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坤袖》三爷讲述中国古玩诡异秘闻,有些事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

楼主:齐州三爷 时间:2019-05-01 17:26:35 点击:5789835 回复:1407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34 下页  到页 
作者:一缕悲伤 时间:2019-05-06 21:27:06
  好文。顶
我要评论
楼主齐州三爷 时间:2019-05-06 22:04:41
  教务楼是四层的砖灰色建筑,上头尽管建的是绿琉璃瓦中国古典宫殿模式,其实梁柱、开间的设计和工料都是用的西洋式的,燕大校长是个号称中国通的美国大鼻子,最爱老中国建筑,请了位美国建筑师,细心琢磨照猫画虎盖了这座校园,全是中西合璧。楼里头装修的美轮美奂,连地板、壁炉、抽水马桶和电话机、打字机应有尽有。外头已然爬满了枝枝蔓蔓纠缠不清的爬山虎,一水儿的青石台阶,进了镶铜大门,一阵森然凉爽,外头闷热的风一丝儿不觉,宽敞的大厅空无一人,往二楼正中看,白色墙上挂着个西瓜大的西洋表,时针正指在下午两点半。
  用小手绢不停扇风的柳梦珊瞪着二人说:“二楼,副校长办公室!”仨人刚顺着镶了实木扶手的楼梯上了楼,董无忌四处瞧瞧,右眼皮直跳。“梦珊,今儿怎么没见校工?”

  柳梦珊站住一掐腰大喊:“董无忌,你能不能想想我爸失踪的事儿!现在是暑假,又是战乱,除了值班的,其他早就不知哪去凉快啦!别磨叽,快点吧。”,董无忌冲大头无奈笑笑,赶紧跟上。
  楼道里很安静,大理石地面上只有三人脚步声“咔哒咔哒”急促的声响,两旁的棕色木门都死死关着,毫无人气,外头日光照不进来,尽自凉爽,却显得有些幽暗。“咕噜噜……”,一阵肠鸣,柳梦珊和大头回头一看,董无忌捂着肚子有点异样。
  “你又怎么了?”柳梦珊气呼呼问。
楼主齐州三爷 时间:2019-05-06 22:05:44
  “哎吆,嘶……肚子、肚子不给劲儿,吃的冰酪有点多,都是它做的孽!不成,我得先去解个手!”
  “哈哈哈,你小子真是懒驴上磨!小柳,赶紧得先让他去茅房,别见了庄副校长再拉了裤子呵呵。”大头乐了。
  “你小子甭挤兑我。梦珊,茅房在哪儿?”董无忌肚里搅得越发疼痛,四下踅摸。柳梦珊涨红了脸一指来路怒道:“刚才转弯那儿!大头,咱们先进去,不等他这只懒驴!”,董无忌眼瞧他俩在楼道劲头的轻轻敲门,捂着肚子一转身奔了厕所。

  一推厕所门,里头白灿灿一片,全贴着白瓷砖,左边是小便池,右边是半人高挡板门,全木隔间的抽水马桶,这厕所,除了城里六国饭店独一份儿呢!一拉溜八个橡木高挡板门都开着,来不及细看,董无忌一下窜进离自己最近的,余光瞥见一人靠在小便池的墙角好像低头撒尿呢,他也没当回事,褪裤子蹲下开始方便。
楼主齐州三爷 时间:2019-05-06 22:08:15
  四 燕大惊魂(二) 活尸



  “哎,真舒坦!”老话说人有三急,真不是瞎编,肚子里方才搅劲儿疼得他直冒汗,片刻间便浑身通泰,三急一去,人的精神立即松懈了,董无忌懒洋洋琢磨着柳梦珊和大头进去见了庄教授怎么谈,那老头他见过,日本留学之后又去英国待了好几年,不然美国校长怎么能叫他做副校长?化学学的咋样他不知道,可这老头实实在在染上了英国佬那股子傲慢、保守、桀骜不驯的优越感毛病,叫人太不舒服。想起那老头挺着高鼻子一本正经跟柳教授谈老北京八大胡同的娼妓文化,董无忌忍不住噗嗤笑了。

  嗯?有点不对,靠在墙角那哥们咋还没尿完?董无忌伸长脖子瞅,那人喝醉了似得靠在那并没挪窝,低着头看不清长得啥样,一身干净的蓝布大褂,白袜布鞋,前摆都快贴进小便池了,盘算时间,都快一刻钟了都不动弹,莫非有难言之隐?董无忌捂着嘴直乐,他没少听大头说那些有“难言之隐”的江湖人尿不出来头顶墙的惨状,俩人为此笑得嘎嘎的,今儿还真见了一位!

