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没想过,男朋友会是我经手的第一个命案死者

楼主:好多鱼2018 时间:2018-05-08 17:18:55 点击:552292 回复:662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65 下页  到页 
  可能我的表述不清楚,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在标题里概括,但是在帖子里我可以说的多一些……
  我叫夏小秋,是警察学院的一名应届毕业生,但是在我即将离校报道的时候,却遇到了一宗命案,而且死者还是我的男朋友。
  平心而论,我是幸运的,一个土生土长的山里妹子,能够考上了警察学院,又顺顺利利的毕业找到工作,简直就跟做梦一样。
  可让我郁闷的是我的准男友,也是我的同班同学周正光,他态度突然发生了变化,公然反对我去章华市工作。
  问他为什么,他说他有种预感,觉得前途凶险。
  这不是扯淡吗?
  明明是想让我留在他的身边,却不敢直说。
  我都三天没有见到他了,想着在离校之前跟他见一面,哪怕分手也没啥遗憾了。
  正在满心酸楚的想着,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看,正是周正光打过来的。
  按下接听键,我迫不及待地问他:“你去哪儿了?怎么三天三夜都不跟我联系?”
  “我不是去找工作了嘛,啥都顾不上了。”
  “工作找得怎么样了?”
  周正光叹息一声,说不怎么样。
  我问他不怎么样是怎么样。
  他说去面试过几家,都让等结果,看上去有点玄。
  我安慰他说,别着急,这才刚刚开始,慢慢来吧。
  他说急也白搭,没关系,没靠山,只能等死!
  这鸟货,尽说丧气话,找不到工作就等死了。
  听见我骂他,也没反驳,只说我这边不方便,等晚上见面再说吧。

