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救我病重的母亲,我不得不做了这种工作(转载)

楼主:逍遥叹1988 时间:2018-10-11 21:41:35 点击:478 回复:2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我叫秦云,在拿到大学毕业证书的时候,我也拿到了我妈的病危通知书。

  我妈得了严重的肾衰竭。

  “姑妈,我妈的情况你也应该听说了,现在医院正等着钱做手术呢,姑妈你能不能借我们家十万块?”手术费需要70万,想不到办法的我只能找亲戚借钱。

  “小云啊,不是姑妈不肯借给你,是你姑爷刚买一辆新车,家里哪还有现钱啊,小云你再想想办法吧。”姑妈在电话那头说道。

  我只好继续找别人,最后亲戚好友一番电话打下来也只借到五万块,离七十万巨额还差整整六十五万,我外婆和妈妈都叫我不要借了,说这都是命。

  到晚上的时候,有个陌生电话打进来,说是我同学的朋友,问我有个来钱快的活干不干。

  几乎没有犹豫,第二天起早,我就来到电话里约好的地方,是一家棺材店,开在偏僻的巷子里。

  看店的是个老头,看起来六十多岁,说话中气有力,让我叫他老孙头。

  老孙头说:“我这里一个月赚个几十万是没有问题的,但是活很脏很累,你能干吗?”

  我瞬间被几十万这句话吸引:“我是要赚救命的钱,多脏多累都能干的。”

  老孙头把我拉进屋子:“你可能理解错了,我们这行经常要跟尸体以及一些脏东西打交道,你要是怕就走吧。”

  我摇摇头:“我不怕的,老孙头你就让我留下来吧。”开玩笑,好不容易看到赚钱的希望所在,怎么可能轻易放弃。

  老孙头点点头:“晚上七点过来上班吧,底薪6000,每接一单都有提成。”

  我高兴不已:“我一定准时到。”

打赏

5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25次 发图:0张 | 更多 |
楼主逍遥叹1988 时间:2018-10-11 22:05:55
  等到晚上,昏暗的棺材店里只有我和老孙头两人。
  “今天接的单很简单,而且佣金高,自然你的提成也高。”老孙头神秘兮兮的说道。
  我问道:“那我具体是做些什么呢?”
  老孙头从怀里取出一张地图摊开:“你打的去城郊小庙村,然后沿着这里一直走,这是山坡,这是树林,然后就到了你今晚的目的地,一个女孩子的坟墓。”
  我有些惊讶:“晚上去坟地干什么,捉鬼吗?”
  老孙头冷冷笑道:“当然不是,我要你把坟里的女孩挖出来,带回店里。”
  我不由抬高声音:“盗尸是犯法的!”
  老孙头冷喝道:“嚎什么嚎,你以为钱是这样好赚的,想你老娘死,那就滚吧。”
  我一屁股坐在地上心乱如麻,本来以为找到一份好工作看到希望,哪知道却是违法的勾当。
  老孙头走过来揽住我的肩膀:“秦云,你给我听好了,不做别人不敢做的生意,又怎么会有丰厚的利润,胆子这般小,你这辈子都发不了财。”
  老孙头说着伸出一根手指:“这一单做下来有十万,我给你提五万,做不做,给一句痛快话。”
  一晚上五万,就算是在城里卖的小姐、一夜也很难赚到这么多吧。照这个进度下去,我妈的手续费应该可以一个月凑齐。
  “我干!”我咬牙说道。
  老孙头哈哈笑起来:“这样就对啦,你拿上桌边的工具包就可以出发了,我晚上十二点去接你。”
楼主逍遥叹1988 时间:2018-10-11 22:06:45
  打的到小庙村已经是晚上9点多,摸着黑走过小路,走过树林,偶尔路过乡村人家还能听到狗叫的声音。
  看着面前没有墓碑的坟山,我不知道墓主人叫啥名,有多大,只知道她是个女的,能卖十万块。
  “人死如灯灭,空留躯壳又有什么用,美女得罪了。”我嘴里念着,从背包里取出锄头,从坟头开始挖。
  累多过于怕,等满头大汗看到棺材的时候,我手上已经伤痕累累,都是锄头磨破的。
  棺材还很新,女人应该刚死不久。
  在来的路上,老孙头已经把挖坟开棺的流程发到我手机。
  我从背包里取出翘棺材的工具,找到棺材的钉子一一撬开。
  “砰砰”寂静的夜里声音格外响亮,在紧张焦急的情绪下,棺材盖终于被我打开。
  在手电的照耀下,棺材里的情况一览无余。
  躺在里面的女人估摸着二十出头,身穿米黄色的裙子,眉目清秀的,长得倒是挺漂亮。
  “美女,我带你换个新家,不要怪罪我。”我探下身去,一手扶着女人的脑袋,一手托着女人的大腿,将她横抱起来。
  把女人抱在一边,我重新将棺材盖上,用土掩盖坟墓。
  做完这些,看看手表已经是凌晨十二点半,我把背包挂在胸前,背着女人往村口走去。
  女人的胸部很丰满,背上俩坨软肉虽然没有温度,面积却很大。
  中途休息的时候,我停下来坐在女人肚子上细细打量着她。
  不是很细的眉毛有一股子英气,眼睛紧闭着看不出有多大,可眼睫毛很长。
  再往下看去,我估摸着她应该是d罩杯,从领子里看去里面穿着黑色的蕾丝胸罩,也不知道他们家里人怎样想的。
  看着看着,我只觉得浑身一阵燥热。
  “看看应该没什么问题吧。”嘀咕着,我掀开了女人的裙子,一直掀到胸前,看着她白白的肚皮,我又忍不住褪下她黄色的内裤。
  用手研究一阵后,我突然觉得一阵心慌,感觉背后有人盯着我,我害怕不过连忙给女人穿好衣服。
  夏天的夜里有青蛙叫声,不时还能看到飞舞的萤火虫,我想到上学时自己写下的诗句“蝉曲蛙歌月夜里,萤光点点迎风起...”
  “妹妹,你跟我都是读过书的,哥哥在学校一直都没有犯过错,这次真的对不起,下辈子我一定好好补偿你。”我背着女人喃喃自语。
  “嗯嗯。”
  就在这时,微弱的声音从我背上传来……
作者:苏班长 时间:2018-10-11 23:29:03
  还有吗
楼主逍遥叹1988 时间:2018-10-11 23:36:08
  “我的妈呀!”

