谍战长安(古代第一女间谍利用谍战成功复国故事,谍中谍,计中计)

楼主:孙大娘威武 时间:2018-02-05 13:24:43 点击:1089481 回复:398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36 下页  到页 
  感谢天涯各位网友的支持,请大家继续关注这一部《谍战长安》
  也可以关注我第一部作品《吾爱菩提》,主要内容是:七生七世的轮回都逃不过我爱你,七重门,七个谜底,七天时间。请点击:

  《吾爱菩提》



  
  简介:一个亡国公主的复国之路,一个最强间谍的潜伏之隐,一次长达十七年的艰辛卧底,一段大争之世的情报之战,一场国仇家恨夹缝中的生死绝恋。
 大争之世,胜者为王,败者为谍。
  她的对手是堪称千古一帝的前秦大秦天王苻坚,以及功盖诸葛第一人的千古名相王猛。
  南北朝时代,燕国亡国公主清河公主潜伏秦国十几年,利用各大情报机构之间的战争,谋划暗算,密谋复国。

  亡国前夕,燕国国都邺城被困,清河公主(燕国情报机构墨宫的宫主)在酒楼里听见了一首歌,名叫《花开邺城》。经过仔细倾听,她发现那首歌里面有几个音错了。
  那首歌是用失传多年的韶音法传递了一个情报,那几个错了的音,表达的意思是有人要来邺城破阵,那座阵是燕国最后一道防线。
  传递情报的是燕国潜伏在秦国的高级间谍,代号“老鹰”。然而,“老鹰”已经消失半年了。

打赏

4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2429次 发图:0张 | 更多 |
楼主孙大娘威武 时间:2018-02-05 13:35:15
  第一卷 亡国篇
  第1章 人人都知道,我喜欢你
  木柔喜欢谢安。
  是江左人人都知道的事情。
  然而,江左人人都喜欢谢安,江左第一美人,江左第一名妓,江左第一闺秀,甚至包括晋国的十几位公主,据说还有当今皇上和几位皇子,当然这只是谣传。
  众所周知,但凡能被公主瞧上的男人,通常都不是凡人,何况是十几个公主。
  谢安的风华可想而知。
  时人称谢安“江左风华第一”。
  所以知道木柔心意的人,都会认为木柔没有任何胜算,有些直性子的人甚至不免嘲笑几声“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因为首先,她身份不高,她只是谢安府上的一个门客;其次,她容貌不好,每次出门的时候都会吓坏小朋友;再次,她脾气不好,动辄就打骂人。
  一个女子,这三种劣势里,若是只占了其中一样,那么她的人生就会相当的悲惨,更何况这三样都占齐了。
  有些慈悲的大婶们已经开始抹泪:“木柔这孩子虽然长得磕碜了点,但是心眼也不坏,从前偷我鸡的时候,还留下了一个鸡蛋。”
  “在厨房偷吃的时候,碗碟也还未完全打烂。”
  “上次和琥珀、柳条他们打架,还顾着他们的脸面,未曾打脸。”
  ……
  所有人都认为木柔没有胜算,除了木柔自己。
  因为这世上有一个成语叫做“近水楼台先得月”,木柔在谢安府上当了四年学生,从前她本不屑于当这学生,然而那一日见到谢安之后,她才陡然觉得当谢安的学生真是世上最美好的一种职业。
  因为谢安一定是这世上最美好的男子。
  所以,在谢安二十六岁生辰的那个晚上,她鼓起了积攒了一年的勇气,跑到谢安房间,拔下头上的银簪子,郑重地交给谢安:“这是我木家的传家之宝,现在送给你,当做聘礼。”
  那银钗很素,就是一根银棍子,上面有一朵梅花。
  梅花是九瓣,其中一朵已经有些发黑了。
  发黑的地方似乎有一个看不清的字。
  谢安的目光在九瓣梅花上停顿片刻,然后又继续写字。
  木柔有些惆怅地说道:“本想再郑重一些,可是你们南国的规矩太多,那些嫁妆我也付不起。所以只有先下个定金了……你千万莫嫌少,我对你的心意可是天底下最深厚的,谁也比不上。”
  彼时,谢安正在写曹植的《七步诗》:“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魏晋名士当时最流行的就是练习书法,谢安作为名士里的杰出代表,当然也不能例外。
  所以,当木柔把银簪子放在桌子上,一眼看见这首诗,惊喜地大叫起来:“原来东山君你也喜欢我啊!我好欢喜,好欢喜……”
  谢安顿了顿,才说道:“你从何处看见我喜欢你的?”
  木柔指着那句诗,神色雀跃:“我以前有个小名儿叫做小豆子,你这首诗里面写了这么多豆,难道不是写的我吗?在煮豆子的时候想起我都会哭泣,因为我和你是同根生,所以不能相煎,只能相爱……
  谢安手中的小毫就是一顿,默了片刻,才道:“这首诗的意思是讲述兄弟骨肉,不能相残,乃是大诗人曹植……”
  木柔已经冲上去把银钗别在谢安头上,顺便摸了摸他的头,笑得颇有些诡异的得意:“既然你这么喜欢诗歌,那我也作一首,你且听听:银钗插你头,情意在我心;订下今生约,哪管来生苦……虽然不甚押韵,但是我的心意,天地可表……”
  谢安不再说话,继续写字。
  木柔走到门口,忽然想起一件事,然后从怀里摸出一张戏票,放在谢安桌子上,笑得一脸甜蜜:“明晚,清风茶楼要唱一出戏,名叫《湘夫人》,你一定要来哦。”
  她走的时候,满怀豪情,因为,她一向认为,这世间所有东西,只要自己努力追求,就一定能够做到。
  她已经喜欢他那么多年了,以后还会喜欢他更多年,那么多,那么,他总有一天也会喜欢上她的。
  然而,那时候她还那么年轻,那么简单,却不知,这世上有些东西,无论如何追求,也是得不到的。
  更不会知道,她所有无忧无虑、装疯卖傻的日子,马上就要结束了。
  • ty_135268890: 举报  2018-02-19 12:19:18  评论

    评论 孙大娘威武:我陆经文的八字是:庚申年戊子月丙寅日甲午时出生的。南宁人。男的。我是仙神陆经文。我是陆经文仙神。
  • ty_135268890: 举报  2018-02-19 12:19:25  评论

    评论 孙大娘威武:我陆经文的八字是:庚申年戊子月丙寅日甲午时出生的。南宁人。男的。我是仙神陆经文。我是陆经文仙神。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孙大娘威武 时间:2018-02-05 13:35:42
  第二日在与众位门客商议事情之际,有丫鬟前来送饭,木柔发现那丫鬟今日容光焕发,似乎比往日漂亮了三分,心中正在诧异,等那丫鬟出门以后,她才猛然想起,令那丫鬟漂亮了三分的乃是她头上的银簪子。
