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油站灵异事件:你们见过纸车加油吗?

楼主:雁门关外人 时间:2018-10-31 11:58:35 点击:255227 回复:60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6 下页  到页 
  08年,经兄弟介绍,找了份加油站的活,加油站地处郊区,偏得很,还上的是夜班,所以上班的时候心里总那么不得劲。
  清明节的头天晚上,有个上了年纪的老婆婆,蹬着个三轮车进了站,我以为是捡废品的呢,就呵斥她说站里没废品,别在这寻摸了。
  老婆婆说她不是收废品的,而是来加油的。
  我寻思她可能是带着塑料壶呢,就过去了,谁知道过去后她的车兜里并没有塑料壶,而是一辆纸糊的汽车,还有一堆纸叠的元宝,估计是明天给死人烧的吧。
  我问老婆婆拿啥加油啊,老婆婆指着那纸糊的汽车,说:给它!
  我直接就被她逗乐了,暗想她可能是年纪大了,神经有点不正常,我说这个没法加油,走吧。
  老婆婆听完我的话,抬头看着我,不知道咋的,借着灯光看她的眼睛,有点瘆人,老婆婆也没多说啥,蹬着三轮车走了。
  当时我也没多想,就是觉得这是个精神有问题的老太太。

打赏

177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58次 发图:0张 | 更多 |
楼主雁门关外人 时间:2018-10-31 11:59:12
  熬了一晚上,第二天一大早就去了乡下上坟去了,完事回家睡觉的时候,就感觉身子凉得不行,好像是感冒了,下午吃了点药,晚上就继续上班去了,十一点多的时候,我在屋子里看小说,突然外面就有人喊我。
  喊我的人我不认识,但是叫喊声非常急,我跑出去才知道,不知道谁把油枪给扔地上了,地上洒了好大一片汽油,正好有个来加油的师父过来了,这才着急叫我。
  我第一想法就是,是不是我给谁加了油忘了把油枪放回去了?仔细一想不可能,我不可能那么粗心大意,就算油枪没放,掉地上了,不按保险的话,也是不会出油的啊。
  第二想法就是有人偷悄悄的进来偷油了,可也不太可能啊,我这工作室的窗户很大,外面一般有动静我都能看见,而且旁边的工作室也有人值班,不可能两人都没发现吧?
我要评论
楼主雁门关外人 时间:2018-10-31 11:59:30
  我和另一名工作人员觉得事情蹊跷,赶紧进去看监控去了,这一看,可吓傻了。
  监控里面显示,差不多十分钟前,有辆白色的纸车从旁边的公路上飘了进来,因为窗户也是纸糊着的,看不见里面的情况。
  但车飘到油箱那时,车门就开了,从车里下来三个人,一男两女,拿过旁边的油枪开始给车加油,不过那油实际上并没有进车里,而是全流到地上了。
  片刻功夫,他们就进了车,飘走了。
  看完这个视频,我的头皮一阵发麻,后背都凉透了,这TM不是撞鬼了是啥,我和李哥互相看了一眼,赶紧就跟领导打电话,不过领导可能是睡觉了,死活打不通。
  反复看了几遍录像,都是那样,李哥也确确实实是看到了,所以我俩立马就报警了,谁知道民警过来的时候,监控出问题了,怎么也没法看了,而且人家压根就不信这世上有鬼,觉得我两在这逗人家玩呢,还怪生气的。
  民警走后,我俩战战兢兢的在加油站守了一晚上,第二天给领导打了电话,双双辞职不干了。
我要评论
楼主雁门关外人 时间:2018-10-31 12:00:25
  本来想着辞职了就没事了,但我错了。
  回到家我就大病一场,跟家里人说后,家里人也不太信,以为我瞎说的,过了没两天,我就从别人口里得知,李哥出车祸死了,据那撞他的司机说,他行驶的好好的,突然从路边窜出来一辆白色的纸车,他赶紧就往一边打方向盘,这才撞上了路边的李哥。
  听到这个消息后,我再也坐不住了,我觉得这件事肯定有蹊跷,李哥已经出事了,看过那个监控的就我和他,估计下一个就是我了,所以跟家里人商量一番,家里人让我去小马村找瞎子婆婆,说人家算的准,兴许有救。
  瞎子婆婆我小时候就听过她,据说她家很有钱,盖着三层小洋楼,每天去找她看邪的人都排队呢,她看邪不管事大事小,一律200,不过每个月,她都会给几个人免费看,至于是为啥,她不说,也没人知道。
楼主雁门关外人 时间:2018-10-31 12:00:50
  当然她也不是啥事都告诉你,比如算寿命死期这类的,她能算是能算出来,但她不会说,据说泄露了天机,她要减寿命。
  我爸妈还要去地里干活,就我自己去的小马村,还没进村呢,就能看见瞎子婆婆家的小洋楼,很气派很惹眼,到了她家巷子口的时候,汽车已经停了好多了,有几个人在门口排着队,估计是等着看邪呢。
  我赶紧跑过去站在队伍后头,闲的没事瞎看的时候,就见老远处,一个身影蹬着个三轮车消失了,当时就起了一身的疙瘩,那身影面熟的很。
  跟清明头天晚上来加油站的那个老婆婆很像啊,不过我也看不太清,不敢确定,排队一直排到下午,才轮到我,瞎子婆婆其实并不全瞎,还有一只眼睛是能看见的,她自己盘腿坐在屋子里的一个木头桩子上,听我把事情说完后,就吆喝外面的一个十四五岁的女孩儿进来,然后在女孩儿的耳边不知道说了些啥,那女孩儿就走了。
  我问瞎子婆婆要紧吗,我是不是中邪了啊。
楼主雁门关外人 时间:2018-10-31 12:01:15
  瞎子婆婆点点头,说:他们害的人不少了,不差你一个,不过算你运气好,来找我了,我看咱俩也挺有缘,就帮你一把,钱就不收你的了。
  我听她这么一说,只怕不给她钱她不好好给我办事,赶紧掏出钱,说:婆婆,钱不是问题,我不缺这点钱的,你一定帮帮我。
  瞎子婆婆呵斥了我一句,说:你这娃儿,说不要你钱就不要,你跟我叨叨啥呢,收起你那钱吧,往后你用钱的时候还多呢。
  瞎子婆婆这样说了,我也不好说什么,便收起了钱,我问瞎子婆婆我看到的那究竟是怎么回事,婆婆说待会小叶儿回来,再给我细说。
  十来分钟吧,那个女孩儿就回来了,手里拿着一张照片。
  婆婆拿过照片,把我叫到跟前,说:“看看这照片里的人,认识不?”
  那张照片是市中心的广场照的,因为后面的狮子雕像很惹眼,照片里有五个人,一个不认识,三男两女,看着年纪跟我差不多,那两女的乍一看,还挺漂亮的。
  我暗想婆婆让我看这个干啥,莫不是我这邪还得找女的来帮我解?
  我摇摇头,说一个都不认识啊,婆婆轻声哼了句,说你仔细看。
楼主雁门关外人 时间:2018-10-31 12:02:02
  我又仔细看了看,还是不认识,暗想难不成是我多年不联系的小学同学?
  婆婆骂了我句没眼色,然后用手堵住了最右边的两个男的,这时,照片上就剩下两女一男了,婆婆继续问我:现在呢?还没印象?
  听婆婆这么一说,我心里一惊,头皮立马就麻了,脑海里也浮现出那晚监控里的一幕,纸车门开了,从里面下来一男二女,再仔细看看照片里的这三人,还真有点相似呢。
  难道监控里的那三个“人”就是这照片里的三人吗?