  我被吓得慌忙一甩手,将背上的女人丢了出去,女人被我甩到田边的引水渠里。

  我蹲在路上平复心跳,直到时间过了许久,仍没有怪异的事情发生,我才走过去将她抱出来,看着她苍白的脸色,我伸手探探鼻息,冰凉冰凉的,显然不可能还活着。

  “看来是我太过紧张,出现了幻觉。”我大口大口的喘了几口气,重新背起女人偷偷摸摸的往村口赶去。

  一路有惊无险,看到路边停着白色面包车,我拨通老孙头的电话:“白色的面包车对吗?”

  “嗯,你快过来吧。”老孙头说道。

  我从林子里摸过去,和老孙头一起合力将女人塞在车子后座。

  老孙头压低声音:“怎么湿漉漉的?”

  我说不小心掉沟里了。

  一路无话,车子开得很快,凌晨两点的时候,我便回到老孙头的棺材店里。

  将女人放在棺材里后,老孙头从柜子里取出一团报纸递给我:“五万块都在里面,现在就给你,省得你不放心。”

  我并没有赚钱的喜悦,简单的道了一句,谢谢。

  “谢什么,这都是你应得的,明天准时来上班,小伙子挺不错,是个人才!”老孙头哈哈说道,事情办的利索他的心情也不错。

  “那我可以回去休息了吧?”我回道。

  老孙头说道:“难道你就不好奇,我要这娃子的尸体做什么?”

  我确实想了解清楚,之前不问是怕老孙头不肯说。

  “做什么?”

  老孙头指指棺材:“有一户人家死了儿子,要找她陪葬哩,就是冥婚,你懂不?”

  我摇摇头,生在红旗下的我怎么可能了解这些神神怪怪的事情:“不是做伤天害理的事情就好。”

  老孙点点头:“之所以看上你,就是喜欢你这股子实诚劲,早点回去休息吧。”

  “嗯嗯。”我走出棺材店沿着小巷往家里走去。

  回到家我躺在客厅的小床上,一室一厅的老房子,我妈住院后就一直是我一个人在住,病房里照顾妈妈的是从乡下赶过来的外婆。

  怀里揣着五万现金,加上之前从亲戚那里借的,离七十万目标又近了一步,而我还有两个月时间。

  一觉睡到次天下午,等到晚上七点,我准时赶到老孙头店里。

  放女人的棺材已经消失不见,显然是已经送到买家手里。

  老孙头看到我之后领着我往后屋走去:“今天没什么大生意,你跟我来。”

