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哪有什么秘密,我能看见你的梦,也能吃了你的梦……

楼主:ty_YL786 时间:2018-03-14 11:20:13 点击:295 回复:2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简介:对于钟珐来说,这个世界没有秘密。因为他是意识掠夺者,能进入所有人以及死人光怪陆离的梦境。心术不怎么正也不怎么歪的他,就冒充起算命先生破案和“驱鬼”,帮别人假装解梦实际上吞了梦源,从而收取不菲的费用来谋生,直到有一天,一个突然冒出来的小和尚断了他的财路……

  引子

  这是一片茫茫的荒草,头顶上的太阳明晃晃地照在大地上。钟珐眯着眼睛,这是一个他有史以来遇见最干净的梦。

  如果不是梦的主人得了严重的嗜睡症,他丝毫都不会怀疑这个梦有什么问题。

  可,进了梦三天了,虽然现实只有三分钟,这么长的时间还没有破解,钟珐算得上是失手。

  呼呼的风在耳边吹了三天,柔暖而舒服。钟珐翘起个二郎腿,吼一声:“给我造个凳子,累死了!”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20次 发图:0张 | 更多 |
楼主ty_YL786 时间:2018-03-14 11:21:25
  “嗯……好。”一弱弱的女声在天空中应着,回响在整个荒原,一个歪七歪八的凳子从天空极速地砸了下来,像一个子弹在猛冲!

  “我去我去!姑奶奶你温柔点!”
楼主ty_YL786 时间:2018-03-14 11:24:26
  女声慌张地啊了一声,凳子还是不受控制地砸在了钟珐的脚边。

  钟珐叹了一口气,看着这扭曲的凳子,倒也不嫌弃地一屁股坐在了上面,普通人的造梦能力本来就差,能有个凳子就不错了,反正梦里也没有痛觉,屁股也不会咯得慌。

  他眯着眼睛,既然找不到梦源,那就等着吧。

  又一天过去了,梦境里的风依然稳稳的。钟珐觉得眼皮子的光闪了闪,好像有人遮住了他的太阳。
楼主ty_YL786 时间:2018-03-14 11:26:01
  他猛地睁开眼睛,大声喝道:“你终于现形了!”

  他摆好架势,摩拳擦掌,准备吞了这个梦源,却发现出现的并不是奇奇怪怪的异形,而是一个干干净净的小和尚。

  竟然是个人?钟珐看不懂了。

  这小和尚约莫十一二岁,双眼明亮不说,皮肤还特别白,跟以往丑陋凶狠的梦源天差地别。

  “你谁?”钟珐邪邪地瞥了他一眼:“这个女人天天嗜睡,就是因为你?你是她初恋的影子?”
楼主ty_YL786 时间:2018-03-14 11:31:41
  通常梦里出现的任何事物在现实生活都有原型,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梦。但一个女人的初恋是和尚,还是个小的,未免太乱糟糟的了。

  对这种亵渎他身份的玩笑,小和尚一双明亮的眼睛对显得沉静至极:“我叫明镜,师父让我来梦境等你,让我来渡你。”

  哎哟喂,这个女人的梦真够神经的。

  钟珐哈哈大笑一声:“为何渡我啊?”
楼主ty_YL786 时间:2018-03-14 11:32:38
  “你吃太多梦了,”小和尚平和地道,“凭空消了他人的孽障,是非簿会乱。”

  钟珐摸了摸下巴,啊,这个女人果然典型的神经病。他哼了一声:“小妖和尚少废话,爷先吃了你!”

  明镜一笑:“阿弥陀佛,现实见。”

  “轰!”地一声,天空凭空一声响雷,快要炸裂了钟珐已经张到一半的嘴。
楼主ty_YL786 时间:2018-03-14 13:05:28
  第1话 森林之灵

  这就是钟珐和明镜结仇的原因。

  嘴巴被撕裂的疼痛,让钟珐心有余悸、记忆犹新。明镜说,这是师父特地要求的,给钟珐的见面礼。

  “真是谢谢你师父,”钟珐呵呵一笑,他摆了摆八卦仪器,“你都渡我半个月,还要渡我多久?”
楼主ty_YL786 时间:2018-03-14 13:06:07
  “直到你不吃梦。”一直在打坐的明镜眼睛微微一眯。

  吃梦来钱快啊!躺着也赚钱啊!这半个月在明镜的纠缠下,可是一单都没成!钟珐冷笑一声:“那你今天没斋饭吃了,钱花光了。”

  明镜眼皮一动:“要吃。”
楼主ty_YL786 时间:2018-03-21 16:47:59
  吃饭要钱啊!钟珐白了一眼:“我身上,一个钢镚都没有了。”

  “噢?”明镜戏谑地看了他一眼,“存款呢?”

