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神算》:贪狼入命,带你走进不一样的道法世界!

楼主:汉风HF 时间:2018-01-31 16:44:19 点击:271229 回复:61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6 下页  到页 
  本文主要讲述了与奇门遁甲、周易八卦、四柱八字等道法相关的故事,甜中带虐,全程高能。喜欢的请收藏,不喜欢的请点叉叉。楼主脸皮薄,写个故事(注意,只是故事!)不容易,还请大家文明上网,楼主在此拜谢!
  好了,废话不多说,咱们切入正题:
  ********************************************************************************************************************************************************************************
  相传,当年姜子牙登台封神之时,命妲己封领天枢星。
  姜子牙担心她再次作乱,便命群狼将此星团团围住,故而,又称贪狼星、桃花星。——题记
  民国一十七年,上海的初春似乎要比往常来得更早些。
  外滩的香榭尔咖啡厅中,馥郁的咖啡豆香气,醉人心脾。
  沿街靠窗的角落里,一对青年男女,身边正围坐着七大姑八大姨。明眼人一眼就能知道,那是在相亲!
  “冷小姐,侬吃茶呀!再、再吃点茶!”时年二十三岁的冷天薇,妆容精致、衣着光鲜,却刻意板着一张面孔,冷冰冰地瞧着坐在自己对面的那个胖子。
  她望着他粘在额头上的那一粒粒餐巾纸屑,心里觉得可笑极了。
  那是他方才擦汗时留下的。
  明明是春寒料峭的天气,却顶了个蒸笼头,明明有近二百斤重,却硬塞在中码的西服里!
  他浑身的肉,就像一颗被压变形的气球,正无限逼近爆炸临界点!仿佛就缺一根长针,就能让他彻底放飞自我!
  “真是一年不如一年啊!如今相亲市场上,是愈发没有好货色了!”她心里自嘲,望着那胖子肥头大耳的秃脑门,看着他一边说话,一边挠他的酒糟鼻子,胃里一阵翻腾。
  今早出门前,她为自己起了一局,从卦象上看是个空亡相。因此,对今天这场“约会”,她本就没报什么希望。
  要不是命书上说,自己二十五岁前必须出嫁,否则必有生死难料的大劫,要不是老爹拿刀架在自己脖子上,寻死觅活上着吊硬逼她来,她是绝不会这样委屈自己的!
楼主发言:209次 发图:3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楼主汉风HF 时间:2018-01-31 16:47:53
  说出来不怕丢人,虽然这才三月,可这却已经是她今年的第三十七次相亲了!
  她原本想,忍忍也就过去了。但,这回对面坐着的这个人,实在离她的心理预期差得太远了!
  “这不该是空亡,简直就是入墓了!”冷天薇望着他,忍得极为辛苦。这种场合,她一分钟也不想多待!若不是答应了老爹,这次就算硬撑,也一定会乖乖地忍到结束,她早就脚底抹油,溜了!
  “冷小姐,你看,我们都老大不小了,没时间绕圈子。你要是没什么别的意见,我可以娶你,哪天都行。”胖子见她自言自语,以为她是在跟自己说话,于是端着那张油腻腻的痘疤脸,玩世不恭地凑了上来!
  “嗬!真不知是哪来的自信!真当姑奶奶是被挑剩的烂菜叶么?”冷天薇的心在咆哮,可是出于礼貌,她仍旧露出了一个不咸不淡的微笑。
  “是啊是啊,你年纪挺大了,早点办了好生孩子。”胖子的大姨点头附和。她的牙缝里还沾着中午吃剩的韭菜。张口的时候,绿得一闪一闪的。
  “就咱们金宝这条件,什么人找不着?也就是你们俩有缘分,他和你看对了眼!”另一个姑婆也指着胖子夸个不停。
  对于他们这番撬边模子的言论,冷天薇本想一忍再忍。毕竟,在世人眼里,老姑婆是低人一等的。
  然而,正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在看见胖子油腻的小眼神不断对自己闪出“暗示”的时候,她还是没坚持过三秒,又一次狗改不了吃屎地破功了!
楼主汉风HF 时间:2018-01-31 16:48:49
  “这位先生,我有几句话一定要对你讲!”只见,她眸色一沉,言辞犀利地张口说道:“你可知,鼻相对一个男人来说有多重要?鼻乃事业宫,你山根不低,这证明能力不差。只是坏在这酒糟鼻上!建议你还是要好好去治一治的。否则,别说找对象了,怕是事业也要受到影响!另外,你印堂有痣,若是浅色地倒好,只可惜是还是颗大黑痣,实在不吉!你应当听过什么叫‘印堂发黑’吧?劝你早些点掉,以免遇上血光之灾,到时神仙恐怕也难救你!”
  “侬、侬啥意思呀?我家金宝怎么啦?”话一说完,胖男人的大姨立刻跳了起来,指着冷天薇的鼻子骂道:“噢哟哟,现在的老姑婆真的是不得了了!一张嘴生得这样刻薄,难怪到二十三岁还没有嫁出去!侬搞搞清楚!二十三岁嘞,离豆腐渣不远嘞,还装什么大小姐啦!还真以为自己是天仙啊?了不起什么啦!”