打赏

6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642次 发图:0张 | 更多 |
楼主好多鱼2018 时间:2018-05-08 17:20:41
  我觉得他声音怪怪的,有点儿不大对头,就问他是不是有事瞒着我,可千万别让陷进那些非法团伙里面去。
  他没说是,也没说不是,只说等见面再说吧,晚上九点半,我还去北面的小树林等你,不见不散。
  “干嘛要那么晚?”
  他说手头有事没干完,只能晚一点。
  我不想那么晚去那种偏僻的地方,就借口说:“这样吧,不如你早一点来,咱去老乡菜馆吃一顿吧,我可真害馋痨了。”
  他说饭就不吃了,没胃口。
  听他情绪这样低落,我心里挺不舒服,就说那这样吧,反正我闲着也没事,这就找你去。
  他说不用了,离得太远,你根本找不到我。
  听声音,他真的像是在天边,我安慰她说:“工作的事情你不要着急,等我见了二叔的面,哪怕跪下来求他,也要想办法把我们弄到一块儿。”
  周正光说那都是后事了,我这边忙得很,等见了面再说吧。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我越想越不对劲儿,心里胡乱猜疑着,一整天都没出门。
剩余 1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好多鱼2018 时间:2018-05-08 17:20:52
  去学校餐厅草草吃过晚饭后,我就走出了校园,可看看时间,离九点半还差一大截呢,就在校园北边的小道上懒散地走着。
  也不知道走了多少个来回,天上突然飘起了毛毛细雨,气温也随之降了下来,路上的行人转眼就没了。
  我想打电话告诉周正光,让他不要再来了,我直接去男生寝室等他。
  可当我拿出手机,还没来得及拨号,就远远看见他从相反的方向朝这边小跑过来。
  朦胧的灯光下,他的身影虚虚渺渺,看上去一点都不真实。
  “周正光……周正光,你先到树下躲一躲。”我边往前跑边喊着,可等我到了跟前,却不见了他的影子。
  这小子,难道是在跟我捉迷藏?
  我站在霏霏的细雨里傻呆了一会儿,然后壮着胆子,钻进了小树林,打开手机照明,四下里寻找着,不迭声地喊着他的名字。
  可一直不见他回应。
  这是一片面积不大的小树林,北面是一条小河,河上架着一座拱形桥。
  当我靠近河边时,借着手机的微弱光亮,看到了触目惊心的一目——周正光竟然躺在地上,身体僵直,额前的头发遮住了双眼。
楼主好多鱼2018 时间:2018-05-08 17:21:08
  “周正光……周正光……你怎么了?”我大喊着奔了过去。
  周正光躺在那儿,一动不动,没有任何反应,我心头一紧,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
  我强迫自己镇静下来,走过去,俯身撩开了他额前的头发,大声喊着:“周正光……周正光……你醒醒……醒醒啊!”
  但无论我怎么晃动,他都一动不动,一张脸白得瘆人。
  凭着经验,我断定他已经死了,便哭喊了起来,声音悲伤哽咽,在这雨夜的树林里,听上很瘆人。
  等恢复了理性,我拿出手机,拨打了报警电话。
  可一连拨了三次,都没反应,一看才知道,这鬼地方根本就没有信号,我起身朝外跑去,边跑边盯着手机屏幕,有好几次还撞到了树干上。
  直到出了小树林,手机上才有了信号标志,我终于拨通了报警台,告诉警察,警校后面的小树林里死人了。
  因为校园里面就有警署下设的办事处,离得很近,不到五分钟,警车就鸣笛开了过来,停在了不远处的一块空地上。
  从车上下来了两个人,一个穿警服,一个穿便衣,一前一后朝着我这边跑来。
  我二话没说,转身就朝着树林里跑去。
剩余 17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好多鱼2018 时间:2018-05-08 17:21:35
  当我气喘吁吁回事发地时,却傻眼了——那片近水的草地上空空荡荡,哪还有周正光的影子啊!
  “人呢?死人在哪儿?”走在前边的警察紧盯着我问。
  我指了指脚下,结结巴巴地说:“刚才明明……明明就在这儿的?怎么一会儿就不见了呢?”
  “那你找呀,找出来啊!在哪儿?死人在哪儿?”闹鬼穿便衣的胖子大声吼起来。
  我无话可说,打开手机照明,无头苍蝇一般转圈起来,嘴里不停地喊着周正光的名字。
  “喊,喊屁啊,别他妈喊了,就不会龟毛呆着点儿,诚心喊老子来跟你一起玩游戏是不是?”胖子骂骂咧咧道。
  年轻的那个倒还冷静,他问我:“周正光是谁?你认识他?”
  我说他是我同学。
  “也是你男朋友对吧?”不等我回答,他用手电直射着我的眼睛问,“你也是警校的学生?”
  我说是。
  他问我是几年级。
  我告诉他是大四毕业生。
  他想了想,问我是不是失恋了。
楼主好多鱼2018 时间:2018-05-08 17:22:19
  我摇摇头,说没有。
  他大概是怀疑我吸药粉了,就问我:“你没吸食啥东西吧?”
  我摇摇头。
  我知道他们是怀疑我出现了幻觉,但是我作为警校生,也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他说你既然是警校生,就应该知道报假案的后果。
  我直声喊了起来:“没有啊,真的没有,是我亲眼看到的,周正光他确实是死了,刚才还躺在这儿呢,没错,不会错的,就是他……就是他……”
  “好了……好了……小三八,就算你没吸毒,那也是神经错乱,尽他妈一派胡言,人呢?在哪儿?在哪儿?”醉汉不耐烦了。
  等胖子吼完,年轻警察就说那你把你男朋友的电话号码给我吧。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不爱吃鱼刺的猫 时间:2018-05-08 17:26:36
  记号一下
作者:越飞越高99 时间:2018-05-09 08:09:50
  楼主写的挺好的,加油!
楼主好多鱼2018 时间:2018-05-09 08:14:00
  可能是过于紧张的缘故,我脑子出现了好几秒钟的断片,天天拨打的号码竟然忘了个一干二净,只得打开手机号码簿查找。
  “他真是你男朋友?”年轻警察逼视着我问。
  我说是。
  年轻警察摇摇头,拿出手机,边听我报号边按键。
  电话竟然接通了,虽然离了一米多远,但我听得出,里面说话的正是周正光,声音还是半死不活的那种味道。
  警察问:“你名字是叫周正光吧?”
  “是啊,你是哪位?”
  “先别管我是谁,我问你,你现在在哪儿?”
  “我回老家了。”
  “什么时候回去的?”
  “三天前。”
  ……
  什么……什么……他竟然回家了?
  我脑子里面嗡嗡一片乱叫,妈呀,这闹的是什么鬼?下午还打电话约我呢,这时候却说三天前就离校了,诚心涮我是不是?
  可……可之前看到躺在地上的周正光又是怎么回事?
  难道……难道……
  “不对……不对,周正光他真的死了?”我嘴里蹦出了这么一句。
  “靠,还真是个神经病!”便衣胖子又骂了起来。
  “你怎么骂人呢?”我又气又急,瞪了他一眼。
  “骂你是轻的,要不是看在你是个女孩子的份上,老子还想揍你呢!死人能打电话吗?妈了个蛋滴,好好的饭局让你给搅了。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hxfcs 时间:2018-05-09 08:49:00
  好看的文,一天十章都看不够。
作者:午夜雨1977 时间:2018-05-09 08:52:33
  楼主你这样,以后谁敢取你
楼主好多鱼2018 时间:2018-05-09 08:54:00
  老子不想跟你多废话,走,有屁到处里放去。”
  “我不去,凭什么呀?有你这么不负责任的警察吗?”我紧盯着胖子,满眼都是鄙视。
  “反了你了,让你看看老子负不负责任!”胖子扬起手,一个箭步蹿到我跟前。
  “姑娘,你别介意,他只是个协警,这是他的最后一个夜班了,心情可以理解。”年轻警察说着,一把扯住了胖子,说老王别这样,也许她真的病了。
  我争辩说:“我没病,我清清楚楚看到周正光躺在这儿,已经不省人事了,这才报的案。”
  年轻警察很诚恳地对我说:“小妹啊,你说自己没病是吧?那好,你知道报假案的严重性吗?”
  我又气又急,几乎都要哭起来了,跺着脚说:“周正光他真的死了,真的就躺在这个地方,我还摸过他的脸,试过他的鼻息,我都跟她一起好几年了,能认错人吗?”
  “你冷静点好不好?”
  “我没不冷静啊。”
  “那你说,他人呢?尸体呢?你找啊,找出来我们就帮你立案。”
  “不……不……一定是谁把尸体给偷走了,你们不要再怀疑了,赶紧找人啊,快……快呀!”
  “好了……好了,别闹了,走,我们把你送回学校吧。”年轻警察牵起了我的手,往前扯着。
  我甩开他的手,大声嚷嚷:“不……不……我不走,你们算什么警察?都出人命了,还这么冷漠,你们不找,我找……我找!”
  “你这人怎么这么不理性呢?刚才明明就是你男朋友接的电话,你还要嘴硬说人家死了,走吧,我们不能把你扔这儿不管。”
剩余 7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以在是 时间:2018-05-09 09:26:20
  支持楼主,我看过你的好几本书了,加油!
作者:星之所在 时间:2018-05-09 09:31:30
  马克
作者:飞快的小猪 时间:2018-05-09 09:32:20
  加油。。。。。。加油。。。。。。。哈哈哈哈
楼主好多鱼2018 时间:2018-05-09 09:34:00
  说话间,年轻警察已经用手铐铐住我的左手腕,另一端攥在他手上。
  我挣脱了几下,见没用,就死心塌地由他们去了。
  刚刚落座,年轻警察对我说:“小妹呀,不是我们俩跟你过不去,实在是担心你出事儿,爸爸妈养你这么大,真的不容易啊,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绷着嘴,没说话。
  年轻警察帮我把把手铐打开,直接把我送到了宿舍区,交给了楼管大叔,走到一边,嘀嘀咕咕交代了一番后,就走人了。
  楼管大叔毫不含糊,跟在我身后,一直把我送到了寝室门口。
  进屋后,正在玩游戏的胖二丫抬头瞄一眼,见我裹了一身泥浆,就问我怎么了,是不是去打野战了。
  “野战你佬个头啊,死肥猫!”我恶狠狠骂道,突然觉得头重脚轻,眼前一黑就倒在了床上。
  一觉睡到了大天亮,醒过来的时候,屋里只剩了我一个。
  唉,真成孤家寡人了,心里不由得掠过一阵凄寒。
  下了床,我又想起了在小树林里看到周正光尸体的事儿,再低头看看自己一身干结了的泥浆,才确定那不是个梦。
  我拿出手机,拨打了周正光的电话。
  听上去电话是通着的,声音正常,可一直没人接。
  我直眼了,来不及换一下衣服,一口气跑到楼下,骑上一辆没有上锁的破自行车,朝着小树林奔去。
作者:frank9802 时间:2018-05-09 09:42:20
  这次主角的设定不错,很真实
作者:相思菲雨 时间:2018-05-09 10:09:10
  感觉真的不够看………
作者:痛苦浪漫鱼 时间:2018-05-09 10:12:10
  滴答哒滴答哒滴滴滴哒哒滴滴滴答滴答答
楼主好多鱼2018 时间:2018-05-09 10:14:15