  那银钗有九朵梅花,其中一瓣有些发黑了。
  那是昨天她送给谢安的梅花簪子。
  谢安,你可以不喜欢我,但是你不能羞辱我。
  当日晚上,她跑到丫鬟屋里,正想把梅花簪子取了下来,结果听见丫鬟说,谢安要当驸马了,他妻子是晋国第一美人曦和公主。
  谢安要当驸马了,他妻子是羲和公主。
  晋国第一美人。
  她愣了一会儿,又勉强笑了起来,拿着梅花簪子,默默回到自己屋里,照了照镜子,然后平生第一次打碎了镜子。
  平生第一次,痛恨自己脸上为什么长满了痣。
  我喜欢的人不喜欢我。
  过去不喜欢,现在不喜欢,以后也没有机会喜欢我了。
  第二天,她跑到谢安门口,在他门上写了一句话——
  “谢安,我以后再也不会喜欢你了。”
楼主孙大娘威武 时间:2018-02-05 13:36:10
  第2章 灭门惨祸
  当天晚上,她去看了一场戏。
  那是想和谢安一起看的戏,如今,只能自己一个人看了。
  在江南的日子,她常常觉得孤单寂寞,于是她经常偷溜到戏班子里玩,然后爱上了看戏。每当她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在戏班子里睡一晚上。
  “美丽的姑娘,你的心上人到底是谁?是你那满面皱纹,通身迂腐的老夫子,还是那玉树临风,心意相通的少年郎?姑娘,回头看一眼你身后的少年吧!他和你正是一双好年华……”
  戏台上,那少年在唱着这一段词。
  那少年,艺名叫茗音,俊美无铸,声线极美,然而,不知为什么,却一直不太红,总是演配角。
  他是她最好的朋友,也是唯一的朋友。
  他告诉她,因为小时候他和母亲逃难,母亲临死之前说想听南方的戏,他就一直不停地唱戏,他以为,只要一直唱下去,母亲就不会死。
  她告诉他,她心中的苦闷,她对家人的不满,她暗恋一个人而不可得。
  为了帮助他成为主角,她花了一些钱。
  这一次,是他第一次当主角,他邀请她来看戏。
  这一晚,他演的是湘君。
  然而,他唱的歌词,却和真正的《湘君》台本不一样,不过也没多少区别,所以,也没人注意。
  唱错了的几个字分别是“子”、“玉”、“和”“乂”。
  当时,她不知道,这几个字,代表的含义。
  等她知道以后,已经晚了。
  那一晚,她和他聊了整整一夜,聊的都是谢安。
  她和他商量,有没有办法可以抢亲,他一直沉默地听着,不时表示赞同,当最后天亮了,他们谈到推翻现在的皇族,自己去当女皇的时候,他终于委婉地表示了反对意见。
楼主孙大娘威武 时间:2018-02-05 13:36:40
  然后,他说道:“你不要喜欢谢安了,好不好?”
  她瘪着嘴,靠在他肩膀上哭了起来。
  最后,他久久地看着她,说道:“我就要离开晋国了。”
  木柔又哭了起来,眼泪鼻涕抹了他一身:“我喜欢的人就要娶别人了,我最好的朋友也要离开了,从此以后,我又是孤单一人了。”
  茗音沉默下去,他伸出手去,在她肩膀上形成了一个包围的姿势,然而,最终却停下了。
  “以后,还会有人爱你的。”
  木柔抬起泪眼朦胧的眼睛,看着他俊美的脸,又想起自己的脸,叹息道:“不会有人爱我了,我长得这么丑。”
  茗音看着她,眼神有些恍惚:“你是世上最美的人。”
  木柔眼中含泪,看着眼前的俊美少年,终于笑了起来:“这是我一生中听见过的最好听的话,谢谢你。以后你不在的时候,每当想起这句话,我就会很开心。你安心去吧!”
  天光终于大亮的时候,她正准备回家,茗音拉住了她,声音中带着不易察觉的痛苦:“不要回家了,赶紧逃吧!”
  木柔愣了一下,挣开茗音的手,飞快地往家里跑。
  那是她一生中最快的速度。
  家里出事了。
楼主孙大娘威武 时间:2018-02-05 13:41:17
  她没有追问为什么,她天性敏锐,又暗中从“姽婳公子”身上学到了很多技艺,因此,她敏锐地察觉到这句话中包含的危险。
  她家在玉河街胭脂店旁边。
  到了玉河街附近,她换了一身装扮,老远看见家里附近围满了人。
  她不敢过去,慢慢走进人群,浑身都在发抖。
  “全家都被火烧死了,真可怜。”
  “三个大人,两个孩子。五条人命啊!”
  ……
  她只觉命运的重锤轰然一声落在她的胸口,将她砸进地狱最底层。
  她脸色惨白,血液都结成了冰,身子摇了摇,险些倒在地上,不知站了多久,也许会永远站下去。
  她从小觉得父母把她管得太严格,因此常常顶嘴,不愿回家,总是在外面闲逛。
  如今,他们死了,她再也没有机会和他们顶嘴了,再也没人管她了,她忽然觉得是那么茫然无助,像是这个世界,只剩她一个人。
  她茫茫然站着,以为会站到连自己也一起死去。
楼主孙大娘威武 时间:2018-02-05 13:41:49
  忽然,右手被人牵住,离开了人群,越走越远,最后上了一辆马车。
  她抬眼看见,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苍白俊秀,身着黑衣,眼眸黑沉沉的,透着神秘气息。
  是“姽婳公子”。
  她的师父
  直到看见他,她才晕了过去。
  直到马车奔驰了不知多久,她终于醒了过来。
  姽婳公子,是他的代号,他十年前,出现在她的房间里,每天晚上教她武功,却从不透露其他。
  “墨宫黑祭司风语叩见清河公主殿下。”
  墨宫,清河公主。
  这一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她应接不暇,对于这一次莫名其妙又成了公主,她再也没有任何反应了。
  只是木然地坐着。
  原来,她的真实身份是北方燕国的第五个公主,名叫慕容清河,自小被封为清河公主,因为出生以后,身上的鲜血有某种特性,于是按照燕国守护者墨宫的规矩,被上一任墨宫宫主慕容恪选中成为下一任墨宫宫主。
  因为燕国皇族日渐腐化,慕容恪预见到他死后,燕国必将亡国,所以提前安排了代号为“九色梅”的复国计划。
  将她从小寄养在江南。
楼主孙大娘威武 时间:2018-02-05 13:42:06
  可是,如今,她的身份被人发现了,有人意图杀死她。
  所以,从今以后,她必须要离开江南,回到故国。
  她什么话也没说,只是木然地接受了自己的新身份。
  从此以后,我就是燕国清河公主了。
  从此以后,我再是何人,已经不重要了。
  因为,她已经失去了一切。
  亲人、所爱之人、朋友。
  全都失去了。
  从此以后,再是何人,也不过是一句行尸走肉罢了。