  “哦。”我回道。

  后屋的房子里有四张桌子,桌子上有很多黝黑的坛坛罐罐,每个罐子上都贴一张黄符。

  老孙头看着我说道:“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我说不知道。

  老孙头指着靠左边的两张桌子:“这边罐子里装的都是生魂,乃是人死之后因为有未了之事,逗留人间,被我抓了过来封进坛子里。”

  他又指着右边的两张桌子说道:“这边装的是恶魂,人死后心生怨恨便会化作恶魂,是大凶之物。”

  我非常惊讶,难道世上真的有鬼,出声问道:“这些都有什么用?”

  老孙头拿过一个空罐子放在我手里:“你别管我怎么用,你只负责去抓,生魂一只两千,恶魂一只四千。”
作者:山友桃 时间:2018-10-12 01:39:44
  没啦???
作者:hotgun78 时间:2018-10-12 02:04:41
  支持楼主,已赞盼富!
楼主逍遥叹1988 时间:2018-10-12 18:46:59
  来了来了。。。。
楼主逍遥叹1988 时间:2018-10-12 18:47:26
  罐子入手很轻,一只手就可以抓住大半个罐身。我疑惑不解问道:“长这么大我从来没有看到过鬼魂,去哪里给你抓。”
  老孙头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瓷瓶放在桌上:“这是特制的牛眼泪,瓶盖上塞的是棉布,你用棉布沾湿眼睛就可以看到它们了。”
  半知半解的我被老孙头推出棺材店,往他说的绿萝街走去,他说那里阴气重。
  抹上特制的牛眼泪后,除了有些清凉,我也没有发现有什么特别。
  走到绿萝街之后我才发现这边是一条红灯区。
  “帅哥,进来玩玩呀,保证让你舒爽。”
  我冷冷地看着冲我挥手的站街女,现在家里发生这么大的变故,哪里还有心情去玩。
  就在这时,我发现了一个与总不同的男人。
  他穿着一身西装,上身却没有脑袋,看他走路脚步挺慢,似乎在欣赏街道两边的漂亮妹子。
  “难道这就是老孙头要的鬼魂?”
  人死鸟朝天,怕个球,就是干!
  我快步走进去,却看他进了一家温州按摩店转眼消失不见。
  这个无头男人在我眼里就是行走的钞票,移动的取款机,我哪里敢放弃,跟着走进按摩店。
楼主逍遥叹1988 时间:2018-10-12 18:59:28
  “帅哥,随便挑一个。”衣衫暴露的老妈妈迎上来娇里娇气的说道。
  别看这店面不咋样,却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里面坐了五六个妹子,一个比一个漂亮,其中一个衣衫半解的巨,胸妹子,张开大腿伸出舌尖挑逗般看着我。
  “我可以上楼吗?”我出声问道。
  因为我看到无头男人从旁边的楼梯上一步步走了上去。
  “你挑一个就可以,快餐200”老妈妈出声说道。
  看到无头男人从楼梯消失,我来不及多想,指了指挑逗我的巨胸妹子说道:“就她吧,快带我上楼。”
  “看把你急的!”巨胸妹子笑着便引着我往楼上走去。
  走上二楼我看到无头男人走进了208房间,门也没开,他直接穿了过去。
  我不再管身旁的巨胸妹子,冲过去就把房门打开闯了进去。
  “啊...”屋子里一对男女正在光着身子做着女上男下的动作,看到突然闯进一个人来,吓得一声尖叫,男人有没有吓痿我不知道,也不关注。
  这时只见无头男人正站在墙角,应该是一直在看着他们做运动。
  我连忙从背包里取出黑罐和一张黄布,趁男人没有反应过来,一把将黄布扑在他的身上。
  这一扑没有遇到一丝阻碍,像是扑在空气上一样,男人消失不见,我也摔倒在地,不同的是我手上扑在地上的黄布鼓起来很大一个疙瘩。
  疙瘩不停抖动,挣扎,我连忙把它装进黑色的罐子里。
  将罐子装进身后的背包里,我舒了一口气,两千块钱到手了。
