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窥视者》-初入蓬莱,第一次连载,望各位多提宝贵意见

楼主:博伦吃鸡蛋 时间:2019-02-11 22:33:40 点击:464 回复:3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第一卷 被偷走的时间
  第一章 消失的妻子
  北方深冬的寒夜,冷风裹挟着冰霜,吹过清江市偏僻的城郊深处的砖瓦上,发出低沉的声音。在这被繁华遗忘的角落,就连路灯都只是零星的摆布着,闪烁着昏黄的光,仿佛一个风烛残年随时会断气的老人。“踢踏、踢踏”一个穿着高跟鞋的身影拖着行李箱走在城郊深处泥泞的道路上。也许是拉杆箱太重,也许是她的脚有些受伤,她的步履有些蹒跚。她四周可见的只有稍远处几个稀稀拉拉二层小楼和街边的一排白墙黑瓦的民房。她紧了紧衣领向前走着,转过了街角的“王顺食杂店”。食杂店的灯已经关了,只剩下门外支着的某酸奶品牌的人形宣传海报。一个窈窕的女明星手里拿着酸奶,正对着她笑。北风将海报上女明星的脸蹂躏成了一个狰狞的弧度,原本灿烂的笑容突然变得狰狞。她吓得一个哆嗦。赶紧加快了几步。

  她继续走着,并没有留意到附近电线杆上贴着的寻人启事:

  “本人妻子吴翠芬,28岁。身高1.68米,体重约110斤。12月15日晚独自出门时失踪。失踪时身穿粉色棉袄,深蓝色牛仔裤,黑色高跟鞋。

  如果有人见到她或者有她的线索请速与我联系,必有重谢!他的家人在等他,他的女儿每天都哭着要见妈妈!

  联系人:王闯;电话:133********”

  突然,她察觉到了一些异常。这里太安静了!除了风吹过房屋和海报的声音外,就只有远处若有若无的犬吠声和她的脚步声。她觉得哪里不对。风的声音没有问题,犬吠的声音也不像是装出来的。唯一的可能就是她的脚步声出了问题!对,在她高跟鞋的踢踏声中间,她隐隐约约的发现了一个和她保持着相同频率的脚步声,这声音非常隐晦,但她肯定这声音绝对不属于她。想到这,她有些慌张。她突然猛走了几步后转身停下,眼睛紧张的向后看去。在街角若有若无街灯的掩映下,她看到一个人形的影子从转角食杂店的地面探出头来。果然有人在跟踪她!她紧张的瞪大了眼睛,双手捂着嘴巴,仿佛怕心脏从嘴里跳出来似的,她想大喊,又怕黑暗的转角藏着的人突然扑过来。就在这时,她发现影子在随风摆动,她突然想起来转角那个狰狞的女明星。

  “我也真是胆小,被一个海报吓了两次。”她暗笑。蓦的,她头皮发麻,因为就在一阵风吹来,地面上的影子随风摆动时,她敏锐的发现还有一个本和海报重叠的人影仍定在那里一动不动!

  “我的老婆真的不见了,我的老婆真的不见了……”警局的问询室里,坐在我眼前的这个瘦弱的男人不断地喃喃重复着这句话。我悄悄的打量着他,他的身形十分瘦削,脸色苍白,输着一丝不苟的分头,厚厚的镜片遮住了他的眼睛。坐下时,他的身体略微前倾,两腿拘谨的并拢着,头一直略低的盯着自己捧着茶杯的双手。看得出,他平时是一个拘谨的人。

  我和李贺对视了一眼。我向他轻轻的点了点头,示意他今天可以到此为止了。

  “张先生,您先回去吧。我们一定会尽全力找到你太太的。呃,至于你所说的情况,是一条很重要的线索,感谢你的配合!”李贺对这位瘦弱的男子说道。

  “谢谢李队,希望你们一定要帮忙尽快找到她!我们那一带最近不……”男子说到这里声音有点颤抖,没有再说下去。

  “放心吧,别担心,我们会尽全力寻找的,一有消息就会通知你!”李贺拍了拍男子的肩膀。

  送走了男子后,我和李贺来到了他的办公室。他从从兜里掏出了一盒“云烟”,递给了我一根。

  “我就说他有问题吧!他老婆一个大活人怎么可能在他眼皮突然就消失呢?大专家,告诉我你‘观察’到了什么?”李贺刚一坐下就急忙问道。

  我这个老同学一直以来都是这个急性子,看他急切的样子,我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我得向你重申一下,我的能力必须是在和对方对视,而且对方也正好在回忆某件事的时候,才能截取到他脑中正在回忆的时段的记忆画面。这些记忆的清晰度与完整程度与他回忆时大脑的运转强度都有关系,还会经过对方大脑的加工,而且以正在回忆的画面为时间轴中心线,距离时间轴越远的记忆越不清晰。另外,他说话的时候一直低着头,很难跟他做到眼神的直接对视。所以我截取到的画面还原度不高。”

  我抽了口烟,继续说道:“我确实看到了些画面,不过在我回答你的问题前,你得先告诉我你的怀疑是什么?”

