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来自大宋,却为我痴情千年

楼主:醉花阴2018 时间:2018-01-30 18:19:00 点击:192749 回复:182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19 下页  到页 
  我刚出生就没了妈,一直由外婆带大,到了3岁的时候,被爸爸接回去了几天,然后又送回了外婆家。
  爸爸之所以接我回去,是因为那三天他成亲。
  他又给我找了个后妈!
  后妈一句话:“这孩子之前由外婆带大的,一直好好的,还是由外婆带着吧。”
  从此以后,我就和外婆一起住下了。
  外婆是一个过阴人,附近村子里的人都很敬畏她。
  过阴人也称走阴差。就是来往阴阳两界,帮人问事。
  来找上门的,大多都是活人找死了的人问事。
  走阴差的时候,过阴的人就好像鬼上身一样,不但说话的语气和性格习惯,就连声音都会变得和被找的死人一模一样。
  有时候,生前不解的事情,往往死了之后,走一趟阴差就可以全部解决。
  一般做过阴人的都是女人,因为女人属阴,要经常去阴间。要是男人去多了,阳气就会受损,阳寿也会减少的。
  仰仗着外婆过阴的本事,我也算是平安无忧地一路从小学到中学,然后考上大学。
  九月的一天,我接到舅舅的电话,外婆生病了!
  我和舅舅赶回来的时候,病倒在床上的外婆紧闭着双眼,嘴巴里面不停地说着“盒子、盒子”两个字。
  舅舅只有问我:“什么盒子啊!”
  我弯下腰,轻轻问外婆:“外婆,您说的是什么盒子啊?”
  外婆紧闭着双眼所:“盒子,你外公的、八仙柜。”
  听了外婆的话,我知道是什么盒子了。
  不上学的日子里,有时候有人来请外婆过阴,只要到了晚上,外婆总会拿出一个巴掌大的木头盒子出来。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251次 发图:0张 | 更多 |
楼主醉花阴2018 时间:2018-01-30 18:20:03
  听说这个盒子是从前外公送给外婆的,它被外婆当宝贝一样,一把大锁关在八仙柜里谁也不让看。
  舅舅用钥匙打开柜门,结果柜子里除了外婆的衣服压根没找到那盒子。
  可是我知道,柜子分为上下两截。在上面一截的底部,有一个暗格抽屉,抽屉全部抽出来之后,在抽屉滑道的旁边还有暗槽。不仔细看是不知道的。
  我走过去抽出抽屉,两边的空当露了出来,里面黑漆漆的,根本就看不清。
  舅舅疑惑的说:“会不会没放在里面?”
  我摇摇头,伸手摸进了左边。里面毛刺刺的。一直摸到最里面,手指果然碰到了一样东西。
  空间不高,我连曲起手指都不能。只能慢慢用手指一点一点勾出来。
  往回勾的时候,指腹处好像被什么划了一下,我没在意,连着勾了几下,终于将那东西弄了出来。
  果然就是那个盒子。
  暗红色的盒面呈椭圆形。上面的图案细细摸来还有一点凹凸的手感,看起来这东西有个年头了。
  这是一个巴掌大的圆盒子。因为年深日久,深红的颜色已经变得黯淡。积年的灰尘堆在凹痕里,仔细辨来,雕刻的云纹图案非常精致,好像行云流水一般巧夺天工。
  从前的东西做得就是讲究啊!后来才知道,这个不是普通的木头盒子,是有名的漆器之乡天水做出来的剔犀漆器。
  剔犀是一种技法,是用黑色和红色两种颜色交叉地刷上百余遍,这样,雕刻之后的断面颜色层次会更丰富,沉寂的黑色和热情的红色相辅相成,彰显彼此!
  我和舅舅把这个东西拿到了外婆床边。我轻轻喊着外婆,然后把盒子放在了外婆的手里。
  外婆拿到了盒子之后,紧紧地握住它,紧皱的眉头也松开了。
  舅舅松了一口气,说:“天亮的时候要是还没醒,我们就送到省城去看吧。”
  这时候已经很晚了。
  我和舅舅各自歇下。
  从小就住在外婆家,这栋老房子我熟悉地不能再熟悉了。
  睡在床上,我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我感觉有什么压在我的身上,压得我几乎不能呼吸,都快要憋死了。有雪花一样的吻落在我的脸上,唇上,冰冰凉凉,舒服极了!
楼主醉花阴2018 时间:2018-01-31 08:02:15
  潜意识里我却知道,这很不对!
  是谁在吻我?我明明是睡在外婆家的床上啊!
  我想睁开眼睛,眼皮却好像有千斤重。
  仿佛有人对着我的耳朵吹来一阵阵凉气,他在我耳边呢喃道:“太好了,寅娘,我以为我永远都找不到你了!可是你终于出现了,寅娘,我太高兴了!”
  他发出轻轻的笑声,又轻轻吻着我的耳朵,好像羽毛一样柔软地撩动着我,我的心跳得快极了!
  我知道,我是在梦里,可是我怎么也睁不开眼睛。
  是谁?你是谁?
  我烦躁的想摆脱这个梦,可是他似乎听到了我心里的话,竟然回答我:“我是一恒啊!寅娘,你不记得我了吗?”
  一恒?一恒是谁?
  寅娘又是谁啊?为什么对着我喊!
  我感到有股泥土的陈腐气息吸入了鼻孔里!
  我烦躁地甩头,身子好像被什么束缚一样完全不能动弹。
  我的胸口实在是太沉了,就在我以为真的会憋死的时候,一声公鸡的啼声传来,我突然睁开了眼睛。
  醒过来的时候,我觉得浑身烫极了,骨头也是酸疼酸疼的。
  床顶上是旧得发黄的米色布帐子,四周的床柱油漆斑驳,老式的八仙柜靠墙放着,一缕阳光从窗子里透进来。
  原来天亮了!
