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渝鬼事:这里除了火锅、说唱,还有说不完的鬼故事

楼主:城东九爷123 时间:2018-08-01 14:18:40 点击:305572 回复:153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14 下页  到页 
  儿时留守,跟爷爷奶奶一起生活,爷爷在我七岁的时候撒手人寰,奶奶将我拉扯长大。
  小时候害怕一个人睡觉,爷爷会跟我说:世上无鬼神,都是人在闹。
  当爷爷叼着烟枪与村里其他老人侃侃而谈时又会说:鬼没有下巴,前些天村里进了一个化生子,到处扑人。
  化生子是本地方言,意指计生育死去的婴儿,因成人形却不能降生而载怨化鬼,名为化生子。村里老人平日训调皮的孩童,也会说:你这个背时的化生子。
  农村四月天气瞬息万变,早上奶奶给我添了件衣服说:“昨儿老鸦子又来了,你今天莫出去,怕遇到脏东西。
  老鸦子即乌鸦,不管在什么地方都是死亡和不详的象征。

打赏

73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505次 发图:0张 | 更多 |
楼主城东九爷123 时间:2018-08-01 14:19:20
  乌鸦被他们说的很可怕,但真很灵验,乌鸦每次进村都没好事发生,要么死人,要么死牛死猪,村里人烦极了 它们,即便老远见了,也要上去丢块石头撵走它们。
  我倒觉得它们挺可怜的,经常被人撵得四处逃窜,还时不时被打死几只。
  小时候同情心泛滥,经常偷屋里的猪肉丢到坟茔地里给它们吃,开始那些乌鸦见我就跑,去的次数多了,它们渐渐熟悉,一见我就会迎上来,这点令那时候的我很有成就感,感觉多了几个朋友似的。
  不过次数一多,爷爷发现挂在墙上腊肉越来越少,终于把我逮住,修理了我一顿,偷肉喂鸦再不能行,也就放弃了。
  奶奶虽然嘱咐了,我却在家玩不住,趁奶奶进屋煮猪食的空档儿一溜儿跑了出去。
  屋前是水田,现在村里很少种水稻了,水田也就闲了下来,我因赶时间就学着电视里的大侠,扑扑腾腾地一个接着一个田坎往下跳,手握一根细长艾蒿秆,配合着手上动作嘴里咻咻咻不停配音.
  那时候在农村,除了放牛时偷人红薯吃,再自制一些弹弓打鸟之外,也只有这个游戏了。
楼主城东九爷123 时间:2018-08-01 14:19:51
  舞了一阵,碰到村里一个老人放牛上来,看到我了把牛栓在树上,过来问:“蛋子,练武功呢?”
  蛋子是我小名,真名叫陈浩,被人叫了这么多年蛋子,我却不知道为什么。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武侠梦,儿时的我也不例外,若有其事嗯了声,老人又说:“快些莫练了,你在这张牙舞爪的,化生子看到了,以为你也是化生子,晚上该找你聊天了。”
  自古老人吓小孩儿的话就层出不穷,我可不信。
  不过还是回了屋,进屋有些犯困,就进屋在床上躺了会儿。
  睡觉的时候,听到奶奶在外面哟吼哟吼发声,我出门看,却是奶奶在用撵鸡的响槁撵外面的乌鸦。
  我出门一看,乌鸦就跟发了疯一样,哇哇哇大叫,在树枝间扑腾跳来跳去。
  奶奶见识广也不知道咋回事儿,问我“蛋子,这是囊个回事?撵都撵不走。”
  我走到树下抬头往上一看,乌鸦叫得更凶了,每只乌鸦都是看着我叫的,就跟奶奶说:“奶奶,奶奶,乌鸦是在看着我叫。”
楼主城东九爷123 时间:2018-08-01 14:20:11
  奶奶也走近一看,看到后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爬起来马上拉着我往隔壁村子去,说:“快些找王端公给你看一下。”
  被奶奶拉到隔壁村,找到正在农田干活的王祖空,奶奶让他给我看看。
  王祖空以前经常跟我爷爷摆鬼神的事儿,我估摸着爷爷晓得的那些鬼没下巴、鬼走路踮脚、鬼没影子,都是从他这儿听来的。
  奶奶跟王祖空说了一下乌鸦的事情,事情还没说完,他屋子外头椿树上又扑腾来了几只乌鸦,冲着屋子里哇哇地喊。
  我回头看了一下,跟奶奶说:“它们是不是饿了没东西吃,找我要肉吃的?”
  王祖空就啪地扇了我一巴掌:“乌鸦是黑良心,你还喂它们?它们不会念你的好,等你死了,一样吃你的肉,你娃娃是嫌命长了,还去喂乌鸦。”
  他之后又唧唧歪歪说了一堆,我奶奶一直在边上应和让我记住。
  我被白白打一巴掌,心里不痛快,起身摔了椅子就跑了,奶奶和王祖空在面直撵,不过他们老了,跟不上我的速度。
楼主城东九爷123 时间:2018-08-01 14:20:24
  公社化时候,这里叫三队,我们村叫二队,由这边儿回去路上,一个拄着拐杖的老年人往我这边儿走过来,错过一截儿后喊停我说:“哪家的娃娃?乌鸦跟着你做啥?”
  身后乌鸦一直跟着我扑腾,我咋知道它们要做啥,就说不晓得。
  这个老头儿说:“乌鸦跟着是要死人的,你把脸上抹些泥巴,它们认不出你了,就不会跟着你了。”
  当时小,别人说啥就是啥,我真的信了,就在地上抓了一把泥巴抹在了脸上,反正在农村本就是在泥地里打滚,也不觉得脏。
  弯腰抹泥巴后起身准备让那个老头儿看看,问他可不可以了,不过起身却不知道他到哪儿去了。
  就这么一个大活人,突然就不见了,当时给我吓得屁滚尿流,哭哭啼啼跑回去找奶奶他们。
楼主城东九爷123 时间:2018-08-01 14:20:56
  奶奶他们在找我,半路上遇到我,那个王祖空看到我在脸上抹泥巴,又是一巴掌扇了过来:“你这个短命的崽,快些去给我洗了。”
  被他打两下,我当时也顾不得害怕,弯腰抓起一把泥巴就丢在了他身上,然后跑回了屋。
  奶奶在后面喊我,急得快哭了,我当时没搭理她的,认为她看着别人打我也不说啥,挺生她的气。
  晚上奶奶回到屋里跟我说:“等会儿你去你王爷爷家跟他认错,他那是在帮你。”
  我转个身不理奶奶。
  奶奶又说:“你小时候好几次病得都快断气了,都是你王爷爷喊魂把你喊回来的。”
  我都记不得这事儿,就说:“我记不得。”
  奶奶之后跟我说了一桩我婴儿时期的事情。
楼主城东九爷123 时间:2018-08-01 14:21:13
  我们这边儿有一个习俗,婴儿一百天的时候,要抱到太阳下去看影子,影子就是魂,魂淡说明阳气重,魂浓说明阳气少,那是短命鬼,死了要变化生子。
  我的影子,是当时村里最浓的。
  小时候经常生病,都是王祖空帮忙给看的,还说王爷爷自己没后人,把我当成他孙子了,才会对我凶,其他人的话,他管都不管。
  奶奶死活劝我,我才听她的,去给王祖空赔礼认错,当时犟得很,面儿上虽然同意去赔礼,心里却想着不念他半点儿好。
  我们是晚上到他屋的,路上乌鸦一直跟在我后面叫,农村本来坟墓就多,乌鸦哇哇一叫,背后觉得凉飕飕的。
  过去有一个‘水井包’,以前叫‘古坟包’,坟被挖了后改了个名字,一个月之前,隔壁村里有个老人死了,就埋在这包上的。
  我们打着手电筒过去,刚到水井包,电筒灭了,奶奶手一颤,手电筒掉下去,奶奶弯腰去捡,愣是没摸到。
我要评论
楼主城东九爷123 时间:2018-08-01 14:21:37
  奶奶在摸的时候,我看到有人蹲在那座新坟前面,看样子好像是靠着墓碑睡着了,我拍了拍奶奶说:“奶奶,那儿有个人。”
  奶奶一听,看都没看一眼,扯着我就往王祖空屋头跑,跑到屋之后,奶奶上气不接下气跟王祖空说:“他王爷爷,你快去看看,撞到鬼了。”
  王祖空本来在屋头抽烟,听了后叼着水烟袋就跑了出去,让我们呆在屋里,还莫关灯。
  晚上没在别人家呆过,我就在他的屋里四处逛了一下,椅子旁边有个写字台,我抽开抽屉看了一下,看到里面有个剪得很好的纸人儿。
  我提起来看,这白纸人脖子上拴着一根绳子,我提着绳子,白纸人就被吊着,我拿去给奶奶看,奶奶看了一眼,马上就起身,拉着我就往外面跑:“快点跑。”
  我问奶奶咋了,奶奶说:“那个纸人后面写的你是的生辰八字,你王爷爷要害你。”
  我当时根本不知道啥是生辰八字,也不知道奶奶为啥突然这么说,反正奶奶是连拉带扯把我往回拉,不让我呆在王祖空屋头了。
  我一出门,乌鸦又开始哇哇叫,没敢再从水井包,换了条路好歹跑回了家,奶奶让我快睡,晚上不管有啥声音都不要管。
  我当时连连点头答应,就算不怕也没弄得怕了。
我要评论
楼主城东九爷123 时间:2018-08-01 14:21:57
  晚上做了个梦,梦到的是那个让我往脸上抹泥巴的老头儿,他跟我说:你们手电筒借我用一下,我孙女儿不晓得跑哪儿去了,我得去找找找,明儿晚上就还给你。
  做完梦,感觉床上有东西在踩我,被吓得一弹,床上东西掉下去,原来是猫,摔痛了发出了喵呜一声。
  爷爷以前跟我说过,他说猫和乌鸦是阴气重的东西。
  我当时问爷爷为啥。
  爷爷跟我说:“你不信坐着莫动看会儿,猫马上就过来盯着你,它那是在看你死了没,你要是死了,它马上吃你的肉。”
  我坐了会儿,屋里养的猫果然过来了,坐在我们前面盯着我们。
  当时爷爷还说:“平时晚上睡在床上,猫会以为你死了,搞不好还会上床来咬你,五队有个女娃娃,前些年死了,她就是被猫咬死的,才一个多月大,鼻子都被咬掉了。”
  想到这儿,我吓得忙就用被子盖住了头,捂得严严实实的,心想刚才那猫是不是以为我死了,来吃我的肉的。
  蒙了会儿被子,听到有人在敲窗子,我露了个缝儿偷看,手电筒的光打进来,给我吓得连喊:“奶奶,奶奶,死人找上门来了。”
楼主城东九爷123 时间:2018-08-01 14:22:15
  我才喊,就听见了王祖空的声音:“你快开门,你们手电筒我给你们找回来了。”
  知道是王祖空后,我才爬起来去打开了们,让王祖空走了进来。
  奶奶看到王祖空,没提今儿看到的那个纸人的事情,说了几句客套话,王祖空问我:“你是不是遇到张老头儿了?”
  我问张老头儿是哪个。
  王祖空说:“前些天被痰卡死的那个人,埋在水井包的那个。”
  王祖空说到这儿了,我才想起来,那个被痰卡死的老头儿,就是白天让我在脸上抹泥巴的那个人。
  小时候啥都不怕,唯独怕鬼,我怕他再打我,就退得远远儿地说:“看到了,白天他让我在脸上抹泥巴,那样乌鸦就认不出我来了。”
  王祖空听后,提着手里水烟枪就往我身上敲了过来,痛得我哇哇大哭,并说:“人模鬼样,人模鬼样,你搞得邋里邋遢的,跟个鬼差不多,到时候晓不得有多少鬼来找你,把你当成他们同类了。”
楼主城东九爷123 时间:2018-08-01 14:23:21
  相比起那个老头儿,我更恨王祖空,今儿打了我三次了,就骂他:“你打我做啥子,我奶奶都没打我,你有啥资格打我?难怪你儿子都没有。”
  我一边说一边哭,他又提起水烟枪往我身上敲:“我不光打你,我还要打得你双脚蹦。”
  真的把我打得双脚蹦了,他打哪儿我摸哪儿,估计当时整个村子都听得见我的哭声。
  他又说:“摸?你摸得下来吗?打你是为你好,贱命好养活,你不受点苦,迟早下去陪你那个背时爷爷。”
  奶奶估摸着心疼了,上前劝停了王祖空。
  王祖空坐回来,我当时恨不得杀了他,这是真的,年纪虽小,我是真的起了杀他的心。
  王祖空之后把手电筒还给了奶奶,自个儿摸着黑走了,让我奶奶把我看好点,也嘱咐我,晚上有声音莫开门。
  他走了,奶奶抹着眼泪劝我莫哭了,其实她自个儿都哭得不成样子了。
作者:青衣灬冰吻 时间:2018-08-01 14:23:25
  劳资吃火锅 你吃火锅底料
楼主城东九爷123 时间:2018-08-01 14:24:02
  回屋睡觉时候,我不停咒骂王祖空不去死。当时认为对我好,就得对我好言好语的,打我骂我都是对我不好。
  第二天刚起来,看到屋子里来了几个人,他们是去五队帮忙的,路上渴了进屋讨茶喝。
  那个时候只有别人家里出了红白事儿,才会请人帮忙。
  奶奶问他们五队出了啥事儿,他们说:“张怀德的孙女儿死了。”
  奶奶马上问是咋死的。
  他们说:“昨天下午出去放牛,出去了就没回来,找了一晚上都没找到,早上有人去水井包汲水,发现女娃娃死在井了里。”
作者:不破之名 时间:2018-08-02 08:05:50
  从现在开始记录自己来多少次,②
作者:dongfangbubai78 时间:2018-08-02 08:18:20
  更的好慢啊~是不是要多养几天在来看~~楼主加油~~
作者:aimar99 时间:2018-08-02 08:41:10
  啊!没了!楼主什么时候也开始学会吊人胃口了??????( ̄^ ̄)ゞ
作者:永远旧时光 时间:2018-08-02 08:54:59
  楼主加油!
作者:飞快的小猪 时间:2018-08-02 08:56:20
  膜拜楼主的速度
楼主城东九爷123 时间:2018-08-02 09:10:45
  他们这么一说,我马上想起昨天晚上做的那个梦,张老头儿跟我说,他借手电筒去找他的孙女儿,但是后来手电筒又被王祖空取了回来。
  当时只以为是个梦,没想到他的孙女儿真的不见了,还死了。
  这事儿我愣是没敢跟奶奶说,他们走了后,奶奶唉声叹气了一会儿,说可惜了一个好娃娃,还嘱咐我,让我别去水边。
  这次我是真的被吓到了,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奶奶准备去五队坐夜(守灵),要带我一起去,我死活不去,要是昨天晚上,我让王祖空把手电筒还回去的话,那个张老头儿没准儿就找到他孙女儿了。
  奶奶不放心我一个人在屋里,硬要我去,我拗不过,只有跟着他前去。
  还没出门,屋里又来了一拨人,一进来就说:“王祖空快断气了,你们快些去看看。”
  我当时就懵了,稀里糊涂跟着奶奶去王祖空屋子里。
  王祖空躺在床上,有气无力跟我们说:“有人在咒我死,是有人在咒我死。”
  我心一凉,昨天晚上我咒了他死的话,在心里念了不下白遍,心想是我咒的,当时就吓哭了。
  王祖空回过头看了我一眼,问我:“蛋子,是你在咒我啊?”
  我肯定否认说不是的,他也没多问,在这里呆了会儿就回屋了,奶奶还留在王祖空的屋子里,回屋看见碗柜上面放着一个白色的帽子。
楼主城东九爷123 时间:2018-08-02 09:21:00