  谁知,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巨胸妹子的喊声:“王哥,快来啊,有人闹事啦!”
  “不好得赶紧跑,不然被抓住就惨了。”我看了一眼房间里性感的美女以及丑陋的中年男人,拿起背包将门口的巨胸妹子撞开,夺门而逃。
  然而,我还没跑到楼梯,就被一个光头男人抓住了……
楼主逍遥叹1988 时间:2018-10-12 20:17:48
  光头男人提着我的衣领子,一屁股将我压倒在地,很快又走过来三个身材魁梧的男人。
  压在身上的光头男人说道:“小子,你胆子挺肥的啊,连我王猛的地盘也敢闹事。”
  “你们店里有鬼,我是来捉鬼,不是来闹事的。”我解释道。
  王猛听到这个话怒气更甚,将我翻过身来,一个耳光接着一个耳光,抽的我眼冒金星。
  王猛恶声说道:“还敢瞎说话,我看你才是鬼!”说完又往我肚子上狠狠一锤。
  我胃里一阵酸爽,晚饭都差点吐出来。
  王猛扯过我背上的背包,翻出了手电,符纸,黄布,以及三个黑色的罐子。
  “这是什么?”王猛扯着我的头发问道。
  “我说里面装的是鬼,你信不信?”我知道不论我说什么,一顿揍肯定是免不了的。
  果然,王猛听完又扯着我头发把我的脑袋往地上一砸,“砰!”疼痛都是其次,晕的实在厉害。
  王猛骂骂咧咧中,将黑色罐子一个又一个的砸碎,“小子,以后再这般不长眼就不是揍一顿可以完事的。”
  我没有说话,因为就在罐子碎裂的时候,我看到那个无头男人变成一股黑气钻进了王猛的身体。
  突然王猛取出腰间用报纸包裹着的砍刀,眼神呆呆的看着我。
  我心里一阵发麻,这王猛不会突然发疯,一刀把我砍死了吧?
楼主逍遥叹1988 时间:2018-10-12 20:36:51
  我强忍着身上的疼痛,在地上爬着,尽力离他远一些。
  “你还敢动。”王猛的小弟走过来一脚踩在我身上。
  就在这时,王猛眼神呆滞,把砍刀放在自己脖子上,像是锯木头一样开始割起来。
  “王哥,你这是干嘛啊?”王猛的小弟从我身边飞奔过去,想抢下王猛手里的刀。
  直到鲜血直流,王猛三个小弟也没能抢下王猛手里的刀,眼看他已经割开喉管,冒出大量鲜血。
  “二愣子,赶紧把王哥放倒啊。” 王猛小弟焦急说道。
  就在二愣子用手掰王猛腿的时候,一个脑袋掉在他眼前,正是王猛的脑袋。
  饶是经常腥风血雨的他们,遇到这样的怪事,也吓得一屁股蹲在地上,面无人色。
  王猛没了脑袋仍站立在街道上,脖子上流出来的鲜血染红了身上的衣服。
  我这时候也恢复了一些力气,看见无头男人从王猛身上钻出来,身子正对着我。
  我连忙从地上捡起黄布将它摊开来,一个飞身,扑在无头男人身边、用黄布将他完全包裹住。
  王猛没有无头男人的附身、立刻便仰倒在地,我手里扑在地上的黄布中间也鼓起来一坨,我将它捏住,捡起地上的背包和其他物品拔腿就跑。
  一路上手里的黄布不停挣扎,我捏得紧紧的。
  棺材店里,老孙头细细地打量着我五颜六色的脸:“这不像是被脏东西揍的啊?”
  我将黄布递给他,“快点找罐子过来,感觉它要跑出来了。”
  老孙头一笑,领着我进了后屋,将无头男人塞进罐子里我才长长舒一口气。
  老孙头看着我五颜六色的脸,问道:“小子到底发生什么事啦?”
  我把绿萝街发生的事情全部跟他讲了出来。
  “这无头鬼绝对是个凶魂,好样的秦云,该你拿的钱不会少你的。”老孙头比较高兴,对我的伤却是不问不顾。
楼主逍遥叹1988 时间:2018-10-12 21:07:15
  我回道:“那个罐子都被打碎了,你可不会找我赔偿吧。”
  老孙头摆摆手说道:“没事,你这也算是工伤,不过我就不给你补医药费了。”
  说着他从柜子里点出四千块钱递给我,我接过后就走出店里回家休息。
  洗澡的过程是痛苦的,脸上红红的巴掌印不算,额头上肿起来的包实在是痛,摸都不能摸。
