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葬场旁边开药铺,我爷爷这手真的是绝了

楼主:不谷布谷 时间:2018-07-23 18:20:06 点击:430497 回复:74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6 下页  到页 
  我家是卖药的,说好听点是开了个小药铺,说得更直观一些,就是摆了个草药摊子。别家的药店都开在街上,我家这草药摊子比较奇葩,开在了火葬场附近。
  大学毕业之后,我找了好几个月都没找到像样的工作,爷爷便把这草药摊子交给了我,说这是咱们夏家祖上传下来的产业,做好了能赚大钱。
  接手这草药摊子之后,我发现自己被爷爷坑了。他跟我说能赚大钱,可时间都已经过了两个多月,我还是一单生意都没有接到。
  没生意就没收入,我全部存款加起来,只剩不到200块了。
  这天晚上,有一个穿着黑色连衣裙的漂亮女孩走进了药铺,问我夏二爷在不在。夏二爷是我爷爷,在把草药摊子交给我的时候,他说我能处理的事,尽量自己处理,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去找他。
  我问那女孩有什么事,她说她哥哥病了,想让夏二爷去看一下。
  爷爷再三跟我叮嘱过,不能接生单,必须得是熟人介绍的单子才能接。因为,我们夏家治的病,跟那东西多少都有些关系。有些因果,咱们是沾惹不起的。

打赏

66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62次 发图:0张 | 更多 |
楼主不谷布谷 时间:2018-07-23 18:20:33
  我问那女孩,是谁介绍她到这里来的。那女孩说是她爸爸的一个朋友,没跟我说名字。我说不知道介绍人的名字,不能出诊,让她打电话问一下她爸爸,那朋友叫什么。
  女孩没有打电话,而是用那可怜巴巴的眼神看向了我,还从手包里拿出了一个厚厚的信封,递了过来。
  从这信封的厚度来看,里面少说也装了一两万块。想着自己已经快山穷水尽了,加上这女孩长得又那么漂亮,还这么可怜巴巴的,于是我决定跟她走一趟。
  女孩叫陈慕慕,开的是一辆红色的SLK。从她的车,和刚才出手的阔绰程度来看,这一次,我要是把她哥那事给搞定了,肯定能大赚一笔。
  陈慕慕把我带进了一栋独栋别墅,她哥陈凡躺在二楼卧室的床上。整栋别墅看上去冷冷清清的,没有别的人,甚至连她爸妈我都没有看见。
  陈凡的脸有些白,是那种死人的惨白。我探了一下他的鼻息,把了一下他的脉搏,很弱。他这状况,就剩最后一丝气,落下去就没了。
  我用拇指轻轻地在陈凡头顶正中揉了揉,这地方是百会穴,用特定指法轻柔,可打通督脉,便于施针。
  督脉微动,平刺入会。
  这是爷爷传给我的口诀,我赶紧拿出了银针,平刺了进去。百会被称为三阳五会,以此方法施针,可回阳固脱。
  银针一入,原本还脸色苍白,嘴唇发紫的陈凡,立马就有些好转了。他的嘴唇由紫变白,然后微微泛起了红。那苍白的死人脸,也慢慢恢复了一些血色。
  我这一针,至少可以让陈凡在十二个时辰之内平安无事。接下来的时间,我就得好好跟陈慕慕谈谈报酬的事了。
楼主不谷布谷 时间:2018-07-23 18:20:46
  治病救人,那是悬壶济世。我们夏家行的医,是很容易担因果的。要想让因果担得少,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舍财免灾。说简单一些,就是舍被救之人的财,免他和我们夏家的灾。因此,在要报酬的时候,我要得越多,对于我们双方来说,会越好。
  虽然是理所当然,但敲漂亮女孩的竹杠,我还是有些下不了手。因此,想了一会儿之后,我有些心虚地跟陈慕慕说,她哥这问题很严重,报酬至少得要六位数,我才能接。
  陈慕慕皱了一下眉头,然后走到角落里很小声地打了个电话。
  打完电话之后,陈慕慕让我先给她哥哥治病。只要病能治好,可以满足我的要求。
  能不能治好,靠的不仅仅是我的医术,还得看缘分。再则,咱们夏家的规矩,是先付钱再看病。
  老祖宗留下来的规矩,那是不能坏的。今天没问清楚谁是介绍人,就接了此事,我这心里现在都还有些忐忑。
  色令智昏,我已经因为陈慕慕那漂亮的脸蛋坏了一次规矩,绝不能再坏第二次。我很直接地跟她说,刚才的那一针,足以保陈凡一日无事。让她在准备好报酬之后,再来找我。
  我直接回了药店,在推开大门的时候,我发现门缝那里,夹着一个白色的信封。信封上面什么都没写,但是封着的。我撕开一看,里面有一张纸钱。
楼主不谷布谷 时间:2018-07-23 18:21:00
  纸钱这玩意儿,那可是拿给死人用的。有人用信封装了一张纸钱,夹在我家店子的门缝里,这意思是想要弄死我啊!
  爷爷在把店子交给我的时候,千叮咛万嘱咐,说什么都能坏,但规矩绝对不能坏。咱们救人,只能救熟人介绍过来的人。外面来的,不清不楚的,给再多的钱都不能插手,因为一不小心就会落得个有命赚,没命花的下场。
  我们这个职业,叫做由人。所谓由人,就是替人治那医院治不好的病。那种病,绝大部分都是因为撞了鬼引起的。
  人撞鬼大致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无意中撞的,这种情况,鬼本无心害人,比较好治,我们能接的,也就是这样的活。另一种,就是有人或者什么东西故意陷害的。不管是人陷害,还是别的东西陷害,我都不能随便插手,这是爷爷给我的忠告。
  陈慕慕跑来找我的时候,我问过是谁介绍她来的,但她并没有跟我说。当时我是看她漂亮,加上那个厚厚的红包,才抱着侥幸心理接了这活。
  没想到,我这稍一侥幸,好像就捅了马蜂窝了。
  “哟!你这是坏了规矩,惹祸了吗?”穿着睡裙的薛姐,笑吟吟地朝着我走了过来。
  薛姐在隔壁开了一家店,是卖公墓的,全市范围内的公墓,在她那儿都能买到。她一米七的个子,身材爆好,平时喜欢穿那种特显身材的超短裙。
  爷爷让我少跟这薛姐往来,因此我没有搭她的话。
楼主不谷布谷 时间:2018-07-23 18:21:16
  薛姐倒也不在意,她直接走到了我身边,把那芊芊玉指伸了过来,一把抓过了那装着纸钱的信封。
  “送你纸钱,那可是要你命啊!今晚你这店子,是绝对不能待了,要不去我店里凑合一晚吧?”薛姐向我发出了邀请,我本是想拒绝的。但在想了想之后,我还是觉得保命要紧,于是便跟着她去了。
  听爷爷说,薛姐这人很有些本事。不过她到底有些什么路数,爷爷也不知道。
  薛姐那店子,一楼是门面,二楼是她的卧室。
  我守店也有这么久了,每天都能看到薛姐,但从来没有见过她男人,因此便跟她闲扯了一句,问她老公呢!薛姐说她没有男人,连男朋友都没谈过,还说这辈子都不会结婚。
  薛姐带着我上了二楼,进了她的卧室。
  女人的卧室,天生带着一股子香味,搞得我心里痒酥酥的。薛姐说她没谈过男朋友,又主动把我带进了她的卧室,她这是要干吗啊?该不会,她是想跟我那什么吧?
  论年纪,薛姐也才二十八九,这个年纪的女人,散发着成熟的韵味,对男人来说,那是极有诱惑力的。
  薛姐斜卧在了床上,用手指一点一点勾着她那睡裙的下摆。她每勾一点,睡裙就会往上滑一些。那白嫩嫩的大腿,一点一点地露了出来。
  虽然大学都毕业大半年了,过年就满二十四了,但我却连女孩的手都没有牵过。因此,在看到床上那撩人,甚至像是在主动勾引我的薛姐的时候,我这小心脏,顿时就跳得扑通扑通的,全身血脉都开始膨胀了。
我要评论
作者:像疯一样6 时间:2018-07-24 02:01:54
  坐等楼主更新,先马住了,对我胃口
作者:huangzhong1980 时间:2018-07-24 08:37:00
  要命,这么好的文笔,故事又好,存心让我上班老大被抓
楼主不谷布谷 时间:2018-07-24 08:54:30
  早不勾引我,晚不勾引我,在这个节骨眼上跑来勾引我。事出反常必有妖,我感觉薛姐应该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于是,我赶紧平复了一下心情,问她这是个什么意思。
  薛姐恨恨地瞪了我一下,说我不解风情,然后说她想要个孩子,但不想要男人,不想结婚,所以才决定找我帮忙。还说我不需要对她负责,只要帮她把孩子造出来就可以。
  至于以后孩子的奶粉钱,也不找我要。她这么做,就是想要有个后,有个自己的孩子,以后老了可以给她养老送终。
  我说想要孩子可以去弄试管婴儿,薛姐说那样她不知道孩子的爹是谁,以后孩子问起她不好说。再则,自从第一次见到我,她就对我有些感觉,所以想在我身上尝一下做女人的滋味,要是我能让她喜欢上那种滋味,她也可以考虑嫁给我。当然,我若不愿娶,她也不会强求,更不会用孩子来要挟我什么的。
  太荒谬了,这简直太荒谬了。让我帮她造孩子,还说不用我负责。要孩子真造出来了,那可是我的亲骨肉啊!要不负责,我还是个人吗?
  我断然拒绝了薛姐的这个非理性要求,不过在说完之后,我补充了一句。那就是她若只想尝尝做女人的滋味,我是可以帮她的,不过孩子不能造,咱们得做好保护措施。
  薛姐不同意,说她愿意跟我那个,更多的成分是想造个孩子,还说她提前测了的,这两天就是她的排卵期,若我不答应不戴那东西跟她那什么,就不让我碰她。
我要评论
作者:lsl023011 时间:2018-07-24 09:17:00
  听精彩。可惜文章更新真慢。快点吧
作者:rong_978 时间:2018-07-24 10:22:20
  现在这段怎么没有开头吸引人?期待继续更新
楼主不谷布谷 时间:2018-07-24 10:24:45