  进了小树林,凭记忆左右方圆找了好几遍,也不见周正光的任何踪迹。
  难道是被河水冲走了?
  我还是不死心,又沿河找了几公里,仍是失望而归。
  返回校区后,我直接骑车去了男生宿舍区,刚刚走进楼道,却被楼管阿姨拦住了。
  她满脸狐疑,上上下下地打量着我,问:“你想干什么?”
  “我……我……”我想她一定是把我当成在建筑工地上打工的小妹了,因为我浑身上下挂满了泥浆,还真有点儿像,就磕磕巴巴地说:“我是……是学生……大……大四的。”
  “就你,还是个大学生?”楼管阿姨围着我嗅来嗅去,就像一只母警犬,然后大喝一声,“你到底想干啥?”
  “阿姨,我不是坏人我就是来找人的。”
  “找人?”
  我点点头。
  “你要找谁?”
  我说我要找周正光。
  “周正光?就是那个头发三七开的小白脸?”
  我说是。
  她一撇嘴,说:“找个毛呀,甭找了,那屋的的人全都走光啦!”
  “不……不可能吧,昨天他还给我打电话了呢。”
  “别胡搅蛮缠了,走……走……”她挓挲开双臂,驱赶鸡仔一样摇摆着双手,毫不客气地说:“他们连钥匙都交齐了,还有什么好怀疑的?走……走吧……瞧你,把地都给弄脏了。”
  我蒙头蒙脑走出来,一屁股坐到了花坛边上,脑壳里乱成了一锅粥。
  呆了半天,我突然想起自己手机里还存着李方卓的手机号码,他是周正光同学,又是要好的舍友,应该知道底细,便打了过去。
  李方卓小声问一声谁呀。
  我直截了当地问他周正光去哪儿了。
  李方卓说:“别找了,那个熊孩子这几天有点儿不正常,就像是被鬼附体了一样,来无影去无踪的,我怎么会知道他去哪儿了呢?好像……好像三天前就走人了吧。”
  “不可能吧,他昨天还给我打电话了。”
  李方卓说:“我说夏小秋同学,你是不是脑子也进水了?他在哪儿不都一样给你打电话?除非是跑到月球上去了。”
  我直着声喊:“李方卓,你就别闹了,我有急事要找他,可他就是不接我电话,你能不能帮我找到他吗?”
  李方卓好像有点儿生气了,大声说:“你们这些臭三八,有点儿自知之明好不好呀?周正光都已经把你给甩了,你还粘着人家干嘛呀?”
  “什么……什么……周正光他把我给甩了?”
  “是啊,周正光早就另有所爱了,听说新女友是个女老板,你呀,没戏了!”说完,李方卓就挂断了电话。
  难道周正光他另有所爱了?
  他傍富婆了?。
剩余 7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午夜雨1977 时间:2018-05-09 10:33:13
  这个正常,警校生身体好,如果再颜值高点,估计会很受富婆的欢迎
作者:flowerandkk 时间:2018-05-09 10:43:40
  友情帮顶贴,楼主加油
作者:yanjiuwang 时间:2018-05-09 10:53:20
  支持楼主,我看过你的好几本书了,加油!
楼主好多鱼2018 时间:2018-05-09 10:54:15
  我脑袋大了起来,浑身冰凉,自说自道着:这怎么可能呢?我跟他都已经好了那么多年了,他绝对不是那种攀附名利,见钱眼开的小人,就算是他一时被迷失,也不至于一去不回啊!
  可反过来再一想,也难说,这世道,有钱就是爷,有奶就是妈,他又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一时走偏了也在所难免……
  这样以来,我就有了一个新的推理:昨天夜里,小树林里所发生的一切,都是周正光一手策划的闹剧,他的目的很明显,就是想用残酷的现实来击碎我对他的依恋喝爱慕。
  真要是那样的话,说明周正光这个人不但薄情寡义,还真心很操蛋,很阴险,也很毒辣。
  也许他断定我是个小女人,见他死了,定会一逃了之。
  那样的话,我跟他之间的一切也就到此结束了,即便骗局会被揭穿,他也有话可说,他会说我就是想试探一下你的诚意,想不到,你竟然是那种见死不救的白眼狼,最后摆摆手,Bye!Good-bye!Seeyou!
  反正主动权永远都攥在他手的手中。
  最后之所以他“诈尸”消失了,是没想到我会报警,一旦警察赶过来,这曲戏可就不好收场了。
  ……
  我就像一只失脚落进了滚开的油锅里的蚂蚁,被爆了个外焦里嫩。
  就在这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huangzhong1980 时间:2018-05-09 10:54:40
  楼主,这书不错啊,啥时候出版,一定买一本支持
作者:ezst 时间:2018-05-09 11:33:00
  养肥了再来,先马一下
楼主好多鱼2018 时间:2018-05-09 11:34:15

  我看一眼,是二叔打过来的。
  叔叔在电话里就叮嘱我,一定早些来章华市报到,还说搞一个正式编制不容易,千万不别错过了。
  我满口应承着,答应处理完学校的事情后,立马就动身。
  既然我跟周正光的爱情如此这般的收场了,学校的事情也没了啥事,便收拾残局,悻悻赶回来了老家。
  我本想着回家多住几天,好好陪一陪父母。
  可只住过一天,就再也呆不住了,总觉得家里的气氛有点儿不对劲,爸爸拉耷着一张脸,妈也是一脸落寞,我就像掉进了一个闷葫芦里,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这样。
  一气之下,我决定即刻动身,去章华市报到上班。
  妈听了,赶忙从箱底掏出了一本老黄历,翻看一阵子,说:“还是过两天吧,今天是红沙日,不便出门。”
  我才不信那一套呢,把妈数落了一顿,就收拾起了东西。
  妈却拧上了,拽着我的行李箱,死活不让走,说红沙日万万不能出远门,不吉利的。
  我哪会信那一套,猛劲拽过箱子,呵斥道:“妈,你看的那是老黄历,管不了现如今的事情,再说了,我马上就是个警察了,谁还信那些呀?”
  妈嘴唇无力地翕动着,没了话说,只得撒了手。
  父亲一句话也没说,开出拖拉机,把我的行李箱装到了车斗里,把我送到镇上。
作者:爱你的太累 时间:2018-05-09 11:49:10
  不错哦
楼主好多鱼2018 时间:2018-05-09 12:14:15

  我坐上了去火车站的客车,看到他并没急着走,一直站在大门口,呆呆望着汽车开走的方向,就像一根老朽的木桩。
  我心里一阵黯然,说不出是个啥滋味。
  老掉牙的客车慢得像蜗牛,赶到火车站时,早已经过了检票时间,好说歹说,安检员才放我进了站台。
  我火急火燎找到车厢,这才看到,整节车厢里空空荡荡的,只有三三两两的几个人四处散落着,一个个无精打采,就跟野鬼差不多。
  可能是空调开得温度过低的原因,车厢里阴气森森,弥散着一股腐朽的棺材气息。
  我坐下来不久,火车便开动了,心情随着窗外的风景起伏不定起来。
  平心而论,我是幸运的,一个土生土长的山里妹子,能够考上了国立警察学院,又顺顺利利的毕业找到工作,简直就跟做梦一样。
  而所有这一切,都多亏了我有一个贵人,他是我爸爸的亲弟弟,也就是我的叔叔——夏中午。
  叔叔是个能耐人,在我看来,简直就是神龙见首不见尾。
  记得高考填报志愿的前一天,二叔直接把电话打到了王老师的手机上,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找到号码的。
  他先跟老师聊了几句,然后就要我接电话。
  我很激动,但听上去二叔倒是平静得很,我问他过得怎么样,他笑着说还凑合,我刚想告诉他爸妈的事情,却被二叔打断了,他说家里的情况他都知道,用不着多费口舌了。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鸿祥足球队 时间:2018-05-09 12:14:40
  楼主写的不错,期待更新
作者:你是红杏 时间:2018-05-09 12:15:20
  天,赶上直播了,好激动!
作者:九龍 时间:2018-05-09 12:15:50
  楼主为了看你的书我饭都不做了,今天顶着黑眼圈上班
作者:没有用户名不行啊 时间:2018-05-09 12:31:50
  楼主更文辛苦了,支持你!
楼主好多鱼2018 时间:2018-05-09 12:54:14

