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我一句劝,走偏门千万别做棺材匠

楼主:熬夜的绵羊 时间:2018-06-20 15:53:40 点击:492860 回复:649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65 下页  到页 
  我潜水鬼话很多年了,不想用自己大号,怕有熟人。所以就换小号写点东西。
  可能有人会因为这个题目点进来,然后问我:凭什么听你的?你说不做棺材匠就不做,有啥说道么?
  别说,还真的有,我敢这么开帖,自然有真货,要是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您随便找我茬!

打赏

63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843次 发图:0张 | 更多 |
楼主熬夜的绵羊 时间:2018-06-20 15:54:13
  我叫索立冬,打我记事起我就和师父两个人相依为命,听师父说他是在立冬的当天在镇外的坟场里捡到我的,捡到我的时候,包着我的小花被里边绣了一个索字,这便是我的姓了。
  我的师父是个木匠,手艺在镇子以至于十里八乡相当的不错,尤其是替人打棺材,那更是一绝,所以每当有人家里死了人,都会来找我师父帮忙打上一副上好的棺材。
  而我也是因为这棺材,差一点儿就丢掉了自己的小命。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熬夜的绵羊 时间:2018-06-20 16:14:15
  今天是县里的大集,所以师父一早就出了门。
  师父因为年岁大了,所以对于事情很容易健忘,临走的时候站在我的面前好好一会儿,像是有话要对我说,但是想了半天竟然忘记要说什么了,最后实在是想不起来,就嘱咐我照看好铺子,然后便离开了。
  师父走后,我一个人开始收拾起了铺子,正当我收拾到一半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了一个女人轻柔的声音。
  “请问,付师傅在吗?”
  眼前的女人清新脱俗,一看就不是镇里的人,过肩的长发,一件纯白色的长裙穿在身上,长裙很白,但是怎么也白不过她的皮肤,那皮肤感觉就像是婴儿的皮肤一样,白皙稚嫩,感觉捏上一把都能捏出水来一样。
  一阵微风吹过,一阵淡淡的香味儿从女人的身上飘了过来。
  跟师父一起这么些年了,多少爷学会了察言观色,眼前这女人面色凝重,满眼的哀伤,想必是家里死了人了,来找师父多半也是来定棺材的。
我要评论
楼主熬夜的绵羊 时间:2018-06-20 16:14:35
  “那个……付师傅不在,我是他的徒弟,请问你找我师父有什么事儿吗?”
  虽然看她的面色和表情,已经猜出来她来的目的了,但是我又不好明说,所以也就顺口的问了一嘴。
  本来听到我说师父不在,那女人正要转身离去的,但是一听我是他的徒弟,立马就停下了脚步,随即再次转过身来,一双哀伤无神的眼睛在我的身上上下的打量了一遍,然后开口对我问道:“你是付师傅的徒弟,那你会打棺材吗?”
  试问我跟着师父这么些年了,他的那些个手艺我也学的差不多了,当即我想都没想便开口回道:“会。”
  一听说我会,那女人的眼中忽然闪过了一丝的光亮,随手的拿出了几百块钱放在了一边的桌角上,:“这是定钱,今天这棺材就要替我打好,我明天要用。”
  话说我的眼睛看的还是很准的,眼前这个女人还真就是来打棺材的,家里死了人,棺材急着用,这也是常理,但是按照规矩,我需要问问死者的性别和死因,因为棺材这东西可不是随随便便就打的,这里边的规矩可多了去了。
楼主熬夜的绵羊 时间:2018-06-20 16:21:16
  棺材,老房,四块半,寿方,也有的地方叫寿木,为健在的老人所做的棺材叫做寿材,装了死人的棺材叫做灵材或者灵柩,我们这里统称都叫做棺材。
  棺材这东西是很有讲究的,漆了红漆的棺材,是给那些寿终正寝或者是染疾死去的人准备的。
  而漆了黑漆的寿材则是给那些非正常死亡的人准备的。
  所谓的非正常死亡,其中包括各类的意外事故和自杀的人,也就是所谓的横死,这两类人所用的均都是黑色的棺材。
  “女,死因……上吊死的。”女人回道。
  上吊死的,那便是是属于非正常死亡,所以棺材就需要用黑漆来漆。
  问完了性别和死因,接下来就是问她要选什么木料了,可是我这刚要开口呢,那女人忽然便转身快步的离去了。
  我正想着跟出去,忽然就在这个时候,也不知道哪来的一阵风吹过,放在桌角上的那几百块钱竟然被吹落在了地上。
我要评论
楼主熬夜的绵羊 时间:2018-06-20 16:21:41
  当我将散落在地上的钱捡起来再追出门去的时候,那女人早就已经不见了踪影。
  看了看手里的钱一共有六百,这些钱也就够用下等木料的,但是看在那个女人长的还不错,所以我破例一次,给她的木料往上提了一个档。
  大半天的时间,棺材便已经成了半成品了,剩下的唯一一道工序就是漆漆了。
  但是这漆可不是说漆就漆的,因为这里边还要加上墨血砂才行。
  所说的墨血砂指的就是黑狗血、朱砂还有黑墨,据说可以驱除死者身上的邪气与怨气。
  黑墨和朱砂都是现成的,但是却唯独少了黑狗血,血这东西要新鲜的,不然就会凝固成块,所以我就去了一趟刘屠夫家一趟,取了碗黑狗血,等到漆完了之后,一天的时间也就这么过去了。
  临太阳下山的时候师父从县里回来了,进门的时候还是面色潮红哼着小曲回来的,一看就是喝了酒。
  进了门后师父瞄了一眼放在一边的那口黑棺材,随后便将目光看向了我。
  我忙就将收的那六百块钱递到了师父的手中,师父这个人别看对我挺好的,但是为人却十分的抠门,但是今天竟然不知道是怎么着,可能是喝了点酒高兴,竟然直接从那六百块钱里抽出了一百塞到了我的手里,然后对我笑了笑便晃晃悠悠的回屋睡觉去了。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熬夜的绵羊 时间:2018-06-20 16:22:40
  师父竟然大出血给了我一百块钱,我高兴的半了宿,一直的盘算着第二天应该怎么花这钱,所以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我就起来了,整准备伸手去摸放在枕头下的钱呢,忽然就听到了外边有人大喊大叫了起来。
  “死人了!死人了!有人上吊了!”
  喊叫的人声音很熟悉,是住在镇东头的王老伯,家里有一大片的地,这个时候又正好赶上秋初,所以他一大早天不亮就挑粪去地里,这个时间应该已经是回来了。
  我是个好信儿的人,刚一睁开眼睛就听到有人死了,当然要问问是怎么回事儿了,当即我便蹬上了鞋,朝着门口跑去。
  拔出了门闩,我推门就往外跑,可是不知道怎么着,两扇门靠右边的那扇竟然没有推动,只推开了左边的那扇。
  刚一推开门就看到王老伯正在铺门口不远处背对着我大呼小叫的,好信儿的我忙就开口大喊道:“王老伯,一大早的谁家死人了?”
  我这话刚一喊出口,就见那王老伯的身体猛的就是一震,随即猛的就转过头来,一脸惊恐的瞪着一双眼珠子,一只手哆哆嗦嗦的指着我就叫喊道:“冬子……你家死人了!”
  一听王老伯这么一说,我心里一震,心说我家一共就我和师父两个人,我好好的站在这里,难道死的是我师父吗?
楼主熬夜的绵羊 时间:2018-06-20 16:24:00
  但是反过来一想这怎么可能呢,我刚才往外跑的时候还听到师父在屋子打呼噜呢,我和师父两个人都好好的,这王老伯怎么就说我家死了人了呢。
  当即我便一脸不爽的对王老伯喊道:“王老伯,你瞎说什么呢,我和师父两个人都好好的,你怎么还咒我们呢,招你惹你了。”
  我这句话刚一说完,就见王老伯急的一只脚在地上猛的一跺,对我再次的大喊道:“冬子,不信你回头看看你们家门口的梁子上吊着的是什么!”
  王老伯这么一跺脚一喊,顿时我的心就咯噔一下,也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股子淡淡的香味儿就钻进了我的鼻子里。
  我正在那纳闷儿这香味儿从那飘过来的呢,怎么闻起来就那么的熟悉。
  忽然一阵微风吹过,我就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我的脑后一下一下的顶着我的脖子,当即我猛的就一个转身,只看见一双惨白惨白的脚就悬在我的眼前。
  那双脚,很白很嫩,嫩的就像那婴儿的皮肤一样,此刻正在我的眼前一下一下的晃动着……
作者:365iou 时间:2018-06-21 08:19:35
  楼主写书辛苦了,点个赞
作者:ezst 时间:2018-06-21 08:54:00
  搬个小板凳来看故事。
作者:x_y_y_1983_03 时间:2018-06-21 09:42:00
  天涯高人多,我告诉自己,说话小心点。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熬夜的绵羊 时间:2018-06-21 09:54:00
  “啊………………”
  我当即就大叫了一声,双腿一软便跌坐在了地上。
  虽然是代做死人的棺材,挣的是死人的钱,但是这死人还是头一次见,而且没想到竟然还是这么个见法,要不是我胆子大,恐怕此刻已经吓的尿了裤子了。
  也不管这一下跌的屁股疼不疼了,壮着胆子我抬头一看,当时我就愣住了,只见眼前房门的梁子上吊着的不是别人,正是昨天来定棺材的那个女人!
  一阵微风吹过,女人的身体晃动的更加厉害了,勒在她脖子和梁子上的那根绳子,发出了一阵阵吱吱呀呀的响声。
  披肩的长发被微风轻轻的撩起,我看到了她的脸,依旧是那么的漂亮,闭着眼睛,嘴角挂着一丝微笑,就好像是睡着了一样。
  想必是听到了我的喊叫声,师父披着衣服一个大跨步就从门里迈了出来,看见我一脸惨白的坐在地上,忙就对我开口问道:“咋了冬子,你叫唤啥?”
  我想要说话,但是我发现我的舌头此刻已经打了结,无奈我只能是抬起了一只手哆哆嗦嗦的朝着门梁上指了指。
  顺着我手指的方向转头那么一看,师父顿时是面如死灰,一连向后倒退了好几步,直接就靠在了一边的墙上。
  就见师父又看了一眼吊在梁子上的那个女人,然后转过头对我问道:“冬……冬子,屋里边的那口棺材……是给她打的?”
  闻言我微微的点了点头,在得到了我的肯定之后,只见师父一拍大腿自责道:“唉,都怪我老糊涂了,怎么就把这件事儿给忘了呢。”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TY阿花2017 时间:2018-06-21 09:57:14
  快更啊
楼主熬夜的绵羊 时间:2018-06-21 10:14:15

