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救我病重的母亲,我不得不做了这种工作(转载)

楼主:逍遥叹1988 时间:2018-10-11 21:41:35 点击:354 回复:1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我叫秦云,在拿到大学毕业证书的时候,我也拿到了我妈的病危通知书。

  我妈得了严重的肾衰竭。

  “姑妈,我妈的情况你也应该听说了,现在医院正等着钱做手术呢,姑妈你能不能借我们家十万块?”手术费需要70万,想不到办法的我只能找亲戚借钱。

  “小云啊,不是姑妈不肯借给你,是你姑爷刚买一辆新车,家里哪还有现钱啊,小云你再想想办法吧。”姑妈在电话那头说道。

  我只好继续找别人,最后亲戚好友一番电话打下来也只借到五万块,离七十万巨额还差整整六十五万,我外婆和妈妈都叫我不要借了,说这都是命。

  到晚上的时候,有个陌生电话打进来,说是我同学的朋友,问我有个来钱快的活干不干。

  几乎没有犹豫,第二天起早,我就来到电话里约好的地方,是一家棺材店,开在偏僻的巷子里。

  看店的是个老头,看起来六十多岁,说话中气有力,让我叫他老孙头。

  老孙头说:“我这里一个月赚个几十万是没有问题的,但是活很脏很累,你能干吗?”

  我瞬间被几十万这句话吸引:“我是要赚救命的钱,多脏多累都能干的。”

  老孙头把我拉进屋子:“你可能理解错了,我们这行经常要跟尸体以及一些脏东西打交道,你要是怕就走吧。”

  我摇摇头:“我不怕的,老孙头你就让我留下来吧。”开玩笑,好不容易看到赚钱的希望所在,怎么可能轻易放弃。

  老孙头点点头:“晚上七点过来上班吧,底薪6000,每接一单都有提成。”

  我高兴不已:“我一定准时到。”

打赏

5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6次 发图:0张 | 更多 |
楼主逍遥叹1988 时间:2018-10-11 22:05:55
  等到晚上,昏暗的棺材店里只有我和老孙头两人。
  “今天接的单很简单,而且佣金高,自然你的提成也高。”老孙头神秘兮兮的说道。
  我问道:“那我具体是做些什么呢?”
  老孙头从怀里取出一张地图摊开:“你打的去城郊小庙村,然后沿着这里一直走,这是山坡,这是树林,然后就到了你今晚的目的地,一个女孩子的坟墓。”
  我有些惊讶:“晚上去坟地干什么,捉鬼吗?”
  老孙头冷冷笑道:“当然不是,我要你把坟里的女孩挖出来,带回店里。”
  我不由抬高声音:“盗尸是犯法的!”
  老孙头冷喝道:“嚎什么嚎,你以为钱是这样好赚的,想你老娘死,那就滚吧。”
  我一屁股坐在地上心乱如麻,本来以为找到一份好工作看到希望,哪知道却是违法的勾当。
  老孙头走过来揽住我的肩膀:“秦云,你给我听好了,不做别人不敢做的生意,又怎么会有丰厚的利润,胆子这般小,你这辈子都发不了财。”
  老孙头说着伸出一根手指:“这一单做下来有十万,我给你提五万,做不做,给一句痛快话。”
  一晚上五万,就算是在城里卖的小姐、一夜也很难赚到这么多吧。照这个进度下去,我妈的手续费应该可以一个月凑齐。
  “我干!”我咬牙说道。
  老孙头哈哈笑起来:“这样就对啦,你拿上桌边的工具包就可以出发了,我晚上十二点去接你。”
楼主逍遥叹1988 时间:2018-10-11 22:06:45
  打的到小庙村已经是晚上9点多,摸着黑走过小路,走过树林,偶尔路过乡村人家还能听到狗叫的声音。
  看着面前没有墓碑的坟山,我不知道墓主人叫啥名,有多大,只知道她是个女的,能卖十万块。
  “人死如灯灭,空留躯壳又有什么用,美女得罪了。”我嘴里念着,从背包里取出锄头,从坟头开始挖。
  累多过于怕,等满头大汗看到棺材的时候,我手上已经伤痕累累,都是锄头磨破的。
  棺材还很新,女人应该刚死不久。
  在来的路上,老孙头已经把挖坟开棺的流程发到我手机。
  我从背包里取出翘棺材的工具,找到棺材的钉子一一撬开。
  “砰砰”寂静的夜里声音格外响亮,在紧张焦急的情绪下,棺材盖终于被我打开。
  在手电的照耀下,棺材里的情况一览无余。
  躺在里面的女人估摸着二十出头,身穿米黄色的裙子,眉目清秀的,长得倒是挺漂亮。
  “美女,我带你换个新家,不要怪罪我。”我探下身去,一手扶着女人的脑袋,一手托着女人的大腿,将她横抱起来。
  把女人抱在一边,我重新将棺材盖上,用土掩盖坟墓。
  做完这些,看看手表已经是凌晨十二点半,我把背包挂在胸前,背着女人往村口走去。
  女人的胸部很丰满,背上俩坨软肉虽然没有温度,面积却很大。
  中途休息的时候,我停下来坐在女人肚子上细细打量着她。
  不是很细的眉毛有一股子英气,眼睛紧闭着看不出有多大,可眼睫毛很长。
  再往下看去,我估摸着她应该是d罩杯,从领子里看去里面穿着黑色的蕾丝胸罩,也不知道他们家里人怎样想的。
  看着看着,我只觉得浑身一阵燥热。
  “看看应该没什么问题吧。”嘀咕着,我掀开了女人的裙子,一直掀到胸前,看着她白白的肚皮,我又忍不住褪下她黄色的内裤。
  用手研究一阵后,我突然觉得一阵心慌,感觉背后有人盯着我,我害怕不过连忙给女人穿好衣服。
  夏天的夜里有青蛙叫声,不时还能看到飞舞的萤火虫,我想到上学时自己写下的诗句“蝉曲蛙歌月夜里,萤光点点迎风起...”
  “妹妹,你跟我都是读过书的,哥哥在学校一直都没有犯过错,这次真的对不起,下辈子我一定好好补偿你。”我背着女人喃喃自语。
  “嗯嗯。”
  就在这时,微弱的声音从我背上传来……
作者:苏班长 时间:2018-10-11 23:29:03
  还有吗
楼主逍遥叹1988 时间:2018-10-11 23:36:08
  “我的妈呀!”

