销售部怪谈:客户可能不仅仅是人,有可能是地府

楼主:青衫醉人离 时间:2018-12-24 23:29:00 点击:622160 回复:392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17 下页  到页 
  “叮叮叮……”
  一串轻微的金属声回荡在一间不大的房间里。一缕惨淡的阳光透过上方的气孔,照射在地面上,一团接一团的灰尘飘荡在房间内。
  透过房间里的光柱,依稀能看出一个人影坐在地面上,依靠在墙壁上,两条黑线一样的东西连接着人影和墙壁,正轻轻晃动着。
  那是两根铁链!
  整个房间给人的感觉就是昏暗潮湿,配上铁链很容易就能猜出这个人是被关押在这里的,看样子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
  突然,房间的门被什么人从外面打开,发出一阵‘吱吱嘎嘎’的声音,看来这扇门已经很久没打开过了。
  当门全部打开后,一位身穿迷彩军装的男子出现在门口。
  男子打开随身携带的手电筒,强烈的光线在房间里晃了几圈,最后落在那道人影身上。
  是一个男人。
  只是此时这个男人低着头,一头和稻草一样的头发,全身的衣服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样子。
  军装男子边走向房间里的那个男人,边伸手在鼻子前挥了挥,想要驱散四周的灰尘。
  直到站在了男人身前一步远的地方,军装男子才停下脚步,也不说话,就这样静静的看着这个被铁链锁住的男人。
  良久,困住男人的铁链再次发出一串声响,男人缓缓抬起头,努力的抬起头看向面前的军装男子。虽然男人全身都污垢不堪,但那双眼睛却透露出一份淡然,仿佛超脱了生死一般。
  两个人就这样对视着,谁也没说话。

打赏

162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507次 发图:3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青衫醉人离 时间:2018-12-24 23:30:13
  见军装男子不说话,被困的男人慢慢低下头。
  “苍梧,呵呵……看样子,你们并没有研究出什么东西来啊。”随着铁链声音的渐弱,被困的男人率先开口说道,只是这声音却显得有些沙哑和异样,应该是长久没有说过话的原因。
  被称作苍梧的军装男子并没有答话,而是看了一眼困住这个男人的两根铁链一眼,转身向着门外走去。
  经过房门的时候,苍梧停顿了一下,向后瞥了一眼,淡淡的说道:“待会我会来找你,我知道这些东西根本困不住你。”
  说完,苍梧径直离开了。
  听到这话,被困男人依然低着头,等到苍梧走远了,男子身旁的铁链发出了一阵清脆的声响。
  男子消失在房间里,只留下两根断了的铁链继续挂在墙壁上。
  呜……呜……
  江面上来来回回的驶过不少船只,不时发出几声喇叭声。
  江边的一块大石头上,一位男子蹲坐在上面。一头长发就这么随意找了根绳子扎在脑后,半长的胡须随着江风不停的摆动着。
  这就是被困住房间里的那个男人,只是此时他明显已经洗过澡,不在和之前一样污垢。
  俗话说:佛靠金装,人靠衣装。此时换过衣服的男子看起来也就三十左右,乍一看显得十分儒雅,只是他的眼神里,却透露出一种和这个年纪不相符的沧桑。
  男子就这样静静的坐在石头上看着江面。
  不多一会,一辆军用吉普停在了江边的小道上。从车上走下来一位身穿中山装的男子。
  是苍梧。
  苍梧手中抓住一个档案袋一样的东西,看了看坐在石头上的男人,微微眯了眯眼睛,呼出一口气,走了过去。
楼主青衫醉人离 时间:2018-12-24 23:30:58
  “你来了。”
  听到脚步声在身旁消失,石头上的男人收回看向江面的目光,扭头看了一眼站在身旁的苍梧,上下打量了一番。
  “有烟吗?”男人问道,“有多久没来一口了?”
  听到男人的问题,苍梧明显楞了一下,从口袋里掏出烟和火机递了过去。
  看着这个男人熟练的抽出一支烟叼在嘴里点燃,苍梧问道:“你就没有什么想问的吗?”
  男人深深的吸了一口烟,却突然猛烈的咳嗽起来,眯着眼睛看着指间的烟,“该说的我不是早就说过了吗?”
  听到这个不是回答的回答,苍梧有点发不出火来,转头看向江面,淡淡的道:“三木先生走了!”
  什么?!
  男人猛然抬头看向旁边的苍梧,有点不相信刚刚听的话,却发现苍梧刀削般的脸上微微抽搐着。
  看来这个消息是真的,男人低头看了看烟,递到嘴里猛的吸了一口,只是手指不停的颤抖着。
  一支烟就这样两三口就吸完了,男人扔掉烟头,“这次你们想做什么?”
  “上次你带回来的玉珠,我们研究了很久,但一直都没有进展,只能知道是一种很珍贵的玉质材料。但是我们……”
  “捡重点说。”男子抽出第二支烟点燃道。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青衫醉人离 时间:2018-12-24 23:31:58
  苍梧瞥了他一眼道:“我们发现一个很好玩的组织,伪装成一家公司,但却查不到任何经营的账目……”苍梧说到这就停住了,没有继续说下去,他知道以这个男人的聪明程度,不需要再多说什么了。
  果然,石头上的男子冷哼一声,有些不屑道:“让我替你们去调查这种事情,不觉得有点小题大做吗?”
  “如果我告诉你,我们怀疑那家公司可能和你带回来的那个玉珠有关系呢?”
