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个目标》:天才心理画像师解密案件真相,还原真实的连环杀局

楼主:作者白雾 时间:2018-05-04 11:53:46 点击:6265525 回复:320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 531 下页  到页 
楼主作者白雾 时间:2018-05-16 17:18:26
  他一出声,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门口的女人身上。
  岑镜扫视了一圈,发现大多是笑容热络的老面孔,也有表情冷漠的,还有林海这种明确表现出不悦的。
  “老武,这不合纪律,怎么让无关人员参与办案了?”
  武志彬先是一愣,随即答道:“耗子说发现了重大突破,萧局就让大家过来听听……”
  皮球踢到一把手头上,林海也不好说什么了,只低声冷笑:“重大突破?呵呵,别再是重大失误就好。”
  岑镜脸色一白,会议室里的气氛瞬间尴尬起来。
  白颢皱了皱眉,说道:“师姐你先坐,我去催催技术科,应该快出结果了。”
  “好。”岑镜点点头,拉开椅子,坐在了一个远离众人的角落。
  几分钟后,一个年约50的男警察走了进来,正是津山市公安局局长萧振国。他长了张端正的国字脸,浓眉下一双鹰目锐利有神,眸光一扫,在座的警察全都精神一凛。 
  领导一入座,会议正式开始。因为不是做串案处理,按照正常流程,武志彬先就宏维杀人案进行了汇报。
  “根据尸检报告的碳氧血红蛋白含量,以及现场空间和死亡时间推测,嫌疑人作案时间应该是9月7日19点到22点。因为处于下班高峰,交管部门的监控排查比较慢。截止到昨天,案发当日未发现嫌疑车辆和可疑人员,外围走访调查也未发现目击者。”
  萧振国:“宏维大厦里面也没有线索吗?”
  “电梯监控没有发现踪迹,嫌疑人走的是楼梯。而案发现场、走廊和楼梯的指纹足迹都被清除了。”武志彬切换着投影,最后停留在一张照片上,“目前最令人费解的,就是黄建春留在墙上的血字。不过,基本可以肯定凶手是男性,而且身高体壮。毕竟18层楼还带着个人,不是那么好爬的。”
  林海问道:“有没有可能是死者自己进入的大厦?”
  “黄建春主动跑去一座烂尾楼的可能性很低。就算是熟人作案,哪怕是个美女,大晚上的,约你到一栋赫赫有名的鬼楼不可疑吗?”
  林海头皮一麻:“你这什么破比喻……宏维附近的监控全查完了吗?”
  “嗯,宏维四周的监控可以说没有死角,但案发当天的确没有任何人进出。”
楼主作者白雾 时间:2018-05-17 14:02:39
  在座众人顿时陷入了沉默。
  这桩案子如果不是有几个明显的疑点,早就按自杀处理了。可偏偏被媒体过早曝光,再加上鬼楼的传闻,社会影响很坏,警方必须尽快破案。
  萧振国额头皱起三道横纹,眼神一动,看向角落里微垂着头的岑镜。
  她不穿警服的样子和从前没什么变化,只是锋芒内敛了些。一声不吭地坐在那里,不细看根本注意不到。
  这女孩是他一手提拔上来的,很快因为出挑的能力被省厅要走,再后来……就出了顾晟那档子事。
  “小岑。”萧振国面无表情地说道,“谈谈你的看法吧。”
  岑镜闻言抬首,对上了两道沉稳的目光。
  这就是老萧。没有寒暄,没有疏远,直截了当地发问,就和从前一样自然,仿佛她还是刑侦支队的一员。
  她定了定神,将自己先前的推测叙述了一遍。
  “你也认为这案子和五年前的跳楼案有关?”
  岑镜点头。
  萧振国转向武志彬:“黎宏维还有亲友吗?”
  武志彬摇头:“排查过了,他老婆在他跳楼后没多久就去世了,俩人也没孩子。亲戚朋友倒是有,但大多在外地,就五个在本市,也因为不在场证明排除了作案可能。”
  萧振国又看向岑镜:“小岑,你看你能画像吗?”
