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身经历的灵异——__用心感悟世界

楼主:归隐田园著兵法 时间:2019-08-28 17:21:40 点击:932 回复:1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生于70后,那是个比较纯粹的年代,人们单纯,除了吃不饱,好象很多快乐。

  成长是一个充满心酸的经历,有快乐、痛苦、无耐。相信每一次经历都是某种意义,让我们学习到什么。从一个流着鼻涕到处疯玩的农村娃,成长为一个漫画家,设计师。也出过一些漫画书,甚至为美院的教授设计过作品。从一个无神论到开始用心感知这个世界,这之间有太多的经历。


  一,勋的故事。
  勋是我的发小,他个头很高,很憨厚,和我情投意合。正当少年的我们自由的游荡于原野、小河边,渡过了一个个美好的日子。那时的孩子没有钱买玩具。多是自制的如弹弓。火柴枪等,勋继承了他父亲的绝技,捉鱼捉鳖,勋的父亲是在外地一个火车站的当站长,闲暇之余就以捉鱼拿鳖为乐,久了就练就一身绝活,所到之处,只要打眼一看,就知道水下有没有鱼鳖。人送外号“老逮”。那时很是羡慕勋的家里总有肉吃,有次去他家看到水桶放着一个大大的甲鱼,占满了整个桶底。

  96年我大学毕业,一腔热血的我毅然放弃了高中美术教师的工作,回本地的地级市。严峻的现实生活压的人抬不起收头,每日为了五斗米而奔波。那时的出租屋简陋,一张木床和一套液化汽灶。夏天天热的人受不了,晚上我就睡在房顶天台上。大约是97年农历七月,记忆那天比较累,当时应该是画一批油画(我接的一个订单),晚上上天台睡觉。那晚梦到勋了,梦中的场景是在邙山上一个窑洞,好象是烧砖的窑洞。洞里一张床,勋躺在床上,自读高中我开始离开农村,到大学毕业有六七年,一直不怎么见他,见到老朋友自然开心,我高兴的叫他:“勋,你回来了?”勋没有回答,我怪他,老朋友了,叫你怎么不理我呢?然后勋的姐姐从外面走进来,这时候我发现勋竟直挺挺的站起来,与其说是站起来,倒不如说是漂起来,就是那种没有关节转动,而从躺到站象木棒式的呆板。牵着他姐姐的手,走出洞外。

  一周后我回到农村老家,闲聊之余母亲不冷不热的说了句“勋死了”,我惊了一下,然后问有多久了。母亲回答说一周了。我才明白了那晚的梦境的意义。勋是在成都当兵,应该是消防。自从他出生的时候勋的妈妈就难产过世了,可怜的朋友,从小都是在孤独中长大,没见他穿过一件十净的衣服,继母不怎么待见他,也经常受村里人嘲笑。我这人也怪,从小喜欢同孤独的人交朋友,看不得别人流眼泪。

  在2011年,我在广州打工,七月的一夜又梦到了他,他灰头土脸的,他好象是在江西一带。看起来去的地方不好,我为了放生,在后来大约14年,又梦到他,他很开心,说是在温县的一个车站边分到了两房一厅,好象还有一个老婆,准备在那里过日子了。

  祝愿,我这个好朋友,在另一个世界快快乐乐,没有孤独痛苦。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2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归隐田园著兵法 时间:2019-08-31 13:51:52
  我在村东你在西,为何动我黄妮妮?
楼主归隐田园著兵法 时间:2019-08-31 13:52:40
  第二个故事  我在村东你在西,为何动我黄妮妮?


  故乡曾是一个空旷的地方,村里有个叔叔是父亲的朋友,我叫他军叔,军叔瘦高高的,实在是一个老实本份的人,他喜欢打球,读高中时我们村篮球赛我和军叔是一个队。军叔年青时曾发生一个不可思异的事。

  年青时军叔得了一种病,久治不愈,于是就想不开要轻生。他一个人走了很远,大约到了黄河边,顺着黄河往深处走,大约河水冰冷,或是他命不该绝,被一个船夫发现给救了上来,船夫问起军叔的出处,哪个村、父亲是谁,这一问不打紧,倒是让船夫吃了一惊。原来军叔的父亲是船夫当年的救命恩人。军叔的父亲我有些印象,也是一个瘦高的老人,记得小时候叫他旺爷,因为他比较严肃沉默,所以我很和他说话,前些年听父亲讲才知道那个旺爷和我外公是表兄弟,他们以前是国军军人,在中原大战时旺爷救的船夫。外公也曾救过一个战友,后来那战友应该出家了少林寺成了一名僧人。

