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案迷城2:生死营救24小时(悬疑 推理 追凶)

楼主:瑞雪兆兴 时间:2020-01-25 00:42:47 点击:547613 回复:187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 519 下页  到页 
作者:快刀小杨南 时间:2020-01-31 10:19:59
  没有了吗???
作者:快刀小杨南 时间:2020-01-31 10:43:59
  写的好啊
作者:快刀小杨南 时间:2020-01-31 11:04:51
  再次顶一下
作者:快刀小杨南 时间:2020-01-31 11:31:51
  拍成电视剧一定好看
作者:u_98820471 时间:2020-01-31 11:57:43
  楼主多更新点正看的起劲呢
作者:u_98820471 时间:2020-01-31 12:22:47
  帖子还是好瘦啊,楼主够昂,大家都等着呢
楼主瑞雪兆兴 时间:2020-01-31 19:14:04
  李菁怔住了。他想反驳,却发现赵钱的话无可辩驳。以他这三年在社会上的一些所见所闻来看,赵钱作为老板说的这些话是很有些道理的。一时间,李菁觉得自己心中的负罪感变得更轻了,但与此同时,他又感觉心里增加了许多挫败感。

  “胜者为王,赢家通吃……为了成功短暂丢失原则……成功,才能让别人为自己放弃原则……”李菁喃喃着看向声色犬马的人群,眼神有些迷茫,“社会就只能这样了吗?”

  赵钱悠悠地说:“你不是想去罗马吗?想去罗马,就只能这样。”

  “想去罗马?”李菁有些费解。

  “罗马就是成功。罗马就通往条条大路。”

  “罗马通往条条大路?”李菁皱起眉头,“不是‘条条大路通罗马’吗?”

  赵钱摇摇头:“不,不是条条大路通罗马,而是罗马通往条条大路。”

  “什么意思?”李菁更迷茫了。

  “有时间再跟你细说。”赵钱悄悄指向酒吧的一角,“我要找的那个郭大年已经来了。”

  李菁顺着赵钱所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酒吧的一个角落里坐着一群女人和一名男子,因为距离较远,那男子的容貌看不清。

  “郭大年带着他控制的女孩子来上班了,不知道今晚他又要逼迫哪些女孩子。这个禽兽不如的家伙,死一万次都死不足惜!”赵钱涨红了脸,看向郭大年的方向气愤说道,他身体浑身上下都激动地在颤抖,那团腾腾燃烧的怒火简直要从他的胸膛里喷射而出了。

  李菁震惊地说不出口话,想了想他开口问道:“那……那你是要打算动手了吗?”

  赵钱点点头,正要说话,忽然看到楼梯口那两男一女又走了回来,身后还跟着一些保安。赵钱伸出手,指向楼梯口处:“咳咳,你看那边,刚才那三个警察又回来了。”

  “什么?警察?”李菁不敢置信顺着赵钱指的方向看去。

  “对,三个人应该都是警察。那个制服女人明显不是来消费的,她厌恶这个环境,但还是跟着那两个男人一起,仔细打量着这里,所以,她应该是带着某种考察的目的来的。这个时候,除了警察,谁还会来这里考察呢?”

  音乐停止了,经理跳进舞池,宣布了什么欢乐摸摸摸的流氓游戏。李菁透过迷离的光线,发现那三人中,有一男一女带着几个保安离开了,只剩下一个高大男子站在原地环视四周。片刻之后,那男子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往他们这个方向走来。

  就在李菁即将看清那人长相的时候,一旁跳舞的人群遮住了他的视线。他有些慌乱,心乱如麻地看向赵钱:“警察是来找你的?”

  “别怕,既然郭大年来了,那么预备结束,现在……”赵钱目光如炬直视前方,举起手掌紧握成拳头,“审判开始!”

  整个酒吧瞬间变得一片漆黑。



  —5—

  路彦飞快地穿过人群,正当他走到那几个舞女面前时,整个酒吧忽然一片漆黑,音乐声也戛然而止。四周伸手不见五指,整个大厅像是被定住了一般,变得鸦雀无声。
楼主瑞雪兆兴 时间:2020-01-31 19:38:46
  —5—

  路彦飞快地穿过人群,正当他走到那几个舞女面前时,整个酒吧忽然一片漆黑,音乐声也戛然而止。四周伸手不见五指,整个大厅像是被定住了一般,变得鸦雀无声。

  路彦警觉地握住手枪,接着,四周响起了酒瓶爆炸声和女人的尖叫声,人群变得慌乱起来。果然是这个套路,路彦心想,该死,明明已经让人守着电路了,怎么还是被人断了电?路彦连忙用另一只手掏出手机,借着微弱的光线,他看到那些舞女身后的卡座上已经没人了,心里不由得腾起一阵不祥的预感。

  周围的人也纷纷开始用手机照明,很快,大厅里亮起了点点星光。就在这时,灯光忽然重新亮起,路彦打量着四周,没人受害,也没有人受伤,只有几个摔碎的啤酒瓶。

  人群开始起哄了,有人在欢呼,有人在叫嚷。路彦看向四周,压根没看见刚才卡座上的人影,他仔细回忆着那人的样子,依旧模糊得很,刚才那迷离的光线下,他并没有把人看清。

  路彦连忙拽住一个刚才在卡座边上跳舞的女人,指着空卡座问道:“刚刚坐在这里的是什么人?长什么样子?你知不知道他们去哪了?”

