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冢

楼主:马长走云 时间:2019-01-12 17:09:06 点击:84 回复: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这个故事是我们村那两座‘将军冢’的传说,是真是假谁也不知道,但是将军冢是实实在在的在我们村的农田里竖立着。我们村将军庙里还有一个玛瑙挂圈,但是那个是假的,真的被我们取下来砸碎了!因为听老人们都说那玛瑙挂圈里面有血丝,我们几人便取了下来对着太阳一看果然里面有一条条血管状的细丝。我们很是好奇便砸碎看看里面的血是不是真的结果砸碎后并未有血流出来。这一晃三十年过去了,每到电视上有鉴宝的节目,我们几个都是非常的后悔……
  明朝时期,我们这里有两兄弟,大爷叫马坤,二爷叫马耀,兄弟两人是一对武将。一年哥哥婚龄已至,要与相恋多年,又自小便是青梅竹马的恋人成婚。不料就在此时,朝廷突下旨意,边塞有股叛军作乱,要大爷带兵剿匪。眼看婚期将近大爷真是左右为难。这时正逢弟弟从外归来参加哥哥的婚礼,正遇此事。弟弟便要哥哥在家安心成婚,他代大爷领命去剿灭叛匪。大爷推辞不过,便依了弟弟。再者弟弟的武功、谋略、都要高出大爷很多,他也多少宽心些。
  临行前,大爷将家中的传世宝“赤焰护心镜”拿了出来送与弟弟。大爷说道:“此境,保我家世代安康无事。今天愚兄让它随你一起出征,定保你凯旋而归。我将设酒与堂前,直至兄弟平安归来。”
  兄弟就此告别,大爷也很快结婚。大喜过后,大爷便盼弟弟早些归来,每日必摆一桌酒席于堂前等着弟弟。
  一日大爷突然感到心神不宁,坐立不安,新婚妻子劝他去房中休息,大爷依言回房休息。就在他似睡非睡时,恍恍惚惚中一位体型干瘦之人来到他榻前,唤曰:“哥哥,可还能识得出兄弟?”
  大爷定眼细看,可不就是弟弟呀!忙道:“兄弟终于回来了,想煞愚兄也,兄弟为何这般样子愚兄险些认不出来!”说着欲上前搂抱弟弟。
  这时弟弟向后退了几步唤曰:“哥哥且慢,我本欲不见兄长了。无耐怕兄长想念,才来和兄长告别。”
  大爷一听心中一紧忙道:“兄弟为何说出这般话来,把愚兄说的好不糊涂。”
  弟弟说道:“兄长有所不知,我已是阴世人了。当日告别哥哥后,小弟便带领众弟兄去了边疆。在行程中大军因雨水阻道,行怠不前。我就先行带领九百子弟兵奔边关城池而去,我与众兄弟到那城池时正逢叛军围城。于是我便率众兄弟冲杀进去,欲进城和那守城将官共商退敌之计。谁知守城的将官与我有私仇,任我等如何叫门,他非但不开城门,而且还让守城士兵向我们放箭,说我等是叛军装扮!要诱开城门!。唉!可怜我等弟兄与叛军作战未曾死一人,却被‘自己人’射杀不少!