  不一会困意上涌,我便沉沉睡了过去。
  “哥哥,你快来救我啊,这个男人好讨厌,天天欺负我,呜呜……”梦境里,一个身穿黄裙的女孩坐在地上对我哭。
  “你快来啊,是你说带我搬新家的,我不喜欢这里,你要带我回去,呜呜。”女孩一双灵动的眼睛里流出来的都是血泪。
  我一夜睡得昏沉,直到阳光照射进眼里,我才缓缓地睁开眼。
  不过起身一打量周围,我浑身冒出了冷汗……
楼主逍遥叹1988 时间:2018-10-12 21:20:13
  自己顶顶
楼主逍遥叹1988 时间:2018-10-12 21:57:02
  只见周围都是绿树青山,旁边是一块没有立碑的新坟。
  “我怎么在坟山边上睡了一晚上?”我心里毛骨悚然。“这里一定是女人和那买主儿子的坟墓,她不满意找上我了。”
  一摸身上,我发现自己除了一条三角裤衩什么都没有穿。
  我一路摸索着,来到了公路边。
  “这里是环城路。”
  看着路标,我确定下来自己的位置,从小我的方向感就特别好,到现在脑袋里是装着整个城市的地图。
  知道地方也没用啊,我就一条裤衩子,难道就这样走回去?
  看着路上来往的车辆,没有一辆肯停下来载我,我心里暗暗流泪。
  就在我绝望准备走回去的时候,一辆打着空车的出租车缓缓驶来,我一阵兴奋,连忙冲过去用身体将车子拦下来。
楼主逍遥叹1988 时间:2018-10-12 22:22:27
  高兴不过三秒,从驾驶室走下一位人民警察,尽管是一名脸蛋精致,身材高挑的女警,我的心里仍是一阵阵发麻。
  “我槽,你个警察怎么开出租车?”我嘀咕着。
  “你什么情况,身份证拿出来!”女警娇声喝道。
  我尴尬的举起双手:“别误会警察姐姐,你看我这样怎么可能有身份证?”
  女警上下打量着我,眼神带刺。我看着她如画的眉目,高耸的胸脯,身下渐渐起了反应,唯一的三角裤衩被撑得老高。
  “先跟我回局里再说,手伸过来。”女警从裤腰上取出手铐“啪”的一声拷在我手上。
  出租车里,我坐在副驾驶用双手护着身下重点部位:“警察姐姐,你就好心放我回去吧,我真是没有做坏事。”
  女警冷冷说道:“那你说说你一大早不穿衣服跑到环城路做什么?”
  我解释不出,要是说睡一觉就到了这里,她肯定会更加怀疑我。
  就在我憋理由的时候,女警的手机铃声响起。
  “喂,嗯,我是夏芳,收到,我马上赶过来。”女警脸上严肃起来,看来又有重大的事情发生。
  “把你家的地址写上,别想着糊弄我。”夏芳说着用手机对着我咔咔拍了好几张照。
  我接过纸笔,老老实实将家里地址填了上去,并交待道:“警官大人,这个照片你可不能乱传啊!要是被卓伟看到,我就上热搜啦。”
  “滚……”
楼主逍遥叹1988 时间:2018-10-13 01:44:17
  “真是暴脾气。”我嘀咕着打开车门。
  刚走下车子,出租车便绝尘而去,只留下我在冷风中瑟瑟发抖。
  好在没等多久,又有一辆车租车路过,在我再三保证回家一定给钱后,终于将我载回家里。
  在家里休息到晚上七点,我准时来到老孙头的棺材店。
  老孙头将工具递给我说道:“今天没有接到单,你去找生魂吧。”
  “嗯。”等他去了后屋,我又从杂物室里取出挖坟的工具。
  今天我准备将女人的尸体挖回来,昨天我梦里她一直在哭,肯定是过得不开心,不把她重新送回去指不定哪天就要把我害死。
作者:ty_134359353 时间:2018-10-13 02:44:31
  楼楼还有吗?
我要评论
楼主逍遥叹1988 时间:2018-10-13 03:27:40
  从二手车市场租来一辆桑塔纳,我一路往环城路开去。把车停在路边,我往早上来过的坟山摸去,黑夜里,一束手电筒的不断前行着。
  找到坟山后,我一锄头一锄头挖起来,心里也不是很确定这个便是女人的坟墓,但是昨天晚上,那脏东西把我弄到这里来肯定是跟我有关的。