  听到这里,男子直接扔掉手里还没抽完的烟,对着苍梧摊开手掌。
  看到这个举动,苍梧知道他同意了,将手里档案袋递了过去,留下一句话后转身离开。
  “这次放你出来,就是三木先生临终前的指示,不然就你的危险程度,这辈子都别想看见太阳了。”
  男子扭头看着苍梧坐上车走远,从袋子里抽出一份文件。
  看完手里的资料,男子轻哼一声,自语道:“印文栾,这次居然要用真实的名字,只是……归魂珠,我迟早会解开你的秘密。”
  印文栾收好袋子里的身份证,在手中掐出一个奇怪的印记,寸寸火焰从指尖窜出,瞬间将手里的资料连同档案袋一起烧成灰烬,随风飘逝。
  坐车离开的苍梧看着窗外不停倒退的景象,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楼主青衫醉人离 时间:2018-12-24 23:32:41
  “首长,那个人是谁啊?居然让您亲自来见他。”
  听到问话,苍梧收回思绪,看了看前面正在开车的小年轻,呵斥道:“不该问的别问!”
  看到他吃瘪的样子,苍梧突然觉得是不是自己语气过重了,而且自己是不是……
  想到这里,苍梧清了清嗓子继续道:“你还小,有些人有些事,就算我说了,你也不知道的,你只要知道那个人的能力,已经超脱了一个正常人的范畴了。”
  超脱正常人的范畴?
  小年轻没听懂,偷偷瞥了瞥后视镜,发现已经完全看不见那个人的身影了。
  苍梧冷眼看着小年轻的举动,重新看向窗外,只是嘴角却微微露出一丝微笑。
  一阵江风拂过,改叫印文栾的男子站起身子,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深吸一口气,“看来是该去准备准备了。”
  西市口,是这座江边小城最繁华的市中心,印文栾穿梭在人群中。
  此时的他,将胡须刮了个干净,一头长发也理的齐眉长短,鼻梁上夹着衣服无框眼镜,在风衣的承托下,显得优雅俊朗。
  七拐八拐的走过几个街口,印文栾站在了一栋有些陈旧的私楼前,轻轻的敲了三下铁门。
  等了片刻,大门打开了一条缝,刚好够一个人挤进去。
  进到屋内的印文栾发现里面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突然‘嘭!’的一声巨响,门被重重的关了起来。
我要评论
楼主青衫醉人离 时间:2018-12-24 23:33:15
  虽然离铁门只有一步的距离,印文栾却没看见有人的踪影。
  “有点意思!”
  印文栾嘴角上扬,露出一丝微笑,低语道。
  “欢迎来到极乐世界!”
  一道缥缈的声音从四周传来,不停的回荡在屋内。
  印文栾扫视一圈四周,并没有发现说话的人,警惕的将手背在了身后,掐出一个奇怪的姿势。
  看样子一旦发现不对劲就可以随时发起攻击。
  “来者何人?有何祈求?”
  虚无的声音再次从四周传来。
  话音刚落,印文栾一个猫腰滚向一旁,将背在身后的手放在胸前,深吸一口气喷了出来。
  一团巨大的火球猛然冲出,火球发出的光芒将整个屋内照的通亮。
  “哇……”
  一声惊呼在房间深处响起,看来是被这个突然出现的火球吓了一跳。
  在火球出现到消失的这段时间,印文栾快速打量了一番屋内的布局,心中冷笑,站起身体随手弹了弹身上的灰尘,向着惊呼声传来的方向走去。
  可是刚走两步,就听见那个虚无的声音再次响起。
  “你是术士?”
  “我没时间和你胡扯,我来拿东西的,金皓懿。”
  “嗯?”那个声音有些疑惑,片刻,整个屋内的灯瞬间都亮了起来,一个看起来像道士一样的人出现在房间里。
  看着眼前这个穿着十方服的男人,印文栾有些无奈,用手揉了揉太阳穴,“这么多年,你怎么还是喜欢这样?”
  “印先生?真的是你?”金皓懿仔细打量了一番站在面前的印文栾,在确认的确是本人后,几步走了过来,伸开双臂准备一把抱住印文栾,却不想被印文栾一个侧身躲了过去。
  见自己扑了个空,金皓懿哈哈大笑起来,“这么多年,你到底去哪了?我即使发动全部力量去找你,也没有一点消息。”
  听到问话,印文栾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总不能说自己一直在关押着吧。
  印文栾轻叹一声道:“说来话长,我先来拿东西,顺便和你打听点消息。”
作者:无颜画皮 时间:2018-12-25 00:03:45
  重新开贴了?厉害了,坐在前排拜读大作!!!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无颜画皮 时间:2018-12-25 00:05:27
  @青衫醉人离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作者:无颜画皮 时间:2018-12-25 00:05:44
  @青衫醉人离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作者:无颜画皮 时间:2018-12-25 00:07:18
  @青衫醉人离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作者:蚊子我劝你善良 时间:2018-12-25 00:10:08
  好帖必须支持,加油,继续!!!
我要评论
作者:许象 时间:2018-12-25 06:57:04
  支持原创
我要评论
作者:谁说结果不重要 时间:2018-12-25 10:23:47

  细读好文,写的不错,点赞楼主

我要评论
楼主青衫醉人离 时间:2018-12-25 19:24:19
  “你想知道什么?”金皓懿随意的在墙壁上按了按,打开一扇暗门,从里面伸出两张椅子,示意印文栾一起坐下说。
  瞥了一眼那张空着的椅子,并没有坐下,而是来回走了两步,扭头紧紧的盯着金皓懿的眼睛看着,缓声道:“最近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好玩的事情?”
  “好玩的事?不知道你指什么?反正对于我来说,只要是没试过的事情,都是好玩的啊。”金皓懿耸耸肩回道,可是却发现印文栾紧盯自己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金皓懿心中一颤,清了清嗓子继续道,“当然了,你觉得好玩的事情,那肯定是不得了的事情,让我仔细想想。”
  金皓懿说着,揉了揉额头,却趁机用手遮住了自己的眼睛,脑中不停的思索着印文栾说的好玩的事情到底是指什么。
  来回走了三四圈,印文栾有些不耐烦道:“想好了吗?”
