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控》

楼主:风起苍天 时间:2018-09-28 19:33:17 点击:261 回复:1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我叫何朗,是名心脏外科手术的医生,对相当于医生这个职业来说,恐怕很少有假期,在你们眼中的医生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呢?高收入,白大褂,整天坐在那里悠闲的喝着茶水,然后向病患家属要两个红包过日子吗?我是很有钱没错,因为我是一个心脏外科手术的医生,一般经我之手的手术都会不低于十几万,这些钱对于某些人来说就是毛毛雨,而对于某些人来说就是大半辈子的积蓄,现在社会上对于医生是褒贬不一的,有人认为它们是白衣天使,有人认为它们是披着白衣的外衣的吸血鬼,我并不认为我的收入和我的职业有什么错的地方,因为这种高强度的工作是十分要求精度,有足够的学历与体力,几乎每场手术都是全力而战,就好像跑马拉松一样,有一些手术甚至长达十几个小时,必须拿出自己的全部精力和一丝不苟的态度来进行每一场手术来完成,只能一次比一次好,不能犹豫不决,更不能带有丝毫的马虎,因为这是人命,某些人的眼里医生就是神,可以主导他们的生死,可是医生不是神,他们是人,他们有时也会失败,有时也会无法挽回一场生命的悲剧,换来的当然就是一场又一场的医闹,以及病患家属的辱骂拳脚相加,某些人扬言要砍死我,于这种人是非常嗤之以鼻的,因为他们在死者生前从来都没有关注过死者,也只有在死者死后他们拿着死者那最后的一点利用价值敲诈医院,但是医院不是银行。
  我正式成为一名心脏外科手术医生有七年,七年的时间,我没有假期,每天的工作一日复一日更不会像普通人那样能够好好的睡个懒觉,一切是规矩,麻木,精准,因为这样我和许多的朋友和亲人失去了联系,变得冷漠,疏远长久以来,我好像从来都没有谈过恋爱。
  我似乎有时候在想,为什么要过,这样的生活,这么把自己的精神绷得紧紧的,自己为什么要选择这份工作?初衷是什么?有一种感觉感觉自己离崩溃的边缘不远了,自已随时随地都有可能会疯掉,终于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就这样的来临了,那段时间莆田事件在全国非常的被受关注,医生这个职业名称也和百度这样的企业商家同时被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一时间我们仿佛成为了穷凶极恶的暴徒被绑在了人民群众批判的会台之上,所有的人那一段时间看我们的眼神都变了,在那一段时间,我终于化身成为了一名暴徒,那名60多岁的患者,拥有20多年的心脏病病史,过多的细节,我已不想再回忆,但我只知道刚把他架上手术台,他就已经没气了,也尝试了抢救,但是诸多尝试之后均以失败告终,他的瞳孔慢慢扩散,我感觉他的灵魂也消散了,我们把消息告诉了他们的亲人和家属的时候,他们情绪非常的激动,它们仿佛在质问我们为什么没有把他救活,我觉得很可笑,我尽力了,问心无愧的那种,我依然要经受着这样的哭喊,慢骂撕扯,正当我以为会像以前那样在一阵哭闹之后结束,第二天他们拉横幅的时候。突然之间,某一个中年男性从怀里抽出了一把刀,这样白刀子一刀就扎进了麻醉师的腹部,他没有直接拔出来,而是用手拿着那把刀扎进他的肚子里狠狠地那么一搅,当他把刀子拔出来的时候,他似乎还想砍其他的同事,鲜血飞溅到了地板天花板之上,还有我的脸上,很多人都很恐慌,害怕而带那一瞬间,我似乎有一丝兴奋,我感觉终于有什么不再束缚我了,我把积压的那些一直想要发泄的怒火,澎湃而出,我感觉我的灵魂中那个名叫理性的绳索被烧断了,我想要我看来,但是我没有丝毫的犹豫,我没有丝毫的害怕,我就是那么一脚,将他手里的刀踹飞了出去,他似乎有些惊讶,但我一个锁喉掐住了他的脖子,一拳直接揍了他的鼻梁之上,我感觉我把他的鼻梁骨打断了,血就像开了水龙头一样,家患的家属们也被吓了一大跳,男的想来帮一把,可是看到面前的样子似乎又不敢来了,女的则大喊道医生杀人了,医生杀人了,那一段相当不愉快的回忆,后来我还进了派出所也失去了我的工作,当然主要是,因为隔壁精神科的同事给我看病,说我有严重的焦虑症和狂躁症的倾向,已经没法再担任向心脏外科手术,这样高精度的工作了。
