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澜》——探险、夺宝、激战,看一个小人物终成一代枭雄的热血传奇

楼主:有骨难画 时间:2019-12-13 14:08:20 点击:10528201 回复:870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26 27 28 29 3056 下页  到页 
作者:心赟 时间:2020-02-18 23:04:03
  (三十二)“冤家路窄2”
  众人全部到达后就顺着眼前唯一一条通道向前走,拐了几个弯之后,终于听不到入口处那呼啸的风声以及感受不到把那股股能脸都给吹到“裂开”的风力了。
  “可是即便我上来了,还是想不通这么大的一个东西,又是个实心儿的,里面还可能塞着一大堆金银珠宝,那怎么就能靠4个风筝在天上飞的?这4个风筝到现在也被吹了1000多年了也吹不破,这都很奇怪啊,当时建造这里的那帮背后长翅膀的鸟人到底掌握了什么‘黑科技’?”李嘉豪走在路上一边搓着脸让被山风吹到冻麻了的脸上的知觉恢复的快一点,一边说。
  “这么重的东西能被持续在天上吹着只能有两个原因,一是此地的风力够大,二是这个‘云巅之城’的材料很不一般,首先是风,我们出发的那个山顶平台实际上是属于珠峰旁边的一个‘子峰’,比珠峰矮一些但也有一个独立的山头,所以两者之间就形成了一个‘两山夹一沟’的地貌,但这个‘两山夹一沟’还跟普通的类似地形不同,这里的山体夹角非常特殊,使风力从中间通过时流速被加大的幅度比普通风口的效率高数倍以上,这种‘加强版’的‘夹管效应’让珠峰附近本来就经久不息的剧烈山风变的更加强劲,每时每刻都这样吹着,便给它提供了不竭的浮空动力,想必在这里建造这座‘云巅之城’也是经过当年那些建造者严密考察的。
  除了风以外,另一个就是‘云巅之城’的外壳材料了,这种材料不硬,也不坚固,我在上来的时候趁机用刀撬下来一块,质地极轻,轻到什么程度你们可以自己看。”冉业成说着就把从怀里掏出来的一小块东西,颜色有点像乳胶,大小与手机相当,厚度在2厘米左右,他平张手掌,把那块材料托在手心,随后突然把手向后一撤,神奇的一幕就出现了:
  这块看起来不算小的固体物竟然先是悬浮在了空中,随后竟然一点点的往上升了起来。
  在上升了大约半米左右的高度后,冉业成一伸手又将它给抓了回来,随后接着数哦:
  “怎么样?各位看出什么端倪来了吗?”
  “有点明白了,刚才的现象是不是说这种材料虽然是固体,但比空气的密度以及质量还小、还轻?”我说。
  “对;我曾经才自己的实验室里合成出过一种气凝胶,也是固体,重量为每立方米0.16毫克,仅仅是空气质量的六分之一,而且强度也有保证,6毫米的厚度就可以有效抵御目前常见的9×19毫米帕拉贝奴姆手枪弹。
  而这种材料虽然在重量上还比不过我制作的那种气凝胶,但那只是因为它纯度略有不足,杂质稍微多一点,而本质上它也是一种气溶胶,我现在没有高灵敏的称重设备,只能凭经验判断这种材料的单位重量最多不会超过空气的二分之一,要不然不会出现无风上浮的现象。”冉业成说。
  “冉老哥,你刚才说这座‘云巅之城’的外壳都是由它制作的,那么换句话说就是这种气溶胶材料不仅没有给其本身造成负担,而且还提供了一定的升力,对不对?”我说。
  “是的,还是项兄弟看得明白,我就是这个意思,这也是我说能让‘云巅之城’长久浮在空中的第二个关键是建造它的材料的原因,而且这种气溶胶与我研究的那种一样,其机械强度也非常优秀,所以不会被大风所吹破,那四个大风筝的迎风面,说不定也是用它制成的。
  还有,你们有没有发现该材料除了重量轻、强度高之外,还具有一定的光学隐形能力吗?”冉业成说。
  “我想起来了,咱们上来之前提到过为什么这么多年来卫星、飞机都没有发现这里,而且在上来时也的确是没有贴到很近的距离时也根本看不见它的存在,那冉先生的意思是说这都是因为这种材料能够提供‘隐形’效果?”周洲说。
  “嗯,以我目前的判断来说,它能够‘隐形’的原理应该是偏转光线实现的这一点,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么这座‘云巅之城’上覆盖的所有该材料都是这样成块的,而且每一块的角度都不一样,单独拿出其中一块的时候不会凸显出来,但这么多集中在一起并以相应的角度设计、排列好后,那就不一样了,光线照射在上面,因为各种不同的角度之间进行配合,最终会将光线大量偏转,偏转率至少在70%以上,肉眼看过去的时候,就会因为‘接收’不到光线的反馈而看不到目标,这就是它能隐形,也是我们要距离很近,近到可以接收到那30%没有被偏转的光线的距离上时才能看到它的原因。
  这种应用应该说不算什么特别高深的技术,在中美洲地区就有类似的例子,当地有一个用大量具有反光能力的石块与贝壳组成的巨幅图案,这幅图案只有站在临近的一座山顶才能窥其全貌,但即便站在山顶上时,也不一定能看到它,必须在特定的时段去看才行,其它时段去看就只能看见一片平地,而看不到图案本身。
  后来有人研究过,得出的结论就是组成图案的反光石块与贝壳其实都不是随意摆放的,而是被精心设计好的,它可以偏转阳光,让全天大部分时间内的阳光照在上面时都会受到不同程度的削弱,只有在特定时段时,无法偏转该时段阳光角度的石碓图案才会现形被肉眼所看到。”冉业成说。
  “好吧好吧,果然是‘科学家’,这么多解释不清的问题被你三两句话就说清楚了,而且听着就让人感觉有学问,佩服佩服!”李嘉豪笑嘻嘻的说,然后还冲着冉业成装模作样的做了一个抱拳礼的姿势,而冉业成则冲他笑了笑,算是礼貌式的回应。
  随后我们一边提高警惕搜索前进,一边说着这些话题,等说完“云巅之城”为什么能长期浮在空中以及可以依靠光学隐形而在上千年间没被人发现的原因之后,便走到了一处新的入口跟前,这个入口没有门,就是个干巴巴的入口,形成它的是两面又厚又高的高墙,抬头往上看,高墙的顶端已经延伸到了目力所能及的“云巅之城”顶部,至少有50米以上。
  “我怎么感觉进到这里面去肯定没好事呢?”王凯歌说。
  “胖子,咱们古墓没少去,你能看出这里是什么名堂来吗?”胡元华数哦。
  “呃......容胖爷我想想,我感觉是——迷宫!”王凯歌摸着下巴思索了一阵后,突然伸出一根手指向上一指,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说。
  “这次咱俩想到一块去了,我也认为这里面应该是个迷宫,看来即便是到了地方,这帮修建此地的鸟人也不想让咱们消停了;要是被这迷宫给困住,那可就麻烦大了。”胡元华说。
  “老胡,我这就得批评你犯了瞻前顾后的错误了,我们不能轻敌冒进,但也不能畏首畏尾是不是?咱们年轻那会儿带着大金牙,在陕西发现过一个唐代古墓,规模特别大,里面不就有一套跟迷宫似的地道吗?咱们三个在里面爬,没有工具还没有照明,连一把手电都没有,全靠用火机探路,那不也都怕出来了吗?这里灯火通明的,咱们又有这么多人,这么先进的设备,我还不信一个区区的迷宫能把咱们给困住?你就别杞人忧天了。”王凯歌说。
  “不,你回忆一下咱们在下面碰到的那些机关,以及刚才冉老弟说这个‘云巅之城’怎么能浮着,怎么能让人看不见的原理;想想看,能在1000年前搞出这些技术的文明在这里弄一个迷宫出来挡路,那能是善类吗?里面不一定得有多么凶险呢,你千万别大意。
  所有人都别大意。”胡元华说。
  “对,胡掌柜说的没错,越是到最后,就越得谨慎,但不管里面有什么凶险,咱们也得进去闯它一闯;各位,走吧?”我先对胡元华与王凯歌,后对所有人说。
  这说的是大实话,路就在眼前,不管怎么说也都得进去走一遭,所以话罢之后众人抖擞精神,都不自觉的握紧了手中的武器后便顺着这个入口开始往里走。
  入口的尺寸很大, 能容纳至少10个人肩并着肩前进,所以20多个人分散站开一点都不拥挤,这进来之后便发现里面充满了大量的拐弯式分叉路口,从这种设计来看,的确正如胡元华与王凯歌所说的那样,这里是个迷宫。
  不过是迷宫这件事之前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没有心理准备的是在我们往里走了累计不到50米,转过一个拐弯后眼前出现的东西。
  那是堆积在道路两边,数量多到数之不尽的金币、宝石、以及各种金银器物,凡是人能想象到的财宝,这里都有,而且数量极其巨大。
  “我C......这不会是真的吧?”李嘉豪一弯腰从地上捧起一把金币后拿在手里看了半天后又把它们撒回到原地,金币与金币在碰撞后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金属脆响之后,他用赞叹的语气说。
  我也捡起其中一枚,反正看了看,发现金币的正面是那种双翅人的形象,手里拿着一根权杖,衣着华丽,连后背的一对翅膀上都穿上了装饰,再看其它金币,每一个上面都是这个形象,看起来这个双翅人应该在其所在的文明中地位非常崇高,而在反面,则分成了三块,分别是上二下一的布局,下面一块看内容是一片繁华都市的俯视图,上面两块的左边是“嘎沽沟”尽头的神庙,右边则就是我们目前所在的“云巅之城”。
  这正反面不论是人物还是画面的图案,都雕刻的十分精致,而且有些部分还是镂空的;而这种金币形状是一个非常规则的圆,大小不是很大,直径大约在5厘米左右,但厚度却比较惊人,足足有1.5厘米,看起来很敦实,正是因为如此,也给了在上面镂空雕刻的物质条件,每一枚掂在手里的重量都至少在50克左右,比南非曾经使用过的1盎司规格的克鲁格金币还要大(这种金币是世界金币史上大规模铸造过的最大的一种,每一枚的重量为34.1克);相比之下,像大航海时期欧洲铸造的那些形状不规则,薄如纸片的金币,在这里连“孙子辈儿”都算不上。
  “这金币即便不算它作为贵重金属本身的价值,就正反面秋毫必现,部分地方使用了‘微雕’工艺的雕刻水平来说,每一枚都是一个艺术品呐,而这里竟然有这么多......我的天......”周洲也拿起一枚仔细看了一番后说。
  “哈哈,胡司令,咱们这次算是发大财了,我本来还觉着此次行动的成本太高,现在一看,跟收获相比那简直就是九牛一毛!太好了!我好久没这么高兴过了!”王凯歌说,同时用双手把这些金币用力的扬向空中,看着它们碰撞在墙壁与下面的同类身上后或滚落或停止,脸上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想过很多种里面堆放财宝的可能,但就是没想到会用这种最简单粗暴的方法直接堆在路上,这里面应该有什么考虑,绝不是无头绪的胡乱摆放。”冉业成说。
  而相比我们,那些佣兵的反应就显得激烈得多了,他们在用匕首切割,一刀下去就是一个深深的刀印,并有人将好几枚硬币硬是用刀先后从中切开,发现断口处仍然金黄一片,确认这里的金币都是由货真价实的纯金制造而成的后,那就跟狂欢一样,大呼小叫了起来,这个我其实也表示理解,因为除了每个人那300万的定金,他们就是为了这些来的,相比那300万,这些才是大头,其实我们到目前为止也是如此,都是为了求财,不过我们比他们更冷静而已。
  胡元华手下的武装伙计的状态也差不多,只是相比这帮老外,要略显含蓄一点。
  看着他们欢呼了将近5分钟,我这才说:
  “先别高兴的太早,咱们把事情办完了,再想出一个能把这里的东西运出去的办法再说!”
  我这话说的很现实,也像是一盆冷水,把这些心情处于狂热状态的佣兵和武装伙计,顿时就安静了下来,我“趁热打铁”接着说:
  “把队伍收拢一下,继续前进!眼前这点都只是‘开胃菜’,后面还有更多更好的东西在等着你们呢!”
