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里,有不是人的东西进了我老婆的房间

楼主:叶公好诡 时间:2020-03-09 00:05:19 点击:3389 回复:6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去年手闲,我写过一篇关于左道的帖子。
  当时有贴友问我,有没有微信群什么的,说是一块聊聊天、吹吹牛,于是我就放了自己的微信进帖子里。
  期间也有一些朋友加了我,有时间,便不咸不淡的聊上几句。
  去年八月份的时候,有一个微信名叫‘人生苦酒’的兄弟加了我,当时他问我懂不懂道法什么的。我告诉他,说吹牛可以,看事不看,害怕误人。
  但他却很不讨喜,也没管我同没同意,就先发了两个名字并生辰年月给我,让我帮忙看一下合不合。
  我瞄了一下,用我这半桶水的水平大体过了一遍,发现这是一对阳盛阴衰的八字。
  对于自己的水平,我知道我是连半桶水都够不上。并且,问这些事情的人,那时节心里定然是装着有事的,说不定还之正处在抉择的关头上。所以,我不能误人!
  于是,我只是含蓄的发表了一下我个人的看法,说:
  “你这八字蛮强的,对女方可得要好一点。”
  这是我当时的个人看法,却没有想到我居然闯了大祸。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3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叶公好诡 时间:2020-03-09 00:05:52
  跟那兄弟后来就一直没再聊过天了,但就在昨天晚上凌晨两点多钟的时候,我忽然又收到了那兄弟的微信。
  只有简短的四个字:
  “马哥,救命!”
  我当时刚准备睡觉,一看这,脑子立马就一个激灵。
  看着手机里的这四个字,我有些懵。
  我自问跟他的关系没有熟悉到可以在这个点开这种玩笑的地步。但它却真真实实的出现在我的手机上。
  我又想应该不会是发错了吧,但那句‘马哥’说明就是我。
  我知道,对于一个几个月都没有聊天的人,说点错了发了这么一句,绝对是不可能的。并且还有那‘马哥’两个字呢?
  当时我既懵圈又迷惑,给他回了一个‘?’号。
  但他那边的消息很快就来了,还是
  “救命,马哥!刚刚有人进我老婆的房间里了!”
  我愕然。
  我看得懂他这一句话的字面意思,但我却搞不懂这一句话的连贯意思。
  于是,我还是给他回了一个‘?’号。
  他那边似乎很急,也问我这边方不方便,便直接打了一个视频电话过来。
  当时我其实是有些生气的,这人是真没什么情商。不过考虑到他那边像是真有事情,于是在愣了一下之后,我还是接了起来。
  接起电话,我看到视频那头的他,是一个约莫三十多岁样子的男人,一脸惊慌失措的模样。
  一见我接起电话,他就在那边还是很惊慌的重复着刚刚他一直说的话。
  “马哥马哥,救命救命。有人进我老婆的房间里了。”
  说着话的时候,他还把摄像头照到了一扇房门上面。
  那扇门紧闭着,看起来应该是一扇房间的门。
  我见他紧紧的、语无伦次的样子,赶忙问他:“你冷静一下,究竟是怎么回事?什么‘有人进你老婆的房间里’了?”
  他还是很急:“刚刚有四个男的进了房间,我老婆跟女儿还在里面呢!”
  他又将摄像头对着房门,并且,还是上前砸门了。
  我也惊了一下,这时候,我也已经反应了过来,对着视频跟他急急的说:
  “你这事找我干什么?你赶快报警啊!打电话给警察,叫警察来!”
  但他却哭丧着脸,像是受了很大的惊吓一样,居然慢慢的瘫坐在了门边,说出了一句让我感到毛骨悚然的话来:
  “里面那四个,不是人!”
作者:光明路徒 时间:2020-03-09 08:40:40
  挺好,继续
我要评论
作者:玉玲姐 时间:2020-03-09 12:30:58
  挺好,继续
楼主叶公好诡 时间:2020-03-10 01:08:29
  我大概已经猜到了些什么,但我还是问了一句:“什么不是人?”
  他在那边语无伦次,结结巴巴,好半天,我才终于从他的话里,理清楚一个头绪。
  他叫林鸿运,鸿运当头的意思。从他的八字上来看,这人的命格确实是蛮硬的。
  林鸿运今年二十九,未婚。
  他嘴里所说的老婆,严格意义上来讲,是他的同居女友。
  林鸿运先前有谈过两场恋爱,但都没有走到结婚的那一步。
  这个年纪,加上在这一个男多女少的大环境下,林鸿运考虑到自身的条件也并不是很好,所以,对于婚姻,林鸿运还是蛮急的。
  病急乱投医,林鸿运就这样,为了找到一个可以结婚的女朋友,社交软件,婚介网站什么的,他都玩。
  终于,在去年的时候,他跟现在的女朋友在一个婚介网站上认识。
  据他说,是女方主动找上他的。
  在那个网站上,他注册了还没有多久,就一个女的找上了他,说是对他很有兴趣。
  他点开女方留在网站上的信息,从照片上来看,女方无论长相还是身材,都十分不错。唯一一点不同就是,女方带着一个小孩,女孩。
  林鸿运在跟女方聊过几天以后,觉得女的脾气以及各方面都很好的,所以,对于女方有一个小孩,他表示也能接受。
  这期间,林鸿运是快乐的。他说一切都感觉很好,但唯一有一点疑惑的就是,女方跟他确认关系前,一直在问他的生辰八字。这也是他去年找到我问两个人的八字的原因。
  从他嘴里得到确定的答复以后,女的同意交往了。
  两人见了面,女的与照片上基本一样,很漂亮。
  后来,在相识每到两个月的时间里,女的向他提出了,让他搬到女方家里面去住。
  那女的自己有房子,还是一套挺大的房子。反正,从各方面的条件上来看,这女的挺有钱的。
  当时林鸿运以为自己捡到宝了,搬过去以后,两人相处的也十分愉快。
  可就在昨天晚上,吃过晚饭后不知为何,林鸿运女朋友忽然向他提出:“今晚你去隔壁的房间去睡吧?就今晚。”
  林鸿运虽然有些搞不清这是怎么回事,但看女朋友一脸认真的样子,于是便也同意了。
  当时,林鸿运怎么也睡不着,想着女朋友这忽然的一个要求,究竟是怎么回事。
  在床上翻来覆去,一直到过了晚上十二点,他还是睡不着觉。
  就在快到凌晨一点的时候,林鸿运忽然感觉有一阵阵的冷风从门外传进来,是那种阴飕飕的阴冷。
  林鸿运奇怪,就起身去看。
  一开门,林鸿运当时就吓了一大跳。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家客厅里,居然多出了四个男人。
  那四个男人全都穿着白色蓝边的长袍子,有点像是西北某区里死人穿着下葬时的那种衣服。
  四个男人脸色煞白,浑身都透着阴冷之气。