  一说到这,钟珐眼神黯淡下来:“被骗光了。”

  明镜点点头,喃喃一句:“阿弥陀佛,这是对你吃梦的惩罚,来路不明的钱,终归会离开。”

  “放屁,”钟珐鼻子喷出一口热气,道:“那是老子辛辛苦苦打工挣来的!小和尚,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有种生物叫女人吧?这生物比佛祖还会惩罚人!走吧!今天没生意了!”

  女人?明镜眨了眨眼睛,的确,不曾见过。但看钟珐的神态,这女人对他伤害的确厉害。
楼主ty_YL786 时间:2018-03-21 16:55:26
  钟珐说的话半字不假,他身上真的连一块钱都拿不出来了。他带着明镜,往一个人来人往的公园走去,左逛右逛半天时间,让明镜很疑惑:“在这做什么?”

  话音刚落,钟珐眼疾手快地捡起了一个瓶子!铁罐的!


  哇,两毛钱!

  钟珐眼睛亮晶晶的,想不到他也有捡垃圾的一天。他斜眼看了一眼明镜,道:“既然不让我吃梦,我只能捡垃圾咯,捡到十个,够你半个大馒头。”

  他以为明镜会嫌弃,结果小子沉静地点点头:“不错,你终于知道悔改了。我愿意与你一起捡。”

  ……

  钟珐嘴角一扯,皮笑肉不笑。
楼主ty_YL786 时间:2018-03-21 17:02:08
  他现在饥肠辘辘,整个人都无精打采:“明镜,不如我就再做一单,咱们吃饱饭再说?”

  明镜清秀的眉头一皱,双手合十,钟珐大惊:“别别别!别打雷!小祖宗,我收回那句话!”

  某人满意一笑,欣慰地垂下了手,但是眼中隐隐有些担忧。师父说得没错,22岁的钟珐年少气盛,要想渡他,怕是比之前的人要难得多。

  心魔难治。而钱,就是钟珐的心魔。

  正当明镜和钟珐苦苦寻觅瓶子的时候,公园湖中心的方向,突然冒出几声尖叫:“啊!死人了!快报警!”
楼主ty_YL786 时间:2018-03-26 10:51:10
  公园里最不缺的就是看热闹的大爷大妈,很快,一群人就围在了湖的外围。钟珐远远看了一眼,他最讨厌这种晦气的东西:“明镜,走。”

  “你看见了吗?”明镜却动也不动,转过头沉沉地望向他。

  “啥?”钟珐瞥了一眼,除了人还是人,没什么特别的。他是能吃梦,又不是阴阳眼。

  “灵气。”明镜皱着眉头,默默地转着手中的佛珠。这是市中心人气混浊,通常来说,不会有什么灵体在这里修炼。就算有,灵体瞎了眼才会选择这里。
楼主ty_YL786 时间:2018-03-26 12:03:14
  可,它偏偏就是在了。


  钟珐着一根草:“怎么,你还想破案?”


  明镜眼睛一亮,机遇来得水到渠成,他回过身,说道:“师父说,万事皆有正反两面。你吃梦胡乱消了人的孽债是不对,但是如果你利用吃梦来帮助别人,比如破案,便能赎一点点罪……”

  “一点点是多大?”钟珐白了一眼,他再也不会上当了,现在不吃梦能饿死,去破案?死人的梦,能把他吓死吧。

  明镜眼睛眨了眨,笑而不语,转身挤进了人群。不用说,肯定是去超度死者了。

  钟珐嘴角上扬,趁这个空闲的档口,离开了公园。

  接单去了!
楼主ty_YL786 时间:2018-03-27 10:36:01

  飞毛腿似一样的钟珐自然听不见明镜惊慌而低声的一句:“糟了,钟珐救我……”

  群众口里喊的死人,不是一具刚死的尸体,而是一副白骨。

  白骨之上,灵气翻腾。灵气中一个小女子,又灵又俏,手执一把白玉扇,红衣在身,轻风弄袖。

  “当年弃我不归,如今你又回来了?”小女子不过十三四岁,望着明镜含笑问道。
楼主ty_YL786 时间:2018-03-27 10:49:16
  一心赚钱的钟珐哪里知道明镜的手足无措,他骑着小电炉熟头熟路地窜入一个豪华小区,冲到一栋小别墅喊道:“张嫂,我来了!快开门!”

