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透明人》第二章

楼主:剩手苏若sssr 时间:2019-02-12 11:14:31 点击:170 回复:2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萌队!”
  “哎哎哎!!萌队!!!你听我说!”
  “你们几个倒是拉着点萌队啊!”
  “萌队!萌队!!你不能进去!”
  谷川市公安局法医鉴定中心内,走廊里几个年轻的警察手忙脚乱的冲上来,想要拉住此刻径直闯进李英博办公室里的孙萌。
  五分钟以前,鉴定中心的院里风风火火的开进来一辆大切诺基。孙萌从车上跳下来连车门都顾不得关,就三步并作两步的跑进鉴定中心。鉴定中心台阶下的积水和着稀泥,差点让他摔了个狗啃屎。
  走廊尽头的办公室里挂满了人体结构解剖图。一个巨大的书柜占据了屋子里大部分的空间。
  李英博从书柜前的电脑后面探出头来,脸上的表情故作轻松,但还是不自觉的抽了抽鼻子:“呦!这,这不是老孙吗?放假也不在家好好休息呀?”
  孙萌眉头紧皱,牙关紧咬,面色铁青。从他轻轻颤抖的鼻翼可以看出,他在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告诉我,苏若怎么了?”孙萌开门见山,目光冷冷地直视着李英博的眼睛。
  “啊?老苏…嗯…老苏,老苏他他怎么了?”尽管李英博见惯了各种各样更为恐怖的命案现场,但是刚才的一瞬间,他还是被孙萌冷峻的目光审视的心里发毛。
  “我他妈问你苏若怎么了?!!!”孙萌发了疯似的一脚踹翻面前的一把椅子,鞋子上的泥水飞溅起来。他冲上前紧紧揪住李英博白大褂的前襟:“我要你他妈亲口告诉我,苏若,他怎么了?!”
  “老孙!你听我说!”李英博顾不得那一半挂在耳朵,另一半垂在脸前的眼镜,赶忙使劲儿的向前掰开孙萌的双手,想要先把它们从自己的身前拿开。
  “你闹够了没有!”众人闹的正是不可开交的时候,张磊手里拿着一个牛皮纸文件袋出现在众人面前。他站在门口默默注视着眼前的一切,突然嘴里发出一声严厉的怒吼。
  “张局!”“张局!”几个年轻的警察一见局长来了,马上敬礼问好。
  “跟我到我办公室去!”张磊冲孙萌扬了扬手中的文件袋,语气中满是威严:“给我放开老李!你看看你自己,成个什么样子!”
  “唉!”孙萌咬着牙叹了口气,一把松开李英博的前襟,巨大的力量差点把他推了个趔趄。
  “就这么走啦?不知道跟李法医道个歉吗?!”张磊用手中的牛皮纸文件袋猛敲了一下孙萌的脑袋,孙萌下意识的一躲,浑身一激灵。
  “对不起,老李,我太冲动了。”孙萌停下脚步,头也没回,嘴里嘟嘟囔囔没好气的说道。
  “啊,啊,没事没事!”李英博赶忙冲孙萌摆了摆手,又躲回桌子后面扶了扶眼镜。
  从鉴定中心走出来到局长办公室的这一路,两个人一句话都没有说。张磊脸色凝重,眉头紧锁。孙萌紧咬牙关,双拳紧握,鼻子里呼呼地喘着粗气。他紧紧地跟在张磊的后面。
  “孙萌!”刚一回到办公室,张磊就把手里的牛皮纸文件袋重重的摔在桌子上。
  “孙萌你是第一天当警察吗?警局的规矩用我再教你一遍吗?你牛气的很哟!还敢跑到法医鉴定中心大喊大叫,大吵大闹!啊!长脾气了你!还敢跟老李动手咯?!”
  看孙萌还不说话,张磊顺手打开桌上的保温杯喝下一口茶,这口茶并没有压住他的火气:“你现在真是牛气的很哟!老李是什么人?啊?论年龄你得叫声叔,论资历,我们平江省法医学会会长;省公安厅主任法医师;曾经还是我们平江历史上最年轻的主检法医师!连我都得敬他三分,你看看你自己刚才像个什么样子!”