  弟弟说到一顿又接着说道:“无奈,我与众兄弟又杀出一条血路冲了出去。那叛军见我等孤立无援便穷追不舍,最后我等被贼人困于磨盘山。由于大雨一下数天,后面大军被困于半路。那守城的狗官本欲除我而后快、又怎会出兵救我!我与众兄弟苦守了七天,也无人救援!我们粮草尽绝。我命众兄弟杀了坐下跟了数年的铁骑欲煮食,我的兄弟们说,这些马儿,与我们同生共死、情同手足,杀它们时手里的刀就像捅进了自己的胸膛。怎能在拿来在煮食?于是众兄弟便纷纷生食。我等流泪生食了情同手足的坐骑的肉,心如刀绞。我等心意已决,要斩尽贼人。于是便‘设计’,引入贼人,我与众兄弟与多出我们数倍的贼人,来了个鱼死网破。唉!可叹众兄弟随我征战多年竟无一生还!”弟弟讲到这停了下来似乎又陷入了那悲壮的场面。
  弟弟在一段沉默后又说道:“我此番前来一世与兄长道别,二就是要兄长将我那些兄弟们送归故土,莫要让这些精忠之魂无家可归。”
  大爷闻言激灵灵打了个冷战,醒了过来。他伸手搽了把头上的冷汗狠吸了一口气心道“幸亏是一个梦。”大爷心中暗叹,定是这些日子挂念兄弟才出现了梦境,哥哥长叹一声后又闭上了眼睛。可就在他刚闭上眼睛的瞬间那干瘦之人又浮现在他的面前。大爷霍地睁开了眼睛,心中一震:“难道说我那兄弟真发生了不测?”他转念又一想,自家兄弟武艺高强,乃当朝的武状元。放眼当世无人能与其争锋,应当无事。
  可是想归想,这还是勾起了大爷牵挂之心。于是大爷决定去边疆看上一眼,也好与弟弟一同班师回朝。在告别新婚妻子后,由于老管家交代一番,便一人一骑飞奔边疆。
  路上无话,大爷一路风餐露宿。眼看离边疆越来越近,可他心中反而越是急切,他更是马不停蹄的赶路。在行至中午时分,大爷终于到了那城池,他强压心中的急切,没直接进城,而是在城边来到一个小茶棚前,欲进去喝口茶解解渴,再来些干粮填填肚子。顺便打听打听弟弟的军队驻扎地。大爷下马后,一小二接过马缰绳喂马去了,而他便直奔茶棚。在他一进茶棚,“嚯!”好不热闹。原来茶棚内有一说书之人,“正在吐沫横飞的说书”。他无心听书于是他便找了一远离说书的一张桌子坐下,这是早有小二跟了上来一脸媚笑道:“一看这位爷就是从远道来的,瞧!这风尘仆仆的样子!说着就要帮大爷拍打身上的尘土。大爷忙伸手拦住小二说道:“这就不劳小二哥了!只劳小哥为我打壶茶来顺便把你们这儿最拿手的菜上几个来!吃好了我好赶路。”
  “好嘞!这位大爷!您真有眼光。您别看咱这只是个茶棚子但是无论是,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树上爬的、水里游的、咱是应有尽有。因为咱是城内最有名的酒楼“聚贤楼”开的,这的厨子全是聚贤楼的……”
  “砰”地一声,大爷将一锭银子扔在桌上,面色一沉道:“休要废话!快些弄些吃的来,这锭银子付完帐剩余的归你!记住,无事休要烦我。”
  “好嘞!亲爹,不、是亲爷爷。”那小二乐滋滋的下去备菜去了。
  有道是有钱能使鬼推磨,转眼间那小二已端上两凉两热四道菜。外加上一壶等的龙井茶,一壶好酒。大爷也顾不上形象,甩开腮帮子就是一顿猛吃。待他酒足饭饱后,正欲叫上小二问问自家兄弟的军营驻扎在何处。这时只听一人说道:“陈爷,你就会讲些古代之事,咱们听得耳朵都磨出糨子了。哎!陈爷你能不能讲讲,这次咱这里的那帮‘贼人’怎么自行消失的吧?”
  “嘿嘿嘿……你小子还真别激咱老汉。老汉咱还真知道这里面的事!”那说书的讲道。
  大爷心中一动,便仔细的听那说书的讲话。
  只见那说书老汉摸起桌上的茶碗,喝了口茶润了润嗓子讲道:“今天咱老汉就借前朝之典故,讲今世之事。老汉讲的事,大家心中要有个定数才行。可莫要逞一时口舌之快,吃了官司!”
  “咳”说书的一声轻咳后又道:“老汉就讲的是‘罗成损命’”这老汉那低沉沙哑而又充满磁性的声音,把这段书讲的可谓是“入木三分”。众人听得是咬牙切齿,拍桌子、蹬板凳,怒骂声不断。
  那说书的老汉不由得提高声音道:“各位听官且息虎狼之怒,有道是‘善恶终有报’咱们且看那恶官报应!”接着那老汉又压低了声音长叹一声说道:“唉!只是可怜了那员小将,和那些忠烈的部下,全部死于磨盘山之上。诸位有所不知!这会儿,那磨盘山上有股黑云,自山中而出,把整座山都围绕了起来,上山的路都给封了。那山中飞禽齐鸣、走兽齐吼。且终日不断,像是为这群铁血男儿哭泣!”