  “噢!你说什么?我听不清。”被拽住的舞女一脸迷惑,震耳欲聋的音乐盖住了路彦的声音。

  “刚才坐在这里的,都是什么人?”路彦凑近舞女,努力提高音量说道。

  “噢,我想想……“舞女上下打量着路彦,突然妩媚一笑,冲路彦抛个媚眼,“先生,给些小费吧,小费多我就告诉你。”

  “你……”路彦无奈,只能压低声音表明身份,“我是警察,请配合下好吗?”

  “警察怎么啦?警察来我们这儿也是要消费的啊!”舞女继续妩媚地笑着。

  路彦端详着面前这个舞女,她看起来才二十出头,却已经成为社会老油条了。面对这种人,路彦知道即使把事情闹大也没用,而且还有可能暴露身份。他摸向自己的兜里,却发现因为走得匆忙,身上并没带多少现金。

  路彦把仅有的几十块钱递给舞女,她伸手接过后不由得一愣,接着站在原地狂笑起来,笑得弯下了腰去。

  片刻后,那舞女直起身来,脸上满是不屑和嘲讽。她伸手指着不远处一个人,轻笑道:“谢谢警官。您不是找刚刚坐在这里的人吗?看,就是他。”

  路彦看过去,却见一个身材矮胖的男人正一脸茫然地看着自己,和刚刚自己透过人群缝隙看到的人,明显不是同一个。他知道自己被戏弄了,此时也无心计较,一边让其他警察带这个舞女去安静的地方问话,一边收集了卡座上的几个啤酒罐,希望之后能从上面的唾液中检测出DNA信息。

  接着,路彦又回到了静吧所在的一楼。刚走到一楼的休息室,就看见周老板正站在门口,把保安队长训得狗血淋头:“我不是让你带人守着电路吗?怎么突然所有房间都没电了?煞客人风景啊!上个月刚让人检查过,这些电路都是绝对安全的,是不是你们碰的?”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断了,又突然好了,可能是一时的短路吧。”保安队长挠着头。

  “应该有人提前做了手脚,在必要的时候破坏总电路。”路彦插嘴道,“现在追究这些没有意义,赶快检查一下,看看哪里被人做了手脚。”周老板连声称是,差人打电话叫人来检查。

  路彦低头沉思起来,刚刚这场莫名其妙的停电,十有八九就是“审判者”制造的,他应该提前到了这里,而且也意识到警察来了,不然也不会在刚刚那个节骨眼儿断电。这个人处事游刃有余,路彦丝毫感觉不到他的慌张,看来极有可能已经在酒吧里安排好了退路。

  想到这里,路彦紧张起来,他叫住周老板追问道:“你这个酒吧,真的没有别的出口了?”

  周老板见路彦神色严峻,也不敢大意了,仔细想了想说道:“我们厨房后门外有个楼梯,可以通到地面二楼。不过,厨房后门一直是锁着的,不可能有人从那里过去。”

  “什么?厨房有后门能到二楼?”路彦不禁警觉起来。

  周老板赶紧解释道:“准确来说是到二楼电梯口,其他区域都进不去,电梯口旁边通道一直是锁着的。”

  “电梯是开着的吗?”

  “现在楼上都没人,当然是关着的!而且,就算坐电梯也没用,这个电梯在中间的办公楼层全都不停的,只会一口气坐到顶楼,也就是15楼。15楼再往上就是天台了,没有任何地方可以逃跑,要真有人坐了这个电梯上去,还不成了你们的瓮中之鳖么?”周老板早就清楚这栋楼的状况,此时显得十分笃定。

  电梯?天台?路彦脑子飞快运转起来。依照周老板所说,从厨房后门闯出去,就算能坐电梯上顶楼,那也是死路一条。只是,这个神秘对手能按常人的逻辑来推论吗?
楼主瑞雪兆兴 时间:2020-01-31 20:32:56
  忽然,路彦想到了一种可能。他猛然惊醒,一把揪住周老板:“快!马上带路!再找几个保安,跟我一起去厨房!”

  “怎么了!”周老板话刚出口,就被路彦拖着一起奔向厨房。

  路彦一边狂奔,一边焦急地问道:“顶楼是干什么的?门是锁着的吗?”

  “顶楼两层之后会有餐厅入驻,不过现在还在装修,门也是开着的……”周老板不明所以,上气不接下气地回答道。

  “不好!再快一些!”

  路彦话音刚落,整个房间的灯光再次熄灭。一片漆黑中,路彦听到厨房的方向传来了一阵惊呼声,还有令人心惊的爆炸声。

  —6—

  眼前伸手不见五指,甄关西无奈地站在了原地。刚刚那场停电带来的骚乱还没有结束,转眼之间,厨房再次停电,又陷入了一场骚乱。

  片刻之前,甄关西在路彦的指示下,带着两名保安来到了厨房。他们把厨师叫出来以后,又把厨房大小角落都搜查了一遍,这才确定里面除了厨师没有任何可疑人物。

  搜查之后,甄关西忽然看到厨房的窗户并没有安装防盗窗,角落里还有一个被铜锁锁住的铁门。

  “这道门通向哪里?”甄关西问保安。

  “这后面是个楼梯,可以通到二楼的电梯口。”

  “什么?这扇铁门今天打开过吗?”甄关西继续追问,“有没有可能从外面打开?”