  终于我不再像以前那样机械的生活了,可我依然没法改变,我七年以来的作息习惯我依然会在五点钟起床洗漱下意识的穿上我工作服去医院,那里不再属于我,只能愣愣地站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才发现电视已经坏了好久了,墙壁上的钟表滴嗒嘀嗒的走着,我只能默默的数着钟表上的指针,现在的自己能干什么?我现在的样子恐怕再也无法胜任,我以前的行业了,可是我这几十年来的苦读,钻研,拼搏和努力一切似乎都是为了成为一名医生,而现在我做不了医生了,我该做什么?什么适合我?正好我有一笔不菲的积蓄的足够让我在家里宅一段时间,也许人倒霉久了,总会出现一点转机,我也许在城市里呆的太久,有点想往哪群山环绕的森林,去拥抱自然,也许这样可以平静我的内心,有这样的想法的时候。
  正巧高中同学的信件寄到我这,是我以前的室友也是我为数不多,还联系着的朋友,他的名字叫李建国,充满着浓郁的时代气息和大众耳熟的名字,不过这小子却和我不一样,他从小就喜欢那些神秘恐怖的东西,再加上家里有些闲钱,没错他家里有矿,所谓上学也只不过想要混一个大学的学历而已,说后来成了一个恐怖文学的小说作家,前几年还出过几套书,中国的恐怖灵异文学理还是富有名气的,以前给我寄了过来几本书,只不过我一直没有时间看,根据我阅读这封信,我才知道他这些年去了深山中盖了一栋别墅,一个人过起了隐居的生活在深山老林里去独自体会,那种孤独和恐怖来寻找创作灵感,他不知道从哪儿打听到了我是失业的消息,所以想要让我去陪陪他。
  一是让我陪他去交流一下它那恐怖文学创作的灵感。
  二就是让我拥抱一下大自然别老在家里憋着,调节一下心态,顺便让他动动一下他父亲的关系,给我找一个工作。

打赏

3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来自 天涯社区客户端 |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1次 发图:0张 | 更多 |
楼主风起苍天 时间:2018-09-30 16:55:45
  主义
楼主风起苍天 时间:2018-09-30 18:11:49
  明天早早的起床就根据他信上所留下的地址出发了,那条山路蜿蜒曲折我走了很久才到达,那个地方,我几乎是一下飞机就转火车转了火车之后就坐汽车坐完汽车之后就赶牛车,我始终认为自己的体能是比较好的那一种人,我忽然发现我真的走不动了,马上就要到目的地了,我在山下的小镇里采购了一些物资,找了当地的一个向导问了一些情况,向导明确的告诉我,最近天气阴晴不定的时候可能会下暴雨,暴雨本身不可怕,可怕的是因为暴雨产生泥石流等等,这样的天气,进山实在是十分的危险。
  当然,我像向导说明了,我的情况,也跟他说了我的朋友就住在山中,向导问了问是不是一个姓李的家伙?我很诧异问道;“你认识”?
  向导;“我还能不认识他,他就一神经病,那么有钱,把自己憋在山沟子里整天跟一只狗在一起,要知道那山可是有好多好多的狼,好吧,实不相瞒,我就是给他往山里运粮食的人,不如这样吧,明天看看,明天天气怎么样?如果可以的话,我就把你送到山里。
  而我此时质疑到;“现在不行吗?才中午,看现在的太阳正高着呢!”
  而此时的向导有点不耐烦了,说道;“如果你想找死,那么你就现在去,俗话说,望山跑死马,山上的路有时候看着挺近,其实走到那里就已经半夜了,这片山里的狼。到半夜经常会袭击人或牲畜,最好的办法就是白天,一大早出发,天黑之前赶朋友住的地方。”
  向导,这样说我也只能无奈答应了他。
我要评论
楼主风起苍天 时间:2018-10-06 21:09:23
  终于在第二天清晨,天刚蒙蒙亮山上还有着浓重的雾气时,我就被叫醒了,搭上了向导的顺风车,一辆非常破旧,上面写着补漏的面包车里面塞满了,各种食品与药以及,以及一些日用品与工具,我与向导坐在车前面,我在副驾驶上遥望着这被雾气笼罩着深山,现在听向导说,现在还好,可以坐车,等到了最后一个山头的时候,只能爬了,到时候再从山下村民的那里借几头毛驴江把这些东西全都往山上运,而我此时看着这满满一后备箱的行李和物资,唉,不由的一丝苦笑,真搞不懂那小子整天在山里憋着,何苦呢?