  提到这个,李贺也严肃了起来。“你知道的,城厢镇那边最近三个月以来发生了多起女性失踪案。由于地处偏僻,缺少监控,现在连嫌疑犯的影子都没有找到。现在案子这么久没破,压都压不住了,坊间舆情非常严重,市领导对这件案子非常重视,要求限期破案!刚才这个人叫张健秋,也是来报案的。他老婆叫林芳娜,是两天前失踪的,我们本打算把这个案子和前几个案子并案处理了。但自从我听了他的描述,就一直觉得他有问题——刚才你也听到了,他信誓旦旦的说他老婆出事那天,他在晚饭后一直在客厅用电脑,他老婆就一直在卧室看电视,等他准备睡觉进入卧室后,却发现他老婆从家里消失了。这简直可以说是匪夷所思!

  “确实有点问题。”我低头沉思道,因为据我刚才看到的画面,张健秋在客厅所坐的位置正好是他妻子所在的卧室和出口大门的中间,他的妻子如果要出门一定会经过张健秋身边的,而张健秋也确实没看到他妻子出来过。“他们家卧室不是有扇窗户么?有没有人出入的痕迹,她的卧室里有没有第三个人的指纹?”我继续问道。

  李贺闻言摇了摇头,说道:“根据我们现场勘查,窗户附近及窗下的墙上根本没有任何的指纹和鞋印,卧室里也没有他和她老婆以外第三个人进入过的痕迹。据此,我有两点推断:第一:他说的是假的,我们警队内部讨论后也倾向于这一种,那么我们就从他的撒谎动机入手查起,说不定一切就迎刃而解,但这些还需要你通过‘观察’的画面来帮我判断他说话的真伪。第二:他说的是真的。我们就需要你尽可能的详述你‘观察’到的画面以帮助我进一步还原现场,尽量找到犯罪分子的犯罪手法。”李贺目光炯炯的盯着我认真的说道。

打赏

2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5次 发图:0张 | 更多 |
作者:稻穗加加 时间:2019-02-12 06:04:57
  楼主这里是莲蓬鬼话而不是蓬莱鬼话
我要评论
作者:无言语对2019 时间:2019-02-12 07:26:42
  北方深冬的寒夜,冷风裹挟着冰霜,吹过清江市偏僻的城郊深处的砖瓦上,发出低沉的声音。在这被繁华遗忘的角落,就连路灯都只是零星的摆布着,闪烁着昏黄的光,仿佛一个风烛残年随时会断气的老人(来自天涯社区客户端)描写的很好
我要评论
作者:无言语对2019 时间:2019-02-12 07:27:27
  刻画的很真实
我要评论
作者:麻上去勒 时间:2019-02-12 09:36:55
  支持下楼主万一火了呢
我要评论
楼主博伦吃鸡蛋 时间:2019-02-12 16:13:18
  谢谢各位的支持,我继续发。
楼主博伦吃鸡蛋 时间:2019-02-12 16:15:54
  第一卷 被偷走的时间
  第2章 张建秋的记忆
  我沉吟了一下说道:“可能要让你失望了,从我看到的画面来看,他说的是真的!”

  “哦?”李贺眼神有些失落,显然这和他预期不太一样。“能详细的描述还原一下么?”李贺边说边拿笔记录起来。

  “好的。如果你有想详细了解的部分就打断我。”我说道。“他们回家后一起在吃晚饭,时间大约是……呃~七点半。因为张健秋看了下表。吃饭的时候,两个人边吃饭边玩手机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我问道。

  “他们聊什么了?具体说一说。”李贺问我。

  “就是工作上的事,说说领导和同事的坏话,都是林芳娜在说张健秋在听。林芳娜还说了年底工作特别忙,近期可能会经常加班。”

  “张健秋什么反应?”

  “张健秋没有特别的,就是边听边刷手机,然后简单的回应了一下。再然后就是各忙各的,林芳娜去刷完碗后就回卧室了。张健秋就坐在客厅摆弄着他的笔记本电脑。”

  “他用电脑干了什么?”

