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杀者》老板自杀了,我却发现他又活了过来!

楼主:润笔二十八 时间:2018-01-17 16:51:21 点击:210588 回复:43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 5 下页  到页 
  第一章赴约

  夏,天空中黑云压城,我们的车子正开往塘村,去参加老板黄家桥的请宴。

  公司在深圳属于知名企业,主营的两个业务分别是水果连锁超市和高端花艺连锁店。

  车上的人都是公司的高层骨干,他们有说有笑,而我坐在靠窗的一边,望着窗外一闪而过的田园风景,右手转动着戴在左手小拇指上的貔貅戒指,心里若有所思。

  “周鑫——你在想什么呢”坐在我身边的刘阳见我发呆,用胳膊肘捅了捅我。

  “没什么”

  刘阳打趣道:“你这家伙脑子里只有毛爷爷吧,我们今天是出游,又不是去合作商那讨账,别板着个脸搞得那么痛苦,像脚上踩了狗屎一样”

  我淡淡一笑,懒得搭理刘阳,坐在副驾驶上的袁总笑着说道:“搞财务的都这样,脸蹦的跟他们严谨的性格一样紧,改天把周鑫下放到你们销售部门,去感受一下那里充满活力的氛围”

  “袁总这可是你说的,别到时候变卦”刘阳激动的说道,“这家伙要是来了我销售部,看我不整死他呀的,近半年天天掐着我们的各种款不放”

  我依旧没有说话,皱着眉头望着窗外,心里有苦不能说,公司这半年不知道遇到了什么危机,资金周转上越来越困难,而黄家桥却不让我在股东会上上报。

  “话说黑子”袁总话锋一转,转头向司机、黄家桥的发小黑子问道,“你也是昨天才收到家桥的邮件,告诉你今天去老家参加聚会的?”

  “恩”黑子点了点头,若有所思的说道,“昨天收到邮件的时候我都觉得很惊讶,我都一个星期没见到桥仔了,发信息不回,电话打了关机,我佢老母以为呢家伙泡妞遇到仙人跳被绑架了”

  “家桥什么都好,就是好女色” 袁总摇了摇头打开了手机,向黄家桥打了个电话,电话却还是关机状态,“怎么搞的,电话还是关着机”

  “马上就到了,等见到佢,非得闹佢一顿”黑子说着压了压油门,提了车速。

  我暗自快速转动着食指上的戒指,心里很是不安,跟了黄家桥五年,从普通的会计做到了财务总监,这回还是第一次收到他亲自发的邮件。
楼主发言:107次 发图:0张 | 更多
楼主润笔二十八 时间:2018-01-17 17:04:30
  塘村位于深圳周边之西十里处,三面岗峦环抱,村子里的建筑绕中央的大池塘环圆而建。

  村内有大量古宗祠、民居等古建筑,长街深巷,道巷闾墙,清幽古朴,漫步其中,恬静优美。

  很快,我们到了塘村村口,而此时早有四辆车停在了村口。

  这四辆车其中两辆都是价值不菲的豪车,其余两辆是一般的代步车。

  我忧心忡忡的跟着他们下了车,关上了车门。

  刘阳下了车就冲到了豪车面前,上下打量,惊叹道:“我搓!宝马X9,路虎揽胜!随便一辆车就够我赚几辈子了”

  袁总上前拍了拍刘阳的肩膀:“你年纪轻轻的开的车也不差,咱们赶紧进村”

  黑子领着我们进了村,向着黄家桥家的方向走去。

  此时天色灰暗,空气沉闷,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土腥味,一路上都没有看见半个村民。

  “我说黄健,怎么村子里都不见个人影”刘阳走在高高壮壮的黑子身后问道。

  黑子说道:“我们村喺改革开放后人才辈出,出去嘅人要不当了大官要唔成了大老细,返嚟后把山上嘅老山庙翻了个新,留喺村里嘅人为了感激山老爷嘅保佑每个季节都会选个好日子,全村上山祭拜三天,食住都住庙里”

  “原来是这样”刘阳双手合十,边走边到处拜拜,“山神保佑……山神保佑……祝我下半年能够发大财,彩票中个五百万啥的”

  我走到刘阳身边,冷不丁得说道:“刚刚怕鬼,现在又敬神,心不诚不灵”

  刘阳见被我看穿,赶紧大声嚷着掩饰道:“三金你非要挖苦我是不!袁总,你一定要把这个腹黑的人下放到我销售部来”

  我没有搭理刘阳,自顾自得继续跟着黑子往前走,其实我也想问村里人都去哪了,因为有刘阳在,我一直忍着等话多的他先开口。

  等到答案后,我心里更加疑惑,黄家桥平时聚会时特别爱热闹,为何这次聚会正好赶上村里人上山祭祀。
楼主润笔二十八 时间:2018-01-17 18:13:35
  不久,我们穿过一个巷子来到了黄家桥的住处。

  我们面前是一栋三层高的小洋楼,直通大门的路两旁是菜地。

  “怎么一个人都没?”刘阳问道。

  袁总立在院子外没说话,黑子疾步进了院子,走到门前,用力敲着门喊道:“桥仔——开门——桥仔——”

  敲了半天门没有一点回声。

  “怎么回事!”黑子显得有些焦急。

  “黄总老家有座机吗?”我向着黑子说道。

  “有!”黑子立马从兜里掏出手机,拨了电话。

  黑子站在门前,拨了几通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桥仔到底喺搞乜鬼!”