  我连忙起身去外婆房里,却见到外婆已经醒了。
作者:2001713 时间:2018-01-31 08:05:10
  留名
作者:tretggg 时间:2018-01-31 08:14:50
  撸主加油,我觉得这个题材可以拍成电视或是电影。
作者:1513 时间:2018-01-31 08:20:00
  觉得挺有意思
作者:aime_2006 时间:2018-01-31 08:20:30
  马克
楼主醉花阴2018 时间:2018-01-31 08:42:10

  她坐在床上,一件黑色的老式对襟褂子穿在身上,花白的头发挽在脑后一丝不乱,发髻上插着一个黑色的篦梳。
  看到我进来,外婆抬起头,神色异样地看着我,嘴唇直哆嗦。
  “外婆,您的病好了吗?”
  我高兴极了,连忙过去抱住了外婆,对她撒娇:“我一听说您病了就赶回来了,您哪里不舒服啊?要不今天我们和舅舅一起去城里看病吧。”
  外婆摇摇头说道:“我没病,没病。”
  她说完之后,拉着我的手,探询地问我:“红豆啊,你昨晚上有没有做什么怪梦啊!”
  这样一问,我立即想起之前那个梦!
  我犹豫着是不是要告诉外婆。毕竟外婆会过阴,见多识广,说不定能够知道是什么。
  外婆一看我的神色就明白了!
  她连连摇头,着急地说:“糟了糟了,他真的找你了!”
  “外婆,您说什么啊?”
  我的心里好像隐隐约约猜到了什么。
  跟着外婆一起住了这么多年,有些奇怪的事情我也见过。可是真要是发生在我的身上,我还是接受不了。
  外婆叹口气,难过地说:“红豆啊,你的命可真苦啊!”
  我亲热地搂住了外婆,外婆的身子真暖和。
  我甜甜地对外婆说:“外婆,没妈的孩子是命苦!可是我有外婆啊!有外婆在,我的命再苦也苦不到哪里去。
作者:xx910 时间:2018-01-31 08:43:00
  马克
作者:2906455 时间:2018-01-31 09:09:00
  留爪,先养着
作者:e2dzamxhelp88 时间:2018-01-31 09:18:50
  这本书不错,推荐看
楼主醉花阴2018 时间:2018-01-31 09:22:05
  ”
  外婆又叹口气,摸着我的头发,伤感地说:“傻孩子,外婆哪能护你一辈子呢?”
  “当然可以,只要外婆愿意,可以一直照顾我。”
  外婆看了看外面,走过去栓了门,然后拉着我的手坐在床边,一脸严肃地问我:“你昨天做梦是不是梦到一个男人?”
  我懵懂地点点头。
  外婆叹了口气,摇摇头无可奈何的说:“冤孽、冤孽啊!”
  我越发摸不着头脑了!可是也预感到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将要发生。
  外婆擦了擦眼泪,对我说:“你知道外婆这过阴的本事是怎么来的吗?”
  听说过阴人都是生来就有这个功能的。有的是生辰八字的原因,比如年月日和时辰都是属阴的,还有的一生下来开口就能说话。
  外婆属于哪一种,我还真不知道。
  我试探地回答:“是天生就有的吧?”
  看我不知道,外婆叹了口气,拉着我的手说:“要说有原因,还是因为这个盒子。”
  外婆居然是因为这个盒子才有了过阴的本事?
  这一点还真让我出乎意外啊!
  外婆说:“那个盒子是你外公有次去省城,买回来给我的。买回来的当天晚上,我就做了个梦,梦里有个男人和我说话。”
  屋子里就我和外婆两人,不知道为什么,外婆现在说这话的时候,总感觉有阵凉风在耳边,凉飕飕的。
  我不禁问外婆:“他和你说什么啊?”。
作者:peny319 时间:2018-01-31 09:32:10
  这个是不是发过一次,这是精修版吗?
作者:不破之名 时间:2018-01-31 09:34:30
  感觉今天又要熬夜了
作者:236214496 时间:2018-01-31 09:36:10
  哇!真的厉害!作者真厉害流批
作者:yinshao 时间:2018-01-31 09:43:10
  好久没来,加油!!!!!
作者:tangyun123 时间:2018-01-31 09:59:22
  一看作者就是有故事的人
楼主醉花阴2018 时间:2018-01-31 10:02:00
  外婆说:“这个盒子,是他从前送给他妻子的,他和他妻子相约,不求同月同日生,但求同月同日死,可是因为战乱,他和他妻子失散了。他在地下等了好久都没有等到他的妻子,他不甘心投胎,一缕生魂就附在这个盒子上,想找到他的妻子。”
  战乱?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战乱?日本鬼子吗?
  “这人是什么时候的人?”
  外婆一脸的无奈,好一会才说:“好像是宋朝那个时候的!”
  宋朝?这么久?
  我惊讶地说:“宋朝,北宋还是南宋啊?这都一千多年了啊!他居然能等这么长时间自己不去投胎?也太痴情了吧?”
  “这中间,好像也投胎转世过两回,可惜的是还是和他的妻子无缘,都是擦肩而过,错过了姻缘。”
  “那么长时间,他就是一直在找他的妻子吗?”
  “嗯,是啊!”
  额米豆腐,看起来这个鬼心中的执念还很深的啊!
  我心里隐约有点同情他,可是想想不对,他为什么昨晚出现在我的梦里呢?还有,他梦里说的那些话又是怎么回事呢?
  “那他怎么找上外婆了呢?”
  外婆看着我,脸上一股化不开的悲哀。
  “因为他说,他花了很大的气力才查到,这女子的后人就是我们家这一脉。他用了很多方法,才让你外公买回了盒子,然后就来到了我们家。
楼主醉花阴2018 时间:2018-01-31 10:41:55
  ”
  我看着外婆,还是不能明白:“我们这一脉?”我好像猜到了什么,可是我不会这么倒霉吧!