  “先是看了看新闻,刷了刷淘宝,然后就是在画图。看他的职业应该是个设计工程师。”

  “电气设计工程师!”李贺补充道。

  “他是坐在客厅餐桌上用电脑的。他的脸对着大门的方向。屁股正对着主卧室,就是林芳娜进去的房间。从这种构造上看如果他老婆要出去的话他是一定会知道的。”我将方位描述了一下。

  “接着说。”李贺道。

  “等他工作完后,就走回了卧室。而当他打开卧室门后,他发现林芳娜不见了,并不在卧室里!”

  “然后你看到了什么?窗户开着么?”李贺有些急切,这第一眼的画面是最关键的,李贺想要尽可能的抓住些重要的线索!

  “窗户没有开,他们家的窗户是从里面锁上的,窗帘本身是拉着的,被张健秋用力给扯开了。电视也是开着的,卧室的被子也是散乱的堆在床上。”我闭着眼睛会想他的画面。

  “他显然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他去厕所、厨房和小卧室都仔细的找了好几遍,边找边喊着他老婆的名字。他找了好几遍依旧没有找到,这个时候,他明显变得焦急了,他的视线转动越来越快,动作越来越粗暴,走路的速度越来越快。他连床板都拆开了,一遍一遍的翻自己家的柜子,依然不见林芳娜。他喊着他老婆的名字,带着一点哭腔。”我继续回忆。

  “然后呢?”李贺追问。

  “他的情绪显然有些混乱,因为画面出现了一些扭曲。然后他跑出来房子去外面继续找,他们家是二楼。”

  “没错,是二楼。”李贺肯定了我的话。

  “他在外面继续找。这里确实太偏僻了,说是我们的郊区,但看这样子就像是在乡下。眼睛可见的区只有远处零星又几座楼房,其余大部分都是老式的民房。就连路都是泥巴路。他边跑便喊,跑到街角拐弯得地方被一个人形的广告架绊倒了,摔了一跤,他爬起来继续跑,边跑边继续喊林芳娜的名字。后来,狗也被他吵醒了,开始跟着他叫了起来,狗一叫,很多家民房的灯也亮了,然后开始有街坊出来,后来街坊帮他报了警。”

  “还有么?你要不在和我讲讲他第一次打开卧室门的时候看到了什么?”李贺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我。眼神里写着不甘心。

  “没有了,再然后的画面也不清晰了。而且报警后的事情你也应该知道了。”我也无奈的摊了摊手。“卧室一共也就那么点大,被张健秋翻了个底朝天。况且我只能观察到张健秋感兴趣和注意力集中到的画面,其他他未看到的画面我也看不清晰。”

  “看来我的判断错了。按照你的描述,连张健秋本人都不知道他老婆失踪了。”李贺的声音有些气馁。“而且这听上去就是一个密室的失踪案!”

  看到自己的老同学气馁我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气氛有一些凝重。

  “不过这也至少证明了我的判断是错的,我的注意力也可以从张健秋身上移开了。虽然密室的作案手法我现阶段破解不了,但我可以放心的并案侦查,只要抓到这个犯罪分子,一切疑团都解开了!”李贺给自己打气。

  “你们下一步打算怎么做。”我问道。

  “一方面,我们会对林芳娜的社会关系进行调查,另一方面就是全力侦破这次的连环失踪案。”李贺说道。

  我默默点了点头。从我刚才看到的画面来看,张健秋的情绪起伏完全是处于一个不知情的状态。但是在我心中却始终存在着一丝疑惑:从刚才张健秋的画面来看,整个过程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他既没有看到他妻子从身后的房间走出来,也没有听到他身后的房间有一丝异样的声音,但就是这样的正常却反倒说明了不正常——他从开始工作到睡觉一共应该是四个小时,这四个小时里他妻子一次都没有从身后的卧室出来过,身后卧室除了隐隐传出的电视机声音为根本没有任何其他的声音,一切都太平静和诡异了。因为就在这平静的四个小时中,他妻子就从张健秋身后这个不足15平米的卧室里诡异的蒸发了!

  我沉吟片刻后说道“不管怎么说密室失踪始终是一个避不开的疑点。既然这样,我们分工合作!”