  “要不咱们回程吧!看这天马上就要下大雨”刘阳提议道。

  “你们听”袁总说道,“哪里在放鞭炮”

  “顶你一个肺,他们可能在黄家嘅老房”黑子说着走出了院子,骂骂咧咧得领我们向老房的方向走去。

  我们离目的地越近,鞭炮“噼里啪啦”得声音越响。
楼主润笔二十八 时间:2018-01-17 19:45:09
  当我们到黄家桥老房时,也终于看到了人,但眼前的情景让众人傻了眼。

  老屋,破败的砖房,墙体剥落,房屋的外墙颜色已经严重褪掉,犹如一张老旧黄历。屋顶的青色瓦片有些已经破碎,参差不齐的铺在上面,并形成一种内凹的姿势。

  拱形木门的两边摆着花圈,远远看去屋里黑乎乎的一片,一个台子上点着两根蜡烛,从微弱的火光中,我看到台子后放着的应该是一口棺材。

  门前搭了一个大棚子,棚子里摆了几桌酒席,但只有两桌上有人。

  一桌上座着的是黄家桥的大姑、二姑和二姑爹,他们穿着稍显土气,手臂上挂着黑袖章。

  另一桌坐着三男一女,穿着时尚,看上去很有档次,应该就是开豪车来参加聚会的朋友。

  黑子与袁总分别向两桌酒的人打着招呼走过去。

  “姑——桥仔嘅母亲过世了么”黑子走到酒桌前问道。

  两个女人站了起来,迎上去,摇头拉着黑子的手哭泣了起来。

  中年男人站起身来长长得叹了口气:“白发人送黑发人”

  刘阳凑到我耳边小声道:“欢乐的聚会变丧礼,我们老板可真会玩儿”

  我说道:“所以你是打工仔,人家当老板”

  黑子紧握着女人的手,半响才回过神来:“姑——阿姨呢?”

  “屋里”

  黄母似乎在屋内听到了有客人来,穿着到脚的白长衣从屋里缓缓得走了出来。
我要评论
楼主润笔二十八 时间:2018-01-17 19:45:48
  @女人花崩am 2018-01-17 19:34:27
  微博和QQ空间都推荐了楼主的这个帖子。 此帖必火。 楼主坚持啊!
  -----------------------------
  多谢
楼主润笔二十八 时间:2018-01-17 20:06:04
  黑子见黄母走了出来,连忙上前去扶她。

  “阿姨”

  “黑仔——”黄母见到黑子大哭了起来,边哭边说,“我儿真苦哦,小时候就冇了阿爸,好唔容易长大了有了出息,确无福消受哦,连个根都唔畀我留哦”

  我站在一边,心里也不是滋味,我虽然是深圳大学财会学院会计学专业毕业,但是在深圳这种人才济济,卧虎藏龙的大都市根本不算什么,在我人身低估的时候是黄家桥在一次人才招聘会上看上了我,也是他一手将我培养了起来。

  “阿姨——阿姨——我上月还见桥仔好好嘅,点今日就……”

  “佢回家时也好好嘅啊,跟我有讲有笑嘅,没想到晚上就服了老鼠药……”说道此处,黄母哭的泣不成声来。

  “桥仔年纪轻轻,事业有成,有什么事想不开居然会想到吃老鼠药”

  “我也唔知啊”

  在场的人如果知道公司今年第一季度资金链开始断裂,黄家桥压力很大,应该就不会惊讶他会自杀了。

  虽说如此,但是我也不会相信黄家桥会已这种身份离开这个世界。

  从我入职时,我听过了无数遍公司艰难的创业史,那个时候可真是山穷水尽,没有资金,没有人脉,没有股东,可就是这样,黄家桥运用着他的智慧和坚忍不拔的毅力让公司走出困境,成了深圳市著名的企业。

  现在,黄家桥有人脉,有股东还有一群肯为他拼搏的老骨干,比起创业初期环境好了太多,况且从这个月的财报上看有开始回暖的趋势,我上报的时候也看到他久违的笑容。

  我不想多事,也答应过要为黄家桥保密,所以就算黄母哭的伤心欲绝,我也没有把所想的拿来安慰她。

  黑子继续问道:“什么时候的事”

  “人都去了有五天了啊!”

  黄母此话一出,在场的除了黄家桥的亲戚,所有人都齐刷刷得望向了她。

  时间仿佛凝固了,没有一个人再说话,只有黄母的哭泣声。

  “轰隆隆——”满天乌云越压越低,云层中响起了闷雷声。

  “嫂子——”黄家桥的二姑拉着二姑爹走到黄母前,说道,“节哀顺变,马上要下大雨了,我们先回去了,准备准备明天也上山去庙里祈福了”

  黄母抽泣了几声,没有说话。
楼主润笔二十八 时间:2018-01-17 20:34:37
  二人对望了一眼,二姑爹说道“我们也会为桥仔祈福嘅”

  “你们快走吧——我要去为桥仔嘅朋友做晚饭,就唔送了”黄母说着放开了黑子,独自一人进了屋里。

  “走走走——”二姑用手打了她老公几下,二人快步离开了老屋。

  黄家桥的大姑咒骂了一句“反骨仔——过桥扯板”后也进了屋里。

  “周鑫——刘阳”与黄家桥朋友嘘寒问暖后的袁总向我们走了过来,“我们既然来了,进屋里给黄总敬三根香”

  刘阳说道:“袁总你是领导,你先,我跟着你后面”

  袁总走向黑子,拍了拍他的肩膀道:“黑子节哀顺变,去跟家桥上香吧”

  黑子摇了摇头,叹了口长气,率先进了屋里。
楼主润笔二十八 时间:2018-01-18 17:41:23
  第二章 邮件

  我是最后一个向黄家桥敬香的人。

  屋内四下昏暗,棺材前的香案上放着香炉和烛台,棺材后的供台上摆放着黄家桥的遗像,遗像前供奉着水果。

  黄家桥穿着黑色的寿服静静的躺在棺材里,脸上用一块白布给遮挡着,身上洒满了许多干冰已保证身体不会腐烂。

  我站在香案前恭恭敬敬得敬香,就在我拜了三拜,将手中的三根香插入香炉,抬起头来时,忽然看到黄家桥脸上的白布像是被吹动了一下。

  我揉了揉眼睛,定睛一看,白布原封未动。

  看花眼了?不会!我身为财务总监,每天都看很多递交上来的报表,在报表中找出错误和问题,在每天如出一辙的工作中,早已练出了洞察秋毫的能力。

  “你还在里面干啥,赶紧出来”站在门外的刘阳把我从屋里拉了出来,小声道“呆那么久,你也不怕瘆得慌”