  一个厨师答道:“我们都是上晚班,白天酒吧不营业,厨房也没有人在,所以我们也不知道有没人进来过。这个门平时都是关着的,应该不能从外面打开。”

  “是吗?”甄关西一脸疑惑地看向那个铁门。他隐隐约约觉得,这个酒吧处处都适合犯罪,还很利于凶手逃走。为什么会这么巧?

  甄关西上前一步,伸手摸向那个锁,锁很严实,没有被撬开过的痕迹。正当他准备细看的时候,厨房里的灯忽然熄灭了。保安们一阵骚乱,空气中响起了骨碌碌的声音,有什么东西被打倒在地了。

  甄关西吓了一跳,掏出枪对着声音传来的方向,颤巍巍地嚷道:“什么人?不准动!不然我开枪了!”

  身陷黑暗中的保安听到他掏出了枪,顿时慌乱得更厉害了,还有人把脸盆瓦罐碰到了地上,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浓墨般阴沉的黑暗里,听到摔东西的巨响,甄关西如同惊弓之鸟一样,拿着枪蹦起老高。他握着枪的手都出了汗,一颗心简直快要跳出胸膛。他心里害怕地想道:难道那个凶手真的来了?

  黑暗和紧张并没有持续多久,很快,照明恢复了。保安们回过神来,看着甄关西手里黑洞洞的枪口,顿时惊呼起来,争抢着往旁边闪躲。

  甄关西手心满满都是汗,心脏还在狂跳着。他收起枪看向门外,只见一个厨师走了进来,说:“刚刚整个店里都停电了,应该是哪里短路了吧?”

  “真的是短路吗?”甄关西看向厨房四周,除了比刚才更乱一些之外,没有别的可以的人出现,倒是厨房里的电冰箱和冰柜,不知道什么时候倒在了地上,幸好没有砸到人。他不禁有些疑惑,刚才黑暗中带来的骚动有这么严重吗?

  “这是谁弄的?”甄关西望向保安和厨师,却见他们面面相觑,没人说话。

  “我就奇了怪了!这有什么不好承认……”甄关西对厨师们一阵询问,还没等他问过结果,厨房里再一次陷入黑暗。

  这一次的停电,就像是有预谋的排演。不知道什么东西在厨房里爆炸了,一种滚烫的液体在屋里溅开,溅到好几个人身上。甄关西的手臂也溅上了一滴,那液体很烫很热,黑暗中很快响起嚎叫声和乱糟糟的脚步声。

  不知道哪个保安先受到了袭击,接着几个保安都陷入一番乱斗之中,一时间,摔打声、斗殴声、脚步声,此起彼伏,厨房里乱成一片。

  一片混乱中,甄关西连忙去拔腰上的枪。然而,他的手刚刚摸到枪,就被不知哪里来的一个大棒打到了手上,枪也落在地上。不待他回过神来,又是一棒打到了他的头上,甄关西感觉脑袋一阵剧痛,接着身体瘫倒在地,耳边嗡嗡作响。

  甄关西惨叫一声,他趴在地上感觉分明有人从他身边穿过,奔向了那个铁门!
楼主瑞雪兆兴 时间:2020-01-31 21:30:07
  —7—

  萧瑶带着两个保安走进厕所不久后,就遭遇停电,厕所里一片漆黑。好在停电时间不长,在厕所里也未引起大的骚动。等照明恢复后,萧瑶忍着酒吧厕所浑浊的恶臭,带着两个保安把男女厕所里的客人都清空。

  在女厕所里,萧瑶把女客人全都遣散了出去,开始对厕所每个角落进行细致的排查。很快,她发现女厕所最里面的隔间门被锁死了,从外面根本无法打开。

  “这是怎么回事?”萧瑶问道。

  “这里不用检查吧!这个隔间半年前出了一点事情,老板就叫人锁上了,自那以后就一直没开过了。”

  “出了什么事情?”

  “一对男女在里面出了人命……老板觉得太晦气,就不让人用这个隔间了。”

  “怎么出的人命?”萧瑶皱着眉头,似是嗅到一丝凶杀案的味道。

  “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保安正色道,但还是掩盖不住脸上的窃笑,“那个男的是因为心脏病突发死掉的!”

  萧瑶伸手拉了拉那个隔间的把手,说:“去找你们老板要一下这把锁的钥匙,我要打开它。“

  “这个……这门一直是锁的,就不用检查了吧。”

  萧瑶抬头,严厉地瞪着保安:“不行,必须检查!快去拿钥匙!”