  农村戴的都是草帽,这种白色的帽子没见过,觉得稀奇,就找了个板凳去取帽子,踮了一下脚才拿了下来,屋头没人,我就戴着帽子在屋子里走了一圈,还跑到侧屋衣柜上的大镜子面前照了一下。
  当时不知道是不是我恍惚了,竟然看到我脚下还有一双脚,我是踩在那双脚上面的。
  低头一看,发现又没有。
  我再看了一下镜子,在镜子里面,我真的是踩在一双脚上的,我脚下那双脚比我脚要小一些,穿着一双粉红色的小布鞋,是个女娃娃的鞋子。
  这会儿屋子里就我一个人,尿了一裤子,一边嚎啕大哭一边往王祖空家里跑,想着去找奶奶他们救命。
  路上乌鸦一路跟着我叫,跑到王祖空屋里后,乌鸦才没叫了。
  我进屋,王祖空看到我,咻地一声就从床上蹦了过来,提起床边一个扫把就往我身上打了过来,刚才说话还有气无力的,这会儿跟吃了火药一样,大骂:“你给我滚。”
  我以为是在说我,本来就吓得不行,这下干脆一屁股坐了下来。
  坐下来没感觉到地硬,低头一看,在我身下,一个跟我保持同样姿势的人正环抱着我。
  王祖空从提着扫把霹雳巴拉往我身上打,我被抽得血肉模糊,但我抱在我背后的那个人死活打不走,最后王祖空一扫把柄,把我给抽了。
  小孩儿的体质本来就比大人差,这一棍子下去,我到晚上才醒过来。
楼主城东九爷123 时间:2018-08-02 09:31:15

  醒来的时候已经回了家了,出门去找奶奶,却看见奶奶仰面靠在椅子上,哭着:“我的狗儿啊!我的狗儿呀!”
  在我们这儿,祖辈称呼孙辈,要显得亲切的话,就会称呼其为‘狗儿’。
  知晓奶奶是在说我,就走过去问奶奶咋了,顺便安慰奶奶。
  奶奶看了我一眼,说:“陈浩呀,有人要害你啊,你要是出事儿,我咋向你爹妈交代呀!”
  上次奶奶在王祖空屋里说过,说王祖空要害我,以为奶奶是说王祖空要害我,就说:“那个纸人我们不是拿回来了吗?王爷爷还能害我吗?”
  奶奶听了,起身去找那个纸人,翻箱倒柜好久,愣是没找到,奶奶马上就面如死灰,提着镰刀就往王祖空屋里去,嘴里还念着:“我去把他剁了。”
  奶奶说这话的时候吓人得很,那个时候虽然小,也知道杀不得人,追着奶奶出去,到了王祖空屋里,奶奶举着镰刀就冲了上去,嘴里骂着:“你个黑良心,你弄纸人害我孙儿,还在我孙儿身上养化生子,我们到底那点儿对不起你了?”
  王祖空好歹是男人,抓住奶奶手腕就把奶奶往门外推:“陈浩魂浓,我给他养个化生子是给他防身,那个纸人是我捡的,你拿回去弄丢了,你本事大你去找纸人去,找我扯皮做啥?”
  我把奶奶拉开了,奶奶气得不行,回头跟我说:“他用纸人害你就算了,我拿了纸人这事儿就过去了,今天白天,他把你背上那个化生子弄到你身上去了,过几天那个化生子把你魂儿吃了,你就死了。”
楼主城东九爷123 时间:2018-08-02 09:41:30