  姽婳公子用一张湿帕子在她脸上细细擦了一遍,擦完以后,他愣了一下,然后拿出一面铜镜,递给木柔。
  木柔看着铜镜里的自己,镜子里是一张极为美丽的脸。
  “为了隐藏公主的身份,我们用了秘法,隐藏了公主的美貌。公主,从今以后,一定要记住,一定不要吃得太多,不然很容易发胖。”
  秋风从北方吹来,马车已经走了差不多半个多月了,进入北方以后,天气越来越冷,风景和南方完全不同。
  清河一直没说话,到了邺城门口的时候,她终于说了第一句话。
  “我在建康的时候,我娘对我说,要多吃肉。”
  姽婳公子沉默着,挥着鞭子赶着马车,马车飞奔,进入了邺城。
楼主孙大娘威武 时间:2018-02-05 20:40:52
  自己顶一个
楼主孙大娘威武 时间:2018-02-06 10:44:07
  第3章 羊肉面馆的鬼
  三年后。燕国邺城。
  霜降。天冷。邺城有雨。
  宜睡觉,宜进补,宜吃牛羊肉。
  那是清河第三十九次出宫,第三十九次拜佛,第三十九次来到宋三嫂羊肉馆吃羊肉面。
  出了寺庙,穿过几条窄窄的小巷子,就来到了内城,不论外城还是内城,人们一幅依旧安居乐业的样子,像是丝毫感受不到百里外就是秦国大军,也丝毫没有亡国子民应有的觉悟。
  不远处飘来羊骨头汤的香味,那是邺城百年老店宋三嫂羊肉面馆,店里店外都是人,外面还站着几个乞丐,小二也不赶人走,只是热情地招呼客人。
  “肚子肉10株一份,腿子肉15株一份,羊杂12株一份,新鲜的羊子,吃了好热身哦。”
  “面皮1株一小碗,2株一大碗。”
  “要蘸料的另加1株……”
  ……
  清河皱了皱眉,走进去点了一碗羊肉面,小二望着那张微圆的脸,满脸笑得开了花一般,赶紧迎接了上来,帕子往肩膀上一甩:“客官,里边请。今日西市新宰了一百三十三头羊肉,小店赶早地买了三头回来。还有新鲜的羊蝎子……”
  西市有专门的羊市,最大的羊店就叫做“西市”,邺城皇宫贵族的羊都从那里买,听说老板是北方代国的皇商。
  小二已经见过清河三十七次了,可是每次见她,总会感觉很诡异。
  因为,她的面容如此稚嫩,然而神态和眼神却如此沧桑,头上的灵蛇髻里却插着一根陈旧黯淡的古簪。
楼主孙大娘威武 时间:2018-02-06 10:48:09
  第3章 羊肉面馆的鬼
  三年后。燕国邺城。
  霜降。天冷。邺城有雨。
  宜睡觉,宜进补,宜吃牛羊肉。
  那是清河第三十九次出宫,第三十九次拜佛,第三十九次来到宋三嫂羊肉馆吃羊肉面。
  出了寺庙,穿过几条窄窄的小巷子,就来到了内城,不论外城还是内城,人们一幅依旧安居乐业的样子,像是丝毫感受不到百里外就是秦国大军,也丝毫没有亡国子民应有的觉悟。
  不远处飘来羊骨头汤的香味,那是邺城百年老店宋三嫂羊肉面馆,店里店外都是人,外面还站着几个乞丐,小二也不赶人走,只是热情地招呼客人。
  “肚子肉10株一份,腿子肉15株一份,羊杂12株一份,新鲜的羊子,吃了好热身哦。”
  “面皮1株一小碗,2株一大碗。”
  “要蘸料的另加1株……”
  ……
  清河皱了皱眉,走进去点了一碗羊肉面,小二望着那张微圆的脸,满脸笑得开了花一般,赶紧迎接了上来,帕子往肩膀上一甩:“客官,里边请。今日西市新宰了一百三十三头羊肉,小店赶早地买了三头回来。还有新鲜的羊蝎子……”
  西市有专门的羊市,最大的羊店就叫做“西市”,邺城皇宫贵族的羊都从那里买,听说老板是北方代国的皇商。
  小二已经见过清河三十七次了,可是每次见她,总会感觉很诡异。
  因为,她的面容如此稚嫩,然而神态和眼神却如此沧桑,头上的灵蛇髻里却插着一根陈旧黯淡的古簪。
楼主孙大娘威武 时间:2018-02-06 12:25:20
  清河吃了几口,觉得果然比宫里的牛骨头汤好喝,想起今晚宫里的那一顿牛骨汤,心中叹息了一声。
  吃完了三碗羊肉面,清河打了个饱嗝,付账的时候,对那小二问道:“还有羊肚吗?我想吃三份羊肚,要加胡椒。”
  小二热情的笑脸微微一滞,顿了一顿,清河声音放缓了一点:“听说你们这里有从长安运来的胡椒,可别用其他烂东西狂骗我。”
  小二毛巾一甩搭在肩膀上,笑得更加热情了:“客官,你放心勒。我们这里刚好有一包长安来的胡椒,你稍等,我马上进去给你拿。”
  过了一阵,那小二出来,脸色有些为难,笑道:“从长安来的胡椒总共有两种,也不知客官想要的是哪一种,还请客官进去看看,好亲自查看一番。”
  清河叹了一口气,小二一怔,穿过一条黑咕隆咚,泛着羊肉腥味的穿堂,走到储物仓里,老板娘夫妇都是四十多岁年纪,容貌普通,穿着丝绸衣裳,双手垂在长而宽大的袖子里,一脸警惕地等候在那里。
  不远处是一个案板,案板上插着两把剔骨刀。
  看见来人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头上梳着一个灵蛇髻,压着一根沉重的古簪,脸蛋微圆,眼睛微圆,然而神态漠然,眼神沧桑,老板夫妇不由有些诧异。
  一个美得很奇怪的小姑娘。
楼主孙大娘威武 时间:2018-02-06 12:25:54
  “请问客官,要白胡椒,还是黑胡椒?”
  “我要第三种胡椒。”
  “没有第三种胡椒。”
  “有的,不黑也不白,介乎于黑白之间。”
  接头完毕,老板娘面上神色松懈下来,走上前来,双手抱拳作揖:“请问姑娘是哪只眼睛,那条小道的?”
  秦国谍报系统名为“佛眼”,原属于秦国最神秘最强大的秘密组织“天意门”,后来被秦国丞相王猛掌握,分为东南西北四只眼,每只眼下有各个秘密小道。
  清河通过调查,知道了“佛眼”的最低级的暗号,于是试了试,没想到居然对上了。
  她并没有很高兴,因为这说明了对方的傲慢和对在燕国情报工作的不重视,必然是相信,就算情报工作做得不好,那么秦国也一定能打败燕国。
  她双手负后,平静地说道:“从现在开始,你们就没有眼睛了。”
  老板夫妇神色一变,相互对视一眼,又换上迎来送往的神态,和声道:“小姑娘,你是不是走错了门?我们这里可是卖羊肉面的。”
  清河点点头:“羊肉面味道不错。我吃了三碗。”
  老板夫妇二人上下打量了一下清河,再在脑海中梳理了一遍当今世上的武林高手,没有和眼前这位有重合的,然而却不知为何,他们对这看起来稚嫩的小姑娘充满了警惕,甚至还有恐惧。
楼主孙大娘威武 时间:2018-02-06 12:36:57
  也许是因为她那漠然的神态,和毫不在意任何危险的自信,于是继续赔笑道:“既然如此,以后常来光顾就是。如有需要,小店还可送到府上,只是不知姑娘府上何处?”