  林鸿运自觉,刚刚他一直是清醒的,根本就没有听到有开锁开门的声音,所以,他不知道这四个男人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见到林鸿运出来,四个男人都将眼睛直直的看向了林鸿运。
  林鸿运当时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居然吓在那里,不能动也不能喊。
  据他说,他也不知道自己是被吓着了还是被控制了。
  这样双方对视着不知是只有几秒还是足有十几分钟,反正当时他们五个都那样直直的看着对方。
  直到有一个男人说了一句:“到时间了。”
  他们才将目光从林鸿运的身上挪开。
  接着,林鸿运就见到他们四个直直的站起来,向着他女朋友的房间走去。
  门是关着的,但那四个却根本就不在乎,而是一个一个的排着队,就那样子穿了过去。
  等四个人都进去了之后,林鸿运才清醒过来,赶紧跑过去拍老婆的房门,但里面一点回应都没有。
  林鸿运又喊又砸的搞了半天,却还是半点用处也没有。
  后来,林鸿运去翻出了备用钥匙,开门,却怎么也打不开。
  折腾了好一番,林鸿运才不知是怎么想的,居然发微信来找了我。
作者:符靖柔 时间:2020-03-10 06:14:51
  继续呀
作者:zhaohengxi 时间:2020-03-10 12:42:06
  一开始就令人心惊肉跳的
楼主叶公好诡 时间:2020-03-10 22:27:47
  我很想骂人,真的!这么晦气的事情找我。关键我也不是专业的啊。
  但看到视频那头林鸿运一脸焦急的模样,我又骂不出口。
  这人也是个爷们,亲眼见到了那种东西,居然首先想着的不是跑,而是还惦记着屋子里的女朋友。就这一点,我就佩服他。
  听他说了事情的经过,不知怎滴,隔着屏幕我都感觉到有一股寒气透出来,也幸好这哥们的八字够硬,要换成普通的,想必早已经被冲撞的找不着北了。
  见他一直打不开门,我对他急喊了一句:“兄弟,你画个驱邪正阳符来试一试。”
  他一听,像是点燃了希望,忙问我:“什么是驱邪正阳符?怎么画?”
  我一边拿出纸跟笔,一边对他说:“我尽量画慢点,你跟着我学着画。”
  说着,我就在纸上尽量慢的一笔一画的画给他看。
  之所以我让他试一试驱邪正阳符,而不是直接叫他上驱邪赶鬼符。是因为我其实有两个担心。
  一个是,我总有一种感觉,听这兄弟描述的那四个东西,好像并不完全是鬼。
  另一个是,我也在为林鸿运兄弟着想。
  这哥们虽然八字命格很强,但他也终究是一个普通人,天知道里面的那四位究竟是什么?
  要是一味的强行驱邪赶鬼,万一玩砸了,我怕林兄弟罩不住,就此把自己给搭了进去。
  所以,让他用驱邪正阳符,一则是起到驱邪的作用,虽然力量没有驱邪赶鬼符的霸道,但正阳一气,可以增强阳气,这便可以让林鸿运兄弟身上的阳气旺一些,以让他自保。
  林鸿运跟着我画,一连画了十几次后,感觉差不多了。
  我让他将符画在左手手心上,然后向着那扇打不开的房门拍了过去。
  房门是木头门,但被林兄弟那一拍,却发出了金属碰撞的声音。
  我眯缝着眼睛,感觉差不多了,忙叫他:“你现在开门试试。”
  林鸿运扭动钥匙,果然,门开了。
楼主叶公好诡 时间:2020-03-10 22:28:17
  屋子里面很黑,没开灯,明显窗帘也是拉上的,所以外边的光线也照不进来。
  看着那种黑,没有缘由的我就感觉到了有一种冷。
  林鸿运上前去,先开了灯,接着就冲进去找老婆了。
  他的老婆坐在床上,衣裳显得凌乱,看到林鸿运进来,不知怎地,他老婆的眼神表情居然是复杂的。
  说不清是如释重负的感激,还是忧心忡忡的担忧,总之,那样子绝不是一个受了惊吓的人该有的,而是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
  林鸿运女朋友的女儿则蹲在一个角落里,双手抱着腿,瑟瑟发抖。看模样,那小女孩,最多也不到七岁。
  屋子里除了林鸿运的老婆跟小女孩,便再没有其他人了。先前林鸿运说的四个白色的男人,也不见了。
  林鸿运爬上床去,先帮他老婆披上了一件衣服,接着便是关心的问:“老婆老婆,你跟女儿没事吧?”
  这是林鸿运的声音,关心心上人,这个声音没问题。
  但接下来他老婆的回应则是极为古怪。
  他老婆:“你进来干什么?我不是让你今晚睡隔壁去吗?”
  这声音,听起来居然是责怪!
  我大惑不解 ,这时却又听他女朋友问了一句:
  “你是怎么进来?”
  林鸿运好像并没有听出来这句话里其实隐藏着很大的问题,而是老实回答:
  “我认识一个懂道法的大师,他刚刚教我画了一张符。然后拍门上,我就进来了。”
  说着,他还举起了手机,将视频里的我给他老婆看了一眼。
  我与他老婆四目相对,得承认,他老婆确实是一个美人,脸蛋跟气质都很好,但是却很古怪。
  她老婆看向我的眼神,没有感激,而是一种怜悯,就像是在看一个将死之人一样,眼神中充满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古怪。
  我被她看的有些毛,毛骨悚然的毛。下意识的,我便将视线转移开了,尽量不去与她对视。
  林鸿运还在关心的问这问那,而他老婆则像是在做着抉择。
  忽然,他老婆凑向他,在他的耳朵上咬了一口,隐约间,我似乎还能听到她老婆在咬他的同时,说了一句:“对不起!”
  我正在惊愕着猜着他老婆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的时候,就忽然看到了更加恐怖的一幕。
  我见到,在林鸿运的身后,正有一个白色衣服的男人从衣柜里出来,蹑手蹑脚的在向着他靠近,而他老婆,则看着那个男人,眼里充满了乞求,不断的在微微摇着头,但却没有半点要提醒林鸿运的意思。
  我连忙大喊了一声:
  “兄弟,小心后面。”
  接着,便不知道那边是怎么了。先是手机摇晃的很厉害,紧接着就传来了林鸿运的一声大喊,并着尖叫。
  马上,视频电话便被挂断了。
  我打过去,没人接。再打,还是一样。
  一连打了十几个,那边都是没有半点回应。
  就在这时,我忽然感觉在我的身后,莫名的也传来了一阵阴冷的寒气。
作者:一品御前带棍侍卫 时间:2020-03-10 22:41:12
  碰上直播了?
作者:Sam4523325 时间:2020-03-11 01:40:48
  嗯有点意思 先收藏
作者:十八子弓长 时间:2020-03-11 07:28:42
  惊险
作者:you小游鱼 时间:2020-03-11 07:54:04
  期待看完
作者:送你一枚红豆 时间:2020-03-11 09:49:03
  码住!