  我被吓得慌忙一甩手,将背上的女人丢了出去,女人被我甩到田边的引水渠里。

  我蹲在路上平复心跳,直到时间过了许久,仍没有怪异的事情发生,我才走过去将她抱出来,看着她苍白的脸色,我伸手探探鼻息,冰凉冰凉的,显然不可能还活着。

  “看来是我太过紧张,出现了幻觉。”我大口大口的喘了几口气,重新背起女人偷偷摸摸的往村口赶去。

  一路有惊无险,看到路边停着白色面包车,我拨通老孙头的电话:“白色的面包车对吗?”

  “嗯,你快过来吧。”老孙头说道。

  我从林子里摸过去,和老孙头一起合力将女人塞在车子后座。

  老孙头压低声音:“怎么湿漉漉的?”

  我说不小心掉沟里了。

  一路无话,车子开得很快,凌晨两点的时候,我便回到老孙头的棺材店里。

  将女人放在棺材里后,老孙头从柜子里取出一团报纸递给我:“五万块都在里面,现在就给你,省得你不放心。”

  我并没有赚钱的喜悦,简单的道了一句,谢谢。

  “谢什么,这都是你应得的,明天准时来上班,小伙子挺不错,是个人才!”老孙头哈哈说道,事情办的利索他的心情也不错。

  “那我可以回去休息了吧?”我回道。

  老孙头说道:“难道你就不好奇,我要这娃子的尸体做什么?”

  我确实想了解清楚,之前不问是怕老孙头不肯说。

  “做什么?”

  老孙头指指棺材:“有一户人家死了儿子,要找她陪葬哩,就是冥婚,你懂不?”

  我摇摇头,生在红旗下的我怎么可能了解这些神神怪怪的事情:“不是做伤天害理的事情就好。”

  老孙点点头:“之所以看上你,就是喜欢你这股子实诚劲,早点回去休息吧。”

  “嗯嗯。”我走出棺材店沿着小巷往家里走去。

  回到家我躺在客厅的小床上,一室一厅的老房子,我妈住院后就一直是我一个人在住,病房里照顾妈妈的是从乡下赶过来的外婆。

  怀里揣着五万现金,加上之前从亲戚那里借的,离七十万目标又近了一步,而我还有两个月时间。

  一觉睡到次天下午,等到晚上七点,我准时赶到老孙头店里。

  放女人的棺材已经消失不见,显然是已经送到买家手里。

  老孙头看到我之后领着我往后屋走去:“今天没什么大生意,你跟我来。”

  “哦。”我回道。

  后屋的房子里有四张桌子,桌子上有很多黝黑的坛坛罐罐,每个罐子上都贴一张黄符。

  老孙头看着我说道:“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我说不知道。

  老孙头指着靠左边的两张桌子:“这边罐子里装的都是生魂,乃是人死之后因为有未了之事,逗留人间,被我抓了过来封进坛子里。”

  他又指着右边的两张桌子说道:“这边装的是恶魂,人死后心生怨恨便会化作恶魂,是大凶之物。”

  我非常惊讶,难道世上真的有鬼,出声问道:“这些都有什么用?”