  这不仅让人感叹因果的轮回。军叔的病得的确实神密。听村里老人们讲,大概是旺爷和一个马姓的爷爷三个人在村外玩,抓了三个小黄䴢子(椐说是一种象野兔的动物,极有灵性)。结果这三个都遭遇了很多怪异的事情,先说那个马姓的爷爷吧,他孙子和我有时候在一玩,两家离的很近。那个马爷爷也是每天到晚上九点钟开始,人就变得精神恍惚,常常说一个女人来找他,还念念有词:“我在村东你在西,为何动我黄妮妮?”眼看马爷爷整个人病的不轻家很是着急,于是找高人指点,让马爷爷手拿一个上了膛的土枪(那年头有种打兔子的火枪),等九点钟那东西出现时就开枪,结果就破了这个局。而军叔的病,正是那个黄䴢子做的法。

  生命,终久是一个神奇的迷,今天我看一个文章是记忆各种巧合的事情,才想起军叔遇救的巧合,终是因果。看似偶然,实则一切皆是必然。
作者:妥啦妥啦 时间:2019-09-11 09:02:35
  顶,就喜欢这样的帖子
作者:柔石a 时间:2019-09-11 09:45:55
  很真实的故事
作者:豆饼316 时间:2019-09-11 10:20:35
  没咯啊?
楼主归隐田园著兵法 时间:2019-09-12 12:31:32
  记念慈祥的爷爷

  这几天去无锡送孩子上学,顺便去苏州,在园林中突然想起了慈祥的爷爷。

  我的异感大多与梦有关,14年我正在深圳打拼。那是一段令人不堪回首的日子,那个地方,连走路都在想着工作,忙着上班、忙着挤车、忙的都忘记为什么活着了。家乡越来越陌生,如同两个世界。失眠如影随形。

  深圳的4月,已经是夏天了,夜晚是即喜欢又害怕的时候,不加班且又能安然入梦便是天堂。我躺在阴暗的出租屋,大约是凌晨一点,梦到了一个老人,那么慈祥,安然,熟悉。在长江的岸边,踩着溥溥的冰向江心走去,冰一踩一个洞。只是七八步,老人一下沉下去,我惊慌之余忙想去救老人,却有一个信息直通内心深处“你救不了他,他已经下沉的很深很深,是另外一个空间,去了就回不来了”突然惊醒,是梦非梦,那么真实。梦中的老人是爷爷,在梦中怎么认不出来,这世界……

  第二天上午,我收到了弟弟的电话;爷爷走了……。晚上我打电话向boss请假,一个一米八的男人哭的象个孩子。第一次买了机票奔回千里外的家乡,堂妹也从武汉回来,告诉我她也是梦到爷爷离去。

  与爷爷的感情无法描述,从记忆中我从小两岁便是与爷爷奶奶一起睡的,我是长孙,深得爷爷奶奶的爱护,好不容易考上大学,那时一个村也出不了几个大学生。毕业,如同一条孤船进入了大海。一直认为只要有了钱就可以让家人过的更好,却没想到,不是任何人都是可以长久的等你的。人啊,趁亲人还在时候多陪陪他们,哪怕是说说无用的话。

  08年发的事的太多,我放弃了打拼七年的深圳,那个让我梦想纷飞、生不如死、快乐如歌的地方。08年我在内地付了首付,开始了家的梦想。08年一次大地震动让人们开始重新审视生命。08年我来到广州,这个曾让我不感兴趣竟改变了我生命方向的地方。08年的一天晚上。一个人在办公室上网,一篇文章竟改变的我的世界观。记得那篇文章是一个科学家调查报告,关与轮回学的,好象是安·史蒂文森教授的著作。我兴奋的联系晶报的C编,那时我们聊了很久。

  生命是我们灵魂学习的过程,学习怎么同这个世界相处,学习怎么爱,学习照顾自己。梦中依然会梦到爷爷,记得一次梦境是爷爷站在水田里。我尝试着为爷爷做一些事情,放生、制印善书,遇到有修建寺院的就捐一两片瓦,上面写上爷爷的名字。11年的冬天有天晚上,爷爷出现在我的梦中,梦境简短,没有太多表情,没有太多寒暄,爷爷告诉我:“我要投胎了,到你大姑家”。多年的漂泊,亲人的联系越来越少,11年手机没有象现在那样普及,我打电话给二婶和妈妈来证实大姑家是否要生二胎,得到答案是不知道。春节回家探亲,我和弟弟去看望大姑,表弟出去喝酒了,表弟媳也不在,我试着问大姑,大姑笑着说,没有没有。

