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人哭丧,被鬼缠上,该咋办?

楼主:千里明月2016 时间:2018-06-02 15:30:22 点击:521866 回复:152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10 下页  到页 
  给死人哭丧这营生,在农村很普遍。
  但哭丧也是个技术活,一要脑子好使;二要表演到位,否则露了馅就麻烦了。
  报载:一哭丧的汉子把“大爷”哭成了“大妈” ,不但吊毛没挣到一根,反而被丧主家好一顿揍。
  还有一哭丧的老太太,因表演太到位,动了真情,悲伤过度,“嘎”的一口气没上来,死了。丧主因此丢了脸还赔了钱。
  所以,年龄大的人,丧主一般不敢雇,怕说漏嘴,怕哭出事。
  他们雇的多是脑子灵光的年轻男女。
  当然,在乡村愿意干这种营生的人,多是些好吃懒做的二流子、半大孩子和闲妇,正经人是不愿干的。

打赏

59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916次 发图:3张 | 更多 |
楼主千里明月2016 时间:2018-06-02 15:31:47
  我之所以能干上哭丧这一行,完全是因为我二叔。
  二叔四十出头,光棍一条,虽然长的鬼头哈么眼的,比猴子强不了多少,但能说会道,心眼溜精,嘴巴蜜甜,又极具表演天赋,所以在我们这地方,那是远近闻名的“哭客”,人家死了人,都喜欢让他去哭。
  那年初春,地里没活,我爹闲的蛋痛,就跟着我二叔去给人哭丧,想挣几个钱,没想到在丧主家熬了一夜,还没等第二天出殡,就在灵前蹦了几个蹦,大吐几口鲜血后死了。
我要评论
楼主千里明月2016 时间:2018-06-02 15:33:08
  二叔说,是我爹不听他话,半夜犯困,偷喝人家供在灵前的贡酒想提提神,结果神还没提起来,却被鬼打灾了。且死了白死,也没赖上人家,谁让你跟死人挣酒喝的呢,不找你茬就算面子了。
  爹被鬼打灾暴死,娘精神抑郁让黄仙迷住,神叨了几天也上了吊。
  家庭的变故使我的心情颓废到极点,加上学习不好,又在学校跟人打架,被迫辍学。
  十五岁的孩子能干啥?二叔怕我学坏,就要带我干个“既轻松又来钱快”的营生。
剩余 1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千里明月2016 时间:2018-06-02 15:40:12
  那天,大约是农历冬月初的早晨吧,我正躺在土炕上拥着破被褥迷糊,二叔穿着崭新的蓝袄裤,戴着呢子帽进了屋,先是“梆梆”敲了几下门框,待我睁眼醒来,他便道:“狗剩,起来,跟我去走一趟!”
  我一愣,擦了擦惺忪的睡眼,不悦地道:“我叫茂盛,李茂盛,不是狗剩。”
  “呀呵,你特娘的,敢跟我犟嘴了?”二叔把眼一瞪,加重语气骂道,“我说狗剩就是狗剩,你能咋的?赶紧起来跟我走!”
  你娘,碰上这么个不讲理的堂叔,真是哪辈子造的孽呀。我问道:“干啥?”
  “干啥?哭丧呗,这大冷天的还能干啥,赶紧的!”他催道。
  啥?我一下子就不乐意了,我爹就是因为给人哭丧死的,你还让我再去?姥姥!
我要评论
楼主千里明月2016 时间:2018-06-02 15:42:01
  我火,二叔也火了,说老子是看你可怜,让你出去散散心,挣两毛钱,吃顿肉,你特娘的还梗上了?不知好歹的玩意,你爹暴死是他自找的,谁让他不守规矩的呢。只要你小子好好听话,老子包你吃香的喝辣的,攒够钱过几年就给你讨媳妇。要不你这屁大的年龄能干啥?赶紧的!
  娶媳妇?你给人哭了二十多年都没娶上个媳妇,还来忽悠我?
  我连摇头说不娶,毛还没长全呢,娶啥子媳妇。
  二叔点了点头,说道:“好好,那你特娘的就在家死熬吧,老子吃肉去!”
  说完转身就走,但见我仍无动于衷,又忽地折回身来,气急败坏地骂道:“小狗剩,我可告诉你,你那年跟大棒槌家的三妮子偷着亲嘴的事,老子可是看见了……”
  我靠,我一下子昏了。大棒槌可是村里有名的狠人,专业杀猪宰羊,红刀子进,白刀子出,眉头都不皱一下。打架更黑,村里栓娃骂了他一句,被他追出半条街抓住,几巴掌就把栓娃打的满地找牙。
  他若知道自己的闺女被人……岂不更疯了?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千里明月2016 时间:2018-06-02 15:43:10
  我急了,忙辩解道:“我,我……那是多少年前的事了,小孩玩过家家娶媳妇能算数吗?”
  “算,咋不算?”二叔恶狠狠地道,“你不但亲了,还摸了她的屁股,这若被大棒槌知道了,不特娘的一刀子捅死你,砍吧砍吧把你当白条肉卖了,算你小子长的俊……”
  晕死,老子从小到大,就做了那么件激动人心的美事呀,若被这个二流子叔嚷嚷出去,岂不要碎尸万段,比我爹死的还惨?
  于是忙麻溜地穿上袄裤,跟着他出了门,往东北方向奔去。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千里明月2016 时间:2018-06-02 15:43:34
  路上,二叔得意洋洋地地说,今天这个丧主是十几里外的王家村,儿子是暴发户,家里钱海了去了,只要咱好好表演,两天下来,挣个千儿八百地没问题。
  这么多钱?怪不得他整天吊儿郎当,吃喝嫖赌的不差钱呢,原来哭丧这营生是个肥差呀。
  不过我对钱并不那么感兴趣,屁大的孩伢子,有了钱也不知咋花,我担心的是跟三妮子的事,已经过去八九年了,我都忘了,我二叔咋还记着?
  唉,啥也甭说了。
  可对哭丧这事,我心里没底呀,就问怎么哭?到时若哭不出来或被人看穿咋办?