  说完师父转过头去对着愣在一边的王老伯就大喊道:“王老弟,快去帮我把二爷请来!”
  二爷,是这镇上唯一的一个阴阳先生,平时就是帮人看看阳宅,相相坟地什么的,年纪比师父小上好几岁呢,至于师父和镇上的人为什么要称他二爷,我也不太清楚。
  大约过了一袋烟的功夫,二爷来了。
  此刻天色已经大亮了,但是却没有出现太阳,天阴沉沉的很闷,街坊四邻早就已经把门口围的一圈又一圈了。
  “哎呀,这女人是谁呀,怎么吊死在付木匠家的门梁上了?这么漂亮这么年轻就吊死了,真是可惜了。”
  “这个女人我认识,在县里卖的,好像叫什么小曼,对,顾小曼!”
  “什么?卖的,真的假的啊,县里卖的怎么会吊死在付木匠家门口呢?”
  “咳咳…………”
  二爷轻咳了两声,那些七嘴八舌的家纺四邻全都闭了嘴,见二爷来了,人群中忙就闪出了一条路来,走过了人群二爷迈步就朝着门口走了过来。
  二爷来到了门前,抬头看了一眼依旧还挂在梁子上的女人,叹了口气后对着站在一旁的师父就开口道:“我说付师傅,先不说这人为什么会吊死在你们家的门前,都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你怎么还让她吊在这儿,死者为大,还是赶紧的放下来吧。”
  二爷这么一说,师父才缓过味儿来,忙就招呼起傻站在一旁的我搭手,本来这死人就已经是第一次见了,如今师父竟然让我搭手把那女人弄下来,当时我就已经被吓的浑身抖如筛糠了,但是无奈门前站了那么多的人,一向好面子的我也只能是硬着头皮上了。
楼主熬夜的绵羊 时间:2018-06-21 10:34:30

  那绳子勒的很紧,而且随着那女人的摆动已经打了结了,解了半天都没有解开,最后还是我用家里的菜刀给割断的。
  绳子刚一割断,女人的身体顺势朝地面就坠了下去,然而她却没有直接的落在地上,而且刚好就躺落在师父事先放好的那口棺材里。
  “行了,都散了吧,没什么好看的,都回吧。”
  尸体放下来了,一直围观的人被二爷的几句话就都给说走了,看的出来二爷在大家的眼中威望还是挺大的。
  从哪些围观的人口中,也已经得知了女人的身份。
  女人名叫顾小曼,外地人,大约一年前来到了县城里,做起了皮肉生意。
  而且听说这顾小曼就是个孤儿,根本就没有亲人,而这人既然是死在我们家门口的,所以这后事也就理所当然的交给我们了。
  “哎,这就是命啊,冬子,给师父搭把手,把这棺材抬进屋里去。”师父招呼着我就抬起了棺材朝屋子里走。
  可是棺材刚一抬过门,就见那二爷竟然急的是直跺脚的喊道:“付师傅,这尸体在你家里停不得啊!”
  闻言我和师父两个人都是一脸的不解加懵逼,见我们师徒二人这一副表情,二爷叹了口气说道:“你们两个仔细看看那尸体就明白了。”
  闻言我和师父两个人都一脸懵逼的低头看向了那个躺在棺材里的顾小曼。
楼主熬夜的绵羊 时间:2018-06-21 10:55:15

  她很安详的躺在棺材里,就像是睡着了一样,嘴角上挂着一丝微笑,她的皮肤依旧还像之前一样,那么嫩,那么白,美中不足的是她的脖子上有一段深深的勒痕。
  死人虽然很吓人,但是此刻躺在我面前的这个女人却一点儿吓人的地方都没有,相反的,看着躺在棺材里的她,我竟然有一种想要伸手去触碰她皮肤的冲动。
  棺材挺沉的,尸体更沉,抬了一会儿就有些吃不消了,所以便又往屋里走了两步便放了下来。
  二爷的意思似乎是说这尸体的不妥,但是我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压根儿就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就连一旁的师父也是一脸茫然的问道:“二爷,这姑娘的尸体到底是哪里不妥啊?”
  师父这话刚一说完,就见那二爷迈步就走到了棺材边上,看了一眼躺在棺材里的顾小曼尸体就说道:“看尸体和看事情都是一样,不要光看表面……”
  二爷这一句高深莫测的话,让我顿时死了不知道多少的脑细胞。
  我正在那挠着头想二爷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就见那二爷忽然就伸出了一只右手朝着棺材就伸了进去……
  见二爷竟然做出了这样的一个动作,当时我就是一惊,心说二爷,你这是要算流氓吗?!
  都知道二爷跟师父一样,都是一辈子没结过婚的老光棍儿,对女人身体的渴望也是可想而知的,但是就这么旁若无人的当着我和师父两个人的面下手,这未免也太大胆了吧。
  见到二爷的这个举动,我却没有要去制止的意思,而是站在一旁瞪着一双大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整个的身体有一种犹如有一万只草泥马呼啸而过的不平静。
  可也就在这个时候,忽然站在一旁的师父竟然一把就抓住了二爷的那只手,然后脸色十分尴尬的开口说道:“二爷,你这是要干什么,人都已经死了,你这么做真的好吗?”
  就见那二爷忽然转过头去狠狠的瞪了师父一眼,然后对其严厉道:“付师傅你要是不想你们家里死人的话,就赶紧松手,不然的话,我可就帮不了你了。”
  眼前这个二爷的本事到底有多大我是不知道,但是看样子师父好像十分的听这个二爷的话,二爷这一开口师父紧忙就松开了二爷的手,阴着脸一声不吭的就退到了一边去了。
  见就连师父都乖乖的退到了一边,我也只能是待在原地一动不动的站着,但是我的一双眼睛却直勾勾的盯着二爷此时的一举一动,我不知道二爷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这个大胆的举动却让我情不自禁的浮想了起来,甚至我都开始幻想那只手是我的手。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熬夜的绵羊 时间:2018-06-21 11:15:30
  二爷的手还在不断的在摸索着,看的我那叫一个心烦意乱,脑子里也在胡思乱想着。
  忽然,二爷的手不动了,整个人也僵住了,脸色也变的十分的难看,一对稀疏的眉毛更是拧在了一起。
  大约几秒钟过后,二爷脸色十分难看的长长叹了一口气,随后便把伸进裙子里的那只手给抽了回来。
  可是当二爷的手从顾小曼的裙子里拿出来的那一刻,我竟然被眼前所看到的景象给惊呆了……
  二爷的那只手上沾满了血…………
  我一脸诧异的看着站在我面前一手血的二爷,心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这个二爷的手上怎么会有那么多的血呢,刚刚他到底是做了什么,到底是用了多大的劲儿啊?!
  显然站在一旁的师父也被那一手的血给惊呆了,当即脸色就十分难看跟尴尬的对着二爷大喊道:“二爷,你……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儿!”
  二爷闻言冷哼道:“哼,你什么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都说了,事情根本就没有那么的简单,这问题就出在这血上。”
  “血?!”
  听二爷这么一说,我才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遍二爷沾满了血的那只手,随后才发现那血似乎真的是有些不太对劲儿。
  血,都是鲜红色的,那种红是一种刺眼的红,但是二爷手上的血则是暗红色的。
  然而这都不是重点,因为看到那手上的血,让我忽然想起了镇子里刘屠夫的一句话来……
  记得我每次去刘屠夫的铺子里去取黑狗血或者是鸡血的时候,临走的时候他都会叮嘱我一句,那就是让我拿了血尽快的回家,越快越好,一定要在血凉了之前赶回去,不然的话血就会凝固。
楼主熬夜的绵羊 时间:2018-06-21 11:35:45