  “各位,我没有要攻击金宝先生的意思。我只是就事论事,并无恶意!”说着,冷天薇也站了起来,她微微一笑,冷冷地对那女人说:“对了,方才你们问我有没有工作,我没有答。不过现在我倒是可以告诉你。我学道法数术,擅长风水奇门、紫微斗数以及周易八卦,如果你们有需要,可以到华山路268号天元堂找我。我可以给你们一个友情价!失陪!”说罢,就潇洒地一扬头,拿起手包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作者:终于离开大陆了 时间:2018-01-31 16:54:52
  真的假的
  • 汉风HF: 举报  2018-01-31 18:13:15  评论

    小说啊
  • 东林骆驼: 举报  2018-02-05 10:27:06  评论

    东林骆驼支持一下,楼主辛苦了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北境守护者 时间:2018-01-31 17:05:10
  入墓这个词一说出来就不专业了
作者:追随虚云大师 时间:2018-01-31 17:13:59
  己收藏
作者:游子HX2018 时间:2018-01-31 17:38:12
  Rttyyyyyyyy
作者:不置可否blog 时间:2018-01-31 18:46:20
  我文曲星入命也不见得有多聪明,可以说蠢死
  • 汉风HF: 举报  2018-01-31 19:03:41  评论

    哈哈哈哈哈,这个要看具体的星曜组合的,不是说文曲入命就一定读书好的,如果文曲入命又见左辅右弼,那么功课学业会以较好,为人气质也会儒雅一些
我要评论
作者:小丫头心慈 时间:2018-01-31 19:11:51
  等更
楼主汉风HF 时间:2018-01-31 19:19:15
  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这么意气用事了!从十八岁第一次相亲到现在,整整五个年头。在上海滩大大小小的咖啡厅里,她什么样的奇葩没有见过?今天这些,压根就不算什么!
  说实在话,她痛恨相亲。两个不相干的人,坐在一起演戏,暗暗较量,把自己所有的身家背景都摊出来,给对方一一评判。凭什么?这简直和爱情没有半点关联!
  “相亲得来的婚姻,能有什么好?将就一世、痛苦一世,倒不如早早犯劫!”
  早春的风,仍旧像刀子,割得人生疼。她紧了紧身上的驼毛大衣,对着面前的黄浦江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好啦,冷天薇,你啊你,永远都是这么意气用事!忍一忍又怎么了?现在好啦,气是出了顺了,可老头那儿,你又预备要怎么交代?”
作者:学文功安风水 时间:2018-01-31 19:23:39
  哦是对,三十七次都没有放电的眼缘吗?
  • 汉风HF: 举报  2018-01-31 19:27:50  评论

    有的时候心里有了既定目标,看谁就都不是那么回事了。小女生嘛,情字当先……
我要评论
楼主汉风HF 时间:2018-01-31 19:26:18
  她算是个神经大条的姑娘,对,神经大条的老姑娘!她苦笑。因为常常任性而为,所以几乎每一次相亲,都在她暴露“职业病”的那一刻无疾而终!
  离二十五岁还剩不到六百五十天,难道,贪狼坐命便注定了她根本难得爱人的命运吗?
  不,她不信邪!
我要评论
楼主汉风HF 时间:2018-01-31 19:41:19
  2015年7月摄于湖北武当山紫霄宫
  PS:都说天涯水深,这里要和大家做个澄清。楼主是个道法爱好者,但与各位大神比起来只是个入门级的小白,只能说比普通人知道的多些。
  文中法术若有谬误,还请大神们多多包涵~一来小说注重艺术加工,不可能一比一还原;二来有些是专业咒语及动作要领之类,还是保有些神秘性更好……
  因此,还请大家不要太较真,只能说这些法术咒语都是三分虚七分实的艺术加工罢了,谢谢理解!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飞扬的雪1974 时间:2018-01-31 19:43:02
  留个记号
作者:学文功安风水 时间:2018-01-31 19:47:52
  汉风楼主好,还接着写吧,我在看呢,
  我去西岳华山找你结拜师妹如何?真的
我要评论
作者:嘉定通宝 时间:2018-01-31 19:50:22
  记号,养养再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汉风HF 时间:2018-01-31 19:53:00
  从咖啡馆到华山路,有点远。
  冷天薇叫了一辆黄包车。
  按理说,平常她是不乘这种人力车的。一来她也算“习武”,身轻如燕;二来那年月过日子不容易,要花钱的地方多,自然是能省则省。
  不过,也许是今天受了那中年女人的气,一句“老姑婆”,让她心里很不是滋味,因此决定要享受人生,对自己稍微好一点!
  一路上,冷风飕飕的,刮得她小脸生疼,脑子却渐渐清醒过来:
  二十三岁就很老吗?反正离二十五还有将近两年,两年,足够她找个好男人了!
  她长得又不差,身材也好,论外貌还是很有竞争力的,又有什么可担心的?
作者:执笔写青春7766 时间:2018-01-31 20:05:19
  等着你更新呢 楼主
楼主汉风HF 时间:2018-01-31 20:10:25
  “师父呢?回来了没有?”一进香堂,冷天薇就冲着门口蹲着的小童问了一句。
  “大师姐,你怎么啦?师父不是昨天才去的南京嘛,他去给人看风水,怎么的也还要好几天才会回来呢!”小童约莫十来岁,剃了个西瓜头,圆圆的脸蛋,长得很是机灵。
  “哦,对,我想起来了!”冷天薇有点心虚地玩了玩手里的帽子,便走进去拾了一条凳子坐下来。
  她这本就是托辞,想趁着师父不再过来躲两天。省得她那老子拿着今天这件事跟她没完没了!
  说起来这天元堂本就是她的家。若不是为了相亲方便,她那开武馆的老爹也不会想到要把她接回去住。这一年多,虽说是住在自己家里,可她却觉得很不适应,远没有待在香堂里自在!
我要评论
楼主汉风HF 时间:2018-01-31 20:13:11
  “大师姐,你好像不太高兴啊?今天的相亲还顺利吗?”小童跟过来,忽闪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趴在桌前问她。
  “小孩子胡问什么啊!”冷天薇没好气地捏了捏他的脸,紧接着却又似笑非笑地凑到他的跟前,轻声问:“元生,师姐问你,嗯……你觉得师姐长得好看么?”
  “好看呀!必须好看!”元生一边伸手去抓桌上的长生果吃,一边认真地点了点头。
  “是吗?那有多好看?你可不许敷衍我,要认真地答!”冷天薇傻乐起来,与她在人前的模样判若两人。
  “嗯……就是好看啊,眼睛也好看,鼻子也好看,嘴巴、头发、眉毛……统统都好看!”元生想了想,皱着眉答。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啦!师姐在元生眼里是最好看的!”