  “好!”保安悻悻地点点头,一边走出女厕所,一边和同伴小声嘀咕,“真是个较真的婆娘……”

  两个保安出去后,偌大的女厕所瞬间只剩下萧瑶一个人。她刚从门口收回视线,突然,卫生间又陷入了一片黑暗。她皱起眉头看向门外,不料那里也是一片漆黑,整个酒吧的灯都灭了。

  萧瑶下意识地掏出随身的小手电来照明,借着手电的灯光,她快步走到厕所外的走廊上,却突然听到走廊另一个方向的厨房里传来了爆炸声。

  一阵咚咚的脚步声响起,几个保安纷纷举着手机照明,从光线微弱的走廊奔向厨房,萧瑶身边迅速空了下来。

  厨房里发生了什么?甄关西能应付吗?那群保安已经不见了踪影,萧瑶稍作犹豫,还是决定往厨房的方向跑去。

  然而,几步之后,萧瑶猛然察觉,走廊里除了自己,还有别的脚步声。那声音不是从前方厨房的方向传来的,而是出现在自己的身后。

  萧瑶猛地转身,把手电的灯光打向那个方向,只见两个戴着帽子和口罩、中等身材的男性正站在女厕门口,向厕所里看去,察觉到萧瑶迎面而来的灯光,那两人不禁身体一怔!
楼主瑞雪兆兴 时间:2020-02-01 21:21:46
  萧瑶猛地转身,把手电的灯光打向那个方向,只见两个戴着帽子和口罩、中等身材的男性正站在女厕门口,向厕所里看去,察觉到萧瑶迎面而来的灯光,那两人不禁身体一怔!
  “什么人?”萧瑶见两人戴着口罩蒙住面孔,顿时怒喝道。她并没有枪,在不确定对方是否有武器的情况下,还是大声喊话吸引住对方的注意力比较好。
  那两人稍作停顿,对视一眼,便一起向着萧瑶冲来。
  萧瑶摆开架势,没想到,那两人快速从她身边穿过,直接奔向了走廊尽头。萧瑶知道不能再等了,她跳步上前,抓住两个人的手臂。黑暗中,其中一个男人转过身来,一拳打中了萧瑶持手电的那只手,手电摔向远方,灯光变得微弱,周身又陷入了一团模糊。
  凭着直觉,萧瑶在黑暗中抓住了那人的手臂。那人极力挣扎,萧瑶再度用力,用手肘抵住他的身体,接着迅速绕到他的腋下,一个凌厉的过肩摔,那人的身体腾空而起,摔在了地上。
  就在这时,另一个男人猛地抓住了萧瑶的肩膀,萧瑶回身应对,抓着那人一起往地上倒去。“扑腾”一声,两人齐齐摔倒在地。
  借着微弱的光线,萧瑶看到之前摔倒的那人正准备爬起。她下意识地腾地而起,猛地一个扫堂腿,将那人再次踢倒。紧接着,她扑倒在另一个人身上,费力地制止住了他的双手。
  不待萧瑶继续动作,黑暗中,厕所门口再次传来一阵脚步声,一阵疾风从萧瑶身边穿过。
  凶手还有一个同伙?
  萧瑶心惊了一下,反应过来以后,起身想追过去,身旁的两人却死死地拉住了她的身体。她一时无法挣脱,气急之下,接连两拳打到那两人脸上。
  那两个家伙显然没有萧瑶经验丰富,双双被打中吃痛,松开了手。只是,刚刚的脚步声已经消失在走廊尽头了。
  紧接着,身后又是一阵脚步声。
  萧瑶深吸一口气,回过头才看见刚才在负一楼搜查的两个同事,正拿着手电赶了过来。他们神色严峻地冲上前,快速用手铐把萧瑶压制住的两名男子铐住。
  萧瑶一声不吭,在两个蒙面男子全身一阵搜索,却没有搜到什么武器,只找到一块手机和钱包。她扯掉两人的口罩,看到两人的相貌。
  “你们竟然是警察?”其中一名男子看着自己被铐住的双手,不禁大喊起来,“我错了!我没犯法!我拿钱办事的!有人给我一万块钱,叫我在这里帮他拦人,我不知道你们……”
  萧瑶没说话,把这两人留给了同事之后,接过一位同事的手电,面沉似水地走到女厕所门前。
  手电筒的灯光射了进去,照亮了最里面的隔间,那个许久未开的门已经被打开了。
  萧瑶又把手电筒打向地面,地板上残留着水迹,还有刚刚留下的模糊的脚印。萧瑶掏出随身携带的鞋套,快速给自己戴上,然后贴着墙壁,小心避开脚印的位置,走到隔间前面。
  手电的光照了进去,萧瑶看清眼前的一幕,只觉得脑袋一震。
  那个经久未修的破马桶的旁边,一个穿着崭新休闲服的男人尸体正瘫靠在上面,向上摊开的手掌上,已经出现了一些樱红色的斑纹,整个地面和墙壁溅满了血,尸体的头颅不翼而飞,取而代之的也是一个塑制模特的人头。那塑制男模特的人头披着假发被绑在头颅上,正朝向萧遥微笑着,像是在嘲笑,又像是在讥讽。