  “最近也没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啊,不过娱乐圈的那群明星倒是有一些惊人的事情。”金皓懿眨了眨眼睛说道。
  听到金皓懿这么说,印文栾心中清楚他在打马虎眼,手中掐出一个指印,脸色阴沉的看着金皓懿,“给你点提示吧,有没有出现什么特别的组织?”
  组织?!
  金皓懿一愣,心里顿时沉了下来,嬉皮笑脸的表情在他脸上消失不见,反而出现了一丝凝重。
楼主青衫醉人离 时间:2018-12-25 19:24:45
  “你是指最近几年出现的那个公司?”
  印文栾点了点头。
  “这个……”金皓懿有些犹豫不定。
  “有什么不方便的?”
  “那倒没有,只是这个组织出现的很突然,和外界的接触也不是很多,而且……”金皓懿说了一半就停了下来。
  “而且什么?”
  “而且,经过我们的调查,他们里面的人不多,只是……他们做的事情,俨然是一群除魔卫道的正义人士。”
  “正义之士?哈哈……”印文栾有些讥讽的笑了起来,“哪有什么正义之士,只不过没有利益冲突而已。”
  “这个……你要这么说的话,我也没意见,毕竟我就是个贩卖情报的人。”金皓懿摊开手,无奈的回道。
  见金皓懿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意思,印文栾将指印收了起来,低头沉思了一会问道:“你能不能把我弄进去?”
  “有点难度,不过也不是不可能。”
  盯着金皓懿看了一会,印文栾心里明白,估计他有眼线已经打入了那个公司,微微点头道:“替我安排一下,看看能不能把我弄进去。”
  “这个我尽力,还有什么事?没有的话,去喝一杯?”金皓懿站起身来,将椅子收回墙壁的暗格里。
楼主青衫醉人离 时间:2018-12-25 19:25:28
  “我来拿玄阳镜和斩阴尺!”印文栾将手背在身后道。
  深深的看了印文栾一眼,金皓懿带头向里走去,“斩阴尺还没找到材料修复,现在只能给你玄阳镜。”
  “还没修好嘛。”印文栾低声嘀咕着,跟着金皓懿向房间深处走去。
  推开一扇暗门,金皓懿领着印文栾进到一个空间十分宽阔的地方。
  看着四周墙壁上泛着幽光的圆球,整个房间显得朦胧感十足,哗哗的流水声从周围传来,配上时不时飘来的缕缕清香,印文栾顿时感慨道:“有钱人就是好。”
  金皓懿扭头瞄了一眼印文栾,幽幽道:“以你的本事,想赚钱还不是很快。”
  “老头子说过,学本事可不是为了赚钱的。”印文栾有些落寞,眼前浮现出一个衣着邋遢的中年男子的样子。
  看着中年男子转身深深的看了自己一眼,印文栾用只有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嘀咕着:“一辈子都在违背他的意思,唯一遵循的也就只有这个了。”
  跟着金皓懿走到房间中间的位置停了下来,印文栾看着眼前这片人造的水池,水池正中间,一座方台立在那里,台面上搁置着一方锦盒,一块反着暗光的八卦镜斜置在中间。
楼主青衫醉人离 时间:2018-12-25 19:25:55
  仿佛知道印文栾在附近一般,那块八卦镜微微的抖动起来,一会功夫便冲天而起。
  伸手接过飞窜过来的八卦镜,印文栾用手轻轻的抚摸着镜身,“玄阳镜,我回来了。”
  嗡……
  一阵快速震动后,八卦镜平复了下来。
  看着印文栾的动作,金皓懿轻轻提醒道:“如果进去了,你可不能表现出现在这种能力,要装成一个普通人。”
  擦拭一遍镜身,印文栾将玄阳镜重新挂在了腰间的皮带上,有些疑惑,“这个不用你提醒。”
  金皓懿点点头,“走吧,去喝一杯。”说完带头向外走去。
  两个人走出私房,穿过一条条街道,停在一个饮料展示柜前。
  见金皓懿停了下来,印文栾有些疑惑的看着他,只见金皓懿伸手打开了那个展示柜,走了进去。
  那是一道门,只是造型弄成了展示柜的模样而已。
  “哈喽,老板。”金皓懿挥手和吧台里的微胖男子打了声招呼,就找了张靠角落的桌子坐了下来,“老样子。”
  老板微笑的冲金皓懿点了点头,又看向后面的印文栾,“先生要点什么?”
  “跟他一样就行。”说着,印文栾一屁股坐在了金皓懿的对面。
楼主青衫醉人离 时间:2018-12-25 19:27:02
  “好咧,稍等,两份长岛冰茶。”微胖老板吆喝一声就干活去了。
  没一会,一个黑人就端着一份小食和两杯长岛冰茶,摆在了桌子上。
  “看样子你经常来啊。”印文栾咧嘴笑着说道。
  “这不是没事干嘛,自己又不会弄,就过来喝一杯,一回生二回熟的,就成了熟客了。”金皓懿端起面前的那杯长岛冰茶,小小的吸了一口。
  看着金皓懿一副陶醉的样子,印文栾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烟,自己点燃一支抽了起来。
  半杯长岛冰茶下肚,印文栾也掐灭了手里的烟头。他和金皓懿两人之间形成一堵烟墙。
  “话说,你这么多年,都去哪了?”金皓懿犹豫了一阵,最终还是问出了心里的疑惑。
  “一个见不到光的地方。”
  “哎……不要总是那么神秘好不好,做人要开心一点。”金皓懿有点抱怨。
  “你不懂,有些事情,总有人要去做,而我天生就是做这个的。”印文栾喝了一口杯里的酒,有些感慨道。
  “不就是从小在高先生身边长大的,有什么天生不天生的。”
  听着金皓懿的话,印文栾端起酒杯的手,停在了那里,无奈的摇了摇头。
  叮……
  金皓懿的手机响了一声。
楼主青衫醉人离 时间:2018-12-25 19:27:31
  看着金皓懿看手机时,眉头一皱一松,印文栾出声问道:“怎么了?”