  “好、好!你多吃点,师姐给你剥!”冷天薇对这个答案满意极了,顿时笑得合不拢嘴。
  她宠爱地摸着小元生的头,正想要将他抱起来,身后却猝不及防地响起了一个令她扫兴的声音!
作者:十一月末柿子 时间:2018-01-31 20:16:51
  帮楼主顶顶
我要评论
作者:LHJSG 时间:2018-01-31 20:23:23
  顶个帖,支持一个
我要评论
楼主汉风HF 时间:2018-01-31 20:31:57
  “薇薇,你就这点出息是不是?怎么?相亲又失败了?你相亲失败,也不能拿一个小孩子来找补啊!咱们元生才九岁!你怎么忍心?你若早一些嫁人,说不定儿子都有他一般大了!”贺承星从内室走出来,冷言挖苦道。
  他长得像极了修道之人,五官精致,看着仙风道骨,总是一副生人勿进的高冷模样,嘴却不是一般的毒舌!
  “死猴子!谁跟你说我相亲失败了?姑奶奶好得很!不知道有多吃香呢!”
  冷天薇最见不得他这副小人得志的嘴脸,脸色倏地一变,抓起一把花生壳,就恶狠狠地冲他扔了过去!
  “得了吧!我还不了解你?”贺承星身形敏捷地闪身一躲,随即走了过去,捏起一颗她剥好的长生果,熟练地抛进自己嘴里,随即满脸不满地冲她说道:“跟你说了多少次了,别叫我死猴子!这人的名字就是符咒,一个名字一道符咒!你天天死啊死啊的,岂不是咒我?这么造口业,我要真出了事,你负责啊?”
楼主汉风HF 时间:2018-01-31 21:53:20
  “嗬!你连师姐都不叫,还敢跟我讨价还价!是不是皮又痒了?”听到这话,冷天薇哪里还坐得住?只见她猛地站起身,甩掉身上的羊驼大衣,卷起袖子,作势就要打上去。
  “欸欸欸,注意形象、注意形象!薇薇,你可是个急着要找对象结婚的人啊!伯父把你一个女汉子包装成这样不容易的!要珍惜、要珍惜!”贺承星见她像是要动真格的,连忙笑着朝后退了两步。
  “叫——师——姐——”冷天薇捏着拳头冷冷地向他逼近。
  “好好好,师姐、师姐,我好男不跟女斗,行了吧?”贺承星一边伸手去挡,一边改口叫她,言语间满是无奈。
  “也不知道你争这些干什么?你我入师门,拢共就差两天。有个师兄不好吗?好歹还能保护你!”
我要评论
楼主汉风HF 时间:2018-01-31 21:55:00
  “凡事都要讲个先来后到!更何况,你命中该有一个长姐。我做你师姐,也算是应了相。这对你来说是好事!否则师父也不会让咱们这样排辈份了!”冷天薇不依不饶。
  “我们一般大,好不好?”贺承星哭笑不得,仍在抗议。
  “你比我小半年!”冷天薇加重语气纠正道,她伸手戳了戳师弟的胸口,告诫他说:“师弟,别耍花招,十二年了,这事没得商量!”
  “好好好,怕了你了!”贺承星笑着摊手,做出了让步。
  “这几天我住在这边。等师父回来再说!”冷天薇见状忙趁机打劫。
  她这个顺杆爬的功夫,天元堂里谁也比不上!
  “什么?!你又不敢回去了?!还说不是相亲失败?”贺承星闻言,立刻瞪大了眼睛,脸上的惊恐溢于言表……
楼主汉风HF 时间:2018-01-31 22:02:45
  对了,今天可以看红月亮和蓝月亮!大家看了吗?送大家一张专业摄影设备拍摄到的血月,很美呀!
  
我要评论
作者:史上最冤者赵括也 时间:2018-01-31 22:39:02
  占座
我要评论
楼主汉风HF 时间:2018-02-01 09:09:49
  “怎么啦?师父不在家,我这个大师姐搬过来照顾你们也是应该的。”冷天薇虚张声势,笑得人畜无害,可心里却虚得厉害。
  “你照顾我们?”贺承星失笑。他故意后退一步,上下打量了她一番,然后略带嫌弃地问:“你是会做饭还是会洗衣啊?长这么大,我还从没见过你进厨房呐!”
  “你别门缝里看人好不好?我、我会扫地、会拖地!还会劈柴、生炉子!谁说我没进过灶间了?”冷天薇双手交叉着放在胸前,生拉硬凑的,很不服气。
  她生平最讨厌的,就是师弟贺承星这副自以为是的嘴脸。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小时候他还挺“乖”,可后来越大就越不服管教了。到现在,他仗着人高,早已骑到了她的头上!
  “你说的这些,元生都会做。是不是啊,元生?”贺承星继续刺激她,完全是一副欠扁的模样。
作者:hjzhou62 时间:2018-02-01 09:40:24
  支持新作,加油加油
我要评论
楼主汉风HF 时间:2018-02-01 10:27:54
  “嗯。”元生一边往嘴里塞长生果,一边答。
  这样的斗嘴,以往几乎每个月都要发生三四回,他早已经见怪不怪了。反而是最近师姐来得次数少了,他心里倒觉得不习惯,感觉太冷清。
  “元生,你怎么帮他说话啊?亏师姐平时这么宠你!真是白疼你了!”冷天薇闻言立即抗议。
  “师姐,其实我师哥是心疼你。他知道你今天要去相亲,一大早就让我帮着一起把你的房间收拾打扫了一遍。”元生答得认真,可眼里却是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表情。
  “你打扫了?”冷天薇的心微微一颤,有些感动。
  “别误会啊,我是看元生最近太懒。反正你每回相亲必失败,早点准备总比手忙脚乱要好。”贺承星抬头,望着天花板,一副担心会被冷天薇生扑的模样。
  “你这只死猴子!”他这话一出口,方才建立起来的些许好感,瞬间再次荡然无存,冷天薇一把揪住他的耳朵,愤怒地吼道:“你天天这么咒我,我相亲能成功才怪!你知不知道,我二十五岁之前必须要把自己嫁出去!你以为这是开玩笑的吗?到时候我没嫁出去,出了事,谁负责啊?”