  他说甭担心,一切看我的,我怎么哭,你就怎么哭,只要不胡说八道就行。
  我点点头,谨记在心。
作者:今夜有风雪2014 时间:2018-06-02 15:50:18
  赶上直播了,果断插入
我要评论
作者:kangshong 时间:2018-06-02 15:58:37
  马克
我要评论
作者:阿良2014 时间:2018-06-02 16:23:48
  @千里明月2016 :本土豪赏1个么么哒(50赏金)聊表敬意,对你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阿良2014 时间:2018-06-02 16:26:47
  @千里明月2016:
  墙裂支持新帖,么么哒~

  
我要评论
作者:kangshong 时间:2018-06-02 16:33:51
  坐等
我要评论
楼主千里明月2016 时间:2018-06-02 17:32:01

  
楼主千里明月2016 时间:2018-06-02 17:50:56
  二叔又介绍起死者的身份来,说今天咱们去的那家是个老太太,八十多了,而咱俩的身份是她的远房外甥,我叫她舅母,你就哭姥姥。当然,丧主还雇了别人哭丧,竞争很激烈的,到时一定要哭好,诉好,赢得看热闹的喝彩和痛情,完事后,我特娘的就请你下馆子,让你小子开开荤。
  我应了。
  待我们气喘吁吁地赶到王家村村口时,就隐隐听到村里传来呜哩哇啦的唢呐哀乐声。
  “这是在招人呢,赶紧的!”二叔下意识地整了整呢子帽,抻了抻新袄裤,撇着一双罗圈腿,急急往村里走去。
  我不敢马虎,也揪着心脏,紧跟而上。
楼主千里明月2016 时间:2018-06-02 17:51:18
  一进村,就远远望见大街上围了一大堆人,人群中间,花红柳绿的纸马、彩轿等格外惹眼。
  那就是了!我暗沉一口气,紧跟着二叔就奔了过去。
  还没等接近人群,二叔就突然嗷的一声叫,咕咚扑在地上,连滚带爬地伸着手往前挪去:“老天爷啊,你咋这么狠心呀,俺舅母一世为善,广使恩德,你咋就让她走了呀……”
  声之悲呛,惊天动地。
  他这一哭,吹鼓手们的喇叭和唢呐以及铜锣、小鼓,呜哩哇啦,铿铿锵锵就紧着响了起来,气氛一下子就起来了。
  我靠,这就开始了?
  我稍一愣怔,也忙跪在地上,大嘴一咧:“亲姥姥呀……”
  哭着往前爬去。
我要评论
楼主千里明月2016 时间:2018-06-02 17:52:15
  这下子,众人的注意力全部转到了我俩身上,纷纷小声嘀咕起来。
  “这是谁呀?”有老头问道。
  “外甥呗,没听他们哭舅母、姥姥?”一女人说道。
  我们刚哭了几声,街北侧院门口就跑出来两个披麻戴孝的男子,冲着我俩就嚎啕着扑来。
  我还没明白是咋回事,只听二叔又嗷的一声:“表哥呀,我心都碎了呀,舅母咋就说走就走了呀,我还没来得及尽孝啊……”
  我也不知道说啥呀,只好咧着嘴,捂着脸瞎咧咧,又怕被别人看穿,还偷偷把唾沫抹在了脸上,假充泪水。
  那俩孝子干嚎着过来,跟二叔是抱头痛哭,那表情,那哭声,肝肠寸断,痛不欲生的,不由令众人动容,旁边有看热闹的妇女忍不住抹泪叹息。
楼主千里明月2016 时间:2018-06-02 17:53:46
  几个人当街哭了一小会,哀乐声渐渐微弱,遂又互相搀扶着进了院门,往屋里走去。
  我偷眼打量,见是座二层小楼,外墙一色白瓷砖,窗明几净的,非常气派,一看就是个富户。
  我们一行穿过院子,进门迎面就是一个大客厅。客厅北墙下横摆着一口红漆雕花的大棺材,棺材上还摆放着一个相框,相框里的老太太一脸横肉,活似电影里的地主婆,正瞪着一双三角眼在盯着我呢。
  我心里一颤,刚要低头,忽听“咕咚”一声响,二叔跪到地上,冲着棺材就咚咚地猛磕起头来:“舅母呀,外甥来晚了呀,当年俺家穷,您老人家舍不得吃穿,光接济俺们了,这个情,俺记了一辈子呀……俺的舅母呀,俺就是十辈子也还不上您老的情呀……”
楼主千里明月2016 时间:2018-06-02 17:54:10
  二叔连哭带磕带说,鼻涕一把泪一把,嗓子都哑的不成溜了,那种悲伤,感天动地,无与伦比。
  我则跪在他屁股后,也紧着磕头嚎啕叫“姥姥”。
  三哭两叫的,竟想起了我爹,不由触景生情,最后真哭了,嗷嗷的,别人劝都劝不住。
  我二叔呢,更狠,直接躺地上打起滚来,拼死拼活地要跟‘舅母’一块走。幸亏被几个白衣汉子拉住,要不真能一头撞在棺材上呜呼哀哉。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阿良2014 时间:2018-06-02 18:27:37
  20楼
  留记~
  这算沙发么?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返回首页123 时间:2018-06-02 19:24:37
  顶顶
我要评论
作者:0某天0 时间:2018-06-02 19:25:53

  
我要评论
作者:返回首页123 时间:2018-06-02 19:31:05
  不错
作者:阿良2014 时间:2018-06-02 20:31:16
  @千里明月2016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对你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楼主千里明月2016 时间:2018-06-02 20:53:02
  我和二叔连哭带嚎地在灵堂的棺材前表演了约五六分钟,丧主的儿子见差不多了,街上看热闹的乡民也都挤满了门口,便招呼着人把二叔和我搀扶起来,送到西屋一房间,扔下粗布麻衣大褂,便又忙活去了。
  “第一关过了。”丧主家人刚离开,二叔低声说了一句。
  咦,这么简单?这钱很好挣呀。
  我心里一喜,小声问道:“那咱要了钱走吧?”
  二叔一瞪眼:“走啥走,今晚还要在这守灵呢,明天出殡还得哭,明白?”
  说完,就抄起一件白大褂往身上套,我也跟着穿上,又学着他的样子,把一根白布条缠在了脑门上,布头随便打了个结。
楼主千里明月2016 时间:2018-06-02 20:53:49
  二叔瞥了我一眼,伸手替我捯饬起来,并叮嘱说,裹头布打结是有说法的,直系亲属布结在脑后,旁系亲属在一侧,男左女右,绝不能马虎,明白?