  女人翻脸,永远都比翻书快。这不,刚才还在撩睡裙勾引我的薛姐,现在不仅披上了外套,还把我请出了卧室,让我自己去楼下门面里的沙发上凑合一夜。
  凑合一夜我是没意见的,但她至少得给床被子什么的给我啊!这娘们,直接把卧室门一关,就不搭理我了,搞得好像我惹了她似的。
  我刚躺倒沙发上,薛姐便下来了。
  她跟我说,既然我不愿意帮她造孩子,那她也没必要把自己扯进我那事里去。因此,她让我重新考虑一下,要么跟她那什么,要么我自己回药店里去。
  薛姐都把话说这份上了,我哪还有脸继续在她店子里待着啊!于是我跟她说了声谢谢,然后便出门了。
  在出门的那一刻,薛姐喊了我一声,然后走了过来,递了一道符给我,让我用煮熟的糯米贴在大门上,说只要把门关好,今晚应该没事。
  我问她这又是什么个意思,她说她的排卵期是这两天,错过了今天还有明天,如果明天我想好了,那也不晚。
  至于她给我的这道符,因为我们这个行业,讲的都是个舍财免灾,所以不能白给,我需要给她一万八千块才能拿走。
  陈慕慕给我的那个红包里面,一共才两万块,薛姐一道符就要拿走我一万八千块,她这宰得也太狠了一点儿吧!
  不过,保住命比什么都重要,一万八就一万八。
作者:嘻哈小胖子 时间:2018-07-24 10:37:20
  越看下去越觉得楼主好文采
作者:sysy1987 时间:2018-07-24 10:47:00
  继续顶!只是楼主更新的太少了!
作者:cntm1 时间:2018-07-24 11:06:50
  哎哟……看完了,加油↖(^ω^)↗
作者:越飞越高99 时间:2018-07-24 11:07:00
  建议大家看后顶一下~毕竟是免费的!
楼主不谷布谷 时间:2018-07-24 11:55:00

  给了钱,拿了符,我回了自家店里。
  在照着薛姐的要求贴好符,关上门之后,我越想越觉得不对。薛姐那娘们,该不会是故意给我设了个套吧?
  她先用信封装了张纸钱夹在我家店子的门缝里,在把我吓住之后,再跑来勾引我,跟我扯什么帮她造孩子那破事,一步一步引我入套,最后再用那一道破符,骗我一万八千块。
  这一晚,并没有什么动静。
  天亮之后,我打开门一看,发现门口有几个脚印。那脚印像是有人用脚在纸钱灰里踩了之后,再留在我家门口的。除了脚印之外,大门上还有几个黑乎乎的手掌印,也像是纸钱灰弄出来的。
  鬼的脚印和手印,我从没见过,也没听爷爷说过。出现在店子门口和门上的这玩意儿,看上去确实很像是鬼干的。不过,我心里却怀疑,这是人为的。而且,干这事的人,就在隔壁,就是那薛姐。
  薛姐一万八卖了一道符给我,要不搞点这些东西出来糊弄一下我,那也太说不过去了吧?
  说曹操曹操到,薛姐出来了。
  她扫了一眼门口的脚印和门上的手印,皱着眉头说我摊上大事了,昨晚她给我的那道符,只能保我一夜。所以,让我赶紧做决定,跟她造人。要时间拖久了,她就算想管,也管不了我了。
  这娘们说不定又在给我设什么圈套,引诱我往里面钻了。
我要评论
作者:jinhong5678 时间:2018-07-24 12:11:50
  本人有一位180斤的媳妇,准备换两个九十斤的,便宜点,八十五斤也可以,有意者留下联系方式。
剩余 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暗月风铃 时间:2018-07-24 13:02:00
  lz今天辛苦,表扬一下。
作者:364535449 时间:2018-07-24 13:08:50
  俺来了,支持楼主666
楼主不谷布谷 时间:2018-07-24 13:25:15
  昨晚花了一万八,就看了一下大腿,这钱花得,简直太不值了。
  这年头,一万八千块,拿去包嫩模都能包好几个晚上了。人家嫩模不仅身材比薛姐好,还比她年轻,更重要的是,我至少能放心大胆的那什么啊!
  虽然被骗了,但薛姐毕竟就在我家隔壁做生意嘛,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所以我也没表现出来,只是跟她说谢谢了,我自己能处理。
  这时候,陈慕慕给我打来了电话,说陈凡快不行了,让我赶紧过去。我拿着小药箱就要走,薛姐挡住了我,告诫我说,昨天我坏了规矩,那是初犯,可以推脱说是无知,若再犯,那可就不可救药了。
  我没有搭理薛姐,而是直接招了辆出租车,去了陈慕慕家里。
  陈凡还是躺在床上的,不过他的额头上全都是冷汗,陈慕慕正在给他擦。
  昨晚我在百会穴平刺的那一针,足以彻底打通陈凡的督脉。可现在,他的督脉居然还是堵着的,并没有被打通。这说明,陈凡的问题,远比我想想的严重。
  我问陈慕慕,报酬准备好了没有,我得先拿到钱,才能做下一步的治疗。陈慕慕说钱得下午才拿得到,让我先救她哥哥。
  陈凡眼下这情况,绝对是撑不到下午的。先治病再拿钱,虽然不合老祖宗定下来的规矩,但我总不能为了那规矩,见死不救啊!更何况,陈慕慕这漂亮妹子,一直用那哀求的眼神看着我呢!
  反正都坏了一次规矩了,也不怕坏这第二次。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lyman_lau 时间:2018-07-24 14:04:00
  路过,顺便点个赞,楼主写的不错!
我要评论
作者:相思菲雨 时间:2018-07-24 14:35:50
  催更,楼主咔嚓合个影,我们就能放过你了?哈哈,图样图森破
楼主不谷布谷 时间:2018-07-24 14:55:30