  运气凝神,肚子里的疼劲儿消失无存,董无忌长舒了一口气,静谧的厕所里除了水龙头“滴答滴答”清亮的滴水声,好像还有另外一种声音。“梆……梆……”清脆入耳,像是什么东西碰到木隔间上,“吱……吱……”还有什么重物晃动的声。

  奇怪!他伸脖子四处瞅瞅,厕所并不大,一水儿白瓷砖,除了还斜靠在小便池那位和自己,静的掉根针都听得清清楚楚,哪来的声音?刚要站起身,“坏喽”董无忌发现了一件最要命的事儿——他没带手纸!磨遍了裤兜和上衣兜,除了一些铜币、伪造的那张派司,就是日本人发行的孔子拜天坛纸币,这地儿有钱也不能用呀,董无忌四处踅摸,抽水马桶旁边都有小筐装用过的手纸,此时他也顾不得脏,低头一瞧,估摸着是暑假,没人来上厕所,小筐子里干干净净,一点纸毛也没有!
作者:莫唯熙 时间:2019-05-06 22:37:06
  3
我要评论
作者:brucejacky888 时间:2019-05-06 23:30:50
  楼主加油!
我要评论
作者:019爱健身oblige 时间:2019-05-07 00:01:45
  更新有点慢,十分精彩,天天都刷新来看,可惜。。。。。
我要评论
作者:斌玉琪 时间:2019-05-07 07:58:19
  好看,精彩
我要评论
作者:ufo3005 时间:2019-05-07 11:05:04
  精神!
我要评论
作者:ty_旅客614 时间:2019-05-07 12:12:30
  楼主继续更新啊,昨天晚上看了还想看
我要评论
作者:房f_020 时间:2019-05-07 13:20:25
  又有事干了
我要评论
作者:我有我竞彩2012 时间:2019-05-07 14:35:15
  看着身临其境,不错。
我要评论
楼主齐州三爷 时间:2019-05-07 15:27:51
  嗬,真是出门没看黄历倒霉透了!董无忌气得直嘬牙花子,他可爱干净,正格儿的体面小伙,这回可出了丑,一看小便池那位还在那儿杵着呢,他轻声喊了一句:“哥们、不,同学!同学?你带纸了么?”

  那人充耳不闻。

  “嗨,我说同学!你那大褂前摆都掉里头啦!我问你带纸了没有!救个急,哥们没带纸!”,那人还是一动不动。董无忌这个气吆,忍不住提高了声音:“同学,你耳朵聋啦!我问你带纸了没有!麻烦……”他猛地一怔,自己声音在空旷的厕所回应嗡嗡地,那人竟然还是纹丝不动。

  董无忌急得想骂几声,屁股还露着呢,只好忍气吞声抓耳挠腮想办法,片刻,空气里一股非檀非麝带点甜腥味儿淡然散发,仔细闻闻,好像还夹着点线香味儿。“这燕大,熏厕所都这么讲究!怎么不预备点纸啊!”,他一面埋怨一面闻,不大会儿就觉得心恬意恰,跟喝了美酒似得晕乎乎的舒坦。

  “梆……梆……吱……吱”,方才听到的奇怪的声音更响了,董无忌晕晕乎乎十分好受也不知多久,晃晃头,差点睡着,嗯?厕所里像是罩了一张大幕,阴沉沉黯淡无光,说不上漆黑一片四周却模模糊糊,“天黑了?坏醋了,梦珊和大头又得急的跳脚!”,他自言自语腿麻地厉害,实在找不到手纸,只能委屈一张孔子拜天坛的纸币喽,掏出一张刚要往下放,忽然隔间下头的缝隙里缓缓递过来一沓雪白的手纸。

  “谢您了!”董无忌大喜过望,接过来打开两张擦了屁股,又打开两张,觉得里头黏糊糊的,晃晃脑袋仔细一瞧,登时勃然大惊!里面是一摊红彤彤的血!他一个激灵先摸摸屁股,没血,再起身飞速扎好腰带,忍着蹲久了一阵头晕,手里侵染鲜红血迹的手纸犹如一只巨大恶毒的眼球儿,看得他不寒而栗!

我要评论
楼主齐州三爷 时间:2019-05-07 15:29:41
  “谁?!谁他妈跟小爷开玩笑!赶紧滚出来!”奓着胆子喊了两声,空荡荡只有回声,“咣咣!”他对准一旁递手纸的木隔间捶了两拳,里头死寂一片。刚才一直没注意,进厕所这么久,就他和对面小便池那哥们,从没有人进来,这、这手纸是谁递过来?!莫非是……

  董无忌身上一冷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尽自平日里见多识广,可毕竟才十八岁,眨眨眼他强忍恐惧,轻轻低下身子透过缝隙往隔壁间一瞅!