  话刚落,忽听外面“呜啦……”一阵喇叭声响起,紧接着就传来一个女人的尖嚎声。
  我一愣,忙打眼往院子里望去。
  随着凄厉的哀乐声响,院门口处,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抱着孩子就哭嚎着,跌跌撞撞地扑了进来。咕咚就坐在了地上,丢下怀里的孩子,连滚带爬地往客厅门口爬来。
  “姑妈呀,一眼看见灵堂啊 , 侄女心都碎了呀,亲亲的姑妈你棺材里睡,侄女好像做梦一样,我的好姑妈,我的亲娘,孩儿我不敢相信啊……”
  女人哭,孩子叫,声嘶力竭,感天动地,一下子把我的情绪激了起来,泪水夺眶而出。
楼主千里明月2016 时间:2018-06-02 20:54:35
  这女人的哭声太有感染力了,一看就是娘家亲侄女,要不谁能哭的这么悲呛。
  “雇来的,”二叔闷声道,“梁山村的一枝花……”
  啥?我转眼诧异地看着他,下意识地擦了把泪。不可能呀,她若是雇来的,那孩子呢?看样子最多有两三岁,趴地上正哭闹的揪人心呢,谁能为了几百块钱,连孩子也搭上?
  “孩子是租来的,一天五十。”二叔面无表情地盯着窗外,口气颇有些醋意。
  我靠,这也太畜生了吧,谁家能舍得把孩子这么折腾,大冷天的趴地上又哭又叫的,别说亲眼见,就是想想都心痛。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千里明月2016 时间:2018-06-02 20:55:35
  那女人不管不顾,一个劲地嚎啕着往客厅门口爬。这举止和悲号,令院门口所有人都为之动容,有几个妇女不忍,挤进来要抱孩子,却见屋里奔出两个穿着素服的女子,哭嚎着把娘俩搀抱进了客厅。
  “特娘的,喝水!”二叔一屁股坐到墙边的沙发上,脸皮抖动着,从茶几上摸起一盒烟,抽出一支点了,又端起茶壶倒水。
  我不敢乱说话啊,拘谨地坐到他身边,耳听着隔壁里的哭嚎声,感觉像在做梦一样。
  “这女人,忒不是个东西,仗着自己漂亮,勾引了不少男人呢,烂到家了……”二叔猛吸了口烟,端起茶碗,仰脖咕咚灌了下去,那举止表情,很可能跟那女人有啥仇恨。
楼主千里明月2016 时间:2018-06-02 20:56:46
  灵堂里的女人撕心裂肺地哭嚎了一会,也被人架进了西屋,一屁股坐到对面的沙发上,一手抱着孩子,一手紧着拢头发,擦拭脸上的泪痕。完全不在意我俩的存在。
  二叔闷着头猛抽烟,我则偷眼打量起她来。
  这女人,约莫三十多岁,长发,瓜子脸,皮肤细白,柳眉杏眼粉嘴唇,下巴尤其好,肉肉的微翘着,让人恨不得亲一口。
  真俊,怪不得叫一枝花呢,比三妮子还好看。
  我心里暗赞了一声,又把目光落到了她怀里的孩子身上,是个女孩,已经睡了。
  “看啥看,没见过装逼的?”二叔突然骂了一声。
  我一愣,脸刷地红了,忙挠头把眼光移向了别处。
楼主千里明月2016 时间:2018-06-02 20:57:44
  一枝花好像没听见似的,把孩子放到沙发上,拿过边上的粗布白衣裤,兀自穿戴起来。
  她虽然穿着碎花素袄,但仍遮不住那鼓囔囔的胸脯,随着胳膊的伸展,两个大奶在棉袄里像圆球似的颤动。
  一枝花穿好孝服,坐回到沙发上,边整理着头上的裹头布,边从兜里摸出个小圆镜子,对影自怜。
  “狗剩,我给你讲个故事吧。”二叔并不看我,仍低着头,兀自说道,“古代有个潘金莲,那浪劲可大了,见了男人……”
  话刚到这,只听一枝花扑哧笑出了声,抬眼冲我问道:“小伙子,你咋叫这名字呀?嘻嘻……”
  我脸一热,刚要辩解,她又紧接着道:“古时候有个癞蛤蟆呢,老想着吃天鹅肉,可人家天鹅不理它,他就想着法子败坏天鹅的名声,老天爷都怒了,咔嚓一个炸雷就把他劈成了罗圈腿……”
  我靠,俩人这是干啥呀,一个损,一个讽的,难道我二叔曾追求过她?