  老孙头拿过一个空罐子放在我手里:“你别管我怎么用,你只负责去抓,生魂一只两千,恶魂一只四千。”
作者:山友桃 时间:2018-10-12 01:39:44
  没啦???
作者:hotgun78 时间:2018-10-12 02:04:41
  支持楼主,已赞盼富!
楼主逍遥叹1988 时间:2018-10-12 18:46:59
  来了来了。。。。
楼主逍遥叹1988 时间:2018-10-12 18:47:26
  罐子入手很轻,一只手就可以抓住大半个罐身。我疑惑不解问道:“长这么大我从来没有看到过鬼魂,去哪里给你抓。”
  老孙头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瓷瓶放在桌上:“这是特制的牛眼泪,瓶盖上塞的是棉布,你用棉布沾湿眼睛就可以看到它们了。”
  半知半解的我被老孙头推出棺材店,往他说的绿萝街走去,他说那里阴气重。
  抹上特制的牛眼泪后,除了有些清凉,我也没有发现有什么特别。
  走到绿萝街之后我才发现这边是一条红灯区。
  “帅哥,进来玩玩呀,保证让你舒爽。”
  我冷冷地看着冲我挥手的站街女,现在家里发生这么大的变故,哪里还有心情去玩。
  就在这时,我发现了一个与总不同的男人。
  他穿着一身西装,上身却没有脑袋,看他走路脚步挺慢,似乎在欣赏街道两边的漂亮妹子。
  “难道这就是老孙头要的鬼魂?”
  人死鸟朝天,怕个球,就是干!
  我快步走进去,却看他进了一家温州按摩店转眼消失不见。
  这个无头男人在我眼里就是行走的钞票,移动的取款机,我哪里敢放弃,跟着走进按摩店。
楼主逍遥叹1988 时间:2018-10-12 18:59:28
  “帅哥,随便挑一个。”衣衫暴露的老妈妈迎上来娇里娇气的说道。
  别看这店面不咋样,却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里面坐了五六个妹子,一个比一个漂亮,其中一个衣衫半解的巨,胸妹子,张开大腿伸出舌尖挑逗般看着我。
  “我可以上楼吗?”我出声问道。
  因为我看到无头男人从旁边的楼梯上一步步走了上去。
  “你挑一个就可以,快餐200”老妈妈出声说道。
  看到无头男人从楼梯消失,我来不及多想,指了指挑逗我的巨胸妹子说道:“就她吧,快带我上楼。”
  “看把你急的!”巨胸妹子笑着便引着我往楼上走去。
  走上二楼我看到无头男人走进了208房间,门也没开,他直接穿了过去。
  我不再管身旁的巨胸妹子,冲过去就把房门打开闯了进去。
  “啊...”屋子里一对男女正在光着身子做着女上男下的动作,看到突然闯进一个人来,吓得一声尖叫,男人有没有吓痿我不知道,也不关注。
  这时只见无头男人正站在墙角,应该是一直在看着他们做运动。
  我连忙从背包里取出黑罐和一张黄布,趁男人没有反应过来,一把将黄布扑在他的身上。
  这一扑没有遇到一丝阻碍,像是扑在空气上一样,男人消失不见,我也摔倒在地,不同的是我手上扑在地上的黄布鼓起来很大一个疙瘩。
  疙瘩不停抖动,挣扎,我连忙把它装进黑色的罐子里。
  将罐子装进身后的背包里,我舒了一口气,两千块钱到手了。
  谁知,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巨胸妹子的喊声:“王哥,快来啊,有人闹事啦!”
  “不好得赶紧跑,不然被抓住就惨了。”我看了一眼房间里性感的美女以及丑陋的中年男人,拿起背包将门口的巨胸妹子撞开,夺门而逃。
  然而,我还没跑到楼梯,就被一个光头男人抓住了……
楼主逍遥叹1988 时间:2018-10-12 20:17:48
  光头男人提着我的衣领子,一屁股将我压倒在地,很快又走过来三个身材魁梧的男人。