  而此时已经到了早上九点,雾气仍然没有要散的意思,反而越来越大了,向导能把自己的眼睛瞪得像头驴一样,而我总感觉前面的道路似乎根本就没有尽头,尤其是在雾气中你超过十米以外的距离,几乎什么都看不见我觉得这样非常的危险,而向导则表示这里的路就算蒙着眼睛自已也能开,已经在自己的心中滚瓜烂熟,唯一担心的就是怕有哪个不长眼从的对面猛窜过来,我有心要开玩笑,说;“这么大的雾,除了特殊情况,以外,我想只有鬼才会在现在的时候走吧”。
  向导似乎想要回答什么,只听扑通一声,一只通体乌黑的乌鸦就趴在了我们的前挡风玻璃上死命的啄着面包车的雨刷器,我们都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吓了一大跳,而向导也连忙踩了个急刹,这只乌鸦拼命的扑打着我们的挡风玻璃,我隐约的看到挡风玻璃上粘上了一丝丝的血迹,此时乌鸦突然之间意识到了什么马上又飞走了,向导破口大骂道;“操,晦气!遇上催命鸟不吉利?”
  而我此时也觉得很奇怪,问道;“崔命鸟刚才不是乌鸦吗?”
  此时向导也停了下车,拉上手刹点了一支烟缓缓的说道;“这催命鸟是我们这里对乌鸦的一种称呼,这种鸟邪不吉利,一般遇上这种鸟在周围徘徊就是说明要么就是有人,要么就是有什么动物快要死了,老一辈里的人都说乌鸦是给黑白无常开路的,所以就有了催命鸟这个称呼。"
  我此时说道“这都什么年代了,你们还这么迷信!大哥你不想想世界上有很多种鸟类他们都以不同的食物,乌鸦还有南美洲和非洲的一些秃鹫他们都可以观察用某种方式观察动物,因为他们都是喜欢吃腐肉的鸟,生物受伤或者生病所表现出来的症状都会被这些观察到,他们就会聚集起来,这一种自然现象没必要和这些牛鬼蛇神扯上关系。”我刚刚说完这句话,眼睛就情不自禁的瞟向了,前挡风玻璃上的那两道血迹,再者白茫茫的世界中,那两道鲜红是如此的刺眼。
  向导似乎是一个特别迷信的人,估计在山里的那些迷信思想对于某些人已经深入骨髓,我也没必要纠正,这是他们的世界观的一部分,向导没事,给我讲起了各地的神鬼妖怪的传说,他似乎特别的健谈,我也闲的无聊,就喜欢听当然南北之间的各种各样的妖魔鬼怪都聊了一遍,后来又说道你知道咱们这最邪的是什么吗?”

  “哦,是什么?”我疑惑道
  向导非常凝重,而且有点神经兮兮的说到;“狼”!
楼主风起苍天 时间:2018-10-06 22:51:11
  此时似乎是为了故意要配合向导一样,深山中传来两声狼吼,虽然隔离得非常的远,我能够感觉到应该是另一个山头,但是这空旷的山上什么都看不见,狼的叫声在这寂静的山谷间回荡徘徊就好像在附近一样,而我此时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以前的我看过不少赵忠祥老师的动物世界对于狼的吼叫时代是太熟悉,不过了,不过那些都是在电视里,现实中尤其是在深山之中遇到狼吼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人类的本能反应似乎对于这种叫声有着一股天然的恐惧感,此时的向导也发动了汽车开始慢慢悠悠地继续向前行驶,然后继续吹起了牛皮,说到;“告诉你,我们这山头的狼,有一只成精了”。不仅如此,还将最后拉出了一个长长的尾音,似乎故意制造这样的悬疑感,如此时我有些被逗得哭笑不得,因为我脑子里蹦出了网上在流行不过的一句话叫做“建国以后不许成精”!这似乎是网上的朋友们对于广电的一种调侃没想到在这里也能用上,而向导,还是那样你别不信的嘴脸说到;“那么我问你普通的狼能活几百年吗?我们这县志里就写过清朝的时候,山里就是有一只长着红色眼睛的狼,咬死了,前清的一个秀才还在我们县志里写着呢。我告诉你,这只狼还活着呢,现在有时候山上的某些村民还见过呢。"然后向导开始没完没了的说起了这个故事。