  这就更奇怪了,他都好几年没回家了,怎么就知道家里的事情呢?除非他有特异功能。
  二叔直截了当地要我报考国立警察学院,我一听就急了,说以我平日里的成绩,分数差远了,跳着脚都够不着。
  可二叔很固执,命令我必须要填报。
  我问他为什么。
  他霸气十足地说你不要问为什么,我保证你能考上。
  最终,还真是被他说中了,我拿到了封面印着烫金警徽的录取通知书。
  我喜不自禁,当即就跑到公用电话亭,打通了二叔的手机,把这一好消息告诉他。
  二叔听后,并不特别惊讶,只是连声说:“这就好……这就好……可算是如愿以偿了。”
  当我问他当时为什么非要逼着我报考那所学校时,二叔却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我只是做了一个梦。”
  我听后,小心脏里像是放了一个大爆仗,被炸了个里焦外嫩。
  二叔啊!我的小老祖宗来,你竟然用自己的梦来赌我的人生?这也太冒险了吧?
  说实话,我跟二叔之间是陌生的,陌生到只是一个符号。
  听村里人说,他在我刚出生不久就离家出走了,一直在外打拼,中间似乎没有回过家。
  我上了大学之后,他跟我的交往就多了起来,总是源源不断的给我惊喜,今天给我买东西,明天又往我银行卡里塞钱,弄得我都有点儿不好意思了。
  一来二去,二叔给的钱太多了,我又花不完,等积攒到一定数额后,就寄给了父母,也好顺便接济一下他们。
  可每次往家寄钱,都会接到父亲的电话,被莫名其妙的指责埋怨一顿,听上去他是真心不高兴,一再叮嘱我,不能再花二叔的钱了。
  心里虽然很别扭,但我想到父亲一定是觉得二叔一个人在外面打拼,很不容易,花他的钱不忍心。
  可不久后的一天,二叔的一次意外造访,彻底推翻了我的猜测。
我要评论
作者:winton2006 时间:2018-05-09 13:01:50
  评论评论评论喽 更新更新
楼主好多鱼2018 时间:2018-05-09 13:34:15
  当我接到二叔的电话,告诉我他一会儿就到学校来看我,要我去北边操场北门等他时,立马就脚不沾地的飞了过去。
  到了约定地点后,我却蒙圈了,那个穿着得体、气质不凡的中年男人就是我二叔吗?
  他的身旁竟然还停着一辆豪车,看上去比校长的专车都亮眼。
  靠,这谁呀,不会是个骗子吧?
  他一个从乡下走出去的打工仔,怎么会有如此的气派呢?
  不行,自己是个堂堂的警校生,可不能在学校里就稀里糊涂的被骗了,那可就成了天大的笑话。
  正当我悄然退身,想躲到暗处仔细观察一阵再做定论时,那个“潮人”却喊了起来:“喂,夏小秋,回来,你给我回来!”
  我停下脚步,回头望着他。
  “傻丫头,连老子都认出来了?我是你二叔啊!”
  二叔!
  他真的是二叔!
  我返身回来,仔细打量一眼,见他的五官轮廓,以及那对小巧的耳朵都跟我爸爸一模一样,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稀里哗啦哭了起来。
  说实话,连我自己都搞不明白为什么要哭,好像憋着一肚子委屈似的。
  二叔走过来,把我拥在怀里,直到我哭够了,他才拿出纸巾,帮我擦干了眼泪。
  “走,上车吧!”二叔为了打开了车门。
  “去哪儿?”我问他。
作者:guagua20 时间:2018-05-09 13:56:20
  等得花儿都谢了,楼楼快更
作者:爱你的太累 时间:2018-05-09 14:13:50
  作者想法不错,结合的虽然有的别扭但是整体是好的
楼主好多鱼2018 时间:2018-05-09 14:14:15

  “走,带你去增增肥去,当一回吃货,怎么样?”说完,二叔帮我拉开了后面的车门。
  见我上车后,他麻利地跳上了驾驶座,一脚油门开出了校门。
  他把我带到了五星级的金鼎大酒店,要了满满一大桌子菜,几乎全都是我没见过的山珍海味。
  在吃吃喝喝中,我与二叔很快便融洽起来,边吃边聊了起来。
  这才知道,当年他离家出走后,在南辛区打拼了一段时间,然后又辗转去了好几个地方,最终落脚在了好几百里地的章华市。
  他是个不服输的人,靠着自己的聪明才智,全力打拼,硬是白手起家成就了一番事业,现如今已是当地赫赫有名的企业家。
  我问他这么多年了,为什么一直没有回老家看看。
  他梗咽了一下,赶忙岔开了话题,没做正面回答。
  不难看出,二叔似乎有啥难言之隐,我便知趣的绕开了话题,只说了一些琐碎之事,便返回了学校。
  打那以后,我无形中多出了不少的底气,甚至还时不时地流露出一点牛逼哄哄的味道来,真把自己当成千金小姐了。
  有一次,在跟爸爸通电话的时候,我直接把二叔吹上了天。
  爸听后,冷淡异常,教训我说,以后可不能啥事全都指望着他。
  我隐隐品出了一丝异常的味道,可又不知道是什么,静下心来仔细一想,其实爸的话也有几分道理,二叔是发达了,可那是他靠实力拼打出来的,自己的路还得自己走。
作者:失落的鸭子 时间:2018-05-09 14:20:30
  在家太无聊,一边泡脚一边看,发现这本书写的不错,想追下去,楼主加油写
作者:飘零无归路 时间:2018-05-09 14:26:30
  一起努力,很不错的题材作品!
作者:dvianyu 时间:2018-05-09 14:33:40
  先顶再看是个好习惯
作者:马甲在手灌水何愁 时间:2018-05-09 14:51:00
  快更哈
楼主好多鱼2018 时间:2018-05-09 14:54:15

  但最终,关键时刻,还是二叔拉了我一把。
  临近毕业,同学们都在为找工作四处奔波,我也不例外,天天看信息,跑招聘。
  这时候,二叔的一个电话让我吃下了定心丸,他说已经为了联系到了工作,就去他那边的警局工作。
  这简直是喜从天降,我问他具体干些什么。
  他说去警局还能做什么,当然了做刑警了,工作是苦了点,但也是暂时的,等过一段时间再调换。
  我说这正是我梦寐以求的呀,做个刑警多赛啊!警服一穿,手枪一握,那才叫一个牛逼拉 r>  挂断电话后,我乐得蹦了起来,现在大学生就业多难呀,能够顺顺利利得到一份理想的工作,可真是难入上青天。
  当然了,让我激动的还有最最关键的一点,那就是二叔早已在那座城市扎下了根,并且功成名就,我一个山村里出来的小丫头,有这么一棵大树依靠着,可谓是后路无忧了。
  我当即拨打了父亲的电话,把这一激动人心的好消息告诉了他。
  谁知老爸又蒙头给我泼了一盆冷水,他说不要啥事都依赖着你二叔,轻易得来的东西并不一定好,自己的路最终还要自己走。
  不难听出,他的话里明显掺杂着复杂的情绪,甚至还有不少的责怨,我真有点儿搞不懂了,他为什么要这样说,本来好好的情绪瞬间稀里哗啦。
我要评论
作者:guanenyu2008 时间:2018-05-09 14:54:20
  ma
作者:菜鸟玩家 时间:2018-05-09 15:04:30
  mua
楼主好多鱼2018 时间:2018-05-09 15:34:15