  我看了看婆婆,赶紧问她这到底是咋回事。
  婆婆让小叶儿给我搬了个凳子,让我坐下后,她让小叶儿出去,开始给我讲,看着她那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我觉得我这次撞的这个邪,有救了。
  婆婆说,我在清明节头天晚上见到的那个老婆婆,其实是其中一个女孩的外婆,也懂点歪门邪术,她之所以去加油站,为的不是油,而是我的命。
  虽然早就明白,那些玩意来者不善,但婆婆说的这么直接,要我命这几个字还是让我心里一紧,暗想我难道啥时候得罪他们了?他们凭啥要害我啊?
作者:陈晨橙丶 时间:2018-10-31 14:00:58
  什么时候继续更啊 一直在等
楼主雁门关外人 时间:2018-11-01 10:20:55
  瞎子婆婆说,那个老婆婆并不是一开始就盯上我了,她也是在寻找年轻小伙子下手呢,兴许是凑巧看到我了,就把我当目标了,这么做的目的就一个,想用我们的魂魄来维持她的邪术,让她可以和她孙女进行交流,时间长了的话,让她孙女借尸还魂,也不是没可能的。
  听到这,我脑袋里乱哄哄的,暗想这都啥乱七八糟的啊,怎么感觉跟鬼故事里的一样呢,婆婆似乎看出了我的猜疑,说:你小子要是不信,可以回家等两天,看你小命留得住留不住。
  我当然得说信啊,李哥都死了,而且那个司机说的那么玄乎,跟纸车也有关,我没理由不相信瞎子婆婆。
  之后瞎子婆婆就继续跟我讲,听完我也了解了个大概。
  原来照片里的那三个人,在一年前的清明节当天出车祸死了,而那场车祸也比较蹊跷,估计是人为的,所以三人的怨气较重,这才经常出来害人性命,凑巧其中一个叫陈玲的女孩她外婆也懂得点邪术,便设法帮他们,而我,只不过是她的一个目标而已。
楼主雁门关外人 时间:2018-11-01 10:21:17
  我听完又怕又气,暗想你外孙女死了,你就要想法害别人的命,也不怕遭天谴。
  当然事情搞明白了,还得找解决的法子不是?
  瞎子婆婆从她里屋的抽屉里,拿出一个黄色的香囊,说里面装着的是碎艾草叶子,辟邪用的,让我带在身上暂且防防身,不过事情可不止这么简单,第一步先让我去给那三个人烧烧香,说点好话,看看能不能放过我,如果烧了香没事了就好,再有事的话,瞎子婆婆会再帮我想办法。
  差点被他们害了命,还得给他们烧香说好话,而且有用没用还是未知,我当然不是很情愿,不过为了保住小命,我没其他的选择。
  我问婆婆他们的坟头在哪啊,我明天去烧,婆婆拍了我脑袋一下,说:“等啥明天呢,今晚就去烧吧,越快越好,不用非去她们的坟头,去他们出车祸的那个路口吧,大宇铁厂后面那个路口,知道不?”
  我说知道,小时候去那边抓过蝎子呢。
  婆婆随后又嘱咐了我几句,说有危险了记得来找她,然后就让我走了。
楼主雁门关外人 时间:2018-11-01 10:21:45
  从婆婆家出来往家走的时候,心里毛毛的,因为婆婆不让我泄露今天给我说的,回家后我也没给家里人说,只是让他们去给我买了点烧纸和冥币,然后又骑着摩托车摸黑赶到了大宇铁厂后面的路口,这地方也属于郊区了,铁厂已经废弃了,估计不久就要拆迁盖楼房了。
  这个路口还是有不少的黑圈圈,应该是清明节来这烧纸的人画的,以前看见这些东西,我一点也不怕,今天看着就慎得慌,总觉得鼻子里吸进去的气儿,都带着股死人味,阴森得很,我没敢怠慢,赶紧找了块没画过的空地,用石头块画了个圈,就开始烧纸了。
  一边烧,我还一边嘴里念叨着:“大哥大姐啊,行行好,我长这么大,女友都没一个呢,不能这么就随你们去了啊,行行好放过我吧,我给你们多烧点钱,下面好吃好喝的买着,不够了我再烧。”
  刚说到这,我赶紧收口,觉得最后一句话不该说了,不够了再烧,那意思不就是说希望他们以后继续找我?
楼主雁门关外人 时间:2018-11-01 10:24:07
  同时,我还四处观望,总感觉四周有什么东西看着我呢,或许是我太过于紧张了。
  烧过纸的人估计都知道,烧的时候得用棍挑着,可以让冥币烧得透一些,但我当时实在是太着急走了,冥币估计没烧透,就匆忙骑着摩托车走了,说来也怪,心里一直祈祷着平安回家,别出啥事,可偏偏到了大转盘那,出事了。
  大转盘那的路口比较复杂,是个五岔口,比十字路口还多出一条路来,经常出车祸,毕竟天黑了,我格外小心,看着上面显示的是绿灯,赶紧就加大油门打算过去,但就这时候,旁边一个身影闪过,直朝着我的车头就撞上来了,我赶紧刹车,差点把自己也给摔了,再扭头一看,地上已经有个年轻女人躺在那了,捂着腿嘴里发出嘶嘶的声响,估计是疼的吧。
  我赶紧停下车,问她没事吧,她这才抬头,抱怨道:“会不会骑车啊你,没长眼睛吗。”
楼主雁门关外人 时间:2018-11-01 10:24:35
  撞了她我心里确实有点愧疚,但她这么说话我就不愿听了,我说,“绿灯在那挂着呢,我当然得骑车走啊,是你撞上来的。”
  那姑娘这才说:“你眼瞎啊,那明明是红灯好不?”说着,她就站起了身,试探性的踢了踢腿,好像没大碍。
  我这才赶紧看了一眼指示灯,居然真的是红灯!
  这下我是彻底傻眼了,刚才明明看到的是绿灯,绝对不会错,可现在居然是红灯,幸好那姑娘没啥大碍,要不然麻烦就大了,她只是嘴里骂了些脏话起身走了,这下,我也不敢相信红绿灯了,只能跟着旁边的路人一起过马路。
  这件事肯定蹊跷,要是一辆车飞奔过来,我的小命就没了。这种事情,令人防不胜防,我觉得明天还得找瞎子婆婆一趟。
楼主雁门关外人 时间:2018-11-01 10:24:48
  这天晚上我做了个噩梦,梦见瞎子婆婆背对着我,越走越远。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去找瞎子婆婆了,但到了她家那巷子口的时候,昨天还满满停着的小轿车,今天却只有两三辆,她家大门也紧闭,没人排队了,我过去敲了老半天门门才开,是叶儿开的,她的脸色很难看,好像是哭过,我问他瞎子婆婆呢。
  她这才哇的哭了,我有种不好的预感,瞎子婆婆出事了。
  我赶紧问叶儿,瞎子婆婆呢,你咋了这是。
  叶儿用手指着屋子里,哽咽道:婆婆在屋子里躺着呢,估计是要走了。
  我听完赶紧就往屋子里走,心里慌得不是一丁半点,虽然跟瞎子婆婆只有一面之缘,但是瞎子婆婆给我感觉还算是个慈祥可亲的老人,更何况,我还指望她救我呢,若她也出了事,我找谁去?
  进了屋子,瞎子婆婆就在床上躺着呢,看起来面色很弱,额头上还盖着一张深绿色的大草叶子,草叶子上面有几条白色的虫子,体型跟桑蚕差球不多,在那蠕动呢,奇怪的是它们蠕动过的地方,那草叶子的颜色就变得更深了,有些痕迹都变成了黑色,看着有点诡异。
楼主雁门关外人 时间:2018-11-01 10:25:09
  婆婆见我进来了,那一只眼睛才微微张开,嘴里说着啥话我也没太听清,赶紧就过去凑在她嘴边,问她这是咋了。
  瞎子婆婆并没说她咋了,只是说:“对不住了,娃儿,我命局里注定有这个劫数,没救了,唯一遗憾的是,临死之前救不了你了。”
  听到这句话,我的心立马就凉透了,这才刚有了点希望,就给我又扼杀掉了,救不了我了,难道我也要随婆婆而去了吗?