  第四章 18:00 正面交锋 完 下一章 第五章 19:00 酒吧疑云
楼主瑞雪兆兴 时间:2020-02-01 23:05:01
  第5章 19:00 酒吧疑云
  —1—
  卡迪斯酒吧里,路彦带着两名刑警冲进厨房。手电强光打向整个房间,只见地上一片人仰马翻,甄关西正挣扎地从地上爬起来说:“刚刚有人跑进来,又冲出去了!”
  路彦的手电正要打向厨房的其他地方,遽然间,厨房的灯恢复了照明,那个已经大开的后门在灯光下变得十分敞亮。
  “电总算恢复了,这下好多了!”甄关西看到路彦顿时觉得心里踏实了不少。他抓着枪站到路彦的旁边,两条腿还在颤抖着,嘴中却喊道:“这下我倒要看那家伙往哪里跑!”
  “不好!”路彦在心里暗叫一声。
  停电是有理由的,现在恢复应该也有理由。那个家伙分明是看到警方和酒吧采取了搜查行动,才提前选择逃跑的。
  路彦二话不说拔出枪,飞速地穿过后门。门后是一个楼梯,他飞速地爬上去,两层楼梯被瞬间跨过,待路彦登上二楼的通道,只见二楼有三个电梯,中间那个电梯的门正在缓缓合上,此时还留着十厘米的缝隙。那逐渐缩小的空隙里,路彦看到一个蒙着口罩、戴着帽子的男子,他的身材比较高大。路彦飞速地举起枪,正要喊话时,电梯门完全关上了。
  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甄关西和两名保安带着周老板已经赶了上来。路彦放下枪,走到电梯前,看到电子屏幕上显示电梯正在向上运行,转眼间就已经到了5楼。
  “怎么回事?有人坐电梯上去了?”甄关西在路彦身后惊疑不定地问道。
  “嗯。”路彦沉声道。他看向两边的电梯,两边的电梯并没有通电。
  甄关西扭过身,一把揪住周老板衣领怒吼道:“怎么回事?你不是说这个电梯是不通电的吗?是你在故意为凶手创造条件吧?”
  “我我我……”周老板看着凶神恶煞的甄关西,说不出话来。
  “放了他吧!电梯是物业公司负责的,跟他们酒吧关系不大。”路彦死死盯住那块电子屏幕。
  “我从楼梯上去追他,你们告诉我电梯显示的楼层就行了!”甄关西说完,一溜烟冲向逃生通道。
  “蹭蹭蹭”地往上爬了几级后,甄关西猛地想到,爬上去以后,自己就要独自面对那个恐怖的杀人凶手,顿时觉得寒毛直竖。他停住了脚步,两条小腿禁不住颤抖起来。想了想,他又从楼梯跑回到路彦身边,挠挠头,擦擦冷汗:“这……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来不及笑话甄关西胆小,路彦转回身,死死地盯着那块电子显示屏,那上面显示电梯已经到达了顶楼,数字一直停留在15上。
  路彦死死地盯住电子屏,那个“15”已经停留很久没有动了。路彦不禁冷笑起来,这次的对手不仅经验丰富、准备充足,考虑事情也是细致入微。他在15楼肯定用什么东西把电梯门堵住了,让它关不上也下不来。
楼主瑞雪兆兴 时间:2020-02-01 23:29:33
  路彦死死地盯住电子屏,那个“15”已经停留很久没有动了。路彦不禁冷笑起来,这次的对手不仅经验丰富、准备充足,考虑事情也是细致入微。他在15楼肯定用什么东西把电梯门堵住了,让它关不上也下不来。
  “底下的逃生通道和大门都有弟兄们守着,不用担心他们从逃生通道出来,我们现在一起坐电梯上去抓他就行了。关西,你和周老板带人去找到物业公司的电路控制室,把旁边两个电梯的电也接通,我们坐电梯上去。那里应该有物业公司的内鬼,在帮他们控制开关,你们或许还能逮住他。”
  这个任务没有性命之忧,甄关西连忙揪着周老板,带着两名保安离去。路彦留在电梯门口寻思着:他跑去顶楼做什么呢?上天无路,入地无门,难道上去跳楼自杀?路彦摇摇头,这个“审判者”显然不会这么轻易认输。
  正在他不得其解的时候,两边的电梯通电了。路彦连忙按电梯开关,电梯门开了,他刚准备伸脚踏进去,猛地,又收回了脚。
  路彦退回来,抄起传呼机正准备说话,身后已经传来甄关西气喘吁吁的声音。他手上抓着一个传呼机,带着两个保安飞一般地冲了回来:“电通了吧!快,我们上去!”
  “不急!这有可能是“审判者”的陷阱。他把我们骗上去,他再坐电梯下来,毕竟15楼上也有电梯显示屏。”路彦看着甄关西,“而我们走了,这里光留两个保安还不行。”
  甄关西瞬间明白了,正踌躇着,路彦已经对着传呼机喊了起来:“喂!明磊在吗?带人来二楼守着电梯口!”
  “收到,马上来!另外,负一楼的女厕所里,萧瑶姐刚发现一具男尸。”
  “什么?”路彦不由得身体一凛,甄关西也吃惊地张大了嘴巴。
  岂有此理!警察和保安加起来都快二十人,严防死守之下,还让凶手谋杀成功了?
  不能再等了,两人几乎同时踏入右手边的电梯里,电梯门快速地关上了,带着路彦和甄关西飞速地向上着。
  两人紧握着枪,一声不吭。
  静悄悄的电梯里,甄关西瞟了旁边的路彦一眼。他心里想着,自己这次跟着路彦一起,即使待会儿面对凶手,应该也没有性命之忧吧……
