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之旅后,我的狗血经历

楼主:马嘶鹿鸣 时间:2018-12-03 16:08:38 点击:154694 回复:154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11 12 13 下页  到页 
作者:ty_猕猴桃549 时间:2019-11-06 10:52:29
  没了,不知道又要等多久啊
  楼主你老板都不出差的吗?
作者:r来看看 时间:2019-11-06 21:16:46
  楼主不要停呀
楼主马嘶鹿鸣 时间:2019-11-07 16:10:37
  虽然也算个曾经沧海之人,按照苗不尽的说法,我还和她生了一个儿子,但是被王质这么赤祼祼地追问,还是让我满面赤红,不知如何回答。
  王质嘲笑道:“怎么,还不好意思吗?”
  我捶了下他的肩窝,道:“谁不好意思了,我不是要想一想吗。”其实没什么好想的,自打西藏之旅后,有大半个年头了,我一次女人也没有碰过。苗不尽虽然有几次表现得比较露骨,但我对这个比我大不少的女人始终有一股抗拒心理。再就是林仙姑,正要入巷之际,被王质冲散了。最后是陈莫可,她也试图勾引过我,但被我识破,洁身而退。
  我缓缓地摇了摇头,“大半年吧。”
  王质怔怔地看作我,良久,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我被他看得心里发毛,似乎大半年没有性爱成了一件丢人的事,不是心理有问题,就是生理有问题,我在水下搓着手,颇为尴尬地说:“主要是…,主要是没机会。”
作者:jack66778899 时间:2019-11-07 18:14:49
  楼主,故事写得好看,加油!
作者:沧海桑田又一天 时间:2019-11-08 23:41:38
  要快更
楼主马嘶鹿鸣 时间:2019-11-10 18:20:18

  王质拍了下我的肩膀,“要不要我帮你安排一下?大白马乌骓马黄骠马枣红马,应有尽有,任君选择。”
  我打开的手,“怎么,还当起老鸨来了?”
  王质呵呵一笑,“你看,这就是症结所在,你都大半年没碰过女人,所以做春梦了。”
  “嗯?”我疑惑地看着他,“然后呢?”
  “然后?”他愣了一下,双手一摊道,“找个女人不就结了。”
  这就是他的结论?我不屑道:“shit!你就这么大本事啊!哦,我说我做了个梦,你就说我做的是春梦,为什么做春梦呢?就是因为我憋太久了,我还以为你有多高明呢!”
  “Of course . ”
  我再次在他脸上扫视了一遍,这次不是疑惑而是怀疑,我以为他会说出一番大道理,何曾想他只是说憋太久了,这个理由太不上档次,太不符合他的身份了吧?王质似乎看出了我的疑虑,收敛笑容道:“我说真的,作为一个成年人,憋太久了会有毛病的。”
作者:ty_米粒278 时间:2019-11-10 20:30:28
  这个速度 会越来越没味道的
作者:美好梦境2010 时间:2019-11-11 01:30:33
  期待中
作者:ty_猕猴桃549 时间:2019-11-11 13:02:26
  打卡
作者:qinrui717 时间:2019-11-11 15:14:09
  今天双十一,楼主能否给力多更新一些,不要挤牙膏了,实在看得不够过瘾。
作者:宋裔 时间:2019-11-11 16:20:04
  更新得有点慢。
楼主马嘶鹿鸣 时间:2019-11-11 20:37:05
  我张口欲言,被他截住了,继续说:“《素女经》有这么一段对话,黄帝问素女,如果长时间没有性爱,会怎么样呢?素女直截了当地说,不行,天地有阖,阴阴有施化,人法阴阳,随四时,如果长时间没有性爱,就会造成神气阻滞,阴阳闭隔,何以自补?”
  听了这段半文半白似懂不懂的话,我才找到一种熟悉的感觉,呵呵,自打跟王质打交道,我已经被培养出把晦涩当深奥的习惯了,这才是我熟悉的王质,听起来才觉得靠谱。
  “怎么样,要不要啊?”
