!”我说完就要朝门外冲,无论如何,我也要阻止他们把别的人葬在我爸的坟里!
  我妈却抓住了我的手,用力地说道:“小栋!你连妈的话也不听了吗?这些年来,有一个人一直在帮助我们,还捐助你上完大学。那个人就是钱穷!”
  “是他?”我转过身,望着我妈,半信半疑。
  我从小没有父亲,跟妈相依为命。从我记事起,我就知道,有一个好心人一直在帮助我们,不但给我们寄生活费,还包揽了我所有上学的费用。
楼主金武哥哥 时间:2018-01-12 16:18:40
  我读完大学后,本来是要去见那个好心人的,想向他说一声感谢,但是,对方没有同意,只是说,以后我们一定有机会见面。我大学毕业后,本来可以留在城里工作,但是,我舍不得我妈,不想她孤单地一个人生活在农村。我叫我妈跟我去城里,但我妈不同意,说要守着我爸的坟。没有办法,我只得放弃城里的工作,回家放羊。我只有一个目的,就是陪着我妈。
  现在,我养有五十二只羊,每年收入不菲。即使如此,那个好心人还是会不断给我们寄钱来。并且,我当初买羊的钱,也是他出的。我一直在想,这个好心人到底是谁呢?他为什么会对我们这么好?
  但是,令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今天从我妈口里所出来那个人的名字,竟然是钱穷!要刨了我父亲的坟,鸠占鹊巢,要把他儿子埋在我父亲坟里的无耻之徒——钱穷!
  我妈眼睛通红,苦笑道:“是的,是他。所以,小栋,这一次,他们要那块坟地,就给他,你不要闹……”
  “不!”我脱口而出:“他帮我,跟强占我家坟地,这是两码事!他帮过我的,给了我们多少钱,我如数还给他!但是,他们绝对不能霸占我爸的坟!”
  “小栋!”我妈的脸立即板了下来,似乎想要发作。正在这时,一个人从门外走了进来,我一看,竟然是钱穷。原来这混帐一直在这儿,刚才我跟我妈所说的话他也全听到了。不过这样也好,也省了我跟他废话。我直接对他说:“你说个数,这些年来你给了我们家多少钱,我全部还给你。但是,你不许碰我爸的坟!”
  钱穷淡淡一笑,“小栋,你对你爸有这份孝心,我很欣慰。但是,有些事你不懂……”
  怎么也是这句话?跟我妈刚才所说的一模一样。到底有什么事是我不懂的?
  “你就当我不懂!”我打断了钱穷的话,冷冷地说:“你帮过我,我铭记在心,哪怕你要我向你奉献我的生命,我也心甘情愿。但是,我爸的坟,你不能动,如果我让你动了,那我就是不孝子。如果你们非要霸占我爸的坟,如非,你们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我妈与钱穷相互看了一眼,钱穷朝我妈竖起了大拇指。不言而喻,他在称赞我妈教子有方。而我妈,则是一脸地忧郁与为难。我看得出来,我妈跟钱穷之间,关系不正常,他们之间一定存在什么猫腻。而我妈,这一次也不想为难钱穷,准确地说,她是完全同意把钱无命的棺材埋在我爸的坟地里!
  难道,仅是因为,钱穷帮过我们?
  我突然意识到,钱穷帮我们,一定是有所图。他的目的,就是我爸的那块坟地!难道,那座坟地,是一块风水宝地?可是,为什么我爸在下葬了二十多年以后,我还依然只是一个不富不贵的牧羊人?并且,我和我妈还生活在这偏僻的穷乡僻壤里?难道,这块风水宝地还没有发挥出它的作用?
  既然这样,我更不能让钱家的人将它给霸占了!
  而且,我刚才看见钱穷笑了。他儿子死了,白发人送黑发人,他没有半点悲伤,竟然还笑得出来!
  这实在太不正常了。
  这时,钱穷朝我走近一步,温和地说:“小栋,你的心情,我理解。你的孝心,我也理解。我们只是给你爸——迁个坟,你放心,我们一定给你爸重新好好地风光大葬……”
  我冷冷地拒绝了,“不用了。你们在未经我允许的情况下,就把我爸的坟给挖了,还蛮不讲理,出手伤人,看在你帮过我一家的份上,我不与你们计较。如果你们非要霸占我爸坟墓,我只有报警了。”
  “唉!”钱穷轻轻叹了一声,对我说:“这样吧,我带你去看一样东西。你看了后,也许就会明白了。”他说完便朝门外走去。
  我才没有兴趣去看那东西,我妈却推了我一下,“去看看吧。”我问我妈,我爸的棺材在哪里,却听得钱穷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我就是带你去看你爸的棺材。”
  跟着钱穷来到离我家不远一座废弃的石屋前,钱穷推开门,朝我看了一眼,然后进去了。
  我走进去一看,里面放着一具棺材。我一眼看出,这是我爸的棺材!我三步并作两步踏到我爸的棺材前,瞪着钱穷问:“是你把我爸的棺材放在这里的?”
  钱穷微微点了点头,然后,从墙角下拿起一只铁撬,又朝我和我妈看了一眼后,便用铁撬去撬棺材。
  。
我要评论
楼主金武哥哥 时间:2018-01-12 16:23:40
  一看到钱穷拿起铁撬要去撬我爸的棺材,我勃然大怒,“你干什么!”伸手就要去抢铁撬,但是,我妈却将我挡住了。
  钱穷看着我,一脸凝重地说:“年轻人,不要冲动,我要把这棺材打开,自然有我的原因。你放心,我并不是那种野蛮而毫无理性的人。”
  这话似乎能蛊惑人心,听他这么一说,我突然觉得,我是太冲动了。以钱穷的人力和财力,让我消失在这小山村里,只怕也轻而易举。而他并没有这么做,而是一直很“友好”地跟我交谈,企图说服我。现在,他要撬开我父亲的棺材,难道,他要我所看的东西就是在这棺材里?
  在这个时候,我心底陡然升起了一股好奇,钱穷到底要我看棺材里的什么?我相信,那绝不仅仅是我父亲的尸骨。
  于是,我放弃了去阻止他的念头,紧盯着他,倒要看看,他到底要给我看什么。
  虽然棺材已要趋于腐烂,但钱穷还是费了很大的劲才将棺材盖给撬开。
  在钱穷将棺材盖推开的一瞬间,我的心,突然剧烈地跳了起来。我今年二十三岁了,自生下来后,从来没有见过我父亲。难道,我今天在眼睁睁看着一个陌生人将他的棺材给撬开,然后,我们第一次见面,就要以这种情式么?