  一旁的路彦却没有这么多小心思,愤怒之后,他开始觉得自责起来。自己的安排是哪里出现了疏漏?凶手是怎么得逞的?
  电梯没给路彦过多思考的时间,很快就到达15楼了。路彦抬起手枪,指着前方。电梯门开了,楼道开着灯,但空无一人。
  路彦和甄关西几乎同时持枪跳出了电梯,背靠背扫视着各自的正前方。没人,整个15楼的通道都是静悄悄的。旁边的餐厅门锁着,里面漆黑一片。
  “他们会不会去楼下了?”甄关西问道,“要不我去楼下看看?”
  “不用了,意义不大。”路彦低头,注意到地上有一个带着水渍的脚印。他伏下身体,仔细观察那一排脚印,跟着它慢慢往前走,看着那水渍的印记越来越淡,直到消失不见。
  路彦停在那个消失不见的地方,抬头向上,看见一大块正方形的塑料板,塑料板下面还有个小梯子。
  顷刻之间,路彦明白了。他纵身一跳,伸出双手推开那块塑料板,“吱啦”一声,那块塑料板被移开了半截,露出一大块空隙。
  “他们一定是到天台上去了!"甄关西嚷道。他的心脏又忍不住狂跳起来,但是看到路彦在身旁,不由得胆子稍大了些。
  “小声一点!”路彦对甄关西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把甄关西招呼到自己旁边,在他耳边轻声道,“跟着我一起上去。”
楼主瑞雪兆兴 时间:2020-02-01 23:40:53
  甄关西看了看头顶,有些担心,又有些害怕。他轻声道:“那家伙不会就守在这通道边上,等着我们上去吧?”
  路彦抬头,把枪放回腰间的枪袋上,感觉怒火在心里腾腾地燃烧着:“那最好不过了!”
  甄关西点点头,合起双手。路彦一只脚踏上小梯子,一跃而起,推开那块塑料板冲到天台上。刚到天台,路彦抓住枪,落地几个翻滚以后,连忙蹲起来扫视周围。然而身旁并没人要伏击他,迎面而来的只有冬夜里的湿冷空气。
  天台上也没有灯,很黑,路彦注意到脚边躺着一些杂物。附近的高楼提供了微弱的光亮,浓郁的雾霾依旧阻挡了视线,路彦在原地静静地听,听到左手方向传来细微的窸窣声。
  路彦持着枪猛地奔过去,很快冲到了天台的边沿,再往前就是一片天台下的深渊。他握着枪,紧张地搜索,却一个人也没有发现。
  这是怎么回事?一个大活人怎么可能凭空从天台上消失了?那个窸窣声肯定是从这个方向传来的,可是人去哪儿了?
  路彦低头,忽然看到天台边沿的墙壁上有两个铁把手,深深扎进了墙壁的水泥里;把手上面绑着三根粗实的登山绳,登山绳顺着墙壁朝下方延伸,掉进了浓浓的雾霾中。
  雾霾深处,什么也看不见。路彦下意识拉动三根登山绳,轻飘飘的,三根绳子很快被拉了起来。
  坏了!那家伙很可能已经通过这个绳子逃到地面去了。路彦想着,连忙拿起传呼机大喊:“嫌疑人用绳子从天台落到了大楼背面,大家赶快!”
楼主瑞雪兆兴 时间:2020-02-02 14:11:08
  —2—
  “啊!啊——”
  李菁驾驶着赵钱的丰田车,不停地大喊。车窗外面,呼呼作响的寒风刮得他脸生疼,身后遥远的地方,隐约传来警笛声。
  “淡定点,怕什么?”副驾驶上的赵钱提醒道。
  刚用绳子从十几层高的天台上降落下来,李菁整个人还有些惊魂未定。他看了看赵钱,开口道:“老……大哥,你是怎么想出这个法子的?你不怕……你不怕出现意外掉下来吗?”
  “这有什么好怕的?你没见过那些吊着绳子在摩天大楼外面擦玻璃的人?”
  李菁仔细想想,才发现那些人确实是天天高空作业。他忽然想到,自己所嫌弃、所恐惧的事情,却是有些人的日常工作。幸好自己读过一点书,要不然天天做这些底层的工作,生命都有危险。
  李菁看着雾霾里零星的灯火,渐渐平静下来。顿了顿,他开口问道:“你的事情做完了?”
  “嗯,郭大年已经被我裁决了。”
  李菁不敢置信:“这么快?”
  “唉,我本以为能顺利离开,没想到还动用了这条最后的退路。他们这次的反应速度太快了。”赵钱深吸一口气,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刚才很危险,幸好我留了一道后手……”
  “我们接下来去哪儿?”
  “去北山区,下个审判地点在那儿!你左转。”
  李菁把方向盘打了个弯,丰田车往西北方向疾驰而去,一阵无言。风呼呼地从车窗边刮过,赵钱和李菁尽量避开闹市行驶,丰田车很快就来到了北山区一条人烟稀少的小路。
  李菁看了看窗外,犹豫了很久,还是忍不住问道:“老板,你这两年都经历了什么?你……你是怎么变成现在这样的?你……你身体的事情,嫂子知道吗?”
  赵钱的脸色忽然黑了下去,李菁见状,连忙把车开到路边停了下来。像是终于缓过一口气来,赵钱艰难地开口:“婉芳,她不在了……”
楼主瑞雪兆兴 时间:2020-02-02 14:11:38
  “嫂子怎么了?”
  李菁一惊,想起之前在浦航区的别墅时,赵钱提到爱人和孩子,也说她们“不在了”,当时他还以为是不在家。看赵钱的脸色,难道是出了什么意外?一想到那么端庄礼貌的嫂子和那么可爱的小朵可能出了意外,李菁心里不禁也担心起来。