  要想打通陈凡这督脉,我只有用爷爷交给我的绝招了,掐头去尾断中枢。
  督脉一共有二十八穴,掐头的头,指的是长强。
  在长强穴施针,必须得先开窍。
  我从药箱里拿出了一个小瓶,那里面装的麝香。
  麝香有整香与散香之分,将11月捕捉之雄麝的脐部腺囊连皮割下,制出的是整香,只取内中香仁的被称为散香。
  在开窍这方面,散香效果更好。这小瓶里装着的,正是散香。
  抖了一点儿散香出来,以烧酒调和,涂在了陈凡的长强穴上。
  督脉张,长强开。
  我这麝香,可是爷爷亲手制的。药一到,立马就起了效。我赶紧取了一枚银针,针尖向上,斜刺入长强。
  噗……
  陈凡通气了。
  调畅通淋,掐头的目的,就是这个。
  头已掐,之前我平刺百会穴,算是去尾。
  接下来我需要做的,就是断中枢了。
  中枢位于背脊之中,我用左手拇指和食指将陈凡中枢穴那里的皮肤轻轻捏起,然后右手持针,从捏起的皮肤上方,缓缓将银针刺入。
  断中枢,治腹满。
  银针一施,陈凡立马就哇哇地大吐了起来。他吐出来的食物里,夹杂着一些黑糊糊的东西,我不太清楚那是什么玩意儿。
  督脉通了,陈凡的命我算是给他抢回来了。不过,为了救他这条命,我连着坏了两次规矩。
  坏一次可说是无心之失,坏两次那真是不可饶恕。正是因为连着坏了两次规矩,让我掉进了那万劫不复的深渊。
作者:莉婷相依 时间:2018-07-24 15:51:10
  还以为要好久才完呢,养了这么久。谢谢楼主好文!
作者:幸福像什么一样 时间:2018-07-24 16:27:20
  你不加更你对得起夜夜苦等你的大家
作者:kathy0 时间:2018-07-24 19:07:20
  等啊等,等的头发都白了!
作者:weiweix 时间:2018-07-24 19:55:30
  冒个泡
作者:ty_124744926 时间:2018-07-24 23:55:12
  顶顶
楼主不谷布谷 时间:2018-07-25 10:28:15
  陈凡休息几天应该就没事了,陈慕慕留下了我的银行卡号,说下午的时候直接把钱打给我。我问她陈凡到底是怎么惹上那东西的,她敷衍了我几句,没说实话,我也没有多问。
  下午的时候,收到了一条短信,提示我银行卡上转入了10万块。
  收到钱了,本以为事情告一段落了。可是,我错了。
  晚上我出了趟门,回药店已经夜深了。
  我一打开大门,便发现地上躺着个女人。
  她穿着青色的寿衣,从脸蛋来看,还有几分姿色。只是,她的脸色是惨白惨白的,就像死人的脸一样。
  我赶紧把手伸了过去,探了探那女人的鼻息。
  一点气息都没有,鼻尖还是冰凉冰凉的,给我的感觉,就像是刚从冰棺里抬出来的一样。
  火葬场那里有个殡仪馆,每天都有人在那里办丧事。这女人身上穿着寿衣,该不会是谁把她的尸体偷出来,扔在我家药店里的吧?
  有个老道士端着罗盘,带着一行人出现在了药店门口。
  “火葬场附近有卖香烛纸钱的,也有卖公墓的,但你这开药店的,老道还是第一次见。当时见了你这药店,就觉得蹊跷,但万没想到,你挂的是开药店的羊头,卖偷尸的勾当。”老道士气势汹汹地对着我吼道,就好像我犯了什么天大的罪孽似的。
  我赶紧辩解说,这女人的尸体不是我偷的,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家药店里。
我要评论
作者:冷面柔请T 时间:2018-07-25 11:02:00
  整个故事没有什么啰嗦的情节,很多地方读起来既不荒唐也不虚假过度夸张,很不错,好书值得推荐
作者:hhhhkkkk 时间:2018-07-25 11:19:10
  就是,太少了吧,半个小时吧,全消灭掉了
作者:liuaguanga 时间:2018-07-25 11:50:20
  别的网站有没有啊。这样看太慢了!
楼主不谷布谷 时间:2018-07-25 11:58:30