楼主叶公好诡 时间:2020-03-11 14:53:00
  招惹,这在喜欢谈神说鬼的人里面,是最要不得的一个词。
  那些东西本就小气,你不小心冲撞到它们,它们都会找你麻烦个没完,更何况你还招惹它们了呢?
  我有些慌,有些怕。想回头,却又生怕一回头就看到一张大脸正欺在我的脸上。
  是以,我紧张的坐在电脑前的凳子上,第一时间,我没动,也没回头去看,什么都没做。
  但心里,我是紧张得要命,一瞬间,脑子里最少飘过了十几个解决的方案,但最后却都被我给否了。
  我暗暗的掐了一个诀,准备跟它拼命。目光,我又看到了正前方的桌子上有一个五毛钱的硬币,这玩意是铜的。铜属正阳,可以克邪。
  所以,我一手掐着诀,一手极快的把桌上的硬币拿在了手上,接着马上转身,准备一有不对就先击硬币再上指诀。
  可是……
  虚惊一场,我的身后什么也没有。
  正当我暗自松了一口气的时候,这时,我却听到外边客厅里,传来了脚步声。
  “踢踢踏踏”,就像是有人穿着硬拖鞋在走路时发出的声音一样。
  我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
  我在书房,外边便是客厅,所以,能看到外面的场景也就只能是透过开着的书房的门的那一小个范围。
  其他地方我看不见,而声音则正是从我看不见的地方传来的。
  我小心的移步到门边,外边就是客厅。
  由于我刚刚一直呆在书房,所以外边的灯我是关着的,此刻外边便是黑黑暗暗,事物及为模糊。
  灯的开关是在书房门出去后的另一面墙上,所以,我必须得走出书房,在黑暗中走上几步,才能碰到灯的开关。
  这几步,原本要是在平时,根本就不算是距离,但在此刻,它就如同是天堑。
  就在我靠近了书房门的时候,外边的脚步声也停住了,我暗靠在书房的门框里边,屏息静气的听着外边的动静。
  但……
  外边静极!
  就如同往常我一个人在家时的一样,要不是此刻我的神经高度紧张,又加上刚刚的一切都发生的时间距离极短,我一定会安慰自己说这是错觉。
  但现实总是让人难熬,保佑也总发生在喜剧当中。
  当时我靠在门里边,听着外边的动静,有一种感觉,感觉门外边的黑暗里,也有一个人正在做着跟我一样的事。
  它也倚在门的外边,同样在等着门里边我的动作。
  这样僵持了约有一分多钟左右,我首先按耐不住了。
  先将手里的铜硬币丢出到了外边的黑暗里。硬币落地的声音是清脆的,同时也是刺耳并诡异的。
  该死的硬币落地后,似乎还在地上转了几个圈,方才慢慢的平定下来。
  外边,依然没有半点动静……
作者:臣臣的暖阳 时间:2020-03-11 15:00:44
  直播哦
作者:秋天的童话Ft 时间:2020-03-11 19:20:16
  楼主的文笔真好!昨晚一直看你前面写的那个帖子,熬到凌晨两点半才睡,中午看完了,可惜,只有一半,还是去年11月份的。楼主身体可好?真希望能继续看完那篇!这篇也是??
楼主叶公好诡 时间:2020-03-12 01:06:58
  等待,除了给予人心里安慰以外,毫无意义。
  我知道,假设外边真有东西的话,先崩溃的也必然会是我。
  所以,有些事情,该先决的还是得先决,否则,你以为的希望,可能就会是你最终害怕着的绝望。
  我掐着指决,做出了准备,无论如何,终是要面对的。
  凭感觉,刚刚的声音是从外边左侧传来的,所以,如果那东西也在潜伏着我的话,那它应该也就是在左侧。
  我先暗运了一口气,随即以极快的速度便冲出了门,与此同时,我掐着的指决,也在我出门的一刹那,向着门外边的左侧弹了去。
  我没管究竟那有没有东西,也没管究竟我有没有弹到什么东西,我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客厅里的灯给按亮了。
  灯亮了,客厅如故,一如从前一样,毫无半点异样。
  我刚准备松一口气,目光却又看到了一件,本不应该出现在我家里的东西。
  一双鞋子;
  一双红色的女式拖鞋!
  那双鞋子上的花样是一朵玫瑰花,大大的盛开着的玫瑰花。配合着它本身的红颜色,它就像是一朵鲜活的血玫瑰。
  这是一双女人的拖鞋,而我.......
  二十七年来单身至今,家里根本没有一件女人的物件,那这双多出来的鞋子是......
  它是停在我书房门口的左侧墙根脚下的,就像是刚刚有一个人穿着它,正静静的站立在那里一样。
  此刻它在,它的主人呢?
  我下意识的环视了一圈四周,目光所及,这是我熟悉的环境,熟悉的摆设,熟悉的一切。
  但是气氛,却像是空气被抽干了一样的沉重,压抑,且令人不安。
  我被它们找上了,或者说,我招惹上它们了。

  我可以跑,但是我又能跑到哪里去呢?
  此时已经是凌晨三点多钟了,想来外边的寂寥,应该也安全不到哪里去。
  而且,我又要死不死的多少懂这么一点东西,我知道这一类的东西最小气,它们是最能蹬鼻子上脸的那么一种玩意。
  你越是怕,它就越是得劲,如同猫玩老鼠一样,先戏耍,再收拾。
  而且,这一类的东西,一旦找上了你,逃避终是无用,你信不信它能跟你到天涯海角?
  我在想着处理的办法,这时,我的目光落在了我家供奉着的三清神像上。
  深吸一口气后,我决定不跑,今晚就跟它们硬杠。
  请下三位祖师,我将三清像分别摆放在三个角,以圆圈的形式摆放着。而我自己,则坐在中间,掐着护身决,念着清静咒。
  屋子里的气氛似乎凝重了起来,空气的质量似乎也变高了,浓度更浓,就像是做着气体挤压一样。
  温度聚降,这是要开始了。
  眼睛,可观万物,同时也最能接收杂质。非常容易因而进入幻像。
  所以,修行人士总喜欢说开天眼,实则便是开心灵之眼,以心灵视物,而非以凡眼视物。
  我的视线开始模糊,总感觉屋子里面的东西在动,同时,影影绰绰的像是屋子里多出了好多个模糊的人影。
  我知道这是对方要乱我心智了,所以,我干脆掐着决,念着咒,将眼睛闭上,将念咒的速度提快。
  耳朵,是直通心灵的,它与眼睛一样,是人体最重要的感应器官之一,所以,当眼睛闭上,耳朵的灵敏程度,是要比平时高的。
  闭上眼睛以后,我便听到有声音在向着我靠近,那种硬拖鞋踩地的声音,十分刺耳的钻进我的耳朵里。一声接一声,似乎要将我的心灵给击碎一样。
  我不敢睁开眼睛,只能尽力念咒,尽力稳住自己的心神,使其不乱,不浮,不燥。
  我不知道这种鬼折磨一直持续了多久,直到声音停歇了好一会,我还是不敢睁开眼睛,生怕这是对方在使诈。
  一直又等了好一会,我的手机传来了提示音。先是一声,接着又是几声,最后,似乎是视频电话的声音。
  有人在给我打视频!