  可往深处一想,也不能怪老爸什么,他毕竟是一个没文化的庄户人,外面的事情他何能看得懂?
  我正胡思乱想着,突然感觉有人在我的肩头上拍了一把,还喊起了我的名字,说:“夏小秋,你发啥呆呀?”
  我靠!
  这儿只卖会遇见熟人呢?
  我打一个激灵,回头一看,站在自己面前的竟然是同学兼男友周正光,顿时吓掉了下巴。
  “夏小秋,你咋了这是?”
  “怎……怎么会是你呢?”
  “为什么就不能是我?”
  “你……你……”我深吸了几口气,说,“周正光,你告诉我,那天晚上,在小树林到底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呀,我压根儿就没去小树林呀。”
  “什么……什么……你没去小树林?”
  “是啊,天下雨,我就发了条短信,让你不要等了。”
  “我怎么没收到你的短信?”
  “那是你手机出问题了吧?随后还给你发了第二条呢,告诉你,我搭便车回老家了。”
  “周正光,你确定没有说谎?”
  “我要是骗你,就让我死!”
  “也就是说,你绝对没去小树林?”
  “是啊。”
  “我靠!这……这是怎么回事呀?”我下巴都快被惊掉了,一屁股坐在了座椅上。
  周正光眨巴了眨巴眼睛,说:“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我心里全乱了,猜测着种种可能性:第一,是这小子在撒谎,他为了达到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演了那出“苦肉计”;
  第二,也极有可能是自己意识错乱,产生了错觉;
  第三,会不会是有人在搞恶作剧,故意吓唬自己,这个的可能性大一些,同学中的那些调皮鬼什么都做得出来。
  ……
  既然这样,我也就没有必要多想了,渐渐平静下来,问他:“你怎么会在火车上?”
  “我去送送你呀。”
  “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嘛,用不着你送的,多此一举!”
  “你一个人,我不放心。”
  “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呀,那边的事二叔都已经替我安排好了。”
  “那也未必。”
  周正光说着,卸下双肩包,坐在了对面的座位上。
  我直直盯着他,只见他脸色煞白,没有半点血色,好像三天三夜都没睡觉似的,心头不由得浮起了一丝莫名的忧虑。
  “周正光,你不是昨天就回老家了吗?”
  “是啊,回家也没事干,所以就想着陪你去章华了。”
  “真无聊!”
  大概是看我的脸色难看,周正光就问我:“夏小秋,你是不是讨厌我跟在你后头?”
  “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觉得没有那个必要,再说了,看看你的脸色,真让人担心。”
  “你担心什么?”
  “担心你身体出状况呀。”
  周正光冷笑一声,说:“那倒不至于,棒着呢!”
  “还棒呢,瞧你脸,都死人色了。”
  见周正光冷着脸没说话,我接着问他:“周正光,你怎么就知道我坐这趟火车了?”。
作者:gzhwoaini 时间:2018-05-09 15:40:30
  老读者又跟过来了,支持支持
作者:windstvxq 时间:2018-05-09 16:05:40
  加油别断更
楼主好多鱼2018 时间:2018-05-09 16:14:15
  “哦,我有个表姐在火车站工作,一查就查到了。”
  “你刚到家就走,怎么对爸妈说?”
  “我就直说去送你了,他们又不是不知道咱的关系。”
  “咱俩现在是啥关系?”
  “都好了那么久了,还能是什么关系?”
  “切,你可别自作多情啊,我可还没承认你是我男朋友。”
  “夏小秋,你是不是想跟我掰呀?”周正光冷冰冰地反问我一句。
  我心里一阵膈应,这小子,今天这是怎么了?就跟直接变了人似的,平日里他说话可不是这个味儿,总是和风细雨,润物无声的。
  “你胡扯什么呀?”
  “夏小秋,我把丑话撂在前头,你要是把我给甩了,背叛了我,那……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说看,你想怎么个不客气法?”
  “我……我弄死你都不在话下,你信不信?”
  我靠!
  我心里一阵发毛,这小子嘴上说说就罢了,权当是开玩笑了,可这怎么就满脸带着煞气呢?
  看来他是想多了,就安慰他说:“你放心好了,我要是背叛了你,就让我不得好死!”
  “我也觉得你不该是那种人。”周正光埋头叽咕道。
  见他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我都不想跟他说下去了,干脆斜倚在座椅上,打起盹来。
  正犯着迷瞪,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我拿起来一看,是二叔打过来的。
我要评论
作者:rqaung 时间:2018-05-09 16:24:30
  楼主,这书不错啊,啥时候出版,一定买一本支持
作者:75991242 时间:2018-05-09 16:45:00
  这次主角的设定不错,很真实
作者:贪婪的一只猪 时间:2018-05-09 16:48:30
  努力支持中,期待更新中.......
作者:lin_02 时间:2018-05-09 16:49:00
  觉得挺有意思
作者:支离笑 时间:2018-05-09 16:53:10
  楼主在哪里发的,求看全文
楼主好多鱼2018 时间:2018-05-09 16:54:15

  二叔上来就问我到哪儿了。
  我说我也不知道到哪儿了,不过用不着担心,有帅哥一路相伴呢。
  其实我这样说,也有我的意思在里面,那就是暗示他个男生陪我一起过去,免得到时候措手不及。
  “帅哥?什么帅哥?”听上去二叔很惊讶。
  “嗯……”我清了清嗓子,说,“就是最要好的那种,叔是过来人,应该懂的吧?”
  “夏小秋,你的意思是你早就谈男朋友了?”
  “算是吧,要不然怎么会让他陪我呢?也好顺便让您见一面,给点建设性的意见。”
  “意见个屁!臭丫头片子,谁让你谈恋爱了?你……你咋从来都没有跟我提起过呢?”二叔竟然火气冲天的骂了起来。
  我只当是二叔在故意逗我,就嘻哈说道:“我都大学毕业了,又不是个小孩子,谈恋爱这样的小事还得向你汇报吗?”
  “小事?谈恋爱是小事吗?”容不得我回答,他接着问我,“夏小秋,跟二叔老实交代,你跟他到什么程度了?”
  我故意逗他说:“二叔你别刨根问底了好不好?要是一般关系,我能带他去见你吗?”
  “你的意思是你们住到一起了?”
  “我在火车上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让我怎么怎么说得出口呀?再说了,他就坐在我身边呢。”
  “这事你妈知道吗?”
  “我没告诉她。”
作者:红豆狐狸 时间:2018-05-09 16:56:50
  写的真棒 。。。值得看。。
作者:qq5202008 时间:2018-05-09 17:07:00
  等你更新呢,加油
作者:287743837 时间:2018-05-09 17:15:10
  这个故事不错!
楼主好多鱼2018 时间:2018-05-09 17:34:15