  我很害怕,害怕看到我不愿看到的。
  钱穷在推掉棺材盖后,拍了拍手,然后朝棺材里望。我见他眉头微微一皱,像是发现了什么。一见其状,我很想过去看看,但是,我的脚像是生了根,紧紧地贴着地,根本移不动。我感觉在做梦。直到我妈在我后背上拍了一下,我才回过神,望向我妈,我妈朝我使了一个眼色,示意我过去看。
  我这才鼓起勇气,慢慢地朝棺材走去。
  同时,我用鼻子嗅了嗅,只闻到有腐木的气味。这说明,棺材里的尸骨,早已……一想到我将看到我父亲只剩下几具骨架的样子,我心里就一阵悲痛,还夹着一股寒意。
  终于,我走到了棺材前,然后,虽然很害怕,但还是迫不及待地朝棺材里望去。
  而这一望,令我震惊半晌。
  棺材里,没有尸骨。只有一些黑色的粉末。
  在足足发怔了十来秒后,我这才抬起头,冲钱穷问:“我爸呢?我爸呢?”见钱穷没有反应,我又望向我妈。我妈走了过来,朝棺材里看了看,脸色一点也没变,好像早就知道真相一样。
  我忍不住又问我妈:“妈,爸呢?棺材里怎么是空的?”
  我妈朝钱穷看了一眼,缓缓地对我说:“小栋,这棺材,不是你爸的。”
  不是我爸的?这话什么意思?难道——
  我顿然怒视着钱穷,愤愤地问:“你把棺材掉包了?你把我爸的棺材放哪里去了?”
  钱穷摊了摊手,一副很无辜的样子,“难道你看不出,这就是从坟里挖出来的那具棺材吗?我怎么可能将它掉包?当然,你也许会以为,我将棺材里的尸骨给弄走了。
楼主金武哥哥 时间:2018-01-12 16:28:40
  可是,你也看见了,我刚才也是第一次打开这具棺材。”
  我冲口想说话,想大骂,但是,我找不到词,嘴张了半天,才吐出几个字:“那这棺材,怎么会是空的?”
  钱穷说:“为什么是空的?难道你还想不明白?这棺材里,根本就没有你爸。坟里所埋着的,也不是你爸,而是一具空棺材!懂了吗?”然后,他走到棺材盖前,想将棺材盖扶起,但试了一下,扶不起,便朝我招手:“来,帮一把,把棺材盖上。”
  我与他各扶着棺材盖一头,合力将棺材盖上了。在盖之前,我又朝棺材里看了两眼,很纳闷,怎么会是个空棺材呢?那么,我爸在哪里?难道,他没死?我望向我妈,希望她能给我一个答案。
  可我妈却什么也没有说。倒是钱穷在棺材盖上用手拍了两下,说话了:“小栋,现在你也清楚了,你爸,并不在那坟里。不过,这事不能让天下人都知道。我呢,也当作不知情,明个儿,将你爸,风光大葬。你呢,也别再去给我惹麻烦。怎么样?”
  我还没有开口,我妈却抢先说了:“不用风光大葬了,直接挖个坑,埋了就行了。”
  “妈!”我忍不住朝我妈叫道:“你怎么这个样子?这好歹也是爸——”说到这儿,我说不下去了。这棺材里,没有我爸,那么,那座坟,还算是我爸的吗?我望着我妈问:“我爸,到底在哪里?他是不是没有死?”
  我妈苦苦笑了一下,“小栋,这个,你也别问了。以后有机会,我会告诉你的。”
  钱穷抬腕看了看时间,对我和我妈说:“到了该吃晚饭的时候了,你们,去我那儿吃个便饭吧?”
  “不去了。”我妈说:“你快回去吧,无命的身后事,还得你自己去操办。”
  或许,钱穷这时才想起,自己的儿子死了,因此,他那本来十分平静的老脸,这时涌上一层不易觉察的悲伤,点了点头,沉重地道:“好,那我——走了。”
  待钱穷走后,我忍不住说了一句,“这像是死了儿子的人吗?你看,跟完全没事儿似的。”
  我妈瞪了我一眼,嗔骂道:“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
  难道不是吗?
  我朝屋中的那具棺材看了看,又朝我妈问道:“妈,你告诉我,我爸是不是真的没死?”我妈已提步朝门外走去,头也不回地说:“这个你就别问了,没到时候,我是不会告诉你的。快出来。”
  待到了门外,我妈将门关好了,还拿出一个锁,将门锁上了,低声对我说:“你记好了,这空棺的事,你谁也不许说。”
  不知为什么,自知道那棺材是空棺后,我的心里,竟然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并且,也莫名其妙地开心起来。凭直觉,我爸没有死!也就是说,这二十多年以来,我妈一直隐瞒着我。可是,我妈为什么要骗我呢?并且,还埋了一具空棺下去。这事,会不会跟钱家有关?
  并且,从钱穷开棺前所说的话看来,他也早就知道,我爸的尸骨并不在棺材里。
  难道,钱穷跟我妈都知道,那座坟里所埋的,并不是我爸?钱穷跟我妈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到家后,我妈说:“天要黑了,你去把羊赶回来。”
  “嗯,要的。”我随手拿起一把镰刀便朝山上跑。
  到了山腰上,我将我家的羊数了一遍,可怎么数,数目都不对,少了五只羊。正巧村子一位大婶来了,我叫她帮我数数。大婶说:“莫数了,下午的时候,钱家的人从你这里抓了五只羊去,听说杀了,晚上做菜的。”
  “妈个壁的!”我火冒三丈,也不管羊回不回家了,抄起镰刀便朝山下跑去。
  这帮狗日的,跟强盗有什么区别?当真是无法无天了!
  夹着满腔的怒火,我一阵狂奔。
  当我快到达山脚时,突然想到了阴险无耻的钱无银,还有那个一双手像铁铗似的而极为冷酷的龙九,如果我这样贸然冲去找他们评理,他们绝对会把我给轰出来,甚至还可能会废了我。那帮人,简直就是一群豺狼,跟他们说理,等于跟狼说不要吃羊。
  我很快冷静了下来。我不能跟他们蛮斗,但是,他们抢我的羊,这事也不能就这么算了,无论如何,我也咽不下这口气的。虽然五只羊值不了多少钱,跟钱穷以往帮助我们的那笔钱相比,简直是九牛一毛,但是,现在不是钱的问题。无论如何,你们宰我家的羊,总该跟我说说吧。
  钱家在我们村子有老房子,是村子里最大的一个四合院,钱无命的灵堂就设在四合院里。当我到了这儿时,院子里全是人,是钱家带来的人,还有我们村子里的人。他们全围在桌前喝酒吃饭,每个桌上都摆了十几大碗,其中,有一碗是羊肉。
  。
  2018-01-12 3
作者:yummy888yummy 时间:2018-01-12 21:00:25
  故事不错!我最讨厌别人说:先在告诉你你也不懂类似的话!
