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澜》——探险、夺宝、激战,看一个小人物终成一代枭雄的热血传奇

楼主:有骨难画 时间:2019-12-13 14:08:20 点击:10528042 回复:870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27 28 29 30 3156 下页  到页 
作者:人生处处有惊喜yy 时间:2020-02-20 14:31:00

  
作者:9凌波仙子 时间:2020-02-20 14:58:23
  养了几天,一口气看才过瘾。
作者:人生处处有惊喜yy 时间:2020-02-20 15:09:53
  对方的雇佣兵头目一点也不聪明啊,主人公他们是一千年来第一个穿过噶咕沟,打败雪怪、怪兽,闯过种种机关到达云癫之城的人,可想而知实力绝对非常非常强的,怎么可能投降呢!再说了,这个毕竟是飘浮在空中的,再上面乱打很容易出问题的啦,最重要的是,那么多那么多的财宝,完全够大家平分啦。这个时候,应该一起合作嘛!
我要评论
楼主有骨难画 时间:2020-02-20 18:10:20
  楼主来更新了,让各位看官久等了
我要评论
楼主有骨难画 时间:2020-02-20 18:22:33
  (三十四)真正的迷宫(上)
  “我以前在东北插队的时候,岗岗营子那边有一个老猎人,用一支大口径猎枪打黑熊,那枪里就能打张作霖时期铸造的一种铁质硬币,那玩意在东北沦陷后就不能花了,建国之后更是很多被回收拿去炼了铁,不过那老猎人以前经常去镇子里拿猎物换钱所以就剩下了不少;岗岗营子地处偏远,没人来收缴,他便几乎全留下来了,但留着也没用,最后就拿来当子弹用了,直接塞进枪口里去打,按照他的话说,就是杀伤力大,但大得很近,一般超过30米就没准头了,到处乱飞,不过只要在这个距离内挨上一枪,那伤口就最少得跟拳头差不多大,但凡是击中要害,一枚足以致命,就是黑熊有熊皮护身也抵挡不住。”王凯歌说。
  “胖子,你说的那老猎户不就是英子她二叔吗?”胡元华说。
  “对对对,就是英子她二叔,说到英子,咱们自从离开东北回到北京并安了家之后,就基本没在见到过她,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王凯歌说。
  “猎枪发射硬币的难度还低一些,毕竟她二叔用的是自制猎枪,前膛枪原理,先装发射药,用探杆捅实了再放弹丸,硬币只要能塞得进去,往里放就行。
  不过这个打金币可就没这么简单了,这可是先把工业化生产出来的弹药起开,把里面的弹丸倒出来再换成金币,没点手艺可做不了。”胡元华说。
  “那是,毕竟英子二叔打的是铁硬币,这打的是金币,明显金币更值钱、更高级嘛。”王凯歌说。
  “我说的是技术,你这都能扯到值不值钱上去,小同志,你这种小资思想很危险啊。”胡元华说。
  随后这两位本来还想继续拌嘴,但被杨雪俪瞪了一眼,这才都撇撇嘴悻悻的不说了。
  话说到此,我们便来到了一个新的入口,这个入口的中心是一个巨大建筑物,建筑物的高度与宽度都不亚于之前那个巨型雕像的最大值;而且这个建筑物的造型非常现代,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国际大都市里的摩天大厦,它的四周与墙壁紧紧贴合,但又比墙壁高得多,绕过去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从正门进去,穿过它再到对面。
  众人看着这个高大耸立的大楼,我先说:
  “走到现在,前面虽然也算是迷宫,但其实说不上有多复杂,真正等着对付我们的不会就在这栋楼里面吧?”
  “只要没有机关跟雪怪,那什么都好说。”李嘉豪说。
  “话别说的这么满,这里面的东西未必比机关跟雪怪差,还有可能的更厉害。”我说。
  “不管怎么样,都得先进去看看再说,在这里停久了要让后面的人追上,那又免不了是一场恶战。”冉业成说。
  “那就走。”我说。
  随后我打头试探性的走进了这栋“大楼”的大门,里面依然是照明如常,并不黑暗,不过抬头往上看便心头一紧,这哪里是楼,简直就是栋“迷宫大楼”!