  听着李菁的话,赵钱没有马上回答。他打开车窗,出神地看着窗外,悲伤和肃穆渐渐爬满了脸庞。
  沉默了半天,赵钱开了口:“两年前,我那家公司破产了。婉芳跟着我经历这么多的人生起伏,可能也厌倦了,于是她开始信起教来。我当时忙着再创业,也没有时间照顾她和孩子。一年多前,婉芳带小朵回四川的娘家探亲,本来我说好了会开车送她们回去,但是,那阵子忽然忙了起来,她们就自己去了……”
  “当时婉芳带着孩子下了飞机,在转去乡下的大巴上遇到了两个畜生。当时,大巴开到了一条荒野土路上,那两个畜生对婉芳先是出言不逊,再是动手动脚,最后把她和小朵拖到荒田里面……司机报了警,警察赶到的时候,婉芳和小朵都已经不成人样了……”
  李菁静静地听着,心中仿佛压上了一块巨石。赵钱的声音很平静,但是李菁能感受到他心里极度克制的汹涌情绪。片刻之后,李菁看到赵钱双眼半阖,眼皮像是重得抬不起来,眼角也挂着几滴水珠。
  赵钱的眼睛似乎不太适应,卖力地眨动几回后,那水珠顺着脸颊流了下来。他伸出手,在座位旁边的车载内箱里抽出两张葬礼上才会放的黑白照,一旁的李菁接了过来。
  “一瞬间,我失去了我生命里的一切。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我听到警方的消息后,是怎么赶到那个地方的,我也不知道是多久之后,才听得见别人说话……”
  李菁看向那两张黑白照片上嫂子和小朵的笑容,一时间,李菁感觉嫂子婉芳和他聊天、问他家里几口人的场景似乎就在昨天,而他抱着小朵坐在自己腿上嬉闹的场景,也清晰无比。他没想到,命运这么无常,他也不敢相信,那两个鲜活的生命已经离开人世那么久了……李菁忍不住也看向窗外,一切都是灰蒙蒙的,刺骨的寒风扑打在人心上。
  “车上当时还有几个乘客,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跟我、跟警方说了很多。有几个乘客后来还很伤心地跟我和警方讲了整个过程,但是,他们一直在旁观,谁都没有阻止……当时我来不及责怪那些乘客,因为那天,警察在现场并没有抓住那两个畜生,他们跑了……”
  “什么?没有抓住?” 李菁震惊了,心里涌起一阵难以抑制的愤怒。
  “对,跑了。警察提取到了他们留在现场的脚印和DNA,还根据乘客的描述绘出了人物的画像,但是光凭这些东西是找不到人的……那两个畜生是外地人,很有可能是第一次去当地,警方一时间也很难有什么办法……”
  “那后来呢?后来怎么办?”李菁捏紧双拳,心都提到嗓子眼上。
  “一直找不到,这个案子就慢慢被搁置了。我能理解,毕竟警方那里又不止我这一个案子,而且有太多悬案是永远都破不了的。”赵钱说着,声音冰冷彻骨,“但是我不能放弃……我卖掉了两套房子,花了好多钱,特意找高人学习了好多刑侦的手法,过去的一年多里,我走遍了天南地北,想尽一切办法,就为了找到他们。”
  李菁不禁悚然。赵钱轻描淡写的话语下,隐藏了如此多的信息。难怪老板现在这么厉害,过去那么长时间里,他一个人浪迹天涯寻找凶手,经历了多少难以想象的生活?难怪前一段时间和赵钱见面,李菁就觉得他比起两年前沧桑了很多,也许,他那风餐雨露的流浪生活也是导致他肺癌加重的原因吧。
  赵钱一个人呆呆地盯着车外出神,好像忘记了李菁的存在,一个人自言自语道:“那些夜晚,我每次合上眼睛,想的都是我爱人和女儿的笑脸,每个白天睁开眼睛,想的都是找到他们后折磨他们的一万种方法。终于,天无绝人之路,还真让我找到了那畜生……”
楼主瑞雪兆兴 时间:2020-02-02 14:37:01
  —3—
  卡迪斯酒吧的女卫生间门口,路彦看到追击的同事们已经回来,人人脸上都带着满满的失望。一名同事沮丧开口道:“没有找到,这大楼后面没有人,也没有车。他应该是把车停在附近,用绳子逃下来以后立马就开车跑了。”
  路彦无奈地摇摇头,外面雾霾这么重,哪怕那个家伙只是早他们二十秒发动汽车,也根本不可能被找到了。看来那个审判者把这栋楼的情况摸得很熟,借此打了警方一个措手不及。
  路彦憋着火气走进卫生间的隔间里,小心翼翼避开地上的血,戴着手套地对那具血淋漓的男尸一阵检查,果然在尸体的屁股下面找到了一张卡片。那卡片上面画着一个四肢被肢解头被切掉的的男人,血淋一地,画风极其阴森恐怖。
  “还是跟上两具尸体同样的犯罪手法,还是同一类型的卡片,他说到做到了。”路彦沉声道,他抬头看了看撒在隔间地面上的血和肉屑,“他是在这个隔间里割掉死者的头,弄出了这些来不及清理了。”
  一旁的萧瑶取出了几张聚氯乙烯塑料膜铺在地板上,接着用毛巾按在上面快速摩擦约30秒钟,然后轻轻取下塑料膜,那塑料膜上显示出一个清晰的足迹。如此反复几次,萧瑶把地面上那一排脚印收集了起来。