  同样的话师父也对我说过几次,那么问题就来了,任何动物都是一样的,血液一旦冷却了的话,同样会凝固的。
  可是为什么二爷摸在手上的血不一样呢,而且还有那么几滴已经落在了地上,难道说这个女人才死没多久吗?
  我正在那胡思乱想呢,就见二爷轻咳了两声说道:“知道这血有什么不妥吗,知道这血为什么没有凝固吗,告诉你们这可不是普通的血,这是女人的天葵(经血)。”
  随后二爷长长的探了一口气后继续的说道:“人死了最怕见到的就是血,血是什么色的,红色的,红色就是煞,见了红的人死了时候会变成厉鬼的,人活着的时候血是阳血,死了以后就变成阴血了,而这天葵更是阴上加阴,这姑娘选择来了天葵的时候吊死在你们家门口,她是想让你们全都死啊!”
  二爷的这番话听的我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在我看来我跟着女人根本就不认识,也只不过是昨天卖给了她一口棺材而已,跟她远日无冤近日无仇的,她为什么要这么害我呢。
  最后一句话,二爷似乎是特意的加重了语气,不知道他是不是在强调事态的严重性,但是一个不经意间我竟然发现师父的面部表情好像十分的奇怪。
  见师父的表情十分的奇怪,我刚想开口问问师父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什么的,可是我这刚要开口,二爷则抢先对我说道:“额,那个冬子,你现在去刘屠夫那取一碗公鸡血回来,别问为什么,越快越好。”
我要评论
作者:290926278 时间:2018-06-21 11:58:00
  养养再看
作者:幸福像什么一样 时间:2018-06-21 12:00:00
  都是些万人敌的小说,没意思。
作者:wwwffffff 时间:2018-06-21 12:06:10
  每天多更一点啦,看得太不过瘾了
作者:cattttdog 时间:2018-06-21 12:27:20
  到记时开始
作者:shifei1983 时间:2018-06-21 12:27:40
  蛮好看的,等楼主更新呢。
作者:罗宾 时间:2018-06-21 13:03:20
  等的太辛苦了,LZ多写点啊
作者:lsl023011 时间:2018-06-21 13:08:40
  草,就没了?我追一个通宵,居然就没了?
作者:rosevip 时间:2018-06-21 14:09:40
  楼主写的不错,别太监了就行,明年我过来看
作者:rqaung 时间:2018-06-21 14:11:40
  催更,求不太监
作者:我来投诉 时间:2018-06-21 14:12:00
  懂啦
作者:yanguojun 时间:2018-06-21 14:25:30
  白天有吗?
作者:为爱做后卫 时间:2018-06-21 14:26:50
  都是历练,”在路上”
作者:1513 时间:2018-06-21 14:52:00
  我要做记号啊!!!!!!!!!!!!
作者:窐冢洋介 时间:2018-06-21 15:37:50
  但是我忘记是99翻还是一百翻了
作者:残遥 时间:2018-06-21 15:44:20
  给楼主点赞??了,加油↖(^ω^)↗
楼主熬夜的绵羊 时间:2018-06-21 15:51:45

  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二爷竟然让我去取公鸡血,这让我是一脸的茫然,可是这关系着我和师父两个人的性命,我也不敢怠慢,答应了一声便转身出了门,临出门的时候我回过头去看了看站在棺材边上的师父,依旧是一副奇怪的表情。
  我的家在镇东头,刘屠夫的家在镇西头,虽说是不算近,但是我一溜儿小跑,也就是五六分钟的样子。
  刚一到刘屠夫的家门口,就看到刘屠夫的老婆正在院子里清洗着地上的血迹呢。
  “胖婶,我刘叔呢?”见没看见刘屠夫,我忙就开口问道。
  刘屠夫的老婆见是我来了,忙就开口对我说道:“是冬子来了,咋了,你找你刘叔有事儿?”
  “那个也没什么事儿,我就是来取一碗公鸡血。”我随口的回应着。
  刘屠夫的老婆闻言笑道:“我当是什么事儿呢,不就是一碗公鸡血吗,用不着你刘叔,婶子给你取去,你等着。”说完便转身进了后屋。
  没过多一会儿,刘屠夫的老婆就端着一碗还冒着热气的鸡血走到了我的面前,“冬子,这是你要的公鸡血,趁热赶紧拿回去,不然凉了要是凝了的话,就不好用了。”
  “知道了胖婶,那我就先走了,钱的话下次一起算。”
  接过了公鸡血我就打算转身离开,可是没想到我这刚一转身,刘屠夫的老婆忽然就一把拉住了我的手腕,“冬子,婶子问你件事儿呗,听说今天早上你们家门梁上吊死了个女人!”
  这年头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才多一会儿啊,就连镇西头都知道了。
作者:红茶绒绒 时间:2018-06-21 15:53:20
  更吧,万年潜水党浮出水面
作者:莉婷相依 时间:2018-06-21 16:05:50
  不好意思楼主,没注意下边的时间......以为你弃帖了,觉得特可惜,写的非常好
作者:驾轩辕 时间:2018-06-21 16:12:20
  别太监,我收藏了
作者:star4121230 时间:2018-06-21 16:22:50
  楼主文采很好,内容精彩,我每天追着看,再顶一次,楼主辛苦了,谢谢。
楼主熬夜的绵羊 时间:2018-06-21 16:27:00