  放下手机,金皓懿又喝了一口,吐出一口气,缓缓道:“没什么,待会过来一个朋友。”边说边在手机屏幕上快速的敲击着。说完,又瞥了一眼印文栾。
  朋友?!
  印文栾有些诧异,如果仅仅只是朋友的话,可这小子刚刚看我的眼神明显有些不对劲。
  会不会和那个组织有关?
  想到这里,印文栾不自觉的点点头。
  没多久,印文栾突然感觉一阵寒意袭遍全身,猛然扭头看向大门的方向。
  瞬间大门被人从外面拉开,走进来一个女人。
  印文栾上下打量了一下那个女人,见她个头不是很高,在昏暗的灯光下,有点看不清脸,却自顾自的向着自己这桌走了过来。
  瞥了一眼对面的金皓懿,发现他也看向这个女人,印文栾心中断定这个人就是刚刚提到的那个朋友。
  那个女人走到桌前,直接坐在了金皓懿旁边的空位上,冲着吧台里的老板说道:“一杯XXX。”说完在金皓懿和印文栾两人身上来回扫视了一下,最终目光落在印文栾身上。
  “你好,怎么称呼?”
  “印文栾!”
  看着对面这个女的,印文栾嘴角上扬,露出一个微笑道。
  “你叫我白爷就好了。”女人接过黑人递过来的XXX,抿了一口道。
  白爷?!
  这名字挺霸气的。
楼主青衫醉人离 时间:2018-12-25 19:28:00
  也不管印文栾的反应,白爷转身就给了金皓懿一拳,恨恨道:“整天就知道给我找麻烦。”
  金皓懿急忙双手合十摆在身前,不停道:“大姐,大姐,特例特例,这次是特例。”
  “怎么个特例法?”
  “他。”金皓懿指了指坐在对面的印文栾道:“我这个朋友从小在生活在山上,刚刚下来,没地方工作,我自己都没有工作的,你看能不能帮忙弄进你们单位?”
  “山上?道士啊?”白爷嘀咕道,转身又给了金皓懿两拳,“你什么时候认识这么个朋友的,我怎么不知道。”
  “小时候就认识了,只不过后来他跟着师傅去了山上而已。”
  “那还是个道士了。”
  “不不不,不是,只是跟着师傅学了点东西而已。”不顾金皓懿的眼神,印文栾插话道。
  白爷捋了捋有点乱头发,偷偷的瞄了一眼印文栾夹着香烟的手,沉思一会道:“我试试看吧,回头等我消息。”
  说完,白爷一口喝完杯子里剩下的XXX,站起身来,走了出去。
  看着白爷消失的背影,金皓懿有些责怪道:“不是让你伪装成普通人嘛,干嘛还说学了点东西。”
  回想到这个白爷还没出现时的那阵寒意,印文栾沉声道:“这个女的不简单,我能感觉到她的出现,她也应该能感觉出我的存在。”
  “什么呀,这么玄乎。”
  “这不是玄乎,是一种本能。”印文栾点燃一支烟,站起身准备离开,“回头等你消息了。”
作者:夜零2018 时间:2018-12-25 21:31:04
  拜读,追更,就是喜欢这种灵异故事
我要评论
楼主青衫醉人离 时间:2018-12-26 10:35:05
剩余 18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吊床达人 时间:2018-12-26 13:06:33
  销售业绩上不去,老板要开除你叫你去办公室,你就知道什么是地府了
我要评论
楼主青衫醉人离 时间:2018-12-26 19:55:10
  离开酒吧的印文栾,穿过一条又一条街道,两边闪着各种颜色的广告牌和霓虹灯将四周映照的五颜六色的。
  看着有说有笑的老老少少在身边来回穿梭,印文栾顿时觉得自己是不是被关押的时间太长了,已经和这个社会脱节了。
  不知不觉,印文栾走到了江边,夜晚的江风愈发的刺骨。
  印文栾揉了揉脸颊,找到一处台阶坐了下来,看着不远处不停变换形态的音乐喷泉,慢慢的陷入了沉思。
  突然,一阵女人的尖叫声划破夜空,将印文栾从回忆中拉了回来。
  冲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看,印文栾发现四周的人群不知道什么时候都不见了踪影。快步走向刚刚声音的地方,印文栾看见一个女人半个身子已经在水面以下,两只手正不停的抓向岸边的石头,看样子是想抓住什么东西,不让自己继续下滑。
  可是任凭她怎么使劲的抓住岸边的东西,依然阻止不了下滑的趋势,眼看着水面已经淹到了她脖子的位置,估计再等个几秒,整个人都淹下去了。
  水猴子?!
  印文栾眯着眼睛看向女子的位置,心中不免有些疑惑,可没听说过这个城市有水猴子啊。
  就在印文栾犹豫的时候,女子已经整个都滑到水下,只留下身上的外套还浮在水面,两条胳膊不停的挥舞着,在水面激起不小的浪花。
楼主青衫醉人离 时间:2018-12-26 19:56:02
  “你不准备救她吗?”
  突然在耳朵响起的声音,吓了印文栾一大跳。
  习惯性的向旁边扭身,右手背到身后,掐出一道指诀,印文栾警惕的看着身边这个突然出现的男子。
  只见这个男人一脸的平淡却能发现维扬的嘴角,紧闭的双眼,看起来却十分的儒雅,穿一身宽松的汉服,齐背的长发正随风飘动。
  心中暗叹这个人是什么时候接近自己身边的,印文栾试探性的问道:“你是谁?”