  豪华的大门立马打开,似乎一直等着钟珐的到来。钟珐第一次见明镜的时候,就被他强行带离了梦,梦的主人嗜睡的毛病,依然没有好。这梦的主人叫梁一梦,真是应了这个名字,一梦接一梦。

  因为钱多,钟珐自然会吃回头草。他道:“她呢?”

  “还在睡。” 张嫂担忧地回道,张嫂是一个朴实而又温柔的中年妇女,是梁一梦的家佣,看着她长大。
楼主ty_YL786 时间:2018-03-27 10:59:57
  钟珐点点头,拍了拍她肩膀,示意张嫂不要过于担心。

  “关门,入梦,”钟珐熟练地脱掉拖鞋,进了梁一梦的房间。

  她依然像以前那样,安安稳稳地沉睡着。长长的睫毛动也不动,侧脸精致而秀气,如果她生龙活虎起来,也是招蜂惹蝶的大美女。可惜因为这莫名其妙的病,她只能天天躺在床上,每天只有四五个小时的清醒时间,浪费大好青春。
楼主ty_YL786 时间:2018-03-27 11:12:07
  在钟珐即将闭上眼睛之时,张嫂嗫嚅了一下嘴巴,最终还是问出了口:“一梦,不会有事儿吧?你……”

  钟珐眸子如星,沉了沉:“不会,我只是旁观者。”

  说罢,钟珐躺在躺椅上,闭上了眼睛,面前一下子就暗了。

  等再睁开眼睛的时候,一轮明月高挂天上。每次入梦的地点和时间,钟珐都无法确定,毕竟这是别人做的梦。

  这里再也不是遇见明镜时的一片茫茫荒草,而是一个古镇。
楼主ty_YL786 时间:2018-03-27 11:16:30
  钟珐四处环顾,一个人都没有。梦通常是很安静的,因为大多数人的梦里,没有声音、也没有鲜明的色彩,无论眼睛和耳朵都会处于寂静的状态。

  梁一梦的梦境也不例外,只是头顶上的月亮比现实生活大了三四倍不止,还特别光洁明亮。

  但是这里一个人都没有,这就夸张了,人的意识总会在梦中造出各种各样的人。思来想去,这梁一梦无论怎么看都不一般。

  四处观察的钟珐行走在古镇中,忽然发现自动换了一身装束,一身青色的汉代古装。这个年代设定是要他来一场古代的英雄救美?

  此时梁一梦的意识在沉睡,钟珐无法和她沟通,他背着手蹦跶着,他倒也乐意演一回英雄。
楼主ty_YL786 时间:2018-03-27 11:35:48
  “嘎吱。”钟珐脚下传来一声轻响。他眉心一跳,完蛋!梦突然有声音,证明情况有变。

  果然,他这个外来之人惊动了一梦的潜意识。

  “谁?” 悠悠九天之上,传来一声单薄的询问。

  钟珐一声不吭,默默地站在原地。九天之上,一声声轰鸣由弱变强,轮番冲击着他。一梦已经认不出他,她的思绪在波动,就连眼前的场景都产生了波纹状。

  梦境有坍塌之势。

  不甘心就这么出去的钟珐,柔声道:“是我,钟珐。”
楼主ty_YL786 时间:2018-03-27 11:36:36
  “咻!”一阵疾风吹过,梦境安定下来了。梁一梦的声音哽咽着,轻轻地回荡在夜空:“你终于来了,我又醒不过来了。”

  梁一梦已经在这个古镇徘徊了许多年许多年,她在这里一直找什么东西,却始终没有找到。

  “别怕,我带你出去。你现在在哪里?”钟珐柔声抚慰着,梦的主人不适宜有情绪波动,否则容易进入梦中梦。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