作者:yummy888yummy 时间:2018-01-12 21:00:45
  顶一个
作者:baugdu 时间:2018-01-13 08:59:00
  楼主快更,求爆发
作者:cuisong543 时间:2018-01-13 09:03:30
  楼主为了看你的书我饭都不做了,今天顶着黑眼圈上班
作者:LOVE美丽忧伤 时间:2018-01-13 09:16:40
  露珠更得太少了,看的不爽啊!!
作者:有蛀牙的糖果 时间:2018-01-13 09:22:00
  希望你能快点更
作者:粉色伤感 时间:2018-01-13 09:44:20
  可以可以
作者:xi198853 时间:2018-01-13 09:51:20
  更的好多啊!
作者:linyifenglove7 时间:2018-01-13 09:54:40
  老读者又跟过来了,支持支持
作者:rance32 时间:2018-01-13 09:55:20
  顶顶楼主
作者:aazi 时间:2018-01-13 10:07:10
  哈哈,文不错哦,我会继续追下去的
楼主金武哥哥 时间:2018-01-13 10:27:05
  看着那羊肉,闻着那肉香,我仿佛看到我家那五只羊在钱家人的刀割之下发出一阵阵痛苦而悲惨的哀鸣。
  我心中的怒火在燃烧。但是,我并没有当场发作。
  而我一进来,不少的人也看到了我,其中一个大叔朝我招手,“小栋,坐这儿。来,你这羊肉真不愧是野山羊,味道好得很!”
  我没有理会那位大叔,而是在人群中去寻找钱家的人。来这里的人,大多数是来吃饭的。每张桌子上都是大鱼大肉,而他们几乎每个人也吃得满嘴肥油。在这一群吃货中,我没有找到钱家的人。于是,我便朝灵堂走去。
  还没到灵堂,便听见从里面传来了一阵抽泣声。
  有人在哭,而且,从声音听来,还哭得非常伤悲。
  我略感意外,从钱穷与钱无银看来,钱无命的死,对他们来讲,似乎并不比那座坟地重要,特别是钱无银,从他脸上看不出丝毫失去兄长的悲痛。而现在,我在这里却听到了哭泣声,并且,这声音是女的。我暗想,难道,是钱无命的母亲?
  待走到灵堂门口,只见正中央摆着一具黑色的棺材,棺材四周坐着七八个和尚,在念着我听不懂的经文。灵堂的墙下摆放着几个花圈,还有一些白色的招魂幡,不知哪里吹来一阵冷风,招魂幡微微摇曳,就像随风舞动的旗帜。而在棺材不远的地方,坐着一名女子,她身穿白色的丧服,趴在椅子上抽泣。
  我慢慢走了进去。
  那女子听到我进来的脚步声,抬头朝我望来。我因为也正望向她,这一下将她看得很清楚。只见对方不过十八九岁,鹅蛋形脸蛋,长得极为白净,一身长而乌黑的秀发垂在后背,显得飘逸绝俗。只是,她一双杏目这时通红通红,看来流了不少的泪。
  长得真漂亮啊!我暗暗惊叹,我从来没有见过长得这么好看的女孩子,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她应该是钱穷的女儿,钱无颜。
  无颜,从字面上看来,应该可以理解为不好看,没脸见人。可是,她的人跟名字却截然相反。我不由又想起钱家的其他人来。钱穷,却富可敌国;钱无银,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富二代;钱无颜,貌美如仙。怎么钱家人的名字都取得这么怪呢?一般来说,他们应该取名为钱富贵、钱美丽才对。不过,倒是那个钱无命,名字取得很恰当,是真真切切年纪轻轻就没命了。
  这时,钱无颜起身朝我走来。
  她长得挺高,又因为穿着丧服,整个人看起来显得苗条秀气而亭亭玉立。
  在这一刻,我彻底被她的美貌给征服了,因此,眼睛盯着她,一刻也离不了。
  钱无颜来到我面前,问:“你是来,送我大哥的?”她的声音很好听,虽然夹着嘶哑,但依然显得很甜美。
  我这才回过神来,我是来干什么的?我是来找钱家人评理的!
  不知为什么,我在钱无颜面前,突然变得慌乱起来,我今天穿的太差了,正如钱无银所说,是一个土包子!不知不觉,我竟然自惭形秽起来。
楼主金武哥哥 时间:2018-01-13 10:30:05
  并且,我不想让她知道我来这儿的真实目的,于是,我没有回答她,朝后退了一步,转身就要出去。
  就在我转身的同时,与门外匆匆进来的一个人撞了个满怀。这一撞,把我撞得倒退了两步,差一点就要撞在钱无颜身上。我还没来得及看这与我相撞的人是谁,便听到对方凶恶地叫道:“你他妈的眼睛瞎了?”
  我定睛一看,立马也火了,这厮竟然是钱无银!
  真是冤家路窄!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对方一看到是我,也瞪起了眼睛,指着我问:“谁叫你来的?快滚!”
  钱无颜看了看我,又看向颜无银,显然看不惯颜无银的这种恶劣态度,于是冲他问:“哥,你干什么?”
  我很恼火,我这次本是来找他们钱家算帐的,但因为钱穷帮过我们一家,我没有来向他们公开挑衅,而钱无银这小子,竟然一看见我就像疯狗一般来咬我,而且,是当着美女的面,这让我感觉颜面全失。既然对方这么霸道,我也不再忍着自己了,于是,当下将头一昂,望向钱无银问:“我家的羊,是你偷的?”
  钱无银轻哼了一声,双手叉在裤袋里,将脸偏向一边,漫不经心地道:“什么偷不偷的?不就是几只羊么?现在已经杀了,上了桌,怎么,你乐意,把那些肉给端回去。”说到这儿,他朝我望来,满脸地挑衅。
  简直太无耻了!我正要发作,钱穷走了进来,他一看到我,立即说道:“小栋,你来了?还没吃饭吧?来来,跟无颜一块儿到那边吃。”
  钱无银有意提高声音,阴阳怪气地说:“人家是来找羊的,是来兴师问罪的,可不是来吃饭的。”
  “哦,羊。“钱穷似乎才想起这事,向我解释:”小栋,这羊,本来是要跟你说的,可在你家时,我忘记了。其实,我开始也跟你妈说了。我们从你那儿一共抓了五只羊,你放心,我们会高出市场两倍的价格给你……“
  “不用了。“既然钱穷这么说了,我的气也消了一半,毕竟,他一开始跟我妈说过,只怪我妈没告诉我。而且,钱穷以前帮过我家那么多,这五只羊,实在算不了什么。现在,事情既然已经说清楚了,我准备回家。
  不过,在走时,我朝灵堂中央的棺材看了一眼。我之所以看它,是想看看那副将要霸占我父亲坟的东西到底是何模样。
  可就在我这一看,竟然隐隐看见棺材上面有东西在晃动。好像上面有什么东西在蠕动。我以为我看花眼了,于是,眨了眨眼睛,双眼半眯,定睛再次朝那儿望去。
  之所以要将双眼半眯,是因为我的眼睛有一点近视,这样半眯,感觉看东西更清晰一些。
  这一次,我看得较为清楚了,那棺材上面,的确有东西。很小很小的东西,黑色的,像是——蟑螂?