  “我看见白布动了一下”

  “你他妈的别吓我”

  “你在这里爆粗口是对丧者的不尊敬,小心招报应”

  刘阳拍了拍嘴道:“阿弥陀佛——阿弥陀佛,百无禁忌——百无禁忌”

  “别迷信了,我们赶紧过去跟黄总请来的朋友们认识下”

  “你这衰仔就会涮我玩”刘阳指着我气愤道。

  接下来,我跟刘阳在袁总的介绍下与黄家桥请来的朋友互相认识了下。
楼主润笔二十八 时间:2018-01-18 18:26:24
  @inclusivqbqb 2018-01-18 18:15:24
  精彩继续!
  -----------------------------
  谢了
楼主润笔二十八 时间:2018-01-18 19:43:26
  其中三男分别是黄家桥的大学室友李江,合作伙伴杨乐,还有一个狐朋狗友是某个集团公司总裁的儿子彭堂。

  女的很高冷,从头到尾都在玩着自己的手机,没有说话,所以我们并不知道她到底是谁。

  刘阳能说会道,很快就打开了场子,跟他们混熟了。

  刘阳先是拍了几个人的马屁,接着带着马屁自吹自擂了一番,最后叹了口气说回了黄家桥:“我做销售那么多年,大大小小的老板都见过,可我们黄总是我最佩服的老板”说着举起了大拇指,“公司创业初期是非常的艰难,就快要倒闭了,哥们就快要失业去讨饭了,但我们老板居然让它起死回生了,没想到啊——没想到,今天一来怎么就再也见不着了,昨天还收到他视频,邀请我们来聚会”

  “你们不觉得奇怪吗”李江身着朴素,带着黑框眼镜,抓了几颗瓜子,吃着说道“桥仔是昨天给我们发的视频邮件,可是他都死了有好几天了”

  李江真是哪壶不提提哪壶,现场顿时安静了下来,我见刘阳刚刚还意气风发,瞬间脸就沉了下来。

  “邮箱有定时功能,可以定时发送邮件”我不紧不慢得解释道。

  “对对对对对——”刘阳把脑门子一拍,变脸跟翻书一样,脸上生笑,喜出望外道,“微信——钉钉用多了,把邮箱这么NB的功能给忘了”

  现场的气氛又活跃了起来,穿着花西装,烫着脏辫头的彭堂边把玩着手游,边漫不经心得说道:“真是扫兴,昨天视频里黄犬子还跟我说请一些酒吧里看不到的美女来,美女没看到,他却先挂了,真是扫兴,要不是跟黄犬子关系好,哥们我早走了,可等不到吃晚饭。”

  我看见彭堂说话时,不时向一边的美女偷瞄几眼,美女大概二十来岁,浓眉,桃花眼,浓妆艳抹,上身穿着无袖露脐T恤,下声穿着超短牛仔裤露着雪白的大长腿,看来彭堂醉翁之意不在酒。

  李江继续说道:“前段时间我刚刚离职,心情不好的那天还跟桥仔通了电话,他说让我进他公司给个职位我,一个月随便干干就能拿一万多,就昨天他用邮件发邀请的时候,还在视频里说了这事儿”

  “大兄弟,黄总怎么说的,说不准是到我们销售部来做个一把手”刘阳半开玩笑,半问道。

  李江说道:“我可没做销售的本事,让我算算钱还可以,昨天视频里桥仔就跟我提了入职这事,说今天聚会的时候跟我谈谈”

  温文尔雅,端庄而坐的杨乐跟着说道:“昨天我收到邮件时,家桥在视频里说今天聚会会跟我谈两家公司下半年合作的一些事宜,没想到今天一来他早已走了”

  我坐在一旁,转着左手小拇指上的戒指,我发现在座的人似乎都察觉到了一点,那就是每一个人的视频内容都不同,黄家桥应该给在座得每一个人都画了一张饼,将他们聚集到了这里。

  正当我思索着,屋里突然传出黄母的声音:“黑仔——黑仔——”

  我们赶紧起身走到了屋门外,只见黑子盘坐在棺材边上,手里拿着一瓶白酒,已经灌了一大半。

  “黑仔——黑仔——别喝了”

  黄母与大姑想上前劝酒却被黑子一胳膊给扒了开去。
楼主润笔二十八 时间:2018-01-18 20:15:33
  @后帝车口农 2018-01-18 20:04:11
  路过还是支持你
  -----------------------------
  常来
楼主润笔二十八 时间:2018-01-18 20:19:54
  @江南雨中醉88 2018-01-18 20:06:15
  楼主:我昨天从下午看到晚上,真精彩,请继续
  -----------------------------
  谢谢
楼主润笔二十八 时间:2018-01-18 20:23:15
  我们完全把黑子给遗忘了,没有想到他一个人会跑去酗酒。

  黑子黝黑的脸上泛起了红,他打了几个嗝,露出洁白的牙齿,张嘴大笑道:“兄喋——你要带我走,兄弟我唔惊,等哥们下去了一定要把你揍一顿”

  黑子说着握紧拳头用力锤了几下棺材,然后将剩余的酒一口闷了进去,又笑又哭起来。

  “黑子别喝了——节哀顺变”

  袁总上前去想扶黑子,黑子突然站起身来一把将袁总推倒在地,他收起了笑容,双眼血红,一脸严肃的指着所有人道:“你们一个都别想跑”说完,两眼一翻,身子一软,倒在了地上。

  所有人站在门外,各怀心事得盯着躺在地上的黑子,没有人敢上前、敢出声。

  袁总从地上爬了起来,对刘阳说道:“别愣着,黑子喝高了,赶紧过来把他抬出去”

  刘阳把我推了一下:“三金你去替我,待会哥们请你抽根尊贵逸品”