  没人。

  厕所里更暗了,董无忌战战兢兢想跑,怎么也迈不开腿,他隐隐感觉到更大的不安,也许,此刻隔壁正有一个常人看不见的黑影趴在隔板上挂着诡异的微笑,五官流血披头撒发瞅着惊慌失措的自己,也许他是一个死在这里的冤魂,正飘在半空寻找替身!哆嗦了几下,打小从老人那听来的所有鬼故事一拥而上冲进他的脑袋,搅得他天昏地暗头疼欲裂,抱着头靠在木隔间壁板上,董无忌浑身无力,半边身子都凉了,他觉着自己和那个非人非鬼的东西,就隔着一层薄薄的木板……

  一些东西在蠢蠢欲动。

  他拍了拍疼痛的脑袋,耳边又一次清晰传来“梆……梆……吱……吱”的声音,很近,大概就在隔壁的上面。上面!他猛一抬头,禁不住“啊!”地大叫,吓得魂飞魄散!就在他脑袋斜上方,赫然有一张五官狰狞七窍流血、舌头伸出半尺长、嘴角挂着诡异的微笑的脸,那双暴突而出的眼球正直勾勾死死盯着他!

  是庄副校长!
楼主齐州三爷 时间:2019-05-07 15:31:49
  一向道貌岸然的庄副校长脖子下吊着一根领带,正拴在厕所的通水钢管上,一身西装笔挺,皮鞋铮亮。领带已然把尸体脖子拉的老长,像只被掐死的鸭子身子“吱呀、吱呀”的钟摆似得左右晃动,皮鞋正碰在木隔间壁板上,原来,刚才一阵阵的声音竟然是……
  “杀、杀人啦!”心胆俱裂的董无忌恐极生勇,一下从木隔间跳出来,拔腿就想跑,可小便池那位还在那儿杵着,“有人就好,有人就好。”他冲过去一拍那人肩膀大喊:“哥、哥们,快、快走!这里有死人!庄副校长吊死啦!”

  厕所好像起了一层薄雾,影影绰绰,靠在墙角穿大褂的人肩头仿佛动了动,慢吞吞转身,董无忌顾不得磨叽,大喊:“赶紧叫人去啊!你小子尿了半个小时,怎么……”往下一看,他更是哆嗦成一团,那人根本没脱裤子!

  “不好!”董无忌转身要跑,那人却像脖子抽筋一样转过了脸。死灰脸上挂着诡异微笑,灰暗暗的眼球,脖子上小孩嘴巴一样伤口喷出的鲜血已然干涸,两只手缓慢准确地对准董无忌脖子抓了过来。魂不附体的董无忌哇哇大叫着回身刚跑几步“砰!”撞上了个身躯,一抬头,正是刚才吊死在通水钢管上的庄副校长!
作者:ty_雁回顾664 时间:2019-05-07 15:34:14
  。
楼主齐州三爷 时间:2019-05-07 15:43:06

  注释:孔子拜天坛,日本鬼子占领华北后,命令华北伪政府发行的伪币,以此强迫老百姓兑换法币,大肆劫掠我国民间财富。因为由当时在北平的伪中国联合准备银行发行,滥发纸币造成物价飞涨,沦陷区大量财富被日本侵略者用此手段劫掠,所以老百姓也叫这种纸币:联银券。


  这种货币面额很大,但100元在实际购买力上只相当于原先大概几块钱法币。



  



  晚上继续更新,感谢朋友们的支持捧场!
作者:斌玉琪 时间:2019-05-07 16:05:33
  这个有点吓人啊
作者:太平洋的海盗16 时间:2019-05-07 16:58:14
  顶
作者:月黑人高 时间:2019-05-07 18:19:44
  顶顶顶
作者:椅既酪映嘉 时间:2019-05-07 19:35:41
  楼主要加快更新速度哇。☆
作者:付夫真的是一记者 时间:2019-05-07 21:03:32
  来三爷这边再看看,期待更新,很喜欢这个故事。
我要评论
作者:15907975405 时间:2019-05-07 21:08:52
  好东西!
楼主齐州三爷 时间:2019-05-07 22:08:22
  庄副校长的舌头上顺流而下恶心的黏液,暴突地眼球像是看着一道美味佳肴等着他,双腿直挺挺一蹦就到了董无忌跟前,一把掐住他的脖子,后头紧跟着穿大褂的那人也蹦了过来,俩人,不,两具尸体活了一般张牙舞爪围着董无忌,把他逼到了墙边。

  董无忌惊恐喘着粗气以为是梦幻,狠狠掐了一下自己,真疼!他背身靠墙一面摸索着厕所门一面大叫着救命:“大头!大头快来啊!这儿有俩死人!!”,任凭他喊破了喉咙,除了自己的惨叫的回音,就是面前两具恐怖活尸。

  艰难的扭动身躯不让两具活尸碰到自己,门把手还是没摸到,绝望的董无忌回头一瞅,天爷!身后厕所哪有门,是一堵黑漆漆的石墙!漆黑一片的墙壁像是能吸光的血盆大口,把厕所里所有的光明缓缓吸入其中,黑暗笼罩,四只冷冰冰的手掐住了董无忌的脖子,他身子一挺,甚至还没来及用力反抗便觉得一阵窒息,越来越大的禁锢令他喘不过气,憋得通红的脸像面前两具活尸一样慢慢透出死灰,片刻他觉得自己两只明亮的眼珠儿都暴突出来了!