楼主千里明月2016 时间:2018-06-02 20:59:51
  “对,潘金莲变成了癞蛤蟆,武松成了公天鹅……”二叔语气颇为得意,但仍不看她。
  一枝花脸色一呱嗒,狠狠地白了他一眼,叹道:“唉,有些人啊,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是啥德性。”
  “没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男子汉大丈夫,坐的直,行的正,不坑老,不害小,谁能管的着?是吧,爷们?”二叔终于转头看了我一眼。
  这都啥跟啥呀,我尴尬地一抖脸皮,胡乱点了下头。
  一枝花气的呀,白着眼珠,呼呼直喘。她租人家的孩子来哭丧,心里不愧是假的。
  这工夫,外面又响起哀乐声,接着,一拨拨男女相继哭嚎着进了灵堂。
  从他(她)们那表情,那哭声,可以判断出并不太悲痛,我不知是雇来的还是真亲戚,反正他们在灵堂里哭了一会,再没了动静,也没被送过来。
  不知不觉,天色已近中午,开饭了。
楼主千里明月2016 时间:2018-06-02 21:01:49
  主食有白馍,有大米,还有糖包,菜也不孬,有鱼有肉还有鸡蛋。
  俗话说,半大小子赛过猪,我这一顿吃的呀,肚皮比球还圆。
  我二叔呢,似乎不大稀罕,用筷子不时把自己面前的肉鱼啥的往对面的一枝花那边扒拉。
  一枝花却并不领情,低着头,阴着脸,猛吃。
  一顿饭吃完,几个人竟一句话都没说。
  二叔把剩下的三个糖包用食品袋装了,瞅瞅窗外没人,突然欠身塞到了对面的一枝花怀里。
  她一愣,刚要拿出,二叔严厉地小声道:“给孩子的。”
  一枝花白了他一眼把糖包揣进了袄兜里。
  我就奇了怪了,俩人唇枪舌剑,冷嘲热讽的,大有势不两立的劲头,一枝花对他的态度更是冷淡到极点,二叔咋还恬不知耻地厚着脸皮关心她呢。真没脾性。
楼主千里明月2016 时间:2018-06-02 21:04:07
  下午,没事,一枝花抱着孩子走了。当然明天还要过来出殡,出完殡才能领到工钱。
  我们呢,因为晚上还要在这儿守灵,便趁着这工夫,躺在沙发上睡了。
  一觉醒来,天色傍晚了,赶紧抹把脸吃了晚饭,打着饱嗝来到灵堂,分两边跪坐在棺材前,开始了值夜。
  棺材前守灵,一般都是丧主家的事,外人是不能随便待的。
  但因为近年来的国策,家庭子女普遍稀少,男丁也只一两个,白天忙,晚上那还有精力值夜?所以这差事多落在了哭丧的人身上。
  我们来哭的这家只有一个土豪儿子,孙子也还小,当然不会熬夜了。
  天色渐渐黑严,外面黑咕隆咚地也没了动静,只是两扇大铁门还敞着,这是为了方便死者的灵魂进出的。
楼主千里明月2016 时间:2018-06-02 21:04:34
  家里呢,来吊唁和帮忙理丧的人也陆续走了,丧主儿子叮嘱我们几句,扔下两盒烟,也到楼上睡觉去了。
  偌大的客厅里就只剩下我和二叔,还有棺材上老太太的照片。
  我虽然给我爹守过灵,可从没给外人守过呀,跪在那儿,也不敢瞅棺材,只把眼光看向我二叔。
  他对守灵这事可能早习以为常了,一边抽着烟,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把纸钱一张张地凑到棺材前的长明灯下点着,然后放进灯边的泥盆里化成灰烬,待攒到一定程度,再用黄纸包起来叠成元宝形状,放到棺材盖上。
楼主千里明月2016 时间:2018-06-02 21:05:59
  烧纸的泥盆非常有讲究,是丧主家准备出殡的时候,由儿子端着,走到十字路口才能摔碎,意为“碎碎平安”,让逝者灵魂不能再回家打扰。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大约到了晚上十一点多钟,纸灰元宝已摞满了棺盖,快盛不下了。
  二叔打了个哈欠,冲我道:“把纸钱放棺材里。”
  啥?我一愣,下意识地瞥了眼老太太的照片:“咋放?”
  “掀开盖板,塞老太太兜里,放胳膊下也行。”他轻描淡写地说道。
  我靠!你让一个十四五岁的孩子给死人兜里揣纸钱,还有天理吗?
  我忙摇头说不敢,还是你自己放进去吧。
楼主千里明月2016 时间:2018-06-02 21:07:21
  他一蹙眉头:“咋的了,老子这是给你练胆呢,别特么别不识好歹,赶紧的!”
  我见他竖眉瞪眼的,不敢执拗了,有把柄在他手里攥着呢,万一……
  唉,反正他在身边,还怕啥?
  遂硬着头皮,壮着胆子站起来,先把棺材板上的纸元宝划拉到一边,又把老太太的照片小心翼翼地挪了,然后战战兢兢地用手捏住盖板一角,屏住呼吸,轻轻往上掀。
  我不知道老太死了会是啥样,反正相片是挺霸道的,但愿她脸上盖着黄纸呀,那样不用脸对脸地瘆着。
  心里怕,手就抖,棺材板子又沉,我抖抖索索地使出好大的劲,才慢慢掀起不到半尺高。
楼主千里明月2016 时间:2018-06-02 21:10:25
  二叔见我这怂样,火了,没好气地骂道:“你特娘的没吃饱饭还是咋的,赶紧的!”
  今天就是今天了!
  我被他的话一激,也火了,闭眼咣啷一下就把板子掀到了一边。
  就在这时,二叔忽然一声叫:“我靠,跑肚子……”
  起身把提着裤子就窜出了门。
  我一下子懵了,日呀,这,这特娘的关键时刻,你狗日的咋撇下我就跑?
  我也不敢弄纸钱了,更不敢看棺材里的死老太啥样,转身跟着跑了出去。
  二叔顾不得骂我,钻进厕所里就稀里哗啦猛泄起来。
  我则站在厕所墙外,紧张地瞅着灵堂门口,生怕那老太突然窜出来。
楼主千里明月2016 时间:2018-06-02 21:11:58
  好在,啥事也没发生,二叔提着裤子领着我又回到了灵堂,一屁股坐在板凳上,瞪眼怒视。
  我不敢再磨叽了,抓起一把纸元宝,闭眼探头地摸索着往棺材里老太太的衣兜里放。
  首先摸到的是滑滑的绸布,应该是衣角把,我又大着胆子一点点往上探。
  突然,一个冰凉的东西触到了我的手背上,我吓的一哆嗦,下意识地睁开了眼,恰好与近在咫尺的老太的大青脸面对。
  轰的一声,我脑袋一炸,惊叫着一屁股就砸在了地上。
  只觉屁股一颤,咔嚓一下,烧纸的泥盆竟被我坐碎了。
  我一下子懵了,这特娘的坏了,泥盆在家里碎了,若被老太太儿子知道了,非疯了不可。
  咋办?我傻了,二叔也昏了,瞪眼张嘴地坐在那儿,半天没说出话来。
我要评论
楼主千里明月2016 时间:2018-06-02 21:14:38
  @大喜子ABC 2018-06-02 19:57:52
  我擦,貌似要火,留爪
  -----------------------------
  谢谢
作者:大海落潮 时间:2018-06-02 21:29:32
  顶一下
我要评论
作者:今夜有风雪2014 时间:2018-06-02 21:39:11
  还有没,挺搞笑的
我要评论
作者:返回首页123 时间:2018-06-02 21:52:58
  @千里明月2016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kangshong 时间:2018-06-02 22:02:07
  坐等
我要评论
作者:返回首页123 时间:2018-06-02 22:52:39
  @千里明月2016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kangshong 时间:2018-06-03 08:05:57
  等
作者:kangshong 时间:2018-06-03 08:22:27
  等
作者:kangshong 时间:2018-06-03 08:52:08
  顶
楼主千里明月2016 时间:2018-06-03 09:08:49
  “你,你……”二叔忽地站了起来,颤着嘴唇,望望我,又瞅瞅破碎的泥盆,恨恨地一跺脚,“赶紧拾掇,我回家去拿个。”
  说完,蹲身把泥盆碴子急三火四地捡起来揣进怀里,匆匆出了门。
  我特娘的更呆了,半夜五更,院门敞着,灵堂里吊毛人影没一个,孤零零地只剩下了我,咋办?