  老道士没有搭理我,而是在那里掐着手指头算了起来,算完之后,他脸一沉,跟那被称为姜先生的人说,他女儿的死,可能跟我这店子有干系。
  栽赃,这是赤裸裸的栽赃。可我根本就不认识这老道士,更没招惹过他,他没事跑来栽赃我干吗啊?
  看姜先生那气质,像是一个特有身份的人。他大手一挥,站在其身后的那几个保镖,便扑了过来,把我给控制住了。
  然后,老道士拿着罗盘,在我店子里寻觅了起来。
  “东西就在这里面。”
  老道士指了指手上那指针在左右摇晃的罗盘,打开了角落里的那个小药柜,从里面拿出了一个脏兮兮的布娃娃。
  布娃娃的背上贴着一道符,符上写着姓名跟生辰八字。
  姜婷,戊辰年六月初八卯时二刻生。
  戊辰年应该是指的1988年,姜婷应该就是这死去的女人的名字。
  “为什么要害姜婷?”老道士问我。
  “我都不认识她,干吗要害她?”我有些无语。
  “你不说,老道我也算得出来。”老道士说完,还真在那里掐着手指头算了起来。
  片刻之后,老道士问我是不是去过城东。
  陈慕慕家那别墅,就是在城东那一片的。我不知道这老道士是要干吗,但还是点了点头。
  老道士继续在那里掐着手指头算,不一会儿,他做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对着我怒斥道:“为点微薄之财,你竟以命续命,真是够歹毒啊!”
  “什么以命续命?我是去城东救了一个人,但绝对没害命。”
作者:璐巫 时间:2018-07-25 12:47:00
  楼主千万别太监啊。天涯太监太多了。
作者:flighter123 时间:2018-07-25 13:07:10
  精彩,好久没看到如此好文章。楼主加油
楼主不谷布谷 时间:2018-07-25 13:28:45
  我说。
  “一命换一命,这是天道,天道不可违。既然你强行救了一人,为避天谴,必然就会害一人之性命,这叫偷梁换柱,瞒天过海。要不然,贴着姜婷生辰八字的布娃娃怎么会藏在你这药店里?”老道士这脏水泼得,那是头头有道,句句有理,让我无可辩驳。
  姜先生拿过了布娃娃,很仔细地看了一阵,然后说那布娃娃是姜婷八岁生日的时候,他买给她的。前几年搬家的时候,被扔进了垃圾桶。
  那个老道士姓甄,姜先生称呼他为甄道长。
  甄道长接过了姜先生的话,说干我这种下作勾当的人,都是会提前准备的,那布娃娃肯定是当时我从垃圾桶里捡的。我不仅捡了那布娃娃,还悄悄去搞清楚了姜婷的生辰八字。这样,在需要用的时候,我随时可以拿出来。因为,以命换命这事,不是谁跟谁都可以换,得生辰八字配得上才行。
  说完这通屁话之后,甄道长继续在那里分析了起来。他说“姜”五行属木,木生火,既然是以命换命,我必然是把姜婷的命换给了一个五行属火的人。
  在推演一番之后,他斩钉截铁地说,我定是去城东救了一个姓陈的人。
  对于五行之术,我也涉猎过一些。陈姓,确实五行属火。
  不过,以命换命这种有违天道的事,我们夏家人绝不会做。不传邪术,不学邪术,不用邪术,这是我们夏家的家规。
作者:guanenyu2008 时间:2018-07-25 13:29:00
  照顾好自己辛勤的同时记得劳逸结合
作者:确时有难度 时间:2018-07-25 14:20:30
  按个爪印
作者:武汉糊涂虫 时间:2018-07-25 14:43:10
  唉!每天都来看看,楼主快点回来
我要评论
楼主不谷布谷 时间:2018-07-25 14:58:59
  所以,爷爷根本就没有传授过我以命换命那方面的本事,至于他会不会,我也不知道。
  “哟!好热闹啊!你们几位,是组队前来照顾我生意的吗?”薛姐来了,一看到她出现,我就像看到了救星一样。
  “这事跟你没有关系,还请你不要插手。”听甄道长这语气,他应该认识薛姐。
  “没关系?”薛姐呵呵地笑了两声,说:“刚才你们说的事儿,我也都听到了。我孩子他爹有什么本事,我心里是清楚的。以命换命那可是逆天的本事,就他这小样儿,能有?”
  “你说什么?他是你孩子的爹?”甄道长一脸不敢相信地问。
  “不可以吗?”薛姐款款地走了过来,在我脸上轻轻地嘬了一口,说:“冤有头债有主,要姜婷的命真是我男人害的,你们就算拿他抵命,我也无话可说。但就凭这么明显的栽赃陷害得来的证据,就要动我男人,薛姐我不会答应。”
  甄道长把嘴凑到姜先生耳朵边上,嘀咕了几句,姜先生皱了皱眉头,手一挥,那几个控制着我的保镖,便把我的双手给松开了。
  姜先生他们走了,姜婷的尸体和那贴着生辰八字的布娃娃,也给一并带走了。
  “你什么意思?干吗说我是你孩子他爹?”我问薛姐。
  “姐姐我救了你,你还问我什么意思,有你这么没良心的吗?”薛姐很生气地瞪了我一眼,说:“你知道姜先生是个什么背景吗?他们姜家,在市里可是通天的关系。
作者:素影寒 时间:2018-07-25 16:09:50
  楼主你太棒了!!!继续努力啊!!我支持你!!!
作者:百合萍子 时间:2018-07-25 16:21:20
  希望你能快点更
楼主不谷布谷 时间:2018-07-25 16:29:15
  若他们真的认准姜婷是你害死的,可以随时随地,无声无息,以上百种方式结果你的小命。”
  “姜家的人又不傻,这么明显的栽赃陷害他们能看不出来吗?”我问。
  “他们是不傻,但你知不知道,你帮的那陈家,是他们姜家的死对头。不管你信不信,姜家的人从来都是很任性的。害你一条小命,在他们看来,比捏死一只蚂蚁还轻松。先别说那甄道长已经把姜婷的横死扯到了你身上,单凭你救了陈凡这一条,他们姜家就饶不了你。陈家就只有陈凡一个儿子,他要是死了,陈家可就算是断后了。对于姜家来说,陈家断后,那可是天大的好事。而你,却坏了他们的好事。”
  “陈凡那事,会不会跟姜家有关系?”我问。
  薛姐白了我一眼,有些生气地说:“你爷爷叮嘱你别接生单,就是因为你没什么社会经验,怕你被扯进这些摆不平的纷争之中。陈家和姜家的事,不是你我参合得了的。你去陈家之前我就跟你说过,第一次可以推脱说是无知,是初犯,可以饶恕,但你非要去第二次。你知道去第二次对于姜家来说代表着什么吗?代表着你这是要公然帮陈家,跟他们作对?”
  “像你这么说,我至少是帮了陈家的,陈家总会帮我吧?”我问。
  “你要不要这么天真啊?陈家会帮你?你以为你是谁啊?你在陈家眼里屁都不是,要不然那陈慕慕会在找你帮忙的时候什么都不跟你说吗?”。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susangou 时间:2018-07-25 17:14:10
  顶
作者:拉拉啦啦111 时间:2018-07-25 18:27:00
  好久没坐沙发啦!郝郝板凳也占不客气啦!
作者:贪婪的一只猪 时间:2018-07-25 18:33:00
  从前有个太监。。。。。。。
作者:范谷秋他爹 时间:2018-07-25 18:37:00
  好久沒來。心仍牵掛帖子滴。
作者:嘻哈小胖子 时间:2018-07-25 19:30:20
  俺估摸着哩,还有一个半时辰,那啥,就该更行了
作者:八月春天 时间:2018-07-25 19:52:00
  忙了一天,现在报到
作者:11716 时间:2018-07-25 20:29:20
  啊忍不住了
楼主不谷布谷 时间:2018-07-26 09:01:44
  薛姐这番话,无疑让我掉入了冰窖。陈家的人找我,只是想让我帮他们救陈凡,至于情分,全都是用钱了清了的。
  就连她哥是怎么出的事,陈慕慕都不肯跟我说。我还奢想在姜家找我麻烦的时候,陈家出手帮我,这简直太傻太天真了。
  现在药店里就只有我跟薛姐,我以为她会提让我帮她造孩子的要求,但她却一个字都没说。好奇的我问了她一句,她说我现在惹大祸了,不想跟我扯上关系。所以怀孩子的事,暂时不找我了。
  薛姐走了,把我一个人留在了店子里。
  大概是因为陈凡那边没问题了,陈慕慕没有再联系我。姜先生那边,暂时也没有找我的麻烦。
  接下来的几天,我是在忐忑不安之中度过的。
  那天早上,我刚打开店门,薛姐便出现在了我的眼前。她跟我说,白老太爷病了,市里各大医院的专家都没办法,问我想不想接。
  白老太爷是白家的一家之主,虽说已经七十好几了,但在这次生病之前,身子骨还是很硬朗的。白家在市里的影响力不亚于姜家,要我能治好白老太爷的病,说不定就能跟白家攀上关系。如此,姜家在动我的时候,自然得斟酌斟酌。
  薛姐给了我一个手机号码,说是白老太爷的孙女白佳琪的。
  我照着号码拨了过去,白佳琪把地址告诉了我,叫我自己打车过去。
作者:惟才施用 时间:2018-07-26 09:10:20
  到记时开始
楼主不谷布谷 时间:2018-07-26 10:32:15