  男子微微扭头,看向印文栾这边,“我是谁不重要,你就这么看着这个女人被淹死吗?”
  印文栾抽空瞥了一眼那个女人落水的地方,现在已经连外套都不见了,应该是整个人都沉到了水下去了。
  深深的皱了皱眉头,印文栾轻叹一声,“来不及了。”说完准备转身离开。
  “高阴阳就教了你这些?”男子提高了一个声调道。
  听到高阴阳的名字,印文栾猛然转身,死死的盯住了身后这个奇怪的男人,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你到底是谁?”
  听到这话,男子笑的更厉害了,伸出手在印文栾面前比划了几下。
  一阵暗光闪过,水面一阵翻滚,一个女人凭空出现在了男子身边,只是从湿漉漉的衣服和头发来看,就是刚刚那个落水的女人。
  这……
  印文栾一时有些惊呆,虽然知道这世上人外有人,可即使是自己师傅高阴阳,也不可能这么轻易的就凭空将水下的人给捞出来。
楼主青衫醉人离 时间:2018-12-26 19:56:14
  “你……”印文栾还没来得及继续说下去,四周的吵喳声频频响起。
  原来空荡荡的广场上,此时又围满了人,仿佛刚刚就不曾消失一般。
  印文栾呆呆的看着周围的人群,发现他们都渐渐向自己这边围拢了过来,才发现自己身旁还站着一个浑身湿漉漉的女人。
  只是那个男人却消失不见了。
  印文栾急忙在四周人群里寻找着,扫视一圈后发现那个男人已经站在人群最外围的台阶上,冲着自己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转身向远处走去。
  想要拨开人群去追的印文栾,却被几个老头拦了下来,指着那个女人。
  “大冷天的,你怎么能这么对一个女人呢,还不赶紧回去洗个澡换身衣服,不然感冒了可不好。”
  印文栾刚想解释自己并不认识这个女人,却感觉到手上传来一股冰冷的寒意。
  “文栾,我们回家吧,我好冷。”那个女人低声道。
  低头看了看自己被女人牵着的手,又看了看男子消失的方向,印文栾知道今天是解释不清楚了,索性就带走,还能问个清楚。
  一边给周围人客套,印文栾一边拉着这个女人快步离开。还好现在住的地方离这里不是很远,两人很快就跑到了一栋老旧的楼房下面。
  想到那个人居然能知道自己的名字,想要查到自己住哪还是很容易的,印文栾心中打定主意,带着这个女人就进了自己家。
楼主青衫醉人离 时间:2018-12-26 19:56:41
  随手从腰间取下玄阳镜挂着门后的挂钩上,印文栾指了指卫生间,“那是洗澡的地方,只不过我这里没有女人的衣服,你就随便找一身我的衣服先穿着吧。”
  看着女人在衣柜里翻了点衣服出来就走进了卫生间,印文栾坐在阳台的吊篮上,缓缓的抽着烟,脑中不停的猜测着晚上这个男人到底是谁,可是无论想,都想不出这个人的身份。
  不可能是苍梧那边的人,该认识的我都认识,除非是这几年突然冒出来的,而且以他表现出来的能力,已经远远的超过了自己。
  既然不是那边的人,那会是什么人?
  不知不觉中,一支烟已经烧到了屁股,印文栾无奈的掐灭了烟头,站起身准备回屋,却发现那个女人已经洗好了,换了身自己的衣服,正静悄悄的站在自己身后。
  “洗完了?”
  女人点点头。
  印文栾指了指沙发,“坐,外面冷,我有点事情想问你。”说完率先坐了下来,翘起二郎腿。
  这个时候,印文栾才有空仔细的打量起面前这个女人,从外表上看,最多也就三十几岁,但整个人看起来是非常的瘦,除了骨头就是皮,及腰的长发被随意的扎在了脑后。
  “你叫什么名字?”
  “玺官,封玺官。”女人淡淡的回道。
  “封玺官?”印文栾在脑中回忆了一遍,发现并不认识一个叫这个名字的人,“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的?”
楼主青衫醉人离 时间:2018-12-26 19:57:07
  “这个……”封玺官有些犹豫。
  印文栾也不催促,只是一直盯着她看着,轻轻摇着二郎腿。
  “是沈先生告诉我的。”
  “沈先生?那个穿古装的男人?闭着眼睛的那个?”印文栾反问道。
  封玺官点点头,表示确定。
  瞥了封玺官一眼,印文栾站起来身来,在沙发前来回走了几步站定,“看样子你和那个沈先生是一伙的,目的就是为了找我。”
  封玺官不说话,只是微微点点头。
  想到他们居然为了自己弄出这场戏,印文栾的心就沉了下来,抽出一支烟,也不顾封玺官的感受,自顾自的点燃。
  飘散的烟弥漫在整个客厅中。
  “你们找我有什么目的?”印文栾弹了弹烟灰问道。
  “没有没有。”封玺官急忙否认,“我没有别的目的,我从小就跟着沈先生身边四处漂泊,就在前段时间,他好像预感到什么事一样,就带着我来到了这个城市,说是要我以后跟在一个叫印文栾的人身边。”
  听封玺官说完,印文栾死死的盯着她的眼睛看了很久,发现这个女人不像在说谎,“那他有没有说是什么事?”
  “没有,只是让我以后只要跟在你身边就好了。”
  “那他叫什么名字?”