  孙萌低着头紧紧咬着嘴唇,脸上依然还是一副忿忿不平的表情。
  就这样两个人静默了许久。张磊抬起头望见挂在自己办公室北墙正中央的警徽,他稍稍平复了一下情绪,转过身来递过一瓶水给孙萌,语重心长的对他说道:“老孙啊,我知道你和苏若情同手足。你们从小一起在福利院长大,后来又一起考到警校,你们不仅是战友,更是兄弟。” 张磊拍了拍孙萌的肩膀:“但是我们从穿上警服的第一天起,心里就应该明白这身衣服之于生命的重量和意义。”
  孙萌轻轻抬起头,红红的眼眶里眼泪在打转。
  “是谋杀么?老苏这几年可是很多人的眼中钉。”孙萌沉默半晌,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
  张磊指着桌上的牛皮纸文件袋,摇了摇头。
  孙萌颤抖着双手打开牛皮纸文件袋,从里面拿出已经盖了章的尸检报告仔细阅读着。慢慢他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声音中隐隐带有几分啜泣。
  “我要去见老苏!”

  迎宾路上,一辆大切诺基飞驰而过。
  谷川市殡仪馆司法解剖中心外,孙萌的车刚一开进院内,李英博的助理法医周凯就已经等在门外。
  “萌队!师傅让我在这等您!” 孙萌刚一下车,周凯就赶忙迎上前去。
  孙萌点点头算作回答,顾不得跟周凯多说话,就三步并做两步小跑着进了司法解剖中心内。
  “唰!”周凯从存尸库太平柜最中间的一个格子里拉出尸屉。尽管门外的走廊里还是个闷热的蒸笼,但此刻安静的存尸库中太平柜里飘出来的冷气还是让孙萌不禁打了个寒战。
  “萌队,尸检的整个过程我全都参与了。师傅再三叮嘱我们一定要善待苏队的遗体,确保萌队回来之后如果可能,也能够见到苏队一个相对体面的最后一面。唉,可惜苏队还那么年轻…”
  孙萌并不答话,只是定定的看着眼前几乎炭化的尸体。他紧咬牙关并不住的轻轻摇着头。
  “萌队…我,那我先出去了。”周凯说了半天自知无趣,赶忙欠欠身作为示意,轻声的说道。
  周凯走后,孙萌眯着眼睛,依然面无表情的盯着眼前炭化的尸体,尸检缝合的线头还清晰可见。孙萌想伸手去触摸,伸出去的手停在半空许久,最后他还是把手抽了回来。
  半小时后孙萌走出司法鉴定中心。连日阴雨的谷川市也露出久违的太阳。
  “老苏的身后事,局里怎么说?”孙萌伸手摘下口罩,顺手拿出一根“玉溪”递给周凯,又从兜里拿出打火机给周凯把烟点燃。周凯受宠若惊的点点头表示感谢。
  “张局说苏队是因公殉职,加上苏队生前对局里的贡献大家有目共睹,局里面肯定会为苏队举办一个体面地告别仪式的。”周凯猛吸了几口手中的“玉溪”,把它在垃圾桶的灭烟处碾灭,看向孙萌道:“苏队肯定算烈士吧?”
