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病成良医,分享我的灵异经历 3~2019年的狗血大瓜

楼主:蔺蕴漪 时间:2020-01-15 07:06:40 点击:8756 回复:27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序】
  我开“久病”第一贴的时候,是2019年下半年的7月1日,转眼间2020年的1月都要过半了,真的是时光飞逝啊。
  回想2019,是我人生中最痛苦的一年,无论是精神、还是身体,甚至是工作人际、经济,都受到了重大的挫败和打击,可以说受尽折磨了,连后来别人都感叹,唉,你的经历太狗血了,真是不容易啊。
  很多人私信问我,前两贴描述的那些虚空过往(阿飘),到底是我在编故事博眼球,还是真有其事。我可以很认真负责的回答,是真的,帖子题目名为“经历”,说的就是我这些年历经的过往,我不宣扬迷信,当初开第一贴的时候,就已经历了人生中的第一个奇遇,曾一度以为找到了支援,自己身上的问题得到了解决,但后来发现只是掉进了一个别人提前就挖好的坑。
  当时由信任而招来的无妄之灾,不仅没有解决之前的问题,反而使我那一阵的身体更差,经常头痛、脖子肩膀腰像针扎、像背负了千斤的重担一样,睡觉的时候频繁被阿飘骚扰、鬼怪不断想附体,高速上被秒附体导致车祸(现在确认是附体而不是鬼遮眼,幸好只是撞了,我秒回神,没死,想看的去翻贴一),虽然后面事情解决了,可是也因此让体质变得更加敏感,相当于给灵界的阿飘们释放了“欢迎来找”的信号弹,19年12月以后来找我的玩意儿,上来就是想要附体的那种,不胜叨扰。
  万幸的是有了关心我的人和保护我的“人”。
  这小半年的经历如此狗血和神奇,感觉自己的前半生就是在等待后面那一刻的相遇,不仅把事情查清、处理好了,不仅体验了虚空斗法、还亲身体验了看前世、附体(纯属好奇,没有法师在旁千万不要轻易尝试)、狐仙增媚、问亡,知道了好多好多的内幕,说出来我都不信,哈哈。
  好在我是个爱学习懂记录的人,把当时的经历都用图记录了,有图有真相。
  现在再回想我前半生经历的这些事情,真的是感慨命运冥冥之中的安排,也确信了万事一定要学会去争取,去抗争,至少一定要努力过,才不会遗憾。
  具体的,我会在下文慢慢的更,会尽量少废话,欢迎大家围观吃瓜。
  末了,祝大家2020年都能万事顺意。






  【前情回顾】
  贴一里写了,我在高一因为家人乱请香火回家供奉,导致我那两年被那各种鬼怪骚扰、折磨,没有办法好好休息,导致精神萎靡,又得不到家人和旁人的理解支持,几度抑郁崩溃,好在我最后撑住,并与之对抗。
  大学离开了故地,开始真正一个人面对那些事情。期间我也会通过朋友或者自行百度,去找过各类的大神看事、算命,对方说的准与不准,我的心里是有数的,也因此积累了很多经验。在这里我只说其中最有代表性,并且也跟后文经历有关连的三位师傅,我与他们之间发生的事情。



