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我买卖凶宅的经历,钱真的比命重要

楼主:楼余十三 时间:2018-11-15 18:08:47 点击:303517 回复:167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15 下页  到页 
  2008年,国家发生了很多大事。南方雪灾,北京奥运会,汶川地震……
  然而这些对于我来说都不算什么,因为在那一年,我家不幸遭遇了一些事情,远比地震来的可怕。
  我叫梁双七,当时正在一所大学念大一。而我老爸是一个资深的股民,就在那一年他挪用公款炒股,结果遭遇了百年不遇的股灾,血本无归,亏欠了公款一百余万元,如果不能及时堵上这个窟窿,他有可能因此锒铛入狱。
  走投无路之下,我在我的一个表哥廖光明手里借了一百万堵上了窟窿,总算保全了老爸。

打赏

498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97次 发图:0张 | 更多 |
楼主楼余十三 时间:2018-11-15 18:10:26
  我知道廖光明很早就离开了老家,一直在外面干炒房的营生,这些年赚了不少钱,每次回老家都很风光。他曾经打电话回来说身边缺人手,想让我跟他一起干,可我正在上学,家里也一直没同意。这次趁着这个机会,我终于说服了家人,办了一年休学决定跟着他出去闯闯,争取早日还清欠款。毕竟一百万不是小数目,不想点办法全家累死也还不起。
  结果后来我才知道,廖光明炒的不是普通的房子。
  他炒的房子,有个统一的称谓,叫凶宅。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楼余十三 时间:2018-11-15 18:10:42
  对于凶宅,我多少知道一些,就是里面曾经有人横死过的房子。横死一般就是指非自然死亡,譬如意外、自杀、他杀等等。以这种方式死亡的人,传说中因为阳寿并没有过完,会死得很不甘心,通常会阴魂不散,不能投胎。他们的鬼魂会滞留人间,一般会在他们生前的住所驻留。所以,多数的凶宅一般都是有一些怪事发生的。即便不发生怪事,也会因为人们以讹传讹,变得神秘起来。
  而这种房子,房主是很难处理的。无论是出租或者是出售,但凡了解一些内情的,都不会问津。即便是有不信邪的人愿意购买和租住,恐怕价格也会大打折扣,这中间的差价是相当可观的。
  廖光明近几年做的就是这样一种买卖,专门打探何处有这类凶宅,然后以超低价格买进,经过处理后,再高价卖出或者放在银行抵押贷款去做别的生意。这炒凶宅的活,说出来容易,做起来很难。胆小的人难免会被凶宅相关的故事和背景吓到,胆大的人往往会摸不清凶宅的套路,给自己招来祸殃,轻则运数丧尽,病痛缠身,重则殃及寿路,一命呜呼。
剩余 7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楼余十三 时间:2018-11-15 18:10:50
  而廖光明这些年在外面闯荡,学会了一些方术之技,算是个懂行的人。方术与传统的道术不同,严格意义上应该算是道术的前身。廖光明靠着一身方术之技,在全国各地破了很多凶宅的局,自己也是赚的盆满钵满。
  但是破凶局这事,一个人是干不来的,需要有人配合。而这个人必须是自己人,信得过才行。这次我跟他出来,也算是间接地帮了他,所以他答应每做成一笔,都给我百分之三十的利润提成。按照他的说法,不出两年,我就能还上一百万的债务。
  廖光明这人,身材不高,长的也其貌不扬,他大我五岁,从小就世故圆滑,再加上早早出外磨砺,浑身上下都透着精明劲,精明的让你总觉得摸不透他。我父母对他印象并不好,如果不是家里遭难,他们是绝对不会让我跟他出去的。
  而我跟着廖光明走后没到三天,我们就接到了一份房源信息,做了我的第一笔生意。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楼余十三 时间:2018-11-15 18:11:08
  这套我们准备吃进的房子坐落在邻市,所在的街区很偏。但是由于旁边有个重点中学,那里的房价一直居高不下,有价无市。
  房子本来是一家三口居住,父母都是那所中学的老师,女儿何巧也在那个学校里读书,成绩很好。可惜在三年前,何巧在自己的房间里反锁了房门,割腕自杀了。等到父母撞开屋门的时候,血已经流了一床,染红了床单,正滴滴答答地滴落在地板上……
剩余 7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楼余十三 时间:2018-11-15 18:11:45
  何巧没有留下任何有线索的字条,生前也没发现任何轻生的迹象。她的死在当地轰动一时,但是到最后也没人知道女孩轻生的原因。再加上何巧的父母悲痛欲绝,也不想把这件事扩大,这件事的影响便逐渐被淡化了。
  何巧父母过于思念女儿,并没有马上处置掉房产。除了换掉了染血的床单和被褥,女孩房间里其他的家具和摆设全都原封不动地被保留了下来。
  但是在随后的日子里,怪事就一件接一件地发生了。
  晚上在睡觉的时候,两个人总能听到一些异样的声音。开始的时候,他们以为是幻觉,但是后来那声音一到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就会出现,似乎就是从何巧的房间传出来的。
  终于有一天,何巧的爸爸仗着胆子,摸黑穿过客厅,慢慢朝何巧的房间摸过去。而那声音也越来越清晰起来。听起来像是水龙头里往下滴水的声音,滴答滴答的。同时,还有风铃发出的清脆的铃音。
我要评论
楼主楼余十三 时间:2018-11-15 18:12:01
  可是何巧的房间里,门窗紧闭,不可能有风,风铃怎么会无风自响?而屋里也根本就没有水龙头,又怎么可能有滴水的声音?