  二叔一听,火气更大了了,嚷道:“夏小秋,你这样做也太过分了吧?婚姻是一辈子的大事,可不是儿戏,我们这些做长辈有权利替你把关,可不能由着你的性子,你听懂了吗?”
  “二叔,干嘛那么凶啊?”
  “我能不凶吗?这本来就是个严肃的事情!”
  二叔今天这是怎么了?不就是跟他说自己谈男朋友了嘛,值得发这么大的脾气吗?
  虽然心里面犯堵,但嘴上却只能软软的答应着。
  二叔停顿了片刻,然后说:“是这样,我本来是想亲自到火车站接你,可情况有变,接不成了。”
  “怎么了?”
  “刚刚接到一个电话,有点急事,要飞一趟北京,只好让手下的伙计代劳了了。”
  “用不着接的,我们自己打车过去就行了。”
  “行了,一切我都安排好了!”
  听得出,二叔的语气依然很强硬,渗透着一股不大不小的火药味儿,我意识到他还是在为我谈恋爱的事儿生气。
  但当着周正光的面,我也不能多做解释,心里想着,等见了面以后再慢慢跟他解释吧。
  二叔把接站人的人的手机号码,以及车牌号告诉我后,就挂断了电话。
  看一眼周正光,见他根本没有在意我们在说些什么,已经斜倚在靠背上睡着了。
  我站起来,把外套搭在了他身上,坐下来继续胡思乱想起来。
我要评论
作者:sll0406 时间:2018-05-09 17:34:30
  感觉好看,用手机一口气看完了!情节很好
作者:午夜雨1977 时间:2018-05-09 17:34:33
  楼主加油
作者:失落的鸭子 时间:2018-05-09 17:44:50
  看评论感觉不错,准备入坑
作者:终于有一天感动你 时间:2018-05-09 17:50:00
  撸主加油,我觉得这个题材可以拍成电视或是电影。
作者:e27pm4kzphelp88 时间:2018-05-09 17:55:10
  今天多少章今天多少章今天多少章
楼主好多鱼2018 时间:2018-05-09 18:14:15

  看来他真的是累了,一直到火车进站后,他还在睡,我只得连摇带晃把他喊醒他。
  他傻愣愣地站起来,一句话都没说,背起书包就往前走。
  我心里直犯叽咕:这哪儿还是原来的周正光呀?完全换了人整似的,冷冰冰的,就跟个木头人似的。
  紧脚跟上去,我忍不住提醒他:“周正光,把你额头上的乱发整理一下,都快把眼睛给遮住了。”
  他看了我一眼,却并没有动手。
  “瞧你那傻样。”我伸出右手,帮他打理了一下,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发丝几乎没了质感,软得就像水一样,刚刚撩上去,一松手,又垂了下来。
  当我再次撩起他头发,无意间看见她眉心正中有一块乌青,就问他:“头上是咋回事儿?”
  周正光说:“没事,前天不是感冒了,头痛得老黄,自己用手捏的。”
  “捏那么厉害?”我将信将疑,不再管他的头发,或许就是为了遮住那块“污点”。
  我牵着他手,边往前走边对他说:“我看你感冒还没好,连手都是凉的,真不该来送我。”
  “没事,已经好了。”
  “好什么呀?看你半死不活的模样吧,一会儿到了住处,我带你去医院,找医生瞧瞧吧。”
  周正光摇了摇头,说我没事。
  “还嘴硬!”
  “不是嘴硬,感冒真的好了。”周正光说着,打了一个寒战,连手指都跟着一抽。
  我不由得攥紧了他,心中泛起了一种别样的滋味儿。
  走出站门后,一个穿着扎眼的男孩迎了上来,他上身着一件黑色的T恤,胸前绘着一个醒目的骷髅图案;下身穿一条深蓝色的紧身裤;脚上却蹬着一双高帮皮靴。
  一张瘦长的脸上,双腮凹陷,颧骨很高,鼻子就像一个倒垂着的猪苦胆,一副深色的墨镜遮住了双眼。
  我靠,这也太另类了吧!
  再看一眼他身后的那辆车,再次被雷焦了。
  也看不出那是啥牌子的车,外形很特别,前宽后窄不说,还他妈的头高尾低,车身喷着墨黑色的漆,打眼一看,整个儿就是一个按了轮子的大棺材。
  这不会是二叔派来接站的吧?
  可那车牌清清楚楚,正是二叔事先告知的——章A8888。
  小伙子眼神倒是还不错,看上去早就把我认了出来,迎了上来,话都没说半句,就把我的行李接了过去,放进了后备箱里。
  随后拉开车门,做了一个礼让的姿势。
  等我们上了车,他才关上后门,自己钻进了驾驶座,点火、挂档,一脚油门朝前驶去。
  • 依嘉星: 举报  2018-05-11 15:54:00  评论

    看不出啥牌子的车,应该描绘成纸扎的汽车模样,二叔有故事
我要评论
作者:网上上网的猫妖 时间:2018-05-09 18:36:50
  加油,希望有更好的作品
作者:缘分天下 时间:2018-05-09 18:42:40
  记号
楼主好多鱼2018 时间:2018-05-09 18:54:15
  “怪车”顺着一条大道行驶了没多大一会儿,左拐爬上了高架桥,十几分钟后,就停了下来。
  小伙子下了车,为我们打开车门。
  我下了车,抬头一望,见路边开着一家名曰“金巢”的酒店。看上去规模并不大,门面装潢也一般,就问他:“就住这儿吗?”
  小伙子点了点头,没说话。
  进屋后,见里面的空间也不大,灯光暗淡,冷冷清清。
  吧台后面站着两个服务员,见我们进来,只是机械地点了点头,毫无感情色彩地说了声:“欢迎光临金桥大酒店。”
  操!
  这也叫大酒店?太拿自己当回事了吧。
  小伙子眼上依然扣着那个大墨镜,没有搭理服务员,甚至没有看一眼,就直接带我们上了电梯。
  电梯停在了六楼,打开门,小伙子帮我拿着行李,径直走到了608房间门前,也不知道从哪儿掏出了一张房卡,涮一下门锁,然后递给了我。
  看来他早为我们定好了房间,我接过房卡,没说话,心想:跟个哑巴有啥好说的呢?
  “你住这间。”哑巴竟然开口说话了。
  我哦了一声,却没动。
  小伙子望了一样周正光,说:“他住五楼。”
  “下面吗?”
  小伙子低头应一声。
  我心里面突然有点儿生气,说:“先去五楼不就得了,干嘛先上再下呢?”
  小伙子没理我,转身朝着电梯口走去。
作者:zggyy 时间:2018-05-09 18:59:30
  慢热型,越看越好看,加油,好精彩
作者:flighter123 时间:2018-05-09 19:17:20
  怎么不更新了
楼主好多鱼2018 时间:2018-05-09 19:34:15