  【壹,白头法师】
  第一位机缘男师傅,在这里且称他为“白头法师”吧。
  一直以来,我总是容易腰酸背痛,2014年起,我会一周去做两次“大保健”(开玩笑啦,就是按摩的意思),有一个女技师按得不错,后面我都是指定由她负责。
  像宾馆酒店容易有阿飘一样,很多的按摩会所也聚集着阿飘。后来我问过一位师傅,为什么它们喜欢在这些地方暗自生长,师傅说,首先酒店、按摩会所常年阴暗,正气不足,酒店顾名思义睡觉的地方,自然也就会发生一些两性关系,而这个时候,阿飘就可以出来吸食精气。
  十家宾馆九个飘,说的就是这样了。
  有一次我发烧了,按摩完后一个人躺在里边睡了一会儿,没多久就开始身体僵硬,被飘压了。过后跟女技师聊天,先问她有没有经历过异常的问题,然后说了在店里发生的事情,她很坦然,说知道有问题,便给我推荐了白头师傅,那位师傅还是比较厉害的。
  我找了个时间,便去了那位师傅看事地方。
  他的法坛在一个小区里,我一进门,看到左边的小厅已经坐了两个女香客,小厅的旁边有个关着门的房间,右边是大的客厅,放了长木的长桌,正前方有个小房间,里边供着一些神像,右边的大房间也供有神像。
  我在小厅里坐下,期间有个香客跟我聊天,说白头法师告诫过她不要去我们当地山里的寺庙,她不信,去了后回来脚部溃烂了,然后给我看手机里的照片,确实惨不忍睹,说后面来找法师,是他帮治好的,我当时不置可否。另一位年长的女香客不怎么理我们,径自在旁玩手机。
  过了会那位师傅来了,当年他的头发还没有全白,给人印象最深的是他的眼睛,很大,有点外突,盯着人的时候有一点压迫感。坐下后,先是帮那两位看事,我就坐在一听,轮到我时,他用脸对着我闭眼“看”了我几分钟,直接说,有个女鬼跟着我。
  我一惊,心想,难道是之前在荒野跟上我的溺死鬼还没有离开?
  我:是溺死的吗?她想怎么样?
  他:她不愿意离开。
  我:那要怎么办?
  他:超度。
  我:超度了就可以了吗?
  他:还会有其他的跟来。
  我:然后呢?
  他:继续超度。
  我:这是没完没了了?每天没事做就是不断花钱不断的超度吗?
  他摇着头说:你没有慈悲心。
  我:我的经济和精力也有限呀,难道我要千金散尽为阿飘,自己去喝西北风?
  他顿了一顿,说,你身上有位狐仙,它想要扬名。
  我:哈???啥玩意儿?
  他:它要你走修行之路,帮人看事,做功德。
  我当下心里一万匹草泥马奔过,觉得很不可思议。
  他:到时候你可以把它供起来,它会保你平安。
  我:我就这么不工作只看事?
  他:你会有收入的,能保证你的温饱,但是不会因为这个而发财。
  我:我上哪找客人?
  他:你不用出门,自然会有人来找你的。
  有这么神奇?读书少你可别骗我,我才不信呢。加上当时他说话的那种命令式语气我不喜欢,当下放了法金,坐了一会儿就走了。
  几年以后,我经历了一些事情,想到他当年说的这些话,便又去过他那里一次,正是这一次,虽然跟他无关,但是却引出了后面的事情。


  【贰,老阿婆】
  第二位机缘师傅,是我同事介绍的一位外地的阿婆。
  当时我在一家公司上班,某天回家休息发生了一件小插曲。那天中午我下班后累得不行,回到家爸妈还在煮菜,我便趟在沙发上休息。我家是那种T型沙发,最长的那里,是对着大门的。那一阵我爸妈心血来潮嫌家里空气不够流通(其实很通畅了),有事没事会把大门打开,用一根狗绳子挂着栓在鞋柜的把手上,让门留一条5厘米的缝。
  我睡着睡着,突然动不了了,我下意识睁开眼睛,吓了一大跳,客厅的左前方是厨房,那里有一张吃饭的台子,当时上面站了两个“人”,一男一女,白色上衣,卡其色裤子,在台子上居高临下把腰弓下来对着正在做菜,背对台子的我的爸妈,他俩还浑然不知的炒着菜。
  按理说,经历了那么多,我该是见怪不怪了,只是它们出现时的姿势实在太古怪了,我才吓了一大跳,其实白天能见着现身实体的阿飘,真是不多的。不过大白天它们应该也不能怎么样吧?我想着想着,又睡过去了。
  我没有把这件事告诉爸妈,自己去翻查了很多资料跟视频,意外知道,人死之后,如果把骨灰撒入江河,就属于无葬身之地,那么节日里、忌日时,家人给的供奉是拿不到的,只能漂泊无依,饥寒交迫。
  出现在我家里的那两只飘,当时的那居高临下躬身朝着灶台的姿势,应该只是想吸一点饭菜味来填饱肚子。而且之后离开了我家,所以我便释怀了,只是后来家人再想开门通气,我都会马上把门关起来,叮嘱不要总是大门常开。
  多年以后,我也跟后面的师傅确认了这件事。死后,确实要入土为安。
  过了几天,公司下午茶聚会,女孩子们围在一起聊八卦,聊起到了阿飘的话题,有个同事说,自己容易鬼压床,后面去泰国找师傅在背后的脊柱上刺了经文,那一阵财运和事业都很不错,也没有再鬼压床了,但是遇到的男朋友都不靠谱,也就是感情上不行。后面她家里人给她找了当地的一个阿婆,只要带衣服过去,报姓氏和年龄,就能说出你的过去和将来,事业、姻缘,都能查到。
  那时候我还没有真正信得过的师傅,便又要来电话,跟对方约好时间,跑去外地了。
  这位老阿婆我在贴一里提到过她,属于“清风”坐镇,清风就是死去的阴师。我们问问题,堂上的清风带着她的灵识去查事,她再转述清风的话给我们,一般来说,清风查阴间事情是最快的,还有近期会发生的事情。
  查事时需要提供当事人的衣服、两个鸡蛋(查事的眼睛)、法金随心,装红包里,一小碗生米、一包香、纸钱、水果。查事前会开始唱歌,我要给她倒两杯酒,一杯清水,她查事的时候我要一直烧纸钱。
  她的属性,类似“阴间咨询师”,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她都是我的御用师傅,问过她我当时的对象行不行、工作如何、以及我爸妈的寿等等。她帮很多人解决过问题,但是我在19年遇到的事情,她告诉了我遇事的经过,但没有办法帮我处理好。这是后话。