  清河双手背在背后,眼光瞟了一眼案板上的两把剔骨刀,嘲讽道:“黄河双鬼,你们不在盐泉渡口抢钱,竟然给王猛卖命,躲到邺城来卖羊肉面,传出去,你们也不怕丢人?”
  “黄河双鬼”是二十年前,曾经在黄河盐泉渡口附近的一对夫妇,武艺高超,经常劫杀渡河的渡客,神出鬼没,官府多年来派人捉拿,派出去的人都渺无音讯。
  有活下来的渡客,描述他们是一对夫妇,青面獠牙,使两把剔骨刀,力大无穷,把劫持的渡客骨肉都剃干净了,然后生吞活吃了。
  这传说太恐怖,于是,这夫妇便得了一个“黄河双鬼”的名号。
  “黄河双鬼”在黄河盐泉渡口附近多年,杀人劫财无数,十年前却消失了,没有人知晓他们去了哪里,传闻中他们被“墨宫”中的大侠们杀了,谁知晓竟然出现在千里之外的邺城,竟然干起了卖羊肉馆的营生。
楼主孙大娘威武 时间:2018-02-06 12:37:29
  既然被叫破最隐秘的身份,那对夫妇脸色一变,卸下了伪装,露出了狠毒的神色,然后,他们拔刀。
  那是斩羊剔骨的刀,因为已经斩过无数的羊,剔过无数的骨头,所以带着浓重的腥臭味。
  老板夫妇二人容貌普通,放人群里绝对不会被人认出来,绝对不会有人会把眼前这二人和传说中残忍如鬼的“黄河双鬼”联系起来。
  清河想到王猛竟然能收服这种人当谍报人员,并且还偷走了燕国最重要的那张图,脸色十分阴沉,然而,她双手仍旧背在身后,只冷冷问道:“图在哪里?”
  刀越来越近,老板娘笑得有些畅快:“图早就送出城了,想必现在已经到了丞相大人手里。丞相大人已经在潞川扎营,等的就是这张图。”
  清河脸色黯了黯,沉默了片刻,然后对着老板娘说道:“羊肉面很好吃,很可惜,我以后再也吃不上这么好吃的羊肉面了。”
楼主孙大娘威武 时间:2018-02-06 16:40:21
  那把刀向着清河斩了过来,带着浓重的杀机。持刀的人是传说中恐怖如鬼的“黄河双鬼”,然而,清河却只是遗憾遗憾再也吃不到那么好吃的羊肉面了。
  那对中年夫妇心中有些不安,然而那两把剔骨刀已经到了那张微圆的脸前,锋刃处刀光雪亮,照亮了她那微圆的脸,在她微圆的眼眸里落下一道阴影。伴随着的,还有黄河双鬼阴冷的笑声。
  “丞相盖世英豪,无所不能,设此惊天之计,拿了燕国的邺城守城机关图,我们杀了你以后,再打开城门,迎接丞相入城。姑娘,以后到阴曹地府投胎以后,来生再回来吃羊肉面吧!”
  清河没有动,只是看着那把刀,皱了皱眉。
  “所以,我今天吃了三碗。”
  老板娘夫妇露出了放松的笑容,毕竟只是一个小姑娘,死到临头竟然被吓傻了,不知躲避,还在念念不忘吃羊肉面的事情。
楼主孙大娘威武 时间:2018-02-06 16:40:53
  然而,下一刻,那笑容凝固在那夫妇的脸上,他们不敢置信地看着那把沉重的剔骨刀,忽然在小姑娘面门前停了下来,然后,小姑娘抬起了脚,轻轻踢在了刀柄上,那沉重的剔骨刀就忽然转身朝他们自己飞过来!
  “因为吃了三碗,所以,我今天很有力气。”
  正准备说话,忽然,一声轻笑传来:“姑娘好身手。”
  第4章 浮月楼剑客
  清河脸色大变,往墙上看去,一个带着竹斗笠的白衣人站在屋顶上,竹斗笠上的白纱挡住了他的脸,只能看见一个身影。
  身姿卓绝,风华绝代。
  清河飞上前去,身手去掀他的斗笠,那白衣人轻轻一动,就飞出老远。
作者:朴素 时间:2018-02-07 11:01:34
  @孙大娘威武 :本土豪赏1张催更(100赏金)聊表敬意,楼主快更新吧!【我也要打赏
楼主孙大娘威武 时间:2018-02-07 11:13:53
  好俊的轻功。
  “来者何人?有何见教?”
  那白衣人白纱遮面,清河却能感觉到他的目光穿透白纱,定定地看住了她。
  那人的身影恍惚有些熟悉,可是又不知在哪里见过。
  当年从江南回来以后,她就封闭了自己的心扉,一心一意为了燕国的复兴大业而努力。
  只有这样,她才能忘记江南的往事,才能忘记谢安。
  她追了上去,邺城的北风刮在她脸上,刀割一般,她的心秤砣般坠着,又冷又重。
  追了很久,每次看着要追上了,他却又跑得更快,这样,追逐了大半个邺城,最后,在琨华宫顶楼上站住了。
  清河拔剑,指着他,趁着嗓子,压住自己的颤音:“你是谁?”
  那人不说话,慢慢转了过来,目光似乎要穿透薄纱,看了她许久,这才取下了竹斗笠,露出了一张清俊至极的脸。
  不是谢安。
楼主孙大娘威武 时间:2018-02-07 11:30:16
  清河的心落了下去,茫然一片空白。直到这一刻,她期望看见的那个人是却不是他,她才知道,她还是没有忘记谢安。
  因为,她是多么失望,那个人不是谢安。
  她曾经多么希望,在她离开江南,离开谢府以后,他会来找她。
  虽然,他们从来没有在一起过,虽然,他从来没有说过他喜欢她。
  可是,他也没有说过不喜欢她。
  他对她,不留痕迹地偏帮,无微不至地照顾,她曾经发现他默然地凝视过她,默默地帮助过她,很多次,很多次。
  可是,到了最后,她发现一切都是幻想,一切都是她自作多情。
  他已经成为了晋国的驸马。
  然而,最重要的问题是,当她回到燕国,当上墨宫宫主之后,查到了当年养父母死的原因,隐隐和谢安有关。
  虽然,没有证据。
  可是,也足以令她心寒。
楼主孙大娘威武 时间:2018-02-07 12:31:12
  @朴素 2018-02-07 11:01:34
  @孙大娘威武 :本土豪赏1张 催更 (100赏金)聊表敬意,楼主快更新吧!【 我也要打赏 】
  -----------------------------
  哇哇哇,谢谢版主大人,谢谢~~~~
楼主孙大娘威武 时间:2018-02-07 14:50:51
  她曾经打算去找他问个清楚,可是就算问清楚了,能报仇吗?谢安是她的老师,教了她六年。
  五年过去了,直到再次看见和他相似的身影,并不是他的时候,她才真的确定,这辈子,再也见不到谢安了。
  北国的夜风很大,很冷,吹得她眼眶疼。她看着眼前那人,那人白衣翩然,身上仿佛带着杀气,他慢慢单膝跪下,双手一揖,然后——
  “在下晋国浮月楼,梵音遥。前来投奔宫主。”
  梵音遥。
  浮月楼第一剑客,西施堂(负责暗杀)堂主。
  晋国第二高手。
  第一当然是楼主。
  清河公主看着他,想起了她安插在浮月楼的间谍,代号“红月”送来的情报。
  浮月楼发生内讧,昭君堂(负责制毒)堂主和西施堂堂主谋刺楼主,被楼主发现,昭君堂堂主被处死,西施堂堂主拼死逃走,不知所踪。
楼主孙大娘威武 时间:2018-02-07 15:00:02
  原来,他是到了这里。
  清河又露出了拿着憨傻天真的表情,好奇地问道:“浮月楼第一剑客,西施堂堂主,怎么会来投我这即将亡国的公主?岂不明珠暗投、大材小用了?”