  何巧的爸爸想推门看看,却发现女儿的房门是锁着的。可是他们并没有把房门上锁啊。他把耳朵贴到房门上,听到房间里居然隐约传来了何巧朗读英文的声音。
  “何……何巧?”何巧的爸爸下意识地喊了一句。而这时,那诡异的滴水声和风铃声,却又忽地消失了。何巧的爸爸吓得一身冷汗,赶紧跑回了卧室。
  在这以后,滴水声和风铃声每次都会准时在午夜十一点响起,而何巧的房门也会在那个时候离奇地被反锁。等到第二天的时候,一切又恢复了原样。何巧的父母也吓得搬离了那里,只敢在白天过去打扫一下。
  这消息也不胫而走,很多人都说,这是何巧阴魂不散,死得不甘,每天晚上都在重复上演自杀的一幕。在读完书后,割腕自杀,那滴答滴答的滴水声,应该就是女孩的血流到地板上的声音。
  了解了相关信息,廖光明说,如果这消息准确,应该就是何巧的阴魂作祟,我们去做一场法事,引何巧的魂魄去投胎,这房子的凶局就算破了。
剩余 10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楼余十三 时间:2018-11-15 18:12:23
  我瞪着眼睛反问他,就这么简单?
  廖光明白了我一眼:“那你以为呢,世上的事,能用正常理论解释的,叫科学。而用科学解释不了的,就叫玄学。而玄学听起来高深,但是有些地方却比那些所谓的科学理论简单多了。那房子道听途说无益,我们只能去看看才能知晓,但是不能白天去,白天阳气重,咱们去了什么都看不出来。”
  我第一次跟他干活,自然全都听他的。我们来到邻市,很顺利见到了房主,也就是轻生女孩何巧的爸爸,一个戴着眼镜,看起来很斯文的一个人。老何虽然不过四十多岁,但是两鬓已经斑白,脸上尽显沧桑。看起来女儿的离世给他打击不小。
楼主楼余十三 时间:2018-11-15 18:12:38
  我们说明了来意,说想要在晚上先看看这套房产。老何很配合,直接把钥匙给了我们。反正除了何巧的房间,其他东西都已经搬走了。
  我和廖光明找了一家宾馆,安顿下来,一下午的时间,廖光明都外出购置东西,我则躺在宾馆睡觉。知道晚上即将步入凶宅,我心里面毛毛的,七上八下。
  晚上九点多,我们找到了凶宅所在的那栋五层居民楼。居民楼里还有人居住,但是亮着灯的房间很少,可能都是因为这个凶宅给闹的。
  何巧家是二单元五楼东户,廖光明带着我从一楼往上爬,边上楼边皱眉。我问他怎么了,他说很奇怪,这整个单元好像都缺少人气,好像都没人住的样子……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有缘人痣恩 时间:2018-11-15 19:27:42
  接着更新呀
作者:谁家大叔 时间:2018-11-15 21:18:05
  钱买不来命却可以续命
我要评论
作者:朱颜250辞镜 时间:2018-11-17 20:31:26
  继续呀
作者:八戒大师 时间:2018-11-17 20:54:56
  楼主继续。
作者:饮雪江南 时间:2018-11-17 21:49:39
  题材新颖,文笔真的很不错,一口气想读完!!!!!兄台什么时候写的?奇才啊!
作者:路上的善若水 时间:2018-11-17 22:28:07
  已经收藏,楼主快更!
作者:u_109575812 时间:2018-11-17 22:34:53
  楼主更新呀,不错
楼主楼余十三 时间:2018-11-20 08:47:15
  我见楼道里都是灰尘,说可能是这楼有点老,楼道没人清扫的原因吧。
  我们一直来到了何巧家门口,用钥匙打开门,摸着黑走了进去。我赶紧跟在他后面,不知道是不是房子久未通风的原因,屋子里的空气有些混浊,让人很不舒服,胸口发闷。
  这是我第一次进入所谓的凶宅,以后经历多了之后我才知道,这种感觉其实就是活人身上的阳气和屋子里的阴气犯冲引起的不适。
  廖光明显然也感受到了,他让我用大拇指的指甲去掐中指的指肚,说中指是体内阳气汇集之处,适当的刺激能够瞬间提高阳气。我照办之后,那种感觉果然减轻了许多。
  此外,进屋之后我还有一种异样的感觉,我总感觉那女孩何巧是在暗处观察着我们,这感觉让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而廖光明靠着墙,却没有开灯,而是从包里掏出两根白蜡,用打火机点着,递给我一根,说道:“白蜡燃起的火苗,更接近阴火,鬼魂不会害怕,所以白蜡能够招阴,在一定程度上还能够固阴安魂,这也是办丧事一般都用白蜡的原因。”
  我知道廖光明在借这个机会在给我普及知识,不过听他这么说,我更紧张了。我们一点一点移动到客厅的中间,廖光明示意我蹲下来。
  此时我们俩谁也没说话,屋子里一片死静。
  借助着微弱的烛光,我看到这房子里的家具已经搬离一空,整个客厅空荡荡的。
楼主楼余十三 时间:2018-11-20 10:17:30
  这种空空的感觉让我很不舒服。除了客厅和厨房是通透的外,还有两个房间,一间房门开着,另一间是紧紧关着的。不用问,关门的应该就是何巧的房间。
  “双七,你拿着蜡烛,看看客厅里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和物件。”廖光明低声说道。
  由于屋子很旷,廖光明的声音虽然不高,但是听起来很空灵。
  廖光明自己举着一根蜡烛,向何巧的房间摸了过去。
  第一次跟他干活,我也不好表现的太过胆小,免得被他看不起。我仗着胆子,按着他的吩咐举着蜡烛在顺着客厅的墙壁巡视。
  我不知道廖光明所说的特别是指什么,这个时候也不好多问。
  客厅里面空空如也,本没什么可看的。只是我发现在其中一面墙上,有几道镶嵌在墙里的隔板,平时应该是用来放一些古董摆件之类的东西。但是现在也都搬空了,我用蜡烛照了照,发现那些隔板上布满了灰尘,显然已经很久没人清扫打理了。
  我并没有发现什么,转回身想去找廖光明。可是就在我一转身的时候,那种被人窥视的感觉猛地强烈起来。就像是在我身后有一双眼睛盯着我一样。
  我一哆嗦,下意识地转回身,面向那几层隔板。这时我注意到,在隔板的最底层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影影绰绰有一个拳头大小的物件,隐藏在黑暗之中。
  直觉告诉我,那双盯着我的眼睛,就是它……。
  3
  • 沙地鸵鸟: 举报  2018-11-28 11:50:35  评论

    这事不用整得那么复杂,来硬的就行。确认有冤魂后,把所有门窗关闭,用符封死。午夜刚过(晚12点以后),每个房间扔两个叫“惊天雷”的大炮仗,管叫一切妖魔鬼怪被炸得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从此天下太平。
  • 沙地鸵鸟: 举报  2018-11-28 11:53:34  评论

    事先跟邻居们打个招呼,否则半夜三更的人被吓坏。
剩余 1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tryq521 时间:2018-11-20 13:28:40
  楼主辛苦!
