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域迷城》

楼主:隐暗世界 时间:2020-06-09 14:09:32 点击:5158577 回复:488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49 下页  到页 
作者:tufei007008 时间:2020-06-15 13:59:30
  追起追起!!
作者:tufei007008 时间:2020-06-15 14:22:45
  ??没了??。
楼主隐暗世界 时间:2020-06-16 13:59:38
  她看着我和大背头的眼神很有意思,既像是有些吃惊,又好像想过来搭句话,但又不知道怎么开口,正当我准备过去主动向她道个歉,她却又把眼罩戴上,双手交叉放在胸前,看到是这种情形,我便也不好再多言了。

  杭州到深圳的班机不过是几个小时,这一路上我倒是比较放松,大背头却双眉紧蹙,难得的板起了脸,好像在思索什么。直到飞机抵港,乘客们都下了飞机,我和大背头搭上计程车回市区,这小子才贼兮兮的从怀里掏出一张卡片,一脸奸笑的道:“这...这是刚...才那小美女遗漏在座位上的,应该是她的名片。”

  我顺势接过来,那上边正面只有一个名字,和一个手机号码,名字是龚清流,那手机号码1380288开头的,我一眼就认出那是深圳起码开了20年的老号码。

  卡片上面没有任何公司或者职务的信息,我又翻过背面,那上面印着一行小诗,“桨声灯影不再,空余一川清流”。

  看这样子,龚清流就是那女生的名字了。

  我当时不以为意,只当做是这次杭州之行的小插曲,随手便把卡片塞在了自己背包侧袋里,然后跟着大背头一起赶赴月瀛食府,那是倪阴阳和刘总早就同我约好为我们接风准备的。

  我跟大背头到的时候,倪阴阳和刘总早就已经坐在包间里了,等我从包囊中拿出五雷伏魔箓时,倪阴阳满脸的感谢。

  其实,这个事儿说起来,我也没有做什么,只不过是按照倪阴阳的叮嘱拍得这份“老箓”,至于钱,那都是倪阴阳出的,所以他的态度让我有些不好意思,赶紧岔开话题让大家落座,又端起酒杯先碰了一个。

  不多时,酒过了三巡,席间我就问倪阴阳去港岛办的什么事,怎么中途给他打起来,那电话的声音嘈杂的像是耳朵眼儿进了苍蝇。

  估计倪阴阳也是疲累了几天,刚见到老友一时兴起,听我一问,话匣子便打开了。

  他说这一次雇他去的主家姓佟,做的是法事的是“迁坟”,说完他顿了一顿,见我们没有反应,又强调了一句,单人旁的“佟”。

  佟,这个姓虽然不常见,但是也不算稀少,可是倪阴阳强调了两次,那事情不这样简单了。

  首先,能让倪阴阳郑重其事的提出来,这个主家的必然是名门望族,况且这他这几年在港岛和东南亚已经有了一些名气,不是巨富豪族,也很难请的动他。想到此处,我心中一动,莫不是...,想着想着,我就抬眼望着倪阴阳,他却对我点了点头,然后直接说出了那个名字。

  倪阴阳一说出那个名字,我们所有人都呆住了,那个名字实在是太出名了,出名到听到这个名字的人很自然地会在名字后面加上“老先生”三个字。

  其实说这个名字众所周知也不合适,对于像我与倪阴阳这个年纪而又生长在南方的人来说,这个名字自然是如雷贯耳,可对于80、90后或者是北方的人来说,或许知道的并不多。可不管怎么说,对于知道这个名字的人来讲,都会因为他的名字而震撼。

  那位老先生是宣统三年生人,祖籍定海,他的一生几乎都在跟船打交道,从十几岁还是学徒开始,他便栖身于舟业公所,稍稍年长后,便投身航运事业,之后一生都耗费在航运中。

  民国二十一年是老先生命运的重要转折点,那年初冬,年仅20岁的他只身从江浙来到北方,在一家新成立的航业公司艰苦创业,他先是担任公司秘书,没过几年便逐步升到船务部主任。那是个风起云涌,能人辈出的年代,他凭着幼年起培养出来的对航运的敏锐,几经努力之下,不到30岁便成为那个北方最大港口城市的航业公会常务执委。