  “救、救、救命啊!!”濒死前的刹那董无忌攒足了劲儿猛地放声大叫,“砰!”一声巨响门板被撞开,厕所里透进光明,“砰砰”几声,面前两具活尸好似气球破了洞似得恍然不见,脖子上死命掐着的劲儿一松,董无忌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瘫软在一个宽厚的怀抱里,呼哧呼哧喘了半晌,他以为是大头,晕晕乎乎捶着那人结实的胸脯骂道:“大头你个孙子,你怎么才来!小爷快叫鬼掐死了!快告诉梦珊,庄、庄老头吊死了……”

  一只温热的手握住了他,大头并没说话,只翻翻他的眼皮,呼噜一下他蓬乱的头发,昏昏沉沉的董无忌十分厌恶推开了大头的手,咦?大头身上的烟味儿一丝不闻,却带了些芬芳肥皂香气和淡淡成年男子体味,他顺手一摸,摸到大头左手上带的手表。又惊又怕又累的他被打横抱起来,躺在怀抱里他安心而舒坦,在昏过去刹那他猛然想起:大头从没戴过手表……
作者:zgq080588 时间:2019-05-07 22:31:55
  不错,
我要评论
作者:ty_冰心玉 时间:2019-05-08 08:35:05
  坏了,这是被谁抱去了?更新这么多啊,精彩好贴顶起来。签到,问安。
我要评论
作者:network032 时间:2019-05-08 09:50:50
  天涯上写小说的越来月多了嘛
我要评论
作者:悲而不伤2007 时间:2019-05-08 10:00:43
  每次都要顶
我要评论
作者:长乐常常乐 时间:2019-05-08 10:26:18
  不错,顶起,
我要评论
作者:上林湾彪哥 时间:2019-05-08 11:35:31
  此贴必火
我要评论
作者:空0D 时间:2019-05-08 12:04:17
  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李品杰 时间:2019-05-08 12:40:16
  真够不错的!

  趁着执法,顺便可以泡泡妞,上个网还能把妹妹。。。

  21世纪新警新生活啊!

我要评论
作者:闲庭信步xy 时间:2019-05-08 13:58:10
  惊悚????
我要评论
楼主齐州三爷 时间:2019-05-08 15:48:53
  四 群贤会 (一)



  董无忌头疼欲裂睁不开眼,在无边的黑暗之中绝望的痛苦大喊大叫,四周围上来一群朱发蓝脸面目狰狞的陌生人,有的吊着半颗眼珠,有的缺胳膊断腿,有的黑乎乎烧得破开肉烂恶臭无比,有的脑浆迸裂,歪歪扭扭潮水似得涌过来抓他。他连滚带爬玩了命的跑,跑着跑着,“啪”一下被绊倒在地摔出去老远,再起身却被什么东西抓住脚腕子动弹不得,低头一看,正是庄老头和穿大褂的两具活尸缓缓从烂乎乎泥地里爬出来,一人抓住他一只脚正死死往下托!

  一丝冰凉贴在他的额头,耳边响起叽里咕噜的说话声,都是中国话,可他就是一句听不清,运运气眨眨眼动了动,发觉自己躺在一个温热结实的怀抱里,使劲儿挣了挣,“别动!老实躺着。”。

  不是大头,更不是梦珊。他迷迷糊糊仿佛看见一张年轻陌生而英俊严肃的脸。
  “醒了,醒了嘿!梦珊,快过来!无忌醒了!”赵大头熟悉焦急的声音传来,董无忌心中一动,只听梦珊痛苦的哽咽抽泣声:“你、你可吓死我啦!”说着压过一个略带少女气息的身影。

  “你们别动!他还没缓过来。再等半个钟头才差不多,把冰棍扔了,再包一块。”,陌生男人冷峻的话里透着威严。

  晃晃悠悠有点颠簸,董无忌明白了,这是在汽车上,四周窗户上都蒙着黑布,隐约间瞧不清车上除了他们仨还有几个人。车很大,开得也很稳,轮胎压在简易公路上自然颠簸。董无忌心里默算着,不知这群人到底是干啥的,这趟凶险莫测的燕大之行幸亏他们救护,不然自己早命丧当场了。可听话音儿,他们也不像自己人,是什么来头呢?
楼主齐州三爷 时间:2019-05-08 15:50:03
  “我的小爷,你、你他娘可醒过来啦!刚才梦珊哭得死去活来,以为你小子没救了呢!咱哥们才处了不到20年,你可别这么着急丢下我们!不介,你就是做了鬼老子也也要把你揪回来!”大头哽咽难忍,伴着柳梦珊的哭泣声在董无忌耳朵边喋喋不休,他有气无力的喊:“哥儿们,我还没死呢你甭急着给小爷念丧!赶紧清清嗓子,给小爷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啊!”