  压在身上的光头男人说道:“小子,你胆子挺肥的啊,连我王猛的地盘也敢闹事。”
  “你们店里有鬼,我是来捉鬼,不是来闹事的。”我解释道。
  王猛听到这个话怒气更甚,将我翻过身来,一个耳光接着一个耳光,抽的我眼冒金星。
  王猛恶声说道:“还敢瞎说话,我看你才是鬼!”说完又往我肚子上狠狠一锤。
  我胃里一阵酸爽,晚饭都差点吐出来。
  王猛扯过我背上的背包,翻出了手电,符纸,黄布,以及三个黑色的罐子。
  “这是什么?”王猛扯着我的头发问道。
  “我说里面装的是鬼,你信不信?”我知道不论我说什么,一顿揍肯定是免不了的。
  果然,王猛听完又扯着我头发把我的脑袋往地上一砸,“砰!”疼痛都是其次,晕的实在厉害。
  王猛骂骂咧咧中,将黑色罐子一个又一个的砸碎,“小子,以后再这般不长眼就不是揍一顿可以完事的。”
  我没有说话,因为就在罐子碎裂的时候,我看到那个无头男人变成一股黑气钻进了王猛的身体。
  突然王猛取出腰间用报纸包裹着的砍刀,眼神呆呆的看着我。
  我心里一阵发麻,这王猛不会突然发疯,一刀把我砍死了吧?
楼主逍遥叹1988 时间:2018-10-12 20:36:51
  我强忍着身上的疼痛,在地上爬着,尽力离他远一些。
  “你还敢动。”王猛的小弟走过来一脚踩在我身上。
  就在这时,王猛眼神呆滞,把砍刀放在自己脖子上,像是锯木头一样开始割起来。
  “王哥,你这是干嘛啊?”王猛的小弟从我身边飞奔过去,想抢下王猛手里的刀。
  直到鲜血直流,王猛三个小弟也没能抢下王猛手里的刀,眼看他已经割开喉管,冒出大量鲜血。
  “二愣子,赶紧把王哥放倒啊。” 王猛小弟焦急说道。
  就在二愣子用手掰王猛腿的时候,一个脑袋掉在他眼前,正是王猛的脑袋。
  饶是经常腥风血雨的他们,遇到这样的怪事,也吓得一屁股蹲在地上,面无人色。
  王猛没了脑袋仍站立在街道上,脖子上流出来的鲜血染红了身上的衣服。
  我这时候也恢复了一些力气,看见无头男人从王猛身上钻出来,身子正对着我。
  我连忙从地上捡起黄布将它摊开来,一个飞身,扑在无头男人身边、用黄布将他完全包裹住。
  王猛没有无头男人的附身、立刻便仰倒在地,我手里扑在地上的黄布中间也鼓起来一坨,我将它捏住,捡起地上的背包和其他物品拔腿就跑。
  一路上手里的黄布不停挣扎,我捏得紧紧的。
  棺材店里,老孙头细细地打量着我五颜六色的脸:“这不像是被脏东西揍的啊?”
  我将黄布递给他,“快点找罐子过来,感觉它要跑出来了。”
  老孙头一笑,领着我进了后屋,将无头男人塞进罐子里我才长长舒一口气。
  老孙头看着我五颜六色的脸,问道:“小子到底发生什么事啦?”
  我把绿萝街发生的事情全部跟他讲了出来。
  “这无头鬼绝对是个凶魂,好样的秦云,该你拿的钱不会少你的。”老孙头比较高兴,对我的伤却是不问不顾。
楼主逍遥叹1988 时间:2018-10-12 21:07:15
  我回道:“那个罐子都被打碎了,你可不会找我赔偿吧。”
  老孙头摆摆手说道:“没事,你这也算是工伤,不过我就不给你补医药费了。”
  说着他从柜子里点出四千块钱递给我,我接过后就走出店里回家休息。
  洗澡的过程是痛苦的,脸上红红的巴掌印不算,额头上肿起来的包实在是痛,摸都不能摸。
  不一会困意上涌,我便沉沉睡了过去。
  “哥哥,你快来救我啊,这个男人好讨厌,天天欺负我,呜呜……”梦境里,一个身穿黄裙的女孩坐在地上对我哭。
  “你快来啊,是你说带我搬新家的,我不喜欢这里,你要带我回去,呜呜。”女孩一双灵动的眼睛里流出来的都是血泪。
  我一夜睡得昏沉,直到阳光照射进眼里,我才缓缓地睁开眼。
  不过起身一打量周围,我浑身冒出了冷汗……