  外婆叹口气,终于说了出来:“他说,你就是他的妻子转世。”
  “他不甘心,一定要和他的妻子一起过奈何桥,喝孟婆汤。一起投胎转世。生生世世都要在一起!”
  什什么!我浑身都僵硬了,我居然就是他的妻子转世?
  这简直就是晴空一道惊雷啊!
  难道说他要拉着我的手一起去投胎转世?
  我才不干!我的人生才刚开始,我为什么要因为一只鬼的话就去死呢?
  我一听就急了:“就算我是他的妻子转世,都过了一千年了,孟婆汤都喝了,前世的事情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他现在是什么意思啊?”
  这可真是被鬼找上,想躲也躲不开啊!
  “外婆,把那个盒子丢了吧,丢了他他也没办法找上我了。”
  外婆吓了一跳:“那不行,红豆。他已经认定你了,要是你丢了那个盒子,他会每天晚上来缠着你的。”
  “缠着就缠着,我明天就去省城最有名的佛寺里请一个符,每天带在身上,看他还怎么来找我。”我才不想这么快投胎转世了,谁知道下辈子是什么样啊!
  外婆连连摆手:“使不得使不得。红豆,你放心,他不是要拉你去死,他是要跟着你这辈子,等你死的时候,和你一起去投胎。”
  那也不行啊,想想有个鬼一直跟着我,换了谁也受不了啊!
  这时候,外面有人喊道:“三婆婆在家吗?”
  接着就是舅舅的声音:“妈,学田找您。”
  外婆连忙答应了一声,然后拍拍我的手说:“你要是实在不愿意,外婆帮你想想办法,晚上再说啊。”。
作者:yiliang00 时间:2018-01-31 10:42:20
  楼主更新呀,不错
作者:赵涛123 时间:2018-01-31 10:49:00
  好贴
我要评论
作者:为爱做后卫 时间:2018-01-31 10:56:40
  加油,希望有更好的作品
作者:lyman_lau 时间:2018-01-31 11:04:50
  写的真的很好
楼主醉花阴2018 时间:2018-01-31 11:21:50
  我跟着外婆走出门。
  大门外站着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
  我认识这个人,他和我舅舅同辈,叫李学田。在村里开了家小卖部。算得上是村里的富庶人家。这次外婆病了,就是他打电话告诉舅舅的。
  他一脸的愁苦,看到我外婆,连忙迎上前,着急地对我外婆说:“三婆婆,您到我家里去看看吧,我家婆娘不知怎么的,突然发起疯来了。硬是往我老身上撞,说是我老娘害死的她。”
  外婆听了,“咦”了一声,问道:“她说些什么?”
  他看了我和舅舅两眼,放低了声音,吞吞吐吐地说道:“我、我担心她是不是鬼上身了。她说话的口气,好像我从前的那个婆娘啊!是不是那个婆娘在外面出了事,又找回来了呢?”
  外婆听了就说:“走,我和你一起去看看。”
  舅舅这时喊道:“妈。您和红豆一早上起来都还没吃啊,来,我刚在厨房里下了面,先吃了再去吧。”
  他又笑着对学田叔说:“耽误一会儿,不要紧吧。要不,你先进来坐坐。”
  学田叔当然不会说不好,连连点头,劝外婆先吃了面再去。他怕我们嫌他晦气,站在门口等着,也不肯进来坐。
  吃面的时候,舅舅低声对外婆说:“妈,你别管他家的事情。他从前那个老婆跟人跑了的时候,您劝他去找找,被他老娘骂得一个凶啊,就好像是您要他老婆跟人跑一样。
作者:wxq198747 时间:2018-01-31 11:35:30
  感觉可以啊,就是受众小,读者群有限。继续努力!千万别弃坑!
作者:粉色伤感 时间:2018-01-31 11:51:20
  我非常喜欢,期待接下来的情节……
作者:lgje 时间:2018-01-31 11:54:40
  写的真棒 。。。值得看。。
楼主醉花阴2018 时间:2018-01-31 12:01:45
  现在您要是去管这事,万一他老娘又怪您怎么办?他老娘那张嘴,那是出了名的不饶人。”
  外婆白了舅舅一眼,用筷子抽了一下舅舅的手,然后瞪着眼睛说道:“要不是学田打电话,你们这次能回来吗?能知道我生病吗?学田比你还苦,从小没了爹,是他老娘一手把他带大,他孝顺,才不像你,一成人就跑出去,一年到头也回不来几次。你要是真关心我,就赶紧给我找个媳妇回来。”
  舅舅听了,腆着脸笑了,也不说话。
  我在一旁吃着面条,看着这一切,忍住笑,伸出手指对舅舅刮了刮脸颊。
  舅舅故意对我做出一付凶相。
  我才不怕他,要是我对外婆说,舅舅在城里有好多个女朋友,就是不带回来给外婆看,外婆肯定又会骂他一顿了。
  本来外婆看事的时候,我一般是不去的,这次这么近,而且学田叔的这个老婆为人一向性子温和,说话秀气,我想不出她是怎么发疯法,也关心是不是有什么,于是跟着外婆一起去了。
  学田叔家就在村口。
  他家前面是店铺,后面住人。还没走近,就看见一地的狼藉。
  地上到处都是打碎的酒瓶、酱油瓶子之类的瓶瓶罐罐。
  还有一些扯坏了外包装的饼干和味精、盐之类的东西洒在地上。
  外面围了一堆人,看见外婆来了,都高声说道:“好了好了,三婆来了,这下可以看看,到底学田老婆是撞邪了还是怎么了!”