  “怎么分工?”李贺问道。

  “你继续按照你的思路进行调查!至于我嘛……我也发挥我的特长,你让小杨帮我列几个和张健秋关系密切的人的联系方式。我看看能不能从他们的脑子里套出什么线索。”我边说边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作者:棉花圆 时间:2019-02-12 17:47:18
  新手吧,1个月别更新,最新更新里你更的不提示,有保护期,你这个只能在最新发帖里被看到,只要有人发新帖就顶没了,所以不会有新人看到。我之前就是更了好多结果都不提示,过1个月才能在更新里找到。
  • 博伦吃鸡蛋: 举报  2019-02-14 23:58:31  评论

    谢谢提醒!
  • 棉花圆: 举报  2019-02-15 05:05:16  评论

    没事,文章写的不错,不想你也走我的弯路,没事可以去评论下别人的,只要在更新里一出现就说明过了新手时期了,否则你写多少都没人看到,等于自己存稿子。
我要评论
作者:283027140 时间:2019-02-12 18:42:58
  欢迎入住天涯
作者:辟地开天 时间:2019-02-13 02:32:33
  楼主继续!
我要评论
作者:殇2008 时间:2019-02-13 06:50:34
  加油,很精彩
我要评论
作者:殇2008 时间:2019-02-13 06:50:54
  支持楼主,定期来看
我要评论
作者:黑山怪叔叔 时间:2019-02-14 00:20:41
  初入蓬莱?蓬莱在那?
  • 博伦吃鸡蛋: 举报  2019-02-14 17:23:13  评论

    蓬莱,在东海之滨,一处仙云缭绕,佳木葱茏,凤鸣凰啼之地。莲蓬,在酆都以西,一处阴云密布,黄沙漫天,鸦栖木枯之所。综上所述,兄弟,我笔误了。
  • 黑山怪叔叔: 举报  2019-02-14 21:30:26  评论

    评论 博伦吃鸡蛋:东海有一仙山,曰蓬莱,内有仙草万千,最不群者唯有仙莲,10万年开花,再10万年结果,曰之莲蓬,有日大罗金仙至此,赞曰:管他娘的莲蓬还是蓬莱,有鬼吓人才够劲@@。
我要评论
楼主博伦吃鸡蛋 时间:2019-02-14 23:52:34
  谢谢各位的支持,每位亲爱的读者都是我的动力,继续发送新章节
楼主博伦吃鸡蛋 时间:2019-02-14 23:54:08
  第3章 张德全脑中的秘密(上)

  “没问题,半个小时之内给你搞定。”李贺拍胸脯。

  时间比李贺预想的更快,大概20分钟左右,小杨就将几个和张健秋关系密切人的资料交到了我的手里。

  我开始按照警方提供一连串的资料名单进行了逐一的调查。花了一上午的时间,我走访了他在清江市的主要关系。这些人里有张健秋的领导、同事还有曾经的大学同学。他们对张健秋的评价惊人的一致:敏感、内向、胆小,若说他是受害者那是完全有可能,但是若说他犯罪,就算借他三个胆子他都未必敢做。

  走访了这些人后,我不禁有点沮丧,根据我从他们眼中看到的画面,张健秋真的是一个胆子极小的人——在大学宿舍被室友从下铺赶到上铺去住,在工作中被新来的同事使唤等等不胜枚举,这些记忆来自不同的人,但反映出来的内容却又惊人的一致,这些内容无论是从画面上还是逻辑上都没有丝毫的问题。

  根据我的了解,张健秋的所有言行和性格与画面都是连贯的,没有丝毫问题,难道密室的问题真的不是张建秋记忆的错误?我不禁怀疑自己的判断,但又理不出头绪。看看这个碰碰运气吧,想到这里,我拿起笔在这个叫张德全的人名字上重重的画了个圈。

  张德全是张健秋的父亲,今年57岁。老人家住在新胜县内。

  新胜县是省府清江市下属的一个县,距离清江市200公里。

  白日喧嚣,飞雪依旧飘个不停,我登上了去新胜县的火车,由于地处偏僻,目前往清江市到新胜县还没有火车,只有那种老式的绿皮车,要三个多小时。因为接近元旦,很多在清江市工作的人都纷纷回家与亲人团圆,所以火车上人满为患。车厢内弥漫着泡面和脚臭混合在一起的味道,四周操着各种各样方言的嘈杂声淹没了列车员“啤酒饮料矿泉水,花生瓜子烤鱼片”的叫卖声。我坐在一个靠窗户的座位上,头顶斜倚着已经结出霜花的车窗,翻阅着关于张德全的资料,资料记录的很详实,慢慢的,我的脑中勾勒出一副清晰的画面:

  张健秋的爸爸张德全以前是新胜县烟草公司的一名国企职工。在80年代——那个市场经济方兴未艾,而计划经济又未彻底退场的时期,“国企”这两个字就像一块金字招牌,让多少年轻的子弟打破头都想挤进来。当时的国企,看病有职工医院,吃饭有职工餐厅,休闲有职工影院,孩子上学有子弟学校,就连退休了都可以让孩子接班继续享受着你曾经享受的一切。