  我一边说,一边往后走,目的是把站在中后部分的人都向前赶一下,好方便一会儿出发,但当我走到队伍的最后面时,就看到足足3枚墨绿色的柱状物从我们刚才拐过来的拐角处被扔了过来,这玩意儿我太熟悉了,那是5枚罐状加重型的震爆弹!
  每一枚爆炸后能在直径5-6米的范围内产生相当于同时点燃800万支蜡烛的强光与1000台客机涡扇发动机同时启动的超高噪音,可轻易的使普通人产生暂时性失明与暂时性失聪,从而彻底丧失战斗力,如果距离很近,比如贴身爆炸的话,对一些体质交弱的,像女性、儿童等目标造成永久性甚至是致死性的伤害也是完全正常与可能的。
  罐状手榴弹不管是什么类型的,本来装药就要比长柄形与鹅卵形更多,威力更大,更不用说这还是在罐状设计的基础上又进行额外加重的了。
  所以这种震爆弹别说是对付人,就是大象迎面被它这么来上一下,那也得当场歇菜。
  而如果让这三枚加重型罐状震爆弹全部在这里爆开的话,我们这20多个人,包括老特在内,都得被连闪带震的变成失去视力与听力这两种最重要感官的活靶子,到时候不管拐角那边冲过来的是谁,我们的结果都只有一个,就是任人鱼肉。
  所以我在深知后果的严重性的同时,便以最快的速度做出了应对方式,那就是用塌腰伸手将它们扔回去。
  我当时也不知道它们距离爆炸的预留时间还有多少,完全就条件反射般的去做这件事,两只手同时拿住了中间与左边的两枚震爆弹,然后先左后右的将其扔出,扔的方向是右手边的一个拐角,不按照原方向扔是因为正面有一堵墙,直线扔不仅仍不回去,还容易让震爆弹砸到墙壁之后再弹回来,真要那样的话“乐子”可就大了。
  第一枚脱手飞出去后落在了两堆金币中间,第二枚这人巧得很,一个较高的抛物线划出去落进了一个大口银瓶之中;不过最后那一枚我是没有时间再用这种方式应对,这一点我心里很清楚,能成功扔出两枚,我已经很满意了,其实还有另一种办法就是用脚去踢,这样做可以省掉塌腰去捡震爆弹的时间,但是一次只能踢出去一枚,总体上并不占优势,而且下肢的灵活性怎么也比不过上肢,所以我还是选择用手扔。
  而对这最后一枚的处理方法,就是扑上去,用身体压住它。
  这个动作所需的时间比捡起来往回扔大约能节省1秒钟左右,就是这1秒钟,给了我扑下去的机会,在我的身子压在上面,感觉到有一个硬物硌到自己上腹部的那一瞬间,先是听到“噗”的一声闷响,随后身体下面就是一阵巨热,整个人也被“弹”起来据地二三十公分的高度,等落下地面后,又有一股并不浓烈的白烟从身下传了出来。
  而震爆弹说是没有杀伤力,可里面毕竟还是有装药会爆炸的,那就是一枚大炮仗在身下炸了也不可能没感觉,所以更何况是这玩意,所以在爆炸之后我除了感觉一阵巨热之外,我的肚子就像被人大锤用力敲了一下一样,那是相当的疼。
  一般扔完震爆弹,并在其爆炸之后发生的第一件事就是扔弹的那一方会趁着对方被闪、震之后丧失战斗力的机会迅速冲进来或击毙或制服目标,这是最起码的CQB作战尝试,就是没有经过过相关训练,常玩FPS(第一人称射击)游戏的人,哪怕是场看枪战电影的人都会明白,而我也自然知道这一点,因此我忍住身上被刚才炸了一下后的所有不适感,先是猛的一立双臂,将手中的枪指向正前方的拐角处,利用已经趴在地上的姿势顺势将自己调整成用国内军事术语来说,就是卧姿精度射打靶的动作。
  然后与我想的以及常识一样,拐角几乎就在我把动作摆好的同时,闪出来4个身影,他们都端着枪朝着这边冲了进来,以为三枚震爆弹都顺利爆开把我们“崩”的七荤八素的他们,没想到在门口迎接他们的是我黑洞洞的枪口。
  我用ASh-12.7连开三枪,一枪爆头,一枪打断脖子,一枪击中胸口,把对方的硬质防弹衣插板击碎并让他死于内脏重度挫伤,第四个则不是我杀的,被身后一枚射过来的子弹打中面门而击毙在地,我此时没工夫回头看,后来问了才知道这一枪是徐布打的。
  随后对面知道了我们这边还有战斗力,便不再冒进,而是用装了拐角射击系统的自动步枪,只将枪绕过墙角往这边打,人不露出来,我朝着那支枪的位置奋力还击,其中一枪直接把他的枪给打烂了,虽然没打死他人,但这支枪是被摧毁了,他再想打就只能换枪;而此时身后的众人也都反应了过来,纷纷在四周散开,各自找到或金币堆,或墙角作为掩护,并进入了战斗姿态。
  接下来的十几秒钟里,敌我双方都没再有动作,就这么隔着一面高墙对峙了起来,而最终打破僵局的是对面一人的喊话,只听这人用字正腔圆的中文高声说:
  “不错,你们比我想象的要强得多!不过你们一路上被那些机关打的死伤惨重,而且现在弹药已经不多了,再打下去就只有死路一条,这里有的是金银财宝,你们只要肯投降,我就保证你们的人身安全,并给你们每人都分一分财宝带回去,也好不让你们白来一趟,趁着我还没改主意之前,立即投降,我绝对说到做到!”
  这个声音用的虽然是很标准的中文,但那很有特征的声线让我立即就辨认出来了喊话的人不是旁人,正是那名和我们交手多次的敌方佣兵头目,在我杀死那名巫师,在混战中摆脱雪怪群之后,我们就没再碰到过他们,没想到他们也上来了,看来一场你死我活的血战是避免不了得了
作者:心赟 时间:2020-02-18 23:05:24
  (三十二)“冤家路窄2”
  众人全部到达后就顺着眼前唯一一条通道向前走,拐了几个弯之后,终于听不到入口处那呼啸的风声以及感受不到把那股股能脸都给吹到“裂开”的风力了。
  “可是即便我上来了,还是想不通这么大的一个东西,又是个实心儿的,里面还可能塞着一大堆金银珠宝,那怎么就能靠4个风筝在天上飞的?这4个风筝到现在也被吹了1000多年了也吹不破,这都很奇怪啊,当时建造这里的那帮背后长翅膀的鸟人到底掌握了什么‘黑科技’?”李嘉豪走在路上一边搓着脸让被山风吹到冻麻了的脸上的知觉恢复的快一点,一边说。
  “这么重的东西能被持续在天上吹着只能有两个原因,一是此地的风力够大,二是这个‘云巅之城’的材料很不一般,首先是风,我们出发的那个山顶平台实际上是属于珠峰旁边的一个‘子峰’,比珠峰矮一些但也有一个独立的山头,所以两者之间就形成了一个‘两山夹一沟’的地貌,但这个‘两山夹一沟’还跟普通的类似地形不同,这里的山体夹角非常特殊,使风力从中间通过时流速被加大的幅度比普通风口的效率高数倍以上,这种‘加强版’的‘夹管效应’让珠峰附近本来就经久不息的剧烈山风变的更加强劲,每时每刻都这样吹着,便给它提供了不竭的浮空动力,想必在这里建造这座‘云巅之城’也是经过当年那些建造者严密考察的。
  除了风以外,另一个就是‘云巅之城’的外壳材料了,这种材料不硬,也不坚固,我在上来的时候趁机用刀撬下来一块,质地极轻,轻到什么程度你们可以自己看。”冉业成说着就把从怀里掏出来的一小块东西,颜色有点像乳胶,大小与手机相当,厚度在2厘米左右,他平张手掌,把那块材料托在手心,随后突然把手向后一撤,神奇的一幕就出现了:
  这块看起来不算小的固体物竟然先是悬浮在了空中,随后竟然一点点的往上升了起来。
  在上升了大约半米左右的高度后,冉业成一伸手又将它给抓了回来,随后接着数哦:
  “怎么样?各位看出什么端倪来了吗?”
  “有点明白了,刚才的现象是不是说这种材料虽然是固体,但比空气的密度以及质量还小、还轻?”我说。
  “对;我曾经才自己的实验室里合成出过一种气凝胶,也是固体,重量为每立方米0.16毫克,仅仅是空气质量的六分之一,而且强度也有保证,6毫米的厚度就可以有效抵御目前常见的9×19毫米帕拉贝奴姆手枪弹。
  而这种材料虽然在重量上还比不过我制作的那种气凝胶,但那只是因为它纯度略有不足,杂质稍微多一点,而本质上它也是一种气溶胶,我现在没有高灵敏的称重设备,只能凭经验判断这种材料的单位重量最多不会超过空气的二分之一,要不然不会出现无风上浮的现象。”冉业成说。
  “冉老哥,你刚才说这座‘云巅之城’的外壳都是由它制作的,那么换句话说就是这种气溶胶材料不仅没有给其本身造成负担,而且还提供了一定的升力,对不对?”我说。
  “是的,还是项兄弟看得明白,我就是这个意思,这也是我说能让‘云巅之城’长久浮在空中的第二个关键是建造它的材料的原因,而且这种气溶胶与我研究的那种一样,其机械强度也非常优秀,所以不会被大风所吹破,那四个大风筝的迎风面,说不定也是用它制成的。
  还有,你们有没有发现该材料除了重量轻、强度高之外,还具有一定的光学隐形能力吗?”冉业成说。
  “我想起来了,咱们上来之前提到过为什么这么多年来卫星、飞机都没有发现这里,而且在上来时也的确是没有贴到很近的距离时也根本看不见它的存在,那冉先生的意思是说这都是因为这种材料能够提供‘隐形’效果?”周洲说。
  “嗯,以我目前的判断来说,它能够‘隐形’的原理应该是偏转光线实现的这一点,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么这座‘云巅之城’上覆盖的所有该材料都是这样成块的,而且每一块的角度都不一样,单独拿出其中一块的时候不会凸显出来,但这么多集中在一起并以相应的角度设计、排列好后,那就不一样了,光线照射在上面,因为各种不同的角度之间进行配合,最终会将光线大量偏转,偏转率至少在70%以上,肉眼看过去的时候,就会因为‘接收’不到光线的反馈而看不到目标,这就是它能隐形,也是我们要距离很近,近到可以接收到那30%没有被偏转的光线的距离上时才能看到它的原因。
  这种应用应该说不算什么特别高深的技术,在中美洲地区就有类似的例子,当地有一个用大量具有反光能力的石块与贝壳组成的巨幅图案,这幅图案只有站在临近的一座山顶才能窥其全貌,但即便站在山顶上时,也不一定能看到它,必须在特定的时段去看才行,其它时段去看就只能看见一片平地,而看不到图案本身。
  后来有人研究过,得出的结论就是组成图案的反光石块与贝壳其实都不是随意摆放的,而是被精心设计好的,它可以偏转阳光,让全天大部分时间内的阳光照在上面时都会受到不同程度的削弱,只有在特定时段时,无法偏转该时段阳光角度的石碓图案才会现形被肉眼所看到。”冉业成说。
  “好吧好吧,果然是‘科学家’,这么多解释不清的问题被你三两句话就说清楚了,而且听着就让人感觉有学问,佩服佩服!”李嘉豪笑嘻嘻的说,然后还冲着冉业成装模作样的做了一个抱拳礼的姿势,而冉业成则冲他笑了笑,算是礼貌式的回应。
  随后我们一边提高警惕搜索前进,一边说着这些话题,等说完“云巅之城”为什么能长期浮在空中以及可以依靠光学隐形而在上千年间没被人发现的原因之后,便走到了一处新的入口跟前,这个入口没有门,就是个干巴巴的入口,形成它的是两面又厚又高的高墙,抬头往上看,高墙的顶端已经延伸到了目力所能及的“云巅之城”顶部,至少有50米以上。