  故是挺长的,我就大概那么一听他滔滔不绝,唾沫横飞的演讲着我大概给他简要的说一下,这个故事的经过,就是以前这个穷乡僻壤的地方,竟然出现了一个秀才,在当时那个大字不是一个的村民,能出一个秀才已经是实在了不起的一件事情,读书人当时在朴实的老百姓心中地位是很高的,而且这个秀才并不像聊斋志异里那样读书人都是穷秀才相反,这个秀才是个大地主家的儿子,一是因为有功名,二是家里非常富态和当地的乡贤搞得还算不赖,所以嘛,是一个表面上看着斯斯文文的老实人,而实际上却是一个非常好女色的家伙,有这么一天从外地来了一个耍猴的艺人,耍猴的还带了一对自己的儿女,儿子长的是年轻壮实,什么翻跟头,刷枪,舞剑,胸口碎大石,这种江湖上武艺是样样精通,他的女儿也更是英姿飒爽什么咏春拳,通臂长拳从内家拳法到外家拳法和江湖上的一些杂戏是样样精通,可以说是巾帼不让须眉,而更离奇的是就是那个耍猴的还养了一只全身通体乌黑,长的确好似一个人一样的猴子,还穿了一件人的衣服,某种意义上说,除了不会说话,这只猴跟人别无二致,洗衣服,做饭,扫地,烧水,模仿人的各种动作,当然,在这个什么都没有见识过的小县城里面来了,来外人可以说是某种义上说已经是新鲜事了,更何况这个杂耍的,可以说每天都有人去围观他们的表演,可也没办法,当地也是穷乡僻壤也给不了什么钱,大家有一部分人就是白看,有一部分人就是拿家里那些用不着的破物件给了他们,所以说日子是过的不咋地,终于有这么一天,那个秀才听闻了,这件事情就特意来看看,这个耍猴的,也想看看这个没有尾巴长的像人,不会说人话,却会做人事的猴是什么样?果然他一去就看见了这只猴穿了一件以前店小二的衣服装模作样的擦桌子,倒酒,时不时地做出某些滑稽的动作,惹得人们是捧腹大笑,就在此时从屋里头穿着一身红装的姑娘走了出来,然后拍了猴子一下,打了一套咏春拳,猴子也是装模作样跟着这位红衣的姑娘打起了咏春拳来,大家的啧啧称奇,有些是看猴子,有些是看人的,而这个秀才的老毛病又犯了,猴刚才是看够了,现在则是盯着那姑娘的身段,两眼发光迟迟不肯挪开,见这位红衣的姑娘的身段利落和她那冷艳的美貌交融,实在是挠的这个秀才心里直痒痒,因为在这穷山沟里什么样的小媳妇大姑娘,没见过,都是那种乖巧零零的,也许是没有见过女王范儿的吧,之后的故事就有些老套了,那个秀才想要娶这个姑娘为正妻,实际上就想玩玩,而且就像那个耍猴的提了亲,耍猴的老手艺人是个走江湖的,江湖上什么样的人没见过,一眼就看出这个秀才不是什么好人,再加上自己的这位姑娘也看不上他,所以就婉言拒绝了,此时翻起了坏心眼的秀才就下了狠手向那个耍猴的老手艺人的饭菜里下了毒,想要毒死这个老头,他万万都没有想到这有肉有菜的丰盛佳肴竟然是给猴吃的,结果老头没给毒死,猴被毒死了,没了吃饭的手艺猴,再加上那只猴子也是相伴的那个老手艺人多少年的老朋友,伤心欲绝准备去报官,结果本来就等着那老头上勾了老头自己闯来了,接下来与官府串通好的秀才一个诬告的罪名加了上去把他的儿子和那位老人家都打了个半死,老手艺人,毕竟年纪大了,这一用刑加上当时天比较冷,染上了风寒,在临死之前,命令自己的儿子和女儿将那只猴子放干血,用血制成了粉末,最后将自己与他的猴子安葬在一起。来气不过那个耍猴老手艺人的儿子就去找那个秀才报仇,结果刚一进门就被他们给按了起来,虽然打赢了几十个下人,但是也没有用处,因为一切都在秀才计划之内,秀才利用姑娘的哥哥,让那位姑娘陪自己春宵一刻,如果不从那么就让把哥哥剁碎了,喂了山上的狼,结果到了晚上那位姑娘果然如约而至,陪那个秀才春宵一刻,也将她哥哥放了出来,到了第二天那个姑娘就悬梁自尽了,当时她那个哥哥放出来的时候也已经是个半个残废,来就爬到了这深山之中,向着着山神,痛哭流涕,大骂,这个秀才和当地乡贤的,而在骂完之后就窜出了一只红眼的黑毛狼,而他此时仿佛知道这只狼是山神派来的使者对狼说;“如果你肯替我报仇,替我全家报仇,那么血肉皮囊给了你”,之后他就咬舌自尽了,那只狼就把他给吃了,自那以后浓雾像瀑布一样倾泻而下掩盖了那个小镇,整整一晚大雾,看不清任何人的影子,到了第二天人们就发现秀才已经被狼给咬死了,然后就发生了一场可怕的瘟疫,半个小镇的人全都暴毙,人们是逃的逃,死的死,之后的人们就传