  我横了一眼刘阳:“你可真会做生意,你知道我不大爱抽烟”说完,走到黑子脚边与袁总一起把他抬了起来。

  黑子一米八的大个,浑身腱子肉,少说也有90公斤,可我跟袁总把他抬起来的时候却异常的轻松。

  刘阳与李江帮忙把几个凳子拼在了一起,我们将伶仃大醉的黑子放在了上面。

  办完事,我四下瞄了一下,看见那女人站在不远处,冷冷得盯着我们。

  “真是你妈的扫兴,懒得吃饭了,袁——我先走了”彭堂骂骂咧咧了几句,跟袁总打了声招呼准备离开。

  李阳见彭堂要走,连忙跟袁总说道:“袁总要不我们也先走”

  袁总回绝道:“看这天马上就要下暴雨了,夜里路上不安全,我吃了晚饭住一晚,明天跟黑子一起启程回去”

  “那袁总我有急事先溜了”刘阳说完拉了我一把,向我使了个眼色,疾步跟在彭堂身后叫道:“曹总——曹总——等等——带一脚”

  彭堂停步,转过身来,双手插在口袋里,不客气道:“我干嘛要带你”

  李阳赔笑道:“哥们认识一家酒吧,里面有些美女很不错,今天晚上我请客”

  彭堂犹豫了一下,说道:“走吧”

  “我这多带一个”刘阳指着我道。

  “赶紧的”彭堂说着转身走了。
楼主润笔二十八 时间:2018-01-18 20:55:31
  黄母没有留任何人,我与李阳跟袁总道了别后,紧步跟在了他后面。

  李阳悄声跟我说道:“妈的,真是浑身不自在”

  我说道“你还知道带我一程”

  “人情大于债,日后工作上好办事”

  “上了你的套”

  “三金,你老实交代,难道你不想走啊”刘阳四下瞄了瞄,“我是呆不住了”

  “大老爷们胆子那么小”

  “你说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你NB你别走啊”

  我抬头望了望天,没有再搭理刘阳,心里祈祷着这暴雨能来的再晚点。

  彭堂似乎也急着想离开塘村,他走的飞快,我们不一会儿便回到了村门口。

  路虎是彭堂的车,刘阳一边上车,一边拍着彭堂的马屁,对他的豪车是赞不绝口。

  “刘经理——别跟我说这些虚的,你晚上准备带我去哪个酒吧”彭堂关好车门,系好安全带准备发车。

  刘阳说道:“裕安二路那里最近开了家新酒吧,那里有两个头牌御姐挺不错”

  彭堂有些兴奋的说道:“对我口味,我就喜欢主动点的”说完,拧动了车钥匙,车子闷声响了几下却没打着火。

  彭堂又尝试了几下,车子就是打不着火。

  “什么垃圾车,火都打不着”彭堂咒骂了一声,焦急着又拧了几下钥匙。

  “曹总别急,我下去推一下”

  刘阳说着要下车,不巧的是随着一声惊雷,狂风忽起,暴雨聚下。
楼主润笔二十八 时间:2018-01-18 21:00:45
  大雨如注,雨水击落在车上“哒哒”作响,顷刻间水帘将天地间变成白茫茫的一片。

  暴雨来了,彭堂更加焦急,用力一拧,居然将车钥匙拧断了。

  彭堂气急败坏得将方向盘用力一拍:“妈的——”

  刘阳绝望道:“我说曹总——你这二阳指功夫练得不错啊,路虎的车钥匙你都可以给拧断了”

  彭堂急忙拿出手机打电话,却发现手机没了信号:“真是晦气,手机也打不通”

  刘阳说道:“彭总——这雷雨天气,你跑去打电话,不是指着让雷电送我们上西天吗”

  “那你说怎么办?我可不想再折回去”彭堂生气的将手机扔在了副驾驶上。

  刘阳对我说道:“三金,你说咋办”

  我不紧不慢得说道:“这种暴雨大风天气呆在车里是最安全的,雷阵雨来的快去的也快,等雨停了我们折回去,看看有没有人要回去”

  “你确定待在车里保险?我可不想真被雷劈死”彭堂半信半疑道。

  我微微一笑:“那你可以出去”

  彭堂瞪了我一眼没再吭声。

  刘阳叹了口气:“哎——也只能这样了”

  “轰隆隆——”雷声大作,狂风呼啸,我望着窗外的大雨,心道:这雨来的太不是时候了。
作者:18008505606 时间:2018-01-19 16:22:48
  这头开得不错,希望能写完。
我要评论
楼主润笔二十八 时间:2018-01-19 19:17:57
  第三章 天黑了

  时间下午6点半,暴雨过后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天空中依然黑云走动,地上低洼处都积满了水。

  我们三人下了车,彭堂打开汽车后盖,后备箱里有好几把伞,但他只拿了两把,一把自己留着,一把扔给了刘阳。

  我看在眼里,什么话都没说,跟刘阳共着一把伞折了回去。

  回到老屋时,屋前一片狼藉,大棚早已被吹倒,花圈被狂风撕裂,纸钱撒的到处都是,黄母和大姑打着雨伞正在收拾残局,却不见了其他的人。

  “阿姨——他们呢”刘阳上前询问道。

  黄母闷着头不回应,自顾自得扫着地上的残渣垃圾,大姑直起身子来对刘阳说道:“我们把钥匙给了袁崇,他们回三层楼去了”

  “谢谢阿姨啊”

  刘阳道了谢,我们三人又急忙往小洋楼赶,一路上彭强试图想拨通电话,每次失败时他都会咒骂一次。

  刘阳问道:“我说三金,怎么我们电话都没信号?”