楼主汉风HF 时间:2018-02-01 11:40:06
  “你是贪狼坐命,又是天罗地网杀,相亲根本就不可能成功!这是你的命,怪得着我吗?”贺承星不留情面地反驳道。
  “你怎么这么冷血!你还是人吗?”冷天薇闻言气结,瞪眼骂道。
  “我只是实事求是罢了!”贺承星直白得有些残忍。
  “你……”冷天薇被气得说不出话来。
  两人四目相对,气氛变得剑拔弩张起来。
  元生在一旁见了,忙拉了拉她的衣角,一派天真地说:“师姐,师姐,你别这么担心。到时候实在不行,让师兄娶你不就行了!”
  这话一出口,气氛顿时变得更加尴尬了。
  冷天薇有些羞臊,她抬头看了看贺承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而贺承星呢,倒是面无表情,好像什么也没听见似的。
  “你最好别打我的主意,你知道的!”片刻之后,他突然推开了那只还揪在自己耳朵上的手,轻声喃喃了一句。说罢,便头也不回地转身往三清的供桌方向走去。
楼主汉风HF 时间:2018-02-01 11:40:44
  冷天薇一时没反应过来,像个白痴似的干杵了好一会儿,才回过味儿来,羞红了脸骂了回去。
  “你才最好不要打我的主意!我就是嫁猪嫁狗也不会嫁给你!你有什么了不起的!死人冰块脸,毒舌腹黑男!”
  她跳着脚只顾骂,贺承星却不理她,自顾自的上香去了。这样的场面,他并不觉得有什么,因为冷天薇在他眼里,就是这样一个人。
  “不好意思,请问云天师父在吗?”正当他们闹得不可开交之时,突然,门口响起了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
  顾客上门,其他的一切都成了浮云,世界在那一刻终于恢复了平静。
作者:兰色星云痰 时间:2018-02-01 12:01:04
  五你妹五连打人家几率都是零
楼主汉风HF 时间:2018-02-01 13:24:33
  “这位太太,不知你找他有什么事?”冷天薇立刻换上了一副笑脸,变脸的速度比翻书还快。
  “哦,是这样的。我姓李,是朋友介绍来的。听说云天师父会看风水,所以想请他到我家里去看看。”中年女人谦虚谨慎地答。
  “我师父外出了,要过段日子才回来。你若是不急,可以过半个月再来。”贺承星听见有客,忙跟着走了上去。
  “呃……两位小师傅,我……我急的呀。怎么办?”李太太欲言又止,神情难掩憔悴。
  “既然着急,那不妨让我们先替你看看。如果你信得过我们的话。”冷天薇伸手朝里头做了个“请”的姿势。
  “这……”李太太打量了他们两个一番,觉得他们有些太过年轻,因此很是迟疑。
  “修道之人讲究缘分,李太太不必为难。既然觉得不合适,你改日再来便是。”贺承星一眼看出了她的心思,随即从口袋中掏出一个桃木小片儿,递到了她的手里,说:“这是个护身的物件儿,压制个几天不成问题,我先送你出去吧!”
楼主汉风HF 时间:2018-02-01 15:18:06
  李太太见他们这样上道儿,很是感激,接了小木片儿,便千恩万谢地跟着贺承星出去了。
  冷天薇站在堂里,望着她的背影,皱着眉,心里说不出的滋味。她总觉得有什么地方怪怪的,说不上来。
  “师姐,她很快还会来的。”元生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她身边,冷不丁突然开口说道。
  “你怎么知道?”冷天薇闻言吓了一跳。
  “不出三天。”元生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冷眼望着她离去的背影,突然低声补充了一句。
作者:青梅煮酒1970 时间:2018-02-01 15:41:08
  @汉风HF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青梅煮酒1970 时间:2018-02-01 15:41:29

  
作者:当年明月在ly 时间:2018-02-01 16:13:32
  养一个月再回来看,楼主真棒,加油更新,顶顶顶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汉风HF 时间:2018-02-01 16:56:22
  都说童言无忌,但元生的嘴,是真的有毒。但凡是他断过的事,往往要不了多久,就会成为现实。
  谁也弄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但事情又的确是这样。就连他们的师父云天道人,也不得不佩服这小徒弟的神预言。
  这一回,当然也不可能例外。
  第二天,李太太果然去而复返。
  只是这一回,她的神情要比昨日,更显得憔悴。
  清晨,香堂的门才一开,冷天薇便见伊已经站在了门口。
  “李太太?你怎么来了?”冷天薇见她蓬头垢面,有些吃惊,立刻把她搀了进来。
楼主汉风HF 时间:2018-02-01 17:51:22
  “李太太?你怎么来了?”冷天薇见她蓬头垢面,有些吃惊,立刻把她搀了进来。
  “好姑娘,求你救救我们的命!求你救救我们的命……”李太太一见到她,就像见到了救命稻草一般,忙一把死死地抓住了她。
  “太太别急,坐下慢慢说。”冷天薇看她印堂发黑,的确不太对劲,立刻冲正在桌前吃早饭的元生喊了一句,要他进去请贺承星出来。
  “我原本是想再等等的呀!街坊邻居们都说,说这事情拖不起的……”李太太一开口就哭了起来。
  “李太太,你不要哭,好好跟我们说说,到底出了什么事。我们虽不及师父厉害,但一般的事情,还是可以处理的。”冷天薇出言安慰道。
  “姑娘你不知道,两天前,我带我家小宝上街去买菜。谁知道,好死不死地就碰到了枪战。当时的情况很混乱,也弄不清楚是谁打谁。就看见两帮人噼里啪啦地一通乱打,当场就打死了好几个,那个血肉横飞的呀……就在我和小宝面前,太吓人了!”李太太声音发抖,眼中的恐惧生动极了。
作者:东海闲鸥 时间:2018-02-01 18:21:57
  好厉害哇,支持一个
剩余 7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东海闲鸥 时间:2018-02-01 18:29:09
  @汉风HF :本土豪赏1朵鲜花(100赏金)聊表敬意,赠人鲜花,手有余香【我也要打赏
作者:东海闲鸥 时间:2018-02-01 18:51:39
  刚才回复了好多话,好几遍,都被吃掉了,现在咋样了?