作者:醋醋天使 时间:2020-03-12 02:28:13
  明天继续看 lz记得更新阿
作者:虚无的星空 时间:2020-03-12 03:41:50
  刚刚看完
作者:虚无的星空 时间:2020-03-12 03:42:45
  什么符纸之类的能画两张交交我嘛
作者:送你一枚红豆 时间:2020-03-12 09:37:35
  坐等
作者:ty_121305799 时间:2020-03-12 09:49:00
  灵异群,进不,拉你,
剩余 8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蓝宝兰 时间:2020-03-13 01:18:50
  等更新等到这个点??
我要评论
作者:送你一枚红豆 时间:2020-03-13 05:52:53
  上来看没有看见更新??
楼主叶公好诡 时间:2020-03-13 14:32:27

  我小心的睁开眼,天幸!天亮了。
  外边的阳光照进来,此刻,没有什么是比晨曦的阳光更能让我感觉到安全的了。
  屋子里的气氛明显缓和了很多,晨曦的阳光总能驱散恐惧。
  我看了眼手机,还在响着。再看清打电话来的人时,我长舒了一口气。这是魏灵生打来的。
  魏灵生,我的一位朋友,一位真正的玄门中人,肚子里面是真有货的那种。
  此时见到他的电话,就像是小时候看鬼片,见到了林正英道长出场时一样,能让人有安全感。
  我接起电话,电话那头的魏灵生一如往常,情商极低,一点也不会聊天。
  开口第一句就是:“你干嘛呢?这么久不接电话。”
  随即,他透过视频,看到了我憔悴狼狈的模样,以及我摆在地上的三清像,瞬间,他便明白了过来。
  但他不是如正常人一样会好言好语的说些宽慰的话或是询问些什么,而是:
  “遇着东西了?
  你怎么还没死呢?
  谁教你这样摆三清像的?
  不知道神位离龛,法力减半吗?
  你让三清老爷陪你在地上坐着,亏你也能想得出来。
  妄你平时还喜欢在网上发些灵异贴,你这样瞎搞,是会误人的你知道吧……
  ……”
  我无力吐槽,昨晚折腾了一个晚上,全是在精神高度紧张中度过的,所以,此时的我着实是累的慌。
  “现在怎么办?那东西应该还在,你教教我。”我这样问他。
  他的德性便是如此,说话极恶,但心是好的。听我问,他答道:
  “看看三清老爷像,有没有什么异样。”
  我心奇,拿起了一尊玉清像,这一看,却是吓得我连连吐舌,心里禁不住的一阵后怕。
  三清像是瓷质的,原本质量极好,表面光滑如玉。但此刻,我却见到玉清老爷的身子,已经出现了密密麻麻的隐隐裂痕,这定是昨晚那玩意想要进来,所以导致的。
  我拿给魏灵生看。
  魏灵生却不以为然,很蔑视的说了一句:
  “所幸那玩意水平也就这样,要不你昨晚就得交代了。
  什么玩意,连几个落地的瓷像都破不了。”
  接着,魏灵生便说道:
  “家里有没有铁盆啊?拿个铁盆装盆清水,然后找块红包盖在上面……”
  我:“铁盆没有,塑料的行不行?”
  他:“你脑子有病还是咋滴,铁器主杀,你用塑料的是准备养鱼还是怎滴?铁死木生不知道吗?”
  我知道这方面他是专业的,而且他就是这样一个人,跟他杠,除了气死自己外,别无好处。
  我问他:“那种大一点的铁碗行不行?要不我就出去买个铁盆回来?”
  他翻了翻白眼,说道:“铁碗就铁碗吧,多准备几个,动作利索点,等下还要你去帮我接小师妹呢。”
  也许这就是他今天打电话给我的目的。
  按照他的吩咐,我找来了七八个大铁碗,以圆圈的形式摆放好。
  随后问他:“然后呢?”
  “以铁碗为八卦中心点,分别在坎门,离门,死门上三柱香,玄关处摆七个铜钱,按七星位来摆,勺子尖对大门。”
  罢了,他又像是担心我家没有铜钱一样,补充道:“没铜钱,铜硬币也行。”
  我按照他的吩咐一一准备完毕,随后他再说,退到玄关去,念《太乙普世天尊救苦度厄妙法真言》。
  我一一听从着他的安排,口中念诵了起来,他在那边,也跟着我念。
  念经念咒,这也是门玄学,同样的文字,我念跟他念就大不相同。
  他念的声音有高有低,有停有顿,而且音律极为古怪好听,就像是在唱歌一样。
  而我,虽然也是阴阳顿挫着来,但却如同朗诵课文一般,始终达不到他那样的韵味。
  念诵约莫有三四分钟这样,我能明显的感觉到,有一股阴风从我的房间里吹出来。初时劲猛,但到了摆碗的地方,也就是魏灵生说的八卦方位时,便顿时减弱了下来。
  我能看出,它吹过来的位置,正是从魏灵生说的离门进入的,离门进八卦,出出则入死门。
  那风围着碗转了一圈后,像是如同困兽找不到出路一般,不一会,便停息了下来。
  我小声的问了一句:“可以了没?”
  魏灵生只回应了一声:“继续念。”
  果然,又是过了约莫分把来钟这样,我就见到盖在碗上的红布平空凸了起来,就像是有什么东西,想从红布下的碗里出来一样。
  “别理它。”
  魏灵生念诵的速度明显加快了些。
  我也跟着加快。
  又一会,红布平落了下去,一切都如同刚布置好的时候一样。
  魏灵生喝了口水,说道:“了事,帮我去接我小师妹,还有半个小时这样,她应该下高铁了。”
  我还是有些余悸,去我卧室里,在床边找到了那双红色拖鞋,拧出来问魏灵生:“这个呢?昨晚忽然出现的。”
  魏灵生瞥了眼,极不会聊天:“扔了啊,你还想留着穿啊?正主都不在了,你留着它有什么意思?”
  我出门去帮他接小师妹,路上跟他详细说了昨晚事情的起因,就是林鸿运找我的事,以及我的所见。
  魏灵生在那头想了想,问我:“你把他两人的八字发过来,我看一下。”
  我翻出去年跟林鸿运的聊天记录,截图给了魏灵生。
  魏灵生看过后,又骂了起来:
  “你是不是傻,这种八字你叫他对女方好点?
  这是明显的阳极盛,女极阴的八字。
  这样两个八字的人凑一块,你怕不是想那男的把那女的给克死吧!”