  【叁,P庙H姨】
  先说一个关于奇门遁甲的插曲。
  16年9月,同事带我跟客户吃饭,她是知道我的经历的,平时又爱听这些鬼鬼怪怪的事情,吃饭的时候告诉我,这个客户是拜过师傅,学道教的,让他给我算一卦。
  客户说,你给我1块钱法金。然后他问了我的八字后打开手机开始排盘,他解了一遍我八字后,说过后这两年我不会再看到奇怪的东西,然后16年年底年我会遇到一个情感的缘分。
  我问,那两年后呢?
  他说,还会再看到那些东西。
  我当时只是听听,没想太多。


  P庙是一个地名,当然也有庙,我去的不是寺庙。那里有一条小街都是算命查事的,也算是一个特色了。
  这位H姨是我高中同学C介绍的。16年的年底,C说朋友推荐了一个阿姨,能看事处理事情,她想去看看,让我一同前去。
  我们周六一大早就出发了,到那里发现,大门都还没打开,就已经排了好几个人,我们等了大概一个多小时,H姨才姗姗来迟。虽然来的时候前面只排了几个人,其中有个农村老姆姆,来得最早,到查事的时候恨不得问完全家十几个人的事,我们等到喉咙冒烟才轮到。
  H姨要了我的八字,姓名,就开始查事,也是把我的过往捋了一遍,然后说我命带瓦台(当时没听懂),说可以帮我超度,给我列了一张表,要去买一些材料:水果、大米、一根红线、纸钱、一把香、一块一斤的扣肉、糖果。超度的法金另外给,400闷,全程一波操作下来,大概要花600闷左右。
  等到真正超度,已经是晚上9点多了,她亲自操作,我跟同学蹲在一旁看,到最后弄完的时候,我瞬间感觉到身体前所未有的轻松,心情也特别的好,C也是这样的感觉,当时觉得太神奇了。H姨弄完后,让我给10块钱现金,她把钱卷成一个小圈,用红绳绑起来,连同写有我生辰和地址的纸条,一起放进我的红包里,让我带回去,说出门都可以放包里,护身用。
  神奇的是,17~18这两年时间里,我真的就没有再直观的看到阿飘,连鬼压床都没有了。
  虽然那两年没有再看到东西,但期间开始重复着做一个梦:我开着车行走在路上,意识开始模糊,手脚发软快要拿不住方向盘,梦里我还是会下意识的踩刹车、拉手刹,想要靠边停下,可是车子依然向前行驶,我拼尽力气踩刹车,最后终于撞在路边,然后周围围上了一群阿飘拥挤着探向玻璃,那个场景太可怖,又是反复梦到,鉴于我小时候的第一个预示梦,导致那两年我都不怎么敢开车。

  下面,放一张我19年7月14日拍的,当时在帖一里还和大家说,睡觉的时候被一只黑色的男鬼压,过了两天就在高速上撞车了,心里不踏实,要找师傅看一下。以下是她们在土地庙处理事情的照片,当然,那个时候已经不是她本人来处理事情了。
  放图片:


  



  切回正题。
  19年,我又开始出现被鬼骚扰的情况,出差住酒店时,护身符睡觉是一定会放枕头边的,但似乎没什么效果了。(后来我才知道,所有的法力都是有时效的,过了就会慢慢失效。)
  过年的时候我又去找了H姨几次,发现找她查事办事的人比以前更多了,很多人甚至天不亮就跑去门口排队了,每次都要等太久了,我后面直接给别人钱插队提前查事。
  在查事的对话过程中,我发现她说话开始喜欢卖关子了,我问的问题也是含含糊糊带过去,钱花了,法事也做了,但不是她本人来做(现在想想这就是奇怪之处),结果都不尽人意,甚至出现了头天刚做完法事,没两天又被阿飘骚扰的情况。打电话问她,她却说让我在枕头底下放把剪刀。
  这是一个法事师傅该说的话吗?太不专业了吧?我开始有了疑心,但是她之前帮我做的护身符确实是有效的。问题到底出在哪?
  万般无奈,我想了几年前的白头法师。





  【相遇】
  三月,我拨通了白头法师的电话,和他约好时间,去他的法坛。
  那天是农历十五,还是那个地方,里边的东西也没有变。白头法师的头发已经全白,人也显得老了许多,眼睛似乎也没有之前的压迫感了。
  他边上坐着个穿白色布衣长裙走古风的年轻女孩子,皮肤白嫩,手上捧着本书,右边的沙发上,坐着个年纪比我大一些的女人,我以为是香客。
  我坐下后,先给递上红包法金,说了生辰,故意没有提几年前来过的事情。
  白头法师说,我爸爸那边,有位故去的女性老人过得不好,所以影响到了我,我问是哪位老人,他说不出来,让我回去问我爸。期间唠嗑了一下,他的女徒弟过来拿起我的手看了一眼,说,你的命运很忐忑,你是不是经历了怎样怎样的事情。她说,你要多去放生、超度,多诵经,回向给自己做功德。
  怎么又回到这个话题?我哪有时间和心情每天念经,然后每个月初一十五大下午的跟他们去河边啊,打工仔可是要上班的。
  她说:你就是没有慈悲心、怜悯心,才会一直不顺,它们也是很可怜的,我们要多关怀、多超度它们~%#¥#……%&
  我说,慈悲心不是建立在盲目放生、超度上的,我可以偶尔参加,但是这个事情不会是我生活的全部。
  年长的女徒弟插嘴:你看,她还是那么犟。很多人一开始也像你这样的。
  期间白头法师一直在看我,我等了好久都没见他像以前那样,说什么我身上“那位”的事情,按理说以他自信的性格,应该早就拿出来讲一番了。
  我说,其实几年前我有来过你这里,记得么。当时你说什么我身上有位想要扬名的“人”,现在它还在吗?
  白头法师终于想起来了,说,哦,是你呀,为什么之后都不来了。
  我说事情多,加上我还想抗一抗。
  他说,那现在你信了吗?我可以帮你写台文请它来。然后带我去了那间之前关着的小房间。
  里边是一间休息室,有床、衣柜。进门的左手边有一张桌子,上边摆着几尊小神像。墙上贴有一张红布。
  那个神像我之前在百度上看过,是什么“胡三太奶”之类的神佛。白头法师给我介绍的时候,名字都还叫不全,我当下对他的专业度打了个问号。
  出来后,白头法师让我跟他坐回小客厅,说,你应该还未婚,我有个亲戚的小孩,在事业单位工作,经济条件不错,人也可以,就是眼光高了些,所以还单身,我觉得你可以考虑跟他处处看。结婚后,你就不要去工作了,我会带你跟着我去看事。
  我说,那不工作哪来的收入?
  坐在一旁的年纪少长的女徒弟笑了,看事会有法金呀,可以让你维持生活的。
  我不说话。
  不一会儿来了很多香客,他们聚集在大厅,桌子上摆好了斋菜,我也去吃了一碗。吃完后他们开始准备诵经仪式,期间那个年长的女徒弟的老妈来了,白头法师带她去小房间看事。
  我问旁边的人,那个女徒弟不是也会功法吗?为什么还要找白头师傅处理?别人不理我。过了会,年长的女徒弟开始打嗝,说众生们来了,时间到了,他们就去那个大房间里开始念经文,然后唱“阿弥陀佛”歌。
  我和法师坐在小客厅的沙发上,有一句没一句的聊。
  突然我的一颗大牙发疼,白头法师说,有东西跟着你了,我帮你超度,你的牙齿马上就好了。接着,他拿了一小叠纸钱,贴在额头,闭眼念了什么,伸过来擦了擦我的脸,然后走到客厅对面供有大神像的房间烧掉了。
  他问我,牙齿还疼吗。我说,还是疼啊,有一下没一下的那种疼。
  他拿纸钱又重复做了一遍,我牙齿还是没好。
  按理说我也不是随意会牙疼的人,但是对于他们那种,有事就一定是阿飘闹的,多超度人生就会顺利的话,我是不赞同的。
  我坐了一会儿,就告辞回家了。