作者:东海闲鸥 时间:2018-02-01 18:52:40
  哦,在这说就不会丢,哈哈。我也是这几天才回来的,也才看见这么霸气的帖子。么么哒,问好。兜里没几个贝了,别嫌弃哈。
我要评论
作者:姚看江湖 时间:2018-02-01 19:16:23
  精彩!!!
楼主汉风HF 时间:2018-02-01 19:43:15
  “你家小宝多大?”贺承星从里面走了出来,朗声问道。
  “才两岁。”李太太一提儿子,又忍不住要哭起来。
  “两岁?天眼未闭,经历这么大的场面,又看见了杀人,怕是要丢魂儿啊!”贺承星沉吟道。
  “对、对!小师傅你说得一点都没错!从菜场上回来,这孩子就像是中了邪一样,喊他、叫他,不管怎么弄他,都没了反应。到了那天夜里就开始发烧了……”
  “几天了?”贺承星又问。
  “算上今天,就有三天了。”李太太红着一双眼,答道。
  “怎么到现在才来?魂丢在外面,过了三天就叫不回来了!”贺承星一听,声音立刻严厉起来。
  “那怎么办?魂叫不回来,会怎么样?”冷天薇也急了。
  “最轻的也得发疯!”贺承星望了她一眼,神色凝重极了。
作者:蛟启 时间:2018-02-01 20:12:53
  贪狼???
作者:蛟启 时间:2018-02-01 20:13:16
楼主汉风HF 时间:2018-02-01 21:30:24
  说罢,他紧接着便转头对李太太说:“你不要哭,现在不是浪费时间的时候。你马上把孩子的八字报给我,我挑个时辰,去喊魂!”
  李太太听了这话,哪里还敢耽搁,当即就从胸口掏出一张红纸,递了上去,说:“我有准备的,全写在这上头。”
  贺承星接了纸,二话不说,立刻折回书桌前排盘。只见他时而在纸上写写画画,时而抬头掐指,不一会的工夫,时辰便挑得了。
  “你先回去竖筷叫魂,请灶神爷帮忙。今晚日落后,你到弄堂口来接我们,到时候再作法,便可保孩子无虞。”说着,贺承星将红纸还了回去。
  “怎么请灶神爷帮忙?我、我不会啊!”李太太慌乱无措,此时根本当不得事。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8-02-01 21:49:52
  
  
作者:玄佛心易诀 时间:2018-02-01 22:34:12
  精彩,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狗蛋2016 时间:2018-02-01 23:20:13
  顶顶顶
楼主汉风HF 时间:2018-02-01 23:28:16
  “李太太,你不要慌,你一慌,孩子的事就更办不好。竖筷不难,你且听我说,自己用心记下便是。”冷天薇取来纸笔,递到了她的面前,说:“我说你记,要快些,不能出错。”
  “好、好,姑娘请讲。”李太太胡乱擦了擦脸上的泪水,便拿起了笔。
  “你到家后,立即向灶神供香烧纸,说些好话,求他搭救。然后取一只碗,放在灶台上,里头放清水半碗,取筷三支并拢,放在碗中竖立,一面叫孩子回来,一面抓碗中之水浇于筷上,待它能自己立起来,便成了。”冷天薇介绍得十分详尽。
  “这、这能行吗?筷子自己怎么会立起来?”李太太听得将信将疑,觉得事情太过玄乎。
  “阿姨,你只管去做,晚些时候,我师哥师姐便会上门的。”元生见她像是不信,便冷不丁地插了一句。
  “这……”李太太有些为难。
  “先去做吧,不管有没有用,你自己心里首先要相信它是有用的。否则,神仙也难救。”说罢,贺承星一摆手,做了个送客的动作。
  李太太见状,知道没什么可多说的了,于是只好点了点头,抹着眼泪离开了。
  李太太走后,冷天薇立刻就把元生抱到了自己腿上,问:“元生,你怎么知道李太太不出三天就会来找我们的?瞎猜的吧?”