作者:小泥鳅wg 时间:2018-11-20 14:11:47
  断更了!楼主赶紧的更新啊
我要评论
作者:hfd2100 时间:2018-11-20 14:34:18
  友情帮顶,祝您开心。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rosekick 时间:2018-11-20 15:48:50
  给楼主顶一下,攒几天看一次
作者:没有用户名不行啊 时间:2018-11-20 18:06:10
  老司机,一言不合开火车,嘟嘟嘟嘟
作者:liudao128 时间:2018-11-20 18:27:37
  楼主写的还可以,希望继续更。
作者:李晶2008 时间:2018-11-20 18:38:07
  快点!我喜欢看恐怖片!写得好!
作者:flowerandkk 时间:2018-11-20 18:43:30
  正看的津津有味呢
作者:浮生随缘 时间:2018-11-20 22:37:20
  留痕慢慢追
楼主楼余十三 时间:2018-11-21 08:13:00
  我把蜡烛照过去,在烛光下,我看清了,那是一个小摆件,是一只精致的蟾蜍,嘴里含着一枚铜钱。
  蟾蜍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身上同样蒙着一层灰尘。但是那一双眼睛,却显得极为有神,正死死盯着我。
  我吓了一跳,但很快就释然了。这是市面上常见的一种招财的金蟾摆件,并不像是什么邪物。也许是何巧的父母搬家的时候,不小心遗留下来的东西。
  烛光掩映之下,我一伸手,将那铜钱拿了下来,发现那铜钱有一元钱的硬币大小,却比硬币沉多了,甚是压手,看起来,像是纯金做成的钱币。如果放到市面上,应该能值不少钱,真不知道这么值钱的东西怎么会被遗弃。
  我举着蜡烛正准备去何巧父母的房间看一看,却听到从另个方向传来了一阵清脆的风铃声,是从何巧的房间传来的。我赶紧顺手将那金币揣到裤兜里,来到何巧的房间。
  廖光明已经在里面了,正盯着女孩的床头的一串风铃就看,那风铃制作的很精巧,风铃声转瞬即逝。
  但是更刺激我眼球的,却是床上铺着的床单。
  床单的颜色大红,在烛光的映衬下,像染满了血一样……
  看到那血红的床单,我不禁头皮发麻。
  廖光明看了我一眼,我冲他摇了摇头。金币的事,我并不打算告诉他。廖光明点点头,指着那床单说道:“红色能辟邪,看来这何巧的父母是故意铺的红床单。”
楼主楼余十三 时间:2018-11-21 09:43:45

  我嗯了一声,结果廖光明接着又叹了口气:“可惜啊,他们只知道点皮毛,这床单……用错地方了。”
  “什么意思?”我看到廖光明手举着蜡烛,眼睛还在不断地打量着何巧房间里的一切。
  廖光明将蜡烛放到书桌上,说道:“红色的确能辟邪,所以民间流行一些红腰带,红鞋垫之类的东西。那些东西对付一般的邪魅游魂多少能起到一点作用。但是何巧死于割腕,在方术里属于血煞的一种,这大红的床单,和血煞犯冲,不但不能辟邪,反而让何巧魂灵的怨念越来越暴戾,所以一直没能去投胎……这就像是暴怒的公牛眼里的红布一样……”
  听廖光明的意思,这里真的有何巧的鬼魂,我赶紧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何巧的房间布置的并不复杂,窗口挡着厚厚的窗帘,除了这一张床,还有一个书桌。在床对面的墙壁上,挂着一张照片。烛光照过去,照片里的何巧青春阳光,算上是一个美少女,正对着镜头微笑。我看到照片里的何巧,想着这么一个阳光女孩却有勇气自杀,不免心生寒意。
  “光……光明哥……咱们看也看了,是不是得回去了……”此时我只想早点离开这里。
  廖光明摆摆手:“既来之则安之,我们还没有看到何巧,怎么能回去?”
  “那……你是说……看鬼?”