  我小时候啥都不怕,除了鬼和死,听到后给我惊了一下,王祖空却跟我说:“你莫信你奶奶的,我给你养的那个化生子不会害你,那个纸人是我在坟茔地捡的,是别人要害你,我把纸人放得好好的,你奶奶却把它拿回去弄丢了,要是落到别人手里,你就死定了。”
  我灵智还没完全开化,不晓得这是咋回事,只是一个劲儿拦着奶奶,不让他去砍人。
  王祖空估计也被气到了,进屋拿了支手电筒说:“走,回去,我帮你找找。”
  我这会儿竟然选择相信王祖空,好说歹说才将奶奶劝冷静下来。
  之后王祖空进屋拿了支手电,我们三人一同回去,到水井包的时候,王祖空把手电筒夹在腋下,啪啪啪拍了手。
  我问他做啥,他回答说:“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拍手是为了告诉鬼有人来了,让他们避让。”
  我还是第一次听见鬼怕人的说法,觉得有趣至极。
  快步回到屋,王祖空和奶奶再找了起来,熬到大半夜还是一无所获。
  我心性不坚,困到极点,不断打哈欠,王祖空见了让我先去睡。
  我依了他,进屋睡觉。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听到床上传来声音,我被惊醒了,睁眼一看,黑黢黢一片,可见度为零。
  手下意识往前一挥,啪地一声,我打到了一个软绵绵的东西,差点儿给我吓得昏厥过去,忙喊了声奶奶。
我要评论
楼主城东九爷123 时间:2018-08-02 09:51:45

  王祖空听到,咚咚咚跑进来,手电往前一照,我马上看清了床上的东西,一双白花花的小手挡在我眼睛上面,难怪我刚才看不见。
  王祖空看到后,大骂一句:“化生子。”
  然后一步跨上来,提着床上一个婴儿给丢了出去,那婴儿掉到地上后竟然爬了起来,对着王祖空像狗一样咧了咧嘴,发出呜呜的声音。
  王祖空对我大喊:“陈浩,你快跑,越远越好。”
  我恩了声,起床拔腿就跑,出门后抹黑到处窜,也不怕摔跤。
  跑了一阵,停住脚步,我明明往村子里其他人家家里跑的,这会儿竟然跑到了张老头儿的坟前。
  正想起身离开的时候,白天让我在脸上抹泥巴的那个张老头从坟后面后了出来,一出来就问我:“我孙女呢?”
  他孙女都淹死了,估计现在都装进棺材里了,虽然害怕,还是说:“你孙女淹死了,这会儿在棺材里。”
  张老头儿说:“白天我还看见她贴在你背后……你那个时候是不是去王祖空家了?”
  我说是,一说完,他的脸都变了,大吼了一声:“你带我孙女去见王祖空,王祖空肯定把她害死了,王祖空对你好,我就杀了你给我孙女儿报仇。”
  他刚说这话,一个黑影子咻地一声冲过来,竟然把他给撞飞了,紧接着又有好多黑影子冲过来,张老头啊呀啊呀大叫了起来,不一会儿就没了踪影,之后那些黑影子飞回树上哇哇叫了起来。
作者:ty_柳四 时间:2018-08-02 09:55:49
  我cao,吊胃口
作者:gzmai 时间:2018-08-02 10:00:40
  留个记号,看的不过瘾,哎、、、楼主多更点?
楼主城东九爷123 时间:2018-08-02 10:02:14

  我这才知道那黑影子是乌鸦。
  张老头哪儿去了我不知道,反正不敢在这里呆了,回到了屋。
  进屋的时候见王祖空气喘吁吁靠在椅子上,手指尖儿血淌得直欢。
  我走过去说:“王爷爷,你手指流血了。”
  王祖空憋了好久才说:“陈浩,那个纸人别别人拿去了,有人要害你,我救不了你了。”
  我心想刚才那张老头就准备害我,就把刚才的事情跟王祖空说了,让他判断是不是张老头害我。
  他听了狐疑了一阵,说:“乌鸦救了你?”
  我恩了声。
  他又说:“张老头害你是因为他孙女,我说得害你的人,是做那个纸人和拿走纸人的人。”
  奶奶这会儿也相信那个纸人跟王祖空没多大关系了,过来央求王祖空,让他无论如何都要救我。
  王祖空却说:“前几天有人咒我死,不是陈浩在咒我,肯定是有人不愿意让我帮陈浩,想让我死,你看今天这个化生子,肯定就是别人送过来的,我解决一个化生子都要死要活的,要是明天来一两个,我说不定我被害死了,我是救不了陈浩了,这种事情,你要去找专门的道士和尚,我一个端公解决不了。”
  我老家这边儿落后得很,根本没有和尚道士,平时婴儿出生,死人出殡都是由乡里几个端公和神婆操持的,这短时间无从寻找道士。
楼主城东九爷123 时间:2018-08-02 10:12:30

  奶奶把这情况表了一遍,王祖空说:“明儿我带陈浩出去一趟,我那些东西就是找道士学的,都几十年前的事儿了,也不晓得那个道士死了没。”
  王祖空交代我晚上别睡觉,还让我奶奶准备一些东西,见了道士得送礼才行。
  奶奶当天晚上给我拿了一百块钱,用手帕方方正正包好,以防弄丢。
  那个时候,一百块钱已经很多了,拿到钱奶奶还准备给我缝在裤兜里,等到了的时候,把线拆开,然后把钱给道士。
  被我拒绝,认为这样太麻烦了,奶奶也没强求。
  第二天一大早,王祖空就背着东西带着我一同上路,奶奶一把鼻涕一把泪把我们送到村口才回去。
  在路上行了两天时间,晚上借宿,白天讨茶饭,到了城里后马上就被城里的酒红灯绿吸引住了。
  王祖空把我带到城里附近的一座山上,进观看到的全部是电视里道士打扮的人,当下就以为他们是电视里那些大侠,眼睛都放光了。
  王祖空进去问一个年龄差不多二十岁左右的人,说了几句话后就准备带我走。
  我问:“不找道士了吗?”
  王祖空回答说:“那个道士死了,道观里其余的道士没真本事,救不了你。”
  还没走出道观,迎面一个穿蓝色衣服的道士走进来,看到我和王祖空后笑了笑,然后说:“这孩子阴气很重,请观里师傅看了吗?”
  我说没有。
  这个道士又说:“你过来,我帮你看一下。”。
楼主城东九爷123 时间:2018-08-02 10:22:45
  王祖空马上把我推过去,一脸笑意地说:“还麻烦您救一下这孩子。”
  我走过去,他从身上掏出一个铃铛给我,说:“来,你摇一下。”
  我接过来晃了晃,铃铛叮铃铃发响,道士之后收回铃铛,又掏出一纸问我:“这是什么颜色的?”
  我说:“黑色的。”
  王祖空听了在一边儿说:“你看错了哟,那是蓝色的。”
  道士只嗯了一声,然后把刚才我摇的那个铜铃反过来,我一看,铜铃根本没芯儿,不可能发出声音的。
  然后他又把刚才那张纸拿出来在太阳下晒了一下,刚才在我眼里是黑色的纸,这会儿变成了红色。
  王祖空也不懂咋回事儿,问这个道士:“这是咋回事?”
  道士说:“这个铃铛只有在有阴秽东西的时候才能摇响,这张纸是从棺材里取出来的,沾了阴气,活人看不到阴气,只有将死之人才看得见黑色的阴气。”
  我再浑噩也知道他嘴里这个将死之人是什么意思,王祖空马上跟我说:“陈浩,快点跪下求这个师傅救救你,还有你奶奶准备的东西呢,快点拿出来。”
  我不想死,扑通就跪了下来,然后把兜里的方帕取出来,拿出包在里面的一百块钱,递给这个道士。
  这个道士看到钱一愣,然后笑着说:“拜师的时候才收拜师礼,你又不是拜我为师,拿钱做什么,你们今天先在道观住一晚上,明天早上我跟你们一起回去看看,应该是有人故意在做手脚。”
楼主城东九爷123 时间:2018-08-02 10:33:00

  农村人收礼物的时候都会推辞一番,我以为他也一样,就尝试多给几次,他很果断地说不要,王祖空这才跟我说:“陈浩,这个师傅不要,你就把钱收起来嘛。”
  之后他把我们带进道观,安排了一间屋子给我们,让我们先在这儿休息,吃饭的时候,他来叫我们。
  交代几句就走了,我问王祖空这个道士干嘛去了,王祖空说道士也要上早晚课,他去上晚课去了。
  在道观盘桓一夜,第二天一大早,我们三个人一同上路回村,路上从他和王祖空的谈话中知道他的名字,叫陈文,得知我也姓陈,他一路上一直让我喊他喊哥。
  我开始不愿意,王祖空却训了我一顿,让我喊了两声。
  那个时候交通很不方便,我们是步行回村的,进村都晚上十一点多了。
  在村口时候,陈文说:“你们村里是不是很多死人?”
  村里肯定是活人,当时不理解他为什么这么问,王祖空理解到了,回答说:“村里死了人都是土葬的,周边很多坟,坟里都是死人。”
  陈文又说:“这会儿已经到子时了,子时是阴阳交替的时候,有鬼有怪的话,都会在这个时候出来,我们得赶快进屋才行。”
  进村离家不远,到门口后陈文让我们先进去,他到四周逛逛。
  这黑黢黢的,他不怕化生子吗?当时觉得他胆子太大了,比村里任何一个人的胆子都大。
作者:炎黄子孙123456 时间:2018-08-02 10:43:20
  感觉好像回到了,小时候看电视的时候,正看的有劲,意犹未尽的时候,明晚继续,(^<^)
楼主城东九爷123 时间:2018-08-02 10:43:30