  “那女人后背有团黑气一直跟着她。”元生摇了摇头,答道。
作者:hjzhou62 时间:2018-02-02 07:12:00
  继续冒泡支持楼主佳作
作者:史上最冤者赵括也 时间:2018-02-02 07:18:59
  早
我要评论
楼主汉风HF 时间:2018-02-02 09:41:43
  “什么?黑气?什么黑气?”冷天薇一听这话,心头不由一颤,只觉得背后汗毛倒竖。
  “她孩子的事,肯定不像她说得这么简单。她在说谎话!”元生没有继续回答她,只说了这么一句,就跳下来,跑到一边玩儿去了。
  贺承星送完人回来,见冷天薇坐在香堂里,手撑着头发呆,两条眉毛皱得都快打结了,觉得有趣,便走了上去。
  “你想什么呢?想得这么认真?”他使劲往她肩上一拍,吓了她一大跳。
  “哎唷!作什么死?我的三昧真火都要被你给拍灭了!”冷天薇抚了抚肩,狠狠瞪了他一眼。
  “放心吧,灭不了!我特意留开了半寸!”贺承星一边说,一边在她对面坐了下来,问:“你怎么了?怪怪的。”
  “猴子,我跟你说正经的,刚才元生突然跟我说,李太太的事情,没表面那么简单。你也知道的,元生的嘴一向准得吓人,所以……我有点儿担心。”冷天薇一本正经地说。
我要评论
作者:东海闲鸥 时间:2018-02-02 09:52:18
  留爪支持,大美女上午好
我要评论
楼主汉风HF 时间:2018-02-02 11:49:41
  “元生的嘴准?他昨天还说我要娶你呢!别胡思乱想了,他只是个小孩子罢了!”贺承星失笑。
  “你能不能别总是这么损啊?你少刺激我一句,是会死吗?”冷天薇无心恋战,只白了他一眼。
  “谁让你又叫我猴子的!”贺承星一向软硬不吃、水泼不进。
  “我就没办法和你说正经事!懒得跟你说话!”冷天薇不想再忍受他的这番嘴脸,于是干脆气呼呼地站起身往后头去了。
  贺承星见她起身,也没拦着,只是目送她离去,紧接着便变了脸色,陷入了沉思……
作者:玄佛心易诀 时间:2018-02-02 11:55:22
  继续支持,情节形象生动,支持!
作者:东海闲鸥 时间:2018-02-02 12:11:21
  哇写得真好,一口气看完,变成粉丝了。
  前面相亲那段,上海太太的口语噼里啪啦,说得好精绝,哈哈。
我要评论
楼主汉风HF 时间:2018-02-02 12:36:50
  傍晚的时候,冷天薇从外后买了馒头回来,又拉上元生炒了盘鸡蛋,煮了点菜粥,一顿晚饭便算是勉强对付过去了。
  因为昨天自己作死夸了海口、说了大话,所以现在不得不硬撑着把饭做好。自己吹的牛,就是哭着也得把它给圆了!
  晚饭时,她咋咋呼呼地招呼贺承星出来,随后三个人便围坐在桌前吃饭。
  “元生,师姐炒的鸡蛋好吃伐?多吃点、多吃点。”冷天薇笑眯眯地冲贺承星使了个眼色,想用实际行动反驳昨日他的那番言论。
  “好吃,师姐炒的酱油蛋最好吃。”元生一向嘴甜,尤其喜欢偏帮冷天薇。
  “你让他连吃十天炒鸡蛋试试?你自己说说,你除了酱油炒蛋、番茄炒蛋、青椒炒蛋、黄瓜炒蛋,你还会做什么菜?”贺承星一针见血,丝毫不留情面。
楼主汉风HF 时间:2018-02-02 12:37:56
  冷天薇见他又有话说,忍不住撂下筷子理论道:“你以为炒鸡蛋很简单啊?这炒鸡蛋油多油少、火大火小,都是有讲究的。油少了,它板底,油多了,它又……”
  “好了好了,赶快吃吧,我们跟李太太约的时辰快到了,别在这里油多油少的了!”不等她说完,贺承星便挥了挥手,不耐烦地打断了她的话。
  “你……”被他这么一堵,冷天薇只好缩回后半句话,在不甘心地白了他一眼后,转而望向元生,叮嘱道:“元生,一会儿师姐要带着你师哥出趟门,你呢,就好好留下看家,把门关好,不要给陌生人开门,晓得吧?”
  “师姐,我同你们一起去。”元生摇了摇头,说。
  “同我们一起去?这怎么可以?你还是小孩子,那种场合你不要去!”冷天薇立刻否定了他的想法。
  “元生,你师姐说得对,天马上就要黑了,捉嬉蛛不该是你小孩子参与的事。”贺承星难得一见地站在了她这一边。
楼主汉风HF 时间:2018-02-02 13:33:42
  于是,元生不再说话,只慢吞吞地吃着酱油炒蛋,看着他们胡乱扒了几口粥,拎上法器袋,便走了。
  却说他们二人出了门,便看见李太太果然已经在弄堂口等着了。
  冷天薇望着她的背影,突然想起上午元生说的话,于是留了个心眼,仔仔细细地对着她的后背打量了一番,然而压根儿什么都没有发现。
  “元生到底只是个孩子!可能我真的是神经过敏了!”冷天薇在心里如是说,可却仍觉得整个人都汗毛倒竖。
  李家住在石库门弄堂里,看得出来,从前的家境应当还是比较殷实的。李太太带着他们上了二楼,直接就进了卧房。
作者:千成葫芦 时间:2018-02-02 14:19:55
  来支持楼主,明天就是周六了,快要到周末,有时间一起来顶好文!
作者:千成葫芦 时间:2018-02-02 14:20:06
  @汉风HF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楼主汉风HF 时间:2018-02-02 15:27:45
  那房间黑洞洞的,没有点灯,窗帘也遮得严严实实,昏暗得厉害。里头有着一股难以言说的怪味儿,就像那坏死的烂肉,熏得冷天薇不由皱眉。
  “竖筷做了吗?”冷天薇望了望床上的孩子,问。
  “做了,好像好了一点。烧退下来了一点。我一个人带着孩子们住,也不知道做得对不对。”李太太嗫喏着答。
  此时,天已黑透,贺承星从法器袋里拿出一个朱砂斗、一支白蜡烛,对她说:“好,现在时辰差不多了,你带我们去灶间吧。”
  李太太闻言,不敢迟疑,立刻点了点头,带着他们下了楼梯,进了灶间。
  “这是你的第几个孩子?在家排行多少?”贺承星问。
  “老三,这是老三。”李太太忙答。
  “好,你到楼上去守着三倌,等成了,我们会自己上来!”说罢,贺承星便将她请了出去。他将门虚掩起来,只留出了一条缝,然后转身正色对冷天薇说:“我们开始吧!”