  孙萌不置可否的点点头。
  “哦,对了萌队,我还要赶着去龙华派出所给苏队注销户口,这样也好让苏队可以早日入土为安。”周凯戴上手里的警帽,敬礼向孙萌告别。
  “局里怎么派你去注销户口?”孙萌略显疑惑。
  “嗨,您也知道,苏队他也没有直系亲属啊,另外局里开始也想着跟您瞒几天是几天来着,我师傅手边有个伤情鉴定走不开,所以这事儿就只能交给我去做了。”
  孙萌点点头,做了个深呼吸,脸上勉强挤出一点笑容对周凯说道:“小周,把老苏户口给我吧,回去跟你师傅说一声。虽然老苏走得匆忙,但既然我回来了,于情于理我都要送老苏最后一程的。老苏的身后事我亲自去办,也图个心安。”
  “嗯,也好,那就辛苦萌队了。我就先回局里了。”周凯懂事的点点头,郑重地双手把苏若的户口本交给了孙萌,并且向孙萌敬了个礼。

  “萌哥哥…这是真的吗?”早早接到孙萌通知等在龙华派出所门口的郭檀雅,一身素色的连衣裙,此刻已经哭得眼圈红肿,梨花带雨。她眼神恍惚,脸上写满难以置信的表情,嘴里止不住喃喃的问道。
  “檀雅…”孙萌走过来把她搂在怀里轻轻地拍着她的肩膀。自己方才刚刚恢复的眼神里又充满了哀伤。
  “萌哥哥…”郭檀雅紧紧抱着孙萌。当她看到孙萌手里面苏若的户口本上盖着“户籍已注销”的红印章时又止不住的哭了起来。

  “老孙,回家收拾收拾我放你半个月假!出去好好走走,好好放松一下,什么也别去想。休息休息吧!”刚刚在市里开完会的张磊一回到局里,就马上来到刑警队办公室里看望孙萌。
  从龙华派出所回来之后孙萌就一直站在窗前呆呆的望着窗外,眼神空洞。
  张磊挠了挠头,走过去拍了拍孙萌的肩膀。
  “老张!”孙萌并没有回头,只是轻轻地叹了口气,问道:“你真觉得老苏的死只是一场意外吗?”
  张磊盯着手里的保温杯子,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好一会,他才拍了拍孙萌的肩膀:“去吧,给自己放个假。”
  他知道,在孙萌和苏若二十四年的情谊面前,任何的话语都显得苍白无力。
  孙萌沉默了好一会,一直若有所思的点着头。窗外的夕阳透进窗来,让张磊渐渐看不清原本映在窗子上孙萌的脸。
  张磊站起身来到孙萌的办公桌前,把办公桌上的东西一股脑的塞进孙萌卡其色的背包中。张磊对这个包再熟悉不过。当年苏若和孙萌两个人背着一模一样的卡其色背包来公安局报道的样子仿佛近在眼前。
  张磊的嘴角有些颤抖。
  “孙萌!拿好你的包!我给你半个月的假!这是命令,你必须无条件服从!”虽然嘴里说着命令,但是张磊的语气中满是心疼和关爱。他把手里卡其色的背包放进孙萌的怀里,冲孙萌点点头。
  孙萌的眼睛里充盈着泪花。他望着张磊布满皱纹的脸,强忍泪水拿着手里的包夺门而出。走廊尽头的技侦科里传来了周凯浑厚的笑声。
  孙萌停下脚步把手里的包背在背上,用手背抹了把眼泪。周凯正好从技侦科推门出来。一瞧见孙萌,周凯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
  “萌队。”周凯凑上前,小声地打着招呼。
  孙萌点点头,脸上勉强挤出一抹微笑:“干嘛去?”
  “啊,我晚上要回谷川医科大听一节何世鹏教授的骨科公开课。”
  “好呀,毕业这么久还知道让自己一直去充电。”
  “嗨,您也知道我一法医单身狗,还是得上学校踅摸踅摸去呀。”周凯摸着脑袋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孙萌点点头,打算迈步离开。
  “萌队!”周凯在后面喊了一声,“您节哀!”

打赏

4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8次 发图:0张 | 更多 |
作者:283027140 时间:2019-02-12 18:41:54
  支持原创
作者:a春夏秋冬2018 时间:2019-02-12 19:49:43
  什么时候更新
我要评论
楼主剩手苏若sssr 时间:2019-02-12 23:02:54
  @283027140 2019-02-12 18:41:54
  支持原创
  -----------------------------
  谢谢支持
作者:纪逰 时间:2019-02-18 11:12:48
  支持!
作者:ykk01 时间:2019-02-18 12:37:38
  楼主写的真好
作者:余小鱼 时间:2019-02-19 13:01:27
  支持
楼主剩手苏若sssr 时间:2019-02-19 17:07:50
  @纪逰 2019-02-18 11:12:48
  支持!