  白老太爷的家在城郊,是一处农家小院,从外表上看很普通,但一走进去,那精致而又典雅的装潢便会告诉你,这小院的主人,身份绝非一般。
  上半身穿着T恤,下半身穿着牛仔裤,扎着马尾辫的白佳琪带着我上了二楼。
  房间里,除了躺在床上,已经奄奄一息的白老太爷,还有一个看着像是个老中医一样的老者。
  从气质上看,这老者肯定是有些本事的。要没本事,白家人也不可能把他请来给白老太爷看病。
  老者被称为赵教授,据白佳琪说,他是附一院退了休的专家。
  附一院?退休专家?赵教授?
  这人爷爷以前跟我提过,这赵教授在中医方面的造诣,那可是相当深的。我爷爷当年,还特地登门去请教过他一些药理方面的问题。
  自从退休之后,赵教授便隐居了。爷爷跟我说,市里的某位大员病了,想请赵教授去看看,他直接就拒绝了。这事到底是真是假我不清楚,因为我爷爷那人,有时候喜欢吹吹牛逼。但是,能让我爷爷信服的人,本事绝对不小。
  我爷爷都服这赵教授,我还是我爷爷不成器的徒弟。现在赵教授亲自在给白老太爷看病,我要是插手,那岂不成了在关公面前耍大刀,自找没趣儿吗?
  赵教授号了号白老太爷的脉,又揭开其的衣领看了看,接着摇了摇头,说尸斑已现,回天乏力。
作者:lgje 时间:2018-07-26 11:33:10
  千呼万唤始出来,尤抱琵琶半遮面。成心吊我们胃口吧你。
楼主不谷布谷 时间:2018-07-26 12:02:30

  在赵教授揭开衣领的时候,我也看到了白老太爷脖子上的尸斑。那尸斑是暗红色的,呈云雾状。
  尸斑这玩意儿,一般在人死后两到四个小时才会出现。白老太爷还没断气,但却出现了尸斑,这确实有些诡异。
  诡异归诡异,但并不是完全无法解释。
  “此尸斑呈云雾状,并不是块状,且其色还未由红变紫,应该还有一线生机。”
  见白佳琪在听到赵教授那话之后,眼睛一下子就红了。不忍她伤心的我,只能硬着头皮来了一句。
  白佳琪的脸上划过了一丝惊喜,就像是在绝望中看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
  赵教授则用那精彩得让人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眼神看向了我,问:“生机在哪儿?”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在不知道我即将用的那招能不能行的情况下,我胡扯了一句犊子,然后拿出了银针。
  我让白佳琪帮我一起,把白老太爷翻了个面,然后用扬刺之法,在他后头骨正下方,斜方肌外侧凹处的天柱穴施了针。
  银针一入,白老太爷脖子上那呈云雾状的尸斑便开始慢慢变淡。
  赵教授一看,立马就朝着我投来了那信服的眼神,然后像小孩子一样问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说白老太爷因为病重,长时间卧床,极易造成肩周血液不畅。他刚才出现的那尸斑,并不是真正的尸斑,而是血液循环受阻造成的假尸斑。
楼主不谷布谷 时间:2018-07-26 13:33:00

  于天柱穴施针,可强通血液。
  血不通则气不顺,气不顺则疾难除。
  要想让白老太爷血液畅通,除了刚才施的针之外,还得配副药煎服才行。
  我写了一个活血化瘀的方子给白佳琪,药方里是川穹、姜黄、红花等比较常见的药材,让她去配了,用井水或河水生煎,一日给白老太爷服三次。
  中医讲究的是个望闻问切,我们由人也算是中医这棵大树里的一根小分枝,所以在断症救人的时候,也是需要做这几步的。
  这又没问,又没切的,白老太爷的病因,我自然无法确定。需要我们由人出手的病,在问这方面,最好问患者本人。因为,撞鬼这种事,身边的人不可能比本人更清楚。
  白老太爷身上的尸斑虽然已经开始消散了,但他并没有醒来。因此,我现在只能等。等他血液通了,气顺了,意识清醒了,能说话了,我才能进行下一步。
  在我跟白佳琪交待熬药的细节的时候,赵教授一直抱着我那小药箱在看,就像是抱着一个什么宝贝似的。
  “夏二爷的,这药箱是夏二爷的!”赵教授突然像个孩子一样,在那里欢呼了起来。
  “这是我爷爷传给我的,以前听他提起过你,说你特厉害,还向你请教过不少药理方面的问题呢!”我说。
  “你是夏二爷的孙子?他老人家现在还好吧?”赵教授有些激动,抓住我的手,狠狠地握了握。
  • 海拔起点: 举报  2018-08-09 06:07:50  评论

    评论 不谷布谷:楼主,提醒你最好了解一下(望闻问切),这是中医水平等级的划线,望诊,水平是最高的,以此类推。
我要评论
作者:hlp_780319 时间:2018-07-26 14:04:20
  每次来看都能进入小说的意境里,感觉很真实很真实
作者:KiSs心恋 时间:2018-07-26 14:12:20
  记号,楼主加油
作者:武汉糊涂虫 时间:2018-07-26 14:17:40
  前排出售啤酒饮料小瓜子
楼主不谷布谷 时间:2018-07-26 15:03:14

  我爷爷的年纪,跟这赵教授差不多,他居然称我爷爷为老人家,这让我有些哭笑不得。
  “你老人家放心,他老人家的身子骨挺好的。”我打趣了一句。
  “你这身本事是你爷爷教的吧?我也跟着他学过一段时间,要不我就托个大,叫你一声师弟?”赵教授唯唯诺诺地说,就好像叫我一声师弟,让我吃了多大的亏,我不干似的。
  “你这太抬举我了,你跟我爷爷是一辈的,我该叫你赵爷爷。”我赶紧接过了话。
  爷爷从小就教导我,辈分很重要,一定不能乱。赵教授叫我师弟,绝对是乱了辈分,爷爷要知道了,肯定得打死我。
  “论年龄,你是该叫我赵爷爷。但论医术,我就算叫你一声师哥都不为过。再说,我是十五年前拜你爷爷为师的,虽然他不认我这个徒弟,但我反正是把他当成了师父的。至于你,都二十好几了吧?你爷爷收你为徒那至少也有二十多年了。你比我先入门,我叫你师弟,都已经是大不敬了,哪里还敢让你叫我赵爷爷啊?”赵教授一脸认真地说。
  “你老人家就别逗我了,爷爷是在我十八岁成年之后才开始教我这方面的本事的。我才学了几年,要论入门的时间,再怎么都比你晚啊!”我说。
  “这样最好,我叫你师弟,也就不用叫得那么心虚了。”
  都说老小孩,老小孩,这赵教授,还真是个老小孩。跟他这种老小孩,你要是认真,那就输了。
  赵教授可是连市里的大员都敢不给面子的人,他叫我师弟,至少是想主动跟我拉拉关系。我这无意中惹了姜家,捅了马蜂窝的人,自然是朋友越多越好啊!。
作者:364535449 时间:2018-07-26 15:04:10
  都是些万人敌的小说,没意思。
作者:故人家园 时间:2018-07-26 18:29:50
  更吧,万年潜水党浮出水面
作者:龙之无涯 时间:2018-07-26 19:14:20
  啊啊啊,不行,我得养肥了再看!百爪挠心
作者:chenjiansheng 时间:2018-07-26 21:10:40
  好喜欢啊!爱看精彩!楼主可爱继续
作者:很高级维修工 时间:2018-07-27 08:01:30
  精彩绝伦!!!别的不懂说了!嘻嘻
作者:xx910 时间:2018-07-27 08:16:40
  写的真好,看着真过瘾
楼主不谷布谷 时间:2018-07-27 08:26:00
  我再没跟赵教授争论,他爱叫我师弟就叫吧!爷爷从小就疼我,就算是知道了,也顶多说我两句,并不会真打死我的。
  白佳琪很懂规矩,我还没开口,她便主动包了一个红包给我。她这红包里包的不是现金,是一张二十万的支票。
  一出手就是二十万,白家的人,确实比陈家要大方很多。
  从白老太爷现在这状况来看,他至少要三五天才能醒来。在其醒来之前,我什么都做不了。因此,在跟白佳琪交待了几句之后,我便离开了。
  爷爷没有骗我,他说咱家祖上留下来的这药铺干好了能赚大钱,我开始还不信,但在接了两单生意,轻轻松松就赚了三十二万之后,我信了。
  揣着那张面值二十万的支票,我开开心心地打车回了家。
  虽然被薛姐坑了一万八,但我还有三十万。这坐出租终究不如自己开车方便,因此我想自己去弄辆车来开。
  我去银行把支票兑了,然后回了药铺,放下了我的小药箱。见时间还早,我准备去4s店看看车。结果,我这刚一走出店门,薛姐便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你这是要去干吗啊?”薛姐笑吟吟地问。
  “买车。”我说。
  “你都大祸临头了,还有闲心去买车?”
  也不知道女人是不是天生就擅长演,薛姐那脸,刚才还笑吟吟的,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就变得十分的焦虑不安了。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不谷布谷 时间:2018-07-27 09:56:15