  一阵叫骂声传来,这是学田叔的老娘五婆婆。
  我和外婆刚走到门口,就看到学田叔的老娘——五婆婆被人扶着坐在靠背的藤椅上。她一手支着自己的腰,嘴里不停叫唤。
  看到我和我外婆走进来,她马上停止了叫唤,指着我外婆的鼻子说道:“你给我回去,这里不关你的事。回去回去。不要你来管闲事。”
  五婆婆和我外婆是多年的宿敌,一向都是你看不惯我,我看不惯你。
  看到五婆婆这样,周围就有人劝她:“五婆婆,刚才你家媳妇那样发神经,您最好让三婆婆看一看,万一有什么名堂咧?您这样大年纪,要是被她再推一下,哪里受得了啊!”
  再看院子的一角,学田叔的老婆——凤琴婶子。
  她靠着墙角坐着,被人五花大绑着,头发散乱,脸色青白,双眼无神地望向天空。
作者:dvianyu 时间:2018-01-31 12:35:20
  打个酱油,楼主快更
楼主醉花阴2018 时间:2018-01-31 12:41:40
  凤琴婶子这样子,让人看了都很心疼。
  外婆见了,脸立即黑了下来,转身训斥学田叔:“绑着她干什么?快放开。”
  学田叔嘴里嗫嚅着:“她,她看见什么就砸,看到人就打,闹得实在太不像话。我也是怕她伤着了自己。”
  他也没说错,疯子也分文疯子和武疯子,好好的人突然疯了,一般都是上演文武全行的。
  外婆暗暗叹了口气,抿了下嘴说道:“我来了,就放了她吧。”
  学田叔立即点头,正要让人帮忙把凤琴婶子解开绳子。五婆婆却半路拦着说:“不行,不能解开,我已经让人去请阴阳先生了,不要你管,你给我回去。”
  这个五婆婆也太固执了,就算她和外婆一向不和,现在凤琴婶子这样,耽误不得,她还要把外婆往外面赶,就不担心凤琴婶子?
  学田叔为难的叫了一声五婆婆,劝道:“妈。阴阳先生离我们这里十几里地,就算赶来了,也是晚上。先让三婆婆看一下吧,凤琴这样,时间拖长了怕不好。”
  旁边也有村人都附和说:“是啊,这可不是玩的。这时间耽误长了还不是人吃亏。”
  更有人说道:“学田已经走了一个老婆了,你还想让他再疯一个老婆啊!”
  五婆婆在村里一向恶名远扬。学田叔的第一个老婆玉娇和她水火不容,每天骂架。
  不过玉娇也不是一个安分守己的好老婆,和凤琴比差远了。
作者:lisufang2 时间:2018-01-31 12:54:41
  顶
作者:谁还不知道 时间:2018-01-31 13:09:30
  期待更新
作者:365iou 时间:2018-01-31 13:15:31
  追更,追更,追更,楼主速度更
作者:blue猫儿 时间:2018-01-31 13:15:49
  不错接着写呀
楼主醉花阴2018 时间:2018-01-31 13:21:45

  学田家里开着小卖部,玉娇每天就守着小卖部。
  逢到有年轻的男人来买包烟的时候,玉娇总是会和他们多说上几句话。
  每次的结果,都是五婆婆开骂为收场。
  玉娇没有凤琴性子好,五婆婆当着外人的面骂她,她也不让,骂一句还一句。学田叔经常是夹在两个女人中间难做。
  一来二去,玉娇有天突然就不见了。
  她走了一年之后,学田叔就找了十几里地之外的凤琴。
  玉娇在的时候,村子里的人自然都向着五婆婆,觉得玉娇是个不听话的媳妇和不安分的老婆。
  凤琴来了后的第二天,就烧火做饭,下地锄草。遇到人去小卖部买东西,也是一脸笑容,却不多话。大家都觉得学田叔这次可是找对了人。
  可是五婆婆还是不满意,不到两个月就在同村的婆婆间埋怨,说凤琴肚子里怀不上孩子,是个不会下蛋的母鸡。
  村人的同情心自然就转到了凤琴嫂子那一边。
  现在五婆婆又不让外婆看凤琴嫂子,也就有人看不过眼了。
  “你也真是狠心,这媳妇也是人啊,又不是石头里蹦出来的。三婆人都来了,你就让她看一看都不行?真不讲理。”
  “像你这样,谁做了学田老婆都倒霉,难怪玉娇要跟人跑的。”
  这话可捅了马蜂窝,五婆婆再不喜欢玉娇,可是她跟人跑了就是给学田丢人。这是她心口的一道疤。
  她的脸色难看极了,平时她也听惯了好话,这么大年纪了,当着这么多人被人说嘴真是下不来台!
  她横下心来,对着高声说话的人大声骂道:“要你管我们家的闲事?去去去,你自己不管你自己家的事,跑到我家门口来指手画脚,滚滚滚,都给我滚!”
  这下,五婆婆可就得罪了好多人了。
  有人就劝外婆:“三婆,走吧,不管她家的事了,这老婆子太不讲理。”
  “是啊,就是可怜了凤琴。”
  “走吧走吧,三婆,你心肠好,做了好事人家也不会领情的。”。
作者:鸿祥足球队 时间:2018-01-31 13:30:20
  顶顶更健康
作者:帖合女 时间:2018-01-31 13:30:50
  心疼楼主,天天被催更,不过多多益善,你们催我慢慢看
作者:星之所在 时间:2018-01-31 13:54:40
  留印,回头看
楼主醉花阴2018 时间:2018-01-31 14:01:40
  外婆沉着脸对五婆婆说:“秀华,你不要胡闹了。你媳妇都这样了,你还耽误时间和我呕什么气?你看看你媳妇这样子,要是真出了事那不是造孽啊!”