  半晌,一向率直爽快的大头挠挠头好像有难言之隐,结结巴巴说:“甭提了小爷!你进了茅房,我和小柳敲了半天门,没人答应,左等右等你不来,小柳急的跳脚,我们刚要去茅房找你,庄老头办公室的门忽然开了,我俩刚进去就一人挨了一闷棍!姥姥!爷在四九城哪吃过这个亏呐!哎,今儿真是倒霉透了。”

  “我、我遇上的鬼呢!”董无忌心乱如麻,“那不是鬼。”陌生年轻人拍了拍他的头忽然插了一句。汽车飞驰,众人一时无话,换了一块包冰棍的毛巾,董无忌精神更好了些,不好意思靠在别人身上,直起身靠在座上缓缓睁开了眼。

  车里很豪华,瞅着不是美国就是德国货,又宽又大的真皮座椅黝黑发亮,后排果然有俩大汉虎视眈眈警惕盯住了大头和梦珊,自己这排左边坐的应该就是救自己的那位:剑眉朗目,直鼻阔口,身材高大挺拔,气度沉稳,十分俊逸英武,穿的跟自己一样,黑色学生装,脚下一双短腰皮靴锃亮。他纳了闷:眼前这位说是学生吧,年纪气质不像;说是黑道呢,丝毫没有江湖气;说是警察宪兵,没有那种暴虐气,更不像生意人和文官,到底什么来头呢?董无忌跟大头对视一眼,俩人心领神会:这人不简单。
楼主齐州三爷 时间:2019-05-08 15:51:33
  又过了一会儿,听到外头熟悉的老北京叫卖声,董无忌心中一动:进城了。看不出天色,他偷偷斜视陌生年轻人的手表,谁知他很大方,左手直接伸了过来,“妈呀!都下午五点多了!”董无忌叫了一嗓子,朝冷峻年轻人问:“嗯,尊驾您是谁我也不问,您能送我们去琉璃厂明古阁么?我叫董无忌,我爸董仪周是明古阁的大掌柜。”
  “不能。”那人冷冷回答。
  “那,您能送我们去廊坊二条么?我哥们赵大头的姥爷在那有买卖。”
  “不能。”
  赵大头有点不忿:“我说朋友,都在江湖走,咱们承你的情,今儿是你救了咱们,可今儿我们确实有事,这位小柳妹子的爸爸失踪了,我们今儿去燕大又碰上这么一档子,咱大恩不言谢。大家心里都不好受,我们必得回去跟老家儿说一声,您这是要带我们去哪儿啊?难道我们被尊驾您绑票了?!”

  “不是。”那人沉着脸像尊塑像,正眼也不看他们仨。柳梦珊气得要呛呛,被董无忌按住手,想了想坏笑问:“尊驾刚才的冰毛巾还有吗?”
  “怎么,头还是晕?”那人转头看看董无忌,目光炯炯。
  “我、我想吃根冰棍儿凉快凉快嘿嘿。”
  前头俩大汉发出嗤嗤忍笑声,冷峻年轻人这才明白董无忌在打趣儿他,脸一沉说:“没了!”
楼主齐州三爷 时间:2019-05-08 15:57:33

  



  诸位朋友先来根老北京冰棍爽快一下,晚上还有一更,谢大家捧场!
我要评论
作者:zncxlfix 时间:2019-05-08 16:00:41
  再顶。另辟蹊径,有意思。
我要评论
作者:ty_陈辉423 时间:2019-05-08 16:39:42
  路过
我要评论
作者:太平洋的海盗16 时间:2019-05-08 17:39:27
  马一个!
我要评论
作者:骛桀心缘 时间:2019-05-08 18:27:08
  有意思!
我要评论
作者:狠爱狠爱倪eda 时间:2019-05-08 19:56:05
  写得很好!赞一个!
我要评论
作者:fei0070 时间:2019-05-08 20:28:10
  火前留名~~~别坑~~~
我要评论
作者:过江龙N 时间:2019-05-08 22:58:16
  条子的伙伴
我要评论
作者:mortgvushx 时间:2019-05-08 23:27:47
  加油啊!熬夜看的。
我要评论
作者:mortgvushx 时间:2019-05-09 08:43:57
  有点意思
我要评论
作者:厣傩苑贡还 时间:2019-05-09 09:53:52
  关注
我要评论
作者:ty_冰心玉 时间:2019-05-09 10:03:26
  太精彩了,好贴顶起来,签到,问安。
我要评论
作者:沐翊2018 时间:2019-05-09 10:49:51
  此帖必火?顶顶顶!
我要评论
作者:用户4587933998 时间:2019-05-09 11:02:49
  楼主,看到我
我要评论
作者:ty_大白785 时间:2019-05-09 11:11:59
  楼主加油
我要评论
作者:Babejuju 时间:2019-05-09 12:52:12
  写的真好啊,谢谢楼主
我要评论
作者:喵神160902 时间:2019-05-09 13:30:59
  一直顶顶顶
我要评论
作者:月黑人高 时间:2019-05-09 14:20:15
  最好一次能更多一点
我要评论
作者:zljkkb 时间:2019-05-09 14:58:41
  留印
我要评论
作者:ty_旅客614 时间:2019-05-09 15:47:03
  我顶楼主坚持写下去!
我要评论
楼主齐州三爷 时间:2019-05-09 16:00:43
  车停了。没等开门,赵大头对董无忌一使眼色:想办法逃?他冲柳梦珊努努嘴:还带着她呢!怎么跑?司机下了车,立马透进一股森森水汽,董无忌精神一震,心中明了:这是到了什刹海。