说那场瘟疫就是山上的狼群带下来的,而且那红眼狼一直都在山上,人们经常看到它,包括大锅饭时期政府搞过一次打狼的行动,最老的猎户们带着自己的猎犬在山区里,为了保护牲畜,为了保护生产,有组织的对山区的狼进行屠杀,可是就是奇怪了,别的山区的里的狼都被杀光了,唯独在这一片山的山区里,狼是异常的狡猾,有三四个猎户,反而被狼给反杀了,有一个幸存下来的猎户,被咬下了一只手,半张脸而他却提到了这只狼非常重要的一个特征,那就是别的狼的眼睛是绿色的,而狼身上有一只红眼睛,其中一只眼睛被打瞎了,如果你在晚上的山区里看见一只红色的鬼火在飘荡,那也要小心点,那可能就是那只狼的眼睛。
  我听着向导的夸夸其谈不免觉得好笑,活了几百年的狼,这也太离奇了吧?狼怎么可能会这么长寿呢?还有故事中为什么要提到那只猴子的血?没有尾巴的猴子,这不是猩猩吗?而且不仅如此,我也翻开了,李建国给我寄来的那本恐怖小说,是他所创的,名字叫做《山妖》所提到山妖的某些特征,有组织,有纪律喜欢杀戮,喜欢吃人肉,喝人血,拟人非人,而且在围攻猎物时,他们的嚎叫就像是歌声对于他们来说是语言对于猎物来说,那是噩梦的形象,仿佛就是狼,还有猴子结合,我的心中不禁莞尔一笑,看来当地的民间传说果然给了他不少的灵感。
  而此时前面的雾气也开始慢慢的消散,向导又停了下来,看见到路中央一头被撕烂的死羊,横七竖八的躺在公路中央,羊的肉已经被吃的差不多了,如果不是那两个羊角,我还真想不出是什么动物呢?虽然是没有多少肉了,但是依然有不少的乌鸦带着血淋淋的羊尸体上蹦来蹦去跳来跳去,争相持着,最后的残羹盛宴,这时我才想起刚才那只乌鸦身上的血,原来如此,原来是羊血怪不得。
楼主风起苍天 时间:2018-10-09 20:04:58
  终于我们的车辆到达了,目的地的山脚之下,前面走,实在就没有路了,要用牲口挑着一些东西才能往山里的那个公寓,只能在山脚之下那唯一的20多户的村民家里借了4头驴,此刻,我对这农村里的一切都是充满了好奇之心,像是一个孩子一样东溜溜,西看看,就在这个时候不知道从哪家院子里窜出来了一只黑色的德国牧羊犬一下子就趴在了我的身上,这只德国牧羊犬养的非常的壮硕,我当时差点被摁在了地上,和想象中的不同的是,这只狗竟然没有咬我,反而是在我脸上舔来舔去,我根本就不认识这只狗,我也没有养宠物的习惯,再加上这只狗太壮了,就跟个小牛犊子似的,这里的村民不可能养出这样个大狗,正当我困惑之时,只见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了,“何能打!"
  此时我已经明白了,对方是谁了,因为他竟然叫出了我中学时的外号,每个人都有青春期,挥霍自己的多余的荷尔蒙,因人而已,有的人选择上网打游戏,有的人选择谈恋爱,而我则是一直练习散打和拳击,当时也是在校园里小有名气,所以有了一个这样的外号,其实我自己给还是真没有和那些人较量过,完全就是一个纸上谈兵的家伙,另外随着年龄的增长,学习,工作压力的加大我几乎已经好几年都没有正常的训练过了,连原先有四块腹肌现在都已经为零了。“建国!快把你的狗给我牵走,我没好气的大声的嚷嚷道。”
  一个手拿猎枪,皮肤黝黑,一脸神采奕奕的男子走了进来,话说,现在的他和以前还真是大不相同,如果不是这小子还是那一副欠揍的笑容的话,我估计在大街上还真不敢认他,尤其是当年的那个一直没减肥成功的大胖子,竟然一下子就瘦了下来,真的是令人感叹,尤其是他的肤色,当年挺白胖的一个小伙子,现在就好像是骑了单车去一趟西藏被神圣的圣光沐浴了一下子完全可以去代言黑人牙膏了。
  李建国吹了一下口哨,那只德牧就从我身上窜了回去,唉,这小子在山上呆了几十年,我还以为得把他憋坏了呢,没想到是野疯了,哪有什么作家的样子分明就是一个野人吗?而且这装扮,这肤色分明就是一个山上的猎户,的很难令人想象他就是最近中国恐怖文学界风云骤起的一个作家。
  李建国向我伸出一只手扶了把我扶了起来,同时说道;“好久不见了,听说你被炒鱿鱼了,感觉怎么样?好吗?”