  12年我又一次回到了故乡,决心放弃漂泊的生活,哪怕是要饭,也不出去打工了。我用不多的存款收拾房子。没有请装饰设计师,我做过多年装饰杂志和书籍,也看腻了繁华的装饰。自己动手,虽然没有豪华的范,但却有平淡的味。我画了一些几米风的树林做墙绘,电视背景墙是一颗蓝色的大果树,在乡下长大的,对树林有种说不出的情感。地板是木制的。一切慢慢的进行着。卫生间和厨房对于我来详情是个难点,有水电等问题。铺瓷砖的很难找,没办法我打电话给爸爸和鑫叔,鑫叔是专业铺砖的,老家对门,和爸爸是好友。现代的人际很微妙,人性的特点和现实的生活会让人顾忌很多。我按市场的行情硬是把一千块钱塞到鑫叔手里,然后又给爸爸塞了五百块钱。

  瓷砖快铺完时爸爸突然对我说:你大姑家刚添一个小孩儿。我忙问是男的还是女的,爸爸说是男的。我当时一惊,但又感到是预料之中。离我做梦的时间刚好十个月左右。14年我去彼岸寺向演觉师父说起此事,师父感慨的说道:“轮回中就是这样,大家互为眷属”。分别决定是暂别;相见必定是重冯。

  17年冬天,奶奶走尽了一生,我和二婶说服了家人,请了助念团为奶奶送往生。在庄严的佛号中奶奶安祥往生,爸爸和两个叔叔平时不信这些的,但看到奶奶全身柔软,面色光润平静,也很惊奇。那些天大姑和二姑天天守在奶奶身边。我的两个姑姑在我心目中一直是两个大好人,善良、本份、勤劳。爷爷的转世,他已记清楚自己的前世了,虽然是一个新生命,但前世很多气质习惯还没有改变,这些要靠内心的观察,还是习惯头微微的偏向一边,还是善良柔和,眼睛还是那种感觉,还是不太有爱读书的习惯,还是习惯做一些工巧方面的工作。

  他和我很亲切,我给他买玩具,带他吃饭,好象和我很熟悉。真的是金刚经上所说“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这个世界,哪个是真实的呢,父母生我前我又是谁呢?
楼主归隐田园著兵法 时间:2019-09-12 13:19:38
  三爷

  从小我只有两个爷爷,大爷和爷爷。

  14岁的时候我做了一个多梦,在奶奶的娘家,他家是曾是一个地主,院子离街上有一条十几米长的巷子,好象是一个婚礼的什么,以前农村婚丧嫁娶一般是院子摆上几桌,亲戚朋友聚会一处,那时的亲戚真的是亲,现在亲戚早已和路人一样。巷子外面的街上空,约有一个多高,漂过一张床,上在躺了一个盖着白布的人。一个如心电感应的信息告诉我,这是一个亡人,他是你三爷。

  疑惑,我没有三爷呀。一天我问妈妈:“我有三爷吗?”妈妈告诉我,你真的有个三爷,不过很年青的时候他就死了。这才知道了一个家族中有这么一位先长。大约是三爷年青的时候去陕西谋生,爷爷年青也在陕西做过布庄。三爷染上瘟疫英年早逝。再后来才知道父亲过继给三爷了一段时间。

  12年夏天我已回内地,给父家人打电话时父亲告诉我奶奶中邪了(内地人给付体叫中邪)。后来母亲讲述了这事。母亲正在做饭,奶奶走进院子,母亲连忙招呼:“妈,您来了。”一向柔和的奶奶回答道:“妈!妈!叫的亲切,谁是恁吗?”
  “那你是谁”妈妈惊问
  “我是你三叔”奶奶回答
  母亲性格一向是很彪悍,大怒的说:“我不是给你找好修行的地方了吗,你怎么不去,还在祸害家里人”。
  “那地方不自由,管的太严”
  后来听父亲讲,身材瘦小的奶奶那天格外有力,80岁了,却象年青人一样跑的飞快,一直朝村南的小路跑,被爸爸和叔叔拉了回来。

  那天电话我突然悟出了什么,问父亲“奶奶中邪那天是中元节吧?”父亲惊奇的问道,你怎么知道,还确实是中元节。

  多年了,家里一直不太平,母亲和我也遇到过不同的通灵人,他们大都会说:“你们家有个中路而去的中年人,他还在家没有走”
楼主归隐田园著兵法 时间:2019-09-12 13:53:12
  母亲