  我很惊讶,棺材上面怎么会有蟑螂?我一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于是,又朝棺材那方迈近了一步,想看个究竟。
  钱无银发现了我的异样,挡在我面前问:“你干什么?离我哥远点!“
  虽然我很好奇,但是,面对钱无银的喝问,我的好奇心立马减退。人家棺材上面有蟑螂关我什么事?我准备闪人。可是,我的脚还没有移,便听到钱无颜失声大叫:“啊——蟑螂!“
  我闻声望去,只见钱无颜右手指着棺材,一双美目睁得老大,一双俏脸显得极为惊愕。
  看她这样,我知道她一定被蟑螂吓着了。无论是从电视上,还是从书里,女孩子一看到蟑螂,必定会吓得花容失色,然后身子一跃,跳到离她最近的男生身上。可是,钱无颜并没有表现得那么夸张,而是望向钱穷急急地问:“爸,大哥的棺材上面怎么会有蟑螂?”
  对啊,其实这也是我想问的。我想知道其中原由,于是便留了下来,打算看个究竟。
  钱无银也看到了那些蟑螂,直接骂了一句:“shit!“钱穷自然要冷静得多,他上前朝棺材走近了几步,定睛仔细朝棺材上看。可才看了几秒钟,呀地一声,一连朝后退了三四步。
  本在念经的和尚这时也齐霍地从地上站起,各个面露惊骇之色。
  我发现,那棺材上面竟然密密麻麻爬满了蟑螂,起码有上百只。而且,那些蟑螂在棺材上慢慢爬动,看上去,那些白白点点在面前不断闪烁,场景蔚为壮观。不过,因为蟑螂是黑色的,现在又将近黄昏,若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棺材上有蟑螂。
  刚才钱穷之所以被吓得连连后退,是因为,除了棺材上面的蟑螂,地上还有成千上万的蟑螂正连绵不断地从各个阴暗的角落里爬出来,像流水一般朝棺材上面爬去。并且,那些蟑螂还企图从棺材盖的缝隙里朝棺材里面钻。
  。
作者:434811501 时间:2018-01-13 10:30:40
  撸主加油,我觉得这个题材可以拍成电视或是电影。
楼主金武哥哥 时间:2018-01-13 10:34:05
  面前这场景,将我也惊得够呛。在我们农村,几乎是看不到蟑螂的,可现在,怎么一下冒出这么多蟑螂来了?况且,诡异的是,那些蟑螂还朝着钱无命的棺材里钻!
  这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钱穷突然大叫道:“把蟑螂赶跑!别让它们钻进棺材!”他叫完,左看右看,顺手抓起不远处的一把扫帚朝棺材冲了过去,疯狂地去扫棺材上的蟑螂。顿然,从棺材上被扫下一大片蟑螂。但是,那些棺材一落到地上,像是听到了某种号令,立马又朝棺材上爬,奋不顾身。
  我第一反应是跳到了钱无颜身边,出于本能地想保护她,对她说:“快出去!”钱无颜俏脸苍白,紧咬着嘴唇,睁大眼睛一动也不动地盯着棺材上面,听到我的声音,朝我看了看,摇头道:“不,我……我要守着我大哥。”
  你蠢啊,这么多蟑螂,要你守什么?你守在这儿有用吗?不过见她不走,我也不走。我要做她的护花使者。当然,我其实也想留下来看热闹。虽然那些蟑螂令我很震惊,但是,心中更多的,则是幸灾乐祸。叫你们霸占我父亲的坟,现在报应来了吧!哈哈……我真想向天狂笑三声。
  钱无银早跳出了灵堂,大声吼道:“别吃了,都他妈的进来给我打蟑螂!”
  外面那群吃货显然一下没明白过来。接而,又听到钱无银气急败坏地叫道:“都傻了吗?进来打蟑螂!”
  一会儿,好几个人同时涌了进来。一看到屋中情景,全都目瞪口呆。钱无银在一旁发号施令,“把那些蟑螂都给我赶走!快!”
  那些人这才明白过来,纷纷抓起身边的一些工具朝棺材扑去。顿时,人的吆喝声,棍子、扫帚打在棺材上的铛铛声以及人踩在地上的啪啪声,声声响亮,不绝于耳。顷刻之间,灵堂里成了一个灭虫战场,热火朝天。
  钱穷已将那那把扫帚转手于人,在一旁高声指导,“别打着棺材了!”“那里,别让蟑螂钻进棺材里去了!”
  突然,一道红光闪进,我朝门外一看,一个人手举一个大火把冲了进来,边跑边叫:“都他妈的给我让开!”
  一见其状,我忍不住想笑,那人竟然是钱无银。那火把的握柄是一根一米多长的粗木棍,上面扎满了破烂衣服。衣服上浇了不少的油。因此,那火把烧得十分旺盛,并且发出刺刺声响。
  驱赶蟑螂的那帮人一看到来了真家伙,纷纷让开。钱无银冲到棺材前面,手持火把便朝棺材上面的蟑螂烧去。那些蟑螂一遇火把,纷纷四处逃窜。来不及逃跑的,被火一烧,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然后落到地上,哗啦啦像下雨一般。
  钱穷在一旁大叫:“别烧着棺材了!别烧着棺材了!”
  可钱无银哪听他的?火把几乎是贴着棺材而过,不大一会儿,竟然将那些蟑螂全给赶跑了。
楼主金武哥哥 时间:2018-01-13 10:37:05
  而那棺材被火这么一烧,有些地方失去了原色,有些地方被烟一熏,显得更黑了。
  不过钱家有的是钱,换一副棺材,我相信对他们来说,轻而易举。
  见蟑螂没了,钱无银将手中的火把递给身旁一名男子,擦了擦额上的汗珠,骂道:“妈的,哪里来的这么多蟑螂?这是什么鬼地方?”
  大伙儿面面相觑,谁也没有回答。
  钱无银则是朝我望来,眼中满是猜疑与冷意,好像那些蟑螂是我召唤来的。我被他看得不自然,忍不住问:“你看我干什么?”
  果然,钱无银来到我面前,阴沉着脸问:“是你在搞鬼?”
  我一怔,“我搞什么鬼?”
  钱无银盯着我,右手指着棺材,一字一句地说道:“你没来,一只蟑螂都没有。你一来,蟑螂全来了。你敢说,这蟑螂跟你没关系?”
  我冷哼道:“我若有这么大的本事,还会来这里让你抓个正着?”
  钱无银点了点头,咬着牙,左右看了看,冷笑道:“很好,姓蓝的,你想玩,是吧?老子就陪你玩。蟑螂已被我赶走了,接下来,看你还能弄出个什么来!”