  我们进屋等到凌晨三点多他才回来,回来还带着一个女的,一进来就对我做了个嘘的手势,让我不要说话。
  我会意,闭口不谈,奶奶跟王祖空好像看不到这个女的,没跟女的说一句话,而是跟陈文侃侃而谈。
  陈文很会说话,那个时候觉得他跟我们村里人说话很不一样,后来知道,那叫儒雅。
  聊了一个多小时,奶奶给我们打水洗脚,王祖空回自个儿家去了,陈文被安排在我房间里。
  因为先前叫了几声哥,加上刚才奶奶的促合,所以这会儿喊他哥也不觉得别扭。
  到床上后问他:“那个女的是谁?”
  他带回来的那个女的有四十多了,从刚才进来就一句话不说,这会儿更是如木头一样站在窗子下,长得很不好看,衣服穿的跟我们也不一样,倒像是奶奶以前照片上的衣服。
  陈文跟我说:“我跟你说,人有好人坏人,鬼有坏鬼好鬼,坏鬼叫鬼,好鬼叫魅,她就是一个魅,刚才出去遇到有野狗撵她,就把她带屋里来躲一躲,她一会儿就走了。”
  我大致了解了,也不知道为啥,即便有这么一个魅在看着,陈文睡在旁边,我觉得无比安心,一会儿就着了。
  第二天一早,再看那个女人,果然不见了。
  陈文早就起了床,这会儿正在跟王祖空和奶奶谈我的事情,见我出来,陈文对我招手:“陈浩,你过来。”
楼主城东九爷123 时间:2018-08-02 10:53:44

  我走过去,他又从身上掏出一张黄色的符,让我拿着,嘴巴里嘀嘀咕咕念了几句,他念的时候,我心里莫名发慌,让后就晕晕乎乎的,看不清东西。
  念了半分钟,他把符拿回去,然后跟我奶奶说:“您看,不是我不愿意收他为徒,我们经常跟鬼怪打交道,身上阳气少的话很容易背阴,他连一张符的阳气都受不了,跟着我的话,用不了多久就会阳气全失。”
  之后他又说做坏事的人一般都会选择在晚上,白天不好找,等晚上就清楚了。
  一直等到晚上,陈文让我跟他一起出去,到村子里各家各户去看看,他的打算是想从谈话之间找到突破口,没准儿能知道是谁准备害我。
  挨家挨户过去,聊了一阵就离开,基本把村子里所有住户都访问了一遍,只剩下三家了,他不再访问下去。
  晚上回屋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多了,我走前面,陈文在后面跟着,不一会儿乌鸦就跟了上来,对着我哇哇大叫。
  陈文叫住我,问我:“你跟这些乌鸦很熟?”
  我恩了声,以前喂它们,应该算是熟悉了,再说,上次还救过我呢。
  他又笑着说:“你不适合做和尚,倒适合做鬼,你身上被人种了鬼种,会跟着你一起长大,你知道不知道?”
  这事儿我知道,再点了点头,不过还是问道:“王爷爷给我种的,说是给我护身,可我都不知道种在哪儿了。”
我要评论
楼主城东九爷123 时间:2018-08-02 11:04:00

  陈文上前说:“等你十八岁,阳气最重的时候,那个鬼就出来了。”
  他说得太玄乎了,我听得半知半解,说:“奶奶说那个化生子会吃了我的魂,到时候我就死了。”
  陈文笑了两声,说了句不会。
  回到屋,陈文对奶奶说:“今天去村子里走了一圈,要是是村里人害陈浩的话,今天晚上应该会有动作,一会儿麻烦您给我准备一只公鸡,一碗糯米,一把剪刀。”
  这些东西屋里都有,奶奶马上就去准备了,准备好了之后,陈文当场把公鸡杀了,从身上掏出一支毛笔,蘸着公鸡血在我额头画了起来,画完之后对我说:“今天晚上你站我身后,不管看到啥都不要慌,一切有我。”
  我嗯了声,他之后让奶奶进屋睡觉,不管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要出来。
  奶奶不敢怠慢,进屋把房门关得死死的。
  陈文这才用公鸡血在剪刀上抹了一下,又从身上掏出一根红绳,用鸡血染了一下,然后正襟危坐,面色冷峻得很,我从没有见过那样的眼神和表情,即便是现在想起来,还心有余悸。
  我们站在门外,外面黑黢黢一片,背后大门紧闭,乌鸦还是在树上扑腾,发出的声音渗人得很,我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陈文不知道怎么感觉到我在害怕,说:“别怕,你要是害怕,闭着眼睛也行。”
  我没闭眼睛,闭上眼睛更害怕了。
作者:yiliang00 时间:2018-08-02 11:09:20
  么样发贴图啊!哪位达人指点一二。
楼主城东九爷123 时间:2018-08-02 11:14:15

  等到凌晨一点左右的时候,村子里养的狗突然叫了起来,陈文说:“来了。”
  说完站起身看着路口,不一会儿那里就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声音,像是有人踩在了树叶上,发出了声音。
  不一会儿,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孩子出现在了视线里,看到我们后说:“哥哥,我走丢了,能送我回家吗?”
  陈文问:“你家在哪儿?我送你。”
  他指了一个方向,陈文让我待着别动,他迎着走过去,到了那胖小子身边之后,那胖小子突然张嘴就向陈文咬了过来。
  陈文反应很快,还没等他咬到,伸手就把这胖小子提了起来,拿出身上红绳,三下五除二就把他捆了,提到椅子前面,他甩甩袖子坐下,拿出剪刀摆在旁边,问这个胖小子:“是谁让你来的?”
  那个胖小子看到之后呜呜呜哭了起来,引得乌鸦也哇哇大叫。
  要是村里其他人看到了,还以为我们在虐待这胖小子,陈文不为所动,抓起一把糯米就准备往这个胖小子嘴巴里塞,胖小子这下吓得不轻,翻身一滚,倒在地上,想要滚着逃跑。
  陈文起身,顺便拿起了边上的剪刀,还没有走近,那个胖小子突然哇地大叫了一声,然后不见了。
  我忙上前去问:“人呢?”
  陈文说:“有人在勾魂,把这胖小子的魂给勾了。”
  陈文没去追,他说只要掌握了生辰八字,千里之外都能勾魂,追不上。
作者:fuqingfu 时间:2018-08-02 11:22:50
  !一天就追上了!求速更啊!
楼主城东九爷123 时间:2018-08-02 11:25:15

  之后我们收拾东西进屋,不一会儿,屋外猪圈里的猪哼唧了起来,外面乌鸦也叫了起来,我睁眼从窗子看出去,竟然看见两个人挤在窗子口,打量里面。
  我忙拍了一下陈文,说:“有人在看我们。”
  陈文看到不看就说:“刚才那化生子引过来的,要是化生子把你害了,他们就会来夺你的身体,你没死,他们看一阵就会走了,你快睡觉。”
  陈文自个儿睡了,我怕得睡不着,一直看着窗子外面,那两个人看了半个小时后,往上一蹦,直接从窗子缝跳了进来,径直向我走过来。
  我吓得不行,正要喊醒陈文,他却突然开口:“你们再往前走一步试试看。”
  说话声音很冷,冷到刺骨,我先前还在怕鬼,这会儿却被他这句话给吓到了。
  那两个人一听,真的就停下了,其中一个翻出窗子离开,另外一个愣了一会儿,继续向我走过来。
  陈文突然坐起身来,揉揉手从床上下去,径直走过去。
  那人吼了声,陈文说:“脾气还挺大,打得你没脾气。”
  说完伸手就把那人揪住了,轰嚓一声,他直接把那人给丢得砸在了墙上,那人刚落地,他又上去把他提了起来,然后对我说:“陈浩,你过来把他丢出去。”
  我哪儿敢,现在吓得动都不敢动,还敢去揪鬼?
  摇头不去,他也没强求我,提着那人就从窗子丢了出去:“滚,下次见到你,就不是滚这么简单了。”
  我都看呆了,以前不管是谁,怕鬼都怕得要死,到他这儿跟换了一样,之前那个化生子,这次这两个,他打得他们还手之力都没有。
  陈文重新回到床上,跟我说:“别把鬼想得太可怕了,把他们想成小狗小鸟,就不会怕了。你阴气重得很,以后遇鬼的机会多着呢,要是一直这么胆小,到时候谁来护你?”
  当时心想,要是陈文一直住在我家的话,那不是什么鬼都不用怕了?
  我才刚想到这儿,陈文就说:“我不能离观太久,这三天争取把你这儿的事情弄完。”
  我哦了声,这才不久,就有些舍不得了,问他:“三天时间,能解决嘛?”
  陈文一笑:“你哥我是道士,抓个邪祟而已,简单得很,要不是想在外面玩几天,早就抓到了,我大致知道是谁了。”。
楼主城东九爷123 时间:2018-08-02 11:35:30
  第二天一大早,他让我待着他去村子附近的坟茔转了一圈,到了我爷爷的坟前的时候,他多停了一阵,看了一会儿问我:“你爷爷的坟是谁选的地方?”
  这事儿我不清楚,他在坟墓前面转了一圈,然后让我们快点回屋。
  回屋时候奶奶正在提着猪食桶喂猪,陈文上去帮着奶奶提到猪圈边上,一边把猪食往猪槽里舀,有模有样,不过似乎没喂过猪,有些糗,喊我:“陈浩,你过来喂。”
  他放下猪食桶,问奶奶:“您老知道陈浩爷爷的坟场是谁选的吗?”
  奶奶颇喜欢陈文,笑眯眯地说:“王祖空帮忙选的坟场。”
  我正在喂猪,陈文知道后,回头喊我:“陈浩,走,去你王爷爷家。”
  我哦了声,放下猪食桶跟他往王祖空屋里走,在路上的时候,他问我王祖空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对王祖空以前一直没好感,有好感也是这几天培养起来的,只是说他有点凶,再也找不出别的形容词。
  我们刚到王祖空家的门口,就看见了有几个村民把王祖空给抬了出来,放在椅子上。
  陈文马上跑过去,问他们怎么回事儿。
  有个村民说:“刚才我在王祖空家里摆龙门阵,说着说着,王祖空就睡着了,我喊了半天都喊不醒,准备把他抬到卫生院看看。”
  陈文在王祖空身上上下打量了一下,然后说:“不用去了,他已经死了。”
作者:飘凌顶 时间:2018-08-02 11:38:40
  打卡,签到,顶贴,加油
楼主城东九爷123 时间:2018-08-02 11:45:45