  我问婆婆到底咋了,是不是他们害了你?
  婆婆眨了眨眼睛,又微微摇了摇头,把我给整蒙了,这到底是还是不是啊。我还没来得及问,她就让我先出去下,她要跟小叶儿说几句,婆婆这时候说话都有点呼吸困难了,看着确实不太行了,在门外等着的时候,我心里那个急啊。
  差不多五六分钟的样子,屋子里就传来了小叶儿哭喊声,我这才赶紧进去,婆婆已经去了。
  我也明白,估摸着瞎子婆婆是因为我才遭这一难的,心里自然是有愧疚,我问小叶儿她家人呢,或者说婆婆的家人呢。
楼主雁门关外人 时间:2018-11-01 10:25:48
  小叶儿告诉我,她是瞎子婆婆捡来的,从小被瞎子婆婆养大,而婆婆也没啥亲人,只有一个干孙女,珞珈姐姐。
  不知道咋的,听着这个珞珈好耳熟,好像之前在哪听过,可一时又想不起来。
  我问小叶儿:“那你这个珞珈姐姐她懂看邪吗?能不能救救我啊。”
  小叶儿眉头一皱,沉默了片刻,脸色不太对劲,看来是有什么隐情不想告诉我。
  她说等下珞珈姐姐就赶回来了,你到时候问她吧。
  婆婆走了后,她额头上的那些虫子,也很快死了,深绿色的叶子也在几秒内变得枯黄,差不多十分钟左右,门外传来了车喇叭声,紧接着大门被推开,进来一个年轻女子。
  看见这个女子,我愣住了。
作者:哈皮小阿布 时间:2018-11-01 10:56:14
  赶上直播?
我要评论
作者:装睡的熊猫 时间:2018-11-01 11:27:34
  继续继续
作者:zhuyan807 时间:2018-11-01 11:58:42
  速度
作者:ty_133849829 时间:2018-11-01 12:01:34
  快啊,发啊。
作者:日古阿鲁 时间:2018-11-01 15:16:42
  好看好看 楼主加油
我要评论
作者:东方培训2018 时间:2018-11-01 17:53:30
  顶起来,更新起来!
作者:东方培训网 时间:2018-11-01 18:36:42
  故事精彩,顶!
我要评论
作者:蓝色的酸味草 时间:2018-11-01 18:41:19
  快点养肥
作者:留半清醒留半醉 时间:2018-11-01 23:10:14
  坐等更新
作者:可能12 时间:2018-11-02 00:20:04
  谢谢支持
作者:我是聂国昶 时间:2018-11-02 14:28:26
  为啥不继续?
我要评论
作者:谁的人生没有梦 时间:2018-11-02 23:06:36
  这是要吊人胃口?
我要评论
楼主雁门关外人 时间:2018-11-05 11:03:38
  这女的个头高挑,皮肤白皙,五官也精致,很有气质,我猛然想起,前段时间电视台播报新闻,有个女企业家捐钱修学校,铺乡村水泥路,造福群众。
  我们村儿那条水泥路也是她出钱重新铺的,我在电视上看过她,难怪我觉得面熟。
  珞珈进来后,神色慌张的问小叶儿咋回事,小叶儿哭着说奶奶走了,珞珈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刷白,跟丢了魂儿似的冲进屋子里抱着瞎子婆婆的身体大哭起来。
  看着小叶儿和珞珈哭,我心里也挺难受,更是充满了歉疚,要不是我,瞎子婆婆也不会走,我暗恨自己没本事。
  我尴尬的站在那里说,要不然咱报警吧?珞珈看了我一眼,问我是谁,小叶儿这才在珞珈旁边耳语了几句。珞珈的没好气的说:“报警要是有用,你的事咋不去报警,找我奶奶干啥?”
  我尴尬的说不出话来,珞珈又说:“你走吧,至于你的事,我会继续帮你。”
  一听有救,我又燃起希望,赶紧说:“我留下来帮忙吧。”珞珈不耐烦的说:“不用,七天后下葬的时候你来磕个头就是。”
  我也看出来了,珞珈不待见我,我留在这里也没用,只好走了。
楼主雁门关外人 时间:2018-11-05 11:03:54
  瞎子婆婆走了,我都不敢出门,害怕那东西又害我。那天下午,父亲不知道从哪里拾来了一只浑身黑毛的小狗,看样子刚满月大,小眼睛圆溜溜亮闪闪的很惹人爱,我打小就爱狗,自然也很是喜欢。
  不过我母亲发现了这狗的前爪子有半截都是白毛,就说这是报丧狗,不吉利,让我父亲赶紧送人或者扔掉。
  我和我父亲不同意,她便没多说。
  说来也怪,这狗白天一声不吭,晚上十二点一到,立马就嗷呜嗷呜的叫唤起来了,跟那狼嚎似的,我父亲还开玩笑的说这明显是白眼狼啊,养它白养,长大就得跑。
  我倒是没在意那么多,只是嫌这狗叫唤的心烦,睡不着,寻思着它是不是饿了,便起身去了灶房找了半块馍,把狗抱到院子里的石板那,嚼烂了馍后吐在地上让它吃。
  不过它一口也不吃,就是扬着脑袋,嗷呜嗷呜的叫。我说,你就可劲儿叫吧,我睡觉去了。我刚把小狗放回狗窝准备回房间睡觉,突然听见西边的院墙那有动静,一扭头,就看见个黑影闪了下去不见了,给我的感觉像是只猫,真是,吓了我一跳。
  这晚上睡觉的时候,隐隐约约觉得有什么东西往我脸上吹气,胸口也有点发烫,但这种感觉似梦似醒,我也没太在意,早上起来的时候,把胸口的香囊拿开,才看见那地方有个红色的印记,用手摸了摸,有点疼痛感,这才想起昨晚胸口发烫,估计跟这香囊有关系。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雁门关外人 时间:2018-11-05 11:04:08
  本来想给那个珞珈打电话问问是咋回事的,但是一想起她那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我觉得还是算了,反正这疼痛感也不是很强,再忍几天吧,等到了瞎子婆婆下葬的那天,我就可以去见她了,到时候再问她也不迟。
  可我哪知道,就是这样的一个决定,差点把我命给害了。
  • 不上这儿没法活: 举报  2018-11-23 10:18:57  评论

    这主人公也真够矫情的,高高在上就不去找了,还等着人家救命呢,就这点委屈都受不了?真的是。
我要评论
楼主雁门关外人 时间:2018-11-05 11:04:29
  那天中午我吃了碗面条,我妈让我别整天闷家里憋出病了,得出去走走。我不敢出去,怕出事,就说:“出去也没事做,没人跟我玩。”
  正说着,小墩子就来找我了。小墩子是我的初中同学,隔壁村儿的,我俩关系一直都挺好。去年他去了广东打工,一年多没见,我可高兴了。
  跟他聊了几句,他就说出去吃顿饭好好聊聊,我说我刚吃了碗面条,不去了,小墩子说不吃饭也行,陪着他喝两杯啊,一年没见了,还不得好好聊聊啊。
  我没法推脱,想着就是跟他出去吃顿饭,而且两个在一起,应该没事。
  小墩子说,“咱们去乡政府旁边的街上吃,好不容易见面了,请你吃顿好的,走路估计得半个小时,咱们骑你的摩托车过去吧。”
  临走的时候,那条白天从来不叫唤的小狗,居然叫了起来,不过不是嗷呜嗷呜的叫,而是那种向是警告一样的,露出牙齿,低吼着。
  而且我把车推出来的时候,先跨过去坐好,叫小胖上车的时候,他却说已经坐好了,我这一回头,他还真不知道啥时候已经坐在后面了,我还开玩笑的说,“你小子别看怪胖,这上车的技术倒是挺好啊。”
  直到摩托车出了村子,颠簸在土路上的时候,我才猛然感觉到不对劲。
楼主雁门关外人 时间:2018-11-05 11:05:15
  因为我经常骑摩托车,带人骑和不带人骑的感觉是不一样的,尤其是在颠簸的土路上,带着一个人更需要把握好车把,但这次带着这么重量级的小墩子,他咋着说也在160斤以上,掌控的难度肯定要大。
  怪就怪在我这时候感觉跟我自己骑摩托车一样,很轻松,一点不像带着人的感觉,而且突然想起小墩子那会儿上摩托车的时候,摩托车也是稳稳当当的,并没有因为他上车而产生任何晃动,他就跟空气一样,这样一想,即便是大白天,我的头皮也开始发麻了。
  我的第一感觉是小墩子可能有问题,如果在以前,我肯定不会多疑,可现在在这节骨眼上,我不多考虑考虑,那就是在害自己。
  越想我心里越恐慌,看着前面马上就要到柏油路上了,我怕在路上他会整出些什么动作来,便决定试探下。
  我问小墩子:“咱们上学的时候,春姐不是说长大了要嫁给你呢么,你俩还联系吗?”