  “废话,我得见到是什么鬼,才好想办法破掉凶局啊。对了双七,你……和女孩上过床没有?”。
  4
作者:aazi 时间:2018-11-21 11:45:50
  挺好看的,多写一些吧,谢谢
作者:很高级维修工 时间:2018-11-21 13:48:00
  有人在看么,给作者顶个贴啊
作者:平淡的青苔 时间:2018-11-21 20:45:40
  符合胃口的书不多,作者写的算一本,一定支持到最后
楼主楼余十三 时间:2018-11-22 09:26:15
  廖光明的问话,差点让我惊掉了下巴,这么个节骨眼上,他居然问了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不过看他一脸凝重,还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
  “啊?我……没有女朋友……”我张口结舌地应了一句。
  廖光明听了点头,接着就做了一个让我意想不到的决定。他居然让我今晚在这张血红大床上过夜,而且要脱光了衣服。
  要知道这床上死过人,而且晚上还可能有鬼,光看着我都心惊胆战,怎么还可能在这里过夜呢?所以我一听就急了,想着和廖光明争辩几句。
  没想到廖光明摆了摆手:“双七,我来不及跟你解释太多,你要想跟着我干,今晚就按我说的做,今晚必须光身子睡在这里。但是表哥跟你保证你会平安无事,顺利地话,明天咱们就可以收房了。你要是不愿意,我现在就送你回去。”
  我接触廖光明的虽然时间不长,但是看的出来,他这个人说一不二,一旦决定的事,别人很难去改变他的主意。更何况在破凶宅这件事上,我的经验几乎为零,全仗着廖光明主持大局呢,对于今晚的事,说到底我也只能是顺从的份。家里压着一百万的债务,我总不能半途而废的。
  最后在廖光明的注视下,我脱得裤衩都没剩下,光着身子躺在了床上。
  廖光明环顾了一下四周,开始布置起来。他在我头顶、双肩还有双脚的方位,各立了一根白蜡。
楼主楼余十三 时间:2018-11-22 10:56:30
  点燃之后,屋子里亮了不少。廖光明摸出五张黄符,在上面各自画了几道,随后在蜡烛上点燃。
  随后,他又将何巧的那张照片摘了下来,转而挂上了一面镜子。由于脚下的那两只蜡烛刚好能照到那面镜子,我清楚地看到那镜子是一面铜镜。
  廖光明嘱咐道:“双七,镜子通灵,特别是常年不见光的铜镜。这铭文古镜是我从古玩市场淘来的,据说是从下面弄上来的。我还是第一次用,如果是真的,应该能照出肉眼看不到的东西,照到之后会在镜子里保持一炷香的时间。但是你放心,你身边的这五只蜡烛,我将你的生辰八字写到符上烧了,可以稳住你体内的阳火,不让鬼魂上身。等到何巧显形了,我就进来救你。”
  一听廖光明说这些,我就懵了,感情他一会还要离开这房间。
  廖光明接着解释说:“我算是一个方士,在场的话,鬼魂轻易不会露面。”
  说到这里,我基本明白了,这廖光明是拿我当了引鬼的诱饵了。听这意思,我今天晚上还不一定全身而退。可是没等我说什么,廖光明迅速开门,转头说了一句:“双七,你千万别去看那镜子,发生什么情况也别说话。”说完他就离开了房间。
  我心里暗骂,麻辣隔壁的,把我一个人扔在这里,还不让喊话,一会鬼来了把我弄死咋办。
  廖光明走后,屋子里顿时静了下来。屋子里还留着那五只白蜡,跳跃的火苗把屋子里的气氛弄得十分压抑。我光着身子躺在何巧的床上,一动也不敢动,冷汗不住地流,几乎要把那床单弄湿了。
  我偷偷估算了一下,现在的时辰应该也快到十一点了。窗外似乎刮起了风,虽然窗户都关着,但是我感觉到蜡烛的火苗正在摇晃,似乎有风吹过去一样。
  我对面挂着那个铭文古镜,旁边立着何巧的照片。摇曳的烛光把何巧的脸照的忽明忽暗。那双明亮的眼睛正死死盯着我。我吓得一闭眼,身体在不住地颤抖,不知道是感觉还是错觉,我的手摸到床单上黏糊糊的……。
  5
作者:Thinkhere 时间:2018-11-22 15:31:00
  看好故事
作者:不要忘了你是谁 时间:2018-11-22 17:01:10
  留个脚印,继续看
作者:煤油灯下的蛋 时间:2018-11-22 22:42:42
  恐怖
作者:连登 时间:2018-11-22 22:49:33
  看见凶宅俺就来劲儿。催更!