  “我怎么感觉进到这里面去肯定没好事呢?”王凯歌说。
  “胖子,咱们古墓没少去,你能看出这里是什么名堂来吗?”胡元华数哦。
  “呃......容胖爷我想想,我感觉是——迷宫!”王凯歌摸着下巴思索了一阵后,突然伸出一根手指向上一指,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说。
  “这次咱俩想到一块去了,我也认为这里面应该是个迷宫,看来即便是到了地方,这帮修建此地的鸟人也不想让咱们消停了;要是被这迷宫给困住,那可就麻烦大了。”胡元华说。
  “老胡,我这就得批评你犯了瞻前顾后的错误了,我们不能轻敌冒进,但也不能畏首畏尾是不是?咱们年轻那会儿带着大金牙,在陕西发现过一个唐代古墓,规模特别大,里面不就有一套跟迷宫似的地道吗?咱们三个在里面爬,没有工具还没有照明,连一把手电都没有,全靠用火机探路,那不也都怕出来了吗?这里灯火通明的,咱们又有这么多人,这么先进的设备,我还不信一个区区的迷宫能把咱们给困住?你就别杞人忧天了。”王凯歌说。
  “不,你回忆一下咱们在下面碰到的那些机关,以及刚才冉老弟说这个‘云巅之城’怎么能浮着,怎么能让人看不见的原理;想想看,能在1000年前搞出这些技术的文明在这里弄一个迷宫出来挡路,那能是善类吗?里面不一定得有多么凶险呢,你千万别大意。
  所有人都别大意。”胡元华说。
  “对,胡掌柜说的没错,越是到最后,就越得谨慎,但不管里面有什么凶险,咱们也得进去闯它一闯;各位,走吧?”我先对胡元华与王凯歌,后对所有人说。
  这说的是大实话,路就在眼前,不管怎么说也都得进去走一遭,所以话罢之后众人抖擞精神,都不自觉的握紧了手中的武器后便顺着这个入口开始往里走。
  入口的尺寸很大, 能容纳至少10个人肩并着肩前进,所以20多个人分散站开一点都不拥挤,这进来之后便发现里面充满了大量的拐弯式分叉路口,从这种设计来看,的确正如胡元华与王凯歌所说的那样,这里是个迷宫。
  不过是迷宫这件事之前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没有心理准备的是在我们往里走了累计不到50米,转过一个拐弯后眼前出现的东西。
  那是堆积在道路两边,数量多到数之不尽的金币、宝石、以及各种金银器物,凡是人能想象到的财宝,这里都有,而且数量极其巨大。
  “我C......这不会是真的吧?”李嘉豪一弯腰从地上捧起一把金币后拿在手里看了半天后又把它们撒回到原地,金币与金币在碰撞后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金属脆响之后,他用赞叹的语气说。
  我也捡起其中一枚,反正看了看,发现金币的正面是那种双翅人的形象,手里拿着一根权杖,衣着华丽,连后背的一对翅膀上都穿上了装饰,再看其它金币,每一个上面都是这个形象,看起来这个双翅人应该在其所在的文明中地位非常崇高,而在反面,则分成了三块,分别是上二下一的布局,下面一块看内容是一片繁华都市的俯视图,上面两块的左边是“嘎沽沟”尽头的神庙,右边则就是我们目前所在的“云巅之城”。
  这正反面不论是人物还是画面的图案,都雕刻的十分精致,而且有些部分还是镂空的;而这种金币形状是一个非常规则的圆,大小不是很大,直径大约在5厘米左右,但厚度却比较惊人,足足有1.5厘米,看起来很敦实,正是因为如此,也给了在上面镂空雕刻的物质条件,每一枚掂在手里的重量都至少在50克左右,比南非曾经使用过的1盎司规格的克鲁格金币还要大(这种金币是世界金币史上大规模铸造过的最大的一种,每一枚的重量为34.1克);相比之下,像大航海时期欧洲铸造的那些形状不规则,薄如纸片的金币,在这里连“孙子辈儿”都算不上。
  “这金币即便不算它作为贵重金属本身的价值,就正反面秋毫必现,部分地方使用了‘微雕’工艺的雕刻水平来说,每一枚都是一个艺术品呐,而这里竟然有这么多......我的天......”周洲也拿起一枚仔细看了一番后说。
  “哈哈,胡司令,咱们这次算是发大财了,我本来还觉着此次行动的成本太高,现在一看,跟收获相比那简直就是九牛一毛!太好了!我好久没这么高兴过了!”王凯歌说,同时用双手把这些金币用力的扬向空中,看着它们碰撞在墙壁与下面的同类身上后或滚落或停止,脸上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想过很多种里面堆放财宝的可能,但就是没想到会用这种最简单粗暴的方法直接堆在路上,这里面应该有什么考虑,绝不是无头绪的胡乱摆放。”冉业成说。
  而相比我们,那些佣兵的反应就显得激烈得多了,他们在用匕首切割,一刀下去就是一个深深的刀印,并有人将好几枚硬币硬是用刀先后从中切开,发现断口处仍然金黄一片,确认这里的金币都是由货真价实的纯金制造而成的后,那就跟狂欢一样,大呼小叫了起来,这个我其实也表示理解,因为除了每个人那300万的定金,他们就是为了这些来的,相比那300万,这些才是大头,其实我们到目前为止也是如此,都是为了求财,不过我们比他们更冷静而已。
  胡元华手下的武装伙计的状态也差不多,只是相比这帮老外,要略显含蓄一点。
  看着他们欢呼了将近5分钟,我这才说:
  “先别高兴的太早,咱们把事情办完了,再想出一个能把这里的东西运出去的办法再说!”
  我这话说的很现实,也像是一盆冷水,把这些心情处于狂热状态的佣兵和武装伙计,顿时就安静了下来,我“趁热打铁”接着说:
  “把队伍收拢一下,继续前进!眼前这点都只是‘开胃菜’,后面还有更多更好的东西在等着你们呢!”
  我一边说,一边往后走,目的是把站在中后部分的人都向前赶一下,好方便一会儿出发,但当我走到队伍的最后面时,就看到足足3枚墨绿色的柱状物从我们刚才拐过来的拐角处被扔了过来,这玩意儿我太熟悉了,那是5枚罐状加重型的震爆弹!
  每一枚爆炸后能在直径5-6米的范围内产生相当于同时点燃800万支蜡烛的强光与1000台客机涡扇发动机同时启动的超高噪音,可轻易的使普通人产生暂时性失明与暂时性失聪,从而彻底丧失战斗力,如果距离很近,比如贴身爆炸的话,对一些体质交弱的,像女性、儿童等目标造成永久性甚至是致死性的伤害也是完全正常与可能的。
  罐状手榴弹不管是什么类型的,本来装药就要比长柄形与鹅卵形更多,威力更大,更不用说这还是在罐状设计的基础上又进行额外加重的了。
  所以这种震爆弹别说是对付人,就是大象迎面被它这么来上一下,那也得当场歇菜。
  而如果让这三枚加重型罐状震爆弹全部在这里爆开的话,我们这20多个人,包括老特在内,都得被连闪带震的变成失去视力与听力这两种最重要感官的活靶子,到时候不管拐角那边冲过来的是谁,我们的结果都只有一个,就是任人鱼肉。
  所以我在深知后果的严重性的同时,便以最快的速度做出了应对方式,那就是用塌腰伸手将它们扔回去。
  我当时也不知道它们距离爆炸的预留时间还有多少,完全就条件反射般的去做这件事,两只手同时拿住了中间与左边的两枚震爆弹,然后先左后右的将其扔出,扔的方向是右手边的一个拐角,不按照原方向扔是因为正面有一堵墙,直线扔不仅仍不回去,还容易让震爆弹砸到墙壁之后再弹回来,真要那样的话“乐子”可就大了。
  第一枚脱手飞出去后落在了两堆金币中间,第二枚这人巧得很,一个较高的抛物线划出去落进了一个大口银瓶之中;不过最后那一枚我是没有时间再用这种方式应对,这一点我心里很清楚,能成功扔出两枚,我已经很满意了,其实还有另一种办法就是用脚去踢,这样做可以省掉塌腰去捡震爆弹的时间,但是一次只能踢出去一枚,总体上并不占优势,而且下肢的灵活性怎么也比不过上肢,所以我还是选择用手扔。
  而对这最后一枚的处理方法,就是扑上去,用身体压住它。
  这个动作所需的时间比捡起来往回扔大约能节省1秒钟左右,就是这1秒钟,给了我扑下去的机会,在我的身子压在上面,感觉到有一个硬物硌到自己上腹部的那一瞬间,先是听到“噗”的一声闷响,随后身体下面就是一阵巨热,整个人也被“弹”起来据地二三十公分的高度,等落下地面后,又有一股并不浓烈的白烟从身下传了出来。
  而震爆弹说是没有杀伤力,可里面毕竟还是有装药会爆炸的,那就是一枚大炮仗在身下炸了也不可能没感觉,所以更何况是这玩意,所以在爆炸之后我除了感觉一阵巨热之外,我的肚子就像被人大锤用力敲了一下一样,那是相当的疼。
  一般扔完震爆弹,并在其爆炸之后发生的第一件事就是扔弹的那一方会趁着对方被闪、震之后丧失战斗力的机会迅速冲进来或击毙或制服目标,这是最起码的CQB作战尝试,就是没有经过过相关训练,常玩FPS(第一人称射击)游戏的人,哪怕是场看枪战电影的人都会明白,而我也自然知道这一点,因此我忍住身上被刚才炸了一下后的所有不适感,先是猛的一立双臂,将手中的枪指向正前方的拐角处,利用已经趴在地上的姿势顺势将自己调整成用国内军事术语来说,就是卧姿精度射打靶的动作。
  然后与我想的以及常识一样,拐角几乎就在我把动作摆好的同时,闪出来4个身影,他们都端着枪朝着这边冲了进来,以为三枚震爆弹都顺利爆开把我们“崩”的七荤八素的他们,没想到在门口迎接他们的是我黑洞洞的枪口。
  我用ASh-12.7连开三枪,一枪爆头,一枪打断脖子,一枪击中胸口,把对方的硬质防弹衣插板击碎并让他死于内脏重度挫伤,第四个则不是我杀的,被身后一枚射过来的子弹打中面门而击毙在地,我此时没工夫回头看,后来问了才知道这一枪是徐布打的。
  随后对面知道了我们这边还有战斗力,便不再冒进,而是用装了拐角射击系统的自动步枪,只将枪绕过墙角往这边打,人不露出来,我朝着那支枪的位置奋力还击,其中一枪直接把他的枪给打烂了,虽然没打死他人,但这支枪是被摧毁了,他再想打就只能换枪;而此时身后的众人也都反应了过来,纷纷在四周散开,各自找到或金币堆,或墙角作为掩护,并进入了战斗姿态。
  接下来的十几秒钟里,敌我双方都没再有动作,就这么隔着一面高墙对峙了起来,而最终打破僵局的是对面一人的喊话,只听这人用字正腔圆的中文高声说:
  “不错,你们比我想象的要强得多!不过你们一路上被那些机关打的死伤惨重,而且现在弹药已经不多了,再打下去就只有死路一条,这里有的是金银财宝,你们只要肯投降,我就保证你们的人身安全,并给你们每人都分一分财宝带回去,也好不让你们白来一趟,趁着我还没改主意之前,立即投降,我绝对说到做到!”