  小墩子啊了一声,就说不怎么联系了,听到这,我心里顿时一惊,这个小墩子绝对是假的!
楼主雁门关外人 时间:2018-11-05 11:05:46
  因为我和小墩子是初中同学,高中的时候我两可不在一个学校,春姐是我高中时候一个男同学的外号,因为长得有点娘,才叫春姐的。
  我这么一句话,就让他露出破绽了。
  这时候离着柏油路越来越近了,看着上面来来往往的轿车,我这心里更慌了,因为李哥死的时候,就是在路边死的。
  也就这时候,有辆白色的面包车,从柏油路上下来,朝着我们这边开了过来。
  可能是太紧张了,我总觉得那白色的面包车有问题,生怕车开过来会撞我,看了一眼旁边的树壕,想都没想,就假装摩托车失控了,直接朝着树壕开去了,还故意让车摔倒在那。
  倒地后,我赶紧一边起来一边看小墩子,这时候他不知道啥时候已经从地上站起来了,我笑着说你小子的身手不了得啊,都没摔着你啊。
  小墩子笑了笑,说你以为我跟你一样啊,开个摩托车都不会开。
  小墩子让我看看车没事吧,没事就接着走吧。
楼主雁门关外人 时间:2018-11-05 11:06:01
  我故意磨磨蹭蹭,等那个白色的面包车走了后,我才将摩托车推起来,心里这时候已经紧张到极点了,我现在不管看啥都草木皆兵了,这感觉太不舒服了。
  把车推到路上后,我心里有了计较,柏油路上车太多,对我来说很危险,我怎么也不能上去,便给小墩子说摩托车出问题了,不能骑了。
  小墩子说:“那就把车藏在附近的草丛里,然后走着去吧。”
  我说:“太远了,天儿热,走过去得热死人。”小墩子说:“要不先回家,然后再骑别的车出来?”
  他越是这样想把我往外面带,我就知道不对劲,这家伙肯定是要害我。我想了想说:“这样吧,你去路上看看能不能拦到大货车,把咱们捎到乡中心去。”
  小墩子点了下头说,行。然后就朝着柏油路去了,我则继续在这假装捣鼓摩托,那小墩子每走几步,还回头看看,好像生怕我给跑了似地。
  等他走到柏油路口的时候,还真的在那拦车,但是没人搭理他,我赶紧将摩托车掉了头,发动车,加大油门,朝着家里去了。
  身后还传来小墩子的叫喊声,他说:“喂!你跑啥,等等我啊!”
  我怎么会听他的,头也不回的就朝村里开去了,让我怎么也想不到的是,等我到了家门口的时候,顿时就傻眼了!
楼主雁门关外人 时间:2018-11-05 11:06:19
  在我家门口,刚好有个肥胖的身影把自行车停在那,那不就是小墩子吗?
  凑巧人家也看见我了,还叫了一声我的名儿,脸上的表情也笑得跟朵花一样。
  这可苦了我了,暗想这他妈的是真要把我往绝路上逼啊,刚那个没得逞,现在又来了一个?
  因为他都到我家门口了,我怕我要是再跑了,他会进去害我家里人,便铁了心,骑着摩托车到他跟前了,暗想今天大不了跟你拼了,光天化日的,我还能怕你这个鬼东西不成?
  所以我基本是板着脸过去的,到跟前的时候,小墩子还惊讶的看着我,说:“你咋了这是,一年没见老子了,就这态度欢迎我啊,跟我欠你一百万似的。”
  他这一说,明显跟刚才那个不是一个人,我说:“你别装了,要害我咱就明着来,你跟我玩这阴招,有意思吗?不就是想害我命吗?来来来!”
  小墩子一听,眉头皱得更厉害了,他说:“你咋了这是,神经病了,说的啥屁话,咱是啥关系,我害你什么,你听谁背后嚼舌根了?”
楼主雁门关外人 时间:2018-11-05 11:06:40
  我这时候压根就不信他,过去就掐着他的脖子,把他给按到门上了,小墩子这才发现我没跟他闹着玩,一边挣扎着一边叫唤,好多乡亲都围了过来,把我俩给拉开了,我父母后来也出来了,因为他们那会儿也见到小墩子了,所以也觉得事情蹊跷。
  后来还是邻居马老汉看出来有点猫腻,让我母亲捉了只成年公鸡,抹了它脖子取了鸡血,让小墩子洗了洗手,见他没什么异常后,才说这个小墩子没问题,是个实实在在的人。
  这下,小墩子才委屈的说:“我一大早就来找你了,谁知道到了你村口的时候,头突然一黑,就晕倒了,等我醒来的时候,不知道谁把我给仍在村东边的玉米杆堆里去了,这才刚醒来,见大日头高挂,才知道昏迷了一早上了,还说来你家赶紧看看你呢,谁知道你一见到我,就这样欢迎我啊。”
  我赶紧拍拍小墩子的肩膀说:“咱俩这关系,打你两下也不影响感情的,先进屋,进去聊。”
楼主雁门关外人 时间:2018-11-05 11:06:53
  因为我不敢出去了,就让我妈出去买点肉菜,晚上做顿好饭,我要跟他好好聊聊。
  至于小墩子怎么会晕倒,我估计也跟背地里的要害我的那东西有关系,不然不会有假冒他来引诱我出去的这事儿了。
  事到如今,我也不打算瞒着家里人了,晚上吃饭的时候,便把所有的事告诉了他们,家里人听完还是挺吃惊的,我妈还去村里的老王家借了一把刀,老王家是村里杀猪的,那刀是杀猪刀,村里人都迷信,说屠户的刀辟邪,很管用。
  刀就吊在了我屋子门的门框上,防止晚上有邪祟进来,小墩子可能是被我说的那些事吓到了,晚上不敢回去,就跟我睡一屋,还好我的床比较大,能容下我俩。
  可能是多了一个人,睡不太习惯,很晚才睡着,迷迷糊糊快睡着的时候,院子里的那条黑狗又嗷呜嗷呜的叫了起来,不过这次我并没有去院子里看,因为我明白,不管我出去怎么折腾,它该叫还是一样叫。
  而且我也发现这条黑狗似乎有点门道,白天假的小墩子来,它就一直叫唤着。兴许这会儿外面又来了脏东西。
楼主雁门关外人 时间:2018-11-05 11:07:04
  我顿时毫无睡意,心里怕得很,小墩子估摸是困了,睡的跟死猪一样,还打呼噜,时不时的说两句胡话。
  后来不知道啥时候,我迷迷糊糊就睡着了,还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又到那家加油站去上班了。
  依然是晚上,有个纸汽车从旁边马路开了进来,停在了我跟前,从车上下来三个人,正是那一男二女,三人下来就抱怨我。说我烧给他们的钱,都不是完整的,在下面根本就没法花,还要我再给他们烧点,说着,还要上来掐我的脖子。
  这家伙直接就给我从梦里吓醒了,眼睛刚睁开,又差点给我吓得昏死过去。