  我猜测道:“可能是雷雨大风把附近的基站弄坏了”

  “你他妈怎么什么都知道啊”

  我没说话,心里稍有忐忑,通讯设备无法使用是一个不好的信号,好在洋楼里有座机,雷雨大风很少能影响到座机的通信。

  来到洋楼时,门对半敞开着,一楼大厅里灯光通亮。
楼主润笔二十八 时间:2018-01-19 19:24:54
  彭堂率先进了院子,上了台阶,一脚把半掩着得门给踹了开:“人呢——人呢——有没有人要走,快载我一脚!”

  “干嘛大呼小叫的,吓我一跳,一点礼貌都没,就你这样谁愿意载你”李江不知道从大厅哪里串了出来。

  “老子就没礼貌怎么样”彭堂找了个出气筒,上前推了一把李江。

  “干嘛!动手?”李江毫不示弱的也上前推了彭堂一把。

  “老子要打你,怎么样!”

  眼看两人要扭打起来,李阳上前就把彭堂拉了开“我说彭总,这是怎么了——突然发那么大的脾气”

  彭堂边挣脱着李阳,边大声嚷道:“老子就是心情不爽了,想找人出出气”

  我走到李江的身边,不紧不慢道:“我看你找错人了,李江是开车来的”

  “这种屌丝还有车?”彭堂停止了挣扎,收敛了点脾气,一脸得瞧不起。

  “你车旁边那辆东风风神A60应该就是李江的”我说道。

  李江竖着小拇指对彭堂说道:“你家有钱也是你老头的,别他妈瞧不起人,我的车是我自己赚钱买的”

  彭堂推开李阳,走到李江面前,掏出钱包,从里面抽出一张卡出来:“里面有五千块钱,你开车送我回家,其他的算刚刚我推你那下的医药费”

  李江望着卡犹豫了一下,说道:“我拒绝”

  “傻逼吗?有钱不赚?叫个滴滴回市内最多三百,我这多出十倍的价钱你拒绝”彭堂说着收起了卡。

  “你有钱你现在找个滴滴!干嘛非得让我载你!”李江说一语戳到了彭强的痛处。

  彭堂咬着牙,恶狠狠得收起了卡:“小子,以后别让我再市里见到你,我找别人,无法跟你这种屌丝交流”

  李江见彭堂又讽刺自己,想上前去评理,我一把按住了他,小声道:“不要搭理他,跟这种人讲不了道理”
楼主润笔二十八 时间:2018-01-19 20:01:10
  这时,杨乐背着一个旅行包走进了屋里。

  “杨乐,你晚上回不回家?”彭堂见到杨乐赶紧上前问道。

  杨乐微微一笑说道:“马上就要天黑了,而且我看待会又要下大雨,今晚就留在这住一宿了,明天回去”

  “这个地方能住人?”彭堂激动道。

  杨乐回道:“二楼、三楼各有三间房,二楼已经有人,你可以去三楼,环境肯定比不上五星级酒店,但屋里挺干净,将就将就”

  “妈的,真是倒霉,怎么碰到这么些个叼人”彭堂见回家无望,气愤得上了楼,不久就听到“砰——”得一声关门响。

  杨乐摇了摇头,望向我们道:“你们怎么又回来了”

  刘阳做了一个拧车钥匙的手势,无奈道:“这小哥螃蟹手,把车钥匙给拧断了”

  “哈哈——”刘阳咧嘴笑道,“小伙子还太年轻,家里娇生惯养久了,这次正好历练历练”

  “屋里座机能打通吗”我心里一直惦记着通讯设备,岔开了话题道。

  杨乐摇头道:“电话打不通,我刚刚出去给大家拿泡面去了,拜托李江帮忙找原因”

  李江说道:“这电话线应该跟网是连在一起的,我顺着线看了看没有断”

  我说道:“那我们在顺着线到外面看看,去找到电信箱”

  在我的提议下,我们在洋楼附近找到了电信箱。

  电信箱在一个铝棚子下,门是敞开着的,箱子里黑糊糊的一片,还有烧焦的臭味。

  刘阳泄了气,叹了口气道:“嘚——这雷不仅把电信箱给劈死了还把它劈糊了”

  杨乐拍了拍刘阳的肩膀:“天快黑了,咱们快回去吧,就一个晚上不碍事”

  我望着烧焦的电信箱,转着小拇指上的戒指心里很不安,可能我杞人忧天,但是没有了通讯就等于说我们在这个村子里就与世隔绝了,万一发生了危险,我们都无法向外界求救。

  回到小洋楼,杨乐分了我们两桶方便面,我与刘阳去三楼选好了房间后下到二楼找袁总。

  刘阳敲了敲袁总的门:“袁总”

  门打开了,袁总见到我们说道:“刚刚就听到你们说话的声音,一下去你们就不见了,怎么又回来了”

  刘阳没精打采得说道:“那个阔少的车坏了,几百万的车跟玩具车一样,车钥匙都能被拧断”

  “雨大,就算车没坏路上也不安全,先进屋”袁总让我们进屋里去。
楼主润笔二十八 时间:2018-01-19 20:44:32
  进了屋,我看见黑子仰躺在床上呼呼大睡,一时半会醒不了酒。

  “你们刚刚上哪去了”袁总接着问道。

  刘阳一屁股坐到了床上,说道:“去找电信箱去了”

  “找到了吗?”

  “找是找到了,但是被雷劈死了”

  “呵——你这拟人句用的好啊”

  我站在一边听着他们聊天,忽然想起袁总手机号的服务商跟我们不一样,于是打断了他们的对话道:“袁总,我记得你手机是联通的号,能打通吗?”

  刘阳激动得站了起来:“对啊——袁总!这雷总不能还会玩连环炸,把所有基啥的都给炸了吧”

  “被你言中了,都成炸子鸡了”袁总掏出iphone扔到了床上。

  刘阳双手拿起手机,看着屏幕上显示的零信号,一脸的无奈。

  “赶紧回屋洗个澡吃点东西”袁总打开柜子,从里面拿出一个包扔给了刘阳,“急急忙忙的走,车里放的东西都忘了拿”

  刘阳把脑门一拍:“我咋把行李都给忘了,我说三金你一向心思缜密,这次你也忘了吧”

  我指了指身上的斜挎包:“我的行李都在包里”

  “你他呀的真腹黑,也不提醒提醒我”

  我没有跟刘阳继续纠缠,继续问袁总道:“黄总死了,回去后,怎么跟董事会交代?”