  老时年间,北京城里的水源说多也多,说少也少,从玉泉山和附近河流进入京城的水脉,最好的都是被皇家占用,三海最大,金水河其次,这是皇城内的,内城最大的水脉就是什刹海喽,这块水脉元代称积水潭,包括西海、后海、前海三座大湖,西起新街口,东到地安门外大街,附近古刹庙宇、皇亲国戚的府邸星罗棋布,是西北城最有名的风景胜地。

  “科长,还给他们蒙眼吗?”后头大汉问。“不必了,他们早知道到了那儿,下来吧几位。”冷峻年轻人示意几人开门下了车。仨人一下车,见了夕阳金辉和周围熙熙攘攘的人群,顿觉刚才燕大惊魂一幕恍如隔世,面前飞檐高耸柳枝轻扬,面前一座宽大的门脸儿,正是九城闻名的会贤堂。

  “嗯?怎么到这儿来啦?”赵大头匪夷所思,小声跟董无忌柳梦珊嘀咕:“这年月真稀奇!绑票的还请肉票上大饭庄吃饭!真他妈邪性!”俩人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会贤堂是老北平有名的大饭庄,位居京城八大堂之一,四九城家喻户晓妇孺皆知,打前清那会儿,便是内城王公亲贵、文武大臣和富豪财主们举办婚嫁、庆寿庆典之地,五套宽敞的四合院绵延排开,里头几十间高大房屋,前堂后楼,西跨院大戏台轩敞通达,四周层楼可供数百人听戏观剧,里外厅轩廊榭十分气派,能同时摆开百十桌八珍席面。
  最美是夏秋之际,会贤堂门大开,粉墙画壁,面朝什刹海,水面微波荡漾,垂柳碧绿如烟,浩渺碧波如江南烟雨,届时邀请几位好友知己,叫几壶莲花白,临窗赏景,柳荫树影,曲院风荷,湖光山色,清幽雅静,顿觉身处空山深谷、人间仙境呢。

  因此一到盛夏初秋,会贤堂的生意异常红火,是城内避暑聚会的一处胜地。连侵占北平之后的日本军政大员也喜欢上了这诗意的胜地,时常来吃喝一番,感受一下胜利者的味道。所以会贤堂的生意并未随着北平的沦陷而败落。

我要评论
楼主齐州三爷 时间:2019-05-09 16:05:01

  




  民国会贤堂老照片
楼主齐州三爷 时间:2019-05-09 16:07:03
  董无忌仨人在数名大汉的簇拥下进了大厅,里面空无一人,只有一个撩高的小伙计战战兢兢小跑过来冲冷峻年轻人一躬,小声说:“爷,上头正候着呢。”

  年轻人摆摆手领着众人直入中厅,董无忌发觉中间从不关的联门关的严严实实,透过缝隙,后楼七开间的楼厅静悄悄的仿佛空无一人。年轻人先三后四敲了七下门,里头不知嘀咕了什么,片刻联门打开,大头边走边说了一句:“咱们这是既来之则吃之吧。”四周呼啦围上几个手执盒子枪的矮墩墩大汉,董无忌仨人一怔,为首大汉歪头冲冷峻年轻人点点头,轻蔑瞥了几人一眼冷笑道:“周桑,客人们都来了,你的迟到了,大佐在上面火气很大的。”

  日本人!三人面面相觑大惊失色。董无忌胆儿小,哆嗦着挪不动步,刚想转身就被冷峻的年轻人一把拉住:“干什么去?!快跟我上楼!”

  可煞奇怪,几人上了楼发觉四处静悄悄的异常安静,哪有什么发火的大佐和客人?外间大厅只有一席丰盛的酒宴伴着窗外吹来的阵阵晚风融合起来的奇异香气,令人心脾俱安,胃口大开。

  陌生年轻人似乎对这里很熟悉,脚步轻盈走到悬挂了帘幕的内厅门口,轻轻往里张望,大头颇不安分,拽了下柳梦珊又狠狠捅了一下方才惊悚不安,此刻却早已被各色美食吸引正咽口水的董无忌,示意:瞅见了没?请客这人可不简单!