  岑镜脸色再度苍白。
  现在的她,根本无法画像。
  正在心里斟酌着措辞,会议室的门开了。白颢一脸兴奋地走进来,手里举着几张纸:“截图的分析出来了!”

  背投上的图案一显示出来,会议中心里鸦雀无声。
  萧振国的清咳打破了安静。他眼神怪异地看向岑镜:“你是说……嫌疑人训练了……这只猫来关闭重力防盗系统?”
  “我知道这很难令人相信,但事实就是如此。”岑镜望着屏幕上的鬼脸花猫,“万家珠宝的布展时间超过一周,只要有人对场地和展台开关足够熟悉,是可以训练动物完成这项程序的。猫的身体纤细柔软,刚好能通过文化宫的通风口,体重也不超过十斤,就不会触动重力防盗系统。”
  “果然有内鬼。”即便对岑镜有成见,林海也认同了她的推测,“万家珠宝的业绩从三年前开始亏损,今年已经到了破产边缘,连贷款都还不上,是存在骗保动机的。只不过……这些天蹲守下来,没发现几个高管有异常。”
  “这种事,也未必需要他们亲自动手。”萧振国轻轻敲着桌面,“这公司谁负责的珠宝展?所有参与人员都要重新接受询问。”
  “是。”
  岑镜:“我知道那个人。”
楼主作者白雾 时间:2018-05-18 14:19:17
  一票警察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什么?!”
  岑镜从包里拿出手机,给唐平拨了电话,接通后就听到一阵嘈杂的背景音。
  “喂,镜姐?”
  “唐子,你手边有鹿特丹主人的联系方式吗?”
  “有啊,启事上留的联系方式是葛小姐。稍等啊,我把手机号报给你。”
  听他在那头细细碎碎地翻腾,岑镜问道:“你这是在外面?”
  “我在医院呢。”唐平哀怨地叹了口气,开始絮絮叨叨地诉苦,“昨儿晚上我都在小区里逮着鹿特丹了。结果这小畜生挠了我一把,又让它给逃了,这刚打完狂犬疫苗……镜姐,我这得算工伤吧?不然回家都没法和女朋友交代。那死猫绝对随它主子,一点人性都没有,一言不合就挂电话……”
  岑镜一惊:“你和姓葛的女人联系了?”
  “对啊,我昨晚以为摁住鹿特丹了,就和那富婆通了个电话。没想到是一男人接的,他一听猫又跑了就给我挂了……啊,找到了。姐你记一下,1580572……”
  白颢将手机号写在纸上,走出去查号了。
  “唐林嫂”仍像被针扎破的水球,噗滋噗滋,源源不断地往外吐着苦水。
  “行了唐子。”岑镜狂揉太阳穴,“你这两天好好休息,先别去星海那边找猫了。”
  “不行啊镜姐,那可是100万!昨天有个小女孩也说要去喂猫,这要让人截和了咋办?”
  扫了眼表情精彩的干警们,岑镜深吸口气,郑重地提示道:“唐子,这只猫牵涉一起刑事案件,我现在人就在公安局……”
  唐平:“……”
  “……还开着公放。”
  那边吓得立马挂断了。
  岑镜笑着收起手机,对萧振国说:“是这样的,前几天,有人在市里张贴寻宠启事,悬赏百万。从照片看,就是这只出现在失窃现场的花猫。”
  “这么说,猫的主人应该就是嫌疑人之一。”萧振国皱了皱眉,“可她为什么要花大价钱找一只已经没用的猫呢?”
  岑镜摇摇头:“我也想不通。如果是怕猫泄露犯罪线索,完全可以在事后杀猫灭迹。另外,重力防盗系统的开关被擦拭得很干净,说明姓葛的清楚那只猫没留下什么痕迹,这也是她敢大张旗鼓发布启事的原因……”
  林海嗤笑道:“搞不好是和宠物感情好,反正女人是感性动物,做事爱凭直觉不讲理智。”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 531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