  “沈聿修。”
  “那你们为什么要假装落水来吸引我的注意?”印文栾最终问出了一直想不通的地方。
楼主青衫醉人离 时间:2018-12-26 19:57:34
  “没有假装,我是真的落水了,当时一直没等到你的出现,我就跑水边去玩了,结果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抱住,不管怎么样都使不上劲,我就被那个东西一点点的往水里拖去。如果不是沈先生将我捞出来,我就真的死了。”
  印文栾来回踱步,“不早了,你先休息吧,你睡房间里吧,我在沙发上对付对付就行。”
  等封玺官将房门关起来以后,印文栾又躺回了吊篮上,一口一口的抽着烟。
  现在看来这个封玺官不是经过严格训练的死侍,就真的只是个普通人,可是以那个沈聿修表现出来的能力,即使拼上秘术,顶多也就是个五五开,这么一个人,为什么要找我呢?或者说,真的如封玺官所说,感应到了某些事即将发生?
  一连过了半个月,印文栾都没从封玺官那边套出什么有用的信息,这个女人每天就帮自己做饭洗衣服的,活生生和一个保姆一样,一点多余的话都不说。
  “你以前跟着那个沈聿修,也都是这样的吗?”印文栾好奇的问道。
  封玺官一边收拾刚吃完饭的桌子,一边回道:“是啊,你和沈先生一样,什么都不会,只有我来了。”
  印文栾咧咧嘴,呼出一口气,有点无奈。
  “叮……叮……”
  一串手机铃音的声音响起。
  “喂!”印文栾好不容易在身上摸出手机,按下接听键。
  “印先生,是我,金皓懿。”电话那头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嗯,什么事?”
  “有空的话,到我这来一趟。”
  “知道了。”印文栾说完便挂了电话,抬起头冲着封玺官道,“我出去一趟,不一定会回来吃。”
  停下手里的动作,封玺官用围裙上擦了擦手,“我也要去。”
  “我有事,不方便。”印文栾整了整身上的外套。
  “不行,沈先生交待的,要我一直跟在你身边。”封玺官脱掉围裙,就挡在了门前,“再说了,我也好久没出去逛逛街了。”说完冲着印文栾露出一个很美的微笑。
  看着笑起来的封玺官,印文栾一时间有些头晕,微微摇了摇头,有些无奈道:“那走吧。”
  看着印文栾摘下门后的八卦镜别在腰后,封玺官笑的更欢快了,急忙跟着他就出了门。
作者:都在扯蛋 时间:2018-12-26 20:03:41
  不适合做销售
我要评论
作者:浩轩2016 时间:2018-12-26 20:46:36
  谢谢楼主红包!销售搞好了,来钱是真快!
作者:假如孤掌难鸣 时间:2018-12-26 20:47:16
  拿了红包,先坐下来,慢慢拜读大作
作者:四季皆美2018 时间:2018-12-26 20:46:58
  谢谢楼主的红包,为楼主的主贴数个大拇指。
作者:无颜画皮 时间:2018-12-26 21:04:15
  俺一直在猜测主角的年代,到底是从哪个年代过来的?活了多久了?
作者:左耳看不见右耳 时间:2018-12-26 21:10:16
  水猴子?为何看到落水女人,会有这么奇怪的想法?
作者:左耳看不见右耳 时间:2018-12-26 21:11:13
  第一反应,要么救人,要么转身走了。。。。不是应该这样吗?高人真的不一样呀
我要评论
作者:无颜画皮 时间:2018-12-26 21:37:36
  销售部。。。怎么没看到呢?还没有写到吗?
我要评论
作者:1114674708 时间:2018-12-26 22:07:50
  在区块链星球呆久了,突然来到鬼话,还有点不适应
我要评论
作者:1114674708 时间:2018-12-26 22:08:37
  第一是内容转换太快了,突然适应不了
作者:1114674708 时间:2018-12-26 22:08:59
  第二是,在区块链看惯了,一句话一段
作者:卫斯理是朵花 时间:2018-12-26 22:10:41
  来拜读楼主大作
作者:卫斯理是朵花 时间:2018-12-26 22:10:59
  虽然以前没接触过,但对楼主名字是很熟悉的
作者:卫斯理是朵花 时间:2018-12-26 22:16:33
  一头长发就这么随意找了根绳子扎在脑后,半长的胡须随着江风不停的摆动着。

  ————————

  这让我想起来老家的茅草,哈哈!
我要评论
作者:高手那么多 时间:2018-12-26 22:35:50
  暂时还没看到楼主写到,销售部哦
作者:高手那么多 时间:2018-12-26 22:36:13
  开篇,就给人一种阴冷的感觉
作者:高手那么多 时间:2018-12-26 22:36:45
  这种感觉,很适合鬼话
作者:高手那么多 时间:2018-12-26 22:37:43
  本来是不敢在晚上看鬼话论坛的
作者:高手那么多 时间:2018-12-26 22:37:58
  幸好,前面的内容,还不吓人
我要评论
作者:薇薇一笑美 时间:2018-12-26 22:39:40
  楼主果然是文采斐然啊!
作者:薇薇一笑美 时间:2018-12-26 22:40:12
  好几个名字,我都要想一下,才知道读什么。
我要评论
作者:薇薇一笑美 时间:2018-12-26 22:40:26
  太汗颜了! 读书太少的缘故!
作者:hi向日葵花 时间:2018-12-26 22:43:04
  落水,有水猴子,这个说法,我那也有呢
我要评论
作者:hi向日葵花 时间:2018-12-26 22:43:27
  老家的人说,是因为水下有水鬼
作者:hi向日葵花 时间:2018-12-26 22:43:59
  也就是水猴子,才会拖人下水,淹死
作者:hi向日葵花 时间:2018-12-26 22:44:40
  没想到,在这看到这个说法
作者:虞山小仙 时间:2018-12-26 22:56:28
  拜读大作,顶帖支持!