  我嗤之以鼻,不卑不亢地回敬道:“姓钱的,我若想玩,也会跟你玩,而不是跟死人玩。你他妈的少在这儿血口喷人!“
  “shit!“钱无银干骂了一声,伸手就要朝我打来。但是,他的手并没有落下来,而是被一个人挡住了。
  我很惊讶,因为,挡着他的是龙九。这个人什么时候进来 的?刚才在驱赶蟑螂的时候可没有看到过他。不过有一点我很清楚,他敢挡钱无银,显然是受了钱穷的指令。因为,钱穷这时已走了过来,他板着脸,对钱无银说:“别在这儿丢人现眼了,马上去给我弄副新棺材来。“
  钱无银收回手,将脸偏向一边,身子未动。钱穷沉声喝道:“快去!“钱无银晃了晃头,朝我望来,伸手指了指我,说了一句:”走着瞧!“然后,他头微垂,双手叉在裤袋里,快步朝门外走去。
  本来灵堂里及门外围满了人,见钱无银要出去,像是来了煞星,赶忙朝两旁退,让开了一条一米来宽的小道来。
  待钱无银走了后,钱穷朝我看了一眼,温和地说:“那不肖子,说话不经大脑,你不要跟他一般见识。“
  没想到钱穷会这么说,我微微笑道:“没事,我不会跟他计较的。“
  钱穷没有再说什么,望向龙九,问:“白老先生还没来?“
  龙九恭敬地应道:“还要等半个时辰。“
  钱穷回头对看热闹的人群说:“好了,没事了,大家辛苦了,饭菜都凉了,都快去吃饭吧。“
  大伙一听,自然明白钱穷的意思,纷纷散去。我见大伙散了,我再留在这里也没什么意思,也准备闪人,钱穷却对我说:“小栋,你先别走。“然后,他留下了六名男子,除了我、钱无颜及龙九,其他的人都叫走了,并对两名身高体壮的两名男子说:”你们守在门口,没我的允许,不许任何人进来。“
  待那两名男子到了门外后,他对那留下来的四名男子说:“把棺材盖打开,看看有没有蟑螂进去。”
  其实,钱穷叫我留下来,我并不想听他的。你是谁?你叫我留我就留?不过,听见他说要开棺,我的好奇心又来了。我想,钱穷将所有闲人支开,但把我留下,一定有他的原因,至于这原因是什么,恐怕只有我留在这里才能知晓。同时,我也想看看,到底有没有蟑螂钻到棺材里去。
  那几名男子合力打开棺材。其中一名男子站在棺材头那一方,在将棺材盖打开的一瞬间,定目朝棺材里望去。这一望,脸色骤变,呀地一声,移棺材盖的手松了,棺材盖失去撑力,直接落了下去,重重地打在棺材上,发出一声巨响。
  钱无银气得大骂:“你他妈的没吃饭?连棺材盖都拿不起?”
  那男子伸手指着棺材里,面如土色,“里……里面……”
  另三名移棺材盖的人也纷纷朝棺材里望。几乎是一瞬间,那三人瞪大了眼睛,“呀”地一声,各个连连朝后退了三四步,各个愕然失色。
  我心一沉,里面有什么?不是钱无命的尸体吗?难道,里面爬满了蟑螂?
  钱穷与龙九也感觉到了异样,双双朝棺材那里踏去。待到了棺材旁,迫不及待地朝棺材里望。我一直看着那方,并且看着钱穷的脸。因为,我想从钱穷脸色的变化来猜测棺材里的情况。
  突然之间,钱穷的脸变了,直接后退了一步,倒抽一口冷气,差一点昏倒在地。
  “爸!“钱无颜大叫一声,忙跑上去扶住了钱穷,不让他倒下。在扶着钱穷的同时,她的双眼也朝棺材里望去。
  才望到里面,钱无颜立即发出一声惊叫:“啊——“
  。
  2018-01-13 5
作者:lxt5994418 时间:2018-01-13 10:41:20
  评论一个,万一火了呢
作者:windstvxq 时间:2018-01-13 10:57:20
  希望你能快点更
作者:笑杀路人 时间:2018-01-13 10:58:20
  楼主加油,我会追下去的
作者:缘分天下 时间:2018-01-13 11:09:30
  楼主,这书不错啊,啥时候出版,一定买一本支持
作者:笑杀路人 时间:2018-01-13 11:41:10
  先顶再看是个好习惯
作者:coldscar 时间:2018-01-13 12:02:10
  先顶再看是个好习惯
作者:木笃猪 时间:2018-01-13 12:13:00
  今年看过最好的帖子!
作者:赵涛123 时间:2018-01-13 12:37:30
  今天早上本来要看一场电影的,谁知看了这个贴子,追了一个白天感觉比看电影更精神。
作者:illumilarti 时间:2018-01-13 12:52:00
  先顶再看是个好习惯
作者:幸福像什么一样 时间:2018-01-13 13:19:40
  喜欢看
作者:觅羊的狼 时间:2018-01-13 13:32:20
  ma
作者:kanbbll 时间:2018-01-13 13:34:20
  lz在哪可以看更多的
作者:鸿祥足球队 时间:2018-01-13 13:57:40
  故事情节太烧脑了,看的好懵逼,楼主要说明一下了
作者:xufangxuninglong 时间:2018-01-13 14:09:00
  没了!没了!没了!没了!
作者:weiweix 时间:2018-01-13 14:18:50
  哈哈,文不错哦,我会继续追下去的
作者:愤怒的轰炸机 时间:2018-01-13 14:38:20
  楼主加油,晚上爆更了呀,赞!!!
作者:baugdu 时间:2018-01-13 14:52:50
  顶顶楼主
作者:viprose 时间:2018-01-13 14:59:50
  顶,努力更
作者:baugdu 时间:2018-01-13 15:18:10
  滴答哒滴答哒滴滴滴哒哒滴滴滴答滴答答
作者:妖精美姬 时间:2018-01-13 15:21:30
  快更新撒
作者:castle208 时间:2018-01-13 15:56:10
  先顶再看是个好习惯
作者:呼啦宝贝 时间:2018-01-13 16:04:00
  留名,回头看
作者:KiSs心恋 时间:2018-01-13 16:36:20
  沙发沙发沙发沙发沙发,
作者:不破之名 时间:2018-01-13 16:45:50
  希望作者大大快点更,可不要累坏身体
作者:网上上网的猫妖 时间:2018-01-13 16:49:00
  感觉今天又要熬夜了
作者:watcher2006 时间:2018-01-13 16:59:40
  养肥了再来,先马一下
作者:sll0406 时间:2018-01-13 17:10:30
  喜欢看
作者:万年潜水员 时间:2018-01-13 17:27:30
  马克
作者:tangyun123 时间:2018-01-13 18:02:50
  加油更新,等着看(⊙o⊙)
作者:浪迹you痕 时间:2018-01-13 18:05:50
  支持楼主,我看过你的好几本书了,加油!