  第二次挖坟,多少有一些经验,没有第一次的慌张。挖坑,开馆,一切都很顺利。
  棺材里确实躺着穿黄裙子的女人,在她右手边躺着一个男人,男人面容模糊,应该是跳楼死的,脑袋都摔破半个,棺材里有着一股血腥味。
楼主逍遥叹1988 时间:2018-11-01 21:00:29
  “美女你跟这恶心的人躺在一起,难怪跟我闹,我这就带你回家。”说着,我一只脚踩在男人肚子上,弯腰横抱起女人。
  就在我准备将女人放在旁边的时候,棺材里的男人两只手突然抓在我脚脖子上……
楼主逍遥叹1988 时间:2018-11-01 21:04:41
  我浑身发凉,用力一扯竟然挣脱不开。
  看着男人半边脸上的眼睛依然紧闭着,也没有尸变的节奏,可抓在我脚上的手却越抓越紧。
  “看来我带走她让你很不开心,听我一句劝,你跟她不合适,放手吧!”我尽量放低语气,希望能打动他。
  看到没有反应,我强忍心中的恐惧,用手抓着他的手,使劲掰扯,终于被我掰开。
  连忙走出去将棺材板盖上。
  “丑得恶心还想娶这么漂亮的老婆,做梦去吧。”我用力踹了一脚棺材。
  “呜呜...”只听棺材里传来男人压抑的哭声,我听得毛骨悚然,不敢再挑衅他,并用最快的速度把棺材重新掩埋。
  背起女人往路边走去,她身上多了一股子血腥味,应该是被她旁边的男人熏的。
  找到停在路边的桑塔纳后,把女人放在后座平躺着,我则发动车子从环城路往小庙村开去。
  “美女,这次把你带回家,以后就不要再来找我了?”我自顾自说道。
  “我要洗澡...”突然后座传来声音。
楼主逍遥叹1988 时间:2018-11-01 21:29:14
  我从后视镜望去,只见一个女人的魂魄披着头发遮着脸坐在后座上。在她旁边是我挖出来的尸体。
  慌忙一踩急刹,我抓住车门就准备逃走,这么近的距离我绝对会被她弄死。
  扯两下后,我绝望了,车门打不开...
  “你不要我了吗,你不是说要带我回家吗?”后座的女人继续说道。
  这次我听的清楚,声音清脆,如果不是脏东西,听她说话一定是一件愉悦的事情。
  我强挤出笑脸:“美女,我这不是带你回家吗,我们现在就是去小庙村的路上。”
  女人抬起来头来说道:“我要跟你回家,回你家,”
  “回我家!”我惊呼道:“这怎么行,我家里很小也很脏,住着不舒服。”
  女人将披散着的头发撩到耳后,看着我说道:“你是我男朋友,我当然要跟你走。”
  我可不敢让她缠上:“我都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什么时候成我女朋友了。”
  女人睁大眼睛瞪着我:“我叫陈雪,你忘记那天对我做的事情了吗?”
  我想着将她挖出来的那天脱了人家的裤子,是有点过分,心虚道:“我...”
  陈雪突然将脸凑过来:“说不出话来了吧,快带我回家,你要给我洗澡。”
  我想着将车子停在这路边也实在危险,万一来个交警或者民警我可就得去蹲大牢。
  我点点头说道:“带你回家可以,不过你不能害我!”
  陈雪森然笑着:“那就要看你听不听话了。”
  我的天,这还是个女王...
  尽管心里怦怦直跳,手也抖得厉害,一路还是安全的把车子开到了我家楼下。
  这一片都是安置小区,到晚上12点照样热闹,我车子边经常有人路过,却不会有人想到我车有一具尸体。
  我从包里找出准备好的一块黑布,爬到后座将陈雪的尸体包裹好,陈雪就在旁边冷冷看着我。
  我对她说道:“好好的不要闹啊,被人发现就惨了。”
  陈雪点点头:“嗯嗯,知道啦。”
  我背着陈雪快速开门上楼,开门关门,短短几分钟我惊出一身冷汗,生怕有人发现,
  安全回到家里,我将陈雪的尸体放在地上,我则坐在她旁边喘着粗气。
  “我要洗澡!”陈雪走过来说道。
  “嗯,我帮你吧。”我和她身上都有很大一股血腥味,闻着十分反胃。
  抱着陈雪的尸体走进浴室,将她放在地上翻过身来拉开她背后裙子的拉链。