  99年的冬天是暖冬,那时和同学一起做印刷设计业务,内地经济不发达,但却依然忙碌。忘记了曾经的梦想,迷失在茫茫的人海。那两天总感觉心里怪怪的,给父亲打电话时才知道家里出事了,母亲运煤的汽车上掉下来了,头过碰在汽车铁板上,已经昏迷了两天了,刚醒来,已无大碍。

  我们的母亲啊!你们吃着最简单的饭,做着最辛苦的工作,守着贫寒的家,就连生命遇到了这样的灾难也不忍心打扰自己的几女,害怕子女担忧。我电话中说服父亲赶紧带母亲来城里面复查一下,我说县城里的医院技术落后,来洛阳才行。

  父亲终于答应,带着母亲来到了市里,后来拍了片,是头骨塌陷性骨折,其他医院已开了些药,修养一段时间就可以了。

  直到后来,母亲才告诉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我的家乡村子南面有一个火电厂,因为占我们村地原因所以村里和电厂有个协议,村里人轮流在电厂卸煤,就是从车上把煤用铁锨倒下来。内地人经济落后,很多家庭以前就是靠这点收入来过个好年。村里离电厂有个不到一公里距离,电厂周边是荒野,周围有乱坟岗、水库,丘陵公墓,不远处还是火葬厂。象往常一样,母亲和几个同行的村里扛着铁锨往电厂去,突然从路东南田地里一个小孩子跑过去,拒母亲描述是一个半大的孩子,由不远处皂角树方向跑来,然后消失往电厂方向的田野里。其他人没有一个看到,然后就发生了后来的母亲受伤。

  07年我在深圳和一个同事讲起来这个事,他说大概这个阿漂和你母亲有恶缘。这个世界,缘源相聚,有怨报怨,有恩报恩,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而然。
楼主归隐田园著兵法 时间:2019-09-12 14:31:58
  今天窗外秋雨,难得写上一点东西。

  家乡的水库是我们的乐园,游泳是小时候最快乐的事情,大人喜欢钓鱼。这是苗粉婶说的,苗粉婶是鑫叔的媳妇。

  有天晚上村里的几个年青人在水库钓鱼,突然有个年青人发现身后站着一个带金项链的姑娘看着他们钓鱼。霎那的一个人就觉得不对劲,怎么大半夜的这都十二点了,再说水库这都是男人的乐园,女人们的禁地(乡下人游泳大多是裸泳),几个人正纳恁时就见那女子已经走开始离开了,凭着人多胆壮,有个说了声“追”,一是几个人就跟了上去,说也是奇,无论紧追慢赶就是追不上,水库西南边是乱葬岗,最为阴森,那女子等到了土崖边就往下一跳,竟消失的无影无踪。那晚月光明亮,土崖只是几个老坟。听老人们说这个地方以前是一个不大的村子,后来被日本鬼子灭了村。

  那几个后生吓的撒腿便跑。估计再也不敢晚上去钓鱼了。后来,水库也干涸了。
楼主归隐田园著兵法 时间:2019-09-12 15:00:38
  化的奶奶

  化是我太太的小时候同学,也是太太家一个村的,小时候她们一起上学。97年那年我岳母被付体了。97年的冬天很冷,那晚我岳母亲突然变了腔调,说自己是化的奶奶。家人又是劝又是用尽各种办法都不行,人家不怕。那就问,你有什么要求。岳母就说(其实是化的奶奶在说)“你们要替我报仇,我是被我儿媳妇毒死的”。太太家人就说,你要是有冤曲就去找公安局呀,我们有什么办法呢?

  这好象是小说中的玄案,但却实是真真实实的发生。后来太太告诉了我化的家里发生的一些事情。化的奶奶年青时嫁给了村一个知识分子,那时是包办婚姻。那男的应该人长的也可以,后来做了我们县的文化局局长,和另外一个女人好上了,就抛弃了化的姐姐。就这样化的奶奶一个女人含辛茹苦把儿子拉扯大,一个女人太不容易了,种地,喂牛,吃尽了苦,听说那男人开着回村时路过女人门口连头都不回一下。就这样,女人给儿子娶了妻生子其中经历的苦难可想而知。以前农村婆婆一般比较历害,化的奶奶对其儿媳管的可能比较严,经常打骂儿媳。再后来,化的奶奶突然就偏瘫了。可能是一年多吧,老太太就去世了。一切如往,这样的事情似乎是农村的一个再平常不过的故事。却没想竟引出化的奶奶是被毒死的这样的事情。