  五婆婆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朝着天翻翻白眼,却再不说话了。
  这时候,学田叔和舅舅已经解开了凤琴婶子身上的绳子。凤琴婶子松绑后,也没有吵闹,只是瑟缩地抱着自己的肩膀,依旧是一副呆呆的样子,两眼无神的看着前方。
  凤琴婶子这样子,一看就有问题。
  你说她在看人吧,眼睛里分明是空洞茫然,完全没有焦距点。
  外婆找学田叔要了一碗冷水,喝了一口后,“噗”地一下照着凤琴婶子的脸吐了出来,她的脸和头发都被打湿了。
  凤琴婶子打了一个激灵,眼珠子转了转,慢慢看到了站在面前的外婆。
  她一看到外婆,就好像看到救星一样,脸上一阵喜色,接着哭了起来。她一下子抱住外婆的双腿,跪在地上哭着说道:“救我,救救我啊,三婆。”
  外婆急忙扶起凤琴婶子,嘴里说道:“莫哭莫哭,你有话慢慢说,你这样子我哪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啊!”
  凤琴婶子只是一个劲地哭,就是不肯说。
  五婆婆在旁边看着来了气,吼了一句:“哭哭哭,就知道哭,我还没死了!还不快点说!”
  凤琴嫂子看了五婆婆一眼,好像很害怕的样子,愈发哭得厉害了!
  外婆看了看周围,看热闹的村民们都聚在门口还没走。
作者:滹沱河 时间:2018-01-31 14:35:00
  加油,支持你
作者:efemchw 时间:2018-01-31 14:41:10
  怎么不更新了
楼主醉花阴2018 时间:2018-01-31 14:41:35

  这样子也难怪凤琴婶子不说。毕竟今天这事又不是什么好事。
  外婆咳嗽了一声,摆手说道:“大家先回去吧,凤琴没事了。大家都是关心学田家。改天让学田去谢谢大家吧。”
  听了外婆这话,心里明白的人也就散了。
  外婆让学田叔把凤琴婶子扶起来,大家一起进了厢房。
  和所有农村人家的房子一样,屋子的正中间是堂屋。堂屋也就是客厅。堂屋的后面就是厨房,有时候也会多一间杂物房。
  学田叔家的小卖部设置在左边的厢房。他和凤琴婶子的房间在右边的厢房里。
  我们进去堂屋的时候,就看到厨房的门口隐约露出半个背篓,里面还装着一些野菜。靠墙还放着一把锄头。锄头上沾满了黑色的泥巴。
  看到这黑泥,我的心里突然想到了什么。
  把凤琴婶子扶到床上之后,学田叔连忙端来一盆热水,给凤琴婶子擦脸,让她躺在床上休息。
  外婆见了感叹说:“凤琴还是有福气的,看学田多心疼自己老婆啊!”
  五婆婆在一旁哼了一声说:“有福气的是她,我们家倒是没福气,到现在连个蛋都不下一个。”
  凤琴婶子听了这话,脸刷地煞白,嘴巴抿紧了。
  学田叔开口拦住了五婆婆:“妈,您少说两句。”
  外婆看了一眼五婆婆,脸上也有不满。
  她也不理五婆婆,直接对学田叔说:“你们都出去吧,让我和风琴单独呆一会儿。
作者:虽万千人吾往矣_ 时间:2018-01-31 14:46:00
  MA一下
作者:594010396 时间:2018-01-31 15:16:00
  记号
作者:NIdiedy 时间:2018-01-31 15:16:06
  坐等更新
楼主醉花阴2018 时间:2018-01-31 15:21:35
  ”
  学田叔听了,脸上很犹豫,担心地看了一眼凤琴,好一会儿才“嗯”了一声,却就是不动。
  舅舅看不过眼,拉了一下学田叔,硬是把他拉出去了。
  我看五婆婆还没有动的样子,急忙也赔着笑脸说:“五婆婆,我刚才看见几个小孩子在外面。您店里的窗户没关吧。”
  话还没有说完,五婆婆就颠着小脚出去了。
  外婆带着笑意地看了我一眼,我伸了下舌头也跟着出去了。
  果然,一出去就看到五婆婆在外面跳着脚骂人。
  我和舅舅一起坐在学田叔家的堂屋里,旁边还有几个和学田叔要好的村人,他们问起了学田叔今天的事情。
  学田叔说,凤琴婶子这两天都说心里发烦,睡也睡不着,吃东西没胃口。自家地里的菜都吃腻了,就想去挖野菜吃。
  学田叔也没在意,凤琴婶子今天一早天没亮背着篓子就出去了。没一会儿人就回来。她歪歪倒倒地进了屋,在床上睡了一觉。起来之后,看到五婆婆就低着头冲上去撞了一下,直把五婆婆撞倒在地,大声地叫疼。幸亏学田叔还没出门,听到声音就跑过来了。
  凤琴婶子看到学田叔,也是不要命一样的冲上去又抓又挠。终归是力气没他大,打不过学田叔,就砸东西,她好像发疯了一样,完全不像平时的性格了。
  舅舅听了断言,这一定是在外面碰到了什么孤坟野鬼。她一大早上天没亮就出去,那荒郊野地里谁知道是什么邪物。
  房门一响,外婆打开了门,神色凝重地对学田叔说:“去准备9斤9两9钱黄纸,一只公鸡,一瓶烧酒,晚上天黑了后去五亩地里画个圈,求求那些野鬼吧。”
  五亩地在村人的菜地后面,中间隔着一条废弃的轨道。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好像是不成文的规定,即使有人每年为自己家的地多地少和村子怄气吵架,但是,村里人一般都不去动那块野地的心思。
  那块荒地上杂草丛生,有几座无主的孤坟,坟头上的石碑早已经倒塌。石碑上的字也早已经因为岁月风霜的侵蚀,早已经无法辨认。
  幼年的时候,我跟着村子里的孩子们一起玩耍,有时候也会跑到那里去玩。
  只是每次回来之后,总会被外婆骂一顿。当时还觉得是外婆神通广大,居然能知道我们跑到五亩地去玩了,后来才知道,我们脚底下的泥土早已经泄露了我们的秘密。
  五亩地那边的泥巴都是黑色的,和我们这边的黄泥巴完全不一样。
  外婆总说那里是最邪门的地方,不许我去那里。每次我去了回来之后,外婆都会用泡了茅草的水让我洗澡。
  如今凤琴婶子居然去了五亩地……。
  2018-01-31 6
作者:暗香萦怀 时间:2018-01-31 15:37:00
  终于赶上大部队了
作者:NIdiedy 时间:2018-01-31 15:48:11
  MA
作者:xufangxuninglong 时间:2018-01-31 15:53:00
  留印,回头看
作者:如果爱你LOVE 时间:2018-01-31 16:19:10
  没了!没了!没了!没了!