作者:clyuxl 时间:2018-12-26 22:57:10
  好久没看小说了,静下来慢慢看
我要评论
楼主青衫醉人离 时间:2018-12-27 20:12:59
  跟在印文栾身后的封玺官左顾右盼,好像对什么都很好奇一般。
  “你没见过这些吗?”发现异样的印文栾回头问道。
  “以前都是跟着沈先生在比较偏远的地区生活,现在这样在繁华市区很少很少的。”封玺官有些不好意思。
  “难怪你做的饭都是以蒸煮的为主。”
  “印先生是觉得我做的不好吃吗?我可以学的。”听到印文栾的话,封玺官立马停下了脚步,看着他的眼睛突然开始泛红,委屈道,“不要赶我走。”
  “嗯?我没说赶你走啊,再说了,我也不知道那个沈聿修现在去哪了。”看到要哭的封玺官,印文栾突然心头一痛,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十分理解了这个女人。
  可能是因为印文栾自己是孤儿的原因,从小就跟在师傅身边,和封玺官一直孤身跟在沈聿修身边一样。两个人经历的相似之处,不停的刺激着印文栾的脑神经,淡淡的说道:“走吧。”
  看着印文栾走在前面的背影,封玺官揉了揉眼睛,擦拭掉眼角的泪水,快步的跟了上去,直到两个人站在了一栋私楼前,才停了下来。
  “待会跟在我身后,不管遇见什么都不用怕。”印文栾出声提醒道。
  “里面是鬼屋吗?”听到让自己不要怕,封玺官顿时觉得有些不安起来。
  “鬼屋?哈哈哈,不是,里面没有鬼,只有一个神经病。”说完,印文栾轻轻的敲了敲那扇门。
楼主青衫醉人离 时间:2018-12-27 20:13:43
  只见印先生三下、两下、一下的敲了三次门,大铁门就自动的打开了一条缝,轻轻的推开门,印文栾挡在封玺官的前面率先走了进去。
  两个人刚走进去,只听铁门‘哄’的一声,紧紧的关上了。
  周围顿时陷入了一片黑暗,封玺官赶紧抓住印文栾的胳膊,整个身体都恨不得贴上去。
  突然,房内两边的墙壁上,一个接一个的拉住燃烧了起来,泛着幽绿的光芒。
  感受到胳膊上传来的颤抖,印文栾轻轻拍了拍抓住自己胳膊的手,冷哼一声,“又装神弄鬼的,吓到我朋友的话,信不信我现在就拆了你的破房子!”
  “别别别,原来是印先生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赎罪赎罪啊。”
  这声音忽远忽近,忽男忽女,让人捉摸不定。
  “行了,别废话了,你找我来有什么事?准备个房间吧。”印文栾有些不耐烦道。
  “好的,没问题,那就老地方吧,我一会就到。”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越飘越远。
  印文栾冷哼一声,侧身对着旁边的封玺官道:“别怕,这家伙就这样,一会不要说话跟着我走就行了,不管见到什么听到什么,不要出声。”
  本就被这景象吓到的封玺官不停的点着头,小心翼翼的跟在印文栾身后走着。
  好不容易穿过那片黑暗,来到一个门外亮着一盏灯的地方,印文栾推门走了进去。
  借助房间里的微光,封文栾四处打量起来。
楼主青衫醉人离 时间:2018-12-27 20:14:11
  可是看完一圈才发现,整个房间装修的就像一个石室,周围的墙壁都是崖壁的造型,中间石桌石凳一应俱全,石桌上还有一壶冒着热气的茶壶,旁边摆着三个瓷杯。
  就是封玺官打量这个房间的时候,一张惨白色的脸突然出现在两人对面的墙上,发出一阵阴森的怪叫声。
  这突然的景象吓得封玺官张大嘴巴想要大叫起来,又想起印文栾关照过不能出声,急忙用手捂住嘴巴,瞪大眼睛看着墙上的白脸。
  慢慢的,惨白的脸伸了出来,露出了整个脑袋,接着肩膀、身体、腿都露了出来,当白影整个脱离墙壁后,就这样悬浮在半空中,微微的飘荡着。
  印文栾冷眼看着半空的白影,手掌一动,从袖中窜出一道火光,瞬间就将白影包裹住,燃起一团火球,将整个房间照的通红。
  等到白影被烧成灰烬,印文栾冷声道:“金皓懿,警告过你不要吓到我朋友,这次仅仅是烧了你的玩具,下次就没这么简单了。”说完便点燃一支烟,慢慢的抽了起来。
  封玺官捂着嘴巴,全身微微颤抖,不知所措的看着印文栾。
  看着一旁封玺官的样子,印先生心里突然升起一阵爱怜,用手指沾了点口水,用指诀印在了她的眉心。
  一道暖流自头顶流出,很快便流遍了封玺官的全身,感觉到不那么害怕后,封玺官感激的看了看印先生。
  “不好玩不好玩。”
楼主青衫醉人离 时间:2018-12-27 20:14:57
  只见对面的墙壁突然从中间打开,一位二十来岁的男子坐着轮椅从里面慢慢出来,全身都缠满了绷带,只露出眼睛和嘴巴,轮椅旁边固定着一个支架,上面还挂着一个盐水瓶,一根细管连接着男子的左手。
  看起来就像是从抢救室里刚刚救回来一样。
  刚刚有些好转的封玺官看见男子,瞬间五官又重新扭曲到一起。
  印文栾也没料到男子会这样出来,一口烟刚刚吸进去,却突然被呛到,不停的咳嗽起来。
  见印文栾呛到,封玺官贴心的给他拍着后背。
  等到缓过一口气,印文栾无奈的笑道:“你是不把自己吓死不罢休吗?就不怕我直接把你烧了?”