  周正光抬起头,用他那双无神的眼睛看着我。
  我知道他想说什么,无非是想跟我同住一个房间,就白了他一眼。
  周正光倒也识相,拎起包,垂头丧气的跟在了后头。
  我看着他的背影,心里面微微荡起了一丝恻隐之情。
  是啊,也许是该把他留下来,按照时下的“惯例”,自己的确有点儿不近人情了,都“拍拖”那么久了,还守身如玉,一直吊着人家的胃口,实在有点儿残忍。
  可既然二叔知道自己是带着男朋友来的,又单独安排了另一个房间,这其中的含义已经很明确了。
  进了房间后,我觉得心里心浮气躁,就想着冲个热水澡,然后再好好休息一下。
  我走进了卫生间,拧开水龙头,随着噗噗几声闷响,我看到从里面喷射出来的竟然是黏糊糊的血水,不但鲜红刺眼,还散发出了一股难闻的气味儿。
  我吓了一跳,扭头就往外跑。
  本想着拉开房间门喊人过来看一下,手刚攥上门把,突然就想起了自己的身份,还警校毕业生呢,又是马上就要当刑警的人了,竟然还这么胆小,让人知道了不笑掉大牙才怪呢。
  我缩身走了回来,站在房间里平复了一番自己的情绪,这才想到,一定是自己看花眼了,也或者是灯光的原因,所以才把水看成了红色,这么大个城市,水管子连着千家万户,哪里来的血水呀?
  正当我调整好状态,打算再去卫生间看个究竟时,突然响起了哒哒的敲门声。
作者:open_e 时间:2018-05-09 19:35:30
  感觉今天又要熬夜了
作者:待易88 时间:2018-05-09 20:13:40
  留名
楼主好多鱼2018 时间:2018-05-09 20:14:15

  我再次紧张起来,小声问道:“谁呀?”
  没人回应。
  “外面是谁呀?”
  “砰砰。”敲门声再次响起。
  我头皮一阵发麻,下意识地走到书桌前,从书包里拿出了自己随身带着的水果刀,握在手上,轻手轻脚走到了门口,大声问道:“谁在外面?”
  “我呀,是我,开门呢。”
  操!
  竟然是周正光。
  我收起刀子,拉开门,一拳打在他的肩膀上,骂道:“你是个哑巴?还是个死人啊?成心吓我是不是?”
  “哎哟哟。”周正光大概是被打痛了,捂着肩膀进了屋,先是嘶嘶吸了几口凉气,接着说,“夏小秋,你没觉出这地方有点儿异常吗?”
  看他一副神秘兮兮的模样,我的小心脏提到了嗓子眼里,却极力装出一副平静的神情来,问他:“怎么就异常了?”
  他没急着说,先是走到了窗口前,朝楼下扫了几眼,然后转过身来,说:“一到章华市我就觉得有点儿不对劲,特别是那个接站的小伙子,简直就不是个正经人。”
  “怎么就不像正经人了?”
  “看上去就是个混社会的小马仔。对了,小秋,你没觉出这家宾馆特别诡异吗?”
  “放屁,诡异你个头啊!”
  周正光倒没有在意我骂他,接着说:“整个宾馆里面阴森森的,阴气太重,我真怀疑这是个凶宅。”
作者:八月春天 时间:2018-05-09 20:21:00
  鼓励一下,好贴,先马了
作者:流浪的大名人 时间:2018-05-09 20:37:10
  马克一个,肥了再看
作者:361sky 时间:2018-05-09 20:48:20
  没了!没了!没了!没了!
作者:以在是 时间:2018-05-09 20:49:50
  打个酱油,楼主快更
楼主好多鱼2018 时间:2018-05-09 20:54:15

  我本来就被卫生间里的血水吓得要死,听他这么一说,心里就更瘆的慌了,但面上却不服软,说:“周正光,我看你就是灵异小说看多了,看谁都是鬼了,这地方是我二叔安排的,那个接站的人又是我二叔手下的伙计,怎么会让咱住凶宅呢。”
  “还伙计呢?阴着个脸,话都不说,是个正常人吗?”
  “说话少不好吗?人家那叫有涵养。”
  “涵养个屁!麻痹滴,就跟个僵尸似的。”
  “得了……得了……别胡说八道了,成心吓唬我是不是?”
  “不是,真的不是,小秋,你听说我……”
  “说你个头啊?”我打断了他,指了指卫生间,说,“你赶紧帮我放点热水去。”
  “干嘛?”
  “我想冲个澡。”我绝口没有跟他说水龙头里放出血水的事儿,是想着让他进去探个究竟。
  周正光一听我要洗澡,小心眼又开始歪歪了,他一定觉得我能当着他的面洗澡,好戏就要来了。
  他脸上一下子有了少许的活色,转身走进了卫生间,里面随即就响起了哗啦哗啦的流水声。
  我坐在床沿上,静心听着里面的动静。
  奇怪!
  他怎么就一声都没吭呢?难道他放出来的不是通红通红的血水?
  如此说来,那就是问题出在我身上了?
  难道是自己不正常了?
  正想着,周正光走了出来,边走边骂骂咧咧抱怨着:“这狗日的破烂宾馆,竟他妈的连热水都没有。”
  眼下我最关心的不是有没有热水,而是水的颜色如何,就问他:“水质还好吧?水干净不干净?”
  “天下的自来水还不都一个熊样,浑倒是不浑,就是一股子消毒水的味儿,跟我们家的山泉水没法比。”
  见他说得坦然,我没再接话,起身走进了卫生间,伸手拧开了洗脸盆上面的水龙头。
  果然,里面哗啦啦流出来的是清澈的自来水。
  我勒个去!
  这是怎么了?
  回头一想,自己此前一没有梦游,二没有看花眼,清清楚楚地记得从水龙头里流出的是血水呀!
  这才短短几分钟,咋就连半点浑浊之色都没有了呢?
  就算是里面的血水全部都流了出来,那么,这光滑细腻的白瓷水盆中总该有一丝半缕的痕迹吧?
  可上面崭新洁净,一尘不染,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6
作者:深度沉迷 时间:2018-05-09 21:05:50
  评论评论评论喽 更新更新
作者:缘分天下 时间:2018-05-09 21:08:20
  楼主更文辛苦了,支持你!
作者:weiweix 时间:2018-05-09 21:41:50
  顶一顶,继续
作者:huangzhong1980 时间:2018-05-10 08:00:20
  十五字,十五字,楼主快点更新啊
作者:ov2 时间:2018-05-10 08:06:10
  养肥了再来,先马一下
作者:castle208 时间:2018-05-10 08:26:50
  等的好辛苦 等的花都谢了
作者:yangpeng5bb2 时间:2018-05-10 08:34:10
  马克,速度速度速度速度速度速度速度速度
作者:像猫一样懒会儿 时间:2018-05-10 08:47:20
  楼主为了看你的书我饭都不做了,今天顶着黑眼圈上班
楼主好多鱼2018 时间:2018-05-10 08:49:15
  思来想去,我好歹给了自己一个还说得过去的理由:那就是608这个房间多日没人入住了,水管里生了铁锈,一旦放出来,在橙红灯光的映照下,就成通红的血色了。
  周正光倒是认真,打了总台的电话,问起了热水的事儿。
  服务员说热水是有,只是要等到晚上九点以后才开始放,要洗热水澡,就只能等着了。
  这下子变得一点儿都没有耐性,电话还在手上,就开始骂骂咧咧了,一副很纨绔、很粗鲁的流氓相。
  我走出了,生气地说:“周正光,你啥意思这是?”
  他还在骂:“这狗日的宾馆,不但阴气重,服务也不好,用不了多久准得倒闭!”
  我也没给他好脸色,嚷道:“你嫌二叔安排的宾馆不好是不是?那好吧,你带我出去住,条件不好,五星级就行!”
  “那不薄了二叔的面子吗?”
  “没事,我给他解释。”
  周正光放下电话,咧嘴苦笑着,说:“现在可不行,条件还不成熟呢,不过以后会的,别说五星级了,就是八星级都不成问题!”
  “吹,吹死你个牛!”我朝着窗外望一眼,见已是夜幕降临,华灯初上了,就说,“肚子饿扁了,出去吃点东西吧。”
  周正光没再说话,跟在我后面出了宾馆,活像一条夹尾巴狗。
  我们在宾馆附近找了一家小餐馆,点了米饭跟汤菜,坐在角落里的一张小餐桌前,吃了起来。
作者:cuisong543 时间:2018-05-10 09:05:20
  好看,多更啊
作者:loudongm 时间:2018-05-10 09:15:00
  这个故事不错!
楼主好多鱼2018 时间:2018-05-10 09:29:15