作者:我在中国好多年 时间:2018-11-23 07:19:49
  刘明
作者:chren1981 时间:2018-11-23 07:51:03
  Mark
楼主楼余十三 时间:2018-11-23 08:25:30
  廖光明的问话,差点让我惊掉了下巴,这么个节骨眼上,他居然问了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不过看他一脸凝重,还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
  “啊?我……没有女朋友……”我张口结舌地应了一句。
  廖光明听了点头,接着就做了一个让我意想不到的决定。他居然让我今晚在这张血红大床上过夜,而且要脱光了衣服。
  要知道这床上死过人,而且晚上还可能有鬼,光看着我都心惊胆战,怎么还可能在这里过夜呢?所以我一听就急了,想着和廖光明争辩几句。
  没想到廖光明摆了摆手:“双七,我来不及跟你解释太多,你要想跟着我干,今晚就按我说的做,今晚必须光身子睡在这里。但是表哥跟你保证你会平安无事,顺利地话,明天咱们就可以收房了。你要是不愿意,我现在就送你回去。”
  我接触廖光明的虽然时间不长,但是看的出来,他这个人说一不二,一旦决定的事,别人很难去改变他的主意。更何况在破凶宅这件事上,我的经验几乎为零,全仗着廖光明主持大局呢,对于今晚的事,说到底我也只能是顺从的份。家里压着一百万的债务,我总不能半途而废的。
  最后在廖光明的注视下,我脱得裤衩都没剩下,光着身子躺在了床上。
  廖光明环顾了一下四周,开始布置起来。他在我头顶、双肩还有双脚的方位,各立了一根白蜡。
楼主楼余十三 时间:2018-11-23 09:55:45
  点燃之后,屋子里亮了不少。廖光明摸出五张黄符,在上面各自画了几道,随后在蜡烛上点燃。
  随后,他又将何巧的那张照片摘了下来,转而挂上了一面镜子。由于脚下的那两只蜡烛刚好能照到那面镜子,我清楚地看到那镜子是一面铜镜。
  廖光明嘱咐道:“双七,镜子通灵,特别是常年不见光的铜镜。这铭文古镜是我从古玩市场淘来的,据说是从下面弄上来的。我还是第一次用,如果是真的,应该能照出肉眼看不到的东西,照到之后会在镜子里保持一炷香的时间。但是你放心,你身边的这五只蜡烛,我将你的生辰八字写到符上烧了,可以稳住你体内的阳火,不让鬼魂上身。等到何巧显形了,我就进来救你。”
  一听廖光明说这些,我就懵了,感情他一会还要离开这房间。
  廖光明接着解释说:“我算是一个方士,在场的话,鬼魂轻易不会露面。”
  说到这里,我基本明白了,这廖光明是拿我当了引鬼的诱饵了。听这意思,我今天晚上还不一定全身而退。可是没等我说什么,廖光明迅速开门,转头说了一句:“双七,你千万别去看那镜子,发生什么情况也别说话。”说完他就离开了房间。
  我心里暗骂,麻辣隔壁的,把我一个人扔在这里,还不让喊话,一会鬼来了把我弄死咋办。
  廖光明走后,屋子里顿时静了下来。屋子里还留着那五只白蜡,跳跃的火苗把屋子里的气氛弄得十分压抑。我光着身子躺在何巧的床上,一动也不敢动,冷汗不住地流,几乎要把那床单弄湿了。
  我偷偷估算了一下,现在的时辰应该也快到十一点了。窗外似乎刮起了风,虽然窗户都关着,但是我感觉到蜡烛的火苗正在摇晃,似乎有风吹过去一样。
  我对面挂着那个铭文古镜,旁边立着何巧的照片。摇曳的烛光把何巧的脸照的忽明忽暗。那双明亮的眼睛正死死盯着我。我吓得一闭眼,身体在不住地颤抖,不知道是感觉还是错觉,我的手摸到床单上黏糊糊的……。
  5
作者:迷昏药 时间:2018-11-23 10:21:50
  都是催更的
作者:隆隆达 时间:2018-11-23 10:40:48
  火速流明,不错
作者:yanql86 时间:2018-11-23 13:08:56
  进来瞧一下,发现没更新。
作者:samhyo 时间:2018-11-23 13:42:36
  等更
作者:2906455 时间:2018-11-23 15:49:30
  此番希望快快结束,功成身退一,快去修炼
作者:彩云之东山2017 时间:2018-11-23 16:55:44
  真的有凶宅吗?
作者:lian1105 时间:2018-11-23 19:58:00
  两天一来~都还是不够看啊~
作者:王道无良 时间:2018-11-23 20:42:00
  楼主能不能更新快点啊,天天在等你的更新,花儿也谢了
作者:冷面柔请T 时间:2018-11-23 21:31:10
  当第一~
作者:u_108552472 时间:2018-11-23 21:42:22
  马克
作者:玛卡连柯 时间:2018-11-23 22:47:25
  等更 太慢了
作者:shifei1983 时间:2018-11-23 23:44:31
  其实很爱看,就等着你多写点。
作者:碧瑶2018 时间:2018-11-24 07:45:09
  不错啊
作者:xkwdm 时间:2018-11-24 07:53:19
  居然没写完,看着好不过瘾
楼主楼余十三 时间:2018-11-24 09:05:15
  难道是我流的汗真的把床单弄湿了吗?