  我这样形容的原因是因为其上上下下的被分成了很多很多层,每一层之间都有全密封的通道相连接,别想走在其中凭借高度去窥探迷宫的全貌,而且即便没有墙壁阻挡,那密如蛛网的纵横,也足以让人眼花缭乱。
  横七竖八、高低错落,这些纷繁复杂的各种路口,让人身在其中根本就不知道该选哪一个好,而为什么要用“高低错落”这个词来形容呢?原因很简单,就是这里的这个迷宫不是常见的平面设计,而是立体的。
  另外,这里所有的墙壁都是朱砂红,墙下仍然都堆放着各种成堆的金币与其它财宝,没有任何显眼的物体可以作为参照物,人走在里面不一会儿就会方向感全失,调向到东南西北根本分不清,即便我们都有指南针,但在这里也没什么用处,毕竟在这么复杂的立体迷宫里,即便分的清方向,也基本上是无济于事的。
  可即使如此,路还得往下走,没有后退的余地,踩着脚下“咯嘣咯嘣”作响的金币,我们开始在这座立体迷宫里摸索前行。
  长话短说,在急头白脸的走了一个多小时后,眼前还是无休无止的蛛网状分岔路口,每一层之间有垂直相连的,也有交叉相连的,异常复杂,而且此地空间密闭,别看是在位于海拔高度7000多米的高空之中,但却十分闷热,在里面走时间长了,便有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这种憋闷感甚至超出了在缅甸时的“罗楠”雨林之中。
  往回看,那回去的路比前进的路不遑多让,让人看一眼就会感觉头大,完全记不清来时是走的那一条了。
  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这里独缺没有机关,墙壁全都是实心的,也没有门,只有脚下的金银珠宝以及没完没了的通道。
  李嘉豪用手抹了一下已经被汗水给潮湿了脸,咧着嘴说:
  “他大爷的,这样走得走到什么时候才能走出去?比那雨林还操蛋。”
  “再走10分钟,如果还是没有头绪,咱们就原地休息一下。”我说。
  随后整个队伍也是按照我的说法走的,10分钟的时间不算长,在闷头赶路的情况下一会儿就过去了,不过头绪不仅没有,反而感觉更乱了,这一路上我用子母刀在墙上没少刻画记号,就是为了防止原地打转,走着走着再走回来,但实际情情况是我们走了这么久,没有发现我在前面刻画的记号,这也就是说并没有走回头路,可这座“迷宫大楼”的规模虽然不小,但而已不至于是用一个多小时都走不到头的程度,现在它给我的感觉就是内部好像有无限大的空间一样。
  不过转念一想,这里既然是立体的,肯定除了平面移动以外,还要算入上下活动的因素,在休息期间,我对冉业成说:
  “老哥,你的手表能统计高度差变化的对吧?”
  “对,你的意思我明白;这座立体迷宫的厉害之处就在于它不是平面的,平面突破的方式在它身上一点作用都没有。”冉业成说。
  我点点头表示回应,说:
  “现在按照外面的时间已经是下午15点多了,如果走不出去,就得在这里过夜。”
  “这里过夜倒也行,起码不冷,就是有点闷。”李嘉豪说。
  “不到万不得已还是别在这里久待,我总感觉这地方除了是个迷宫以外,还有别的地方不对劲。”我说。
  “哪里不对劲?”李嘉豪说。
  “这个我暂时也说不上来,只是感觉。”我说。
  在休息到20分钟后,队伍再次出发,继续找路前行,这次一口气走出去一个半小时,可仍然丝毫不见有走出去的意思,更要命的是,在冉业成可以记录高度变化的手表上显示,我们在之前的一个半小时里,高度并没有发生明显的变化,换句话说就是我们一直都在平行前进。
  “咱们经过的上行台阶以及交叉通道我没记错的话至少有就有将近十处,基本没往下走,这个上行高度最少也得有8-10层楼左右,怎么可能基本没有变化呢?”我说。
  “我的表灵敏性肯定是不成问题的,1米及以上的高度变化它都能感应的到并显示出来,就像手机的计步器软件一样,这里也应该不像‘罗楠’雨林中的日军废弃营地一样什么干扰,比如数据子显示这里起码磁场水平是正常的,而我们又的的确确向上前进了大约25-30米的高度,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了,就是这不是我们的问题,而是这个地方有问题。”冉业成皱着眉头仔细想了想之后说。