  -----------------------------
  谢谢啦
楼主剩手苏若sssr 时间:2019-02-19 17:08:33
  @余小鱼 2019-02-19 13:01:27
  支持
  -----------------------------
  谢谢支持啦 可以去磨铁和黑岩看
楼主剩手苏若sssr 时间:2019-02-19 17:09:08
  @ykk01 2019-02-18 12:37:38
  楼主写的真好
  -----------------------------
  谢谢支持
楼主剩手苏若sssr 时间:2019-02-24 09:20:55
  第三章:
  这是一台最常见的骨科手术。
  患者是谷川市第一中学足球校队17岁的队长严诚。一天前,他在谷川一中对阵谷川实验的足球友谊赛中遭到对方后卫的恶意飞铲,造成了右腿胫骨腓骨骨折。
  严诚被急救车送到谷川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时候,人已经陷入出血性昏迷。
  今天专门为他的手术来主刀的医生是何世鹏。长了一张娃娃脸的他刚刚度过自己的四十岁生日。年轻有为的他已经是谷川医科大学临床学院名誉院长,教授;谷川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骨外科副主任。
  早上八点整,护士把严诚推进手术室进行术前准备。
  手术室旁边的医生准备室里,何世鹏正在有条不紊的确认着今天手术的步骤。今天跟他一起上台的是骨外科主治医师朱家琪,王康安;骨外科护士长刘梅;麻醉师张翔宇以及骨外科的实习生,同时也是谷川医科大临床医学大四的女学生王雪。
  何世鹏穿戴准备完毕,带领着参加手术的医生们推开手术室的大门。
  护士已经为严诚的患处做了皮肤清理。严诚现在的状态看起来不错。
  “现在感觉怎么样?”何世鹏按照手术前的惯例对患者进行询问。
  “嗯…有点冷…”严诚眨眨眼,冒出这样一句话。整个手术室里的医生和护士都被他给逗笑了。
  “好!患者状态不错!”何世鹏一边环视众人一边点着头。站在一旁的其他医生护士们也偶尔互相小声地交流几句。
  “何医生!”严诚眉头微蹙,欲言又止,表情突然变得有些认真。
  “我这个腿…”
  “你想说你这腿恢复之后还能不能踢球是吧?”何世鹏手里拿着CT,一边看一边问道。
  “对…”
  “你放心啊小伙子,今天我给你做完手术,你只要按照我的要求去恢复,我保证你三个月以后生龙活虎的回到你心爱的足球场上!”
  何世鹏的确有说这话的底气。莫说这是谷川市,就是放到平江省里他都是骨科的权威。
  “谢谢您何医生!一切就全都拜托给您了!”严诚的眼角弯出一道月牙,他轻轻地吐了一口气,缓缓闭上了眼睛。
  “那么我们的手术也正式开始吧?!”何世鹏戴上灭菌橡胶手套走上了手术台拿起手术刀,无影灯随之亮起。
  这边张翔宇已经将麻醉药注射完毕。他看了一眼表宣布道:八点十七分,患者硬腰联合麻醉生效。
  “好,手术开始。”何世鹏一边说着一边从严诚右胫骨结到髌骨下缘开了一条纵行切口。他仔细地逐层切开皮肤皮下,筋膜,纵向切开髌腱。其他医生也都各司其职,有条不紊,手术室里静的只能听见刀子划开皮肤的声音。
  就在严诚的髌前脂肪垫被推开露出胫骨节的时候,站在一旁的王雪忍不住低声惊呼。这是她第一次观摩真正的手术,何世鹏细腻的刀法让她叹为观止。
  何世鹏稍显迟疑,手里一抖,微微蹙了蹙眉。显然王雪发出的声音还是让他有些分神。朱家琪赶紧回过头冲王雪摆了摆手,王雪充满歉意的点了点头。
  开槽,软钻,复位,推入髓内钉。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何世鹏的额头上微微渗出汗水。王雪站在一旁也是努力地学习着何世鹏手术中的一招一式。
  “刘梅!冲洗伤口!”