  不用大头说,董无忌一双俊眼早看出来了,他们家打他爷爷贵爷到父亲董仪周再到他,都是会吃能喝懂鉴赏会享受老北平生活的行家,桌上一色嘉庆青花官窑,摆的是会贤堂本店的什锦冰碗子,福全馆的水晶肘子,泰丰楼的茉莉竹荪,东兴楼的烩鸭腰鸭条、糟溜鸭肝、酱爆鸡丁,福寿堂的翠盖鱼翅,谭家菜的清汤燕窝,春华楼的银丝牛肉,便宜坊油润润的焖炉烤鸭,惠丰堂的葱烧海参,同春园的松鼠鱼,鸿宾楼的红烧牛尾,淮扬春的蟹粉狮子头……南北荟萃琳琅满目香气扑鼻。

  单说这桌菜,既不是燕翅席、也不是燕菜席、参翅席、鸭翅席,却有京城各大老字号的招牌菜、私家菜、甚至有钱也吃不着的年节敬桌菜!甭说吃,不是老北平的老饕吃家,连菜名都叫不上来!这可叫人匪夷所思喽。无怪乎连久历江湖的赵大头和打小跟着父祖见多识广的董无忌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请客的到底是哪位尊神?

楼主齐州三爷 时间:2019-05-09 16:15:32
  “过来!”陌生的年轻人见仨人对着一桌菜大眼瞪小眼,一摆手示意仨人。赵大头扯着俩人走到近前,陌生年轻人一指里头:“别说话,进去。”说着一把拉过董无忌,轻轻推门进了内厅。

  内厅里一片死寂。周围雕花窗棂全遮盖了玄色大窗帘,又加了一层黑布,显得格外幽深而神秘,董无忌刚从外厅明亮之处进来,立即被黑暗闪了一下,半晌才借着正面星星点点白哧啦的看清了内景:近处平摆两排椅子坐着一个个背对着他的人,有高有矮。最前头有个人侧坐,背后站着俩纹丝不动的汉子,众人正聚精会神的看着对面墙上的一块荧幕。

  嗯?怎么放起了电影?董无忌少年好玩,没少跟柳梦珊和大头去西单大光明瞧中外电影,疑惑地看看一头雾水的大头,一手拉了柳梦珊,被陌生年轻人轻轻一推,坐在了椅子上,大头在旁坐下小声嘀咕道:“嘿!真邪性了!今儿到底……”
  “嘘!”陌生年轻人使劲摆手制止了大头的话,示意董无忌,仔细看:
楼主齐州三爷 时间:2019-05-09 16:18:19

  



  




  




  




  诸位朋友下午好,先来点北京名菜垫补垫补呵呵,咱们晚上还有一更!
剩余 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香樟树L 时间:2019-05-09 16:31:19
  久违了三爷,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李品杰 时间:2019-05-09 17:37:34
  好文,再顶
我要评论
作者:房f_020 时间:2019-05-09 18:14:51
  楼主,速度,好慢,好帖
我要评论
作者:愁愁233 时间:2019-05-09 19:08:42
  找个好导演,拍成电视剧应该好看
我要评论
作者:骛桀心缘 时间:2019-05-09 19:45:25
  精彩!!
我要评论
作者:cafe7715 时间:2019-05-09 20:51:12
  写的很好看,故事引人入胜
我要评论
作者:liji04 时间:2019-05-09 22:23:55
  我也从隔壁追过来了,加油楼主
我要评论
作者:街区明哥 时间:2019-05-09 22:40:53
  以前的菜没那么多调味料,但为什么那么好吃呢
  • 齐州三爷: 举报  2019-05-09 22:57:47  评论

    因为那时候人们的味蕾跟现在不同,调味品虽然少,都是天然的哈哈。谢支持,后文继续。
我要评论
作者:闲庭信步xy 时间:2019-05-09 22:47:25
  美景佳肴,大赞!
我要评论
楼主齐州三爷 时间:2019-05-09 22:55:08
  荧幕上并不是电影,好像是临时拍摄的景象,扛机器架子的摇晃地很厉害,前头有个分头小个子喋喋不休地在说日本话!慢慢地,几人竟看住了……

  深夜,一片一眼望不到头辽阔的大山野间,林木高耸野草丛生,密林山岭,全是枝繁叶茂摇曳生姿的白杨树,树干上一个个眼形的纹路被惨白幽暗的灯光照射,立即有了生命般对着这群不速之客诡异眨动,一只、两只、三只……寂静里夹杂了些莫名的躁动,仿佛有什么东西被几个叽里咕噜说日本话的人惊醒了。几个人犹如湮没在无数千眼巨人阵,细细听,黑黝黝的枝叶张牙舞爪翻涌如浪潮般山呼海啸,响起了噼噼剥剥的拍手声!