  “这个地方虽然没有杀伤性的机关,但不论从设计还是感觉上来说,的确处处都透着诡异,有问题也是正常的,只是我们现在不知道问题在哪里,也就无法应对。”我说。
  “这迷宫的路数的确跟我想象的不太一样,貌似比那唐代古墓下面的墓道还难对付;对了胡司令,咱们‘摸金小分队’之前遇到过一个‘悬魂梯’,那里面就是利用错觉让人感觉一直在往上走,其实就是在围着一段不长但经过特殊设计的楼梯转圈,人不多的情况下很容易着了道被困在里面,你说这里的情况不会跟那‘悬魂梯’差不多吧?”王凯歌说。
  “肯定不一样,‘悬魂梯’的原理与‘彭罗斯阶梯’的那个数学悖论是一致的,让人一直沿着向上的台阶走却始终在水平空间内移动,但你经历过你也应该知道,当初咱们被困在‘悬魂梯’上的时候,它为了让人不察觉最低点与最高点之间落差的存在,首先利用的是光线昏暗,接着是拐角的角度,最后是来人不能太多,可这几条在这里都行不通。
  这里的照明很好,我们的人也超过20个,不是当初两三人能比的,而且刚才一路上通过的地方基本没有重复,利用拐角的角度也就无从谈起了,所以这里的原理肯定不是‘悬魂梯’那么简单的。”胡元华说。
  “那也就是说这里比‘悬魂梯’更厉害了?”王凯歌说。
  “那当然,这一路走来这里哪一个机关设计不比咱们以前碰到过的任何一个都厉害的多?就说这个立体迷宫吧,不说设计,仅仅是其体量、规模就不是‘悬魂梯’能比的,‘悬魂梯’能同时困住两三个人已经是最多的了,而这里我看就是一次性想困住上百人也不是难事。”胡元华说。
  我听完两人的对话,最大的担心还是这种逼仄的环境长期走不出去会影响整支队伍的士气,便接话说:
  “胡掌柜,也别太把这个地方当回事,毕竟咱们走的时间也不算太长,现在我看也休息的差不多了,要不继续赶路?”
  胡元华对于我的提议没有任何意见,当即同意,随后众人背好行囊第三次出发,这次走的时间更长,直接走到了该吃晚饭的点,而依然没有走出去的意思,而且比这更严重的问题是,我发现了之前我用子母刀刻画出来的记号,一个刻在墙壁上的十字。
  这个十字我确认肯定是我刻上去的,因为在刻画的时候从我看到朱砂红的墙壁上划掉的红色粉末落下去不少,都落在了墙根下的金币上,这个细节我印象很深,而现在去看这些粉末依然还在,所以可以确认无疑。
  冉业成手表上的高度变化记录也依然没有明显的变化。
  这一下算是正式挑明了众人当下的处境——我们迷路了。
  更直接的说就是被困在这里面了。
  我随即叫停队伍,指着那个十字,把自己刻画记号的细节简单讲了一遍,得让众人得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的同时,又不能用容易导致人心浮动甚至是涣散的措词。
  冉业成听完我的话后摸着下巴琢磨了一下,然后说:
  “既然我们能又走回到之前走过的路,这说明这里困主人的原理也没有太多新意,就是让人在里面打转,只是我们走了这么久才转回来一圈,而我们的水平高度又一直处于基本不变的状态,这就说明了两个问题:第一,这个很简单,就是这栋‘迷宫大楼’的规模比我们在外面看到的还要大,所以要走这么久才能走完;第二,这里的迷宫不仅是立体的,而且还是活动的,而活动方向应该是上下走向,且速度为匀速。”
  “这迷宫能上下匀速运动?这...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下面的那些机关靠的是地热能驱动,那这里可是在天上,又靠什么能驱动啊?”李嘉豪说。
  “这座‘云巅之城’是靠什么在天上飞的那这里的迷宫运动就靠什么驱动。”冉业成说。
  “你是说风能?这样倒好像也说得过去,不过这么大个东西如果运作起来的话肯定得有相当大的噪音才对,可是我们身在其中怎么什么都听不见?”李嘉豪说。
  冉业成还想继续回答李嘉豪的问题,但是话还没说出口,众人就听见在右前方墙角的位置,传来一人的说话声,这人说:
  “阿方索,你怎么了?”