  “那个胖婶,我还有事儿,先走了……”说着我抽回了刘屠夫老婆抓着我的手腕,转身就快步的离开了。
  等到我回到家的时候,只见二爷此时正站在门口呢,一见到我忙就从我的手中接过了那碗鸡血,然后迈步就走进了屋子,见状我也就跟了进去。
  进了屋子之后,就间二爷端着那碗公鸡血在顾小曼的棺材四周淋了起来。
  见他这个动作,多少我也已经猜着了,公鸡血属阳,用它来压阴是明智的选择,但是在我看来那黑狗血似乎更有作用,就连我们这黒棺上都漆着,为的就是压制那些横死人的怨气,可是这二爷为什么就不用呢。
  很快,二爷已经端着公鸡血吧棺材的四周淋了一圈了,但是一碗的公鸡血还剩下一些,见他淋完了,我正想着上前去将那碗接过来,却见二爷竟然端起手中的碗,将那些剩余的公鸡血一饮而尽了。
  我是不知道二爷竟然还有这个嗜好,顿时我是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原本以为二爷是一口喝下去了,可是没想到他却只是将那公鸡血含在了嘴里,只见他一个跨步就迈到了棺材前,随后一只手再次的朝着顾小曼尸体的下身就摸了过去。
  随着裙子那么一撩,二爷身体那么一俯,“噗……”就是一口,二爷直接吧嘴里含着的那口公鸡血全都招呼在了顾小曼的下身上。
  随后裙子盖上了,二爷慢慢的站了起来,在他的嘴角上还挂着鲜红的血液,如果不看之前只看现在的话,我真的会以为眼前的这个二爷就是一个猥琐到了极点的超级变态狂。
  做完了这一切,二爷微微的舒了一口气,随后搬了把椅子就坐了下来,自顾自的喝起了茶水来,而这个时候我才意思到,从我回来到现在竟然一直没有看见我的师父。
  师父不见了我是肯定要问的,于是我便开口对二爷问道:“那个二爷,我师父呢?”
  二爷端着茶杯喝着茶,头都没抬的对我回道:“那不在外面了吗。”
  闻言我忙就转头向门外看去,正好就看见师父迈步走了进来,但是在他的身后却还跟着一个人,这个人我认识,是镇上专门替人办白事的郑四。
  进了屋后,那个郑四迈步就朝着棺材走了过去,见状我忙就凑到了师父的身边好奇的开口问道:“师父,这不是郑四吗,难道今天就要下葬吗?”
  也不知道坐在一旁喝着茶水的二爷耳朵怎么就那么好使,我这话刚一说完,就见他放下了茶杯,一脸意味深长的开口对我说道:“冬子,这葬的确是要下的,不过要等上七天,为了你和你师父两个人的性命,就委屈你陪她七天吧……”。
作者:吃素的猫咪 时间:2018-06-21 16:28:10
  草灰蛇线,伏笔千里,这是作者的写作功底
我要评论
楼主熬夜的绵羊 时间:2018-06-21 16:37:15
  二爷说这棺材是我亲手卖给顾小曼,也是亲手为她做的,所以必须由我来陪着她,说是只要陪着她过上七个晚上,一切就都会平安无事的。
  虽然我非常的害怕,但是为了我和师父的性命,我也只能是有委屈往肚子里咽了。
  郑四一进来就围着顾小曼的棺材转了起来,一边转还一边的对棺材里的顾小曼惋惜着,“小曼啊,你说你怎么就这么想不开死了呢,不是说好了过两天四哥会去找你爽的吗,你怎么就……”
  “嗯咳……”
  显然是郑四所说出的这话语有些不是那么入耳,站在一旁的师父忙就轻咳了一声,打断了他。
  这个时候郑四才反应过来,先是抬头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师父,又斜眼瞟了瞟我和坐在一旁的二爷,然后开口说道:“那个,我就先走了,天黑之前我会派人来接这棺材的,对了,还有这个小子。”
  说话的时候郑四扭头又看了我一眼,那眼神看上去是说不出来的别扭,整的我是浑身的不自在。
  转眼间就到了太阳快落山的时候,镇北边的一片荒芜的空地上已经搭起了一个四四方方的灵棚。
  灵棚是白布的,四周挂着白色的灯笼,上面有写着大大的“奠”字,棚子里香烛纸花摆放着,而顾小曼的棺材就摆在最中央的位置。
  天色慢慢的暗淡了下来,除了我之外所有的人都要离开了,此时除了我之外,站在我眼前的还有师父、二爷还有那个郑四。
楼主熬夜的绵羊 时间:2018-06-21 16:42:30

  师父走到了我的身边,一只手在我的肩膀上重重的拍了拍,脸色十分的凝重,眼神中满是担心之色。
  见状我勉强的在我已经僵硬的脸上挤出了一丝的微笑说道:“师父,你们回吧,我都这么大的人了,不用担心,没事儿的。”
  我话刚说完,一旁的二爷开口道:“付师傅,走吧,这天马上就黑了,你要是不想冬子死的话就赶紧的走,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我都已经交代完了,冬子他知道怎么做。”
  的确,如果不想自己和师父出事的话,光是陪着棺材里的死人是不够的,还要做一些二爷交代给我的事情才行。
  师父他们慢慢的在我的视线中消失了,师父显然是担心我,每走几步都会回过头来看我一眼,但是那个郑四他总回头看我是什么意思,还有他那眼神,怎么看着就那么的别扭呢。
  天彻底的黑了,我踩着凳子点亮了灵棚四周的灯笼,又点燃了棺材头上的一盏油灯。
  二爷说那是一盏长明灯,要让它亮上七天七夜,并且嘱咐我千万别让它灭了,不然的话就会前功尽弃,而我就等死吧。
  做完了这一切,就只剩下最后一项任务了,当然也是一件最为耗时且最为乏味的事情,那就是烧纸,二爷说要从天黑一直的烧到过了半夜十二点才行,中间不能够断了,所以这要烧的纸也是备了足足有一人那么高。
作者:236214496 时间:2018-06-21 16:45:00
  除了楼主别的帖子都不看了,快更快更,加油楼主!
楼主熬夜的绵羊 时间:2018-06-21 16:52:45

  我如机械办一张张的往面前的火盆里续着纸,纸烧的很快,放进去片刻就化为了灰烬。
  不知不觉已经烧了好几个小时了,看了看时间眼看着就要到半夜的十二点了,我揉了揉已经发酸的脖子对自己说,快了,只要再坚持一会儿就行了,今天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
  也就在我正自我安慰鼓劲的时候,忽然一只飞蛾飞进了灵棚里,此时正值盛夏,夜晚飞蛾小虫是多了去了,过去的几个小时里不知道有多少已经葬身在我面前的火盆里了,可是这一只飞蛾却不知道怎么了,放着离它最近火盆不扑,竟然直奔那盏长明灯就飞了过去……
  糟糕……这要是被它给扑灭了,我还活不活了……
  见状我忙就起身打算去驱赶那只飞蛾,可是谁料我蹲的时间太久了,这一站起来双腿已经麻木了,刚想迈步却一下子就跌倒在了地上,差一点就趴在了面前的火盆里。
  当我支撑着从地上坐起来的时候,那只飞蛾已经得逞了,不过它并没有把那长明灯扑灭,而是直接的落在了油盏里,身上刚一沾上油,立刻就燃烧了起来,长明灯变的更加的明亮了。
  见状我是长长的舒出了一口气,心说自己真是有些太过于担心了,这灯肯定是不容易灭的,不然也不会叫做长明灯了。
  腿没有那么麻木了,我从地上站了起来,走到了长明灯前,用小棍把那只燃烧的飞蛾给挑了出去,长明灯再次的恢复了正常。
作者:471474 时间:2018-06-21 16:57:30
  希望楼主继续哈!
作者:lyl1118 时间:2018-06-21 17:01:10
  前排出售啤酒饮料小瓜子
楼主熬夜的绵羊 时间:2018-06-21 17:23:00