  陈文突然爆出这么一句,倒没有让他们惊奇,反而让他们大怒:“你这个小子是哪儿来的?明明还有呼吸,你咒他死!”
  陈文不慌不忙过去:“勾魂,三魂七魄已经去了三魂六魄,剩下一魄在身上,跟死了没什么差别!”
  农村最忌讳的就是说别人死,村民都不相信他,这会儿准备七手八脚把王祖空送到医院,陈文却转头对我说:“你去你王爷爷家的神像找找,那儿应该有个铜铃,你去按住,别让里面东西出来了!”
  我信了陈文的话,进屋在王祖空家上方,看到了一个供奉送子观音的神龛,一眼就看见了摆在那里的铜铃。
  那铜铃下面像是扣住了一只老鼠,弄得铜铃摇摇晃晃。
  我马上上去按住了铜铃,然后跟陈文喊:“哥,我按住了。”
  他恩了声,在外面摆弄了王祖空一会儿,然后进来,从身上拿了一张黄符,把铜铃口的封住了,然后把铜铃装进了兜里,任由村民送王祖空去卫生所。
  他则带着我回屋,路上时候我问他:“王爷爷会死吗?”
  “找得回魂就不会死,找不回就死定了。”
  我又问:“铜铃里面有什么?”
  他说:“王祖空魂本来应该被勾完的,留下了一魄,应该他早就预料到会有人害他,早早就把自己一魄叩住了,那铜铃里面,就是他最后一魄。”
作者:过把瘾2 时间:2018-08-02 11:55:10
  其实很爱看,就等着你多写点。
作者:tixh_g 时间:2018-08-02 11:55:20
  刘明。手机党不容易啊!
楼主城东九爷123 时间:2018-08-02 11:56:00

  对这些魂啊魄啊的,我不太了解,他也一路不语,在想事情。
  回到家之后,他才说:“今天晚上,你和我去你王爷爷家睡。”
  我哦了声,他回屋准备了一些东西,把我家的桃树砍了,削了几根木签,等到下午六点多钟的时候,他告诉我出发了。
  奶奶一个人留在屋子里,本来我让她一起去的,奶奶说屋里没人,怕人进来偷东西,就没去。
  王祖空这会儿还没从卫生所回来,他屋里暂时由村里的人看管,我们进去之后,陈文马上跟他们说:“乡亲们,你们先回去一下,晚上这里怕有脏东西过来。”
  因为村民都不认识他,怕他偷王祖空家里的东西,没离开。
  陈文也不劝他们,跟他们在这里聊了一会儿王祖空的为人和之前所作所为。
  无一例外,村民对王祖空的评价都是好,说村里人有小病小灾,都是王祖空给看的。
  王祖空他们村里有一个傻子,叫胡平,平时我们都叫他胡哈儿。
  哈儿就是傻子的意思。
  他说话不傻,但做事却傻得很,我见识过的就有,他在村里小姑娘面前脱裤子,甚至还打算qiang jian他自个儿的亲妈。
  胡平问陈文:“你是做啥的哦?”
  陈文回答他是道士。
  虽然打过牛鬼蛇神,但是村里脑子还是相信鬼神之说,连一个端公都被他们当成神仙,更别说道士了。
作者:拉拉啦啦111 时间:2018-08-02 11:57:10
  读你的文章大开眼界!
作者:yangpeng5bb2 时间:2018-08-02 12:01:20
  才看到,原来更新了
楼主城东九爷123 时间:2018-08-02 12:06:30

  知道陈文是道士之后,村民态度马上就好了,其中有一个腿脚有毛病的庄稼人跟陈文说:“我腿肚子每个月到了十号都会疼得不得了,王祖空给我看过,没给看好,陈师傅你能不能帮我看看?”
  说话的是个老头儿,按照我奶奶他们的说法,我得叫他二爷爷。
  才晓得陈文是道士,他马上就让陈文帮他看腿肚子,一来是想考考陈文,二来万一陈文真有些本事呢?
  陈文聪明得很,我都能想到,他肯定知道,笑了一下,过去扒弄了一下他的腿肚子,然后问:“您这儿是不是被什么东西咬过?”
  老头儿想了好一阵后才说:“你这样一说,还真的是的,前些年在田里挖红苕时候,看见两条蛇在配种,我一锄头下去,打死了一条,另外一条咬了我一口,然后才被我打死,诶……咬的就是这里。”
  陈文一边听一边点头,说:“蛇有灵性,打不得,你这是蛇怪作祟,明天你端一碗猪头肉去你打蛇的地方认个错,然后筑个坟,你腿就不会疼了。”
  虽然没有立即见效,但是在屋子里的人都敬佩不已,看了一眼就能知道是被咬过的,绝对有真本事。
  只有村民一边夸陈文本事大,一边让陈文帮他们解决各种问题。
  陈文不拒绝,来一个他帮着看一个,片刻都没歇。
  基本都看了一遍,村民简直把陈文当成神仙了,我跟着陈文一起来的,他们就问起了我和陈文的关系,我抢答:“他是我哥。”
楼主城东九爷123 时间:2018-08-02 12:16:45

  陈文看着我一笑:“对,我是他哥。”
  有村民问又问:“陈小伙子,你结婚了没?”
  陈文说没有。
  马上就有一个老妇人说要帮陈文说媒,陈文连忙摆手说:“我是出了家的道士,结不了婚。”
  之后他们一直调侃陈文,陈文本来很健谈,在这些更善于聊天的村民面前,也招架不住,最后弄得窘迫无比。
  都聊到半夜了,陈文说:“我和陈浩要在这里半点事情,各位要是愿意看的话,就留在这里,要是不愿意看的话,可以先回去,我不会拿这里的东西的。”
  晓得陈文是道士了,肯定知道陈文要做啥,都嫌晦气不愿意呆在这里,只有胡平一个人留在了这里。
  胡平问陈文:“王祖空是不是被人害的。”
  陈文回答说:“是的。”
  胡平又说:“我跟你说,王祖空这个人,看起来是个好人,实际上心黑得很,当时我经常看到他和陈浩的爷爷大晚上偷偷摸摸跑到别人祖坟里,提着锄头乱挖,偷坟里面的东西。”
  他当着我的面儿说我爷爷,我当然不愿意了,驳了他一句:“你才不是好东西,你还要睡、你妈!”
  陈文以为我骂人,回头盯了我一眼:“你小小年纪,谁教你说这些的?祸从口出,你本来阴气就重得很,还不积点口德!”
  以前怕鬼怕死,这才几天,又多了个怕的东西,那就是陈文,不敢再说话了,嘀咕一句:“他自个儿说的,我们全村都晓得。”
楼主城东九爷123 时间:2018-08-02 12:27:00