  说话的人是个法国人,名叫安托万;我对这人印象的印象比较深,因为我在外籍兵团的经历,所以在路上还跟他用法语聊过几句天,聊天得知他原来也在外籍兵团服过役,只不过当时只是一名汽车驾驶员而不是战斗人员,而且只服役了两年就因为倒卖后勤基地的剩余燃料被发现而遭到开除了。
  此时他背对着众人,往他说话的地方看,能看到墙角处还蹲着一个,这个人就是安托万口中所唤的阿方索,是个意大利人,他的后脖颈有一个很特别的纹身,纹了一朵郁金香花,所以根据这个细节,不用别人明说,我也可以辨认出他的身份。
  而安托万与阿方索则是好友关系,两人此次同时受雇于“中生代公司”,来跟我们凑到一起出这趟任务。
  “他怎么了?”我问安托万。
  “不知道,这次休息之前我就发现他有点不对劲儿,神情恍惚还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哦,看在上帝的份儿上,你看看我。”安托万先回答我的问题,随后又抬起的一攥没拿枪的那只手,对蹲在地上的阿方索说,同时还伸出那只手去扒他的肩膀。
  就在他手接触到阿方索肩膀并稍稍一用力的这个瞬间,阿方索身子突然一转,手里攥着一柄考蓝色的格斗刀,这刀的刀锋对准安托万的小腹便刺,由于两人距离太近,再加上处于朋友的信任,安托万根本就没有防备,这一刀随即便结结实实的扎进了他的小腹之中,被刺中的安托万一脸的错愕,随后捂着伤口向后踉跄了两步就站不起来了,看着那血流不止的伤口,这一刀最少是刺穿了大肠,伤势非常致命。
  而刺伤自己朋友的阿方索的表现更加诡异,他抽出刀后拿到自己眼前用直勾勾的眼神看了看,那个神情就好像这件事不是他干的一样,随后便又重新回过头去,手上做着小动作,嘴里继续絮絮叨叨的说这些什么。
  只是相比刚才,他手上的动作幅度更大了一些,絮叨的声音也更高了一些,因此我也终于看清楚与听明白了他的动作以及所说的话。
  这家伙双手正深深的插入到地面的金币之中,将其捧起,然后再撒掉,接着重新捧起,然后再撒掉,如此机械的重复着,金币反复掉落发出的“铛铛”声和他的动作配合在一起,显得十分诡谲。
  至于他说的话,就如同他的动作一样,也十分简单,反反复复说的都是一句:
  “都是我的,这些都是我的......”
  “赶紧来个人给他止血!”我在观察片刻之后反应过来先找人给受伤的安托万止血,而自己则一边喊一边端起枪对准了依然如故的阿方索,并用怒喝的语气说:
  “现在,我命令你双手抱头给我站起来!”
  阿方索对于我的话毫无反应,仍然蹲在那里自顾自的重复着那些动作和语言,而我可没有耐心像电影里的警察一样再喊第二遍,所以当即就采取了行动,不过有了前车之签,知道这家伙现在神经处于一个不正常的状态,极具攻击性,我在动手之时也做好了准备,然后一手端枪指着他,脚下抬起右腿,用后脚跟对准他的脑侧就狠狠的踢了出去。
  这一脚他没理由闪的开,所以一击即中,踢的他身子向着受力的方向一歪,整个人就侧倒在了那一边的金币堆里。
  阿方索仿佛是被我这一脚给激怒了,他从地上爬起来,用手里把柄还沾着安托万身上血的格斗刀对我用嘶吼的声音咆哮起来,只是内容并不是我踢了他一脚,而是这样的:
  “这里的财宝都是我的!谁也别想拿走!你们,你们在这里干什么?是不是想要抢走我的财宝?嗯?你们这些可耻的小偷!我要,我要杀了你们!”