  这个声音用的虽然是很标准的中文,但那很有特征的声线让我立即就辨认出来了喊话的人不是旁人,正是那名和我们交手多次的敌方佣兵头目,在我杀死那名巫师,在混战中摆脱雪怪群之后,我们就没再碰到过他们,没想到他们也上来了,看来一场你死我活的血战是避免不了得了
作者:心赟 时间:2020-02-18 23:09:22
  (三十二)“冤家路窄2”
  众人全部到达后就顺着眼前唯一一条通道向前走,拐了几个弯之后,终于听不到入口处那呼啸的风声以及感受不到把那股股能脸都给吹到“裂开”的风力了。
  “可是即便我上来了,还是想不通这么大的一个东西,又是个实心儿的,里面还可能塞着一大堆金银珠宝,那怎么就能靠4个风筝在天上飞的?这4个风筝到现在也被吹了1000多年了也吹不破,这都很奇怪啊,当时建造这里的那帮背后长翅膀的鸟人到底掌握了什么‘黑科技’?”李嘉豪走在路上一边搓着脸让被山风吹到冻麻了的脸上的知觉恢复的快一点,一边说。
  “这么重的东西能被持续在天上吹着只能有两个原因,一是此地的风力够大,二是这个‘云巅之城’的材料很不一般,首先是风,我们出发的那个山顶平台实际上是属于珠峰旁边的一个‘子峰’,比珠峰矮一些但也有一个独立的山头,所以两者之间就形成了一个‘两山夹一沟’的地貌,但这个‘两山夹一沟’还跟普通的类似地形不同,这里的山体夹角非常特殊,使风力从中间通过时流速被加大的幅度比普通风口的效率高数倍以上,这种‘加强版’的‘夹管效应’让珠峰附近本来就经久不息的剧烈山风变的更加强劲,每时每刻都这样吹着,便给它提供了不竭的浮空动力,想必在这里建造这座‘云巅之城’也是经过当年那些建造者严密考察的。
  除了风以外,另一个就是‘云巅之城’的外壳材料了,这种材料不硬,也不坚固,我在上来的时候趁机用刀撬下来一块,质地极轻,轻到什么程度你们可以自己看。”冉业成说着就把从怀里掏出来的一小块东西,颜色有点像乳胶,大小与手机相当,厚度在2厘米左右,他平张手掌,把那块材料托在手心,随后突然把手向后一撤,神奇的一幕就出现了:
  这块看起来不算小的固体物竟然先是悬浮在了空中,随后竟然一点点的往上升了起来。
  在上升了大约半米左右的高度后,冉业成一伸手又将它给抓了回来,随后接着数哦:
  “怎么样?各位看出什么端倪来了吗?”
  “有点明白了,刚才的现象是不是说这种材料虽然是固体,但比空气的密度以及质量还小、还轻?”我说。
  “对;我曾经才自己的实验室里合成出过一种气凝胶,也是固体,重量为每立方米0.16毫克,仅仅是空气质量的六分之一,而且强度也有保证,6毫米的厚度就可以有效抵御目前常见的9×19毫米帕拉贝奴姆手枪弹。
  而这种材料虽然在重量上还比不过我制作的那种气凝胶,但那只是因为它纯度略有不足,杂质稍微多一点,而本质上它也是一种气溶胶,我现在没有高灵敏的称重设备,只能凭经验判断这种材料的单位重量最多不会超过空气的二分之一,要不然不会出现无风上浮的现象。”冉业成说。
  “冉老哥,你刚才说这座‘云巅之城’的外壳都是由它制作的,那么换句话说就是这种气溶胶材料不仅没有给其本身造成负担,而且还提供了一定的升力,对不对?”我说。
  “是的,还是项兄弟看得明白,我就是这个意思,这也是我说能让‘云巅之城’长久浮在空中的第二个关键是建造它的材料的原因,而且这种气溶胶与我研究的那种一样,其机械强度也非常优秀,所以不会被大风所吹破,那四个大风筝的迎风面,说不定也是用它制成的。
  还有,你们有没有发现该材料除了重量轻、强度高之外,还具有一定的光学隐形能力吗?”冉业成说。
  “我想起来了,咱们上来之前提到过为什么这么多年来卫星、飞机都没有发现这里,而且在上来时也的确是没有贴到很近的距离时也根本看不见它的存在,那冉先生的意思是说这都是因为这种材料能够提供‘隐形’效果?”周洲说。
  “嗯,以我目前的判断来说,它能够‘隐形’的原理应该是偏转光线实现的这一点,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么这座‘云巅之城’上覆盖的所有该材料都是这样成块的,而且每一块的角度都不一样,单独拿出其中一块的时候不会凸显出来,但这么多集中在一起并以相应的角度设计、排列好后,那就不一样了,光线照射在上面,因为各种不同的角度之间进行配合,最终会将光线大量偏转,偏转率至少在70%以上,肉眼看过去的时候,就会因为‘接收’不到光线的反馈而看不到目标,这就是它能隐形,也是我们要距离很近,近到可以接收到那30%没有被偏转的光线的距离上时才能看到它的原因。
  这种应用应该说不算什么特别高深的技术,在中美洲地区就有类似的例子,当地有一个用大量具有反光能力的石块与贝壳组成的巨幅图案,这幅图案只有站在临近的一座山顶才能窥其全貌,但即便站在山顶上时,也不一定能看到它,必须在特定的时段去看才行,其它时段去看就只能看见一片平地,而看不到图案本身。
  后来有人研究过,得出的结论就是组成图案的反光石块与贝壳其实都不是随意摆放的,而是被精心设计好的,它可以偏转阳光,让全天大部分时间内的阳光照在上面时都会受到不同程度的削弱,只有在特定时段时,无法偏转该时段阳光角度的石碓图案才会现形被肉眼所看到。”冉业成说。
  “好吧好吧,果然是‘科学家’,这么多解释不清的问题被你三两句话就说清楚了,而且听着就让人感觉有学问,佩服佩服!”李嘉豪笑嘻嘻的说,然后还冲着冉业成装模作样的做了一个抱拳礼的姿势,而冉业成则冲他笑了笑,算是礼貌式的回应。
  随后我们一边提高警惕搜索前进,一边说着这些话题,等说完“云巅之城”为什么能长期浮在空中以及可以依靠光学隐形而在上千年间没被人发现的原因之后,便走到了一处新的入口跟前,这个入口没有门,就是个干巴巴的入口,形成它的是两面又厚又高的高墙,抬头往上看,高墙的顶端已经延伸到了目力所能及的“云巅之城”顶部,至少有50米以上。
  “我怎么感觉进到这里面去肯定没好事呢?”王凯歌说。
  “胖子,咱们古墓没少去,你能看出这里是什么名堂来吗?”胡元华数哦。
  “呃......容胖爷我想想,我感觉是——迷宫!”王凯歌摸着下巴思索了一阵后,突然伸出一根手指向上一指,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说。
  “这次咱俩想到一块去了,我也认为这里面应该是个迷宫,看来即便是到了地方,这帮修建此地的鸟人也不想让咱们消停了;要是被这迷宫给困住,那可就麻烦大了。”胡元华说。
  “老胡,我这就得批评你犯了瞻前顾后的错误了,我们不能轻敌冒进,但也不能畏首畏尾是不是?咱们年轻那会儿带着大金牙,在陕西发现过一个唐代古墓,规模特别大,里面不就有一套跟迷宫似的地道吗?咱们三个在里面爬,没有工具还没有照明,连一把手电都没有,全靠用火机探路,那不也都怕出来了吗?这里灯火通明的,咱们又有这么多人,这么先进的设备,我还不信一个区区的迷宫能把咱们给困住?你就别杞人忧天了。”王凯歌说。
  “不,你回忆一下咱们在下面碰到的那些机关,以及刚才冉老弟说这个‘云巅之城’怎么能浮着,怎么能让人看不见的原理;想想看,能在1000年前搞出这些技术的文明在这里弄一个迷宫出来挡路,那能是善类吗?里面不一定得有多么凶险呢,你千万别大意。
  所有人都别大意。”胡元华说。
  “对,胡掌柜说的没错,越是到最后,就越得谨慎,但不管里面有什么凶险,咱们也得进去闯它一闯;各位,走吧?”我先对胡元华与王凯歌,后对所有人说。
  这说的是大实话,路就在眼前,不管怎么说也都得进去走一遭,所以话罢之后众人抖擞精神,都不自觉的握紧了手中的武器后便顺着这个入口开始往里走。
  入口的尺寸很大, 能容纳至少10个人肩并着肩前进,所以20多个人分散站开一点都不拥挤,这进来之后便发现里面充满了大量的拐弯式分叉路口,从这种设计来看,的确正如胡元华与王凯歌所说的那样,这里是个迷宫。
  不过是迷宫这件事之前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没有心理准备的是在我们往里走了累计不到50米,转过一个拐弯后眼前出现的东西。
  那是堆积在道路两边,数量多到数之不尽的金币、宝石、以及各种金银器物,凡是人能想象到的财宝,这里都有,而且数量极其巨大。
  “我C......这不会是真的吧?”李嘉豪一弯腰从地上捧起一把金币后拿在手里看了半天后又把它们撒回到原地,金币与金币在碰撞后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金属脆响之后,他用赞叹的语气说。
  我也捡起其中一枚,反正看了看,发现金币的正面是那种双翅人的形象,手里拿着一根权杖,衣着华丽,连后背的一对翅膀上都穿上了装饰,再看其它金币,每一个上面都是这个形象,看起来这个双翅人应该在其所在的文明中地位非常崇高,而在反面,则分成了三块,分别是上二下一的布局,下面一块看内容是一片繁华都市的俯视图,上面两块的左边是“嘎沽沟”尽头的神庙,右边则就是我们目前所在的“云巅之城”。
  这正反面不论是人物还是画面的图案,都雕刻的十分精致,而且有些部分还是镂空的;而这种金币形状是一个非常规则的圆,大小不是很大,直径大约在5厘米左右,但厚度却比较惊人,足足有1.5厘米,看起来很敦实,正是因为如此,也给了在上面镂空雕刻的物质条件,每一枚掂在手里的重量都至少在50克左右,比南非曾经使用过的1盎司规格的克鲁格金币还要大(这种金币是世界金币史上大规模铸造过的最大的一种,每一枚的重量为34.1克);相比之下,像大航海时期欧洲铸造的那些形状不规则,薄如纸片的金币,在这里连“孙子辈儿”都算不上。
  “这金币即便不算它作为贵重金属本身的价值,就正反面秋毫必现,部分地方使用了‘微雕’工艺的雕刻水平来说,每一枚都是一个艺术品呐,而这里竟然有这么多......我的天......”周洲也拿起一枚仔细看了一番后说。
  “哈哈,胡司令,咱们这次算是发大财了,我本来还觉着此次行动的成本太高,现在一看,跟收获相比那简直就是九牛一毛!太好了!我好久没这么高兴过了!”王凯歌说,同时用双手把这些金币用力的扬向空中,看着它们碰撞在墙壁与下面的同类身上后或滚落或停止,脸上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想过很多种里面堆放财宝的可能,但就是没想到会用这种最简单粗暴的方法直接堆在路上,这里面应该有什么考虑,绝不是无头绪的胡乱摆放。”冉业成说。
  而相比我们,那些佣兵的反应就显得激烈得多了,他们在用匕首切割,一刀下去就是一个深深的刀印,并有人将好几枚硬币硬是用刀先后从中切开,发现断口处仍然金黄一片,确认这里的金币都是由货真价实的纯金制造而成的后,那就跟狂欢一样,大呼小叫了起来,这个我其实也表示理解,因为除了每个人那300万的定金,他们就是为了这些来的,相比那300万,这些才是大头,其实我们到目前为止也是如此,都是为了求财,不过我们比他们更冷静而已。
  胡元华手下的武装伙计的状态也差不多,只是相比这帮老外,要略显含蓄一点。
  看着他们欢呼了将近5分钟,我这才说:
  “先别高兴的太早,咱们把事情办完了,再想出一个能把这里的东西运出去的办法再说!”
  我这话说的很现实,也像是一盆冷水,把这些心情处于狂热状态的佣兵和武装伙计,顿时就安静了下来,我“趁热打铁”接着说:
  “把队伍收拢一下,继续前进!眼前这点都只是‘开胃菜’,后面还有更多更好的东西在等着你们呢!”
  我一边说,一边往后走,目的是把站在中后部分的人都向前赶一下,好方便一会儿出发,但当我走到队伍的最后面时,就看到足足3枚墨绿色的柱状物从我们刚才拐过来的拐角处被扔了过来,这玩意儿我太熟悉了,那是5枚罐状加重型的震爆弹!