  袁总说道:“别担心,放假就该好好休息,等回去了,我会召开董事会会议”

  “那行,我先回房休息去了”我说完便走了。
楼主润笔二十八 时间:2018-01-19 21:03:05
  @无计啦雷77 2018-01-19 20:55:09
  难得的经历,难得的故事
  -----------------------------
  谢谢
楼主润笔二十八 时间:2018-01-19 21:03:31
  我回到房间,打开了灯,关上了门并反锁,拉开窗帘,窗外寂静无人,天已经黑了,天空是红的,晚上还有雨。

  肚子有些饿,我又很讨厌吃泡面,于是从包里拿出了早上买的两个卤蛋,吃完后便躺在了床上。

  我打开手机,点开了黄家桥邮件里的视频,有备无患,还好我将视频事先下载保存。

  黄家桥不知坐在哪里,身后是一堵白墙,摄像机也只摄到了他胸部以上。

  视频里丝毫看不出黄家桥有疲惫之色,他在视频里对我说道:“周鑫——有段时间不见,我想跟你说……这几个月你辛苦了,公司的盈利状况开始回暖,你也应该可以放松放松了,明天我在老家搞个农家乐,到时候会请很多大咖来,我知道你不喜欢花天酒地,吃喝玩乐,但是你一定要来,我可是为了公司更好的发展,费尽苦心的专门请了跨国集团里顶级的财务总监来,你一定会感兴趣的”

  视频到此结束,我关掉了手机屏幕,望着天花板,胡思乱想了一阵后感觉有些疲惫,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轰隆——”一声响,我在雷声中惊醒,看了看时间已经十一点了。

  我起身下床走到窗边拨开窗帘往外看了看,红色的天空中电光闪动,雷鸣带着大雨如期而至。

  我心中默默祈祷,希望今晚平安无事。
楼主润笔二十八 时间:2018-01-19 21:09:16
  拉上窗帘,我准备在上床睡觉,可就在这时,响起了敲门声。

  “咚咚咚”

  “咚咚咚”

  声音很小,我警惕得走到门前,问了句:“谁?”

  “开——门——”

  外面声音很小,像是把音量压到了最低,隔着门我只能隐约听到“开门”两个字。

  “谁!”我又问了一声。

  门外没有了声音却又响起了“咚咚咚”,“咚咚咚”很轻的敲门声。

  敲门声越来越急促,像是心急着要进来。

  冒然开门很危险,但门外也有可能是急着找我,却又有难言之隐不敢大声说话的熟人。

  以防万一,我轻手轻脚的在桌子上拿了一个玻璃杯握在手里,如果门外是坏人,我就先下手为强,让他头上开个花。

  我握紧了门上的门锁,手心上全是汗,深呼吸了一口气后猛的一拧迅速的开了门。
楼主润笔二十八 时间:2018-01-20 12:48:58
  第四章 消失

  我还没来得急反应,刘阳从门外就冲了进来,用手捂住我的嘴,反手关上了门并锁了住。

  “嘘——”

  “你干什么!”

  “小声——小声——”刘阳放开了捂在我嘴巴上的手。

  我见他满脸都是汗,压低声音问道:“你干什么——”

  刘阳大口大口吞了几口气说道:“我他娘的的躺在床上越想越不对劲,‘与世隔绝’‘电话没信号’这尼玛都是恐怖电影中的情节啊,我还得孝敬父母找个好媳妇呢,可不能把命给丢了”

  我从包里掏出烟,扔了一根给刘阳。

  刘阳点了烟猛吸了几口。

  我坐到了床上,慢慢得点了烟,缓缓的吸上了一口:“刘阳——你刚刚在门外为什么不直接叫门”

  “你问到点子上了”刘阳坐到我身边,又猛吸了几口烟,“你屋在最里面可能不觉得,我屋靠着楼梯口,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就听到二楼传来了走步声”

  “走步声?”我灭了烟。

  “恩”刘阳点头道,“我以为是有人起来上厕所,但是这走步声一直忽远忽近得响着,没停”

  “二楼住着杨乐、袁总、黑子、还有那个一直不跟我们说话的女人吧”

  “是啊”

  “英雄救美的时候到了,说不准明天你就可以娶上漂亮媳妇了”

  “你这腹黑佬,都什么时候了还跟我开玩笑”

  “要不咱们摸下去瞧瞧”

  “摸啥啊——我可不陪你到处乱摸”

  “轰隆——”又是一声炸雷,刘阳吓的一哆嗦,外面的雨越下越大。
作者:相识只为_sheer 时间:2018-01-20 13:35:01
  此帖必火乙
楼主润笔二十八 时间:2018-01-20 13:56:20
  “咚咚咚——”门又被敲响了,我与刘阳一惊,我警觉的又握住了玻璃杯。

  “谁!”我大叫了一声,此时刘阳跑到茶几前,左右两手个拿了个玻璃杯。

  “周鑫——周鑫——在吗?我是杨乐”门外是杨乐再叫门。

  “是杨乐”

  我准备去开门却被刘阳一把拉住:“别瞎开门,夜半鬼敲门,没听老人说啊,它们会模仿熟人的声音勾魂”

  我说道:“别胡扯,不要自己吓自己”

  “咚咚咚——”

  “咚咚咚——”

  “周鑫——周鑫——”

  我大声回道:“我在”

  刘阳害怕的五官都邹到了一团:”“老大——你别乱来啊”

  “周鑫——开门”

  “我去开门”

  刘阳拉着我不放道:“三金——你他妈能让我再准备下吗”

  我回头对他说道:“你身上不是有玉佩吗,辟邪的”