  跑?往哪儿跑?自己已经作了大孽,若再抽身跑了,被他们抓回来岂不更要往死里造?更关键的是,若把我二叔惹恼了,那我和三妮子亲嘴的事就……
  唉,特娘的,认命吧,老子不信这世上真有鬼。就是有鬼也不怕,楼上还有人睡觉呢,再说屋里灯火通明的,她还能从棺材里起来不成?
  我自己安慰了一阵,暗舒了口气,咬牙瞪眼,浑身紧绷到了极点,抓起一把纸元宝,就探身往死老太衣兜里揣。
我要评论
楼主千里明月2016 时间:2018-06-03 09:09:22
  老太很胖,肥大的身躯把棺材填的满满的,脸色青乎乎的,紧闭双眼,躺在那儿一动不动。
  我屏住呼吸,把纸元宝一个个塞进她衣兜里,揣满了衣兜后,又把剩下的放到了她的胳膊下。
  谢天谢地,吊毛事都没发生,嘿嘿。
  我盖上棺材板子后,长舒了口气,转头望望外面,大门敞着,啥影子都没。
  估摸着我二叔来回跑几十里,起码还需两三个小时候才能回来吧。
  但愿他及早把泥盆带回来,要不,事就大了。
  我心里嘀咕着,把老太太的照片摆好,又坐回到凳子上。
  因为没了泥盆,纸钱也没法烧了,只能干坐着发呆。
楼主千里明月2016 时间:2018-06-03 09:09:52
  三呆两呆,脑子里就闪出了我爹的影像来。
  我爹是个暴脾气,高大魁梧的,没有怕的人,也没有怕的事,当初他被鬼打灾死了被抬回家躺炕上,也是面目狰狞,瞪眼握拳的,一副拼命的架势,吓的别人都不敢近前。
  我娘就跪在地上祷告……
  晕,深更半夜的怎么想起这个来了。我忙把思绪抽回来,用力晃了晃脑袋,转头往外面望去。
  院门敞着,黑咕隆咚,还是吊毛人影没一个。
  唉,特娘的,真是……
  我暗暗自责着自己先前的冒失,禁不住伸臂打了个哈欠。
  瞅瞅棺材上老太太的照片,突然发现她不那么瘆人了,三角眼变成长条,横肉也稍微有些舒展,好像还有点笑意。
楼主千里明月2016 时间:2018-06-03 09:10:40
  这应该都是心理作用吧,上午进屋是因为心里害怕,对死者有畏惧心理,所以才觉的她凶。
  现在是……咦?
  我猛地一愣,照片上的老太太的眼睛咋放光呢?灯光映的?
  我下意识地仰头看吸顶灯,白白的,也不刺眼啊。遂蹙了下眉头,再瞅,老太太的眼睛竟眯成了一条缝,而且笑的更灿烂了。
  我娘,我不会是看花眼了吧?
  忙用力擦了把眼睛,再看,她还在笑,而且眼睛更有光了,灼灼生辉的望着我。不,是在望门口。
  我下意识地转头瞥了外面一眼,身子猛然“嘚”的一震,脑袋轰地大了。
楼主千里明月2016 时间:2018-06-03 09:11:27
  外面,院门口处,两只鸡蛋大小的赤红的‘灯笼’正对着灵堂,不,不是灯笼,而是啥动物的眼珠子,因为……
  “嘻嘻……”
  我还没看清那俩‘灯笼’是啥,忽听身后发出了一阵女人的笑声。
  我头皮倏地一麻,转头看去,照片不动,棺材也没异常,屋里更是吊毛影子没有。
  我懵了,赶紧又望外面,发现那俩‘灯笼’没了。
  特娘的,难道出现幻觉了?
  我锤了下额头,猛然再瞅,外面黑咕隆咚地,啥也没有,老太太的照片呢,也不再笑了,而且,又恢复了原先的三角眼和一脸横肉,凶巴巴的令人心悸。
  真是怪了蛋了。
楼主千里明月2016 时间:2018-06-03 09:11:58
  我百思不得其解,更加认定这是幻觉,原因就是半夜五更地一个人守灵,内心恐惧的结果。
  咋办?干脆唱个歌壮壮胆,驱散一下死沉沉的气氛吧。
  我想到这儿,脑子转了转,低声哼唱起来:“娘的宝宝,你闭上眼睛……”
  晕死,俺娘早死了,而且是上吊死的,紫黑的舌头伸的老长,大眼直勾勾地睁着,比我爹的死相还恐怖。
  我赶紧又转换思路,想找个欢快一点的歌曲,正皱眉想着,只听“啪啪啪”几声清脆微弱的敲门声传进我的耳朵。
  我下意识地抬眼望向隔壁门口,房门紧闭,而且门锁在里面,有人要出来的话,直接打开就行了,也没必要敲呀。
我要评论
楼主千里明月2016 时间:2018-06-03 09:12:59
  屋门?院门?都大敞着,一眼能望到街上。
  难道我耳朵又出毛病了?
  我心里不淡定了,紧着耳朵,仔细又听。
  “梆梆……”又是几声门板响。
  这次,我听明白响声的来源了,就是身侧的棺材里发出的。
  我娘,老太不会是诈尸了吧?