  鬼拍手!董无忌险些叫出来,手心里柳梦珊的手也是一片冰凉冷汗。陌生年轻人立即用严厉的目光制止了他的慌乱。继续看:

  树林外,高矮起伏的山岭如上古的怪兽般时起时伏若隐若现,黝黯的天际晓星残月,正是夜最深沉时,山高月小,朔风凛冽,精疲力竭的几个日本人找了块地坐下了,有人喘着粗气抽烟,有人喝水,天穹处几团阴霾隐隐而来,幽暗阴沉的白杨树丛不安地摇动,四周格外阴森。

  仿佛起风了,几人被吹得东倒西歪,荧幕忽明忽暗,半晌,镜头一转,出了树林,一片陌生的地方。分头小个子先起来,一个个招呼起大家,他们呆愣了一会,四周到处是残垣断壁,高大的砖墙早已分崩离析,地下条石被无数野草枝蔓拱了出来,是个大院子。

  大门早塌了,一片萧索凄凉,几人踩着碎砖瓦砾小心翼翼四处打量,扛机器架子的赶紧拍,正面好像是座歪七扭八的大屋,七零八落的栋梁,遍地的砖瓦,坍塌的墙壁,剥落的朱漆,连塔道上也窜出了一丛丛疯长的野草。分头小个子像个猴子似得到处乱窜,他使劲儿指了指左边,镜头一转,眼前赫然是座巨大的石碑。

  石碑底座上的赑屃足有四尺高,刀法大气古朴,上头驮着一块青石巨碑,字迹却是残损斑驳,碑帽还算完整,显出两条五爪巨龙盘绕着中间贴金篆字。尽管金漆剥落,残损的金色还是星星点点暴露了它的至高无上。

  小个子日本人爬到巨碑上又是摸又是看,摆弄了半天,指着大屋嘀哩咕噜说了一串话,几人立马走到大屋旁,里面幽深无比,又坍塌一片,只有后面好像还完整,小个子嘀咕几句,众人拧亮了手电筒,几枚光束照射进去立刻被幽暗空间中的黑暗吞噬殆尽,镜头晃了晃,黑暗深处隐约透出几丝柔和的黄光,起初很细,片刻间猛然涨大,黄橙橙明灿灿,跟几枝手电筒光芒交融糅合,有个小个子日本人抱着胸前的照相机咔嚓咔嚓就是一阵拍,刹那间光亮却毫无预兆倏然消失了。
楼主齐州三爷 时间:2019-05-09 22:56:28
  小个子日本人看起来很兴奋,拉着众人往里走,此刻黑魑魑的院里陡然起了一阵怪风,铺天盖地飞沙走石,方才还一脸兴奋的小个子走在最前头,不知看到了什么,惊恐万分地瞪眼抱头哭嚎着叽哩哇啦往外跑,周围几人也是脸色突变哇哇大叫,没命的在怪风里没头苍蝇般乱窜!扛机器架子的边走边用日语叽里咕噜说着什么,镜头晃地人直眼晕,“啪!”随着阵阵绝望凄厉的惨叫,机器架子掉落在地,起初还有人声,凌乱的脚步声和哀嚎声呼啸的风声,片刻,一切归于平静。不一会儿,歪斜的镜头前突然出了个满布污血巨大的爪子狠狠摁在镜头上!景象戛然而止……

  看过不少中外时髦电影的董无忌全身打摆子似得战抖,额头上冷汗不断,紧紧握住同样惊恐的柳梦珊黏湿冰凉的手,俩人对视一眼,赵大头也是一脸恐慌,只有那个陌生英俊的年轻人一脸肃然若无其事盯着荧幕若有所思。

  “上灯!诸位爷,看完了这部令人不适的电影,希望不会影响诸位的胃口!”前排侧坐那个男人起身异常和气说。董无忌听着耳熟。“啪!啪!”两声清脆的开关声,屋里顿时大放光明驱散了方才幽暗诡异,俩面无表情的大汉撤帘开窗,前排上坐着的人却一个没站起来,只有那个侧坐的男人闲适的走动了几步,不经意一瞥瞧见董无忌一行,微微一愣,随即微笑招招手:“小董先生,别来无恙?”

  董无忌揉揉眼不禁大吃一惊,指着那人说:“是你?!”
作者:jackyzhut 时间:2019-05-09 23:57:58
  三爷威武
我要评论
作者:ty_红红616 时间:2019-05-10 00:47:01
  真好看!
我要评论
作者:斌玉琪 时间:2019-05-10 07:31:28
  好看,不知道怎么夸了
我要评论
作者:ty_冰心玉 时间:2019-05-10 08:24:56
  精彩万分,看三爷的文章跟看电影一样,好贴顶起来,期待精彩继续。
我要评论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34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