  话音未落,他就已经挥舞着格斗刀向着距离他最近的我扑了上来,我此时不管是心理还是动作,都做好了应对他的准备,这会儿如果他要掏枪,那我就会直接击毙他,不过他手里拿着的是刀,所以我还想再给他一次“机会”。
  眼看着他冲将过来,在刀锋快刺到我的时候,脚下一拧,避开他进攻的锋芒,同时手腕一翻,让手中的ASh-12.7步枪底部朝前,左手扶住尾部,右手扶住护木,将其横过来并用枪柄与弹匣的位置对准阿方索就用力推了出去,随后立在前面的枪柄与弹匣便直挺挺的“戳”到了他的左侧下巴。
  这一击的力量不小,再加上还有一个他本人向前冲的力道,所以施加在他脸上的时候等于是这两股力量的总和,那硬邦邦的枪柄与弹匣也自然不是人脸所能抵挡的,在击中的刹那,只听“咔”的一声闷响,阿方索应声就头朝后,面朝天的倒了下去,接着“咚”的一声摔倒在地。
  我定睛一看,发现枪柄把他的下颚骨给撞断了,被击中的位置也破了一条大口子,那断裂的骨茬都能隐约看到,伤的着实不轻,看到把他打成这样,我突然有点后悔自己是不是下手太重了,刚才要是伸腿绊倒他也行,没必要给他打成这样。
  这些想法在我的脑袋里一闪而过,随后的事实让我完全打消了下手过重的年头,并转变成了后悔没下死手。
  因为这个家伙被打断了下颚骨竟然没有表现出一点痛苦,而是一翻身从地上爬起来,接着口中高喊“都是我的”向我再次发动攻击,而且他这次动作虽然有明显的失智现象,脚下不稳,但速度却快的离谱,爬起来后用刀锋对准我的面门便扎,我本能的横枪一挡,刀锋穿过提把与枪身之间的空隙穿了过来,而他则脚下发力往我的方向推,此时他所表现出的力量绝不是一个正常人类能够发出的,起码他平时肯定没有如此巨力,这种力量在场的人里估计也就冉景成有,反正他是不可能。
  我被他突如其来的巨力一推,没有准备再加上脚下四处都是金币,后撤一步踩在上面开始打滑,没有着力点,导致我下盘不稳连连后退,最后后背撞在了墙上这才被迫停住,而对面的阿方索可没有停手的意思,他手里的刀继续向我逼来,我使出吃奶得劲儿想要把他的刀给顶开,但双臂却较力不过,慢慢的向着我的方向逼近了过来,我甚至可以看见刀尖以一厘米一厘米的速度前进的过程,要是按照这个局面发展下去,那最多5秒钟后,这刀就得插到我的脸上。


  (未完待续)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海伦兴华 时间:2020-02-20 19:31:25
  顶帖
作者:非人680 时间:2020-02-20 20:13:28
  又完了!!!
作者:phenixy 时间:2020-02-20 20:19:44
  昨天心赉补发过两次,加楼主的一次,总共被抽走3次
作者:A11moneygomyhome 时间:2020-02-20 20:41:58
剩余 96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一巴掌结束一段情 时间:2020-02-20 20:43:09
  顶贴,楼主每日坚持的精神让无数书友自叹不如
作者:天华知行 时间:2020-02-20 20:46:45
  中邪了
作者:ty_139444023 时间:2020-02-20 20:47:39
  路过
作者:Deserves 时间:2020-02-20 20:48:38
  顶贴
作者:L21m 时间:2020-02-20 20:49:12
  路过
作者:七秒钟的记忆W7 时间:2020-02-20 20:50:19
  晚上好
作者:千寻寻666 时间:2020-02-20 21:00:58
  顶帖
作者:人生处处有惊喜yy 时间:2020-02-20 21:07:22
  记者同学、尤同学、项同学、周同学、嘉豪同学、景业同学、景成同学、元华同学、雪俪同学、凯歌同学,送你们一只蜻蜓!