  我头皮一麻,下意识地把身子往门口挪了挪,想再确认下。
  不料,屁股带着凳子跑,咣啷一下,凳歪人倒,我仰面跌在了地上。
楼主千里明月2016 时间:2018-06-03 09:13:52
  脑袋随即轰的一炸,连滚带爬地就窜出了门口,只感觉一阵阴风袭来,不由地猛打了个寒颤,脑子一下子清醒了。转头再看那棺材,纹丝不动,盖板上的老太照片仍瞪着三角眼直直地盯着我。
  这特娘的,深更半夜,我也不能随便吆喝呀,若把二楼的丧主家人吵起来,再发现吊毛事没有,岂不招来埋怨?
  咋办?我扎撒着手,在院子里惊悸了一会,四下瞅了瞅,听了听,万籁俱寂的,没有半点异常,也没起风,只是感觉阴冷阴冷的,刺骨的那种寒,冻得手脚都木了。
  还是回屋吧,要不能上哪儿去?敢上哪儿去?给人守灵守的是规矩,这已经坐碎一个泥盆了,若再跑了,更没法交代。
楼主千里明月2016 时间:2018-06-03 09:21:20
  @大喜子ABC 2018-06-02 21:24:34
  不顶对不起撸主的好帖!
  -----------------------------
  嘿嘿
作者:小不点听书 时间:2018-06-03 09:44:32
  dd
作者:小不点听书 时间:2018-06-03 09:48:05
  dd
作者:小不点听书 时间:2018-06-03 09:49:35
  dd
作者:小不点听书 时间:2018-06-03 09:49:50
  dd
作者:返回首页123 时间:2018-06-03 12:22:59
  @千里明月2016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今夜有风雪2014 时间:2018-06-03 13:14:00
  马克
我要评论
楼主千里明月2016 时间:2018-06-03 13:41:05
  我心里跟恐惧搏斗了一阵,最后大着胆子,硬着头皮又磨磨蹭蹭的进了屋。
  不过这回不敢靠近棺材了,而是探着身子把凳子拉到门口,小心地坐下,腿半支着,身子半扭着,做出随时要跑的架势。就这么跟棺材较起劲来,不,是跟无形中的鬼魂和诈尸较劲。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院门口再没出现‘灯笼’,棺材里也没发出敲击声。老太的照片呢,还是三角眼,没有半点笑意。
  唉,还是自己做怕呀,我暗暗叹了口气。不知不觉,睡意袭了上来,脑袋渐渐迷糊了,恐惧的意识自然也就淡了,便埋头趴在膝盖上打起盹来。
楼主千里明月2016 时间:2018-06-03 13:41:38
  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地,听见有人在说话,有男有女。应该是丧主儿子儿媳在商量啥事吧。
  男的说:“富贵他娘,出屋玩玩吧,老闷在屋里干啥呀。”
  女的道:“不敢呀,我身上带了很多钱呢,万一被他们抢去咋办?”
  “没事,外面流贼都走了,没人抢你的。”男的说道。
  “真的?可我身子弱呀,要不你进来搀我出去溜达溜达吧。”女人说道。
  男人道:“我也不敢进屋啊,门口那小子身上有种煞气。”
  女人道:“那我就不出去了,反正明天身子骨就好了,到时咱再耍,行不?”
  男人显然不同意,说道:“不行,明天你就过奈何桥了,咱俩以后就谁也不认得谁了,这样吧,你把那小子弄死,我进去,好几年没摸你的奶了,今晚说啥也的摸摸……”
  女人为难地道:“他也没冒犯咱呀。”
  “他砸坏了你的‘送老盆’,还没冒犯?”男人口气有些硬了。
  啥?我脑袋轰的一炸,猛抬头,惊见院子里有两盏‘灯笼’在虎视眈眈地盯着灵堂。
我要评论
楼主千里明月2016 时间:2018-06-03 13:42:13
  我娘,原来不是老太太儿子儿媳在说话,而是……
  我惊得嗷的一声,咕咚一头栽倒了地上。
  而几乎与此同时,那俩‘灯笼’也嗖地一下没了踪影。
  就在我惊魂失措地要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只听棺材里发出了一阵“哞哞”的牛叫声。
  声音不大,但穿透力极强,震得我浑身像散了架般,半点力气都没了,有的只是急剧颤抖和无尽的惊恐。
  完了,完了,真特娘的诈尸了呀。
  我惊叫着连滚带爬地往外窜去,惊慌中,一头就撞在了一个物体上,又是一声惊吼。
  完了,撞‘灯笼’上了。
  就是撞墙上也得破墙逃命呀。我头昏脑胀,全身神经已紧绷到了极点,在地上翻了一个滚,爬起来就跑。
楼主千里明月2016 时间:2018-06-03 13:42:42
  脚脖子突然就被啥东西一把抓住了,我惨吼着一个狗啃屎,结结实实地扑在了地上,眼前金星乱窜。
  “*你娘,你干啥?”一个声音急骂道。
  咦,二叔?我一下子懵了。
  “你娘的,差点又坏了大事。”二叔骂骂咧咧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手里提着个泥盆。
  “叔?”我一下子从惊恐中醒悟过来,“棺材,棺材响……”
  “啥?”二叔一愣,几步就冲进了灵堂。
  我娘,他这不是找死吗,老太太就要从棺材里出来了呀。
  我顾不得额头巨痛,忙爬起来,扎撒着胳膊站在那儿,惊望着二叔急步进屋,心想老太太若真从棺材里跳出来,第一个倒霉的就是他,老子可以闪身逃窜。
楼主千里明月2016 时间:2018-06-03 13:43:15
  此时,棺材里的牛叫声更大了,且隐隐地有黑烟从盖板缝隙里冒出,感觉整个空间都处在了极度颤栗和诡异之中。
  我二叔虎虎生风地一步抄进灵堂,身子突然像喝醉了酒似的摇晃起来,步履也乱了,踉跄几步,咕咚就跪倒在了棺材前,手里的泥盆骨碌碌滚了出去。
  我娘,这,这是咋回事?