  “什么大祸临头?”我问。
  “陈凡和白老太爷在出事之前,都去过八门村。”薛姐把眉头皱到了一块,说:“我也是刚打听到这消息,否则绝不可能让你去参合白老太爷那事。”
  八门村?这地名我从没听过。
  见我一脸疑惑,薛姐说了句昼不入八门,叫我白天就老老实实在店子里待着,哪儿也别去,晚上的时候她再来找我。
  我不知道薛姐这是闹的哪出,但直觉告诉我,她应该是想要帮我。所以,我照着她说的,乖乖留在了药店里。
  这一等,直接就等到了天黑。
  九点过的时候,薛姐来了。她穿着一身大红色的旗袍,披着头,散着发,还涂着大红色的口红,大晚上的看上去,就像女鬼似的。
  不过,薛姐这大红旗袍也有一个优点,那就是衩开得特别高。伴着她那婷婷的步子,那修长的大白腿,在我面前那么一晃一晃的,搞得我的心里像猫抓一样。
  大晚上的,穿成这样,薛姐是来诱惑我的吗?
  上次她叫我帮她造孩子,我没答应。今天她说带我去八门村,前提条件该不会又是叫我帮她造孩子吧?
  也不知道怎么的,今晚在看到薛姐之后,我特别的躁动。于是,我有意识地向着她那边靠了过去。
  香,今晚的薛姐真香。她这香,有一部分是香水的味道,更多的则是女人自带的那种体香。
作者:huqun 时间:2018-07-27 10:07:00
  倒计时,感觉要翻页了
作者:jiande605 时间:2018-07-27 10:26:40
  出现的人物全都能串联起来呢,寒生帮的这一家就是山人的妻女吧
楼主不谷布谷 时间:2018-07-27 11:26:30
  那种香味,远比香水的味道勾魂。
  我把手伸了过去,就在指尖刚刚穿过旗袍开衩的那条缝,即将碰到那白嫩嫩的肌肤的时候,薛姐微微往后一撤,便让我摸了个空。
  “姐姐我那天晚上给你,你怎么着都不要。今天是怎么了,是想要姐姐我了吗?我告诉你,没门。你们这些臭男人,都是一个贱样,轻而易举得到手的,都不懂得珍惜。越是得不到,反而越像围着鱼缸转的小馋猫。”
  薛姐说这话的时候,还故意用她的手指头,轻轻撩了一下旗袍,让那勾魂的景色,外露了那么一刹。
  “走吧!”
  薛姐的那辆粉色甲壳虫就停在她家店门口,她让我上了车,坐在了副驾驶上。
  甲壳虫启动之后,直接上了内环,向着郊区去了。
  八门村既然是村,自然是在郊区的,这点我并不意外。
  出城之后,车窗外黑漆漆的,连路灯都没有。唯一的景色,就是偶尔出现的,亮着灯的民房。
  窗外的风景不好,但车里的风景,那还是很有些看头的。
  薛姐穿的是衩开得很高的旗袍,不管是踩油门,还是松油门,因为作用力,旗袍的衩口都会很自然的被分得更开。
  这双腿简直太美了,我一个没忍住,便把咸猪手给伸了过去。
  “吱……”
  突然一个急刹车,甲壳虫的车屁股一甩,车头差点就撞到行道树上去了。
作者:rance32 时间:2018-07-27 11:37:30
  不得不顶。?可是我是养肥了再看呢,还是养肥了再看呢?
作者:eboye 时间:2018-07-27 12:14:50
  精彩纷呈!!!等更等更……
作者:梦似云烟 时间:2018-07-27 12:26:20
  就這麽把樓主帖子看完了,覺得意猶未盡~感謝樓主精彩文章的陪伴~期待您的下一步作品!
作者:6515058 时间:2018-07-27 12:34:50
  百看不厌我飘过飘过
楼主不谷布谷 时间:2018-07-27 12:56:44
  因为没有系安全带,我的脑袋,重重地撞到了驾驶台上,额头给撞出了一个大包。
  “怎么开车的?”我一边用手按着受伤的额头,一边对着薛姐吼道。
  “还不是怪你!要你不伸出咸猪手乱摸,姐姐能像这么慌乱吗?”薛姐白了我一眼,用很严肃的语气说:“你给我记清楚了,在征得姐姐的同意之前,不许对我动手动脚的。要不然,我告诉你爷爷说你骚扰我,看他不打死你!”
  爷爷再三叮嘱,让我离薛姐远一点,要知道我主动跑去骚扰她,那还得了啊?爷爷是从小到大最疼我的人,也是我最怕的人。因为,在被我惹生气了之后,他真的会揍我。
  黄荆棍下出好人,这是爷爷教育儿孙的至理名言,不仅时常挂在嘴边,还经常付诸实践。
  薛姐抬出爷爷来威胁我,我自然是不敢继续招惹她了啊!因此,在她重新发动甲壳虫之后,我最多只是盯着她的大腿看看,没敢再把手伸过去。
  甲壳虫停在了一条机耕道的尽头,薛姐说车只能开到这里。我跟在薛姐屁股后面,走了差不多两三里地,眼前出现了一块石碑,上面写着十个血红色的大字。
  “昼不入八门,夜不进活人。”
  薛姐说,跨过这碑界,咱们就算进八门村了。
  我指着石碑上写着的那句话问薛姐,夜不进活人是个什么意思。薛姐说八门村的事,没有谁能说得清。
我要评论
作者:女生的乖僻 时间:2018-07-27 13:33:50
  lz今天辛苦,表扬一下。
作者:zggyy 时间:2018-07-27 14:14:40
  不知不觉看完了,坐等楼主更新
楼主不谷布谷 时间:2018-07-27 14:27:00
  不过,这地方确实是有条规矩,活人是不能乱进的,谁要是进,谁就得倒大霉。陈凡和白老太爷,很可能就是因为坏了这条规矩,所以才那样的。
  “现在可是夜里,咱们这么进去,不也是坏规矩了吗?”我问。
  “你们夏家祖先留下来的规矩,你已坏了这么多次。规矩这东西,不坏则已,一旦坏了,根本就停不下来。因为,你在坏了第一次规矩之后,必须得坏第二次规矩来进行弥补。要不是你贸贸然地在之前坏了规矩,我有必要带你来八门村冒险吗?”
  薛姐凶巴巴地瞪了我一眼,说:“开弓没有回头箭,你已经把事情搞成了这样,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放手一搏。规矩这玩意儿,要么你就遵守它,要么你就用能力去改变它。”
  “女强人就是女强人,够味,我喜欢。”能不靠男人混得风生水起的女人,骨子里都是有一股子霸气的。薛姐这娘们,还真是让我越来越喜欢了。我现在是真后悔,后悔当初在进她闺房的时候,没把她给那什么了。
  薛姐给了我一个白眼,说:“八门村里肯定不会太平,咱们俩各有所长,必须得相互配合,才有可能全身而退。说简单点,那就是我去对付那些东西,你需要做的,就是保护好我。我要被那些东西上了身,咱们俩的小命,今晚都得交待在这里。”
  薛姐说的那东西,肯定是鬼之类的玩意儿。
  对付鬼什么的,我确实丝毫办法都没有。我们由人,干的是接近于医生的勾当,只能救人,不能治鬼。
  薛姐从包里拿了一个小香囊出来,说里面装的是从庙里求来的香灰,让我戴在身上,可保一般的小鬼不近身。
作者:方丈偶 时间:2018-07-27 14:29:40
  从头看到尾,一次性!期待更新,楼主写得好!赞
作者:浪迹you痕 时间:2018-07-27 15:06:40
  留爪
作者:huangzhong1980 时间:2018-07-27 15:44:30
  不错…挺精彩
作者:efemchw 时间:2018-07-27 15:53:30
  打卡签到了,开始新的一天
作者:好想同你一起 时间:2018-07-27 16:01:30
  不该进新楼啊,看的不过瘾,楼主写的真好!!!
作者:罗宾 时间:2018-07-27 16:01:40
  楼主除了天涯还在其他地方写书吗期待期待
作者:290926278 时间:2018-07-27 16:24:20
  跟帖跟了好久了,楼主写作逻辑严谨,情感丰富,充满想象力,为楼主的辛勤耕耘点个赞
作者:鸿祥足球队 时间:2018-07-27 20:09:30
  读不够,希望楼主更多更好的文章!
作者:susangou 时间:2018-07-27 22:26:01
  好看。
楼主不谷布谷 时间:2018-07-28 09:12:00
  香囊捏上去软绵绵的,加上是丝绸缝制的,手感很好。而且,这玩意儿闻起来很香,确实也是寺庙里的那种味道。
  “香囊是要钱的,你给我八万八就是了。”我正把香囊放在鼻尖下面闻,薛姐居然对着我来了这么一句。
  “八万八?这么贵?你家开黑店的啊?”我无语了。
  “你要嫌贵,可以把香囊还我。不过,刚才你用手捏了这香囊,还闻过,算是玷污了它。我在拿回来之后,必须重新去庙里让得道高僧开一次光。因此,你至少得把香火钱赔给我。我给你算个优惠价,拿七万八就是了。”黑!薛姐做生意,还真不是一般的黑。
  “我还不如就给八万八呢!”我假装在兜里摸了摸,说:“可我身上没有现金,钱都在卡里呢!要不明天我取了再给你?”
  “我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你不就是想,今晚我带你来八门村,要咱们活着回去了,还把事办成了,就算给我钱也不亏。要没办成,你小子就要赖姐姐的账,是吧?”女强人除了骨子里的那股子小霸气之外,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精明,什么事都瞒不过她。
  薛姐用那带着小愠怒的眼神瞪着我,说:“明天给也行,但事要是办成了,明天你得给我28万。要不然,我就去告诉你爷爷,说你那什么了我,还害得我怀了你的孩子。”
  我谁都不怕,就怕爷爷。
我要评论
楼主不谷布谷 时间:2018-07-28 10:42:15
  薛姐这娘们,就好像是吃透了我一样,老是用爷爷来威胁我。
  薛姐带着我进了八门村,在跨过界碑的那一刹那,我感受到了一股子刺骨的阴冷。薛姐把食指竖在了嘴前,意思是让我不要出声。
  八门村里的这些房子,除了破烂一些,荒废一些,看上去跟别的村子也差不多。
  前面那间土墙房子的房檐下面,放着一个穿着寿衣的稻草人。有人用涂料在稻草人的脑袋上画了一张惨白惨白的脸,大晚上的看着,很是吓人。薛姐也注意到了那稻草人,她小声的说了句不对,然后把我带到了另一间屋子的墙边,让我在那里等着,说她得去看看情况。
  薛姐走到那稻草人边上看了一眼,然后嘎吱一声推开了房门,走进了那屋子。
  那边来了一个人,我定睛一看,发现不是别人,正是陈凡。
  大晚上的,陈凡一个人跑到这八门村来干什么?
  他走路的动作看上去有些僵硬,给我的感觉,好像还有那么一些木讷。
  陈凡和白老太爷都是在这八门村中的招,陈凡虽然跟我已经没多大的关系了,但白老太爷那边,钱我是收了,但病还没除。
  我悄悄跟在陈凡屁股后面去看看,说不定能发现些什么,或许可以找到白老太爷的病因。
  这么一想,我也就顾不上薛姐的叮嘱了。没有再像刚才那样,老老实实地待在原地,而是远远地跟在了陈凡身后。
我要评论
楼主不谷布谷 时间:2018-07-28 12:12:30