  随后,魏灵生又像是想起了什么,疑惑的说道:“你说,那女的之前问男的要八字,还要过很多次?”
  我点头:“林鸿运是这样跟我说的。”
  魏灵生毒舌,像是也想不通了一样,说道:“这样看起来,那女的应该也是懂八字的,她怎么会不知道这男的的八字克她呢?”
  其实这个问题我昨晚也想到了,但因为昨晚的事情一切都发生的太快,太紧凑,所以我没来得及问林鸿运。
  现在魏灵生提出来,仔细想想,确实很不对劲。
  末了,我忽然又想起一件事,发给了魏灵生一张图片。
  这是昨晚,那个白色男人从林鸿运家的衣柜里爬出来,蹑手蹑脚的靠向林鸿运时,我一时手快,截下来的图。
  魏灵生看了这张截图后,忽然像是被踩了狗尾巴一样,拍着腿的说道:“这人我认识。”
作者:南海里的小鱼 时间:2020-03-13 20:47:06
楼主叶公好诡 时间:2020-03-14 01:25:27
  我一时惊疑,问他:“白色的那个?”
  魏灵生点头:“白色的那个,这事你也知道,王阿斌的那事。”
  我又仔细的看了看,确定我并不认识那个白色的男人,但是魏灵生说的王阿斌,我是知道的。
  王阿斌,是东南某个城市的一名灵车司机,就是专门拉死人去火葬场的那种。
  严格意义上来讲,王阿斌还是魏灵生的师兄。
  魏灵生的师傅,就是王阿斌的爷爷,亲的。
  因为王阿斌不信鬼神,对这方面毫无兴趣,所以,本该家传的王爷爷,才在后来收了魏灵生为徒。
  看着截图里的那个白色男人,这绝对不是王阿斌。
  据我所知,王阿斌现在活的好好的,每天都还在朋友圈里浪呢。
  我很疑惑,问魏灵生:“你说这是王阿斌?”
  魏灵生像是在为我的智商抓急一样,一边调手机翻照片,一边说:“不是阿斌,是他一年前遇到的那件事情里面的那个。”
  说着,他给我发过来一张照片,那是一张死人躺在棺材里的照片。
  照片中的死人,睡在一副棺材里,一床白色被单,盖在胸前。
  人死了,但这家伙却像是心有不甘一样,表情极其古怪。而那张脸,则正是我从林鸿运家里见到的那个白色男人的脸……

  林鸿运所在的城市,跟王阿斌所在的城市相距不算太远,但因为是不同的两个城市,所以也算不上近。
  王阿斌那件事情里面出现的死人,现在又出现在了不同城市的林鸿运家里。这似乎很没有缘由。
  我问魏灵生:“这里面有联系吗?”
  魏灵生摇头:“不知道。你还记得王阿斌那事吗?”
  我当然记得。
  一年前的一个下午,王阿斌所在的火葬场接到一个电话,是辖区范围内的一个村子里打来的,说村中死了一个人,需要火化,请火葬场派车下去。
  当天值班的灵车司机就是王阿斌。
  王阿斌胆子大,性格也有些虎,所以,他是十分合适当灵车司机的。
  车开到村子时,已经是傍晚七点来钟了,天已有些擦黑。
  王阿斌开着灵车到村口,村口已经等了好几个人了。
  那几个人引着王阿斌往村子里走,待到了一户人家门口时,王阿斌才看清,那家人的门口,密密麻麻的围满了人,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都有,就像是全村的人,都集中到了这里一样。
  “这是你们村长啊?来的这么齐。”王阿斌当时问给他引路的一个约莫五十来岁的中老年人。
  那中老年人往地上‘啐’了一口,瞪了王阿斌一眼,很晦气的说道:“呸,你这年轻人怎么说话的,我就是村长。”
  王阿斌打着哈哈陪笑,连声道歉,又问:“那这是谁?怎么看上去全村人都来了。”
  村长也不正面回答,只说:“一个短命鬼,别问,拉到你们那了,就赶紧烧掉。我们的会有人跟你一块去,等烧了就马上把骨灰带回来。”
  王阿斌虽有些疑惑,但看村长似乎不太愿意多说,所以也就止住了,没再往下问。
  按照当地的规矩,像这种接送死人的人,村里都会在死者的家里招待一顿饭的。
  又加上到了这个点,王阿斌本身也有些饿了,所以,村长引着他去吃饭,他也没做推辞。
  但又一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本来,按这边的规矩,像接待王阿斌这样的接送死人的人,是应该在死者家的偏厅里的,但村长却引着阿斌到了屋子外,就止步了。指着墙根下的一张桌子,对王阿斌说:“小兄弟,你就在这吃点吧。”
  奇怪归奇怪,但王阿斌本身就虎,又加上看桌子上的饭菜,也很丰盛,所以王阿斌这马大哈,当时也没说什么,坐过去就开吃了。
  在王阿斌吃饭的时候,他见到有四个身穿着全白色衣服的年轻人,抬着一副担架往他的灵车那边走去。
  看担架上的形状,上面抬着的应该就是这一家的死人。
  王阿斌呢喃了一句:“有病吧,穿成这样抬死人,也不怕诈尸。”
  这是他凭着小时候爷爷说过的故事说出来的一句话,他记得小时候,爷爷说过,‘红死白渡棺’什么的故事,就是说的纯白衣服的人不能抬棺材,因为这又引魂的意思在里面。
  所以,孝子虽白,但不能抬棺,就是说的这。
  但王阿斌马马虎虎的,说过也就说过了,吃饱饭,他就往他的灵车停放处走去。
  灵车旁,已经等着有两个人了,一个是年纪在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一个是小年轻。看架势,这两个就是跟车的人。
  王阿斌打过招呼后,就让他们跟着一块上灵车。
  原本,以为这只是一场普通的接送死人的任务,却不曾想,它的恐怖程度,直接让王阿斌辞了职。
作者:mr罗gg 时间:2020-03-14 02:44:48
  夜深人静来顶顶
楼主叶公好诡 时间:2020-03-14 17:32:16
  灵车开动以后,随车的两个村里人明显很紧张,不时回头去望后边的棺材,那模样,就像是生怕尸体会忽然间站起来一样。
  王阿斌以为是这两人害怕死人,这也是人之常情,于是,阿斌开口打破气氛道:
  “紧张啊?
  没怎么接触过死人的人都这样。
  不怕,
  人死了以后就是一坨肉,从我们那出来后,就是一团灰。有啥好怕的。”
  但那两人却没有搭王阿斌的茬,而是继续紧张。
  王阿斌又说了几句轻松的话,但那两人的紧张情绪依旧。于是,王阿斌也不再说什么了。
  专心开车,车出村后约走了七八里地,忽然,王阿斌感觉外边的视线很不好,不知怎滴,外面竟起了一层层的雾。
  通常,夜间雾是在下半夜两三点钟时才会降临的,但此时才不到晚上九点。
  王阿斌抱怨了一句,又扭头去看身边的两个随车人,却见他们此刻的表情变得更加紧张了,回头去看棺材的频率,也愈加的高了起来。
  纵是王阿斌心大,但也终归还是吃着与死人打交道的这碗饭的,一些传说传闻,他还是听过的。
  现在见这样的场景,王阿斌也生起了疑来,问:“这人是怎么死的?”