  “对——”刘阳慌忙着从衣服里掏出了玉佩。

  其实听到杨乐的声音我心里还有些踏实,但是这种环境下,刘阳胡乱得一说到让我也有些害怕起来。

  我踌蹴了一下,深呼一口气,下定决心,几步上前一鼓作气的将门打了开。
楼主润笔二十八 时间:2018-01-20 15:17:31
  门开了,杨乐背着旅行包站在门外,他的身边站着李江和面向难看的彭堂。

  刘阳一见真的是杨乐,算是松了一口气。

  “怎么这么久才开门”杨乐担心得问道。

  “你这要问我身后的小肚腩”

  “老大——别他么挖苦我了,再挖我就成黄连了”刘阳绷紧得神经一松,浑身没了劲,一屁股坐到了床上。

  “外面电闪雷鸣还下着大雨,杨乐你整装待发的要去哪?”我问道。

  杨乐开门见山得说道:“这里不对劲”

  “不是不对劲是很不对劲”一旁的彭堂附和道。

  我问道:“有什么不对劲?”

  杨乐说道:“我听到隔壁的袁崇房里突然一响声,我起身去敲门却没有人回应我”

  刘阳转头望向杨乐,一脸佩服道:“老哥——你下丘脑坏了吧,你还敢去敲门?”

  杨乐继续说道:“我又去敲了美女的门,同样没有人回应,我担心会有什么人趁着雷雨混了进来”

  我意会道:“你的意思是,有人趁着村里没人进来偷盗?”

  “嗯”杨乐点头。

  刘阳摆手道:“不可能,这个村鸟不拉屎又那么阴阴森森的我一分钟都不想多呆,谁要想着进来偷盗那真是脑壳有问题”

  杨乐说道:“我也只是猜测,现在我们应该先想办法把袁崇和美女房的门打开”

  我们在杨乐的提议下先行去了袁总的房间。
楼主润笔二十八 时间:2018-01-20 16:26:00
  刘阳率先出马,先是用脚狠狠地踹了几下,然后又用身体猛地撞了几下门,没有撞开。

  “这门还挺结实”刘阳揉了揉胳膊道。

  我转着小拇指上的戒指说道:“门前有菜地,地里既然种了菜,那肯定就该有松土的工具锄土,这门锁可以用锄头破坏掉”

  刘阳激动道:“我说三金你也不早说,害我撞得那么累”

  “刚想到”

  杨乐有些顾忌道:“把人家的门弄坏掉不大好吧”

  “都啥时候了——不就是个破门嘛,袁总一个月工资可以买十几个”刘阳说着要拉我下楼。

  “你拉着我干什么”

  “下楼去找锄头啊!”

  “大男人一个,难道不敢一个人去?”

  刘阳激将道:“你说我不敢一个人下去,我认,我拉你你不敢,是不是也怂了”

  刘阳能说会道,我嘴上吃亏,只好跟着他下楼找锄土。

  “妈的锄土在哪呢,得赶紧找到上去”

  “一楼只要那么大,不是放在厨房就是厕所里”我跟在刘阳背后说道。

  刘阳从衣服里把玉佩拿了出来,磨磨蹭蹭得先开了厨房和厕所的灯,然后一脚将厨房的门踹了开。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刘阳碎碎念得进了厨房,在门后找到了锄头。

  我们正准备离开,只听“轰隆——”一声炸雷,电光一闪,刘阳面朝着窗外,吓得一哆嗦。

  “三 金——我看到窗外不远处有人”

  我朝着刘阳指的方向望去一个人影都没见着。
作者:傻傻小卿傻酒 时间:2018-01-20 20:11:36
  顶!喜欢的风格。
作者:傻傻小卿傻酒 时间:2018-01-20 21:25:05
  楼主的文笔不错,喜欢这个故事,已收藏,一口气看完。继续加油啊。
楼主润笔二十八 时间:2018-01-20 22:37:09
  “你是不是故意吓我”

  “都什么时候了,我他妈闲得慌啊”刘阳急着出了厨房往楼上赶去。

  “刚刚哪里有人?”

  “闪电的时候我分明看到了个人影”

  “光强的时候人很容易看花眼”

  “我倒是希望看花了眼”

  回到楼上,刘阳用锄头将门锁给破坏了掉。

  打开屋门,屋里一片漆黑,打开房里的灯,我们站在门口,看到屋里整整齐齐,地面上很干净,窗帘是拉开着的,却不见了袁总和黑子。

  “怪了——人呢!不会变成蝴蝶飞走了吧”刘阳惊呼道。

  李江说道:“就算变成蝴蝶也飞不出去,窗户都是朝里反锁着的”

  杨乐站在我身边,稍有吃惊得说道:“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奇怪的事情,窗户和门都反锁着,人却凭空消失了”

  我转着戒指四下打量了一下说道:“哪有什么凭空消失,是他们自己出去的”

  李江不解道:“门窗都是反锁着的,他是怎么出去的?”

  我微微一笑,说道:“冷静的想一想,黑子和黄总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关系那么好,有他家的钥匙应该没什么问题”

  刘阳一脸不可思议道:“你的意思就是屋里人大摇大摆得出了门,然后把门给反锁上了,就这么简单?”

  “恩”我点头,“就这么简单”

  杨乐听后哈哈一笑,拍了我的肩膀道:“早就听说家桥的公司里有一颗大心脏,你这家伙遇事可真冷静,不过——”杨乐话锋一转道“这房里一声响时,我就出了自己的房来到了屋门前,如果他们早就不在了,响声是谁弄出来的”

  我思考了一下,无法回答。
楼主润笔二十八 时间:2018-01-21 20:26:00
  杨乐继续追问:“如果按你的说法他们自己出了门,这么大的雨他们要上哪去呢?”

  “我也只是猜测”我岔开话题道,“我们赶紧再去看看那个女人的房”

  在我的提议下,所有人来到了女人的房间外,刘阳抡起锄头就往门锁上砸。

  “谁!”