  那几年间,在他身上发生了太多的传奇故事,有些甚至现在看起来也像是天方夜谭。

  比如在他22岁那年,还是行业公司秘书的他不知用了什么说辞,竟取得了山西最大军阀的支持,冲破英国航商的重重干扰,打破了外商长期垄断中国航运的格局,将同蒲路材料运输交与国人承运,北宁路当局随之附和,国人的航运从此打入华北咽喉要道。

  比如在他24岁那年年尾,一场空前的冰难袭击渤海湾,渤海湾港口和海面大小数百只舟船被困月余,各船断水绝粮,舟船之中,橹桨之上,人货岌岌可危。这位老先生挺身而出,一面协调航业公所组织人力救济,一面主动会同海河局制定营救方案,他甚至短时间设计出了一套破冰工具,用于辅助舟船移动。

  正是他的这些努力和才智,为他赢得了极高的社会声誉,赢得了公司高级管理层的信任,赢得了航业界同仁的广泛认同,更赢得的航业公司老板女儿的青睐。

  民国二十七年,是这位老先生的命运第二个岔路口,从那年起他开始独立创业,没有人知道他是经过了怎样的计算,他通过银行信贷,大量贷款购入船只,疯狂之举令整个行业为之侧目,可他又赌对了,那是航运业在内陆最风光的几年,他不几时便执掌了当时中国内河流域的第一大航运公司,他的所有船只都以“天”字作为船号的字头,“天河”“天星”“天龙”“天神”,每一个名字的口气都大的不得了。

  抗战胜利的那年,他亲自设计的航船“天机”号试水,这时他手上船只的总吨位已经能够在亚洲首屈一指了。

  后面的几年,他早早地离开了大陆,短短的几年功夫,他的产业便基本转移到了中国南方的那个弹丸港口,那时候所有人都不理解,但是时间证明了一切,因为一些没法言明的原因,他原来在大陆资本界的老朋友陆续的来到了这个港口城市,但是相比较这位老先生而言,他们来的太晚了,他们的资产也没有全部转移,能够带着身上的不过是全部家当的十之一二。

  有道是“行船跑马三分险”,那时候的世道乱极了,没有人能说清楚明天会发生什么,可这位老先生却凭借着手上“天”字头航船,先是借着半岛战争运输军用物资,大赚了一笔。半岛战争结束后的第三年,又遇到第二次中东战争,战争爆发后苏伊士运河关闭,欧亚航线要绕大弯子,国际航运界运力空前紧张,他仿佛有预见神力一般,提前选好了区位,船队日夜穿行在大洋之上,赚得巨额利润。而进入六十年代,随着越南战争的升级,国际上对远洋轮的需求更殷,他的船队也不断扩大。七十年代后,老先生的航运帝国到达顶峰时,他已经成为全世界各国政要的座上宾,各种象征着荣誉的勋章证书拿到手软。

  我们听得神往,都忘记了手中的酒杯,怔在那里,过来半晌才缓过神,刘总才呆呆地道:“那位老先生,他不是已经仙逝几十年了吗?怎么....”

  话还没说完,我们都发现了不妥,那位老先生仙逝数十年,那是众所周知的事实,但倪阴阳断然不会拿这种事开玩笑,这意味着,找到倪阴阳的是那位老先生的后人,而他的后人,成就尤在那位老先生之上。

  我和大背头也意识到了这点,所以我们的喉咙也发出“咯咯”的声音,那是一个人因为震惊喉咙无意识的上下滚动而发出的声音。

  我们三个看向倪阴阳,他撇着嘴轻轻地点了一下头,那意思是别猜了,事实正如你们想想的那样。
我要评论
楼主隐暗世界 时间:2020-06-16 14:00:09
  佟家实在是太出名了,我们实在很难想象,倪阴阳竟然有一天会和佟家产生关系,不过再一细想便也释然了,以倪阴阳现在在这个行当里的名气,能请得动他的,自然是一方的豪族。