作者:滹沱河 时间:2018-01-31 16:34:20
  打个酱油,楼主快更
作者:庙坡山人 时间:2018-01-31 16:49:00
  好长时间没看了。。。
我要评论
作者:追飞 时间:2018-01-31 16:54:40
  顶起
作者:sslp1111 时间:2018-01-31 17:06:10
  留名,回头看
作者:xfhope520 时间:2018-01-31 17:17:40
  等的好辛苦呀,求更求更求更。
作者:a7212860 时间:2018-01-31 17:46:10
  楼主写的挺好的,加油!
作者:sysy1987 时间:2018-01-31 17:46:40
  更的好多啊!
作者:wukunju 时间:2018-01-31 17:54:50
  希望你能快点更
作者:掬水成渊 时间:2018-01-31 17:57:10
  更新好慢呀!!!!!!
作者:岂能尽如我意 时间:2018-01-31 18:29:50
  楼主在哪里发的,求看全文
作者:x_y_p_1980_01 时间:2018-01-31 18:31:30
  喜欢看
作者:像猫一样懒会儿 时间:2018-01-31 18:49:10
  马克
作者:廿叁璨鱼 时间:2018-01-31 19:18:40
  顶一顶,继续
作者:故人家园 时间:2018-01-31 19:26:30
  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有看点,期待下一章
作者:6549065 时间:2018-01-31 19:40:50
  顶一个,楼主厉害
作者:kanglong1982 时间:2018-01-31 19:47:20
  楼主快点更啊,今天的都看完啦
作者:灰的小白兔 时间:2018-01-31 20:08:10
  一起努力,很不错的题材作品!
作者:平淡的青苔 时间:2018-01-31 20:20:00
  马克
作者:471474 时间:2018-01-31 20:33:50
  我觉得有生有死才是好书
作者:贪婪的一只猪 时间:2018-01-31 21:03:20
  快更新!!!!!!!!!
作者:rosekick 时间:2018-01-31 21:56:35
  等的好辛苦呀,求更求更求更。
作者:灰色小筑 时间:2018-02-01 08:26:10
  这本书绝对的有潜力,希望作者君坚持写下去,会大火的,真的!加油!fighting~!
作者:红茶绒绒 时间:2018-02-01 08:32:00
  继续努力,,,我一直等更新
楼主醉花阴2018 时间:2018-02-01 08:32:40
  凤琴婶子说,她那天早上天不亮就出了门。
  学田叔在镇上乡政府上班。她每天在家要做三顿饭,还要去地里锄草摘菜。所以她就赶早出了门。
  凤琴婶子嫁过来时间短,却也知道五亩地那地方是村里人忌讳的地方。她沿着自家田埂,一边挖一边走,不知不觉到了铁路边。
  不知道怎么搞的,出门的时候还没有雾,等她觉得不对劲的时候,身边已经是一片白雾包围了。
  她也没有多想,看着自己背篓里的菜也有很多了,于是就往回走。谁知越走越不对劲,眼前的路就好像走不完一样,走了老半天,怎么也该到头了吧,可是她只看得见眼前的五指和一片白雾,再多一点都看不到。脚下也是软绵绵的,完全没有脚踏实地的感觉。
  当时她的心里害怕了,知道自己可能撞上鬼打墙了。
  都说鬼打墙是夜晚,怎么一大早凤琴婶子也碰到了呢?
  她越想越怕,知道耽误时间越长也对自己越不利。她想起了老人常说的一个法子。也顾不得羞耻,当即解开裤子蹲下去小便。
  小便完之后,眼前的白雾立即散开。凤琴婶子发现自己居然已经在铁路的这一边,就在两座荒坟之间。
  天啊,她是怎么来到这边的啊!
  这两座荒坟也不知是什么时候的坟了,坟头几乎都已经平坍,要不是断裂的石碑歪七扭八的倒在地上,还倒着两个铜做的小香炉,恐怕也分辨不出来。
作者:aazi 时间:2018-02-01 09:05:10
  这本书不错,推荐看
作者:pennysa 时间:2018-02-01 09:09:10
  俺又来啦
楼主醉花阴2018 时间:2018-02-01 09:12:36

  最糟糕的是,坟头好像裂开一样,隐约有一个很深的洞。她甚至还看到了洞里的棺材和白骨!
  眼前的景象把她吓得魂飞魄散,立即搂上裤子跌跌撞撞地就往回跑。路过铁路的时候,还被绊了一跤。
  她也不知是怎么回来的,之后的事情就完全记不清楚了。就连自己发疯的事情都不记得。
  大家听了之后一片安静。学田叔也被吓到了。好半天才问外婆,是不是按照外婆说的做了就没事了!
  外婆叹口气说:“你今天晚上先去烧点黄纸再说吧,不知道张先生现在请回来了没有。最好和张先生一起去。”
  张先生就是阴阳先生。姓张,就住在离我们这里十几里地外的张家台。
  学田叔愁眉苦脸地对外婆说:“三婆,要是张先生不到呢?要不麻烦您晚上走一趟吧。”
  他这里说的走一趟就是去阴司,向牛头马面和阎王问事。
  外婆又叹口气:“不是我不肯走一趟,你冲撞了的是什么人也不知道,就算要打听事情也要有名有姓啊。这无主的孤坟,我就是去了也问不出什么啊。”
  术业有专攻,捉鬼驱邪是阴阳先生的事情,外婆只能帮人走阴差。
  学田叔也害怕,于是说:“那我现在就去看坟头上的碑文。”
  舅舅在一旁听了直摇头:“学田啊,你糊涂了!那地方我们从小玩到大,要真是碑上有字,我们不早就知道了,还等到现在去看?”