  每一枚爆炸后能在直径5-6米的范围内产生相当于同时点燃800万支蜡烛的强光与1000台客机涡扇发动机同时启动的超高噪音,可轻易的使普通人产生暂时性失明与暂时性失聪,从而彻底丧失战斗力,如果距离很近,比如贴身爆炸的话,对一些体质交弱的,像女性、儿童等目标造成永久性甚至是致死性的伤害也是完全正常与可能的。
  罐状手榴弹不管是什么类型的,本来装药就要比长柄形与鹅卵形更多,威力更大,更不用说这还是在罐状设计的基础上又进行额外加重的了。
  所以这种震爆弹别说是对付人,就是大象迎面被它这么来上一下,那也得当场歇菜。
  而如果让这三枚加重型罐状震爆弹全部在这里爆开的话,我们这20多个人,包括老特在内,都得被连闪带震的变成失去视力与听力这两种最重要感官的活靶子,到时候不管拐角那边冲过来的是谁,我们的结果都只有一个,就是任人鱼肉。
  所以我在深知后果的严重性的同时,便以最快的速度做出了应对方式,那就是用塌腰伸手将它们扔回去。
  我当时也不知道它们距离爆炸的预留时间还有多少,完全就条件反射般的去做这件事,两只手同时拿住了中间与左边的两枚震爆弹,然后先左后右的将其扔出,扔的方向是右手边的一个拐角,不按照原方向扔是因为正面有一堵墙,直线扔不仅仍不回去,还容易让震爆弹砸到墙壁之后再弹回来,真要那样的话“乐子”可就大了。
  第一枚脱手飞出去后落在了两堆金币中间,第二枚这人巧得很,一个较高的抛物线划出去落进了一个大口银瓶之中;不过最后那一枚我是没有时间再用这种方式应对,这一点我心里很清楚,能成功扔出两枚,我已经很满意了,其实还有另一种办法就是用脚去踢,这样做可以省掉塌腰去捡震爆弹的时间,但是一次只能踢出去一枚,总体上并不占优势,而且下肢的灵活性怎么也比不过上肢,所以我还是选择用手扔。
  而对这最后一枚的处理方法,就是扑上去,用身体压住它。
  这个动作所需的时间比捡起来往回扔大约能节省1秒钟左右,就是这1秒钟,给了我扑下去的机会,在我的身子压在上面,感觉到有一个硬物硌到自己上腹部的那一瞬间,先是听到“噗”的一声闷响,随后身体下面就是一阵巨热,整个人也被“弹”起来据地二三十公分的高度,等落下地面后,又有一股并不浓烈的白烟从身下传了出来。
  而震爆弹说是没有杀伤力,可里面毕竟还是有装药会爆炸的,那就是一枚大炮仗在身下炸了也不可能没感觉,所以更何况是这玩意,所以在爆炸之后我除了感觉一阵巨热之外,我的肚子就像被人大锤用力敲了一下一样,那是相当的疼。
  一般扔完震爆弹,并在其爆炸之后发生的第一件事就是扔弹的那一方会趁着对方被闪、震之后丧失战斗力的机会迅速冲进来或击毙或制服目标,这是最起码的CQB作战尝试,就是没有经过过相关训练,常玩FPS(第一人称射击)游戏的人,哪怕是场看枪战电影的人都会明白,而我也自然知道这一点,因此我忍住身上被刚才炸了一下后的所有不适感,先是猛的一立双臂,将手中的枪指向正前方的拐角处,利用已经趴在地上的姿势顺势将自己调整成用国内军事术语来说,就是卧姿精度射打靶的动作。
  然后与我想的以及常识一样,拐角几乎就在我把动作摆好的同时,闪出来4个身影,他们都端着枪朝着这边冲了进来,以为三枚震爆弹都顺利爆开把我们“崩”的七荤八素的他们,没想到在门口迎接他们的是我黑洞洞的枪口。
  我用ASh-12.7连开三枪,一枪爆头,一枪打断脖子,一枪击中胸口,把对方的硬质防弹衣插板击碎并让他死于内脏重度挫伤,第四个则不是我杀的,被身后一枚射过来的子弹打中面门而击毙在地,我此时没工夫回头看,后来问了才知道这一枪是徐布打的。
  随后对面知道了我们这边还有战斗力,便不再冒进,而是用装了拐角射击系统的自动步枪,只将枪绕过墙角往这边打,人不露出来,我朝着那支枪的位置奋力还击,其中一枪直接把他的枪给打烂了,虽然没打死他人,但这支枪是被摧毁了,他再想打就只能换枪;而此时身后的众人也都反应了过来,纷纷在四周散开,各自找到或金币堆,或墙角作为掩护,并进入了战斗姿态。
  接下来的十几秒钟里,敌我双方都没再有动作,就这么隔着一面高墙对峙了起来,而最终打破僵局的是对面一人的喊话,只听这人用字正腔圆的中文高声说:
  “不错,你们比我想象的要强得多!不过你们一路上被那些机关打的死伤惨重,而且现在弹药已经不多了,再打下去就只有死路一条,这里有的是金银财宝,你们只要肯投降,我就保证你们的人身安全,并给你们每人都分一分财宝带回去,也好不让你们白来一趟,趁着我还没改主意之前,立即投降,我绝对说到做到!”
  这个声音用的虽然是很标准的中文,但那很有特征的声线让我立即就辨认出来了喊话的人不是旁人,正是那名和我们交手多次的敌方佣兵头目,在我杀死那名巫师,在混战中摆脱雪怪群之后,我们就没再碰到过他们,没想到他们也上来了,看来一场你死我活的血战是避免不了得了
楼主有骨难画 时间:2020-02-18 23:18:26
  今天更新的又被天涯系统给抽楼了,但这几天楼主晚上都有点事,所以这次在被抽楼之后没有第一时间进行补发,实在不好意思了;现在这就进行补发:
我要评论
楼主有骨难画 时间:2020-02-18 23:18:39
  (三十二)“冤家路窄2”
  众人全部到达后就顺着眼前唯一一条通道向前走,拐了几个弯之后,终于听不到入口处那呼啸的风声以及感受不到把那股股能脸都给吹到“裂开”的风力了。
  “可是即便我上来了,还是想不通这么大的一个东西,又是个实心儿的,里面还可能塞着一大堆金银珠宝,那怎么就能靠4个风筝在天上飞的?这4个风筝到现在也被吹了1000多年了也吹不破,这都很奇怪啊,当时建造这里的那帮背后长翅膀的鸟人到底掌握了什么‘黑科技’?”李嘉豪走在路上一边搓着脸让被山风吹到冻麻了的脸上的知觉恢复的快一点,一边说。
  “这么重的东西能被持续在天上吹着只能有两个原因,一是此地的风力够大,二是这个‘云巅之城’的材料很不一般,首先是风,我们出发的那个山顶平台实际上是属于珠峰旁边的一个‘子峰’,比珠峰矮一些但也有一个独立的山头,所以两者之间就形成了一个‘两山夹一沟’的地貌,但这个‘两山夹一沟’还跟普通的类似地形不同,这里的山体夹角非常特殊,使风力从中间通过时流速被加大的幅度比普通风口的效率高数倍以上,这种‘加强版’的‘夹管效应’让珠峰附近本来就经久不息的剧烈山风变的更加强劲,每时每刻都这样吹着,便给它提供了不竭的浮空动力,想必在这里建造这座‘云巅之城’也是经过当年那些建造者严密考察的。
  除了风以外,另一个就是‘云巅之城’的外壳材料了,这种材料不硬,也不坚固,我在上来的时候趁机用刀撬下来一块,质地极轻,轻到什么程度你们可以自己看。”冉业成说着就把从怀里掏出来的一小块东西,颜色有点像乳胶,大小与手机相当,厚度在2厘米左右,他平张手掌,把那块材料托在手心,随后突然把手向后一撤,神奇的一幕就出现了:
  这块看起来不算小的固体物竟然先是悬浮在了空中,随后竟然一点点的往上升了起来。
  在上升了大约半米左右的高度后,冉业成一伸手又将它给抓了回来,随后接着数哦:
  “怎么样?各位看出什么端倪来了吗?”
  “有点明白了,刚才的现象是不是说这种材料虽然是固体,但比空气的密度以及质量还小、还轻?”我说。
  “对;我曾经才自己的实验室里合成出过一种气凝胶,也是固体,重量为每立方米0.16毫克,仅仅是空气质量的六分之一,而且强度也有保证,6毫米的厚度就可以有效抵御目前常见的9×19毫米帕拉贝奴姆手枪弹。
  而这种材料虽然在重量上还比不过我制作的那种气凝胶,但那只是因为它纯度略有不足,杂质稍微多一点,而本质上它也是一种气溶胶,我现在没有高灵敏的称重设备,只能凭经验判断这种材料的单位重量最多不会超过空气的二分之一,要不然不会出现无风上浮的现象。”冉业成说。
  “冉老哥,你刚才说这座‘云巅之城’的外壳都是由它制作的,那么换句话说就是这种气溶胶材料不仅没有给其本身造成负担,而且还提供了一定的升力,对不对?”我说。
  “是的,还是项兄弟看得明白,我就是这个意思,这也是我说能让‘云巅之城’长久浮在空中的第二个关键是建造它的材料的原因,而且这种气溶胶与我研究的那种一样,其机械强度也非常优秀,所以不会被大风所吹破,那四个大风筝的迎风面,说不定也是用它制成的。
  还有,你们有没有发现该材料除了重量轻、强度高之外,还具有一定的光学隐形能力吗?”冉业成说。
  “我想起来了,咱们上来之前提到过为什么这么多年来卫星、飞机都没有发现这里,而且在上来时也的确是没有贴到很近的距离时也根本看不见它的存在,那冉先生的意思是说这都是因为这种材料能够提供‘隐形’效果?”周洲说。
  “嗯,以我目前的判断来说,它能够‘隐形’的原理应该是偏转光线实现的这一点,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么这座‘云巅之城’上覆盖的所有该材料都是这样成块的,而且每一块的角度都不一样,单独拿出其中一块的时候不会凸显出来,但这么多集中在一起并以相应的角度设计、排列好后,那就不一样了,光线照射在上面,因为各种不同的角度之间进行配合,最终会将光线大量偏转,偏转率至少在70%以上,肉眼看过去的时候,就会因为‘接收’不到光线的反馈而看不到目标,这就是它能隐形,也是我们要距离很近,近到可以接收到那30%没有被偏转的光线的距离上时才能看到它的原因。
  这种应用应该说不算什么特别高深的技术,在中美洲地区就有类似的例子,当地有一个用大量具有反光能力的石块与贝壳组成的巨幅图案,这幅图案只有站在临近的一座山顶才能窥其全貌,但即便站在山顶上时,也不一定能看到它,必须在特定的时段去看才行,其它时段去看就只能看见一片平地,而看不到图案本身。
  后来有人研究过,得出的结论就是组成图案的反光石块与贝壳其实都不是随意摆放的,而是被精心设计好的,它可以偏转阳光,让全天大部分时间内的阳光照在上面时都会受到不同程度的削弱,只有在特定时段时,无法偏转该时段阳光角度的石碓图案才会现形被肉眼所看到。”冉业成说。
  “好吧好吧,果然是‘科学家’,这么多解释不清的问题被你三两句话就说清楚了,而且听着就让人感觉有学问,佩服佩服!”李嘉豪笑嘻嘻的说,然后还冲着冉业成装模作样的做了一个抱拳礼的姿势,而冉业成则冲他笑了笑,算是礼貌式的回应。
  随后我们一边提高警惕搜索前进,一边说着这些话题,等说完“云巅之城”为什么能长期浮在空中以及可以依靠光学隐形而在上千年间没被人发现的原因之后,便走到了一处新的入口跟前,这个入口没有门,就是个干巴巴的入口,形成它的是两面又厚又高的高墙,抬头往上看,高墙的顶端已经延伸到了目力所能及的“云巅之城”顶部,至少有50米以上。
  “我怎么感觉进到这里面去肯定没好事呢?”王凯歌说。
  “胖子,咱们古墓没少去,你能看出这里是什么名堂来吗?”胡元华数哦。
  “呃......容胖爷我想想,我感觉是——迷宫!”王凯歌摸着下巴思索了一阵后,突然伸出一根手指向上一指,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说。
  “这次咱俩想到一块去了,我也认为这里面应该是个迷宫,看来即便是到了地方,这帮修建此地的鸟人也不想让咱们消停了;要是被这迷宫给困住,那可就麻烦大了。”胡元华说。
  “老胡,我这就得批评你犯了瞻前顾后的错误了,我们不能轻敌冒进,但也不能畏首畏尾是不是?咱们年轻那会儿带着大金牙,在陕西发现过一个唐代古墓,规模特别大,里面不就有一套跟迷宫似的地道吗?当时就咱们三个在里面爬,没有工具还没有照明,连一把手电都没有,全靠用火机探路,那不也都出来了吗?再看现在,这里灯火通明的,咱们又有这么多人,这么先进的设备,我还不信一个区区的迷宫能把咱们给困住?你就别杞人忧天了。”王凯歌说。
  “不,你回忆一下咱们在下面碰到的那些机关,以及刚才冉老弟说这个‘云巅之城’怎么能浮着,怎么能让人看不见的原理;想想看,能在1000年前搞出这些技术的文明在这里弄一个迷宫出来挡路,那能是善类吗?里面不一定得有多么凶险呢,你千万别大意。
  所有人都别大意。”胡元华说。
  “对,胡掌柜说的没错,越是到最后,就越得谨慎,但不管里面有什么凶险,咱们也得进去闯它一闯;各位,走吧?”我先对胡元华与王凯歌,后对所有人说。
  这说的是大实话,路就在眼前,不管怎么说也都得进去走一遭,而抛开危险不说,一想到里面等待着我们的除了危险以外更有无数的金银财宝,那众人便都精神抖擞,这有钱能使鬼推磨,就更不用说人了。
  不管心里都怀揣着什么想法,反正众人都不自觉的握紧了手中的武器后便顺着这个入口开始往里走。
  入口的尺寸很大, 能容纳至少10个人肩并着肩前进,所以20多个人分散站开一点都不拥挤,这进来之后便发现里面充满了大量的拐弯式分叉路口,从这种设计来看,的确正如胡元华与王凯歌所说的那样,这里是个迷宫。
  不过是迷宫这件事之前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没有心理准备的是在我们往里走了累计不到50米,转过一个拐弯后眼前出现的东西。
  那是堆积在道路两边,数量多到数之不尽的金币、宝石、以及各种金银器物,凡是人能想象到的财宝,这里都有,而且数量极其巨大。
  总而言之,这一路上所有人对无尽的财宝的任何想象,在此时都得到了200%的满足!