  我们四个人举起杯都不说话,很默契地碰了一杯,然后一饮而尽,我们都知道后面的故事必定更加离奇,所以放下酒杯后,都仔细地听着。

  果然,倪阴阳一口干下了杯中的酒,叹了一口气,又说道:“这佟老先生仙逝时的宝穴,必是经过高人指点,用的是木龙吸水局,局中明堂摆的是鲸吞天地阵,墓局四周又用了六假八虚花符咒,正是山管人丁水管财啊,也难怪自从佟老先生仙逝后,家中财势如山中榕木,遮天蔽日。不过只可惜木龙吸水局纵然高超,却单单有一个短处,那便是以木龙催财,不过是三十年的运势,佟家请我迁坟茔转宝穴的目的也正在此处。”

  “你们知道佟家的声望,多少人的眼睛在盯着,一个不小心,损失的可不止是真金白银,更是势弱,迁坟这种事断不可传出,况且当地精水已被木龙吸干,木龙吸水局也已走到运势尽头,你们看这几年,佟家的势力已然大不如前了,所以他们请我的准备工作做的非常保密,除了两房的房长,在场的便是几位忠心耿耿的老人,这种情形我自是不敢怠慢,照足了科仪,可起棺时还是发生了意外。”

  倪阴阳讲的慎重,我们大气都不敢喘,小心地听着,只见他又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然后继续说道:“棺内尸骨倒也平常,只是在那棺头的位置,竟放着一只密封的铁盒,佟老先生生前并不爱财,却单单爱些古董奇物,于是在场的两房房长便猜测,那铁盒中是不是佟老先生生前喜爱的珍奇古玩。你们也知道,佟老先生眼界极高,平常物件怎能入得法眼,如果真是他生前喜爱的那些个珍奇古玩,自然价值不菲,于是在场的两房房长竟争夺起来。”说完,倪阴阳指了指我道:“而那时,碰巧你打进了我的电话。”

  我们被倪阴阳的话吊起了好奇心。所以都不接口,继续竖着耳朵听。

  “本来那种状况,我这个外人不应该在场,可当时的情形混乱极了,佟家两房的房长紧盯着那金属盒子,遗漏了我的存在,所以我作为局外人全程站在旁边。佟家的两人先是争论不休,却又拿对方无可奈何,最后竟握手言和,调来工具现场切割,要看看这金属铁盒子里藏的是什么奇珍异宝。”

  “等工具调来后,两个人亲手操作,一阵轰鸣和铁花喷出后,厚重的盒子被从中间抛了开来,我能看得出这两人紧张得要命,满头大汗。可切开后却让他们失望了,那金属盒子里是一个密封得极好的袋子,袋子是现代的工艺,应该是一种高端的塑料制品,想必是防潮用的,而袋子里只有一个巴掌大小蓝色封皮的小本子,本子当然不是什么珍奇异宝,所以他们两个人失望极了,但又无可奈何,只好无奈地将那本子翻开,我本来以为事情到此就结束了,可翻开本子的那个佟家房长却低声惊呼了一声,我站在旁边借着月光看过去,那本子的内容竟是一张旧式竖排的学历证明,右上角公公正正的贴着一张少年的照片,看眉眼间,竟与佟老先生有几分相似,而左下角写着一行小字‘富春中学’,最左侧是签署的日期,那竟是民国16年颁发的。我有些不明所以,不知道佟家的房长为什么会发出惊呼,于是又眯起眼睛细心看去,这才看到那证书上少年的名字是三个字,后两个字和佟老先生的名字一样,而第一个字,也就是姓,却决然不同,那上面写的是‘潼’,而不是‘佟’。我立时就知道事情复杂了,两个发音虽然一样,但书写笔画却截然不同,况且‘潼’是个极为少见的姓,断然不会弄错,而‘佟’老先生又郑重其事地把这张毕业证书封存在棺椁之中,莫非这‘佟’老先生本姓就是‘潼’,如果真是这样,以现在佟家的声望,那事情可就超乎想象了。”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隐暗世界 时间:2020-06-16 14:00:35
  倪阴阳的经历实在离奇,但他绝不是信口开河的人,我们听了不住感叹,正想再听故事的结果,谁知倪阴阳却说:“后面发生的事情,我便也不知道了,佟家两房的长房命人把我拦在外面,剩下的我只好照做了科仪,好在后面再没有什么特殊的情形。”