  “家琪,康安,你们检查一下患者有没有活动性出血。清点一下纱布器械无误之后闭合膝前切口。”何世鹏直起身来不慌不忙的指挥着。创口缝合前的这段时间是何世鹏紧张之余难得的休息时间。
  “何主任,膝前切口缝合完毕,患者情况良好。”朱家琪完成缝合之后走过来跟何世鹏汇报道。
  “好,”何世鹏再次走上手术台,仔细观察严诚的患肢。
  “王雪你过来。”
  “哎,哎,何老师您说。”听见何世鹏在叫自己,王雪赶忙走上近前。
  “来,今天老师帮助你完成外科手术的第一刀!”
  “啊???”
  王雪还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手里面就被何世鹏塞进一把手术刀。紧接着王雪就感觉自己被何世鹏从后面类似环抱状的抱住,拿着手术刀的左手也被何世鹏的手紧紧握住放在了严诚右脚背的外侧。
  “何老师…这…我…您别这样…”现在两个人的姿势让王雪倍感尴尬。她的声音透过口罩显得有些乞求。
  “你这是什么话!”何世鹏显得淡定很多,周围其他的医生们也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
  “这样的机会不是每个人都能有的!多少人梦寐以求想让我手把手的教他们开刀的技巧我都不屑一顾呢!我要不是看你是你们这届的尖子生…”何世鹏的话声音不大,但是足以让整个手术室里面的人听的清清楚楚。
  王雪也不好多说什么。或许真的是她想多了。
  她点点头:“对不起何老师。我真的谢谢您。”
  “好了,大家注意,我们手术继续!这一刀由我辅助王雪同学来开。”朱家琪,王康安等人听到何世鹏的话都开始进入工作状态。
  何世鹏低头附在王雪的耳边轻轻说道:“你要记得今天哦!你的第一次是老师给你的。”
  王雪的心里一颤,不自觉得咬住了下嘴唇。
  “何主任,”朱家琪看着检测仪器,上面显示的数值让他有些担心。“这里皮下组织张力比较高,如果钝性分离的话可能会造成大量出血。”
  何世鹏松开攥着王雪的左手,把王雪手中的手术刀拿回到自己的手中。他略一思忖,语气中依然带着满满的自信:“还是我亲自来开吧!”
  “何主任…”王康安和刘梅异口同声的话音未落,何世鹏已经沿右足背外侧纵行切开皮肤,钝性分离皮下组织。
  “快!患者大量失血!准备输血800cc!”刘梅感觉不好,一直盯着严诚的右脚。刚一见血往上涌,刘梅眼疾手快,口中一边报着抢救措施,一边马上上手准备血袋。
  朱家琪和王康安赶忙用止血钳进行止血。何世鹏有几秒钟的时间大脑是一片空白的。这么一台简单的手术,他做过上百次。没想到这一次却差点让他的自信付出代价。
  外科医生特有的冷静和应变能力让何世鹏瞬间回过神来。在确定胫后动脉未触及后,他顶住压力进行固定,缝合。
  在确定严诚各项生命体征正常,并且完成VSD封闭之后何世鹏长出一口气。此时距离手术开始已经过去将近4个小时。
  刘梅完成创口包扎并且为严诚输上液之后,两个护士把严诚推出手术室外。等在手术室门口的严诚母亲和外婆满脸焦急。
  严诚母亲在听到王康安宣布手术结果之后,她和严诚外婆两个人悬着的心终于落地。这个谷川市电视台的记者对着全体医护人员不住的鞠躬感谢。
  何世鹏一个人在手术室里坐了好一会,才慢慢走回更衣室里换下早已经被汗水浸湿的手术服。
  先他一步收拾完毕的王雪正打算赶回学校,恰好何世鹏从更衣室里走出来叫住了她。
  王雪的脸上还有些许的不自然,倒是何世鹏像是忘记了发生过的一切,他满脸堆笑的对王雪说:“晚上有一节我的公开课!你可要好好表现啊!”