  “我X......这不会是真的吧?”李嘉豪一弯腰从地上捧起一把金币后拿在手里看了半天后又把它们撒回到原地,金币与金币在碰撞后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金属脆响之后,他用赞叹的语气说。
  我也捡起其中一枚,反正看了看,发现金币的正面是那种双翅人的形象,手里拿着一根权杖,衣着华丽,连后背的一对翅膀上都穿上了装饰,再看其它金币,每一个上面都是这个形象,看起来这个双翅人应该在其所在的文明中地位非常崇高,而在反面,则分成了三块,分别是上二下一的布局,下面一块看内容是一片繁华都市的俯视图,上面两块的左边是“嘎沽沟”尽头的神庙,右边则就是我们目前所在的“云巅之城”。
  这正反面不论是人物还是画面的图案,都雕刻的十分精致,而且有些部分还是镂空的;而这种金币形状是一个非常规则的圆,大小不是很大,直径大约在5厘米左右,但厚度却比较惊人,足足有1.5厘米,看起来很敦实,正是因为如此,也给了在上面镂空雕刻的物质条件,每一枚掂在手里的重量都至少在50克左右,比南非曾经使用过的1盎司规格的克鲁格金币还要大(这种金币是世界金币史上大规模铸造过的最大的一种,每一枚的重量为34.1克);相比之下,像大航海时期欧洲铸造的那些形状不规则,薄如纸片的金币,在这里连“孙子辈儿”都算不上。
  “这金币即便不算它作为贵重金属本身的价值,就正反面秋毫必现,部分地方使用了‘微雕’工艺的雕刻水平来说,每一枚都是一个艺术品呐,而这里竟然有这么多......我的天......”周洲也拿起一枚仔细看了一番后说。
  “哈哈,胡司令,咱们这次算是发大财了,我本来还觉着此次行动的成本太高,现在一看,跟收获相比那简直就是九牛一毛!太好了!我好久没这么高兴过了!”王凯歌说,同时用双手把这些金币用力的扬向空中,看着它们碰撞在墙壁与下面的同类身上后或滚落或停止,脸上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想过很多种里面堆放财宝的可能,但就是没想到会用这种最简单粗暴的方法直接堆在路上,这里面应该有什么考虑,绝不是无头绪的胡乱摆放。”冉业成说。
  而相比我们,那些佣兵的反应就显得激烈得多了,他们在用匕首切割,一刀下去就是一个深深的刀印,并有人将好几枚硬币硬是用刀先后从中切开,发现断口处仍然金黄一片,确认这里的金币都是由货真价实的纯金制造而成的后,那就跟狂欢一样,大呼小叫了起来,这个我其实也表示理解,因为除了每个人那300万的定金,他们就是为了这些来的,相比那300万,以及每天上千万的“日薪”,这些才是大头,其实我们到目前为止也是如此,都是为了求财,不过我们比他们更冷静而已。
  胡元华手下的武装伙计的状态也差不多,只是相比这帮老外,要略显含蓄一点。
  看着他们欢呼了将近5分钟,我这才说:
  “先别高兴的太早,咱们把事情办完了,再想出一个能把这里的东西运出去的办法再说!”
  我这话说的很现实,也像是一盆冷水,把这些心情处于狂热状态的佣兵和武装伙计,顿时就安静了下来,而这样做更是极有必要的,因为财宝这种东西,非常容易乱人心志,特别是我们这个临时搭班子的队伍根本就经不起猜忌和裂痕,万一闹出点内部矛盾来,那爆发起来就是一场要人命的内讧,所以当下狂欢之余,稳定人心比什么都重要;基于此,我便“趁热打铁”接着说:
  “把队伍收拢一下,继续前进!眼前这点都只是‘开胃菜’,后面还有更多更好的东西在等着你们呢!”
  我一边说,一边往后走,目的是把站在中后部分的人都向前赶一下,好方便一会儿出发,但当我走到队伍的最后面时,就看到足足3枚墨绿色的柱状物从我们刚才拐过来的拐角处被扔了过来,这玩意儿我太熟悉了,那是5枚罐状加重型的震爆弹!
  每一枚爆炸后能在直径5-6米的范围内产生相当于同时点燃800万支蜡烛的强光与1000台客机涡扇发动机同时启动的超高噪音,可轻易的使普通人产生暂时性失明与暂时性失聪,从而彻底丧失战斗力,如果距离很近,比如贴身爆炸的话,对一些体质交弱的,像女性、儿童等目标造成永久性甚至是致死性的伤害也是完全正常与可能的。
  罐状手榴弹不管是什么类型的,本来装药就要比长柄形与鹅卵形更多,威力更大,更不用说这还是在罐状设计的基础上又进行额外加重的了。
  所以这种震爆弹别说是对付人,就是大象迎面被它这么来上一下,那也得当场歇菜。
  而如果让这三枚加重型罐状震爆弹全部在这里爆开的话,我们这20多个人,包括老特在内,都得被连闪带震的变成失去视力与听力这两种最重要感官的活靶子,到时候不管拐角那边冲过来的是谁,我们的结果都只有一个,就是任人鱼肉。
  所以我在深知后果的严重性的同时,便以最快的速度做出了应对方式,那就是用塌腰伸手将它们扔回去。
  我当时也不知道它们距离爆炸的预留时间还有多少,完全就条件反射般的去做这件事,两只手同时拿住了中间与左边的两枚震爆弹,然后先左后右的将其扔出,扔的方向是右手边的一个拐角,不按照原方向扔是因为正面有一堵墙,直线扔不仅仍不回去,还容易让震爆弹砸到墙壁之后再弹回来,真要那样的话“乐子”可就大了。
  第一枚脱手飞出去后落在了两堆金币中间,第二枚这人巧得很,一个较高的抛物线划出去落进了一个大口银瓶之中;不过最后那一枚我是没有时间再用这种方式应对,这一点我心里很清楚,能成功扔出两枚,我已经很满意了,其实还有另一种办法就是用脚去踢,这样做可以省掉塌腰去捡震爆弹的时间,但是一次只能踢出去一枚,总体上并不占优势,而且下肢的灵活性怎么也比不过上肢,所以我还是选择用手扔。
  而对这最后一枚的处理方法,就是扑上去,用身体压住它。
  这个动作所需的时间比捡起来往回扔大约能节省1秒钟左右,就是这1秒钟,给了我扑下去的机会,在我的身子压在上面,感觉到有一个硬物硌到自己上腹部的那一瞬间,先是听到“噗”的一声闷响,随后身体下面就是一阵巨热,整个人也被“弹”起来据地二三十公分的高度,等落下地面后,又有一股并不浓烈的白烟从身下传了出来。
  而震爆弹说是没有杀伤力,可里面毕竟还是有装药会爆炸的,那就是一枚大炮仗在身下炸了也不可能没感觉,所以更何况是这玩意,所以在爆炸之后我除了感觉一阵巨热之外,我的肚子就像被人大锤用力敲了一下一样,那是相当的疼。
  一般扔完震爆弹,并在其爆炸之后发生的第一件事就是扔弹的那一方会趁着对方被闪、震之后丧失战斗力的机会迅速冲进来或击毙或制服目标,这是最起码的CQB作战尝试,就是没有经过过相关训练,常玩FPS(第一人称射击)游戏的人,哪怕是场看枪战电影的人都会明白,而我也自然知道这一点,因此我忍住身上被刚才炸了一下后的所有不适感,先是猛的一立双臂,将手中的枪指向正前方的拐角处,利用已经趴在地上的姿势顺势将自己调整成用国内军事术语来说,就是卧姿精度射打靶的动作。
  然后与我想的以及常识一样,拐角几乎就在我把动作摆好的同时,闪出来4个身影,他们都端着枪朝着这边冲了进来,以为三枚震爆弹都顺利爆开把我们“崩”的七荤八素的他们,没想到在门口迎接他们的是我黑洞洞的枪口。
  我用ASh-12.7连开三枪,一枪爆头,一枪打断脖子,一枪击中胸口,把对方的硬质防弹衣插板击碎并让他死于内脏重度挫伤,第四个则不是我杀的,被身后一枚射过来的子弹打中面门而击毙在地,我此时没工夫回头看,后来问了才知道这一枪是徐布打的。
  随后对面知道了我们这边还有战斗力,便不再冒进,而是用装了拐角射击系统的自动步枪,只将枪绕过墙角往这边打,人不露出来,我朝着那支枪的位置奋力还击,其中一枪直接把他的枪给打烂了,虽然没打死他人,但这支枪是被摧毁了,他再想打就只能换枪;而此时身后的众人也都反应了过来,纷纷在四周散开,各自找到或金币堆,或墙角作为掩护,并进入了战斗姿态。
  接下来的十几秒钟里,敌我双方都没再有动作,就这么隔着一面高墙对峙了起来,而最终打破僵局的是对面一人的喊话,只听这人用字正腔圆的中文高声说:
  “不错,你们比我想象的要强得多!不过你们一路上被那些机关打的死伤惨重,而且现在弹药已经不多了,再打下去就只有死路一条,这里有的是金银财宝,你们只要肯投降,我就保证你们的人身安全,并给你们每人都分一分财宝带回去,也好不让你们白来一趟,趁着我还没改主意之前,立即投降,我绝对说到做到!”
  这个声音用的虽然是很标准的中文,但那很有特征的声线让我立即就辨认出来了喊话的人不是旁人,正是那名和我们交手多次的敌方佣兵头目,在我杀死那名巫师,在混战中摆脱雪怪群之后,我们就没再碰到过他们,没想到他们也上来了,看来一场你死我活的血战是避免不了得了。


  (未完待续)
我要评论
楼主有骨难画 时间:2020-02-18 23:22:36
  另外,多谢看官心赟的补发,不过楼主不能因为看官补发了自己就不发了,而且楼主这次补发在2705楼又经过了一下进一步的校稿,与心赟看官在2701、2702、2703这三层补发的要略有区别,所以要看的话,楼主还是建议各位没看的看官看2705楼的,这不是说心赟看官补发的不好啊,只是楼主确实又进行了微调式的修改。
  最后,感谢心赟看官的费心补发,而且还是发了三遍;然后也感谢所有看官的惦念与支持,谢谢!