  那晚太太家可热闹了,化的奶奶还说就边局长的女儿小娟也是被她弄疯的。那小娟我见到一回,确实是很痴呆的样子,年纪青青,长相也能看过眼,却痴呆的象个智障儿童。

  后来找了个高人用了一个法,把一个写上化的奶奶的名字和八字的瓦片放在路上一个不平处,被车碾碎了,岳母才恢复了平静。

  看来人呀,还是多行善好一些,即使自己躲过了灾难,而子女却承受对方的报复,这真的比自己承受不知道要痛苦多少倍。
楼主归隐田园著兵法 时间:2019-09-12 15:15:37
  12年春天九通来广州找我,九通一直想卖画,一个小学毕业的人,一直开饭店每天累的半死,却始终坚持画画,不容易。按辈份我得叫他爷爷,一个家族的,但年龄相着不了几岁。他的画的梅花我最喜欢,有风骨,让我常有一种归隐乡里的情怀。最喜一首曲子叫梅花三弄。

  九通告诉我家发生了一件事,这个事情我本已听说了一些。镇里一帮勇士因争夺一处资源发生了武斗,有一人死与枪下,死者说来还是表弟媳的堂叔。名字叫jiu。葬礼时他的一帮兄弟都去了,突然一围观的老太太开始说话了“哎呀渴呀,给我些啤酒,我要抽烟,这两天真把我给憋坏了,没烟抽没酒喝”这明显是jiu的声音和口气。有很多资料描述到人刚死的时候很多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还是生前的习气不改。

  这个世界,只有用心去感受,惑许是灵界的慈悲,用种种的迹象去告诉我们生命的不灭。去做一个正直善良的人。
楼主归隐田园著兵法 时间:2019-09-15 20:45:29
  回生

  我们那里称外公的母亲为老外婆。老外婆的记忆不多,只记得瘦瘦的,是旧社会的小脚。记得大约我三四岁的时候,外公全家人都很惊慌,原来是一群小孩子玩篮球,不小心砸到了老外婆的头,情况比较较严重,请来了村医看过之后说没治了,准备后事吧。于是外公就准备了寿衣什么的,晚上半夜后,老外婆突然醒了。

  老外婆描述了她昏过去的情形:昏迷后她慢慢向村北过了伊河,到了赵庄的一个庙里,庙里有很多本村已经过世的人,见老外婆来就说:“你来干什么,快回去,快回去。”然后老外婆就回来了。
楼主归隐田园著兵法 时间:2019-09-15 21:02:36
  宾馆

  应该是01年,那次我去乡下一个企业谈一个业务,完工之后天色已晚,没有了汽车回城,当地一个宾馆,其实就是一个接近废弃的宾馆,只有两个服务员和一个门卫老人。我住进了三楼一间房间。宾馆窗外是一片麦田,田间有一两处孤坟。

  那时的手机只会电话和短信,电视也是黑白的旧电视,频道很少,无聊之至就睡下了。那时的状态真的是半睡半醒,就看到一个黑影朝床前走来,伴随着重重的脚步声。

  “谁?”我大叫一声跳起来,我赶紧打开灯。

  什么也没有,这决对不是幻觉,没有这么真实的幻觉。

  我打电视,电视上显示时间一点多钟,已经没有了节目,只有一个小地方台循环的播放着广告。听说宾馆里一般都不干净,况且这个宾馆在没落之前还曾是一个花月场呢。
楼主归隐田园著兵法 时间:2019-09-16 10:44:01
  白猫

  我共养过三只猫,第一只是小时候奶奶从娘家捉来一只黄猫,每每晚上睡觉我都是抱了猫一起睡,后来丢了,我找了缠着奶奶足足找了一个月,猫没找到,记忆却留在了童年。第二只是买了一只纯黑的猫咪,后来去广州工作,就养在老家院子,邻居院落空无人住,长满了草和野树,是猫的天然乐园。但后来听母亲说猫咪丢了。

  13年的夏天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一个空着古装的贵气的女人被一个丫环掺扶着,好象是哭着求我帮助的样子。她的脸白白的,象涂了很厚的粉,没有一点血色,严格说象一张白纸。梦中的心电感应告诉我她不是人类,但是却我前有一世的眷属。

  上午我打开家门下去买东西,一声声奶声奶气猫咪声呢引了我,一只漂亮的小白猫在楼梯上。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