  因为醒来的时候,小墩子已经骑在我身上了,右手还举着那把杀猪刀,正往下挥呢,虽然他的眼睛这时候是紧闭着的,但一点不影响他冲我下刀。
  要不是我反应快,抓住了他的手腕,那刀真能戳我脑袋上。
楼主雁门关外人 时间:2018-11-05 11:07:16
  同时我右手朝着他的脸上猛打了一巴掌,他这才哎呀叫了一声,醒了过来,这时候才跟个没事人一样,问我咋回事,怎么感觉脸火辣辣的。
  我这才把刚才的事告诉了他,小墩子说他也不知道是咋回事,自己会拿着这把杀猪刀。
  我寻思着杀猪刀对那东西也没啥威慑力,小墩子应给是被鬼迷住了心窍,就跟梦游一样,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干啥。小墩子也吓得不敢睡觉,我就更不敢睡了,就这样,我俩愣是聊了一晚上。
  当时我就决定了,等天亮了,去那铁厂后面烧完纸,就立刻去找珞珈,看看她能不能帮帮我,这样提心吊胆的日子,太难受人了。
楼主雁门关外人 时间:2018-11-05 11:07:36
  第二天早上,让我家里人准备了烧纸和冥币后,让小墩子自己先回家去,我临走的时候,看到狗窝里的那条黑狗,我一寻思,这狗犊子似乎有点门道,我得带上,万一再遇到啥邪乎的事儿,兴许有用呢。
  我弄了个背包,将小黑狗装进去,这才骑上摩托车出发,一路上给我慌的啊,心惊胆战的,满手心都是汗水,生怕出点啥事儿。
  到了铁厂那儿,尽管是大白天,我依然觉得阴森森的,这次我留了个心眼儿,专门找了根小棍把冥币烧的干干净净的,这才放心的去了小马村找珞珈。
  到了小马村的时候,灵堂已经搭弄好了,棺材盖都钉上了,棺材上放着一盏长明灯,本来我们这边的习俗,老年人去世后都是第三天早上下葬,不知道为什么珞珈要等七天才把瞎子婆婆下葬。
  更奇怪的是,瞎子婆婆生前帮了这么多人,她走了,按道理这些人都应该来上柱香,帮帮忙啊。我去的时候,只有珞珈和叶儿,村儿里的人都没来。
楼主雁门关外人 时间:2018-11-05 11:07:54
  叶儿和珞珈披麻戴孝的跪在灵堂前,我们这里的风俗,死了人,还要请和尚来做法,念往生咒,敲锣打鼓给死者的鬼魂开路。
  珞珈啥也没弄,就简单的搭了个灵堂,不知道她到底是啥意思。
  珞珈一见到我,就一脸不高兴,跟见了苍蝇似的,皱着眉头说,“你咋来了?我不是让你等奶奶下葬再来么?”
  虽说她是个大美女,做了很多好事,可她如此不待见我,我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更让我生气的是,我话还没说完呢,珞珈就说,“你这不是好好的吗?别那么大惊小怪,等奶奶葬礼结束后再说。”
  我这人比较好面子,珞珈都这么说了,我只要转身就走。可我刚转身过去,背包里的黑狗犊子忽然变得躁动不安,嗷嗷的叫了起来。
  珞珈冷冷的说:“你包里是什么东西?”
楼主雁门关外人 时间:2018-11-05 11:09:07
  我把包一打开,黑狗嗖的一下就冲了出来,冲着珞珈一个劲儿的叫着,看它的样子,似乎想冲上去咬珞珈,但又好像很害怕。旁边的叶儿还说,好可爱的小狗狗啊。
  珞珈脸色变得有些难看,生气的说:“这条狗,你哪里弄来的?”
  我说是我爸捡来的,珞珈说:“下次不许再带它来,你马上把这狗带走。”
  我实在是受不了珞珈傲慢的样子,抱起小黑狗转身就走了。我骑上摩托车,心里很不爽,要不是为了小命着想,我才不会来求珞珈。说来也怪,走出瞎子奶奶家后,这狗犊子就不叫了,我也不知道它这是几个意思,我就想啊,这狗犊子要是能说话就好了。
  我骑着摩托车刚到半路上,后面响起了急促的喇叭声,我回头一看,一辆宝马轿车一下子冲了上来,这车我认识,是珞珈的。
  珞珈摇下了车窗,探出脑袋说:“喂,你站住!”
  我暗想,这个珞珈也真奇怪,刚才明明赶我走,这会儿又跑来追我,她这到底是啥意思呢?
楼主雁门关外人 时间:2018-11-06 08:28:15

  我捏住刹车,把车子停在旁边问她干啥。珞珈依然是傲慢的样子说:“我有点事要回市里,今晚不回来。叶儿一个人害怕,你就别回去了,和叶儿一起守灵,记住啊,棺材上的长明灯一定不能熄灭,否则会出大事儿的!”
  让我办事,说话跟下命令一样,我心里有些不爽,说:“你不是让我走吗?干嘛叫我回去。”
  珞珈一听这话就不高兴了,说我要愿意就去,不愿意她也不会求我。虽说我不爽珞珈这颐指气使的态度,但给瞎子婆婆守灵也是我该做的事,就答应下来,将摩托车调头。珞珈这时候又说:“你包里这条狗,你最好把它给扔了。”
  我有些舍不得小黑狗,问她为啥,珞珈板着脸说,你爱仍不扔,总之你带着对你没啥好处。说完后,直接开着车子就走了,我心里暗想,珞珈这种女人就是缺男人收拾。
  我骑着摩托车回到小马村,把车子放在院子里,走进去后叶儿给了我一件麻布衣服和白色的孝步让我戴头上。
  我跪在瞎子婆婆的灵堂前,给她磕了头说,谢谢婆婆救命之恩。灵堂里就我和叶儿两个人,她也不怎么跟我说话,就这样跪着。这时,我包里的黑狗又叫唤起来,我打开包把它放出来后,黑狗一下子钻到灵堂后面,对着瞎子婆婆的棺材嗷嗷的叫着。
  黑狗一叫,棺材上的长明灯火一闪一闪的,好像要熄灭了。
楼主雁门关外人 时间:2018-11-06 09:58:30
  我吓了一跳,叶儿说:“快把它抓出来,否则会吵到奶奶的亡魂。”
  我赶紧钻到棺材下面去抓狗犊子,忽然闻到一股怪怪的味道,有点像什么东西腐烂的味道似的,我心里有些发毛,寻思着不会是瞎子婆婆的尸体坏了吧?
  抓住了黑狗我又钻了出来,试探着问叶儿,婆婆的尸体不下葬,不会坏掉么?叶儿瞪了我一眼说:“你别瞎说,珞珈姐姐自然有安排。”
  我把刚才闻到怪味儿的事给吞回肚子里去了,估计说了叶儿也不懂。黑狗还是一直叫,后来叶儿把它抱过去,对这狗犊子嘀咕了几句,我也没听清楚说的啥,它还真就不叫了。
  我寻思这狗犊子估计是很叶儿有缘吧。中午和晚上,都是邻居送来饭菜给我们吃,跪到下午,我双腿就麻木了,见叶儿都跪着,我也不好意思起来。
  夜深人静,我把大门给锁好,灵堂里异常安静,那只黑狗在旁边趴着睡觉,我这心里七上八下的,感觉浑身都不太舒服,不过我一想,人家叶儿一个小姑娘都不怕,我怕个啥啊!