  “各位客官!那说书的在稍息了一会又说道:“虽道是,瓦罐不离井边碎、大将难免阵前亡。只不过这些好儿汉未免死的太冤了些!不瞒诸位,前几日我老汉孤身一人冒死上山。见到了那悲壮的一幕,那员小将脚下‘贼尸如山’而他身上插满刀枪,但那小将却昂立不倒。其手下的那些几百壮士也是无一人倒下,好不威武悲壮!那片山地都被鲜血染成了黑色,山中的恶兽全都聚集于此,但它们只食那贼人尸身,竟无一兽碰一下那帮精忠男儿!”
  “陈爷你说的可当真?”一汉子问道。
  那说书的老汉闻听此言那本就是赤色的脸庞,“色彩”又是一重。突地一改那几乎已成“窃窃私语”的音调,大声叫道:“我老汉要是说一句谎话!就让天打五雷轰了我。”
  “好”又一汉子拍桌子叫道:“俺信你的话不假!虽然你是一个瞎子!但是为了那战死在磨盘山上英烈,我信你。”
  “对,俺们都信你”一旁的众人纷纷应和。这些人不但不觉得说书的瞎子,硬说自己去了磨盘山,还看到那“铁血的战场”而感到可笑。反而对着眼前的瞎子充满了敬佩之情。也或许是他们对瞎子的敬佩之情,另有他因吧!
  “哎呀!”大爷听完说书的话后大叫一声,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大爷此时,真是气炸了肺,痛碎了心,他擦了把嘴边的血在众人惊愕的眼神中走出了茶棚。他取过那殷勤的小二手中的坐骑的缰绳,又从小二口中得知那迟来的“大军”昨日才到。在问过部队的驻扎地后便翻身上马直奔部队大营而去。留下了那些满脸困惑的众人,那人是谁?
  大爷到军营后直奔中军大帐,由于这支部队原本就归他统领,所以大军一到,几名将领在闻听此事后大怒,纷纷嚷嚷要宰了那狗官。但却苦于没有证据,有没了平时主事的主心骨。就在这些将领争吵时,大爷来了。众将官不由得眼前一亮,忙把大爷接进中军大帐内。众人落座后,大爷扫了眼众人说道:“兄弟们不用给我讲此事的来龙去脉!,我此番前来只求兄弟们借我五百兵兵,事后功劳归兄弟们,后果,有我承担。”
  只听众将说道:“哥哥这是说的哪里话来!我等追随哥哥多年情同手足。今日我等随哥哥宰了那狗官为二弟报仇。”
  大爷摆手道:“兄弟们的心意为兄心领了,但此事我一人足矣,众兄弟休要再说。”
  众人见他心意已决,也不好再说些什么。于是便点上五百心腹,跟随大爷供大爷差遣。大爷也不再多说,率领着五百兵兵直接进城奔那狗官住宅而去。那狗官正在左拥右抱好不快活!突见大爷带兵而至。吓得他光着屁股就跑,可他哪能跑得了!不过这狗官到底有些计谋,他暗中吩咐几个心腹藏里起来。等瞅机会逃出去搬救兵救他!因为他料定大爷不会马上杀他。
  大爷绑了狗官后,又问出当日在城楼上放箭之人,没想到那些射箭的人就是这狗官看家护院的家丁,正巧一个没漏,如数抓获。大爷命手下将这些人全都带上,奔磨盘山而去。
  众人到了山下后,果见这磨盘山被黑云围绕。听着山中不断传来鸟兽鸣叫声,那狗官与其手下吓得是屁滚尿流、体若筛糠。而大爷早已是泪流满面,大爷对着磨盘山撕心裂肺的喊道:“兄弟们!为兄今日前来请众兄弟们魂安故乡,莫让兄弟们做了他乡游魂!今日我捉了这群不仁不义,畜生不如的“东西”,以安众兄弟在天之灵。”说罢回头命令道:“先杀一百祭山!其余留作他用。”手下的兵兵早已想把这些“人渣”宰之而后快,于是不等大爷话音落地,山下便多了数百个“夜壶”。
  那狗官此时总算是见到什么是“活阎王”,不由得心中甚怕。暗暗祷告自己的那几名心腹,早些搬来救兵。殊不知,他那几个狗腿子在众人走后,认为已安全,谁知他们刚走出大门,就被暗中协助大爷作战的士兵抓获。不等几人说话,便被充当奸细给咔嚓了。几人先行去阴间为他们的主子占位置去了。
  斩杀了一百“人渣”后,大爷对着面前的大山拱手道:“山神爷开恩!散了这黑云吧!好叫我等把这些精忠之士魂归故乡!”说来也怪在大爷说完不到半柱香的时间,那满山的黑云竟散了个干净!