  • 心赟: 举报  2020-02-19 00:03:55  评论

    评论 有骨难画:晕倒! 我是搬砖来的。第一次粘贴后,却看不到。又粘贴一次,还是看不到,三次照旧。 没想到现在一看,我这不是刷屏了么?耽误大家看文章了。 抱歉抱歉!下次注意,不给你添麻烦了。 这网速实在害人不浅呐!
  • 统治世界的橘子: 举报  2020-02-19 10:06:20  评论

    谢谢楼主,谢谢心赟大哥~一场硬战又要来了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946210 时间:2020-02-18 23:35:02
  谢谢楼主,辛苦了!
作者:一刀切等你 时间:2020-02-18 23:51:46
  顶帖
作者:居于士位 时间:2020-02-19 01:07:14
  顶帖
作者:ty_134732960 时间:2020-02-19 01:10:03
  奇怪,这些人是怎么上来的,他们没有经过前面的石人阵吗?而且风梯有那么多吗?也没有看到他们的行走痕迹啊!
作者:朝服朝服 时间:2020-02-19 01:32:58
  顶!!!!!!!!!!!!
作者:朝服朝服 时间:2020-02-19 01:33:18
  顶!!!!!!!!
作者:非人680 时间:2020-02-19 02:41:13
  ???????.
作者:bjxyw 时间:2020-02-19 07:20:42
  666666
作者:qyg999 时间:2020-02-19 08:15:06
  不断和天涯系统斗智斗勇,楼主辛苦。
作者:隆明 时间:2020-02-19 09:24:23
  这帮渣倒会捡现成的。
作者:还有多久成佛 时间:2020-02-19 09:45:22
  敌方雇佣兵还有啊,我还以为被雪怪消灭光了呢。他们是怎么逃脱雪怪追杀的,又是怎么
  闯过机关阵的呢。他们又没有胡掌柜那样的高手能推算,难道凭实力硬闯?而且还赶在了前面?莫非另辟蹊径?拼杀了这么久,敌方弹药也不多了吧。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还有多久成佛 时间:2020-02-19 10:33:55
  有什么物质能比空气还轻呢。氢氦锂铍硼,碳氮氧氟氖。钠镁铝硅磷硫氯氩。一定要是分子量比较轻的化合物,然后里面是真空结构占比重较大,这样才可能在空中浮起来。称重量肯定也只能在真空环境中称了。
  • 统治世界的橘子: 举报  2020-02-19 20:55:23  评论

    就和罗布泊的陨石一样,材料限制了人类的想象力和创造力,看来发达的文明必须建立在丰富的物质基础上
我要评论
作者:还有多久成佛 时间:2020-02-19 10:40:47
  隐身衣的原理听说过,不知现在制造出来没有?我记不起来了。根据金币体积算了一下,应该有583克。这才50克,镂空得也太多了。
作者:还有多久成佛 时间:2020-02-19 11:00:24
  不了解爆震弹的原理。压在身下的那枚姑且不说,甩出去的那两枚应该也不远吧,发出的光和声音就不起作用了么,没把金币炸得飞向众人么。按理说能发出那么大噪音,应该功率很大,是怎样把机械能都转化为光能声能的呢。
作者:还有多久成佛 时间:2020-02-19 11:05:24
  我方雇佣兵一定会拼死战斗的,谁不想多拿钱呢?不过这金币上不会有剧毒吧。这是原主人留给后代的活动经费呢,还是走得匆忙没来得及拿走呢。
作者:海伦兴华 时间:2020-02-19 12:26:55
  顶帖
作者:人生处处有惊喜yy 时间:2020-02-19 13:36:26
  记者同学、尤同学、项同学、周同学、嘉豪同学、景业同学、景成同学、元华同学、雪俪同学、凯歌同学,荷花送给你们!
  
作者:心赟 时间:2020-02-19 14:22:43
  大吉大利,吉祥如意。
作者:一天打渔 时间:2020-02-19 16:54:43
  敌方雇佣兵应当是跟在他们后面再上来的吧
作者:basa333333 时间:2020-02-19 17:05:51
  1
作者:云龙枫林 时间:2020-02-19 17:49:49
  顶帖!
楼主有骨难画 时间:2020-02-19 18:00:37
  楼主来更新了,让各位看官久等了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云淡天高c 时间:2020-02-19 18:43:46
  难道又被抽了?
作者:隆明 时间:2020-02-19 18:55:16
  少楼了~
作者:946210 时间:2020-02-19 19:01:22
  期待楼主更新
作者:心赟 时间:2020-02-19 19:40:56
  看大家着急,我再来搬一下砖吧。
  请诸位莫要见怪哈!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phenixy 时间:2020-02-19 20:18:26
  看来是专门针对记者的文章了,心赟刚补发一遍我看了,这回头来又没了
作者:云淡天高c 时间:2020-02-19 20:30:51
  还没来得及看就没了:(
作者:心赟 时间:2020-02-19 20:55:03
  晕倒
作者:隆明 时间:2020-02-19 20:57:39
  哇呀呀,……抽楼太可恶了……
作者:946210 时间:2020-02-19 21:13:39
  看完了,精彩,支持楼主!
作者:云龙枫林 时间:2020-02-19 21:30:28
  顶帖!
作者:扫地僧O 时间:2020-02-19 21:42:57
  好
作者:居于士位 时间:2020-02-19 21:48:41
  顶帖
作者:海伦兴华 时间:2020-02-19 21:57:42
  顶帖
作者:匠人墙布 时间:2020-02-19 22:05:43
  又被抽楼了
楼主有骨难画 时间:2020-02-19 22:52:22
  楼主今天还是有事,现在才忙完,所以天涯系统抽楼后这才没有在第一时间内补发,现在刚刚回家,这就补发,不好意思了各位看官;谢谢支持
我要评论
楼主有骨难画 时间:2020-02-19 22:53:01
  (三十三)催泪瓦斯、“瞬膜”、“金币弹”
  “哎呦,你们既然知道我们被机关攻击,看来这是一直在我们后面跟着的是吧?怪不得我当时总感觉背后有条‘尾巴’,原来是你们;看来你们的目标也的确在这里,是想拿我们当‘淌雷’的,好让我们把‘雷’都踩了,你们再‘捡现成’的对吧?不过我们是被机关打的不轻,但你们估计也被雪怪收拾的也是‘欲仙欲死’吧?”我说,我在当时的确有几次怀疑身后有人在跟踪,但距离应该很远,而且对方的隐蔽工作做的很好,我仅仅是感觉而已,并没有发现任何实质性的证据来证明此事,再加上这一路上的凶险一个挨着一个,所以我也就没把这个感觉太当回事,现在一看,原来我的感觉没有错,
  “哼,少说废话,我最后再警告你一遍:立即投降!否则你们只有死路一条!”对面喊话说。
  “就是死,我也得拉你当垫背的,你们来一个我杀一个,来两个我宰一双!”我说,同时向后伸出右手向后开始做战术手势,意思也很简单,就是让其他人先脱离,我在这里拖延这点时间,他们看懂我的意思之后就有人起身向后移动,而为了掩盖住他们起身时碰到金币以及其它物体时所发出的声音,我还故意把声音提到很高,以确保对面只能听见我的喊声。
  最终在众人都撤开之后,冉业成也打着手势让冉景成留下配合我,这是我俩第三次联手做这种断后的活计了。
  而我这样做主要还是为了保存我方的有生力量,因为以对面那个带头者的口气包括他开始派来4名想趁着扔完震爆弹就干掉我们的佣兵都能看出,他对自己那边的实力很有自信,而他们又在后面跟踪了我们这么久,对我们的实力肯定是了解的非常清楚,那么在了解的非常清楚的前提下还敢这么打,就说明他们的实力仍然远在我们之上,最起码是人数上的优势肯定很大,所以这就是我决定不能硬拼的关键原因。
  言归正传,对面见我们就是要死磕到底,便说:
  “好,那么我只能把你们在肉体上进行消灭了。”
  有了这话我知道他们又要发动强攻了,当即集中精力,准备迎战,而冉景成也是一样,只是他在我的侧后方,从留下来之后手上的动作就没停,我需要紧盯着前面,所以也没回头去看他到底在干什么,不过随后我就知道了。
  敌方的第二次进攻以一发从露出墙头的40毫米榴弹发射器里打出来的催泪瓦斯弹开始,这枚弹药初速很低,打进来落在脚前滚动几下后就不动了,然后开始往外“呲呲”的散发白色的烟雾,这种非致命的瓦斯气体只要吸上一口,那轻则就会当场被呛的涕泪横流外加呼吸阻塞,虽没有被震爆弹在近距离对付一下严重,但也会导致战斗力的直线下滑;而重则的话还会导致刺激过大,使呼吸道甚至是肺部破裂出血,那样的话被自己的血呛死也不是不可能,换句话说这种非致命瓦斯其实还是有一定致死几率的,主要看吸入了多少,以及吸入者本人的承受力如何。
  而我与冉景成见状的第一件事就是把防毒面具戴上,不过戴防毒面具得有一个过程,按照标准的训练教程,在遭遇有毒、有剧烈刺激性化学战剂时,站姿七秒钟戴好就是优秀,10秒钟戴好则是良好,12秒戴好是及格,我在训练时最快一次能做到5.7秒戴好,平均时间不会超过6秒太多,冉景成那边我不清楚,但肯定也慢不了,可即便只有5-6秒钟的时间,也足够敌方杀出来对付我们了。
  他们不可能不知道我们有防毒面具可以抵御催泪瓦斯,但之所以知道还要释放,我估计这帮人就是想用这东西逼迫我们腾出手来花上几秒钟的时间戴上防毒面具,然后他们就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发动进攻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而如果我们不戴的话,那就得忍受催泪瓦斯的攻击,这可不是谁都能扛得住的,反正我不行,我也没听说有哪个人能吸入此物后还能泰然自若,只要他还是有血有肉靠肺呼吸的人,就做不到,不管其军事素质有多么的高超。
  而与我猜测的一样,他们对时间拿捏的相当准,我这边刚伸手把防毒面具掏出来正要往脸上扣,最“手忙脚乱”这会儿,又是4个人影已经戴好防毒面具从白色的瓦斯气体中端着枪冲了出来。
  我只好被迫放弃戴面具的动作,重新举枪射击,但只把这4个人中的一人打倒后,催泪瓦斯就蔓延到了我所在的位置,我赶紧先深吸了一口气,保证自己不会吸入,然后就想向后退,准备先撤出催泪瓦斯的弥漫区域再说,但口鼻可以用憋气封住,可眼睛不能,想要看到对方就必须睁眼,而一睁眼,眼球与气体一接触,瞬间就变的酸痛起来,紧随其后的就是火辣辣的剧烈烧灼痛,再然后便是根本控制不住的眼泪从双眼中“哗哗”往下流,那感觉就像是两只眼睛被开了‘泄洪闸’一样,犹如两个微型的小瀑布,这种感觉我在外籍兵团的训练中感受过很多次,非常熟悉,其中就有人因为吸入过多而导致黏膜和毛细血管破裂然后咳血不止,最终只能被淘汰。
  话再说回来,眼睛被眼泪一影响,整个视线当即就模糊起来了,我只能看到一个黑色的轮廓站在离我不远处的位置,我用瞬时记忆法将其记住,同时为了保护视力,便当即把把眼睛一闭,将枪口对准那个黑影站的位置就连开三枪,在听到一阵呻吟声后,我估计我是打中了,只是不确定有没有打死,不过被12.7×55毫米的子弹打中,只要不是擦伤,那都不是闹着玩的。
  此时若剩下的两人对我开枪,我肯定得完蛋,心里琢磨着就想把扳机一口到底对准他们可能所在的大致位置来一通扫射,打到谁就算谁,要是在这之前我被人先开枪给击毙了,那只能算我倒霉。
  只是我手指还没来得及把扳机扣下去,就感觉从后面有一股力量抓住了我的衣领,将我向后猛的一甩,我整个人当即就双脚离地飞了出去,借着这股力量,飞出了催泪瓦斯的弥漫区域;我赶紧把憋住的那口气吐出来,深吸几口新鲜空气,然后猛的一眨眼,把眼睛里的眼泪都挤出来,用尽全力往前一看,就见冉景成背对着我,手里正用那支“超级大枪”射击,只是有白色瓦斯气体的弥漫,我也不知道他打中了没有,只是连开了三枪后,对面就安静了,不一会儿还有血从瓦斯气体的下面流出来。
  他随后一边警惕的看着前方,一边向我这边倒着退过来,等到了跟前,他问:
  “你没事吧?”