作者:tixh_g 时间:2018-01-13 18:35:10
  顶两下,楼主快更
作者:yiliang00 时间:2018-01-13 19:00:10
  楼主更新呀,不错
作者:lgje 时间:2018-01-13 19:23:50
  希望作者大大快点更,可不要累坏身体
作者:全Q1阿2a3 时间:2018-01-13 19:30:10
  攒了好久,又一下被我看完了
作者:huangzhong1980 时间:2018-01-13 19:32:20
  顶顶楼主
作者:读你不厌倦 时间:2018-01-13 19:34:00
  好久没来,加油!!!!!
作者:sunny209 时间:2018-01-13 20:07:40
  马克
作者:灰的小白兔 时间:2018-01-13 20:18:10
  希望作者大大快点更,可不要累坏身体
作者:1988927 时间:2018-01-13 20:28:00
  这个故事不错!
作者:e27pm4kzphelp88 时间:2018-01-13 21:00:50
  希望作者大大快点更,可不要累坏身体
作者:gzmai 时间:2018-01-13 21:10:10
  这个故事不错!
作者:fdjj123456 时间:2018-01-13 21:23:30
  每天最好多更点,然后一起放出来,要不要一点点看,都没有动力追书了
作者:wxqws416 时间:2018-01-13 21:45:50
  楼主加油,我会追下去的
作者:李唐传人之湘人 时间:2018-01-13 23:59:44
  楼主,我们这里有个老头上山砍柴,被一个闪电似的东西掳去了,侯菩萨说在窟里。说明有物成精了,这个妖精明晚来拜望你。
楼主金武哥哥 时间:2018-01-14 08:30:00
  能让所有人震惊,并且能将钱无颜吓得失声尖叫的,会是一个怎样的状况?棺材里,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想去看看。
  于是,我小心翼翼地朝棺材走去。
  可是,我还没走到棺材旁,钱穷突然大声叫道:“把棺材盖上!把棺材盖上!”
  那惊吓着的四名男子像触电一般反应了过来,立马各抓起棺材盖的一角去盖棺材。他们的速度很快,生怕慢了而惹得钱穷不高兴了。我离棺材将近三米多的距离,只怕走得慢了,就没法看到棺材里的东西了。于是,我加快了步伐。可是,在我离棺材还有一米来远时,钱穷挺身挡在了我的面前,朝我摇了摇头,示意我不要看。
  我岂会不看?昂头绕过钱穷继续朝棺材里望。可是,我终究还是慢了一步,当我望去时,棺材已经被盖上了。
  这让我心里很不爽,棺材里到底是什么个状况啊?为什么钱穷不让我看?这若不让我看,只怕今晚睡不着觉。可是,我现在又不好意思跟钱穷提要求,难道要我说,我的好奇心已完全被勾起,所以,请把棺材盖打开,让我看看吧?
  只怪我自己,速度太慢了。
  待棺材一盖上,钱穷便对那四名男子说:“你们出去吧。”那四名男子只怕早等着这句话了,钱穷的那个“吧”字还未落音,他们便忙不迭逃似地朝门外跑去。
  这时,灵堂里只剩下我、钱穷、钱无颜与龙九了。我见龙九一直站在棺材旁,身子一丝也没有动过,并且,他的脸上,也没有半点表情。只怕,在看过棺材里的东西那几个人当中,只有他是波澜不惊的。
  我不由对这个人好奇起来,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从钱无银对他的态度看来,我猜测他是钱家的保镖。不过,他对钱穷,是惟命是从的。但是,从他的神色中,又分明透露着一股无人能指使的孤傲。
  钱无颜这时终于从惊吓中回过神来了,冲钱穷问:“爸,哥他怎么会……”钱穷突然抬起手,打断了钱无颜的话:“你不用说了。”钱无颜紧咬着嘴唇,没有再说下去。
  我暗想,钱穷既然不让我看棺材里的东西,那我留在这里,也没什么意思,况且,我的羊还在山上没有赶回家呢。于是,我对钱穷说:“我有事,先回去了。”我说完提步就走。不料钱穷伸手挡住了我,“先等等。”我望向他问:“还有什么事么?”钱穷反问:“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把你留下来吗?”
  为什么?我心里呵呵了两声,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你为什么要留我下来?”我问。
  “因为……”钱穷正要说下去,突然从门外传来一名男子的说话声:“干什么?”
  这声音,浑厚而苍劲。钱穷的话因为这声音而停止。然后,我们不约而同地朝门外望去。
  只见,一名年约五十来岁身穿一套灰色中山装的男子站在门口,正怒视着那几个挡着他的两人。
作者:365iou 时间:2018-01-14 08:31:30
  万事开头难,作者加油
楼主金武哥哥 时间:2018-01-14 08:35:00

  其中一名男子说:“对不起,白先生,钱老爷说了,谁也不能进去。”
  钱穷立即说道:“请白先生进来。”
  挡着门口的那两人忙收回手,让开路来。
  那白先生哼了一声,径直走了进来。钱穷迎了上去,问:“白先生,时辰看好了吗?”白先生点了点头,将屋里的人扫了一眼,突然朝我望来。
  他这时离我不足三步远,我看他虽然年纪半百,但是,精神非常矍铄,特别是他的头发,留的是寸头,根根竖起,像一根根钢筋。而且他的眼睛,虽然微陷,并且也很较小,但是显得极为明亮,仿佛能把人的心思也能看穿一样。浓眉如剑,不怒自威。
  “这位是?”他问。
  钱穷忙应道:“他叫梁栋,现在那块坟地,就是他——父亲的坟。”
  看得出来,这位白先生,应当是一名阴阳先生,钱穷对他极为客气,甚至,还有一丝恭敬。我不明白,一个腰缠万贯、富甲天下的人,怎么会这么看重一名阴阳先生。看来,这个白先生,绝对是一个不简单的人物。至少他在钱穷的心中,举足轻重。
  白先生点了点头,收回目光,然后,朝棺材望去。
  钱穷跟上去,对白先生说:“刚才出现了一件极怪异之事,不知从哪里来了很多的蟑螂,成千上万,爬满了棺材,甚至,还有棺材要朝棺材里钻。”
  白先生朝地上的蟑螂看了看,像是发现了什么,立即伸手去推棺材盖。
  推开棺材盖后,白先生朝棺材里看了一眼。这一看,双目陡然一沉,神色变得极为凝重起来。钱穷在一旁问:“怎么会这样?”
  白先生将棺材盖慢慢盖上,沉声道:“有怨气。”然后望向钱穷说:“是凶兆。”
  钱穷一听,脸色大变。但是,他立即恢复了平静,又问:“那依白先生之见,该如何是好?”
  白先生双手放在背后,淡淡地道:“得火化。”
  “什么!”钱穷失声大叫:“得火化?”