  【现身】
  回去后,我开始频繁做一些奇怪的梦。梦到一些可怕的像丧尸一样的一群群鬼怪,我在梦里拼命的挥动双手飞翔,醒来后身体非常疲惫;有时会在梦里听到很奇怪的歌,并不是我们所知的语言,竟然莫名的很好听,我也跟着唱了起来;有时在梦里,看到自己在白纸上写了很长的文字,这些在醒来后统统记不清了,但意识里知道是有用的,却也没往深处想,只觉得梦境奇异。
  四月的时候,梦到自己来到一个房间,整个基调是暗红色的,里边摆了好几张神台,上面供着神像(记不清长啥样了),台上写有字联垂下来,还摆有小旗子,我在梦里当下的反应是跪下拜了三下,然后中二的许愿,哎呀让我中个彩票单车变摩托吧~
  后面的梦境,我总是出现在一些荒凉的地方,身边经过一些不认识的人,但没有一个是我的朋友,可以交流沟通,那种孤苦,醒来后心情总是莫名难受。
  接着的几个梦,开始出现一些小动物,黑色的,我不知道那是猫还是狐狸还是黄鼠狼,每次我都会被咬,而且还会有尖锐的疼痛感。然后听到一个女声,轻轻的但又非常清晰的说:lin yun yi。 我立刻醒过来,把这三个字记在了QQ空间里,当时的我不知道这三个字有什么含义。(后来在天涯开贴,要输入名字的时候,我下意识的把它变成了笔名,这就是“蔺蕴漪”这个名字的由来。)
  我去百度查解梦,好多都是说什么出马之类的,梦境是对上了,但又算不完全。我一时也没了主意,难道真是出马?
  五月,头几天,睡觉的时候我的左脚心发热、隐隐疼痛,过了两天,右脚心也如此,我心里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难道真的像百度说的那样,打窍?
  5月7日的凌晨,入梦,梦里我走在一个小坡上,前边有两只黑色的小动物,我一接近,它们跳着扑上来咬住了我的手,又是那种尖锐的疼痛!我甩手,转身想要跑,眼前变成了一座像烈士纪念墓的广场,上面矗立有石碑,底下的台阶刻有一段话,“XXXXXXXXX,XXXXXXXXXX”,这个格式,我第一反应是口诀。
  当我想要细看到底是什么的时候,不由自主的转了个身,眼前出现了一个男人,清爽寸头,圆脸,模样30岁左右,清秀亲切,身穿深藏蓝色的长袍,长袍的领边秀有花纹往下延伸,里边是白色的衣服。
  他笑着对我说第一句话:你应该认识我。
  第二句:我带你去看个场景。
  接着,我被一股力量拉进一个白圈里,像从下往上飞跃一样,快速的前进,但是白圈的两边布满了密密麻麻的人手人腿、女人的头,我是个有密集恐惧症的人,在梦里当场吓得哇哇大叫,这股力量在白圈里拉我加速前进了三次,我实在受不住,强行的醒来了。
  醒来,一看时间,凌晨四点半。
  早晨在微信的朋友圈里发了只有自己能看懂的心情记录,怕自己忘记,第二天又赶紧在QQ空间里写好日志。
  当时真的是太中二了,一心想着,原来他真的存在,以后可以携手并进了,现在回头再看,他那是什么狐仙啊,明明是冷坛游师。
  他的出现,和我的兴奋中二,为他接下来的险境埋下了伏笔。演戏都没有这么狗血。

  以下,附图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08次 发图:11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