  江南之地,果然旖旎,连浮月楼的四个堂子,也用四大美女的名字命名。
  西施堂,负责暗杀;昭君堂负责制毒和制造武器;貂蝉堂,负责训练杀手;夏姬堂,负责审讯和搜集情报。
  梵音遥从怀中掏出一份包裹,双手奉上,沉声道:“在下为了表示诚意,特向宫主备上厚礼。这是浮月楼的部分情报,宫主也许会感兴趣。”
  大争之世,每个国家的情报机构都拥有极其重要的作用,每个情报机构都明白,情报的重要性,特别是别国的情报,更是无价之宝。
  清河有些激动,从腰间抽出一条软鞭,鞭梢有倒刺,鞭子一甩,把那个包袱缠了过来。
  梵音遥微笑道:“宫主真是谨慎,在下得遇明主,实在荣幸之至。”
  他站起来,向清河作了一揖,微笑道:“如果宫主愿意收留我,请到东城的千佛寺门口,挂一个扫帚。我自会来见。”
  说完,他振衣而飞,白衣翩翩,很快消失在夜空里。
  那天晚上,清河做了一个梦,梦见谢安来找她,她欣喜若狂地问道:“你怎么才来?”
楼主孙大娘威武 时间:2018-02-07 17:45:43
  谢安淡淡地笑道:“公主何必在意早晚?只要我来了,不就很好吗?”
  梦醒了,她看着窗外,晨光熹微,庭院里一丛白梅花,几个花苞,沾着露水,淡淡清香。
  早饭后,慕容冲跑进来,也不说话,神色木讷讷的,拿起她桌子上的桂花糕,吃了几口,才说道:“五姐,听他二哥和三哥说,你在江南的时候,喜欢一个人,千方百计想要嫁给他,但是他不喜欢你,千方百计拒绝了你。你觉得没有面子,才回了燕国,是不是?”
  喜欢一个人,千方百计想要嫁给他,但是他不喜欢你,千方百计拒绝了你。
  二哥三哥说的。
  想必这下子,整个慕容家族的人都知道了。
  这就是他的兄弟姐妹们,总喜欢看她好戏。
  正准备出去找那两个嚼舌根的,打一架,慕容冲又说道:“长姐说,既然那人不喜欢你,她会帮你说一门好亲事,你不要丢我们家里人的脸,别人不喜欢你,你还纠缠不休。”
  我啥时候纠缠不休了,我啥时候需要你们来帮我说亲了?
  清河公主很生气,她自从回到燕国以后,发现她的兄弟姐妹们都不是一群好鸟,互相抢白,争风吃醋,好吃懒做,互相捉弄。
  总喜欢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
  她不过有一次失败的单恋,不知怎的被那几个缺德货知道了,天天抓住机会就嘲笑她。
楼主孙大娘威武 时间:2018-02-07 17:46:06
  于是,她挺起胸膛,不屑地冷笑一声:“我这么好看,仰慕我的人不知有多少,我岂会单恋别人,真是笑话。”
  然后,她拿出几块枣泥糕,给慕容冲包好,又做出那副憨傻的表情,认真地说道:“我听说,二哥十五岁还在尿裤子,长得又胖,又懒又馋,邺城里没有女子愿意嫁给他。上个月,太后把上党将军李治安家的大小姐指婚给他,听说那大小姐立刻吓得剃了头发,去当姑子去了。”
  慕容冲依旧木讷讷地看着她,然而,眼睛里却闪烁着八卦的光彩,清河公主捏着他的脸蛋,继续认真地说道:“还有三哥,看起来很严肃正经,其实又抠门,又虚伪。私底下,最爱偷偷买春宫戏,买了还赊账,不给钱。上个月,他为了一本《春宫秘笈十八技》,和老板打起来了,因为只愿意付一半的钱……”
  老二和老三已经扒了个底朝天,还有兰陵长公主。
  清河拿起一块枣泥糕,放在嘴里,笑了起来:“兰陵长公主不是暗恋一个人十年,都不敢表白吗?还好意思给我说亲,自己都是二十五岁的老姑娘了……”
作者:FFFFFurtive秘密 时间:2018-02-07 20:02:03
  莫名希望男主不是她曾经暗恋的人[允悲]
我要评论
楼主孙大娘威武 时间:2018-02-08 10:28:15
  慕容冲一定会告诉慕容凤,只要慕容凤知道了,那么所有人就都知道了。
  清河很满意。
  第5章 铜雀台上的仙
  霜降。有雨。漳河水涨。
  铜雀台下的渡口无人。
  细雨中有桂鱼飞起,有人在漳河之上饮酒垂钓。漳河中心两条小舟,并列一处,无人摆渡,小舟却稳稳定在铜雀台下,没有随漳河水东流而去。
  一舟乌蓬,一舟白蓬。
  “霜降之日。宜睡觉,宜进补,宜吃牛羊肉。”白蓬船里传出一道清越平和的声音,恍如来自天上,纤尘不染,却说着这世间最庸俗的吃穿住行的话,“楼主不远千里自江南而来,不惜劳损贵体,有何益处?不如归去。”
  乌篷船距白蓬船有一丈距离,与白蓬船并列停留在此,舟上挂着的帘子也是黑色的,有一道艳丽柔靡的声音传了出来,带着江南独有的甜腻风情。
楼主孙大娘威武 时间:2018-02-08 10:34:06
  “有客自远方来,不亦说乎。既然,你我都是客,圣僧何必以主人之态,说主人之话?”乌篷船上的话音顿了顿,又低低笑了起来,带出一波一波的余韵,分不清是男是女,“何况,我只是来看一看。”
  随着他的笑声,乌篷舟上的帘子抖动着,可以闻到里面传出的酒香,那是江南著名的美酒——“百花酿”。
  白蓬船上的声音带上了一点点凉意,像是被这冷雨染上了秋霜色:“楼主,你可知这阵法,乃是燕国最高机密,是不允外人看的。”
  雨丝渐密,落在船篷上,没有溅起一滴水花,岸边的铜雀台矗立在苍穹之下,高台之上的铜雀寂寞地蹲在雨幕之中,像是已经经历了千年的风雨。
  乌篷船上的人笑了起来,声音不辨男女:“既然这座阵法乃是绝密,不许外人看。那么,圣僧却又为何到此呢?莫非先生到此只是为了见我?”