  大约是凌晨十二点过吧,我开始犯困了,眼皮开始打架,两条腿都失去了知觉。叶儿前一晚没睡觉,吃了晚饭就在旁边沙发上睡了,只剩我一个人在守灵。
  我总觉得这灵堂有些阴森,尤其是瞎子奶奶的那张黑白照片,本来瞎子奶奶是挺慈祥的一个人,可我怎么看这照片,怎么都有种阴森恐怖的感觉,好像瞎子婆婆一直在盯着我看似的,看得我心里发毛。
作者:ZHNAGYI 时间:2018-11-06 10:52:50
  怪不得看了一眼就感觉功力不凡呢,原来又是你写的
楼主雁门关外人 时间:2018-11-06 11:28:45

  这时候,原本睡得好好的黑狗,忽然间站了起来,嗷嗷叫唤,这家伙可给我吓坏了。
  叶儿睡得很死,狗叫声都没吵醒她。黑狗显得焦躁不安,在灵堂里跑来跑去,叫声非常急促,我打了个寒颤,心里砰砰直跳。
  我赶紧把叶儿叫醒,问她外面是不是有脏东西来了,这狗一直叫唤呢。毕竟叶儿是跟着瞎子婆婆长大的,我估摸着她应该也懂点门道。
  叶儿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说,哪有啥脏东西啊。说完,她翻了个身又继续睡觉。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我觉得整个灵堂更加的阴森恐怖,黑狗还在不断叫着,我全身都冒起了鸡皮疙瘩。
  就在这时候,忽然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把我全身汗毛吓得都竖立了起来,如果不是我脚麻了,估计我得跳起来了。
  叶儿从沙发上起来问我,谁在敲门。我赶紧给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黑狗叫得更凶了,我真想一脚踹死这狗犊子,我憋着不出声儿,敲门声一下子就戛然而止了,然后门外有人在叫我的名字,声音还有些熟悉。
  我愣了一下,叶儿说,找你的,我去开门。我赶紧抓住叶儿说,别去。我先问问是谁,我一问,敲门的人说:“兄弟,这才几天不见,你就不记得我了啊?我是你李哥啊,赶紧开门,外面黑漆漆的有点瘆人。”
  这话差点把尿给我吓了出来,李哥前些天明明出车祸死了啊,咋大半夜的跑这里来了,我估摸着怕是李哥的鬼魂来找我了,或者是有人故意冒充李哥来整我,之前小墩子的事让我记忆深刻,要不是我机警,我就已经着了道了。
作者:故人家园 时间:2018-11-06 13:25:20
  就好看是好看,就是看后后背凉嗖嗖的害怕
我要评论
作者:说几不带八 时间:2018-11-06 14:03:24
  要说见鬼,红楼梦里王熙凤那个写的菜真是真实吓人、从视觉,身体感官,到大脑短路,到陪着说话,再到酒被吓醒,可谓非常恐怖。尤二姐来勾魂,王熙凤得病,从此一蹶不振。
作者:deepbule1983 时间:2018-11-06 21:06:31
  低调的文风,类似于以前看的济公传,山海经,真的太好看,已经收藏了,天天来看。
我要评论
作者:伊花诺 时间:2018-11-07 08:28:38
  .......
楼主雁门关外人 时间:2018-11-07 09:01:59

  我心里七上八下的,不敢回答他,这人又说:“咋还不开门啊。不是你打电话给我说有急事儿,让我到小马村找你么?你这到底啥意思啊!”
  我被整蒙圈了,李哥明明就死了,我咋会给他打啥电话呢。我颤抖着说:“李哥,你走就走了吧,干嘛来缠着兄弟我啊,兄弟可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是他们害死了你,冤有头债有主,你干啥来找我麻烦呢。”
  李哥说,“呸呸呸!你个小兔崽子,咋一来就咒我死呢!要不是你打电话叫我来,我这大半夜的,能这么折腾吗?你给我赶紧开门!”
  我哪敢给他开门啊,反正我认定了外面的李哥就算不是鬼魂,肯定也不是啥好东西,我就是不开门。
  我这些天也是憋得慌了,这会儿把怨气一股脑都给吐了出去说:“你他妈的还装,李哥前些日子出车祸死了,你要了李哥的命还不够,还想害我,瞎子婆婆也被你们害死了,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李哥不高兴的说:“你才出车祸死了!老子前些天是被车撞了,受了点小伤住院,今天刚出院,你小子不对劲啊,今天咋一个劲儿咒我死?你吃错药了吧!”我听了后有点懵,难道李哥真没死?
  这不能啊,我听是介绍我去加油站的那个朋友说的,他不应该骗我啊,他还提醒我要小心点,因为当时看到纸车视频的事,我就给他一个人说了。
作者:笨笨小C 时间:2018-11-07 09:16:10
  支持支持
我要评论
楼主雁门关外人 时间:2018-11-07 10:32:15
  我有点吃不准外面的李哥是真是假了,李哥说:“你能不能先开门让我进去咱们再说啊,这院子里有点不对劲,挺瘆人的。”
  我正犹豫不决呢,叶儿忽然说,“遭了,长明灯要熄了。”
  我转头一看,还真是。棺材上的长明灯只剩下一点点火星子,看样子是要灭了,我可记得珞珈之前说过,这长明灯熄不得,否则要出大事。
  我急得满头大汗,焦急的说,“是不是没油了,赶紧加点油。”
  叶儿说她不晓得灯油放在哪里,我急得到处找,眼看那灯就要熄了,我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团团乱转。
  这时我忽然想起来了,赶紧问叶儿家里有花生油不,叶儿说有,在灶房。
  我一听这,顿时就傻眼了!那会儿我们那里还没通天然气,大家基本上都用罐装的液化气,液化气有煤气泄漏的危险,所以很多人都是在房子侧面单独建个灶房。
  门外那个不知道是人是鬼的李哥还在呢,我这出去拿油,不是自寻死路啊。可不去拿油,这灯熄了,估计得出更大的事儿,让我两头都有些为难起来,一时间不知道该咋办。
  我心里埋怨珞珈这女人,半夜三更的自己跑得不见了,让我守灵,这要是出了啥事,我可付不起责任。
  叶儿说,别磨蹭了,我去拿油,待会儿灯真的熄了。我赶紧抓住叶儿的手说,“你别去,我去拿。”
  我心想让叶儿一个小姑娘出去,我还算什么男人啊。我心里一横,暗想是祸躲不过,抓起旁边桌上的擀面棒,麻着胆子去开门,我心里慌的啊,全身都在发抖,身上直冒冷汗。
  心想要是发现李哥不对劲,我就一棒子先敲下去再说。结果一开门我就愣住了。


  。
作者:鲁比洛斯 时间:2018-11-07 14:43:27
  @雁门关外人 2018-11-07 10:32:15
  我有点吃不准外面的李哥是真是假了,李哥说:“你能不能先开门让我进去咱们再说啊,这院子里有点不对劲,挺瘆人的。”
  我正犹豫不决呢,叶儿忽然说,“遭了,长明灯要熄了。”
  我转头一看,还真是。棺材上的长明灯只剩下一点点火星子,看样子是要灭了,我可记得珞珈之前说过,这长明灯熄不得,否则要出大事。
  我急得满头大汗,焦急的说,“是不是没油了,赶紧加点油。”
  叶儿说她不晓得灯油放在哪里,我急得......