  倪阴阳这样说,我和刘总倒还好,可大背头却被吊足了胃口,当即表示要好查一查,看看这位佟老先生到底姓什么?我们问他怎么查,他却咧着嘴故作憨笑,不再讲什么。

  大背头是个江湖人,自然有他的办法,他不说我们也不好再刨根问底。

  正是因为倪阴阳讲的这个故事,酒局的后半场我们虽然仍是欢声笑语,但注意力仿佛都被吸引到的故事中,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刘总想扯开话题,说说他最近的物流生意,可大家又没什么兴趣,不多时我们便意兴阑珊的散了场。

  这几天我虽然兴致颇高,但身体却极其疲惫,所以回到家洗漱完毕倒头便睡,再睁开眼睛时已经是日上三竿了,我起身想去看看女儿,没成想太太却早早地带着她出去游玩。

  不知不觉间,我的假期便已经过了近两个星期,还有半个月的时间没有具体的事情安排,这既让我心理上很放松但,又多了有些焦虑和不踏实。

  我正在胡思乱想,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我慵懒地拿起手机扫了一眼,屏幕上没有姓名显示,显然那不是我通讯录里的号码。

  号码是1380288开头的,我正准备滑动手机屏幕接通电话,心里却猛地一跳,1380288,这个开头总觉得好似很熟悉一般,可想了半天,竟想不出来个所以,于是我还是滑动了手机屏幕。

  电话一接通,那边一个女声传了出来:“黎先生你好,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姓龚,你可以叫我龚小姐,很冒昧的打扰你,但是实在无奈,有个人想见见你。”

  她一说姓龚,我一下子缓过神来,这不就是在杭州拍卖会上落下了名片的那位龚清流吗?她遗漏的名片上手机号码的开头可不就是1380288。

  “有个人想见见我?”一句话虽然简单,但包含的信息量却很大,这两年我经历的稀奇古怪的状况也足够多了,莫名其妙的事情,自然要先问个清楚,可我再怎么问,龚小姐却不回答,这让我有些恼怒,正想挂了电话,可那龚小姐却说:“黎先生,你先别忙着拒绝,你的朋友贝先生正坐在我的车上,我说的那个人是想见见你们两个人,贝先生已经答应了,现在我们正在去你家的路上。”

  贝先生的贝,就是大背头的姓,我心里暗骂大背头太不靠谱了,总是自诩是老江湖,可什么情形都没有弄清楚,竟坐上了人家的车,我正在犹豫,但大背头的声音却隐隐地从那电话的听筒里传了出来。

  他的声音一点都听不出为难,而是很兴奋地喊着:“黎小哥,快点下楼,我们等一下就到你家楼下,这一次的事情似乎很不寻常。”

  大背头叫的兴奋,我心里却不住十分郁闷,但又无可奈何,只好简单洗漱一番,换上休闲的衣物便出了门。

  我到了楼下的时候,车已经停在路边了。

  那是一辆霸道27,停在路边引的行人频频注目,我心里正暗暗讥讽这路上的行人真没见识,然后就看见那车的主驾位上一个年轻漂亮的女生在向我招着手,示意我坐在副驾上。

  女生打扮的非常休闲时尚,头上戴着个棒球帽,但即便这样,也掩藏不住白质的肌肤,那样子跟我们拍卖会上见到的龚清流全然不同。我这时才明白过来,来往的行人并不是看车,而是在打望。

  有美女开车做司机,可不是常有的事儿,我心中有些自得,得意地走到副驾驶门旁,然后拉开门坐了上去。

  刚一上车,还不等我问,大背头就在后排刮躁起来:“我说黎小哥啊,你看看人家这车多霸气,什么时候把你的马自达给换了吧,我这坐上来一比较,你那根本不叫车,那就是个玩具。”

  我嫌他啰嗦,故意眼睛看向前面,不去理他,然后问道:“龚小姐,到底是谁想见我们?我们又是要去哪儿?”