  “噗”用力有点大,衣服破开一条口子。
  “你轻点!”陈雪站在旁边娇声喝道。
  我看她那副撒娇的模样回道:“你又不会疼。”
  “哼哼,便宜你了。”陈雪有些害羞。
  裙子很快被脱掉,被我丢在旁边的桶子里,接下来是黑色蕾丝的上身,以及下身的内裤,都一一解开来。
  没有配合帮人脱衣服也是一件费力的事情,做完这些看着眼前白皙的酮体,不得不感叹陈雪的身材确实是好,每一块肉都恰到好处,十分均匀。
  旁边的陈雪走过来捂住我的眼睛:“你别一直看!”
  只感觉眼睛一片阴凉,看东西一片黑暗,我知道这是阴气。
  生人接触阴气多了肯定会影响寿命的,我不由有些生气:“我不看怎么帮你洗,要不你自己来?”
  陈雪松开捂着我的手委屈说道:“谁叫你一直盯着那里看。”
  “你都说了我是你是男朋友,看看又有什么关系。”我一边打开淋浴器一边说道。
  陈雪没有回话,她的魂魄蹲在我旁边,看着我帮她的尸体洗澡。
  “那里不用洗!”“这里不准摸!”“你真不老实。”陈雪在旁边跳过来跳过去,着急却又没有办法。
楼主逍遥叹1988 时间:2018-11-01 21:59:59
  自己顶顶
楼主逍遥叹1988 时间:2018-11-01 22:41:17
  都没人吗。。。。
作者:tonyxu1988 时间:2018-11-02 02:06:35
  等着呢。。。。
楼主逍遥叹1988 时间:2018-11-02 16:55:04
  半个小时后,我趴陈雪身上闻了闻,没有血腥味道,只有沐浴露的香气。
  “衣服我帮你洗,晚上就不给你穿衣服了。”我看着陈雪说道。
  陈雪眨着眼睛:“只要你不干坏事就行。”
  我将陈雪的尸体抱到床边,准备将她放在我的床底下,“我能干什么坏事?”
  刚塞到一半,陈雪提着我衣领子一拉,将我拉倒在地,娇声喝道:“你把我往哪里放呢?”
  我揉揉晒疼的屁股,刚才这股力气确实是大,有种猝不及防的感觉:“要是有人进来发现你的尸体可怎么办?”
  “我不管,你要把我放在你床上。”陈雪飘过去坐在我床头说道。
  “你的尸体躺我旁边我怎么能睡着?”我回道。
  陈雪突然变了脸色,可爱的表情变得恐怖,冷冷说道:“怎么,你嫌弃我?”
  我心底发麻,这可是个女鬼,招惹不起:“好好,都听你的。”
  说着便把陈雪的尸体从床底下拉出来,抱到我床上的里测。“我帮你找床被子来,这样光着身子不好。”我说道。
  陈雪飘过来双手搭着我的肩膀:“这么炎热的夏天,你竟然要给我盖被子,你想闷死我吗?”
  我有些无语,你特么能感觉到热?明明刚才洗澡还不让我看,现在倒变得大方了。
  本来是要去老孙头那里交差的,陈雪拉着我硬是不让我出门,只能发个短信跟他说今天没有遇到生魂,先回家休息了。
楼主逍遥叹1988 时间:2018-11-02 17:45:56
  一直到凌晨三点多,我躺在床上没有一丝睡意,倒不是因为恐惧害怕。
  “陈雪,你能不能把电视声音开小点!”我起身说道。
  陈雪站在沙发上,也不晓得坐,电视里正放着仙剑奇侠传三,声音开的老大。
  “声音开小了我听不到。”陈雪看着我装可怜。
  我万分无奈:“那也不用开到最大吧,我说话你怎么听得到?”
  陈雪飘过来说道:“你说话听得到,电视里的听不清。”
  看着她认真的样子应该不至于骗我,我只能找来两坨棉花塞在耳朵里。
  又过一个小时,仍是没有睡意,我便打量着旁边陈雪的尸体,她到底是怎么死的呢,身上也没有伤口,问她又不肯说。
  不能细细打量,看了一会我便浑身燥热,这妖精般的身材!
  转个身看到沙发上的陈雪正聚精会神的看电视,我一只手便不老实的往陈雪尸体上摸去。
  哇,好挺拔!哇,好光滑!
  我闭着眼睛脑海里不断闪现一些不雅的画面。
  “你在干嘛?”就在这时,耳边传来陈雪的声音。