  “要什么啊?”
  “俄罗斯大白马啊。”
  我摇头道:“不必了。”
  王质不满道:“年纪轻轻的,怎么像个老道学呢?”
作者:恨晚hw 时间:2019-11-11 20:52:20
  [xyc:顶][xyc:顶][xyc:顶]问好
作者:宋裔 时间:2019-11-12 07:43:20
  顶贴。
作者:ty_猕猴桃549 时间:2019-11-12 14:12:21
  打卡
楼主马嘶鹿鸣 时间:2019-11-12 20:43:52
  我朝他吼道:“我有洁癖,不喜欢上公共厕所行不行啊?”说完,一头沉到水底,不想跟他再啰嗦了。我憋着气,细细回味着我的梦,虽然只记得那么一点,但我却非常肯定,这个梦还有好长,而且是与在鸠摩寺所做的梦一模一样。
  等我憋不住,从水底伸出头,王质狞笑道:“哟,可以啊,学会对我吼了!”说完报复性地一把捺住我的头,重重地将我按到水底下。
  我何曾想到他会这样对我,一口气还没换完就重新沉入水底,肺部的空气压力令我大脑顿时缺氧,整个人一下子处于无意识状态,我想呼救可是根本喊不出来,四肢越来越僵硬,生命的活力似乎正在离我远去。多少次大难不死,却没料到最后死在王质的手上。
作者:ty_猕猴桃549 时间:2019-11-13 14:44:50
  打卡
楼主马嘶鹿鸣 时间:2019-11-13 20:33:58
  就在意识失去的临界点,我恍惚进入了另一个空间。湛蓝的天空,碧绿的海水,金黄的沙滩,格瑞丝甜甜地笑着,抓着我的小臂,在海水中散步,到处都是人,都是欢歌笑语。突然,格瑞丝停下来,捏了下我的手臂,我回头一看,她朝我眨了下眼睛,温柔之容似玉,娇羞之貌如仙。我会心地回了她一个充满情欲的眼神,初识滋味的我们总是乐此不疲,随时随地春心荡漾。
  我四处张望,想找一个避人的地方。沙滩两侧都是嶙峋的乱石,那里一定杳无人迹。但是石头巨大,布满青苔,爬是爬不上去的,而且也太显眼,唯一的办法是从水下游泳过去,可遗憾的是我不会游泳。此前我从不认为不会游泳有什么不好,此刻我却深刻地认识到游泳的重要性。看到我焦急的样子,格瑞丝莞儿一笑,一个猛子扎进水里,很快石头后面传来她诱惑的声音:“快点过来啊。”
  我紧搓双手,心急如焚,钢枪已擦亮,美人在召唤,怎么办?怎么办?要不要冒险去赴美人约?
作者:ty_猕猴桃549 时间:2019-11-14 13:39:52
  打卡
作者:沐浴秋水 时间:2019-11-14 17:12:54
  顶
楼主马嘶鹿鸣 时间:2019-11-14 20:30:49
  正在焦急,一连串的耳光将我扇醒,原来王质发现不对劲,将我从水里捞出来,做了一翻急救,还是没有醒过来就不停地扇我耳光,总算被他打醒过来。
  我“哇”地一声吐出胸腔中的水,王质愧疚地说:“对不起啊,没想到你这么弱不禁风。”
  我无力跟他计较,闭上眼睛,躺面躺下,好久之后,体力有所恢复,我才缓缓睁开眼睛,正对上王质关切的眼神,在我上方直勾勾地看着我。我知道他是跟我开玩笑,并没有责怪他,只是别扭地转过头,有气无力道:“我想起我做的梦了。”
  王质吁了一口气,一付被我打败的样子,“鹿鸣,你叫我怎么说你呢?差点都被我害死了,不说怪我吧,一活过来就什么梦不梦的。”他不明白那个梦对我意义,虽然我也不知道那个梦到底有什么意义,但我就是觉得在鸠摩寺做的梦意义非凡。
  我生怕好不容易想起的梦又忘记了,也不管他愿不愿听,就低声讲了起来。他似乎还是听进去了,笑道:“美人召唤你却不会游泳,这么残忍啊?”