楼主孙大娘威武 时间:2018-02-08 10:34:44
  那笑声带着销魂噬骨的魅惑,似乎无所不在,正是“魅术”修炼到极致才有的反应,世间不论男女老少,只要听见这笑声,莫不失魂落魄,就算是得道高人,也会道心不宁。
  秋雨细密无声,如同粟米脱壳,白蓬船微微荡漾了一下,一道白烟从盖着白帘子的窗口飘了出来,还有一股羊肉汤的香气传了出来,却不带一点腥膻味,气味十分清爽。
  “我来此,是听闻漳水里的桂鱼于霜降之日,分外清美,与羊肉和胡椒炖在一起,十分美味。”黑蓬船上的人似乎在翻汤炉,带出一阵阵咕噜噜的声音和香气,他的声音从这咕噜噜的香气里传了出来,声音宁和优雅,“还有,我不想让你看一看。”
  我想看一看。
  我不想让你看一看。
  这就是为什么霜降之日,漳水上会出现这两条船,船上之人会在这里对峙。
楼主孙大娘威武 时间:2018-02-08 14:59:18
  雨丝依然细密,如同天地间织了一张大网,乌篷船上的酒香愈发浓烈起来,沉默了片刻,那把艳丽的声音响了起来,依然带着无所不在的笑意:“我远道而来,可不是为了和先生打架。我这里有上好的‘百花酿’,乃是采集江南百花之蜜而成。在醉月楼放了一百二十三年,价格贵如黄金。先生有肉,我有酒,不知先生可有兴致,陪我醉饮一场?”
  黑蓬船上的人沉默下去,天地间的雨丝似乎凝滞了一瞬,船上的肉香味更加浓郁了,连带着整条漳水都变得温暖平和起来。
  “出家人自有戒律。贫僧从不饮酒。”
  “那你为何要吃鱼?”
  “这是豆腐做成的鱼肉。”
  “你会做豆腐?”
  “买的。”
  “……你今日非要阻我?”
  “也不一定。”
  “多谢先生。”
  “贫僧的意思是,不会阻你离开。”
  “……圣僧真会唬人。既然如此,咱们打个赌,如何?”
  “贫僧是出家人,从不打赌。”
  “……圣僧是否太过迂腐?”
  “但是,事关重大,这一次可以破例。”
  “……这里有三座高台。我与先生各选一台,以一炷香为限。若先生坐得比我久,先生自可留下,如若我坐的比先生久,先生自请离去。”
楼主孙大娘威武 时间:2018-02-08 17:48:56
  那个被成为楼主的人,在心中痛骂“难道你不能一次性把话说完,非要弄这许多转折。”
  在邺城皇宫北方,漳水南岸,有三座著名的高台。
  三国时期,曹操击败袁绍后营建邺都,修建了铜雀、金虎、冰井三台,即史书中之"邺三台",台高十丈,有屋百余间。
  前为金凤台、中为铜雀台、后为冰井台。三台南北直线相照,中间相距六十步,台与台之间用浮桥式阁道相连,开启则三台相通,关闭则中央悬绝。中间的两座桥一个宽,一个窄,被称为大桥和小桥。
  金凤台曾经是皇帝大宴群臣的地方,冰井台,上有三个冰室,每室有深九丈的井多口,用以贮藏冰块、粮食、食盐、煤炭等。后赵皇帝石虎每年以井藏冰,用以分赐群臣。
  其中,铜雀台为主台,高十五丈,窗皆用铜笼罩装饰,日初出时,流光照耀,光芒四射,在楼上又制作了一个高一丈五尺的铜雀,舒翼若飞。
  在台下引漳河水经暗道穿铜雀台流入玄武池,用以操练水军。每逢夏秋,云雾在台腰缭绕,素有“铜雀飞云”之美称。
  数十里外遥望三台,疑若仙居。
  乌篷船上微微荡漾,帘子一掀,两个绝色的粉衣小婢走了出来,其中一人掀着帘子静候片刻,一个身着春衫的身影出现在船头。
楼主孙大娘威武 时间:2018-02-09 11:43:18
  细雨之中,那人风姿卓绝,艳丽妖娆,眼神空濛如月华倒影,水波潋滟,恍若从三月的西子湖,扬州楼里的歌舞楼里,踏月凌波而来,带着无尽的浓艳风情。
  他一袭春衫微湿,站在乌篷船船头,发出一声轻笑,笑声魅惑糜丽,便将这北国的冷雨之秋,化作了江南的三春之夜:“金凤台上有凤凰,凤凰为百鸟之王,我选金凤台。”说完,振衣而飞,如同一道青烟,落在金凤台上。
  在邺城西市的羊市上,一个十一二岁的小羊倌小六子,正蹲在一只羊下面撸羊毛,撸着撸着,觉得脖子有些酸,于是抬了抬脖子,便发现漳水方向,有一袭春衫乘风雨而起,飞上了高高的金凤台,坐在凤凰之上。
  他以为看花了眼,赶紧站起来再往上看,又有一袭白衣在风雨之中翩然飞上了铜雀台,坐在铜雀之上。
  “噫?有神仙啊?有两个神仙……”小六子兴奋地叫了起来,手上一使劲,手下的羊咩咩地叫了起来。其他几个小羊倌也顺着他望的方向看去,叽叽喳喳地闹着。
  管事的提着根棍子,举起来往小六子身上打:“啥神仙,啥神仙?不好好撸羊毛,看我不打死你这小蹄子……”
楼主孙大娘威武 时间:2018-02-09 11:43:43
  小六子不敢再说话,只是沉默地撸羊毛。管事的走了之后,那群小羊倌望着铜雀台方向,除了一片茫茫雨幕,却什么也看不见,只隐约看见那两座高台之上,似乎有两朵花。
  金凤台上的金凤凰背上,约有一丈长,三尺宽的一道背脊,用黄铜铸成。一柄十二骨紫竹伞下,春衫客坐在这道背脊之上。
  他在吹一管洞箫。洞箫声时时有间断之意,似乎气机不畅,被某种外力强行打断。
  他吹的那首曲子是江南的名曲《江南采莲曲》。
  与他相隔三丈远的另外一座高台铜雀台之上,有一座铜铸的孔雀。孔雀的脊背之上,有一道一丈长,三尺宽的脊背,脊背上坐着一个白衣人。身上却有一层淡淡烟灰色,似乎枫叶被燃尽留下的灰烬。
  那白衣人撑着一把油纸伞,眉目清隽优雅,温柔庄严,尤其是那双眼睛极美,如同日月之光落在无穷的大海之上,美极慧极,光芒万丈,却又无穷之远。
  他左手撑伞,右手烤鱼。
  优雅之极,风华绝代。
楼主孙大娘威武 时间:2018-02-09 11:44:38
  然而,鱼下并无火盆,如何烤鱼?那鱼却自己慢慢熟了,溢出了鱼香味。
  同坐高台,他在吹箫,他在烤鱼。
  他的洞箫已乱,而他的鱼已经熟了。
  对面的春衫客,看见那慢慢烤熟了的鱼,脸色微变,收起洞箫,叹息一声:“我输了。”
  然后,他振衣而起,翩然而飞,落在铜雀台之上,伸手捞起一点鱼肉,放进嘴里,脸色大变,发出一声惊叹——
  “此鱼真乃人间美味,我不及远矣。”
  那条鱼乃豆腐所做,竟比真正的鱼还要美味。不过数息之间,白衣人气机丝毫不乱,轻松优雅完成了一系列高难度的事情,用豆腐雕鱼,然后又以内力烤熟。
  这中间所展示的内力之强,工艺之巧妙,已达武力巅峰,所以就算春衫客是江南第一人,也大为惊叹。
  “听闻长安有圣人,号明光远。具三十二相,八十随好,有甚深智慧,偌大神通;三千世界,无所不知,无所不会。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春衫客看着那人,口头上恭维着,心里却痛骂一声:“装逼。”
楼主孙大娘威武 时间:2018-02-09 11:45:20
  但是,他又不得不承认自己与那人的差距,于是脚步轻点,收起紫竹伞,望着那人,双手合十,语气诚恳:“先生何以教我?”