  这时候,旁边那两人才终于答话了,只听那年轻点的说:“这人没死。”
  “啥?”
  王阿斌一时脑子没转过来,手一紧张,方向盘都给打偏了一下,车子差一点就撞一边的山崖上去了。
  及时刹住车,王阿斌才瞪着那两个人:
  “你们这不是瞎胡搞嘛,人没死,你们叫什么火葬场的灵车?”
  说着,王阿斌也不顾那两人的反对,便离开驾驶位,往后边的棺材走了去……
楼主叶公好诡 时间:2020-03-15 16:13:01
  棺材中的死人脸色惨白,惨白中还带着一丝铁青色。
  死人的双眼睁的很大,这是典型的死不瞑目的模样。
  从模样上来看,王阿斌似乎还能从死人的表情里,看出些许不甘跟愤怒。
  王阿斌回头看了眼那两个人,见那两人明显已经冒出冷汗了,脸上表情诚惶诚恐。
  这是心虚吗?
  王阿斌心里这样想着,便伸手进了棺材里。
  先摸了摸死人的脖颈动脉处,没有脉跳。
  又伸手去探了探死人的鼻息,也没有呼吸。
  摸手上的脉搏,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再探探死人的额头跟皮肤,已经凉透了。
  “这他妈就是一个死人啊!”
  王阿斌有些恼火的看着那两个人。
  年轻的那个还想说点什么,却被年纪大点的给扯住了。
  年纪大点的那个赶紧应承:“是是是,这人是死透了,要不我们也不会劳烦你们火葬场。
  小哥,求你赶紧去火葬场,赶紧把这人烧了,好让我们带回去。”
  王阿斌虽觉蹊跷,但现在也不是追究的时候,他打算,等到了火葬场,再让老师傅们仔细检查一番。
  重新回到驾驶位,外边的雾只浓不淡。幸是王阿斌车技与心态都极好,一路上,终是没出什么问题,平安回到了火葬场。
  门口原本有门卫二十四值班的,但此时,却不知为何,门卫室的灯并没有亮。
  王阿斌按了几下喇叭,门卫室依旧没有任何动静。
  王阿斌骂了一句,就自己跳下了车,先是趴在窗户上往里面看了看,什么也没有。于是,王阿斌打开窗户,伸手进去拿了桌子上的钥匙,按开了拉缩门。
  开车进到了里面的接待大厅门口,理论上,这时候就会有抬尸工人出来,抬着尸体进里面的仪容间,化一下妆后边直接送焚烧房的。
  但王阿斌又是等了好一会,按了几次喇叭,也没有见有任何人出来。
  整个火葬场,就像是忽然间所以人都消失了一样。
  王阿斌扭头去看了看身边的两个人,他们已经是汗如雨下了。
  这时,王阿斌也不自觉的回头去看了眼后边装着尸体的棺材……
楼主叶公好诡 时间:2020-03-16 18:47:02
  “你们等着,我去找人。”
  王阿斌对那两人说道。
  但那两人不敢,他们战战兢兢的跟着王阿斌一块下了车,说道:“小哥,我们跟你一块去。”
  说话时,那两人依旧不忘恐惧的看向那副棺材。
  王阿斌心里骂了他两一句‘怂蛋’,嘴上并没说什么,跟着就跟着吧。
  三人进殡仪馆找了一大圈,值班室、焚烧房、停尸间都去了,可是依旧没有人。
  整个殡仪馆空了,人全如人间蒸发了一般。
  王阿斌已经相信了这是中邪,瞪着身边的两人问:“你们说,那具尸体究竟是怎么回事?”
  那两人跟王阿斌一样,都是身在局里的人了,所以,此刻也再不隐瞒。
  两人战战兢兢的对王阿斌说出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车上棺材里装着的那位,是村里的一位术士,本身就懂门道的。先前,在村子周围,十里八乡的都还算有名。
  但是,在去年时,有城里人来请他,请他去城里,并且给出了挺犹厚的报酬。
  那人也跟着去了。
  可是,在前不久,那人从城里回来,整个人都显得有些不太对劲,时常总是一副怒气冲冲的模样,也再不帮人看事了。
  大概在那人回来不到十天这样,村子里开始闹鬼。
  先是总有人半夜里听到有人在这个人的家附近哭,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都有。
  但出去看,却没有人。
  问这人,这人也说:“不关你们的事,你们别管。”
  后来,事情愈演愈烈,已经有人白日见鬼了,大都也是围绕在那个人的家附近。
  初时,那些怪物并不干涉村子里的人,但往后,有村民便发现自己家的牲畜被无缘无故的咬死。
  这还得了!现在是伤牲畜的命,要是再往后,岂不是要害人了?
  人人恐惧,但又毫无办法。后来村长出面,跟那人说了些什么,类似就是“大家都乡里乡亲”的这一类的话。
  但当天晚上,村长家的老婆就不见了。
  据村长说,晚上睡觉时,两人还是好好的躺着的。但到了半夜村长起来上厕所,就没看到他媳妇了。
  村长急啊,连夜发动全村人帮忙去找,但整个村子找遍了,还是没有找到他媳妇。
  最后,有人在后山的坟茔地里,发现有火光。大家一块赶着去看,就看见这人正站在一处坟头上,插香烧纸的就像是在做法一样。
  村长也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急急的要上前去阻止,可是却怎么也接近不了那人,中间就像是有一堵无形的墙一样,牢牢的将村长跟那人隔开了一定的距离。
  村长以及村里人,叫啊骂啊的,那人也全然不理。
  好在大家的叫喊惊动了几个过路的道士,道士们听到声音后过来,才破了那人的咒。
  后来,是道士们合着村里人一块,将那人给制服的。
  反正最后,有一个道士在这个人的胸口上画了一道符,这个人就如同是死了一般。
  道士让村里人赶紧将这人烧了,免得再生出祸端。而村长的媳妇,就在那座坟墓里。
  大家将坟墓刨开,掀开棺材,村长的媳妇正跟一具枯骨躺在一块。比及救上来时,村长媳妇已经疯了。
楼主叶公好诡 时间:2020-03-17 00:51:56
  王阿斌听了,似乎明白了些什么。民间对于术法之士,是属于敬而远之的态度,况且棺材里的这位还害了人,所以,这两人对他表示恐惧也是正常的。
  “回去看看。”
  王阿斌知道现在自己着了道,与其在殡仪馆里瞎转悠,倒不如去尸体那里想办法,解铃终须系铃人。
  可是,当三人回到灵车时,却见到灵车中的棺材盖已经被打开了,而棺中尸体......竟然不见了。
  这个突变,把随车的那两村里人吓得,面如纸色,他两个紧紧的靠在一起,浑身禁不住的瑟瑟发抖。
  王阿斌环视着空旷的殡仪馆,灯光事物景相似,空间气氛全不同。
  王阿斌怒了,他的反应居然是怒的。
  当时他就掏出了挂在脖子上的一块玉佩,对着空旷的殡仪馆大骂了起来:
  “王八蛋,有种出来,钉对钉、卯对卯的单挑!老子是三山派的三十六代嫡传弟子,三十五代掌门就是我爷爷。
  他娘的,敢搞老子。
  你出来!”