作者:ty_猕猴桃549 时间:2019-11-15 09:17:10
  打卡
我要评论
作者:suibinyue 时间:2019-11-15 10:30:03
  楼主文笔不错,想象力丰富,很吸引人。
楼主马嘶鹿鸣 时间:2019-11-15 20:32:43
  我抬头白了他一眼,“用词不准,那不是残忍,那叫惨。”
  “对,太惨了,后来呢,销魂了吗?”
  “我怎么知道?”我哗地一下,从水里站起来,冲他嚷道,“你那么早把我提起来干嘛,害得我后面都想不起来了。”
  这话说的有点无理了,要不是及时出水,命都没了,想起来又有什么用!王质却并没有怪我,而是递给我一支烟,温和地说:“别急,抽根烟,慢慢想。”我一言不发,抢过烟猛地吸了一口,烟很呛,顺着鼻腔直冲脑门心,但奇怪的是,一阵狂咳中,当时的梦境竟然又接上了。
  看着海水,不免又想起了她哥江文辉把我绑在海上折磨的情节,顿时胆怯人怂,欲火全消,隔着石头喊道:“格瑞丝,我到房里等你。”说完也不管她,拔腿就往回走。
  王质道:“那你可真是辜负美人了!”
  “没有,因为不等我迈步,一个大浪毫无征兆地打过来,一下子就将我卷入海中,我还来不及喊救命,又被冲上了岸,冲到了格瑞丝的怀中。
  我疑惑地看着她,“我怎么到这里来了?”两块礁石之间,有一条狭缝,细沙如锦,天然罗帐,她躺在沙上,我躺在她怀中。
作者:沐浴秋水 时间:2019-11-16 09:22:09
  记号
楼主马嘶鹿鸣 时间:2019-11-16 20:32:03
  王质淫笑道:“这个浪可真够浪的,你小子艳福不浅啊。”
  我没有睬他,仍然沉浸在我梦中。格瑞丝双手搂着我的背,深情地看着我,“你真坏,我还以为你真走了呢?”
  “啊?”
  “你要是真走了,我就不睬你了。”
  我心虚地笑了,没有解释,既然上天眷顾,岂能不好好享受,我一把将她压在身下,重整旗鼓,急不可耐地想要进入。可是我刚脱下的她的泳裤,却看到一样东西从她那里面爬出来,立刻又让我四肢冰凉,偃旗息鼓。”
  王质皱眉道:“又怎么了”
  “爬出来一只蜈蚣。”我停下来,盯着王质,等待他的反应。
  王质放肆地笑起来,“什么?鹿鸣,从那个地方爬出来一只蜈蚣?你不会这么倒霉吧?”顿了一下,又道:“不不不,应该说你走运了。”
  我不解道:“什么?”
  王质坏笑道:“想一想,如果你冒冒失失进去了,会发生什么情况?”
楼主马嘶鹿鸣 时间:2019-11-17 20:32:46
  我全身一震,王质说得对,祖坟冒烟啊,真要与蜈蚣发生亲密接触,岂不是不寒而栗!
  我继续回忆着我的梦,“我手疾眼快,一巴掌打下去,蜈蚣立刻被拍死了,成了一滩烂泥,可是那滩烂泥怎么洗也洗不掉,反而渐渐渗入到皮肤中。你知道那里有许多毛,蜈蚣渗进去后,那里的毛发都不见了。格瑞丝并不知道这一切,见我迟迟不进去,就过来抓我的下身,可是出现了这种情况我哪里还能行?我一把推开了她,指着她那里,捂住了嘴巴。你根本想象不到,蜈蚣渗透进去的地方,毛发都掉了,结果格瑞丝那里出现了一个蜈蚣的图案。”说到这里,我眼前又出现了那幅不可思议的图案,她的两条大白腿只要稍微动一下,那只蜈蚣就仿佛活了一样,在洞口摇头晃脑。
  王质道:“然后呢?”