  白衣人默然片刻,双手合十:“多读书,少吃肉,早睡觉,勿生气耳。”
  春衫客长啸一声,啸声之中畅快无比:“闻先生教诲,我得了。”
  然后,他翩然飞起,如同一只大鸟,落到乌篷船上,乌篷船船桨划动,不过数息之间,便消失在茫茫细雨之中。
  无人知晓,霜降那日,铜雀台上有雨,有人在铜雀之上,撑伞烤鱼。
楼主孙大娘威武 时间:2018-02-09 11:45:41
  第6章 牛肉干和尺子
  宋三嫂羊肉馆里。
  清河从胸前掏出哨子吹了三声,两长一短。从外面陆陆续续进来了几个人,他们看起来像是来送货的伙计,然而一走进来以后,就开始训练有素地收拾打扫现场。
  为首的人有些肥胖,肚子上的肉随着走路一抖一抖的,然而神奇的却是他的脸非常小,不仅不显得臃肿,反而十分瘦削清秀。
  他是当今燕国皇帝慕容暐的兄长慕容臧,封乐安王,天下刺客榜排行第九,擅长制毒。
  被清河称之为“牛肉干”,然而他提出抗议,因为他常自以为自己是个伟大的诗人,不该有这么庸俗的名字,然而,清河用暴力让他接受了这个名字。
  然后,他压低声音尖叫道:“噫吁戏——”正准备吟一首诗,看见清河在挽袖子,不由心中一寒,于是赶紧转移话题,“五妹,你怎么又吃多了?看你这脸圆的。”
  清河上去捏住他的肚子,掐起一圈肥肉,痛得她叫了起来。冷笑道:“你还好意思说我。你看你肚子上这肉……”
楼主孙大娘威武 时间:2018-02-09 11:53:59
  牛肉干在心里嘀咕,你在外人跟前装傻,在自己人跟前耍横,算什么本事。
  但是他不敢说,因为他打不过清河。
  于是他仔仔细细打量了她的微圆脸颊,苦着脸说道:“长姐吩咐过我,要我时刻监督你减肥。如果你脸胖一圈,就要我的手少一根指头,如今,我看,我这起码要少三根手指头。你知道的,我还没有成亲,要是身上少了点东西,会不好找媳妇儿的。噫吁戏……真真是痛杀我的心肠……”
  听着他越扯越远,清河有些不悦:“我不过才吃了两碗羊肉面而已。而且,我的脸哪里就算胖了?”
  有人打扫完了之后,走到他们二人跟前来,认真地看了看牛肉干的脸,又认真地看了看清河的脸,非常认真地说道:“五妹,你吃了三碗羊肉面。”
  说话的这人,二十岁左右,长得非常俊美,身上的衣裳、神态、动作无处不精致,就好像被尺子量过一般。
  他的外号也叫尺子。
  当然,这是清河给他取的名字。
  他也姓慕容,名温,是当今燕国皇帝慕容暐的三弟,被先帝封为燕国的带方王,擅长制造武器,天下刺客榜排行第九。
  清河有些心虚的避开他的目光,声音依然很无辜:“真的只吃了两碗。”
  尺子认真地说道:“五妹,按照这个店的羊肉和面的比例,你吃一碗羊肉面,脸上最宽的地方会和牛肉干的脸中部宽度一样;吃两碗,会比牛肉干的脸中部宽十页黄州纸的厚度;吃三碗,会比牛肉干的脸中部宽二十页黄州纸的厚度。”
  清河看着尺子,脸上露出了笑容,尺子有些心虚,因为这说明她要反击了。
  果然,清河好奇地问道:“三哥,你买的那本《春宫秘笈十八技》,好看吗?钱付完了吗?”
  尺子点头:“好看,五妹,要不要我借给你看看?”
  清河摇头:“你那本不好看,我知道有更好看的,到时候推荐给你看。”
  尺子兴奋地应道:“这件事办完了,咱们再一起去看看。”
楼主孙大娘威武 时间:2018-02-10 14:37:57
  牛肉干也过来,正准备插进来聊聊,清河伸手向他袭来,牛肉干躲避不及,摔了个狗啃屎。
  清河看着牛肉干说道:“看你肚子长这么大,肯定又偷懒,没练功。天下刺客榜十大刺客,你排倒数第一,你还好意思偷懒。我看,现在,你已经滑出前十了,连倒数第一都保不住了。”
  牛肉干涨红了脸:“我是你二哥也,你就不能尊重我一下。一个女孩子,这么粗鲁,怎么嫁的出去。”
  他摸了摸肥胖的肚子:“再说了,我的特长是制毒,又不是打架。打架多粗鲁啊,我这种风雅的人,遇见敌人,把毒药往他脸上一扔,就完事了,多方便。”
  清河脸色一冷:“又跑题这么远?今天我们到底是来干什么的?整天正事不干,就关心我这张脸,有意义吗?”
  牛肉干和尺子立刻回答:“当然有意义,五妹你这张脸,可关系到我燕国的复国大业呢!”
  清河的脸色更不好了,牛肉干伸手抬了抬肥胖的肚子,瘦削的脸上露出慈爱的笑容:“五妹,你可是我们燕国的第一美人儿,将来可担负着迷惑秦王,复兴燕国的希望呢!我本打算为你写一首歌,赞美你的美貌,可是长姐不让我写,我看她写的那首也不怎么样。不过,我还是偷偷写了一首,你要不要听听……噫吁戏……”
  清河卷袖子,牛肉干跳了起来,道:“你又想打我,我是你哥,你怎么这么目无尊长?我要告诉长姐,你欺负我……”
  清河露出了鄙视的笑容:“我就欺负你,怎么样?谁叫你打不过我?我为什么不欺负尺子?因为,我就算打得过他,但是也要付出很大代价。”
  尺子的脸笑成了一朵花:“五妹真是聪明人,长姐说,你是燕国复兴的希望,果然没有说错。”
  清河想起长姐兰陵长公主那张男人一般的脸,又想起她背后那人,不由生出了深深的鄙视:“她还说过燕国不会亡,邺城不会破,结果呢?”