  我昏了,想叫,嘴巴大张却发不出声,想跑,腿脚也不听使唤了,就那么被钉在原地,跟个木偶似的动弹不了。
  而就在这时,忽见墙外嗖地两道赤红幽绿的贼光闪过,紧接着,那两盏‘灯笼’就挂在了墙头上。
  这次我终于看清了,是一只狼獾状的动物蹲在上面,鸡蛋大的眼珠子死死盯着我,好像随时都要扑上来似的。
楼主千里明月2016 时间:2018-06-03 13:49:50
  我特娘的脑子清醒,可身子动不了呀。心里只一个劲地念叨:“完了,完了,今晚非死在这儿不可了,三妮子呀……”
  咦,脑子里怎么突然冒出了她的名字?我擦,我,这都是二叔这个二流子吓唬我的结果,稀里糊涂就把她融入脑海里了。
  “哚……”
  猛听我二叔在屋里奋力发出了这一声叫,惊见他一头扑在棺材盖上,几乎与此同时,右手也“啪”地拍了下去。
  只听“腾”地一下,一团赤红的光焰在盖子上“哧”地窜起一尺多高,“呀”的一声凄厉的惨叫震得我浑身一颤,咕咚一屁股就砸在了地上。
  咦,能动了?
  我精神猛地一振,下意识地抬眼往墙头上看去,那狼獾不见了,满目皆黑漆漆一片。
作者:大海落潮 时间:2018-06-03 14:41:57
  顶一个
我要评论
作者:返回首页123 时间:2018-06-03 14:59:04
  1
我要评论
作者:小不点听书 时间:2018-06-03 15:03:44
  d
我要评论
作者:小不点听书 时间:2018-06-03 15:03:49
  d
作者:小不点听书 时间:2018-06-03 15:04:01
  d
作者:Sunny3292016 时间:2018-06-03 15:36:58
  留爪
我要评论
作者:今夜有风雪2014 时间:2018-06-03 15:54:30
  不错
我要评论
作者:炎燚 时间:2018-06-03 16:44:38
  东北二人转演员,以前没发达之后,主要赚钱的渠道不就是哭丧和黄段子表演吗?
我要评论
作者:施宏祥 时间:2018-06-03 16:54:16
  感觉要火!刘明
我要评论
楼主千里明月2016 时间:2018-06-03 21:47:39
  而此时,棺材前的二叔也站了起来,转头冲我叫道:“狗剩,没事了,进来吧。”
  我靠,这是咋回事,难道我二叔有降鬼的本领?还是……
  我疑惑地提着小心,一步步蹭到屋门口,见那老太的相框不知啥时已滚落到了地上,而我二叔咋坐在凳子上呼哧着猛喘粗气,脸色干白,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子冒了一层。
  他抬手擦了把汗,转头怪异地瞥了我一眼,粗声道:“还傻站在那儿干啥,进来坐下,烧纸!”
  他探身去抓一边的泥盆,却因体力不支,险些一头跪倒。
  我忙跑过去把那倒扣的泥盆拿起,惊悸地看了眼漆红的棺材,把泥盆小心翼翼地放好,又到门口拿来凳子,和二叔坐了个对面,直眼看着他,一声不敢吭。
楼主千里明月2016 时间:2018-06-03 21:48:11
  “到底怎么回事?”二叔沉着脸,道,“幸亏特娘的我回来的及时,要不就出大孽了。”
  我心里一颤,老老实实地说了经过,其实也没啥经过,就特娘的呆坐着,发现院门口有两盏‘灯笼’,心里害怕,挪到屋门口,坐着坐着又打起盹来,迷迷糊糊地就听到了说话声,接着就是一阵牛叫。
  二叔皱着眉头听完,似乎也没啥理由责怪我,就叹了口气道:“唉,还是特娘的该当,若你不打破‘送老盆’,啥事也不会有,记住,以后一定要注意,只要供在灵前的东西,即使金银财宝,山珍海味,仰或是破抹布啥的,一律都不能动,明白?”
  我郑重地点了下头,眨眼想了想,小心地问道:“那,我爹偷喝酒的时候,你咋没……”
  “当时我特娘的坐着打盹,不知道他偷酒喝,若要知道,老子拼了命也不会让他犯忌,唉,该当,阎王爷要他怎么死,都是有定数的……”二叔叹惜着摇了摇头,又冲我道,“烧纸钱!”
  我遂拿起几张黄纸,就着棺材前的长明灯引燃,凝目望着火光,隐隐约约地,竟出现了老太那张狰狞的青灰大脸,吓的我胳膊一抖,一下子把纸扔进了泥盆里。
我要评论
楼主千里明月2016 时间:2018-06-03 21:49:29
  第二天,丧主儿子并没发现泥盆被偷换,只是问昨晚你们在跟谁说话?
  二叔说这小子打盹,被我踹了几脚,呵斥了两句。
  丧主儿子看看我,说年纪小,不顶熬可以理解。
  我猛然想起了昨晚的那个梦,悄悄问二叔,说这土豪小名是不是叫“富贵”?
  二叔一愣,问我咋知道的?他大名叫张富贵。
  这就对了,也就是说,昨晚那个梦非常真切,那个挂着两只‘灯笼’的狼獾应该是张富贵死去的爹转世的吧。
  老太太呢,难道来世要托生头牛?还是本身属牛的?
  这个问题,到中午的时候也搞清了,老太太不是属牛的,是属虎,写灵幡的老头说的。
  也就是说,她死后要托生头牛了?那体格,正好。
  当然,我只是这么瞎想,真假谁也不知道。
楼主千里明月2016 时间:2018-06-03 21:50:39
  吃中午饭的时候,陌生人人就多了起来,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七七八八十几个,在西屋围了一桌子。
  那个一枝花也来了,不过没抱小孩,也没理我们,挤在桌旁,和十几个男女一起猛吃海喝。
  从这些人的话语和吃相可以猜出,都是丧主家雇来哭丧的。
  那么他(她)们昨天咋不来哭,不来守灵呢?