  
作者:楚国之木在天尽头 时间:2020-02-20 21:18:15
  先顶再看,这队敌人太狡猾了,居然连景成都没发现他们在盯梢拣便宜,但貌似主角是一路在前,怎么这么快这些人全上来了
  • 桥小蓝: 举报  2020-02-21 08:20:26  评论

    我是奇怪一直传消息的中生代公司居然没发现后面的尾巴
  • 心赟: 举报  2020-02-21 11:28:56  评论

    评论 桥小蓝 :事成以后,中生代公司必然会灭口項獒团队。中生代公司肯定有大阴谋。。。。。
我要评论
作者:946210 时间:2020-02-20 21:34:15
  非常精彩,感谢楼主!
作者:居于士位 时间:2020-02-20 22:31:56
  顶帖
作者:bjxyw 时间:2020-02-20 22:51:31
  6666666
作者:楚国之木在天尽头 时间:2020-02-21 00:21:19
  这个地方如此诡异,他们自己怎么在其中活动的?
作者:一刀切等你 时间:2020-02-21 00:44:36
  顶帖
作者:居于士位 时间:2020-02-21 01:44:39
  顶帖
作者:朝服朝服 时间:2020-02-21 01:56:18
  顶!!!!!!!!!!!
作者:还有多久成佛 时间:2020-02-21 11:56:12
  景成为何要把原来的弹药换成金币呢,是为了节省弹药吗?原来的弹药杀伤力也不差啊。感觉那名雇佣兵是中毒了,是否有伤口破损暴露在外的人才会中毒?金币上有毒药还是空气中有毒药?应该不是符咒吧。火车上有时候会有突发性精神病。因为身上带了许多钱担心被偷抢加上长时间坐车空气污浊而发作。但这个不是吧,力气变那么大。
作者:年果果 时间:2020-02-21 11:57:36
  楼主辛苦啦
作者:人生处处有惊喜yy 时间:2020-02-21 14:18:21

  
作者:桃李春风206F 时间:2020-02-21 15:31:59
  浓浓的鬼吹灯色彩了,人物,剧情,地名
作者:统治世界的橘子 时间:2020-02-21 16:02:56
  这个迷宫里不会还布了什么阵法吧,好邪乎
作者:统治世界的橘子 时间:2020-02-21 16:03:07
  顶帖~等更
作者:人生处处有惊喜yy 时间:2020-02-21 17:06:08

  
作者:云淡天高c 时间:2020-02-21 18:27:52
  楼主今天能不能早点更?
作者:946210 时间:2020-02-21 18:45:44
  等待更新
作者:946210 时间:2020-02-21 19:10:23
  盼望楼主早点更新
楼主有骨难画 时间:2020-02-21 19:45:09
  楼主来更新了,让各位看官久等了
我要评论
作者:人生处处有惊喜yy 时间:2020-02-21 20:19:39
  记者同学、尤同学、项同学、周同学、嘉豪同学、景业同学、景成同学、元华同学、雪俪同学、凯歌同学,送你们一只蜻蜓!
  
作者:一巴掌结束一段情 时间:2020-02-21 20:33:53
  上千年都没挥发干净?
  • 还有多久成佛: 举报  2020-02-22 11:27:50  评论

    估计设计都设计好了,开始呈密封状态。探险者进迷宫一定会在墙上作记号,这样会划破密封层,然后才挥发出来。
我要评论
作者:946210 时间:2020-02-21 20:39:49
  好看,楼主辛苦了!
作者:云龙枫林 时间:2020-02-21 21:06:24
  顶帖!
楼主有骨难画 时间:2020-02-21 21:09:26
  又给抽楼了......楼主这就补发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非人680 时间:2020-02-21 21:28:33
  又没了!!!!
作者:三沅 时间:2020-02-21 21:40:39
  关键时刻,还是老特出力最多啊
作者:居于士位 时间:2020-02-21 22:23:46
  顶帖 看了一半 刷新了一下 又没了
我要评论
作者:莫悔1988 时间:2020-02-21 22:40:18
作者:西南真人 时间:2020-02-21 22:40:45
  顶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27 28 29 30 3156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