  我只是心里想到这臭小子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可是看他一脸不在意的样子,我就知道我和他是没法比的,哦,我也没好气的说道;“哼,我就是看看你这个鬼东西,在这个鬼地方的鬼山上写出什么个鬼故事来?”
  此时的李建国也是蛮不在乎的;“哼,你还是吐不出象牙来,我这个主人都下山迎你这个客人来了,怎么没给我带点东西吗?"
  我反问道;“我还指望你这有点土特产呢?你竟然还跟我要起来了。”
  此时的李建国好像也来了兴致满不在乎道;“狼皮要吗?”
  我当时心中就是这一惊,想要说这不是保护动物吗?当然,话还没有说出口,就传来了向导催促的声音说已经把行李绑在了驴的身上,让我们赶紧上山。

楼主风起苍天 时间:2018-10-09 20:43:37
  一切的一切都仿佛回到了过去,那个曾经年少轻狂的时代,我们两个损友互相之间对骂着,一切都已经变了,又仿佛一切都没有变,上山的路简直就不能称之为路,各种各样的杂草丛生,荆棘盘旋还有乱石,时不时还有一些蛇或者某些山上的的野兔被惊动四处逃窜,也就在此时李建国仿佛是故意卖弄自己的枪法一样,可以说是指哪儿打哪儿,百步穿杨,这一路下来?他的德国牧羊犬不知给他叼了四五只兔子了,我想晚饭可能有着落了,我依然有些困惑的说道;“你从哪儿搞得枪啊?合法吗?”我就在后面扶着那些行李不让从驴的背上脱落,向导们则一直向前领着路。
  李建国说;“告诉你,我还有一个外快的工作,那就是我就是这片山区的林场护林员,所以这枪吗?自然就是合法的,只不过弹药有限,这片林场比较特殊,我可以多领点子弹。”
  此时我说;“特殊?有什么特殊的,难道你又指狼吗?哦,对了,你怎么可以杀狼呢?那些不是保护动物吗?刚才我还一直想问你呢?”
  “身为护林场的当然会有一定危险性了,山里头危险的猛兽那么多,只要不是主动攻击我,我才不会管他们呢,我只是简单的为保护自己的人身安全,如果他们主动攻击的话,那就例外了,所以我家里还有两张皮,只要我不将这些动物制品参与贩卖就行,其他的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当然,你喜欢的话,我可以送你一张,不过海关有点难过,”李建国满不在意的说道
  我记得狼群如果没有特殊情况,是不会主动攻击人的,到底是在什么地方招惹他们了?
  李建国咋是说“我哪知道他们心里在想什么,反正这片山区的狼是吃人吃上瘾了,以前经常下身攻击村民和牲畜,现在还有时不时的攻击的案例,以前的那个护林员可不是光荣下岗,而就是被狼给吃了,所以我才替了他的活,不然的话没人敢干这个。"
  而我此时望着这即将快要落入深山的太阳,说;“那我来这岂不是很危险?”
  此时李建国也附和道;“危险?”只见他抽出那根猎枪,二发连射接连打出了,不到一会儿,哪只德国牧羊犬就叼着一对眼睛被打穿的兔子跑了过来,没有任何的对话,我此时已经明白了,他为什么那么有信心的原因,而我看着那些毛驴,我才知道,也许他经常这样干了,连驴都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
楼主风起苍天 时间:2018-10-09 22:11:33
  到了地方,我是万万都没有想到我本来以为就是一个普通的水泥房,没想到这个,所谓的公寓竟然真大,完全就是一个别墅,一共有四栋三层小楼,楼房大有以前民国时期的建筑风格,而且这个四栋房屋无一例外,全都被各种各样的树技或者爬山虎爬满了墙壁绿莹莹的,脚下的水泥地也被苔藓包裹着如果看来周围的一些房屋,面前立起了一个大铁门,四周则完全被铁栅栏包围着,如果下一秒从的窗户里伸出一张女人惨白的脸,我都不会感到意外,因为这就是恐怖片闹鬼的最佳场所,建国哼着小曲儿拿起了钥匙打开了铁门,我们与向导开始将驴赶了进去,进入了里面还有一才发现里面的院子也挺不小的,一些土地似乎被开垦过,种上了一些瓜果蔬菜,建筑的选址在山的背面的缓坡处,这里不会担心,有巨型石块或者发生泥石流的可能性,当我仔细观察之后才发现这里的所有的窗户都被加装了防盗网,我就问李建国,“这个地方你是怎么搞到的?别说是你建的,我可不信”。
  建国也憨笑着挠着头说道;“我哪有那么大本事,怎么可能在山里搞这么大手笔,我只不过是出了出装修费而已,这里以前只不过是一个废弃的气象站,t我也是来这儿爬山一眼就看中了,这块风水宝地很利于我在这里创作小说。”
  山里的太阳下山很快很快,晚上向导也被李建国留了下来,决定让他明天一早再带着驴下山,所以我们三个人吃了一套全兔宴,向导刚开始显得很拘束,可是后来两杯酒下肚之后就放的开了,我在路上,是见识过向导那滔滔不绝的演讲能力,向导就像我们表达了你们这些城里人,怎么就这么的不身在福中不知福?明明可以在城里吃好喝好,非要跑到乡下来受苦受累,而我们也吐槽了,在城里的生活是多么的苦闷,而又无奈,就一些被生活的压力,所逼疯的人,有了一些隐世的念头,我们的李建国兄弟就是因为家里有闲钱,他才敢这样玩的,一头扎进深山一呆就呆了好几年,在这里有房子,有发电机,有条狗,李建国也许已经追求到了,想要追求的东西,而我却又要追求什么的?