  陈文狐疑看了我两眼,然后问胡平关于王祖空和我爷爷到底是怎么回事。
  胡平说:“王祖空他们两个以前经常搅在一起,除了去挖别人祖坟,有一次我还看到他们去偷别人家的娃娃,才出生的娃娃。你晓得陈浩爷爷是咋死的不?就是偷娃娃被发现,打了一顿,半死不活回来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月就死了。”
  我爷爷死之前是在床上躺了一个月,他也确实经常和王祖空搅在一起,可我死活不肯相信我爷爷不是好人。
  陈文继续问胡平关于王祖空和我爷爷的事情,但胡平知道的就是这些了,再问他什么也不知道。
  到了晚上十一点四十五的时候,村子里的狗突然叫了起来,陈文马上起身说:“你们两个躲侧屋去,等到我喊三声回的时候,你们要用最快的速度冲出来关门。”
  我没啥问题问,他说了我就照做,胡平问了句:“你要招魂?”
  陈文听后一愣,看了胡平两眼,听到外面狗叫得越来越凶,就让我们进了屋。
  进屋后找地方躲起来,胡平跟我说:“你躲镜子对面,那儿有个簸箕。”
  我看去,还真的有个簸箕,马上钻到了簸箕后面,胡平则跑到王祖空床上躲了起来。
  不一会儿,外面出来铜铃和念唱的声音,然后就是狗在屋子外面疯狂跑动和乌鸦的叫唤声。
  我探头出去,刚好看见了对面的那方大镜子。
作者:lin_02 时间:2018-08-02 12:31:00
  胆小的我想看又不敢看咋整
楼主城东九爷123 时间:2018-08-02 12:37:30
  那镜子是镶嵌在衣柜门上的,可以开合。
  本来没啥,看了几眼,镜子突然一晃,衣柜门好像被人推开了,折向窗子外面。
  这下给我吓得不轻,窗子外面站着几个光着身子的人,正盯着里面看,我能通过镜子看到他们,他们也能通过镜子看到我。
  他们看到我马上就跟疯了一样,要往里面窜。
  昨天遇到过这事儿,是被陈文解决掉的,他这会儿在外面忙活重要的事情,我不好打搅他,就压低声音跟胡平说:“胡哈儿,有鬼进来了。”
  胡平不说话,眼见着进来的光膀子人离我越来越近,有些慌了,又喊了一声:“胡哈儿。”
  胡哈儿还是不回我的话,等到窜进来的人走到我面前的时候,一下就惊呆了,有一个人我见过,是我幺爷爷的儿子,去年杀猪的时候,被猪撞死的,没想到这会儿竟然回来了。
  “二叔。”我轻声喊了一句。
  他也不搭理我,对我嘿嘿一笑,然后我脑袋一昏,头痛得要死,说话的声音都没了。
  也刚好是这个时候,窗户外面又窜进来一个人,跑过来一口就咬住了我二叔,然后一甩,二叔活生生被甩了出去,我头疼也停止了。
  这个人不是别人,竟然是那天陈文带回家的那个女人。
  二叔被甩出后,她挡在我前面,开口说了第一句话:“你哥是个好人,你也别出事。”
楼主城东九爷123 时间:2018-08-02 12:47:45

  我当时很吃惊,没想到鬼会来救我,说出去都没人相信。
  我还没说话,外面陈文喊了一声‘回’,然后第二声,再是第三声。
  刚一喊完,胡平突然从床上跳下来,大叫:“鬼来了,鬼来了。”
  叫完冲了出去,我也随后跑出去,然后立马准备关大门。
  大门两扇门面,我关了一面,胡平却压着另外一面死活不关,指着外面说:“好多鬼。”
  我看出去,给我吓一跳,外面足足十几个人影。
  陈文这会儿喊道:“快关门。”
  我准备掀开胡平,但他太重,没能成功,接下来一瞬间,一个黑影子从屋里冲了出去,跑了。
  外面那些人看到屋里的人,向我们走过来,陈文走到门口,往那儿一站:“谁敢往前一步?”
  大部分停下,只有两个没有。
  陈文这会儿有些火气,看到有两个过来了,向着这两个走过去,到了他们面前,从身上取出两根桃木做的签,先是一脚一个,撂翻了之后,一只手一根桃木签,插进了那两个的眉心。
  那两个人突然惨叫起来,我从来没听过这样凄厉的声音。
  叫了一阵,那两个人不见了,桃木签也变成了黑色。
  其余的人怔怔看了几眼,陈文说:“三秒钟还不走的,让你们连鬼都做不成。”
  很有效果,说完没一个人留下,陈文这才回了屋,坐那儿看着胡平,我过去问怎么了,他说:“魂招来了没有及时关门,又跑了招魂方法只能用一次,下次就不会来了。”
  这样说了,那么这事儿全赖胡平。
  不过胡平这会儿好像被吓得比我还厉害,陈文也没说他啥,我自然不好开口。
  又问:“刚才外面那些是什么?”
  陈文说:“招魂招来的孤魂野鬼,今天算是白忙活了,你和我先回去,明天再来。”
  走到半路的时候,陈文突然向我问起了胡平的事情,我把知道的全部说了,末了还问:“是胡平害我吗?”
  陈文回答了一句:“你一个人先回去,我去你爷爷坟前看看,另外,你回去之后,等到一点半,你把这个东西悄悄塞在你奶奶枕头下。”
  他递给我一个香囊一样的东西。
楼主城东九爷123 时间:2018-08-02 12:58:00
  陈文把这个香囊递给我之后就走了,我回屋的时候奶奶还在等我们,见了我问了一句陈文去哪儿了。
  我把陈文的行踪跟奶奶说了。
  奶奶已经老了,熬不了夜,让我在这里等陈文回来,她自个儿先去睡觉。
  我坐了半个小时左右,估摸着奶奶睡着了,悉悉索索进屋,把陈文给我的香囊塞在了她的枕头下。
  陈文凌晨三点多才回来,刚到屋,就有人打着手电筒到我家,看见陈文没睡,慌慌张张说:“陈师傅,你快去看看,我老伴儿不行了。”
  关乎到人命,陈文马上就起身跟着老人去了。
  老人是我们村的,没走几步就到了他家。
  他的老伴儿已经八十多了,平时身体就不好,这会儿更是躺在床上动都动不了。
  老头说:“刚才她上厕所,回来之后躺床上就不行了,喊都喊不答应。”
  陈文大致了解了情况,进屋往床上一瞧,大惊呵了一声。
  我也进去一看,也给吓住了,老妇人躺在床上,在她的身上,一个穿着死人衣服的人,正压在她的身上。
  “难怪动不了,是被鬼压床了。”陈文说了句,然后对我说,“陈浩,你把中指咬破,走过去点在那个人的眉心。”
  我哪儿敢,陈文又推了我一把:“快去。”
  我拧着眉头把中指咬出了一些血,走了过去。
  不知道为什么,我能看见压在老妇人身上的那个死人,老头儿却看不见,忙问陈文是怎么回事。
楼主城东九爷123 时间:2018-08-02 13:08:15

  陈文没立马回答他,看着我走过去。
  我过去之后,那个死人没反应,我咻地一下就把手指上的血点在了他的额头上。
  刚点上去,他就猛地一下跳了下来,嘴里叽里呱啦叫了起来,连滚带爬往外跑,才刚跑了几步,就没了影儿,不见了。
  按照陈文的说话,这叫做魂飞魄散。
  我也一愣,我啥时候这么厉害了?
  那个死人没了,老妇人也睁开眼,看了我一眼:“蛋子,你跑我屋头做啥?”
  陈文见没事儿了,也没跟他们多解释,带着我回屋。
  路上我问陈文:“为啥不跟他们说是鬼在作怪?”
  陈文说:“普通人一辈子又有几次机会遇到鬼?跟他们说了,怕他们剩下的这几年担惊受怕,干脆不说。”
  我哦了声,又问:“刚才那个鬼,是我弄死的吗?”
  他说:“我跟你说过吧,你把鬼看成小狗小猫,就不会怕了,你这一辈子还会遇到无数次呢,慢慢就不怕了。”
  我说:“那我下次也用中指血。”
  他却敲了我一个脑瓜崩儿,说:“中指血一个多月才能产生一滴,你刚才已经用了,下次再用又要等一个月了,因为你是年轻人,血气方刚,中指血比较管用,但也不要经常用,你阳气本来就少,多用几次就会变成阴阳人了。”
  被他这话吓到,忙把手指伤口堵住了。
楼主城东九爷123 时间:2018-08-02 13:18:30

  因为今天累到极点,回屋倒头就睡,睡到第二天中午时候才起来,我起床的时候,陈文已经出门去了,奶奶给我做了饭之后,我出门去找他。
  在村子里打听了一阵,才知道陈文去了王祖空家里。
  赶过去时候,王祖空已经被人从卫生院送了回来,村里的人都围着王祖空,准备送他最后一程,陈文也在。
  我过去低声问:“王爷爷还是没救好吗?”
  陈文把那个铜铃递给了我,说:“你找个没人的地方,把上面的符撕掉。”
  撕掉里面最后一魄就没了,那就是真的死了,有些不明白,就问他为什么。
  他说:“另外的魂魄找不回来了,这样活着只会遭罪。”
  王祖空虽然对我凶了一些,但是让我放走他的最后一魄,做不出这种事情,陈文叹了口气,亲自动手把符撕了。
  刚一撕掉,王祖空腿一蹬,归西了。
  陈文让我别看,带着我回村,在回村的路上,遇到了胡哈儿,胡哈儿走过去的时候,我看到他手里拿着的那个香囊,把这事儿跟陈文说了。
  陈文马上就拦下了胡平,问他:“你这个香囊是哪儿来的?”
  胡平说:“在陈浩屋旁边捡的。”
  陈文听后拔腿就跑,我一路跟过去,到屋的时候,却看见屋门口已经挤满了村民,村民见了我,说:“蛋子,你跑哪儿去了?你奶奶出事了。”
作者:璐巫 时间:2018-08-02 13:26:10
  当第一~
楼主城东九爷123 时间:2018-08-02 13:28:45