  再有两三分钟就过十二点了,一只憋着的一泡尿实在是憋不住了,无奈我忙就往火盆里续了一大堆的纸,跑出了灵棚找地方方便去了。
  可是谁料也就是我这一泡尿的功夫,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当我舒服完了,再次回到灵棚的时候,我整个人呆住了,因为我发现地上的火盆竟然灭了,而此时离半夜十二点还有一分钟的时间。
  明明是续了很多的纸,怎么就这么快就灭了,可是此刻却容不得我多想,见火盆里还有星星的火光,我忙就再次的点着了纸续了进去,心想着这样应该不算是灭吧。
  可是也就在我将那张纸刚刚续进火盆的时候,忽然不知道哪来的一阵风吹过,直接就将那燃烧着的纸从火盆里卷了出来,落在了棺材边上,直接就把那些摆放在棺材边上的纸花给点着了。
  得亏是我抢救的及时,不然别说那纸花了,恐怕这灵棚连同那口棺材,还有躺在那棺材里的顾小曼都得付之一炬。
  我正在那暗自的庆幸呢,放眼望一旁的棺材就瞟了一眼,可是就是这一眼,竟然让我再次的惊出了一身的冷汗,因为我发现一直盖着的棺材盖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打开了一条不大不小的缝隙。
  这棺材盖子明明是盖好的,怎么这会儿就出了一条缝呢,风挂的吗?不可能啊……那么是有人故意打开的吗?可是这深更半夜的这里除了我哪里还有别人了,那么这棺材盖子是怎么打开的呢?!
  忽然间我好像是想到了什么,忙就向后退出去了几步,跪在地上就对着棺材狠命的磕起了头,一边的磕着还一边的念叨着:“曼……曼姐……对……对不起……你可千万别生气啊,我不是有意让……那火盆灭了的,你大人有大量……看在我给你烧纸的份上就原谅我这一次吧……”
  跪下了,头磕了,好话也说了,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儿的声音,就好像是她已经默许了。
  见没有发生任何的事情,我正正被起身,忽然“啪嗒!”一声,头顶竟然低下了雨滴来,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原来我已经跪在了灵棚的外面了。
  慢慢的雨下的大了,而我则站在灵棚外边迟迟的没有进去,最后还是一声彻天响的雷推了我一把。
  雨下的越来越大了,头顶的灵棚破了一个小孔,一滴滴的雨滴顺着那个小孔低落了下来,滴进了棺材打开的缝隙中……
  见状我忙就快步的走到了棺材的边上,一边推着棺材盖子打算重新的盖好,一边的在心里咒骂着那个郑四弄的什么狗屁灵棚,还特么的漏雨。
  也就在我伸手打算盖上棺材盖子的时候,忽然就是一道闪电划过,四周瞬间就被照的通明,也就在这一瞬间,透过那缝隙我看到了顾小曼的脸,很白、很嫩,嫩的就像是婴儿的皮肤一样,只不过此刻她的一双眼睛是睁着的,正在直勾勾的看着我……。
作者:pipipig555 时间:2018-06-21 17:26:50
  还有吗,等着看,就这点不够看的
楼主熬夜的绵羊 时间:2018-06-21 17:28:00
  此时此刻我竟然跟躺在棺材里的顾小曼是如此的近,以至于我竟然能够感受到有一股子的凉气从她的口中呼出,拂在我的脸上,使得我浑身不禁的打了一个冷颤。
  我对着棺材里的顾小曼愣了那么几秒,直到闪电的光亮慢慢的消失,棺材缝隙中再次变的漆黑一片,我才缓过了神来。
  当时脑子里已经是一片空白了,也不管是不是在下着大雨了,当即我向后快退了两步就想着跑。
  可是刚一转身我竟又停了下来,心说我这是在干什么,这大半夜的还下着这么大的雨,让我往哪跑啊,而且如果我跑了的话,那棺材里的顾小曼怎么办,那长明灯怎么办,我要是跑了岂不是至我和师父的生命于不顾吗。
  最后我也没有离开灵棚,心想着那顾小曼之所以睁开了眼睛,一定是还在生火盆的气,当即我再次转过头去又是一阵的跪拜。
  然而也就在我正在那真心实意的跪拜的时候,忽然一声“嘤嘤……”的声音传进了我的耳朵当中,那声音幽幽长长的好像很远,但是又好像是很近,听起来像是一个女人的哭声……
  哭声听起来十分的凄凉,不禁的让我心头一震,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我仔细的寻找着,最后我竟然发现那哭声分明是……是从我面前的……那口棺材里传出来的……
  听清了那凄惨的哭声是从棺材里发出来之后,我整个人都僵住了,这死了的人怎么可能会哭呢,难道真的是应了二爷的那句话,变成了厉鬼了吗,想想之前她睁开眼睛死死盯着自己的那一幕,我的脑子里忽然浮现出她从棺材里坐起来的惊悚画面。
作者:jstao2000 时间:2018-06-21 17:36:50
  哎,身体不舒服干啥都没心情了
楼主熬夜的绵羊 时间:2018-06-21 17:38:15

  我跪在原地一动都没敢动,大气都不敢喘,耳边除了雨水声和我急促的心跳声,就是那凄惨无比的哭声,三种声音混合在一起,听起来就像是一首哀乐一样。
  雨慢慢的下小了,但是那哭声却变的更加的刺耳了起来,此时的我头皮都是一阵的发麻,本想着接下来的一幕会想我预想的一样发展,但是过了很久那口摆在我面前的棺材竟然一点儿的动静都没有。
  “滴答……啪……”
  忽然间我猛的就从地上站了起来,双眼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的那口棺材,因为我忽然间觉得,棺材里的顾小曼之所以会哭不是因为我弄熄了火盆,而是因为别的,例如灵棚上滴下的雨滴。
  我深深的咽了一口唾沫,挪动着有些僵硬的双腿,一步一步的朝着棺材头走了过去,那凄厉的哭声更加的刺耳了,感觉已经穿透了我的耳膜,刺激着我大脑的神经。
  我的身体已经抖的不行了,但是我还是咬着牙一步一步的向棺材靠近着,因为我坚信只要我将那棺材打开的那条缝隙重新合上的话,那哭声就会停止消失。
  然而,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情,却让我后悔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也就在我终于来到棺材前,伸出了颤抖的双手打算去重新盖好那棺材盖子的时候,突然那哭声竟然戛然而止了。
  可是也就在那哭声消失的同时,一种更加刺耳,更加令我不寒而栗的声音,竟然从那缝隙中传了出来……
  “吱啦…………”
  那声音听起来就像是指甲划在木板上所发出来的声音。
楼主熬夜的绵羊 时间:2018-06-21 17:43:30

  听到了这声音,忽然让我想起了顾小曼那一双纤纤玉手上那长长的指甲,想必这声音就是她的指甲划在棺材板上所发出来的。
  此时我的神经已经近乎于崩溃的边缘了,但是一想到自己和师父的性命,我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勇气,竟然毫不犹豫的把双手就死死的抓在了面前的棺材盖子上。
  也就在我用尽了全力打算把棺材盖子重新盖上的那一刻,那由指甲划过木板的声音竟然再次的响了起来,随后一股子凉气由下至上从缝隙中吹了出来,我不经意的低头往那缝隙里那么一看,竟然在那漆黑的缝隙里看到了一双绿幽幽的眼睛,此时此刻那一双绿幽幽的眼睛,正在那直勾勾的盯着我!!!
  “鬼呀…………”
  我的神经已经完全的崩溃了,大喊了一声后身体一下子就软了下去,随后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当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经亮了,雨也已经彻底的停了,眼前有两个人,其中师父正蹲坐在我的身边一脸担心的看着我。
  见我醒了,师父的那张老脸上忽然就滑落下来了两行浑浊的泪水,一把就抓住了我的一只手喊道:“冬子,你终于醒了,吓死师父了,师父还以为你撇下师父不管了呢。”
  师父一个年过半百的男人,打我记事起就从来没有见到过他流过一滴的眼泪,如今竟然因为我流下了伤心的泪,不免的让我感同身受,鼻子也是一个劲儿的发酸,忙就从地上坐了起来,同样死死的抓着师父的手说道:“师父,冬子没事儿,让你为我担心了。”
楼主熬夜的绵羊 时间:2018-06-21 17:53:45