  前面出现了一栋明清风格的小木楼,那楼的大门口挂着两串红灯笼,里面昏黄昏黄的。
  在大门口,站着一个穿深蓝色旗袍,腿很长,还很白,捎首弄姿,妆画得特别浓的女人。
  陈凡一走过去,那女人便很主动地上前来挽住了他的胳膊,还在他脸上嘬了一口。
  从小木楼的架势,还有那旗袍女的样子来看,这地方看上去很像是个烟花之地。
  这年头,烟花之地自然也是有的,但大都是在会所、桑拿、KTV之类的地方。像这种样子,搞得跟古代青楼似的,我还是第一次见。加之,这玩意儿又是在八门村,我难免就会觉得,其中肯定有古怪。
  这小木楼很小,估计只有几间屋子。除了刚才那旗袍女之外,我没发现别的人。因此,我大着胆子走了过去。
  站在门口往里面张望了一下,屋里的墙壁上有个小烛台,上面点着一支红蜡烛。此外,就是一些桌椅板凳之类的东西,除了全都擦得很干净,并没什么特别的。
  房间的最右边有一架木梯子,是通往楼上的。陈凡和那旗袍女应该是上楼去了,十分好奇的我,决定悄悄跟上去看看。
  怕鞋底踩在木梯上会发出响声,从而打草惊蛇。在进门之前,我从小药箱里拿了两块纱布出来,绑在了鞋上。如此,走路的时候声音再怎么都会小一些。
  我轻手轻脚地上了楼,整个过程中,几乎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楼主不谷布谷 时间:2018-07-28 13:42:45
  就连喘气的时候,我都是收着的。
  那间屋子里有动静,有女人喘息的声音从里面传出。这声音很销魂,听得我都有些不能自已了。
  这种中式老房子,有一个特点,那就是窗户都是纸糊的。我用手指头在嘴里沾了一些口水,在那纸窗户上轻轻一戳,便戳了个洞出来。
  我把眼睛凑了过去,往屋里一看。里面有一张木制老床,床上的被子有些凌乱,还躺着一个面如死色的男人,正是跟着那旗袍女上楼的陈凡。
  旗袍女呢?她应该和陈凡一样在这屋里啊?
  看陈凡这脸色,我要不赶紧出手,马上就该不行了。
  救人如救火。
  从道义上来说,陈家总共给了我十二万,但我已经救过他一次,算是扯平了。
  我跟他们家已经没有任何的瓜葛了,也没有出手救他的义务。但是,陈凡毕竟是个人。我这个不算是医生的医生,再怎么也得有点医德啊!不能见死不救,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一条人命没有了啊!
  我推开了房门,快步走了过去,试着掐了一下陈凡的人中,但他却没有任何的反应。
  人中穴是调和阴阳之重要穴位,用我这指法,在这地方一掐,只要不是死人,再怎么都该有些反应的。但是,我连着掐了好几下,陈凡的身体,都没有给我任何的回应。
  人中已无应,十宣断生机。
  所谓十指连心,那真不是老祖中随便说说的。
楼主不谷布谷 时间:2018-07-28 15:13:00
  十宣穴就在人十根手指头的尖端,若那里也没有反应,便证明人的心脏已经彻底不能跳动了,当真就无力回天了。
  我拿出了小药瓶,这里面装的是龙脑香、天南星什么的碾磨成的粉末,具有醒脑之效。
  脑不醒,心难苏。
  我即将施用的药,跟西医的强心针有些类似。要用了陈凡还是没有任何反应,基本就可以宣布他已经死亡了。
  我轻轻地倒了一些药粉在陈凡两只鼻孔边上,然后用嘴一吹,那药粉便钻进了他的鼻孔。
  由右而左,拇起小终。
  我拿起了陈凡的右手,紧紧捏住了其拇指的指尖,银针横刺而入,血现针出。能流血出来,至少还有一线生机。我赶紧按照顺序,在陈凡右手食指的指尖处刺了一针。
  十指刺完,针针见血。我再掐陈凡人中,他的手指头,微微地动了一下。
  我号了号陈凡的脉搏,十分微弱,忽急忽缓。
  脉藏鬼气,若不除去,他最多还能活两个时辰。
  命脉命脉,入骨髓就已经让扁鹊无可奈何了,入了命脉,那可是比骨髓更严重啊!就算是我爷爷,在遇到这种情况之后,为了稳妥起见,都不可能接。
  但我不一样,我脑子里没那么多的规矩,也没那么多的担忧。我就只认一条,救不救得活,要试了才知道。救活了,那可是命;救不活,那也是命。不管救没救活,我都算是竭尽全力了,至少能落个心安。
  鬼气入脉,用西医来类比,那至少是进ICU了。咱们由人在救命的时候,那也是需要讲环境的。这鬼地方,阴森森的,绝对不适合。
作者:爱你的太累 时间:2018-07-29 09:05:10
  人气开始聚集了,就像小时候在村里面看露天电影一样,围观中。。。。。
楼主不谷布谷 时间:2018-07-29 09:06:15
  有咯咯的笑声从身后传来,我转过头一看,发现梳妆台那里坐着一个穿旗袍的女人,她正对着铜镜,正用血红色的胭脂点抹嘴唇。
  这不就是之前那旗袍女吗?她虽然没有转过头来,但却对着铜镜,露出了一股子让人背脊发凉的笑。
  刚才我跑进这屋里来救陈凡,那是因为这女人不在。现在她出现了,我哪里还敢在这鬼地方待啊?
  双腿都已吓软的我,连滚带爬地跑出了门。在下那木楼梯的时候,因为心里害怕,一脚踩了个空,直接就咕咚咕咚地滚了下去。
  这一跤,几乎把我全身骨头都摔得散了架了。我想站起来,可一点儿都用不上力。
  来了,旗袍女来了。
  那张惨白的脸,冰冷得没有一丁点儿表情。刚点的红唇,在烛光的照射下,是那么的让人感到可怕。
  旗袍女的步子迈得很小,她的脚也很小,是典型的三寸金莲,穿着一双粉色的绣花鞋。她已经开始下楼梯了,一步一步的,摇曳着杨柳腰,大长腿忽隐忽现,要不是那张脸太过吓人,倒也算得上是风情万种。
  香囊,薛姐给我的那香囊,她说可以保小鬼不近身,也不知道在这旗袍女面前管不管用?我赶紧把兜里的香囊摸了出来,举在了身前。旗袍女在见了之后,居然真的顿住了脚。
  既然香囊能镇住这旗袍女,那我就有逃命的机会了。
作者:帖合女 时间:2018-07-29 09:15:50
  等更新是多痛苦的事呀。养肥点再看。
楼主不谷布谷 时间:2018-07-29 10:36:30