  “在警察眼皮底下杀人,我还是头一次见到这样嚣张的凶手。”萧瑶盯着那个塑料膜上的脚印,“如果说杀死坏人是为了他的正义,那他的嚣张也是因为他的正义?”
  路彦没有回答萧瑶的问题,盯着卡片道:“砍掉脑袋,还要肢解身体,这卡片上画的是七宗罪里对贪婪的处罚……”
  “这个脚印之前并没有,应该是‘审判者’留下来的。脚印稳重有力,鞋底花纹为波浪形状,是运动鞋留下的;足迹前掌和后跟压力轻重接近,起脚时蹬、挖力不大,这人年龄不会太大。脚印有一点蹬、挖、扣的痕迹,偏内压重,步伐矫健,这个家伙应该经常跑步运动。”萧瑶盯着那个脚印,拿出尺子量了量长度继续说道,“把运动鞋脚印减掉2CM,算作赤脚长度,再把赤脚长度乘七再减三,等于181CM,这就是凶手的身高了。“
  “所以凶手是个穿着运动鞋、身高180左右、身材健壮且经常跑步的年轻男子或中年男子?”
  “对!”
  路彦回想一下他在电梯里看见的那个身影,身材确实比较见状,而且不比自己矮多少。萧瑶果然厉害,虽然从脚印推测身高并不难,但萧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做出判断,足见她经验丰富了。
  “尸体的衣服和皮肤上有几个指纹,我已经收集下来了。”萧瑶拿着珀利灯打向尸体,一边起身一边说道,“另外,这个打开的锁上,也找到两个很明显的新指纹,应该就是凶手留下的。”
  路彦点点头,把尸体的上衣掀起,感受着尸体的肚子和胸部的温度。他盯着尸体肚子和胸部樱红色的尸斑,问萧瑶:“你觉得这具尸体死亡时间有多久了?”
楼主瑞雪兆兴 时间:2020-02-02 14:49:48
  萧瑶看了一眼尸体,几秒之后还是转过头,把那具男尸排除在视线之外:“这个我说的不准,还是让法医来看吧。”
  “你就看一下吧,帮我参考参考。”
  “法医没到,你看就行了吧,对尸体我还是不习惯……”
  “忘记这是死去的人吧。”路彦平静地说道。
  “又叫我忘记这是死去的人,这怎么能忘记?”萧瑶转头看着路彦,见他正戴着手套检查尸体,不由得问道,“难道你把死去的人都忘了?”
  “对,我都忘记了。”路彦盯着尸体手部那樱红色的尸斑,面无表情地说道。
  “是吗?也包括贺县的那个小姑娘?”
  路彦没有作声,继续检查片刻后,摘下手套扔到了地上。他没有回答萧瑶的问题,而是沉着脸站起身来,高声问隔间外的甄关西:“甄关西!没有客人发现有朋友不见了吗?”
  甄关西正在和周老板紧张地交谈,听到路彦叫喊连忙回道:“没有!我们都已经问过了,没有一个客人发现身边朋友不见了。”
  虽然没有客人发现身旁朋友不见了,但是也不能排除死者是独自来酒吧消费的。路彦皱着眉走出隔间,对守在门口的甄关西等人喊道:“把那三个家伙带过来吧!”
  卡迪斯酒吧的女厕所门前,周老板带着一群保安守在女厕所外,又是惊慌又是仇恨地搓手,念叨着生意全完了。
  三个中年男子铐着双手被带到路彦面前,不停地叫喊着:“我们是收钱干活的!我们真不知道这里会有杀人案啊!”
  “收谁的钱?那人是什么身份?老实交代清楚!”甄关西对着三人怒喝道。
  被萧瑶打得鼻青脸肿的两个男子中,个子稍高一些的那人连忙解释道:“我经常来这家酒吧玩,前几天有人突然给我塞了五千块钱,要我在今天在女厕门口停电后拦人,有什么人进去都得拦着……事成之后再给我五千。”
  另外一个矮个男子也连连点头,连声称是。
  “看来那个家伙担心一个家伙不听话,还特意找了两个。”路彦摇摇头,“那人长什么样子?”
  “那人长得挺高,身材很壮,穿个黑色马甲,对了,额头上还有一块疤……”
  路彦示意旁边的警察记录下来,继续开口问道:“你们收到钱就不明不白地来做这个事,就没考虑过可能会涉及犯罪?”
  鼻青脸肿的两人一对视,矮个男子苦笑着说:“经常有人在酒吧里玩……玩游戏,就要人帮忙清场。我们当时想着,估计是哪个公子哥想在这里玩,找人帮他清场,就……”
  几个警察又气又笑,最后只能把两人带下去,按他们的描述给嫌疑人画肖像。
  路彦又继续询问第三个人。那人自我介绍叫李胜保,穿着物业公司的制服,他是甄关西和周老板带人在电路控制室逮住的。甄关西交代说,就是这个人罔顾物业公司的管理,私自打开了电梯的电路。
作者:u_98820471 时间:2020-02-02 18:31:11
  MARK写的不错
作者:u_98820471 时间:2020-02-02 18:59:29
  写的精彩,引人入胜
作者:u_98820471 时间:2020-02-02 19:21:15
  又看完了。这样好欠得慌
作者:u_98820471 时间:2020-02-02 19:51:19
  赶快更新呀,我都没法工作了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 519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