  我下意识地抬起手,却发现我的手上满是血糊一样的东西,很是粘稠。我猛然发现自己睡的这张床上满是鲜血,而且正滴滴答答地滴到了地板上。
  此时我已经惊恐无比,但是我还来不及仔细琢磨,突然脚下那两只蜡烛的火苗忽地亮了一亮,又暗了下去,大有灭掉的趋势。
  我吓得一哆嗦,这时挂在床头上方的那串风铃再一次响了起来。可是此时,我依然没有感觉到屋子里有风吹过。那风铃像是无风自鸣,声音清脆,并没有连续发出,更像是有人在敲击一样,一声接着一声。
  风铃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在这静夜里显得格外突出。
  原本在这种环境下,我是铁定睡不着的。但是听着那一声接一声的风铃,我的脑子也慢慢变得昏沉起来。
  那风铃声,响了大概有半个多小时,响声间隔的时间也越来越长。最后不知道什么时候,风铃声停了。
  而我此时,却听到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开始的时候,我以为是廖光明回来了,但是我并没有看到任何的人影。
  难道是……何巧?这时我想,如果是何巧来了,那铭文古镜里一定可以看到她。但是我想到廖光明的告诫,强忍着自己不去看那铜镜。
  而廖光明在外面一点动静都没有,我很想爬起来逃走,但是此时身体像是被定在了床上一样,根本就不听我的使唤。
楼主楼余十三 时间:2018-11-24 10:35:30

  那脚步声还在继续,我听出来是在从床头绕过床尾,来到另一侧的床头,然后再往回绕。也就是说,有一个人,在围绕着大床行走,肯定同时也在观察着我。
  与此同时我真切地听到了一个女声在朗读英文,若有若无,像是离得很远,但是却很清晰地钻进我的耳朵。
  此时我身体发凉,恐惧到了极点,但是却没有任何的办法。
  终于,脚步声也停止了。我心里惶恐,接下来她是不是要对付我了,该死的廖光明,这时就像消失了一样,外面一点动静都没有。
  我正在暗骂廖光明,突然脚下的那两只蜡烛忽地闪了两闪灭掉了。同时,我感觉到有一双冰冷的手,摸上了我的身体,从头摸到脚,最后似乎抓住了我的脚踝。
  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听廖光明的意思,那蜡烛灭掉了,鬼魂就可以上我的身了。
  我原先一直在强忍着内心的恐惧,尽量不去看那镜子。但是此时随着蜡烛的灭掉,我本能般地看向脚下的方向,一眼就看到了那面古镜。那古镜的镜面十分光净,虽然光线不算太好,但是也算清晰地照出了一切。
  我看到自己光猪一样躺在床上,而我的身上趴着一个人。
  那人的长发垂了下来,遮住了自己一张脸。让人恐惧的是,她的全身都是血。不过她此时正歪着头,在吹我肩膀上的火苗,那火苗幽绿,被她一口一口吹的摇摇晃晃。我身体动不了,使劲转了转眼球,用余光看了看廖光明放在我肩膀方位的那只蜡烛。这时我发现,那蜡烛光正在拼命摇晃,像是正有个人在吹气一样……。
  6
作者:cdcant 时间:2018-11-24 10:55:10
  占座
作者:空音 时间:2018-11-24 12:46:56
  是小说吗,挺纪实的,买房确实要了解清楚
作者:满洲帝 时间:2018-11-24 12:56:30
  多年难于的一本好书,看完了会去买实体书留存。
作者:陆稔 时间:2018-11-24 14:40:10
  回来报到早点休息明天精神满满的一天又到中场休息享受时间满足
作者:liukunkun 时间:2018-11-24 14:40:50
  楼主啊,我好伤心啊,天天追你的剧啊,能不能一次多写点啊,每次之花几分钟不要就看完了...
作者:金色春天 时间:2018-11-24 15:14:50
  打卡,签到,顶贴,加油
作者:小样de0 时间:2018-11-24 18:27:08
  还是命重要啊,赶紧跑吧
作者:温暖情缘20170913 时间:2018-11-24 19:08:40
  Zz
作者:一件衣服穿五年 时间:2018-11-24 20:09:54
  吓尿了
作者:c2cc 时间:2018-11-24 21:48:59
  很好 留个记号
作者:紫紫透绿红 时间:2018-11-24 22:01:16
  看贴顶贴
楼主楼余十三 时间:2018-11-25 08:31:45
  我登时明白了,那蜡烛就是我体内的阳火,而我身上的这个鬼,正想把我的阳火灭掉。
  不过那阳火似乎很旺,那鬼吹了半天也没有成功。她似乎是放弃了,在我身上半坐起来,伸出了两只染血的胳膊。我从镜子里看到的是她的背影,但是这场面也足够瘆人。我一直紧绷的神经终于忍受不住了,大喊了一声:“救命啊……”
  这一声喊憋了很久,底气十足,喊过之后我的身体竟然能动了。
  与此同时,房门咣地一声被撞开了。
  廖光明扑了进来,他没理我,手里提着一根棒子,二话不说在我身上抽打起来。我差点没气疯,尼玛你是不是疯了,拿棒子不打鬼,打我干鸟。
  可是奇怪的是,那棍子抽到我的身上,我却感觉不到一点疼痛。我马上明白了,廖光明打的不是我,而是我身上的鬼。
  我赶忙看了一眼墙上的镜子,却发现那镜子面出现了裂纹,什么都看不清了。而廖光明的棍子抽打下去的时候,发出啪啪的声音。我虽然没有什么感觉,但是那根木棍,每打一下,就沾上了血。廖光明拼命地抽打,那根木棍上的血也越来越多,很快木棍的一端就变成了红色。
  廖光明不知道打了多少下,终于一屁股坐在了床上,木棍也耷拉下来,开始呼哧呼哧喘粗气。我仔细看,发现他的脸上已经全都是汗了。
  他没发话,我躺在那里,更不敢动。
楼主楼余十三 时间:2018-11-25 10:02:00
  “双七,不是让你别看镜子吗?把灯打开,把那串风铃摘下来。”廖光明喘了一会气,终于说了一句话。
  我自知理亏,赶紧爬起来摸到墙壁开关,开了灯。灯光昏黄,但是足以照亮屋里的一切。我站在床上,把床头的那串风铃给摘了下来。
  但是等到我看清楚屋里的时候,吓得又惊叫了一声。在地上,布满了血红的脚印,是光着脚的脚印。而在我的身上,到处都是血红的手印……
  “这……这……”我指着那些脚印,看着身上,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都是何巧留下来的,是鬼手印。”
  “啊?……这太离奇了?”要知道,在这之前,我虽然算不上是一个无神论者,但是对于这些阴鬼之说都是当做故事来听的。没想到今天我居然碰上了真正的鬼,还是个女鬼。
  “你好好看看,她留下来的手印,和正常人的有什么不同?”廖光明淡淡地说道。
  我低头看我身上的手印,看了一会突然发现,这手印上似乎少了一根手指,仔细分辨一下,应该是少了无名指。
  “少了一根手指?怎么回事?”这个时候,我的好奇心理大大压过了恐惧心理,不由得发问道。
  “五指少无名,奈何桥上经。相痴终一梦,嗟兮断苦情……”廖光明说了一段莫名其妙的话,让我不得其解。
  “双七,每一个凶宅的背后,都隐藏着一个故事。或悲,或哀,或苦,或怨,当你破解了凶局的时候,真相也会浮出水面。看来何巧的死也是跟情有关啊……”
  我似懂非懂,问他是怎么判断出来的?