  “谢过山神爷了”大爷高声喊完,便带众手下向山上行去。路上,那狗官自知已无人能救他这条贱命。于是便连连求饶,不等大爷发话众手下便堵上了狗官的那张臭嘴。走着走着大爷发现前面山路被毁,一座小山包挡在面前。大爷带领手下爬上这座小山坡,谁知大爷爬上山坡站稳后往下一瞧,“哇”的一声大爷又吐出一口鲜血来。
  众人向下看去不由得双眼流泪,只见下面地势低凹四周凸起正是一小型盆地。这盆地唯一的出路已被乱石封死,而这盆地内便是那悲惨的战场。这里的大地无一处不被鲜血所染,地表全部都成了黑色。再看那些壮士们竟无一人到下,都保持着最后杀敌的姿势。个个昂首地站立着,不由让人觉得,随便一个就能撼动泰岳。在看那由死人尸体堆起的“小山”上,一位红袍小将站立于上面。只见这员小将单手托枪另只手伸入怀中一双虎目圆睁,如煞神般盯着前方。这位小将便是大爷苦寻得弟弟。望着地上那些足足多出众英烈十倍之多的贼人尸首,众人都不敢想象那会是怎样的战争场面!
  此时那狗官更是吓得双眼紧闭,不敢再看上一眼。
  大爷走到狗官面前沉声道:“你结下的债就由你来还吧!”说罢手起刀落,一刀斩下了那狗官的头。众手下也纷纷起刀斩杀了那狗官的“爪牙”。大爷命一半的人打开山路,另一半的人随他下到谷底收尸。大爷走到自己弟弟面前,双眼竟流出两行血泪。
  “悔当初,为兄让你代我打仗。想不到竟使你我兄弟阴阳相隔,这怎叫为兄有脸见双亲!来,今日为兄来接兄弟了。”大爷声泪俱下真是痛不欲生。大爷说罢一把抱起弟弟尸首,把弟弟轻轻地移到地上。大爷流着泪,把弟弟那紧紧握着枪的手掰开,取下那弟弟最心爱的兵器。他又轻轻抬手伸向弟弟那伸入怀里的手,此时哥哥是那么的轻,仿佛怕惊扰了弟弟美梦。
  “嗯”!大爷心中一动,他发现弟弟手中紧紧握着一件什么东西。哥哥慢慢的挪出了弟弟的手,只见弟弟手中握的竟是临行前,自己交与他的传家之宝“赤焰护心镜”!
  哥哥从弟弟手中取过“护心镜”大哭道:“当初我将‘你’随我弟弟一同出征就是要你护他平安无事!如今吾弟已亡,留你又有何用!”随后高举玉镜狠狠的摔在了地上。大爷一把抱起弟弟率众手下将这些精忠之士背至山下,又借了数十辆马车。连夜将这些兄弟们的尸首运回故乡,至于这边的“事”他早已无心去问。
  一路无话,回到家后,大爷把所有战死的弟兄全都入殓入棺。单棺材整整玖佰零一具!入殓当天大爷站在群棺前大声道:“众兄弟即一起战死,那么今日我便自作主张,让众兄弟葬在一起,阴曹路上也好有个照应。”说完便给弟弟最后整理衣冠,这时他发现弟弟的手里攥着一块红色的东西,于是他扒开弟弟的手一看,只见是一块血红的玛瑙。这不正是自己在那磨盘山上,摔碎的护心镜的碎片么?
  “难道……”大爷“暗讨一番”后觉得定是兄弟要交与自己,于是便留了下来。
  后来大爷又把那块玛瑙打磨成了一对玛瑙挂圈,作为传家宝传了下来。

打赏

4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