楼主汉风HF 时间:2018-02-02 16:34:17
  冷天薇与贺承星这对师姐弟,虽然平时吵吵闹闹,但做起法事来,却是默契十足,配合得天衣无缝。
  不用师弟发话,冷天薇便迅速地从碗橱上取了一个干净的碗,然后将包袱中事先准备好的无根水倒了进去。
  此时,贺承星已将写了孩子八字的红纸放在了灶台之上。于是,她对着无根水轻声念了两句咒,便将那碗放到了纸上。
  一切准备就绪,贺承星取出香烛,交给冷天薇摆上。自己就跪到了灶前,开始通神。
  只见他取了玉笏,用手凌空画符,然后又对着香烛三叩九拜,这才开口说道:“护宅天尊灶君公在上,吾乃道家弟子贺承星,今李家有一子三倌,外出失魂,还求神君搭救!”说罢,便再次叩首,起身将斗放在了灶上,并用一方黄布,将斗盖了起来。
  冷天薇见仪式已成,忙划柴火点燃了白蜡烛,蹲下了身子,开始在灶脚下寻找嬉蛛。一般来说,这嬉蛛,要找到两到三只为妙,多了则不吉,少了更不祥。
我要评论
楼主汉风HF 时间:2018-02-02 17:30:48
  “三倌三倌,快快归来!三倌三倌,快快归来!”冷天薇一边仔细地找,一边在口中不停地喊,想要尽快将那孩子的魂喊回来!
  灶间的地面上,油渍斑驳。
  冷天薇俯身找了不久,就在灶台的转弯处找到了第一只嬉蛛。她高兴地笑了笑,伸手轻轻捏住了它,敏捷地将它放进了朱砂斗中。随即又开始寻找第二只。
  “今天很顺利啊!”冷天薇忍不住回头朝师弟笑了笑,说:“看来我们还赶得上回去陪元生睡觉哩。”
  “找嬉蛛的时候专心些。”贺承星将手指放在唇上,做了个噤声地动作,便蹲下来开始陪她一起寻找。
楼主汉风HF 时间:2018-02-02 17:43:40
  两人在狭小的灶间里猫着腰仔细寻找着,一个边边角角都不愿意放过。然而,开头顺利,却不代表好运会一直如影随形!吃这一行的饭,猜得到开头却猜不到结尾,或者即使猜中了结尾,却也料不到过程,那都是寻常事。
  “怎么回事!怎么找来找去就只有一只?”一炷香过后,冷天薇忍不住抱怨。
  地上出了奇的干净,两人拿着蜡烛照了半个多小时,也没看到新的嬉蛛出现。眼看着法术就要失效,嬉蛛却还没有找全,贺承星的脸色也开始变得难看起来。
  “薇薇,这件事有些不对劲。方才上楼,你仔细看过那孩子吗?他怎么样?状况好吗?”一连串的问题朝冷天薇飞过来,弄得她有些反应不过来。
楼主汉风HF 时间:2018-02-02 17:47:52
  灶间里,光线忽明忽暗。蜡烛光照在贺承星的“盛世美颜”上,把他的面孔衬得像个鬼似的。
  “猴子,你也觉得这事不对劲?”冷天薇的心里有点发怵,她顿了顿,又说:“我们方才进那房间时,你有没有闻到一股怪味儿?”
  “嗯,现在想来,的确不同寻常。”贺承星点了点头,道:“今日这事,怕是不成了,待我通了神,便与你一道上去,再看看那孩子。”
  跟着师父这么多年,冷天薇还从未遇到过这样的状况。像喊魂这样的小法术,对他们来说就像吃饭、睡觉一样寻常,根本毫无难度可言,谁也没有想到,这次竟会在阴沟里翻船!
作者:玄佛心易诀 时间:2018-02-02 18:42:12
  期待!
楼主汉风HF 时间:2018-02-02 20:08:58
  通神之后,他们即刻折返上楼,再次进了房间。
  此时,李太太守在门口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了。她见他们上来,立刻焦急地迎了上去。
  “怎么样?成了吗?”李太太急切地问。
  “莫急,先让我们进去看看孩子。”冷天薇刚想回答,却被贺承星拦了下来。
  “看孩子?你们方才不是看过了么?怎么又要看?”李太太闻言一愣,她的反应有些奇怪。
  “先带我们去吧,看了再说!”说罢,不等李太太做出回应,贺承星便先一步冲到了床前,一把掀开了床上的帐子!
  顿时,一股浓郁的怪味再次扑面而来,贺承星顿时觉得胃里一阵翻涌。
  房里没有点灯,黑漆漆的,根本看不分明。只能隐约看到,孩子身上的被子似乎在以低缓的速度蠕动着!
  对!就是蠕动!
  “薇薇,取烛火来!”贺承星转头大喊一声,心中也有些发虚。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8-02-02 20:59:47

  
  
楼主汉风HF 时间:2018-02-02 22:41:38
  “不、不要!你们要干什么?”李太太闻声,立刻发急,将冷天薇拦在身前,死活不让她过去。
  “李太太,你这是做什么?你不救你儿子的命了么?”冷天薇见她如此反应,心里笃定了之前的想法,于是不顾她的纠缠,立即从口袋中掏出一支军用手电筒,打开后朝贺承星抛了过去!
  他们一向配合默契。
  贺承星见状只伸出胳膊轻轻一揽,便将手电稳稳地抓在了手里。
  得到手电后,他不敢迟疑,立刻往床上照去。结果,只看了一眼,就发现了其中的猫腻——那孩子,面色青中泛白,面颊上还带着发黑紫的瘢痕,一看便知早已不是阳世之人了!