  “这不是太无聊了嘛,给自己找点事情做做。”男子突然站了起来,拔掉手上的针管,几步走到石凳前坐下,端起面前的瓷杯把玩起来,“这位是?”说完两只眼睛不停的在印文栾和封玺官身上来回扫视,最后直直的落在封玺官身上。
  听到金皓懿这么说,印文栾知道他收起了玩闹之心,清了清嗓子,正色道:“我朋友,封……”
  “你叫我封小姐就行了。”印文栾还没说完,便被封玺官抢先说道。
  “嗯?封小姐?!”金皓懿把玩瓷杯的手停了下来,嘴里嘀咕着这个词,良久,双眼正视印先生,“这个姓很少见啊,不过既然是印先生的朋友,那就是我的朋友,来,坐下喝茶。”说完便提起面前的茶壶,给其中一个瓷杯里斟茶。
楼主青衫醉人离 时间:2018-12-27 20:16:06
  “行了,找我来有什么事?”印文栾看着金皓懿的动作,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印先生这是什么意思?第一次见面,我请封小姐喝杯茶也不行吗?难道说你们俩……”话说到一半,金皓懿立刻闭上嘴没有说下去,而是一脸坏笑的看着面前的两人。
  听到金皓懿这么说,封玺官立刻就脸红了起来,只是在这个昏暗的房间里显得有些看不清楚。
  “这就是你说的喝茶?”印文栾有些不悦,手指在袖口中勾了勾,掐出一个剑指,对着桌上的那几个瓷杯虚空一点。
  顿时,原来摆放在石桌上的三个瓷杯消失不见,转而变成了三只一动不动的蟾蜍,而原本冒着热气的茶壶,却变成了一只有不少缺口的破旧大碗,还有半碗绿色的不明液体在晃悠。
  看着桌上的东西突然变成这么恶心的东西,封玺官急忙躲到了印文栾的背后,不敢多看一眼。
  印文栾皱着眉头看着石桌上的东西,“这障眼法你是从哪学来的?”
  发现自己的恶作剧被识破,金皓懿连忙哈哈大笑起来,“印先生就是印先生,刚学了点小玩意,在印先生面前献丑了。”
  瞥了一眼那三只不动的蟾蜍,印文栾没有继续纠缠这个事情,冷声道:“这是最后一次。”
  见印先生明显有些不悦,金皓懿收起嬉笑的表情,板起脸有些严肃道:“那件事有消息了。”
  那件事?!
楼主青衫醉人离 时间:2018-12-27 20:16:08
  印文栾立刻反应过来那件事是指混入那个组织,“现在什么情况了?”
  “明天,你就可以去报道了。”
  “地址和要找的人,你回头发给我就行,我还有事,先走了。”说完,印文栾示意封玺官跟着自己离开。
  看着印先生和小封离开,金皓懿脸色凝重的低头自语道:“也不知道让他进销售部是对还是错。”说着慢慢的走向墙壁,消失在那里。
  离开私楼的印文栾二人漫步在大街小巷里。
  “印先生,刚刚那几个杯子怎么会突然……”封玺官有些犹豫,“突然就变成了那些东西呢?”
  “嗯?”印文栾回头看了一眼,发现封玺官的脸上还是有些扭曲,显然刚刚被吓得不轻,“只是点障眼法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你一直跟在那个沈聿修身边,没见过这些吗?”
  “没有。”封玺官很肯定的回道,“沈先生只是带着我在各个山里,每个地方都不会待着超过一个星期,就像……”
  “就像什么?”
  “就像在山里找东西一样。”封玺官有些犹豫。
  找东西?!
  以沈聿修现在表现出来的实力,像他那种修为的人,要找的东西肯定是那种天材地宝吧,也不知道他找到没有。
  两个人不知不觉的就走到了步行街,看着满街的美食,印文栾问道:“你饿了没?我们去吃点东西吧。”
  还没等封玺官点头答应,就听见远处传来一阵尖锐的叫声。
  “救命啊!抢劫啦!”
楼主青衫醉人离 时间:2018-12-27 20:18:01
剩余 2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张弛张弛 时间:2018-12-27 20:41:51
  第一名呀,赞一下
作者:无颜画皮 时间:2018-12-27 21:15:23
  跟帖拜读,楼主加油,继续更新
作者:蜉蝣蜉蝣2018 时间:2018-12-27 21:16:11
  谢谢
作者:翩翩然蝴蝶也 时间:2018-12-27 21:16:32
  谢谢
作者:u_101993205 时间:2018-12-27 21:40:59
  挺有意思,留几号了!!
我要评论
作者:十堰22 时间:2018-12-27 22:44:50
  楼主加油,继续更新
作者:薇薇一笑美 时间:2018-12-27 22:46:53
  来拜读大作了
作者:薇薇一笑美 时间:2018-12-27 22:47:34
  提个小小的建议哈
作者:薇薇一笑美 时间:2018-12-27 22:48:28
  一楼稍微更短一点,这样比较方便看
作者:薇薇一笑美 时间:2018-12-27 22:50:03
  在区块链星球过来,突然看长文有点不适应了
我要评论
作者:薇薇一笑美 时间:2018-12-27 22:50:59
  估计很多朋友都是这样的感受
作者:u_102844191 时间:2018-12-28 10:56:53
  每天开始每天更新多些
作者:xuweihong911 时间:2018-12-28 12:44:52
  Mark
作者:愁愁233 时间:2018-12-28 16:21:55
  楼主加油更啊!
作者:仙游大济 时间:2018-12-28 17:58:10
  顶!好故事!
作者:kov0827 时间:2018-12-28 19:43:39
  标记
作者:赫然天成 时间:2018-12-29 10:28:28
  Mark
楼主青衫醉人离 时间:2018-12-29 11:27:13
剩余 17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tlsoldier 时间:2018-12-29 12:25:53
  写的非常好,只是不过瘾哦,快更
作者:脚丫子不累 时间:2018-12-29 16:23:02
  哇,记号
作者:coolleo723 时间:2018-12-29 20:03:03
  写得不错,赞一个。
作者:迷优 时间:2018-12-29 21:55:09
  楼主好帖,千万不要弃楼。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17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