  我挤进去一看,看见奶奶靠在椅子上,脸都已经青了。
  陈文正在奶奶旁边,看到我进来,他马上让我跪下别动,然后让村民别说话。
  陈文站在奶奶前面嘴巴里念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念完之后,他让我问奶奶一句话。
  我应他的话问:“奶奶,到底是哪个害的你?”
  我一问完,奶奶咻地一下就站了起来,把村民全部都吓跑了。
  我也被吓得不轻,陈文又跟我说:“你走你奶奶前面,给你奶奶引路。”
  我嗯了声,走在了奶奶前面,刚开始没反应过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走着走着就哭了,然后就嚎啕大哭,因为我知道,奶奶已经死了。
  奶奶眼睛怒睁着往前走,不一会儿就到了王祖空他们的村子里。
  奶奶把这个村子里的人也吓跑了,奶奶没停下,继续往前,最后在胡平的屋子门口,一下就倒了下去。
  陈文跟我说:“你把你奶奶尸体照顾好,我去看看。”
  陈文说完,上前一脚把胡平家的两扇大门踹得七分八裂,然后进去就把体型巨大的胡平一把揪了出来,用力一丢,把胡平丢到了地上。
  二话不说,上去再把他提起来,大耳刮子扇过去,把胡平扇得晕头转向。
  胡平看到我奶奶尸体,吓得不轻。
  陈文问:“是不是你做的?”
  胡平摇头说不是的。
作者:fdjj123456 时间:2018-08-02 13:28:50
  疯狂刷屏,谁与争锋?
作者:庙坡山人 时间:2018-08-02 13:30:40
  都等不及了
楼主城东九爷123 时间:2018-08-02 13:38:59

  陈文又是两个大耳刮子扇过去,胡平被打怕了,这才说:“昨天陈浩的爷爷给我托梦,是他让我去的。”
  陈文听了之后又问:“昨天晚上,你为什么要把王祖空的魂魄放走?”
  昨天要不是他一直按着门不关的话,没准儿王祖空就被救回来了,之前以为他是真被吓到了,不过现在看来不是这样。
  胡平又说:“你把王祖空救活了的话,他就要杀我。”
  陈文问:“他为什么要杀你?”
  胡平摇头说:“我也不晓得,陈浩爷爷托梦跟我说的,他说王祖空要是被救活了,就会把我杀了,让我给你捣乱。”
  陈文也不再管胡平了,跟他说:“你给我好好在屋里呆着,等我把事情处理好了之后再来收拾你。”
  之后他背着奶奶回了屋,回屋之后,让村里有电话的人家给我父母打了个电话,通知我父母回来。
  父母在外地,回来需要一天路程,这一天,陈文一直在外面跑。
  奶奶的灵堂是村民们帮着布置的。
  陈文在外面奔走了一天之后,我父母也回来了。
  陈文跟我父母见了面,我父母做的第一件事情竟然是赶陈文走。
  我当时很不理解,村民也不理解,跟我父母说:“陈文没收你们半分钱,尽心尽力为陈浩办事情,也为村里办了不少事情,你们咋能赶他走呢?”
  我父母不依,不管什么话都说了出来,还把王祖空和奶奶的死全都推到了陈文身上,说陈文没之前,什么事情都没有,陈文一来就接连死人。
  陈文被我父母说了一顿,一直在旁边微微笑,我父母说完之后,陈文才走到我身边说:“陈浩,你身上的事情,我差不多都搞清楚了,你父母只是不想我把事情弄清楚,我也不想把事情跟你说得太清楚,给你一样东西。”
  他说完后从身上取出了一个纸人,正是当时奶奶弄丢的那个纸人。
  他把纸人烧成了灰,和着一碗清水让我喝下去。
  我照他的话做了,之后他说:“我昨天帮你找回来的,这个纸人就是你的命,我已经把纸人还给了你,不过你体内还有一个鬼,她会和你一起分你的命,你死了,她也活不了,她死了,你也活不了。我已经在这里没事情了,你父母不欢迎我,我过会儿就走, 你记下我的号码,以后要是有事情,可以找我。”。
作者:为爱做后卫 时间:2018-08-02 13:42:00
  本作如有导演慧眼识青拍成影视剧效果会更好,当然首先导演必须水平过硬
我要评论
楼主城东九爷123 时间:2018-08-02 13:49:15
  陈文说完,收拾了他自己的东西,没在屋里停留一会儿,马上就走了。
  本来奶奶死了我就伤心,陈文再一走,我把气全撒在了我父母的身上。
  我说我要去找陈文,他们死活不准。
  奶奶下葬之后,我父母把我接到了城里,在城里租了一套房子,他们一边打工一边照顾我读书。
  陈文在那几年一直没有出现过,我记下了他的号码,但是一直没有手机给他打,父母也不准我去找他。
  在我读高二的时候,父母嫌本地打工不挣钱,就让我一个人在家,他们出远门打工去了,我一个人照顾自己的生活起居。
  高二下册快要结束的时候,我跟往常一样回屋,做饭吃饭,看电视,洗澡,睡觉!
  刚躺到床上,外面防盗窗上停了几只乌鸦,对准我哇哇大叫,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些东西了,也很久没见过鬼了,当时被吓得不轻。
  不过还是进屋拿了些东西喂给它们吃。
  以前见到乌鸦,都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现在父母不再看着我,我就跑到外面公共电话亭,给陈文打了个电话。
  他的那个电话还打得通,打过去没多大一会儿就被接通了。
  一接通,我就说:“哥,我是陈浩。”
  他说:“我知道,你说。”
  我把见到乌鸦的事情跟他说了一下,陈文愣了会儿说:“你父母在家没?”
  我说没有,陈文当下就答应,过几天到我屋里看看。
楼主城东九爷123 时间:2018-08-02 13:59:30

  那天晚上我一晚上没有睡着觉,那几只乌鸦赶都赶不走,第二天去学校也没心思学习,浑浑噩噩了一天。
  刚好那天同学又给我讲了一个好朋友背靠背的恐怖故事,我小时候虽然见过更恐怖的东西,但是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自从来了城里,就从来没有见过了。
  晚上躺在床上,老是想那个故事:
  有两个好朋友一起在城里租房子,其中一个出去很多天没有回来,另外一个天天找他,但是始终找不到,每天还会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里只会说一句话:“好朋友,背靠背。”
  这样持续了好几天,晚上那个人躺在床上,闻到一股臭味,翻身下床,往床下一看,发现他的朋友被钉在床板上,已经好几天了,每天晚上都和他隔着床板背靠背。
  这个故事没有结尾,跟小时候我的事情一样,没有结尾,现在每天我都会小时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这次陈文来了,就能知道了。
  躺了一会儿,还没睡着,房门被敲响,我起床开门,房东跟我说:“我跟你说一下,你晚上再叮叮咚咚的话,我就给你父母打电话了。”
  我当时疑惑得很,我平时放学,回来用不了多久就直接睡了,啥时候叮叮咚咚的了。
  不过不敢跟房东犟,嗯嗯点头,然后问她:“是啥子时候叮叮咚咚的?”
  她说:“半夜十二点多,好多人都在说你,你注意点,看你是个年轻人,不稀罕说你。”
我要评论
作者:a7212860 时间:2018-08-02 14:08:40
  好像楼主现在不在线
作者:吃素的猫咪 时间:2018-08-02 14:09:30
  看到今天的直播了,看太快了。以后得追贴忍受煎熬了,养肥再看这种事我从不干!
楼主城东九爷123 时间:2018-08-02 14:09:45

  房东走后,我吓得坐在客厅动都不敢动,半夜十二点我早就睡了,屋子里怎么可能发出声音?再一想那些乌鸦,马上猜到可能有脏东西进了屋。
  想到后,半夜又跑到楼下给陈文打了个电话,陈文听我说了之后,他跟我说:“你找一把菜刀挂在房门,再找几根红绳,绕着屋子一圈,要是还不放心,再围着房门撒一泡尿,这样脏东西就进不来了。”
  前面两点我照做了,后面一点没有,毕竟这屋子自己要住。
  晚上因为害怕,没有睡着,半夜眯着眼睛,到了十二点左右,真的听见厨房里传来了叮叮咚咚的声音。
  当时我一惊,这屋子里只有我一个人,怎么可能还有人在?
  而且我按照陈文说的做了,外面的东西应该进不来才是,稍微一想就明白了,那脏东西不是在外面,而是一直在屋里。
  悉悉索索爬起来,把中指给咬破了,然后提着菜刀往厨房走。
  到厨房门口,真的看见一个人影站在砧板前面,手里拿着另外一把菜刀,叮叮咚咚在砧板上敲。
  小时候啥都不懂,所以虽然害怕,但是还有熊胆,敢上去把血往鬼脸上抹。
  现在看到,我腿都吓软了,根本不敢过去,看到后丢了菜刀就往回跑。
  跑回屋蒙着被子听了会儿,外面又没声音了,不过不敢掀开被子看,把掀开看见的是鬼的脸,或者其他的什么东西。
楼主城东九爷123 时间:2018-08-02 14:20:00

  那晚上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第二天到很晚才醒过来,爬起来出门看,屋子里一个人都没有,菜刀、红绳都在,不像有人来过。
  走到厨房门口看了一下,厨房摆布也一样,没有被人动过的迹象。
  白天没什么好怕的,不过去刷牙的时候,往镜子里一看,身体后面一个白色影子一闪而过,我回头一看,却没看见任何人。
  确定屋子里一定有其他的东西,刷完牙,一溜烟儿跑出去,到了学校感觉才好些。
  学校的同学那几天热衷讲鬼故事,我不想听,他们硬拉着我去听,最后让我讲,我最后把我小时候的事情讲了出来,他们却死活不信。
  我就说:“过几天我哥会过来,到时候带你们去见他。”
  放学后,我在外面游荡了一阵,一想到屋里有一个别的东西,就不想进屋。
  爷爷奶奶死了,父母外出打工,走在街上越有越孤单,最后一跺脚,买了一把香,再买了一只公鸡回家,进屋直接一刀把公鸡剁了,接了一碗血,在冰箱里找了半截白萝卜,把香插在了上面,端着鸡血说:“我不管你是谁,我一没招你,二没惹你,要是得罪了你,给你点株香,当做道歉,你觉得够了就走,觉得不够,我这儿有鸡血,你可以试试。”
  鸡血这方法是我从陈文那里学的,说完后把香和鸡血都留在了厨房,自个儿跑回了床上,不知道是不是起作用了,晚上真的就没听见叮叮咚咚的声音了。
作者:齐鲁财神 时间:2018-08-02 14:24:20
  到点了,别贫了,快更吧望穿秋水啊??
我要评论
作者:462608238 时间:2018-08-02 14:26:30
  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
作者:illumilarti 时间:2018-08-02 14:27:10
  顶,希望楼主继续更下去,不要纯粹为了点击率
楼主城东九爷123 时间:2018-08-02 14:30:15