  吃完之后,周正光说咱出去走走吧。
  我问他要去那儿,他说随便走一走,逛一逛,也好感受一下这地方的风土人情。
  “不就是马路、高楼了嘛,全世界的城市还不都一个熊样,有什么好逛头?累了,回去睡吧。”
  见我不答应,他也没再坚持,跟在后头往回走。
  果然不出我的所料,周正光那小子果然是想跟那个啥了,他二话不说,直接跟到了我的房间。
  我冷着脸往外轰他,可他说啥也不回自己的房间,并且还给了我一个听上去很温情的理由:“小秋,你一个人睡多不安全,我在这儿陪着你,免得你睡不踏实。”
  “不行!回你的房间去,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狼子野心。”
  周正光哭丧着脸说:“我们都这么多年了,你怎么就那么不解风情呢?总该……”
  “是啊,这么多年我都没给你,今天晚上你就更别指望了,咱俩要是真的能走到一起,那就等入了洞房再那样。”
  “小秋,你咋就那么守旧呢?”
  “不是守旧,我有我做人的尊则,请你尊重我,好不好?”
  “你让我留下来,我保证不动你一手指头,好不好?”
  我说那也不行,男女授受不亲,传出去不好。
  见我铁了心不肯收留他,他就开始吓唬我,说他的第六感管告诉他,这家宾馆真的是凶宅,还是好像是刚刚发生过命案。
作者:武汉糊涂虫 时间:2018-05-10 09:30:30
  今天多少章今天多少章今天多少章
作者:霓裳精灵 时间:2018-05-10 10:04:10
  万事开头难,作者加油
楼主好多鱼2018 时间:2018-05-10 10:09:15

  我听得头皮发麻,却依然还没松口。
  他就四下里转着,还不停地吸着鼻息,说:“小秋,好歹你也是个学刑侦的,嗅觉咋就这么迟钝呢?你闻一闻,好好闻一闻,这房间里真的飘散着一股很冲的血腥味儿。”
  我被说得浑身拔凉,尿意频频,差一点就放弃了所谓的原则。
  可我突然做出了一个连我自己都觉得过分的举动,一把摸起了茶几上的水果刀,疯狂地挥舞着。
  见我如此“绝情”,周正光慌忙逃出了房间。
  我砰一下关上房门,倚在冰凉的墙壁上,突然就泪崩了,一时间哭得稀里哗啦。
  为什么要哭?
  连我自己都不清楚。
  而接下来所发生的一切,让我始料不及,痛悔不已。
  回头想一想,也许就是我的这份“绝情”,毁了周正光的前程,毁了他的一生,一定意义上说,是我把他推进了冰冷的万丈悬崖中。
  我擦干眼泪,刚刚爬到床上,手机就响了起来。
  心里就想,如果电话是周正光打过来的,他要是再低三下四的恳求自己,就答应他。
  拿起手机一看,是家里的电话号码。
  赶忙接听了,妈妈向来就问我怎么样,路上顺畅不顺畅。
  我装出一副开心的腔调来,说妈你就放心好了,我早就到章华了,吃饱喝足后,正躺在宾馆的床上做美梦呢。
我要评论
作者:蔚方 时间:2018-05-10 10:11:07
  记号
作者:淡紫优雅老女人 时间:2018-05-10 10:22:47
  楼主不知道110是不需要信号也可以拔打的吗
我要评论
作者:乔那个乔 时间:2018-05-10 10:32:07
  坐等!!!
作者:乔那个乔 时间:2018-05-10 10:32:22
  坐等!!!
楼主好多鱼2018 时间:2018-05-10 10:49:15
  妈说那就好,接着问我见到二叔了没有。
  我撒谎说见到了,二叔亲自接站,还给我安排了豪华宾馆,总之对我非常非常的好。
  妈问我现在跟二叔一起吗,我说安排妥当后,他就去北京了,业务上有个急事儿。
  妈叹了口气,听上去情绪有点儿低落。
  我问妈:“你叹什么气呀?是不是有啥事儿?”
  “没事。”妈稍加沉吟,接着说,“也不知道是怎么了,香案上的香火烧得有点儿偏了。”
  我责怪她说:“都什么年代了,你还信那个?”
  妈说:“这是老祖宗留下的规程啊,咋好不信?闺女啊,我跟你说,自打你到外面上学后,你每一次赶路,我都要在案子上烧几柱香,往日里的都好,就是这一次不对劲儿,一连烧了三柱,都是乱七八糟的。”
  “没事的,你别胡思乱想了。”我嘴上安慰着她,心里面却暗暗犯嘀咕,难不成自己真的住进了一家“鬼店”?
  ……
  妈妈又千叮咛万嘱咐了一番,便挂断了电话。
  我神思恍惚,想睡又睡不着,干脆打开电视,随手调换着频道,换来换去,全都是些男欢女爱的节目。
  看着那些腻腻歪歪的男男女女,思绪又回到周正光身上去了。
  唉,也许他是真心为自己的安全着想,所以才赖着不走,都是自己心里肮脏,错怪人家了……
  正琢磨着,突然听到门外响起了嚓嚓嚓的脚步声,我调低电视音量,竖起耳朵仔细探听听着。
  是,的确是脚步声。
  听上去外面的人脚步很轻,貌似是鞋底刚刚摩擦到绵软的地毯上,从东到西,再返回来从西到东,来来回回,不间断地走着。
  难道是几个人,几十个人?
  不对呀,这个宾馆看上去生意并不怎么样,冷清得很,之前下楼吃饭的时候,从六楼到一楼连一个客人都没遇见,这时候哪里来的脚步声呢?
  对了,肯定又是周正光那小子在作祟,贼心不死,又想来纠缠自己了,只所以来回走动,那是他没有胆量再敲门。
  想到这点,我安静了下来,走到门前,壮着胆子喊了一声周正光。
  外面随之安静下来,脚步声没了,却没人回应。
  看来不是周正光,难道又是错觉?
  要不然就真的像周正光说的那样,这是一处凶宅,到了夜深之时就开始闹鬼了。
  我脑袋猛地大了起来,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果然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儿。

  这边更新的稍微慢些,看的快的朋友可以关注微信公众号【右手灵异】继续阅读,回复90170,从第8章开始看起~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65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