  可龚小姐却不回答第一个问题,而是只回答了我们要去的地方,那个地方只有四个字,“瑞祥山庄”。

  她说出瑞祥山庄的时候表情很淡然,可是我的心里却猛的一抖,瑞祥山庄,那可是老深圳都知道的地方,那是一片靠近山林的别墅,但这片别墅建起来可不是卖的,更不是你有钱就可以住进去的,能住进去的都是一些身份非常特殊的人,如果真是这样,这位龚小姐能找到我的手机号码,那自然并非难事了。

  想着想着,本来刚才还很轻松的,心里又紧张起来,不知道等一下会见的是谁。

  一路上龚小姐也不言语,只顾着开车,我盘算了一下,从我家里到瑞祥山庄大概是半个小时的路程。我闭起眼睛佯装休息,过了好一会儿才轻轻的连咳了两声,样子像是喉咙发痒很自然的条件反射,而过了不多时大背头坐在后排位置上长长的吸了一口气。

  这情形看似正常,但实际上是大背头走江湖惯用的手段,他们这个行当在江湖上漂泊,指不定会遇到什么事儿,于是同伴之间便发明了一套单音暗语,他说起经历时曾跟我提过,不成想在这儿派上用场。

  我轻咳两声是问他知不知道是什么事儿,而他长吸了一口气的意思,是说他也不知道,我这心里就骂起娘来,满脑子一头的黑线,心说你什么都不知道,怎么就坐上了人家的车,可现在已经是骑虎难下,再想下车,却实在拉不下这张老脸,难不成让人说起来,我和大背头竟怕了一个二十几岁的小丫头不成?

  心里骂归骂,总是不能解决问题,我当下心一横,便想着既来之则安之,我倒要看看那想见我的人到底是谁。

  我的心一定下来,人也放松了下来,不再装睡,睁开眼睛看着窗外,那龚小姐一边开着车,一边侧着头瞄了我一眼,脸上似笑非笑的,好似看穿了刚才我和大背头的把戏。
楼主隐暗世界 时间:2020-06-16 14:00:57
  就这样胡思乱想间,龚小姐的车已经开进了祥瑞山庄。

  那一处位于郊区山脚下的别墅区,这个地方我曾经来过一次,那还是十几年前,我跟着我爷爷进来的。当时,是来探望他的一位大院儿一起长大的发小,从那以后,我在没有机会来过这里,我只记得当时这里管理严格,进去是需要“验两证三核实”的,没想到若干年后,我仍有机会来到这里。不过,现在的管理已经没有原先那么严格了。

  龚小姐把车继续向别墅群里面开,直到快要开到头了,才在一动联排别墅前停了下来,然后解开安全带,又拉上手刹,才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示意我和大背头该下车了。

  说真的,车辆一开进了,我便已经逐渐意识到我要见的是什么人了,但我实在想不出他是谁!