  学田叔都快哭出来了。
作者:rosekick 时间:2018-02-01 09:25:10
  撸主加油,我觉得这个题材可以拍成电视或是电影。
作者:e27pm4kzphelp88 时间:2018-02-01 09:26:20
  好书分享,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作者:很高级维修工 时间:2018-02-01 09:26:40
  评论一个,万一火了呢
楼主醉花阴2018 时间:2018-02-01 09:52:35
  可是舅舅说的是实在话,要想知道那两座荒坟里埋的是什么人,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外婆安慰他说:“你别担心,你是男人,身上阳气重,晚上在裤子上绑一根红色的布条,脸上抹点朱砂。你也不用担心,你去烧黄纸,就是给他赔罪,让他放过你媳妇。没有人会赶走赔礼道歉的人的。”
  外婆说的是没错,可是现在面对的是鬼不是人啊!
  外婆说完这些之后,就要走。
  我们一起出了学田叔家的大门,外婆看了看村口的小路,又抬头看看天色。都已经是下午了。
  她奇怪地说:“这请阴阳先生的人怎么还不回啊?就算请不到人也该回来了吧。”
  学田叔抹了一把额头的汗,紧张地说:“别是请不到人了,听说张先生这两年上了年纪,都不肯出来看事了。”
  他话音刚落,就见路口有两辆自行车拐进来了。
  前面一辆是富田大舅舅。就是他去请阴阳先生的。后面一辆车上是一个很年轻的男生,长长的头发披在两侧,看上去好像一个小混混,穿着一身黑色的休闲运动服,脖子上还带着一条黑绳项链。
  看到这个年轻的男生,外婆皱起眉头问前面的富田大舅舅:“张先生呢?”
  富田舅舅看了一眼后面的男生,苦笑着说:“张先生说他年纪大了,走不动了,这是张先生的孙子,也是位先生。”
  这个年轻的阴阳先生笑嘻嘻地冲外婆点头说道:“是啊,我就是你们要请的阴阳先生。”。
作者:幸福像什么一样 时间:2018-02-01 10:01:20
  等的好辛苦呀,求更求更求更。
作者:zhoujin607 时间:2018-02-01 10:27:50
  友情帮顶贴,楼主加油
作者:kintw 时间:2018-02-01 10:30:30
  今年看过最好的帖子!
楼主醉花阴2018 时间:2018-02-01 10:32:30
  外婆的脸色难看极了,上下打量了他好半天才说:“我和张先生打了几十年交道了,你当我不认识张先生吗?他三个孙子都已经结婚成家了,几时冒出你这么年轻的孙子。”
  那男孩子笑嘻嘻地说:“您老也没说错,您认识的张先生是我大爷爷。我家的爷爷排行第九。您既然认识我大爷爷,也应该知道我大爷爷家没一个人肯接他的班。我之前一直生活在城里,去年才回来一次。我大爷爷看我颇有慧根,哭着喊着把衣钵传给我了,以后我就是老张家的传人了。”
  虽然做阴阳先生不是现在的年轻人能够接受的事情。可是他一句张老先生哭着喊着,让外婆听了顿时黑了脸。
  就连我这个在旁边听着的人都觉得不顺耳,这还是他大爷爷了,而且说起来是他师傅,尊师重道也不懂吗?
  外婆转头对学田说:“你去弄一辆车子,把张老先生接过来。最好你自己去一趟,老先生要是不肯来,你当面向老先生请教几句也是好的。”
  见外婆压根不拿他当回事,这个年轻人耸了耸肩,突然说了一句:“可惜你们只怕是白跑一趟了。我大爷爷上个星期已经办了仪式,收山洗手,无论看事问事一概不接待。”
  外婆吃了一惊,立即问富田舅舅道:“张老先生收山洗手?怎么没有消息传过来啊!”
  富田舅舅尴尬着说:“我也是今天去了才知道的。
作者:eelj0jehelp88 时间:2018-02-01 10:35:30
  加油,加油,加油……
作者:peny319 时间:2018-02-01 10:47:50
  留名,回头看
作者:star4121230 时间:2018-02-01 11:01:40
  留名,回头看
楼主醉花阴2018 时间:2018-02-01 11:12:25
  ”
  年轻的阴阳先生又不阴不阳地加了一句:“我大爷爷说,不想惊动四里八乡,也不是什么好事,没必要大张旗鼓的。所以就自己村子里的人知道。”
  他一口一个我大爷爷我大爷爷的。感觉好像在骂自己一样,我听着实在忍不住想笑,又觉得实在不太礼貌,连忙捂住了嘴巴。
  这家伙好像也感觉到了一样,看了我一眼,挑起眉毛上下打量了我一眼,突然说道:“这位美女印堂发黑,脸带桃花,双眉有逆,恐怕最近要有不好的桃花运了!”
  听到他说这话,我简直吃了一惊!这家伙是蒙的呢还是真本事啊?我昨晚上遇到鬼,他今天一下子就看出来了!
  外婆听了他的话,又认真的看了他一眼,脸色稍微好转。
  “你叫什么名字?”
  见外婆终于肯正视他了,这家伙笑嘻嘻地递上一张名片给外婆:“我叫张帆。听说您老人家也是很有本事的,以后有不懂的还要您老人家多多指点啊!”