  王阿斌一则是性格真虎,二则也是在虚张声势。
  但他的那块玉佩,确实货真价实的,那是他爷爷去世时给他的,真正的三山派掌门玉佩。
  被王阿斌这样吼了几嗓子,一个声音忽然在王阿斌的耳朵边上响起,那感觉,就像是冷不丁,有一个人忽然趴在你的耳朵边上说话一样。
  那声音说:“帮我。”
  王阿斌吓得一激灵,立马转身去看,凭感觉,那声音似乎在向着一个方向远去。
  王阿斌循着那声音赶紧往远去的方向看,就见到有一白色衣服的男人,正蹲在一个堵围墙上。
  王阿斌看着他,那白色男人也看着王阿斌他们。
  一愣神之后,王阿斌居然举着玉佩就向着那男人冲了过去。这彪悍的性格,要是当时那男人也扑过来,王阿斌其实是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的。
  后来跟他熟了以后,才知道,他的处事性格就是,遇事不怂,莽死总比怂死强。
  好在,当时那男人并没有跟王阿斌杠,见王阿斌扑了过去,那男人跳下围墙,就不见了。
  追出门,这王阿斌是不敢的。他拼的就是一个气势,到这里,已经是他装腔作势的极限了。
  后边那两人听说他是一个什么派的传人,又见他这么猛,当即便像是捡到了宝一样,紧紧的跟在了王阿斌的身边,一刻也不敢离,一分也不敢远。
  见莽走了那个男人,三人刚刚准备喘气时,却又听到了殡仪馆的门外有几个脚步声传了来。
  听声音,那几个脚步声是正是向着殡仪馆这边来的。
作者:mr罗gg 时间:2020-03-17 02:19:34
  顶
楼主叶公好诡 时间:2020-03-17 20:02:42
  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这个鬼地方再有人来,也不知道是人是鬼。
  王阿斌举着玉佩,也是已经虚了。
  门外边出现的是四个道士,一见到道士,两个随车人喜了,忙奔上前,嘴里喊着“道长”。
  王阿斌知道了,这就是那四个碰巧路过,然后制服了棺材里的那位的那几个道士。
  看架势,那四个道士比王阿斌要沉稳的多,他们脸上带着杀气,环视着殡仪馆。
  又一会后,才听一个道士开了口:“结界,看来他冲破了封魂咒,布下了这个结界。”
  然后说话的道士转头来看王阿斌,见王阿斌举着的玉佩,道士问了一句:“三山派的?”
  王阿斌点头。
  道士又问:“王老爷子最近可好?”
  王阿斌答:“三年前就去世了。”
  道士也没多大的反应,只是“哦”了一声,便又问:“你是老爷子什么人?”
  王阿斌直了直身子,说道:“他孙子,亲的。”
  道士上下打量了一下王阿斌,又看了看王阿斌手里的玉佩,点了点头,随后便说出了一句让王阿斌吐血的话来:“掌门玉佩在你手上,你破不了这个结界?”
  王阿斌吃瘪,喃喃了一句:“当时老爷子教的时候,我没学这玩意。”
  道士听说,似乎伤感的感叹了一句:“唉,看来三山派也绝了。”
  王阿斌一梗,瞪了那道士一眼:“谁说?我还有一师弟一师妹呢。”
  道士没再说什么,随即吩咐其余的三个道士道:“你们破了这个结界,然后把那人找出来。”
  说着,这道士便当先,向着殡仪馆大门口走去。
  剩下的三个道士一通捣鼓后,叮嘱王阿斌三人:“呆在这别动,一会就好。”
  随即,那三个道士也出了殡仪馆的大门。
  院子里,又只剩下了王阿斌三人。

  忽然一瞬间,似乎只是眼睛花了一下而已,原本寂静得可怕的殡仪馆,忽然传来了叫喊声。
  王阿斌还没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便听到了一声极大的,但又透着恐惧的声音:
  “都别动,你们是什么人?”
  王阿斌一瞧,只见周围有十好几个警察围住了他们,一脸惊恐且警惕。
  参杂在警察之中的,还有殡仪馆的同事,馆长也在。
  见这架势,王阿斌对馆长喊着:“馆长,是我,我王阿斌啊!”
  馆长也是一副惊恐的模样:“你……你是人是鬼?”
  王阿斌恼火,但又不能发作,折腾了好一番,他才搞清楚为什么馆长及警察都这么恐惧。
  刚刚殡仪馆里,开进来一辆灵车,但是车停了,却没有人下来。
  两个抬尸工人走上前去看,发现车子空空的,什么人也没有。
  大家吓了一跳,赶紧报告馆长,馆长也立刻报了警。
  警察来了,其实也搞不清这是怎么回事,正准备回去,将这事情归结为灵异事件,封存保密结案时,就见灵车边凭空出现了三个人,正是王阿斌三个。所以大家才以为见鬼了,故而有了刚刚那一出。
  王阿斌好一番解释,总算是把事情解释清楚了,但是说到四个道士,馆长与警察都表示没见到。
  车里的尸体也确实不见了。
  这事后,王阿斌心里余悸未了,打了个电话给魏灵生,一则是吐槽,二则也是求安慰。
  魏灵生后来去了趟那边,联合几个道士找到了那个消失的棺材里的男人,将那男人烧了。
  但是,此刻又见那男人出现在了林鸿运的家里,所以魏灵生才感到惊疑,因为,这个男人当时是他看着烧成灰的。
楼主叶公好诡 时间:2020-03-17 23:46:22
  魏灵生问我:“你知道那个林鸿运的家住哪没有?”
  看得出,魏灵生是想要掺合进这件事里了。
  但我哪知道林鸿运家住在哪?我跟他只是一个微信朋友而已,又不认识。
  所以,我只是把林鸿运留在微信上的城市名告诉了魏灵生,告诉魏灵生说,我再联系一下林鸿运的微信试试,看能不能打通。
  路上,我又打了几次林鸿运的微信电话,但依旧被挂断,可能是烦了还是怎滴,最后,在第四次被挂断时,林鸿运那边给我回了条文字信息:
  我没事了,谢谢!
  昨晚刚经历了那样的场景,现在电话也不接,却说自己没事了。这种事,放你身上你信吗?