  “没事,就是眼睛有点酸。”我说,这会儿也明白刚才把我一把扔出催泪瓦斯区域的力量就是冉景成,不过我看了看他的脸,发现他的眼睛与平时一样,根本不是我这种充血通红,泪流满面的样子,连一点点流泪的痕迹都没有,见此情景,我接着说:
  “你怎么一点事都没有?你不怕催泪瓦斯吗?”
  “我吸入也不行,但眼睛不怕。”冉景成简单的回答,我有心再问他为什么眼睛不怕,转念又一想,现在的场合不合适,而且问他估计他也说不清楚,还不如等一会儿脱险了再去问冉业成来的高效。
  话说到此,我的眼睛虽然还很难受,但视力已经恢复了个七七八八,而且也不没完没了的流泪了,这主要归功于我在碰到催泪瓦斯之后立即选择了闭眼,只让眼球与其短短的接触了一下,所以恢复的才这么快,如若不然要是瞪着眼被催泪瓦斯给熏个结实,那我两天之内都未必再能睁得开眼睛,而在这里,恐怕也也就没有两天了。
  除了我的视力恢复了个差不多以外,对面那些瓦斯气体也开始渐渐散去,还有一部分残留,但凭借肉眼已经能将其看透,要是再有人来,便能一眼看到。
  没有了催泪瓦斯的遮挡,我先看到的就是地上躺了三个人,其中一个是被我击毙的,而另外两个就比较惨了,这俩人身上没有明显的弹孔,却流的血比谁都多,而说没有明显的弹孔不代表没有伤口,这俩人身上从头到大腿这中间,竟然插满了金币!
  就是身边这种直径5厘米,厚度1.5厘米左右的厚重金币,从头到大腿,他们每人身上至少都被打入了8-10枚金币,其中打中躯干的一些还好,看起来没入的不深,有一些落在地上的应该是没有击穿硬质防弹插板而弹开了,由于黄金质地柔软,导致落地的这些都已经扭曲变形;而没有落地的那些便深深的前嵌入到了他们的体内,浅一点的就是嵌入三分之一左右,深一些的则只露出一点点金边出来,不过对于躯干与手臂以及大腿上来说都不是致命伤,真正的致命伤是他们两人一人的脖子上,一人的面门上,都各自被一枚金币击中,金币直接打穿了他们的这些部位,被打中脖子的那个估计是因为金币竖着击中的,所以伤口就是一个竖状的长条,他的死因则是被金币穿过前面的喉咙部分,打断了后面的颈椎;而被击中面门的那个却是应该被金币正面“拍”上的,整个脸都给打碎了,死的别提有多惨了。
  而前后两波一共来了8个人,现在地上只躺着7具尸体,说明有一个人没死,可能受伤了也可能没受,总之是跑了,而这人回去自然也把此处的情况告诉了那个带头者,他随后也不管我们能不能听见,只听他扯着嗓子喊了几句英文,我对英文的辨识能力不算高,但他这两句简单的话我还是听得懂的,他喊的是:都给我上!都给我上!杀掉他们!
  在他话音落下的两秒钟后,一帮我一眼望去至少几十个人就一拥而上,从这个宽大的入口中一起往里冲,之前他每次都派4个人而不派多了,更多的还是考虑到这个入口的宽度虽然能容纳10个人并肩进入,但真要派10个或更多的人一起上的话,不利于发扬火力,每个人距离太近还容易互相干扰,而4个人则在这么宽的入口上平均散开刚刚好,既保证了一定的火力强度,也十分灵活。
  而现在他打破这个现状,看来是决定要用人数优势压倒我们了,这也是他被彻底激怒的一个表现,不过这也正常,毕竟派了8名手下,本来以为十拿九稳的事情,结果没完成任务不说还死了7个,只剩下了一个,这换了谁是指挥官那都得“跳脚”。
  言归正传,这几十个人“乌央乌央”的往里冲,但迎面就遭到了冉景成的“当头一棒”,他那只超级大枪对准人群连开五枪,这五枪相当特别,打出去的不是箭形霰弹也不是其它之前给他所配备过得弹药,而是一片片的金币!
  这些金币打在这些人的身上,等于向我“重现”了一遍之前那两人被金币打死的过程,看着这些金币击中他们的身体后造成的杀伤,这效果简直比箭形霰弹还强,我同时也想清楚了在开打之前冉景成在我侧后那一阵小动作是在干什么了,他是在把自己枪中的箭形霰弹里的原配箭弹取出来,换成了四周到处都是的金币。
  而金币相对于箭形霰弹来说,质量大,体积也大,阻力更大,拿它当子弹射程必然很近,而且精度将毫无保证,但在这里就不需要考虑这些问题,因为我们距离入口的直线距离不过20米左右,这么近的距离完全可以无视金币的上述缺点,反而还能见金币因为质量大与体积带所带来的动能巨大给发挥出来,这打在都穿着硬质插板防弹衣的敌方佣兵身上效果更好,这每一枚金币打在身上都相当于被人用大锤狠狠的抡了一下,那一人中个七八枚甚至是十多枚就等一被人抡了这么多次的大锤,这样就是不被打死也会被打的丧失战斗力,而硬质防弹插也有被打裂甚至打断的可能,总而言之,这就是用“冲击伤”替代了“穿刺伤”,在眼下也的确是前者更好用。
  这5枚4号霰弹里一共发射出去了不少于五六十枚金币,这么多金币在冉景成有意横向摆动枪口的射击中,把这些进攻的敌方佣兵的正面就全给覆盖住了,当场就把第一排的人全部打到,一些金币穿过人与人之间的缝隙击中了第二排乃至是第三排的人也让那些地方有人零星倒下。
  见此情景,剩余的人立即停止了强攻,又退回到了入口的墙壁外侧拐角。
  我一看心说这是个好机会,这次再不走恐怕下次就走不了,便又朝着入口方向胡乱打了几枪作为压制,同时对冉景成用力一招手,示意一起走,他会意之后我俩便一前一后顺着右侧的一条迷宫通道往前跑去,去追前面的其他人。
  而用手势不用喊是为了不让对面听见,他们不知道我们已经跑了,就会再迟疑一时半刻,那就是我们甩开他们的宝贵时间;相比之下,刚才对面的那个带头者若不是喊出声叫我俩听见并做好准备的话,那也不至于被打成这个样。
  我俩跑开后连续转了三四个弯,确定后面的人在这种复杂地形下一时半会儿是追不上来了,便拿出卫星导航终端机,去寻找在卫星地图上都有标记的其他自己人,随后没用三分钟的功夫便与他们成功汇合了。
  “你的眼睛怎么了?怎么这么红?”周洲见我俩回来,谁都没缺点什么,先是长舒一口气,随后便看见了我通红的双眼,便如此问。
  “哦,被催泪瓦斯熏了一下,没事;咱们别在原地待着,现在敌强我弱,所以得尽量避免跟那帮人接触,都走起来,有什么话路上说。”我先回答了周洲的问题,随后对所有人说。
  路上,周洲接着问:
  “对了对了,我们走之前我还看见你用身体压住了一枚闪光弹,炸的你身上都冒烟了,也真的没事吗?”
  “那个不是闪光弹,如果只是闪光弹的话那还好了,起码不会把我给平地‘崩’起来二三十公分;那是震爆弹,属于闪光弹的加强款,除了像闪光弹那样可以发出强光以外,同时还具备发出强噪音的性能。
  不过到也没什么事,我也穿着防弹衣呢,何况那也不是杀伤弹药,所以我这不挺好的吗?”我说。
  “要不是项兄弟那一扑,我们起码得有一半人都跑不了了,到了现在也得还看不见也听不见。”冉业成说。
  “以后不允许你这么拼了,有危险大家一起解决,你这是搞‘个人英雄主义’你知道吗?”周洲拽了拽我的衣袖后说。
  “对对对,我看这小老弟真是生猛,跟胡司令年轻的时候有的一拼,这胡司令年轻那会儿就是个典型的‘个人英雄主义’者,为了这事我没少代表组织批评他。”王凯歌说。
  “去去去,王副司令请你每次说话之前先考虑一下可能造成的恶劣影响,不要在这里凭空给我‘扣帽子’好不好?”胡元华说。
  王凯歌跟胡元华是开玩笑开了几十年早就习惯了,所以听他这么说只是呲牙一笑,没再说别的。
  而我则说:
  “冉老哥,刚才一战我又见识到了景成的新本事,就是闭住呼吸竟然能不戴任何防护装备的情况下站在高浓度的催泪瓦斯李而不受任何影响,我仅仅是被瓦斯碰到一点点,就几乎暂时性失明了,那他是怎么做到的?”
  “这个说来其实也简单,就是景成的眼睛比常人多一点东西,他的眼球与眼皮之间有一层类似鳄鱼的‘瞬膜’,不使用时会与眼皮贴合在一起上下活动,使用的时候就能脱离眼皮,独立覆盖眼球,给眼球形成一层保护;景成水性极好,这种独特的双眼结构让他可以不借助任何游泳镜或潜水镜等相关设备的情况下就能在水下清晰视物,不过在路上使用的时候会对视力有一定程度的影响,让最远视距削弱25%左右,所以在陆上除非是特别情况,否则很少使用它,刚才你们遭遇到了催泪瓦斯的攻击,这就算是一种特别情况了,也正是有了这层保护膜,可以让他的眼球免于催泪瓦斯的伤害,因为这层保护膜对各种非致命的强刺激性化学战剂基本都可以做到‘免疫’。
  而且不仅是化学战剂,就是往上喷辣椒水,景成也完全不在乎。”冉业成说。
  我心想这冉景成天生神力,枪械格斗样样精通,还水性极好,这简直堪称是完美的战士了。
  想罢之后,我接着说:
  “对了,刚才景成往箭形霰弹里塞金币打,也真是厉害的很,几枪下去就把对方压制的从哪儿来的又滚回哪里去了。”
  “金币?什么金币?”周洲说。
  “就是脚下这种金币啊。”我踢了一脚路边成堆的金币一脚,发出“哗啦”一声响后说。
  “这么大的金币能放进枪里打?这不得炸膛啊?”周洲说。
  “哎呦,看不出来周老板你还知道炸膛这个词呢?”我说。
  “切,多的不懂但基本常识还是有的,要不然我当初怎么给你们选的武器?”周洲微微一挑柳眉,对于我的“蔑视”非常“不满”的说。
  “如果使用线膛武器发射这些非弹丸物体的话的确十只有九是要炸膛的,但景成用的这枪是霰弹枪,属于典型的滑膛武器,只要把弹丸换掉,在不考虑命中精度与枪管寿命的前提下,基本上什么都能打,比如铅笔、胡萝卜、螺丝刀等等等等吧,而且霰弹的外壳通常都是从顶部可拆卸的,这让换弹丸的过程也比较方便。
  关键是4号口径也正好能容得下这种金币。”冉业成说。


  (未完待续)
我要评论
作者:一巴掌结束一段情 时间:2020-02-19 23:12:31
  顶贴
作者:bjxyw 时间:2020-02-19 23:26:43
  鼎。。。。。
作者:一刀切等你 时间:2020-02-19 23:50:10
  顶帖!
作者:莫悔1988 时间:2020-02-20 01:20:29
作者:朝服朝服 时间:2020-02-20 01:30:08
  顶!!!!!!!!!!
作者:扫地僧O 时间:2020-02-20 12:41:30
  厉害了,三个人顶一个连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26 27 28 29 3056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