  王雪咬着嘴唇点点头,没有回答就慌乱地跑开了。留下何世鹏在她身后哈哈大笑。
  时钟刚刚过了晚上六点半,谷川医科大学第三阶梯教室中已经齐满坐满。作为谷川医科大课最难选的教授,何世鹏的公开课吸引了全校各个专业各个年级的男女学生。他们都慕名而来,想要一睹何教授的风采。周凯坐在他们中间,有节奏的晃悠着身体,东瞅西看。
  王雪抱着书本神情有些恍惚。室友兼闺蜜的陶欣欣向她挥着手,示意她坐到自己旁边来。
  “你咋啦!”陶欣欣也看出来今天的王雪不同于往常,急忙关切的问道。
  王雪摇摇头并不作声。眼睛里仿佛要喷出火来。
  “你今天不是去跟何老师实习去了嘛!咋的啦,吓到了呀?”陶欣欣着急的轻轻拍着桌子。
  “我真想剁了他!”王雪咬着牙,恶狠狠的样子着实吓了陶欣欣一跳。
  “啥?你说啥呢雪儿?”陶欣欣撇着嘴一脸疑惑。
  “同学们好!”一个浑厚的男低音在讲台上响起。经过一下午的休整,何世鹏的状态看起来好了不少。
  “喔!何老师太帅了!”王雪和陶欣欣的耳边,几个大一学妹犯起了花痴。
  周凯循声望过来,几个大一的女孩一吐舌头随即闭上了嘴。
  “今天人来了不少啊!谢谢大家的支持!我先做个自我介绍,我叫何世鹏!”何世鹏站在讲台环视四周,儒雅的鞠了个躬。底下瞬间掌声雷动。
  “哎!临床13级3班的张佳慧来了没?”何世鹏示意大家安静,手里拿起粉笔点名道。
  “内个何老师,”张佳慧的室友站起来大声回答道:“佳慧今天身体不舒服!”
  “哦,哈哈哈,明白明白,来月经是女孩子永远的痛。你回去告诉她,说何老师今天没看见她我很想她呀。”何世鹏笑嘻嘻的看着张佳慧的室友。女孩子的脸瞬间红到脖子根,底下的男生们也跟着起哄。
  “大家都是学医的,在医生这里没有什么东西是忌讳的你们说是不是?”何世鹏转身在黑板上写下几个大字,“现在我们正式上课!”
  “妈的!真看不来这个老东西居然是这样一个人面兽心的家伙!”听王雪叙述完今天的遭遇,陶欣欣咬牙切齿的骂道。“我他妈也想剁了这个老东西!”
楼主剩手苏若sssr 时间:2019-02-24 09:21:08
  第四章:
  “喂…您好,这里是谷川市公安局指挥中心。请讲。”
  “……”
  “喂…您好,这里是谷川市公安局指挥中心。请讲?”
  “……”
  “喂?喂您好?这里是谷川市公安…”
  “我杀人了。你们警察都在干嘛呀?怎么还不来啊哈哈哈哈哈哈!”
  嘟…嘟…嘟…

  “什么情况?”
  六月雨后的清晨,谷川市弥漫着桂花的芬芳。孙萌风尘仆仆的走进谷川市公安局局长办公室,几天的休整让他整个人的精神看起来清爽了不少。办公室里几个参会的年轻刑警看见孙萌进来都纷纷起身向他问好。
  “哎呀老孙,实在是不好意思让你提前回来!你放心,这个案子处理完我马上给你再补几天假!”看着孙萌连胡子都顾不上刮,一下飞机就马不停蹄地赶回局里,张磊满脸堆笑。
  “得了吧老张,到底什么情况?”孙萌卸下自己身上卡其色的背包,从里面拿出笔记本翻到空白一页,又伸手拉过椅子坐在了张磊对面。
  “指挥中心最近经常在下午接到匿名电话,对方称自己杀了人,要警察赶快去抓他。言语中满含对我们警察挑衅的意味。”
  “被害人呢?”孙萌不觉眉头一皱。
  “问题就在这儿啊!”张磊用手指敲了几下桌子,声音也提高了八度:“这几天无论是指挥中心还是下面的分局、派出所都没有接到有关杀人的报案啊。”
  “嗯?”孙萌抬起头,满脸的惊讶:“你是说有人在跟我们警方做杀人预告?”