  随着“砰”得一声响,屋里居然传出了女的声音。

  我们互相望了望,杨乐赶紧敲门道:“是我——杨乐”

  “这么晚了敲什么门!”里面的女人很不耐烦。

  “有点事想跟你说”

  “三更半夜的孤男寡女有什么事好说”

  “让我来”刘阳示意杨乐让一让,杨乐让开后,他用锄土狠狠得将门一敲,“你不出来我就把门给砸开了”

  门一下被打开了,女人穿着睡袍,披散着头发,一只手上握着防身的电棍,警惕得望着我们。

  杨乐一见女人敌对的架势,赶忙解释了一番,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说了一遍。

  女人听完说道:“你叫我的时候,我带着耳机睡着了,没听到”

  刘阳说道:“你一个女孩子家胆子还真大,这栋房子里搞得乒乒乓乓响你都能睡着”

  女人一脸不屑,单手靠着门,抖着一直腿道:“你去沙井的道上问问,谁不认得我谭姐,我谭姐又怕过什么”

  “原来是谭姐啊”彭堂像是认得这个自称谭姐的女人。

  “怎么——小鬼,你听过我的名号”

  彭堂一改害怕的脸色,贼笑道“那是当然,沙井酒吧里的大佬们时常提起谭姐,谭姐就是沙井的牛人,绰号母夜叉,为了帮借贷公司讨债,什么事都敢做,深夜把别人的祖坟挖了,然后把他扔进去,带着欠债人跑到和邦酒店里去住一晚”

  刘阳听到这里向谭姐竖起了大拇指:“深圳四大邪地都敢去”

  谭姐鄙夷得对我们说道:“一群大老爷们连我个女人都不如,怕这怕那的也不害臊”

  “谭姐我跟他们不一样”彭堂献媚道,“我一点都不怕,而且我是玉海塔集团董事长的儿子,如果你能让我留你房住一晚,你要多少钱我都可以给”

  谭姐听完上前就给了彭堂一巴掌:“闭上你的臭嘴!我有手有脚的不稀罕”

  彭堂捂着火辣辣得脸屁都不敢放一个。

  “你们爱干嘛干嘛去,别打扰我睡觉”谭姐说完“砰”得一下关上了门。
作者:swzilq42741 时间:2018-01-22 13:12:25
  快点更新啊  
我要评论
楼主润笔二十八 时间:2018-01-22 17:46:19
  @kijhnp1577624 2018-01-22 16:55:15
  h养肥了再杀。
  -----------------------------
  养肥了再来
楼主润笔二十八 时间:2018-01-22 19:41:26
  @nedwjn6612129 2018-01-22 19:35:43
  顶,楼主每天能不能更多一点啊
  -----------------------------
  每天一章的
楼主润笔二十八 时间:2018-01-22 20:23:05
  第五章 无血死尸

  我们五个大男人吃了谭姐的一顿瘪后尴尬的回了杨乐的房间。

  杨乐没有进屋,站在门口说道:“周鑫——刘阳,你们的朋友失踪了,应该想想办法出去找找他们”

  刘阳露出一副难为的表情没有回话,我直截了当的拒绝道:“我拒绝”

  “他们是你们的朋友,人失踪了,你们不担心他们的安危吗”杨乐质问道。

  我说道:“第一,他们跟我只是同事关系;第二,外面风大雨大一片漆黑,出去就是把自己陷入到危险之中;第三,找人的事还是交给专业的警察比较好,明天我们要做的就是启程回去然后报警”

  “对对对——周鑫说的很对”刘阳附和道。

  “你们呢?”杨乐询问李江和彭堂道。

  彭堂用手机当镜子照着脸,摸着五指印的脸直接说道:“关我吊事”

  李江犹豫了一会儿回道:“明天还是报警吧,交给警察来处理”

  “你们不去我去”

  杨乐失望得转身要走,我一把将他拉住:“你也有亲人,如果出了意外你的亲人怎么办?”

  杨乐停下了步子,很长一会儿没有说话。

  “不要意气用事,他们毕竟跟你非亲非故”说完,我放开了杨乐进了屋里。

  杨乐长叹了一口气,跟着我进了屋来,他把旅行包扔到了墙角处,然后坐在地上靠着旅行包闭上了眼睛。
楼主润笔二十八 时间:2018-01-22 20:25:20
  翻页了
楼主润笔二十八 时间:2018-01-22 20:51:13
  屋里没有人再说话,我看了看时间还有四个小时就天亮了。

  一夜无事,期间我还小恬了一会儿,五点多钟雨停了,天刚微亮,大伙就迫切得要离开这里,意外的是我们出门时昨天独来独往的谭姐叫住了我们,要和我们一起离开塘村。

  我们急匆匆得出了洋楼,满怀着即将启程回家的喜悦回到了村门口。

  来到村门口后,望着眼前的情景我们几乎崩溃,车是停在村门口的空地上,但空地的后面是一个矮山,昨夜的暴雨造成了山体滑坡,车子全部被泥石沙土给掩埋了。

  “我的车!”彭堂气的面红耳赤,骂天骂地,什么难听的词汇都用上了。

  谭姐点了根女士烟“叭叭——”得抽了两口,淡定得说道:“我的贷款还没还清车就没了,还好买了大额的保险”

  李江叹了口气,神情沮丧道:“车没了怎么办?”

  刘阳说道:“走也要走回去,顺着路走我就不信碰不到顺风车!”

  没有人愿意在塘村多待一会儿,刘阳说完,我们便顺着路往前走,运气不好的是没走一会儿,唯一的路也遇到了山体滑坡,根本过不去。

  没有了出去的路,除了我,谭姐和杨乐略微淡定,其余的人各种咒骂,骂累了就像泄了气般没了精神,一脸沮丧。

  刘阳提议翻山出去,被我一口否决,连夜暴雨过后上没有修建石路的山是非常危险的。

  无奈之下我们又折返回了塘村,去老屋寻黄母和黄家桥的大姑,希望从他们口中能问出其他出村的路。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 5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