  -----------------------------
  没有下文了吗?
作者:xyzo1980_10 时间:2018-11-07 15:32:50
  一出大戏
作者:memoDT 时间:2018-11-07 15:39:44
  记号
作者:jhzhang63 时间:2018-11-07 15:45:50
  朋友们好啊,都来顶贴了么
作者:像猫一样懒会儿 时间:2018-11-07 18:48:00
  文笔越来越好了,期待成神
作者:maobiaonihao 时间:2018-11-07 19:26:40
  越来越精彩了
作者:ty_小咩咩310 时间:2018-11-07 21:47:26
  棒棒哒 之前的被吞掉了吗? 从新搜索又来跟了
作者:zggyy 时间:2018-11-07 22:28:20
  点赞能赚分,看书的时候也可以点点赞
作者:忙着看浮云 时间:2018-11-07 23:44:24
  不错,很精彩,快更
作者:jiajiabaobao 时间:2018-11-08 01:01:10
  后排打卡
作者:ty_135662305 时间:2018-11-08 08:46:09
  打卡
楼主雁门关外人 时间:2018-11-08 09:11:30

  外面哪里有人,黑漆漆的连个鬼影都没看到,我叫了两声李哥,没人应我。我寻思着他难道走了?
  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赶紧跑进厨房去找花生油,黑漆漆的厨房里,我摸了半天都没摸到开关在哪儿,我只好掏出手机,借着手机屏幕上那点微弱的光亮,找到了半壶花生油。
  我刚拿着花生油,客厅里忽然传来叶儿的叫声和狗犊子嗷嗷的狗吠声,我心里咯噔一下,拎着油壶跑回去,一进大门就看到李哥掐着叶儿的脖子,一脸凶恶,一双眼睛连瞳孔都没有,很吓人。
  我当时也顾不上害怕了,要不然叶儿非得给李哥掐死不可。我抓着擀面棒就冲了过去,一棒子砸在李哥的头上,鲜血顿时流了出来。
  李哥松开了叶儿,满脸是血的朝着我冲过来,我算是明白了,眼前这个李哥真的不是人,我紧紧握着擀面棒,心里有些发虚。
  李哥扑了过来,我麻起胆子,又敲了他一棒子,这下他直接晕倒在地上了。
  我扔掉擀面棒去扶叶儿,她脖子上被掐出了血痕,吓得哭了起来。我正安慰着叶儿,躺在地上的李哥这时候又醒了,哎哟哎哟的叫着,叶儿吓得紧紧抓住我,躲在我的身后。我抓起擀面棒,李哥要是再行凶,我还得把他敲晕才行。
  李哥摸着脑袋坐了起来,有些迷茫的说,这是咋了?
  我咽了口吐沫说:“你到底是什么人!”
  李哥揉着脑袋说,兄弟,你咋了?我是李哥啊,你打我干啥?李哥一下子跟换了个人似的,我现在可不敢轻易相信他的话。
楼主雁门关外人 时间:2018-11-08 10:41:45

  李哥说,他刚才敲了会儿门我不开,他推着车子走了,刚走出院子,后面有人拍了他肩膀一下,接下来他就是没都不知道了,醒了才发现被我敲得头破血流。
  这时候叶儿说:“他刚才是被鬼给上身了,什么都不知道,你敲的一棍子,刚好敲中了他的天门,误打误撞把那附身的鬼给打了出来,小鬼离体了,他现在是正常人。”
  我瞄了一眼旁边的狗犊子,果然它也不对着李哥叫唤了,我这才勉强放心下来。
  我问他怎么没死。李哥有些不高兴的说:“你咋一直咒我死呢。”我说我听葛小勇说他出车祸死了。
  李哥骂骂咧咧的说,葛小勇这龟孙子才不是个东西,那天叫他去喝酒,回去在路上就被车给撞了,幸好他命大,只是受了伤轻伤,住几天院。今天刚出院,我又给他打电话说我们都中邪了,要来小马村找瞎子婆婆,要不然活不过今晚。
  听李哥这么一说,我也懵了,不晓得到底是咋回事。葛小勇跟我是发小,几乎是一起穿着开裆裤长大的,人也挺老实的,咋一下子变得这么诡异呢?
  我赶紧说:“我都以为你死了,没给你打电话呀。”李哥认真的说:“不可能,就是你给我打的电话,你的声音我还能听不出来啊,要不然我半夜三更的也不会跑小马村来,不信你看。”说着他掏出手机给我看。
  我拿过来一看,还真是。
作者:笑叹人生路 时间:2018-11-08 10:48:30
  今天心情灿烂!
作者:viprose 时间:2018-11-08 11:24:40
  写的不错,想认识你这样的朋友!
楼主雁门关外人 时间:2018-11-08 12:12:00
  通话记录上显示晚上九点半,我给他打了个电话,我一看号码也是我的手机号码。
  我赶紧掏出我的手机看通话记录,这一看可给我吓坏了,九点半的时候,我还真给李哥打了个电话。我惊恐的说:“不可能,这不可能。我根本没有给你打电话,我一直在这里给婆婆守灵,手机都没动一下。”
  我觉得自己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手机明明在我身上,怎么会跟李哥有个通话记录呢。我问叶儿知道这是咋回事不,叶儿摇头说她也不知道,估计珞珈姐姐知道,让我回头问珞珈。李哥问我,“你刚才给瞎子婆婆守灵,她死了?瞎子婆婆又是干啥的?”
  我想不通到底咋回事,也只能暂时不去想,等珞珈回来再说。当即,我给李哥把这几天发生的事说了下,李哥听完后也是吓得不轻说,咱们不会真被脏东西给盯上了吧?这可咋办啊!
  这时候,叶儿提醒赶紧先给长明灯加油,我才反应过来,被李哥这事儿一打岔,差点忘了。长明灯只有一点点火星子了,我走过去给灯盏添油,之前闻到的那股腐臭味儿似乎更浓烈了些。
  我憋着气赶紧倒了些油进去,眼看长明灯都要亮起来了,外面忽然吹进来一阵阴风,地上堆着的黄纸被吹得到处乱飞,而长明灯也一下子就被吹熄了。
  来之前珞珈就嘱咐过,长明灯千万不能熄,这下我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念叨着,完了,完了,灯熄了!
  这时,李哥就好像突然发疯了似的,抓着头发发出惊恐的叫声,然后直接跑出了大门,我叫了他几声,他就跟没听见似的,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赶紧问叶儿咋整。
作者:乔衣2006 时间:2018-11-08 13:41:20
  热烈热烈再热烈的掌声
作者:我家小狗叫松妮 时间:2018-11-08 14:18:30
  抓紧时间更新哦。正看着上瘾。出场人物里到底谁是人谁是鬼?傻傻分不清。总感觉珞珈有问题。狗狗每次都是在帮主人公,为什么珞珈不喜欢它?
作者:才华有限的菜菜 时间:2018-11-08 17:34:35
  楼主,请原谅我的自私!我知道无论用多么华丽的辞藻来形容楼主您帖子的精彩程度都是不够的,都是虚伪的,所以我只想说一句:您的帖子太好看了!我愿意一辈子的看下去!这篇帖子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段落清晰,情节诡异,跌宕起伏,主线分明,引人入胜,平淡中显示出不凡的文学功底,可谓是字字珠玑,句句经典,是我辈应当学习之典范。就小说艺术的角度而言,这篇帖子不算太成功,但它的实验意义却远远大于成功本身。正所谓:"一马奔腾,射雕引弓,天地都在我心中!"楼主真不愧为无厘界新一代的开山怪!