  我和师父两个人正在那上演着亲情大戏呢,一旁站着的二爷有些看不下眼了,忙就一脸嫌弃的开口说道:“行了行了,我说付师傅,你可是个男人,别像个妇人家似的抹猫尿行不行,冬子那不是好好的吗,赶紧的让开我有话要问他。”
  师父这才知道自己失了态,忙就用手擦了擦湿润的眼睛,转身便走到了一边。
  二爷朝着我迈步走了过来,而我也紧忙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就见二爷走到了我的身边后没有说话,而是伸出了一只手拍了拍我的后背,用眼神示意我借一步说话,于是我便跟着他走出了灵棚,来到了外边的空地上。
  我不明白二爷为什么不直接跟我说,而是让我跟着他出来,难道有什么事情不能让师父知道的吗。
  借着往外走的空档我回过头去看了一眼,发现师父正在那面色复杂的看着我,不知道他此时心里在想些什么,而且他那眼神更是让我捉摸不透。
  站定了脚步,二爷忽然转过了头来对我问道:“冬子,昨天晚上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怎么会晕倒在地上的,你是不是看到了什么……”
  二爷开口就问我看没看到什么,而是没有直接的询问我昨晚出没出现过纰漏,这让我有些茫然。
  但是仔细一想想也对,既然我没死只是晕了过去,那肯定是看到了什么,他这么问也对,可是我就不明白了,就这问题在灵棚里说不就行吗,为什么要出来说呢?
  二爷既然问了,我便将昨晚所发生的一切全都讲了出来,本以为二爷听了以后会因为我不小心熄灭了火盆而责怪我的,可是二爷他听完了以后却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那眉头再一次的拧在了一起,随后他忽然一只手就拿到了身前自言自语的掐算了起来。
  都说这二爷很厉害,但是怎么个厉害法我却根本就没有亲眼见识过,见到他这个样子,我的心里忽然开始佩服起了眼前的这个二爷,本以为他就是一个懂得相宅看地略通鬼神的阴阳先生,没想到他竟然还能掐会算,看来这个二爷着实是不简单。
  我正在那看着二爷的起算愣神儿呢,没想到他突然就抬头问了我一句,“冬子,昨晚你师父来过没有?”
  “我师父,没来过呀,二爷你怎么这么问?”我有些茫然的回问道。
  见我回答说没来过,二爷也没有继续的问我,而是继续的掐算了起来。
  掐算完之后,二爷他又回到了灵棚里,围着棺材转了两圈,随后猛然就转过了头,脸色十分难看的对着我和一旁的师父就说道:“赶紧联系那个郑四,把这灵棚换个地方,棺材不能再放这了……”。
作者:lyl1118 时间:2018-06-21 17:55:10
  板凳~嘿嘿嘿嘿~
作者:Jaguarino 时间:2018-06-21 18:20:20
  都归我承包啦~感觉自己萌萌哒~哈哈哈~
楼主熬夜的绵羊 时间:2018-06-21 18:24:00
  一听二爷要将灵棚移到别的地方去,一旁的十分忙就一脸茫然的对二爷问道:“为什么要换地方,二爷这地方不是你选的吗,怎么又要换了?”
  见师父开口询问缘由,二爷一脸不爽的说道:“叫你联系就赶紧的联系,这棺材今天天黑之前必须要搬离这里,不然明天一大早你就等着替你的宝贝徒弟收尸吧。”
  二爷把非常严重的结果已经说出来了,即便心里有再多的疑问师父也不敢再问了,转过头面色复杂的看了看我,便快步的离开了。
  望着师父远去的背影我正在那发着呆呢,却不知道二爷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我的身边,一只手重重的拍在了我的肩膀上,语气十分温和的说道:“冬子,别怕,一切照我说的去做就好了,不会有事儿的。”
  “哦……”我机械的点了点头。
  我并没有开口去问为什么要将灵棚换地方,但是我觉得肯定跟昨晚我所经历的那一幕幕有关。
  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之后,师父把郑四给叫来了,郑四显然是从师父的口中得知了要将灵棚另换位置的消息,皱着个眉头一脸不解的就对二爷问道:“怎么了二爷,听说你要把灵棚另换地方?”
  二爷并没有开口,只是看着郑四默默的点了点头。
  见二爷点了头,郑四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的难色,很明显重新的搭一个灵棚是费时费力的,看样子郑四是很不情愿的。
我要评论
作者:深承 时间:2018-06-21 18:44:30
  千呼万唤始出来,尤抱琵琶半遮面。成心吊我们胃口吧你。
作者:365iou 时间:2018-06-21 19:31:50
  完了,我掉坑里了
作者:菜鸟玩家 时间:2018-06-21 19:34:00
  擦我的沙发呢,
作者:爱你584 时间:2018-06-21 19:45:50
  楼主,快出来更新啦,再不更新扯你尾巴哦
作者:八月春天 时间:2018-06-21 19:53:20
  为作者大大疯狂打电话
作者:jstao2000 时间:2018-06-21 20:06:10
  故事很好看,一开始和大多数人写的差不多,现在已经完全不一样了,越来越有营养了。
作者:不语咖啡屋 时间:2018-06-21 20:11:00
  故事题材新颖~~~真好~~~谢谢~~~~~
作者:KiSs心恋 时间:2018-06-21 20:44:30
  不错,小说名是什么?
作者:windstvxq 时间:2018-06-21 20:46:50
  嘿呀,居然没了,楼主辛苦,很棒,加油!
作者:guagua20 时间:2018-06-21 20:59:00
  表示没看过瘾啊啦啦啦啦签到
作者:guangyubaihe 时间:2018-06-21 21:22:00
  赶上直播了,lz加油
作者:xyzo1980_10 时间:2018-06-21 21:50:10
  冒个泡偷偷的看了好几天,一直不说话你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作者:深度沉迷 时间:2018-06-21 22:37:10
  LZ辛苦了,很希望多写点,等的快疯了~
作者:暗香萦怀 时间:2018-06-21 23:26:40
  卡在重要的时刻,啊……
作者:流浪的大名人 时间:2018-06-21 23:40:10
  记号,楼主加油
作者:lian1105 时间:2018-06-22 00:07:00
  不夸张的说,我一天点开八回等更新。虽然我不说话,但我一直都在。
作者:流浪的大名人 时间:2018-06-22 00:55:40
  低调的文风,类似于以前看的济公传,山海经,真的太好看,已经收藏了,天天来看。
作者:tretggg 时间:2018-06-22 01:47:10
  每次来看都能进入小说的意境里,感觉很真实很真实
作者:美贵 时间:2018-06-22 03:45:50
  难得的经历,难得的故事
作者:三手男人 时间:2018-06-22 09:45:40
  好久没有看到这么好的文章了,楼主加油啊
楼主熬夜的绵羊 时间:2018-06-22 09:59:30

  二爷看了一眼郑四,冷言道:“怎么,有问题吗?”
  虽然是一脸的不情愿,但是看得出来郑四还是十分的敬重二爷的,忙就摇了摇头开口回道:“二爷,瞧你说的,哪会有什么问题呢,您说话我郑四肯定照办,只是我想问一问,这灵棚要搬到哪儿去呢?”
  “张家老宅。”
  一听二爷说出张家老宅这四个字,我的心立马就是咯噔一下,头皮也是一阵的发麻,谁都知道张家老宅是个空置了几十年的鬼宅,而二爷竟然要把灵棚搬到那去,他这是救我呢还是要害我呢?
  “什么!不是二爷,我没听错吧,你说把灵棚搬到那个鬼宅里去?!”郑四显的有些十分的惊讶。
  一旁的师父也是一脸惊恐道:“二爷,使不得,那张家老宅里闹鬼闹的凶,冬子要是去了还不……”
  师父话还没说完,二爷忽然转过头去狠狠的瞪了郑四和师父一眼大喊道:“不用说了,想要冬子继续活着的话,就照我说的办,不然的话后果自负!”
  二爷这一声大喊,顿时让郑四和师父两个人没了音儿,见状我是想哭的心都有了,一想到今晚就要去张家老宅过夜了,我这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而且还不是我一个人,还有那个躺在棺材里的顾小曼。
  张家老宅,是镇上公认的鬼宅,而它之所以变成鬼宅,这其中是有一段故事的……
  听老一辈人说,早在好几十年前的时候,张家是这镇子上有名的大户,当时张家的少爷已经到了婚配的年龄,所以张家就四处的托媒人给说媒,可是张家少爷一个都没有相中,这可把张家人给急坏了。
  • 纯洁的小仙女: 举报  2018-06-23 21:28:51  评论

    评论 熬夜的绵羊:张家老宅在好多鬼故事里面都有出现过啊,看来是出了名的鬼宅哦,楼主写的不错,希望能快点更哦,我看了好多鬼故事都是同一个套路,目前只有13路末班车和楼主的这么故事觉得还不错,希望后面剧情不会像其他鬼故事一样老套,加油哦
我要评论
作者:马甲在手灌水何愁 时间:2018-06-22 10:04:00
  啊啊啊,不行,我得养肥了再看!百爪挠心
作者:castle208 时间:2018-06-22 10:19:10
  等的太辛苦了,LZ多写点啊
楼主熬夜的绵羊 时间:2018-06-22 10:19:45

  可是就在张家人为张家少爷的婚事发愁的时候,一个有损张家名声的事情发生了,那就是张家少爷竟然跟自家的丫环佣人有染,当时张家人直接就把那个丫环给赶出了张家,并且把张家少爷也给软禁了起来,不准他再见那个丫环。
  大约几个月后,那个丫环又回来了,而且还挺着个大肚子,见那丫环竟然怀了张家的种,最后还是让那个丫环再次的回到了张家。
  回是回去了,但是那个丫环所遭受的都是非人的待遇,尤其是那个丫环生了一个女儿之后,那处境更是连狗都不如,张家少爷迫于压力根本就帮不上任何的忙。
  本以为怀了张家的孩子,就会让张家摒弃前嫌,但是事实却让那丫环伤心绝望,绝望的丫环抱着尚在襁褓之中的女儿打算离开,但是张家却不准她离开,还狠狠的打了她一顿,并且把那孩子也送了人。
  伤心绝望的丫环恨透了张家的人,于是趁张家人不备在饭菜里下了药,直接将张家一家全都毒死在了饭桌上,这还不算完,仅仅是毒死根本就无法弥补丫环所受到的屈辱,最后丫环竟然用菜刀把张家人的脑袋全都砍了下来,扔进了茅坑里,最后自己也投井自尽了。
  从那以后每到夜里,张家老宅都会传出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喊叫和哭声,弄的镇上的人没有一个敢夜里从张家门前经过的,即便是有胆大的为了顿酒钱进去的,最后的结果不是死了就是疯了。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jfq1983 时间:2018-06-22 10:20:50
  坚持不懈的支持
楼主熬夜的绵羊 时间:2018-06-22 10:40:15