  廖光明解释道:“人的无名指,据说血脉与心脏相连。所以民间一直有个说法,两个有情人一起殉情的时候,会用一根红线将彼此的无名指系住。这样到了阴间,喝了孟婆汤也不会忘记对方,转世投胎的时候,就会成为一对。但是这种做法有违地府常规,所以对于殉情而死的男女,魂魄会被切掉无名指作为惩罚。”
  我点点头:“可是何巧还是个学生啊,怎么可能会为情所困?”。
  7
作者:家在深圳 时间:2018-11-25 12:52:16
  想卖书吧?
作者:悠悠丢丢 时间:2018-11-25 15:44:10
  楼主辛苦!
作者:wangxd0213 时间:2018-11-25 21:25:20
  留痕慢慢追
作者:liukunkun 时间:2018-11-26 09:04:20
  今天有人休息么?一起来顶贴啊
楼主楼余十三 时间:2018-11-26 09:32:30
  廖光明一笑:“这个只能等天亮问问她爸爸了。现在看何巧肯定是受骗了,所以才会滞留阳间,她怨气冲天,刚才也是想咬掉你的无名指。”
  我哆嗦了一下,又看了一眼身上的血印,感到一阵阵恶心和后怕,便抓起我的衣服去擦身上那个的血手印。但是那血手印像是印在了皮肤下面,怎么也擦不去。
  “那是鬼手印,擦不掉的。穿上衣服吧,那些手印和地上的脚印,等天亮就会自动消失的。”廖光明说道。
  我松了一口气,一边穿衣服,一边偷偷摸了摸裤兜,那枚金币硬硬的还在。我暗自窃喜,抽空把这金币卖了也能给家里减少点负担。
  我故作轻松问廖光明:“你让我光身子睡在这上面,还有那根棒子又是什么名堂?”
  廖光明反问道:“你听说过压床吗?”
  我一愣,但是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你说的,是我们这里结婚的一种习俗?”
  廖光明点点头,接着说道:“压床是一种民间习俗,又叫压喜床。青年男女结婚的头天晚上,新郎会请一个未婚的青年男子在婚床上过夜。因为未婚的青年必须是童子身,才能保证自己纯洁和阳刚,能够压住百邪……你睡在这里,可以用你的生气,来压制邪气。而且人光溜溜来,赤条条去,所有的衣着物品都是身外之物,光着身子反而能够更好地掩盖活人的阳气,这样鬼魂来到这里才不会起疑。
楼主楼余十三 时间:2018-11-26 11:02:45
  你睡在床上,何巧的怨气发不出来,我就可以逼出何巧的血煞气……”
  我苦着脸问他,以后不会每次破凶宅,你都要我光腚睡在鬼床上吧?”
  廖光明一笑,说一方面是为了压邪,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锻炼我的胆量,毕竟干这一行胆小是不行的,下次他会想别的办法。
  我心里暗暗叫苦,这次廖光明是及时冲进来了,如果他晚来一步,或者他制服不了何巧,我说不定早已经被何巧给办了。这下我注意到了他手里的那根棍子,看起来很平常,但是显然不是普通的物件。
  廖光明晃了晃那棍子,说道:“这叫垚火棒,是一种古杨木,很普通,就是农家用来捅火的棍子。”
  我接过来仔细一看,发现那真是一根普通的木棒,一端的乌黑,就是火烧留下的印记,另一端油光,是经常有人手握磨出来的。
  廖光明说农家的灶坑经常烧饭,烹制五谷杂粮,还有灶王爷庇佑,所以阳气很盛。那种灶火,叫做垚火,这种捅火的棍子,在方术里算是一种法器,就叫做垚火棒。
  我惊愕不已,看来方术繁杂,涉猎很广,很多不起眼的东西,却能起到重要的作用。
  “那你刚才用着垚火棒打的是何巧吧?她……死了吗?”我问道。
  “我打的是何巧的一缕魂魄,她本已经死了,只是世上还有她未完的心事,所以才会滞留阳间。垚火棒可以打魂,如果是有煞气的魂魄,也可以打出他们身上的煞气。如果何巧的煞气除了差不多了,她就可以去投胎了。”
  我一喜:“这么说,这件事就算解决了?”
  廖光明苦笑了一下,起身将那面古镜摘了下来:“可惜了。这镜子看来是赝品,虽然能照出何巧的鬼形,却定不住她。她的煞气没完全除掉,就跑了。先把那串风铃拿着,咱们回宾馆吧。”
  廖光明摸出一团麻绳,让我把那风铃缠上,以免发出声响。其实他不说,我也感觉到这风铃有些古怪,当天晚上我就是听到那风铃的声音,才感觉到昏昏欲睡的,之后就进入了那种神志清醒,但是身体无法动弹的境界之中。
  我拎着风铃,跟着廖光明刚出了何巧的房门,就大吃一惊。此时我突然发现在客厅里已经布满了雾气。我以为自己看花眼了,揉揉眼睛再看,真的是雾气。在室内居然会有雾?