  白先生点了点头。
  钱穷又问:“没有别的办法了?”
  白先生说:“有是有。”停顿了片刻,又说道:“很危险。”
  我发现,这个白先生挺怪的,怎么老是三个字?我看他不该叫白先生,而是得该叫三字先生更为恰当。
  钱穷若有所思,然后说道:“你也知道,那块坟地对我有多重要。我的儿子,也绝不能火化。以白先生的道行,解决这件事,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白先生伸手放在棺材上,缓缓地道:“我尽力。”
  “好,有劳了。”钱穷对龙九说:“龙九,白先生今天辛苦了,你先陪白先生去喝酒,我在这里,还有一点事要处理。”
  “好。”龙九朝白先生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白先生,请——”
  白先生朝我看了一眼,然后提步朝门外走去。钱穷将这一切尽收眼底,待白先生走后,他收目想了想,然后对我说:“小栋,我之所以留你下来,是因为要跟你说一件事。明天,我打算将你父亲下葬,所葬之地,就是在原坟地的旁边。这事,希望你能同意。我已跟你妈说过了,你妈说,这事由我做主。”
  “既然由你做主了,那我还能不同意吗?”我极为不悦地道:“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反正,这个村子里所有的一切,都是你们钱家的。”
  钱无颜立即冲我叫道:“喂,你这个人,怎么这么跟我爸说话呢?”
  啊,我这才想起,我身后还有一个人,一个我心目中最漂亮的女孩。我怎么把她给忘了呢?怎么会在她的老子面前装逼呢?我后悔莫迭,忙说:“对不起,我是个乡下人,山野村夫,不会说话。钱老爷,你千万别生气。”
  我这一番话,说得是情真意切。没想到钱无颜却重重地哼了一声,显然对我这一番话不满意。我心里直骂自己,妈的,以后再也不装逼了。
  钱穷对我的话,却并不为意,淡淡笑道:“你说得话,很直接,不过也不失理,我怎么会生气?明天你父亲午时下葬,到时我会叫人来抬棺,你和你妈,也先做好准备。”
  我暗想,你今天不是说要给我爸厚葬吗?怎么现在只是叫人去抬棺材这么简单了?不过这话我没有说出来,主要是不想在钱无颜的面前留下更坏的印象了,于是,我便应道:“好。如果没事的话,我回去了。”
  钱穷点了点头。
  我迅速地朝钱无颜看了一眼,发现她正在打量着我,心中一动,心中竟然涌起一种奇怪的感觉,想多看她几眼,但是,我的脚步还是不受控制地快步朝门外移去。
  待到了门口,我还在想,那棺材里到底是什么呢?我竟然没有看到,这可真让人恼火啊。转弯时,突然听到钱无颜说:“爸,我怎么感觉这这个人曾在哪儿见到过?”
  。
楼主金武哥哥 时间:2018-01-14 08:39:00
  钱无颜的话,令我的脚步不由停了下来,侧耳细听,想知道钱无颜到底是什么时候见过我。
  可是,我这是第一次看见钱无颜啊。难道,她是在梦里见过我?
  接着,听见钱穷说:“你当然见过他。”
  我又是一怔,我发誓,我从没见过钱无颜,她又怎么会见过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果然,钱无颜说:“我什么时候见过他?”钱穷说:“在我资助的人员名单里,那里有他的照片。你以前,应该是见过他的照片吧。”
  “哦,难怪。”
  我和钱无颜,几乎是同时恍然大悟。
  这样看来,钱穷资助的人还挺多,并且,他竟然需要被资助者的照片,可见他也并不是随便就去资助一个人的。我想起,以前我妈不时叫我去照相,甚至在大学时,也隔一两个月就叫我寄两张照片回家,我当时以为是我妈太想我了,现在看来,她可能是将照片寄给钱穷了。
  可是,我妈为什么没把这事告诉我呢。
  我回头朝灵堂看了一眼,却发现,站在门口的那两人正盯着我,双双都是满脸的敌意,像是在问,你怎么还不走?还站在这儿干什么?我自知偷听人家说话是不对的,又见天已黑了,只怕我再不回去,我妈就要担心了,忙朝家里跑去。
  回到家,我妈责问我去哪里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并且,羊也没有赶回来。我说去钱家了,把他们宰了我五只羊的事也说了。我妈说,这事钱穷的确跟她说过,因为当时在想着别的事,所以忘记把这事告诉我了。
  既然这样,我心里的气也消了,见天已黑,忙拿着手电筒到山上把羊赶了回来。
  吃饭时,我跟我妈提起钱家灵堂里蟑螂爬棺的事,我妈听了,握碗的手一抖,碗落在了地上,米饭洒了一地。我吃了一惊,忙问我妈怎么了。我妈将碗捡起,说没什么,然后催促我快吃饭,吃了饭后快去睡觉。
  这时,从村子的榆树坪传来了唱戏的声音。
  我们这儿有个习俗,就是人死了后,家里人会请戏班子来给它唱戏。而这唱戏,无非也就是唱一些悲歌,说一些无厘头的相声。我妈似乎没什么味口,显得心神不宁,将碗往桌上一放,说想去看看戏,然后起身就朝门外走去。
  看我妈这样,绝对不只是想去看看戏那么简单。刚才她听到蟑螂爬棺的事后,神色大变,然后碗也掉了,可见她的心里非常震惊。我妈不是胆小的人,所以,她不是被吓着了,而是——而是什么呢?我感觉到我妈对这事非常上心,总感觉到,她和钱家之间有什么秘密,并且,我妈一直在隐瞒着我。
  我也没心情吃饭了,匆匆扒了两口,收拾好碗筷,关上门后便朝榆树坪走去。
  榆树坪是我们村子最大的一块阔地,大约有两个篮球场那么大,村里人合资在那儿冻了水泥,专用来给村里晒稻谷的。
楼主金武哥哥 时间:2018-01-14 08:42:00
  平时,哪家人要办红白喜事,如果客人多,就会在那里上席。村里要是搭戏台、放电影之类的,也会选择在那儿。而它为什么会叫榆树坪,是因为在阔地的一旁有两棵大榆树,听说都上千岁了。
  当我到这儿时,见这里已来了不少的人。榆树坪四周有六个大灯泡,将整个阔地照得亮如白昼。高大的戏台上,两名戏子正在唱山歌。台下不时有人喝彩与鼓掌。
  我无心看戏,在人群中寻找我妈,可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我就去问村里的人,问他们看到我妈没,都说没有。我妈根本就没来榆树坪。
  既然我妈没来这儿,那她去哪儿了?我想了想,可能我妈去了钱家了。一想到这儿,我心里一阵不痛快,我妈这是怎么回事呢?大半夜地去钱家干什么?钱家死的又不是她儿子……呸呸呸,我这想的是什么呀?乱七八糟地!