  这种只有在小说里面才会出现的情节着实让孙萌有些难以置信。至少在他从警的八年时间里,还从来没见过敢如此明目张胆挑衅警方的“嫌疑人”。
  这八年里,尽管年纪轻轻,但孙萌和苏若破案无数,并且都有着与他们年龄不相符的沉稳和老练。尤其在跟随公安部破获著名的“12·11京南特大走私杀人案”中两个人还同时荣立二等功。
  时任公安部部长的安景宏夸赞两人“少年老成”。“老孙”和“老苏”的美名就此在警界传扬。
  孙萌的眼角有些湿润。他索性扔下笔,把整个身体靠在椅背上,双手交叉枕在脑后,翘着二郎腿,眯着眼睛看着张磊。
  如果说一个人的恐惧最先反映在他的双眸,那么孙萌天生就是干警察的料子。无论喜怒哀惧爱憎欲,你休想在他眼中读出一丝一毫。
  他的眼睛实在是太小了。
  “杀人预告到算不上吧,”张磊拧开保温杯,嘬了一口滚烫的枸杞水。“如果说是杀人预告的话,至少也应该说出被害人的姓名以及自己打算作案的时间吧。”
  “老张,你到底怎么想的?”
  “我觉得还是骚扰电话的可能性大。毕竟不管是指挥中心,还是下面的分局、派出所,每年接到类似的骚扰电话也算是见怪不怪了。”
  “老张!我跟你整整八年了!我说你那点小把戏能不能稍微的与时俱进一下下?!”孙萌搓着自己满是胡茬的下巴。一夜的奔波让细碎的胡茬更显得有几分扎手。
  “你要是打心眼里认定这只是个骚扰电话的话,你不可能着急忙慌的把我叫回来对不对?!”
  “哈哈哈。”张磊看着孙萌哈哈大笑。岁月的斑驳在他的眼角处做了最精致的洗礼。
  “你呀,你呀!”张磊伸出手指朝孙萌点了点,回过头轻声吩咐道:“肃清,带萌队去你们技侦科听一下电话录音。”
  “好的张局!”应声站起的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叫李肃清,今年刚刚大学毕业,带着一身的书生气。是技侦科的技术员。

  “喂…您好,这里是谷川市公安局指挥中心。请讲。”
  “……”
  “喂…您好,这里是谷川市公安局指挥中心。请讲?”
  “……”
  “喂?喂您好?这里是谷川市公安…”
  “我杀人了。你们警察都在干嘛呀?怎么还不来啊哈哈哈哈哈哈!”
  嘟…嘟…嘟…

  “没了?”孙萌反反复复听了三遍,听完录音他直嘬牙花子。
  “是的,电话内容就这么多。”技侦科科长武宙和几个侦查员也都表情严肃的围在桌前,或坐或立。
  孙萌习惯性的搓着下巴思索着,下巴上的小胡子为他今天的沧桑增色不少。
  “我比较在意对方说的那句‘我杀人了’。”
  恰好这时张磊推门而入,他不置可否的点点头:“说下去。”
  “如果说这通电话只是一个对我们警方充满挑衅的杀人预告的话,那么按照我们正常的语言逻辑和语言习惯,一般都会说成是诸如‘我要杀人’或者是‘我会杀人’此类的话。同时对方说出‘我杀人了’这四个字时那种语气…”
  孙萌言语中突然的停顿让技侦科的几双眼睛齐刷刷的投向他。
  “我有一个大胆的猜测,”孙萌环顾众人缓缓说道:“我觉得对方很有可能已经完成了一次相当成功的杀人过程。只是现在那个被对方隐匿起来的尸体暂时还没有被我们警方或者是其他目击者发现罢了。”
  孙萌的话瞬间让屋子里鸦雀无声。在场的每个人的都感觉到脊背发凉,汗毛倒竖。如果说,诺大的谷川市真的存在这样一位被害人,却没有任何人发现他遇害,甚至没有任何人发现凶手行凶的过程,凶手在杀完人之后还大摇大摆的给谷川市公安局拨打挑衅电话的话,就算是见多识广的警察,未免也觉得太可怕了些。
  “围绕这通神秘电话还有哪些其它的线索?”孙萌目视着李肃清。
  “报告萌队,”李肃清打开手里的平板电脑,手指一边上下滑动,一边汇报道:“从三天前,也就是6月13号开始,这个凶手都是在每天下午两点三十二分准时打进这个挑衅电话…”
  “对不起肃清,我打断你一下,”孙萌面带微笑地做了一个“停”的手势,“你怎么断定他就是凶手的?”