楼主逍遥叹1988 时间:2018-10-12 21:20:13
  自己顶顶
楼主逍遥叹1988 时间:2018-10-12 21:57:02
  只见周围都是绿树青山,旁边是一块没有立碑的新坟。
  “我怎么在坟山边上睡了一晚上?”我心里毛骨悚然。“这里一定是女人和那买主儿子的坟墓,她不满意找上我了。”
  一摸身上,我发现自己除了一条三角裤衩什么都没有穿。
  我一路摸索着,来到了公路边。
  “这里是环城路。”
  看着路标,我确定下来自己的位置,从小我的方向感就特别好,到现在脑袋里是装着整个城市的地图。
  知道地方也没用啊,我就一条裤衩子,难道就这样走回去?
  看着路上来往的车辆,没有一辆肯停下来载我,我心里暗暗流泪。
  就在我绝望准备走回去的时候,一辆打着空车的出租车缓缓驶来,我一阵兴奋,连忙冲过去用身体将车子拦下来。
楼主逍遥叹1988 时间:2018-10-12 22:22:27
  高兴不过三秒,从驾驶室走下一位人民警察,尽管是一名脸蛋精致,身材高挑的女警,我的心里仍是一阵阵发麻。
  “我槽,你个警察怎么开出租车?”我嘀咕着。
  “你什么情况,身份证拿出来!”女警娇声喝道。
  我尴尬的举起双手:“别误会警察姐姐,你看我这样怎么可能有身份证?”
  女警上下打量着我,眼神带刺。我看着她如画的眉目,高耸的胸脯,身下渐渐起了反应,唯一的三角裤衩被撑得老高。
  “先跟我回局里再说,手伸过来。”女警从裤腰上取出手铐“啪”的一声拷在我手上。
  出租车里,我坐在副驾驶用双手护着身下重点部位:“警察姐姐,你就好心放我回去吧,我真是没有做坏事。”
  女警冷冷说道:“那你说说你一大早不穿衣服跑到环城路做什么?”
  我解释不出,要是说睡一觉就到了这里,她肯定会更加怀疑我。
  就在我憋理由的时候,女警的手机铃声响起。
  “喂,嗯,我是夏芳,收到,我马上赶过来。”女警脸上严肃起来,看来又有重大的事情发生。
  “把你家的地址写上,别想着糊弄我。”夏芳说着用手机对着我咔咔拍了好几张照。
  我接过纸笔,老老实实将家里地址填了上去,并交待道:“警官大人,这个照片你可不能乱传啊!要是被卓伟看到,我就上热搜啦。”
  “滚……”
楼主逍遥叹1988 时间:2018-10-13 01:44:17
  “真是暴脾气。”我嘀咕着打开车门。
  刚走下车子,出租车便绝尘而去,只留下我在冷风中瑟瑟发抖。
  好在没等多久,又有一辆车租车路过,在我再三保证回家一定给钱后,终于将我载回家里。
  在家里休息到晚上七点,我准时来到老孙头的棺材店。
  老孙头将工具递给我说道:“今天没有接到单,你去找生魂吧。”
  “嗯。”等他去了后屋,我又从杂物室里取出挖坟的工具。
  今天我准备将女人的尸体挖回来,昨天我梦里她一直在哭,肯定是过得不开心,不把她重新送回去指不定哪天就要把我害死。
作者:ty_134359353 时间:2018-10-13 02:44:31
  楼楼还有吗?
我要评论
楼主逍遥叹1988 时间:2018-10-13 03:27:40
  从二手车市场租来一辆桑塔纳,我一路往环城路开去。把车停在路边,我往早上来过的坟山摸去,黑夜里,一束手电筒的不断前行着。
  找到坟山后,我一锄头一锄头挖起来,心里也不是很确定这个便是女人的坟墓,但是昨天晚上,那脏东西把我弄到这里来肯定是跟我有关的。
  第二次挖坟,多少有一些经验,没有第一次的慌张。挖坑,开馆,一切都很顺利。
  棺材里确实躺着穿黄裙子的女人,在她右手边躺着一个男人,男人面容模糊,应该是跳楼死的,脑袋都摔破半个,棺材里有着一股血腥味。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