  被摔的阵痛已经消散了一些,我勉强能控制自己的身体了。于是,我赶紧站了起来,踉踉跄跄地跑出了大门。
  旗袍女没有追来,我跑了好几百米之后,才停下来喘了口气。
  那小房子呢?怎么不见了?
  刚才那小房子所在的地方,已然变成了一片长满了荒草的废墟。不管是旗袍女,还是陈凡,都没有在那里。
  有一个穿着道袍的家伙出现在了我的眼前,这人我见过,是那甄道长,他是从村口的方向走来的。
  “昼不入八门,夜不进活人。村口那石碑上的字,你不认识吗?”甄道长扯着嗓子,问了我一句。
  “你不也是活人吗?你都进得,我怎么就进不得了?”这个甄道长陷害过我,他这大晚上的跑到八门村来,绝对不是要做什么好事。因此我回他的语气,有那么一些不客气。
  “我当了好几十年道士,跟死人打了大半辈子交道,早就沾染了一生的死气。所以,我算不得活人,最多只能算半个死人。”
  甄道长朝着我走了过来,说:“这八门村,就算是你爷爷,也只在二十多年前来过那么一次,当时他在这里,几乎丢了半条命。”
  除了跟我爸妈有关的事之外,爷爷什么事都会跟我说。他来过八门村这事,从来没跟我提过,正是因此,在薛姐带我来之前,我根本就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地方。
作者:13038501045 时间:2018-07-29 11:09:28
  留印!!!
楼主不谷布谷 时间:2018-07-29 12:06:45

  “他来这里干什么?”甄道长虽然不是好人,但他好像知道我爷爷的一些事,因此我便多问了一句。
  “你爷爷没跟你说,我也不方便开口,否则就有些越俎代庖了。”甄道长跟我卖起了关子。
  “不说算了。”我不准备跟这甄道长继续鬼扯了,想转身离开。
  就在我刚准备走的时候,他挡住了我,问:“你还没告诉我,你到此地是干什么来了?”
  “你不是能掐会算吗?自己算呗!”我白了甄道长一眼。
  甄道长还真在那里掐着手指头算了起来。
  在算之前,他的脸色是很平静的,但算完之后,他的眉头,突然就皱了起来。
  “你算出什么了吗?”我有些好奇地问甄道长。
  “被人卖了,还替人数钱。你爸当年就已经够傻的了,没想到你比他还傻。人不能乱救,救一条命,不管能不能救活,都得担一次因果。这话,你爷爷跟你说过吧?”
  难道这个甄道长知道我爸妈的事?他在二十几年前就认识我爷爷,知道我爸妈的事,那完全是有可能的。
  对于我爸妈,爷爷从来都是只字不提,也不知道这甄道长,愿不愿意跟我说说。
  “我爸是怎么回事?”我问。
  “救了两条命,担了两次因果,把你妈给搭进去了。最可悲的是,那两条命,他还没救回来。你爷爷以为自己是夏二爷,在这八门村也可以横着走,结果怎么样,差点把老命丢在了这里。
我要评论
作者:罗宾 时间:2018-07-29 13:04:40
  更啊,意犹未尽,加油呢
作者:wxq198747 时间:2018-07-29 13:35:40
  大爱楼主,专心写作,不搞别的,一路看下来,清静,过瘾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6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