  借着国企员工的光环,张德全在一九八七年娶了当时远近闻名的美女刘美兰为妻。两年后,张健秋呱呱坠地了。以后的整个九年,全家人过得风调雨顺,在大概一九九三年,张建秋一家三口就搬到了宽敞的楼房里,这栋楼房是新胜县当时为数不多的几座楼房,位置又正好在县商业中心,每天,张建秋最惬意的事情就是给自己沏上一杯茶,坐在阳台上一边品尝一边透过阳台的窗户俯瞰四周熙熙攘攘的人群。

  好日子一直持续到一九九八年初的除夕夜。那时老张家一家一十二口人正聚在张健秋爷爷的老宅里阖家欢乐。女人们一边包着饺子聊着家常,男人们打着麻将看着电视,而小健秋则和另外几个兄弟姐妹一样,搬了个小板凳坐在爸爸的身后,拄着腮帮子看爸爸打麻将。

  晚上七点五十分左右,一年一度的春晚开幕音乐响起,正摸着手中麻将的张德全想到了该给领导拜年了。想到这里,他放下了正准备打出去的幺鸡,摸出别在腰间的大哥大。“哥,这一轮还没打完呢!”张健秋的小叔不满的嘟囔着。

  张健秋的爷爷闻言瞪了他的小儿子一眼,训斥道:“就知道玩,到现在连个正经工作都没有,多和你哥学学!”

  小儿子被训斥的脸红脖子粗,低头不语。

  “喂,领导过年好啊!小张给您拜年了,祝您和家人身体健康,虎年虎虎生威,虎年步步高升!”健秋爸爸的声音都变得清澈起来。

  “谢谢,小张。也祝你们一家万事如意。”领导声音温和。张德全听了心中高兴,正要说初二去给领导拜年的事,不料那头突然说了一段让他一辈子都忘不了的话将他打入谷底。

  “小张啊,我当你是我的小兄弟。我就先跟你透个底,现在大环境不好,我也是刚刚接到上面的指示,我们分公司今年要分流。小张啊,我是拼命地想要保你啊,可是你也知道,胳膊拧不过大腿。不过你放心,单位会给你一笔买断费的。小张啊,我替你想过了,这样对你最好了,现在改革开放形势大好,你看现在多少年纪轻轻就身价百万、千万的大老板呐,你还年轻,应该出去闯一闯,你知道我最看好你,说不定以后我还要靠你呐。。。。。喂,小张,你在听么?喂?”

  张德全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挂的电话,他愣愣的坐在椅子上,张着嘴半天发不出声音来。

  “儿子,没事吧?”张健秋的爷爷关切地问道。

  “阿?没事,领导让我给你带好呢!”张德全说道。他拼命地想挤出一丝笑容给自己的父亲看,但脸上的肌肉全面罢工。

  国企的效率非常快,短短两个月后,张德全就带着他的茶杯和牛皮纸包着的八万块钱买断费被清出了公司。晚上,张德全和她的漂亮老婆在纸上一条条的罗列着自己日后的出路,再摇着头一条一条的划掉,最后他们把目光停在了最后一条上——向烟草公司倒卖卷烟过滤海绵。很可惜,张德全是一个混国企的好手,却不是做生意的材料,而且他自认为可以打通的关系网也没有他想象的那么优质。短短一年不到,张德全就连买断费带家底一起赔了个精光,一九九九年的春节,一家三口没有去张健秋爷爷家过年,而是在自己的家里压抑地看着春晚,那年春晚黄宏和句号演了一个小品叫《打气》,当黄宏拿着打气筒一边给自行车打气一边高喊着“我先入团后入党,上过三次光荣榜……当时我就表了态,工人要替国家想,我不下岗谁下岗!”时,张德全把手里的遥控器都掰折了。又过了两年,张德全的家越来越穷了,他带着一家人从楼房搬到了平房,一家人挤在一个需要烧火炕过冬的小屋子里,上厕所要去一百米以外的公共厕所。后来,张健秋漂亮的妈妈觉得她的美貌不应该去过这种穷日子,留下了一封信和别人跑了。再后来,这个曾经意气风发的国企子弟就变成了我面前的这位满头花白,佝偻着身子,走路缓慢的老人了。
楼主博伦吃鸡蛋 时间:2019-02-14 23:55:24
  十分感谢大家的支持,我会努力的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