  “然后?”我一骨碌坐起来,使劲想了一下,沮丧道:“你为什么那么早捞我起来?害得我后面想不起来了。”
  王质又把烟递过来,“不着急,再抽一口。”
楼主马嘶鹿鸣 时间:2019-11-18 20:35:27
  我接过烟,却并没有马上放到嘴里,而是警觉地问道:“这是什么烟?”我并无什么烟瘾,但也不至于吸一口就呛成那样,只是刚才沉缅于梦境不觉得。
  王质道:“你先吸一口再说。”
  我吸了一口,王质又问:“怎么样,想起来没有?”
  我问:“想起什么?”
  “你的梦啊。”
  “没有。”我摇摇头,将烟拿在手中,他这样问,显然证明我的怀疑没错了,这绝非一支普通的香烟。“这到底是什么烟?”
  “就是烟草里面加了点大麻。”
  我激动起来,声音也提高了,“什么?大麻,你想害我啊?”
  王质撇了撇嘴,双手将我双肩按到水里,“一点大麻而已,至于嘛。”
  我又要站起来,但他双手在我肩上用力,没站起来,只能通过大声来表达我的震惊,“大麻唉,毒品,你懂不懂啊?”
楼主马嘶鹿鸣 时间:2019-11-19 20:31:58
  “但是大麻能让你回忆起你的梦,不是吗?”
  “没有。”
  “刚刚你不是回忆起一小段?”
  我怔了一下,刚才被他从水里提起来后,本来是不记得后面的梦了,可是吸了一口他给的烟后,当真又想起了一小段,我立刻又把烟放到嘴里,吸了一大口,还故意张开了嗓子,结果又是一阵咳嗽。这是我故意的,上一回就是呛了后才想起的,但是遗憾的是,我连泪水都咳出来了,脑子不是一片空白,什么也没想起。我无奈地望着王质,“还有什么其他更猛的烟?”
  王质摇摇头。
  我不甘心,又问道:“有没有海洛因、冰毒?”
  王质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你当我是毒贩啊。
楼主马嘶鹿鸣 时间:2019-11-20 20:34:13
  我一时无语。
  见我不说话,王质没话找话道:“现实中呢?你女朋友那里有没有蜈蚣?”
  “当然没有。”
  “那她身上有没有蜈蚣或类似的纹身。”
  “也没有。”
  “你肯定?”
  “我?”我犹豫起来,她的身体洁白无暇当然不会有那些乱七八糟的纹身,可是二十多年过去了,又经过了这么多稀奇古怪的事,她后来有没有我还真不敢肯定了。
楼主马嘶鹿鸣 时间:2019-11-21 16:28:19
  王质拍了下我的肩膀,“别紧张,一个梦而已。”
  我抬头看着他,“可是我觉得这个梦是给我的一种兆示一种启迪,可惜后面我都记不起来了。”
  “记不起来就不要想,好好泡温泉,刚才是我不对,害你呛水了,待会儿请你吃大餐作赔罪。”见我无动于衷,又补充道,“尝尝俄国人的羊肉,味道不是一般的好。”
  我仍然沉浸在我的梦境中,救助道:“你会解梦不?你说这个梦有什么深意没有?”