  这话有些难以理解,其实简单点儿讲,就是我已经明白要见到的那个人是什么样的身份了,但是他具体是谁?我却实在想不出来。

  我回头望了大背头一眼,这小子也抬着头看向我,最后我还是一咬牙解开了安全带,又推开车门,带着大背头义无反顾地下了车,跟着龚小姐,走进了那栋别墅。

  进了别墅,龚小姐倒像是换了一个人,蹦蹦跳跳地像个小女生,她先是从桌子上拿起一杯水大口地喝了起来,喝完又在一面墙上按了一下,然后,那面墙竟然向左右裂开,出现了一道门。

  我和大背头大眼瞪着小眼互相望着,都搞不清楚是个什么情况,龚小姐却走进门里挥着小手招呼我们进去,我们两个一头雾水走进那面墙,然后龚小姐在墙上又按了一下,那扇裂开的门缓缓地关上,我只觉得身体一重,膝盖向上又一顶,原来我们竟进了一部电梯。

  我心中大骇,这不过是个三层的别墅,谁能想到这样的低层建筑里会装有电梯,想必那也是特别定制的吧。

  我正想着,便感觉电梯一滞,好似停了下来,然后,那扇门又无声地打开了。

  那是一个明亮的房间,里面的布置相当的怀旧,有老式的木壳收音机,有旧时绿色的冰箱,在一侧墙柜里,甚至还有一架唱片机,而这房间的窗边却是一个满发斑白的老人,坐在轮椅上背对着我们。

  这眼前的情形实在是让我大背头发蒙,有点无意识地跟着龚小姐走出了电梯,龚小姐到是不再搭理我们,而是蹦蹦跳跳地跑到墙柜旁边,从一个架子上拿出一个黑胶唱片,放在了唱片机上,又捻起唱臂将唱针压在唱片上,一个调子从那唱片机的喇叭中传了出来,我隐隐地感觉那好像是一手民歌,“一夜江风过山岗,遍地草木染秋霜,晨风吹雾炊烟里,枫叶如火楸树黄...风和日丽扬帆舟,渔家丰载顺水流...莫道只是渔家愿,顺水世间谁不求...。”

  那声音低沉而又有些模糊的,但好似有一股魔力般把我和大背头的注意力都吸了进去,等歌曲听完了,我们才发现刚才背对着我们的老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旋转了轮椅正笑吟吟的看着我们。

  这老人家实在是太老了,老到脸上的皱纹已经一条条地垂了下来,可她的眼睛却仍然炯炯有神,露着精光,她满头花白,头发的尾端裹了一个发髻,这竟是一位老太太。

  我和大背头都呆立在当场,到是龚小姐不再冷若冰霜,而是招呼我们坐在旁边的沙发上。

  她先是对着那老太太有些顽皮地道:“老祖宗,人可是按照你的吩咐请过来了。”然后又对着我跟大背头说:“这,是我的祖奶奶。”

  我心下骇然,大背头也在旁边小声嘀咕:“这祖奶奶看起来,怕是寿岁已经过百了。”

  那老太太先是笑了一下,然后慢悠悠说道:“小后生,你猜的还挺准,我这是刚刚过完一百零八岁的生日。”
  她这话说的我跟大背头不住地咂舌,这个年纪耳力还这样好,但是实在不敢插嘴,只能等着她继续说。

  果然,老太太又继续道:“听清流丫头讲,你们两个认出了拍卖会那船顶制刻的‘水龙图’?”

  刚进来那会儿,我还有些心神不宁,那是因为我完全不知道到时是谁要找我们,找我们又是为了干什么,可老太太这样一问,我的心一下子就定了下来,原来还是为了那艘船啊。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所以就皱着眉头思索,那老太太又说;“我姓龚,大号叫龚翠莲,很早以前,人们都叫我龚三娘。”

  她这样一说,大背头到是还好,我吓得脑皮发麻,“噌”的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人们都叫我龚三娘。”这话一出口我一下就想起了她谁,这位龚三娘当年可不是一般人,当年她在浙中一带的江河水路大名鼎鼎,与莫陕北并称“北莫南龚”,一个擅于驱虫役蚁,而另外一个擅长压浪伏波,那分别是南北两支队伍的传奇。

  老太太见我一下子站起来,一脸疑问,我眼睛稍一转动,眉头一松,又坐了下来,估计,这老太太决计想不到,事情过去了起码八十年,还有人记得她,而如果不是我们黎家和莫家有极深的渊源,我自然也不会知道。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49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