作者:谁的人生没有梦 时间:2018-11-08 19:45:42
  精彩,楼主继续
作者:忙着看浮云 时间:2018-11-08 20:25:57
  lZ快来更新
作者:252310410 时间:2018-11-09 01:42:20
  看到这里我留眼泪了、我也是一个内向的人。
楼主雁门关外人 时间:2018-11-09 09:22:15

  叶儿惊恐的说她也不知道,门外阴风阵阵,吹得我全身鸡皮疙瘩都冒了起来。如果不是叶儿还在这里,我都想直接跑了。
  棺材中那股腐臭味儿一下子就扩散开了,我直打干呕,狗犊子也叫得更凶了,这肯定是要出事的前奏。
  我对叶儿说,咱们快跑吧,待会儿出了事,都得死在这里。叶儿却说啥也不肯走,她说瞎子婆婆不会害她。
  我害怕极了,走过去抓住叶儿的手就把她往外面拽,这时,我听到院子里响起了汽车发动机的轰鸣声,紧接着,珞珈就冲了进来。
  说来也怪,珞珈一进来,阴风一下子就停了,珞珈也闻到了灵堂中令人作呕的腐臭味,脸色大变呵斥说,“你怎么搞的,不是告诉过你,千万别让长明灯熄了吗?”
  我捏着鼻子说,“刚才吹了阵风进来,把灯给吹熄了。”
  珞珈生气的说等会儿再收拾我,然后从身上掏出一张黄纸,上面画着奇怪的符号,珞珈嘴里念念有词,将黄纸符贴在了棺材上面。
  可棺材这时候居然抖动了起来,我心想,难道是瞎子婆婆要尸变了?珞珈叫了我一声,打断了我的思路,让我过去。
  我跑过去,珞珈又让我咬破中指,把血滴在棺材上方,我赶紧照办,随着一滴滴鲜血滴了上去,棺材终于恢复了平静,而那股令人作呕的腐臭味也消失了。
楼主雁门关外人 时间:2018-11-09 09:43:08
  @252310410 2018-11-09 01:42:20
  看到这里我留眼泪了、我也是一个内向的人。
  -----------------------------
  啥情况?
楼主雁门关外人 时间:2018-11-09 09:43:17
  @忙着看浮云 2018-11-08 20:25:57
  lZ快来更新
  -----------------------------
  来啦
楼主雁门关外人 时间:2018-11-09 09:43:45
  @我家小狗叫松妮 2018-11-08 14:18:30
  抓紧时间更新哦。正看着上瘾。出场人物里到底谁是人谁是鬼?傻傻分不清。总感觉珞珈有问题。狗狗每次都是在帮主人公,为什么珞珈不喜欢它?
  -----------------------------
  感觉有问题就对了,带着问题慢慢看咧
楼主雁门关外人 时间:2018-11-09 09:44:01
  @笑叹人生路 2018-11-08 10:48:30
  今天心情灿烂!
  -----------------------------
  早上好
楼主雁门关外人 时间:2018-11-09 09:44:20
  @zggyy 2018-11-07 22:28:20
  点赞能赚分,看书的时候也可以点点赞
  -----------------------------
  这位兄台很有经济头脑呀
楼主雁门关外人 时间:2018-11-09 09:44:52
  @ty_小咩咩310 2018-11-07 21:47:26
  棒棒哒 之前的被吞掉了吗? 从新搜索又来跟了
  -----------------------------
  没有吧
我要评论
楼主雁门关外人 时间:2018-11-09 09:45:01
  @像猫一样懒会儿 2018-11-07 18:48:00
  文笔越来越好了,期待成神
  -----------------------------
  感谢!
楼主雁门关外人 时间:2018-11-09 09:45:27
  @雁门关外人 2018-11-07 10:32:15
  我有点吃不准外面的李哥是真是假了,李哥说:“你能不能先开门让我进去咱们再说啊,这院子里有点不对劲,挺瘆人的。”
  我正犹豫不决呢,叶儿忽然说,“遭了,长明灯要熄了。”
  我转头一看,还真是。棺材上的长明灯只剩下一点点火星子,看样子是要灭了,我可记得珞珈之前说过,这长明灯熄不得,否则要出大事。
  我急得满头大汗,焦急的说,“是不是没油了,赶紧加点油。”
  叶儿说她不晓得灯油放在哪里,我急得......
  -----------------------------
  @鲁比洛斯 2018-11-07 14:43:27
  没有下文了吗?
  -----------------------------
  继续关注呀
楼主雁门关外人 时间:2018-11-09 09:45:48
  @陈晨橙丶 2018-10-31 14:00:58
  什么时候继续更啊 一直在等
  -----------------------------
  来了呀
楼主雁门关外人 时间:2018-11-09 09:46:28
  @xyzo1980_10 2018-11-07 15:32:50
  一出大戏
  -----------------------------
  继续关注咯
楼主雁门关外人 时间:2018-11-09 09:46:56
  早上好呀
楼主雁门关外人 时间:2018-11-09 09:47:04
  听说点赞是个好东西
楼主雁门关外人 时间:2018-11-09 09:47:16
  有什么用?谁能和楼主普及普及?
楼主雁门关外人 时间:2018-11-09 09:47:31
  有钱的吗?
楼主雁门关外人 时间:2018-11-09 09:48:19
  有人在吗
作者:远山1984 时间:2018-11-09 10:32:52
  @雁门关外人 2018-11-09 09:48:19
  有人在吗
  -----------------------------
  更新的太慢,计划着两年后肥了再看
楼主雁门关外人 时间:2018-11-09 10:52:30

  珞珈脸色有些苍白,额头上都是汗水,看她紧张的样子我就知道,她如果没及时赶回来,估计真要出大事。她重新点燃了长明灯,弄完这些后,珞珈的身体摇摇欲坠的,我去扶她,却被她推开了,让叶儿扶着她。
  叶儿说,“珞珈姐姐,你受伤了?”
  珞珈嗯了一声说:“我被骗了,遭人偷袭,差点回不来。”叶儿问:“是什么人啊?”
  珞珈摇头说:“我也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来头,但出手挺狠的,是想要置我于死地,幸好我……”珞珈说到一半就不说话,似乎是因为有我在场,有些话,不方便说吧。
  我在旁边听得不是很明白,也不敢去问,不晓得跟害我的那个老婆婆有没有关系,就在这时候,旁边的黑狗犊子这时候不知道发啥疯,一下子冲了上去,咬住珞珈的小腿,我一脚把狗犊子给踹出去老远,奇怪的是,珞珈被咬的地方,破了皮,可没有流血。
  而且,为啥狗犊子偏偏就对珞珈有偏见呢?见了珞珈它就叫唤,在叶儿手上又乖巧得不行。
  珞珈一脸怒火,指着门口说,带上你的狗,赶紧给我走!
  这大半夜的,我哪敢走啊,至少在这里还比较安全。我郁闷的说,你让我出去找死吗?珞珈冷冷的说,那是你的事,跟我没关系。
  还好叶儿帮我说好话,说婆婆答应了要救我,出去太危险了。珞珈冷哼了一声,让叶儿扶她上楼休息,又把我一个人留在灵堂上。
  我总觉得瞎子婆婆的棺材有点诡异,刚才那股腐臭味让我记忆深刻。可有些问题,我不好问出口,就算问了,估计珞珈也不会告诉我。
  还好,这么一闹腾后,下半夜都没有再出啥事,第二天一大早,不等珞珈下逐客令,我就骑着摩托车走了。
  出了小马村要经过一座桥,桥上围着不少人在议论着啥,我把摩托车停在旁边,走到桥上挤开人群,顿时给我吓傻了!


  。
作者:无名大胸男 时间:2018-11-09 11:03:10
  、、、、阴阳通用吗
作者:谁的人生没有梦 时间:2018-11-09 12:39:12
  楼主快更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6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