  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也许我妈已经回家了呢。不过,我得去钱家找找看。
  因为村子里的人大多去榆树坪看戏了,现在又是在晚上,钱家显得特别冷清。远远看着钱家亮着灯,门前挂着招魂幡,夜风一吹,招魂嶓随之摇曳,在墙上或地上留下斑驳阴影,显得极为诡异。
  在我们乡下,夜晚要凉得多。而我一接近钱家,不但感觉凉,而且非常冷。是的,很冷,并且,是那种阴冷。就好像钱家放着一个大冰柜,这时正不断有冷气从冰柜里喷射而出,以致于整个钱家都笼罩在这股冷气之中。
  难道,是因为钱家死了人,所以显得冷?
  会不会,那冷气,其实是一种阴气?
  一想到这儿,我后背一阵发凉,全身毛骨悚然。要不是为了找我妈,我才不会来这种鬼地方。
  接近灵堂时,突然从里面传来了一阵说话声,像是钱穷在发号施令。
  里面又发生了什么事?不知我妈会不会也在灵堂里呢?于是,我悄悄地走了过去。
  是的,我走得非常轻,生怕被人知道,就像做贼一般。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有这种心理。也许,我是真心不想让钱家人看到我吧。其实,我也不想看到他们。
  灵堂门口,站着两名彪形大汉,他们一看到我,立即提高了警惕,两只眼睛紧看着我,像是不让我进去。一见这阵势,我估计到,恐怕灵堂里又发生什么怪事了。并且,他们不想让人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所以不让人进去。但是,按我们当地的风俗,灵堂是不许关门的,所以,这才派人在门口守着。
  我自然不会傻傻地朝里走,只不过是想看看我妈有没有在这里,于是,我走到离门口两米外的地方,探头朝里望。
  这一望,倒是让我吃惊不小。灵堂里有六个人,分别是钱穷、钱无银、龙九与白先生,还有两名男子。我认得,那两名男子,是将我父亲的棺材从坟里吊上来的其中两位。他们的双手都戴着一副白色的手套。同时,灵堂里还多了一副棺材。那棺材是白色的,体表晶莹剔透,闪闪发光。棺材表面雕刻着一些怪异的图案,整个棺材,看起来显得庄重大方,气魄雄伟。想必,这是给钱无命的新棺材吧。钱家人真是有钱,这棺材,不知得花多少钱。
  站在门口的那两名男子看了看我,大概是认得我的,恐怕也知道我在钱穷心中的份量,又见我没有进去,因此,也并没有叫我离开。
  我见那具黑棺材的棺材盖已被打开,钱穷对那两名男子说:“把尸体抬到那水晶棺材里去。“
  那两名男子顿然面露为难与惊骇之色,面面相觑,久久没动。钱无银骂道:“还傻站着干什么?动手啊!“
  其中一名男子问:“那——尸体,不会……不会尸变吧。“
  “shit!”钱无银骂了一句,然后猛地一脚朝那男子踢去。那男子也不躲闪,被踢得朝后退了两步,低着头不吭声。钱无银继续踢,边踢边骂:“你他妈的才会尸变!”
  “够了!“钱穷突然喝道:”别闹了!“
  钱无银这才收回脚,干骂了两声,然后指着黑棺材冲白先生问:“会尸变吗?啊?会尸变吗?“
  白先生面无表情地说:“不会的。“停顿了一下后,又道:”尽管抬。“
  钱穷又朝那两名男子说道:“白先生说不会,就不会。没事的,你们快抬吧。“
  那两名男子又相互看了一眼,还是没动。钱无银又冲他们骂道:“你们他妈的耳聋了?叫你抬,听到没?“那两名男子这才迟迟疑疑地朝黑棺材走去。待到了棺材旁,双双朝棺材里望。
  突然,其中一名男子卟嗵一声跪在了地上,朝钱穷央求道:“钱老爷,你饶过我吧,我……我怕!“
  。
  2018-01-14 7
作者:永恒止境 时间:2018-01-14 08:54:50
  希望你能快点更
作者:虽万千人吾往矣_ 时间:2018-01-14 09:08:40
  留名
作者:xufangxuninglong 时间:2018-01-14 09:43:30
  还行,要坚持啊
作者:妖精美姬 时间:2018-01-14 10:01:40
  我非常喜欢,期待接下来的情节……
作者:好想同你一起 时间:2018-01-14 10:04:30
  先顶再看是个好习惯
作者:xufangxuninglong 时间:2018-01-14 10:17:00
  最近更新速度慢了。。
作者:windstvxq 时间:2018-01-14 10:20:40
  MA一下
作者:ty_掌心宝贝 时间:2018-01-14 10:25:09
  胃口被吊起来了……加油
作者:1513 时间:2018-01-14 10:33:10
  楼主开始更新了呀
作者:莉婷相依 时间:2018-01-14 10:45:50
  怎么还不更新??????
作者:banxian111 时间:2018-01-14 10:54:30
  可以可以
作者:galenhy 时间:2018-01-14 11:08:30
  好看的文,一天十章都看不够。
作者:飘凌顶 时间:2018-01-14 11:11:00
  加油更新,等着看(⊙o⊙)
作者:女生的乖僻 时间:2018-01-14 11:15:40
  留名,回头看
作者:不语咖啡屋 时间:2018-01-14 11:15:50
  慢慢看吧,毕竟不知道最后会发生什么
作者:castle208 时间:2018-01-14 11:31:20
  快更新撒
作者:xyzo1980_10 时间:2018-01-14 11:43:50
  加油别断更
作者:rqaung 时间:2018-01-14 12:25:20
  撸主加油,我觉得这个题材可以拍成电视或是电影。
作者:愚愚愚也 时间:2018-01-14 12:36:03
  精彩,好像在看电影。
作者:深承 时间:2018-01-14 13:26:40
  撸主加油,我觉得这个题材可以拍成电视或是电影。
作者:妖精美姬 时间:2018-01-14 13:26:51
  俺又来啦
作者:xfhope520 时间:2018-01-14 13:55:00
  感觉还是挺不错的一部小说。
作者:viprose 时间:2018-01-14 13:55:50
  怎么还不更新??????
作者:290926278 时间:2018-01-14 14:05:00
  你多更新啊。表示超级好看
作者:掬水成渊 时间:2018-01-14 14:10:40
  楼主更新呀,不错
作者:tangyun123 时间:2018-01-14 14:13:20
  ma
作者:戴上假妆面具 时间:2018-01-14 14:24:50
  支持楼主,我看过你的好几本书了,加油!
作者:hhhhkkkk 时间:2018-01-14 14:26:00
  楼主快点更啊,今天的都看完啦
作者:yanjiuwang 时间:2018-01-14 14:35:00
  好好休息休息休息!!!
作者:愤怒的轰炸机 时间:2018-01-14 14:40:40
  友情帮顶贴,楼主加油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