楼主马嘶鹿鸣 时间:2019-11-22 21:32:10
  王质看了我一眼,“你不会游泳,本来只能干着急,可是在梦中被一个突然而来的大浪送到女朋友的怀中,这就是说一切皆有可能。
  我点点头,不错,不可能的事情发生了,那也意味着格瑞丝那里真有可能出现一个蜈蚣,或者蜈蚣纹身,如果是那样,我们以后分手是不是与此有关呢?而我此刻做起此梦,是不是意味着她正处于危险中,我问道:“格瑞丝现在会有危险吗?”二十多年了,虽然她家境富裕,但难保没有意外之险。
  “我只是说一切皆有可能,你怎么会想到那个女人有危险上?”王质皱眉道,“你再这样想,虽然海浪想成全你,但是蜈蚣不同意啊,你还是没干成,这说明什么呢?这就是说一切还是照旧。”王质说完,竟然哈哈笑起来,笑容猥琐。
楼主马嘶鹿鸣 时间:2019-11-23 19:51:27
  我被他气得要吐血,这是解梦吗?好象是在玩我吧!对这个人,我真是一点办法没有,刚认识的时候还一本正经的样子,经常摆出世外高人的高冷样,谁想到混熟后,竟然越来越无厘头,我只好无奈地说:“你说的对,一切皆有可能,一切都会照旧。”shit!这种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话还要你教我!
  王质似乎并不在意我的愤怒和无奈,潇洒地在池中游了起来,游了一个来回后,在我旁边钻出来,抹掉脸上的水,游了几个来回,然后游到我身边,伸了脑袋,邀功道:“怎么样,这地儿不错吧?要不,我教你游泳吧,”
  我摇摇头,“不学。”
楼主马嘶鹿鸣 时间:2019-11-24 18:35:29
  “学吧,省得你下次碰到美女邀约,又因为不会游泳而望水兴叹,恼羞成怒。”
  “谁恼羞成怒了?”
  “好,不提这个。不过你想想啊,你现在跟着我闯荡江湖,到处都有河海塘坝,多个技艺关键时刻也许会救你的命呵。”
  “不必!”我抬起手腕,将手串在他眼前晃了一下,“我有救命大蛇,它会游就行了。”
  “这玩艺靠谱不?”
  “不用你管。”
  “得,你不乐意学我还不乐意教呢。”
楼主马嘶鹿鸣 时间:2019-11-25 16:40:46
  我毫不相让道:“主要是我看你游泳的姿式够丑,只会招美女嫌弃。”
  王质被我逗得破颜而笑,从水中站起来道:“既然你不想学,我们走吧。”
  “你先走,我再泡一会儿。”倒不是说泡澡有多快活,主要是想王质走了,一个人安静下来,能不能再想起一些什么?
  不料王质并不懂我的心思,反而在我身边坐下来,伸了个懒腰,“好,那就再泡一会儿,真舒服啊!”
作者:沐浴秋水 时间:2019-11-26 17:23:07
  记号
楼主马嘶鹿鸣 时间:2019-11-26 19:44:43
  他不走我也不好撵他,也罢,一进来震摄于熟悉的硫磺味,还没讲几句话就被这家伙摁在水里差点淹死了,此刻倒可以好好欣赏一番。小玻璃房里面的温度要高于外面,温泉的热气升到屋顶,凝固成水珠,沿着四壁顺流而下。我不觉感叹设计的巧妙,试想一下,水蒸气如果直接滴落下来,砸到浴客身上,舒适度自然要大打折扣。总而言之,这里真是一个奇妙的地方,寒冷的冬天,一边泡着温泉,一边欣赏热带花卉,冰火两重天,真是难得的享受。
  池子的中央,有两朵水花,我指着道:“这是泉眼?”
  王质道:“左边那个是的,右边不是。”
作者:angelfishpanpan 时间:2019-11-26 20:34:56
  等更
楼主马嘶鹿鸣 时间:2019-11-27 20:13:49
  “怎么讲?”
  “水温太高,不加冷水,就不是泡温泉而是烫鸡毛了。”
  我吸了下鼻子,浓烈地硫磺味非常好闻,王质得意地说:“现在知道这里为什么叫香汤了吧?”
  我不屑道:“一进来就闻到了,正是因为这个硫磺香味才让我想起了鸠摩寺的温泉,也才想起曾经在鸠摩寺做过一个梦。”
  王质打了个响指,“这么说你还得感谢我喽?”
  我狠狠瞪了他一眼,“对,感谢你差点淹死我。”
  王质尴尬地笑了下,“我不是跟你道歉了吗?”
  我道:“道歉就不必了,只是你还欠我一个解释吧?”