  外婆见他一下子这么谦虚,点了下头,脸上也有了笑容。
  张帆看了看天色还未黑,要学田叔现在就带他先去五亩地走一趟。
  学田叔看了看外婆,外婆对他点头说道:“去吧,先看看是个什么情况。我这把老骨头就不去了。那些黄纸也带着,总是有备无患。”
  堪坟看势,莫说外婆去了没帮助,就是有帮助也不能去。女人属阴,去了只会更坏事。
  外婆让舅舅跟着一起去,自己和我先回家了。
  回到家,外婆叹气对我说:“原本我想请教张老先生,他年纪大,见过的事情也多。没有想到老先生不做了。这个年轻的阴阳先生,就算是吃这碗饭的料,又哪里见过你这种事情啊!”
  没过一会儿,听着外面又有人喊起来。
  我和外婆急忙出去,又是学田叔家的方向。
  赶到的时候,已经围满了一屋子的人。五婆婆正坐在堂屋里拍着腿唱歌一般的哭道:“这可怎么是好啊!这是活活的要害死我的金孙啊!这才是作孽啊!”
  凤琴婶子的屋里已经围满了一些年轻的嫂子。有人就嚷嚷道:“还拖什么啊,赶紧找车子往医院送啊!”
  原来,学田叔走了没一会儿,凤琴婶子就开始流血了。五婆婆到底是过来人,一问凤琴婶子的日子,立即就说是要流产的征兆。
  这时,已经有人把学田叔叫回来了,又有人帮忙联系车子,急急忙忙将凤琴婶子往医院里送。
  临上车的时候,阴阳先生张帆也赶回来了,他很不高兴地叮嘱学田叔:“你把你老婆送到了医院,无论如何也要赶回来啊,今天晚上要是不去一趟,发生什么事情我可不敢保证。”
  学田叔不住点头。
作者:日丁磊 时间:2018-02-01 11:21:20
  记号
作者:冷面柔请T 时间:2018-02-01 11:34:20
  快点,更新啊
作者:jiande605 时间:2018-02-01 11:35:10
  顶顶楼主
楼主醉花阴2018 时间:2018-02-01 11:52:20
  舅舅也和张帆一前一后的赶回来了。
  外婆把舅舅拉到一边,问他们看到了什么。
  舅舅脸色很难看,悄悄对外婆说:“学田家的事情只怕很难办,那坟头都被人刨了一个大洞,里面的人骨头都露出来了。这暴尸荒野,不管和他们有没有关系,凤琴遇到了就肯定是缠上身了。”
  外婆听了也沉着脸半天不说话。
  舅舅摇头,大概也觉得是很棘手:“偏偏是无主的孤坟,这要是有名有姓的,您老人家走一趟阴差也许就能够解决了。现在只有看今天晚上先生怎么做了。”
  话虽这么说,可是毕竟和这位年轻的阴阳先生第一次打交道,谁也搞不清楚他到底有几把刷子啊!
  从学田叔家回来之后,天也很快就黑了。
  年轻的阴阳先生张帆叫上了村里所有的男人都跟他一起去了五亩地。
  天色已经全黑了。
  外婆关上大门,在八仙桌上的香炉里上了一炷香。
  桌子上摆着一碗米,一双筷子和那个木头盒子。
  把东西摆好,我和外婆也跪了下来。
  屋里的灯泡突然就暗了下来。
  灯泡一会儿明一会儿暗,好像电压不稳一样。整间房子一下亮一下暗的,让我的眼睛都开始发涨起来。
  接着,灯泡又熄了,还发出了轻微的裂声。在寂静的屋子里显得格外的响亮,四周一下变得黑暗起来。
作者:深度沉迷 时间:2018-02-01 11:57:50
  养肥了再来,先马一下
作者:惟才施用 时间:2018-02-01 12:00:50
  还行,要坚持啊
作者:jhzhang63 时间:2018-02-01 12:19:40
  快更,快更,快更,重要的事说三遍
作者:贪婪的一只猪 时间:2018-02-01 12:27:20
  好长时间没看了。。。
楼主醉花阴2018 时间:2018-02-01 12:32:15

  我急忙抓紧了外婆的手,
  外婆拍拍我的手,让我不要害怕。
  她趴在地上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然后双手合十,闭着眼睛沉声说道:“信女李红豆,自幼丧母,年方十八,平生从未行恶。恳请阎君怜悯。莫教恶鬼缠身。”
  我见外婆这样,也连忙闭起眼睛照做。
  外婆刚念完这句话,一声轻笑传来。熟悉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当真是教坏了徒弟饿死师傅,你这一手还是我传给你的,怎么,现在要用这一手来对付我吗?”
  “红豆,你以为凭着你外婆就可以摆脱我?”
  “我找了好久才找到你,你觉得我是可以轻易就被打发掉的吗?”
  不知从哪里传来的声音一忽儿在左,一忽儿在右。淡漠的语气里却听得出他很不高兴。
  桌上的碗突然跌下来摔破,一碗米泼得地上到处都是。
  一块碎瓷片飞溅到了外婆脸上,外婆的额头立即划出一道红痕,渐渐渗出一丝血迹。
  我惊慌地叫了一声,连忙抱紧了外婆,心疼地用手去抚摸她的伤口。
  “没事、没事。”外婆拍拍我的手,又重新跪好。镇定地说:“公子,您也知道她是红豆,不是您的寅娘。既然这样,为什么还要缠着她呢?阴阳有别,您放了她,您其他的要求我都可以尽我所有的力量来完成。”
  那人又是一声冷笑,良久,才极幽怨地说道:“我唯一的要求就是和我的寅娘在一起。除了这个心愿,我再没有其他心愿了。”
  听到他说这话,也忍不住高声辩驳:“可是我是李红豆,不是你的寅娘。”。
作者:请叫我菜一碟 时间:2018-02-01 12:34:21
  mk
作者:wang5656798teng 时间:2018-02-01 12:45:50
  楼主写的不错,期待更新
作者:zt2015 时间:2018-02-01 12:55:50
  这本书不错,推荐看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19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