  廖光明显然也没有任何准备,他一下子也怔住了。他喃喃自语:“怎么回事?不应该啊……”
  我低声问他怎么了。廖光明一抬手,示意我别说话。
  气氛很压抑,我心里砰砰直跳……。
  8
作者:qinqinismyange 时间:2018-11-26 12:31:30
  水水更健康,但是作者别水啊,每天就等你的文就饭
作者:飘凌顶 时间:2018-11-26 17:50:20
  作者,出来更新咯
作者:hurongfang1223 时间:2018-11-26 19:57:50
  啥时候爆发一段,不过瘾啊
作者:364535449 时间:2018-11-26 22:29:00
  每次更新篇幅够长,爽
作者:kfxc200 时间:2018-11-26 23:49:30
  马克
楼主楼余十三 时间:2018-11-27 08:06:30
  “跟着我……”廖光明一脸凝重,一头扎进了雾气里。我赶紧尾随着他,那雾气很重,稍不留神就有可能走散。廖光明脚步急促,我唯恐他丢下我,不敢有丝毫马虎紧紧跟着他。
  廖光明带着我行进的方向我依稀记得,正是房门的方向。
  可是我们闷头跑出了足有三五十米远,前面却依然看不到尽头。连房门的影子都不见,这绝对不正常。
  廖光明跑着跑着突然停住了脚步,我猝不及防差点撞到他身上。廖光明蹲下身,迅速点起了一只白蜡。烛光微弱,只照亮了我们身前一小段距离。
  廖光明伏下身,向前面看过去。我也学着他的样子猫腰看过去。前面的雾气无边无际一眼望不到边,云海一样。我顿时有些头昏脑胀,一阵阵眩晕。
  廖光明也晃了晃身子,急忙摸出个什么东西,塞到我的嘴里,让我含着。那东西像是一个药丸,但是在嘴里化开之后,散发出一股淡淡的腥臭味。我一阵恶心,但是那种眩晕的感觉却真的没了。
  廖光明没再理我,只是从背包里摸出一个龟壳,往地上一扔。就见那龟壳在地上滴溜溜转动,一刻不停,就像是一个有人在不停抽打的陀螺。
  廖光明盯着那龟壳骂了一句,草。并抄起那根垚火棒,不由分说在身前抡打起来。
  我分明看见,垚火棒打到的地方,那雾气就稍微散了些,但是很快就又聚拢了。
楼主楼余十三 时间:2018-11-27 09:37:15
  而且我依稀听到一点声音,像是风吼,又像是动物的嘶叫……
  “光明哥,这……这到底咋回事啊?”我气喘吁吁地问道。
  “鬼雾。”廖光明说道:“我们被鬼雾围了……”
  说实话,我不知道鬼雾是什么东西,但是听廖光明的语气,他好像也没什么办法,我们面临的形势似乎并不乐观。
  我有些泄气,手一松,拎着的那个风铃啪嗒掉到了地上。
  廖光明看到了,突然眼睛一亮。他捡起风铃,将缠着的那团麻线扯了下去,嘴里念叨着:“天无绝人之路,今天能不能出去,就看它的了。”
  我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廖光明手一抖,那风铃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
  说来奇怪,随着那铃声响过。我们面前的鬼雾,就散开了一些。
  廖光明大喜,急忙又连续抖动那风铃。风铃声连绵不断地响起来,我们面前的雾气渐散,奇迹般露出一条若有若无的通道来。
  “快走。”廖光明喝了一声,顺着那通道跑了下去。
  我跟着跑出去三五米远,迎面就看到了何巧家的那扇房门。原来我们在鬼雾的迷惑下,跑出去三五十米,却一直在这屋子里打转。
  廖光明一把推开了房门,带着我钻了出去。我回头看去,那鬼雾弥漫,似乎还有鬼哭狼嚎的声音在里面。我打了个冷颤,廖光明一把将房门关上了。
  我们谁也没说话,逃也似的跑回了宾馆。
  到了宾馆,我先冲进了卫生间漱口。嘴里的药丸已经化掉了,但是留下了一嘴的臭味,我几次都想呕吐。
  漱完口,我苦着脸问廖光明:“哥,你给我吃的是什么啊?这么难闻。”
  “那鬼雾有毒,时间长了,雾气入体,你就完了。给你吃的是一种药,叫鸡矢白,能够提神醒脑明目。”
  “济世白?名字不错。”
  “是鸡矢白,又叫鸡屎白。是从雄鸡的鸡粪中白色的部分提炼出来的……”。
  9
作者:隆隆达 时间:2018-11-27 10:59:27
  记号
作者:暗夜jiao1024 时间:2018-11-27 11:42:27
  期待后续。
作者:腰长的马甲 时间:2018-11-27 12:01:06
  胆小的路过。
作者:怕鱼刺的人 时间:2018-11-27 13:07:20
  写这种文的作者,脑洞要大开大合啊。还要不怕灵异事件的发生,看看。
作者:泉水泉泉 时间:2018-11-27 13:14:26
  楼主是写小说吗?
作者:weiyivianA 时间:2018-11-27 13:16:08
  大哥啊,刚看了这么点就没了
作者:无语独上鬼楼 时间:2018-11-27 14:21:04
  钱真的比命重要?!瞧你这话说的,这不是睁眼说瞎话嘛!!!
作者:麻城Cc 时间:2018-11-27 14:34:56
  命比钱重要
作者:呵呵呵呵土豆 时间:2018-11-27 15:53:57
  看看
作者:新良民2018 时间:2018-11-27 15:57:51
  还更不 没过瘾啊。
作者:11716 时间:2018-11-27 16:10:00
  养肥再看
作者:谁还不知道 时间:2018-11-27 18:34:00
  作者故事很精彩,让人想停下休息都不行
作者:FHhe 时间:2018-11-27 19:17:42
  给楼主添点人气,加油,好看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15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