楼主风起苍天 时间:2018-10-11 17:48:28
  在停尸间,那幽暗的灯光的照射下,一具尸体被缓缓的推入了停尸间的冷藏室,这是一场失败的心脏瓣膜手术,我现在还在回想着前两天还正跟他说着话讨论着,如果手术成功后,他将来的生活会是怎么样的?可谁都没想到手术后产生了巨大的排斥的反应,就这样一个年轻的生命就失去了,我的心情也是如坠冰窟,我也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摇摇头转身决定回去,我刚把头转过去,一看见那个刚刚被推入停尸房的那个青年就站在我的面前,手里捧着一个好似被散弹枪打过一样千疮百孔的烂肉,脸色惨白,面目扭曲更可怕的是他的胸口被掏了一个巨大的空洞,不断的流出黑色粘稠的血液,伸手抓住了我另一只手捧着那团已经腐败不堪的腊肉,我知道,那应该是他的心脏,我的浑身发凉被吓得不能动弹,那个病人苦苦的哀求着;“医生求求你!救救我,帮我把他给我塞回去吧”!
  我此时脚下一空,瞬间摔倒在地,忽然我就醒来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才回想起来,刚才只不过是一个噩梦,我现在已经不是医生了,我正在住在山中的一间公寓里,李建国住在三楼,而我和向导则住在了二楼的两间房子里,地板上凉嗖嗖的,我才知道自己是从床上摔了下来,我此时浑身都是冷汗,心中有些异样,这种一样不知道由何而起,我总感觉有人在盯着我,而我此时下意识的瞥向了窗前,这是我全身一凉,身体不能动弹,我看见窗前贴着一张惨白的人脸,我天生就是那种冷静的人,我并没有吓得哇哇大叫,反而观察起了那张惨白的笑脸,这里是二楼,不可能有人在窗外,而且这张脸就像是贴了一张面膜一样,没有丝毫的血色,只有眼睛与嘴巴流血,我分不清它的是男是女?也许是灯光昏暗的缘故,但它好像没有身子,把嘴角裂出了一张大大的笑脸,而嘴上则就像涂了口红一样,那笑容十分的夸张,就像马戏团里的小丑一样,它一动不动,像别人摆上去的一张面具故意的贴在了我的窗前?我甚至下意识的认为是不是李建国那小子耍我一张面具贴到我的窗前故意吓我?当我想要说点什么的时候,那张脸上的眼睛开始转动了起来,那细小的眼睛似乎没有眼白,我唯一能判断它转动的原因是因为外面的月光照在它的眼睛上,产生的光线的变化,绿色的反光在眼睛之上,开始改变了角度,我知道它看着我,现在的房间有一种微妙的变化,我也不清楚这是什么的感觉,反正我心里很不舒服,我本以为它会一直这样静静地看着我,不会发出一点声音,而在此时沉默的笑容,开始发出了咯咯咯的声音,此时窗外的防盗窗也开始发出吱哑,吱哑的声响,窗户似乎被什么力量不断的拍动着。
  我马上站了起来,伸手摸到了房间的灯光开关,万幸的是这并不像传统的恐怖鬼片里,鬼出现的那样电灯和其他电子机器的东西都失去了作用,原本漆黑的房间,瞬间被这明亮的灯光照亮,也许是这灯光过于的明亮,让我还无法从黑暗中马上的适应过来,但我能感觉到这灯光照亮的一瞬间,那该死的声音消失了,六七秒后我眼睛适应了这样的强光,望向窗外,已经什么都没有了,我都开始怀疑,刚才我看到的是不是幻觉?走向了那窗前开始细细回想着刚才所发生的一切,总觉得有哪里说不过去?心想如果是鬼的话,那么为什么会被这小小的窗户和防盗网就挡住了呢?应该很容易就穿过来了。
楼主风起苍天 时间:2018-10-11 20:34:08
  刚才所发生的事情让我的心中有一丝丝不安,我走到了窗前,开始观察起窗外的情况,希望找到那双闪烁着绿光的那张惨白的脸,正当我将自己的眼睛看向窗外之时,我心中一阵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我从窗外望去,这片森林之中一双双绿莹莹的眼睛,散发着幽幽的荧光就像天上陨落星星一样,那一双双绿光将整个的公寓包围住了,我开始情不自禁的往后退,此时我马上打开了门,从楼道里狂奔而去,正在此时突然之间我撞到了一个黑影,我不清楚这是谁?为什么大晚上的要带这里面走动?鬼鬼祟祟的?难道那些东西进来了?然后我就下意识的使出了一拳,虽然以前练过散打,但是要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有真正的实战过,我的拳头只是擦了个边,黑影马上就身手利落的躲过去,只见那家伙似乎也是同样练过一个过肩摔把我摔在了地上,此时应该是黑影,忽然之间传出了,我熟悉再也不能熟悉的声音说道;“老何,你疯了?大晚上不睡觉,怎么跑出来打人呢?”