  “啊?”李肃清显然没有搞清楚状况,被孙萌问的一时间语塞。
  “首先这是否构成案件,只是我根据匿名电话的一个猜测。究竟有还是没有,还需要我们进一步的调查。其次我们是在假定这个案件是真实的基础上进行线索梳理,你连个来龙去脉还没搞清,怎么单凭一个录音就扯出来个凶手呢?”
  “啊…我…”李肃清被孙萌的几句话说的面红耳赤,心脏砰砰乱跳。
  “在座的各位都是做刑侦工作的,我希望大家能够记住的是,刑侦人员切忌‘先入为主’,一定要用证据来说话。”
  张磊赞许的点点头。李肃清向孙萌郑重的敬了个礼:“对不起萌队,我错了。”
  孙萌收起脸上瞬时的严肃,转而换上熟悉的轻松:“你刚刚毕业,还需要时间去适应。好了,你继续说。哦,对了,你们一定已经对对方来电做了定位,是虚拟IP吧?敢堂而皇之的往公安局打电话,这点本事还是要有的。”
  李肃清点点头,继续汇报着:“我们的确通过技术手段对这通电话做了定位,发现对方使用的是虚拟IP。但是对方主叫所使用的号码,却都是同一个号码。”
  “同一个号码?”孙萌皱起眉头。
  “是的,”李肃清点点头,继续说道:“我们对这个号码做了回溯检索,发现这个电话号码的确是真实存在的,并且在差不多二十年前就被我们谷川市的一家建材公司使用过。不过现在已经停用了。”
  “建材公司叫什么名字?”张磊问道。
  “普江工业集团。”
  “先给我查查这个普江工业集团最近有没有什么报案记录!”张磊一声令下,技侦科的两名年轻的侦查员就赶紧行动起来。
  “肃清,”孙萌走到挂在技侦科北墙的谷川市地图前,一边在上面仔细地查看一边询问道:“原来这个普江工业集团跟现在的地址一样吗?”
  “不一样的萌队。普江工业集团的旧址财满街因为被市政府用作新城区绿化改造用地,所以它们在五年前就已经整体搬迁。”
  “报告张局!”李肃清打开监听系统,是指挥中心转接过来的报警电话。孙萌抬腕看了看表,两点三十二分。

  “喂…您好,这里是谷川市公安局指挥中心。请讲。”
  “……”
  “喂…您好,这里是谷川市公安局指挥中心。请讲?”
  “……”
  “喂?喂您好?这里是谷川市公安…”
  “我杀人了。你们警察都在干嘛呀?怎么还不来啊哈哈哈哈哈哈!”
  “你听着,我是谷川市公安局刑警副队长孙萌,说,你到底是谁?”孙萌接过电话,冷静又不失严厉的说道。
  电话那头沉默了许久,最终还是传来了挂断的声音。

  “报告萌队!”李肃清放下监听耳机,转身看向孙萌:“我们在监听今天这通电话的同时通过技术手段发现对方在打出这通电话的时候并没有使用虚拟IP,所以他人现在就在普江工业集团的旧址。”
  孙萌听完马上又到地图上仔细查看:“但是据我所知,这里不仅没有开发,而且现在已经是一片臭气熏天的垃圾山了!”
  “什么???”李肃清和张磊都感觉难以置信。
  普江工业集团旧址的垃圾山几乎承包了谷川市三分之二的臭味来源,就连野猫野狗都保持三分距离的地方,更不要说这炎炎夏日里会有人在那里。
  特定的时间,还加上了特定的地点,让孙萌隐隐的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老张,我有一种直觉,有些事情,八成是真的…”
  孙萌的眼里闪过一丝沉重。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