  王质干笑了一下,“解释什么?”
楼主马嘶鹿鸣 时间:2019-11-28 16:08:57
  我咄咄逼人道:“你知道要解释什么。”打晕我,然后千里迢迢把我弄到这里来,难道没有一个说法吗?
  “好吧,”王质耸了下肩,“其实没什么好解释的,我每次出关,都会到这里来泡个温泉,你知道在阴暗潮湿的山洞里一待就是三年五载,皮肤、关节都会有影响,到这里泡温泉可以帮我迅速恢复。”
  “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至于带你来,那是看在咱俩关系好,特意带你来享受一番,你不会狗咬吕洞宾吧?”
  我用手朝他拍出一片水花,嗔道:“你才狗咬吕洞宾。”
楼主马嘶鹿鸣 时间:2019-11-29 11:00:23
  睚眦必报的王质一点不讲情面,立刻还击,我们就在温泉池里又打起了水仗。我前面说过,我小时候只有看小伙伴们大打水仗的份,因为我奶奶管得非常严,每次回家都回抓住我的胳膊,用指甲划一下,一旦发现有下水的痕迹,等待我的就是一顿毒打,所以我虽然长在乡下,长在河边,却始终不会游泳,但对打水仗却始终是一个童年的梦。
  真是童心未眠,我是实现小时候的梦想也就算了,没想到他这个自称一千七百岁的老人家也玩得这么高兴,兴致一点不比我少。不过这不是一场公平的较量,技术、体力、花样,我都没有他多,幸亏他没有发挥暗能量,否则我根本毫无招架之处。
  我率先提出了停战,这里热浪滚滚,体力消耗太大,不一会儿我就觉得喘不过气来,走到室外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才回到池子里。此时王质已经闭目养神,安静地飘浮在水面上,看上去非常自在惬意。我不会游泳,好在池子不深,一步步走到他跟前,摇了摇他的胳膊,但他动也不动,睡得像头死猪,跟我装睡!我毫不客气地在他身上上下其手,大叫道:“王质、王质,醒一醒,着火了,着火了……”
作者:lcjflow 时间:2019-11-29 14:04:06
  更新蜗牛速度
作者:wangyi955 时间:2019-11-29 15:54:21
  催更催更
作者:沐浴秋水 时间:2019-11-30 02:14:04
  顶
楼主马嘶鹿鸣 时间:2019-11-30 21:49:01
  王质闭着眼睛吐了两个字,“聒噪。”
  我仍然火急火燎道:“起火了,快跑吧。”
  王质这才睁开眼,“你傻不傻啊,这是澡堂子,怎么可能着火。”
  我笑道:“让你睡不成觉不就成了。”
  “心怎么这么坏呢?”
  我得意地笑了下,问道:“你答应我的事你不会忘了吧?”
  “忘了。”说着又闭上了眼。
楼主马嘶鹿鸣 时间:2019-12-01 19:37:05
  居然敢忘了答应我的事,我立刻毫不留情地朝他袴下攻击,
  “不就是给鹿立翰治病吗?我答应的事,不会忘的。”
  “他的病情很严重,所有的医生都束手无策,你是我唯一的希望,要不我们明天就回吧?”
  “明天?不行。”
  “为什么?”
  “你知道我为什么带你到这里来吗?”
  “我怎么知道?”
  “国内一时回不去了,尤其是你?”
楼主马嘶鹿鸣 时间:2019-12-02 08:55:19
  我一下子站起来,水顺着我的肩膀哗哗地流下,“你说清楚点。”
  “警方正在调查金谷园的命案。”
  “金筌的老婆?不是没人知道吗?”我和王质都答应过金筌不声张此事,那么偏僻的地方少一个人,随便编个理由,旅游、回娘家之类就能自圆其说,至少短时间内不会引人怀疑,那么警察又是是怎么知道的?