  重新的布置灵棚是很费时费力的,等到一切完事了的时候,太阳已经落下去半边了。
  依旧是还是像昨天一样,二爷也没有过多的交代,倒是师父临走的时候是一脸的复杂表情。
  所有的人再次的全都离开了,张家老宅的大门也重重的关上了。
  灵棚就摆在院子当中,我的身后就是厅室,二爷说我过了十二点之后就可以进屋里去休息,但是一想到关于这张家的事情,就是打死我,我也不会踏进去半步的。
  眼看着太阳就要消失了,我开始有些坐立不安了起来,感觉这四周也变的越加的阴冷了,因为害怕,我早早的就把灵棚上的灯笼给点着了,火盆也事先的放好了位置。
  正在我准备动手点火烧纸的时候,那厚重的大门忽然在一阵吱吱呀呀声中打开了……
  “谁?!”
  我哆哆嗦嗦的的站了起来,等着一双大眼睛死死的盯着那打开的大门,然而门前什么都没有静悄悄的,就好像是这门被风吹开的一样。
  我哆哆嗦嗦的的走到了门口,伸手就打算把大门再次的关上,可是就在我的手刚刚触碰到大门的时候,忽然一个身影一下子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啊…………”
  我大叫了一声本能的就把大门使劲儿的那么一推,谁料这一推,门外竟然传来了一个女人的惨叫声,而且那声音听起来竟然是那么的熟悉。
我要评论
作者:爱情10折 时间:2018-06-22 10:51:00
  写的不错,故事情节很引人入胜,楼猪更新啊,加油~~~~
楼主熬夜的绵羊 时间:2018-06-22 11:00:30

  很明显我这是撞到了人,当即我紧忙的将门再次的打开,只见眼前站着一个又矮又挫的胖妹子,此时她正眼泪吧擦的捂着自己的鼻子在那叫唤呢。
  眼前这胖妹子名叫刘娇娇,从小我们就认识,是刘屠夫的女儿。
  见面前站的竟然是刘娇娇,我一脸不解的就对其问道:“我说娇娇,你来这儿干什么,这地方是可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那刘娇娇闻言擦了擦眼泪,红着鼻子一脸不屑的说道:“哼,不是就个鬼宅吗,有什么大不了的,鬼呢?让它出来个试试,本姑娘一屁股坐死它。”
  真是有什么样的爹就有什么样的女儿,刘娇娇这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倒是随了她那个做屠夫的爹。
  眼看着太阳就要彻底的消失了,我必须马上的开始烧纸,而且还要让这刘娇娇赶紧的离开,不然的话会发生什么事情我也不知道。
  看着刘娇娇我无奈的笑了笑对其说道:“娇娇女侠,你牛行了吧,这太阳都回家了,你也赶紧的回家吧。”
  “我不回,好不容易有个咱们俩单独相处的机会,我要留在这里陪着你。”
  太阳已经彻底的消失了,可是刘娇娇既然没有要走的意思,还想要留下来陪我,我这一着急就拉着脸对她大喊道:“陪个屁,你个死肥猪,赶紧的在老子的面前消失听见没有,看见你就恶心……”。
我要评论
作者:rqaung 时间:2018-06-22 11:06:00
  越来越精彩!感谢楼主好文
作者:LOVE美丽忧伤 时间:2018-06-22 11:08:30
  都回家过年了吗?
楼主熬夜的绵羊 时间:2018-06-22 11:21:00
  虽然我跟刘娇娇从小就认识,但是像如今这么伤人的话我还是有一次说,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没办法我这也是逼急了,才顺嘴说出来的。
  “冬……冬子,你……你……再也不理你了……呜……”显然我这句话是伤透了刘娇娇的心,双手捂着流着泪的脸就夺门而去了。
  不得不说这话说的还真就起到了作用了,可是我的心里却十分的不是滋味儿,平时跟她开过那么多次的玩笑都没事儿,但是这一次恐怕彻底的伤透了她的心了。
  关于刘娇娇的事情根本就不容我多想,此刻天色已经越来越黑了,必须得马上的开始烧纸才行,于是我忙就将大门再次的关上,转身就开始烧起了纸。
  天晚上头顶的夜色很美,漫天的星斗,一轮明月挂在夜空中,一丝的云都没有,甚至都没有一丝的风。
  没有风的缘故,摆在棺材头上的那盏长明灯的火苗就好像静止了一样,一动也不动,就连火盆里的烧纸似乎也失去了动力,燃烧的有气无力慢条斯理的。
  因为身在张家老宅中,我便烧着纸便开始有意无意的注意起了四周,说来也是奇怪,这老宅子少说也荒废了有好几十年了,但是这院子里竟然一点儿的杂草都没有长,院子中的地面也很干净,就好像时常都会有人打扫维护一样。
  月光照的见的地方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银装,月光照不见的地方则是漆黑一片,每每目光扫到黑暗处的时候,我都会紧忙的将实现移开。
我要评论
作者:efemchw 时间:2018-06-22 11:27:30
  嘿呀,居然没了,楼主辛苦,很棒,加油!
楼主熬夜的绵羊 时间:2018-06-22 11:41:15

  关于张家老宅的故事听多了,虽然我很是害怕会发生什么,但是出于好奇心我又特别的希望有事情发生,然而几个小时过去了,什么都没有发生。
  起初还是很害怕的,但是时间一久了,竟然觉得也没有什么好怕的了,都说这张家老宅闹鬼,但是我却什么都没有看到什么都没有听到,想想这传说中本镇最凶的鬼宅也不过如此,真不知道那些被吓死吓疯的是不是镇上的人编出来吓唬人的。
  可能是白天吃的太多的缘故,烧着烧着竟然有了想要上茅房的冲动,看了看时间竟然已经过了十二点了,见一旁还有一小沓的烧纸没有烧完,当即抓起来一把全都塞进了火盆,起身就准备去方便。
  绕过了厅室,朝着后院的方向走去,但是当我绕过了厅室到了那所谓的后院之后,忽然发现眼前竟然是漆黑一片,说是伸手不见五指那都不为过。
  我忽然就停下了脚步,望着眼前的一片漆黑拿起了闷来,心说这是怎么回事儿呢,刚刚这路上还挺亮的,怎么到了这儿就变的这么黑了呢,就好像月光根本就照不到这里一样。
  看着眼前那一片漆黑,我忽然有了想要打退堂鼓的念头,可是我这要转身还没转身呢,忽然门儿没把住就放了屁,直接就把屎给逼到了关口处,顿时想要方便的冲动就更加的强烈了。
  本来想着在忍一忍,忍到天亮再说的,可是如今再也忍不住了,无奈我也只能是硬着头皮继续的往前走了。
楼主熬夜的绵羊 时间:2018-06-22 12:01:30