  到了此时我才知道和我动手的人重视李建国,然后我也问道;“你大晚上的鬼鬼祟祟的在干什么?”
楼主风起苍天 时间:2018-10-13 17:35:33
  而此时的李建国拍拍手,茫然的说道;“唉,撒泡尿你也管?”
  此时我心中的那种紧张感也已经退去,去而代之的是那一种说不出的惭愧,但是我还是要将自己的情况给他说一下;“你知道窗外的那些绿色的光点吗?”
  此时的李建国好像已经明白了;“我想要说些什么,你是说这个啊!明白明白!”
  我穿上了厚厚的棉衣紧跟随着李建国来到了这个三层楼的屋顶,在深山之中,夜晚的风是非常的凉的,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看着他究竟要给我看些什么,此时我看见了公寓附近有许多这样绿色的鬼火般的眼睛,心中不免有些凉意,此时李建国打开了这栋楼的第二台发电机,此时一台巨大的探照灯,就这样亮起了,在着漆黑的夜里,军队里才会用到的巨型探照灯就这样在夜空中犹如一道明柱直射天空,场景分为分外的有点儿魔幻超现实主义,貌似好莱坞超级英雄大片里哥谭市,警探戈登探长召唤蝙蝠侠的巨型探照灯差不多,只不过是这个探照灯上没有蝙蝠标志而已,这愁那的夜空中虽然风很大,但是天上仍然乌云密布没有一丝星星,而这巨大的探照灯仿佛照亮了这的一切,建国移动了这个巨大探照灯的方向将冲天的光柱指向地面,很快,那些绿色的眼睛在光柱的照耀下立马就现了形,还不时发出来了好多的尖叫和吵闹之声,那是野兽才会发出来的,而在这个时候我才发现那一只只绿色的眼睛,是一匹又一匹的狼,大约有数百只狼左右将这里团团包围住了,我心中不免的有些害怕,而此时李建国说了不用怕他们每晚都这样,已经有一年多了,到了晚上他们就是在等我出门一点声音也不会发出来,就是要吃了我,甚至到了晚上会在公寓的栅栏附近挖坑,想要钻进来,不过后来我都给栅栏通上了电,附近的地面也铺上了水泥,现在他们已经不敢接近这里了,只不过一会到了晚上周围转悠,而就在此时李建国伸手指向了一个红点;“看见了吗?就是那儿,然后他的手就仿佛拿着一把猎枪一样瞄准说到如果有一把狙击枪就好了,我早就把他的皮拔下来了,省得让他天天晚上来堵我”。
  我看着李建国嘴角泛起的一丝丝冷笑,让我感到有些陌生,不过这依然不能使我打消心中的疑惑,因为这些狼没有一张长的白色的面孔,一个白色的人类的面孔,他们只是恰巧都有一双绿色的眼睛而已。
  李建国又叫起了我的外号说;“何能打你知道吗?其实虽然我写恐怖小说,但是我从来不信鬼神之说,我们是一群能够生活在光明之下的人为什么要害怕这些,只能在黑夜里才能躲躲藏藏生存的魑魅魍魉呢?”
  就在那一夜,我又回到了那个房间,不过我的心中恐惧已经退去了,大半只有那冲天的光柱般的场景,死死的印在了我的心中,以及李建国跟我说的那些莫名其妙的话,总感觉他这个人挺厉害的,感觉他似乎隐瞒了一些东西,我依然没有说出那个白色的脸的那件事情,但是我觉得明天再跟他讨论也不迟,就这样,我就沉沉的睡去了。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