  我知道,再联系林鸿运也是无用,一个人不想理你时,便绝不会因为你的勤打电话而理你。
  如实告诉魏灵生后,他表示他再想想办法。
  一番下来,我已到了高铁站。
  魏灵生的师妹也已经等在了马路边上。
  先前跟魏灵生挂电话时,魏灵生欲言又止的说让我小心点他师妹,说他师妹的性格....或者说脑子可能不怎么正常。
  那时,我还在想,他这师妹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哩。
  可是,当见到真人以后,我有点怀疑魏灵生小肚鸡肠了。
  他师妹姓杜,叫杜美琳。
  穿着身运动装,很有青春阳光的气息。一米七左右的身高,身材不胖不瘦,恰到好处。
  面容很好,性格也随和。
  跟我确认是对方之后,杜美琳便坐上了车,一上车,她便问我:“我师兄有没有说过我什么?”
  这没来由的一句话,让我觉得这两师兄妹之间,应该关系没那么简单。像是都在相互提防着对方什么一样。
  敷衍过去以后,一路上,我又将昨晚发生的事情,跟魏灵生说的那个白色男人他认识的事情跟杜美琳说了一遍。
  杜美琳想了想,说:“师兄要是去查,可以从那个女人身上下手查查看。”
  我问:“你是指林鸿运的女朋友吗?”
  杜美琳:“当然啊,你想啊,听你说,他女朋友人长得漂亮,条件又好,凭什么主动贴着的去找林鸿运啊?
  虽说她还带着有一个孩子吧,但像这样的条件,其实正常去找,也不怕找不到条件比林鸿运好的。”
  或许这就是女性角度的思维,又或者这也是现实。
  我问:“那你说,她图林鸿运一个啥?”
  杜美琳想了想,回答:“八字吧,你不是说那女的最开始很关注林鸿运的八字吗?那应该就是盯着林鸿运的八字去的。”
  “可你师兄也说了,林鸿运的八字很硬,这一对,是阳盛阴衰的八字,那女的就不怕林鸿运克她?”
  杜美琳瞟了我一眼:“你没听说过以毒攻毒吗?要是那女的阴得不正常,那么一个正阳的八字,就可以弥补女人的阳气啊。”
  “这......”
  我没再说什么了,论专业,杜美琳跟魏灵生才是专业的,我实在是插不进什么话。
  但杜美琳的话也算是一种思路。记得《聊斋》里面,就有很多狐狸幻化成美女的模样,来寻求阳间男子的交合。
  这些结果,无一不是,最后正常男子日渐消瘦,阳气变弱。
  而书里的解释则是,那些或阴或怪的东西,可以通过吸取人的阳气来增强她们的修炼,或者是避灾。
  这样子说,是指林鸿运的老婆不是人吗?
  我晃了晃脑袋,这问题,自私点来讲,其实与我无关,只要别把我搭进去,我还想他干什么呢?
  回到家后,我才知道魏灵生让我小心他师妹是什么意思。
  这女人,虽是漂亮,外表清纯如鸡蛋,实则内心很黄......
作者:蓝宝兰 时间:2020-03-20 00:16:17
  怎么没有更新了呢?
我要评论
楼主叶公好诡 时间:2020-03-20 01:08:52
  一路上,也从杜美琳嘴里知道了,她来我们市是干嘛的。
  她说,是参加一个什么玄术界的界内人士发展会议。
  我好奇:“这种还有内部会议的?”
  她嘴快:“当然了,要不然你让我们这些人怎么活?你以为什么那些越有钱的人,就越相信风水?”
  旋即,她似乎知道自己失言了,便有意将话题给扯开了。
  回到家,杜美琳先摆弄了一会她的手提电脑,想必是安排好她那什么会议的行程或者什么。
  接着,她就去霸占了我的电脑,一番翻找之后,魏灵生所谓的‘他师妹不正常’就暴露了出来。
  当时,我正在厨房里做法,就听到她在书房里鬼喊鬼叫的,说着些什么‘你是不是男人啊’之类的话。
  我当时心奇,自认为自己并没有得罪她,于是拿着锅铲就跑了过去,想看看她究竟是怎么了。
  进到书房后,才见她一脸恼火的指着电脑,问我:“你是不是男人啊?怎么电脑里连片子都没有!”
  我不明所以,问:“片子?什么片子?”
  她理直气壮,又欲说还休:“就是那种片子啊。两个人的爱情动作片。”
  我愕然,在我面前的是一位正值妙龄的年轻且漂亮的姑娘,可她却当着我的面指责我电脑里没有那种片子。
  关键是,我跟她也不熟,认识仅仅不到两个小时而已,可以说完全是一个陌生人。
  而且,我还是一个.......男的!
  这姑娘......
  我差点下巴都掉了。
  一个姑娘能当面指责一个陌生的男人的电脑里没有片子,并且还是在那个男人的家里。
  我明白了魏灵生所说的‘这不是一个正常人’了 。
  带着满脑门子的黑线,我给了她几个网址,并说:“平时我都是直接在线看的,从不下载。”
  在她的怒视中,我识趣的退出了书房,并帮她把门给关上了,又嘱咐了一句:“声音放小点,最好带耳机。”
  以后,我才知道,这姑娘做大的梦想,就是能跟她师兄魏灵生双修,但可惜,魏灵生并不是一个情商高的,或者说,魏灵生崇尚的是清修。
  当夜,杜美琳睡客房,我睡回了主窝。
  原本以为,有了魏灵生的隔空驱邪,我会安心下来的。但不知怎滴,或许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缘故。
  关灯以后,即便知道隔壁房间住着一个懂法术的女人,我仍是惴惴不安,总是想着,昨晚那个红衣女人,有没有在我床上面躺过。
  是以,我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约至凌晨两点来钟左右,我隐约间听到了有人说话的声音,细细听来,声音是从隔壁客房里传出来的。
  客房中,住着的是杜美琳,有、且只有她一个人在。
  但是,说话声音,却是两个男人的声音。
  因为隔着墙的缘故,我听不清他们在说些什么。
  正当我要开灯起床去查看一下时,手刚伸向开关,却碰到了另一只手,一只光滑且冰冷的手。
  我急扭头去看,就看到一个红衣女人,正站在床头,而她的手,则正按在电灯开关上.......
作者:Rich_1994 时间:2020-03-20 02:34:05
  楼主不更了吗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蓝宝兰 时间:2020-03-22 00:56:08
  等更新,看不到我睡不着??
作者:Rich_1994 时间:2020-03-23 11:26:44
  已经不更新了吗?
我要评论
作者:臣臣的暖阳 时间:2020-03-27 09:37:14
  吓人额
作者:ty_陈哈哈717 时间:2020-03-27 11:03:03
  楼主的坑还真不少耶,咋不先填坑呢。。。
我要评论
作者:辗转反侧2013 时间:2020-03-27 12:09:40
  等更新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