  后来才知道,这都是套路,是丧主家操持丧事的人定下来的,这些人是配角,而我二叔和那个一枝花是主角。
  主角出场露面多,拿的钱也多,而那些“群众演员”呢,只有在丧家出殡的当天来蹭顿饭,哭一场,酬劳自然也少,每人百儿八十的吧。
  下午一点半多钟,老太太要发殡了。
楼主千里明月2016 时间:2018-06-03 21:51:32
  下午一点半多钟,老太太要发殡了。
  我们这些人赶紧缠好了裹头布,穿戴了白衣裤,只听外面唢呐一声哀号,便齐声哭着从西屋出来,跪倒在灵堂门口,捶足顿胸,痛不欲生的嚎啕起来。
  一时间,哀乐齐鸣,哭声震天,那场面,真的是惊死个人,围观者无不为之动容。
  丧主儿子、儿媳和孙子跪在最靠近棺材的地方,哭的死去活来。二叔和一枝花在他们后面,我则跪在二叔后面,其他人在我后面,从灵堂一直排到院子里,白压压一片,这阵势,一看就是大户人家。
楼主千里明月2016 时间:2018-06-03 21:53:50
  唢呐声繁,喇叭声咽。
  随着八个大汉抬起棺材的一瞬间,“轰”的一声巨响,满屋满院子几十个男女歇斯底里的哀嚎交织成一个节奏,惊天泣鬼,天塌地陷。
  棺材被大汉们一步步抬出了院子,来到了街上。
  我偷眼四望,周边黑压压的人头攒动,阵势空前。
  周边十里八村的乡民都听说土豪张富贵家老娘死了,要出大殡,携儿带女地来看光景,瞅热闹,能让他们饭前饭后谈论好多日子的。
  送葬队伍启动了,最前头是举着旗幡开路的,,撒纸钱的,接着是五彩斑斓的纸牛、纸轿,还有童男女,中间是十多个吹鼓手,什么铜喇叭、唢呐、铜锣、小鼓啥的,吱吱哇哇,铿铿锵锵的震得人耳膜生痛。吹鼓手后面就是八个人抬的漆红大棺材。棺材后便是哭丧的孝子孝孙了。
楼主千里明月2016 时间:2018-06-03 21:55:14
  这支队伍,稀稀拉拉,吱吱哇哇,哭哭啼啼地从院门口一直延伸到了村里的十字大街,前后足有近百米长。
  通常来说,农村的十字大街是一个村子里最繁华的地段,相对的也是村里婚丧嫁娶的中心舞台。
  果不然,前头的人马在十字路口停下了,后面的人员慢慢聚了上去,似蚂蚁般,所有看客们里三层外三层地把送葬队伍围在了中间,喇叭唢呐不停地朝天哀鸣。
楼主千里明月2016 时间:2018-06-03 21:56:16
  哭丧的男女主角该登场了。
  只见我二叔高吼一声:“我的亲娘呀……”
  往前踉跄几步,咕咚就跪在了棺材后,咚咚咚连磕了三个响头,额头立马见红。
  “再叫一声我的娘啊,这一切好像梦一场,娘啊娘,我亲亲的娘, 孩儿把娘想呀,娘您回头再望望,您的孩子都跪在您身后,您老怎舍得把俺都撇光……铜鼓已敲响,整整三天又晚上,娘啊娘,俺亲亲的娘,今天您出门,下不达地府,上要通天堂……”
楼主千里明月2016 时间:2018-06-03 21:56:50
  二叔瘫坐在地上,双手扒着地,双脚蹬歪着,像个孩子似的,哭的是声嘶力竭,肝肠寸断,任凭谁拉也拉不起来,悲号之情感天动地,比死了亲娘还悲痛万分。
  可我依稀记得,我叔奶奶死的时候,二叔只跟在棺材后低着头一声不吭,脸上没有半点悲伤的表情,至今村里人提起这事还在背地里笑话他呢。现在为了几个钱,竟……
  二叔嚎啕着扯着长腔说着说着,突然“嘎”的一声,仰面倒了下去。
  主持操办葬礼的人忙大叫着扑上去猛掐他的人中。
楼主千里明月2016 时间:2018-06-03 21:58:44
  我不知道二叔是真昏还是假昏呀,跪在那儿瞪眼张嘴地傻了。
  突然,一声凄厉的哭嚎响起,一枝花也登场了。
  她不磕头也不打滚,而是膝行着爬到棺材边,哀嚎一声,开始了正式表演。
  “跪在灵前我把泪滴,哭声娘啊您在哪里,叫声亲娘您回来吧,儿女们想念您,我的亲娘呀,千呼万唤叫我的娘,忘不了娘送儿把学上,娘在村口等儿把学放,孩子病了疼坏了娘,更怕儿又火烧饭烫,娘为儿受尽苦难,娘为儿常把心担,娘为儿受十分苦,儿却三分也没报完,我的亲娘呀,再看一眼您的儿女吧,俺们跪在您面前,您咋就不理俺,娘呀娘,您为什么不说话,想起亲娘俺痛断肠,从此后,娘一去再也不回头,孩儿心里好悲伤,想娘再也见不到娘,盼娘再不能还阳,娘的恩情永记心上,娘啊娘,孩儿有苦还跟谁诉,孩儿有苦还去跟谁讲,跪在灵前把泪流,孩儿心里好难受,盼娘再拉拉孩儿的手,跪在灵前泪横流,娘啊您一生没少受屈,吃苦受累都是您自己,幸幸苦苦操劳一辈子呀,老了您却命归西……”
我要评论
楼主千里明月2016 时间:2018-06-03 22:00:04
  一枝花声泪俱下,嗓音抑扬顿挫,那表情,那悲伤的腔调,比旷野中哀嚎喊娘的孩子还要令人揪心,令人悲痛万分。不但把看热闹的乡民们的眼泪催下来了,连我听着也入了戏,情不自禁地跪在那儿呜呜大哭起来,也不是为了哭谁,就是特娘的心里难受,忍不住想哭,哭的昏天黑地才会觉得心里舒畅。
  这一场哭丧,效果极佳,所有在场的人都跟着男女主角掉了泪,现场一片唏嘘,有心慈的妇女还哭出了声,直到天色近傍晚的时候才收场。
作者:kangshong 时间:2018-06-03 22:33:39
  长见识了
作者:kangshong 时间:2018-06-03 22:35:16
  马克
我要评论
作者:大海落潮 时间:2018-06-03 22:49:17
  农村职业哭丧的那是真厉害,不服不行
我要评论
作者:返回首页123 时间:2018-06-03 22:59:55
  顶起
我要评论
作者:阿良2014 时间:2018-06-04 09:01:13
  @千里明月2016 :本土豪赏1个码字光荣(100赏金)聊表敬意,对你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阿良2014 时间:2018-06-04 09:04:06
  100楼,
  留记~

  
我要评论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10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