楼主孙大娘威武 时间:2018-02-10 14:38:35
  一阵沉默。
  顿了顿,她补充道:“而且,现在那张图在王猛手里。”
  那张图,是邺城的守城机关阵法图,是墨子的嫡传弟子,耗尽了燕国数百年,七代智慧和心血,建成的守城大阵,本是燕国最后的防线,燕国军民最后的信心。
  可是,现在这张图在敌国丞相的手里。
  亡国,破都,这话题过于沉重,以至于近来慕容家族的人们,常常插科打诨,意图冲淡亡国的恐惧。
  然而,恐惧真实地就在那里,不离不弃,不因为你无视它,就不存在。
  于是,几个年轻人沉默了起来,不知是想起了当今的皇上和太后,还是想起了逝去多年的那人,或者还想起被逼投奔敌国的那人弟弟,再无一言。
  燕国要亡了,而作为燕国最尊贵的皇族子弟,他们只能站在一个羊肉馆里沉默着,玩笑着。
  “既然悲伤毫无用处,那么我还要再吃一碗羊肉面。”清河背着手往外面走去,“记得处理后面的事情,留人候着,看能不能挖出有价值的东西来。”
  忽然,她又转身回来,郑重叮嘱道:“店里的财务,记得充公,如果被我发现你们私藏了小金库,哼!”
楼主孙大娘威武 时间:2018-02-10 14:38:59
  牛肉干和尺子摇了摇头,检视了一番搜查出来的东西,相互对视一眼,神色愈发凝重起来。
  尺子拿出纸笔,开始画图,寥寥几笔,就把在场的环境全部还原了。
  “我就搞不清楚,这图纸保存得这么严密,到底是被谁盗出来,又被谁送到了这里,又是怎么送出城门的?邺城的‘禁城令’已经执行了一个多月了。要出入城门只有长姐的令牌,或者墨宫的巨子令才行……”
  “幸好五妹是这个面馆的常客,才发现了这个羊肉面馆有异常,不然我们现在还是无头苍蝇,只是现在已经知道了图是被谁送出门的……”
  这个羊肉面馆,平素都是辰时开门,戌时关门,最近这几日,却是卯时开门,亥时关门,比往日多开了两个时辰,然而客人却并未比往日更多,在多出的那两个时辰里,也没什么客人,那么很明显是在等什么人。
  事若反常必有妖。
楼主孙大娘威武 时间:2018-02-10 14:39:27
  第7章 花开邺城,人约铜雀
  经过清河手下的“暗夜之鹰”的监视和调查,最终查到了羊肉馆老板的真实身份,一举捣毁了这个隐藏在邺城多年的秦国间谍窝点,并留下人手继续等待其余人落网。
  “守城机关图被盗,五叔叛国投敌,慕容评又新近打了败仗,王猛就在百里之外的潞川之畔……”牛肉干忧愁地说道,“译吁唏……”
  尺子没理他,他仔细地查看了面馆老板的卧室,什么也没留下,卧室里放着一个火盆,想必是经常焚烧一些信件。
  这是非常专业的间谍手法,随时销毁证据。
  然而,只要曾经存在过,就一定会留下痕迹。
  这是清河的话。
  清河是他们之中最聪明最强大的人,所以她的话几乎没有错过。
  他们命人在床板,被套,墙壁,厕所,房顶,地板等等所有可能的地方,全都翻了一个遍,最终在房梁上找到了一个半人高的箱子。
  箱子里沉甸甸的,前方挂着一个大大的锁链,尺子从怀里掏出一个针线包,取出一根针,在锁跟前听了一会,啪嗒一声就把锁打开了。
楼主孙大娘威武 时间:2018-02-10 14:39:46
  箱子里装的是金元宝和一些信件。打开信件,里面是衣封普通家书,还有一本老子的《道德经》。
  牛肉干瘪了瘪嘴,像“黄河双鬼”这样的人自然不会没事看《道德经》,至于那封家书,肯定有问题。
  打开信件,里面只写了很简单的一句话。
  钱入王家,货出西门。
  落款是一个简单的笑脸,上面画了一个卍字。
  牛肉干和尺子看着那个符号,脸色逐渐凝重起来。
  “笑面佛。”
  两个月前,他们捣毁过一个秦国的情报站,当时,留下的证据表明,在燕国内部,有一个代号叫做“笑面佛”的高级间谍。
  他们通过大量调查,却始终没有查出他的真实身份。
  而且,从那以后,他就消失了踪影。
  如今,他再一次露出了痕迹。
楼主孙大娘威武 时间:2018-02-10 14:40:22
  金元宝分别用布帛包好了,一摞一摞的分开放,他们数了一下,大约有八摞,大约三千两。
  每一摞上面都放了一根竹简,上面分别注明了文字,分别写的于某年某月在某地买房、某年某月在某地买地等等。
  只有其中一摞竹简上面什么也没写,只画了一张简略的笑脸。
  那笑脸上头还画了一个卍字。
  那是笑面佛的代号。
  ***
楼主孙大娘威武 时间:2018-02-10 14:40:41
  潞川之南。
  在燕国都城邺城西百里处,有一条大河,叫做潞川,渡过潞川之后,北上百里,就是燕国都城邺城。
  此时,在潞川的西南岸,有一片黑色大营,大营中间拱卫着一处暗红色的营帐,路过的将领士兵每当经过那处营帐,看着里面那人,便会油然而生出一种敬畏。
  那是秦国大军的帅营。
  帅营里最上首坐着一个紫袍书生,约莫三十多岁年纪,清隽儒雅,面色白净,颌下三缕长须,看起来就像那些江南的大儒。
  他右手上拿着一把白色羽扇。
  他就是此次征伐燕国的统帅。
  王猛。
楼主孙大娘威武 时间:2018-02-10 14:41:01
  如果有人第一次看见这个身穿紫袍,看起来像一个普通的江南儒生,一定不会相信他会是传闻中无所不能的当世第一英豪,秦国丞相王猛。
  他面前有一张书桌,书桌上有一张地图。
  那是燕国的地图。
  紫袍书生久久地凝视着那张图,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有人进来呈上来一封秘报,他拆开看了一眼,声音有些沉痛:“‘骷髅’暴露了。”
  骷髅就是黄河双鬼的代号。
  谍者暴露的结局就是死亡,在场的人也不免有些唏嘘。
  “他们在临死前完成了任务,大秦不会忘记他们的功劳。”紫袍书生轻摇羽扇,感叹道。
  书桌左侧站着一个腰粗膀圆,脸皮紫涨的中年汉子,穿着主将的黑色盔甲,乃是此次征燕的主将邓羌,号称秦军第一高手。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36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