  “陈莫可报的案。”
  “啊?”在船上的时候,我记得陈莫可是跟我说过她公公是凶手,我也没当回事,没想到她还真去报警了。
  我皱眉道:“真是金筌杀的”
  “一大一小两条命案,据说警方很重视。”
  “怎么,那个婴儿也死了?”
楼主马嘶鹿鸣 时间:2019-12-03 09:08:48
  “不是婴儿,是陈莫可的丈夫和婆婆。”
  “她丈夫?他不是因为金家的千年诅咒才死的吗?怎么又变成谋杀了?”
  “金家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以前没人举报,现在死者老婆说是谋杀,警察当然要重新调查。”
  我想了一下,道:“要说杀老婆倒有可能,只是不会连儿子也杀吧?”金筌给我的印象虽然不好,但也不像个疯子,一个人杀自已的亲生儿子,那要疯狂到什么程度!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反正警察知道我们那几天在金谷园出入,所以想找我们协助办案,所以我就带你躲到这里来啰。”
  “人又不是我们杀的,跑什么跑,这一跑不反而落个嫌疑吗?”
作者:沐浴秋水 时间:2019-12-04 08:16:27
  记号
楼主马嘶鹿鸣 时间:2019-12-04 10:36:09
  “有嫌疑也要跑。”
  “为什么?”
  王质乘我不备,迅速在我脑袋上打了个“毛栗子”,骂道:“你傻不傻啊,电影总看过吧,一进去,管你是嫌犯还是证人,警察例行公事,先问你什么?”
  我稍想了下道:“问姓名年龄什么的吧?”
  王质看着我不说话,我立刻明白过来了,我身份证与实际年龄相差二十多岁,说“保养好”肯定是搪塞不过去的,搞不好就会变成我当医学小白鼠的导火索。
  想到这里,不禁全身抖了下,朝他拱拳道:“多谢道长出手相救,让在下何以为报?”
  王质毫无廉耻地借坡上驴道:“以身相许……”
楼主马嘶鹿鸣 时间:2019-12-05 11:42:39
  我狠狠瞪了他一眼。
  他奸笑一声,改口道,“……就不必了。那就帮道长搓搓背吧。”说着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一个丝瓜囊,递了过来。
  没办法,我只好吃力地干起了体力活,好在这家伙还懂得投桃报李,把我也搓得干干净净、舒舒服服。
  我一边快活地哼着,一边问道:“我们什么时候能回国啊?”
  “等等吧。”
  “人到底是谁杀的?”
  “不知道。”
  “你说真是金筌杀的吗?”
  “不知道。”
  “金筌为什么要杀他老婆?”
  “不知道。”
  “你说一个人怎么可能杀自己的儿子”
  “不知道。”
  不知道!什么都是不知道!我突然爬起来,朝他生气地挥手道:“我好了,不要你搓了。”
楼主马嘶鹿鸣 时间:2019-12-06 08:40:26
  王质也不在意,笑嘻嘻道:“哟,长脾气了?不简单呀。”
  我将身上的污垢洗掉,硬邦邦地说,“洗好了,走吧。”
  “好啊,走吧。”这家伙行动起来比我快多了,我刚从水里站起来,他已经开门出去了。我拉开门,看他浴袍都已经穿好了,双手抱在胸前,摆出一付酷毙的样子。
  我关上身后的门,却在门最后关闭的那一霎那,感觉门内有双眼睛,忍不住又转身推开了门。当然不会有什么眼睛,可是弥漫的水汽中,我分明看到了鸠摩寺的浴池,漂浮在水汽中却清晰可辨。我想起来了,鸠摩寺的浴池除了中间的池子,也是七弯八绕,形成曲水流觞,当时不觉得,现在看起来分明与金家照壁上的那个伏羲女娲状曲水流觞差不多,更关键的是,流觞中还有两只杯子,位子也是在“规矩”之处,与我当初那根针停的位置也差不多。如此说来,鸠摩寺的那个浴池还大有明堂,有机会的话,我一定要在那两处试一下,看看有什么事情发生。
  王质见我反常,问道:“怎么了?”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11 12 13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