  到凌晨一点多的时候,楼上不知道是谁突然丢了一个布娃娃下来,不偏不倚刚好落在防盗窗上。
  我起身去捡起来看了一下,随后放在了窗台上,心想是上面谁家小孩儿的玩具,明早去还给别人。
  不过布娃娃放在窗台上,不一会儿就把乌鸦引过来了,哇哇叫了两声,我还没起身,它们又拍着翅膀飞走了,飞得很急,像是有东西在撵它们。
  乌鸦胆子大,竟然被吓跑了,这情况也吓到了我,起身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什么。
  也不知为啥,晚上死寂没声音,反倒睡不着,起身上个厕所,经过镜子时候瞥了一眼,用镜子斜着一照,照向我睡的卧室房门的时候,在房门那里看见了一个白衣服的女人,那女人面向卧室里面,并没有看我,我本来想跑,不过一想,没准儿是个机会把她除了,于是鼓着胆子摸索进厨房,端起了那碗鸡血走向那女人。
  还没等我泼上去,那女人却进屋拿起了那个布娃娃,一下就给撕烂了。
  我愣了一下,一碗鸡血泼过去,全都淋在了她的头上,她顿时就被染红了,回头看了我一眼,眼神里竟然有些恐惧,断断续续说:“有……有人想用布娃娃……害你,我不想吓你……”
  我看了一下这女的,比我还要小一些,大概十六岁,长得很清秀古典,身上白色的长裙上纹了一些花纹,那一个刹那,我竟然有些出神。
我要评论
作者:winton2006 时间:2018-08-02 14:35:50
  搬个沙发慢慢看,谢谢楼主!
楼主城东九爷123 时间:2018-08-02 14:40:30

  鸡血没起作用,她没半分痛苦,看我没说话,她又说:“这个布娃娃的头发是用死人头发做的,有人丢下来害你的,但是不是我要害你。”
  之前一段时间,我听在火葬场扛尸的一个男人说:进火葬场的女人,永远是光头。
  那个时候不明白是什么意思,现在突然明白了,因为女尸的头发被剪下来,卖给别人,别人做成假发或者玩具再出去卖。
  鸡血没作用,我也没辙了,也不想逃,干脆破罐子破摔,问她:“你到底是谁?为啥在我屋里?”
  她回答说:“我叫张嫣,我们见过的。”
  她说张嫣,我马上就想起来了,小时候那个淹死在井里的女孩儿,后来被王祖空弄进我身体里面养了起来。
  陈文跟我说过,我十八的时候她才会出来,算算日子,我前几天刚好满了十八岁了。
  我当时惊愕无比,我都快忘记这事儿了,看了她一会儿,觉得有疑惑,问她:“你死的时候才不到十岁,鬼怎么可能长得大?你别想诓我。”
  她的胆子好像比我还小,说话柔柔弱弱的,声音细不可闻。我的连番质问,让她有些害怕,颤着声音说:“我我也不知道。”
  看她这样子,也不像能害人的鬼,陈文跟我说过,鬼是坏的,魅是好的,她应该就是魅了。
  我看了一眼被她撕烂的布娃娃,跟她说:“你把布娃娃捡起来我看看。
作者:浪迹you痕 时间:2018-08-02 14:44:50
  出大事啦!楼主楼主快更!
楼主城东九爷123 时间:2018-08-02 14:50:44
  。”
  她还真的听话弯腰捡起来递给了我,然后马上退后几步,怕我害她似的。
  这么胆小的鬼魅,我还是第一次见。
  看了一下布娃娃,做成这个布娃娃的头发暗黄色的,存放的时间应该很长。在布娃娃棉絮里面,发现了一个纸人,拿起来一看,竟然跟小时候那个差不多,纸人背后写着我的名字和生辰八字。
  布娃娃确实吓人,不过面前这个张嫣却更让我忌惮,看了她一会儿说:“你坐床上去。”
  她也看了我一眼,然后坐在了床边。
  我又说:“你到客厅去。”
  她很忌惮看着我,别着身子从我旁边经过,到客厅中间站着不动了,我见她出去,轰嚓关上了房门,跳上床就蒙着被子不敢动了,家里来了个鬼,不害怕那是装的。
  真在床上蒙着被子呆了一晚上,没去管那个张嫣怎么样,晚上又有几只乌鸦飞到窗台上歇着,我还是没管。
  第二天早上六点多,我爬起来开门出去一看,那张嫣还站在客厅里呢,移都没移动。
  我这才觉得有些歉意,不过拉不下脸道歉,就说:“你站了一晚上?”
  她嗯了声。
  我又问:“你有换洗的衣服吗?你身上都是血。”
  她摇摇头。
  我心说等过会把你撵走,却又张不开嘴,想来想去,找了一套我的运动服给她了,我也不想在家呆,说:“你要不就走吧?我上学去。”
  她没回我,我怕她万一突然报复我,就快步出了门,到学校一整天心不在焉,都想着回家万一她还在屋里咋办。
  只能祈祷陈文快点到了,下午放学给陈文打了个电话,陈文说:“我跟你说过,那个女鬼跟你分了命,你们只要死一个,就全死了,她要是出去出点什么意外,你也会跟着一起完蛋。”
  我又说到了布娃娃的事情。
  陈文说:“布娃娃是从你楼上掉下来的?”
  我说:“应该是的。”
  陈文沉吟了会儿回答:“不管是鬼还是坏人,都不能当面戳破,你别打草惊蛇,我过几天就来找你。”
  挂了电话快步回屋,经过陈文提醒才想起分命这茬儿,心想就让那女鬼住家里就是,反正还有空屋子。
  6
我要评论
作者:caonihaodu 时间:2018-08-02 14:52:40
  知道为什么,这本书总是可以让我静下心来看下去
我要评论
作者:拉拉啦啦111 时间:2018-08-02 15:17:10
  哎,一天更新这么少,太没劲了,漂走
我要评论
作者:笑叹人生路 时间:2018-08-02 15:24:30
  人生就像一块调色板,有明亮,也有灰暗,谁都希望五彩缤纷,有的结果并不尽然。
作者:coldscar 时间:2018-08-02 15:29:00
  好精彩,会一直免费吧?楼主
作者:xufangxuninglong 时间:2018-08-02 15:35:10
  是谁~~~送你来到我身边~~~~
作者:觅羊的狼 时间:2018-08-02 15:50:20
  感觉还有好久才能看到结局吧。
作者:xfhope520 时间:2018-08-02 15:50:50
  打卡签到
作者:5750164 时间:2018-08-02 16:01:50
  越来越精彩了,感谢楼主!
作者:290926278 时间:2018-08-02 16:21:40
  催更是挺烦人,但是我想看
作者:liuaguanga 时间:2018-08-02 16:22:10
  好不容易追上来了,相信楼主说话算话,占个爪,等楼主回来更新!!!
作者:流浪的大名人 时间:2018-08-02 16:29:50
  做个记号,改日再来,呵呵!
作者:rosevip 时间:2018-08-02 16:34:10
  啊~~好看好看好看~~
作者:九龍 时间:2018-08-02 16:51:10
  都是催更的
作者:深承 时间:2018-08-02 17:05:40
  好久没有看过这样的好文章了,顶一个
作者:春色红泥 时间:2018-08-02 17:51:20
  此番希望快快结束,功成身退一,快去修炼
作者:康桥猪猪 时间:2018-08-02 18:01:39
  好看,重庆人看到有些字眼很亲切呀,盼更
作者:门窗门窗 时间:2018-08-02 18:03:10
  本来是没有账号的“黑户”、为了支持就注册了一个、我是好孩子!
作者:爱情10折 时间:2018-08-02 18:27:30
  更新速度是快呀,楼主加油!支持你
作者:hlp_780319 时间:2018-08-02 18:46:00
  还是前边好看,跌宕起伏
作者:风云523 时间:2018-08-02 18:55:40
  多年难于的一本好书,看完了会去买实体书留存。
作者:红茶绒绒 时间:2018-08-02 19:02:00
  太吸引人了,我每日必看了
作者:baugdu 时间:2018-08-02 19:19:00
  很多年没看到这么精彩的故事了
作者:流浪的大名人 时间:2018-08-02 19:45:50
  被最后一句笑死了,哈哈!
作者:虽万千人吾往矣_ 时间:2018-08-02 20:21:30
  楼主啊,我好伤心啊,天天追你的剧啊,能不能一次多写点啊,每次之花几分钟不要就看完了...
作者:浪迹you痕 时间:2018-08-02 20:40:50
  艾特人也艾特不了,怎么回事?
作者:rance32 时间:2018-08-02 21:12:10
  回来报到早点休息明天精神满满的一天又到中场休息享受时间满足
作者:hujie20082009 时间:2018-08-02 21:16:40
  打将酱油的就是容易死,主角光环护体想死都难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14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