  “难怪捉不到嬉蛛!”贺承星心里有些恼火。
  他的目光被那死孩子身上的被子所吸引,见它仍在不停翕动,就好像这被子下头,仍有活物,心中顿时感觉不妙,于是一咬牙,伸手将那被子掀了开去……
楼主汉风HF 时间:2018-02-02 23:17:23
  晚安,各位~咱们明天继续~~~
楼主汉风HF 时间:2018-02-02 23:25:53
作者:hjzhou62 时间:2018-02-03 07:02:02
  继续冒泡支持楼主佳作,周末愉快
作者:史上最冤者赵括也 时间:2018-02-03 07:17:42
  早,汉风妹子
我要评论
作者:姚看江湖 时间:2018-02-03 07:50:51
  写得真好!!!
楼主汉风HF 时间:2018-02-03 10:05:39
  “不要!!!”
  李太太见他出手,顿时急吼起来。
  只见她一边吼,一边奋力地往床边扑去!
  她竭力想要阻止这一切,然而却是为时已晚!
  贺承星身手快如闪电,早已先她一步,掀开了被子!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被子被掀起的那一瞬间,只见一大团黑压压的东西从被中喷射开去,如火山爆发,岩浆四射一般,向他们迅速袭来!
  “不好!薇薇快走!!”贺承星见状,忙冲着冷天薇的方向吼了一句。
  “你不走,我怎么能走!”此时冷天薇也已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楼主汉风HF 时间:2018-02-03 10:34:18
  成千上万只黑色的嬉蛛,宛如地狱的使者,以死孩子为中心,山崩海啸似的朝他们涌过来,就像那鬼王潮,源源不断,汹涌澎湃!要说人看了不发怵、不害怕,那绝对是假话!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到现在还不要说实话吗?”冷天薇一把抓住李太太,愤怒地问。
  李太太此时却像是失了灵魂,整个人都瘫软在地上,颤抖着一双手,不死心地趴下去,使劲抓地上的嬉蛛!
  她把那成千上百的蜘蛛成把成把地抓在手里,忙不迭地塞进自己的衣裳里,任由它们在自己身上疯狂地爬行!!!
  “小宝,小宝!你不要走!不要走!不要留妈妈一个人!”暗夜中,李太太的声音凄厉极了,让人不寒而栗。
  看到这一幕,贺承星心里已经明白了个大概。
  他后退几步,将惊魂未定地冷天薇一把拉到自己身后,护了起来。随即迅速打开法器袋,取出无根水,对着净瓶隔空画符,随即大喊了一声“破!”,便将那画了符的水倒在两人脚下画了个圈!
  “你待在这圈里,千万不要出来!”贺承星转身对冷天薇叮嘱道。她虽是师姐,可道法上却是个半吊子,根本不能与他相提并论!
作者:玄佛心易诀 时间:2018-02-03 12:07:53
  继续支持!
作者:东海闲鸥 时间:2018-02-03 12:59:32
  周末来问安
我要评论
楼主汉风HF 时间:2018-02-03 15:11:47
  咦,发出来的内容被吃了,这是怎么回事?
楼主汉风HF 时间:2018-02-03 15:18:34
  贺承星见状,心中大叫不好!他站定细看,很快就发现,一切皆是以死婴为中心发散开来的!于是当机立断,立刻凝神起咒,准备斩草除根,将床上的死孩子烧了!
  现在看来,他就是这一切的根源!
  “不可以!不可以!我的小宝还在床上!你们不可以这么做!”李太太见他如此,知道他是要烧床,发了疯似的即刻冲上去,死死拖住了他的手,想要阻止他!
  “我只剩小宝了,你们把他烧了,我就真的什么也没有了!求求你,求求你不要这么做!”她苦苦哀求,死死地拽着他的手。
  符纸已经点燃多时,再不扔出去,一切就都白费了!
作者:股湖湖畔 时间:2018-02-03 16:28:18
  马克
作者:千成葫芦 时间:2018-02-03 16:31:13
  周末愉快,今天是星期六,都顺顺利利,支持楼主!
作者:千成葫芦 时间:2018-02-03 16:31:24
  @汉风HF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作者:crazy1234567890 时间:2018-02-03 19:57:33
  路过
楼主汉风HF 时间:2018-02-03 21:09:44
  两人一拉一扯的工夫,嬉蛛已经占满了房间,开始往人身上爬。
  贺承星知道,现在就是最后的机会。若此时不烧,事情定当一发不可收拾,即使师父回来也未必能够处理!因此,他当机立断,猛地发力,将已经失去理智的李太太一下子推出数丈,然后赶在符纸燃尽之前,将它扔到了床上!
  霎时间,触到符火的嬉蛛们就噼噼啪啪地从中间爆裂开来,很快就大火燎原,由中心开花,整个四射蔓延开来!
  那火从床上烧到地上,不费吹灰之力,似铁索连舟,速度极快!
  李太太见到这一幕,哭得撕心裂肺。她不由分说地冲上去,要救自己的儿子,不想却被贺承星一把拦住了。
楼主汉风HF 时间:2018-02-03 22:51:24
  “这是符火,只烧妖物,不烧活人!”贺承星死死钳住她,说:“你的儿子只要一息尚存,就绝不会被烧死!这一点你可以放心!”
  “你们为什么要这样残忍?我只不过是想把他留在自己的身边罢了!是死是活,我都乐意!”李太太闻言先是一愣,随即哭着咒骂起来。
  “你心里很清楚,他已经死了!”贺承星直截了当地说:“要走的留不住!你用这种方式把他强留下来,只能是害了他!”
  “你懂什么!神婆告诉过我,只要我能把他的魂喊回来,他就可以借尸还魂,他就可以活过来!就差一步!就差一步我就成功了,成功了!”李太太眼神癫狂,说罢就使劲挣脱开来,发狂似的一个箭步冲到床上,硬是跳入了火海之中……
作者:梦里有你1981 时间:2018-02-04 00:56:30
  我的心在等待
我要评论
作者:梦里有你1981 时间:2018-02-04 00:56:46
  我的心在等待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6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