  我终于是打开了手中的手电,顿时眼前的黑暗消失了,眼前便是后院,跟前院没有什么区别干干净净的,拿着手电在眼前扫了一圈,最后终于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找到了茅房。
  这张家也真是讲究,就连茅房都是两个挨在一起的,想必当时也是分男女的吧,如今我也管不了那边是男哪边是女了,随便的拽开了扇门就钻了进去。
  方便的时候我喜欢胡思乱想,尤其是身在这种鬼地方,那脑子里不想都不行,全都是关于这张家老宅的那些个故事。
  想起了那些个故事,同时我的脑子里也浮现出了一丝的疑问,那就是当年那个丫环最后不是投井死的吗,可是这张家老宅的前院后院我都看了,根本就没有什么井啊,难道说那井不在这张家老宅里,又或者说那井已经被人为给填死了。
  想想那丫环也是够可怜的,生前竟然活的猪狗不如,但是可怜之人必定有可恨之处,话说这丫环下手也是够狠的,把这一家人毒死了不说,还把他们的脑袋全都给砍了下来扔进了茅房,想想都觉得……
  茅房…………
  该不会……就是这个茅房吧……
  立马一股子的凉意从我的屁股直冲我的脑顶,慌慌张张的收了个尾,起身推门就从茅房冲了出去,直奔前院就狂奔而去。
  再次的回到了前院的灵棚,发现火盆里的烧纸已经尽数烧完了,四周依旧是死一般的寂静,静的没有一点儿的声音,给我一种想要睡觉的冲动。
作者:很高级维修工 时间:2018-06-22 12:04:00
  每天多更一点啦,看得太不过瘾了
作者:OPENHP 时间:2018-06-22 12:12:18
  ..
楼主熬夜的绵羊 时间:2018-06-22 12:21:45

  明明本来已经是困的不行了,可是当我躺下之后,睡意竟然全无了,翻来覆去的根本就没有一点儿想要睡去的意思,无奈我只能是看着灵棚外的夜空数起了星星。
  数着数着,天空中的星星慢慢的勾勒出了一张女人的脸,没错,那真的是一张女人的脸,而且还是顾小曼的脸。
  我的身体这一刻开始燥热了起来,我慢慢的站了起来,望着眼前的那口黑色的棺材,我的喉咙不断的向下吞咽着,我的双脚竟然不知不觉的就朝着那口棺材的方向迈了过去……
  接下来我所要做的事情,对于我来说简直是龌蹉到了极点,我的脑子里是极力的排斥这这种做法的,但是我却不知道怎么了根本就控制不住我自己的身体,就好像这一刻我的身体已经不属于我了一样。
  待走到了棺材的跟前,我伸出了双手就朝着棺材的盖子伸了过去,随着我用力的那么一推,棺材的盖子直接就被我推开了一条大大的缝隙。
  本以为会再次看到顾小曼那美丽的脸庞,可是没想到映入我眼帘的竟然是一双脚,一双又白又嫩的脚,原来我所站的位置竟是棺材尾的位置。
  我的一只手探进了棺材里,立刻就摸到了顾小曼那细腻且冰凉的皮肤,使得我浑身不住的就是一哆嗦,但是我的手却没有因此而离开。
  然而就在我的手要到还没到的时候,忽然,一只冰凉的手隔着那雪白色的连衣裙就死死的抓住了我的手!
  而那只手的主人,分明就是躺在我面前棺材里的顾小曼!
  虽然隔了一层连衣裙,但是我的手就好像是被针扎了一样的疼痛,浑身更是想触了电一样的颤抖着。
  我下意识的想要把手收回来,可是顾小曼抓的实在是太紧了,根本就挣脱不开。
  我用力的一下一下的拽着我的手,可是依旧被死死的抓着,随着我每一下用力的拽扯,棺材里都会发出一阵撞击的声音,听起来像是身体撞击棺材盖子所发出来的。
  我用尽了力气,即便是我用另一只手去掰顾小曼的那只手,也是徒劳无功,那一只手就好像是一把钳子一样死死的钳着我。
  怎么办?怎么办?我到底怎么样才能把我的手给抽回来,总不能就这个样子一直的等到明天早上吧,到时候师父他们看见后会怎么想我,我还有脸继续的活下去吗。
  也就在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的时候,身后忽然就传来了一阵吱吱呀呀的声响,随后一声声沉重的脚步声紧随而至……
  当即我猛的就转过了头像门口看去,只见一个又矮又挫又胖的女人,提着个小篮子就迈步的走了进来。
  “刘娇娇?!你……你怎么……来了……”。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熬夜的绵羊 时间:2018-06-22 12:42:00
  我这话刚一说完,就看见那刘娇娇整个人都愣住了,手里拎着的篮子也脱手掉在了地上,一个熟的猪脚从篮子里滚落了出来。
  再看那刘娇娇是一脸惊恐和不可思议的对我大喊道:“冬子,你那只手干什么呢?!真想不到你竟然……竟然……有这种癖好,变态!”
  “娇娇,不是你想的那样的,因为我的手……”
  情急之下我抽了一下手,却发现顾小曼抓着我的那只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松开了,而我这一抽直接就将手从那长裙里抽了出来。
  当时我就愣住了,心说这是怎么一回事儿啊,刚刚我可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都没有抽回我这只手,本想着就剩下剁手这唯一的办法了,可是没想到如今竟然轻而易举的就把手拿了出来,这是为什么呢?
  我正在那一脸不解呢,就见那刘娇娇忽然瞪大了眼睛,一只手指着我刚刚抽回来的那只手就再次的大喊道:“血!你手上有血!你这个变态,你……你竟然把尸体……恶心死了……”说完刘娇娇转身便夺门而去。
  “血?!”
  刘娇娇她说我的手上有血,当即我就把目光投向了我伸出去的那只手上,手背干干净净的,但是当我把手反过来那么一看,一抹刺眼的鲜红便映入了我的眼帘,只见我的手掌上竟然全都是血!
  这……这怎么可能呢,虽然知道那顾小曼的下身有血,但是我刚才压根儿也没有碰到啊。
作者:whw567 时间:2018-06-22 12:46:04
  不错
楼主熬夜的绵羊 时间:2018-06-22 13:02:15

  看着一手的血,我下意识的转过头去看向了一旁棺材,我这一看脑子立马就是“嗡”的一下,因为顾小曼那原本又嫩又白的腿上竟然沾了血,而这血似乎是我抹上去的,而且这血好像在我伸手进棺材之前,就已经在我的手上了。
  看着顾小曼双腿上的血迹,此时我的精神已经面临崩溃了,慌乱之中我抓起了几张烧纸就开始狠命的擦拭着我手上的血迹。
  也就在我正拼命擦拭手上血迹的时候,一声嘤嘤的哭声慢慢的钻进了我的耳朵当中……
  又是那熟悉而令人发指的哭声,当即我就是浑身一颤,想都没想就转身“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对着面前那口棺材就又磕又拜道:“曼姐……对不起,我不是诚心要那么做的,当时我真的是控制不了我自己,曼姐,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我给你磕头了……”
  咚咚咚咚…………
  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磕了多少个头,只感觉我的脑袋是又麻又疼,就连看四周都觉得开始旋转了起来。
  似乎是我这么做真的起作用了,顾小曼那渗人的哭声竟然慢慢的消失了……
  在我的心惊胆战中,漫长的一夜终于是过去了,第二天一大早,太阳还没有完全的升起,师父就急急忙忙的赶过来了,见我还好好的站在他的面前,师父面部紧绷的肌肉也慢慢的松弛了下来。
作者:594010396 时间:2018-06-22 13:03:40
  不好意思楼主,没注意下边的时间......以为你弃帖了,觉得特可惜,写的非常好
楼主熬夜的绵羊 时间:2018-06-22 13:22:30

  可是当看到我那一张憔悴脸庞的时候,师父的脸色再次的难看了起来,忙就对我一脸担心的问道:“冬子,是不是昨晚又发生什么事情了,你这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没事儿师父,我就是没睡好,一会儿回去补一觉就好了。”
  对于师父的担心我只能以此搪塞,对于昨晚所发生的一切我不想说出来,一来是怕师父担心,二来也是我做的那事情根本就没脸说出来。
  师父来了没多久,二爷也来了,但是我在此刻的这一副憔悴的尊荣却没有让他有过多的反应,他只是看了我一眼,然后微微的点了点头说道:“还好好的站着,不错,还剩下五天了……”
  五天,只是短短的五天,但是给我的感觉却比五年的时间都要漫长,想想只是过去了两天,就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真不知道接下来的五天里还会发生什么。
  白天灵棚和棺材就交给师父和二爷了,而我正好可以回去好好的补上一觉,好为这接下来的第三晚做准备。
  紧绷了一夜的神经终于是得以放松了,回到家之后我脸都没洗就一头栽倒在了床上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是谁了多久,我忽然就被窗外的一阵叫喊声给吵醒了,睁开眼睛看了一下时间,竟然才刚刚过了中午而已。
  见时间还早,我正打算闭上眼睛继续睡的时候,窗外的叫喊声再次的响了起来。
作者:ty_雪豹750 时间:2018-06-22 13:25:09
  这个故事你编不好,做棺材的太多啦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65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