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以清末民初为题材的小说,名字没起,大家先赏脸捧捧场!

楼主:须臾若止 时间:2018-09-18 16:15:00 点击:751157 回复:743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16 下页  到页 
  第一章 那五
  天理昭昭不可诬,莫将奸恶作良图;若非风雪沽村酒,定被焚烧化朽枯。自谓冥中施计毒,谁知暗里有神扶;最怜万死逃生地,真是魁奇伟丈夫。——《水浒传·风雪山神面》

  1901年的冬天格外难熬,好像预示着这个统治着中原大地二百多年的王朝即将迎来自己的末日,还有几天就是除夕了,北京城里却没有一点过节的气氛,西北风呼呼的刮着,吹到人脸上就像刀子一样,行人都埋着头匆匆往回赶着,放眼望去百业萧条死气沉沉,不时的会有饥民饿倒在路边,街上的行人见了也只是紧紧身上的衣服继续往前走,那个念头最不值钱的就是人命,再说自己能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还不一定谁会有空关心一个倒卧,也有心善会驻足把死人拖到避风处算是给他找个归宿。

打赏

77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327次 发图:0张 | 更多 |
楼主须臾若止 时间:2018-09-18 16:15:43
  北京城西直门外,一个年轻人正蜷缩在一处四面漏风的破草房内,草屋的屋顶破了好几个大窟窿,不时的会有积雪落下,呼啸的西北风吹的窗棂哗啦哗啦直响,一阵大风刮来粗暴的推开了草屋的半扇门,年轻人紧了紧身上的单衣,赶紧起身关上了那半扇门,紧接着找了个角落躺了下去,临了抓了几把稻草盖在身上,算是给自己盖了被子。年轻人年纪不大,二十来岁,脸色蜡黄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人很萎靡,时不时的打着哈气,身上的衣服已经脏的不成样子。

  年轻人的脸上黑乎乎一大片,不知道是脏的还是自己涂的灰,反正已经看不出他的真正面目。这个年轻人叫那五,是个旗人,祖上曾在朝廷里供职,曾几何时那也是轿上来马上去的官宦人家,欣许是应了那句老话“黄鼠狼下崽,一窝不如一窝”,那家后辈的儿孙们一代不如一代,到最后大多是顶着一个世袭的爵位混吃混喝的主,到了那五父亲这一辈干脆连爵位都给扒了,曾经辉煌一时的老那家已经不复以往,家产已经被败了大半,就连人丁都不怎么兴旺,那五先后有四个哥哥却只有他一个活了下来,那五的父亲不争气,什么本事都没有,成天混迹于烟花柳巷,最终被酒色掏空了身体,再一个下午刚抽完大烟就去了妓馆,结果嘎嘣一下死在了婆娘的肚皮上。
我要评论
楼主须臾若止 时间:2018-09-18 16:16:21
  那五他爹死后那五继承了仅有的房产和地产,按说有这些家当也够那五娶媳妇过日子了,那五争气一点靠着这些搏搏功名也不是不可能的,奈何那五非但不争气,甚至比他爹还败家,人都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那五这些年跟他爹别的没学会倒是学会了抽大烟,整日里吞云吐雾坐吃山空,不消半年房子就压给了烟馆,又过了几个月地也抵给了别人还赌债,到最后只混的个净身出户。
我要评论
楼主须臾若止 时间:2018-09-18 16:16:33
  按说清朝旗人都有月供,俗称“铁杆庄稼”指着这些也足够那五吃饭,可是这几年天天打仗年年赔款,朝廷的月供也是一减再减,到最后再被发钱粮的老爷一层一层扒下来,落到手里的只够一家人喝几顿不算太稠的棒子面粥,那五的妻子看着自己丈夫成天无所事事心里着急,嘴里叫苦,几乎天天和那五打架撒泼,那五没办法就托人找到了镖局想当个镖师,要说这也不是那五心血来潮,那五小时候还真练过,那时候跟着府苑里的武教头一起学习枪棒,那五人也聪明不管什么一学就会,教头直夸那五是个武状元的料,要不是后来染上了大烟毁了身体也不至于这样落魄。

  进到镖局负责挑人的头一看那五这病病殃殃大烟鬼的样子就百般厌恶,说什么也不要那五,最后实在抹不开中间人的面子就让那五当了个下等镖师,专门负责在镖局喂马。不管怎么说那五也算有个正经差事了,刚开始几个月那五按月把月钱全须全影的都交给了媳妇,没过三个月,那五抽大烟老毛病犯了,往家拿的钱越来越少,到最后不止不往家拿还偷家里东西出去卖,媳妇一看不愿意了,回家就和那五闹,一闹就吵架,不过那五人虽然浑却很疼媳妇,不管媳妇怎么打怎么骂都没和媳妇动过手。
我要评论
楼主须臾若止 时间:2018-09-18 16:16:44
  到后来那五的烟瘾越来越大了,做镖师的那几个钱根本不够他用,终于有一次烟瘾犯了的那五把手伸向了镖银,最终被人抓住,结结实实打了一顿扔了出去,这一下差事也没了人也被打了,那五蹲在家里养了半个月伤才好,这半个月媳妇天天哭,日日闹,等到半个月后那五伤刚能下地,媳妇就收拾好东西直接回了娘家,只留下那五光棍一个。这一下对那五打击不小,一连消沉了好几天,那五看着家徒四壁的屋子不但不知悔改还动起了歪心思,偷镖银虽然被打了却也让那五藏到了甜头,这会那五又开始琢么怎么不劳而获又不会被揍了。
楼主须臾若止 时间:2018-09-18 16:16:54
  那五天生聪明,没多久还真被他找打了财路,那会洋人已经进来好些年了,京津两地到处都是租借,这些租借内俨然就是法外之地,住在租借内的洋人大部分是生意人,而大部分的洋人并不会中文,所以他们会把一些商业事物委托给那些会讲英语的华人,这些华人就是买办,华人买办仗着有洋人撑腰,租借之内横行霸道不可一世,即使是朝廷也要给他们几分薄面,租借内的大买办俨然就是土皇帝。那五得知这一情况后便变卖了家产,又七平八凑借了一些钱,然后买通了一个买办家的管家,不久便顺利的进了买办府当了一个跟班。

  那五仗着自己的聪明会来事,很得买办赏识,没多久就从一个杂役混到了买办的贴身随处,这一下那五可了不得了,在租借那可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仗着买办老爷的势力那五到处欺男霸女强抢民宅,老板姓只要一提那五的名字都会唾一口唾沫,那五简直成了当地的一害,老百姓虽然表面上不说背地里却都烧着香咒他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