  我睁开眼睛,看着眼前陈雪长长的眼睫毛:“我...我在帮你打蚊子,对对对,打蚊子!”
  “是真的吗?”她脸离我很近,我呼出来的气都吐在她小巧性感的嘴唇上,也不知道这会我有没有口臭。
  “你是想吻我吗?”陈雪眼神清澈,犹如雪山仙子般清纯高洁。
  我被她看穿心思,有些尴尬的点点头。
  突然陈雪双手捧着我的脸,性感的朱唇凑过来对准我吻了下去。
  触感犹如实质,温热,湿滑,当然湿滑是因为我将舌头伸进她的嘴里。
楼主逍遥叹1988 时间:2018-11-02 20:10:31
  我搂住陈雪的腰将她反抱过来压在身下,动情吻着。
  不过好景不长,十几秒后陈雪推开我,看着我眼睛说道:“好玩吗?”
  “好...”终究那个玩字没敢说下去,就算我再不懂男女感情也知道这个时候不能说好玩。
  “其实第一次看到你,我就喜欢上你了,你以前是不是在春天公园的小湖边救过一个女孩?”身下的陈雪闪烁着动情的目光。
  “是啊,你怎么知道,那好像是我18岁时候发生的事情。”我有些惊讶。
  “我就是那个女孩。”陈雪在我脸颊轻轻一吻继续说道:“不然你以为你脱我裤子,还玩我那里,我会这样轻易放过你?”
  “啊...你都知道...”我有些尴尬。
  感受着身下陈雪的温度,这一刻真的希望她不要是鬼魂,而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人,我发现自己已经喜欢上这个俏皮又温柔的小女生。
  下半身越来越硬,控制不住的我便把裤头脱掉,伸手探去准备脱掉陈雪的裤子,想彻底结束我处男的身份。
  “不要!”陈雪惊呼道,说着从嘴里吐出一股香气,把我迷晕过去。
楼主逍遥叹1988 时间:2018-11-02 21:15:40
  陈雪推开压在她身上的我,跪坐在我旁边帮我把脱掉的裤头穿上,又看了看躺在我旁边光溜溜的尸体,眼角无声落下泪水。
  当然昏睡过去的我是不知道的,直到被一阵敲门声惊醒,看看手表已经到上午11点。
  揉着疲倦的双眼,走到门口从门眼里往外望去,看到一个身穿警服的女人正用力拍打着房门,正是环城路上遇到的女警夏芳!
  瞬间,我睡意全无,回头看着光溜溜躺床上的陈雪尸体,这下就是有一万张嘴也解释不清啊...
  慌忙脱掉脚上的拖鞋,跑到床前将陈雪横抱起来。“放哪里呢?”我焦急想着。
  “我妈卧室?”对对对,连忙走到我妈房间将床底下一堆杂物取出来,也顾不了床底下的灰尘趴下身来将陈雪塞进里面。
  外面的敲门声传来,一声比一身急促,催命啊,我高声喊道:“来啦,在穿衣服呢。”
  用杂物遮掩好床下的陈雪,我走到客厅仔细想着还有什么遗漏,可敲门声依旧响个不停。
  “不管了,应该不会被发现。”我走过去将门打开。
  “这么慢干嘛...啊,你个变态!”夏芳别过头去说道。
  我看了一下身上,确实只穿得有一条裤衩而且还非常挺立。“你等等。”
  等我穿好衣服,夏芳才走进来说道:“你不是说在穿衣服吗,故意的?”
  我饶饶头:“刚没睡醒,找不到衣服,你又催的紧。”
  夏芳指了指我的小床:“刚刚衣服不就在床边吗?”
  我嘿嘿笑着:“灯下黑嘛,别生气了。”
  “一看你就不是什么好人,把身份证拿过来。”夏芳黑着一张脸。
  接过我递过去的身份证,夏芳便拿笔记录起来,跟审犯人一样。先是简单的人口调查,最后硬是揪着我去环城路裸奔的问题不放。
  “警察姐姐,我是去山里宿营,想体验一下野外生活,结果听到动物吼声心里害怕,就跑到环城路待了一宿,早上就遇到你了。”我早就编好理由,这下说得更加真诚。
  夏芳见我说得诚恳,又是大学毕业生,便收起怀疑的态度:“你家洗手间在哪里,借用一下。”
  “诺,那里就是。”我平复紧张的心情说道。
  看到夏芳走进厕所,我还在想着有什么遗漏的地方。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